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3年01月31日 星期二 17:57:25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29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南京大屠杀

美當鋪老闆收到寄售二戰相冊 驚揭南京大屠殺未曝光畫面

美国明尼苏达州最大的城市阿波利斯的一位当铺店主,近日收到了一本要求寄售的二战时期相册,惊揭内里的30多张相片,记录了当年日军侵华南京大屠杀未曝光的画面。 该名店主伊文.凯尔(Evan Kail)表示,“那些日军暴行照片是他职业生涯中见过的最令人厌恶的东西”,“我想让博物馆来接手这些照片,而不是某个私人买家,因为它们是无价之宝。我知道这样做是对的。” 伊文表示,他在美国明尼苏达州有一家店,做金银制品贸易生意,其中包含收藏品。亦在YouTube上有自己的频道,其中一个项目就是购买别人想要转手的物件。几星期前,一位顾客找到他,告诉我他有这本二战时期的相册,看能不能帮他们找到买家。 相册内有多达30多张相纪录二战时期的相片。 他拿到相册打开它仔细阅读,发现里面有成百上千张拍得非常好的照片。看起来大约是1937年或1938年拍摄者初到这些地方影下。照片前面的部分是一些生活化的场景,应该是在日本人引发战争之前,后面的部分是在南京或上海,照片展现出的是到处都是被处决的人、被斩首的人、被折磨的人,还有大街上的尸体。 他看到之后真的是非常愤怒,这样的照片有30张左右,其中有很多日本军队骑马训练的照片,真的是令人难以置信的照片。因为他本身在学校主修日本研究,教授曾告诉他,当时发生的事情只有非常非常少的照片留存下来。然后他就想知道卖家是否知道这些照片有多罕见,照片非常的珍贵。 卖家指相册是他父亲的所有物。他父亲曾当过30年兵,喜欢拍照并一一记录下来。他曾经为一个失去丈夫的老妇人打工,是那位老妇人的丈夫所拍的照片。老妇人把相册给他作为报酬,然后这本相册就一直在卖家家里保存了近30年,卖家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什么,然后卖家现在想将相片脱手。 ...

離譜!南京玄奘寺供奉日本大屠殺戰犯牌位

  【加拿大都市网】“离谱!这是靖国神社分社吗?”江苏南京玄奘寺近日被揭发供奉着四名南京大屠杀日本战犯的长生牌,包括参与“百人斩”杀人比赛的日本军官野田毅,引起全民公愤。牌位供奉者署名“吴啊萍”,身分不明。南京当局成立调查组,责令玄奘寺关闭整顿,撤换住持,严查登记资料。据报每个长生牌供奉费三至五万人民币。纪检及公安机关同时介入,南京市宗教局局长等官员被免职或诫勉。 公开资料显示,玄奘寺位于南京市玄武区九华山公园内,一九四二年初,侵华日军在雨花台大报恩寺三藏塔遗址挖到一石函,函内收藏有玄奘大师的顶骨舍利。 日军欲占为己有,在南京人民的抗议下,日军把部分舍利归还。一九四三年初,南京当局建了一座砖塔供奉玄奘舍利。二○○三年,南京市玄武区政府在小九华山重修寺庙,即为玄奘寺,由传真法师住持管理。 不过这座有着抗日历史背景的寺庙,近日被发现供奉着四名日本战犯的长生牌,更离谱的是,四人都是一九三七年南京大屠杀的参与者,包括甲级战犯松井石根、乙级战犯谷寿夫、丙级战犯野田毅,以及用军刀斩杀数百中国军民的田中军吉。玄奘寺距离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只有约八公里,约二十分钟车程。 举报事件的南京市民“小北”对传媒说,他是偶然在视频平台上看到网友曝光:玄奘寺地藏殿一排长生牌位竟然供奉着日军战犯。于是他亲自赶去求证,期间一度被寺庙人员阻挠。 寺庙人员承认那是他们的牌位,但去年就撤走了。当小北拿出今年二月拍摄的照片后,该人员又改口说“那就是今年撤的”。之后,小北通过社交平台曝光此事并报警。 长生牌每个三至五万元 照片显示,四名战犯长生牌的供奉者名叫“吴啊萍”,供奉时间为二○一八年至二二年。牌位上还加上“友”字。“吴啊萍”还供奉了另一牌位,名字为华群。华群是二战时南京金陵女子学院美籍教务主任魏特琳的中文名字,她曾在大屠杀期间保护妇孺。 南京市玄武区民族宗教事务局会同公安等部门连夜入寺调查。据称今年二月份,寺方已发现相关情况,并予以纠正,但事件来龙去脉,以及“吴啊萍”的身分成疑。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发声说:“民族感情不容伤害,期待一查到底。” 南京市政府昨天指事件造成恶劣影响,决定撤换传真法师(俗名李义将)玄奘寺主要负责人职务;责令玄奘寺停止日常活动,立即进行整顿;责成玄武区委免去区民族宗教事务局局长胡圆圆职务;对南京市民族宗教事务局局长苏宇红予以诫勉;对副局长纪勤予以停职检查。下一步,纪检监察、公安机关将对相关单位和人员作进一步调查,绝不姑息。

安省議會紀念南京大屠殺 日本官方擬阻內容入中學教材

安省省议会昨天举行南京大屠杀纪念活动,而史维会希望省议员白必勤(Aris Babikian)提出的第97号法案,可以赶及在明年夏季休会前通过,让全省中学生能够在秋季新学期有新课程教材,学习二次大战和种族屠杀的历史。 安省是西方社会首个也是唯一政府,正式将每年的12月13日定为南京大屠杀纪念日。前自由党华裔省议员黄素梅,在2017年推动有关议案,而议案最后成功获得通过。由于省议会在今日开始休会,因此,纪念活动提前在昨日举行。 史维会会长王裕佳昨日表示,华裔社区花了九牛二虎之力,并收集了11万位民众的签名,才成功通过动议。因此有必要在省议会内举行纪念活动。他强调,纪念活动不是出于仇恨,而是要汲取教训,要防止历史重演。 省议员白必勤在与史维会合办的纪念会上指出,南京大屠杀不应该被称为大屠杀,夺去30万人性命的事件,是反人道的罪行。 白必勤说,他的祖父是1915年阿美尼亚种族灭绝幸存者,深切体会生还者和家属的伤痛。如果有人拒绝承认这些事件,等于抹杀很多家庭的历史。因此,当选为省议员后,他便立即推动第97号法案,纪念、教育及谴责过去100年以来的各种种族灭绝暴行,南京的反人道罪行是法案其中一部分。 日本总领事拟阻法案通过  省议会在两年前通过纪念南京大屠杀的动议。白必勤说,动议只是表达意见但缺乏约束力,但法案是正式立法。他对第97号法案最终可获通过感到乐观,该法案预计将于明年3月,在省议会辖下的司法委员会审议和公开聆讯。 王裕佳说,白必勤在过去6个月推动第97号法案,更要求将大屠杀列入教育课程,法案目前已经通过二读,希望可以在明年6月完成整个立法程序,教育局在明年新学期将必须把大屠杀列入课程内。 由于第97号法案纳入各少数族裔的大屠杀事件,集合成为一个大多数。因此各省议员均不敢公然反对。不过他称,日本总领事正发动各种力量,企图再次封杀有关南京大屠杀的法案;所以,未来几个月集合各少数族裔社区的力量更显重要。 Joy Nozome表示,她们是一群“支持社会公义的日裔加拿大人”,由于对有日裔组织以加拿大全体日裔的名义发信,要求终结第97号法案感到愤怒,因此要站出来表达不满。 省议员柯文彬说,82年前的12月13日开始的6个星期,无数无辜的南京儿童和平民百姓被屠杀。新民主党省议员戴彼德说,肤色、文化或语言令人产生优越感,便会出现如南京的大屠杀事件。这些优越感也继续成为现代社会的仇恨和种族主义,因此要汲取教训阻截歪风。

