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3年02月04日 星期六 14:07:18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29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原住民

多倫多教育局將原住民文學納入11年級英文課程

【加拿大都市网】多伦多教育局(Toronto District School Board)批准在Grade 11的英文课程中,以原住民作家的作品替换现有的课程内容。 动议以18票对3票获得通过。该动议提议,以原住民、梅蒂斯(Metis)和因纽特(Inuit)作家的文章,取代现有的Grade 11课程。 学生代表 Isaiah Shafqat在表决前表示,这项建议向国民发出了“团结、原住民重要”的讯息。他强调课程不会把莎士比亚、狄更斯或其他经典文学全数替换,只是将四个必修英语学分中的其中一分,替换成原住民教育课程。 TDSB主席Rachel Chernos在投票后的一份声明指,通过将原住民的作者和作品融入Grade 11英文课程,学生不但达到了毕业要求的相应英文程度,也可以接触到原住民、梅蒂斯(Metis)和因纽特(Inuit)的文学,这些是在其他课程中无法学到的。 在未来的课程中,TDSB将把原住民声音纳入必修课程,承认这些声音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议案中同时要求教育局局长不迟于今年6月提交报告,把原住民教育纳入大学先修课程和国际文凭课程。   (图:CP24)T12

原住民兒童在醫院被警員制伏 警方行為惹爭議

(12岁的原住民儿童被警察戴上手铐,并制伏在地上。抖音图) 【加拿大都市网】大温运联警察局的两名警员,在周四(26日)将一名原住民儿童戴上手铐,尽管母亲一再请求警方手下留情,但警员仍继续将该名儿童压在医院地板上。卑诗省原住民酋长联盟谴责该事件,形容警察的行为非常可怕。 根据当时拍摄的视频可见,两名大温运联警员在卑诗省儿童医院急症室内,将一名12岁的原住民儿童戴上手铐,儿童脸部朝下被压在地面。母亲不断请求警员放开儿子,并一直说:“你们太过分了!行为太过火了!” 该名儿童的母亲表示,她的儿子患有多种疾病,导致行为出现心烦意乱,儿子在等待医生时稍作抱怨,便被警察推倒,并被戴上手铐,“警员甚至用膝盖压在我孩子的背部,这显然是非常不对的。” 儿童医院首席运营官表示,院方会对此事进行健康和安全审查,原住民团体亦联系涉事家庭,并提供支持。 不过,原住民酋长联盟将此事形容冷酷无情的暴力,他们在声明中写道:“孩子们应该得到同情的照顾,我们向在如此可怕的情况下,仍勇敢行动的母亲致敬!” 运联警方发言人斯蒂特(Amanda Steed)则表示,警察此举是确保他们自身和年轻患者安全,由于当时涉事的男孩需要平静,因此在平静下来后,便将手铐被取下。 斯蒂特续指,警方在当日上午曾在天车站遇到该对母子,当时这名12岁的男孩袭击车站乘务员,并试图抢走他们的收音机和其他设备,警员根据《精神健康法》制伏了这名男孩,同时也给他戴上了手铐。 斯蒂特最后补充说,运联警方已联系合作机构,为精神病患者提供支持及指导,“但不幸的是,警察需要对持续的心理健康问题做出反应,我们希望能够为家庭提供更多资源,以便在不涉及执法的情况下,找到他们需要的支持。” V21

安省原住民學校舊址 探測出超171處異常或是墳墓 !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北部肯诺拉(Kenora)一所前原住民寄宿学校,日前发现旧址有异常探测情况,原住民代表希望能了解真相。 原住民部落Wauzhushk Onigum Nation周二(17日)表示,通过探地雷达探测,位于圣玛丽原住民寄宿学校遗址的场地出现异常,异常处至少171处,这意味着学校场地可能存有墓葬。 酋长斯基德(Chris Skead)说,这是非常有挑战性的一个寻找真相行动,将影响整个社区及相关幸存者,“我们需要了解真相,为了弄清真相,我们需要持续的资金来开展这项工作,以及揭露真相所需的善后工作或后续。” 圣玛丽原住民寄宿学校于1897年至1972年运作,据报曾有6,114 名儿童就于该学校。真相与和解委员会的记录表示,至少有36名儿童在学校运营期间死亡,但幸存者认为真实数字会更高。在2022年5月开始,该旧址开始进行调查及探测。 自从卑诗省甘禄市(Kamloops)发现原住民215名原住民儿童坟墓后,全国各地的原住民其后开展探测行动,希望揭开过去原住民所遭受的黑暗历史。 V21

加拿大最高法院將有首名原住民法官

【加拿大都市网】总理杜鲁多(Justin Trudeau)周五任命安省法官奥邦萨温(Michelle O'Bonsawin)出任加拿大最高法院法官,成为首位最高法院的原住民法官。 总理办公室发出的新闻稿表示,奥邦萨温是奥达纳克原住民部族(Odanak First Nation)的阿贝纳基人(Abenaki),她也是一名双语的法国裔安省人。 新闻稿称,奥邦萨温法官是一位成就卓越的法学家,在精神健康、涉及原住民案件的判刑(Gladue principles)、劳工与就业法、人权与私隐法等领域具有专业知识,自2017年以来,她一直出任渥太华的安省高等法院法官。 她将填补莫尔达弗法官(Michael Moldaver)9月退休后所留下的空缺。 奥邦萨温于渥太华的安省高等法院担任法官5年后,将转任加拿大最高法院汰官。她曾在渥太华大学(University of Ottawa)教授法律,并担任皇家渥太华医疗护理集团(Royal Ottawa Health Care Group)的总法律顾问达8年时间。 英法双语的要求,被认为是加拿大最高法院寻找原住民候选法官的的一项复杂因素。 V06 图片:渥太华大学网页

教宗抵加展懺悔之旅 冀與原住民實現和解

■■教宗方济各昨天抵达埃德蒙顿,杜鲁多在场迎接。加通社 【加拿大都市网】教宗方济各(Pope Francis)星期天抵达加拿大,展开其形容的“忏悔之旅”(penitential trip),目的是为天主教会于寄宿学校中的角色与原住民实现和解。 总理杜鲁多与总督西蒙(Mary Simon)亲自到埃德蒙顿机场迎接教宗,来自Alexis Nakota Sioux原住民部族的成员在场击鼓和唱歌,数名原住民、教会和政治领袖其后向教宗致敬。 据加通社报道,一同到场迎接教宗的第六条约原住民联盟(Confederacy of Tready Six First Nations)大酋长阿尔坎德(George Arcand Jr.)表示,欢迎教宗方济各到访加拿大是一次谦卑的经历,原因是第六条约大酋长鼓励罗马天主教会的领袖,透过与寄宿学校幸存者的对话来加入治愈之路,他要求教宗与他们一起踏上新旅程。 阿尔坎德送给教宗一个传统的串珠奖章,有一名传译员则站于主要讲西班牙语的方济各身后。 原住民大会(Assembly of First Nations)全国主席阿奇博尔德(RoseAnne Archibald)星期天告诉教宗,正期待着他的道歉,并踏走上这条治愈之路。 ■■原住民大酋长阿尔坎德欢迎教宗到访。加通社 大酋长赠教宗传统串珠奖章 教宗向每名嘉宾赠予一个红盒子,大部分放有一枚纪念币,部分神职人员则收到念珠。 此外,教宗下机后,亲吻了Frog Lake原住民寄宿学校幸存者Alma Desjarlais的手;另一位幸存者Vicki Arcand表示,与方济各会面是一生最宝贵的经历,也令她情绪复杂。 教宗随后被护送到埃德蒙顿的圣约瑟夫神学院(St.Joseph Seminary)逗留。 除埃德蒙顿外,教宗还会到访魁北克城及和北部努拿乌特(Nunavut)首府伊格鲁特(Iqaluit)。 ■教宗抵埗后出席欢迎仪式:加通社   料于埃德蒙顿寄校作公开道歉 教宗透过社交媒体推特(Twitter)帖文表示,希望以上帝的恩典,他的忏悔朝圣之行可能有助已开始的和解之旅,请与他一起祷告。 教宗计划周一访问埃德蒙顿南部马斯克瓦西斯(Maskwacis)社区的前Ermineskin原住民寄宿学校,这将是方济各此行首次公开发表声明的地方,预计他将就原住民曾遭受的虐待道歉。 他周三前往魁北克城,与杜鲁多和西蒙会面后会发表公开讲话;另一场大型弥撒就于翌日在圣亚纳圣殿(Sainte-Anne-de-Beaupre)举行。 教宗周五到访伊格鲁特后便返回梵蒂冈。 加拿大政府自1800年代末期至1990年代,估计将15万名原住民儿童送到教会营运的寄宿学校,那些儿童在校内遭受忽视、身体和性虐待,而超过六成的寄宿学校由天主教会管理。 图片:加通社

