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12月07日 星期三 08:55:30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29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家庭暴力

55隻狗「模特」參與慈善籌款活動 籌集數千善款

【加拿大都市网】卑诗省那乃磨(​​Nanaimo)一个慈善机构,最近举办了一场共有55只狗“模特儿”参与的筹款活动,为逃离家庭暴力的人和宠物提供紧急服务筹集资金。 “我确实有点紧张。”来自Pooch Pack Adventures的戈里萨斯(Brii Goritsas)说。Pooch Pack Adventures安排55只狗在那乃磨附近树林,并需要摆出不同的姿势以拍摄照片。 即使是经验最丰富的狗主人,要让数十只狗安静地坐着,或者摆出指定动作,绝对是一项挑战。“我们在整个过程中,不断的走动,每个人都汗流浃背。”Pooch Pack Adventures的创办人兼运营者西瑞特(Kim Sirett)笑着说。 虽然过程不容易,但相片为Haven Pets and Families筹集了数千元的善款,以帮助逃离家庭暴力人士的宠物提供紧急寄宿服务。 西瑞特说:“对于遭受家庭暴力的人来说,这是一场巨大的斗争,特别拥有宠物的人更加是一个巨大的障碍。”她又说,如果有些人会因为担心宠物的安全,而可能要被迫留在会在一个有暴力或虐待行为的家庭。   戈里萨斯表示,听到很多支持他们的人都称赞照片非常美丽。“我们很高兴可以帮助到别人,我感到非常开心。”她道出。  V10

給家暴受害者一個安全港灣 魁省將新建236座援助房

【加拿大都市网】家庭暴力的受害者往往无法迅速找到住房,以确保他们只身在外的安全。 据CTVNews报道,魁北克政府打算通过为受虐妇女建造236套新的援助房来解决这一需求,以加强对她们的安全保护。 援助房为妇女提供较长的居住时间,通常持续数月,而不是旨在提供短期紧急救济的庇护所。 预计有50套将在年内建成,其余的将在三年内建成。 此外,居住在这些住所的妇女将有机会获得租金补贴计划。 这是最近公布的一项为期五年、耗资2.22亿加币的全面行动计划的一部分,该计划旨在打击针对妇女的暴力,并遏制最近谋杀女性案件的上升。 自今年年初以来,魁北克已经报告了10起女性被杀事件。   (都市网Judy编译,图片来源pixabay)

土耳其退出禁家暴伊斯坦布爾公約 引爆女性怒火數千人上街抗議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突然宣布退出欧盟为防止及反对针对妇女暴力、家暴而订立的《伊斯坦布尔公约》,引爆当地女性怒火,数千名妇女上周六傍晚群集安卡拉巿中心,抗议政府退出这项公约,她们高喊“没有平等,就不会有正义”,要求当局收回成命。 首都安卡拉之外,妇女团体也在第一大城伊斯坦布尔、第三大城伊兹米尔等地展开抗争行动。示威者手持“伊斯坦布尔公约长存”、“政治谋杀女人”等标语的横额,群集巿中心坎卡雅区政府大楼外,高呼“塔伊普(埃尔多安的名字),女人来了”、“女性万岁,团结”、“女性、生命、自由”等口号。 主办单位安卡拉女性平台的阿斯兰宣读声明说:“他们仇视伊斯坦布尔公约。性别平等这种事,他们连听都不想听。国家不想改变不平等,他们想让女性受男性宰制。他们声称正义将会降临,但是没有平等,就不会有正义。” 《伊斯坦布尔公约》正式名称为“欧洲理事会女性暴力与家庭暴力防治公约”,2011年在伊斯坦布尔通过,要求签署国政府立法防治针对女性的暴力,包括家庭暴力。 土耳其是伊斯坦布尔公约首波签署国,于2014年生效,在保障人权和促进两性平权上极具象征意义。 土耳其主要反对派共和人民党的女高层格克琴在Twitter上批评说,这如同残害妇女。当局没有解释退出公约的原因,而土耳其家庭、就业和社会事务女部长塞尔丘克指出,土耳其宪法和法规保护女权,安卡拉将继续以零容忍原则打击暴力。 家庭暴力与残害妇女依然是土耳其社会的一个严重问题,一名男子本月14日在土耳其北部被捕,原因是他在社交网络上发布其在街头殴打前妻的影片。据维护女权平台统计到的数字,至少有300名妇女去年在土耳其遭杀害。 然而,包括宗教团体在内的保守派坚称,这项公约鼓励离婚、破坏家庭和谐,而且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者(LGBT)社群也引用公约的平权理念争取社会认同。他们主张退出公约,获埃尔多安正面回应。

