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11月30日 星期三 23:26:33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29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新冠死亡

安省貨車司機拒絕接種染疫死亡 母親呼籲示威者打針

(■■马金斯痛失儿子,呼吁抗议司机快接种新冠疫苗。 CBC) 安省一名货车司机未接种疫苗而死于新冠病毒,其母敦促正在抗议中的货车司机接种疫苗,以保护他们的家人、同事和公众。 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马金斯 (Margaret Makins) 说,她70岁的儿子大卫 (Dave Mitchell) 在感染病毒之前没有重大健康问题,但与病毒奋战数周后仍不幸于去年10月去世。 马金斯说大卫“机智、受欢迎且慷慨大方,按照规律生活”。她认为从小具叛逆精神是他拒绝接种疫苗的部分原因。 冀不幸经历能说服人接种 麦金斯希望参加车队抗议的人知道,政府要求民众注射疫苗是为了保护所有人免受严重疾病和死亡的影响。她说:“死于新冠病毒是可怕的经历,如果我的故事能说服其中一个人接种疫苗,我觉得大卫的死是有价值的。”“我理解没有人可以强迫你接种疫苗,但为了你家人、伴侣、雇主、以及你遇到的每一个人,你最好接种疫苗,这样是帮助自己也帮助别人。” 马金斯在儿子入住重症监护病房的3周里,看着他挂著呼吸机,她紧握儿子的手陪伴他说话。“我和他谈了自己、家庭,告诉他被爱的程度。他是我的第一个孩子。” 马金斯是3个孩子的母亲,另外两个孩子之前就死于癌症,难过的是大卫也离开她了。“希望当他到天堂遇到兄弟姐妹时,他们能玩得开心。” 大卫有3个孩子。他去世后,艾尔镇上的餐厅Riverbend Grillhouse老板为他举行悼念仪式,至少有100人参加。老板海尼斯(Randy Hynes) 说大卫在艾尔镇上很受欢迎,他非常慷慨,常常光顾餐厅买餐点送给朋友吃。 马金斯呼吁抗议的司机相信科学、卷起袖管接种疫苗。海尼斯则说,抗议活动已经持续足够长的时间了,希望政府能够解除对餐厅等小企业的卫生限制,因为持续的封锁已经对他的生意产生很大影响。星岛综合报道

多倫多政府宣布 一名19歲以下未成年人死於新冠

【加拿大都市网】多伦多卫生官员确认,1名19岁以下未成年人,因感染新冠肺炎而死亡。 安省政府于周六(22日)宣布,有1名19岁以下新冠患者,因染疫死亡;且表示在这个年龄层中,已确认有10人因染疫死亡。 多伦多公共卫生部门于星期日(23日)表示:“我们深切哀悼,因为确认最近在多伦多有1名19岁以下人士因染疫死亡,出于对个人及其家属的尊重,我们没法提供有关该未成年人的更多详情”。 1月6日,官员证实,安省有2名10岁以下未成年人,在之前的病毒检测中,出现阳性结果,之后更因染疫死亡;而公共卫生部门则表示,死亡人数中,包括多伦多1名4岁以下未成年人,及位于Wellington县的1名10岁以下未成年人。 (加通社资料图) T02  

美國新冠死亡80萬人全球第一 加拿大排到第幾?

【加拿大都市网】美国在周二达到了疫情另一个严峻的里程碑,与COVID-19有关的死亡人数突破了80万。 根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汇编的数据,截至周三上午,该国共有800,343人在感染新冠后死亡。 随着世界继续与疫情作斗争,我们来看看加拿大的情况。 各个国家的死亡人数 根据统计,加拿大目前在COVID-19死亡人数方面排名第27位,截至周三上午有30,022人死亡。 与美国、英国、法国和德国相比,加拿大与COVID-19有关的死亡人数明显较少,后者分别排在第一、第七、第十二和第十四位。 美国:800,343人死亡 巴西:616,970人死亡 印度 476,135人死亡 墨西哥:296,721人死亡 俄罗斯:286,023人死亡 秘鲁:201,848人死亡 英国:147,085人死亡 印度尼西亚:143,960人死亡 意大利:135,049人死亡 伊朗:130,831人死亡 加拿大的COVID-19死亡人数 加拿大卫生部的数据显示,截至12月10日,加拿大大多数(61.6%)与COVID-19有关的死亡都发生在80岁或以上的人身上。 在加拿大,70至79岁的人占COVID-19死亡人数的20.9%。 大多数与COVID-19有关的死亡发生在疫情的前两波期间,当时疫苗还没有广泛使用。 死亡人数在2020年夏天趋于平稳,但到了冬天又开始增加。 截至11月27日,向加拿大公共卫生局(PHAC)报告的与COVID-19有关的死亡病例中,有7861例是未接种疫苗的加拿大人。(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星岛资料图) (ref:https://www.ctvnews.ca/health/coronavirus/u-s-leads-world-at-800k-covid-19-deaths-here-s-how-canada-ranks-1.5708120)

路透社統計全美累計80萬人死於新型肺炎

据路透社统计,美国累计死于新型肺炎的人数突破80万,超越北达科他州的总人口。 报道说,虽然新冠疫苗是免费并广泛地提供,但由于民众拒绝打针,加上传染性更高的Delta变种病毒出现,令美国今年死于新冠病毒的人数较去年多,今年有超过45万人死亡,占疫情大流行开始以来总死亡人数5成7,亦有专家提到,今年的死亡病例主要涉及未打针的病人。 路透社统计,美国是全球报告最多新型肺炎死亡个案的国家,其次是巴西和印度。

​全球500萬人死於新冠 等於洛杉磯和舊金山人口總和..

【加拿大都市网】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数据,截至11月1日,新冠造成的全球死亡人数超过 500万,累计确诊病例超过2.46亿例新冠肺炎。 新冠大流行不到两年的时间,这场危机不仅摧毁了贫穷国家,也让拥有一流医疗保健系统的富国蒙羞。 美国、欧盟、英国和巴西——所有中高收入或高收入国家——加起来占世界人口的八分之一,但占所有报告死亡人数的近一半。 仅美国就有超过74万人丧生,超过任何其他国家。也超过越战和一战二战美国阵亡者总和。 加拿大截止今天死于新冠的近2.9万人。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统计的死亡人数大约相当于洛杉矶和旧金山人口的总和。根据奥斯陆和平研究所的估计,它与自1950年以来在国家之间的战争中丧生的人数不相上下。在全球范围内,COVID-19现在是仅次于心脏病和中风的第三大死因。 由于检测有限,人们在没有医疗护理的情况下在家中死亡,尤其是在印度等世界贫困地区,这个惊人的数字几乎可以肯定被低估了。 COVID的“讽刺” 自疫情爆发以来的22个月里,热点轮流发生变化,世界地图上的不同地方都变成了红色。 现在,该病毒正在袭击俄罗斯、乌克兰和东欧其他地区,尤其是在谣言、错误信息和对政府的不信任阻碍了疫苗接种工作的地方。 在乌克兰,只有 17% 的成年人完全接种了疫苗; 在亚美尼亚,只有 7%。 哥伦比亚大学全球卫生中心 ICAP 主任 Wafaa El-Sadr 博士说:“这种流行病的独特之处在于,它对高资源国家的打击最为严重。” “这就是 COVID-19 的讽刺之处。” (小西报道 图)

為什麼完全接種了疫苗 仍然死於新冠病毒?