12秒一條人命 大屠殺倖存者全球僅48人

1937年的12月13日是“南京大屠杀”的开始,日军于清晨攻陷大陆南京,展开长达40天大规模屠杀、强奸以及纵火、抢劫等罪行。据二战结束后调查,南京当时有逾20至30万平民及战俘遭日军杀害,若以秒计算,约12秒就有1条人命消失,有约2万中国妇女遭日军性侵。21日又有一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离世,登记在册的在世幸存者仅剩84人。 据《环球时报》微博称,一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王福义,于21日早晨去世,终年92岁。王福义1927年1月1日出生。 1937年冬,日本兵进南京城时,王福义和父母、姐姐住在南京西康路吴家巷。身患小儿麻痹症的他被邻居小狗子用小车推著去上海路玩时,碰到一小队日本兵,16岁的小狗子被抓走当壮丁,王福义的阴囊被日本兵用刺刀戳伤。王福义曾亲眼目睹30多岁的邻居张妈妈被日本兵强奸,在难民区看见三名女同胞被日本兵强奸,一名男同胞被杀死。 今年2月,王福义不慎摔伤住院。纪念馆及南京侵华日军受害者援助协会工作人员曾前往探望老人。截至目前,登记在册在世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只剩84人。 微博网友留言,“想起南京大屠杀的画面就愤懑抑郁”,“铭记历史,砥砺前行”,“忘记历史等于背叛”,“我们没有权利替他们原谅任何人。”,“见证者越来越少,日本人还死不承认,冥冥之中有种预感,日本总有一天会得到报应”。

讓加拿大認識南京大屠殺 省議會舉辦官方紀念活動

■■加拿大中国专业人士协会会长肖楚强发言。 本报记者摄 本报综合报道 昨天(12月13日)是南京大屠杀81周年纪念日,对安省来说,也是省议会通过将12月13日定为南京大屠杀纪念日一周年。为此,多伦多史维会、加拿大中国专业人士协会与省政府代表,昨日在省议会举行了官方纪念活动。 多伦多史维会会长王裕佳医生与安省耆老事务厅厅长赵成俊、加拿大中国专业人士协会会长肖楚强,以及多位省府各党派议员和亚裔社区及教育界代表,出席纪念活动,提醒世人牢记历史,捍卫和平。 让民众认识军国主义危害世界 赵成俊在讲话中指出,这宗发生在81年前,持续了6个星期,造成20多万民众丧生的南京大屠杀的残酷历史,在西方和加拿大却很少有人知晓。举行这样的纪念活动,就是要让所有人了解历史,让战争悲剧永远不再重演。 ■■王裕佳医生(左一)和出出纪念活动的日裔社区代表。 本报记者摄 王裕佳也表示,二次世界大战在欧洲发生的多个大屠杀事件,在世界各地都有举办纪念活动,但发生在亚洲的南京大屠杀却并不为加拿大人认识。史维会20多年来,一直致力于面向社区和青少年展开亚洲二战史实的教育,让民众认识到民粹主义和军国主义给世界带来的危害。 南京大屠杀纪念日在安省设立,最初是由前省议员黄素梅提出一项纪念南京大屠杀的法案,受到前省长韦恩反对而改以动议方式提出。黄素梅在昨天的活动上也回顾了动议通过的艰难历程,以及社区各界支持下,征集了超过10万个签名的成绩。 中国专业人士协会会长肖楚强表示,希望今后能在加拿大其他省份也通过类似的法案,让人们永远汲取历史的教训,不再重蹈覆辙。 多伦多华人团体联合总会会长林性勇强调,举办南京大屠杀纪念活动,不是为了要激起仇恨,而是为了更坚定的维护和平。他代表华人社区向安省政府和各族裔民众对设立南京大屠杀纪念日的支持表示感谢。 另外,安省多名各党派的省议员,以及教育工作者代表和青少年代表也在活动上发言。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多伦多日裔社区也有多位代表到场,表达了正视历史事实,追求和解的愿望和信心。

訂立南京大屠殺紀念日遭否決 關慧貞批自由黨「說一套做一套」

■■关慧贞(右六)日前于安省出席南京大屠杀悼念活动。受访者提供 就联邦新民主党国会议员关慧贞上月底在国会提出,要求政府订立南京大屠杀纪念日被否决一事,联邦自由党的国会议员及他们的支持者都推说是因保守党议员反对,令动议不获通过。更有媒体在访问关慧贞时,要求她就有多伦多社区领袖批评她两度提出动议是傲慢作出回应。 关慧贞指出,她自去年11月30日在国会发表纪念南京大屠杀81周年的宣言后,过去一年除了到不同城市与社区领袖接触,亦跟政府有关官员、政党领袖和国会议员进行游说,然后才在国会提出动议。 她表示,自由党在过去一年公开说的都是支持的话,但却是讲一套做一套。 关慧贞上月28日在国会询问总理杜鲁多会否订立南京大屠杀纪念日,杜鲁多当时回答,就80年前发生在南京的可怕事件当然感到痛惜。所有加拿大人都同意那么多平民失去生命和面对暴行是永远不能忘记的,要达至真诚的和解,这些受害人及幸存者的记忆是必须被确认。 关慧贞说,当日的动议是因有几位自由党和1位保守党议员反对而未能通过。 关慧贞其后向那位被指反对动议的保守党议员查询,对方称并不反对动议,只是对议长的程序有意见。保守党的议会领袖迪伯根(Candice Bergen)也说,该党不反对她的动议。 自由党出尔反尔 再投票时仍反对 自由党议员陈圣源当晚向史维会黄裕佳及小川乐发出电邮,说他到总理办公室查询,获告知反对动议的并非自由党的议员,自由党不反对动议。 关慧贞于29日再提出动议,却仍然给自由党的议员否决。关慧贞指出,第二次的投票结果很清楚,反对声是在自由党议员所坐的那边发出来的。 对于自由党人的否认,关慧贞称她的二度投票令自由党无法再推卸抵赖。杜鲁多的话若是真诚,自由党政府可以用文告方式订立纪念日,连票也不用投;但他们不单没有这样做,还利用南京大屠杀这件历史惨事来玩弄政治和误导公众。 本报讯