加拿大家暴案持續增多 66萬少兒有酗酒家長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的家庭暴力事件持续上升,有不少受害人因不同原因,未能离开施虐者或脱离家庭关系。有家庭事务律师表示,现行的家庭法律提供全面的保护,但还要看执法人员如何处理个案。目前,受虐的妇女需要更多家庭支援,施虐者因心理和情绪上出现问题,应该长期监察以确保他们不会重犯。 Citynews引述2019年警方资料显示,加拿大超过22,000名儿童及青少年,经历过家庭暴力事件,较前一年的19,000人有增加趋势。据安省家庭外展协会的数字显示,本国有660,000名18岁以下儿童,他们最少有一名酗酒的父母;每5个案中有3个是女童。 该报道访问当事人美亚(Maya),在她的成长经历中,经常目睹酗酒的父亲醉后虐打母亲。每次报警求助,父亲3次因此入狱,然后重回家里居住,她不明白父母为何仍在一起,也无法避免虐待的事情继续发生,感到现行的支援未能提供足够的保护。 受虐妇女需要更多家庭支援 家庭事务律师黄严焕卿表示,现行家庭法例能够全面的保护,但要看执法人员处理的态度。有些情况警察接获求助,上门见没有人受伤,只会口头警告了结,有时会拘捕施虐者。如果家庭有未成年子女,便会通知保护儿童会,派人员进行评估以决定暂管儿童,有时可能对父母提出严格的要求,令当事人感到烦恼和困难。 ■黄严焕卿   她称,有时施虐者被捕,但警方太忙没告知受害人对方已释放,直至对方回到家里才吓了一跳。有些受害者透过律师或社工的帮助,申请禁制令不容许施虐者接触当事人。但禁制令只限3至5年,其后让施虐者回家团聚。   黄严焕卿指出,有时法庭判施虐者上课,学习控制情绪,合格后可以重新与家人同住。其实,这类施虐者本身有心理及精神健康问题,单凭10堂的教育课程,难以改变他们虐待行为,必须进行长期监察是否已经改过。因此,不少受害者面对虐待情况,不想报警求助,担心事后对方采取报复行动。   她说,有些被虐妇女可能因为宗教或文化的原因,无法与施虐的丈夫离婚。有些因为经济问题,难以独力生活,宁愿继续与对方同住。现时对单身母亲提供的福利金算足够,但对于育有多名年幼子女的,则需要更多的支援服务,让她们送子女上学或往超市购买食物和用品,以及有人代为照顾年幼的孩子。星岛记者报道   (封面图来源pixabay,仅作说明使用)

疫情期間 多倫多家暴事件略有減少

【加拿大都市网】多伦多家庭暴力报告在疫情期间有所减少,但倡导者警告称这是因为疫情封锁以及居家限制而让导致多案件没报告。 多伦多警方最新公布的数据,警方在2020年调查了4,669宗与亲密伴侣虐待和家庭暴力有关的事件,低于2019年的5,031宗。 加拿大遇袭妇女求助热线(Canadian Assaulted Women’s Helpline)资源开发经理哈丁(Yvonne Harding)表示,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在家里待更多的时间,这种下降并不奇怪。该组织为安省面临虐待的妇女提供支持。 她指出,目前实施的“居家令”,是影响遇袭女子是否决定报告的外部因素。 她解释说,人们可能觉得去庇护所会增加感染病毒的风险,部分妇女可能缺乏家人或朋友的支持,如果不是疫情大流行,她们本可以寻求帮助。而对于因疫情而失业并感到经济压力的家庭,举报虐待和离开家庭的能力可能会受到限制。 在大流行初期专家曾预测,由于疫情导致人们被迫留在家中,因此存在增加家庭暴力和亲密伴侣虐待的风险。 哈丁说,在去年4月1日至12月31日之间,遇袭妇女求助热线的辅导员接到了超过7万个有关家庭暴力的电话。而在大流行之前,他们每年只接到大约收到5万个求助电话。 她指出,在疫情封锁的初期,求助电话量迅速增加,仅在头三周,求助热线电话量增加了400%。 多伦多家庭服务组织(Family Service Toronto)也认为,封锁条件助长了家庭暴力案件。   多伦多警方发言人奥斯本(Connie Osborne)表示,对于警方公布的数据,很难得出结论。她说:“尽管我们不想推测为什么有些月份比其他月份数量更多,但在采取更严格的防疫措施期间,人们可能不方便向警方报案,或者更难获得支持。” 奥斯本又表示,家暴事件的报告率历来不高,她鼓励任何遭受家庭暴力的人士向警方报告。 如果人们不愿意向警方求助,也有部分机构可以提供帮助和支持。 V05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家庭性暴力趨惡化 經濟重啟也難獲改善

