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12月02日 星期五 00:16:54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29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护士

大多地區醫療崩潰 護士空缺數比在職護士要多!

【加拿大都市网】CTV News获得一份内部报告,护士的空缺数量比大多伦多地区急症室工作的护士数量还要多,显示人手短缺问题恶化,医疗系统即将崩溃。Lakeridge Health一份报告指奥沙华医院有近55%职位空缺,导致轮候时间过长。 Lakeridge急症室主任Michael Howlett认同事件是危机,认为要尽快找到解决方法,他提到因政府未有完全解决问题,因此医院会在内部尝试解决,以保持医疗服务水平。 他提护士因压力和过劳,选择退休或离职的人数增长远超雇用及培训的速度。认为在疫情期间使问题变得更明显,今年秋天又再次见到越来越多儿童患有传染性疾病,为医疗系统带来更多压力。 报告指正常由抵达医院至见医生需时30分钟,但现时需要125分钟,增加四倍多。安省的工会称需要聘请数万名工人来应对疫情引发的短缺问题,省府表示将计划聘请6,000名工人,培训成本地合资格护士,并提供鼓励留职措施。 (图:加通社)T11

安省允許非本地護士註冊期內執業 明年起不需本地經驗!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卫生厅长Sylvia Jones今(27日)宣布,安省的护理学院由即日起,允许非本地护士于申请加拿大护士资格期间执业,及由明年1月1日起,非本地护士注册时,不再需本地工作经验,厅长指政策旨在稳定卫生系统。 Jones指早前安省护士学院提交增加安省护士人数的方案,现已获得政府批准,同样学院会更弹性处理退休护士重返职场。而在其他省或地区已获执照的医生,可获得安省为期三个月的临时注册。 同时宣布将于1月1日起,监察处理非本地护士注册的时长,并撤销需要加拿大本地工作经验的限制。 (图:CTV) T11

安省撥5700萬增聘護理院護士保留執業護士人手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政府宣布,拨出5,700万元,计划在未来3年内,增聘护理院护士,及保留最多225名额外护士人手。 安省长期护理厅长卡兰德拉(Paul Calandra)宣布以上的计划;他表示,作为计划的一部分,长期护理院可以为新聘执业护士,申请符合条件的就业费用,当中包括工资、福利与间接费用。 卡兰德拉表示,这笔拨款还包括向受雇于农村社区,全职工作并持续受聘至少12个月的执业护士,提供高达5,000元搬迁费用。 由于安省政府的第124号法案,规定公共部门员工每年薪酬加幅最高定为1%,故已导致不少护士离职或转工。 另外,被问到第7号法案执行下,可以腾出的医院病床数量时,卡兰德拉只表示,正继续观察发展。 (网上图片) T02

護士學院呼籲 國際認證考試未合格前可先臨時註冊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护士学院向安省政府发出呼吁,表示应该为国际认证的护士,在未成功考得执业试前,可向他们发出临时注册,以减轻护理人手短缺的问题。 安省卫生厅长琼斯于周四(18日)早上刚宣布,省府会资助已获得国际认证及退休护士的考试、申请及注册费用。 安省护士学院表示,目前有5,970名国际认证的护士在安省居住,如果获得卫生厅长的支持,学院可以改变政策,容许已接受国际培训的护士,在完成注册过程(教育及考试)期间,可为他们进行临时注册。 该学院建议,容许另一个司法管辖区完成护理教育的申请人临时注册,并只在两次失败的考试后,才撤销其临时证书,而不是目前的一次考试。 临时注册护士,必须由注册实习护士、注册护士及执业护士监督下工作。 (加通社资料图) T02

安省2歲男孩遭虐待重傷 23歲亞裔護士被捕控4罪!

【加拿大都市网】一名2岁男孩受到虐待,负责照顾该名男孩的亚裔注册护士被捕,且要面对4项与袭击有关的指控。 尼亚加拉警队指出,第一分局(圣卡芙莲 / Thorold)于8月5日接到报案,指Thorold市一名有“严重医疗限制”的2岁男孩重伤。 警方赶到现场后,发现该名男孩严重受伤,救护人员随即将男孩送往当地医院,之后再转往更高级的医院治理。 受伤男孩至今仍然留医,但伤势已稳定。 警方表示,虐待儿童科探员已接手进行调查。 警方经调查后,证实是负责照顾该名男孩的一名注册实习护士,故意令男孩受伤。 警方于8月8日,将该名护士拘捕。 警方表示,被捕护士Eric Hang,现年23岁,居住在Port Colborne,他现要面对一项持械袭击,一项严重袭击及两项一般袭击的指控。 警方指出,Hang在一年多前成为注册护士,因此十分担心会有其他受害人。 警方表示,案件仍在调查中,故呼吁公众,如果对这案件或Hang有任何消息,可致电905-688-4111与警方联络。 (网上图片) T02

調查:安省47%護士考慮離職!

【加拿大都市网】根据一项调查指出,安省有68%护士表示没有足够时间与资源来照顾病人,47%护士正考虑离开护士行业。 安省注册执业护士协会(WeRPN)进行的调查指出,受访的护士中,有68%表示没有足够时间与资源来妥善照顾病人;66%人表示,不得不接受提高照顾病人的比例。 更重要的是,有47%护士表示正考虑离开护士行业;这与2020年同类型调查记录的34%为高。 调查也指出,考虑离职人数上升,最主要是对薪酬不满;91%受访护士认为,没有得到公平的薪酬。 另外,在长期护理院工作的护士中,有三分一表示将会离开护士行业。 该项调查于5月份进行,调查报告名为“安省护理状况:2022年回顾”。 调查发现,86%护士被要求进行更多轮班或加班的工作,以弥补人手短缺的问题。 79%护士表示,在工作中遇到道德上的困扰,因为觉得在道德上正确的事情,与实际工作不同;这比例高于2020年同类型调查记录的68%;同一比例的护士表示,工作量已经达到临界点。 调查指出,94%护士表示“日常工作的压力已经越来越大”;86%护士表示,精神健康因工作而受到损害,67%护士表示则觉得自己没有足够精神支持工作。   (网上图片) T02

護士違規與弱勢客戶戀愛 吊銷執業資格至少10年

【加拿大都市网】卑诗一名护士同意吊销至少10年的执业资格,原因是她与一名弱势客户发生了恋爱关系。  根据卑诗省护士与助产士学院一份协议概要,这名在芝里华克(Chilliwack)从业的护士汤格伦(Shannon Van Tongeren)至少在10年内部能重新申请护士资格。 这个决定源自于汤格伦在去年2个月时间里严重违反专业的从业标准。在那段时间里,汤格伦与一名弱势成年人建立了浪漫的身体关系,同时还因获取对方健康医疗记录而违反了私隐标准。 协议概要还说。她还采取了不道德的方式,在被要求不再与客户联系后,汤格伦依然联系他们。 汤格伦最后自愿同意取消其执业资格。参与调查的委员会成员也表示,相关决定保护了公众利益。 V33

