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10月03日 星期一 19:34:22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29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引渡

金京燁上海殺人碎屍潛逃新西蘭 10年引渡不成功

  韩国籍男子金京烨2009年涉嫌在上海杀害一名20岁中国女子,后潜逃新西兰。2011年起,中国政府持续向新西兰要求引渡金京烨。去年12月,新西兰司法部同意将其引渡到上海,但当地上诉法院11日以人权风险为由,要求当局重新评估引渡决定。金京烨的律师艾里斯对路透社说,“这是具深远人权重要性的判决,将在整个普通法世界获得回响”。   事件恰逢香港修订《逃犯条例》并且引发风波,备受关注。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11日说,中方向新西兰提出引渡请求,是要惩治罪犯,维护公平正义,双方正就这宗案件展开合作,案件已发生近十年,为了还被害人一个公道,中方希望新西兰可以尽快引渡。 耿爽强调,中国高度重视保护和促进人权,已从欧洲、亚洲、拉丁美洲等地,成功引渡260多名疑犯,说明国际社会对中国司法制度有信心。 韩男涉上海杀人弃尸 现年40岁金京烨是韩国籍新西兰永久居民。2009年12月,其涉嫌在上海杀害20岁的中国女子Peiyun Chen并将其抛尸,随后潜逃回新西兰。2011年,中国发出红色通缉令,新西兰政府立即应中国要求逮捕了金京烨,并将其羁押至今。 由于中国与新西兰之间没有签署引渡条约,2014年11月,时任新西兰总理约翰.凯伊(John Key)访华时,与中国领导人就不涉及金钱犯罪的引渡问题进行了商谈,同意开展法律协作。这意味着金京烨案可能成为两国首宗引渡案。 由于中国政府保证金京烨会得到公正审讯,而且不会面临死刑,新西兰司法部去年同意将金京烨引渡到上海。不过金京烨声称在中国无法得到公平审判,可能遭到虐待,对引渡提出上诉。上诉法院法官温克曼11日作出判决,认同中国的刑事司法系统与新西兰截然不同:“根据国际法,新西兰有义务拒绝将人送到存有重大刑求风险的管辖区。” 新西兰是中国贪官及经济犯外逃的“重灾区”,中国追逃的“百人名单”中,约有11人在新西兰。由于金京烨引渡案可能影响到中国境外追逃的“猎狐行动”,因此备受关注。

快訊:加拿大官方宣布批准孟晚舟引渡聽證!

据CTV今天下午1点58分的报道:加拿大官方今天宣布,接受了美国对孟晚舟的引渡申请,将正式开始孟晚舟的引渡听证。 加拿大司法部长对媒体表示:“这项决定是在对本案证据进行彻底和周密的审核之后做出的。” 加拿大司法部于1月29日确认收到美国引渡要求,根据法律,确认之后的30天需要做出是否引渡的决定。 英媒体援引法律专家的话表示,加拿大若同意对孟晚舟的引渡,定将本已恶化的中加关系雪上加霜。 下图是1月29日时孟晚舟可能面临的结局: 现在引渡结果已出,她还可以提出上诉或者申请延期。这一过程可能拖延至数月或者数年。 点击这里阅读早前报道复习案情

麥家廉評論打開魔盒 掀加國司法是否獨立論戰

■■引渡孟晚舟最终需联邦司法部长拉梅蒂(图)签署同意。 星报   麦家廉的评论打开了潘朵拉的盒子,掀起加拿大司法究竟独不独立的论战。   《麦克琳杂志》(Mcleans)一篇文章提到,加拿大当然是司法独立,政治不会渗入司法系统中,但问题在于:引渡不是刑事案件,不完全是政治说可以撇清就撇清的,因为最终引渡的权力是取决于联邦司法部长。   司法部长不是橡皮图章,不受其他官员左右。多伦多专精引渡法的律师温斯顿(Seth Weinstein)表示,联邦司法部的网站写得很清楚:“这项决定不能委托给任何官员,部长的自由裁量权是广泛的,但不能任意行使。”温斯顿表示,部长的最终决定是“带有政治性”,必须考虑到是否会“震惊加拿大人的良心”、“不公正或压迫”等多重因素。   90%以上美国引渡请求成功   阿尔伯塔省大学专精国际法和宪法的教授哈里顿(Joanna Harrington)认为:“法院在引渡中的角色是‘适度的’,引渡是一个政治过程,主要责任在行政部门。”   当然,这不意味着法院的作用不重要,因为所有证据文件都要完善,以符合引渡法的基本标准,美国检方需证明孟晚舟在美国所犯的罪在加拿大也是成立的,即符合“双重犯罪”的原则。   根据《国家邮报》报道,过往纪录显示,90%以上、也就是绝大多数美国引渡请求都是成功的。但引渡诉讼的程序非常复杂,甚至可以拖至10年以上。

