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3年01月27日 星期五 17:00:17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29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律师

銀團抵押貸款捲走770萬!律師被判不誠實停牌1年

■■华裔王女士和王先生分别损失20万和16万元。CBC ■■安省律师贾科莫被律师仲裁法庭停牌一年。Instagram   【加拿大都市网】数十名大多伦多地区的投资者,在银团抵押贷款中损失超770万元。近五年多之后,他们的律师已被安省律师协会仲裁庭取消律师资格一年。有华裔退休人士在该投资中损失20万元。 据CBC报道,安省律师贾科莫(Christopher Di Giacomo)代表84位客户在“黑熊地产”(Black Bear Homes)公司的16个房地产项目上投资超过770万元,而“黑熊地产”却是一家由被定罪的骗徒控制的公司。 在银团抵押贷款中,借款人(在本例中为“黑熊地产”)找到不止一个私人贷方将资金投资于开发物业,而不是去银行贷款。这些特殊的银团抵押贷款风险极高,因为这些协议没有为客户的投资提供任何担保,这些投资本应用于在安省水晶海滩(Crystal Beach)进行翻新或建造房屋,该社区位于尼亚加拉瀑布以南约30公里的伊利湖(Lake Erie)岸边。 不但如此,合同还允许客户的抵押贷款推迟到未来的建筑融资抵押贷款之后,并且对黑熊的资金使用没有任何限制。因此,当开发商拖欠贷款时,新的第一抵押权人在出售权下出售了房产,而抵押贷款投资者则一无所有。 涉事律师拒绝置评决上诉 在去年12月和3月的裁决中,律师协会法庭听证部门认定,贾科莫从未向客户解释过任何这些风险,并且“故意对客户不诚实,完全没有保护他们的利益和投资”。其不当行为的细节包括未能解释银团抵押贷款的价格超过了房产的购买价格,在客户不知情的情况下推迟了客户的抵押贷款,尽管他们知道黑熊地产已经拖欠了向客户支付的利息,并且将客户4个项目的抵押贷款推迟到贾科莫自己父亲抵押贷款之前而没有披露利益冲突。 贾科莫拒绝对此发表评论,他目前正在对法庭撤销其执照的处罚决定提出上诉。王女士(Margaret Wong) 是一名退休人员,在黑熊地产的4个项目中投资并损失了20万元,她说,律师协会的决定让她恢复了信心。王女士在教堂的朋友王先生(Alexander Wong)也在三个项目中损失了16万元。二人皆表示,他们将投资损失归咎于贾科莫,因为他在没通知他们的情况下推迟了他们的抵押贷款。 CBC在2017年的一项调查中首次报道了这些银团抵押贷款,它是由当时注册的抵押贷款经纪夏其聪(Dominic Ha)发起的,许多投资者都是在教会认识他的。根据合同,夏其聪从每笔银团抵押贷款中获得了10%的佣金。夏其聪也是黑熊地产的负责人之一,而黑熊家园是一家由被定罪的欺诈者弗雷泽(Gary Fraser)控制的房地产公司。 诈骗犯有前科曾被定罪 据尼亚加拉警方称,弗雷泽此前因在2000年至2007年期间,诈骗13名受害者超过200万元,而在2008年被判犯有28项超过5,000元的欺诈罪。黑熊地产案从未提出任何刑事指控。约克区警方调查了银团抵押贷款,但于2017年10月结束了调查。 夏其聪的抵押贷款代理执照于2018年被安省监管机构吊销,他和他的公司都宣布破产。 安省律师仲裁庭命令贾科莫退还84名客户的服务费用,并向律师协会支付15万元的费用。王女士和王先生现在希望安省律师协会,重新考虑协会拒绝通过律师会赔偿基金向投资者赔偿的决定,该基金帮助因律师或律师助理不诚实而蒙受损失的客户。