加拿大原住民藝術品遭仿製和侵權情況嚴重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原住民艺术作品遭仿制和侵权的情况十分严重,有原住民艺术家及参议员呼吁联邦政府采取行动,保护原住民艺术家的权益。 据加通社报道,加拿大的原住民艺术,从手工雕刻面具到图腾柱,继承了几代人的传统和技能,可能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才能完成一件作品。但有艺术家表示,亚洲和东欧生产的大量假货和商业仿冒品,正在侵犯原住民文化并掠夺他们的收入。 卑诗省雕刻家亨特(Richard Hunt),是其中一名著名原住民艺术家发现了有人未经许可就复制了他们的作品。 亨特表示,已经阻止人们以他的作品制作明信片。他发现在印度尼西亚的巴厘岛,有人制作加拿大西北岸的面具,并以原住民作品出售。 他说:“这些事情必须停止。我们需要政府的帮助。” 各方人士呼吁联邦政府采取行动,包括一名参议员希望改革《版权法》(copyright law),并设立机构协助原住民艺术家追查赝品,以及对类似原住民艺术品进行更严格的边境检查。 亨特表示,提高进口复制品的关税可能有助缓解势态,但他又表示,仿冒品正在大规模生产,打击了真正的原住民艺术家,并使年轻的原住民雕刻家更难在这一行业谋生,而该行业的产值每年高达10亿元。 联邦参议员博维 (Patricia Bovey) 是第一位获委进入参议院的艺术史学家,她表示,仿造原住民艺术品行业的产值可能高达数百万元,这侵犯了艺术家的知识产权。 她正在游说政府改革《版权法》,为原住民艺术家提供更多保护,防止他们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作品遭人复制。 未经授权和假冒的原住民作品包括在T恤、床罩、塑料碗和袋子上复制原住民艺术,以及使用产自东南亚的木材雕刻面具和图腾柱。其中许多是加拿大画廊中原始作品的近乎精确的复制品,而西岸艺术面临的问题十分严重。 博维说,她希望政府成立一个机构,帮助那些在他们不知情的情况下作品遭复制的原住民艺术家,追查那些侵犯其版权的人,至少这样他们能获得报酬。 V05

聯邦政府擬立法降低原住民的監禁率

【加拿大都市网】联邦司法部长拉梅蒂(David Lametti)表示,政府拟立法减少对原住民的监禁措施。 拉梅蒂接受环球新闻(Globe And Mail)采访时称,法案将扭转加国不成比例的原住民监禁率,但他承认,需做更多工作来解决司法系统中的种族不平等问题。 早前有批评指,联邦政府对有关问题的政策回应很少。环球新闻5月较早时报道,虽然原住民女性只占全国女性人口的4.9%,但目前原住民女性占联邦监狱女囚犯的50%; 无论男女的所有原住民囚犯,比例则为32%。 拉梅蒂承认问题的严重性是悲剧,但他对政府被指没有采取行动的说法提出质疑。 他预计,一旦政府实施《联合国原住民权利宣言》(UNDRIP)及通过C-5法案,原住民监禁率将会下降,法案建议撤销前总理哈珀执政时通过的罪行法案。 C-5法案将废除20种不同的强制性最低刑罚,主要针对枪支和毒品罪行,并为某些罪行重新设立有条件刑罚,例如家居软禁等。 强制性最低刑罚是预先确定对某些罪行的最轻处罚法则,有原住民和黑人的倡导者认为,最低刑罚不公平地针对有关人士,并限制法官根据个人情况制定惩罚的灵活性。 加拿大法律目前有7 种不同的强制性最低刑罚。 拉梅蒂说,C-5法案将撤销一些简单藏毒罪行的强制性最低刑罚,而这通常是过度监禁的原因,尤其是对原住民妇女而言。 他补充,法案将重新引入对某些罪行的有条件裁决,这也将影响原住民的监禁率。 V06

曾受政府照顧的原住民女孩 八成遭受過傷害

■摩根。加通社资料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统计局的一项分析发现,如果原住民、因纽特人(Inuit)和梅蒂斯(Metis)妇女在孩童时代曾受政府照顾,一生中更有可能遭受身体伤害或性侵犯,前线工作人员呼吁政府为原住民家庭提供更多支援。 据加通社报道,报告指63%的原住民妇女曾遇暴力,近一半(46%)遭受过性侵犯。 分析发现,在儿童福利系统中成长的原住民妇女,81%曾在生活中遭受身体伤害或性侵犯。 分析指,暴力与旨在消除原住民文化、瓦解原住民家庭和社区的殖民化,以及相关政策的历史与持续创伤有关;而个人生活中的某些特质使遭受暴力的机会更高,特别是于孩童时期受过照顾。 报告称,原住民妇女年幼时接受政府照顾的遭遇暴力可能性,几乎是非原住民妇女的6倍。 此外,原住民女性对警察没信心的可能性是非原住民女性的两倍多。 全国52.2%寄养儿童是原住民 在全国各地,52.2%的寄养儿童是原住民,但他们只占全国儿童总人口7.7%左右。仅缅省便有约一万名儿童在接受照顾,约90%是原住民。 缅省酋长大会的原住民家庭倡导者摩根(Cora Morgan,图)表示,拘押儿童本质上已是一种暴力行为。她说,对一名女性作出的最暴力行为,就是偷走她的孩子。 失踪和被谋杀原住民妇女和女孩的全国研讯收到许多在接受照顾时、曾经历暴力和失去身份人士的意见,他们更分享孩子被带走时是如何受到严重伤害的感觉。 研讯的最终报告将国家危机与儿童福利制度联系起来。 全国家庭和幸存者协会主席比利斯(Hilda Anderson-Pyrz)说,有证据显示,许多失踪或被谋杀的原住民妇女和女孩在孩童时代被带走,这造成创伤和不稳定,导致遭受暴力的可能性更高。 2020年,原住民妇女的凶杀率是非原住民妇女的5倍多。 联邦政府同年通过立法,赋予原住民群体对自己孩子有管辖权来改革儿童福利制度,比利斯强调,加拿大政府有责任确保原住民家庭不受伤害。

24歲原住民女性兩次前往醫院遭到忽視 最終在候診室死亡

【加拿大都市网】一名原住民24岁女性因疼痛前往St. Catharines General Hospital医院就诊,但医生只给了泰诺就让回家了。第二天女性又回到了急诊室,等待了数个小时才得到治疗,结果却身亡。 Francine Shimizu 24的女儿Heather Winterstein因严重的背部疼痛来到了St. Catharines General Hospital急诊室进行就诊,但最后只从医院拿到了泰诺就坐公车回家。 因为疼痛没有好转,第二天她又进了急诊室,据说她为了接受治疗等待了数个小时,结果最后去倒在了候诊室里死去。 在她去世的几个月之后,她的家人要求验尸官进行调查,想要了解事情的真相。 Shimizu在接受CityNews的采访时表示,Winterstein在12月19日,第一次去到医院时就感受到自己被忽视了。 她对她的父亲说,医院方面什么都没做,她感觉到自己被置之不理。 12月10日,她的父亲叫了救护车。Winterstein再次被送到急诊室,在那里她被分流。据目击者称,她坐上了轮椅之后,就被留在候诊室,无人看管。 “她最终失去了意识,从轮椅摔到地上,之后再也没有恢复意识,”Shimizu说,并补充说,在Winterstein昏倒5个小时后,她被呼叫到医院。 Shimizu看着女儿在重症监护室死去。“他们在做心肺复苏时,我能做的就是握住她的手,”她哭着说。 Winterstein的家人认为,由于她的原住民身份和吸毒背景,她的痛苦被忽视了。Shimizu是一名注册护士,当地公共卫生部门告诉她,Shimizu感染了甲型链球菌和金黄色葡萄球菌。 Shimizu说:“这两种疾病都是可以治疗的。” 尼亚加拉健康中心(Niagara Heath)对Winterstein的病人经历进行了内部审查,调查结果不会公开。Niagara Heath没有向CityNews确认死亡原因,但表示现在“正在研究我们的急症部门如何运作……以及我们识别和支持平等群体成员的方式。” 中心补充说,目前在急诊科有一名专门的社会工作者,他们还在该部门试点一名技术人员,在候诊室观察和重新评估病人病情,以支持那些乘坐救护车抵达的病人。 多伦多Anishnawbe健康中心的主任Joe Hester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在卫生系统妥善解决他们的健康问题方面,原住民几乎没有什么信心。”他说,有必须承认存在对于原住民的偏见。“该机构必须投入大量时间和精力,才能消除这种种族主义。” Shimizu成立了一个GoFundMe,以帮助支付法律费用,她说,家属被要求参加医院的审查,并看到了结果。CityNews没有分享这些信息。Shimizu表示,她认为尼亚加拉大健康公司正在承担责任,但她强调,应该在法律中确立地位,让边缘化的社区和那些与毒瘾作斗争的人可以不受审判地获得治疗。 编译:YUAN 图源:CityNews ref:https://toronto.citynews.ca/2022/04/04/family-says-indigenous-woman-went-to-hospital-for-help-and-died-waiting/