杜魯多:解僱麥家廉不會幫助解決問題

都市网智苏报道,加拿大总理杜鲁多1月24日表示,自由党政府目前要做的,是让中国拘留的两名加拿大人得到安全释放,他相信,即便此时开除驻华大使麦家廉也无法帮助解决问题。 他说:“我们的工作重心,完全在于如何让几名加拿大人平安回家,确保他们的权利受到尊重……做出这种改变(指解雇麦家廉),不会帮助那些加拿大人早一天得到释放。” 加拿大驻华大使麦家廉(John McCallum)周二在对华文媒体召开的座谈会上,指出华为高管孟晚舟很有可能赢得引渡上诉的言论,引发各大英文主流媒体的集体关注,甚至要求总理杜鲁多对此置评。 联邦保守党党领谢尔(Andrew Scheer)表示,言论明显不是麦家廉所应该发出的,如果他是总理的话,他会解雇麦家廉。 当时,虽然杜鲁多没有明确表示他同意麦家廉认为孟有“强有力的论据”,但也并没有公开批评麦家廉违背了政府的规范,即不对美国对孟的引渡案的实力程度(strength)表达任何看法。 Reference:https://www.cbc.ca/news/politics/trudeau-mccallum-fire-envoy-china-1.4990933

引渡孟晚舟,中方是否會報復?媒體六問中國外交部孟晚舟事件

来源:人民网 问:据报道,瑞士联邦主席毛雷尔撰文称,中瑞关系历史悠久,两国之间的认识、理解和合作一直稳步发展。在多元、复杂又相互依存的世界中,中瑞两国为解决全球诸多挑战树立了典范。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中方对毛雷尔主席有关积极表态表示赞赏。当前,中瑞关系发展良好。大家应该记得,2017年初,习近平主席对瑞士进行了成功的国事访问,双方达成一系列重要共识。双方在“一带一路”、经济、金融、自由贸易、人文等领域合作面临新的发展机遇。 在当前国际形势面临诸多不稳定、不确定因素的背景下,中瑞开展互利友好合作不仅给两国人民带来了实实在在好处,也促进了中欧关系的发展,同时为共同维护多边主义和自由贸易发出了积极声音。 大家也都知道,目前王岐山副主席正在瑞士访问。此次访问瑞士是2019年中瑞高层交往的开篇之作。中方期待通过王岐山副主席此次访问进一步推动落实习近平主席访瑞期间双方达成的重要共识,保持两国高层密切交往,增进政治互信,深化中瑞创新战略伙伴关系,密切双方在双边及中欧层面合作。 问:来自十几个国家的前外交官和学者今天发表了一封致中方的公开信,要求中方释放最近在中国被拘押的两名加拿大公民。请问你对此有何评论? 答:我注意到你提到的这封信,应该来自加拿大和他的几个盟友。一共是7个国家的前外交官,还有几个国家的学者。这些人至少犯了两个错误: 第一,将从事研究和正常中外交流的人等同于两个因涉嫌从事危害中国国家安全活动被中方国家安全机关采取强制措施的加拿大人。这对广大致力于中外正常友好交流的人士是一种极大的不尊重。 第二,干涉中国司法主权。公然喊话施压,要求中方释放正由有关部门依法侦办的两个加拿大籍公民,这是对中国司法主权和最起码的法治精神的不尊重。 我愿再次强调,中方欢迎外国公民,不管是前外交官、学者还是普通老百姓,到中国开展正常的友好交流活动,只要遵守中国的法律法规,没有任何可担心的。 问:去年12月开始,苏丹多个城市爆发反对总统巴希尔的抗议活动,联合国认为苏丹政府针对抗议者过度使用武力。请问中方对此持何看法?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官员近日在安理会呼吁考虑减少对苏丹的制裁,请问中方的出发点是什么?是否认为某种程度上减少制裁会加剧苏丹政府对抗议者的镇压? 答:苏丹是中国的友好国家,我们尊重苏丹政府按照自己国家的法律处理好相关问题。希望苏丹政府妥善处理有关问题,保持国内和平稳定。 至于你提到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官员的表态,中方一贯认为制裁本身不是目的,希望任何国家都能保持和平稳定。 问:据报道,加拿大驻美大使接受采访时表示,美方已通知加方将就孟晚舟案正式提出引渡请求,加拿大不喜欢美国司法对付孟晚舟,受罚的却是加拿大人。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中方已多次就孟晚舟事件表明严正立场。任何一个具有正常判断力的人都可以看出,加方从一开始在这个问题上就犯了严重错误。孟晚舟事件显然不是一起普通的司法案件。加美任意滥用他们之间的双边引渡条约,对中国公民的安全和合法权益构成了严重侵犯。我们敦促加方立即释放孟晚舟女士,切实保障她的合法、正当权益。