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09月29日 星期四 08:03:19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29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安省医院

安省醫院女廁發現偷窺手機 警方拘捕一名男性保安員

【加拿大都市网】Ajax Pickering医院女厕发现隐藏一部可用作拍摄的手机,警方拘捕一名男性保安员。 一名在Ajax Pickering医院工作,不愿公开姓名的人员,向CityNews表示,在医院大楼内发现有隐藏摄录装置后,医院内一名保安员被捕。 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该个摄录装置隐藏在医院的4楼女员工洗手间内。 Lakeridge Health发言人Sharon Navvaro证实这事件,强调所有团队成员及病人的安全,以及保障私隐,均是该机构的首要任务。 Navvaro发声明,表示:“今天,我们意识到在我们的Ajax Pickering据点的洗手间内,发现了一个摄录设备”;“杜咸区警队立即获得通知,由于警方已展开调查,故现阶段没法提供任何进一步细节”。 杜咸区警队则发声明,表示已拘捕一名23岁男子Steven Medard。 警方指出,在医院女员工洗手间的水槽下方,发现一部手机,而该部手机是属于被捕的医院工作人员。 被捕男子Medard现要面对偷窥的指控,现已获得保释。 警方表示,该部手机已被没收用作证据,除此之外,没有找到任可隐藏的摄录装置。 (图片:CityNews) T02

安省醫院不跟政府政策 3月份進醫院仍要疫苗證明

(■■安省的疫苗证明措施将于3月1日停止,进入一些公共场所毌须出示证明,但在一些医院仍会继续该措施。加通社) 安省的疫苗证明措施将于3月1日停止,进入餐馆、健身室和一些公共场所毌须出示证明。但省内一些医院仍将继续执行该措施,认为疫情还未完结,有需要保护病人免受病毒感染。 加通社查访省内10多间医院,会否在3月同样停止疫苗证明措施,所有回复表示不会。其中剑桥纪念医院总裁嘉士坚(Patrick Gaskin)说,疫情还未完结,目前,医院内部有进一步的安全措施,并向病人保证每名护理人员都接种疫苗。 嘉士坚指出,虽然企业可以选择3月1日自行保留疫苗证明措施,但医院情况截然不同,需要照顾病人。人们可以选择是否前往餐厅,健身室可以保持一些社交距离,但病人不能这样做。 放宽影响需由院方处理 有众多医院的访客也需要接种两剂疫苗,医院也对疫情期间容许探访的人数加以限制。嘉士坚认为,这不是一项轻而易举的政策,因为这个要求不是原有的营运理念。当设立措施时,确实将人们排除在外。不过,会在合适的时机撤除。 晓伦珀斯医疗联盟(Huron Perth Healthcare Alliance)总裁威廉斯(Andrew Williams)称,病人能够接触到亲人甚为重要,但在医院保持安全的环境同样重要。安省西南部有4间医院属于这个医疗联盟,要求病人家属和护理人员接种两剂疫苗,目前仍然保留这项措施。 威廉斯说,先观察重启后如何影响医院的情况,并且重新评估未来推行的所有政策。由于放宽公共卫生措施,院方需要处理所带来的影响。 自行实施强制疫苗政策 安省医院联会(OHA)总裁道尔(Anthony Dale)在声明中指出,大部分医院自行实施强制疫苗接种政策,该会希望这些政策能够继续下去。其实,省内医院雇用医护人员时要求对方出示对某些传染病的免疫力证据,例如麻疹﹑风疹,水痘和肺结核等。 该声明又指,不应对新冠疫苗措施采取不同的方法,接种疫苗有助保护各人的安全,包括在医院的病人及其他医疗保健机构。 目前,SickKids病童医院﹑大学医疗网络(University Health Network)﹑渥太华医院(The Ottawa Hospital)﹑咸美顿医院(Hamilton Health Sciences)﹑Queensway Carleton Hospital﹑Bluewater Health﹑Chatham-Kent Health Alliance,伦敦医疗科学中心(London Health Sciences Centre)和圣玛莉全科医院(St. Mary's General Hospital),仍然强制职员接种疫苗。星岛综合报道

