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19年02月21日 星期四 14:45:51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03
dushi_top_nav_04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8
Home Tags 多伦多希腊城枪击案

Tag: 多伦多希腊城枪击案

希腊城枪案凶手“将女子踩在脚下,连开4枪”

图片来自警方本网综合报道,9月20日星期四,多伦多希腊城枪案的警方文件被启封。文件显示,案发当天, 警方走近凶手Faisal Hussain的尸体时,听见Hussain身上有手机在响,电话接通后,警方听见Hussain父母焦虑的声音。7月22日,Faisal Hussain在多伦多Danforth Ave开枪射杀了10岁的Julianna Kozis和18岁的Reese Fallon,致13人受伤,并最终对自己头部开枪自杀。据CP24消息,一名警官走近Hussain尸体时听见手机在响,屏幕上显示“家”。调查员说:“现场警察接听了电话,并与Hussain的父母交谈。”此外,Hussain的哥哥告诉警方,事发后在新闻上看见疑似弟弟的照片,还立刻给弟弟发短信让他“在家待着”。枪手“将女子踩在脚下,连开4枪”据CTV消息,文件显示,事发时,枪手“将女子踩在脚下,对她连开4枪”。文件还证实,一名居住在Danforth夹Bowden的男子告诉警方,当晚10点以后,他正走在路上,突然回头看见了枪手,枪手对他说:“别担心,我不会开枪杀你。”男子告诉警方,他当时用嘲讽的语气回了一句“谢谢”。几秒钟后,目击者告诉警方,他听见Hussain大喊:“滚开!”并看到他对从7 Numbers餐厅出来的客人们开枪3次。警车追来时,男子表示,枪手对警车开枪至少2次才逃跑。“他形容,男子一边笑一边开枪,”文件上写道。枪案当天下午,Hussain曾去见过哥哥枪手的哥哥表示,案发当天下午2:30左右,看见弟弟Faisal回家了。枪手的哥哥告诉警方,母亲让他劝弟弟“振作起来,结婚”,并寻找生活的方向。哥哥表示,虽然Faisal平时都比较听他的话,但这次他只是重复的称自己是个“智障”,并在谈话中途跑去阳台抽烟。哥哥离开家的时候Faisal还没有出门。随后,Faisal的父亲告诉警方,Hussain拿着一个肩包出了家门,临走时还说了再见。父亲表示,他当时“没有哪里不对劲”。枪手的哥哥还表示,在走后两年里Hussain没有什么真正的朋友,Hussain的父亲曾经强迫儿子和他一起去附近的清真寺做礼拜,但他不虔诚,对宗教似乎也没兴趣。母亲表示,Hussain总是在晚上出去散步,但她不知道他都去了哪里。她说,Hussain从来不谈论枪支,但哥哥告诉警察,Hussain在年轻一点的时候对枪特别感兴趣。枪手的母亲还透露道,Hussain有一个心理医生。枪手几年前与父亲一起去过巴基斯坦文件上写道:Hussain的父亲曾在几年前,带Hussain一起去了趟巴基斯坦。他的父亲在文件上说道:“Faisal在旅途中很开心,甚至不太想回来,因为那里(巴基斯坦)的人不干涉他。”探员Bobbi-Jo McKillop在文件中表示:“父母似乎是Faisal唯一的伙伴,但就连他们也不太了解他,不知道他都在做些什么。”(智苏编辑)

