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3年01月27日 星期五 15:46:53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29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德国

加拿大將渦輪機送回德國 方慧蘭表示美國支持這一決定

(方慧兰为加拿大容许将涡轮机送回德国辩护。加通社资料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副总理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表示,加拿大上周决定容许将维修好的俄罗斯输油管涡轮机送回德国,这一决定是困难的,但也是必要的。 加拿大允许这些涡轮机送回德国的决定,遭到乌克兰政府的严厉谴责。方慧兰周六在印度尼西亚巴厘岛出席20国集团(G-20)财长会议后举行的电话会议上说,她理解乌克兰的反应,但政府的举动是在特定情况下采取的正确举措。 她说:“这对加拿大来说是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我理解乌克兰的担忧,但这是正确的做法。” 方慧兰重申加拿大坚定支持乌克兰抗击俄罗斯入侵,并且已经提供了34亿元的财政和军事支持。 但她又表示,仅仅依靠加拿大的支持是不够的,需要七国集团(G-7)成员及北约的共同努力。 加拿大容许送回德国的涡轮机,是用于连接德国与俄罗斯的北溪一号(NordStream1)天然气管道。方慧兰表示,俄罗斯上个月将通往德国东北管道的天然气输送量减少了60%,理由是涡轮机相关的技术问题。 她说,加拿大从盟友德国那里非常清楚地获知,天然气供应不足可能令德国维持其对乌克兰的支持能力处于危险之中。她又表示,美国公开支持加拿大归还涡轮机的决定,美方这一立场非常重要。 V05

俄烏局勢|德國打破禁忌撥千億擴軍 對抗俄國威脅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震撼全球,德国为此打破禁忌,大幅扩充军力。德国总理萧兹周日表示,俄罗斯总统普京对欧洲安全造成威胁,强大的武力才能捍衞民主自由,今年的特别预算拨出1000亿欧元(约8800亿港元),以提高德国军力。 德国国会今日召开特别会议,讨论俄罗斯出兵乌克兰,当会议主席介绍坐在旁听席的乌克兰驻德大使麦尼克(Andriy Melnyk)时,全场起立鼓掌,向遭到入侵的乌克兰表达鼓励。 德国总理朔尔茨在会上表示,俄罗斯于2月24日入侵乌克兰,是“时代的转折点”。他谴责普京“冷血发动攻击战争”,让自己沦为国际社会的边缘。 朔尔茨表示,普京想把时光倒转,重新恢复19世纪的帝国,认为与俄罗斯对话,欧洲的安全才可能确保,但在可预见的将来,普京还会继续对欧洲带来威胁。他宣布,德国今年将编列1000亿欧元(约8800亿港元)特别预算,强化防衞力量和购买军火。 朔尔茨指,国防预算未来每一年也将超过GDP的2%。他强调,德国需要更强大的武力,才能捍衞自己的民主和自由,确保欧洲的和平秩序。他指,德国将与欧盟和北约组织的盟邦合作,购买新一代的战机和坦克车,并考虑购买美国F-35战机携带核弹。 值得注意的是,鉴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惨痛教训,德国向来抗拒北约盟国提高军费的要求,而民意也不支持政府增加国防预算。朔尔茨今日宣布大幅扩充军力,可说打破过去数十年来的禁忌。 立即下载 | 全新《星岛头条》APP : https://bit.ly/3yLrgYZ

德國慕尼黑兩列火車相撞 至少1死14傷

德国慕尼黑发生列车相撞意外,造成1人死亡,至少14人受伤。 据《德国之声》报道,慕尼黑警方指出当地周一(14日)下午4点40分,2列火车在慕尼黑城南部郊接近埃本豪森-谢夫特拉恩站(Ebenhausen-Schäftlarn)相撞,当时两列火车正在同一条路轨上高速行驶,出事列车多个车厢脱轨,搁在一个斜坡上,救援人员进入车厢内救出多名乘客。警方表示,有一人证实死亡,另外十四人受伤,当局正调查出事原因。   出事列车多个车厢脱轨,搁在一个斜坡上。AP图片 立即下载|全新《星岛头条》APP:https://bit.ly/3yLrgYZ

德國認可Novavax新冠疫苗 可供成人接種

美国诺瓦瓦克斯药厂(Novavax)研发的新冠疫苗,今天获得德国疫苗常设委员会(STIKO)的使用推荐,当地18岁以上民众可接种。 诺瓦瓦克斯疫苗为重组蛋白疫苗,技术平台与辉瑞/BioNTech(复必泰)、莫德纳(Moderna)及阿斯利康疫苗有分别,前两者为mRNA疫苗,阿斯利康疫苗则为腺病毒载体疫苗。 德国当局表示,18岁以上的民众接种诺瓦瓦克斯疫苗,能产生基本的免疫力,不过mRNA疫苗仍是作为加强剂的最好选择;另外,免疫系统特别脆弱的民众,应接种多两次mRNA疫苗作为加强剂。 诺瓦瓦克斯将在3月20日前向德国交付380万剂Novavax疫苗,德国今年将收到共3,400万剂疫苗。 立即下载|全新《星岛头条》APP:https://bit.ly/3yLrgYZ

為遏止疫情擴散 德國第二年禁售煙花行業稱敲響喪鐘

德国将连续第2年全面禁止贩售烟花。烟花鞭炮经销商和制造商认为,这是对整个烟花鞭炮行业所敲起的丧钟。   德国现行法规下,商家本来只能在12月30日至1月1日贩售烟花鞭炮。联邦众议院 12 月中旬批准全面禁止销售烟花禁令,众多地方当局下令禁止除夕夜在中心地点燃放烟花。   德国布兰登堡高等行政法院12月中旬裁定,驳回针对联邦内政部除夕烟花销售禁令的紧急上诉,这是第二年德国宣布全面禁止贩售烟花。   法院认为,销售禁令触犯了基本权利,但为遏止疫情扩散,尤其担忧医疗系统不堪重负,此举有必要。德国烟花业协会称,这是对整个烟花鞭炮行业所敲起的丧钟。   销售禁令暂时适用于今年的除夕夜,明年情况还未定。多年来,环境和动保组织一直呼吁全面禁止烟花鞭炮。去年因为疫情之故,联邦众议院已下令全面禁止贩售,今次为第二度禁销。   此外,据奥德河畔法兰克福海关预计,至年底将有多达3吨的烟花鞭炮非法入境,其中“波兰烟花”尤其危险。  

德國警察攜直尺出勤 為民眾量度正確社交距離

欧洲的新冠肺炎又趋严重,德国更要取消当地的圣诞巿集去减少民众聚集,同时法兰克福的警察直接拿着1.5米的直尺上街,为民众量度正确的社交距离。 网上的片段显示,警察带着这些直尺出勤,在人烟稠密街头尝试劝导民众保持社交距离,但民众似乎都没有理会警察。网民亦留言指警察拿着直尺出勤看起来有点傻气,亦有网民为警察感到尴尬。  

