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19年02月19日 星期二 08:10:22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03
dushi_top_nav_04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8
Home Tags 大学生活

Tag: 大学生活

大学“冷暴力”:室友建了一个没有我的寝室群

图片来源:花瓣网@Lazycattp   前两天,后台收到了一位读者留言: “我被宿舍的人排斥了,任何挽救的方式我都试过了,但没有用。我想换宿舍,可是学校不允许。我在宿舍像是空气,明明一直存在,但没人会理我。”     01 其实,这种感觉我还真的有经历过。 有人把这称作“大学冷暴力”。就好比三个人一起吃饭,你不想对面一个人太孤独,你刚要过去陪她,可她又挪到了你的位置。几个人一起走路,你只不过蹲下系了个鞋带,可是一起身,人家已经甩了你十几米。 大学最冷的冷暴力,无疑来自于最熟悉你的室友,来自于你感到最放松的寝室。 我确实讨厌那种感觉,好像无形中被泼了一盆冷水。本来在走廊里还能听见宿舍里嘻嘻哈哈,推开门笑嘻嘻地问她们:“聊什么呢这么开心?”,然而所有人都突然鸦雀无声。 或者,有人和我说了更可怕的一种情况:虽然你在寝室群里,但是她们偷偷建了一个没有你的寝室群,而且平时只在那个群里活跃。      02 大二换寝室,我和好朋友雨欣分在了一个寝室。我也没想到,明明很开心的事情会变成那样。 雨欣是一个很爱玩的姑娘,每天晚上要疯到十一点多钟回寝室,早上还五点钟起床化妆。对于神经衰弱、一直早睡早起的我来说,这实在是难以接受。 但是最可怕的不是早出晚归,而是她在休息时间还在寝室里发语音,拿东西发出很大噪音,就连睡着了也一直打呼噜,雷打不动的那种。 我的性格一直是直来直去,有什么说什么的那种。况且雨欣的生活方式的确会很影响其他人的休息、生活。所以,趁雨欣不在的时候,旁敲侧击地问了一下其他室友是否介意,我们可以一起和雨欣商量。不过,她们都是晚睡晚起睡得很沉的人,雨欣并没有对她们造成很大影响。所以,我决定晚上找雨欣聊一聊。 让我没想到的是,还没等我和雨欣说这件事,她们就告诉雨欣说我在寝室里说嫌她太吵。 可是她们为什么这么对我,我有什么错吗?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生活方式啊。   03 也许,只是因为那次询问让她们觉得我是一个喜欢背后说人坏话的人。也或许,她们一直就不太喜欢我。毕竟,早睡早起,平时泡在图书馆里的我和寝室里的其他人都不太像。 我和雨欣解释了来龙去脉,雨欣表面上说没关系,但我们之间再也不像从前那样无话不说了。 每天回到寝室,大家都一句话也不说,各干各的。只有收材料或者发通知的时候,才会僵硬地说几句话。 经常就是,一个人分零食给大家吃,却偏偏绕开我。上课前去占座,唯独不给我占。不管做什么,我永远是被孤立的那一个。 那段时间,我甚至有点害怕回寝室。每天一个人在外面游荡到宿舍锁门才回去。我甚至还幻想,她们会因为我的“尽量不去讨人嫌”而重新接纳我。   04 真正走出那个过程,花了我整整三年。也就是说,毕业之后,我才真正地接纳了我被室友孤立的事实。 我们都知道,这个世界上不会所有人都喜欢你。所以,遇到不喜欢你的人,大可不必放在心上。但是当不喜欢你的人聚成了一堆,还就和你住在同一屋檐下,又有几个人能真正做到不在乎呢? 但是作为“过来人”,我想说的是,如果被孤立了,一定要先从自身找原因。可以看看自己有没有做错与不妥的事,是不是哪里哪件事有更好的解决方法?但如果只是小孩子幼稚的勾心斗角,真的没必要放在心上。 “舍友”并不是一种了不起的生物,我们完全可以将宿舍当成睡觉的地方,睡醒就离开,回去之后就带上耳机。就把他们也当成“存在但不重要”的空气,自顾自地做自己的事。有时候,你越在乎她们的感受,越想讨好她们,反而越被孤立。 快乐是自己给予自己的,不是别人施舍的。所以我们不要因为她们的不喜欢,就失去了喜欢自己的能力。     大学的生活圈不是只有寝室,你还有各种机会去认识朋友,也有大把时间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既然“做什么都无法得到原谅”,那何不用接受他们讨厌自己这个事实来狠狠地diss回去? 沉默是最大的反抗,你迎合别人的样子,真的很丑。
X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