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10月01日 星期六 19:34:03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29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工资

你漲工資了嗎?加拿大這些省份平均工資漲最多!

【加拿大都市网】一项新的调查显示,加拿大雇主预计明年全国平均基本工资将增加 4.2%。 根据咨询公司 Eckler Ltd. 的报告,该预测是在试图平衡通胀压力、利率飙升、衰退风险和劳动力市场紧张之际做出的。 卑诗省、安省和魁北克省预计平均工资涨幅最高,育空、努纳武特和爱德华王子岛预计最低。 最大的平均工资增长预计将出现在科技行业,增幅为 5.4%。教育、医疗保健、农业和酒店业的增幅最小。 调查结果还显示,加拿大组织正计划将薪酬作为其人才管理战略的关键部分,只有 1% 的机构和企业报告计划在 2023 年冻结工资。 图:加通社 v01

更高工資恐推高通脹 今年國民實際降了薪!

■■由于工资难以跟上通货膨胀,很多打工国民今年实际薪酬可能会下降。   星报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根据智库组织加拿大会议局最新发表报告指出,随着生活成本上升,更高的工资增长可能会火上加油,造成工资与物价攀升。但到目前为止仍缺乏工资出现显著增长的证据,反而很多打工国民今年实际薪酬可能会下降。 加拿大会议局(Conference Board of Canada)分析指出,随着加拿大央行(Bank of Canada)提高利率,消费者和企业信心下降是经济放缓的早期迹象,这将引发减少招聘和潜在失业的可能。但鉴于经济体系中存在大量未满足的劳动力需求,劳工市场似乎仍处于利好状态可吸收失业人士,并在利率开始发挥作用时减低经济成本。 会议局报告又指,在生活成本上升趋势下,更高的工资增长可能会火上加油,并造成工资与物价螺旋攀升。然而,至目前为止,工资有显著上升的证据仍然很少,而通胀的罪魁祸首则在别处。  由于工资难以跟上通货膨胀步伐,局方预料很多在职加拿大人今年实际薪酬可能会下降。通货膨胀继续侵蚀国民购买力,而任何消费回落皆会抑制国内生产总值增长。 不利房地产建筑业 与工资状况不同,企业利润在2022年第一季增长11%,占国内生产总值有史以来最高份额。虽然供应链中断推高企业投入成本,阻碍它们生产商品能力,但供应链中断也为企业提供增加商品售价的机会,从而令它们利润大幅增长,更高企业利润也导致更高通货膨胀。 会议局认为,加拿大各行业的表现,继续受到新冠病毒疫情,以及不断变化的国际环境影响。在经历灼热的2021年之后,降温的房地产市场似乎愈来愈拖累房地产和建筑行业的产出。与此同时,消费者的消费模式正发生变化,导致一些零售领域增长受到抑制,包括建筑材料和用品,但却推动期待已久的住宿与餐饮服务、艺术、娱乐和休闲行业的复苏。此外,国民增加旅游活动,亦有助提高交通运输和仓储行业的产出,包括陆运和空运服务。全球事件尤其是乌克兰战争,除了推高商品价格,也支撑采矿、采石及石油与天然气开采行业的产出。星岛记者报道  

新招!有餐館通過加價和不收小費的形勢 給員工發固定工資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有个别餐馆,通过加价,以及顾客不需支付小费的模式,来向员工支付更多薪金,及留住员工。 位于多伦多西区Roncesvalles大道299号的Barque BBQ,在餐厅门口当眼处,展示一个告示牌,写着顾客不需支付服务小费。 该餐馆的东主David Neinstein表示:“小费模式即将被淘汰,这是正确做法”。 他表示,Barque BBQ的员工,时薪最低为22.25元,这才能在多伦多生活;“这可容许员工获得稳定收入及可预见性”;“透过这种模式,员工不必担心收入是否会受到小费多少所影响”。 Neinstein表示:“他们不论如何都可以获得报酬,不管是星期二还是星期六,得到的报酬都是一样”。 这间餐厅已于5月4日采用这种模式,Neinstein强调,已取得巨大成功:“我们与员工一起制定这政策,因为这就是重点──让一支伟大团队团结在一起”。 他表示,至今未有收到有关加价的投诉;他表示:“这是我最担心的事情,事实上,至目前为止,我们几乎没有遇到阻力,非常好”。 另一间位于渥太华的餐厅Aiana,最近也采取类似的手法,要求顾客不要给小费,但会加价。 餐厅东主Devinder Chaudhary表示:“带薪职位,是餐馆正常化,并将成为主流”。 他表示:“对于部分顾客而言,这有点感到困惑,但困惑持续大约15秒,便表示欢迎”。 Neinstein表示,希望更多同业可以采用这种模式,“我们的目标,是让这模式成为常态”。 (图片:CTV) T02