特魯多到訪原住民社區 再撥款290萬調查寄宿學校真相

【加拿大都市网】总理特鲁多周三(30日)到访卑诗省威廉斯湖(Williams Lake)原住民社区,宣布联邦政府将再提供290万资金,协助继续调查前不久在该地区发现的可能埋葬寄宿学校学童的墓地真相,为寄宿学校幸存者和受害者家人提供支持。 特鲁多在当地发表讲话表示,这笔资金是对联邦政府今年早些时候提供的140万资金的补充,将用于研究圣约瑟夫教会寄宿学校(St. Joseph’s Mission Residential School)学童的死亡和失踪情况,包括访问幸存者,以及启动疗愈进程。 他说,在威廉斯湖第一民族社区继续展开调查之际,联邦政府将为该社区寻找真相和治愈创伤的努力,分阶段地提供更多资金。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尽一切可能,确保所有资料、所有存在的记录都完全提供给该社区,让他们找到真相,告慰并纪念所有在这段黑暗历史中逝去的生命。 今年1月,威廉斯湖第一民族宣布在圣约瑟夫教会寄宿学校旧址附近,发现了93个可能的人类遗骸埋葬地,但当时仅搜索了470公顷土地中的14公顷。 周三陪同特鲁多访问的包括联邦政府-原住民关系部长米勒(Marc Miller)。他们个别会见了当地社区的长者和寄宿学校的幸存者,与之握手并送上有象征意义的甜草辫。 在会见之前,威廉斯湖第一民族为特鲁多和米勒举行了一个欢迎仪式,并向他们赠送了礼物,包括一对代表人民心跳的鼓。 特鲁多在仪式上表示,他来这里是为了“表明整个加拿大都与这个社区同悲”,并承认该社区中的几代人都受到了加拿大寄宿学校制度的影响。 特鲁多说,“我来这里主要是为了倾听、学习,以及听取长者和社区成员对未来发展的意见,不仅是为了这个社区,也为了整个国家。” 特鲁多向威廉斯湖第一民族回赠了一位萨利希海岸(Coast Salish)艺术家的画作,画中以一只乌鸦和鹰为主角。他指出,鹰在一些原住民文化中扮演疗愈监督者和保护者的角色。 威廉斯湖第一民族社区酋长斯拉斯(Willie Sellars)表示,在这样的日子里,真的很难不情绪激动。他说,“我们尊重幸存者和长者,让他们与这个国家的领导人及我们的社区共享这个时刻,同时维护我们的文化和传统。这给了我前进的希望,让我看到,我们今天谈到的事情和承诺将产生有意义的影响。” V18

阿省北部寄宿學校發現疑似墓地,有169個墳墓

【加拿大都市网】阿省北部的一个原住民部族称,通过使用探雷针,在一所寄宿学校的遗址发现169个疑似坟墓。位于埃德蒙顿(Edmonton)西北约370公里的卡帕维诺原住民部族(Kapawe'no First Nation)表示,他们还使用无人机在这个格鲁阿教团 (Grouard Mission )遗址搜集坟墓的证据。  该寄宿学校亦被称为圣伯纳德教会学校(St. Bernard Mission School),由罗马天主教会于1894年开设,并一直营运至1961年。  调查计划由亚伯达大学考古学系领导,希望协助社区了解真相。真相与和解委员会(Truth and Reconciliation Commission),曾接获幸存者关于学校严重虐待和体力劳动的证词。国家真相与和解中心则有10名学生死亡的记录。  当局已设立原住民寄宿学校危机热线,为以前的学生和受影响人士提供支援。任何因为寄宿学校经历,或近期报告感到不安的人士均可致电热线:1-866-925-4419救助,以获得情绪和危机转介服务。 (星岛综合报道)

加拿大18歲原住民首戰冬奧會 開幕式前四天火線加入

(■吉尔是加国单板滑雪队唯一的原住民成员。 加拿大单板滑雪协会) 对于18岁的吉尔(Liam Gill)来说,这是疯狂的一星期。就在周五开幕式前四天,这位年轻加拿大单板滑雪运动员,才得知自己将会参加北京冬奥。可惜他在此比赛中失手,初赛列倒数第三名,未能晋级决赛圈。 两届奥运会选手利文斯顿(Derek Livingston),在1月31日一次训练中受伤,原本只作后备的吉尔,替补为U型场地技巧赛选手。 在不到24小时的准备时间里,这位卡加利人不得不迅速转变心态,开始为他运动员生涯中最重要的时刻做准备,他最初甚至认为自己不会随队飞往北京。吉尔在周二晚上首次参加冬奥预选赛前表示,“大概有一个星期,我慢慢地接受了,我真不敢相信。这是非常疯狂和超现实的。” 吉尔说,这个消息一开始让他百感交集,因为利文斯顿不仅仅是他的队友。“他过去两年一直是我的导师,他带我走过了U型场地。每次我学到一个技巧,他都给我帮助,”吉尔告诉CBC体育频道。“当我听到这个消息时,我没有想‘哦,我可以参加冬奥了’。我当时只想到‘该死,我朋友摔断了腿’。” 吉尔说,消息传出后,他从朋友和家人那里得到了巨大的支持,他只想在奥运舞台上让他们感到骄傲。“他们都非常兴奋,希望我可以赛出好成绩。”吉尔说。 吉尔一直梦想成为一名奥运选手,而当他第一次代表加拿大参加2020年在瑞士举行的青年冬季奥运会时,他的抱负得到了激发。 庆幸与顶级高手较技 吉尔是加拿大单板滑雪代表队中第二年轻的选手,仅次于16岁的德霍特(Brooke D'Hondt),后者是加拿大在北京冬奥最年轻的运动员。现在,吉尔将与这项运动历史上最伟大的明星同场较技,美国传奇人物怀特(Shaun White),将第五次角逐冬奥,这是他退役前的最后一场比赛。这位三届奥运会金牌得主被称为“飞天番茄”(The Flying Tomato),他在2006年首次参加奥运会,当时吉尔只有3岁。在2006年、2010年和2018年的奥运会U型场地滑雪比赛中,他一直保持着在奥运会和极限运动会(X Games)上,获得最多金牌的纪录。 吉尔深知和这位超级巨星同场竞争是多么珍贵的机会。“我这个赛季一直在参加世界杯,怀特也在那里,感觉就像‘哇,我真的在和怀特竞争’。他补充说,能参与到怀特运动生涯的最后一章将是“非常特别的”。 但对吉尔来说,更特别的是他在北京冬奥的队友。他说,他一开始并不是钟情U型场地赛,他更感兴趣的是追随他现在的奥运队友麦克莫里斯(Mark McMorris)的成就,麦克莫里斯最近连续在三届奥运会获得了坡面障碍技巧赛的铜牌。 麦克莫里斯本身就是一个传奇,他在2020年打破了怀特创造的极限运动会奖牌数目最多的纪录。在2018年的冬奥,吉尔的队友为加拿大赢得了四枚奖牌,他喜欢和他从小欣赏的选手们做队友的每一刻。 吉尔说:“和这些家伙在一起真是太疯狂了。我年轻的时候在电视上看他们,现在我和他们一起在加拿大队,太疯狂了。”  吉尔是加拿大单板滑雪队唯一的原住民成员,也是在北京代表加拿大参赛的三名原住民运动员之一。 吉尔说:“代表我的传统意义重大,我认为这非常重要,希望能激励孩子们在加拿大参与体育运动。”虽然在奥运舞台上会感到压力,但吉尔在参加比赛时感到,在达到如此重要的里程碑后,他认为只有得没有失。“当然每场比赛我都很紧张,但我觉得我在这里已经完成了一些事情。”吉尔说:“我不会像怀特和他们那样感到压力太大,因为人们期待他们能获得奖牌,我只是想让我上阵比赛。”  

