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12月01日 星期四 09:22:13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29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急诊室

崩潰!安省55歲男子在急診室等待了近24小時

【加拿大都市网】上个月,安省一名55岁的男子花了近24小时在急诊室等待床位,他表示安大略省的医疗系统已经崩溃。 丹·特里维特告诉多伦多CTV新闻,10月26日,他在密西沙加发生了一起碰撞事故。因此在被送回家之前,他在西奈山医院(Mount Sinai Hospital)接受了三个小时的颈椎扭伤评估。 然而,在他开始做饭后不久,特里维特说他开始感到腹部剧烈疼痛。 他说:“我感觉自己被刀刺伤了一样,肋骨被压碎了。(我)几乎晕了过去,满头大汗,之后试着给我爱人打电话,却无法呼吸。” 家人最终拨打了911,特里维特在凌晨2点左右被紧急送往多伦多全科医院。他说,他在担架上等了大约两到三个小时,带着心脏监测器,以确保自己没有心脏病发作。 在那三个小时里,用救护车运送他的医护人员一直守在他身边。 后来,特里维特被告知去一个快速评估中心,他说那是一个有躺椅的隔间。他一直待在那里,直到凌晨2点左右入院,这是他第一次在那里待将近24小时。 在整个过程中,特里维特说没有隐私可言,他可以听到医生和其他病人谈论他们的病情。 “我身边的每个人都在接受治疗。我能听到他们的声音,”他说。 “我听到医生说,‘我们得把水抽干’……如果你感到恶心,那不是你想去的地方。” 九月份安大略省急诊室的等候时间达到了历史新高。 根据安大略健康质量(HQO)的数据,患者在急诊室等待入院的平均时间为21.3小时。这高于8月份的20.7小时和7月份的20.8小时。 本周早些时候,安大略省自由党表示,今年9月是“2008年以来最糟糕的9月。” MPP Adil Shamji博士在周三的新闻发布会上告诉记者:“无论你如何看待这些数据,月复一月,还是年复一年,医疗保健的表现都在继续急剧下降,不幸的是,现在正处于自由落体状态。” 一份泄露的报告显示,当月早上 8 点全省平均约有946名患者在急诊科等待病床。 Shamji说:“我回想起我最近在急诊科的日子,我们有一天特别忙碌,病人们在等待一个住院床,但没有多余的,所以他们占据了急诊科为新病人指定的急症护理床。” 报告还显示,去年救护车的下车时间增加了约52.5%,这意味着患者在9月份进入医院前平均等待约90分钟。 这个特殊的过程与特里维特有关,他看到带他来的医护人员在他周围监测他的生命体征,并护送他去洗手间。 “他们不能让我一个人待着,”他说。“我为他们感到难过。这基本上意味着,那辆救护车的急救人员在我身边的时候停止了其他服务,这不是最好的情况。” 他还注意到,一些因呼吸系统疾病寻求治疗的患者最终在看过医生后被送回家。 作为疫情后稳定医疗的计划的一部分,安大略省政府承诺增加多达6000名新的医疗工作者。他们还表示,他们将投资私人手术诊所,并提出立法,允许医院将等待长期护理的患者转移,他们希望这两个想法将为急症患者腾出医院床位。 特里维特说:“当你感觉很糟糕的时候,你就不会在急诊室的椅子上煎熬了。我认为对我来说最糟糕的事情是在急诊室,被移动了三次,听到和看到了一切。有精神疾病患者,有中风或心脏病发作的老人,他们已经到了生命的尽头,毫无尊严。这有点悲哀。这个系统已经崩溃。” ref:https://toronto.ctvnews.ca/ontario-man-calls-for-change-after-spending-nearly-24-hours-waiting-in-er-1.6149829 编译:YUAN 图片:Dan Trivett提供

杜咸區急診室人手不足 輪候時間長達5小時!