我们也强烈敦促美方立即纠正错误,撤销对孟晚舟女士的逮捕令,不向加方提出正式引渡要求。 问:如果美方就孟晚舟案正式提出引渡请求,中方认为加方是否应该根据美加两国的引渡条约继续司法程序? 答:我认为任何国家,不只是加拿大,都应该真正地尊重法治精神。但是正如中方多次表明的严正立场,孟晚舟事件从一开始就是个严重错误,它显然不是一个普通的司法案件,而是美加之间对双边引渡条约的滥用。 问:加等国前外交官致中方公开信中提到,他们认为在中国从事政策研究和外交工作不仅不受欢迎,甚至包含风险。你刚刚表示,中方欢迎外国公民到中国开展友好交流活动,只要遵守中国的法律法规。你是否担心人们并不这样认为? 答:你知道在中国有多少经常往来于中国和其他国家、从事关于中国的研究和促进中国与其他国家相互了解合作的学者和外交官、前外交官吗?显然这个数字远远不止康明凯和迈克尔两人,远远超过公开信中这七个国家的前外交官和几个国家的学者。所以他们完全不能代表从事中外正常友好交流的人的心声。 中国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国家,只要不违反中国的法律法规,在中国的安全和自由是没有任何问题的。这些人是在刻意制造一种恐慌情绪。他们在中国受到任何威胁了吗?他们愿意把自己等同于那两个因涉嫌从事危害中国国家安全活动被中国有关部门依法侦办的人吗?如果不是,他们就是故意在犯偷梁换柱的错误。 这些人刻意公开发声施压,是不是希望中国14亿人民也发封公开信给加拿大领导人呢?我想中国人民的正义之声一定比这一百多人的声音更加响亮。 问:加拿大前安全情报局局长呼吁加方禁用华为。他提到,中方对待两名加拿大公民的做法有理由让人怀疑,中方如能接触到加拿大通信设施,可能会对此滥用。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我不想再对这种无稽之谈发表评论。 我看到有外国网友讽刺说,美加现在如此打压中国高科技公司,担心中国公司进行“间谍”活动,以至于担心中国制造的叉子都可能是间谍。这样一种荒谬的逻辑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 我们一直说,安全问题必须要用事实说话。迄今为止,美国、加拿大还有他们的几个所谓盟友,在世界范围内极力想制造出一种使用中国高科技通信设备就会被中国监听监视的恐慌,但他们有任何证据吗?!没有。如果没有证据的话,希望这些人最好就此打住,不要再发表让天下人都觉得很荒谬的言论。 问:如果美方正式引渡孟晚舟,中方是否会进行报复? 答:关于这个问题,早在去年12月9日,中国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召见美国驻华大使时已经表达得非常清楚了。美方所作所为严重侵犯中国公民的合法、正当权益,性质极其恶劣。中方对此坚决反对。我们敦促美方务必高度重视中方严正立场,采取措施纠正错误做法,撤销对中国公民的逮捕令。中方将视美方行动作出进一步反应。 问:你说加拿大和美国滥用引渡程序。你认为他们出于什么动机?为了达到何种目的? 你是很资深的记者了,你难道不是明知故问吗? 任何一个有正常判断力的人都能够看清这个事件的本质。这种赤裸裸对中国高科技企业进行无理打压的行为,将被历史证明是极其错误的。我相信公平和正义终将到来。 问:如果孟晚舟被引渡到美国,是否会影响中美经贸谈判? 答:我已经说过了,这起事件是一个严重错误,我们要求美方立即纠正错误。 问:有人认为,如果加方不立即释放孟晚舟,可能会面临严重后果。美方如果引渡孟晚舟,是否同样会面临严重后果? 答: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任,一个国家同样如此。我们希望无论是加方还是美方,都能认识到这个事件的严重性质,并采取措施纠正错误。 问:中方似乎在拘押两名加拿大公民的问题上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如果其他国家对中方加大外交施压,中方是否准备承担相应后果? 答:关于这个问题,我前几天就已表明,不存在中方面临越来越大压力的问题。即便是刚才加拿大《环球邮报》记者提到的这封公开信,七个国家也就是加拿大和它的六个盟国的一些前外交官加上几个国家的学者,他们不能代表国际社会的主流声音。这个世界上有多少国家、多少人?中国就有14亿多人民,正义之声在中国一边。 我希望这些前外交官和学者要明最起码的事理,尊重最起码的法治精神。如果连这点实事求是的精神都没有,怎么去搞研究?他们搞出来的研究结果能符合事实吗?  

