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06月27日 星期一 11:16:46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6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媒体

加拿大媒體工作者焦慮比率 是普通人的10倍

【加拿大都市网】一份新报告发现,加拿大新闻业从业人员正遭受“令人震惊”的工作压力和创伤。 调查表明,媒体工作者的精神健康症状发生率很高,69%的受访者表示焦虑,46%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正在与抑郁症搏斗中。 被正式诊断为焦虑和抑郁的媒体工作者人数分别为28%和21%,远高于普通公众中的加拿大人数量,后者的比率分别为2.6%和4.7%。换句话说,受访的加拿大媒体工作者中被诊断出焦虑症的比率是普通人群的10倍,被诊断出抑郁症的比率几乎是普通人群的5倍。 超过一半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曾遭遇网络上的骚扰和威胁,35%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曾亲身受到面对面的骚扰。 调查还表明,受到创伤对媒体工作者造成了损失,80%的参与者表示,他们因报导有关死亡、受伤和痛苦的故事而感到倦怠。 十分之一的受访者还说因为工作中报道的故事,甚至产生过自杀念头。 这份调查是由Canadian Research Insights Council所进行,从2021年11月1日至12月18日期间收集了1,251份自愿回复的意见,但因为是网络自愿填写性质,无法判断误差度。 v01

加拿大立法:谷歌臉書必須向傳統媒體支付內容費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将迫使谷歌(Google)、Facebook等科技巨头,为其平台上的新闻内容向传统媒体付费。 联邦自由党周二正式推出被称为在线新闻法案的C-18法案。一旦该法案成为法律,像Facebook和谷歌这样的平台,就必须为其信息流中的新闻内容,向原创媒体付费。加拿大电台电视及电讯委员会(Canadian Radio-television and Tele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简称CRTC)将决定那些新闻机构有资格可以分得一杯羹。 CRTC的标准包括,该机构是否根据所得税法,被视为合格的加拿大新闻机构。如果一家媒体机构不符合这一条件,他们仍然可以获得资格,前提是他们是提供原创新闻内容的私人或公共机构。例如,在2019年至2020年从联邦政府获得10亿元拨款的加拿大广播公司(CBC)也可以从C-18法案受益。 政府的数据显示,随着谷歌和Facebook吸走了80%的在线广告收入,去年已有450间私人新闻机构关门结业。 如果法案最终成为法律,数字平台将有6个月时间与新闻机构达成协议,或者向CRTC申请豁免。 联邦祖裔部长罗德里格斯(Pablo Rodriguez)周二重申了这一立场,并补充说,试图规避相关义务的数字平台将受到惩罚。这笔罚款可能高达1,500万元。 谷歌加拿大表示,仍在审视这一法案,以了解其影响。谷歌加拿大发言人斯凯利(Lauren Skelly)说:“我们全力支持确保加拿大人获得权威有效的新闻资源,我们期待与政府合作,以加强加拿大的新闻产业。”   Facebook的母公司Meta公关经理柯伦(Rachel Curran)表示:“我们正仔细研讨拟议的法案,并期待在更全面了解法案内容后,与相关利益人士接触。” v33