注册社工兼心理治疗师区慕启坦言,疫情确令家暴情况更严重,不单是行动暴力,而是性暴力恶化,在疫前已有此状况的伴侣家暴更是变本加厉;尽管经济重启,被虐妇女盼施暴者重返职场后情况会改善,但往往事与愿违。 区慕启向本报表示,自疫情后一直所做的心理辅导服务与求助当中,不少个案涉及家庭暴力,疫情期间家暴情况的确严重许多,大部分遭施虐受害人是女性。他指施虐者一般向往多些私人空间,但疫情下自我空间缩小,加上其他压力,触发暴力情绪。伴侣之间的性侵犯及性暴力也趋于严重。 区慕启指对家暴受害者而言,遇到伴侣不理会其是否愿意强行有性行为时,都未必想到这是性侵犯罪行而报警求助,结果施虐者性暴力很可能升级,愈来愈暴力。 大麻烈酒令情况加剧 他谈到,施虐者多了留在家中,或会饮酒及吸食大麻,在压力暨酒精及毒品影响下,施暴失控情况更见严重,对受害人所施加的暴力,甚至因“过度重手”使对方险死的情况,难保会有惨剧的出现。 问到随着经济重启,打工仔开始返回职场,家暴情况会否因此有所纾缓,区慕启坦言这仅是受害者主观意愿,实际上家暴情况没有改善过;原因是尽管经济重启,但很多工作岗位已不复疫情前,工作时数锐减,施虐者在疫后所累积的压力无处发泄,结果又再落到伴侣及子女身上。 他指社工一般是接获受害人主动求助,当中70%求助受害人属长年遭受家暴,在忍无可忍及生命受到险死威胁时,才会主动向社工求助;区慕启称颇多华人家暴受害人,本身也分不清何谓婚姻生活,何谓家庭暴力,她们不少认为这可能是婚姻生活的一部分,然而愈逃避愈令施暴者暴力程度升级。 经济重启不等如家暴减少 另外,受虐者即使向家人求助,但不少施虐者是“双面人”,在妻室家人面前是“绝世好女婿”,在妻子面前却是另一个人,令妻子在求助家人时也得不到家人相信,使她们更感绝望无助。 区慕启坦言不少华裔妇女即使遭伴侣暴力对待也不想离婚,为子女勉强维持“完整”家庭,此想法大错特错,他指不少研究报告指出,长大后向伴侣施以暴力者,儿时就是家暴受害人或目击父母遭受家暴,令他们在成长过程中心理受到影响,最终变成施虐者。星岛记者报道