【加拿大都市网】美国前国务卿鲍威尔虽然接种了疫苗,但因新冠肺炎并发症去世。但他不是单一个案,根据联邦数据,大约有7000名美国人和450名加拿大人完全接种了疫苗,但仍然死于新冠肺炎,医生指出,这种情况很罕见,但接种疫苗依然非常重要,因为它可以保护你和其他人免受这种疾病的影响。 据Global News报导,西奈健康中心和多伦多大学健康网络的老年病学主任辛哈医生(Samir Sinha)指出:“当我们听到一些完全接种了疫苗的人因染疫死亡时,脑海中就会开始怀疑究竟接种疫苗是否值得。”他说:“但我们知道,那些接种疫苗的人患病甚至死亡的可能性,比未接种疫苗的人低得多,” 加拿大公共卫生局(Public Health Agency of Canada)估计,完全接种疫苗的人因感染而住院的可能性减少79%,因病死亡的可能性减少62%。他们的数据显示,在死亡个案中只有5%是完全接种了疫苗的人。 麦基尔大学健康中心(McGill University Health Centre)的传染病专家和医学微生物学家荣医生(Don Vinh)说,突破性病例的发生有很多原因。 荣医生说,Delta变种病毒比之前的变种病毒更具传染性,这可以解释部分原因。然后,他说,接种疫苗后的免疫力可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减弱。另一个因素是,有些人的免疫系统不够强大,“有一群人,他们的身体状况或对他们身体状况的治疗,损害了其免疫系统,甚至阻止从一开始就能对疫苗做出充分的反应。” 在鲍威尔的案例中,他已经84岁了,患有多发性骨髓瘤,这是一种会降低身体抗感染能力的血癌。 纪念大学(Memorial University)病毒学和免疫学教授罗素(Rod Russell)说,老年人可能对疫苗的反应也较弱。他说:“我现在担心的是老年人,“我们现在认识到抗体水平确实下降了。对于老年人来说,如果他们感染了病毒,他们可能无法抵抗感染。” 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的数据,在完全接种疫苗的美国人中,85%死于新冠肺炎的人年龄在65岁或以上。 包括美国在内的一些国家已经建议65岁以上的人注射加强剂。罗素说,如果加拿大最终采取类似政策,他不会感到惊讶。国家免疫咨询委员会(The National Advisory Committee on Immunization )已经建议为免疫力低下的人,和生活在长期护理院等集中场所的老年人提供第三剂疫苗,目前正在考虑是否更广泛地提供第三剂。他强调,接种疫苗可以降低社区中每个人的风险,并有助于保护弱势群体,“想像一下,有些人周围走动,以为自己打了两针有免疫力 但实际上并不是。我对那些去杂货店的老人最担心。”他说,周围的病毒越少,这些人接触病毒的可能性就越小,这意味着突破性病例和死亡人数会更少。 然而荣医生说,即使你不是老年人,免疫系统也不弱,你也应该接种疫苗。他说:“我们生活在一个社会中,并不是孤立地生活,你可能会说,我感染的存在风险很低,但这并不代表在你身边的人能承担得起感染的后果。” 安省Trenton市67岁的癌症幸存者加尼翁(Denis Gagnon)认为接种疫苗是一种健康和安全的预防措施。他说:“我在钢铁厂工作了40年,我的选择是,如果我有一份工作,又如果我想要一份工作,我就要戴安全帽、安全靴和安全眼镜。” “如果我要驾驶,那就不能饮酒,也不能超速。健康和安全不是选择,它是为了人们更好的生活。” 他计划在有机会的情况下接受注射加强剂,他也敦促每个人都接受注射并继续采取预防措施。“我不想让别人拿我的健康来冒险,所以我也不会这样对人。” (美联社图) T11

加國男子以自身故事鼓勵他人接種 不敵病魔於周一去世

(梅勒是两个孩子的父亲。 Facebook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早前感染新冠变种病毒,并以自身故事鼓励他人接种疫苗的温岛男子,最终不敌病魔,于周一去世。 这名男子名叫乔什梅勒(Josh Mellor),他是两个年幼孩子的父亲。梅勒的妻子米兰达(Miranda)周二在社交媒体上写道:“这太离奇了,我一直想,你会结束一天的工作回到家。我知道你会和我们在一起,每天保护我和孩子们。我会把你放在心中,直到有一天我们能再次在一起。” 39岁的米兰达在丈夫感染后公开了梅勒和病毒做斗争的情况,并发起了“为乔什打针”(Jab for Josh)的运动,以鼓励民众接种疫苗。 米兰达在9月18日写道:“我确实同情那些对接种疫苗感到恐惧和担忧的人,但他们需要与信任的医疗服务提供者沟通,并决定最终甚么对他们是好的。” 有人9月19日在“为乔什打针”的Facebook页面写道:“谢谢你鼓励那些没有接种疫苗的人去做正确的事情。乔什是一个例子,证明这种病毒对年轻人和他们家庭会造成的破坏。我希望这个负面经历能给社区带来积极的效果,让那些犹豫不决的人意识到这一点,并尽快接种疫苗,也祝乔什康复。” 梅勒的去世是另一个悲伤而鲜明的提醒,提醒公众注射疫苗的重要性,以及拖延会带来甚么样的后果。梅勒是温岛当地的一位农民,患有哮喘。据悉,他对是否接种疫苗持观望态度,尽管他的妻子接种了两剂疫苗。 梅勒在8月底感染Delta变种病毒,他的病情迅速恶化。9月初,被送往维多利亚皇家银禧医院的重症监护室。9月29日,梅勒在大女儿生日前几天去世。 有人在GoFundMe网站为梅勒一家创建了一个捐款网站,希望为他们提供一些经济援助。 V33

安省一名不足10歲兒童因新冠死亡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1名不足10岁的儿童,因感染新冠肺炎后死亡。 滑铁卢医疗主任Hsiu-Li Wang医生周五(17日)早上公布这项消息;王医生表示:“该名儿童有潜在健康问题。此病例与学校或托儿所传播无关”。 王医生表示,这是1宗“罕见悲剧”,是“对这种病毒严重的毁灭性提醒”。王医生表示,滑铁卢当地的新冠病例正开始上升。 她表示:“这是1次令人心碎的事件,我想向其家人与亲人表示最深切慰问”。 安省省长福特亦在推特发表声明,表示:“绝对让人心碎,在这个极其困难的时刻,我为其家人祈祷;这种病毒是无止境的,这为何需要每名合资格省民,都要接种疫苗──保护自己、亲人及那些不能接种疫苗的人士”。 (网上图片) T02

英國感染變種新冠病毒死者 3成曾接種兩劑疫苗

源自于印度的变种新冠病毒传染力惊人,目前全英国各地超过90%的病例都和变种新冠病毒有关,有将近3成已经完整接种过两剂新冠疫苗,最终仍不幸身亡。 英格兰公共卫生署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变种新冠病毒目前已在英国造成42人死亡,当中有12名死者生前已接种两剂疫苗,7名死者21天前接种过1剂疫苗,另外23名死者则未接种过疫苗。 变种新冠病毒能轻易突破疫苗防护网,英格兰公共卫生署的报告推算至7月中,英国可能出现单日新增8万人确诊的纪录,迎来第三波新冠肺炎疫情。 英格兰公共卫生署指出,接种2剂阿斯利康疫苗后,让感染Delta病毒的患者免于出现症状的保护效力上升至81%,惟疫苗抵抗Delta病毒的保护效力变化幅度仍存在不确定性。目前全英国施打的疫苗剂量中,70%为阿斯利康疫苗。

另類分析!從安省火化數據看疫情死亡情況

【加拿大都市网】据CP24报导,对安省火化数据的分析发现,与往年的平均数相比,COVID-19疫情期间的死亡人数增加了近13%,COVID-19死亡不能解释所有多出的死亡率。 根据该报告,与2017年至2019年期间的数据基线平均值相比,每周火化的数量总体上增加了12.8%。报告将这些死亡描述为“超额死亡率”,或者说超出正常条件下预期的死亡人数。 超额死亡率的最大增长发生在2020年4月和5月以及2021年1月,这与安省第一波和第二波疫情的高峰相对应。 报告指出,死亡人数的增加可归因于COVID-19和非COVID-19相关的原因。 非COVID-19原因导致的死亡率最大增长发生在2020年3月至5月的第一波疫情期间,报告认为,这可能表明COVID-19作为死因在当时被诊断不足,部分原因是缺乏测试。 报告表示,随后因非COVID-19原因导致的死亡率增加,可能反映了COVID-19以外的疾病护理延迟,包括癌症、心血管护理,此外还有疫情的其他间接影响,如阿片类药物相关死亡的增加。 报告还引用了几项研究,显示在疫情期间,由于犹豫或恐惧而寻求紧急护理的病人数量下降。 “这一趋势得到了数据的支持,数据显示加拿大急诊科的数量在2020年3月和4月期间下降了50%,”报告说。“此外,急性药物中毒、自杀和疫情对经济和社会的破坏所导致的暴力也被认为是导致非COVID-19死亡人数增加的原因。” 报告说,在2020年3月至5月期间的3505例超额死亡中,43.5%被证实是由COVID-19引起的。 在去年8月至12月期间,当有更多的新冠检测时,确认的COVID-19死亡人数占3,812例超额死亡人数的约29%。这一比例在2021年急剧增加,在1月至3月的2,337例超额死亡中,73.1%归因于该疾病。 本站最新报导:再创新低!安省周三新增1588例 阳性率仅为5.2% 数据还显示,在疫情期间,超额死亡率跨越了所有年龄组。 去年,大多数超额死亡率在65岁至84岁之间。数据显示,2020年的火化数量比预期多了4084个,比2017年至2019年的平均数增加了12.6%。 然而,火化数量增长最多的是最年轻的人群——44岁及以下的人群。数据显示,2020年的死亡人数比预期的多848人,与基线相比增长了27.8%。 在2021年1月至3月期间,65至84岁年龄组的超额死亡率仍然最高,比预期多出1236宗火化。与往年相比,44岁及以下的人口群体再次出现了最大的增长,与2017-2019年同期相比猛增44.2%(多死315人)。 大约70%的安省人选择火化,根据报告,在整个疫情期间,选择火化的人的百分比没有变化。这一判断是通过比较2020年的火化数据和加拿大统计局的2020年死亡率数据而得出的。(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加通社)