溫哥華華裔律師信託賬戶750萬不翼而飛 面臨8項指控

【加拿大都市网】列治文房地产律师郭红因信托账户处理不当而遭停职一年,2016年郭红的信托账户中有750万元不翼而飞。此外,据卑诗省律师会(B.C. Law Society)表示,她还将面临许多其他纪律指控。 在8宗独立诉讼中,有6宗是在2020年和2021年提起的,郭红被指涉及利益冲突,包括涉及收购一家锯木厂、一个房地产开发项目和购买一间公司股份。她还面临挪用或不当处理客户资金,以及不当处理信托基金等指控。 这些指控包括,郭红在被取消签字权后仍为一家公司处理相关资金,并在2019年收到禁令后仍继续执业。 在郭红被停职一年期间,卑诗省律师会要求吊销其律师资格。目前尚不清楚她在其他诉讼案件中会面临怎样的处罚。如果指控属实,处罚将基于每个案件的情况而定。 在8个诉讼案中,其中一个已完成了听证会,郭红被发现有不当处理信托基金行为,包括在股份购买和交易完成之前,提前将用于法律服务的现金收入存入普通账户,而非信托账户等。而在此期间,根据卑诗省法律协会的命令,郭红是被禁止处理任何信托基金的业务。 在案件中,郭红辩称,预付的法律服务费是律师的个人财产,因此不属于信托资金,所以毋须存入信托账户。不过,仲裁处不同意她的说法。该案的处罚结果,目前尚未出炉。 750万元失踪影响约100客户 卑诗省律师会传讯部主任库兹明斯基(Jason Kuzminski)表示,其他案件的听证会排期还不清楚。郭红在周二的一份书面声明中表示:“我很感激调查小组认可我自己弥补资金缺口的努力,没有让客户遭受任何损失。” 仲裁处在去年11月作出裁决称,郭红未能适当地监督簿记员,不当地把信托会计委派给下属,而她没有使用最佳方法来运作忙碌的工作,加上使用预先签署的空白信托支票,违反律师会信托会计规则,给该个雇员有机可乘,盗取750万元。 调查小组还发现,郭红挪用部分客户的信托资金,以填补其他客户信托账户中丢失的资金,从而让这些客户能够完成正在等待的地产交易。 在过去,郭红一直表示自己是受害者。她把信托账户资金的丢失归咎于前员工。根据卑诗最高法院的民事诉讼文件显示,郭红律师事务所信托账户中750万元不翼而飞影响了约100名客户。郭红指,其律师事务所每年在房地产交易中完成的金额约为7亿元。 郭红最初于1993年来到加拿大,在温莎大学攻读法律,曾在中国中央政府的国务院工作。在2018年10月,她竞选列治文市长,声称该市需要降低罪案率和改善交通,同时促进与中国的文化联系和贸易,结果她落选。 (图片来源:资料图片)

自稱為「天才級智商」的律師?卑詩律師會向一名假律師提起訴訟

【加拿大都市网】卑诗律师会(Law Society of B.C.)向涉嫌自称具有“天才级智商”的假律师提起诉讼,以阻止他继续从事无牌法律服务。 卑诗律师会向卑诗最高法院提交的申请表示,收到多宗投诉,指基隆拿(Kelowna)男子麦克拉斯基(Scott McCluskey)在没有在该协会注册的情况下自称是一名律师。 法庭申请称,麦克拉斯基针对一宗与其利益相关的诉讼,向一家信用机构的律师发送一封电子邮件,要求进行庭外和解,并表示他在过去25年从未输过任何官司。 今年4月,麦克拉斯基因拒绝戴口罩而被温哥华岛麦克尼尔港(Port McNeill)的一家酒吧赶出,他当时声称他有医疗豁免。酒吧东主在法庭宣誓书说,麦克拉斯基告诉酒吧员工他是一名律师,威胁要采取法律行动,并且具有威胁性和攻击性。 卑诗律师会表示,麦克拉斯基没有也从未在卑诗省注册为律师。 麦克拉斯基在通过网站Optik Law声称他是哈佛毕业生,是加拿大宪法和民事诉讼法方面的“专家”。 在收到律师会的通知,要求他停止自称是一名律师并关闭该网站后,麦克拉斯基回应说:“滚开。言论自由。” 麦克拉斯基还声称他拥有“经过认证的天才级智商”,但承认他不是也从未成为律师会的成员。 上述指控尚未获得法庭证实。 V05 图片: 卑诗律师会向一名假律师提起诉讼。星报资料图片