新冠兇猛反撲!德國日增5萬多例 兩周內翻了一倍

【加拿大都市网】德国疾病控制机构周三报告了52,826个新的新冠病例,这一数字在两周内大约翻了一倍,激起了采取新措施遏制疫情的呼吁。 在过去的一天里,德国又有294人死于新冠,使德国的疫情死亡人数达到98,274人。自疫情开始以来,德国记录的感染人数已经达到近513万。 即将离任的德国总理默克尔说:“德国目前的疫情形势非常严峻,我不能用其他方式来表达。”“第四波正在全力袭击我们的国家。” 世界卫生组织周二还将德国与俄罗斯和英国一起列为欧洲新病例最多的国家。 据德新社报道,正在谈判组建德国下届政府的三个政党已经就一系列公共卫生措施达成一致,供议会在周四进行辩论。 这些措施包括更严格的工作场所规则,以及大幅提高对伪造疫苗护照或测试证书的处罚力度,允许对销售此类假证书的职业团伙处以最高五年的监禁。另外,在可能的情况下,员工也将重新获得在家工作的权利。 最近几周,德国感染率急剧上升,特别是在未接种疫苗的人群中,德国南部和东部受到的冲击最大。 默克尔可能的继任者、中左翼社会民主党的现任财政部长肖尔茨(Olaf Scholz)敦促尚未接种疫苗的人接种疫苗。 他告诉记者说:“这是预防感染的最好办法。”“我们现在就可以在重症监护室看到这一点。” 德国卫生部长呼吁医生不要过于严格,不要等6个月才能给病人注射疫苗加强版。 与此同时,德国的邻国奥地利表示,旅行者在进入该国时需要出示PCR测试的阴性结果。在此之前,奥地利曾允许使用更便宜的快速测试。这个阿尔卑斯山国家周一对最近没有接种过新冠疫苗的人实施了全国范围的封锁。 本站相关报导:这个国家下了狠手!不打疫苗不许出门! (美联社,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星岛资料图)  

阿富汗男子刀剌女性脖子 只因看不慣女性在工作

【加拿大都市网】德国警方周日表示,一名29岁的阿富汗男子袭击并重伤了一名在柏林公园工作的58岁园林工人,据称是因为他不喜欢她作为一名女性在工作。 这起袭击发生在周六下午,一名66岁的路人试图去救这名女子,但也受了重伤。 警方表示,袭击者的身份根据德国隐私法没有透露,据称他走近该妇女并与她交谈。然后他突然拔出一把刀,在她的脖子上刺了几刀。他还袭击了试图帮助该女子的男子。受害者的身份也没有被公布。 柏林总检察长办公室周日表示,这名袭击者已被逮捕,罪名是谋杀未遂和严重伤害。 警方在一份声明中说,嫌犯可能患有精神疾病。然而,检察官和刑事警察也在对他进行调查,怀疑他的袭击可能是出于伊斯兰意识形态的动机。(美联社,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pixabay)

德國最大爛尾工程 修了14年終於完工了!

最近,德国首都柏林的新机场柏林-勃兰登堡国际机场正式投入运营。 这座被称为“德国最大烂尾工程”的机场,建设进度一再推迟,比原定时间晚了整整9年。 德国制造怎么了? 德国最大烂尾工程 大型机场,是大型城市的标配。 柏林是德国的首都,也是德国第一大城市,却只有三座规模小、设施陈旧的小机场。 为了满足柏林的发展需求,德国决定建设一座新的机场。 上世纪90年代两德统一后,柏林新机场计划开始酝酿。 新机场选址于柏林临近的勃兰登堡州境内,占地1470公顷,相当于2000个足球场的大小,并以德国前总理、曾任西柏林市长的维利·勃兰特(Willy Brandt)命名。 2006年,柏林新机场终于开工,计划于2011年10月30日启用。 其时,竣工仪式已在筹备,计划邀请总理默克尔“走跑道红毯”,另有1万人参加,仪式可谓盛大。 然而,竣工计划突然取消了。 连默克尔都忍不住公开吐槽,向为德国政府提供咨询的外国伙伴询问: 柏林那边到底怎么回事,一座两条跑道的机场都建不了? 竣工时间推迟到2012年秋之后,又推迟到了2013年。 柏林新机场多次宣布新的启用时间,又一次次地自我打脸。 渐渐地,柏林新机场成为了当地人口中的段子,甚至被印上明信片作为柏林人的自嘲,更是被戏称为“德国最大烂尾工程”。 跳票六次后,柏林新机场终于在10月31日正式启用。 距正式开工,已经过去了14年。 新机场的一名飞行员表示,在2012年的时候她就收到了机场落成庆典的邀请,当时她的孩子还在上幼儿园,而现在孩子上中学了,她才终于参加了这座机场的落成庆典。 烂尾之谜 是什么原因,导致柏林新机场耗时14年才建好? 机场是一个超级工程,前期的规划设计极其重要。 然而,负责柏林新机场的规划公司几经变更。2010年,规划办公室IGK-IGR破产,导致规划方案一改再改,严重影响了建设进度。 新机场的建设方也不消停。2015年,工地建筑公司之一Imtech的德国子公司宣布破产,又耽误了工程进度。 建设和验收中,新机场又不断曝出各种质量问题。 2011年,新机场试运行期间,志愿者和媒体发现了门的编号错误、电缆安装不正确、自动扶梯太短等问题,被迫将启用时间推迟至2012年。 2012年,启用之前的一个月,检查人员又发现了火灾报警系统故障。 2019年9月,已经建成的二号航站楼被发现有250处“小问题”,一部分墙体和地面不得不拆掉,重新建设。 柏林新机场陷入了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发现问题的怪圈,最终拖了9年时间。 腐败指控,让建设工作蒙上了一层阴影。 2014年,新机场前技术总监格罗斯曼因索取贿赂被判刑,并处以20万欧元罚款;新机场前工程排水系统负责人、机场前建设主管人员都卷入受贿案件中。 建设人员涉嫌腐败,让建设团队不被信任,又拖累了建设节奏。 此外,成本超支,也让新机场的建设备受质疑。 新机场的预算初定17亿欧元,后一增再增,突破了65亿欧元。德国人民开始质疑,新机场要不要继续建,应该怎么建。 德国政府一度也失去信心,计划将机场运营公司私有化,以失败告终。 “德国制造”的笑柄 “不光是柏林,整个德国都成为了笑柄。” 柏林新机场总裁达尔特鲁普在一场记者会上以自嘲开篇。 美国纽约时报评论称,柏林新机场的工程错误问题、腐败丑闻以及相关的法律诉讼侵蚀了德国自称的“效率与善治的典范”形象。 法新社则报道,这项工程成为“财政黑洞和全国笑柄”,也打破外界对德国人“高效率”的固有印象。 一直以来,德国制造都给人以高精尖、高效率、高质量的印象。 然而,柏林新机场的质量问题、腐败丑闻,却让德国制造成了笑柄。 柏林新机场背后的教训,需要德国人自己去总结。 对中国人来说,更多的是一种感慨:柏林新机场建了14年,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只用了5年。 快,不一定就是好的。但是应快而不快,不该慢而慢,这就有问题了。 德国制造仍然有值得中国学习的地方,但也不要过于迷信。 今天的中国制造,值得我们骄傲。(澎湃新闻,图片来源网络)

德國確診超36萬搶廁紙潮再起 農業部長呼籲勿搶購囤貨

德国过去一天新增确诊感染新冠病毒5587宗,累计确诊已超过36万人。市民忧虑再次封城,超市出现抢购厕纸等日用品的人潮。德国农业部长克勒克纳表示,德国供应链一切正常,她告诫消费者毋需抢购或是囤积商品。 随着德国爆发第二波疫情,在奥乐齐(Aldi)和埃德卡(Edeka)等主要连锁超市出现了类似第一波疫情时对于某些商品需求剧增的现象。从网上流传的照片可见超市和药店的衞生纸已经沽清,货架上空空如也。 德国农业部长克勒克纳表示,当前完全没有囤积商品的理由,德国的供应链一如既往地处于正常运转状态。她强调,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德国的食品供应从未出现过危机,“选择囤货的人不仅缺乏逻辑,更缺乏团结,最终这些囤积的货物中很多都进到了垃圾桶”。 克勒克纳表示,德国从今年上半年的“封城”状态中获得了重要的经验,以使经济能够在新冠大流行期间维持运转:政界和经济界已经了解到如何“负责任地安排物资供应”;同时,德国也已经明确认识到,不再在未经商议的情况下就关闭边境,这一点对于疫情期间保障欧洲范围内的货物运输至关重要。