自由黨推動CBC「現代化」 減少公營廣播公司對廣告的依賴

【加拿大都市网】联邦自由党承诺在4年内投入4亿元,令加拿大广播公司(CBC)减少对广告的依赖,并确保这间公营广播公司的节目内容与私营竞争者更加有分别。 据《国家邮报》报道,本国广播监管机构加拿大电台电视及电讯委员会(Canadian Radio-television and Tele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简称CRTC)前副主席孟席斯(Peter Menzies)指出,“CBC一直扮演双面角色,只能算是一间半公营广播公司,一半时间它视自己为一间商业广播公司。我认为,如果我们要在未来几年,从对CBC的投资中获得价值,这种情况就必须结束。” 长期以来,私营广播公司一直认为CBC不应与他们竞争。加拿大广播业者协会主席德斯贾丁斯(Kevin Desjardins)称,CBC喜欢广告,但并不需要广告。他们有能力以某种方式扰乱广告市场,因为广告对CBC来说,并不像对私营广播公司那样,是商业模式赖以生存的命根。 至于数字领域的新闻,竞争不仅包括与其他广播公司,还包括与所有其他在线媒体。新闻业者和评论家们多年来一直反对CBC介入数字广告竞争。 联邦祖裔部长罗德里格斯(Pablo Rodriguez)去年底获得的任务授权书(mandate letter),要求他将CBC/Radio-Canada“现代化”,包括赋予CBC“新使命,确保它满足本国观众的需求和期望,并以独特的节目将其与私营广播公司区分开来”。授权书还要求罗德里格斯提供额外资金,以令CBC“减少对私人广告的依赖,目标是在新闻和其他公共事务节目中消除广告”。 孟席斯表示,自由党对CBC的计划是“一条真正值得寻求的途径”。他说,如果政府愿意,这是可以在一年内完成的事情,但也可以拖上10 年。他指出,在公开听证会一年后,CRTC仍未就CBC的执照更新作出决定。 当被问及政府计划如何推进CBC的现代化时,祖裔部长办公室未在截稿期限前作出回应。 根据CBC的年度报告,去年CBC获得了14亿元的政府资助。该公司一位发言人表示,其目前的广告收入“略低于2.54亿元”。 孟席斯指出,依靠广告会影响CBC的节目类型,令其更加关注主要观众市场,尤其是大多伦多地区。该地区如果被过度覆蓋,其他地区则覆蓋不足。而不依赖广告可以让一些地区被更多地覆蓋,例如北部地区。 他建议政府还可以让其他新闻机构免费使用CBC的资源,从而促进当地新闻运营商的发展。 广播业顾问阿什顿(Kelly Lynne Ashton)指出,关于CBC职责的辩论经常出现,包括在过去10年的多项国会委员会研究中。她说,辩论不断出现的原因是存在基本的脱节,因为政府一直要求CBC做更多事情,但却没有给他们更多的资金。    

美國又對我們使出一怪招,用意何在?

