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12月03日 星期六 18:06:37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29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布哈里

爆了!英國女王回應!加拿大廢除君主制上熱搜,杜魯多表態

昨天我们报道了哈里和梅根在接受奥普拉访问引发的轩然大波。今天关于这场风波有了更多的内容:   女王及王室回应    英女王伊丽莎白二世于周二表示,王室成员对其孙子哈里王子和妻子梅根的艰难经历感到难过,并承诺将私下解决有关哈里梅根儿子的种族主义言论。   上周日,梅根在接受Oprah Winfrey在美国电视台播出的采访时,指责英国王室总是担心自己的儿子Archie肤色太黑,并且在她考虑自杀时无视了她的寻求帮助的请求。   白金汉宫在代表伊丽莎白女王发表的一份声明中表示:“在得知了过去几年哈里和梅根过得很艰难后,整个家族都很难过。”声明中还说到“被提及的问题,尤其是种族问题,令人担忧。虽然一些记忆可能会有所不同,但它们将被非常认真地对待,并将由家族私下处理。     声明还表示“哈里、梅根和Archie将永远是备受爱戴的家族成员。”   星岛资料图 哈里梅根的采访节目曝光是王室自1997年以来遭遇的最大危机。1997年的时候,哈里的母亲戴安娜王妃去世,以伊丽莎白女王为首的王室因反应迟缓而饱受批评。   查尔斯王子据称“对儿子很失望”   在两个小时的节目中,哈里王子还说,他的父亲,王位继承人查尔斯王子让他失望了,他感觉自己被困在了王室生活中。   今天在白金汉宫发表声明之前,记者问正在伦敦访问疫苗诊所的查尔斯王子对采访的看法。他停下脚步,抬头看了看,面色凝重,然后转身走了出去,没有说一句话。 据每日邮报报道,王室内部消息人士表示查尔斯王子对儿子在采访中说的话“很失望”。 另外,哈里王子提到王室切断了他们全部的经济来源,向着查尔斯王子说话的王室内部人员表示这是不真实的,查尔斯王子尽了自己的能力给儿子和儿媳提供了一些经济上的支持。 梅根姐姐和父亲发话 梅根和父亲、同父异母的姐姐关系一直很迷。姐姐萨曼莎曾出过一本书,名为《野心王妃姐姐的日记》。 昨天奥普拉节目上梅根被问到对这本书的感觉,梅根表示跟自己这个姐姐很疏远,最近一次见面是20年前的事情。 结果萨曼莎反手就发出很多张两人的合影,其中一张是2008年毕业典礼上的,并表示梅根“满嘴谎言”。   推特图   而梅根父亲这边,奥普拉提及当她发现父亲跟小报交易时,是否感到背叛。   梅根表示她很难与父亲和解,又提到这一背叛,还说现在自己成了母亲更加无法理解。   Good Morning Britain新闻截图   梅根父亲托马斯今天接受采访,称自己已经道歉100次,却没有得到梅根和哈里的任何回应。   他还表示梅根关于种族歧视的爆料,称他们在故意抹黑王室,而自己很尊重王室。   加拿大退出英联邦呼声高?杜鲁多回应   梅根和哈里关于英国王室的爆炸性爆料同时引发了对加拿大与英国王室关系的新审视。   新民主党领导人表示,加拿大继续君主制没有任何益处。   CBC截图   这对夫妇对他们的王室经历的“爆炸性”描述,增加了人们酝酿的一种情绪,即英国王室与许多加拿大人的关系越来越不相关。   此前,加拿大前总督朱莉(Julie Payette)就爆出过丑闻,她在1月份因工作场所骚扰的报道而辞职。随后的民意调查也表明加拿大人对君主制的依恋已经减弱了。   宪法专家埃米特(Emmett Macfarlane)说,指出,加拿大公众对君主制的忠诚仍存在分歧,摆脱君主制将导致一场复杂的宪法辩论,几乎肯定会使国家陷入政治动荡。     不过,他认为加拿大不太可能继续正式切断与君主制的联系,因为这需要所有10个省都同意,即使有大量的基层支持,这也是一个艰巨的任务。   埃米特指出,政治家们害怕宪政改革谈判,1987年的密契湖协议(Meech Lake Accord)和1992年的夏洛特敦协议(Charlottetown Accord)都曾引发动荡。   “这些事件导致了95年的魁北克分离公投,国家几乎崩溃,”他说。   “如果没有其他东西摆在桌面上,比如给魁北克更多的权力,或者在宪法中承认魁北克独特的社会,魁北克是不会同意修宪的。而一旦你开始在谈判桌上加入其他东西,其他省份也会开始扎堆。”   CBC新闻截图   加拿大总理杜鲁多今天说,在疫情仍在肆虐且国内面临前所未有的经济动荡之际,他的政府将不会参与有关废除君主制的宪政谈判。 杜鲁多在被问及加拿大是否应重新考虑其与英国王室的关系时说:“显然,我祝福王室成员一切都好。但正如我之前所说,我的关注重点是让加拿大安全度过这场疫情。”   杜鲁多说:“如果人们以后要谈论宪法改革和改变我们的政府体制,那很好。他们可以进行对话。但是现在,我还没有精力进行这些对话。” 星岛资料图 杜鲁多说,他不会对哈里和梅根提出的具体指控发表评论。他说:“我不会对英国发生的事情发表评论,但我每一天都继续努力在加拿大与种族主义和不容忍现象作斗争。” 众所周知,杜鲁多与伊丽莎白女王有着亲密的关系,曾在白金汉宫和国外的英联邦首脑会议上与她会晤多次。杜鲁多的父亲皮埃尔出任总理时,他就曾与她会面。 杜鲁多在女王去年94岁生日时说,加拿大“对她的领导和对我国及英联邦的坚定承诺表示感谢”,并赞扬她“对人民非凡的服务,坚韧的力量和持久的风度”。 杜鲁多还称女王为“我国许多传统的捍卫者”,并说在2019年女王93岁生日时表示“许多加拿大人对女王表示敬意”。 《蒙特利尔日报》今年早些时候委托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加拿大大西洋各省和魁省仅有6%的受访者表示“对英国君主制感到依恋”,而在卑诗省,这个比率却高达29%。   各方观点越来越多,瓜吃不完了!有重大更新我们会持续关注。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新冠疫情实时更新哦!   编辑:言西早 小星