南京大屠殺國家公祭日:倖存者牆燈又滅三盞

2018年12月6日,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为最近去世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王秀英、赵金华、陈广顺举行熄灯、悼念仪式。 泱波(江苏分社)/中新社/视觉中国 作者:新京报记者周世玲 潘闻博 王洪春 李阳  纪念馆数据显示,截至12月6日,2018年已有20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去世,目前登记在册的幸存者不足百人。 北京时间12月6日上午,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熄灯仪式。 照片墙前,菊花黄色明媚,花瓣微微颤抖,照片墙上,老人音容犹在,恍如昨日。 静默中暗涌着悲伤,人们鞠躬、哀悼、眼里含着泪。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照片墙的灯,有三盏在人们的注目中缓缓熄灭。过去一个多月,三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离世,他们是陈广顺、赵金华、王秀英。 南京大屠杀,已成为深深烙刻在中国人集体记忆中的一场悲剧,死亡、残忍、惨痛、灰暗,是共同的记忆底色。对于亲历者本身、对于幸存者而言,日军丧失人道的残暴行为,永世无法遗忘。 北京时间12月13日,是第五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纪念馆数据显示,截至12月6日,2018年已有20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去世,目前登记在册的幸存者不足百人。 坚持讲那段历史 1937年,南京西岗头村。为躲避日本兵的扫荡,村民们都上山躲避。24位村民因为想家,悄悄返回了村子,时年13岁的陈广顺也跟着下山煮山芋——山上什么都没有,陈广顺不得不每天晚上偷偷从山上跑回家煮山芋,再带回山上给家人吃。 因为太累,陈广顺靠着炉子睡着了,醒来发现屋里站着5个日本官兵,陈广顺后来猜,是山芋的香味把日本人吸引来的。 日本官兵用刺刀逼着陈广顺把山芋和4只老母鸡装起来,跟着他们走。走到村里的小学篮球场,陈广顺发现24位村民排成两排跪在篮球场,惨遭射杀。 陈广顺坐在一旁,害怕到紧紧抓着鸡。一日本官兵看到山芋,示意陈广顺先吃一个,“他怕我在里面下毒”,见陈广顺吃了没事,日本官兵们就把山芋分了。一个吃饱了的日本官兵突然向他挥了挥手,说“开路”,陈广顺撒开腿往山上跑,枪声意外地未响起。 在这次扫荡中,陈广顺的三哥陈广寿遭难,陈广寿躲在家中,听到扫射声害怕得跑出来,被一枪击中,在地上挣扎了好一会后断气。日本官兵撤出村子前,全村共35人遇难。 新中国成立后,陈广顺先是担任江宁青林乡乡长,后又在医院和储运公司工作,1978年病退。 孙子陈冬觉得爷爷晚年过得还是开心的。早几年陈广顺喜欢吃零食,陈冬经常给他买。晚年的陈广顺没什么事就泡一壶绿茶,躺在院子里的躺椅晒太阳,有人在,就和人聊聊天,也喜欢小辈们喊他“爷爷”,听到就会很开心。 生命最后一夜,陈冬把爷爷从姑妈家背回家,路上还能讲话,躺到床上后就不说话了,陈广顺是自然老去的。 在孙辈们看来,陈广顺性格开朗,做事踏实,为人正直。正直使他晚年坚持站出来讲述过去,孙辈们都听爷爷说过那段经历。但一如经历过这场悲剧的所有幸存者,他的心口有创伤,每次回忆,陈广顺都会流泪,但他还是坚持要讲,“他希望大家能记住历史”,陈冬说。 “像我们这样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已经不多了。每个中国人都应该知道那段历史。”陈广顺曾说,“现在还有日本人不承认。他们一天不承认,我们就得讲下去。” 也因为这份坚持,2005年,陈广顺受邀赴日本访问,出席讲座讲述自己经历,回国后,陈广顺和村民自发在西岗头村为35位遇难者立了一块碑,背面刻着所有人的名字,每年清明节和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日,陈广顺和村民们都自发祭扫。 12月3日凌晨1时20分,南京大屠杀幸存者陈广顺去世,享年94岁。 临终时眼角有泪 1937年冬天,日军攻占南京之时,家住南京妙峰庵的赵金华年仅13岁。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5年出版的《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证言》,记录了她的经历。 赵金华父亲是菜农,全家以种菜为生。敌军兵临城下时,母亲带她和兄弟姐妹逃往江北浦口乡下,住在一位帮工家里,父亲则因顾着养猪种菜没有离开。日军发布“安民”告示后,赵金华和家人回到妙峰庵。 日本兵常出来找“花姑娘”。为避免被抓,赵金华剪短头发,往脸上抹灰,装成男孩模样。一回,几个日本兵敲响赵金华家门,她和母亲惊惶之际,逃到南京城墙边的大坟堆。 “日本兵要爸爸带他们找‘花姑娘’,但没有找到。”赵金华说,“我们害怕极了,最后(他们)把父亲抓走杀害了。” 赵金华的一个姨奶奶住在三汊河,已年逾古稀,“长得有点胖”。日本兵将她带走强奸,用刺刀刺伤臀部,将她推进河中。年幼的赵金华目睹了这一幕。 赵金华在浦口逃难时,看到日军在乡下烧杀抢掠。农村家家挖地洞,一听狗吠声,知道日本兵进村,就躲进地窖里。赵金华回忆,她和家人回南京妙峰庵,经过长江时,看到下关江边柴洲里尸体横陈,“很多都没有埋。” 赵金华的女儿赵敏,用“非常痛苦”形容母亲的前半生。1945年抗战胜利,赵金华结婚,后育有6个子女。 时隔多年,赵金华不太愿提及这段回忆,只在看到抗日题材电视剧时,情绪会变得激动。“她会说确实是这样,日本兵就是这么坏。”赵敏说,“‘我的乖乖,好吓人啊。’她这样讲。” 晚年的赵金华生活平静。她住在秦淮区白下路一套房子里,庭院里是她种的花草,有月季、茉莉,还有桃树和腊梅。闲来无事,赵金华会给花草修枝剪叶,或是与邻里老人拉拉家常、打打麻将。 赵金华爱旅游,89岁那年,还跟团独自一人赴京游玩。在赵敏印象里,母亲胃口很好,“不挑食,喜欢吃海鲜,平时一碗饭不成问题。” 每年清明节,赵金华要到位于迈皋桥的父母墓地祭扫。偶尔,她会回到妙峰庵,看到幼时身边的一切已不复存在,母亲曾感慨变化实在太大。 12月2日凌晨,94岁的赵金华因病在南京鼓楼医院去世。赵敏记得母亲临终时,眼角流下了两行眼泪。 为教育重谈往事 “真主托靠。”10月31日5点36分,王秀英离开人世前,留下了这句话。作为回民,小儿子马明强听懂了母亲最后的祈祷:“保佑我们。” 1937年冬天,日本兵闯进南京大方巷的难民收容所抓走王秀英的伯父和堂哥时,她或许也这样祈祷过。马明强回忆,那是令母亲一说起来“马上掉眼泪”的记忆。 南京沦陷后,自幼失去父母的王秀英与伯父一家人躲进大方巷避难区避难,伯父、堂哥等亲人被日本人带走后再未回来。她的伯父以卖菜为生,扛担子把背上磨起了老茧,这在日本人看来就是败兵的痕迹——扛过枪的人背上也有老茧。 当时,王秀英60多岁的奶奶跪地求饶,但无济于事。她曾在采访中提到:“就像赶鸭子一样赶走了,一起被绞死了,长江水都红了。”那年她十二三岁,看到马路上、河里到处都是死尸。她的奶奶和大伯母在尸体堆里翻找被杀的儿子和丈夫,只能靠衣服辨认,但未找到。 马明强回忆,媒体采访勾起往事后,母亲开始睡不好觉,眼睛一闭全都是过去的场景。为此,她一度不再接受采访,也拒收任何慰问金。后来才慢慢有所缓解,考虑到爱国主义教育,才重新谈起这些事。 在马明强看来,母亲很理智,心地也善良。虽然她特别恨日本人,但是她也知道,不一定整个民族都是这样的。“以史为鉴,希望今后不再发生战争。她是这么跟我们说的。” 除却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的身份,王秀英其实就是一名普通的老太太。早上7点左右起床,吃碗馄饨或几个牛肉包后下楼慢悠悠地转上两个小时,在院子里晒晒太阳,和老人们一起聊聊天。有时,她还会自己做饭,烧个拿手的牛羊肉。空闲时,她会开着收音机听戏曲。今年春天,马明强特意带着她去江苏大剧院看了一场越剧。留下的照片里,王秀英戴着眼镜一脸笑容,偎在她身边的马明强也露出一口白牙。 老太太身体一向硬朗,90来岁还完全能自理。马明强没想到,母亲会走得这么突然。今年10月,老太太感冒后入院治疗了一段时间,10月26日出院回家,没过几天再次住院,31日人就没了。生病后,马明强曾和兄弟姐妹们商量如何照顾母亲。老太太听说后,觉得自己给孩子们增加了负担,直说自己年纪大了,马明强当时还宽慰她。母亲走后,马明强十分悲痛:“她就不让孩子遭一点罪,最后还是这么为家人着想。” 12月11日是王秀英去世40天纪念日,按照回民的规矩,马明强一家人去清真寺做了祈祷。他说,如果母亲还能听到他的话,他想再说一句真主托靠:“真主会保佑她,在天堂一定会过得很好。” 来源:新京报  