安省入院人數飆升 醫院可能被迫再削減服務

(■■新冠患者入院人数不断上升,医院或被迫再削减服务。加通社资料图片) 有医生警告,新冠患者入院人数不断上升,故预见综合医院会进一步减少服务;另外,即使征状轻微,医院亦要不断接收新冠患者,且要住院数天,她强调,这样下去是不可能的。 多伦多Humber River医院急症科医生Tasleem Nimjee表示,Humber River医院已经“十分紧张”,新收新冠患者十分多,每天平均新收20人;她表示,再这样下去是不可行的。 Nimjee医生表示,若果患者突然激增,医院运作及提供的援助能力可能会变得十分紧张。 入院病人两周飙升6倍 她表示,安省的医院正以惊人速度收新患者;根据安省政府的数据,2周前有480名新冠患者住院,到周二(10日)已上升至3,220人。 Nimjee医生表示,住院人数激增下,医院已经使用了“系统中所有杠杆来尝试创造能力”,但结果无济于事;她表示,现在可协助医院的是“注入或增加”医护人员,例如军方的协助。 Nimjee医生警告,加拿大人应该有心理准备,医院服务会进一步减少;她表示,不幸的是,已经看到手术量大减。 Nimjee表示,整个医疗系统都感受到压力,不单影响医院工作的医护人员,救护人员亦受到影响。 她表示,Omicron变种病毒对全国已造成影响,故Omicron引起的疫情,将变得更加困难。 她指出,若果多个省份均要求军方支援,根本没有足够军队来协助每间医院,这可能导致医院的护理服务受影响。 Nimjee医生表示,有越来越多人已经接种2剂疫苗,虽然感染后出现的征状不如未有接种疫苗的人严重,但仍要住院数天。 她表示:“这便是挑战所在,因即使病人已接种2剂疫苗,但医院仍然要接收。”星岛综合报道

安省新冠入院人數飆升 病床不夠用未來幾周將出現可怕情況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医院协会负责人说,随着更多工作人员因COVID-19而被迫离职,以及因新冠而入院的人数攀升,安省医院的压力预计将在未来几周内恶化,并称这是一个可怕的情况。 截至周四,安省医院里有2279名COVID-19患者,而两周前只有440名。病床正在迅速填满。 本站相关报导:安省周五新增11899例确诊 死亡爆增43人! 安省医院协会主席戴尔(Anthony Dale)说,虽然重症监护病房300名COVID-19患者与第三波疫情高峰时相形见绌,当时有900名患者在重症监护室,但这并不意味着卫生保健工作者可以轻松。 “我们仍然有非常、非常多的病人。我们仍然有非常多的人被送进重症监护室,”戴尔说。“我不知道上限会在哪里。” 此前在12月31日,当有1144人因COVID-19而住院时,安省卫生厅表示,包括重症监护病房(ICU)在内的总体急性病床容量为2万张,有1.8万张已经被占用,包括略高于2000张的重症监护床位。 戴尔说,随着COVID-19病例数的不断增加且上升速度如此之快,以至于在图表上看起来像一条垂直线,住院率也会如此。 由于越来越多的医生、护士和其他工作人员因感染或接触到病毒而不得不隔离,医院内部的情况变得更加复杂。 戴尔说,他的组织没有记录员工请假的数量,但许多医院都报告说,由于COVID-19,出现了大量的缺勤,一些医院已经开始做出艰难的决定来适应。 例如,尼亚加拉卫生部门“考虑到第五波疫情的强度和集中应对的迫切需要”,暂停了对工作人员的疫苗接种要求。 他们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当我们在2021年10月实施强制性COVID-19疫苗接种计划时,没有预料到Omicron的变种。” 尼亚加拉卫生部门还暂时关闭了一个紧急护理中心,以便将工作人员重新部署到急救室。 与此同时,在安省的基秦拿,大河医院表示,在其4300名工作人员中,有200人在COVID-19检测呈阳性或接触过COVID-19的人后被隔离。 医院已经限制了手术,在1月15日之前只接受急救和癌症病例。医院同时也在尽可能地转向虚拟护理。 同样位于安省基秦拿的圣玛丽总医院,其1700名员工中有89人正在隔离。 戴尔表示,这种情况正在全省范围内发生。全面接种疫苗的人住院的可能性要小得多,因此高接种率似乎在安省避免了一场灾难。 戴尔说:“在这种环境下,真正脆弱的是未接种疫苗的人。如果疫情一开始就是Omicron变种,那将是噩梦。”(加通社,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加通社)