加國疫情引爆家暴 受害人險死情況飆升

(■■一群妇女在墙上写上VIOLENCE,抗议日日受到家庭暴力的煎熬。加通社) 疫情期间市民居家隔离,家人相处的时间前所未有地增加,这也令本国家暴情况更见暴力及频繁。一项访问协助家暴受害人社工研究指出,82%受访者形容其接触家暴求助者,在过去多月遭遇令她们险死的情况,颇多求助者称被伴侣扼著颈项,险令其窒息死亡,暴力与频密程度使她们有感与死神擦身而过。 据CBC报道,该项调查疫情期间家暴情况的研究。由本国“终止暴力协会”于今年5月18日至7月20日进行,访问了376名协助家暴受害者心理辅导社工,以及于受虐妇女居住之过渡房屋及社福机构工作的义工,结果显示在疫情肆虐期间,家暴情况不单愈来愈多,暴力程度更令人咋舌。 研究指约82%受访社工及义工指出,其接触的家暴受害者在疫情期间,遭受伴侣施暴程度大大升级,而且施暴非常频繁;近半受访辅导社工及义工指,疫情令家暴程度变本加厉。 当中更有约20%受访辅导社工与义工提到施虐者暴力改变,不再停留于打骂程度,而是更甚的令被虐者有被杀感觉,其中受害人提及遭伴侣扼颈,以及用其他方式令其险窒息致死的个案飙升。 其中一名受访社工形容接触颇多受虐个案,是家暴受害人差点被勒死,以及遭虐打至有性命之虞。 隔离下更难逃避施虐者 另一名受访社工谈到疫情令市民需居家隔离,家人留在屋内相处时间倍增,这种隔离状态使原本有家暴问题的受害者及其子女,遭受伴侣施暴情形更严重,不少遭受家暴妇女及其子女,有疫情期间急需庇护居所避祸。 研究指出很多施虐者,趁疫情隔离时加强控制受害伴侣及其子女,并对她们施以更暴力袭击,施虐者趁居家隔离期间,加重监视、控制伴侣行动,也禁制她们与外界联系,受害者很难向外界求助。 受访社工形容疫情期间很多工作停顿,施虐者面对经济压力及多了时间在家,令家暴频密出现,被虐者也更难逃出家门;施虐者长时间在家中监视,令被虐者难以打电话向社工求救,对求助无门的受虐者心理带来重大创伤。 受访社工指出虽然近月疫情渐趋平静,经济重开,但家暴问题没有因此而获纾缓,进行是次研究的“终止暴力协会”行政总监慧莫亚(Erin Whitmore)指出,重启经济无助解决家暴趋于严重状况,这由于工作环境未能回复至疫情前,经济前景始终未明朗,而且家暴辅导服务仍未恢复正常,援助资源有限,社工即使想帮助家暴受害者脱离危险,有时也感到无能为力,爱莫能助。 该机构指对大部分市民来说,家是一个令他们最有安全感及舒适的地方,但家暴受害人却对在家感到恐惧,家成为噩梦,从而令家暴受害人衍生出焦虑、抑郁甚至会有自残倾向。 社工形容疫情期间,心理压力相比身体健康压力更大,尤其是在此期间遭受家暴的受害者尤甚,政府虽有相关拨款,却远远追不上需求,冀联邦及各级政府能正视疫情后心理健康支援,以及协助家暴施虐者与受虐者得到适当治疗。

疫期婦女受暴力案急升 聯邦撥4千萬資助庇護所

(■■由于疫情期间妇女受暴情况更严重,联邦拨款4千万给全国妇女庇护组织。星报资料图片) 加拿大政府上月公布资助最多4,000万元,用于协助遭受暴力的妇女。联邦妇女、性别平等部长蒙塞芙(Maryam Monsef)昨天表示,该笔拨款已分配到全国逾500间妇女庇护所及性侵受害者支援中心。早在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前,全国妇女庇护所及性侵受害者支援中心已要求增加支援,在过去数星期求助个案急剧上升。在疫情期间,提供相关服务的机构需要额外资源,帮助受害者逃离困境。 是次联邦政府向加拿大妇女庇护所联会(Women's Shelters Canada)提供2,054万元,分别资助全国422个反暴力妇女庇护所。另外,加拿大妇女基金会(Canadian Women's Foundation)获得300万元,用于资助加国89间性侵受害者支援中心。还有646万元直接交给魁省政府,作为省内妇女庇护所及性侵受害者支援中心的服务经费。 呼吁受暴妇女应求助 各省受惠的组织包括安省咸美顿的Inasmuch House,可以为受害者提供支援热线及紧急庇护所服务;纽奔驰域省的Miramichi Emergency Centre for Women,可以实行自我隔离措施;沙省的Saskatoon Interval House,继续为有需要的家庭提供安全的住宿服务;卑诗省的South Okanagan Women in Need Society,可以购买新器材联系受暴幸存者。 蒙塞芙表示,遭受暴力对待的妇女应该寻求帮助,提供支援服务的组织为她们提供安全场所。政府迅速分派这笔紧急资金,确保这些机构获得所需的资源协助受害者。首阶段的拨款已经发放,下一阶段的支援工作正在进行中。 加拿大妇女基金会总裁辛尼亚(Paulette Senior)指出,在疫情期间妇女和女童遭受暴力和贫穷影响更为明显,联邦政府投放资源不仅帮助庇护所和性侵受害者支援中心继续提供服务,而且在现今不确定的时期可以应对问题,让有需要的妇女和女孩可以获得及时的服务。星岛记者报道