調查:75%護士感到倦怠 近七成將在五年內離職

■■安省注册护士协会调查指 ,超过75%受访加国护士均出现倦怠状况。星报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根据安省注册护士协会昨天发表调查报告显示,超75%受访加国护士出现倦怠状况。协会警告,若有关方面不作应对,未来将出现护士离职潮。 安省注册护士协会(Registered Nurses’ Association of Ontario)于去年5月21日至7月31日,在安省新型冠状病毒第三波疫情高峰期间,向5,200名加拿大护士进行一项问卷调查,受访者大部分是来自安省。该项调查结果凸显护士专业的不稳定性,这情况若不加以控制,将对这行业、卫生系统有效运作,以及安省居民获得护理质量,产生深远影响。 该问卷调查发现,75.3%受访护士均呈现倦怠(burnt out),其中在医院和前线工作者处于此状况的比例更高。69%受访护士表示正计划在五年内离职。在有意离职的护士当中,42%受访者是打算完全离开这个行业,并在其他地方寻找机会或退休。 调查又录得,多达73%受访护士声称其工作量在新型冠状病毒大流行期间,出现适度或重大增加,60%受访护士对人手配备水平有中度或极度担忧,53%受访者对其工作量表示中度或极度关切。此外,只有35%受访者说他们有足够支援去花时间陪伴病人。 护士协会提多项建议挽留人才 在疫情期间,身处各类部门岗位和执业领域工作的护士,均在奋斗挣扎。在医院和前线任职的护士,产生抑郁、焦虑、压力和倦怠程度就更高。 安省注册护士协会行政总裁嘉莲丝潘(Doris Grinspun)表示,上述录得数据既发人深省亦令人震惊,政府、卫生机构雇主、教育工作者和各地护士协会有必要采取应对行动。 会方指出,当考虑到新型冠状病毒大流行最初爆发时,安省与加国其他地区相比,前者人均注册护士(RN)短缺2.2万名。在这局面下,上述录得数据更显得形势严峻。 嘉莲丝潘认为,安省需要一个详细精准的卫生行业人力资源计划,专注挽留护士,并建立安省的注册护士劳动力,才可保障省民健康及医疗系统有效运作能力。 安省注册护士协会昨日提出多项建议,藉以协助增加和挽留护士人才。会方促请安省政府撤销《第124号法案》限定省内多个范畴公营机构员工包括护士加薪,以及避免扩大或实施任何进一步工资限制的措施。 协会亦主张通过加快审批申请和寻找入行途径,为居于安省并渴望重新执业的2.6万名国际培训护士,能够立即投身注册护士行列。而省府亦应增加大学和学院本科护士课程的资助金额和收生名额,目标是在七年内增加10%。此外,当局可考虑开办和资助“回归护士行业”计划(Return to Nursing Now) ,藉以吸引离职者重投安省护士队伍。

專訪:安省護士職位空缺增56% 僅加薪1%或現流失潮

■■学者认为,应调整护士薪酬,以解决人手流失问题。加通社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护士界长期人手短缺,但令到护士流失的原因却有不少,当中的安省《124号法案》则限定省内多个范畴的公营机构员工包括护士,每年加薪只可加1%,不过市政员工、警队等则获豁免,安省注册护士协会去年就曾此事发起集会,指法案打击护士士气并破坏其专业资格,令护士离职。协会更指直至2021年上半年,安省护士职位空缺已增加56%,到底钱能否留住在职护士,怀雅逊大学护理系教授黄佩卿,接受加拿大星岛中文电台《A1出击》记者冯凯欣访问时表示,护士薪酬问题存在已久,而护士有否被尊重同样重要。 记者问,政府早前向护士派5000元津贴是否可解决问题?护士专业有否得到尊重? 黄佩卿表示,并不是指钱有没有其用处,而是如何分配,如果只是因为疫情严重,而给予5000元津贴,但不增加薪酬,反观其他公职人员如警察、消防员能够加薪,护士却只能于未来三年每年增加百分之一,加上护士薪金多年没有转变。她说,这次派5000元津贴只是让护士们“不要再闹”,但长远无法解决问题,护士希望增加薪酬,这会影响将来退休情况,而现在单次津贴过后,护士的薪酬会回复以往,也会比其他医疗人员的薪金低,因此应该于护士年薪方面增加薪酬。除了酬金,其他方面一样重要,例如护士有否被尊重,他们的专业精神、贡献等有否被接纳。 没增教学资源拨款 另一方面,政府认为要增加医护学校和课程以解决人手短缺问题,但却没有加拨经费予医护学校以增加教学资源。黄佩卿称,每班学生人数由最初约68名,现已增加至120多人,如果只是理论课程,完全没有问题,但会严重影响技巧等实践课程,只增加学生,但不提供教学资源,在此情况下的毕业生,令人担心他们将来的工作质素。 记者又问到,海外专业医护人士较难获得本地认证,是否为专业学会的政策限制,而非政府问题? 黄佩卿说,专业学会的政策限制是一个问题,但政府能够与学会沟通,很多不同的专业都设有学会,如医生、护士、社工等,学会的职责在于保障市民安全,因此学会要确保成员拥有合资格的专业知识,现时不少专业资格的学会,需要海外专业人士拥有多年加拿大工作经验,各种条件下才能获得执业资格,她认为学会要审视其规条,是否适合社会的转变及社会需求。 另外,不少专业人士想在加拿大重新获得认可时,需要修读加拿大院校课程,黄佩卿认为省政府能够与院校沟通,将课程缩减,因为不少人已有很多相关经验,只不过是需要测试他们能够适应加拿大的医疗系统,所以她认为政府在不同方面都能够解决。

安省護士每人發5000元 獎勵疫情期間留在前線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的护士将可以获得5000元“留任”奖金,当中一半会在6月2日大选前发放,另一半在大选后才发放。 安省卫生厅长叶丽雅表示,发放这笔奖金的目的,是要奖励在疫情期间仍然“留在前线”的护士,并鼓励他们在人手短缺的情况下,仍然坚守职位。 但代表护士及其他医疗保建工作人员的工会表示,这笔金额,“并非一次发放,这将进一步打击劳动力”。 安省护士协会SEIU医疗保健、加拿大公共雇员工会及Unifor向省长福特致函,表示由于没有真正计划来应付安省长期面对的人手短缺问题,护士、个人支援工作者(PSW)及其他医疗专业人士,只看到省府的短期承诺。 信中指出:“虽然不再流失护士是十分重要,但不少医疗保健及专业职位均存在人手短缺问题,故向任何医疗人员发放奖金才最适当”。 叶丽雅表示,省府会拨出7.63亿元,向符合资格的全职护士发放5000元奖金,另会按比例,向兼职护士及临时护士发放奖金。 但必须在3月31日前被雇用的护士,才能获得一半奖金,另一半奖金会在9月1日发放。 合资格的护士,包括在医院、护理院、老人院、家庭与社区护理、初级保健、心理健康与成瘾、紧急服务、惩教与青少年司法系统,及其他社区与发展服务机构工作的护士。 (网上图片) T02