快報!安省不會強制要求醫護人員接種疫苗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省长道福特表示,安省政府不会强制要求医院工作人员接种疫苗,因为人们担心医护人员短缺。 福特在周三下午发表的一份声明中宣布了这一消息,实际上违背了一些专家的建议,包括安省科学委员会的成员。 福特在声明中表示:“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但是,当数万名医护人员可能离开的影响与目前在安省医院活跃的少量疫情进行权衡时,我不准备危及数百万安省人的医疗服务。” “在研究了证据之后,我们的政府已经决定保持灵活的方法,将人力资源的决定权交给各个医院。” 安省目前的政策允许未接种疫苗的医护人员继续参加工作,只要他们参加COVID-19的快速检测计划即可。(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加通社) (ref:https://www.cp24.com/news/ontario-won-t-mandate-covid-19-vaccines-for-hospital-workers-despite-advice-from-science-table-1.5650742)

安省兩大醫院465名員工 未接種須放無薪假

(■■病童医院未打防疫针员工将被迫放无薪假。CTV)   多伦多病童医院有147名员工,由于未有提交疫苗接种证明,须放无薪假期;另外,渥太华医院亦有318名员工亦需要放无薪假。 病童医院表示,令147名员工放无薪假,主因是他们在期限前未提交疫苗接种证明。 病童医院发言人洛克(Jessamine Luck)表示,病童医院及研究所共有约1.16万名医生、护士、研究人员、支援人员及实习学生,当中大约1.8%人未有接种疫苗,或疫苗接种情况不明,故此,这些人被院方安排放无薪假。 洛克表示,该批147名员工中,包括企业、临床与研究人员,不论现在是在医院或在家中工作,都未有完成疫苗接种,或未有提交完整文件。她表示,被迫放无薪假的员工中,有大约19%只接种了一剂疫苗。 没有定期检测选择 病童医院于8月宣布强制员工接种疫苗措施,不会向未有接种疫苗的员工,提供定期检测等其他选择。 另外,渥太华医院宣布,有318名员工因未提交疫苗接种资料,或未完成疫苗接种而将会被迫放无薪假。 据CTV新闻台获得的消息,被安排放无薪假的渥太华医院员工,须向院方交回员工证及钥匙,而身份证明亦将于10月31日停用。 渥太华医院目前有96%员工已完成疫苗接种。星岛综合报道

安省多間醫院 訪客須出示疫苗證書才能進入

【加拿大都市网】加国大部分医院对员工实施强制疫苗接种政策后,安省多间医院亦计划在周五(22日)实施到访人士须已接种疫苗及出示“疫苗证书”的政策;这个要求探访人士须完成疫苗接种的问题,已经成为讨论热点。 安省京士顿健康科学中心疫情事件指挥官Elizabeth Bardon表示:“我认为所有需要出示疫苗接种证明的地方,这就是其中之一”。 Bardon表示:“住院的人士,并非自愿,他们病得很重,现在,我们的病人比过往更严重……我们有特殊的照顾责任,确保他们在这里不会被感染”。 由10月22日开始,京士顿健康科学中心,将要求所有到医院探望住院病人的已登记人士,在进入医院前,必须已接种疫苗,及须出示“疫苗证书”。 该医院与其他多个大多伦多地区的健康中心,一起实施这项措施,当中包括大学健康网络(UHN)及魁省的医院。 但满地可大学生物伦理学教授Vardit Ravitsky表示:“我必须从道德与人类的角度承认,这可能是我们需要疫苗证明的最困难环境”。 Ravitsky表示,医院应该为那些在医学上没法接种疫苗的人士提供豁免,但她补充,在某情况下,应该有同情心的豁免。 Bardon表示:“我们在疫情期间的目标,是真正平衡安全与同情心,我们为此付出了很多努力”。 她表示:“我们不想倒退,我们希望继续处于可以谨慎缓慢开放的位置,而非因为疫情爆发而不得不关闭,这实际上将更多人排除在医院外”。 (图片:CTV) T02