多倫多揭幕南京大屠殺紀念碑 數千政要到場

■■中国驻多伦多总领事韩涛出席南京大屠杀遇难者纪念碑揭幕仪式,并在会上致词。 本报讯 中国驻多伦多总领事韩涛日前出席多伦多南京大屠杀遇难者纪念碑揭幕仪式。加拿大国会议员谭耕、马万里(Majid Jowhari)、叶嘉丽、关慧贞,安省议员柯文彬、白必勤(Aris Babikian)、彭锦威及韦邱佩芳,多伦多、万锦、烈治文山和旺市等地多位市议员,多伦多华人团体联合总会主席林性勇、加拿大中国洪门民治党多伦多支部主委余卓文、大多伦多地区犹太社区代表,以及华侨华人近千人参加活动。  ■■到场嘉宾在现场肃立。   韩涛致词表示,南京大屠杀遇难者纪念碑的揭幕,是大多伦多地区侨胞铭记历史、祈愿和平的正义行动取得的又一重大进展,再次体现了广大侨胞对祖国的深厚感情,也表达了大家对和平的珍视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有助各族裔了解这段悲惨历史 他又指出,纪念南京大屠杀遇难者,绝不是为了挑起仇恨,而是要铭记历史、避免悲剧重演。 韩涛说,纪念碑的建立,将有助加拿大各族裔民众,了解南京大屠杀这段悲惨历史,积聚维护和平、捍卫正义的力量,也将有助于促进中加友好,构建和谐世界。 谭耕等加国政要表示,纪念碑的建立,有利于帮助加各族裔民众了解历史,有利凝聚维护正义、祈愿和平的共识,从而推动加拿大多元文化社会建设,维护世界和平。 建立南京大屠杀遇难者纪念碑的倡议,由加拿大多伦多华人团体联合总会与加拿大中国洪门民治党多伦多支部共同发起,得到多伦多华侨华人积极响应和支持。纪念碑坐落于大多伦多地区烈治文山市的爱恩墓园(Elgin Mills Cemetery)内。 ■■放飞和平鸽。   揭幕仪式上,主办方代表、到场嘉宾和华侨华人向纪念碑敬献花圈和鲜花,并为南京大屠杀遇难者默哀。现场还放飞了和平鸽。

