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3年02月01日 星期三 00:42:52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29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新型冠状病毒

稱染新冠令飛機折返 惡作劇男被控行為不檢

一架载有243位乘客,由多伦多飞去牙买加旅游胜地蒙特哥湾(Montego Bay)的西捷航空(WestJet)航班,因飞机上一男子声称他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导致飞机紧急折返多伦多。警方经调查,初步认定该男子为恶作剧,他已被拘捕并被控行为不检罪名。 据多伦多Citynews报道,该航班周一上午10时起飞,飞行至目的地一半距离时,一男子起身告诉机组成员及乘客,他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航班因此紧急返回多伦多皮尔逊国际机场,该男子在机场被捕。 皮尔区警方表示,没有证据显示该29岁男子感染病毒,他将于3月9日在宾顿市(Brampton)出庭。 西捷航空就该不幸事件向受影响乘客致歉,周一有两个航班因此被取消。西捷航空表示,周二将分别有航班自多伦多及蒙特哥湾起飞,搭载受影响乘客。西捷航空也表示,机组成员按照应对传染疾病的方案处理该宗事件,包括将声称感染者隔离。综合报道

華裔教授研究新口罩 表面塗層能有效殺死病毒

(■■崔晓稙与鲁比诺合力研制新的技术应用于外科或防毒口罩。) 近日公众忧虑新型冠状病毒在本地扩散,而四出搜购口罩,令主要零售商售罄这些产品。有华裔教授兼研究员指出,如不适当使用口罩,反而会增加传播病毒风险。他领导的科研小组正在研制一种新口罩,表面添加一种盐涂层能有效杀死病毒,预料在未来12至18个月面世。 来自亚伯达大学化学及物料工程系生物医学工程师兼助理教授崔晓稙称,外科和防毒等类口罩,确实是目前最好的个人保护装置,但公众应该了解如何使用及其限制,否则可能在不知的情况下,散播如新型冠状和流感病毒。 他指外科口罩的问题是仅能提供保护,防止携带大量病毒的飞沫。但冠状病毒属呼吸道的病毒,也是可通过较细小的飞沫如气雾传播,所以N95或N99防毒口罩过滤细小飞沫更有效,但不及一般口罩的透气性,而且价格昂贵,对于一般公众并不是实际的方法。 病毒最长可停留在口罩一星期 崔晓稙表示,无论是外科或防毒口罩都不能杀死病毒,病毒能够停留在口罩数小时至一星期不等,若处理不当时,更容易传播在其他地方。 现时崔晓稙领导的研究小组获得全国性的非牟利组织美迪斯(Mitacs)资助,与该会的研究员鲁比诺(Ilaria Rubino)合力研制一种盐涂层,能够应用在外科或防毒口罩上,以便有效杀死病毒。当任何大小的液态水滴与涂层接触时,盐就会溶解在液体中并开始蒸发,过程中盐的晶体会生长并变尖来破坏病毒。 崔晓稙说,研究小组已经对三种不同的流感病毒进行系统测试,结果表明在这种涂层的口罩表面上,涂上的病毒在5分钟内已不能活跃,并在30分钟内被完全破坏。从这些结果所得,这种技术目前正投放在商业化过程中,预计在12至18个月内可以推出使用。 适当戴口罩六大要点 美迪斯研究人员鲁比诺是亚伯达大学化学与材料工程系的博士生,自2015年参与研究盐涂层口罩项目的主要成员。他说,通过此技术将会改善预防感染流行病,为公众的健康作出贡献。 崔晓稙提醒公众,在使用外科或防毒口罩要注意下列各点: -外科口罩需要每隔几小时更换一次,以保持有效性,人们应在每次使用后更换新的口罩。 -取下或处理口罩时,请小心不要触摸口罩本身;仅触摸耳套圈或带子。 -在处理口罩之前和之后,务必洗手。 -重复使用前,切勿取下口罩并将其存放在口袋或其他地方。 -使用前,请检查口罩是否有缺陷,如洞口或撕裂。 -确保面罩尽可能贴近皮肤,白色面朝内。

疫情無阻加拿大人出國游 行前最好備足葯

俗称“新冠肺炎”的新冠状病毒疫情令很多人放弃外游,但仍有不少人出外度假避寒。联邦统计局的调查发现,有超过200万人计划今年到异国他乡享受阳光。 启康药房药剂师王伟略(上图)表示,当新闻报道有新冠状病毒出现后,药房过千盒口罩及酒精消毒液、酒精和酒精抹纸,在一个星期内售罄。直至现在分销中心仍然缺货。上星期曾经有口罩返货,但也在短短一个小时内便售清。 民意调查机构Environics一项研究指出,有29%人在最近一次度假时,因为胃肠不适而影响行程,也有26%人知道有人在外游时患上严重疾病;但只有23%人出外旅游前会征询医疗专业人士的意见。 伤风感冒药傍身必不可少 王伟略表示,最常见的问题是临时抱佛脚,应该在出发前的6至8个星期便见医生,因为很多预防疫苗注射后,身体需要几个星期才能够产生足够抗体。一般最普遍需要注射的是肝炎针。 现时较为方便的是药剂师也有资格打针,民众只需要取得医生处方,便可以直接在药房接受注射,不必再预约时间返回诊所打针。 外出旅游地点的饮食卫生要注意。他说,有一些不必医生处方的药物,可以有效预防肚痛和腹泻,也可以准备一些肠胃不适时才服用的药物。晕浪药是最常被忽视的药物,即使平日不会晕浪,但如果身体状况欠佳便容易有反应。到墨西哥、热带地区或阳光与海滩,一定要准备防晒物品和蚊怕水。 他说,身处异国并不一定容易找到药房,因此傍身的伤风感冒药是必不可少,头痛和发烧是常见的小毛病,有药在手便不会延误行程,更要准备一些过敏药以防食错东西。 本报记者