安省資深律師知法犯法 擅自從受託賬戶取走35萬元

(星岛综合报道) 安省一名资深律师以收取律师费名义,从其受托的一个60万元信托账户中,擅自取走逾35万元,遭安省法律协会( Law Society of Ontario)除牌。  据加通社报道,被取消律师资格的是在安省特库姆塞镇(Tecumseh)职业的65岁律师科马汀(Robert Comartin)。安省法律协会的一个法庭专家组裁定,他在管理一个财产信托账户十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以“法律费用”为幌子,擅自从中取走数十万元,行为属不诚实和无耻。 科马汀于2004年10月成为该财产信托账户的共同受托人。该账户的主要受益人是立遗嘱人的儿子,他因有精神残疾而无法管理自己的财务事务。 到2015年,科马汀已向该账户总计收取了352,494元的费用,远超他应得的数额。记录显示,他甚至将自己花在处理律师协会审计其职业行为上的时间,也从该账户收取费用。 财产受托人在法律上有义务本着受益人的最大利益行事,他们必须保留正确和完整的付款记录及收据。法庭专家组发现,科马汀显然没有做到。 专家组指,科马汀对其律师服务,例如与社会工作者会面、与护理院通讯往来以及与政府部门官员会面,均以他的收费标准进行收费,而他根本无权对这些服务收费。 律师协会要求将科马汀除名。执业将近30年的科马汀,承认自己对财产和信托账户的管理感到有压力,没有专长,也没有寻求帮助。他表示没有意图伤害受益人。不过专家组得出结论,科马汀在很长一段时间一直在利用弱势的受益人。 他还试图向法院提交误导性材料,以掩盖自己的不当行为。 专家组表示,为维护公众对法律从业人员的信心,取消职业资格是唯一的惩罚方式。 法庭还命令科马汀向法律协会支付4万元的法律费用,但可以在五年内交清。 (图片:CTV)   V18

指警方不準找華語律師 醉駕男抗辯失敗罪成

■■案中男子当时在警方安排的呼气测试中,测出体内血液酒精含量超标逾2倍。图为警方使用的测试司机血液酒精含量的仪器。星报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讯   安省法院法官月初审理一宗酒驾案,不采纳华裔被告代表律师理据,包括指警方疑违反《人权宪章》中,应容许被告被捕时,自行寻找华语律师权利,又指警方单凭被告有酒气及看似倦容,认定被告是醉酒驾驶,对被告不公的论述;法官认为警员拘捕被告时履行应当职务,被告权利亦获保障,判被告不清醒驾驶罪名成立。 事发于2018年4月底,华裔男司机驾驶一辆保时捷四驱车,另一名华裔男友人身处车厢后座,当时汽车于士嘉堡行驶;法庭文件指出,司机及乘客均刚出席完派对且曾喝酒。 肇事华裔男司机驾车失控,先冲上Corporate Drive东面一行人路,汽车驶上草坡横越Toyota Place后冲上另一段行人路上,汽车撞倒数株树木,最后撞上Lee Centre Drive一幢大厦外墙,汽车车头严重损毁。 汽车乘客致电报警,并向报案中心提到驾车友人被困车厢,该名后座华青曾向报案中心称,不想有警员到场调查,只希望救护员到场将驾车友人救出。 首名到场救护员作供称,华裔男司机被救出后曾表示右掌疼痛,救护员说,肇事司机说话有轻微含糊,司机向救护员承认,曾于意外发生前约3小时喝过啤酒,救护员将2人送往医院,敷药后可出院;多市警员接获报案后赶赴现场了解,被告向警方承认他是驾车者,警员形容被告谈话时透出强烈酒气,眼睛布满血丝,眼帘沉重下垂,看似疲累,警员作供说,被告每答警员问题前都会叹气,基于被告种种表现,初步怀疑司机不清醒酒后驾驶。 血液酒精含量超标逾2倍 警员称,他已向司机读出他有寻找律师协助的权利,司机则向他表示,欲找一名说国语律师。警方安排司机进行呼气测试,测出体内血液酒精含量超标2倍多。 代表被告的律师形容,其当事人一直向警方要求自行寻找一名能说华语律师,且要求警方将被告手机归还,以便他上网搜寻华人律师电话号码,但不获警方接纳;被告律师在庭上表示,警方此举违反人权,然而拘捕被告的警员指出,警方并非不准被羁押人士使用电话,但根据警例,他们必须在警员监督下使用电话,这是基于安全考量。 根据警方落口供录像显示,警员询问被告是否心目中已有律师人选,被告表示没有,警员于是说可安排一位能说华语的当值律师协助,被告说可以;被告代表律师指出,其当事人的意思是想自行找一名说国语律师,原因是他不太相信警方安排的律师,被告律师说其当事人事实上不太明白警方警诫内容,他只想找一位信任的律师,在其录取口供时陪伴,但警方不允许。 此外,司机形容自己一直以为因涉及交通意外才被邀入警署协助调查,没想到自己最终因酒后驾驶被捕及起诉,认为警员因为其外表看来像喝过酒拘捕他,被告强调自己没有醉,只喝了2至3瓶啤酒,认为警方以醉酒驾驶处理对他不公平。