46歲加國壯漢新冠猝死夢中去世 妻兒哭斷腸

【加拿大都市网】卑诗省妇人汉斯(Melissa Hance)对她丈夫的最后记忆是,在他与新冠状病毒搏斗时,她让他睡在沙发上,身旁放了一盘药,然后跟他说晚安。 汉斯接受Global新闻台访问时回忆说:“我看着他,然后问:‘你有齐所需的一切吗?’他回答道:‘是’。我说:‘你需要什么?’他说:‘没有什么了。’那我就说: ‘OK,晚安了。’” “那是我没有说我爱你的唯一的一夜,之前我每天晚上都会说我爱你。这是我唯一没有说的晚上,因为我想还有明天。”万想不到,这些简短对话,成为她俩永诀之言。现在,这位来自卑诗省杜华逊(Tsawwassen)的两孩之母亲发出警告:死于新冠状病毒的风险不只限于老人和长期病患。 汉斯说: “尽管我的丈夫患有新冠状病毒,(但他是个)非常健康的人,没有潜在健康问题,不吸烟,又有做运动。”她眼有泪光对着记者说:“这是多么悲惨,多么迅速,多么不分差别。” 汉斯和她8岁和10岁的儿子,在春假结束时被告知他们曾接触一名感染者,之后他们都对病毒检测呈阳性。 她和孩子们只出现了轻微的症状,而她的丈夫里德(Reid )最初的检测结果为阴性。在出现咳嗽症状后,他又做了一次检查,这次的结果是阳性。 没过多久,里德的症状变得比他的妻子和孩子更严重,他开始发烧和发冷,精力完全耗尽。 汉斯说:“大约三天以后,情况开始恶化。他的咳嗽越来越厉害,整个身体都在颤抖。”她指里德并没有严重的呼吸困难或胸闷,也不觉得他需要去医院。 但在他出现鼻窦充血和相关症状持续后,他们预约了医生,并致电811咨询一名公共卫生护士。护士建议他使用加湿器,但当她问他是否觉得需要立即就医时,对方说不需要。汉斯说:“我们挂电话之前,她又问了一遍,‘里德,你没事吧?’他回答说没有胸闷”那是汉斯看到她丈夫活着的最后一夜。 第二天早上,也就是4月14日,汉斯下楼时,丈夫似乎正在平静地睡觉。她说:“我当时觉得很好,我还很高兴,因为他睡了一夜,好好休息了一下。” “我走过去想说声早,当把手放在他的胳膊上时,他人已经凉了。” 汉斯不相信疫症可以在几乎没有预警的情况下,带走她丈夫这样的人,她试图要求验尸,但她被卫生官员拒绝了。她最终获得一份死后的胸部X光片,证实里德死于病毒的并发症。她说:“我的丈夫真的死于新冠状病毒。” 汉斯说:“由于新冠状病毒,他感染了,或者是导致了他死于双侧肺炎(bilateral pneumonia)。” 根据卑诗省疾病控制中心的数据,该省死于新冠状病毒的人中,约85%是70岁以上的人。但年龄并不是一个普遍指标。上周,该省出现了首个20多岁的死者,同时也有14名30多岁和19名40多岁死于该病毒的死者。卑诗省首席卫生官亨利(Dr. Bonnie Henry) 在周一透露,在大流行的第一年,有38人在家里死于新冠状病毒,但她认为情况并不严重,数字并没有突然增加。 安省首席验尸官最近对在家中死亡的病患者数量增加也表示担忧,并呼吁对看似病情并不严重的患者为何突然恶化,应进行更多调查。 尽管如此,刚死去丈夫的汉斯说卑诗省应该更新其新冠状病毒的症状清单,因为她认为丈夫的严重病例被忽略了。她还希望看到卑诗省被全面封锁,以控制病毒。 她还有些话对那些认为自己可能会感染病毒而又会没事的人说。“新冠状病毒六亲不认,它不只针对老、弱、病患...... 要走出去的每个人,你以为自己是无敌的?那可不是。” (图:Global News) T11

卑詩省首名染疫死亡護士 14日病逝享年57歲

(Diana Law与子女摄于2013年。Sylvia Law/CBC) 【加拿大都市网】卑诗省首位舍身于新冠疫情的护士Diana Law,将被铭记为一名深受爱戴、将毕生奉献于照顾他人的医护人员。   Law是白石市和平拱门医院 (Peace Arch Hospital) 的病人护理协调员,她在去年12月染疫,被送进温哥华综合医院 (VGH) ,经过与由新冠引起的并发症的漫长斗争,于4月14日不幸辞逝,享年57岁,遗下19岁的女儿及16岁的儿子。  Law的丈夫Glen Culshaw形容,“她一生基本上都是在照顾他人。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他相信妻子是在工作中感染到新冠病毒的,Law在染病时还没有接种疫苗,因为她在2013年做过肾脏移植手术,并患有糖尿病,所以免疫系统功能较弱。由于手术关系,她服用了抗排斥药物,当时的指示并不清楚疫苗对曾接受移植者是否安全,卫生当局其后才确认,曾接受移植者亦可接种新冠疫苗。  Culshaw说,妻子在圣诞节后出现病症,于大除夕被送进VGH的深切治疗病房。Culshaw和儿子的检测结果也呈阳性,两人在不久后康复,但Law的病情逐步恶化,先是用上呼吸机协助呼吸,后来更要又用上体外膜氧合机,直接向血液供氧。  Culshaw称,如果她能活下来,与血栓的搏斗也可能会使她失去手脚的部分活动能力,“情况就是这么差了”。  与Law结婚近30载的Culshaw忆述,妻子年轻时受到任职医生的父亲影响,于是决定投身医护行业。她早年服务于温哥华桑那斯医院 (Shaughnessy Hospital),其后被调到和平拱门医院工作。  根据卑诗疾控中心(BCCDC) 4月16日公布的数据,自疫情至今,本省已有7,278名医护人员染疫。    V20

賓頓13歲女童染疫5天後死亡 安省最年輕新冠死亡者

【加拿大都市网】一名13岁女童,在确诊感染新冠病毒5天后死亡,她是安省染疫死亡最年轻的人,有人现正透过网上筹款,作为她的葬礼开支。 这名女童名为Emily Victoria Viegas,居住在安省宾顿市,4月22日死亡,她于死亡前5天确诊感染新冠肺炎。 Viegas的父亲表示,她确诊后持续出现病征,例如咳嗽,之后更呼吸困难,最终要别人帮助才可站立,数天后,家人发现她睡在床上没反应,随即将她送院。 到达医院后,医生为她进行急救,但数小时后宣布Viegas死亡;医生指她患有肺炎。 Viegas与父母及兄长一起居住在宾顿市的1个柏文单位内,其母亲及兄长亦确诊感染新冠病毒,其中,母亲现在留院,其父亲则已接种第1剂疫苗。 Viegas死亡后不久,有人在GoFundMe为她建立了筹款网页,以协助她的葬礼开支,目标筹款额为1万元,目前筹得的款项已较目标高3倍。 (图片:680News) T02