安省保守黨計劃:10月起調高最低時薪至15.5加幣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保守党政府表示,计划在2022年秋季省选后,将安省的最低工资每小时调高50仙。 安省将于6月举行省选;执政保守党表示,计划由10月1日开始,将最低工资每小时调高50仙,至15.5元。 省府刚于1月份,将安省的最低工资每小时14元,调高至15元。 除保守党外,其他政党亦已承诺在当选后会调高最低工资。 新民主党表示,若果当选,会由10月1日开始,将最低工资每小时调高至16元,并于2026年将最低工资调高至每小时20元。 自由党亦承诺,若果当选,会在2023年1月1日开始,将最低工资每小时调高至16元。 (网上图片) T02

【移民攻略】全國城市新移民薪金大比並 多溫兩市收入有多高?

【移民攻略】移民来加拿大的人,又或在国内移居的人,通常都会被加国两大城市,多伦多及温哥华所吸引而移居到那里去。 尽管这两座城市及其周边地区是最受移民欢迎的地方,但新的数据显示,这两个城市是移民落脚工作最差的地方,至少在待遇上是这样。 根据加拿大统计局数据,与其他地区相比,这两座主要城市的移民年收入中位数(上一次调查是在2019年)明显较低。 虽然随着时间的推移,加拿大新移民的入职工资一直在上升,2019年的中位数为31,900元,而2017年为30,600元,但这些人的薪资仍低于全国的中位数——2019年的38,800元。(移民10年后,新移民的收入中位数略高至33,700元,但仍低于一般中位数。) 与此同时,那些在小城市落脚的人,收入比全国平均水平更高,部分原因是与多伦多和温哥华相比,这些地方对技术工人的需求更多,工作竞争更少,而大城市的房价和生活成本总体上也是出了名的高。 全国最高的移民工资可以在亚省农村地区找到,2019年的中位数为46,700元;另外人口较少的城市,如魁北克市就有44,500元,而圣约翰斯(St. John's)则有44,100元。 就以安省而言,雷湾(Thunder Bay)是移民赚得工资最多的地方(2019年为43,500元),而温莎、伦敦和多伦多等城市的工资等级最差(分别为26,300元、28,600元和29,600元)。 正如《更好的居住》( Better Dwelling)所指出,在移民人口较少的地区,有一个总体的模式,即移民在到达加拿大10年后赚得更多,而南安省和纽宾士域省的总体工资率最低。 (图片:Pexels) T11

安省支援人員增工資 延至10月31日

■■安省支援人员增工资政策,延至10月31日时。 加通社资料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政府宣布,由于正面对第四波疫情,决定延长个人支援人员临时工资增长政策至10月31日。省府表示,延长有关政策,所需额外成本达1.69亿元。   该政策于2020年10月1日推出,至今已延长了3次。   省长福特于7月时曾表示,“保证”临时工资增长政策,将可变成永久性,但至今仍未发生。   省府表示,随着疫情持续,加薪的目的,是要稳定人员分配,并支援前线医护。   省卫生厅长叶丽雅表示,自疫情开始至今,个人支援与直接支援人员,在支援最脆弱患者上一直十分重要,随着踏入秋季,确保安省的支援人员获得支持,可确保患者继续获得高质素护理。   社区护理、长期护理及为儿童提供服务的个人支援人员,每小时加薪3元,而在医院工作的则每小时加薪2元。星岛综合报道

至少要掙多少錢才能在安省最貴地區生活?