加拿大未禁中國人入境 受到北京讚揚

美国、澳洲等国政府陆续宣布,禁止近期到过中国的外国人入境。对此,中国当局表示不满,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3日在例行记者会,特别点名美国反应过激,是在制造恐慌,又特别赞扬加拿大没有采取禁止入境的措施。 华春莹说:“美国政府迄今未向中方提供任何实质性帮助,却第一个从武汉撤出领馆人员,第一个提出撤出使馆部分人员,第一个宣布对中国公民入境采取全面限制措施,不断制造和散播恐慌,带了一个很坏的头。我注意到,加拿大卫生部长明确表示,加拿大不会跟随美国限制中国人,以及去过中国的外国人入境,认为禁止入境的做法没有依据,也不合理。这与美方的行为形成鲜明对比。” 至于加拿大派出的专机已经在越南等候中方批准落地许可,华春莹没有直接回答何时能批准,仅回答:“中方高度重视保护在湖北武汉的各国公民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积极采取有效措施,及时解决他们的合理关切和要求。对于撤离本国在武汉公民的国家,中方根据国际惯例,依照中方有关防疫规定,做出相应安排,并为此提供必要协助和便利。有关国家都对中方表示感谢。” 中国疫情严重,已超越2万人,而多国已进行撤侨行动,已撤侨的国家包括日、美、韩国、印尼、英国、法国、土耳其、德国、意大利、波兰等国。综合报道

安省密切監控29宗疑似個案 大多數曾到過湖北省

安省首席医官威廉斯(David Williams),和助理首席医官艾芙(Barbara Yaffe),昨天在省议会大楼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安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个案最新进展情况,指本省近日未有增加新的确诊病例,确认病例仍保持为3例。疑似病例总体而言增加的速度放缓。目前仍对29名疑似病人进行密切监控。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报道,截止到2月3日周一上午10时,安省共对108名疑似感染者进行了新冠状病毒检测,其中3人检测结果呈阳性,确认染病。这三人中有两人居住在多伦多,另外一人居住在安省伦敦市。其他接受病毒检测的人员中,有76人检测结果为阴性。3人推定为阴性,还有26人正在等待检测结果。目前卫生部门对最后这29宗个案进行严密跟踪和调查。艾芙表示,大多数接受调查的病案,都符合感染的基本特征,即当事人在过往14天内曾经前往中国湖北省,之后出现发热及咳嗽等病征。不过,也有少部分人是前往中国其他地区,之后出现了类似感染征状。 安省确诊维持3宗 她指那些因出现征状而感到担忧、希望接受检查病毒检查的人,都受到医生的照顾。 目前全球感染病例已突破2万人。中国官方表示,新型肺炎已造成至少426人死亡,在全球23个国家,总共发现了159宗确诊病例。但安省的情况似乎在朝好的方向发展。威廉斯表示,武汉及湖北一些其他城市,封城已进入第11天。在封城之前出现的首波感染者增势似乎已慢下来。安省收到的的疑似感染病例报告数量,也有所下降。不过,卫生官员仍会继续密切关注情势的发展。 医学专家指新型冠状病毒,可以在感染最多14天之后才出现征状。不过威廉斯表示,青年人一般更多在感染病毒7到9天内出现征状。安省公共卫生部门指出,日后将会每两周发布一次疫情最新情况。 到目前为止,加拿大全国共有4宗新冠病毒肺炎确诊病例。其中3人在安省,另一人在卑诗省。 威廉斯表示,安省的三宗感染病人均在家隔离,情况良好。安省目前正与联邦政府密切配合,协助将滞留在中国的加拿大公民接回加拿大。联邦政府计划派飞机将他们接到安省川顿市(Trenton)一处军事基地隔离。威廉斯表示,安省将制定一整套流程,确保由中国撤离返回加拿大的人员健康,同时也保证全体加拿大国民的健康。飞机在起飞前和降落后,都会对所有人进行严格的健康检查。返回国的人将在入境地点进行14天的隔离。综合报道

