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19年02月19日 星期二 22:52:13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03
dushi_top_nav_04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8
Home Tags 士嘉堡,路边停车,告票

Tag: 士嘉堡,路边停车,告票

路边停车证取消 士嘉堡居民为躲告票半夜起身挪车

■Ioannides展示她最近接获的违例泊车告票。 Metroland   多伦多市政府多年来不再向士嘉堡区发出路边停车许可证,很多居民饱受告票之苦,只好半夜起床移车。市议员为阻区内日渐增多的分租屋,车道边缘(Apron)也不准停车。居民及部分市议员要求放宽规定,但一直不得要领。 市府抄牌员被葛顿径(Courton Drive)的居民称为“午夜追踪”(Night Stalker)。居民Jannnett Ioannides说,该区是抄牌员的热点,他们以粉笔在街道上的汽车轮胎画记号,3小时后再折返抄牌。 她一家4口有4辆汽车,但车道只能够停两辆汽车。她说,家中4名成年人全部有工作,对社会和经济有贡献,却被市政府陈旧和不合理的附例粗暴惩罚。她为了每日凌晨2时半到3时起床移车,而导致经常失眠。不少邻居也同样深夜移车,以规避多伦多路边停车3小时的市政附例。 市府原意打击分租屋问题 她说,唯一解决方法是申请路边停车许可证,但几乎整个士嘉堡被划为禁区(Exclusion Zone)。自2009年以来,市府未有在士嘉堡批出任何路边停车许可证,即使是有外地的亲友到访,也不获批准。 Ioannides曾经展开另类的“邻里守望”(Neighborhood Watch)行动,在深夜擦去抄牌员画在轮胎上的粉笔记号,然后在挡风玻璃上放传单通知车主。 近日收到大约20张停车告票的Dan Salvatore说,幸好有邻里守望才令他的告票数量不致于多得太恐怖。他说,抄牌员有时很狡猾,根本没有画记号便直接开告票。 另一名邻居Russel DeZilva认为,抄牌员是刻意针对该条街道。他说,市政府不批发临时路边停车许可证,外地到访的亲友被迫支付罚款是绝不公平。 有市议员要求放宽规定,容许居民申请路边停车许可证,但有市议员担心会令区内的分租屋(Rooming House)问题恶化。 士嘉堡区也禁止在车道边缘停车。车道边缘是指行人道至马路之间的地带,该段车道和草坪属市政府拥有。有议员认为,恶例一开将不可收拾,要求扩阔车道甚至在草坪上停车的申请将蜂拥而至。
X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