孟晚舟或將釋放 加拿大證實仍未收到引渡要求

■■孟晚舟或被控涉及华为对伊朗的贸易,违反美国对伊制裁的法律。加通社   本报综合报道 加拿大联邦司法部发言人证实至上周五为止,加拿大还没有收到美国当局正式把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引渡至美国的要求。美国要求引渡的最后期限是1月30日。有熟悉引渡法的加国法律专家表示,若美国在这一期限到来之前没有提出正式引渡要求,那么加拿大有可能最终将孟晚舟释放。 据加通社报道,加拿大司法部发言人麦克劳德(Ian McLeod)周四透过电邮向加通社表示,“美国尚未正式提交引渡孟晚舟的要求及相关的支持文件。他们可以在2019年1月30日之前正式提出要求,加拿大之后有30天时间,决定是否发出授权启动引渡程序。”司法部发言人于周五口头证实仍未收到美国要求。 根据加拿大引渡法,美国当局必须在60天内正式向加方提交引渡要求。加拿大皇家骑警是在去年12月1日应美国当局要求,在温哥华机场将孟晚舟逮捕。美国方面指控孟晚舟犯有欺诈罪行,向美国银行业撒谎令其卷入华为对伊朗的贸易,违反美国对伊朗制裁的法律。 美国司法部拒绝对于孟晚舟一案作出细节评论,只表示此案未受到目前美国联邦政府部门部分关闭的影响。美国司法部一位公共事务官员对加通社表示,“我们没有评论,只能说目前政府运作的情势,不会影响此案引渡文件的准备。” ■■孟晚舟或有机会无条件释放。加通社   孟晚舟目前以1000万元交保,居住在自己位于温哥华的家中。她定于2月6日在温哥华出庭,以确定进一步法律程序的日期。她的被捕引发加中两国外交关系紧张。中国政府坚持孟没有做任何错事,要求加拿大将她释放,并警告加拿大若不释放她将会面临严重后果。 律师指没理由中止案件 富有处理引渡案件经验的温哥华律师伯汀(Gary Botting)对加通社表示, 如果美国没有在60天期限之前提交引渡申请,那么新近被任命的加拿大司法部长莱梅迪(David Lametti)将会“有义务” (have an obligation )将孟晚舟释放。“届时记者将会上窜下跳,要求政府释放她。因为法律就是这样规定的。”伯汀指该案目前仍处于“政治阶段”,除非莱梅迪下达指令进入下一步程序,案件才会走到法庭,或说进入司法阶段。 法国政府以前曾以犯有恐怖主义罪行为由,要求加拿大引渡一渥太华教授迪亚卜(Hassan Diab)。曾经代表迪亚卜对抗引渡要求的渥太华律师贝恩(Donald Bayne)则认为,美国至今尚未提出正式引渡要求并非特别不寻常。他认为美国最终会在期限之前正式提出要求。美国引起这一切,它不可能最后表示中止案件,或承认案件不成立。 贝恩表示,即使美国真的错过期限,案件都未必能完结。但是美国总统特朗普早前的言论可能令案件终结。他指特朗普上月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被问及,如果他认为有利于与中国达成贸易协议,是否会介入孟晚舟一案。特朗普面对这一问题时“陷入沉思”。贝恩认为孟晚舟的法律团队,可能以此质疑孟被美国当作人质和谈判筹码,对她的逮捕破坏程序。 此外,加通社指美国提交引渡要求的最后期限,正好与中美高层贸易谈判的关键日期重合。根据中国商务部的公布,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定于1月30日和31日访问华盛顿,并与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展开一轮谈判。