德國現首宗非洲豬瘟個案 近波蘭邊境野豬屍帶病毒

德国农业部长克勒克纳(Julia Klockner)宣布德国出现首宗非洲猪瘟个案。在德国东部接壤波兰边境发现的一头野猪尸体,经过国家试验室多次检测,确定其感染了非洲猪瘟病毒。 由于当地与非洲猪瘟疫情严重的波兰接近,当局封锁附近约十五公里范围,搜索是否有其他动物尸体,并限制范围内农场饲养的动物活动,防止疫情扩散。 德国国家和地方危机中心已分别启动,准备执行首轮保护措施。德国农民非常关注动物疾病对经济的影响。如果在野生或家养猪中检测到猪瘟,德国将失去其“无猪瘟疫情”地位,可能面临向非欧盟国家的猪肉出口禁令。不过,德国猪肉的第二大入口国南韩,已宣布禁止德国猪肉入口。 非洲猪瘟属高度传染性的致命病毒,但一般只会感染猪只,不会透过接触或食用猪肉传染给人类。

為自由不怕死!柏林二萬人上街遊行 要求取消禁令

(星岛日报报道)德国首都柏林昨日大约有二万名民众上街示威,主题是“大流行的终结—自由日”,要求政府解除新冠肺炎防疫措施,抗议防疫措施严重剥夺他们的自由。很少示威者戴口罩或保持一点五米的社交距离。德国累计确诊已突破二十一万。为应对暑期出游潮带来的输入性风险,官方宣布从八月起所有从风险地区返程的旅客必须接受检测。

德國肉類加工廠爆群組感染 近660人確診

德国北威州的居特斯洛市一间肉类加工厂出现新冠肺炎群组感染,近日有近660名员工确诊。工厂负责人怀疑,有工人返回东欧国家探亲后受感染,将病毒带回厂内。当局已下令工厂停工关闭,约7000人接受隔离,区内学校及托儿所都要关闭。 德国总理默克尔决定,禁止举行大型活动的禁令,会延长至10月底,以避免出现新一波疫情。

德國米其林大廚「不歡迎中國人」餐廳評分狂降

  德国《莱茵邮报》14日报道说,德国西部城市杜塞尔多夫的米其林星级餐厅“舟上餐厅” 主厨让-克洛德·伯吉尔,近日因为在脸书上写复工通知时声明“不欢迎中国人”就餐,引发种族歧视指控浪潮。之后,他火速道歉但狡辩自己针对的是“中国统治者”,结果不但没有熄火,负评反而增加。   报道称,今年73岁的伯吉尔是德国最有名的厨师之一。他12日在自己的脸书主页上宣布,“我们将从星期五开始重新营业……不欢迎中国人!!!!”许多网友尤其是华人,很快在这条帖文下留言表达愤怒。许多人指责这是“种族歧视”,并呼吁抵制这家餐厅。尤其是德国政府此前警告不能因为疫情歧视亚洲人,而这位主厨显然违反了该规定。   也许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伯吉尔当天就在“舟上餐厅”的脸书主页上写了一份声明。他表示,所有这些都是“误解”,“我在我的私人脸书页面上发表了一则漫不经心的通知,这完全是错误的。”“我确实理解这一说法可能会被误解,而且我伤害了一些人,我对此感到非常遗憾”,“对此我深表歉意”。他同时辩称通知不针对中国人,而是针对“中国统治者”,他的餐厅欢迎每个人。   《西德意志报》说,伯吉尔的道歉发表后,网友的回应仍然以批评为主。《莱茵邮报》引述一位读者的讽刺留言:“他(伯吉尔)解释说,他的话不应被误解,因为他写的‘中国人’指的不是中国人,而是他们的统治者。我不知道这家餐厅在中国的政治精英中如此受欢迎,以至于必须采取这种‘预防措施’。”   杜塞尔多夫是华为公司欧洲总部的所在地,当地还有五矿、OPPO等中国公司,华侨华人有两万人左右。杜塞尔多夫华商张先生14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当地许多华人经常在这家餐厅招待国内和其他国家的业务伙伴,以后应该不会再去了。   《环球时报》记者14日联系这家餐厅,餐厅工作人员表示主厨不在,不方便评论,并说欢迎中国人。记者还看到,由于这一事件,这家米其林餐厅在各大网站的评分火速下降,在谷歌评论得分仅2.2分(5分为最高)。   (来源:环球时报-环球网/青木,图片来源网络截图)

疫情下德國多行業裁員餐飲業重災 僅醫藥業未受影響

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全球经济。德意志经济研究所(DIW Berlin)周一(11日)发表调查指,德国多个产业因疫情危机而裁减人力,国内出现裁员现象,且有蔓延趋势,以从事餐饮业员工最受影响,仅得制药行业可幸免于难。 调查访问多个行业公司,发现约58%餐饮业、50%酒店业、43%旅游业及39%汽车公司除解雇员工之余,亦已不再聘请临时工。 调查又发现,除上述行业以外,其他业界公司裁员人数也高于平均数字,仅得制药行业未受影响。 德国是新冠肺炎疫情重灾区之一,当地至今累计近17.2万人染疫,排在美国、西班牙、英国、俄罗斯、意大利及法国之后,累计超过7500人死亡。

德國柏林千人上街抗議居家令 逾百人被捕

德国首都柏林上周六有1000人无视封城令上街示威,抗议当局实施的居家令,逾百人遭警方拘捕。 柏林最近每周都有抗议居家令的示威活动,抗议活动筹办人士的网站呼吁“结束紧急状态”,并淡化病毒所造成的威胁。今次示威不乏右翼支持者与其他侧翼组织成员参加,示威者高叫口号并手持标语,要求回复正常生活及保障宪法权利。 部分示威者身穿指责总理默克尔“禁止生活”的T恤,有人则单纯要求给他们“自由”,亦有人戴上口罩坐在地上示威且保持着社交距离。根据紧急状态规定,柏林禁止超过20人以上集会,因此这些人的示威并未获得许可。

美國截走德國20萬口罩 德國大罵現代海盜

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各国争抢口罩防疫。德国柏林市政府上周五指控,美国在泰国曼谷机场截走二十万个N95口罩,做法犹如“现代海盗”。   柏林市府消息人士对德国《每日镜报》表示,柏林警方向美商3M订购了二十万个N95口罩,该批中国生产的口罩运到曼谷机场后,原本将空运往德国,却被拦截转送到美国。   柏林市内政部长盖泽尔上周五证实,二十万个N95口罩在曼谷被“没收”。他批评美国的做法是“现代海盗”,美国不应该这样对待大西洋对岸的伙伴。盖泽尔表示,在全球面临危机的此刻,不能用“狂野西部”的方式。他要求德国政府施压要求美国遵守国际规范。柏林市长缪勒也批评美国总统特朗普不负责任:“既不人性,又令人无法接受。”柏林警察局局长史洛威克推测,该批口罩被没收的原因是美国对口罩实施的出口禁令。   德国卫生部长施潘表示,由于全球需求激增,各国采购代理正在争相抢购中国制造的口罩。他访问一家物流企业时表示,欧洲在制造防护口罩方面有更多合作的空间。这家物流企业正寻求帮助德国在新冠疫情期间获得必要的设备。   有消息指美国正在抢购已经被其他国家购买的口罩,当被问到此事时,他称:“你会听到世界各地的人们真的在中国为了口罩大打出手的故事。这不是一个好的发展方向,但它反映了强劲的需求。”   数天前,法国向中国订购的一批口罩在停机坪等待装入货机前一刻,被半路杀出的美国买家出高价买走。法国大东区区长洛特纳上周三说,那批口罩本来是法国向中国订好的,但在中国机场的停机坪上,被美国人开出高三、四倍的价钱截走。

