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12月08日 星期四 20:49:26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29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孤儿

全球500多萬兒童因新冠失去父母 其中四分之三失去了父親

【加拿大都市网】一项新的研究表明,自COVID-19疫情开始以来,全球有520多万儿童失去了一位父母或监护人,其中四分之三的儿童失去了父亲,超过一半以上损失发生在2021年的六个月期间。 上周发表在《柳叶刀儿童与青少年健康杂志》(The Lancet Child & Adolescent health journal)上的研究还发现,与之前的14个月相比,2021年5月1日至2021年10月31日期间因失去照顾者而受到影响的儿童数量几乎翻了一番。主要照顾者被定义为父母或一个或两个有监护权的祖父母。次要照顾者包括与孩子一起生活的祖父母或亲戚。 研究人员查看了21个国家的死亡率和生育率数据,并对这些数据进行了推断。他们估计,每三个失去父母或照顾者的儿童中,有将近两个年龄在10至17岁之间,大约有210万人。另外50万儿童的年龄在4岁及以下,而74万儿童的年龄在5至9岁之间。在所研究的每个年龄组和地区,失去父亲的儿童比失去母亲的儿童多,这与数据显示COVID-19的男性死亡率高于女性的数据相一致。 该研究分析了2020年3月1日至2021年10月31日的数据,发现18岁以下儿童因父母或照顾者新冠死亡而受到影响的人数超过了归因于COVID-19的死亡人数。该研究的作者还认为,估计数字可能会大大低于实际数字。 资深作者、伦敦大学学院教授罗琳谢尔(Lorraine Sherr)在一份声明中说:“500万儿童因艾滋病毒/艾滋病而成为孤儿花了10年时间,而同样数量的儿童因COVID-19而成为孤儿只用了短短两年时间,”他补充说,这些数字还没有考虑到Omicron变体。 该报告指出,世界卫生组织新的死亡率估计显示,非洲国家COVID-19死亡率低报了10倍。 该报告称:“因此,在对这一漏报情况进行调整后,到2022年1月15日,受照顾者新冠死亡影响的儿童数量,全球最低估计数字达到了670万。” 研究人员发现,所研究的国家在孤儿总数方面存在巨大差异,德国失去父母的儿童人数最少,而印度则最多。秘鲁和南非的估计孤儿率最高,秘鲁为每1000名儿童中有8.3人,南非为7.2人。 数据还显示,孤儿人数的增加与病例的激增有关,研究人员表示,加速疫苗的获取对于保护受影响最严重地区的儿童至关重要,但这些地区的疫苗接种率也是最低的。 除了悲痛之外,该论文还指出了失去父母或照顾者的长期影响。儿童还可能经历照顾不周、幸存父母的情绪变化、食物和住房不安全,以及家庭解体,强调需要为受影响儿童提供即时和持续的支持。 研究报告写道:“青少年面临孤儿后的风险……包括性暴力、剥削、艾滋病毒感染、自杀、童工、青少年怀孕、与家庭分离、家庭贫困,以及为了照顾弟弟妹妹而辍学。” 然而,研究人员说,这项研究有一些局限性,由于不同国家的报告系统,质量程度不同,受父母或照顾者死亡影响的儿童实际人数无法准确测量。他们建议,应该为未来的疫情应对措施建立一个能够更好地追踪这些死亡的系统,以便更迅速地应对儿童的需求。(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pixabay) (ref:https://www.ctvnews.ca/health/coronavirus/more-than-five-million-children-globally-lost-a-parent-to-covid-19-study-suggests-1.5799310)

悲劇!父母雙雙在BC泥石流中喪生 2歲女兒成孤兒…

【加拿大都市网】BC省遭遇暴风雨等极端天气引发泥石流,一位两岁女孩的父母因为灾情丧命。为这个可怜的女孩而设的捐款目前已筹集数万元。 据Mirsad和Anita Hadzic的老朋友Ali Azodi说,风暴袭击该省时,Mirsad和Anita Hadzic在99号公路上开车时不幸丧命。 他说:"Mirsad和Anita都是善良的人,慷慨而有爱心,他们一直支持他们的朋友,最重要的是,他们是很好的父母,愿意为他们的女儿做任何事情。许多深爱他们的人都非常悲痛。" 他已经设立了一个GoFundMe页面,以帮助Mirsad和Anita的两岁女儿,她目前由其他家庭成员照顾。 根据该页面,所有收益 "将用于抚养Mirsad和Anita的女儿和她之后的花销"。 截止到现在,该基金的数额达到105,000元,已经超过原本的目标80,000元。 在整个BC省,由于大量的山体滑坡、大范围的洪水和紧急疏散继续蹂躏着该省,恢复工作仍在继续。 紧急状态仍然有效,BC省部分地区的非必要旅行受到限制,并有命令限制人们在加油站每次最多只能加油30升,以试图防止囤积。   编译:森森 图源:GoFundMe 参考链接:https://www.narcity.com/vancouver/2-year-old-girl-in-bc-has-been-orphaned-after-both-her-parents-were-killed-in-a-mudslide