加外長就孟晚舟事件警告特朗普 劇情接下來咋走?

  孟晚舟女士已经获得保释,但是加拿大似乎把球踢回给美国方面。北京时间11日,加方法官表示,美方尚未正式提出引渡孟的要求,如果美方不在自孟被捕之日起的60天内提出引渡要求,她将被释放。这意思很明确,“我们在等美国消息”,也给自己下一步行动留了台阶。   ▲2018年12月7日,加拿大温哥华,针对华为CFO孟晚舟的保释听证会在温哥华法庭举行。(视觉中国)   同样是在北京时间1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称,如果孟晚舟案对美国国家安全有利,或能协助他达成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贸易协议,必要时候将加以干预。对此,加拿大外长弗里兰表示,法律程序不应被政治目的绑架。这已经不是这位女外长首次这么说。就在加方法庭第二次开庭决定是否允许孟保释之前,弗里兰还说,关于引渡不是一个政治化的决定,而是“由法庭遵照相关法律和我们的国际义务作出的”。她说,她完全信任加拿大司法制度。 舆论观察,加方的所作所为其实并不一致,甚至有点滑稽。加拿大司法方面消息人士透露,孟晚舟因涉嫌违反美国对伊朗的贸易制裁而面临被引渡至美国。如果加方真的尊重司法制度,为何要逮捕一个没有违反加方法律的中国公民?况且还是应第三国的要求。加方口口声声说尊重司法,但事实上,从加方决定扣留孟晚舟那一刻起,加方就已经突破了自己的底线,让自己的司法变成了美国的政治工具。尤其是引渡这件事上还要“等美国消息”,美国人让怎么做就怎么做,这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变成美国的附庸。 美国依靠霸权横行天下,任意使用“长臂管辖权”,让自己的国内法凌驾于国际法,“天下苦美久矣”。这一点,加拿大方面莫非有“难言之隐”?一方面,作为美国的盟友和近邻,加方在经济、安保方面高度依赖美国,因此在面对一些议题上难免底气不足。但另一方面,加拿大毕竟是个主权独立国家,中加交往不应受第三方干涉,甚至做出一些破坏中加关系的事,否则,谈何所谓“国际义务”?在当今国际秩序频繁遭到美国破坏的情况下,加方的所作所为非但没有帮助维护正常的国际秩序,反而是做了破坏国际秩序者的帮凶。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就像中国外交部发言人一直强调的,“孟晚舟女士被拘押从一开始就是错误举动,中方已经向加拿大和美国政府明确表明了立场,应当立即纠正错误,释放孟晚舟女士。”舆论期待,加方在权衡利弊之后能做出正确选择,不要在错误道路上越走越远,要做出一个负责任国家应有的、值得别国尊敬的行为。 来源:参考消息网