     美国务院认定5家中国主流媒体为“外国使团”,这个消息一大早就出现在美国主要的网站首页。   “加紧对中国大型媒体在美业务的限制”。跟踪此事的两位华尔街日报记者毫不遮掩,还没详述新闻细节,就道出美方真实目的:   这是华盛顿遏制中国在美影响“大战略”的一部分。   不用他们说也知道,给做新闻业务的媒体硬扣上外交机构的帽子,绝不是啥好事。   1.   确切的说,进入名单的是5家中国主流媒体的驻美分支。其中有新华社、CGTN(中国环球电视网),还有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中国日报》和《人民日报》海外版的美国海天发展公司。   美国务院18日公布这一“限制新政”,并且立即生效。   被列为外国使团后,就得遵循美国1982年颁布的《外国使团法》。其中规定了外国使馆在美运作方式,还有车辆牌照,提供签证、获取财产以及在刑事犯罪中的外交豁免权等。   但落实到5家中国媒体,主要就剩下了“报批”:   它们的驻美机构都须披露人员名单、雇佣和解雇决定,并向美国务院登记机构在美国租赁或拥有的房产。租赁或购买新的房产前,也须获得事先批准。   美国务院一名官员说,做出这个决定,是因为这5家媒体一直致力于做有利于中国党和政府的宣传。美国务卿蓬佩奥18日接受采访时也摆出同样理由,强调美国“早该这样做了”。   但就连一些美媒也提出疑问:   提升本国国际形象和话语权,不但中国媒体这样做,美国和其他国家媒体也都这样做啊。为何这时候专挑中国媒体动手了呢?   它们给出一些分析。其中一个原因是眼下的,因为今年是美国大选年。   美国一些议员和政府官员已开始“忧虑”,担心外国媒体机构对美国公众舆论施加影响。而这次他们尤其盯上了中国媒体。   这倒不足为奇。从上个大选年以来美国政客对RT等俄媒的指责,就知道他们疑心病有多重了。   另一原因,则与华盛顿这两年的其他一系列行动一脉相承。   指责中国学者和企业窃取知识产权,说孔子学院等教育机构传播有利于北京的观点,如此等等。美国一些极端鹰派对中国表现得“草木皆兵”,实际是在找借口升级对抗。   2.   美国上一次对中国用上《外交使团法》是去年秋天。   当时,美国务院要求在美中国外交官在与美国的州或地方政府举行会议,或正式访问美国的教育和科研机构时,都要提前获准。“旅行计划超出驻地半径25公里”,都要事先通知。   一位中国驻美记者这样描述这个规定的苛刻:   从华盛顿到马里兰州的一些中国超市,或弗吉尼亚的奥特莱斯,基本都超过25英里了。   现在又把这个法用在5家中国媒体身上,会有什么实质影响?   美国务院官员轻描淡写,说新政策只是“为了更多了解它们的业务”,不带有任何新闻报道方面的限制,所涉机构记者仍可以参加国务院新闻简报会等美国政府机构的活动。   但这话恐怕连他自己都不信。18日公布决定时,美国务院的两个“补充”更有信息量。   一是据此收集到的信息,“将与包括情报部门在内的其他美国政府机构共享。”   啥意思?就是盯上这些中国媒体后,可以像对待间谍一样,合理合法地对在美工作人员进行跟踪和调查。   一些美媒在报道中刻意加了一句话,“间谍通常使用外交掩护来掩饰自己在国外的存在。”它们理解的显然都很透彻。   二是,虽然把这些媒体纳入“外国使团法”管理范围,但却“不代表它们有任何外交地位”。   就是说,5家中国媒体在美工作人员不会享受外交豁免权相关的“好”待遇,反而在聘用什么人、在哪落脚以及赴美签证等方面,受到更严格限制。   18日消息出来后,很多人马上联想到之前美国对国外媒体使用的“外国代理人登记法”。   早在两年前,美国司法部就已根据这个法,要求新华社和CGTN在美进行“外国代理人”登记。而中国日报更是从1980年代开始,就按照“外国代理人”在美注册了。   这两年,美国一些人对俄罗斯媒体够“恨”了吧?但对RT这样的“俄媒旗舰”,也只是被要求进行“外国代理人”注册。   注册“外国代理人”后,主要是被要求申报和公开财务、人事和活动信息等。相对而言,“外国使团”的定性显然是种加码,显示美国政府对中国媒体的敌意上升了。   虽然越南新闻社几年前也被指定为“外国使团”,但美国主要媒体这次大都更加突出苏联:   冷战期间,塔斯社和《真理报》等大多数苏联媒体都在美国被列为“外国使团”。   这些美媒嗅出了这份“新政策”中,意识形态对抗的味道有多浓厚。   3.   美国务院的决定公布后,乔治亚州立大学助教玛丽亚•雷普尼科娃再次表达了反对:“我没看到任何证据,表明他们正在做任何邪恶的事,而需导致这种回应。”   据纽约时报说,这个新政策在华盛顿已经过多年辩论,但一直存在不少类似的反对反对声音,所以没决定下来。   但现在,美国政府里的极端鹰派决定不再等了。   在贸易、科技等各领域战线都已开打后,他们亟需开辟新的战线,维持对中国的施压态势。   带着这种心理,这些美国政客把事实和专业性都抛在一边,又摆出专横的样子。连谁是媒体谁不是媒体,都要他们说了算。   他们这么怕中国影响或所谓渗透?借用傅莹怼佩洛西的那句话:“你真的认为民主制度是如此的脆弱吗?   来源:补壹刀