德國發現病毒檢測新方法 日均檢測可達20萬人次

近日,德国红十字会和法兰克福大学医院医学病毒学研究所的一个联合研究小组开发出了一种方法,大幅提高了检测新冠病毒的效率,且不影响诊断质量。 德国黑森州科学部长多恩在美因茨宣布,这新测试方法马上就可以在全球范围投入使用。她通报说,科学家们找到了一种方法,可同时检测多个采样。这样可将德国目前日均检测4万人次的水平,提升至日均20万至40万人次,而且“不影响诊断质量”。 据悉,该联合研究小组的领军人物是德国红十字会的塞夫里德教授和法兰克福大学医院的切泽克教授。 多恩指出,新冠肺炎抗疫战的一大重要目标是提高检测能力,“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尽早确定感染者,将其隔离,以保护他人”。 她称,“法兰克福专家们开发的这一手段是一个了不起的发明,让人可以乐观的地相信,未来能让更多的人得到检测,尤其是在医疗健康、救援服务和食品工业等领域工作的人。” 她还指出,通常情况下,从当事人的喉咙或鼻腔内取出的粘膜采样会被单独检测,而在新方法中,专家们将多个采样同时置入一种特殊溶液,运用俗称的聚合酶链式反应技术(PCR)检测是否感染了新冠病毒,采样中所含的新冠病毒基因可直接得到确认。一旦检测结果呈阴性,则人们可以相信,其中所有的采样均无新冠病毒。 此外,黑森州科学部在一份报告中表示,这项发明已在美国和欧洲申请专利,由法兰克福的歌德大学和德国红十字会献血部共享,经由歌德大学知识转让公司Innovectis,这一技术可立即提供给其他感兴趣的机构。

德國朋友對我說:曾經笑話中國的段子現在都發生在自己身上

3月13日,周五。到达布鲁塞尔伊始,酒店工作人员便无可奈何地通知住客:昨晚接到政府指令,今夜十二点起,全国饭馆不再提供堂食,大部分会关门,少数接受外卖;此外,商店在周末也要一并停业。 “不过,明天酒店还是会提供自助早餐的,”她说,“您需要预定吗?” 过了一小时,前台又打进电话:“很抱歉,酒店餐厅也不能营业了。事实上,明天您离开后我们需要休业一个月。一切都太突然了,我们毫无准备。” 3月14号那个周末令人记忆犹新。以比利时为代表,西欧各国抗击新冠疫情的步调突然加快,各种限制措施接连出台,以至于我为自己能如期返回柏林而庆幸不已。 德国宣布从3月16日8时起关闭和瑞士、奥地利、法国、卢森堡以及丹麦的边境,但货运交通以及需跨国上班的人仍不受影响。 在德国,各州政府鉴于疫情扩散速度惊人,几天来陆续关闭了境内所有学校和幼儿园。聚集性的娱乐活动和包括宗教礼拜在内的集会被叫停。在一些地方,非提供生活必需品的商铺暂停营业。即使是柏林这样的大城市,饭馆和咖啡店也被要求在每晚六点关门。 在联邦层面,德国政府发出全面旅游警告,要求人们不要出国旅行,并同时启动了境外撤侨计划。鉴于欧洲多国封锁国境和域外国家实施往来德国禁令,汉莎航空集团被迫取消了95%的航班,经济损失惨重,光是退票就忙到崩溃。随着德国对陆路边境加强管制,成百上千的货车排起数十公里的长龙,加剧了民众对商品供应的担忧。 为防范疫情传播,节省防护用品,社区诊所取消了大部分预约挂号。公交车上,驾驶员附近的区域被胶带封起来,前门禁止乘客上下。与之类似,一些商店在收款柜台挂上一层塑料布,隔离收银员和顾客,试图阻断病毒传播。街上开始出现更多戴口罩的人,没人对此大惊小怪。原先所谓的“口罩对健康人无用论”,如今也没什么人提及。 伴随接连出台的管制措施,新一轮抢购风潮应运而生,与几星期前不可同日而语。如今就连密封包装、保质期稍长的牛奶和面包,都常常不见踪影。除了手纸这样的抢手货之外,更多商品开始实施限购。几天前,我还看到一个女顾客隔着大门,高声问收银员还有没有手纸,得知没有,又骑上车向下一家超市寻觅。 前一阵看到国内媒体和网友争论起所谓的抗疫“英国模式”、“德国模式”。我只想说,现在谈“模式”为时尚早,一切还只是刚刚开始。以德国为例,政府每天,甚至每隔几小时,都在根据疫情蔓延态势出台新的对策。巴伐利亚州已在一些城镇实行封锁,禁止居民除采购食品和就医外的出行。这一禁令会不会被推广到全德更多地方,很多人认为是迟早的事。 现在德国朝野上下几乎公认一个事实:我们过于轻视了这次疫情的严重性,无论是病毒的传播效力和致命性本身,还是它对社会经济、国家安全和民众心理的深远影响。3月18日默克尔发表严肃的电视讲话,把新冠疫情称为德国自二战结束以来面临的最大挑战,此话绝非危言耸听。 而在欧洲层面,新冠肺炎危机让所谓的欧洲团结变成泡影。2007-08年的希腊债务危机已让欧盟难以招架,如今意大利和西班牙两个重头经济体同时倒下,对欧盟经济的打击可想而知。在这个问题上,没人敢作乐观预测。 疫情急转直下,民众恐慌加剧,经济前景黯淡,一些德国人很是着急。在默克尔讲话呼吁民众主动配合抗疫的第二天,电视台播出了几位医生录制的短视频。除了重申减少外出的建议之外,有人痛陈利害,要求政府赶快封城,不要犹豫不决地寄希望于“愚蠢的人民”会主动作为。言下之意,政策不能强力执行就形同虚设。 还有两位朋友向我表达了德国没能及时借鉴中国经验的遗憾。疫情在武汉爆发后,德国媒体作过很多报道,德国民众当时也很关心。但到了2月,大家对此事逐渐失去了兴趣,觉得新冠肺炎只是中国的问题,跟欧洲关系不大。还有人嘲讽中国人对一个“重感冒”大惊小怪,怀疑北京方面打着抗疫的幌子,目的是系统性地巩固所谓的“专制”。“可如今中国的做法正被我们一一采纳,我们曾经笑话中国的段子现在都发生在自己身上”,一位律师朋友如是说。 我曾私下里问过一位政府工作人员:“新冠肺炎给中国带来严重损失,几个月了,事实摆在那里,上网一搜就能看到。德国但凡多采取一些防范,也不至于今天这么惊慌被动。究竟是什么原因阻止了政府的行动呢?” 他回答说:“我们的官员和专家确实低估了疫情的严重性和对欧洲的影响。但另一方面,即使他们具有超凡的预见力,认为有必要提早出台严厉措施限制疫情传播,民众不同意也是没用的。我们毕竟是民主国家,决策方式和中国有很大不同。” 由此,我不禁想起3月初,一位国内朋友就当时流传的“抄中国作业”一说发表的评论:中国经验世界上很少有国家有实力学。我们体制的优势是让不那么聪明的人强制执行相对聪明的政府意志,从而实现集体的共同价值;而西方民主的优势是释放超级个人的潜力,但它却无法限制愚蠢的人对社会整体利益可能造成的破坏。 当然,这样的观点,在很多西方人看了,绝不能认同。在德国,依然有人不断向我强调,意大利采取的措施与中国有本质不同,公民自由在那里没有遭到严苛的打压。无独有偶,前两天还看到美国的反共小将贝书颖(Bethany Allen-Ebrahimian)针对西方采取的封城、旅行禁令和强制检测作辩解:这些手段展现了民主政体强大的动员能力;西方启动类似的“战时”机制绝不意味着专制战胜民主,更不能等同于中国那种对人权臭名昭著的侵犯。 读到这里我不禁会心一笑。如果这样宣传可以令她心安,就姑且随她去吧。对那些玩弄概念和文字游戏的无聊做法,我们大可一笑了之,不必理会。与其和死硬分子浪费时间辩论,不如专心把自己的事做好。 来源:环球时报