特朗普言論透露不正當目的 美國能否引渡孟晚舟還要打問號

■大温移民律师李克伦(Richard Kurland,图) 华为副董事长兼首席财务官孟晚舟获卑诗最高法院批准保释,接下来的重头戏就是引渡她的官司。有本地资深律师指,如果联邦司法部认为美国引渡孟晚舟,存在不正当目的或政治考量,就不会批准引渡。 大温移民律师李克伦(Richard Kurland,图)接受《星岛日报》记者访问时称,美国政府必须在2019年2月6日前,提出正式引渡请求。由于美国尚未提出请求,不清楚证据内容,目前难以预测引渡的成功机率。 不过,李克伦称,根据本国影响巨大的“Roncarelli v Duplessis”判例,若行政官员被裁定存在不正当目的(improper purpose),联邦司法部长最终有权拒绝引渡。 特朗普言论泄不正当目的 该判例源自1946年,魁省省长迪普莱西(Maurice Duplessis)对耶和华见证者教派严打,由于餐厅东主朗卡列利(Frank Roncarelli)出资保释380位教友,被迪普莱西吊销其卖酒牌,朗卡列利不服,诉诸法庭,最终联邦最高法院指迪普莱西以卖酒牌以外的理由,作出吊销决定,判决迪普莱西败诉,需要向朗卡列利赔偿,成为本国法律一重要案例。 李克伦说,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如果有助于达成美中贸易协议,他正在考虑干预孟的案件的言论,反映美国引渡孟晚舟,可能存在不正当目的,有可能被孟晚舟律师用来对抗美国引渡的理据。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大温知名华裔律师说,加美之间的引渡法行之多年,但引渡须满足两个重要条件:一是两国都要认定有犯罪事实,也就是双重犯罪性。就是说,这项被追着要引渡的犯罪行为指控,必须在美加两国都构成犯罪。虽然美国认为构成违反美国制裁法,但是,尚不清楚加拿大是否有同样制裁伊朗法律。 律师透露不得引渡政治犯 第二是不能引渡政治犯。如果加拿大司法认为美国引渡孟晚舟案是有政治考量,那就绝对不会同意引渡。因此,这次保释聆讯中可以发现,联邦代表律师只强调孟晚舟欺骗银行,有欺诈犯罪,却淡化伊朗禁运问题,就是不想沾上政治色彩。 他说,加美引渡条约有一个附件,详细列明可以引渡的犯罪行为的具体罪项,包括杀人、放火、抢劫、强奸等,但缺乏类似违反国际制裁法案的罪项。该华裔律师预测,孟的引渡案件,将比赖昌星、高山都更有看头。 中国远华走私案主犯赖昌星1999年携家人逃到温哥华。中国政府提出引渡要求是在2000年,但是赖昌星是在穷尽所有司法途径后,直至2011年7月才被递解回中国。当时加拿大和中国并没有签署引渡条约,但即使在司法体系相似并有引渡条约的加美之间,把嫌疑人遣返,可能需时数月甚至数年。 本报记者