杜鲁多出席葬礼悼法伦 不排除多伦多将禁止枪支买卖

■■总理杜鲁多前去丹佛区案发现场附近献花哀悼。加通社 希腊城枪击案两名死者的葬礼均在周一举行,总理杜鲁多(Justin Trudeau)亲自参加18岁少女法伦(Reese Fallon)的葬礼。面对外界忧虑枪枝暴力问题,杜鲁多表示,政府将研究其他国家的最佳做法。 多伦多市议会敦促联邦政府在多伦多市禁止手枪买卖,并要求安省将多市销售手枪弹药列为非法。被问到联邦政府是否考虑禁枪时,杜鲁多表示不排除任何可能。他说:“我们正多方研究考虑,会着眼于长远作出正确的决定,而不只是短期的。” 杜鲁多提到:“我们正在研究其他国家的做法,寻找最好的证据和数据以便做出正确的决定,确保我们市民和社区未来的安全。” 警持续调查凶嫌犯罪动机 联邦保守党公共安全评论员包胡斯(Pierre Paul-Hus)则表示,保守党将等著检视手枪禁令的细节,他说支持针对犯罪分子采取措施,而不是守法的射击爱好者的枪枝。 两名从未谋面的女孩,人生却在同时走到一个终点。18岁法伦的葬礼在士嘉堡(Scarborough)举行,现场约有500人参加,除杜鲁多外,还有多伦多市长庄德利(John Tory)等要员。10岁的柯思伊斯(Julianna Kozis)的葬礼则在万锦市(Markham)的St. Panteleimon Greek Orthodox教堂举行,亲友们纷纷表达思念与祈祷。杜鲁多并且到事发附近的多伦多社区公园Alexander the Great Parkette,为枪击案死伤者献花。 警方调查的脚步没有停歇,多伦多市警总长桑德斯(Mark Saunders)表示,还需要更多时间调查案件,希望厘清犯案者胡辛(Faisal Hussain)的具体动机与凶枪背景。 胡辛的父母在案发后曾表示,胡辛患有严重的精神问题和心理疾病,桑德斯质疑多伦多心理健康系统有漏洞需被解决,要从多角度探索才能更有效预防枪械暴力。 “枪枝暴力未激增” 研究指分布地点转移 多伦多大学的司法改革研究人员威尔莫(Claire Wilmot)通过对多伦多的枪击案件统计数据进行深入分析,得出了一个意外的结论,即所谓枪枝暴力在数量上并没有“激增”,而是在地点分布上有所转移,过去一向高犯罪率的社区,枪击案甚至不升反降。 这篇发表在《多伦多星报》上的文章称,多伦多最近发生的一连串枪击事件,导致许多人称该市正处于枪枝暴力“激增”之中,而且是以十多年来前所未有的势头出现。但数据则讲述了一个更复杂的故事。 高犯罪社区枪案不升反降 从今年1月1日至7月23日期间,多伦多警方记录了228宗枪击事件。2016年7月底截止有208宗枪击案,2017年同期则有205宗。换句话说,自2016年以来,枪击事件的数量增加了10% ,这还谈不上“激增”。 那么是什么加剧了人们恐慌情绪的上升?一个解释是,今年枪击事件更为致命。虽然媒体很快强调,枪击死亡人数比去年增加了70%,但当我们将2018年与2016年进行比较时,这一增长率仅为16%。 更有可能的解释是,枪击事件在全城的地点分布发生了变化。包括肯辛顿市场、大学街、里士满街和士巴丹拿社区在内的52分局辖区,枪击案比2016年增加了250%以上。这些社区在历史上鲜有枪击事件;相反地,自2016年以来,历斯代尔(Rexdale),珍街(Jane St.)夹芬治大道(Finch Ave)地区,以及罗伦斯高地(Lawrence Heights)等社区的枪击事件数量下降了40%。 上月,有警方人员公开指摘枪击事件的增加,是由于“高犯罪”街区的盘查限制。 作者认为历斯代尔、罗伦斯高地,以及珍街夹芬治大道区的居民是被盘查率最高的。如果归咎于盘查限制,不应该是这些社区的枪击事件会增加吗? 最近,多伦多市议会批准800万元用于解决枪枝暴力问题,其中740万元用于执法和监视活动,仅100万元用于投资在解决暴力根源的社区项目,还部署了额外的警力巡逻高风险社区。 道德恐慌削弱警民互信 警方尚未透露将在何处进行额外的执法和监视。但作者猜测所谓的“有风险”社区应是指历史上多伦多枪枝暴力比例较高的社区,但事实上这并未对应近期的现实。 历斯代尔、罗伦斯高地,以及珍街夹芬治大道区的枪击案的相对下降,并不是说这些社区今天比以往更安全,而是这些社区继续遭受最多的枪击事件,并且不成比例的受到犯罪和暴力的社会经济驱动因素的影响。 作者认为在考虑如何最好地应对多伦多枪枝暴力时,大家必须认识到,市中心区域枪击事件的可见性增加,可能会引发一种道德恐慌。迄今为止,对今年枪枝暴力问题的误诊已经导致了严重的反应,有可能进一步削弱警察与社区成员之间的信任,并危及公众安全。