每天2人染疫後猝死 年輕人病情惡化特別快

(■■安省首席验尸官指,近期染疫病人在寻求医疗护理之前迅速恶化并死亡。加通社) 安省首席验尸官和安省疫情应对小组协调员周四表示,该省卫生官员目前正在调查一个令人震惊的新趋势,即染疫病人在寻求医疗护理之前迅速恶化并死亡,在过去的两周,大约是每天有两个患者这样死去。 安省首席验尸官休尔医生(Dirk Huyer) 周四下午在省议会的新闻发布会说:“我们看到许多人在医院外的社区中死去,这是新的、不幸的、令人悲伤的情景。”他说:“这些人无法获得医疗护理,因为这种病毒对他们的影响如此之快,如此之严重,导致他们死在社区内。而在第一波中,我们首席验尸官办公室并没有看到这种情况。” 近期多年轻病患染疫亡 休尔指出,官员现在正试图进一步调查,以确定有关这些死亡个案的所有情况。他说:“我们仍在努力了解和评估。我可以告诉你的是,在过去的两周内,数字肯定升高了,大约是每天两宗,这超过了我们在第一波和第二波期间看到的任何情况。”他补充说,在所有这些病例中,这些人都出现征状,检测呈阳性或是染疫病人的密切接触者。 休尔说,这些病患的征状虽然已经出现,但没有达到被确认为一定要住院的程度,然而就在当天稍后时候或早上发现他们已经死亡。 休尔指这些患者看来不像是忽视了征状,病情本来稳定,但很快就急转直下。他说这些死者的年龄介乎30多岁至70多岁。他指出,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死去的人,是年轻的一群,也是社区内的一群,是以往所未见在短时间内死去的一群。在过去的一个月内,安省与病毒有关的死亡人数一直在稳步上升,卫生部门周四又确认了40宗死亡个案,这是自2月19日以来报告的最高日死亡人数。安省现在平均每天有27宗与病毒有关的死亡,高于上周四的22宗,两周前的15宗。 休尔叮嘱省民应“严格”、“小心”和“深思熟虑”地遵守公共卫生措施,减少流动性是防止进一步住院和死亡的关键。 休尔表示:“我一直在想,在深切治疗部的这些人,他们努力对抗病毒,家人支持他们,面对令人难以置信的艰苦和挑战。有时这些病人要转移到数百公里外的另一个环境去接受深切治疗护理,但尽管有这些护理,但悲剧仍然发生。”

加拿大郵政多倫多分揀中心有員工新冠死亡

【星岛综合报道】加拿大邮务公司(Canada Post)证实,多伦多一间邮件处理中心的一名员工感染新冠肺炎死亡。 据CP24报道,加拿大邮务发言人雷格(Phil Legault)星期日表示,向染疫身故的员工家庭表示最深切的同情,公司将专注于为失去同事的员工提供支持。 加拿大邮务工人工会(Canadian Union of Postal Workers,简称CUPW) 全国主席辛普森(Jan Simpson)在网上发表的一份声明中称,工会是在周六晚上获知有关消息的。加拿大邮务已告知工会,公司一直遵守多伦多公共卫生机构的所有指南,但工会将继续收集信息并采取一切必要行动,以确保加拿大邮务将员工的健康与安全放在首位。 辛普森称,多伦多South Central分拣设施于4月2日爆发了疫情。这座位于东部大街(Eastern Avenue )969号的设施中,有13名工人在两周的时间内相继确诊,该设施随即开展了现场快速检测。 雷格表示,任何在检测中呈阳性反应的员工都必须离开工作场所并自我隔离。加拿大邮务已经制定了带薪休假规定为员工提供帮助。 今年早些时候,位于密西沙加的一间加拿大邮务设施有200多名员工染疫,疫情爆发导致一名员工死亡。     V18

行百圈籌款英老兵染疫病逝 享年一百歲

英国百岁二战老兵摩亚(Tom Moore)爵士因新冠肺炎而去世。 摩亚的女儿汉娜(Hannah Moore)发表声明宣布父亲离世的消息,又形容父亲在世最后一年的事蹟卓越不凡。 摩亚的女儿表示过去几周父亲曾接受过肺炎治疗,上周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1月31日,因呼吸困难而被紧急送往医院救治。 英国女皇对摩亚的家人致上私人慰问。白金汉宫发言人表示,女皇去年非常高兴能和二战老兵摩亚上尉及他的家人在温莎城堡会面,她将怀念摩亚上尉对全英国及全世界带来的鼓舞。 英国首相约翰逊发声明赞扬穆尔是真正英雄,“他不只是全国的精神象征,同时也是全世界的希望灯塔。我们的心与他女儿及家人同在。”他又下令首相府下半旗致哀。 为抗击新冠疫情,摩亚去年曾在网络上发起在家中花园行100圈筹款项目。他最初只是计划筹集1000英镑捐献给国民保健服务(NHS)医护人员,但他的行动获得了民众的大力支持,最终筹款达到3300万英镑。英国女皇伊丽莎白二世去年7月为摩亚封爵。

多倫多ICU醫生:一半染疫者死亡 包括不少年輕人

【加拿大都市网】多伦多一名深切治疗医生表示,在他处理过的新冠病人中,约有一半不治,不少较年轻的病人都死于疫下,他相信这疾病将会像感冒一样长存,不会消失。  内科及深切治疗专家施彼格尔曼(Jamie Spiegelman)医生任职的汉伯河医院(Humber River Hospital)位于多伦多西北区,是全国疫情最严重的地区之一。他形容自己需用上毕生所学,来应付新冠疫情。“这个疾病令我深深感受到,我受过的训练,以及当初决定投身医学界,都因为这次疫情,在此时此刻充分发挥作用。”  加新社报道,施彼格尔曼处理过约150名新冠病人,当中约一半不幸病逝。与一般人所想的不同,他看见不少30至40多岁、较为健康的病人,不敌新冠病毒。“我们已用尽一切方法抢救,但看见一些年轻人仍死于疫下。不幸地,这是一个我们尚未完全了解的疾病,有些人的病情,就是崩塌下来。”  施彼格尔曼自言,这一年来,他学会了很多,亦认识到新冠会对肺部以外的许多器官造成损害,最普遍者是由心脏骤停及脑炎造成。还有,肾衰竭是个不祥的信号,显示病人步向死亡,当病人需要洗肾,死亡机会便会大增。  根据他的临床经验以及院方资料,在汉伯河医院的新冠病人中,约有一半没有病征及大碍,约35%出现像感冒般的症状但不需留医,另外约12%需要留医但不用接受深切治疗;余下的3%,病情十分严重。  施彼格尔曼说,他观察到一些现象,但暂时不知道是因果性还是关联性的关系。例如,一些年轻和肥胖的病人情况较差,也有一些本身有糖尿病、高血压、心脏病、肾病或哮喘的病人,要进入深切治疗部。据医学文献所指,孕妇也是高危族。他相信,病情的严重性也受到遗传因素影响,在部分个案中,一些家庭成员病情严重,但同一家族中不同族裔的成员却没有那么严重。  “我们从第一波至第二波疫情中发现,病人的肺部受到严重损害,在供氧方面非常难以处理。”他说,在新冠出现之前,从未见过病人体内的含氧量跌得那么快,有时只消30秒就进入心脏骤停。医护人员已学会分秒必争,更迅速地为病人插喉。 施彼格尔曼预期,新冠将不会消失。“我相信这疾病最终会像感冒一样,年复年地出现,成为我们工作的一部分。”但在抗疫战中,医生也取得一些成功,例如在处方类固醇后,死亡率降低了25%,供应纯氧有助减轻四分一深切治疗部的病人,其余的75%由呼吸机协助。施彼格尔曼形容,新冠就像电影《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剧情,有些英雄死去,有些幸存。  “我们应当乐观面对,社会将会生存下去。”施彼格尔曼也不忘保持幽默,打趣说,“很明显,医生的饭碗现在稳了。我们知道,没有人再会开除医生的了。” V20

教宗私人醫生因新冠病毒引起併發症死亡

教宗方济各的私人医生,据报因为感染新冠病毒引起并发症死亡,终年78岁。 梵蒂冈报章报道,78岁的教宗私人医生索科尔西(Fabrizio Soccorsi)于上月26日,因为身体不适入院,其后死亡,据报他是死于感染新冠病毒而引起的并发症,暂时未知他上一次是何时与教宗有直接接触。 据了解,索科尔西从2015年开始担任教宗的私人医师,这段时间都在医院治疗自己的癌症。 另外,教宗方济各早前接受访问,表示梵蒂冈本周开始展开注射疫苗计划,他已经预约注射时间,呼吁所有人都应该接种疫苗,形容是一种道德选择,攸关着自己和他人的性命。他又批评拒绝接受注射的人,等同抱有自杀消极主义,不认真看待自己的健康和人生,以及其他人的生命。