安省南京大屠殺紀念活動將於本周末進行

■■萧楚强(左起)、赵成俊、王裕佳及刘美玲在未来的亚太和平博物馆宣布,今年将在安省议会举办官方的南京大屠杀纪念活动。   图文:本报记者 今年是安省议会通过将12月13日定为南京大屠杀纪念日一周年。多伦多史维会、加拿大中国专业人士协会与省政府,将在省议会举办官方纪念活动,并且在本周末放映纪录片《张纯如:南京大屠杀》。 加拿大中国专业人士协会会长萧楚强昨日在记者会上表示,二次大战多个大屠杀事件发生在欧洲,世界各地都有举办纪念活动。唯一发生在亚洲的南京大屠杀并不为加拿大人认识。除非能够汲取教训,否则历史是会不断重蹈覆辙。省议会将12月13日定为南京大屠杀纪念日,最重要是让下一代了解历史真相,永不忘记这个惨案,每年不断反思才能维护世界和平。 续募款设亚太和平博物馆 史维会执行总监刘美玲称,安省议会去年通过自由党华裔省议员黄素梅提出的第66号动议,每年12月13日定为南京大屠杀纪念日。由于保守党刚上台,为免出现断层,今年更迫切需要在省议会举办官方纪念活动。否则只靠省议会一个动议只是流于形式,无法将南京大屠杀的教育意义推广至全省。 黄素梅最初是提出一项纪念南京大屠杀的法案,但受到前省长韦恩反对而改以动议方式提出。刘美玲说,虽然现时是保守党执政,但要重新提出南京大屠杀纪念日的法案并不容易。尤其是需要有一名省议员“拉头缆”。今届省议会大部分是首次当选,很多人并不认识南京大屠杀纪念日。 由于赵成俊具有厅长的身分,不便在议会随意发言。因此12月13日将转由一名省议员在议会提出。会后的官方纪念活动,将邀请政府和各党代表,亚裔社区和教育界共同纪念南京大屠杀的死难者。 《张纯如:南京大屠杀》纪录片将于12月9日(星期日)下午3时30分,在士嘉堡芬治大道东4140号的加拿大中国专业人士协会会所放映。 史维会主席王裕佳指出,这出纪录片是沿着张纯如编写《南京大屠杀》的采访足迹,结合大量真实资料拍摄。2007年推出以来,很多人观看纪录片后深受感动。 王裕佳表示,史维会设立亚太和平博物馆的计划,相信可以在2020年落成。900万元筹款目标,现时在温哥华、美国加州和香港热心人士的支持下,已经筹得520万元。

又一南京大屠殺倖存者離世 目前僅剩兩位數

部分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群像。新华社图片 据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官方微博消息,9月11日,又一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周意琴离开人世。 9月11日23点25分,周意琴与世长辞。1937年日军进村庄后,她的父亲和外公把她带到山洼子(牛首山)的山洞里躲起来。她的姑妈和四伯伯被日军杀死,三伯伯被捉走,至今下落不明,一家人从此支离破碎。9月5日,南京侵华日军受害者援助协会工作人员刚去过老人家中慰问,没想到老人6天后就永远离开了我们。 据新华社报道,截止到2017年10月28日,登记在册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仅剩100位。而今年到目前为止,已有15位幸存者离开人世。 来源:综合中新网、新华社、中国江苏网

日本前首相南京獻花圈 卻被罵「國賊」中了美人計

日本前首相福田康夫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题写“东亚和平”。网上图片 又一位日本前首相专程参观了南京大屠杀遇难者纪念馆。 上周日下午,正在上海出席学术会议的日本前首相福田康夫专程前往南京,参观了南京大屠杀遇难者纪念馆,除为遇难者献上花圈表示哀悼外,福田还亲笔题词“东亚和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福田表示,日中两国国民不应忘记历史,更需面向未来,齐心协力为创建和平与美好的新时代而努力。 参观南京大屠杀遇难者纪念馆是福田康夫此次来华的主要目的。福田也因此成了继海部俊树、村山富市、鸠山由纪夫之后,第4位参观南京大屠杀遇难者纪念馆的日本前首相,而且也是第2位自民党籍前首相。 福田正视历史的做法,得到了中国人民的尊敬。 虽是第4位参观南京大屠杀遇难者纪念馆的日本前首相,但福田康夫的影响力要大过前三位。海部、村山以及鸠山前往南京的时候,他们早已远离日本政坛多年,对日本现实社会的影响力十分有限。 而2008年卸任首相的福田康夫则不同,他至今在自民党内部都维持着一定的影响力。同时,他还是除了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以外,为数不多的能与中国高层进行直接对话的日本政治家。 因此,福田康夫此次参观南京大屠杀遇难者纪念馆对当下日本主流社会具有一定的号召力,相信会鼓舞越来越多的日本人正视历史。 不过,这个消息传到日本后,引来不少日本网络右翼的谩骂。最早跳出来的就是在那个臭名昭著的汉奸石平。 已加入日本籍的华人石平,表现得比土生日本人更激进。他在推特中讥讽福田康夫是“国贼”。 “福田康夫通过这样,已经落魄到鸠山由纪夫级别的‘国贼’了吗。” 截至目前,石平的这条推特获得了1204次转发和2495个点赞。考虑到日本网民数量以及日本网络的活跃度,这个数字其实不算少了。但不知道日本网友是因为石平的言论,还是因为石平的“华人”身份进行转发。总之,这一幕确实挺讽刺的。 除了石平使用“国贼”外,还有不少日本网友使用了更加卑劣的词汇谩骂福田康夫。比如这位sibuta,他在推特上写道“福田康夫,这个‘下贱’‘卑鄙’‘卖国’‘导致外患’的人,应该‘死罪’‘没收资产’‘流放海外’!非常愤怒!恶心!” @sibuta可能是太激动了,所以将“外患誘致”错误地输入成“外観誘致”了。 类似的还有这位叫做铃木倾城,他充满阴谋论地写道:“福田康夫前首相访问南京大屠杀遇难者纪念馆。说了‘日本人应该访问纪念馆,了解历史’,但是南京大屠杀是中国捏造的。被中国哄骗的福田康夫怎么做呢,被利用宣传、使用为卖国政治家正是中国肮脏的手段。” 这位叫伸介的日本网友更是在推特上威胁福田康夫,“这家伙是笨蛋吗?国贼福田康夫去死!!” 另一位叫做直線一騎的日本网友应该是个历史修正主义者,他在看完产经新闻的报道后,写道“应该理解历史!?将史实传给后世!?学习被制造的历史、传播错误的史实,是想要贬低日本人吗!?福田是不是中了美人计!?” 类似谩骂福田康夫的推文还有很多,在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刀哥看到,在日本互联网上,对福田的谩骂攻击要多过对他的支持。 不过,还是有支持的言论,比如这位momenta的日本网友,他写道“应该欢迎的事情。正视历史是重要的。” 日本网络弥漫的乌烟瘴气,令人担忧,折射出日本社会对华的复杂心态,以及部分日本民众不健康的历史观。 当然,也不必夸大他们的影响力和代表性。日本人少子老龄化,本身使用网络的年轻人数量,就不算多。且民族性格相对内向,网络活跃度不像中国这么高。日本网民的激进声音,只能代表少数人。但也不能忽视他们的负面影响。 从海部俊树、村上富士到鸠山由纪夫,再到福田康夫,他们让我们看到,日本始终有一部分人在历史问题上是清醒的,在为中日关系的健康发展做着努力。 对中国人来说,需要看到,日本社会在对待历史和现实问题上,和我们存在一定分歧。中国实力越强,化解这种分歧的力量也将越强大。 来源:环球时报