【加拿大都市网】杜咸区急诊室因人手短缺,轮候时间飙升,根据Lakeridge Health实时急诊室轮候,截至今(31日)早上,有4间医院需轮候3小时以上。杜咸区健康及医疗服务(RDPS)发声明指,仍然会根据紧急程度治理。 Lakeridge旗下四间医院包括 Oshawa、Ajax/Pickering、Bowmanville和Port Perry,轮候时间最长为Oshawa及Port Perry,平均需轮候5小时或以上。 (图:CityNews)T11

自由黨獲省府報告 急診室每天平均884人等入院!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医院急诊室服务十分严峻,平均每天有884人等待住院病床,较2021年同期上升53%。 根据安省自由党获得的一份有关医院急诊室统计数字的报告,8月至今,安省的医院急诊室服务十分严峻,平均每天等待住院病床的人数高达884人,较2021年同期上升53%。 安省自由党省议员兼急诊室医生Adil Shamji表示,安省卫生厅的按月摘要中公布以上数字,反映即将到来的流感季节,及新冠疫情逆转,显示会出现不良预兆。 Shamji医生表示:“有关数据,反映安省的医疗系统正急转直下,情况显然较省府公布的还要差”。 安省卫生厅长办公室未有作出回应。 Shamji医生表示:“今年夏季有超过80个急诊室关闭,反映有不少市民没法在社区内获得急诊室服务,总时间超过1,700小时”。 省府最近通过第7号法案,希望可以清理2,500张医院病床;这些病床是由已申请进入护理院的人士所占有。 报告指出,在急诊室等候的平均时间,相对2021年8月长15.8%;而10名须住院的病人中,有9名病人等候入院的时间延长48.2%,达44小时。 Shamji医生表示,安省省长福特及安省卫生厅长琼斯一直告诉省民,医疗系统没有陷入危机,省民可以及时接受所需护理。 Shamji医生表示,省民对急诊室服务已感到不满,且反映省府在改善医疗系统方面已束手无策;他也指责省府对医疗档案“管理不善”。 (网上图片) T02

安省再有醫院縮短急診室服務時間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再有医院因人手短缺问题,被迫缩短急诊室服务时间。 最新一间被迫缩短急诊室服务时间的医院,是位于渥太华以南大约40公里的Kemptville地区医院。 Kemptville地区医院表示,由周三(31日)开始,晚上7时至翌日早上7时,会临时暂停急诊室服务,直至下周二(6日)为止,之后才回复每天24小时急诊室服务。 该医院的行政总监表示,员工十分疲劳与倦怠,及与新冠疫情有关的缺勤与休假,都对急诊室构成持续的压力。 Kemptville地区医院表示,会致力招聘员工,减少日后可能再出现的临时停止服务的情况。 (图片:Google Maps) T02

安省Clinton公立醫院急診室 一周內兩次關閉

【加拿大都市网】由于医护人手短缺,安省伦敦市以北一间医院,决定在周四(11日)再次暂停急诊室服务;这是该医院一周内第二次关闭急诊室。 Huron Perth保健联盟表示,位于安省伦敦市以北,Clinton地区内的Clinton公立医院,周四会暂停急诊室服务,周五(12日)重开,但会缩短服务时间。 Huron Perth保健联盟表示,医疗需求增加,但医护人员短缺,且情况延续至整个夏季。 Clinton公立医院刚于上周六(6日)因人手短缺问题,暂停急诊室服务。 另外,位于基秦拿东南部Cambridge的Cambridge纪念医院也宣布,由于患者人数增加,病床数量有限,以及医护人手短缺,急诊室轮候时间将会“十分长”。 (图片:Google Maps) T02

人手不足!多倫多西區醫院急診室周末幾近關閉

【加拿大都市网】由于人手短缺,多伦多西区医院(Toronto Western Hospital)的急诊室,于刚过去的周末几乎要关闭。 医护界人士警告,这情况发生的次数会更加频繁,且会越来越差。 安省护士协会主席Cathryn Hoy表示:“即使大多伦多的医院人手相对较多,但实际上,与乡郊的医院所面对的情况没有不同”。 大学健康网络(UHN)表示,周末的人手分配十分紧张,因为到急诊室的患者数量明显上升,但由于员工需要放假及请病假,人手却出现短缺的情况。 UHN表示,已要求所有医护人员轮班工作,以便周末期间,人手能够覆盖所有领域。 UHN补充,这种解决方法只属短暂性,必须针对长远来采取解决办法,当中包括国际招聘、培训及支援,以及采取数码健康解决方案。 Hoy表示,情况会变得越来越可怕;她表示:“这太可怕了,比过往任何时间都要差,我听说他们要退休,又听说他们只等待美国执照通过,听说他们要辞职,也听说他们正申请研究生课程,他们正在离开”。 多伦多急诊室医生Kashif Pirzada表示,持续人手不足,对医疗领域的员工造成严重影响。 Pirzada医生表示:“如果越来越努力地推动他们,就会有更多人离开这个领域”;“上周我突然被招唤去上班,因为我们不堪负荷,我熬夜至翌日早上5时,但早上9时再要值班”。 Hoy表示,如果想看到改变,就要废除第124号法案,该法案会将包括护士在内的不少公共部门员工的年薪加幅限制在1%。 (图片:CityNews) T02