德國攔截瑞士口罩,原來跟這道禁令有關

德国和瑞士山水相连,瑞士有1/2以上的人口以德语为母语,两国关系向来融洽,近日却因为一卡车口罩几乎闹僵。 据瑞士联邦经济管理局(SECO)方面披露,近日,一辆载有约24万只医用口罩的瑞士企业卡车,自德国驶入瑞士境内前被德国海关拦截,所有口罩均被德方截留。 ━━━━━ 跟德国严禁医疗防护设备出口的禁令有关 SECO发言人迈恩菲斯表示,这次“口罩拦截”并非个案,该部门已掌握多宗类似的信息,此前瑞士企业曾租用多辆德国卡车用于向瑞士国内运送口罩,均被德国海关扣留,不得已改用瑞士卡车,结果依旧未能幸免。 迈恩菲斯证实,SECO已敦促瑞士驻德国大使向德方提出抗议,要求其“立即启动放行瑞士口罩程序”。 这次事件在两国民间引发不小冲击,两国网友在社交网站上相互指责,吵得不可开交。可以说,小小的口罩在两国间近乎酿成一起外交纠纷。 德国本是医疗设备生产、出口大国,包括ECMO叶克膜体外氧合机在内的各种呼吸机等医疗物资,都是德国的“拳头产品”。自3月初新冠肺炎疫情突然在欧洲各国“加速”蔓延,德国联邦政府就开始高度紧张。 他们惟恐其他国家出于防疫需要,向德国大量订购各种相关医疗防护设备,从而导致德国本土防疫设备、耗材“失血”,因此3月4日宣布了新的行政命令,禁止向国外出口除国际援助行动等极个别特殊情况外的一切医疗防护设备。 这其中包括德国本土生产的氧合机等高价医用设备,也包括口罩、手套、防护服等原本由第三国制造、经德国转口的低价值医疗耗材。 瑞士是个经济发达、医疗卫生体系完备的工业化发达国家,一般情况下并不缺ECMO等高价值、大型医疗设备,但几乎不生产低价医疗消耗品。医用口罩、手套、防护服等,都是由瑞士公司从中国等国订购,再提供给国内各医疗单位使用。 瑞士是2月25日宣布第一例新冠确诊病例的,自邻国意大利发生社区传播疫情以来,瑞士及其相邻的袖珍国——列支敦士登疫情形势就骤然严峻。截至3月8日,瑞士已有332例核酸检测阳性病例,两人因疫情而死亡,这无形中加大了瑞士医疗卫生部门的压力,促使其不得不大量消耗包括口罩在内的医疗消耗品,以应对防疫的急需。 众所周知,中国等传统医疗物资生产国自身也面临着巨大的需求压力,因此对外出口直到近期才恢复正常。瑞士方面出于防疫切实需要,不得不紧急“补货”。 瑞士是个没有出海口的内陆国,不得不通过邻国中转,却不料正撞德国3月4日行政禁令“枪口”,继而遭到“截和”。 据报道,当地时间3月7日,德国新增确诊156例,累计确诊1040例,由此成为中国以外第六个累计确诊过千的国家。在德国疫情日益严峻的形势下,德国会否放松执行3月4日的行政命令,对邻国“高抬贵手”,恐怕难说。 ━━━━━ 疫情给国际间合作提出了新课题 如今新冠肺炎疫情已经肆虐开来,包括德国、瑞士在内的欧洲国家已有数百甚至上千累计确诊患者。 到目前为止,德国和瑞士都未强令普通民众“不戴口罩不得出门”,欧洲国家的普通民众又并无佩戴口罩防疫的传统和习惯,因此,街头普通民众戴口罩的也是极少数。但随着疫情形势加重,一线防疫医护人员口罩也渐显紧张。 对瑞士而言,因本土不生产,如果“截和”僵局延续,物资短缺问题势必加剧。 疫情在欧洲暴发后,欧盟各国已就统筹防疫紧急协调。但瑞士是永久中立国,并非欧盟、甚至也不是联合国成员,这样的紧急协调机制对缓解瑞士的口罩危机鞭长莫及。 当务之急,只能希望这些同文同种的欧洲邻居,在人类共同的威胁新冠疫情面前,能展开更多的联防联控与协同协作,以共同体意识打通物资调配等问题上的隔膜。 疫情防控关乎民众生命健康与安全,也需要国家与国家间携手应对,减少孤岛思维,以跨国跨区域的合作机制理顺避免很多摩擦。 说到底,拦截口罩现象在国与国之间出现,给国际合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此次新冠疫情非同小可,各国国情、国力、医疗体系不同,社会习惯各异,在医疗防护物资、设备普遍短缺,国际合作又不可或缺的大背景下,如何加强协作、提高磨合度,减少不必要的内耗,是摆在各国面前的重要课题。 来源:新京报

德國法院裁定宿醉屬疾病 員工可合法請假

德国的法院日前就将宿醉定义为“疾病”,这意味着员工可因宿醉而请病假变得合情合理。 逢9月中到10月初正是热门的德国慕尼黑啤酒节,许多民众都会借机买醉,但隔日却要上班。解酒商品因此就成了一股商机,德国有厂商研制出一款“抗宿醉药”,声称产品“含有抗氧化剂、电解质和维他命的植物萃取物”,有改善恶心、嗜睡、呕吐等症状,也能消耗身体内残留的酒精,但却被消费者监督机构告上法庭。 德国法兰克福(Frankfurt)地方高等法院于上月23日裁定,宿醉是一种疾病。法院认为,如果症状对身体正常的活动与状态,有任何轻微的或暂时性的影响,就可以被定义为生病。宿醉所造成的症状并不会被诊断出来,但其症状不是因身体状态起伏而得的自然结果,而是摄取酒精这类有害物质的结果,故属于一种疾病。 CNN报导,美国国家酒精滥用和酒精中毒研究所(NIAAA)表示目前没有任何方法可以有效消除宿醉,但有医师指出,摄取富含维他命A、钾和锌的食物,可以补充酒精阻止身体吸收的养分,此外,由于酒精会造成脱水,翌日多喝水也十分重要。