加拿大財長莫奈訪華髮表演講 媒體卻都被拒之門外

■■莫奈周一在北京发表主题演讲,媒体被拒之门外。美联社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正在中国访问的联邦财长莫奈(Bill Morneau)周一在北京发表演讲,不过所有媒体却被拒之门外,而此前一天总理杜鲁多刚在法国巴黎强调新闻自由的重要性。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莫奈周一在北京出席加中贸易理事会(Canada China Business Council,CCBC)举办的晚餐会并发表主题演讲,不过主办方CCBC在晚餐会前拒绝了媒体参与报道的请求。 CCBC执行主席高诗如(Sarah Kutulakos)称:“在晚宴上发表讲话的中国官员要求不要向媒体开放。” 不过,高诗如在周二发出的一封电子邮件中,又声称该传媒禁令是个“误解”,并补充说中国官员没有“直接”要求把媒体排除在外,但她没有具体解释那是什么意思。 加拿大政府以及驻北京大使馆代表都意识到媒体机构被禁止参加晚宴。 莫奈办公室传媒秘书赫伯特(Pierre-Olivier Hebert)周二发出声明指,部长办公室关注有关媒体不被允许访问的报道。他表示,该决定并没有咨询或告知部长莫奈的办公室,因为相关活动事宜是由CCBC处理。 在此前一天,总理杜鲁多刚在法国巴黎发表演讲,强调新闻自由的重要性。

特朗普攻擊媒體惹眾怒 逾百家報紙將同時刊文譴責

■■《波士顿环球报》引领逾百家报纸,准备联手在16日同时登出齐声谴责特朗普的评论。 网上图片   《波士顿环球报》(The Boston Globe)号召全国报刊联手在16日发表社论,反抗总统特朗普长期以来对媒体的攻击,例如形容媒体是“人民公敌”等说法,初步已经有超过100家媒体响应,数目更有可能进一步上升。 综合CNN和《华盛顿邮报》报道,《波士顿环球报》以侦查报道闻名,每天发行量逾24万份,负责该报社论的副执行总编辑普里查德(Marjorie Pritchard)日前提议,一起用社论带出“针对出版自由的肮脏战争必须停止”的讯息后,截止11日为止已经有超过100家报刊响应,普里查德“预计参与的媒体数目未来数天会继续上升”。 多个新闻工作者组织,如美国新闻编辑协会(American Society of News Editor)、新英伦报纸及媒体协会(New England Newspaper and Press Association)等,都有散发有关消息,大报例如《迈阿密先驱报》和《丹佛邮报》等,以及多份地区小报都会参与。 普里查德呼吁同行团结起来为出版自由而战,而媒体的反应都势不可挡,“当中有大报参与,但主要都是规模较小的报章,全部都想站出来抵抗特朗普对新闻业的再三抨击。我们用字不尽相同,但至少我们都同意这样的攻击令人担忧”。 特朗普上任以来都多次批评主流传媒制造“假新闻”,使政府与传媒关系变得非常紧张,情况更有逐步恶化的趋势。CNN在特朗普上任一年之后,曾经计算出特朗普超过400次,以“虚假”(fake)来形容媒体或媒体的报道。《纽约时报》也曾报道,特朗普在总统专机“空军一号”看到电视机播放CNN的节目后怒不可遏。 除此之外,特朗普以“人民公敌”批评媒体的次数也愈来愈多,与记者对话的次数则愈来愈少,甚至限制记者发问的机会。特朗普最近一次攻击媒体是上星期在宾州的集会,他当时指摘媒体只会编故事,无视他在美朝和美俄峰会上取得的成绩,5日也曾经在推特大骂媒体大搞分裂和互不信任,批评媒体的行为可以引发战争。 面对特朗普的不友善态度,部分媒体评论员都促请驻白宫记者团结一致,记者也开始着手反击,例如上月有记者在简报室提出后续问题后,其他同行都欢呼喝采;CNN驻白宫记者科林斯(Kaitlan Collins)被禁止参与特朗普的活动后,其他媒体都为她挺身而出表达不满。 《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帕克(Kathleen Parker)认为,新闻界必须尽快向特朗普大声疾呼,因为特朗普虚夸的言论,可以引发外界发起更多针对记者的攻击,马里兰州老牌报章《Capital Gazette》6月底便发生枪击案,5名工作人员在报社内被杀死。帕克认为自己身为新闻工作者一分子,收到的“仇恨邮件比之前更恶毒,死亡威胁也变得更频繁”。 《华邮》执行主编巴伦(Martin Baron)也认为,报章报道总统消息不是敌视行为,即使换上民主党的希拉莉执政,报章也只会有相同处理方法,“我们不是要和政府对抗,我们只是在工作”。