加拿大政府與原住民達成歷史性協議 400億元用於賠償與改革

(■■联邦原住民服务部长凯杜在周二的记者会上。加通社) 联邦政府与原住民领袖达成一项历史性的400亿元原则性协议,为本国歧视性儿童福利制度的受害者提供赔偿,同时对执行了数十年的原住民儿童寄养制度进行改革。据估计,将有20万人符合获赔偿的资格,每人获赔数额可能至少4万元。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根据周二宣布的这份不具约束力协议,联邦政府将拨出200亿元用于赔偿,另外200亿元用于未来五年内对保留地儿童福利系统进行长期改革。协议仍需获得加拿大人权法庭(Canadian Human Rights Tribunal)和联邦法院的批准。 如若获得批准,这笔和解金将是加拿大历史上数额最大的一笔。联邦政府与原住民双方须在3月31日之前最后敲定协议。 根据原则性协议,凡在1991年4月1日至2022年3月31日期间,被强行寄养的保留地和育空地区原住民儿童,均将获得赔偿。赔偿也将提供给那些受到政府所谓“佐丹原则”(Jordan's Principle)的“狭义定义”影响的人士,还将包括在1991年4月1日至2007年12月11日期间,未获得或未及时获得必要公共服务的儿童。 联邦政府表示会透露协议的更多细节,以便申请者了解他们是否符合条件。 原住民大会(Assembly of First Nations,简称AFN)估计,有超过20万名儿童和青少年符合资格。 该协议是在2021年12月31日深夜完成谈判的,在此之前,联邦政府与原住民儿童与家庭关怀协会(First Nations Child and Family Caring Society)、原住民大会和数宗相关集体诉讼的代表律师,开展了为期两个月的深度对话。 受害者至少获4万元赔偿 目前尚不清楚赔偿金何时支付以及每个人的获赔金额是多少。不过原住民服务部长凯杜(Patty Hajdu)周二表示,联邦政府的预期是至少4万元,在某些个案中,受害者有权获得更多赔偿。 凯杜赞扬了原住民领袖数十年来为原住民儿童和社区所做的努力。她说,任何数额的赔偿都无法弥补人们所经历的创伤,但这项原则协议意味着政府向幸存者及其家人,承认了系统歧视对他们造成的伤害和痛苦。 原住民大会缅省地区首领伍德豪斯(Cindy Woodhouse)周二在渥太华举行的记者会上表示,为了这一天的到来,加拿大全国各地的原住民不得不艰辛抗争,以纠正政府对原住民儿童犯下的巨大错误。他说:“今天的协议是一个关乎未来的计划,原住民将根据自己的权利和共同目标,决定并确定一条前进的道路,让我们的孩子拥有光明的未来。” 原住民与联邦政府的这场抗争始于2007年,当时原住民儿童与家庭关怀协会和原住民大会,根据《加拿大人权法》提出申诉,控告联邦政府为保留地儿童福利系统提供的资金不足,且不遵守佐丹原则,对原住民儿童构成歧视。 2016年,加拿大人权法庭裁定联邦政府歧视原住民儿童,并称政府的行为导致“创伤和伤害达到最大程度,给原住民儿童带来痛苦和苦难”。该法庭要求渥太华向每名受保留地儿童福利系统影响的儿童及其主要监护人赔偿4万元,这是加拿大人权法允许的最高赔偿金额。 2019秋,联邦政府向联邦法院提交申请,要求撤销仲裁庭的命令和索赔。这一做法受到原住民领袖、新民主党、绿党和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等人权组织的广泛谴责。 政府当时表示不反对赔偿,但辩称加拿大人权法庭无权以集体诉讼的方式,要求具体的赔偿金额。 联邦称协议获准前仍会上诉 2021年9月,联邦法院驳回了政府的司法审查申请。法官费书尔(Paul Favel)在第一个全国真相与和解日前夕公布的裁决中表示,谈判可以帮助实现和解的目标,且将是“对原住民和加拿大均有利的结果” 一个月后,联邦政府宣布打算对该裁决提出上诉,但会将诉讼搁置,原因是已开始了与原住民领袖的谈判,而担任谈判调解员的,是真相与和解委员会前主席、前参议员单嘉(Murray Sinclair)。 虽然这项谈判最终达成了周二宣布的原则性协议,但联邦政府表示,在协议获得批准之前,不会放弃在联邦法院的上诉。 星岛综合报道

憂Omicron變種 原住民代表團推遲會見教宗

(■■原住民代表团推迟原定本月中旬与教宗的会面。 美联社) 由于新变种病毒奥密克戎(Omicron)来袭,原住民代表团决定推迟前往梵蒂冈与教宗方济各(Pope Francis)会面的行程。 据Global News报道,加拿大天主教主教会议(Canadian Conference of Catholic Bishops)、第一民族议会(Assembly of First Nations,简称AFN)、梅蒂斯国民议会(Métis National Council)以及因纽特人团结组织(Inuit Tapiriit Kanatami)周二下午发表联合声明,确认了梵蒂冈行程被推迟的消息。 该声明称推迟的原因,是“在最近奥密克戎新变种传播的情况下,国际旅行存在不确定性和潜在的健康风险”。特别是对于许多年长的代表团成员以及居住在偏远社区的代表来说,感染风险和全球局势不断变化,在此时构成了太大的威胁。声明称,推迟行程的决定是在与代表团成员、家庭成员、社区领袖、公共卫生官员以及3个全国性原住民组织的领导层进行认真协商后做出的,这一决定令人心碎。 冀安排明年尽早访问 原住民团体表示,希望将访问重新安排在“2022年尽可能早的时间”。 原住民代表团与教宗方济各的会面,原定于12月14日至21日在梵蒂冈举行。第一民族议会计划在此次会面中,推动教宗就天主教会在加拿大寄宿学校系统中所扮演的角色做出道歉。 代表团中预计将有25至30名原住民代表,由长者、习俗守护者(knowledge keeper)和寄宿学校幸存者及青年组成。几名本国主教也计划在12月17日至20日期间参加会面。 原住民关系部长米勒(Marc Miller)表示,虽然原住民代表团推迟行程“令人难过”,但他很高兴看到健康和安全被视为首要考量。 他同时指出,教宗需要直接听取原住民的心声,了解寄宿学校给他们带来的挣扎;和解的途径多种多样,但重要的是教皇会见原住民,让他们能够表达他们的关切。 在加拿大真相与和解委员会2015年发表的最终报告中,教宗的的道歉被列为94项行动呼吁之一。星岛综合报道

杜魯多:正與原住民社區討論 先在聯邦建築物升起國旗 再在國殤日下半旗

【加拿大都市网】总理杜鲁多(Justin Trudeau)表示,联邦政府正与全国各地的原住民社区讨论,可能暂时在联邦建筑物和渥太华和平塔上升起本国国旗,然后在国殇日再下半旗。 杜鲁多周二在格拉斯哥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会议(COP26)的新闻发布会上称,“我们继续与合作伙伴、原住民及全国各地的社区密切合作。大家了解到在国殇日把国旗下半旗,以纪念我们的退伍军人和纪念其他人,包括原住民是多么重要,他们为本国的价值观而奋斗并作出牺牲。他续道,“我相信,与原住民领袖就确保我们能够在11月11日再下半旗进行对话,将是正确的解决方案。” 周一,退伍军人事务部长麦考莱(Lawrence MacAulay)的办公室在一份电子邮件中表示,联邦政府官员与原住民社区之间正在讨论相关事宜。 随着今年5月在卑诗省内陆甘碌(Kamloops)一个原住民寄宿学校旧址的无标记坟墓中,发现215个原住民儿童遗骸,联邦政府大楼与和平塔上的国旗于5月底应杜鲁多要求下半旗。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继续在其他前寄宿学校遗址发现没有标记的坟墓。联邦政府的立场是,在另行通知之前,将继续下半旗,以纪念原住民寄宿学校系统的受害者和幸存者。 保守党党领奥图尔(Erin O’Toole)呼吁于国殇日前在联邦建筑物上升旗。他周二在推特上写道,以下半旗来承认本国原住民寄宿学校的悲惨历史是正确的做法。“随着国殇日快将到来,我们需要升起我们的国旗,这样我们才能向退伍军人致敬,并记住那些为我们的自由而战和牺牲的人士。” 正如加通社报道,加拿大皇家军人团队已表示,将在国殇日纪念仪式前在渥太华国家战争纪念馆升旗,然后再次下半旗。 V17