疫情使醫護處於崩潰邊緣 華裔退休護士挺身而出重返戰場

(■■新冠两周年,医护人员都说自己几乎要‘烧尽’了。星报)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在加拿大已经爆发两年了,一名原本已经退休的护士冼女士再度被召回工作,她说,担任护士将近四十年时间,经历过非典(SARS)、H1N1甲型流感等大流行,但这一次新冠疫情是最煎熬的。许多医护人员几乎都处于崩溃边缘,她相信自己还能帮上忙,所以愿意重回职场。 冼女士任职护士已经39年了,在将近退休之际,她遇上了新冠病毒疫情,成了护士生涯中最难忘的一段经历。“医护工作本来就非常辛苦沉重,但从来没有如此快‘烧尽’的感觉,每个人每一天都精疲力尽,而且没有人预料到这会是两年后都未结束的大流行病。” 看不到尽头的高压令人沮丧 对比2003年SARS疫情,冼女士说:“当时SARS严重地摧残安省医疗系统,面对突如其来的病毒,大家都有点束手无策,一时的冲击力非常大,加拿大当年被称是在亚洲以外最严重的疫情区。这次新冠来了,虽然初期大家就有意识这可能会像SARS一样危险,却没想到它的传播性非常强大,而且不断变种,没完没了的感觉。如果是一段时间的高压,忍忍可能就过去了,但这次长达两年以上、还看不到尽头的高压,真的令我们非常沮丧。” 她说,医护工作者不仅在新冠疫情下要历经无数生老病死,还要面对一些反对政策的人之攻击。“例如之前有反疫苗者聚集在医院门前抗议,还有医生护士遭人吐口水、辱骂,这些事件真令人心寒。我们是来救人,不是害人的。” 做好本份总会雨过天晴 去年1月她届龄退休了,但几个月后因为极缺人手,她被询问能否来帮忙疫苗接种,就这样她再度加入工作行列。“这么多人都咬著牙辛苦着,我想自己能贡献分担一点也好。” 她无法预测这场疫情何时能散去。但她说:“每个人都接种疫苗,做好个人防疫,总会雨过天晴的。” 多伦多大学医学系副教授、传染病专家沙卡维(Abdu Sharkawy)接受CTV采访时说,没想到两年后,自己仍在新冠病房穿梭。“从某种程度上说,这非常令人失望,因为我们知道接种疫苗、改善通风、更好的口罩和更多测试等这些可用的工具,不幸的是,我们还在这里。” 沙卡维说,这场疫情也凸显对于弱势族群的影响,提醒加拿大的医疗保健和社区网络需要重组,才能更好地帮助这些族群、更好地应对下一次危机。星岛记者陈仪芬报道

安省擬增聘海外護士 華裔專家稱有助抵禦奧密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卫生厅长叶丽雅(Christine Elliott)早前宣布,已经申请到安省执业的海外护士,在指定医疗机构下工作将可满足其申请条件。医疗专家表示,现时奥密克戎变种传染力极高,染疫人数增数倍,增加人手可帮到本省医疗系统。 多伦多大学医学院教授章曼慧医生接受A1中文电台《A1出击》记者冯凯欣访问时指出,当奥密克戎病毒传入本国时,已预期有一定人口染病。反之安省的问题症结在于医护人手严重不足,除了医院外,疗养院亦需要大量人手,而且奥密克戎传染力极高,染疫人数比起病毒尚未变种时高出几倍,因此医护人士数目愈多,对全省医疗系统能起到不少作用。 对于早前省府实施禁制堂食等一系列防疫措施,章医生认为能有效纾缓疫情,但同时有3个因素影响着能否尽快遏制传播,第一是疫苗接种人数,根据政府数字,可供接种疫苗的人口中,完全接种的人数已超过1,100万人,而已接种第三剂的人数则接近500万;第二是市民之间接触多少的问题,自1月5日起室内聚会人数限制至5人,室外则为10人,另外商场、图书馆等设施亦设限至原本人数容量的50%,措施维持至1月29日;第三是市民戴口罩与否,早前多伦多市议会就延长了室内强制戴口罩的附例,至2022年4月,但则未有强制市民需于户外戴上口罩。 春节将近 市民须改变拜年方式 即使如此,省长福特仍宣布将于1月17日,包括中小学校将会恢复面授课程。章医生认为省府的复课决定,应视乎家长与学生,以及疫情的严重性,但亦指出现时的确诊数字虽然低,因当局处理病毒检测的能力却有限。而且部分确诊者只在家进行快速抗原测试,并未有进行核酸(PCR)检测, 因此如果确诊,也没计算于确诊人数内。 章医生亦提醒现时快速抗原测试套装数量不足以应付需求,呼吁应减少使用量,同时避免进行聚会,万一不慎接触确诊者,须要等待三至五日后才进行测试。(纵使染疫)最初由于身体内的病毒量不足,因此首两天的检测结果较不准确,也有可能于几天后检测出阳性反应。而接触过确诊者后,无论有没有出现征状,都应自我隔离,防止病毒进一步传播。 叶丽雅于周二记者会上,提及预计入院人数于1月第3至第4个星期会到达高峰,而因确诊须接受深切治疗的人数亦可能在2月初达高峰,估计确诊人数会在1月中开始有上升趋势。章医生亦指出接近农历新年,市民须小心提防病例急升,应尽量改变一些传统习俗,如拜年等聚会,可免则免。 (星岛综合报道,资料图片)

獨家專訪華裔專家 談疫情現狀 看未來趨勢

【星岛综合报道】安省卫生厅长叶丽雅(Christine Elliott)早前宣布,已经申请到安省执业的海外护士,在指定医疗机构下工作将可满足其申请条件。这是否暗示奥密克戎(Omicron)的肆虐已经超乎当局预期,未能有效遏止疫情进一步恶化? 多伦多大学医学院教授章曼慧医生(上图)接受A1中文电台《A1出击》记者冯凯欣访问时指出,当omicron病毒传入加拿大时,已预期有一定人口染病。反之安省的问题症结在于医护人手严重不足,除了医院外,疗养院亦需要大量人手,而且omicron病毒传染力极高,染疫人数比起病毒尚未变种时高出几倍,因此医护人士数目愈多,对安省的医疗系统能起到不少作用。 对于早前省政府实施禁止堂食等一系列防疫措施,章医生认为能有效舒缓疫情,但同时有三个因素影响着能否尽快遏制病毒传播,第一是疫苗接种人数,根据政府数字,可供接种疫苗的人口中,完全接种疫苗的人数已超过1100万人,而已接种第三剂加强剂的人数则接近500万;第二是市民之间接触多少的问题,自1月5日起室内聚会人数限制至5人,室外则为10人,另外商场、图书馆等设施亦设限至原本人数容量的50%,措施维持至1月29日;第三是市民戴口罩与否,早前多伦多市议会就延长了室内强制戴口罩的附例至2022年4月,但未有强制市民需于户外戴上口罩。   即便如此,安省省长福特(Doug Ford)仍宣布将于1月17日,包括中小学校将会恢复面授课程。章医生认为省政府的复课决定,应视乎家长与学生,以及疫情的严重性,但亦指出现时的确诊数字虽然低,因当局处理病毒检测的能力却有限。而且部分确诊人士只在家进行快速抗原测试,并未有进行PCR病毒检测,因此就算确诊,亦未计算于确诊人数内。 章医生亦提醒现时快速抗原测试套装数量不足以应付需求,呼吁应减少快速抗原测试的使用量,同时避免进行聚会,万一不慎接触确诊人士,须要等待三至五日后才进行测试。(纵使染疫)最初由于身体内的病毒量不足,因此首两天的检测结果会较为不准确,也有可能于几天后检测出阳性反应。而接触过确诊人士后,无论有没有出现症状,都应自我隔离,防止病毒进一步传播。 叶丽雅于周二记者会上,提及预计入院人数于1月第3至第4个星期会到达高峰期,而因确诊须接受深切治疗的人数亦可能在2月初达高峰,估计确诊人数会在1月中开始有上升趋势。章医生亦指出接近农历新年,市民须小心提防确诊数字急升,应尽量改变一些传统习俗,如拜年等聚会,能免则免。 (资料图片) T07