利用職員鼓掌干擾記者提問 福特政府被猛批限制媒體

■■安省保守党政府被指利用图中职员鼓掌,干扰记者提问。加通社 综合报道   安省保守党被指利用职员,在新闻发布会上刻意集体鼓掌,干扰记者的提问,遭传媒猛烈抨击,省长福特(Doug Ford)被指花费公币却限制媒体发言。 据CityNews报道,福特和省司法厅长卡路莲(Caroline Mulroney)周四举行记者会,宜布拨款2,500万元协助市府抵制枪暴。至媒体提问环节时,竟有大批省府职员,持续鼓掌,打断记者提问。另外,媒体仅被允许提出4个问题。福特的发言人谢菲尔斯(Simon Jefferies)拒绝就有关限制作回应。 50个政府职员受薪出席 报道称,当时现场有约50位政府职员,等候近1小时至提问环节时猛烈鼓掌,记者会结束后,大部分职员迅速离去,回避回答是否有人指示他们出席记者会;但被问及是否领薪出席时,有一名职员说“是”。 卡路莲在面对媒体质疑时,含糊表示她未曾留意到鼓掌之事,并否认自己或他人指示政府职员如此。 新民主党省议会领袖比森(Gilles Bisson)抨击福特利用纳税人金钱限制媒体发言,为自己的利益服务。新民主党领贺华丝(Andrea Horwath)也曾指责类似事件称,限制媒体提问,是干涉公众对政府行为的知情权。 自从福特上任,记者会中媒体被限制只能发出5个问题,远少于前朝政府的规定。而福特在竞选期间,也曾用过鼓掌及其他伎俩,阻碍记者提问。

反感骨肉分離 不認同媒體公敵論 伊萬卡公然和老爸唱反調

特朗普大女儿伊万卡接受采访。网上图片 星岛日报报讯 总统特朗普的女儿兼白宫高级顾问伊万卡表示,“强烈反对”政府奉行“骨肉分离”政策,拆散无证移民家庭,也不认同父亲斥责媒体报道“假新闻”,而且是“人民公敌”的说法。 综合英国《卫报》和《每日邮报》报道,伊万卡2日出席新闻网站Axios在华盛顿举行的活动,接受长约45分钟的访问时,在多个敏感议题上与父亲唱反调。主持人首先谈到“骨肉分离”问题,指该政策对不少官员而言,是加入特朗普政府一年半以来“最糟糕的时刻”,伊万卡坦言,这也是她“最糟糕的时刻”,她“强烈反对”拆散移民家长和子女。 伊万卡并未进一步批评父亲的“零容忍”政策,只是略带激动地说,无证移民问题非常复杂,她和其他国民一样深受议题触动,毕竟自己也是移民的女儿,只是母亲以合法方式从捷克来美,她解释,美国是法治国家,不能助长影响儿童福祉的贩运行为。 “骨肉分离”政策施行期间,外界曾批评伊万卡和同样身为白宫高级顾问的丈夫库什纳,鲜有发声反对。特朗普6月签署行政命令终止政策时,自称是受妻女影响,伊万卡则在推特发文感谢父亲的决定。 至于“假新闻”的问题,伊万卡回答说,媒体对她个人有很多报道,虽然内容并非完全正确,但她不认为媒体是人民的敌人。 她在访问中还提及通俄调查,称自己没有接受过特别检察官穆勒的问话,并对2016年9月,特朗普竞选团队和俄罗斯人员在特朗普大楼的会面不知情。另外,她也说,不知何时会再开展服装品牌生意。外界认为,此举显示伊万卡似乎有意专心投入政务,辅助父亲执政。 特朗普同日稍后在推特为女儿唱反调的言论辩护,称伊万卡被问到媒体是否人民的敌人,她正确地回答了不是,因为占了媒体大多数的假新闻媒体,才是人民的公敌。特朗普一直炮轰主流媒体的报道偏颇对他不公,形容这些媒体都是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