【專訪】急診室輪候時間過長怎麼辦 醫生有話說…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急诊室的情况是否如多个市镇领袖所言“响起警号”呢?医护人员人手短缺,导致员心身俱疲的情况是否非常严重,怎至影响急诊室需要暂时关闭!有报导指渥太华附近小镇一个急诊室于本月2日开始暂停运作至另行通知,病人暂时需要转到20公里另一间医院。 安省两大反对党都齐声促请保守党政机关必须承诺增加拨款以维持关键的医疗服务,其中安省自由党指保守党政府必须拨出更多资源去聘请及挽留职员,令市民无需走到其他急诊室求诊。 加拿大广播公司引述病人指,因为没有办法约见家庭医生,唯有前往急诊室求诊,被指是否家庭医生诊症有问题,导致市民前往急诊室,安省家庭医生协会早前就反驳家庭医生人手短缺也是大问题,提到大部分家庭医生已开始面诊服务,不过家庭医生数目依然短缺,似乎整个医疗系统,包括医生、护士及支援人员等,都表示人手短缺。 加拿大广播公司引述专家指,急诊室人手短缺导致人满为患,轮候时间也颇长,5月份安省医院急诊室的轮候时间平均需要20.1小时,比去年同期增加7个多小时,圣米高医院心脏科周志明医生接受加拿大星岛中文电台《A1出击》记者冯凯欣访问表示第四及第五波疫情时也曾出现医护人员人手不足的情况,提到护士数目于疫情之前已紧绌,疫情开始后,有部分接近退休年龄或已到退休年龄的护士都选择离职,周医生指离职的都是有经验的护士,新入职的护士需要由资深护士带领,也需要时间适应,才能够补足人手,认为局面两难。   有小镇需要关闭急诊室服务,被问到情况有没有蔓延到大多伦多地区的迹象,周医生指整个医院,不论急诊室还是住院病房,医护人手都十分紧张,提到早前省府曾增加床位,但周医生指单单增加并不足够,因需要病一定比例的医护人员照料,认为除了增加医院床位,也要吸引毕业生或海外人士投身行业,周续指安省《124号法案》限制护士加薪,在通胀下变相减薪。 周医生指近日参加不少荣休派对,不少主角都在医院工作十多年,认为现在留在岗位上的护士承受很大压力,他举例指一个病房需要8名护士,但现在可能只得6名,需要另外聘请2名外判护士,但外判护士可能对医院运作不熟悉,也要培养默契。 问到不少护士离职的原因,周医生指薪资、疫情工作量大及担心感染家人等均是合理原因,认为薪资是最大问题,因现在向上流动机会增加,不少人会选择继续进修,导致护士人数减少。周医生提到省府及联邦政府正进行海外专业资格认可的审批,但认证需时,期望可加快进度以解燃眉之急。 周医生表示暂时身边没有太多以海外专业资格前来加拿大就业的医护人员,指较多时候会聘请外判护士,提到资深或初出茅庐的护士大多选择较弹性的兼职工作,认为未来聘请形式或会有所改变。周医生续指除家庭医生外,不太担心医院医生人手,因疫情肆虐,不少病人会以视像或电话形式求诊,认为10月左右情况会有改变,因省府与医生协议,两年内病人至少需要一次面对面或视像形式求诊,方可继续医患关系。 问及是否因家庭医生短缺致病人前往急诊室求诊,周医生直言自己所认识的家庭医生会愿意接收紧急病人,但有部分家庭医生会指示紧急病人前往急诊室,增加急诊室工作量。周医生补充因家庭医生与专科医生的收入有距离,不少人会选择进修成为专科医生、整形医生等,也是家庭医生数量不足的其中一个原因。周医生又提到最近的“Maple”,病人可以网上求诊,令家庭医生多一个转型选择,改变生活质量。 周医生指除了薪资方面,也需要很大使命感,提到现在新一代医生会较注重生活质量,曾初步计算,需要2.5个新一代家庭医生才能代替一个传统家庭医生,笑言要好好对待家庭医生。周医生笑言连儿子也指见到父亲工作辛苦,自己也不太想成为医生,但周医生强调尊重当代年轻人的想法。 安省首席公共官员莫尔表示安省已身处第七波疫情中,同时传播速度快的变种病毒BA2.7.5出现,医护方面会否无法应对,周医生指需要视乎变种病毒的严重情况及住院情况,提到疫情两年来限制市民,大家也不想再次经历,随着不少国家开关,周医生认为旅游散心不失为坏事,指心理健康也十分重要,期望病毒演变过程可使其越变越弱,强调需要关注最新情况,但切勿惊慌。   (图片:加通社)  T09  