【加拿大都市网】生活在安省最贵的区域,只挣最低工资是远远不够的! 安省生活工资网(Ontario Living Wage Network(OLWN))近日出了一份报告,计算了想在安省最贵的区域生活需要挣多少钱,这份报告计算的工资是根据一个四口之家的需要来决定的,这个四口之家的父母两人都要全年全职工作。 来看看具体数字吧。 生活成本最高的城市是多伦多,居民需要时薪达到22.08元才能维持生计。 排名第二的是Halton地区,需要时薪20.38元才行,再次是Haliburton,需要时薪19.42元 而所需工资最少的三个地方则为 Muskoka $15.84/h, Sault Ste. Marie $16.16/h, 以及London $16.20/h 点击这里进入官网查看报告   (编辑:北极星) (Ref: https://www.narcity.com/en-ca/money/toronto/ontarios-most-expensive-regions-need-you-to-make-more-than-1425hr)

36%企業今年不加薪 估計基本工資僅漲1.6%

(■■地产业和公共事业料前景看好,不会冻薪。 星报资料图片) 最新调查显示有36%加国机构在今年冻薪,相对在新冠肺炎疫情前的预测只有2%。这个趋势影响未来一年的情况,有46%的雇主对前景不明朗,未能决定是否加薪或冻薪,另有13%东主明言在明年实行冻薪措施。 该项由人力资源顾问公司Morneau Shepell进行第38届薪金预测调查,也是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首次因工资冻结和经济不稳定综合影响下,令全国基本薪金增幅预测下调低于2%。 在2019年,包括冻薪的薪金平均增长按年为2.4%,相比2020年实际基本薪资增长的1.6%,前者数字要高得多。加拿大的雇主预计在2021年基本薪资将有小幅回升,包括冻薪的基本工资预期平均增长为1.9%。在不包括冻薪资结和晋升的调整下,雇主预计2021年薪金的加幅为2.5%,低于2020年不包括冻薪的实际加幅为2.6%。 虽然财务稳定性出现不明朗情况,加上对2021年薪资的相应影响,使全国的雇主面对挑战,但一些省份预计遭受的打击将会比其他省份更大。在亚省有16%的雇主预计冻薪的数量将超过其他任何省份,当中主要是商品价格急剧下降所致。反观海洋省份于明年会维持稳定,纽奔驰域省有8%的雇主预期会冻薪,其次是新斯高沙省和纽芬兰及拉布拉多省均是9%,爱德华皇子岛是10%。 地产及租赁业最不受影响 以行业来对比结果时,冻薪预测的差异变得更为明显。调查发现在艺术、娱乐和康体行业有42%的雇主,及25%来自教育服务的雇主中,表示在2021年将会冻薪,因为这些行业主要是与人接触的活动,继续受到社交距离限制所带来的影响。明年表现良好而不会冻薪的行业,包括58%的地产及出租行业,57%公共事业,56%为农业、森林、渔业和捕猎行业,以及51%是金融和保险业。 在分析面对不确定性行业时,有68%的运输和仓储及58%的住宿和食品服务业的雇主表示,他们不知道会否在2021年冻薪。 来自地产和出业有31%的雇主,以及在公用事业中38%的雇主并未确定是否在明年冻结工资。