男孩喪母成孤兒 坊間鼻酸百人求領養

■郑瑞昌举著母亲的遗像向村民下跪致谢(图)。互联网 ■村民帮忙抬起棺木(图)。互联网 ■有些人在葬礼上频频抹泪(图)。互联网 本报讯 山西省忻州市五台县潘家峪村的7岁男孩郑瑞昌的母亲去世,早年丧父的他便成为孤儿。在全村村民的捐款下凑够了安葬母亲的费用,21日遗体下葬前,他手举母亲的遗像,在寒风中披麻戴孝,跪在冰冷的地上向全村老少嗑头致谢,让人看了鼻酸。瑞昌的悲惨经历在网上传开,来自各地的热心人赶去看望瑞昌,为他送去衣物和玩具。此外更有来自北京、上海多地的人想收养他,其中还包括来自英国、法国、日本等华裔,达百余人,不过目前领养者还未确定。 郑瑞昌原本出生在一个幸福的家庭,父亲外出打工挣钱养家,母亲在村里种地务农带孩子,一家三口聚少离多,日子过得清贫倒也其乐融融。两年前郑瑞昌的父亲打工时因煤气中毒身亡,妈妈为了料理后事,花光家中积蓄,还欠下不少债,不过她很能吃苦,拚命工作让家里的债务一天天减少,生活也逐渐步入正轨。没想到日前妈妈突然去世,让郑瑞昌成了孤儿,家里穷得连下葬的钱都没有。 他的遭遇很快在村里传开,许多远在他乡的村民听闻后专程赶回来帮忙,虽然乡亲们并不富裕,还是东凑西凑,尽自己所能捐钱让孩子能下葬妈妈。他的大伯郑金明表示,“有位老人102岁了,还捐50元,这一家身体都不好,还用玉米换钱”,还有十几岁的孩子也加入捐钱行列,几天下来收到1.4万元捐款。 出殡当日一早,全村的村民都来了,郑瑞昌家门口的花圈一个接着一个送来,全都是村民凑钱买的,就为了让他妈妈走的风光。当棺材被抬走时,他在大伯的指引下跪在地上,向在场的全村村民磕头,谢谢他们的帮助,让乡亲们在寒风中红了双眼,最后把长跪不起的他扶了起来。 “娃的爷爷奶奶早就没了,姥姥姥爷已经八十多了还有病。”小瑞昌的大伯郑金明说,在村子里,他是孩子唯一的亲人。郑金明事还说,“他跟着我吃喝不用愁,可是我年纪大了,身体不好,更没啥文化,他的教育该怎么办?”希望有好心人能收养侄子,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 消息传开后,截止24日,郑金明接到近2000个电话,未接来电1800个,有上百通来电者表示想收养瑞昌,更有英国、法国、日本等华裔打来电话,其中大半想收养孩子。还有上海、河北等地的网友连夜赶到潘家峪村看望小瑞昌,截止目前来村里看望孩子的多达上百个家庭,他们送来吃的、食物好友玩具,目前小瑞昌的心情还算稳定。 姥爷大伯产生分歧 或对薄公堂 关于郑瑞昌被收养一事,孩子姥爷目前已经初步选定3位山西省内的热心寄养者,可大伯郑金明一心想把侄儿送到外省甚至国外,两人产生严重的分歧。对此,郑金明已经咨询律师,誓要夺回监护权。 小瑞昌姥爷介绍,12月22日,女儿出殡的第二天,他领着外孙到县里办理了转移监护权的手续,可二位老人年事已高,不具备抚养外孙的能力。“目前比较满意3个领养者,是太原和忻州市里的,有老师有工人。”小瑞昌姥爷盘算著,让外孙分别和3个家庭生活一段时间,最后定下来。姥爷希望,外孙寄养在领养者家中,等成人后让孩子定夺。 而小瑞昌的大伯却另有想法,郑金明说,想收养孩子的既有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的好心人,还有定居美国、日本等地的海外华人。“留在山西孩子难免触景生情,为了孩子好,我希望孩子完全换个环境,哪怕以后和我不联系。”郑金明说。 得知了孩子姥爷强烈态度后,郑金明正在咨询律师,誓要夺回监护权。“直接让领养,让孩子彻底融入新的家庭,享受父爱母爱。如果只是像孩子姥爷说的,将孩子托付家庭资助抚养,并不能让孩子彻底融入新家庭。”郑金明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