發佈不實疫情信息被處分,3安省護士提出誹謗訴訟索賠百萬

【加拿大都市网】3名安省护士因发布有关疫情的信息而面临纪律处分,她们向加拿大护士协会(CNA)及卑诗省一家媒体提出诽谤诉讼并索偿100万元。 安省护士学院(CNO)对纳格尔(Kristen Nagle)、皮特(Kristal Pitter)以及乔卓妮安(Sara Choujounian)进行调查,指她们在社交媒体上分享有关新冠疫情的争议观点。3人都是前线护士协会成员。 皮特是安省长期护理厅的执业护士,曾任疗养院检查员。她连同纳格尔遭警告不要于社交媒体上散布有关疫情的错误信息。 纳格尔曾任伦敦健康科学中心的新生儿重症监护护士,被指于2020年11月未能遵守安省的紧急健康限制遭检控,去年1月因此被解雇,并于2021年4月再次被检控。 乔卓妮安曾任多伦多一家庭护理机构的实习护士,6月将面临纪律聆讯。她被指控于社交媒体发布十多个疫情相关帖文的专业不当行为,包括称外科口罩增加患癌风险,新冠疫情是个骗局。 加拿大前线护士协会(Canadian Frontline Nurses,简称CFN)代表3人提出诉讼。去年12月13日,协会代表向多伦多法庭提交诉讼声明,被告为加拿大护士协会及其主席格斯特(Tim Guest)和执行长维拉尼华(Michael Villeneuve),以及卑诗省媒体公司Together News。 在针对CNA的指控中,诉讼声明指该组织于2021年9月9日于其网站发表关于3人的诽谤性言论。CNA网站一篇文章中,以不点名的方式指责3人“自称护士”、“将公共健康和安全置于危险之中”。文章还将9月医院抗议活动的示威者称为“暴徒”,指她们“骚扰、威胁甚至攻击拯救生命的医护人员”。 诉讼称,文章虽然没有明确提到3人名字,但“有意”并“可理解为她们”,声称协会“知道或应该知道”这陈述是诽谤。声明文亦称文章是“有意”指出原告“不是护士”、“反科学”、“将公共健康和安全置于危险”并“意图通过骚扰和威胁医护人员来制造麻烦或暴力”。 称感情及声誉受伤害 针对Together News的指控中,声明指该公司在2021年9月11日发表的一篇匿名评论文章中发表了诽谤性言论。文章明确提及纳格尔、皮特以及乔卓妮安3人名字。声明指,该文章将她们描述为“丢脸”、“极度不安和不稳定”以及“因为雇主的不信任而被解雇”。 诉讼称,皮特、纳格尔和乔朱尼安受到“嘲笑、仇恨和蔑视”,并“在感情、个人和声誉上受到伤害”。 法庭文件还说,这3名护士“继续遭受羞辱,经历了极大的情绪焦虑”。原告要求获得75万元的一般赔偿金和25万元的惩罚性赔偿金。 CNA周五通过发言人以电邮回复加拿大广播公司指,现时未有相关资料,无法发表评论。媒体公司Together News周五于电邮中表示,尚未收到法庭文件,不会对事件发表评论。而原告的律师则表示,事件已提交法院审理,目前不宜发表评论。

三反對黨高峰會聲討 批省府凍薪趕走護士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3个反对党和医护团体纷纷指责省府冻结医护人员薪酬的第124号法案,是造成护士流失到美国打工的主要原因,而1.5万名有外国资历的护士,却尚在等待专业资格认证而不能工作。 安省自由党就安省面对奥密克戎变种病毒的医疗危机,召开反对党紧急高峰会。自由党领袖邓德华(Steven Del Duca)表示,虽然教育局声称已经获得省府拨发的N95口罩,但作为有两名女儿就读公立学校的家长,每个家长均希望知道子女就读的学校是否所有教师均获发N95口罩,而不是只有一个庞大的总数。 新民主党专责医疗事务的省议员格利纳斯(France Gelinas)指出,省府多年来的削弱经费已经令医院的运作处于极限,不能够再挤压出更高的效率。保守党上台后提出的第124号法案对医护人员的士气打击极大。疫情期间的每小时2至3元津贴,并不能够彻底解决问题。 指外国受训护士认证太慢 她又指责专业自律机构审批外国专才程序太慢,安省有1.5万名曾在外国受训的专业护士,这些有经验护士的专业资格如果及时获得认可,就可以立刻解决医院人手不足的问题。当然,合理的薪酬也是问题的根本。 她又说,虽然政府一再强调学校应该是最先开和最后关闭,但事实上是学校要关闭,因商场如常营业,很多学生课余留连商场,感染的风险比回校上课更大。 曾任安省北部地区医官的绿党候选人斯普瑞特(Marlene Spruyt)表示,各党应立刻达成一致协议,而加薪是最快速的解决方法。 安省注册护士协会行政总监格林斯潘(Doris Grinspun)表示,安省护士在过去十年的薪酬调整一直追不上通货膨胀,难怪不能留住人手。第124号法案令医院透过仲介机构聘请护士,特别是在目前的状况下,缺乏病假更是极不合理。 (星岛记者报道,图片来源:Pixabay, 视频截图)

移民審批延誤致無法執業 駔勉誠促快批護士申請

【加拿大都市网】就全国面对护士短缺的问题,联邦新民主党党魁驵勉诚及该党移民事务评论员关慧贞周四召开视像记者会,联同海外受训的护士,要求移民部长马上采取行动,为己在本国获得专业资历认证的护士,尽快处理永久居民申请。 驵勉诚表示:“这场疫情令护士筋疲力尽,并且影响着他们的身心健康。加拿大所面对的医护人员短缺,源于哈珀政府削减联邦给予省和地区政府的医疗拨款,而杜鲁多维持了这样的政策。这是不对的。国民在过去20个月已经受了很多苦,专家更警告第五波可能会带来更多医疗紧急事故,我们需要更多护士来支持医疗需要。自由党政府必须做正确的事并且为加医疗拨款。” 造成全国护士短缺的一个原因,是移民部永久居民申请的审批延误和大量积压。令很多在外地受训,专业资历己在加拿大获得认证的护士迟迟未能在本地执业。关慧贞认为这是极大的人材浪费,尤其是国家十分需要这些护士。 关慧贞要求政府马上给予那些仍在等候久居审批但资历已获认证的护士,开放式工作签证,让他们可马上投身工作。为了解决长期护士短缺的情况,她亦要求政府简化给予合资格医护人员的移民程序。 移民部大量积压影响审批 参与记者会的两位护士都来自菲律宾,目前在加拿大做家居护理的工作。她们在原居地已获护士资历,并且曾经在外地医院担任护士。由于签证限制,她们在加拿大不能从事医护工作。通过本地进修和考试她们获得了本地的护士资格,却由于签证的限制而无法转职。移民部的大量审批积压和延迟亦影响她们永久居民的申请。 Jella Anne Dacal是一名来自菲律宾的注册护士,曾经在沙特阿拉伯一间医院的深切治疗部工作3年,于2017年来到加拿大,工作是照顾两名儿童。2019年当她完成两年工作合约后,向移民部递交了永居和开放式工签申请,然而直到今天其永居申请仍未获批,而工作签证明年1月又到期。她不知道究竟要等多久才能在本地当护士。Dacal说就她所认识的便有23名护士跟她的情况一样,都是具有本地护士认证资歴的。 关慧贞表示,护士不足和过劳会对病人造成伤害,令手术延迟和增加轮候时间。但同时有大批可以马上投身护士工作的人,因为移民部的失职而未能投入工作。自由党应该解决问题而不是制造问题,必须增加资源和给予合资格医护人员永居身分。星岛综合报道