7月工資大增4.5% 職位削減推高失業率

■今年7月全国共削减工作职位2万4千多个,因此略微推高失业率。星报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讯   加拿大统计局周五公布数字显示,今年7月份加国平均工资按年增长4.5%,是近十年来增幅最大的月份。但不好的消息是今年7月全国共削减工作职位24,200个,将失业率略微推高至5.7%。 据加通社报道,加拿大统计局通常以“全体劳工按年度比较平均时薪增长”(year-over-year average hourly wage growth for all employees)这样一个指标,来衡量加拿大工资增长的情况。这个由2009年起引进的指标,也是央行密切关注的几个重要工资指标之一。 失业率仍处历史低水平 上述指标在今年6月及5月的涨幅分别是3.8%及2.8%。7月份的4.5%是过去10年来最快增长幅度。而魁省和安省的增幅更是分别达到6.2%及5.1%。 在就业职位增长方面,统计局指加国经济呈现出2018年初以来最疲弱的三个月周期。今年5月份以来呈现出平衡走向,每个月平均增加400个职位,数字小到在误差范围内可忽略不计。 加国自去年夏季以来,按月就业的增长一直呈现健康的走向。由去年7月至今,全国共增加了35.3万个职位,且几乎所有增长都是全职工作职位。在7月份职位有较多流失之后,全国失业率由上月的5.5%上升至5.7%,但仍处于历史最低水平之一。今年5月的全国失业率一度达到5.4%,是自1976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更进一步分类,今年7月全国私营机构共削减工作职位69,300个,而公营机构则增加了17,500个就业职位。青年就业职位减少了19,000个,令青年失业率上升了0.7%,达到11.4%。此外,核心年龄段(25至54岁)妇女的就业职位也减少了18,000个。综合报道

加拿大6月失業率微升 但好消息是工資漲了!

加拿大就业市场表现持续稳定,6月份虽录得2,200份职位流失,但全部都是兼职职位,失业率略为微升至5.5%,工资则上升至逾1年以来高位。 加拿大统计局表示,6月份失业率微升0.1个百分点,至5.5%,较5月份的逾40年低位5.4%,微升0.1个百分点。 统计局指出,6月份录得职位流失2,200份,最主要是新增2.4万份全职职位,但被流失的2.6万份兼职职位所扺销。 汤逊路透Eikon的数据显示,经济分析员普遍预期加国6月份会录得职位增长1万份,失业率上升至5.5%。 统计局亦表示,今年首6个月,加国新增24.8万份职位,且几乎所有都是全职职位,且见2002年以来最强6个月就业增长。 至于6月份平均时薪较去年同期上升3.8%,见2018年5月以来增长最强劲的1个月,亦是过去10年以来,第2个最强劲增长月份;而各省份中,魁省表现最佳,平均时薪增长达5%,见2009年4月以来最高水平。 (网上图片) T02

疑似華為員工”炫富”: 年終獎91萬 年收入突破200萬

相信不少人对华为员工的具体收入都充满好奇。日前,有疑似华为员工在社交网络上爆料自己2018年年终奖发了91万(税前),加上股票TUP、工资等年收入妥妥的突破200万。该华为员工入职7年,19级,B+,专家岗。 随后其他华为员工纷纷跟帖,透露自己的等级和收入。据统计,华为员工19级200万,17级100万以上,15级员工50多万,13级只有15级的一半。这些收入都包含了去年的年终奖、股票分红、工资等。这些薪资数据的真假待商讨,但华为待遇好是肯定的啦。 2017年,华为就拿出了40%的利润来分红,持股员工人均可分得21万元。2018年,华为预计将拿出240亿元作为分红,人均达到27万元左右。当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拿到分红的。以华为应届毕业生为例,入职华为定级一般为13级,工作满一年至三年后,符合业绩指标的即可配股,通常在5万至10万股左右,分红最高可达20多万元。   在2019年春节前,任正非发布了总裁电邮,表示据2018年全年财报初估,华为18万员工人均年收入可达人民币110万元。而2017年华为员工平均年薪为70万元。今日,华为发布了2019年一季度经营业绩,销售收入1797亿人民币,同比增长39%,净利润率约为8%,同比略有增长。   小编叨叨:付出不一定有回报,但高回报的背后一定是巨大的付出。 来源:羊城晚报金羊网

公務員工資錯亂長達三年 花了10億還沒修好這個薪酬系統?