安省醫院疫情致860死 致命規模僅次護理院

【加拿大都市网】根据一项调查指出,安省至少有860人在医院爆发疫情下染疫死亡,数据反映出医院已成为疫情下第二大致命场所,仅次于长期护理院。 大学医疗网络(UHN)传染病顾问、多伦多大学医学院助理教授沙卡维(Abdu Sharkawy)医生表示,死亡人数凸显了医院现在与未来都需要作出改变,须更佳地控制呼吸道疾病的传播。 沙卡维医生表示,另一种严重呼吸道疾病,“于未来某个时间不可避免地会出现”。 他指出,《科学》杂志一篇重要评论提出多项证据,每项均提供“强而有力且明确的空气传播证据”。 口罩需紧密贴合才有效 另外,《临床传染病》杂志发表的同业评审研究中指出,一个独立美国研究人员团队,能够从戴外科口罩或布口罩人的呼吸中,收集与培养新冠病毒,该项发现证明“病毒正朝着通过气雾更有效地传播方向发展,并证明传染性病毒可以从宽松的口罩中逃脱”。 作者的结论是,在疫苗接种率非常高之前,需要继续推行分层控制及紧密贴合的口罩与呼吸器。 多伦多大学感染控制流行病学家弗内斯(Colin Furness)批评,安省的医院感染控制专家,没有对空气传播的证据采取行动。 与长期护理院不同,安省政府不会公布每间医院的爆发疫情详细清单。 根据2021年初首次公布的医院疫情爆发数据中,因感染新冠病毒死亡的人数为297人;到6月底,医院染疫死亡的人数至少有500人。 而根据安省公共卫生局(PHO)的最新报告指出,截至2021年7月5日(即第3波疫情末),医院内已录得有860人因染疫死亡。 报告亦发现,安省的医院爆发疫情,往往较长期护理院的规模更大,时间亦较长。星岛综合报道

安省醫院因疫情死亡至少860人 規模僅次於長期護理院

【加拿大都市网】根据1项调查指出,安省至少有860人,在医院爆发疫情下染疫死亡;反映医院已成为疫情下第2大致命场所,仅次于长期护理院。 大学健康网络(UHN)传染病顾问兼多伦多大学医学院助理教授Abdu Sharkawy医生表示,死亡人数凸显了医院现在与未来,都需要作出改变,须更佳地控制呼吸道疾病的传播。 Sharkawy医生表示,另1种严重呼吸道疾病,“于未来某个时间不可避免地会出现”。 《科学》杂志1篇重要评论提出多项证据,每项证据均提供“强而有力且明确的空气传播证据”。 《临床传染病》杂志发表的同业评审研究中指出,1个独立美国研究人员团队,能够从戴外科口罩或布口罩人的呼吸中,收集与培养新冠病毒,这发现证明“病毒正朝着通过气雾更有效地传播方向发展,并证明传染性病毒可以从宽松的口罩中逃脱”。 作者的结论是,在疫苗接种率非常高之前,需要继续进行分层控制,以及紧密贴合的口罩与呼吸器。 多伦多大学感染控制流行病学家Colin Furness批评,安省的医院感染控制专家,没有对空气传播的证据采取行动。 与长期护理院不同,安省政府不会公布每间医院的爆发疫情详细清单。 根据2021年初首次公布的医院疫情爆发数据中,因感染新冠病毒死亡的人数为297人;到6月底,医院染疫死亡的人数至少有500人。 而根据安省公共健康(PHO)的最新报告指出,截至2021年7月5日(即第3波疫情末),医院内已录得有860人因染疫死亡。 报告亦发现,安省的医院爆发疫情,往往较长期护理院的规模更大,时间亦较长。 (图片:星报) T02

新冠住院者急增 溫莎醫院推遲所有非緊急手術

【加拿大都市网】由于新冠患者住院人数急升,位于安省温莎市的一间医院宣布,由2021年1月开始,推迟所有非紧急手术。 温莎地区医院(Windsor Regional Hospital)表示,这是1个十分困难的决定,但是有必要,因为新冠患者入院人数不断增加,令医院的床位出现严重短缺。 该院于12月初曾表示,由1月4日开始,要求过夜的手术,要推迟进行;最新的决定,是1天内可出院的手术,亦要无限期延后。 该院表示,新决定可以减轻手术次数约50%;而外科医生应评估已预约1月4日后进行手术的病人,是否会受影响及须向病人作出通知。 (图片:Google Maps) T02