比利時染疫不治人數破兩萬 過半人死於安老院

比利时卫生部官员表示,境内感染新冠肺炎的死亡总人数今天超过2万人,其中超过一半死亡人数来自安老院。 比利时人口1150万。国家卫生研究院表示,从疫情爆发以来,总计有66万2694人确诊,2万38人不治。根据法新社统计,比利时将冠状病毒检测呈阳性反应者的所有死亡人数计算在内,因此成为世界上染疫死亡率最高的国家之一。另外,当局表示,养老院染疫病死人数在去年12月18日达到1万270人。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则曾在上个月指控当局“遗弃”养老院。 在第一波大流行期间,比利时国家卫生研究院通报每天超过250人不治,去年4月8日创下单日322人染病死亡的最高纪录。染疫死亡数据在夏天有所改善,但在10月再次上升,11月10日死亡人数达218人。上周通报的平均死亡人数为每天58人,确诊人数约1780人。比利时在本月5日开始接种疫苗。

恆福護理院死亡增至73人 安省最嚴重

安省士嘉堡恒福护理院疫情持续,死亡人数增至73人,病例总数达到188宗,成为省内疫情最为严重的护理中心。 在第一波大流行期间,位于安省皮克灵(Pickering)的Orchard Villa护理院录得70宗死亡病例,可是现在恒福护理院的死亡人数已超过。去年4月,本国军方派出军人到Orchard Villa协助抗疫。省新民主党士嘉堡西南选区省议员杜莉(Doly Begum)批评省政府迄今的应对方法,更指出容许可预防的死亡是不负责任的。 杜莉指出,在包括士嘉堡在内的长期护理院爆发第一波疫情之后,大家确定了多种解决方案,但是卫生厅完全忽略。她表示,希望能雇用一万个员工来解决部分问题,例如院友脱水和营养不良问题。两周前,杜莉也一直在呼吁军方和红十字会介入。 暂时接管恒福护理院的北约克全科医院((North York General Hospital)周二发表声明,表示自去年12月疫情爆发以来,恒福护理院的人手已有所增加,包括护理、清洁、饮食和其他人员。声明补充道,在医院介入之前,恒福护理院疫情传播已相当严重。 星岛综合报道

安省護理院疫情惡化 24小時再多49人死亡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感染新型冠状病毒人数超越20万人,过去24小时,新增确诊感染人数达3,266人;长期护理院疫情转差,住客染疫死亡增47人,护理人员死亡增2人,至10人,是有纪录以来,护理院护理人员首次录得双位死亡数字。 安省卫生厅长叶丽雅表示,3,266宗新增病例中,多伦多占805宗,皮尔区占523宗,约克区占349宗,温莎-Essex占208宗,滑铁卢占206宗。 截至周三(6日)早上,安省整体感染人数已超越20万,至200,626人,染疫死亡4,767人。 住院患者进一步增至1,463人,接受深切治疗的患者亦增至361人,246人需要使用呼吸机。 爆发疫情的长期护理院回升至220间,住客感染再多83人,至总数1,180人,染疫死亡增47人,总数为2,877人;护理院护理人员染疫增61人,至总数1,162人,死亡增至10人,是有纪录以来首次录得双位死亡数字。 男性再多1,563人染疫,女性增1,694宗新病例;年龄在19岁或以下增461宗新个案,20至39岁增1,239宗,40至59岁增935宗,60至79岁增447宗,80岁或以上增189宗。 安省实验室于过去24小时进行了51,045个样本检测,等待作初步检测的样本增加15,679个,至总数55,484个,安省至今共进行了8,229,150个样本检测。 (网上图片) T02

士嘉堡恆福護理院 新冠死亡增至60人

(■士嘉堡恒福护理院) 第二波新冠疫情爆发后,大部分为华裔院友的士嘉堡恒福护理院情况令人焦虑,至昨日为止共有60名院友因新冠离世,关注前线护理人员及院友权益组织,强烈呼吁联邦及省政府,应安排加军介入接管该护理院,协助制止疫情续于院内一发不可收拾,昨到院外示威市民称若省府不当机立断,恐噩梦难以消退。 加通社报道,安省第二波新冠疫潮感染者屡创新高,出现疫情大规模爆发的士嘉堡恒福护理院,院内情况似乎愈见严重;现时接管院内护理工作的北约克全科医院,昨日公布该院已有60名院友因新冠疫情离世。 有关注该院情况的病人及医护组织坦言,北约克全科医院在圣诞节接管该院舍后,疫情未见改善,认为省府卫生厅应马上向联邦政府求援,要求立即派出加军介入接管该护理院,尽早控制院内蔓延病疫,避免更多前线护理员及院友染疫,不要让院内情况失控。 昨天一批关注前线医护人员及病人权益组织人士,到位于麦尼高路1020号的恒福护理院外示威,呼吁省府立即挺身做事,拯救院内长者及护理人员。 前线医护吃紧 应列战时状态 安省健康联盟行政总监梅拉(Natalie Mehra)扬言,要求军队进驻护理院舍,并不是联盟一直以来提倡的做法,然而现在恒福护理院内的紧急情况,应列为战时状态,派遣军队接管或许是短期解决问题的其中一个最佳选择。她形容当省民这边厢每天见到确诊者与死亡数字创新高,那边厢又眼看多间长期护理院舍疫情蔓延迅速,危害院内工作的前线护理员及院内长者们性命,认为省府不能再坐视不理,应当机立断,寻求联邦政府援助,保护院舍内相关人士的健康安全。 其母亲在身处瑟顿镇(Sutton)一间长期护理院的Maureen McDermott,昨日特地到恒福护理院外声援示威,她称完全能感受到被困于恒福护理院内院友的家属心情。 接管医院称情况渐获控制 她说作为院友家属,每天最害怕是听到今天有多少人死于新冠肺炎,有多少人受到感染,甚至害怕接到院舍打来的电话,怕告知自己亲人遭遇不幸。她认为卫生厅长、主理长期护理服务的厅长甚至省长,应该探访一下爆疫院舍,了解内里实际情形,并不是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据接管恒福护理院的北约克全科医院,昨日公布该院舍最新情况称,院舍现今新冠确诊者中,院友约有69人,护理员约有39人,所有确诊前线护理人员均已返家隔离。医院方相信恒福护理院内的新冠疫情已逐渐受到控制,昨天该院内已连续3天,没有任何院友及护理员有受感染的新个案,显示院内控疫渐见曙光。 华裔公开信致省长 促加军支援护理院 有华裔市民向省长福特发公开信,就恒福护理院爆发疫情,要求省府及联邦政府采取行动遏制疫情。信函内容如下: 新年好!感谢福特先生为全省的抗疫工作所付出的努力! 然而爱静阁的居民们是在恐惧中度过圣诞和新年的。 恳请您马上支援拯救我们的前辈,住在恒福护理院(Tendercare Living Centre)的长辈们和护理员工们需要你马上的支援,以停止我们当中更多的人将会失去亲人。 这些是我们的母亲和父亲、祖母和祖父、姑姑和叔叔,他们年轻的时候在爱静阁区工作打拼,养育子女,他们的晚年生活理应得到保障!从年初3月爆发现疫情9个月时间,社区公职人员在忙什么呢?我们错失最好的援助阶段,以致疫情已经使122名居民和56名工作人员患病。 9个月期间,52位(已增至60人)我们的亲人长辈就这样没有尊严的离开我们,他们走的时候,痛苦、孤独、无助;家人都不在身边,这是怎样的痛啊!您也是今年初刚刚失去母亲的人,您知道我们亲人离去的伤痛! 何况我们的长辈在这么没有人道关怀中痛苦孤独的离去! 疫情如此严重,这么多需要帮助的弱势群体,我们的前辈在痛苦无助的等着你们的救助! 我们恐惧:如果不采取进一步行动,情况变得更糟。请您停止等待,马上安排提供所需要的帮助: 我们需要更多的监督; 我们需要更多专业人员;给一线人员增加补贴,增加人手,减少工作量和工作时间。 病毒在老人院中的传播方,显然缺乏对如何应对爆发的培训,需要更多护士来关怀照顾老人。我们需要知道我们的家人每天的情况; 请求加拿大联邦支援,以及军方和加拿大红十字会的协助,遏制疫情,尊重生命。 星岛讯