身背87條重症患者的人命 德國男護士被判終身監禁

该案被认为是德国战后最严重的谋杀案件!德国男护士尼尔斯·赫格尔谋杀患者案6日在德国奥尔登堡法院宣判,身背87条人命的赫格尔当天被判终身监禁,且不得在服刑15年后提前释放。   中新社北京6月7日电 据“德国之声”电台报道,赫格尔现年46岁,从1999年至2005年,曾先后在德国下萨克森州奥尔登堡和代尔门霍斯特的医院从事护理工作。从2000年至2005年,赫格尔曾至少向87名重症患者注射高剂量药物,并最终导致病人心脏衰竭死亡。这一行径在2005年被揭发,震惊整个德国,赫格尔随后被逮捕。  该案被认为是德国战后最严重的谋杀案件,审理过程历经数年。赫格尔于2015年因谋杀两名病人罪名成立被判终身监禁,目前正在服刑。本月6日的判决是对他其他罪行的一次“集中清算”。据美联社报道,检方一共向法院提交了500多份病历和数百份医院记录。   赫格尔6日被控谋杀100名病人,但其中15起案件因缺乏证据而未判其有罪。德国法律规定,判处终身监禁的服刑人员通常可以在服刑15年后申请假释,但如果法官判定犯罪情节特别严重,则可以无限推迟假释。   据德新社报道,赫格尔的作案动机在于制造重症护理紧急情况,以此显示自己从濒死状态挽救病人的能力。报道援引一名精神科专家的话报道说,赫格尔具有人格障碍,缺乏羞耻心、罪恶感、悔罪感和同情心,但未到精神疾病的程度。   赫格尔6日在法庭上说:“今天我在这接受审判,我想对每名受害者的亲属说,我很抱歉。” 来源:中国新闻网

德國軟件巨頭SAP重組 將有4400人離職

■SAP今年1月表示,根据重组计划,将有约4400人离职。路透社资料图片 德国软件巨头SAP表示,其云业务部门主管Robert Enslin已经辞职。随着这家欧洲最有价值的科技公司重组业务,SAP高层也陆续离职。 罗伯特恩斯林(Robert Enslin)于1992年加入SAP,自2014年以来一直在该公司董事会任职。一些人曾将他视为首席执行官比尔麦克德莫特(Bill McDermott)的潜在继任者,但他已离职,去其他地方寻找一个不确定的机会。 路透社报道称,在Enslin担任云业务集团主管的两年时间里,他帮助构建了SAP的云业务组合,包括去年以80亿美元收购线上调查软件公司Qualtrics的交易。Qualtrics专注于线上调查和回馈。 SAP没有说他是否得到了任何形式的回报。Enslin离职之前,SAP的其他高层也相继离职,包括首席技术官兼云平台业务主管Bjoern Goerke,以及负责全球服务和支持的董事会执行官Bernd Leukert。 SAP一位发言人表示,编程大师Rich Heilman和Thomas Jung上个月表示,他们已经被SAP解雇,但现在已经找到了新的工作,并打算留下来。 这两起离职事件凸显了McDermott长期以来的雄心壮志,即将SAP转变为一家数字平台企业,但长期服务、声誉良好、拥有广泛专业知识的员工离开,可能会使其疏远核心客户。 SAP今年1月表示,根据重组计划,将有约4400人离职。其主要竞争对手甲骨文(Oracle)也宣布裁员,一些顶尖人才已跳槽至谷歌。 最近几周,SAP股价从1月3日创下的九个月低点83.95欧元稳步上涨。 SAP表示,董事会成员珍妮佛摩根(Jennifer Morgan)将接替恩斯林(Enslin)担任云业务集团总裁,这一任命即将生效。摩根2004年加入公司,最近参与领导了SAP的全球客户业务。Adaire Fox-Martin将作为总裁全权负责全球客户运营。Enslin在推特上说:“虽然我在SAP的任期已经结束,但我个人对SAP的创新和帮助世界更好运行的愿景的信念和公共宣传永远不会结束。谢谢你们……亲爱的同事们,27年的辉煌岁月。” SAP将按计划于24日公布第一季度业绩。

「小龍蝦簽證」安排下?柏林小龍蝦泛濫成災滿街跑

德国小龙虾泛滥成灾(图源:《每日镜报》)   海外网4月1日电 天气转暖,很快又要到小龙虾占领餐桌的季节。提到“麻辣小龙虾”,很多人想必已经在流口水了。不过成为不少中国人“心头挚爱”的小龙虾却让德国人深恶痛绝。“治虾不力”又在吃虾这件事上“战力不足”,让这些入侵物种不仅占领公园水渠,甚至还爬到了马路上,令人头痛。   据德国《每日镜报》网站报道,小龙虾的泛滥成灾正成为困扰柏林乃至整个德国生态和市政的重大问题。数据显示,2018年,仅柏林蒂尔加滕(Tiergarten)和布里泽(Britzer)两处公园就捕获小龙虾3.9万只。生态专家德克·埃勒特(Derk Ehlert)表示,今年4月开始,针对小龙虾的猎捕行动将会重启,并一直持续到11月。 在柏林,经常可以见到“走上街头”的小龙虾(图源:《每日镜报》)   据了解,2018年,入侵的小龙虾在柏林蒂尔加滕公园开始出现,有路人甚至在雨天见到“满街跑”的活体小龙虾,德国小龙虾泛滥成灾一度引发广泛热议。生态专家称,这种红色淡水龙虾(学名克氏原螯虾)原产于墨西哥北部和美国南部,它们可能是当做宠物被带到柏林来饲养,然后又被饲主遗弃在公园中。由于小龙虾是杂食性动物、生长速度快、适应能力强,同时在德国缺少天敌,因此在生态环境中迅速形成竞争优势。去年夏秋两季,柏林当地生态部门开始着手猎捕和清理泛滥的小龙虾,但捕捞的速度明显赶不上小龙虾的繁殖速度。 德国网友对小龙虾的口味表示好奇,同时称或许可以做成当地特色美食,比如“柏林咖喱小龙虾”(推特截图)   与此同时,当地公园还引入了专以小龙虾为食的鱼类,但依然没有抑制小龙虾的爆发式繁殖。随后,柏林政府开始转变思路,经过详细的调查检验,生态环境部门证实这种淡水小龙虾并不会危害人类健康,可以放心食用。政府最初向当地一家农场发放许可,允许其在柏林的两处公园里捕捉身长超过15公分的小龙虾,出售给餐厅和普通顾客。而且,对捕捞数量没有做出规定,即“想捞多少捞多少”。尽管有人对于小龙虾的做法和口味表示好奇,但很显然,德国人食用小龙虾的热情远没有中国人强烈,这一政策也是收效甚微。 2017年,丹麦海岸生蚝泛滥期间,丹麦驻华大使馆微博曾发布多篇文章,吸引中国游客赴丹麦享用美食(微博截图)   不过,也有网友表示,德国人或许可以学学当年生蚝泛滥的丹麦,搞一个“小龙虾签证”,请诸位小龙虾爱好者大快朵颐。(海外网/刁世峰)   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海外视野,中国立场,登陆人民日报海外版官网——海外网www.haiwainet.cn或“海客”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 来源:海外网  

美國大使公然威脅德國放棄華為 德國網友:我們不是嚇大的!