歷史重演? 加應美要求逮捕中國公民早有先例

■■加拿大2014年,曾引渡苏斌到美国受审。资料图片   本报综合报道 历史总是循环上演,这一次恐怕也不例外。别以为这是杜鲁多惧怕特朗普而逮捕中国科技巨擘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其实加拿大应美国要求逮捕中国公民早有先例。 2014年7月,加拿大警方应美国司法部门要求,在卑诗省逮捕一名拥有加拿大永久居留权的中国公民苏斌,他被控窃取美国军事机密。 居住在温哥华的苏斌,涉嫌通过网络技术,协助两名中国军人对美国航空工程师的邮箱进行黑客攻击。这两位中国解放军军官涉嫌对从美国国防承包商公司窃取军事科技资料,包括美国F35、F22 战斗机,以及C17运输机的图纸资料。 折腾两年终同意引渡到美国 苏斌被捕后,美国一直想引渡他,但苏斌不断采取法律行动来抵制,直到2016年2月他突然放弃上诉,同意被引渡到美国,并聘用5名律师跟美国检察官谈判,达成最高判处5年监禁的协议。 但意外的是,就在苏斌首次被捕后一个月,加拿大人高凯文(Kevin Garratt)被中国当局逮捕。高凯文夫妇从1984年在中国教英文,2008年在中国与北韩交界的丹东鸭绿江畔开咖啡馆,并为北韩人提供基督教援助工作。但当时中国以涉嫌在华非法刺探、窃取国家秘密罪逮捕并起诉高凯文。当时就有传言,中国逮捕高凯文是为了压迫加拿大不要引渡苏斌。最终折腾了两年,经过多次外交斡旋,中国终于释放高凯文。 疑报复苏斌被捕 加人高凯文在华被扣 现在,孟晚舟被捕,人们担心中国下一步会做什么?是否有其他加拿大人可能会遭报复而被逮捕? 加拿大驻中国前大使马大维(David Mulroney)坦言,他也怀疑高凯文被捕与苏斌案有关系。面对这一次孟晚舟案,他说:“中国将大发雷霆并寻求惩罚我们的手段。” 安省的国际治理创新中心(Centre for International Governance Innovation)的全球安全项目主任汉普森(Fen Hampson)表示:“中国很可能会在这问题上与我们针锋相对,加拿大应做好准备。” 加拿大陷入了中美争拗的两难中。但汉普森说:“如果在北京或华盛顿之间要选择,华盛顿将永远胜过北京。”马大维亦说,逮捕孟晚舟的事实“已提醒中国人和我们自己,加拿大支持以美国为首的国际秩序。” 在卡尔顿大学任教的前加拿大安全分析师卡文(Stephanie Carvin)发推文说:“华为案,让人想到中国会将无辜的加拿大人挟持作为人质。加拿大商业领袖现在不应该留在中国。”她又说,中国可能出现多种形式的报复行为,除逮捕在中国的加拿大公民外,还可能攻击加拿大的贸易商品。“过去中国曾利用一些农产品作为报复工具。如果我是油菜籽农民,我会非常紧张,因为油菜籽高度仰赖中国市场。新斯高沙省的龙虾亦大量销往中国,恐怕也受波及。”

孟晚舟或可免受「牢獄」之苦 訪華加國商人處境堪憂

■■李克伦称,孟晚舟被捕一事是中美的博弈,加国的职责仅是去照顾当事人。网上图片   中国科技公司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在加国被捕的事件于国际上发酵升级。加国警方以涉嫌违反美国对伊朗的贸易制裁为由,应美要求把她逮捕,美方并要求引渡回美国受审。 本地移民律师声称,孟晚舟的事件是中美之间的较量。孟晚舟拥有雄厚资金,可能免受牢狱拘留的皮肉之苦。此外,他还担心中方为报复,会逮捕前往中国进行业务商谈的加国商人。 《移民资讯汇编》(Lexbase)总编辑、移民律师李克伦(Richard Kurland)周四接受《星岛日报》采访时表示,拘留是本案的关键问题。通常情况下,被逮捕的疑犯均是被拘留在监狱里,他很确定美方期望看到孟晚舟在狱中被拘留,狱中的严苛环境对她产生高度压力。不过,考虑到孟晚舟担任华为首席财务官,应拥有足够财力聘请最顶尖的律师打官司,也能够承担在狱外“软禁”的费用,极有可能免受“牢狱”之苦,享受优待。 加国应美国要求帮助引渡的案列有许多,比如美籍华裔连环杀手吴志达在美国犯罪逃亡至加国,加国随后把他引渡回美国受审;另外,中国移民苏斌涉嫌偷窃美国军方情报案,随后被引渡至美国接受审讯。李克伦称,由于绝大多数被引渡者无法承担昂贵费用,只能坐牢,不过富裕人士却能逃避这种拘留形式。 他说:“有钱群体可另选拘留地,比如住在柏文内,也能支付24小时私人保安费,也可承担戴电子脚铐的费用。在软禁时,他们的律师可挑战引渡程序,最终会向加拿大最高法院提出上诉。” 关注往中国商人处境 保释聆讯于今日(周五)展开,由于加国法院接受孟晚舟申请的“禁止报道令”,因此,当局无法对公众提供进一步细节。李克伦称,他也仅知晓她涉嫌违反伊朗的制裁而遭到逮捕,具体情况需待周五出庭才知道。不过,最清楚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是美国政府,他认为,美方应对公众披露此案的具体细节。 李克伦也一直关注此事的进展,他目前担心此事是美国和中国之间的博弈,中方为报复加国逮捕孟晚舟,会逮捕前往中国出差的加国商人。他说:“此事发生后,甚少有媒体提及,前往中国谈业务的加国商人,他们的处境是安全还是危险。” 本报记者