Seneca明年秋季開辦4年制護士學位課程

(■■圣力嘉学院病人护理模拟教室。校方网站图片) 面对本地护士短缺,多伦多圣力嘉学院(Seneca College)宣布将于明年秋季独立开办4年制护士学位课程,该校执业护士文凭毕业生可直接入读该新学位的第三年课程。 圣力嘉学院提供护士教育已有50多年的历史,包括自1997年起与约克大学(York University)合作开办护士学位课程,该课程报读者先在圣力嘉学院成功修完首两年课程,便有资格继续升读约克大学,再完成两年学习,毕业时获约克大学护士理学士荣誉学位。 省政府去年2月改变政策,准许省内学院和大学独立提供护士学位课程。对于各学院来说,这是首次毋须伙伴大学便可单独开办护士理学士(BScN)学位课程。 圣力嘉学院声明表示,该校将于明年秋季学期独立开办4年制护士课程,毕业生将获校方颁授荣誉理学士-护士学位(Honours Bachelor of Science - Nursing degree)。而该校执业护士文凭(Practical Nursing diploma)毕业生,亦可直接入读新学位的第三年课程。 校方指出,新护士学位和衔接该新学位途径,已获得安省护士学会(College of Nurses of Ontario)初步批准。毕业生将有资格申请为安省注册护士(Registered Nurse)。 自2005年1月起,所有在安省护士学会进行专业注册的新申请人,必须考获护士学位。 文凭班学生可直升第三年课程 本身是一名注册护士的圣力嘉学院应用文学与健康科学学院院长梅玛丽亚(Maria May)表示,新冠疫情大流行令人们意识到对护士的迫切需求,学院通过开办自己的护士学位课程,将能致力协助满足这需求。 梅玛丽亚说,随着2018年圣力嘉学院在约克区国王分校(King Campus)Magna Hall新校舍落成,校方愿景一直是开办一个护士学位,以补充应用文学与健康科学学院其他7个学位课程。 学院拥有最先进的教学设施,病人护理教室和模拟室是首屈一指。 除了提供衔接课程机会外,圣力嘉学院新开办的护士学位课程中,亦会包罗在新冠病毒疫情所汲取的经验教训。 该学课程还包括传染病和免疫学、人口老化,以及课程第四年全国考试准备课目。 在课程设计方面,校方亦注重学生增进临床推理、病理生理学和药理学领域的知识。星岛记者报道

超350名急症室醫生聯名促省府給護士漲薪

■■急症室医生联名,要求省府调高护士薪酬。 加通社资料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超过350名安省急症室医生联名,要求省府大幅调高护士的薪酬,原因是护士在过去1年半疫情期间处于最前线。省府指提供了4个月疫情工资,即薪酬平均增加3,560元。   该封名为“安省同胞”的公开信指出,急症部门再次陷入危机中,不仅因为缺少呼吸机与床位,亦因为护士出现严重短缺的情况。   公开信亦呼吁省民与医疗人员,共同推动废除124号法案。该法案于2019年立法,令包括护士在内的不少公共部门雇员,未来3年,每年薪酬增幅不能越过1%。   根据工资表显示,医院护士于之前8年,时薪已由33.9元增至47.69元。   呼吁废除124号法案   公开信亦指出,护士是属于必须服务员工,不能举行罢工,进一步限制了集体谈判的能力。   根据安省护士协会的数据显示,省内医院目前面对10%至12%护士短缺的情况。   安省财政局(Ontario Treasury Board)发言人穆林(Richard Mullin)表示,124号法案是一致、公平且临时的措施,目的是“保护公共部门的工作与重要前线服务,对与疫情斗争十分重要”。 穆林表示,去年向护士在内的前线工人,提供了4个月疫情工资,即在现有工资上平均增加3,560元;而且省府在疫情期间,投放了5,200万元,用作在疫情期间招聘、保留及支援医护人手。

安省急症室醫生聯署 要求安省政府大幅調高護士薪酬

【加拿大都市网】超过350名安省急症室医生联署,要求安省政府大幅调高护士的薪酬,原因是护士在过去1年半疫情期间处于最前线。 这封名为“安省同胞”的公开信指出,急症部门再次陷入危机中,不仅因为缺少呼吸机与床位,亦因为护士出现严重短缺的情况。 公开信亦呼吁省民与医疗人员,共同推动废除第124号法案。 该法案于2019年立法,令包括护士在内的不少公共部门雇员,未来3年,每年薪酬增幅不能越过1%。 根据工资表显示,医院护士于之前8年,时薪已由33.9元增至47.69元。 公开信亦指出,护士是属于必须服务的员工,故此不能举行罢工,进一步限制护士的集体谈判能力。 根据安省护士协会的数据显示,省内医院目前面对10%至12%护士短缺的情况。 安省财政局(Ontario Treasury Board)发言人Richard Mullin表示,第124号法案,是1项一致、公平与临时的措施,目的是“保护公共部门的工作与重要前线服务,对与疫情斗争十分重要”。 Mullin表示,去年向护士在内的前线工人,提供了4个月疫情工资,即在现有工资上平均增加3,560元;而且,省府在疫情期间,投放了5,200万元,用作在疫情期间招聘、保留及支援医护人手。 (图片:CBC) T02