國會大樓裝修挖出4000年前古刀 政府歸還首都區原住民

(■■该把刀在Centre Block整修期间被发现。加通社) 在渥太华国会山国会大楼主楼Centre Block整修期间,所发现的一把古代原住民刀,将归还给居住在渥太华地区的原住民管理会,这将成为归还给原住民管理的第一件在国会山发现的文物。 考古学家表示,把这柄估计有4,000年历史的石刀归还,是一个历史性的举动,正式承认原住民居住在这片土地上,此片土地被认为是未被占领土地,现在已是国会山的所在地。 位于魁省加蒂诺(Gatineau)以北约130公里处的阿冈昆原住民(Algonquin)部族Kitigan Zibi Anishinabeg,与位于渥太华以西约150公里的Pikwakanagan原住民部族,将分享古刀的拥有权。 当Centre Block的整修完成,大楼重新开放时,该把刀将在国会山展出,预计这至少要到2030年才会发生。 将在原住民社区学校展出 在此之前,该把刀将在原住民社区,包括学校展出。 这把刀由几千年前开采的Onondaga燧石制成,并不是国会区发现的第一件原住民文物。在1990年代,在国会山发现了陶器碎片和贝壳珠。然而,国家首都委员会考古项目经理巴德格利(Ian Badgley)称,这把刀的发现促使联邦政府采取新的方法归还原住民文物。 巴德格利指出,这是一件文物,但瞩目的是该文物带来本国联邦政府与原住民部族的合作。 联邦公共服务及采购部发言人林克(Jeremy Link)表示,目前正在讨论如何把这件文物的共同拥有权转给社区。 这把由考古学家在Centre Block整修时发现的刀子,恰逢首都第一所考古实地学校的设立,旨在培训原住民考古学家。 本国各地计划建立实地学校,培训原住民考古学家,并让原住民更好地控制自己的挖掘工作。 几千年来,渥太华河谷(Ottawa Valley)一直作为北美原住民的贸易中心,因为它位于河流交汇处,这使得独木舟航行更加容易。首都地区也因此成为考古学家的丰富接缝。 他们挖掘出来自北美各地的原住民与其他人接触前的文物,包括贝壳珠和鳄鱼牙,以及远离渥太华的石头制成的刀子和其他工具。 该把在国会山发现的刀子大约长两吋半,看起来像一个矛头,应该有一个手柄,从早期的伍德兰(Woodland)到晚期的古风时期,有2,500年至4,000年的历史。 将会共享该把刀的两个原住民部族,正与联邦政府商谈展示该把刀的事宜,可能在国会大楼入口处展出。星岛综合报道

Ogopogo水怪版權1元價格轉給原住民聯盟

(基隆拿市中心湖畔公园旁便有一座Ogopogo的雕像。Global news) 【加拿大都市网】奥肯那根弗农市议会成员在周二,一致投票通过,决定将其持有65年的Ogopogo版权,交回奥肯那根原住民联盟(Okanagan Nation Alliance)。Ogopogo水怪是卑诗省湖中传说,对原住民来说,Ogopogo一直是他们精神教义的一部分,也有“湖之灵”的意思。 弗农市长维克多卡明(Victor Cumming)说:“这是有道理的,因为这个故事是来自原住民,所以他们才应该拥有Ogopogo版权。” 市议会以1元的价格把Ogopogo的商业名称和非商业使用版权、拥有权、利益和财产(包括商标权)转让给奥肯那根原住民联盟 。市长说,这座城市从来没有为了经济利益而使用Ogopogo的名字,但就曾经两次批准在儿童读物中使用。市长又说,一直与当地原住民代表每月举行一次会议,讨论不同的问题。卡明说:“有很多事情要谈,我们正在形成越来越强大的沟通关系,因此今次的转让很有意义。” 代表奥肯那根原住民联盟签署版权文件的宝琳·特巴斯克特(Pauline Terbasket)表示,此次转让对原住民来说“很重要”。 传说是源于奥肯那根湖,该湖长135公里,深度超过230米,与片迪顿(Penticton)、基隆拿(Kelowna)和弗农(Vernon)等城市相连。基隆拿旅游局在其网站上说,关于湖中生物的故事可以追溯到数千年前,当地原住民曾提到过 N’ha-a-itk,即湖泊的精神。网站指出:“多年来,N'ha-a-itk的故事发生很多变化,后来改称为Ogopogo,多年来据称的目击者也不少,令传说更广为人知。” 水怪的传说众说纷纭,在市中心湖畔公园旁便有一座Ogopogo的雕像。水怪全身绿色,类似蛇形雕像,吸引不少人前来拍照。弗农市议会议程记录显示,当地居民阿瑟·吉尔伯特·西布鲁克(Arthur Gilbert Seabrook)于1956年获得Ogopogo版权,并于1953年首次注册。 V10

杜魯多和解日度假認錯稱後悔 下周一出訪甘碌市原住民部族

【加拿大都市网】总理杜鲁多将在下周一(18日)访问卑诗省甘碌市,与原住民部族Tk’emlúps te Secwépemc酋长卡西米尔(Rosanne Casimir)、当地原住民、以及当地社区成员会面。由于杜鲁多在上月本国首个“真相与和解日”,没有与原住民一起度过,而是到卑诗省吐芬奴(Tofino)度假,此举备受争议,杜鲁多在本次会面将与当地原住民寄宿学校幸存者交谈,并出席原住民社区的相关活动。 该原住民部族在周五发布新闻稿表示,酋长卡西米尔与杜鲁多将于下周一联合举办新闻发布会,并与社区的成员一同参加活动,杜鲁多将会与当地原住民寄宿学校幸存者交谈,以表达敬意。 据悉,杜鲁多在9月,收到至少两个与寄宿学校幸存者,以及其家人共度一天的邀请,而较早前在卑诗省原住民寄宿学校旧址发现215个儿童遗骸的Tk’emlúps te Secwépemc原住民部族亦曾指出,原住民部族已经向杜鲁多发出了两份诚挚的邀请,但杜鲁多最终并无应邀,而是在吐芬奴与家人度假。 有原住民团体、反对党、以及寄宿学校幸存者得悉事件后,抨击杜鲁多的行为漠视原住民感受,指杜鲁多没有利用“真相与和解纪念日”与原住民社区沟通,也没有反思寄宿学校的悲剧,而是选择与家人出游玩乐。杜鲁多随后公开道歉表示:“9月30日的旅行是个错误,我很后悔。第一个‘全国真相与和解日’是原住民和非原住民反思和联系、思考过去但也关注未来的时刻。我感谢Tk'emlups te Secwepemc原住民部族酋长卡西米尔,在事后与我会谈,我向她和她的社区道歉。”尽管如此,杜鲁多并没有在道歉中解释为何选择在“真相与和解日”出游,他说:“该事件怎么发生并非最重要,最重要是它的确发生了,我对此感到遗憾。” 该原住民部族上周曾发表声明指,杜鲁多访问原住民部族,应关注真相与和解,并非仅仅是一场传媒活动,声明写道:“我们需要政府的实际行动,来支持和振兴我们的原住民文化、语言、以及传统、我们对没实际变革或道歉感兴趣。”原住民亦呼吁杜鲁多为新建的复康中心提供资金援助,以帮助寄宿学校的幸存者。 V21