渥太華大學教授也被引渡給外國?加國超高引渡率受抨擊

网上图片 资料来源:加拿大国际广播电台(RCI)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报导,加拿大应外国政府要求而逮捕的人中,绝大多数被引渡给外国政府,这高达90%的引渡率引起不少批评,有专家认为联邦政府现行的做法可能违反了加拿大的引渡法。 根据加拿大广播公司获得的联邦政府司法部的数据,在20012008财政年度到2017/2018财政年度的十年中,加拿大联邦政府有关机构应外国政府的要求逮捕了755人,其中681人被引渡给外国当局。 这些被加拿大政府逮捕后引渡给外国政府的人中,最知名的例子是2014年渥太华大学社会学教授Hassan Diab ,被逮捕后引渡给法国的事件。 教授遭引渡到法国惹争议 5月30日在渥太华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 Hassan Diab、他的律师Donald Bayne、人权组织大赦国际的代表、和维权组织卑诗省公民自由协会的代表,要求对Hassan Diab被无辜逮捕、引渡给法国司法机关后,被关入监狱长达三年多时间的问题展开公共调查。 但联邦司法部长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 ,只同意对Hassan Diab的案例进行第三方独立复审Hassan Diab的律师指出,如果不是加拿大当局,把有关Hassan Diab可能涉嫌法国爆炸案的信息提供给法国当局, Hassan Diab被法国要求引渡和在法国监狱被长期关押的事情,根本不会发生。 Hassan Diab说,他在被监禁期间以为自己再也见不著孩子和家人了。 Hassan Diab在接受加拿大广播公司采访时说,虽然在狱中吃尽了单独监禁之苦、但这也让他具有了以后可以对付任何艰难困苦的能力; Hassan Diab对法国法官相信他是无辜的判决表示感谢。 来源:星岛日报

加拿大男子承認入侵雅虎至少影響50億用戶

照片来源:CP24周二,加拿大男子卡里姆·巴拉托夫(Karim Baratov)供应自己曾参与雅虎的大规模入侵,此入侵由两名俄罗斯情报人员指挥,至少影响了50亿用户。他将于2月20日被宣判。美国执法官员称这名22岁的男子为黑客雇用人员(“hacker-for-hire”),并称俄罗斯联邦安全局(Federal Security Service)成员为超过80个账户给他付钱。但巴拉托夫的律师表示,他只黑了八个客户的账户,而且不知道他是在给俄罗斯的情报机构干活。三月巴拉托夫在安省被捕,随后他被引渡到美国面临指控。来源:加通社C08

漢密爾頓男子殺害前女友在德州被捕 將被引渡回加

照片来源:Ager Hasan和Melinda Vasilije的自拍汉密尔顿男子阿格·哈桑(Ager Hasan)近日在德州被捕,他被控杀害前女友,将被引渡回加拿大。德州一法庭的文件显示,法官San Antonio还否决了哈桑在引渡前保释的释放请求,认为他过去的行为表示,他对社区和飞行的安全都存在严重威胁。七月,哈桑就在德州被捕拘留,他在加拿大面临了二级谋杀的指控。美国的法庭文件称,哈桑难以接受和他22岁女友梅林达·瓦西里耶(Melinda Vasilije)的分开,他们的关系持续了一年,而他被控用一个牛排刀连刺了她她30次。调查人员发现,这和瓦西里耶在四月下旬的死亡有直接关系,尽管这在法庭上还未得到证实。四月上旬,瓦西里耶通过短信和哈桑分手。他于当日晚间闯入她在基奇纳的家中。来源:The Canadian PressC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