安省長期缺護士 專家詳解認證及求職方法

【加拿大都市网】在疫情之下,安省本来存在的护士荒显得更严重,正当不少新移民入籍加拿大,当中或有本来就在原居地做护士的,若能到加国后仍能做回老本行,那是最好不过,这样对本国和新移民都是各得其所的事;又或者在原居地已当护士的人,有意移民加国后可继续其专业,这亦是大好时机。 加拿大星岛A1中文电台《A1出击》采访了加拿大非牟利组织的国际教育护士中心行政总监李浓欢博士,详细讲解相关情况。   问:星岛A1中文电台《A1出击》特约主持人 梁应安 黄:国际教育护士中心行政总监李浓欢博士   问:A1出击和大家看看安省的护士荒问题。护士荒是指在疫情期间,有大量的护士不做(辞职),需周围到处请人,有个非牟利组织叫国际教育护士中心。请来其行政总监李浓欢博士(本人也是个护士),解释如何聘请海外的护士进入安省工作。 李:其实这个护士荒已经有好几年了,只是这次新冠疫情让情况更加严峻。因为加拿大人口老化严重,年纪大的人需要更多护理,加上护士这个行业自身也有人口老化的迹象。所以过去几年里,课程方面已经多了学位给护士,当然因为疫情,就更加需要护士了。所以之前说护士没人做也不一定,因为也有不少退休了的护士重新出来帮忙。护士荒的原因是,要请的名额多了,比如说之前都需要打防疫针,去到打防疫针地方帮忙打针的,大部分是护士。忽然一下子也没有那么多护士,所以就忽然需要更多护士了。因为到处都请更多护士,(市场上)就更缺护士了。   问:假如在海外有护士资历,是否来找你们这非牟利组织呢? 李:是,我们名为CARE Centre for Internationally Educated Nurses,我们由安省和联邦政府资助,所以(培训)不需要花太多钱。我们的课程和各方面是政府资助的,我们也有专人帮助海外受训护士拿牌。因为学习做护士是需要牌照,全世界都是这个规矩,所以海外护士来了第一件事就要看怎么教他们拿牌照。其中一个程序就是要认证他的资历,教育背景,这个每个国家都有些不同。说到香港,其实香港比起其他国家都容易。原因,首先香港大部分护士都懂英语,同时香港的注册护士都是大学毕业,课程也和加拿大差不多。香港的登记护士,在加拿大安省就叫注册实用护士,他们通常就不是大学毕业。但每一样东西都要由机构认证,我们要等安省的College Nurse of Ontario(安大略省护理协会)的认证机构来颁注册护士或注册实用护士这个衔头。   问:香港以前的护士是护士学校出身,医院比如广华,东华三院都有训练,但后来又转去大学,变成有学士学位,这两种待遇在安省有不同吗? 李:有不同的,无论是香港还是安省。在2005年之后,这里做注册护士开始需要大学学位,之前都是在社区大专修读,比如我拿第一个护士牌的时候,我是在Seneca College毕业的,读两年等于像广华或类似医院出来的课程。如果现在来(工作)的话,会要求你去读一些课程,或者拿个学位,但很多时候不需要从第一年读到第四年,他们会看看有哪些不需要重读,这种类型会困难些。 但如果有香港大学、理工大学毕业,有学位的,就会很容易拿到这里的注册护士资格。相比其他不是用英文(教学)的课程,这至少过了第一关。第二关,他们会一年年的比较你过去读的课程,是否和他们的课程一样,教科书是不是一样,因为加拿大用的教科书基本是美国教科书。如果都是用那本书,实习都差不多的,那就容易一点。另外除了读书还有看工作经验,都要比较一下,每个人都有点不一样。安大略省护理协会的监管机构会看看合不合适,至于我们的机构就是帮海外护士做这些工作,也看看他们哪儿需要补修课程。或会说“你要去大学补上这几科才行”,然后帮助他们申请,教他们下一步怎么做。另外,护士要经过言语测试,英语都要听、讲、写,他们要看看符不符合资格。     问:那假如我是护士学校出身,那需要用多少时间呢?过程不容易,但我可以做什么(工作)? 李:没有牌之前是不能做护士,这儿会给三年时间给人拿护士牌,三年内如果拿不到牌……那他们就觉得看来三年都没照顾过病人了,我们也不想一个三年没照顾过病人的护士去照顾我们。所以会给三年年限,比如开始是上个礼拜离开香港,最后一天是上个礼拜一,就从那个礼拜一开始数数你多久没做护士了,期限为三年。通常我们看到香港来的护士,大概一年多就可以了。因为香港的护士真的很厉害,无论是临床或是其他各方面,他们都会胜很多人一筹。比如我们的机构有来自超过100个国家的护士,香港来的护士用的时间比起其他人是比较短的。通常一年多吧,或者有些更优秀的一年左右。 看看准备功夫做得够不够吧,比如还没来之前就准备好所有的证书,因为学校要告诉护士局你读过什么课程,一早拿好资料,考好言语试,那就快点。但如果你来到这才申请,慢慢叫你学校把成绩寄过来,才叫雇主证明几时在那儿工作过,做过哪个部门,做过哪个病房,那就浪费时间了。我们也有个未来服务,也就是在那些人还没到这之前,我们有个未到步服务,pre-arrival program,这是由联邦政府资助的。在还未来之前,我就会教你怎么去申请,怎么拿证书,那就可以承认。   问:如果是初来报到,怎么能找到你们? 李:可上我们的网站,https://care4nurses.org, 若上Google打care for nurses就能看到我们的(网站)。或者你可以打电话给我们,1-416-226-2800,电话里会教你按相应选项,我们就会有人听电话,教你怎么联系我们。上网也会有咨询,告诉你怎么做。因为我们是安省政府和联邦政府资助,所以要是permanent resident (永久居民)才能帮你们,其他人问的话我们不介意也会提供资料。     问:你们是非牟利团体,不需要花太多钱,也是个好消息。 李:是的,我们有life time membership (终身会员制),价格是$150加元。 现在我们也会帮人找工作,因为现在有很多职位空缺,雇主也会找我们帮忙。我们有不少 job fair (人才交流会),case...

安省醫院萬元獎金搶聘護士 護士協會表示此舉治標不治本!

【加拿大都市网】随着疫情的发展,安省一些医院面临护士短缺的问题,他们使用简单的激励手段来吸引护士回到急症室去,就是万元现金奖励。 据Global News报道,渥太华的Queensway Carleton医院正在向一些符合奖励计划的护士,提供高达10,000元的奖励,这些护士要愿意至少留下工作一年。温莎地区医院(The Windsor Regional Hospital )则为来自海外或安省以外地区的新护士提供高达7.5万元的奖金。 Queensway Carleton医院人力、绩效改善和诊断服务副总裁赫奇科(Greg Hedgecoe)说: “我们招聘护士广告上的激励措施来自安省政府,我们希望可以吸引外省护士或退休护士来工作。原因是在安省严重缺乏护士。” Our Emergency Department is hiring permanent and temporary RNs! You're a critical thinker with the...

多倫多女護士感染新冠 不幸身亡…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注册实习护士协会(WeRPN)表示,大多伦多地区一名护士感染COVID-19后不幸去世。 这名女护士从事医护工作超过13年,曾在急症护理环境中担任临床资源和精神健康团队的成员。 WeRPN在周三发表的一份声明中表示:"这名注册实习护士是一名充满激情的护士,她总是致力于提供尽可能好的护理,同事们称她是一盏明灯,给所有和她一起工作的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该协会没有确定这位护士的身份,也没有说明她在GTA工作的地点。 WeRPN的首席执行官Dianne Martin告诉CTV News,她并不认识这名护士本人,但她的同事形容她是一名 "出色的富有同情心的护士,她非常照顾病人,同时也非常爱护和保护自己的护理团队"。 Martin说,协会并不了解这位护士如何感染COVID-19的相关情况。 "但我希望她所工作的组织以及省政府能将所有这些信息提供给我们,这样我们就能知道我们在哪些方面需要改进,以及护士的风险是什么。"她说。 自疫情开始以来,据WeRPN所知,已有三名护士死于COVID-19。其中两名死亡者是注册实习护士,一名是注册护士。另一位注册护士死于自杀,一位发言人说。 "对护士来说,这是一个非常非常艰难的时期,"她说。 首席执行官恳请加拿大人留在家里,采取预防措施,保护前线的医护人员。 "你可以做很多事情来帮助防止这样的悲剧,"她说。"疫情还没有结束......我们仍然处于危险之中。" 森森编译 图源:Pixabay,封面图片与文章无关