加拿大家庭暴力犯罪 十年來居高不下

最新调查显示,加拿大近十年来应对家庭暴力犯罪的努力未取得明显成效。最近三年以来,家庭谋杀案发生率与之前五年的数字几乎没有变化,显示应该采取更加细致有效的策略。 加通社报道指,“加拿大防止家庭谋杀案件计划”(Canadian Domestic Homicide Prevention Initiative)统计了过去三年家庭谋杀案的发生率,发现数字与2010年至2015年之间的各项指标均没有变化甚至有所恶化。 大部分家庭谋杀案的受害人是妇女和女孩,且越是弱势群体发案率越高。数字显示,2010至2015年发生的家庭谋杀案成人受害人中有76%是女性。而在2016至2018年间这一比率甚至上升至80%。最新数据还显示,在儿童受害人中女孩占59%。 设专门法庭 发案率仍高 研究团队指原住民背景家庭,新移民或难民,北部及乡村居民,以及儿童是特别易遭受家庭暴力及谋杀的四大群体。在上述9年研究中纪录的662起家庭谋杀案中,有52%的受害人是属于上述四大群体。单就2010年至2015年的统计数字,来自上述四大群体的受害人占53%,亦显示情况没有明显好转。 贵湖大学教授、“加拿大防止家庭谋杀案件计划”协调人道森(Myrna Dawson)指,上述统计数字显示,过往应对家庭暴力的措施看起来收效甚微。应该看到的是,日后应该更加由社会的广阔角度、而不是由个体、个别情况的角度关注家庭暴力问题。 一些省份设有处理家庭暴力的专门法庭,由受过专业训练的人主持。以应对家庭暴力案件的复杂性。但是最新数据显示,即使有了这样的专业法庭,家庭谋杀案发案率仍居高不下。缅省是最早设有这类法庭的,但它与努纳伏特区和西北特区仍是加国家庭谋杀案发案最高的三个省份或地区。道森指这突显了边远地区居民受到的威胁更大。 此外,道森指除了上述四大群体之外,对于家庭暴力案件的分析研究仍需更加细致和专业。比如耆老和残障妇女,也是受家庭暴力侵害的高危人群。 此外, 社会需要改变对家庭暴力的一些基本观念,比如认为情侣之间发生冲突是两个人之间的私事,旁人不应该过问;对妇女和儿童的侵害是公共健康问题,而不仅是刑事犯罪及法庭问题。  

你佩戴橙絲帶了沒?為期16天反抗性別暴力行動從昨天開始

■■皮尔区警方呼吁民众佩戴橙色丝带,以示对“联合国消除对妇女暴力行为国际日”的支持。推特图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星期天是“联合国消除对妇女暴力行为国际日”(U.N. International Day for the Elimination of Violence against Women), 皮尔区警方在推特上发布消息和安全指引的视频链接,希望让该地区的女性知道,警方有资源可帮助家庭暴力受害者。 星期天也是为期16天的反抗性别暴力行动(Activism Against Gender-Based Violence)的第一天。皮尔区警方在推文中呼吁民众佩戴橙色丝带,以示对这些活动的支持。 皮尔区警方发言人马蒂尼(Danny Martini)表示,之所以向公众发出这些讯息,是有鉴于皮尔区发生的家庭暴力事件数目之多以及严重性。家庭暴力不能容忍,希望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一个严重的问题。警方将尽力保护每一个人,为受害者提供帮助。 声援消除对妇女暴力行为国际日 据警方提供的视频数据,2017年,皮尔区警方提出指控的超过2千宗家暴事件中,86%涉及女性受害者和男性被指控。皮尔区在2018年1月1日至10月31日之间发生的21宗凶杀案中,有21%涉及配偶或同居伴侣。在皮尔区警方接到的市民报案电话中,家庭暴力事件占15%。 马蒂尼说,有些人出于自身状况的原因,不敢把事情讲出来,因此警方需要不断地传达讯息,让他们知道,警方拥有相关资源,能够提供支持和帮助,受害人只须大胆地说出事实。 在多伦多,弥敦菲腊广场(Nathan Phillips Square)的“TORONTO”字样标志在星期天被设置为橙色,表达对联合国消除对妇女暴力行为国际日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