身為律師卻偽造離婚證書 與小三結婚揮霍家財一空

安省一名已婚律师因为要迎娶他的法律文员,竟然伪造离婚证明书,并且在证明书上冒法官名字,早前他已承认欺诈及重婚罪,他任职治安法官(Justice of the Peace)的元配妻子周三在量刑聆讯上,哭诉丈夫如何欺骗她,一边与“新婚妻子”挥霍家财,但向她则讹称没有收入,令她连买一件冬衣也不敢。控方向法庭要求判被告有条件服刑,包括4个月家中软禁(House Arrest)。法官将在9月11日宣判。 被告是59岁的安省律师莫顿(James Cooper Morton),也是奥斯古法律学院(Osgoode Hall Law School)前法律教授,他之前在咸美顿和努纳伏特区(Nunavut)执业。 今年4月,莫顿已在法庭承认重婚罪,迎娶他的法律文员帕克伍德(Jennifer Packwood),以及在伪造的离婚证书上冒法官名字,以及冒法庭文员在证书上签名。 控方求刑家中软禁四个月 莫顿原来妻子萧特曼(Rhonda Shousterman)周三在她任职治安法官的同一法庭纽马克(Newmarket)法院,读出她的受害人身心报告,指当她知道丈夫的行径后,生命完全被摧毁,“我将不会是过去的我,有人告诉我,时间会愈合所有伤口,但这伤口实在太深了”。 萧特曼哭诉:“莫顿不但撒谎及欺骗,他更将我们的财产与另一个人挥霍。他告诉我没有收入,于是我拣大减价时购物,不敢买冬衣,但我不知道他没有收入是因为他在咸美顿卖掉一所房屋,与帕克伍德双宿双栖。” “我也不知道他为帕克伍德买了订婚戒指,以及在尼亚加拉湖小镇(Niagara-on-the Lake)举办了一个奢华的婚礼。”萧特曼与莫顿是在奥斯古法律学院认识,其后结成夫妇。 莫顿周三首次公开讲述自己的不理性和怪异行径,包括明知警方已进行调查,仍在2018年5月与帕克伍德举行非法婚礼。 他说:“我不能解释我为何这样做,我想但我不能,我已经失去所有东西。”莫顿的律师资格现时被暂停。他表示以后将不能执业,“无论法庭怎样判决,我也会生存下去,我会从最底层重新开始,我是接受的,也是应得的。”控方要求莫顿有条件服刑,4个月家中软禁,另外2个月要午夜宵禁(Midnight Curfew);辩方则希望将莫顿释放,并且不留案底。 法官指莫顿已尝到失去名誉的悲惨损失,表示他需要时间作出决定。综合报道