放寬限制讓急症室不堪重負 醫生警告醫院已達臨界點

【加拿大都市网】有癌症外科医生发出医院容纳病人出现“临界点”的警告,指安省政府放宽公共卫生限制,有可能再次导致医院急症室不堪负荷。 新宁健康科学中心一般外科负责人Shady Ashamalla医生表示,医院目前正处于“重要位置”,包括进行不少关键外科手术,同时要为新冠肺炎患者提供空间。 Ashamalla警告,第2波疫情病例增加,导致医院病人感到忧虑;因为病人回想起第1波疫情时须取消不少手术。 他表示,让不少须急于进行手术的病人陷入困境,因为他们对从现在起的2、3、4周感到恐惧,因为有可能没法进行手术。 Ashamalla表示,病人的担心是基于现实,因为安省的新冠肺炎感染阳性率与新病例数量仍处于令人忧虑的水平。 他表示,疫情变得越来越差,7天平均病例趋势越来越差,而且,政府容许没有戴口罩的情况下,让省民进行室内活动,这会增加传播率。 管豁范畴包括怡陶碧谷及宾顿市的William Osler医疗系统,由于容纳病人的压力大增,故已经开始将部分病人转移至其他地区医院。 安省政府推出的全新限制框架措施,即使有严格容量限制,但仍容许食肆提供堂食服务,健身室及赌场亦可开放。 Ashamalla表示,即使政府尽力避免全面封锁是“正确”思维,但亦相信某些标准,包括要求某个地区在被指定为“红色”区域前,必须保持10%阳性率是太高。 他表示,10%是天文数字,亦是灾难数字;这相当于将烟雾警报器置于关闭状态,到着火时才开启。 Ashamalla表示,作为癌症外科医生,是希望避免手术被推迟;他表示,省府应该限制室内活动。 (图片:加通社) T02

安省醫院病床爆滿 協會反對恢復手術

(■安省医院近期面对与疫情不相关的压力逐渐加大。CBC) 安省政府上周宣布允许医院在一定条件下,恢复向病人提供非紧急手术服务。但医院协会指省内有相当部分医院要么是人满为患,要么就缺少足够的个人防护用品,难以达到省府规定的手术条件。协会更警告若住院人数回升,当第二波疫情出现时会有严重后果。 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安省政府在今年3月颁下紧急状态法令,要求所有已排定时间的癌症、心脏、器官移植、髋关节置换等“非紧急手术”,或统称的“选择性手术”,都必须延期,以减少医院压力,腾出更多资源全力救治和处理新冠肺炎(COVID-19)病人。 卫生厅长叶丽雅(Christine Elliott)上周五证实,目前省内有数千例这样的非紧急手术被延误。省府上周宣布医院若达两项指标,可以恢复这类手术,一是住院率不得超过85%;二是医院必须储备够可供30天使用的个人防护用品,包括口罩、手套和隔离防护衣。 省内数千例非紧急手术延误 叶丽雅表示,省府了解等候接受这些手术的病人面对极端困难的情况,因此希望尽快开始恢复进程,但是每一所医院都会面临不同的问题。省府希望与医院合作,采取可控的负责任方式来恢复这些手术。 安省医院协会(Ontario Hospital Association)主席兼行政总裁戴尔 (Anthony Dale)表示,省内有许多医院难以达到这两项要求,从而无法恢复非紧急手术。“我知道一些医院住院率已达到百分之百。” 戴尔认为省府在此时宣布恢复非紧急手术是一种危险做法。根据其协会统计,省内数十家医院目前的住院率都超过了85%。“为什么我们要允许住院率再升到很高的程度?很明显这是一种冒险的情况。我们必须正视第二波疫情的到来,并为此做好准备。” 他建议省府在医院系统以外,为不需要紧急救治的病人提供更多床位,并加倍努力帮助医院获得个人防护用品。 急症室求诊人数复增 安省医院近期面对与疫情不相关的压力逐渐加大,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疫情初期人们曾大大减少前往急症室次数,但最近几个星期与新冠肺炎无关的急症室求诊人数复增;二是长期护理院成为安省疫情重灾区,导致住院病人不能出院,新住院病人人数多过出院人数。 安省医院协会数字指,疫情前安省有约5,200张病床被所谓“低度护理”(alternate-level-of-care)病人,即不再需要紧急救治但回家后又没有足够支持的病人所占据。4月初因应疫情需要,腾出其中1,200张病床准备应对新冠病人,而目前这些病床有大致四分之三,又重新被低度护理的病人重新占据。 戴尔说:“这(医院爆满)令医疗系统失去正常功能,非常可怕。如果新冠疫情卷土重来,其后果将是致命的。我们必须马上警醒,严肃对待,做好准备。” 安省自4月以来,新冠病患住院人数一直在1,000人上下徘徊。昨天最新公布的住院病人数字为912人。