以色列再有長者接種輝瑞疫苗後死亡 全國第二宗

据以色列传媒报道,该国一名88岁老翁在接种辉瑞新冠疫苗数小时后死亡。这是以色列第二宗接种新冠疫苗后死亡的案例。 报道指,这名88岁老翁接种新冠疫苗后,在耶路撒冷一家医院内去世。医生在一份声明中称,该名患者之前已存在严重的健康问题。作为以色列大规模接种计划的一部分,该男子于周二(29日)下午接种了第一剂辉瑞新冠疫苗,随后在家中倒下。 早前,以色列北部一名75岁老人接种辉瑞公司生产的疫苗两小时后,死于心脏病发。以色列衞生部称,未发现事件与疫苗接种有关。

41歲候任美國國會議員感染新冠離世 成國會首宗

美国《国会山报》12月30日消息,美国路易斯安那州当选众议员的莱特洛(Luke Letlow)因感染新冠肺炎去世,终年41岁,是第一位染疫过世的国会成员。 路易斯安那州州长爱德华兹(John Bel Edwards)透过Twitter证实莱特洛的死讯。他表示自3月以来,该州已经有超过7300人死于新冠肺炎,他已下令在莱特洛的葬礼当天悬挂半旗。 共和党籍的莱特洛,12月5日拿下第2轮选举,赢得路州第5选区众议员席次,原本再5天就将宣誓就职。 莱特洛是在12月18日在Twitter贴文公布自己确诊的消息,此后不断询问有谁可以捐血浆帮忙治疗;12月23日,他的助理在他情况恶化后,透过他的社交平台说他已住进深切治疗病房。 已婚的雷特洛育有两的孩子,目前不清楚他的家人是否也感染。

華裔女子父親死於新冠 促恆福院護理院增透明度

(■■爆发疫情的士嘉堡恒福护理院,院内长者处境引起各界关注。网上图片) 士嘉堡恒福护理院(Tendercare Living Centre)爆发疫情后,院内长者处境引起社会各界关注;本报昨日访问一名住客家属,讲述她年迈父亲周先生在院内曾验出新冠阳性,起初病征轻微,但后来情况急转直下离世;周小姐质疑院方不理会其父病征轻微且一天天好转,仍将他置于4人一组隔离房,父亲在不能与家人联系,处于与世隔绝状况、情绪失落下拒绝进食,最终送到医院数天后过身,家人不满护理院处事欠透明,呼吁外界多关注院内长者实际情况。 周女士的95岁父亲多年来居住在士嘉堡维园大道夹麦尼高大道附近的恒福护理院,院内在本月中爆发新冠疫情后,带走了至少43位长者的生命,周爸爸是其中一人,周家今天为父举殡,家人对父亲之死充满疑问,质疑当中是否出了什么差错。 周女士昨天接受本报访问,谈到居住在恒福护理院的父亲,由被验出新冠阳性后至在士嘉堡慈恩医院逝世的10天期间,家人所经历与了解到的事,希望院方能为处理院内长者的安排,给受影响家属一个说法与解释。 她表示护理院在本月8日,曾为周爸爸等长者进行新冠病毒测试,当时父亲检测结果呈阴性;至14日当天再进行检验,当晚院方致电她称,周父出现轻微发烧,不过很快便退烧,当时未知是否与新冠有关。 至15日其父检测结果呈阳性,院方称其父已没有病征,周女士说其父有慢性阻塞性肺疾病(COPD),不时会有两声咳嗽,周致电院方查问父亲状况时,得知父亲当时身体状况几好,据了解是一天好过一天。 她说当天也有致电父亲房间的电话,父亲声如洪钟,更向她说:“我(周父)知道如何保护自己,让自己健康,要多饮水。”更向她打趣说自己不儍。 反对搬至四人房隔离不被理会 至17日当天早上,一名社工致电周小姐称其老父需被隔离,要由2人房搬到4人房隔离,周女士表示反对,认为父亲既有好转又无严重病征,只需将与父亲同房的另一华裔老翁搬离便可,周小姐的女儿更写信予院方表达意见,但一名自称是政府派到该院处理疫情的负责人,向周女士的女儿称要将其外祖父搬走,她女儿询问若搬到隔离房会如何等详细情况时,该负责人说她是临危受命,什么都不清楚。 院方在17日没有将周父转到隔离房,至翌日(18日)早上,周小姐再致电周父房间的地线电话,且与老父倾谈,父亲表示刚吃过早餐,心情还好。 在当天下午院方通知家人已将周父搬到4人隔离房,周小姐说其父本来所住房间,家人为他设置了地线电话及电视,搬房后所有设施都没有了,家人与老父断绝了联络;在家人拜托下,社工为其父拍了照片,发送给家人,相中老父笑容满面,精神不错,社工告诉家人周父情况很好。 搬到隔离病房等同与世隔绝 周小姐称自院方将老父搬到隔离房后,家人连电话也不能接通,至19日早上院方致电家属,称周父拒绝进食,心情恶劣,周小姐欲寻求营养师入护理院内了解情况,但当天是周末没有营养师上班,家人于是带着全家福照片及信函,交给院方,著其带给父亲作为鼓励,并劝他进食。 在20日早上护理院再致电家属,称周父身体极为虚弱,需送院治疗;院方在当日下午将周父送院,周女士声称没有告知家属去了哪一间医院。 周小姐说家属在当日下午接到慈恩医院一名医生通知,称周父送到医院治疗,家属问医生周父有否新冠病征时,所得的信息是周父没有任何相关病征,而是肾功能差,需要注入氧气。 周父最终于23日凌晨4时左右病逝。 称父染新冠非致命 疑因隔离情绪低落 周女士向本报表示,家人对父亲在本月14日至20日在护理院内,院方处理没有新冠病征或病征逐渐好转的住客时,是否应按照长者不同状况作出适当处理,一些无病征或病情好转的长者,应否要将他们与一些病征严重者,放在同一间隔离房居住,周女士质疑院方做法合适与否。 周女士称父亲没有手机,只依靠房间内家人安装的地线电话与家人倾谈联络,自今年3月中起,家人不能入院探访,也是用地线电话与父亲联络,而父亲每天最大娱乐是看电视。 但被院方搬到隔离房间后,地线电话及电视都未能搬到隔离房间,其父与家人通讯完全被割断,她深信父亲未必因新冠病征死亡,因为医院方面在父亲留医期间向周小姐说,周父没有呈现新冠病征;周女士怀疑父亲可能是被搬到隔离房间后情绪失落,不能与家人通电话,故不想进食,引致身体机能出问题致死。 周小姐称据其所知,自14日开始该护理院内不论是长者抑或工作人员,染疫数字暴增,令每更次的护理员数目锐减,护理员有些不愿上班,有些需在家隔离不能上班,令院内长者情况更堪虞。 她感到护理院在处理院内长者欠缺透明度,即使家属致电追问也无人接听电话,家属又不能入内了解,令家属心急如焚,家属对护理院如何处理疫情,可说是一无所知。 谈到周父由14日至23日之间的10天身体状况发展,作为女儿的有何感受时,周女士形容父亲即使被验出新冠阳性,也是抱着乐观态度面对,她也每天三数次致电父亲,了解其身体状态,感到父亲应该不会因而受害,但情况在其被搬往隔离房末急转直下。 未来不排除诉诸法律 当家人被告知其身体状况欠佳不愿进食,要送往医院时,家人感到震惊,认为护理院应该告知家属,其父亲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冀院方给家属一个解释。 问到下一步会否与有同样经历的该院舍家属一同诉诸法律,周小姐称不排除此想法,希望能找到其他有同样经历的同一院舍家属,了解各自情况。 周小姐称希望借着父亲的个案,将院内长者情况告知公众,她称省府经常呼吁家属要与护老院内的长辈通话,但情况是家属很想与护老院内的长辈通话聊天,却处处碰壁,长者愈来愈孤独,心情低落,结果令长者更陷入更凄惨情境地,希望省府与社会各界知道恒福护理院情形。星岛记者报道

快報!著名鋼琴家傅聰感染新冠在英國逝世

据奥地利音乐频道消息,钢琴家傅聪因感染新冠于今天在英国逝世,享年86岁。据悉,傅聪是中国最重要的钢琴家之一,有“钢琴诗人”的美誉,为钢琴事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其父亲是著名翻译家傅雷。 12月27日,傅聪被爆出确诊新冠。他的学生、英国皇家音乐学院教授孔嘉宁在朋友圈发文透露:“傅先生已经住院两周,希望他能挺过来。” 钢琴家李民铎也称其情况不太好,医生们一直在给他用氧气。但是当时傅聪并没有进重症,也没有上呼吸机,而且医生也说他的身体机能不错,没想到才过去两天不到,傅聪先生就骤然离世,真是世事无常。(网易新闻)  