作者:耿直哥 根据美国媒体的最新报道,美国驻德国大使理查德•格雷内尔今天就公然威胁德国人说,如果德国允许中国的华为或其他中国企业参与德国5G网络的建设,美国就会让德国人付出代价! 什么代价呢?根据美国《华尔街日报》的报道,美国驻德国大使格雷内尔在一份公开信里就表示,如果德国坚持允许华为或其他中国企业参与德国5G网络的建设,美国将会大大减少与德国在情报分享领域的合作。 而在《华尔街日报》看来,这个威胁会令德国很难受,因为目前德国乃至整个欧洲在【反恐】领域,都十分依赖美国的情报。 可在耿直哥看来,如果事情真如《华尔街日报》所说,那这天天号称自己“关心人权”的美国政府,岂不是在拿人家德国人的生命安全做要挟么? 不过,人家德国人也不是“吓大”的。在德国知名主流媒体《南德意志报》发布的 “美国威胁德国放弃华为”的相关报道下面,众多德国网民就写下了驳斥美国的评论。 德国的电讯企业的数据现在已经都储存在美国了。所以最喜欢监听和偷听的美国国安局又怎么会允许别国来搅事呢? 加油华为!德国不需要美国! 那请问驻扎在德国法兰克福美国使馆里的中情局又是干啥来的? 太好了,你们美国人赶紧把你们在德国的情报部门撤走吧。 就你们美国那丢人的安全记录,还有脸对德国指手画脚。你们的大使应该立刻闭嘴。你们美国的设备才是最不可信的。 好奇怪哦,不是你们美国一直在监控全世界么? 我们美国才是惟一可以监控你们的国家!美国万岁!美国万岁!美国万岁! 呵呵,一个天天监听自己贸易伙伴和北约盟友的国家居然还有脸提这种要求? 呵呵,说好的国家主权呢? 什么时候欧盟和德国也能反过来威胁一下美国呢?美国的行为真是太讨人厌了 在境外社交网站推特上,不屑美国这番威胁的德国网民也有不少。比如有人就嘲讽说“如果这意味着以后不会再被美国国安局监听,那可是一件好事啊”;还有网民调侃说:不用华为,难道去用你们美国最“安全”的思科? 当然,德国人会这么调侃美国也是有着充足原因的。要知道,6年前当美国“异见人士”斯诺登将美国国安局的“棱镜计划”和盘托出之后,德国可是第一个被震惊的国家,因为美国国安局不仅监听了德国政府许多高层人士,甚至连德国现任总理默克尔都被监听了…… 不仅如此,当时不少媒体还披露美国通讯设备企业思科(Cisco)的设备被美国国安局植入了后门,以此对包括德国在内的其他国家进行监听。这也是德国网民此刻会去调侃这家美国企业的原因。 另外,对德国人“颐指气使”的美国驻德国大使格雷内尔也成了被德国网民“口诛笔伐”的对象。因为这也已经不是他第一次用这种“皇上对臣子”的口吻去命令德国了。 实际上,早在去年5月他刚上任的时候,这个格雷内尔就曾用这样的口气命令德国企业停止与伊朗的贸易,立刻从伊朗撤出来。当时正值美国总统特朗普不顾欧洲盟友的一致反对,决定单方面“毁约”退出伊朗核协议。 所以,他的言论当时就引起了众多德国网友的强烈反感: 大使先生,德国人不同意你们那个所谓的总统的做法。另外我们也不需要你对我们指手画脚! 德国驻美国新任大使居然给德国人直接下命令了,看来他根本不知道外交官到底是干啥的…… 之后,在德国购买俄罗斯天然气的问题上,他又用这种命令+威胁的口吻要求德国企业必须停止与俄罗斯的天然气合作…… 所以,这位美国大使如今在德国可以说是“臭名昭著”了。一位德国的联邦议员就在自己的账号上吐槽说:怎么这家伙又跳出来威胁我们了? 来源:环球时报  

集體倒戈!繼英國、新西蘭後德國:不會將華為排除在5G建設之外

继英国和新西兰之后,德国政府在华为“5G设备风险”问题上也出现了与特朗普政府的明显分歧。 《华尔街日报》2月19日报道称,德国一些部门已在两周前达成初步协议,倾向允许华为参与德国高速互联网基础设施建设。目前这项提议仍需全体内阁和议会的正式批准,预计最后决定将在几周后公布。 报道称,尽管德国政府曾考虑通过修改通讯法案来增加华为中标的难度,但德国官员目前表示,对设备供应方严格的安全要求不应该人为过高,以至于将华为排除在外。 同一天,德国内政部发言人对CNBC表示,德国尚未准备好将华为排除在其5G网络建设之外,并可能修订法律,使所有供应商都可以竞标。 德国内政部发言人Bjorn Grunewalder称:“直接排除某一5G制造商目前在法律上是不可能的,也不在计划中。对于德国内政部来说,我们工作的重点是从《德国电信法》(Germany's Telecommunications Act)层面做出调整,以确保网络的安全,即便网络供应商本身的可信度存疑。” 《华尔街日报》援引德国一些高级官员的话称,近期德国网络安全局在美国和其他盟友的帮助下开展的一项调查中,没有发现表明华为利用其设备秘密窃取数据的证据。 德国联邦信息安全办公室(BSI)的一位官员以及内政部和外交部的两名网络安全专家表示,盟国展开的调查中也没有发现华为有任何不当行为的迹象。 报道称,目前德国在互联网速度方面落后于欧洲其他地区和亚洲大部分地区,因此5G的推出对于实现自动驾驶汽车和高分辨率视频流等一系列新服务至关重要。一位参与此案的高级官员表示:“在宽带方面,德国错失良机。我们需要快速且廉价的互联网。” 本周以来,美国传统盟友在华为问题上的态度呈现了微妙转变。2月18日,英国《金融时报》报道了英国情报人士认为华为5G网络安全风险可控的结论。知情人士称,英国国家网络安全中心(National Cyber Security Centre)已确定,有办法限制在未来5G超高速网络中使用华为的风险。这一结论尚未公布。 分析人士认为,英国的结论将对欧洲领导人“产生很大影响”,因为作为五眼联盟(Five Eyes Intelligence Sharing Network)的成员,英国可以接触到敏感的美国情报。知情人士对《金融时报》说:“(欧洲)其他国家会认为,如果英国有信心防控国家网络安全威胁的话,那么只要它们采取英国建议的各种预防措施,就能谨慎且安全地允许本国电信服务提供商使用中国的组件。” 英国通信总部( Government Communications Headquarters,GCHQ)前负责人汉尼根(Robert Hannigan)最近也给《金融时报》撰文称,英国通信总部“从未发现中国政府通过华为进行恶意网络活动的证据。声称中国任何5G网络技术都代表着不可接受的(国家安全)风险简直是无稽之谈”。 另据彭博社2月16日报道,英国军情六处(MI6)局长杨格(Alex Young)在慕尼黑接受记者采访时强烈暗示,他不会建议彻底禁止华为在英国的发展。 “在实际操作层面,目前(5G)供应商的数量存在一定问题。在关键性的国家基础设施方面存在垄断性供应商不是一种理想状态。我们应力求最大限度地实现多样性,”杨格说,“我们应当采取质量优先的原则来解决这个问题,尤其是安全质量。这与来源国无关。” 军情6处负责人杨。图片来源:彭博社 除英国之外,本周与特朗普政府在华为问题上产生分歧的五眼联盟国家还有新西兰。2月19日,新西兰总理阿德恩(Jacinda Ardern)表示,华为在新西兰的5G之路并没有结束。 “我们还没有做最后的决定,”她对新西兰媒体Newshub说,“目前新西兰电信公司Spark正在考虑如何防控安全风险,一切都在进行中。” 去年11月,新西兰情报机构政府通讯安全局(Government Communications Security Bureau)曾以重大国家安全风险为由,阻止Spark使用华为5G设备。而阿德恩的最新表态为华为在新西兰的拓展留下一线生机。 较早前,奥地利技术部部长表示,欧洲应就是否允许华为参与5G网络建设达成一项共同立场。目前奥地利通讯公司Telekom Austria表示,他们确实使用华为的通讯设备。该公司首席执行官Thomas Arnoldner表示,还没有做出关于5G设备的最终决定。 2月18日,华为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任正非在接受英媒BBC采访时表示,“美国不可能摧毁华为。世界需要华为,因为我们更先进。即使他们说服更多的国家暂时不要使用华为,我们也只是把规模缩小一点。” 来源:凤凰科技 参考消息 综合报道  