■■受到凤凰薪酬支付系统影响,多诺文不得不延迟退休。星报 综合报道 数千联邦公务员至今仍受“凤凰薪酬支付系统”(Phoenix Pay System)故障的影响,对一些人来说,3年多的时间已过去,故障带来的困扰丝毫没有减弱,问题解决之日遥遥无期。 凤凰薪酬支付系统自2016年2月实施以来,一直故障不断。大批公务员或收到金额有误的薪金,或根本收不到。错发薪金导致连串问题,一些会计师甚至开始制定特殊方案,帮助那些受“凤凰”故障影响的客户。 前联邦审计总长费格逊(Michael Ferguson)称,凤凰系统的实施是一个“不可理解的失败”,其过早的发布令公务员付出了代价。政府替换该系统的花费,迄今已达10亿元。 故障个案积压28万宗 上个月发布的官方调查显示,约7万名雇员举报2018年经历了与凤凰系统有关的薪酬问题。超过5.3万公务员担心凤凰系统会破坏他们薪酬稳定性,令他们无法寻找其他工作机会。 凤凰系统发布3年后,加拿大公务员联盟(Public Service Alliance of Canada,简称PSAC)正要求政府雇用更多人员,来处理28万宗积压的凤凰系统故障相关个案,补偿员工3年工资错发带来的影响。 在国防部工作的多诺文(Glynis Donovan)去年年满60岁,但是不得不延迟退休,她不知道何时或如何从凤凰系统故障给她生活带来的混乱中走出来。家住哈利法斯的多诺文称,自2016年起,她的工资单经常出错且令人费解,有时一个月收到5张工资单,这已成为影响她情绪和身体健康的根源问题。多诺文每周花费约5个小时整理工资单的细节,最近开始启用第四个文件夹来存盘。她最担心的是加拿大税务局调查,因为她的税务已越来越复杂了。 渥太华的莫罗尼(Amanda Moloughney)在联邦基建部(Infrastructure Canada)工作。最近两年,她连续获得了两次升职,但薪酬文档一直没更新,收到的薪水还是两年前的水平。更重要的是,由于文档未更新,莫罗尼无法将她3岁的女儿加入她的医疗福利计划。她不得不自掏腰包带女儿看病,且不得不借钱支付托儿费用。财务困境甚至令莫罗尼考虑离开加拿大,去其他国家找工作。不过,莫罗尼表示,在不知道工资问题何时能解决的情况下,即使这样的决定也是在冒险。

清早被債驚醒!近半加拿大人工資晚發一周就沒法過日子了

温哥华房子无疑是值钱的 想起来好像自己是个“富翁” 但每月要还的房贷车贷账单 还有人欠了卡债信用卡贷款 算一算自己真是个“负翁” 清晨想起债务惊得坐起来   利率高 被债压得喘不过气 据Environics Analytics一项研究数据显示,利率上涨速度快过收入增长,令加国民众被高债务压得喘不过气来,若利率进一步走高,财务将恶化至危机水平。 据《加通社》报道,Environics Analytics在一份报告中警告说,飙升的房屋估值让加拿大人的平均资产增加,特别是多伦多和温哥华市场最明显,但利率上升却也让民众压力增大,不得不节衣缩食。 ■资产虽然上涨,但加国民众的债务负担更大。 CTV   如此富裕又如此贫穷 该分析公司研发高级副总裁米若(Peter Miron)表示:“今年很特别,加拿大人从未如此富裕,但同时,他们亦感到更加贫穷。虽然房地产上涨、流动性资产上涨、养老金上涨,资产负债表上的一切看起来都不错,但突然之间,你看到利率上升,等于现金流受到挤压,到了年终,口袋里的钱将更少了。”  家庭债务恐恶化至危机水平   米若说,现在情况尚未严峻,但如果利率按预期上升,恐怕有民众被迫出售资产、甚至宣布破产,未来4年内,加国民众的财务将恶化至危机水平。 根据Environics Analytics的数据,2017年加拿大人的利息总额,比2016年多出90亿元。与2016年相比,2017年加拿大家庭的平均收入高出544元。加拿大国民的平均净资产增长8.5%,达到近80.8万元,但主要是房地产价值所致。 同时,2017年平均家庭债务增长4.5%,平均利息支出与收入比率上升40个基点至6.4%,这是10年来的首次增长。 央行从去年夏天已来,已经四度调高利率,预计未来还会进一步加息。信贷咨询协会主席汉纳(Scott Hannah)说,如果仅有15万房贷,面对利率上涨,影响可能不太大,但如果房贷50万以上,将大受打击,更何况工资增长速度不及利率上升的速度,国民消费力变得很脆弱。   晚一周拿到工资都会活不下去 据HuffPost报道,根据加拿大工资协会的最新报告,加拿大在过去一年里的“强盛经济”对辛勤工作的劳动者似乎并没有什么助益。 加拿大工资协会在今年夏天的调查显示,44%的回应者说,哪怕只晚一周拿到工资,都会很难解决温饱问题。 与前几年比起来,这个数字其实略有下降。在过去,平均48%的人表示,晚一周拿到工资会使生活面临困难。   4成人快被债务压垮 协会总裁Peter Tzanetakis告诉HuffPost:“事实上,人们继续负担着高额债务,甚至影响了他们存钱应急或养老。” 在过去一年中,加拿大工作者对个人经济状况的评估有所改善,66%的人表示,今天的经济状况比一年前好。每月花光所有工资的人数比例从一年前的40%下降到了35%。 但存钱的能力并不意味着债务有所减少。34%回应者表示,他们如今负担的债务比一年前还要多。40%回应者表示,快要被债务压垮。1/8的人认为,他们永远都不可能无债一身轻。 在过去10年中,加拿大家庭债务上升到发达国家经济最高水平之一。在去年,每1元可自由支配的收入所对应的债务竟超过1.70元。 加拿大国家银行多次表示,由高额房价产生的负债过重问题,是本国经济的关键危机。   欠债太多想找雇主涨工资 有趣的是,调查还提出了一条可能让雇主担忧的发现:家庭负债过重可能会影响雇主。 Tzanetakis说:“人们在管理经济、债务上的压力会波及就业领域。加拿大人告诉我们,这些问题影响了他们的整体绩效,所以也可能影响工作效率。” Tzanetakis建议,肩负着高额债务的人们,应该“优先为自己买单,只将工资的一部分用来还债,或进行长期投资。” 但Tzanetakis也发现:比起存更多的钱,加拿大人更加倾向于通过涨工资来还清债务“这其实是个财务约束的问题,人们需要平衡开支。”他说。 怎一个愁字了得! 欠债太多 增长点太少 困守愁城 如何突围? 来源:都市加西追踪 星岛日报综合