現實版「狸貓換太子」?尼日利亞總統被疑「已去世被克隆

来源:新京报 有人被要求证明“我妈是我妈”,有人被要求证明“我是我”——这个人还是个总统。 据英国《卫报》,当地时间12月2日,尼日利亚总统穆罕默杜·布哈里首次发声驳斥了关于其“已去世被替身替代”的谣言。 布哈里2日在波兰的一次会议上称,“这是真实的我,我可以向你们保证。我很快将庆祝我的76岁生日,我会继续变得更加强壮”。 其后,布哈里在推特上置顶一条推文,称“今天在波兰与尼日利亚人举行的会议上有人提了个问题,问我是否被‘克隆’。这些愚蠢的谣言并不意外,去年我去接受治疗时,许多人希望我死了。” 据《卫报》,社交网站上关于布哈里实际上“已去世”,目前出现的是一个“苏丹替身”的谣言已经持续数月,布哈里的部分政敌更是一直坚持这一说法。 布哈里2017年曾前往英国接受治疗长达5个月,而政府方面一直未曾公布布哈里具体是何种病症,这使得谣言漫天飞。 不过,布哈里在波兰回应这一问题也引发尼日利亚网友的不满。 据《尼日利亚每日邮报》,有网友称:“你决定在离开尼日利亚之时回应这个问题,我们在尼日利亚的这些人不值得你作出回应吗?也许这些不在尼日利亚的人可能会是为你投票的人吧。” “狸猫换太子”的谣言如何发酵? 尼日利亚媒体NAIJ 2日做了一个“事实核查”(fact check)报道,分析了布哈里“已去世被替身替代”这一指控的发酵过程。 报道称,大约1年前,“比夫拉电台”首次爆出布哈里总统已去世的消息,“比夫拉原住民”(IPOB)领导人卡努极力宣传这一消息。 卡努称,布哈里“已去世”,现在的总统是个“替身Jubril。卡努还表示,Jubril几乎与布哈里一模一样,除了一些细节,如耳朵、鼻梁等。 除卡努外,一些尼日利亚人,包括部分高官,都接受了这一故事,认为总统已被一个长相相似的苏丹替代品替代了。 其后,尼日利亚社交媒体上不断出现布哈里“已去世被替身替代”的贴文及视频。 而出现这一谣言主要是因为布哈里多次长时间“失踪”。 自2015年当选总统后,布哈里曾多次前往英国接受治疗。总统办公室最开始的说法是,布哈里有“持续的耳朵感染”。但在一次持续5个月的“失踪”治疗后,关于其健康状况的担忧愈发严重。当其再次现身,关于其身份的怀疑开始爆发。 此外,据英国《快报》,今年5月,一名尼日利亚外交官在苏丹首都喀土穆被“刺死”,而一名尼日利亚裔苏丹妇女因此被逮捕,此事也被怀疑论者认为是为掩盖布哈里已死的事实。 NAIJ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布哈里“已去世被替身替换”的谣言是个毫无根据的阴谋论。推动这一谣言发酵的卡努等人是公认的布哈里政府批评人士,而他们也并未给出确凿的证据以证实他们的指控。 爱玩“失踪”的尼日利亚总统 事实上,尼日利亚总统长期离国治病早有先例。 据CNN,2010年,前总统亚拉杜拉曾离开尼日利亚3个月,前往沙特阿拉伯接受治疗,但回国几个月后就去世了。亚拉杜拉当时的离国导致国内出现权力真空,国内甚至爆发抗议,民众要求亚拉杜瓦出示健康证明,同时出示批准其离国的宪法命令。 或许尼日利亚人民也是担心“历史重演”。 据《卫报》,布哈里2017年1月至3月曾到英国接受治疗,5月再次离开尼日利亚前往英国。 当是时,尼日利亚国内对总统健康的担忧就不断加深,网络上也开始出现他已经死亡的谣言。布哈里的助手不得不发布总统与其他人吃午餐的照片,向尼日利亚人民证明,总统还好好活着。 即将76岁的尼日利亚现总统穆罕默杜·布哈里在尼日利亚是个“传奇”般的存在。 布哈里生于1942年,1972年就曾参加推翻戈翁军政权的军事政变,成为当时军政权的主要成员。1983年,布哈里发动军事政变推翻第二共和国的沙加里民选文官政府,重新建立军事独裁统治。但2年后的1985年,其政权就被另一起军事政变推翻了。 1999年尼日利亚恢复民主宪政后,布哈里重返政坛,并先后参加了2003年、2007年、2011年、2015年的总统大选,并于2015年成功当选,再次站上尼日利亚政坛的顶峰。 自2015年上任以来布哈里积极反恐,宣称取得了对“博科圣地”等武装组织的军事胜利。分析人士称,凭借这些“战绩”,原本布哈里可以轻松赢得明年2月的连任,但近期发生的一起袭击事件为其寻求连任添加了不确定性。 据美媒,尼日利亚安全官员11月22日公布,该国东北部的一座陆军基地遭武装人员袭击,造成约100名士兵死亡,而这一事件就发生在极端组织“博科圣地”活跃的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