曾揭警察不法行為 律師稱遭報復興訟索賠

■■谢梅什现展开诉讼,索偿125万元。星报   星岛日报讯   多伦多一个女律师声称,因为揭露警察腐败而被刑事检控,现在展开对皮尔区警方和联邦检控官的诉讼,索偿125万元。 根据该宗上月向高等法院提出的索赔声明,原诉人谢梅什(Leora Shemesh)声称,遭到警方和检控官串谋对付,以报复她两次揭露皮尔区警察的不法行为。 诉讼称,原诉人要入禀法院,控告哪些玷污她名声的人士,包括形容她不道德和不诚实的。原诉人强调,诚实和本着良心做事都是她非常珍视的价值观,更重要的是确保哪些掌权的人不会滥用权力。 除了皮尔区警政委员会和督察希勒(Rob Shearer)之外,诉讼亦把加拿大检察总长、公共检察长办公室及宾顿市4个检察官,列作被告。 皮尔区警政委员会发言人瑟奇(Rob Serpe)表示,由于此事已提交法院审理,所以现时不会就事件置评。 原诉人被控2罪 后来搁置 诉讼中提出的指控,均未在法庭上得到证实。被告各方尚未提交任何抗辩声明。 导致这一诉讼的事件相当复杂,并且可追溯至大约10年前。 在2009年的一宗毒品案中,皮尔区4个警员涉嫌袭击原诉人的当事人,并在法庭上撒谎。法官描述该4个警员的行为“应受谴责”。 后来,一个被警方起诉毒品罪名的女子,聘请原诉人为她辩护。在2013年初审之前,原诉人告知联邦检控官约翰斯顿(Robert Johnston),其当事人表示,被捕时,当时在场的其中一个警员在她家中夹万内拿走一些钱。 最初,有指原诉人曾称,拥有该警员取走金钱的视频。不过,原诉人其后表示,没有这样说过。 到2015年5月20日,原诉人被控作伪证和妨碍司法公正。去年6月,控方搁置对原诉人这两项控罪。 本报综合报道

多倫多律師遇襲昏迷 警方通緝兩道奇疑兇

■■两名嫌犯影像。警方供图   元旦日一名多伦多律师遭暴力袭击导致昏迷,警方周四公布了这宗恶劣袭击案的视频,呼吁公众协助追查两名嫌犯。   多伦多警方在新闻发布会上透露,今年1月1日凌晨零时30分左右,36岁的律师谢尔纳特(David Shellnutt)和一位女伴,正在巴瑟斯特街(Bathurst St.)以西的皇后街西(Queen St. W.)人行道上行走,一部路过汽车上的几名男子向这名女伴发出“猥亵言论”。   警方公布的视频显示,谢尔纳特捡起路边垃圾桶旁的一袋垃圾,扔向这部2019款蓝色道奇(Dodge) Charger。车上两名乘客下车冲向谢尔纳特,其中一人将他打倒在地。谢尔纳特的头撞到了地面,他在失去知觉后,仍遭另一嫌犯猛击一拳。   涉事汽车之后沿巴瑟斯特街向南逃走,警方通过闭路电视(CCTV)跟踪了它在整个多伦多市中心的行踪。据信该部道奇是一部租车。   谢尔纳特在倒地后处于昏迷状态,情况严重,有生命危险,但目前已恢复,可以行走和交谈。警方相信本案有目击者,呼吁知情人士协助调查。