安省增加1,000萬撥款 改善醫療服務

安省卫生厅长表示,省府本年会增加1,100万元医疗拨款,投放到家庭和社区护理服务,期望可以缓解医院过度挤迫问题。 卫生厅长叶丽雅(Christine Elliott)周三在一间复康中心内表示,该笔是额外拨款,投放到已有4,500万元拨款的“高度需求”地区,即医院挤迫问题已非常严重的地区。 增加180万小时个人医疗 叶丽雅又指,要解决医院过度挤迫问题,省府必须增加医疗系统的资源。该笔额外资金,将可多提供180万小时的个人医疗支援服务,以及增加49万次的护士探访,并为病人提供更多的家政及食物服务。 福特政府曾经承诺要消除“走廊医疗”(hallway health care)现象。这种现象的形成,主要因为医院没有足够的病床,将急症病人从急症室转移到护理病房。而问题的成因,是数以千计毋须紧急护理的医院病人,由于无法转到合适的护理机构,只能长期住在医院,导致病床不足。

省府削減開支 安省醫院或失去3712病床16000多職位

■■安省医院工会议会指出,省府削减开支,医院病床短缺情况将更恶化。图为病人要在医院走廊接受治疗。星报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记者报道 安省医院工会议会(Ontario Council of Hospital Unions)昨日警告,安省医院在获资助和人手方面早已远低于其他省份,面对省长福特推动公共服务效率计划和履行减税承诺之后,安省医院病床短缺、在走廊治病的危机,将进一步恶化。 加拿大公务员工会(CUPE)辖下的安省医院工会议会表示,在竞选期间,安省保守党承诺会解决医院走廊治病的问题,亦许诺公共机构不会裁员。 但议会评估省长福特(Doug Ford)的70亿元税务计划、平衡预算及公共服务有效计划,再分析省府收入与削减开支数据之后,推算全省可能会失去3,712张医院病床,以及16,418个医院职位,才能达至平衡预算的目标。 全省医院预计流失3,712病床 议会指出,单是安省伦敦市,市内医院可能失去113至183张医院病床,并损失470至1,027个医院职位。 安省医院工会议会主席赫德利(Michael Hurley)说,要解决医院走廊治病的问题,省府应投放资源应付人口增长与老化的需要。省府所作的额外投资,其实是用来应对婴儿潮一代的需求,并非属永久性。 ■安省医院工会议会主席赫德利(Michael Hurley) 他又指出,以伦敦市为例,该市医院早已要应付超额接收病人及多年来拨款不足的状况,面临市内人口老化的压力,医院将不能再维持病人护理质素。 赫德利对安省卫生厅长叶丽雅(Christine Elliott),较早时就医院挤迫情况的首度表态深感担忧。 他认为叶丽雅的言论,暗示安省医院将面临更多削支、私营化及另一轮医院架构重组,病人可能因此被迫要前往更远地方接受治疗。 建议按实际开支拨款资助 议会又指出,过去10年,安省医院获拨款水平一直低于实际开支,导致医院能力崩溃。 安省病人被迫躺在设于医院走廊的临时床位上渡日,亦有患急病者被送回家,这些情况是安省医院预算持续遭削,以及安省削减了18,000张医院病床的“症状”。 议会就纾解安省医院走廊治病的问题,向省府提出多项建议,包括按照医院实际开支作出拨款资助;开设急性、复杂持续护理和长期护理的病床,去应付住院病人人满之患;并且投放资源在精神健康及癖瘾护理服务;放弃推动医院架构重组及私有化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