加拿大新冠相關死亡 突破1萬5千人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的新冠肺炎死亡数字加上魁北克省37宗新病例,已打破15,000关口。 最近数据显示, 15,001名加拿大人染疫而死。 魁省卫生人员说,最新的37宗死亡病例,其中7人在过去24小时不治,27人在12月 21日到 26日期间病逝,另有3宗死亡日期未知具体情况,累计死亡人数已逾8千人。此外,魁省今日公布有2,265宗新病例。 今天是安省圣诞补假,省府暂停公布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最新数字。安省昨天公布单日有2,005宗新增病例,乃连续13天处于两千宗以上,但略为回落。省内累计17万1千4百多人确诊。 安省是全国染疫死亡人数第二高的省分,紧随其后的是亚省。 根据12月27日的数字,自3月以来安省手和亚省的染疫死亡人数为4377人和890人。 加拿大新冠肺炎死亡数字已超过15,000人,当局周日报告,再有两个地区出现变种新冠病毒株,染疫者在渥太华和温哥华岛。在英国最先发现的变种病毒株,多伦多以东杜咸地区周六录得两宗病例。 (图片:加通社) T10

緬省新冠死亡總數290人 其中一名不到10歲男童

(■■缅省新冠病毒死亡总数达到290人。CBC) 缅省周六宣布新增10名新冠病毒死者,其中一名是不到10岁的男童。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该名属温尼辟卫生局辖区的男童,成为缅省迄今最年轻的新冠病毒死者。 缅省周六报告新增487宗新冠病毒病例。 据缅省资料,周六新增的10名死者中,5名和缅省已知的疫情爆发有关。其中包括一名70多岁男性和一名90多岁的女性,和Gilbert Plains个人护理院的疫情有关;一名80多岁男性和位于布兰登(Brandon)的Fairview Home护理院的疫情有关;一名80多岁女性和温尼辟的Heritage Lodge长期护理院疫情有关;一名90多岁的男性和温尼辟的Park Manor Care护理院疫情有关。 其余的死者中,两名分别为60多岁和80多岁的女性来自温尼辟卫生区,一名60多岁的男子来自Interlake-Eastern卫生区,一名80多岁女性来自南部(Southern)卫生区。缅省新冠病毒死亡总数达到290人。缅省周六的5天滚动平均测试阳性率为14.2%。温尼辟为13.9%。 缅省确认的新冠病毒病例总数为16,118例,其中6,804例被认为已经康复。另有9,024例仍被认为是活跃病例,但因子据输入滞后,或有出入。星岛综合报道

為什麼全球來看新冠死亡率在下降?