劉強東律師:一切皆自願 女方曾反覆要錢財

图片来源:网易 当地时间12月21日,美国明尼苏达州亨内平县检察官办公室向澎湃新闻记者发来声明称,不会对此前涉嫌性侵的中国商人刘强东提起诉讼。 声明称,经过明尼阿波利斯警察局性犯罪部门的彻底调查和4名资深性侵犯检察官的细致审查,此案被认为有严重证据问题,这使得被证明超出合理怀疑的刑事指控极不可能,。 “和很多性侵案件一样,此案情况非常复杂。”亨内平县检察官麦克·弗里曼说,“它也很其他性侵案件类似,嫌犯坚称性行为是双方同意的。当我们审查监控录像、短信、警方随身摄录视频和证人陈述时,很明显我们无法履行举证责任,因此我们无法提出指控。因为我们不想让这位年轻女士受到二次伤害,所以我们不会进行详细说明。” 上述消息公布后,刘强东代理律师Jill Brisbois女士给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发来一份“就案件事实的公开声明”,公布了案件的相关细节。 Jill Brisbois在公开声明中提及,刘强东在Origami餐厅聚餐前不认识女方。刘强东和他的助理都没有邀请女方参加晚宴,也没有邀请她坐在刘强东身边。刘强东和女方在聚餐时都喝了酒。期间女方曾主动向刘强东敬酒,而且还主动给自己的杯子里倒酒。刘强东先生没有喝醉,女方也没有任何行为迹象表明她喝醉了。 晚餐后,大家共同决定前往一间由一名聚餐参与人租下的房子继续聚会。女方主动说她想参加聚会。女方、刘强东和他的两个助理一起乘坐刘强东先生当周租赁的一辆SUV前往那个房子。在车里,刘强东的助理目睹了女方主动与刘强东先生亲热,没有任何拒绝或不情愿行为。 这份声明称,是女方主动建议去女方的公寓而不是参加聚会。到公寓楼后,女方邀请刘强东进入大楼。她用自己的门禁卡打开大楼的门并示意刘强东进去。 “在房间里发生的一切都是自愿的。该女士整个过程都很主动,没有任何不情愿的表示。”Jill Brisbois在声明中称,女方曾因为警方的调查,找到刘强东并向他道歉,说这是一场误会。 不过,此后形势发生改变。 “女方在几次通话和短信沟通中反复索要钱财,并威胁如果她的要求得不到满足就要将此事公开并起诉刘强东。刘强东先生坚决拒绝与其谈判。此后不久,女方聘请了人身伤害领域的民事律师,并在案件调查期间通过媒体反复散布大量不实信息。”Jill Brisbois在公开声明中称,刘强东和女方之间的事情完全是双方的自愿,刘强东过去没有,将来也不会答应女方要钱和解的要求。在此之前网络上所有有关给钱私了的传言都是谣言。 2018年8月底,21岁的明尼苏达大学女留学生在美国明尼阿波利斯指控刘强东在一次聚餐后强暴了她。刘强东方面对此始终予以否认。 附:刘强东代理律师Jill Brisbois女士就案件事实的公开声明 在经过了一个彻底的,长达三个半月的调查之后,亨内平县检察官办公室宣布将不会对我的客户刘强东先生提起任何指控。 刘强东先生在Origami餐厅聚餐前不认识女方。刘强东先生和他的助理都没有邀请女方参加晚宴,也没有邀请她坐在刘强东先生身边。 刘强东先生的助理买酒为两场聚会使用:在Origami的聚餐,有大约24个人;以及第二天晚上将要举办的另一场晚宴。在Origami的聚餐中只喝了一小半的酒,14瓶左右。聚餐结束后,没喝的酒被装回到车上。 刘强东先生和女方在聚餐时都喝了酒。期间女方曾主动向刘强东先生敬酒,而且还主动给自己的杯子里倒酒。刘强东先生没有喝醉,女方也没有任何行为迹象表明她喝醉了。 晚餐后,大家共同决定前往一间由一名聚餐参与人租下的房子继续聚会。 女方主动说她想参加聚会,所以和刘强东先生一起离开了Origami餐厅。女方、刘强东先生和他的两个助理一起乘坐刘强东先生当周租赁的一辆SUV前往那个房子。 在车里,刘强东先生的助理目睹了女方主动与刘强东先生亲热,没有任何拒绝或不情愿行为。 车停在了大家正在聚集的那个租下的房子的前面。两位下了车,但是女方主动建议去女方的公寓而不是参加聚会。刘强东先生和女方回到车上,然后女方主动把公寓地址输入司机的手机以帮助其找到她住的地方。 到公寓楼后,女方邀请刘强东先生进入大楼。她用自己的门禁卡打开大楼的门并示意刘强东先生进去。女方主动挽着刘强东先生的胳膊走进了大楼。 公寓里的另一位居民在走廊上看到了女方和刘强东先生。他注意到刘强东先生和女方胳膊挽在一起走得很近,两人看上去都很高兴。两人看起来都没有喝醉,女方路过的时候面露微笑。 在房间里发生的一切都是自愿的。该女士整个过程都很主动,没有任何不情愿的表示。他们睡着后几个小时警察来敲门。警察把刘强东先生和女方带到外面,然后在一个单独的地方对女方进行了大约30分钟的调查访谈。访谈结束后,女方找到刘强东先生并向他道歉,说这是一场误会。随后,警察把刘强东先生送回了酒店,因为他们判断没有任何犯罪行为发生。 当天的下午和晚上,女方发送数条短信给刘强东先生的助理要求与其见面。这些短信开始还是友好和礼貌,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带威胁。在女方要求下她与刘强东先生的助理见面,谈判未果后又要求与刘强东先生见面。刘强东先生同意在女方选择的地点——卡尔森商学院与其见面。他到学校大楼后没多久就被警察逮捕。刘强东先生并没有在卡尔森商学院的大楼里见到女方,但他看到了一名男子似乎在拍摄警方逮捕过程。这段录像后来被人提供给了媒体。 刘强东先生对执法部门的所有调查都给予了配合。大约在16个小时之后,他被无条件释放。不久之后,刘强东先生就回家了。 当刘强东先生还在被关押时,女方主动要求刘强东先生的律师给她打电话。在刘强东先生被释放后我按女方的要求给女方打了电话。女方在几次通话和短信沟通中反复索要钱财,并威胁如果她的要求得不到满足就要将此事公开并起诉刘强东先生。刘强东先生坚决拒绝与其谈判。此后不久,女方聘请了人身伤害领域的民事律师,并在案件调查期间通过媒体反复散布大量不实信息。 刘强东先生在案件调查期间打破常规,主动接受明尼阿波利斯警方的访谈要求,因为他没有任何可隐瞒的。他和女方之间的事情完全是双方的自愿。当相关证据被公布于众之后,大家就会清楚地看到检察官做出了正确的决定。刘强东先生没有犯任何罪行。 刘强东先生过去没有,将来也不会答应女方要钱和解的要求。在此之前网络上所有有关给钱私了的传言都是谣言。 来源:澎湃新闻