暴雪橫掃歐洲!300米寬大雪衝破酒店玻璃

救援人员正在清理倒灌进酒店的大雪(图源:《南德意志报》) 连日来,罕见的大雪和严寒持续侵扰欧洲,导致多地交通受阻、供电中断,甚至有部分地区发生雪崩。据德国《南德意志报》报道,欧洲多国本周内已有21人在此次雪灾中遇难。位于瑞士境内阿尔卑斯山一处滑雪胜地的一家旅馆10日遭遇雪崩侵袭,宽约300米大雪直接灌入旅店内部和停车场,场面非常惊悚。 报道称,当地时间10日下午,瑞士桑蒂斯旅馆(Santis Hotel)遭遇雪崩袭击,宽度约300米的大雪直接击碎玻璃灌入旅馆,同时也让停车场内包括一辆大巴在内的多部车辆直接掩埋在大雪之中。事故共造成3人受伤。 此外,持续10余日的大雪天气造成欧洲多国人员伤亡、交通事故频发。本周内,欧洲多国已有21人因大雪和严寒天气遇难。据报道,保加利亚的2名滑雪者不幸在雪崩中遇难;德国慕尼黑的一辆铲雪车不幸连人带车跌入结冰河流;阿尔巴尼亚一名电工在大雪中修理故障电力设备,期间不幸心脏病发身亡。 德国是此次极端天气中受灾最严重的国家,大量航班因恶劣天气延误或停飞,仅法兰克福机场(Flughafen Frankfurt am Main)11日就取消了约120趟航班,慕尼黑机场(Flughafen München)则取消90趟航班;此外,奥地利也关闭了萨尔斯堡市的所有公园和公共游乐场,避免连日来的积雪压垮树木造成意外。与此同时,巴尔干半岛同样没能躲过大雪侵袭,阿尔巴尼亚当局发动2000名官兵赶赴各地进行除雪作业,波黑则有多个城市宣布进入紧急状态。 来源:海外网

70年來最大丑聞! 德國明鏡周刊王牌記者涉造假

创刊70余年最大丑闻!德国明镜周刊明星记者造假,捏造至少14篇假新闻,多篇还曾获奖]12月19日,德国《明镜周刊》在其网站刊文称其记者Claas Relotius在为该周刊及其网站写的60篇文章中,至少有14篇造假,编造故事、虚构对话甚至主角。目前,该杂志主编接受采访,表示正在调查。 记者雷洛蒂斯已于本月辞职。但周刊指雷洛蒂斯曾向读者发起筹款活动,帮助他报道提及的一些对象,但银行资料显示金钱全部存入他的个人户口。 周刊指有读者反映才得知事件,重申对筹款活动毫不知情,亦不清楚筹得多少款项,相信雷洛蒂斯以电邮联系向他询问报道内容的读者,向他们提出筹款。 网上图片 来源:环球时报 巴士的报 综合报道

德國6外交智庫聯署 呼籲中國公正對待被捕加拿大公民

华为副董事长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后,中国拘留了3名加拿大公民。对这样的情势发展,德国6个著名外交智库的主事者表示忧心,联名呼吁中国政府公正对待这几名加拿大人。共同签署声明的分别是欧洲外交关系协会(European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总裁Mark Leonard、德国马歇尔基金会(German Marshall Fund)副总裁Thomas Kleine-Brockhoff、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MERICS)总裁Frank N. Pieke、德国外交政策协会(DGAP)总裁Daniela Schwarzer、全球公共政策研究所(Global Public Policy Institute)总裁Thorsten Benner,以及学术与政治基金会(Stiftung Wissenschaft und Politik)总裁Volker Perthes等人。总部设于柏林的德国6大外交智库联署声明在声明中指出,首先对前外交官康明凯(Michael Kovrig)、商人斯帕弗(Michael Spavor)等3名加拿大人被关押的地点和人身安全表示关切,要求中国当局尽快澄清对他们的指控,并以符合国际标准的方式客观和公正地对待他们。声明指出,目前的情势发展将增加经常前往中国研究的外国学者的不安和猜忌,他们会担心自身的安全,这样将打击外界了解中国,冲击中国与其他国家的建设性关系。德国商报(Handelsblatt)的评论指出,中国利用拘留加拿大公民来报复加拿大逮捕孟晚舟,开启危险的先例。未来北京与柏林之间如果发生磨擦,中国也可能拘留德国商人作为人质来施压,因此在中国工作的外商应该提高警觉。(图片:ECFR)(苏学林编译)

德國機場疑支持台獨 相關人員這樣回應…

  今天,台湾绿媒又开心啦。其实昨天晚上就开心了。为啥呢? 因为“青天白日满地红”旗又在国际场合曝光了呀。虽然只是法兰克福机场而已。 据台湾《自由时报》今天描述。事情是这样的:有台湾网友日前去德国法兰克福机场转机。然后就看到了这个场景↓       图上的意思是:有来自十个国家超过18岁的公民可以持授权护照通过机场内的“快速通关口”,享受快速通关服务。而台湾就是其中之一。《自由时报》原文说,“(德国)当局还在看板上清楚标识台湾国旗,让网友直呼‘台湾太赞啦’”。 该报称,有民众民众将照片上传到脸书社团“爆废公社”。图片中可以看出,德国“当局标出可快速通关的10个国家护照,有台湾、澳洲、纽西兰、加拿大、日本、南韩、新加坡、美国、智利、阿拉伯联合大公国(大陆翻译成阿联酋——环环注)”。 对于这个意外“惊喜”,台湾网友翻译不一,立场倾向差异明显。 有人称赞德国“不甩中国”↓   有人说,这是违反“九二共识”,大搞“台独”。   有人说,这是民进党故意挑拨↓   还有人说,法兰克福机场挂“青天白日旗”会让“台独”分子心碎↓   还有人说,是不是想挂智利国旗挂错了?   还有人谢谢台媒此次提醒,“等几天就会变中华台北旗”。   还有人反驳所谓“德国不甩中国”的论调↓   其实,随着两岸关系的不断演进,国际社会对中国政府在此问题上的立场相比是十分清楚的。起码越来越清楚。 国台办的相关表述,环环就不重复引用了。 我们只是给法兰克福机场打了个电话,并在其官网上留言,询问为何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很快,对方工作人员给环环发来回复邮件,内容为: 已经将记者的问询转发给相关部门。过了没多久,机场工作人员又给环环打来了电话,一位自称法兰克福机场工作人员的男士在电话中说,竖立那个指示牌并非机场所为,而是联邦边防警察的行为,他已帮助我们向这一部门问询。 从法兰克福机场工作人员的反馈效率和态度看,他们对来自中国大陆的记者问询还是挺重视的。 环环就等着德国联邦边检部门的说法了。我们会第一时间报道哦。 来源:环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