10年寫成《南京不哭》 華裔作者多市宣傳

■史维会创会会长王裕佳医生(左),与郑洪教授一起出席记者会。本报记者摄 本报记者 继美国华裔作家张纯如的作品《南京浩劫:被遗忘的大屠杀》(The Rape of Nanking)之后,另一部由美国华裔学者历时十年写成,关于南京大屠杀的重要作品《南京不哭》(Nanjing Never Cries),以文学形式记录那段惨无人道的历史,也让更多西方人士认识到日本侵略者的暴行。该书作者郑洪教授专程由美国来访多伦多,周五起在多伦多展开一系列宣讲活动。 麻省理工学院物理学系教授郑洪,应多伦多史维会邀请,参加为12月13日南京大屠杀80周年纪念日而举办的系列活动,期间他将到多伦多大学及本地中学演讲,分享创作经历。 郑洪早在1965年开始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担任教授,在学术界声名显赫。他生于1937年,也就是南京大屠杀发生前两个月,日军占领了当时中国首都南京,并在接下来6个星期内,展开了大规模屠杀和强奸等暴行,约有30万无辜中国平民失去生命。 欢迎公众参与 郑洪周五于多伦多史维会举行的记者会上,讲述他写作经历时称,他写这本书是缘于1995年4月15日一场在麻省理工举行的历史讲座,讲者是3位白人和一位日本人,当中只提及二战期间日本广岛平民遭受原子弹轰炸的苦难,令他意识到西方社会对日本战时暴行有所忽视,促使他决心写一本英文作品,告诉全世界,1937年在中国大地上所发生的悲惨事件。  1999年,郑洪曾到访南京,但那不是一般的访问,而是在南京大学宿舍大楼住了3个月,直到自觉像一个当地人,他才开始写作。他访问了两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并蒐集了大量原始资料。他称,在写作过程中,主要看英文材料,避免中文素材,目的是为了更加客观地看历史。 由2005年开始,他在课余时间撰写这部小说,于2015年由麻省理工学院出版社发行英文版,并在2016年底出版中文版。 他说,《南京不哭》以南京大屠杀历史事件为背景,取材于幸存者真实经历,讲述4位年轻人在南京大屠杀前后所经历的故事。主要是叙述麻省理工学院毕业的美国学者约翰温思策和中国学者任克文,以及南京女子陈梅等人,在1937年南京屠城中所经历的悲欢离合。他不是从仇恨的角度书写,而是侧重于爱和人性。 郑洪教授是次来到多伦多的行程紧密,包括在12月10日(星期日)下午2时,在新旺角广场举行作者座谈会、12月12日(星期二)下午6时,在多伦多大学Hart House举行公开演讲,以及12月13日南京大屠杀80周年当晚7时30分,为史维会与大多伦多中华文化中心合办的纪念音乐会,担任主讲嘉宾。以上活动都欢迎公众参加。欲知道更多详情及购票,可致电史维会416-299-0111。

德勝專欄:紀念南京大屠殺,其實很「加拿大」

10月23日,安省省议员黄素梅会同多伦多史维会、多伦多华人团体联合总会等机构联合举行新闻发布会,表示她在26日向省议会提出动议Motion 66,确立每年的12月13日为“南京大屠杀纪念日”,以纪念南京大屠杀的受难者,并促进社会对南京大屠杀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在亚洲其他惨案的认知。 黄素梅议员已经是第二次向安大略省议会提出这样的议案。她曾提出类似的个人法案,编号79号法案。黄素梅自己也曾表示,在西方的议会体制中,个人法案的进展一般都比较缓慢,本届议会尚未有任何一个个人法案走完三读而获得通过,因此在今年年底前获得通过“很具挑战性”。其实, 79号法案的进展还算不错了,已经很快通过了二读,并指派给议会专门委员会,等待委员会的进一步排期。而在同两天提出的77、78、80、81等议案,有很多只是刚刚通过一读。为了在今年的12月13日之前获得省议会的首肯,“动议”比“法案”更容易走过程序。不论是动议还是法案,正式设立“南京大屠杀纪念日”,这还是北美和西方世界的第一次。 争取设立这一纪念日的行动凝聚了多方面的支持。在安省议会,三个政党、不同族裔代表都发言表示支持,其中黄素梅本党的议员发言最多。在华人和其他族裔社区,也收集到超过10万的书面签名。我相信如果开放网上签名,可能还会收到超过十倍的签名,虽然安省议会要求严格,不受理网上签名。 当然,也有反对声音,有报道说日本政治势力在通过各种方法,包括高薪聘请公关,极力反对这一运动。华裔人士中也有部分人跟随反对势力,用各种理由反对。比如,指责这一行动是“共产党思维输出”,把“红色政治输出当吹鼓手”、“间谍”、“大陆特工”等等帽子满天飞,甚至还有替侵略军辩护的:“南京之战,日本人还死了几万人呢,这怎麽算?”……。 我可以理解有的华裔人士认为此事无用而对此事的不支持,但部分华人对此事的反对态度和言论,令我震惊! 有的言论,令我想起几年前,部分华人与联邦政治人物联手炒作所谓“千人间谍”的议题,但更令我想起犹太人在北美的努力,西方国家每年都有犹太人大屠杀纪念日。这些在二战期间的真实历史,发生在欧洲而不在加拿大,我至今没有听到这几个华裔的反对人士对此加以质疑或谴责。 在西方,“Holocaust”具有特定的含义,特指二战期间对犹太人的屠杀。二战后的德国总理曾在犹太人纪念碑前主动下跪,表现出诚心忏悔。安大略省议会和联邦议会通过决议设立(犹太人)大屠杀纪念日,加拿大人没有觉得这样的立法是“多管闲事”。 南京大屠杀之所以令人触目惊心,因为这场针对无辜平民的大屠杀丧失了人性,展现的是兽性。追忆南京大屠杀,不仅仅是中国人的事情,而是人类良知的事情。并不是要反对某个族裔,而是为了世界和平,让历史不再重复这样的悲剧。正是希望各族裔人民相互尊重,把别的族裔也当人看。正因如此,在多元文化的加拿大纪念南京大屠杀,提倡维护正义和世界和平,提倡尊重和包容,这件事情Very Canadian——很加拿大!德胜