特朗普又有大麻煩 前私人律師科恩或與檢方合作

■■据报道,总统特朗普的前私人律师科恩或与检方合作。 美联社 陆祝明编译 总统特朗普前长期私人律师科恩的代表律师由于费用方面的争议,将停止代理科恩的案件,有报道称,科恩可能会转而与检方合作。评论认为,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将会给特朗普带来大麻烦。 美国广播公司ABC最先报道了科恩律师团队将出现变化的消息。科恩自今年6月起一直由华盛顿和纽约Will & Emery律师事务所律师赖恩( Stephen Ryan)和哈里森(Todd Harrison)代理,一位消息来源向ABC透露,他们预计不久将不会再继续代表科恩,原因之一是双方在费用上出现争执。科恩本人和他的律师都拒绝对此置评。 科恩已接受刑事调查数月之久,FBI在今年4月9日突然搜查了他在纽约的住所和事务所,带走大量的文件。赖恩和哈里森目前正争取在纽约南区联邦地区法官伍德(Kimba Wood)制定的本周五限期前,审阅完搜查行动中被取走的超过370万份文件,以确定其中哪些文件属于律师-客户隐私特权的保护范围。 ABC的报道称,正在接受联邦调查的科恩如果没有律师代理,可能会与曼哈顿检察官合作,据信,这种变化会很快出现。报道分析称,如果是这样,可能会对白宫、特朗普家人及幕僚、顾问造成严重影响。 《华尔街日报》报道称,科恩的律师在审阅完那些文件后,将会停止代表科恩。科恩目前没有可以代替的律师事务所,但正在向纽约一位联邦刑事律师寻求帮助。 不过,网络媒体Vox指出,有关报道存在矛盾之处,ABC的报道称科恩“可能会与纽约联邦检察官合作”,且相信这种合作“将会很快出现”。但《华尔街日报》的报道却引述一位消息人士称,“科恩还没有与检察官见面,商讨可能的协议,也不清楚双方是否正在寻求一项协议”。 据《纽约时报》报报道,科恩律师团队出现变化,主要原因是科恩在付费方面出现了问题。 科恩到目前为止未被指控任何罪行,曼哈顿联邦检察官办公室调查科恩是否涉及银行欺诈、违反竞选财务规定和其它可能的罪行。两位消息来源曾在4月时对ABC透露,联邦干员寻找的是科恩的私人生意纪录,以及与疑似特朗普的情妇、媒体机构和特朗普2016年竞选团队之间的秘密交易。 《华盛顿邮报》根据ABC的报道刊登评论文章认为,科恩可能准备与检方合作。在过去几年,科恩常说自己将不惜一切保护特朗普,如果他与检方合作,会给特朗普带来巨大灾难,因为“无人怀疑特朗普的商业往来存在大量犯罪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