男子回忆10岁女孩中弹死亡全过程:“所有人都试着救她,但她慢慢失去意识。”

加通社图 据加通社报道,枪响时,Md Ashaduzzaman正在希腊城一家餐厅厨房里上班,片刻后,尖叫声四起,其中有一名女子请求人们救救她的女儿。 Ashaduzzaman赶到餐厅,发现原本坐在Caffe Demetres窗户边的10岁女孩Julianna Kozis大腿中枪,正在严重出血。他抱着她,试图让她保持清醒,直到最后急救人员把她带走。 两天之后,他才听说Julianna是Danforth枪案的死者之一。Ashaduzzaman表示,自己一直难以相信。 “我以为她不会死,”他说,“我觉得好累……我很惊讶。” “我抱着她,看着她, 告诉她:保持清醒,会没事的,看着我,”他说,“我试图唤醒她,她却慢慢失去意识。” 另一名看起来像是Julianna父亲的男子也中了枪,Ashaduzzaman表示,那个男子躺在地上,腿无法动弹,Julianna的哥哥坐在旁边,显然受到了惊吓。 “所有人都在哭,所有人都很害怕。” 今天傍晚,多伦多希腊城各餐厅、店铺的雇员们预计将集体默哀。 Ashaduzzaman在枪案发生后还从未回到希腊城,他说,不知道自己是否会参加,但他希望Kozis家人知道,已经尽全力救助Julianna。 “所有人都试着救她。”他说。 (智苏编辑)

案发时,她在店里照顾两名中弹伤者,却因此面临巨额清洁费用

HuffPost视频截图据HuffPost报道,多伦多希腊城一名店主因在枪案时在店内帮助照顾两名伤者,现面临巨额清洁费。市长庄德利的一位发言人表示,市政府正试图联系该店主,帮助她重新开业。Tanya Wilson说,星期天晚上10点Danforth大规模枪案发生时,她在自己开的纹身店Skin Deep纹身工作室内帮助了两名身中枪伤的受害者。她表示,当时,她正准备离开商店,突然看见一位母亲带着儿子冲进她店里,尖叫着说“枪”什么的。“她们十分惊狂,”她告诉CP24。当发现这两人已中弹后,Wilson把他们护送到工作室内,并锁门关灯。据Wilson,两名受害人告诉她,当时正走在街上,突然一个男人说:“别该死的挡我的路!”并朝他们开枪。Wilson让两人坐下,并用止血带给他们包扎了腿部。然而,Wilson的纹身店到处是血迹。由于纹身店有非常严格的卫生规定,Wilson必须先找凶案现场清洁专员将店铺彻底清洁后,才能重新开业。清洁费预计至少$7000元。Wilson在Facebook上表示,自己没有能力负担清洁店铺以及更换毁损设施的费用。她的朋友Jay Tee在GoFundMe网上发起募捐求助,目前也筹到$5400元。多伦多市政府表示,由于是犯罪造成的毁损,该店铺的清洁必须由警察管辖。多伦多警方一名发言人表示,警方不会支付Wilson的费用,因为毁损不是由警方造成的。纹身店每年都会接受严格的卫生检查。政府发言人Deborah Blackstone告诉HuffPost,多伦多公共卫生部会在Wilson店铺重新开业前,先检查店内卫生。Wilson的朋友Tee表示,募捐得到的金额距离帮助Wilson偿付损失费用还差得远。“我认为她做了这么一件大善事,真不应该由她负担所有的损失。”Tee写道。(智苏编辑)

为助希腊城枪案受害者 多市政府成立官方基金

多伦多基金会官网截图据iheart电台报道,为帮助Danforth希腊城枪案受害者和幸存者,多伦多市政府成立了官方基金。四月Yonge街货车撞人案发生后,官方成立了Toronto Strong专项基金,如今官方在此基础上又创立了一项新的基金分支。新基金会确保以透明并负责的方式收集来自各方的支持,并分发给枪案受害者及其家属。有兴趣的朋友可点此捐款。
X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