一名護士照顧30位患者!安省醫護不足醫院頻關急診室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多间医院近日因医护人员人手不足而提早关闭急诊室,根据加拿大健康信息研究数据,直至2020年,安省每十万居民中有609名注册护士,数据比阿省和魁省低,全省医生和护士强烈呼吁政府尽快解决问题。 安省克林顿(Clinton)一间医院由周六起关闭急诊室至周一;安省京士顿(Kingston)一间医院急诊室周末提早关闭;安省珀斯的Perth and Smith Falls District Hospital急诊室于周六提早关闭,计划关闭至周四,布兰普顿紧急护理中心于昨日提早关闭,今(11日)维持正常开放时间;而原定9时关闭的皮尔纪念医院(Peel Memorial Hospital)于昨日下午5时关闭;在宾顿和多伦多方面,Brampton Civic Hospital和Etobicoke General Hospital急诊室维持开放。 William Osler医疗系统回应指现时正面临人手短缺的挑战,会继续探索其他可能性,强调首要任务仍然是关注患者、员工、医生、志愿者和社区的健康和安全。 安省护士协会主席Cathryn Hoy上周接受访问时指,医护离职是因为工时过长,解释他们需要轮班工作8至12小时,有时甚至要24小时留在医院。部分医院有数十个急诊室空缺,她表示曾听闻急诊室临时配备一名护士照顾30名患者。工会希望政府扩大快速申请执照通道计划,并缩短海外专业资格认证的时间。   安省卫生厅表示正努力增加人手,包括提供单一次奖金及提供营运资金以为安省医院招募更多医护。 加拿大急诊医生协会公共事务联合主席、珀斯医院急诊室德拉蒙德医生(Dr.Alan Drummond)接受CTV访问时表示这种情况前所未有,提到过去数月珀斯医院急诊室由15名护士减至5名,加上两名护士染疫,珀斯急诊室被迫暂时关闭。 安省医院协会表示,人手不足为整个医院系统造成积压,等待家庭护理的患者数量增加,以及大量急症患者,而重症监护和急诊室短缺最为明显,其中农村和安省北部首当其冲。 协会也提到除今年一月外,急诊室轮候时间达14年来最高,而急诊室接收紧急救援服务病人需时达到12年来最高。 (图片:星报)  T09  

安大略省醫院急診4月份的平均等待時間接近2個小時!

【加拿大都市网】今年4月,安大略省的病人在急诊室平均要等近两个小时才能看医生,大多伦多地区的医生告诉CP24,之后这个数字可能还会增加。 安大略省卫生质量中心表示,在过去14个月里,等待时间第三次达到了1.9小时,自2022年1月平均等待时间降至1.5小时以来,每个月都在稳步上升。 对于最终不需要入院的“低急迫性”患者,他们在急诊室的平均时间是3小时,超过四分之三的患者在省规定的4小时目标内达成了住院时间。 被认为“高度紧急”的病人平均在医院待4.5小时,其中90%的人在省规定的8小时目标内达成了他们在急诊室的时间。 急诊室医生大卫·卡尔博士表示,大学健康网络等待时间上升的趋势一直持续到6月份。 “我可以说,从历史上看,6月是一年中最慢的月份之一,因为呼吸道病毒通常会消失。这是前所未有的等待时间。” “现在的新常态似乎是,人们平均要等五到十个小时才能看到急诊室医生。” 在多伦多,4月份平均等待时间最长的是Sunnybrook健康科学中心,患者等待了3小时18分钟。 在大多伦多地区中,等待时间最长的是奥克维尔-特拉法加纪念医院,患者平均花费3小时30分钟。 纽马克特南湖地区卫生中心的平均等待时间绝对为最低。 今年4月到医院就诊的患者平均等待了36分钟。 安大略省急诊室患者在温莎地区医院的大都会校区等待了五个小时,这绝对是全省最长的等待时间。 急诊室医生卡西夫·皮尔扎达说,两个小时的平均时间是有欺骗性的,因为它包括一天中很少使用急诊室的时间。 “大多数人都是在晚上或晚上来的,那时员工比较少,所以这个数字通常要高得多,从4到6个小时左右。” “这是我从业15年来见过的最糟糕的一次。” 医生和护士表示,在疫情期间,由于担心去医院、患者没有家庭医生,或者医护人员工作倦怠而延误了治疗,这些因素共同导致了等待时间的增加。 “这并不是因为有过多的新冠患者。现在的情况是,很多人精疲力竭,很多人生病,很多医生不再像以前那样工作,这个行业的护士人数大幅减少。” “病人没有像他们习惯的那样获得面对面的护理,然后就会把所有这些因素与事实联系起来,我们的老年人在过去几年也没有得到很好的照顾。” 皮尔扎达说,他看到许多人出现了他认为的“新冠后遗症”。 “真的无处可送,这是系统还没有真正解决的一个新问题。” 安大略省新冠科学咨询表2021年9月的一份简报估计,该省有多达7.8万人患有持续的长期新冠症状。 ref:https://www.cp24.com/news/ontario-hospital-er-wait-times-approached-2-hours-in-april-1.5949515 编译:YUAN 图片:CP24