亞裔和原住民應互相團結 杜絕種族主義和殖民思想

(温市举行原住民纪念活动的现场。Joshua Berson提供) 【加拿大都市网】周四(30日)迎来本国首个“真相及和解日”,全国各地借此纪念当年政府对原住民造成的伤害,有大温关注亚裔组织去信本拿比政府,冀该市政府与当地原住民沟通合作,效仿国内一些城市,修建彩绘一条橙色人行道,以纪念寄宿学校的受害者和幸存者,亦促请联邦在国民历史教育上,须正视并铭记原住民历史,让下一代学习有关原住民的历史。 “与亚裔站在一起联盟”成员马朱慧琪周四出席温市“真相及和解日”纪念活动,她接受《星岛日报》采访时表示,逾一千人参与温市原住民纪念活动,以表达原住民的黑暗历史须得正视,后人不能遗忘。马朱慧琪认为亚裔和原住民应互相团结,杜绝一切种族主义和殖民思想,她说:“我从香港移民加拿大后,才得悉这段黑暗历史,我感到非常痛心,原住民的土地不仅被殖民者抢夺,他们还受到非人对待,原住民寄宿学校伤害了无数原住民家庭,这段历史不能忘记。” 马朱慧琪又指,所有国民不论种族,都应反思本国对原住民不公平等待,她说:“在移民加拿大前,我并不理解原住民历史,知悉后感到非常震惊。尽管我的孩子在加拿大成长,但我发现他们学校教育,却忽视学习原住民历史,我认为政府应把原住民历史作为国民教育,以杜绝本国种族歧视和殖民思想。” 马朱慧琪亦在近日去信本拿比市政府,期望市府能在市内修建一条橙色行人道,该想法源于安省添明斯,以及本省吉布森近日完工的橙色行人道,以纪念原住民历史,马朱慧琪说:“本拿比政府在6月时与‘与亚裔站在一起联盟’合作,在铁道镇市民广场举行悼念活动,以悼念甘碌市发现215名原住民儿童遗骸事件,我希望本拿比政府能与市内9个原住民组织互相沟通合作,讨论建立一条橙色人行道。” 一直关注亚裔权益的马朱慧琪表示,种族平等是本国的价值观,在关注华裔工作的同时,亦应为其他少数族裔提供援手,她最后补充说:“维护亚裔权益的初衷旨在构建平等社会,无论什么族裔我们都会伸出援手,所以日后我们会继续与原住民,以及其他少数族裔站在一起,让种族主义和殖民思想在本国无立足之地。”  

為訂立真相與和解日 原住民經歷了漫長的爭取

(查理表示,民众要看见惨剧曝光才意识到原住民寄宿学校事件的重要性,令人不安。CBC) 【加拿大都市网】联邦政府今年6月遵从真相与和解委员会(Truth and Reconciliation Commission)的建议,将9月30日定为“真相与和解日”(National Day for Truth and Reconciliation)。这个结果得来不易,原住民经过了漫长时间多番争取,依然不得要领,直至今年各地陆续发现原住民寄宿学校无名冢墓事件,才绽现转机。 “真相与和解日”其中一名倡议者查理(Eddy Charlie)是Cowichan原住民的成员,也是温哥华岛东岸对开库珀岛(Kuper Island)寄宿学校的幸存者。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他当初决定把自己的经历说出来,是因为在一家研究图书馆内,无意中听到几名学生的对话。查理指,他们当中有人说,“我受不了这些原住民,他们为甚么总是在谈论寄宿学校,这没有任何意义,事情已经过了很久。” 他们认为,应该忘记和停止谈论这些事。 查理表示,“我感到很难过,也很愤怒。有15万儿童在不情愿的情况下,被逼离开自己的家园,被迁徒至远离家人的寄宿学校。” 原住民寄宿学校是一个由政府资助及主要由教会管理的制度,由1870年代运作至1997年。真相与和解委员会确认,曾有超过15万名原住民儿童被逼住进这些学校,当中4,100多人丧生。尽管如此,委员会的发现和建议,并未引起主流社会很大的关注。 另一名原住民寄宿学校幸存者韦伯斯塔德(Phyllis Webstad)决定作出促使改变的行动,她发起把9月30日定为“橙衣日”(Orange Shirt Day),现在成为了联邦政府择取“真相与和解日”的日子。 “橙衣”也成为了全国争取原住民权益的标志,也象征著寄宿学校夺去了原住民语文及文化的承传、他们与家庭的联系,以及其后代与族土的连结。 “橙衣”故事来自韦伯斯塔德孩提时代的亲身经历。她是Stswecem'c Xgat'tem原住民成员,在1973年被强逼送进卑诗省威廉士湖(Williams Lake)附近一所原住民寄宿学校,祖母带她到镇里购买新衣,准备开学。 韦伯斯塔德回忆说,“我挑了一件鲜艳的橙色衬衣,我刚过了6岁生日,在那个嬉皮士年代,很流行鲜艳颜色,所以我选上了这个颜色。” 她可没想到,这个衣色无论如何也不为校方所容。“当我去到学校时,我的新衣就被取走了,无论我哭上多少遍,或者多么想取回这件祖母买给我的衣服,都没有人理会,我始终都没有机会再穿上它。” 为表扬幸存者和原住民社区及确保公众铭记寄宿学校的历史而订立一个法定假日,成为了真相与和解委员会的94项建议之一,但迟迟未见落实。韦伯斯塔德和查理曾经努力推动相关立法程序,但一项私人法案在2019年遭否决,倡议者受到挫折。直至今年夏季,在卑诗省甘碌市(Kamloops)原住民寄宿学校遗址,发现了约200具儿童遗骸,此后再在卑诗省、缅省和沙省的寄校遗址,陆续发现了数百个无标记的坟墓,原住民学校的伤痛事迹才获得社会真正重视,订立法定假期的法案随即获得了联邦政府快速通过。 查理表示,民众要看见惨剧曝光才意识到这件事的重要性,实在使人不安;韦伯斯塔德则认为,原住民的祖先和当年的儿童,推动了事情的进展,她说:“真相是首要的,而真相却尚未完全被揭露出来,这是首先需要做的事。”   V20

安省宣布修改學校課程 1至3年級需學習原住民內容

【加拿大都市网】在加拿大全国真相与和解日的前一天,安省政府宣布对学校课程进行改革,承诺在未来两年内加强一至三年级的原住民学习,包括介绍寄宿学校制度。 周三,安省政府表示,希望在2023年9月之前,在一至三年级的社会研究课程中增加有关原住民的课程,来“解决目前在原住民学习方面的差距”。这包括以下内容: 家庭在第一民族、梅蒂斯人和因纽特人社区和国家中的作用 第一民族、梅蒂斯人和因纽特人的历史和当代现实情况 原住民与土地的相互关系和联系 寄宿学校系统以及身份、语言、文化和社区联系的重新恢复和振兴 安省还将在原住民语言课程中提供因纽特语作为小学和中学的教学语言。 安省政府表示说,这些变化是对真相与和解委员会行动呼吁的回应。 安省政府还承诺在2021-22年提供2396万加元的土著教育资金,作为更广泛和解承诺的一部分,此外还签订了三年319万加元的多年期资助协议,以加强与“安省酋长和第一民族省级领土组织”的伙伴关系。 经过前安省自由党政府多年的工作,安省于2018年在4至6年级的社会研究课和7至10年级的历史课上实施了强制性的原住民学习。这包括在8年级和10年级强制学习寄宿学校的内容。 然而,同年,安省新当选的进步保守党政府突然取消了与原住民领袖的课程编写会议,该会议本应进一步将原住民的学习纳入学校。 在周三发布的新闻稿中,安省政府表示,自2019年以来,政府一直在与原住民伙伴讨论课程的修订问题。 鉴于这一宣布,官员们被问及为什么安省政府没有将9月30日即加拿大全国真相与和解日,作为法定假日,或在省议会举行活动来纪念它。 原住民事务厅长里奇福德(Greg Rickford)指出,许多原住民领导人和政治家都参与了讨论,但在如何承认这一天的问题上没有太多共识。 里奇福德表示,一个沉痛的反思日不一定与节日的概念相吻合。讨论将在安省以及全国范围内发展,因为还有一些其他省份尚未将假日作为官方活动。(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星岛资料图) (ref:https://toronto.ctvnews.ca/ontario-announces-school-curriculum-changes-to-mandate-indigenous-learning-in-grades-1-to-3-1.5605073)