  可能的原因有来之不易的救治经验、患者的人口统计特征变化、资源挤兑的减少——但是,没有人知道这种改变能持续多久。   如果说世界上许多地区的疫情是一波接着一波,那印度金奈就是经历了六个月的疫情“洪灾”,Bharath Kumar Tirupakuzhi Vijayaraghavan说。Vijayaraghavan是一名重症监护医师,他所在的阿波罗医院(Apollo Main Hospital)从来没有发生过资源挤兑,但一直忙不过来。虽然新冠肺炎患者数量从10月中旬以来有所下降,但Vijayaraghavan担心10月20日开始的节假日会造成影响,他还担心公众遵守卫生措施的自觉性日益放松。“所有人都累了,”他说,“这成了一个永不结束的医疗问题。”   他能看到的一丝曙光是他们重症监护室的病死率在不断下降。4月时,他们重症监护室里高达35%的新冠肺炎患者和约70%的使用呼吸机的患者都去世了。如今,这里的新冠肺炎患者死亡率下降到了30%,而使用呼吸机的死亡率也降到了45-50%。“这本身就令人感到欣慰。”Vijayaraghavan说。   全球各地都出现了类似的情景。Charlotte Summers是英国剑桥大学的一名重症护理医师,她说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NHS)的数据显示,死亡率出现了下降。美国匹兹堡大学的重症监护医师Derek Angus说,他们医院的统计团队也发现了死亡率随时间下降的趋势。“毫无疑问,我们注意到了死亡率在下降,”Angus说,“所有条件保持不变,病人活下去的机会增加了。”   其中的原因尚不完全清楚。新冠肺炎已经感染了全球5000多万人,夺去了120万人的生命。目前为止,治疗这种疾病并无灵丹妙药或最新技术,治疗策略也没有重大进展。患者的人口统计特征发生转变可能是生存率增加的原因之一。在许多医院似乎能明显看到,医生对新冠肺炎的医治越来越到位,尤其是在医疗系统不再不堪负荷的情况下。不过,这些进步可能会被全球范围内病例数量的增加所抵消。   Vijayaraghavan将他们医院的死亡率下降归功于来之不易的救治经验、对类固醇的使用更加熟悉,以及不再尝试未经证实的药物和方法。   荷兰阿姆斯特丹大学医疗中心的重症监护医师Marcus Schultz表示同意,并指出医生要经过一段时间才会发现标准治疗其实是最有效的手段之一。“在半年的时间里,我们重复了过去20年对急性呼吸窘迫的研究,”他说,“我们把所有的都重复了一边,然后结果全都是一致的。”   数字统计   研究人员很难计算出新冠肺炎死亡率是否真的在下降。计算过程非常复杂。病死率取决于检测:比如,如果一个国家只检测重症患者,病死率就会比开展大面积无症状检测的国家高许多。如果收治患者的人口统计特征随时间改变,那么重症监护室的病死率可能会造成误导。比方说,随着疫情的持续,许多医院报告的年轻患者比例有所升高。   分析这些差异需要非常详细的数据,但在许多国家都很难获得,这也让美国达特茅斯学院的经济学家Andrew Levin很无奈。“我们还是没能拿到科学家和公共卫生官员需要的数据。”他说。   由此一来,研究人员需要花一些时间来确定每例新冠病毒(SARS-CoV-2)感染所对应的死亡人数是否真的在下降,尤其是老年群体,美国华盛顿大学的流行病学家Ali Mokdad说。Mokdad和他的同事一直在监测全球数据,尤其是美国和欧洲的数据。他说,一项包含美国医院协会数据的临时分析显示,如今每例感染对应的病死人数可能已经下降了20%。   重症监护医师指出,治疗方法已经改进了,只是有时候不易察觉。Vijayaraghavan等人认为这来自于思想的转变。在疫情早期,新冠肺炎被认为是一种骇人的新东西,医生可以在紧急情况下使用未经验证的干预方式来救治患者。“不幸的是,许多一开始的讨论被一些‘噪声’搞得更复杂了,包括说这种疾病如何不同,如何前所未见,”Vijayaraghavan说,“这种干扰其实弊大于利——我们当时可能都要走偏了。”   Summers提到了人们对羟氯喹的狂热——一些初步研究显示,这种疟疾药物或能帮助治疗新冠肺炎。这种可能性让人们对羟氯喹趋之若鹜,虽然没有能证明其有效的强烈证据,但一些医生和政客还是大肆鼓吹这种药物。到了6月,英国的一项大型研究显示,羟氯喹对新冠肺炎住院患者没有效果。与此同时,这项研究和其他研究还发现,羟氯喹可能会对一些患者造成伤害,特别是心脏受损——与抗生素阿奇霉素联用尤其危险。自那之后,研究人员开展了数百个羟氯喹临床试验,浪费了本来可以用在别处的资源和力量,Summers说。“对住院患者来说,羟氯喹没用,”Summers说,“至少我们可以少担心一件事了。”   追逐奇迹   重症护理医师提到了早期人们对细胞因子大量产生的担忧,这些细胞因子能让部分新冠肺炎重症患者的免疫系统更加活跃。这种现象被称为“细胞因子风暴”,它引起了人们对使用靶向疗法抑制免疫反应的兴趣。Vijayaraghavan说,印度的一些医生开始用托珠单抗来治疗新冠肺炎,这种抗体能阻断细胞因子白介素-6(IL-6)的活动。他说,但这可能会令患者更易受到其他感染,这在耐药菌常见的地区是一大风险。   自那以后,其他研究也显示,虽然某些新冠肺炎重症患者的IL-6水平会较健康人或轻症患者更高,但和其他急性呼吸窘迫患者相比并不算高。几十年来,研究人员一直在寻找能针对性地抑制危重症患者免疫系统的方式,但并没有成功,Angus说。“过去二三十年里,我们未能在阻断细胞因子风暴的疗法上取得进展。”   部分研究证实了Angus的消极看法。美国一项针对另一种IL-6阻断剂——沙利鲁单抗(sarilumab)的实验宣告停止,因为药物未能显示出任何益处,而对托珠单抗的一项研究也发现其对新冠肺炎的死亡率并无影响。英国正在开展的一项托珠单抗大规模随机、对照临床试验预计将在12月底之前取得结果,Summers说。   相比靶向性更强的药物,用类固醇从整体上抑制免疫系统已经被证明能降低新冠肺炎重症患者的死亡率。6月16日,英国的RECOVERY试验发现了一种名为地塞米松的类固醇药物,或能将需要吸氧或呼吸机的新冠肺炎患者的病死率最多降低三分之一。(但Summers也提醒,尚无研究显示地塞米松对不需要吸氧的新冠肺炎轻症患者也有效果,可能因为它会削弱机体对病毒本身的防御。)   当时,一些重症监护医师已经在给危重症患者开低剂量的地塞米松了,这是他们治疗急性呼吸窘迫的标准疗法,但是它的安全性依然存在争议。RECOVERY试验的结果鼓励更多人使用地塞米松,但使用剂量很低,所以感染没有增加,Vijayaraghavan说。   迄今为止,类固醇是唯一被证实对新冠肺炎死亡率有巨大影响的药物。“病情较重的人应该用类固醇。”Angus说,“其他的都有风险。”   瑞德西韦(remdesivir)是美国加州的吉利德科学(Gilead Sciences)公司研发的一款抗病毒药物,在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一项研究中被证明能缩短住院时间。世界卫生组织随后开展的一项实验发现,这种药物对死亡率的作用其实很小,甚至没有,但美国食品药品监督局还是在10月22日批准其作为新冠肺炎的治疗药物。   其他数百种新冠肺炎疗法也在测试中,但许多正在进行的试验规模太小,无法快速得出强有力的结果。其中,进度最快的包括针对新冠病毒抗体的研究,包括纯化抗体——可以单独给药也能混在鸡尾酒疗法中,或是从康复者体内提取的抗体含量较高的血浆。   由于患者能在临床试验之外获得各种治疗,美国康复者血浆研究的进展也受到了限制,但英国的RECOVERY试验希望能从今年的一项大规模随机、对照试验中获得该疗法的数据。同时,印度一项针对464人的开放标签研究发现,康复者血浆不能防止新冠肺炎患者从轻症向重症发展,也不能减少死亡人数。   纯化抗体测试也在进行中,比如针对纽约生物技术公司再生元制药(Regeneron Pharmaceuticals)生产的两款抗体的混合物——美国总统特朗普就使用了这种药物。这些测试主要关注新冠肺炎的轻症患者。尽管特朗普声称这种药物能“治愈”,但针对这种鸡尾酒疗法的大规模临床试验尚未结束,也没有证据表明它对新冠肺炎的死亡率有任何影响。   面向轻症患者的部分研究显示,使用这些抗体治疗可以减少住院人数。但在10月,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在发现没有治疗效果后,终止了在新冠肺炎住院患者中使用印第安纳州制药公司礼来(Eli Lilly)生产的一款抗体药物的试验。再生元制药面向重症患者的抗体鸡尾酒疗法试验也停止了入组。   研究人员还在摸索是否能给患者使用更高剂量的抗凝血药,或在感染早期就给药——这些血块是新冠肺炎一个出人意料的特征。   Angus希望能有研究测试这些药物联合使用的效果。他是REMAP-CAP(针对社区获得性肺炎的随机、嵌入式、多因素、适应性平台试验)的一名研究员,这项试验覆盖19个国家的260个地点,旨在增加或剔除一些疗法。“比如,瑞德西韦可能在使用类固醇的情况下效果更好,”他说,“我们需要能同步随机测试多种药物的试验。”   回到根本   一些重症监护研究员不太相信存在某种非常有效的药物,他们指出,为急性呼吸窘迫寻找“灵药”的数十年尝试都以失败告终。“除了疫苗以外,我认为决定不同结局的因素包括其他为患者供氧或换气的方法。”   在疫情初期,一些新冠肺炎患者的病情迅速恶化引起了医生的警觉,加拿大大学卫生网络(University Health Network)的重症监护医师Eddy Fan说。“如何才能最好地控制好局面,存在很多未知,”他说,“因为病人可能很快就不行了,当时的想法是尽快给他们用呼吸机和呼吸管,防止病情恶化。”   回过头看,临床医生可能有点操之过急了。Schultz记得他曾让患者放下手机,好给他们用呼吸机——但需要上呼吸机的人一般是打不动电话的。随着医生能够更加自如地治疗新冠肺炎,许多人意识到过早使用呼吸机是没有必要的,Fan说。   遗憾的是,公众开始担心呼吸机本身会带来伤害,Summers说。现在,她说,如果你向家属建议给他们的亲人用呼吸机,家属会不满,即使已经没有其他合适的方法可以供氧。“你听到的说法是,呼吸机会杀人,”她说。“那真是帮倒忙。”疫情中死亡率最低的NHS医疗中心都使用了呼吸机,只不过没有过早使用。他们按照标准流程,在该用的时候用了呼吸机,Summers说。   根本上说,Summers和其他人将死亡率的可能下降归因于对标准医疗操作的坚持,而不是医疗进步。“都是一些细节。”Angus说。   这或许意味着,将死亡率控制在低水平的关键,可能是遏制病毒传播的措施。新加坡的新冠肺炎死亡率处于全球最低水平,对此,亚历山大医院的重症监护医师Jason Phua认为新加坡的成功之处是它抑制住了病毒传播,让医院不会发生资源挤兑。来自武汉的早期报告显示,使用呼吸机的新冠肺炎患者的死亡率接近97%,他说。在新加坡,重症监护室的死亡率一直没超过15%。“我不觉得是因为我们用对了药,”他说,“我认为是因为其他地方发生了医疗资源挤兑。”   疫情之下,许多医院快速增加了重症监护床位,但这需要向其他科室借调医护人员。一段时间后,这些医护人员逐渐熟悉了重症监护流程,学会了发现患者病情加重的征兆。医院也了解如何将具有重症危险因素的患者进行分诊,让他们接受更密切的医疗观察。   根本上说,将新冠肺炎死亡率降低10-20%像是重症监护室的一次巨大胜利,Levin说。但现在的死亡人数依然相对过高,尤其是在老年人中,80岁以上老年人的病死率接近30%。与此相比,他认为遏制病毒传播才是减少新冠肺炎死亡人数的最好办法,“在宏观层面上,从公共政策的角度上看,我们要说,‘让我们确保七八十岁的老年人不被感染。’ 来源:Nature自然科研

多倫多新冠死亡創第2波疫情以來新高

【加拿大都市网】多伦多于过去24小时录得22人因感染新冠肺炎而死亡,这是爆发第2波疫情以来,染疫死亡人数最高的单日纪录。 多伦多医疗主任Eileen de Villa医生表示,22名死者中,21人是长期护理院住客;而年初疫情爆发至今,已有1,100名长期护理院住客因染疫死亡。 多伦多市长庄德利表示,最新数字反应政府应该采取进一步措施;他表示,de Villa医生提出的限制建议,预期很快会见效。 庄德利强调,数字反映疫情发展的方向错误;他呼吁:“市民应记着,每1个死亡数字,是代表1个人,1个多伦多人,而非单单1个数字”。 多伦多目前的感染阳性率为6.2%,低于省府定下的10%分界线;但庄德利强调,感染阳性率一旦超越3%,已经响超警号。 数据显示,多伦多的病毒正在年轻人群中传播;de Villa医生表示,年龄介乎14至17岁的年轻人,感染阳性率为7.5%,18至23岁的年龄层人士,感染阳性率更高达8.2%。 安省政府于周三(18日)早上公布多伦多于过去24小时新增410宗病例,de Villa医生于下午更新这数字,表示实质新增感染人数应为445人,其中191人正留院,44人更要接受深切治疗。 她又表示,市民不应与不同住的人士接触,因目前存在颇大社交风险,可能在不知情下感染病毒。 另外,庄德利表示,家长应确保子女放学后不与朋友交往,或到购物商场,且要劝服子女,在未来数个月要十分小心。 庄德利亦呼吁雇主,应加紧采取行动,让员工在工作场所能遵守公共卫生措施。 (图片:CBC) T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