急出人命 安省急診平均等16個小時創新高

  据cp24报道,今年6月,安省医院急诊室的平均等待时间超过16个小时,创造了新的纪录。 安省健康质量中心的数据显示,今年6月,患者平均在急诊室待16.3小时,高于2018年6月的14.4小时。 数据还显示,只有三分之一(34%)的患者在八小时或更短的目标时间内从急诊室入院。 “我对此感到担忧,”卫生部长克莉丝汀·埃利奥特(Christine Elliot)周四下午告诉CP24。 “我们在上次竞选中向安省人民承诺,我们将取消走廊式医疗,我们正在努力做到这一点,但我认为我们也必须记住,这不仅仅是昨天突然出现的问题。这个问题已经积累了很多年了。” 数据发现,最终没有住院的病人不太可能忍受长时间的等待。 低危不入院患者的平均急诊室等待时间为2.6小时,高危不入院患者的平均住等待时间为4小时。 与此同时,医生进行首次评估的平均时间为1.6小时。 埃利奥特在接受CP24采访时说,她的政府仍然致力于减少等待时间,但需要时间来扭转局面。 尽管福特省长今年7月曾承诺,危机将在一年内结束,但埃利奥特拒绝给出具体的时间表。 “我明白这一点,我也想在一年内完成,但我认为我们必须明白,这个问题没有一个简单的解决方案。具体要牵涉到很多方面”她说。 “一个是建立更多的长期病床容量,这样就能使医院的床位流动起来。我们还需要投入更多的社区资源,尤其是精神健康和成瘾方面的资源,这样人们就不会在危机中被送往急救室。同时,我们也希望确保我们能应对慢性疾病控制。”(CP24,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图库)

急症室候診11小時 女子腎衰竭死亡

■■纽省医学会主席指出,蒙克顿医院过度挤迫。CBC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讯   纽奔驰域省(New Brunswick)一女子在医院急症室等候11小时后死亡。死者家人认为,长时间没有获得诊治,是导致死亡的原因。 博尔达格(Donna Bordage)是女死者的姊妹,她向Global News表示,58岁的死者波特(Marianne Porter),在上周六早上怀疑因疝气(hernia)问题,前往蒙克顿医院(Moncton Hospital)的急症室求医,当时她一直痛苦呻吟,并且呼吸困难,明显十分痛苦。 博尔达格声称,波特入院时生命体征正常,但她当时感到很痛,在急症室等候室等了多个小时,才获得诊治。医护人员为波特验血后发现,她出现急性肾衰竭。 医生彻夜抢救,但波特最终因肾脏衰竭,延至星期日上午约9时不治。波特遗下3名子女。当地的医疗监管机构发言人,未有即时回应记者的提问。 医院过度挤迫 等候时间不达标 纽奔驰域省医学会( New Brunswick Medical Society)主席、蒙克顿医院急症室医生梅兰森(Dr. Serge Melanson)指出,他不能评论该宗死亡事件。但他表示,由于医院过度挤迫,蒙克顿医院急症室的一半床位,经常被一些无法转往专科或病房的病人占用。 梅兰森又表示,蒙克顿医院急诊室的等候时间不达标,无论对病人或工作人员,都已造成伤害。 博尔达格说,相信医护人员已尽全力,但她认为,任何人都不应该要在急症室等候11小时,才获得医生诊治。综合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