疫情期間 全國醫療護理職位空缺創歷史新高

【加拿大都市网】在新冠疫情期间,全国医疗护理职位空缺仍在增加,原因是多方面的。 据Global News报道,在整个新冠大流行时期,有关一线工人过度劳累和医院人手不足的故事时常占据了大量新闻版面。根据加拿大统计局的最新数据,尽管本国对医疗卫生专业人员的需求不断增加,但该行业的职位空缺仍在上升。 周二公布的数据显示,在2020年最后一个季度,医疗卫生和社会救助职位空缺增加36,400个,或56.9%,达到100,300个空缺的历史新高。 加国人力资源公司任仕达(Randstad Canada)总裁利维(Carolyn Levy)表示,这一结果不足为奇。 去年年底,全国医院以15700个职位空缺独占鳌头,其次是护理和长期护理设施,有10800个职位空缺。医疗服务支持领域的职业职位空缺增加了9,600个。 利维指出,在疫情爆发威胁到加拿大的医疗体系之前,该系统的职位需求已远超合格候选人的供应量。 但是她说,在新冠肆虐的背景下,可以理解那些一线医疗卫生人员,例如注册护士,他们不愿冒着以心理和身体健康为代价,换来的却是艰苦的工作条件。 根据最新的《加拿大商业状况调查》,在医疗保健和社会救助领域中,有26.8%的机构劳动力短缺状况可能会持续到2021年的头几个月,比受到大流行影响的所有其他部门的平均水平高出19.5个百分点。  加拿大护士协会(Canadian Nurses Association)主席格斯特(Tim Guest)表示,出现这种情况涉及许多因素。 他说:“我们已经看到一段时间以来,招募护士到农村和边远地区工作面临着越来越大的挑战,而且在某些专业领域招募护士也面临困难。” 部分原因是退休造成人员流失,但大部分是因为大流行期间在农村和偏远地区工作的护士辞职,加拿大的许多护士表示,他们将在疫情结束后离开该行业。 在2019年第四季度至2020年第四季度之间,职位空缺总数的近80%出现在魁省和安省。而在纽芬兰和拉布拉多省、爱德华王子岛省、萨省、阿省以及所有三个特区中,则几乎没有变化。 格斯特指出,需要特殊的人才在那些社区及地方工作。在某些社区,当地拥有的资源水平与在大都市工作时完全不同。 他说:“他们需要获得教育和支持的机会,以使他们有信心在那些地方工作。” 格斯特还表示,护士协会注意到护士的超时加班比例很高,并且有一定比例的护士根本不在工作,这说明他们对一些职位角色不感兴趣,因此需要尽一切努力为护士提供所需的支持,以使他们留在工作队伍中。 此外,移民在加拿大的医疗体系中也起著关键作用。 2020年12月的数据显示,在加拿大,移民占护士助手及病人服务人员的42.8%。 加拿大统计局表示,疫情期间移民人数的下降可能影响到医疗卫生系统中的相关职位。 V05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Humber學院升級 可獨立提供4年制護士學位課程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政府宣布,将Humber学院(Humber College)升格,成为可独立提供4年制护士学位课程的大专院校之一,借此给予学生更多选择。 安省省长福特表示,疫情的爆发,令人意识到前线护士十分宝贵,护士需要花大量时间来照顾病人及最脆弱社群,社会需要更多这类医疗保健人才。 Humber学院于过去近20年,一直有跟新不伦瑞克大学(University of New Brunswick)合作,提供护理学士学位课程。 省府表示,由2021年3月4日开始,Humber学院已获批准,可独立提供理科护士学位课程,9月开始的新学年,将可招收第一批学生。 安省培训与专上教育厅长罗马诺(Ross Romano)表示,Humber学院可独立提供护士学位课程,是安省高等教育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安省副省长兼卫生厅长叶丽雅表示,护士在提供医疗保健方面有至关重要的作用,在疫情期间,护士从未动摇地为患者提供高质素护理服务。 (图片:福特推特 / 互联网) T02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人力危機!安省超3成護士想辭職 超7成曾瀕臨崩潰

■■疫情重压下,安省有34%的注册护理护士想辞职。安省卫生厅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仍在面对第二波新冠疫情之际,安省有34%的注册护理护士(Registered Practical Nurse,RPN)考虑离职。安省注册护理护士协会(WeRPN)的调查显示,有71%的注册护理护士在过去几个月曾濒临崩溃。   协会在去年12月上旬委托安格斯列特民调机构对安省注册护理护士进行的首次调查发现,有67%人对护士工作感到自豪,但新冠疫情严重影响护士的精神心理健康,并加重财务压力,促使有超过34%护士萌生去意。   协会行政总裁Dianne Martin指出,全省47,000名注册护理护士服务于各个医护机构,包括疫情高危的长期护理院、退休者之家和医院。如果政府未能提出即时和长期的解决方案,将会流失大量人才导致严重后果。   96%称疫情期间工作压力极大   研究发现,有83%注册护理护士为防止把工作场所的新冠病毒带返家中,因而减少与家人相处的时间。有90%人自疫情爆发后工作量大幅增加。   有57%人出现财政压力,有32%因为现在只可以在一间机构工作而收入大减。注册护理护士抱怨省府的援助不公平。疫情爆发后由于省府规定护工(PSW)只可以固定在一间医护机构工作,为护工提供临时性加薪;但这项措施未有顾及面对同样情况的注册护理护士。   报告指出,有96%注册护理护士在疫情爆发后有极大的工作压力;有83%人感到个人的精神心理健康影响日常工作;更严重的是,有67%人声称未能获得足够的精神心理健康支援以应付第二波疫情。不久前,多伦多还有一名年仅25岁的亚裔女护士因抑郁症自杀身亡。   有单亲的注册护理护士说,为防止传染搬到父母亲的寓所栖身,而双亲则暂时到她的家中居住,以便照顾年仅3岁的女儿。她女儿由于长期与母亲分开而感到焦虑,并且出现睡眠问题。协会要求省府优先为高危的医护人员注射疫苗,增加护士人手,并提供精神心理健康辅导。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安省參與反封鎖集會護士被解僱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1名注册护士,涉嫌在加美两地参与反封锁集会,被医疗机构“有理由”地解雇。 安省伦敦医疗中心(London Health Sciences Centre,简称LHSC)发表声明,表示经内部调查后,“有理由”地解雇1名在新生婴儿ICU工作的注册护士。 伦敦医疗中心指出,2020年11月开始,对注册护士Kristen Nagle进行调查,因为Nagle与2名女子,曾在伦敦市Victoria公园的反封锁集会上,因违反《安省重新开放法案》而被检控。 声明还指出,Nagle也于2021年1月参与在美国华盛顿特区举行的1次反封锁集会。 声明表示,从影片可见,Nagle向人群讲话,言语中暗示死亡人数与加拿大总人数相比,实施封锁是“疯狂的”;Nagle还在公开讲话中,反对使用口罩及手套,指这是“合成毒品”。 安省护士学会(College of Nurses of Ontario,简称CNO),在华盛顿特区举行的反封锁集会后,已向Nagle及另1名护士展开调查。 安省伦敦医疗中心表示,对Nagle进行的内部调查,已于2020年11月开始,调查现已完成,Nagle也已被“有理由”解雇。 安省伦敦医疗中心在声明中指出,2020年11月初,得知1名ICU护士的行为与安省伦敦医疗中心的价值观并不相符后,立即采取行动,并要求被调查护士进行无薪休假,等待内部调查结果,而有关调查已经完成;虽然没法解决调查的具体问题,但可以确认该名被调查的护士已经被解雇。 但有人在网上发起签名运动,支持Nagle可继续担任护士,直至周二(19日)上午,已收集超过1,300个签名。 (图片:Change.org) T02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視頻:安省護士去華盛頓參加反封城示威 被調查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两名护士上星期出席美国华盛顿一个反封城集会,安大略省护士学会 (College of Nurses of Ontario)目前正就事件展开调查。 自称为“反封城护士 (Nurses Against Lockdowns)”的团体在社交媒体发布短片,片段拍摄于上星期三在美国华盛顿举行的“环球前线护士”集会活动。片中一名声称有14年经验的安省注册护士于台上发言,反对封城措施。 据安省护士学会表示,Kristen于安省伦敦市的London Health Sciences Centre的新生婴儿重症监护室 (Neonatal ICU) 工作。她认为加拿大的新冠病人死亡人数占全国人口比例不高,形容目前的抗疫措施“疯狂”。 安省卫生官员多次提醒市民,不应该单凭死亡数字判断疫情的严重性。因为感染人士会分散医疗资源,加重医疗系统的负担。 London Health Sciences Centre就事件回应,表示这名护士的行为与医院的价值并不一致,并透露她曾于去年11月参加另外一个本地的反口罩集会,当时医院为保障其他员工的健康,已要求她放无薪假期,直至内部调查有结果为止。 另外一名发言的女子向台下宣称自己来自多伦多,在2004年开始成为护士。 据安省护士学会指, Sarah于北约克一间社区护理中心 (Norfinch Care Community) 工作至2020年。 安省护士学会对CTV表示,正就事件对Kristen Nagle...