安省通過設立「南京大屠殺紀念日」系西方首次

加拿大安大略省议会26日经过辩论和投票,通过了有关设立“南京大屠杀纪念日”的动议。该议案的通过,意味着西方出现首个有官方设立南京大屠杀纪念日的地区。安省和加拿大早先已经通过了多个国际上大屠杀的纪念日,这些事件全部在欧洲发生,没有任何一个纪念日提及二次大战时在亚洲的惨况。2016年12月8日,安大略省议会二读通过了由华裔议员黄素梅提交的在安大略省设“南京大屠杀纪念日”的议案。该议案在加拿大被称作“79号法案”,最初的推动和倡导者是多伦多史维会创办人兼主席,安大略省华裔医生王裕佳及其创办的“多伦多亚洲二战历史真相维护协会”。王裕佳此前接受采访时说,省执政党自由党中许多议员积极支持,但该党党首兼安省省长韦恩可能试图阻挠“79号法案”成为法律。曾有报导称,韦恩早前曾以“设立南京大屠杀纪念日会引发安省华裔和日本裔社区对立”为由,在和王裕佳等人会面时“礼貌地试图干扰”。王裕佳称当时他反驳了省长的言论,指出“谴责纳粹屠杀犹太人并没有让犹太人和德国人在加拿大街头对打,相反正视历史可以让后人引以为鉴”。此外,议案曾遭遇日本方面的阻挠。日本媒体8月20日称,14名该国国会议员此前曾向安大略省议会寄送意见书,欲阻挠纪念日的设立,日方称设立“南京大屠杀纪念日“将”有可能在相关国家间引起不愉快争论“的担忧。日方6月16日向加拿大寄送的英语意见书强调,若设立纪念日,针对日本人及日裔加拿大人的批评会高涨,将出现政治紧张。考虑到日中之间有关当时遇难人数的争论,认为“日本的立场与中国的主张不同。(这一问题)应交给两国的历史学家来解决”,敦促谨慎处理。日方议员认为,“若置之不理,将成为有关历史问题的新的导火索“,要求日本外务省也进行应对。不过,日裔社区也有不少人参与推动第79号私人法案,加拿大的日裔也是二次大战受害者。1941年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加国的日裔被送入集中营,财产被充公,这绝对是种族歧视和不公平。他说,这项法案得到各亚裔社区的支持。现在为多伦多史维会推动教育工作的多伦多公校教育局前教育总监康娜莉(Gerry Connelly)说,了解儿童的生活片段才能促进参与和乐于学习。安省有最包容和平等的课程如果欠缺了一段非常重要的历史,又何来包容。学生和家长认识二次大战的亚洲历史,将有助加强沟通,并促进校园在社会公义,勇敢和人道精神的教育。前国会参议员南希露丝说,约25万名中国人在南京大屠杀遇害,当中有数以万计的妇女被凶杀,这是一种战争罪行。联合国在24年前正式确认强奸是战争罪行,更将有步骤的强奸列为种族灭绝之一,这是男性施加于女性或男性的罪行。第79号私人法案最少令民众每年有一天记起这项罪行。 来源:综合C08

安省議會周四討論黃素梅議案 設南京屠殺紀念日

■(左起)康娜莉、王裕佳、黄素梅、林性勇及黄素梅助理苏畅,昨日出席记者会。 本报记者摄   ■第79号私人法案去年底已获二读通过。 资料图片   本报记者   提出第79号私人法案(Bill 79)、主张定立每年12月13日为安省“南京大屠杀纪念日”的自由党省议员黄素梅昨日表示,上周已向省议会提出设立“南京大屠杀纪念日”的动议,该动议议案将于后天(周四)进入省议会阅读和辩论。多伦多史维会主席王裕佳医生强调,该议案绝非代替第79号私人法案,史维会今后仍会继续努力争取此法案在本届省议会会期明年结束前得以三读通过。   省议员黄素梅联同多伦多亚洲二战史实维护会(史维会)创办人兼主席王裕佳医生、史维会教育中心委员会成员多伦多公校教育局前教育总监康娜莉(Gerry Connelly)及多伦多华人团体联合总会主席林性勇,昨晨在省议会大楼召开记者会,讲述她于上周四(19日)在省议会提出设立“南京大屠杀纪念日”的第66号动议(Motion 66)的情况。   黄素梅说,第66号私人议案与第79号私人法案内容是大致相同。在程序上,这是一份正式议案,该议案若本周四下午经省议会辩论后获通过,省议会将宣告,透过正式确认每年12月13日为安省“南京大屠杀纪念日”,省议会一定要确认和缅怀“南京大屠杀”事件逾20万名遇难者,并且促进对“南京大屠杀”及二战期间在亚洲发生其他暴行之教育。 黄素梅指出,去年底已获二读通过的第79号私人法案,目前仍处于省议会司法政策常务委员会待审阶段,该法案需获委员会三政党成员支持才可推进。 暂无私人法案获三读 黄又指,基于政府法案向来优先于私人法案,在本届省议会会期至今尚未有一份私人法案获三读通过。她承认,私人法案的通过是很具“挑战性”,任何法案若未能在本届省议会会期结束前获三读通过,它们均会在议事程序表(the Order Paper)胎死腹中。 黄透露,她早前获得一票权利,可在本届省议会会期内提出一项私人议案或者法案,所以她便把握这机会,在上周四提出设立“南京大屠杀纪念日”的动议,期望此议案本周四可获省议会顺利通过。她续称,在程序上一项议案比法案是较易获得通过,因为后者须经历三读过程。她认为适逢今年12月是“南京大屠杀”事件80周年纪念日,安省议会若可正式确认这纪念日,意义重大。史维会创办人兼主席王裕佳医生强调,第66号私人议案绝非代替第79号私人法案,第79号私人法案没有被撤,史维会今后仍会继续努力争取此法案在本届省议会会期结束前得以三读通过。 内容与法案完全相同 王裕佳医生称,第66号私人议案的精神和内容,与第79号私人法案完全相同,前者也达到他的要求和目的。若省议会本周四通过第66号私人议案,安省将成为西方国家第一个地方对这宗历史事件予以正式确认及纪念。王又说,形式上他对通过议案或是法案其实并不计较,并认为黄素梅今次推出第66号私人议案是一项“策略”(tactics),最重要的是获得省议会通过,这议案将代表一个强大有力的声明,对未来在推动这方面历史教育工作将起实质影响。 王又谓,早前已获安省保守党党魁彭建邦(Patrick Brown)及新民主党党魁贺华丝(Andrea Horwath)表态支持第79号私人法案,省长韦恩(Kathleen Wynne)至今仍未有明确表示会支持此法案。王相信若韦恩表达对此法案的“祝福”(blessing),它最终能获三读通过的机会将有所增加。 康娜莉亦指出,上述议案得以通过,对推进二战年代亚洲历史教育是重大一步,这段历史不能亦不应被忽视。而林性勇则呼吁省议会各政党议员一致支持通过上述议案。