全國「真相及和解日」 卑詩省將關閉大多數學校和部分工作場所

【加拿大都市网】卑诗省的大多数学校和部分工作场所,将在9月30日全国“真相及和解日”关闭一天,以反思加拿大寄宿学校系统的历史。 联邦政府在今年六月宣布,将9月30日设为全国“真相及和解日”(Truth and Reconciliation Day)。本周,卑诗省政府解释如何在西岸配合这一个新的法定假日。 省原住民关系与和解厅在新闻稿中表示,已建议省公共服务部门庆祝这一节日。许多公共服务将保持开放,但可能会在当天减少工作时间,或减少工作人员。与此同时,省内大部分学校和大专院校将关闭,部分医疗卫生部门工作场所和国有企业也将关门一天。 联邦雇员和受联邦监管的工作场所的员工将放假一天。省内企业和劳工利益相关者也将被要求权衡未来将如何庆祝这一新的假日。 目前尚不清楚卑诗省的“纪念日”会是什么样子。卑诗省原住民关系与和解厅长瑞金(Murray Rankin)和省财政厅长罗品珍(Selina Robinson)发出联合声明表示,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将与原住民领袖、组织和社区进行讨论。 声明说,省府呼吁所有为公众提供服务的人,利用这个机会考虑每个人可以做些什么来促进与原住民的和解,并重新致力于理解我们共同历史的真相,接受并从中汲取教训,从而有助创建一个更好、更具包容性的卑诗。 V05 图片:卑诗甘碌市原住民寄宿学校旧址外摆满民众的纪念品。加通社资料图片

安省西北地區山火蔓延 第6個原住民社區居民須撤離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西北部地区发生山火的范围不断扩大,导致第6个原住民社区的大约200名居民需要撤离。 安省政府表示,预期周四(5日)较后时间,Wabaseemoong原住民社区大约200名居民会完全撤出该区。 安省检察厅表示,Kenora社区,及与缅省边境接壤的地区,山火不断蔓延,且笼罩不量浓烟,故此,当地的原住民社区已于周一(2日)开始进入紧急状态。 检察厅表示,会优先考虑将社区内最脆弱居民,利用飞机疏散至其他地区,撤散行动早于周三(4日)已开始。 安省西北部目前有114处地方发生山火,省府官员表示,以目前的环境,将会有更多新的山火出现。 (图片:CP24) T02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64公頃土地有待調查 原住民部族繼續尋找潛在墳墓

【加拿大都市网】探地雷达专家表示,在确认甘碌市(Kamloops)原住民寄宿学校遗址无标记坟墓总数之前,仍有64公顷的土地有待调查,还需要进行更多的法医调查和挖掘工作。原住民部族Tk'emlups te Secwepemc呼吁政府和天主教会提供记录和资源,以助继续寻找潜在的坟墓。 菲沙河谷大学(University of the Fraser Valley)博利厄 (Sarah Beaulieu) ,周四在原住民部族Tk'emlups te Secwepemc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公布了她在卑诗省内陆原住民寄宿学校遗址的初步调查结果。 博利厄在甘碌市原住民寄宿学校遗址搜索了200个“感兴趣的目标”,其中可能是坟墓。她表示,在没有棺材的情况下,在挖掘之前要知道目标是否是坟墓,极具挑战性。 博利厄说,在幸存者讲述半夜挖坟的故事后,学校附近的一个苹果园被选为调查地点。 在概述探地雷达 (GPR) 科学工作原理的过程中,博利厄还说在该地区发现了一颗幼牙和肋骨。 她强调,GPR并非确认儿童在寄宿学校失踪的必要条件,因为有大量口述历史和文件证实了这一事实。 Tk'emlups te Secwepemc原住民部族酋长卡西米尔(Rosanne Casimir)在记者会上表示,当涉及寄宿学校的儿童死亡事件时,确保最终听到幸存者的声音至关重要。她说:“我们爱你们,我们看到你们,我们相信你们。” 她表示,虽然这被称为历史黑暗的一页,但她希望加拿大人知道,原住民今天仍然承受着影响。她说:“我们不是来复仇,我们是来说出实话,我们今天来这里是为了纪念孩子们。” 卡西米尔呼吁联邦政府和曾在加拿大负责运营数十所寄宿学校的圣母无瑕献祭教团(The Missionary of Oblates of Mary Immaculate),必须全面和彻底地公布真相,尤其是学生的出勤记录。 她强调:“我们有责任和义务确定在我们领地范围内发现的无标记坟墓。”她还呼吁联邦和省政府立即提供持续的资金和资源,以识别、记录、维护和保护该处遗址。 在5月份发布初步报告宣布发现215个无标记墓园后,Tk'emlups te...

加拿大首位原住民總督誕生!杜魯多親自舉薦

【加拿大都市网】因纽特人领袖Mary Simon将担任加拿大第30任总督,这是原住民首次担任这一角色! 加拿大总理杜鲁多周二上午在加拿大历史博物馆(Canadian Museum of History)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女王已接受他的推荐,由因纽特人组织(Inuit Tapiriit Kanatami)前主席Simon担任加拿大第30任总督。 Simon说:“我可以自信地说,我的任命对加拿大来说是一个历史性和鼓舞人心的时刻,是在通向和解的漫长道路上迈出的重要一步。”   Simon是来自位于魁北克东北部Ungava Bay海岸的一个小村庄Kuujjuaq的因纽特人。在开始长达数十年的倡导原住民权利的职业生涯之前,她曾在加拿大广播公司北方频道(CBC North)担任播音员和制作人。 1975年,她协助谈判了《James Bay和Northern Quebec协议》(James Bay and Northern Quebec Agreement),这是魁北克省北部克里人和因纽特人与省政府和Hydro-Québec之间的里程碑式的协议。 魁省的这一条约被普遍认为是加拿大的“第一个现代条约”,首次承认了克里人和因纽特人在James Bay地区的权利,比如专属狩猎、捕鱼和诱捕的权利,以及某些地区的自治权利,为满足日益增长的对新能源的需求,魁省建设新的大型水电站大坝,政府也为此提供了经济补偿。   加拿大首位来自北极的大使 Simon随后在1982年被选为Makivik公司的总裁,该公司是为了管理因纽特人从他们的土地开发中获得的资金而成立的。目前管理着价值数千万元的投资,包括北极地区一家主要航空公司Canadian North的所有权股权。 1986年,Simon被任命为因纽特环极会议(ICC)的负责人,该组织成立于1977年,代表所有生活在北极的因纽特人。在ICC,她为北方原住民提出了两项优先事项:保护他们的生活方式不受环境被破坏的影响,以及在他们的传统领土上推动负责任的经济发展。 2002年,加拿大前总理Jean Chrétien任命她为加拿大首位北极大使,在这个职位上,Simon与其他八个北极周边国家紧密联系,以加强该地区的合作。   (编辑:北极星) (图片来源资料图)

卡城一夜之間十所教堂遭潑紅橙油漆破壞

(卡加利10间教堂遭泼漆破坏事件,警方已展开调查。 CTV) 【加拿大都市网】6月30日晚上卡尔加里有10间教堂遭破坏,警方正在展开调查。仇恨犯罪和极端主义(Hate Crime and Extremism)组亦已参与调查,因为所有被破坏的教堂都是信奉基督教信仰的。 根据警方周四发布的新闻稿中表示,一夜间有10间教堂被泼红色和橙色油漆,其中一座教堂的窗户被砸,可能有油漆扔了进去。其中亦有手掌印和数字215记号,表明这次破坏可能是对最近在卑诗省甘碌(Kamloops)前原住民寄宿学校附近发现215儿童骸骨的回应。 警方声明表示,加拿大的寄宿学校系统是历史上黑暗的一部分,摧毁了无数原住民家庭、社区和人民的生活。最近发现的无名坟墓进一步支持了原住民几十年来一直讲述的悲惨和令人心碎的故事。鉴于这些历史对社区内原住民造成的伤害,情绪高涨和紧张可以理解;绝对不可以忘记,寄宿学校是国家历史遗产的一部分,需要继续寻找事情的真相。警方致力于在这项和解工作中尽一份力量,并确保在警务中妥善解决寄宿学校系统的代际创伤。 警方强调恶意破坏违法 警方补充,强调这次的恶意破坏是违法的,而且会造成进一步的分裂,正检查保安摄录以识别嫌疑人。 亚省省长康尼于周四(1日)下午在推特上回应,指破坏行为令人震惊。 事件涉及的教会有包括St. Bonaventure Catholic Church、St. Elizabeth of Hungary Catholic Church、St. Mary’s Cathedral、Sacred Heart Church and Columbarium、Grace Presbyterian Church、St. Luke’s Parish、Holy Trinity...