加拿大繼續招聘護士 薪水高達9.6萬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政府目前正在招聘护士,通过对国际旅行者进行病毒筛查来以对抗COVID-19。这些职位的薪水高达$9.6万加元! 加拿大卫生部已经开放了COVID-19护士工作的申请,这些职位散布全加拿大各地(包括入境口岸)的不同岗位。需要临床检查人员,检疫人员和其他注册护士。薪水将从80,304加元到96,659加元不等! 居住在加拿大的护士和居住海外的加拿大公民护士都可以申请帮助对抗COVID-19。由于这份工作今年早些时候已经公布,如果你已经申请过,无需再次申请。 截止日期是10月5日晚上11:59。  您的职责将包括对国际旅客进行健康评估,以确定对公共健康的风险,并确保《隔离法》实施。 这些职位还负责病例管理,并确保清楚地向公众发布告示,并向旅行的人宣传健康要求。 按此至政府官网查看详情 (言西早报道)

安省染疫護士抗爭6個月 終於戰勝死神

  【星岛综合报道】安省LaSalle的Torry Robertson是一名在美国工作的护士。他于三月感染了新冠病毒。这导致他肾衰竭,患上超级细菌性肺炎,并使用呼吸机近40天。 据CBC报道,他在三月底确诊后,接受了长达7个星期的重症监护,再住院8个星期,随后还在温莎地区医院(Windsor Regional Hospital)接受了8个星期的康复治疗。 周五,他终于获准回家。邻居,朋友,和家人在他家前门为他举行了欢迎会。 Torry的妻子Heidi说,Torry染疫以来的173天极其漫长。现在他能回家,她大喜过望,充满感激。 Heidi说,Torry于3月25日开始出现发烧和喉咙痛等症状。但症状在发展。他测试新冠病毒阳性后,开始身体疼痛,继续发烧,胸部沉重。他被送往温莎地区医院四天后,因为需要使用呼吸机,被转往重症监护病房。又过了几天,由于出现肾衰竭,他开始接受透析。 到七月中旬,他开始接受康复治疗。 Torry周五接受了CBC新闻采访。现年45岁的Torry曾在底特律Sinai-Grace Hospital担任重症监护病房,急症室,和介入放射科护士。几个月的疾病折磨使他无法说太多话。 Heidi说,她丈夫面前的康复之路还很漫长,但他能回家,就是巨大的惊喜。 回顾他们的艰辛历程,Heidi想对人们说,他们不希望同样的情况发生在任何其他人身上,他们希望人们严肃对待新冠病毒。 “这不是骗局。不是有人别有用心。这是新冠病毒。是真正的病毒。尽管很多人感染后症状轻微。但是你在感染之前,不会知道那个症状轻微的人是不是你。” 两人的邻居Kim Lindstone组织了周五下午的欢迎会。她对CBC记者说,Torry的历程是个奇迹。 她说,Torry曾徘徊在死亡边缘,感谢所有Windsor-Essex的医护人员,感谢医疗系统,感谢所有为Torry祈祷的人,Torry现在终于能够回家。 (CBC图片)

護士工會:加國對疫情防控不足 醫護人員面臨風險

■图为一些科学家正在沙省沙斯卡通的VIDO-InterVac实验室工作,该实验室正在研究新型冠状病毒疫苗。VIDO-InterVac/沙省大学   加拿大护士工会联盟警告,联邦公共卫生机构保护前线医护人员,免受新型冠状病毒等疾病爆发的指引远远不足,可能会使前线医护人员和患者面临风险。 加拿大公共卫生局上周更新了该标准,列出了医护人员在评估和治疗可能患有新型冠状病毒的患者时应采取的预防措施,包括应使用那些防护设备。 该护士工会联盟主席赛拉斯(Linda Silas)表示,与安省和其他一些国家相比,加拿大公共卫生局的安全指引还不够完善。 联邦标准较安省及美国的低 赛拉斯称,加拿大公共卫生局更新的标准假设新型冠状病毒不能在空气中传播,但是加拿大政府现阶段在这方面应该更加谨慎,直到可以百分之一百确定。 赛拉斯又称,在未能完全确定之前,作为政府,必须采取最好的预防措施。 她又表示,与患者接触的护士、医生和其他医护人员必须得到保护,不仅为了自己的健康着想,而且还要阻止该病毒的潜在传播。换言之,假如医护人员不安全,那么患者也不安全。她已致函加拿大卫生部长凯杜(Patty Hajdu),表达忧虑。 安省政府发布了本身的指引,要求与潜在的新型冠状病毒患者接触时,医护人员要经常使用一次性呼吸器,而联邦指引仅要求使用口罩,除非正在进行某些医疗程序。 联邦指引与世界卫生组织一致,但疾病控制中心及欧洲一些国家建议采取更高的标准和更高程度的预防措施。 赛拉斯认为,在加拿大,相关保护程度要低得多,该联盟难以接受。她建议所有医疗护理工作人员,无论身在何处,都应遵循美国疾病制中心或安省的标准,而不要遵循联邦的标准。加拿大公共卫生局迄未就此事回应。这机构是在2003年“沙士”(SARS)爆发后成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