11萬民眾簽名促安省設南京大屠殺紀念日 加國日裔二戰也曾受害

今年是南京大屠杀80周年纪念,安省亚裔社区要求省政府尽快通过第79号“南京大屠杀纪念日”私人法案。多伦多史维会创办人兼主席王裕佳医生指出,10年前为了国会第291号慰安妇动议到加拿大作证的4名亚裔受害者已经先后逝世,但推动将这段历史列入安省课程的工作至今仍在努力。第79号法案只是将南京大屠杀事件作为一个象征和例子,反映出战争的残酷和如何避免重蹈覆辙。 安省和加拿大通过了多个国际上大屠杀的纪念日,这些事件全部在欧洲发生,没有任何一个纪念日提及二次大战时在亚洲的惨况。他说,安省的亚裔社区以至所有居民都应该了解这段历史。多伦多史维会成功推动学校和教师将这些历史列入课程,但第79号私人法案的通过,将令教育界更明白这段历史的重要性。 他说,省议员黄素梅提出的第79号私人法案获3党省议员的大力支持,并在去年12月8日通过二读,但至今尚未完成立法,显而易见是省议会内出问题。史维会过去8个月积极在社区推动这项法案,获得超过11万民众签名支持,是安省以至加拿大有史以来,单一法案所得到的破纪录联署,希望省议会听取民众的声音,尽快通过这项私人法案。 加国日裔二战曾受害 日裔社区也有不少人参与推动第79号私人法案,加拿大的日裔也是二次大战受害者。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加国的日裔被送入集中营,财产被充公,这绝对是种族歧视和不公平。他说,这项法案得到各亚裔社区的支持。 现时为多伦多史维会推动教育工作的多伦多公校教育局前教育总监康娜莉(Gerry Connelly)说,了解儿童的生活片段才能促进参与和乐于学习。安省有最包容和平等的课程,但如果欠缺了一段非常重要的历史,又何来包容。学生和家长认识二次大战的亚洲历史,将有助加强沟通,并促进校园在社会公义、勇敢和人道精神的教育。 前国会参议员Nancy Ruth说,约25万名中国人在南京大屠杀遇害,当中有数以万计的妇女被奸杀,这是一种战争罪行。联合国在24年前正式确认强奸是战争罪行,更将有步骤的强奸列为种族灭绝之一,这是男性施加于女性或男性的罪行。第79号私人法案最少令民众每年有一天记起这项罪行。 拒认历史难取得和解 日裔著名作家和诗人Joy Kogawa表示,全世界所有的日本人和日裔都因1937年的事件而蒙羞,也无法逃避。加拿大的日裔感到愤怒和沮丧,不想因此被指责和内咎。她站出来唤起社区的关注,是希望用爱防止战争,如果一直拒绝承认史实,只会再次引发战争。 Joy Kogawa特别提到《南京暴行:被遗忘的大屠杀》的美籍华裔作家张纯如,她抚慰了无数心灵,却死于自杀。Joy Kogawa指张纯如仍活在她心中,而拒绝承认这段历史是令日本的下一代无法从惨剧中脱困及取得和解。德国的儿童为父辈的暴行流泪,也获得解脱,但日本的儿童却不知道这段历史。 日裔的伊滕廉(Ten Ito)在8月6日出生于日本。他说,8月6日是日本原爆纪念日,因此每年生日都想起无数人受难。他移民加拿大后才发现日裔加拿大人也是二次大战受害者,而来自香港和中国的同学,却对二次大战有另一个截然不同的认知和痛苦,他因而追寻这些痛苦对社会和谐的影响。 有不少人认为安省人没有需要知道这段外国历史,但伊滕廉指出历史的伤痛延伸至现时生活在安省的无数人身上。也有人认为揭开历史会破坏和谐,产生对立,他反驳说,拒绝承认历史的和平并不是真正的和平,拒绝历史也是拒绝愈合。他又指,很高兴能够与其他亚裔社区的青年合作推动认识历史,所有人都渴望和平与和谐,只有揭开真相才能够达成调解,共同抚平伤口。 前华裔国会议员邹至蕙说,10年前在国会提出有关慰安妇的第291号动议时,一名韩裔慰安妇向她诉说年轻时的悲惨遭遇。一个慰安妇雕像周末才刚在美国三藩市揭幕,令她再次回想起慰安妇问题,希望安省以至全国的年轻一代认识战争的残酷。

安省擬設南京大屠殺紀念日 中國表態歡迎

■早前有团体发起签名活动吁支持南京大屠杀纪念日的议案通过三读,有多市华人响应。资料图片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主持本月21日例行记者会。外交部网站图片 本报记者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在昨日例行记者会上,就日本自民党决定组织部分议员游说加国联邦政府与安省议会,阻止安省设立“南京大屠杀纪念日”之报道作出评论。发言人表示,以史为鉴,才能真正避免战争悲剧重演,对安省议会有关方面的动议表示欢迎。 在昨天(21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主持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发表提问指出,“加拿大安大略省政府此前向安大略省议会递交了一份议案,要求将12月13日作为‘南京大屠杀纪念日’,安大略省议会将在9月对议案进行审议。日本媒体20日爆出,日本自民党决定组织部分议员游说加拿大政府与安大略省议会,阻止纪念日的设立。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发言人华春莹回答说,“我们注意到有关报道,对加拿大安大略省议会有关方面的动议表示欢迎。今年是南京大屠杀80周年。南京大屠杀是日本军国主义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犯下的严重罪行,是一段不容抹杀的惨痛历史。只有深刻汲取历史教训,以史为鉴,才能真正避免战争悲剧重演,才能真正维护和平,开创未来。” 根据香港中通社8月20日电,日本新闻网20日消息,日本执政的自民党正在以“部分有志议员”的名义,向加拿大安省议会发出一封信,要求安省议会停止审议“设立南京大屠杀纪念日”议案,认为设立这样的纪念日,将会引发不必要的政治争论,影响日本人和在加拿大日本人的声誉。 报道指出,日本执政自民党获知议案出现的消息后,今年5月,由自民党外交部会作出决定,组织部分议员游说加拿大政府与安省议会,阻止纪念日的设立。 自民党组织议员进行游说 报道又指,这一游说活动由众议院前副议长卫藤征士郎为首,自民党国际情报检讨委员会委员长原田义昭等一批议员参与,给安省议会的要求信已经在6月16日寄出。原田义昭近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宣称,设立“南京大屠杀纪念日”议案是一批在加拿大的中国人所煽动的行为,这一行为蔓延开来,有可能会诱发慰安妇问题和劳工问题也成为安省议会议论的话题,所以“我们必须阻止南京纪念日设置议案的通过”。 共同社报道说,日本自民党相关人士本月20日透露,日本自民党前众院副议长卫藤征士郎等十四名国会议员向加拿大安省议会寄送了意见书。上述议员中除卫藤征士郎外,还有首相助理卫藤晟一、党外交小组组长阿达雅志等联名。外务省对于向省议会做工作态度谨慎,决定由议员方面尝试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