庫克船長雕像國慶日被示威者擲入海

【加拿大都市网】卑诗省维多利亚市中心英国探险家库克船长(Captain James Cook)的雕像,国庆日遭示威者推倒及掷入海。警方正就事件展开调查。 竖立在皇后酒店(Empress Hotel)前长达45年之久的库克船长雕像,周四晚上8时30分左右被一群示威者推倒,并被掷入维多利亚内港。示威者在原雕像所在处留下了几件红色的木制裙子,代表失踪和被谋杀的原住民妇女和女孩。 维多利亚市警方正在调查雕像被破坏的事件。在周五早上的一份声明中,警方表示,根据《加拿大权利与自由宪章》,安全、和平和合法的抗议活动是允许的,但损坏财产是不允许的。 警方称,这起事件中有几名嫌疑人,希望公众提供线索帮助确认其身份。 据大维多利亚港口管理局(Greater Victoria Harbour Authority, 简称GVHA)发言人称,库克船长雕像归GVHA所有,该机构已经与埃斯奎马尔特部族(Esquimalt Nation)及桑献斯部族(Songhees Nation)就雕像的未来进行了讨论。GVHA的原住民经济发展委员会计划于本月晚些时候就此议题举行会议。 这座青铜和花岗岩雕像由维多利亚环境改善基金会(Victoria Environmental Enhancement Foundation)委托雕塑家创作,由前卑诗省长贝内特(Bill Bennett)于1976年揭幕。 库克船长是第一位带领探险队前往现今卑诗省西海岸的18世纪英国航海探险家兼制图师,曾三度率队出海前往太平洋。 许多组织和个人一直在呼吁拆除维多利亚市竖立的所有“宣扬定居者殖民主义”的纪念碑。     V18  

【組圖】數千橙衣人國慶遊行 跳舞敲鼓紀念原住民學校受害者

【加拿大都市网】今年对许多加拿大人来说,国庆日的纪念方式会有所不同,因为加国人民有以不同方式反思本国的殖民历史,以至原住民所面对的不公正问题,加上新冠病毒大流行的限制仍然存在,今年又是一个无声的国庆日。 不过,多伦多有数以千计市民通过纪念早期寄宿学校受害者和幸存者来渡过这个国庆节日。人们穿着橙色衣服参与游行,活动人群由Regent Park开始,穿过大街小巷,走到弥敦菲腊广场集会,活动亦随之达到高潮。 游行人士举著标语牌、跳着原住民舞、敲鼓作乐声援多伦多原住民社区,要求直观历史、伸张正义。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A post shared by Tashh (@na.tashh) #everychildmatters #everychildmatterswalk pic.twitter.com/muol1cM2JR — Erin Imrie (she/they) (@ErinImrie) July 1, 2021 (图:blogTO) T01

【口述實錄】原住民寄校倖存者 國慶日追問我是誰

(阿道夫说,这是原住民失去语言、文化、土地的日子。 陈仪芬摄) 【加拿大都市网】国庆前夕,原住民寄学校遗址再发现无标记坟墓。过去的一个多月,接连爆出原著民寄宿学校儿童骸骨和无名冢的消息,举国震惊,令今年国庆日笼罩在哀伤和争议之中。本报记者深入卑诗省内陆地区,访问寄宿学校幸存者,聆听他们的故事。 在罕见热浪席卷下,上周末记者驾车数小时,到访内陆小镇利鲁厄特(Lillooet)。 1858年,卑诗兴起第一次淘金热,华人涌入菲沙河峡谷,利鲁厄特是当时其中一个华人聚居处,内里埋藏了不少原住民与华人围炉取暖的故事。 时至今日,小镇仍是内陆一个聚合了不同原住民部族以及多元族裔居民的社区,也有不少寄宿学校幸存者住在当地。 “我们已厌倦了幸存。我们想要活着!”这是原住民大酋长特里(Saul Terry)一句充满哀伤的名言。但面对着这位前卑诗原住民酋长联盟领袖(Union of BC Indian Chief),感觉却是一位温和的长者。 “只是不要忘记我们” 特里是近期发现215具儿童骸骨的甘碌原住民寄宿学校的幸存者,他忆述8岁时就被迫离开家庭,进入甘碌寄宿学校,10兄弟姊妹先后被分配到不同寄宿学校,全家人从此天各一方,直至现在。由于多年来各自在遭剥夺原有文化和生活方式的环境下挣扎求存,即使现在走在一起,一家人感觉也是非常疏离,各自被遗落在自己的伤痛之中,“自我怀疑,究竟我是谁?” 当被问到,对于没有机会了解加拿大这段幽暗历史的新移民,该如何度过国庆,特里说:“每个人有各自的方式,我也尊重他们……只是请不要忘记了我们。” 同样是甘碌原住民寄宿学校幸存者的阿道夫(Roger Adolf)说,比起肉体上的虐待,更叫他感到痛苦的是自己的语言和文化被抹煞。“祖父在我还小的时候就强迫我们说英语,原因是为了保护我们,因为如果有一天我们被白人夺去,送到寄宿学校,被发现说原住民语言会遭虐待。祖父就曾经因为说自己的语言而被打。” 7岁那年,阿道夫被抓到原住民学校。他第一件体会到的事,就是不说英文确实是一个招惹虐打的理由。 “这一天原住民失去了一切” “对我们而言,这(加拿大日)是一个艰难的日子。”他略带激动地说,这一天是原住民失去了语言、文化、土地,失去一切的日子。 聆听过幸存者的故事后,记者前往利鲁厄特市政大楼与镇长布瑟(Peter Busse)见面。一坐下,他就雀跃地说著一个让当地原住民和不同族裔沟通融和、全面呈现历史的大计。 对于今年的国庆,布瑟说:“这是一个非常敏感的时刻,我认为要特别体贴原住民朋友的感受。近来所揭露的,是一段被隐藏的历史,原住民遭受非人道对待,所以这一年是特别需要体贴和敏锐于原住民的感受。” 要特别体贴原住民的感受 德国出生加国长大的布瑟更积极地说,“今年绝对是个转捩点”,要趁机推动教育,让原住民的遭遇也放进学校课程中,大家承认和明白这个国家的历史。“就如我们应该教导华人早期建设卑诗省的历史,我们也要教导关于原住民的过去”,“即使是新移民,每一个新移民都应该有机会去学习这些事实”。

原住民學校遺址數百個無標記墳墓 震驚聯邦政壇朝野

 【加拿大都市网】萨省原住民寄宿学校遗址发现751个无标记坟墓,事件震惊联邦政坛朝野。 总理杜鲁多周四表示,得知在萨省一所前寄宿学校遗址发现数百个无标记坟墓后,他“极度难过”,并承诺要为原住民社区提供支持,以揭露这些可怕的错误。 在萨省Cowessess原住民部落酋长德洛姆 (Cadmus Delorme)周四宣布这一发现之后,杜鲁多随即发出声明说:“我为Cowessess原住民部落和加拿大所有原住民社区感到心碎。” 声明指出:“任何儿童都不应该被带离家庭和社区,剥夺他们的语言、文化和身份。” 杜鲁多表示,玛丽瓦尔原住民寄宿学校(The Marieval Indian Residential School)和卑诗省甘碌市(Kamloops)的调查结果是“更大悲剧的其中一部分”。 他说,原住民一直在面对系统性种族主义、歧视和不公正。“我们必须承认这一事实,吸取历史教训,共同走和解的道路,这样才能建立更美好的未来。” 杜鲁多承诺,政府将继续为全国的原住民社区提供他们需要的资金和资源。 联邦原住民服务部长米勒(Marc Miller)周四发出推文称:“这是一个经常被否认的真相,不能再这样了。” 联邦原住民关系部长贝内特(Carolyn Bennett)则形容萨省的新发现是“悲惨和毁灭性的”消息。 联邦保守党党领奥图尔(Erin O'Toole)也发出推文,呼吁联邦政府迅速采取行动,落实真相与和解行动呼吁的相关条款,为失踪儿童家庭提供协助、治愈创伤。 联邦新民主党(NDP)党领驵勉诚(Jagmeet Singh)指事件为种族灭绝,加拿大必须承认真相。他强调,和解不是要转移视线,而是需要正义。 V05 图片:杜鲁多强调,任何儿童都不应该被带离家庭和社区。加通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