年薪50萬+的香港夫妻曬賬單:我們是如何變成月光族的?

中产阶级,被香港人戏称为夹心阶层——既不如上层社会享有巨大财富,又不像底层社会能享受社会福利保障。香港电台时事栏目《视点31》,在两年多前曾做了一期名为《中产向下流》的节目,讲述了香港一对中产夫妻的日常。 Alex30出头,负责替人家打理养老院,太太Cax,在金融机构工作,儿子两岁多,将有第二个孩子。两夫妻每月收入4万6千港元,在家人的帮助下,在深井买了一个600平方尺(66.66㎡)的房。lex说,他觉得自己是中产,但每月赚的钱几乎都花光。 账单如下: 最大头的开支是房贷,每月1万3千港币,占了收入的三成。第二大项是读书借贷,Alex说,对中产阶级来说,要保持不向下流动,就得持续进修,但一个硕士学位动辄十几万,所以只能向银行借钱交学费,分期返还。还有一大开支是小朋友的学费,夫妻两一致认为香港的教育政策很失败,所以只能自己找出路,自己多存点钱报读其他学制或者国际学校。 而其它支出七七八八算下来,总共44152港币,收入所剩无几。买房供楼,子女教育,阶层下滑的焦虑…… 身在大陆的中产们,仿佛看见了另一个自己。 其实,大陆的中产更幸运,因为无论在社会资源,还是社会福利上,相比其它阶层,中产都处于平等或者优势地位。 而在香港,尽管中产阶级在社会上占据收入和价值观优势,但吊诡的是,香港社会问及对中产阶级的态度时,得到的反馈往往是“不被羡慕”,甚至有中低层收入者觉得“香港中产很可怜”。 这个阶层,往往纳税最多,而福利最少。 由于收入超过了最低申请标准,他们所以无法申请政府提供的“公屋”。住房问题,完全靠自己打拼解决。在医疗保障、社会保险、教育以及财政“派糖”方面,中产也都是“被遗忘的角落”,很少受到相应关照。视频最后,Alex哭诉:“希望政府照顾一下我们,我们的生活真的不向想象中那么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