撤僑詳細方案 非公民可陪加籍年幼子女登機

(■外交部长商鹏飞(右),和卫生部长凯杜,周一在渥太华的记者会上,讲述撤侨安排。加通社) 加拿大外交部长商鹏飞(Francois-Philippe Champagne)昨天表示,加拿大政府已派遣一架包机在越南河内待命,一旦获中国当局批准进入空管区域,即会前往目前已关闭的武汉机场,接载滞留在中国隔离地区的本国公民,以及必须要陪伴子女的部分永久居民由武汉返国。 加通社报道,联邦政府特别指出,若子女是加拿大公民,而父母是他们的主要看护者(primary caregivers)。那么父母只要目前人在武汉,即使没有加拿大公民身份,也被允许一同搭机返加,以保证一家人可以在一起。不过只有未成年儿童的父母享有这一特权。 商鹏飞表示,加拿大政府坚持要求中国当局允许这些加拿大儿童的父母,与其子女一道离开中国前往加拿大,这是加拿大坚持的家庭不分离的理念。目前中国当局只允许外国公民透过各国政府的撤侨行动离离开中国。加拿大坚持要求中国允许照顾加国儿童的父母一同返加,即使这些人只是加拿大永久居民。中国同意了这一请求。 商鹏飞表示,一架包机已抵达越南河内待命。而目前加拿大政府正在等待中国政府的最后批准,一旦获批可以飞越受管控的空域,飞机即会起飞前往武汉机场降落,接载滞留在当地的加拿大公民返国。 304侨民 280人持加护照 联邦官员由昨天起开始联络滞留武汉的加拿大公民,向他们解释搭机返回加拿大的行动计划。 联邦卫生部长凯杜(Patty Hajdu)表示,当地有304名加拿大人,要求联邦政府援助他们返回加拿大。但是其中只有280人持有加拿大护照。而且上述数字在随时变化中。加拿大政府已经锁定另一架航机,以及其他航班上的部分座位,以备更多人撤离需要。 她表示,中国政府不允许任何显示出感染新冠状病毒征状的人离开中国,即使具有加拿大公民身份也不例外。凯杜表示,她不预计中国政府会在这一点上让步。那些仍滞留在武汉的人,将会受到加拿大政府的领事保护服务。 加拿大联邦政府官网公布信息指,有资格乘坐专机返国的人必须是加国公民,使用加拿大护照及中国签证入境中国大陆。拟乘搭该包机者,必须自行解决由居住地前往武汉机场的交通。不过,加国政府官员会与地方政府协调予以协助。 符合上述条件、目前在湖北省的加国公民,若希望搭乘撤侨专机返回加拿大,可透过电话+1 613 996 8885,或电邮sos@international.gc.ca,与加拿大政府紧急情况关注及应对中心(Emergency Watch and Response Centre)联络。 如机上发病 先在卑诗省就医 联络时要提供详细个人信息,包括完整姓名、性别、出生日期及地点,加拿大护照号码及有效日期,中国签证编号及有效期。如果知道抵达加拿大之后已有住处,要申报住址(所在城市及省份)及居住地类别(比如私人住家或是酒店等)。如果搭机者有特别的健康状况或残障而需要特别照顾,也要说明细节。有关详情可浏览加拿大政府网站https://travel.gc.ca/assistance/consular-assistance-china。 搭机者必须持有效加国护照和中国签证。只能带一件随身行李登机,不能托运行李,不能带宠物登机。登机前中国当局要进行检疫及办理出境手续。 加国医护人员也会在登机前、飞行途中及抵达最终目的地时,对登机人员进行检疫。在登机前已显示感染征状的人不能登机。 不幸在飞行途中发病的人员,将会在飞机降落在卑诗省加油时,被送到当地一间医疗机构。除此之外,其他人不允许下机,要被统一送往安省川顿市的一处军事基地,接受14天的强制隔离。 加通社报道指出,之所以选址在此处安置撤侨,是因为该处设施可以容纳及快速安置大量人群,并有条件让隔离者过体面的生活。 凯杜表示,上述措施主要是让返国者可以彼此隔离,即使其中一个人发病,也不必引发其他所有旅客再次进行隔离。“我想提醒人们的是,这些人是我们的国民,他们刚刚经历了一段非常创痛的经历,许多人仍面对巨大压力。”

香港首宗死亡案 39歲黃埔花園男患者

香港出现首宗新冠肺炎死亡个案。早前确诊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居住黄埔花园的39岁男子不治。 据卫生防护中心早前公布,该名39岁男病人居于香港黄埔花园11期1座,有长期病患。他自1月29日起出现肌肉痛,其后出现发烧,并到伊利沙伯医院求医及入院接受隔离治疗,其呼吸道样本证实对新型冠状病毒呈阳性反应。 何栢良:或因炎症并发心肌梗塞 该病人曾于1月21日乘搭高铁由香港到武汉(G306列车),并于1月23日于长沙南站乘坐高铁返港(G79列车)。其72岁母亲其后亦确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于2月1日起入住鲤鱼门公园度假村接受检疫,同日出现发烧和咳嗽并转送到伊利沙伯医院入院接受隔离治疗,再转送至玛嘉烈医院接受进一步治疗,现时情况稳定。 香港大学感染及传染病中心总监何栢良表示,患者病情可能会因为炎症并发心肌梗塞、细菌感染或者急性病毒肺炎而急转直下。何栢良又指出,根据内地已有的文献,这类情况不限于年长患者,有长期病患的人亦会发生。本报记者

廣州確診患者家 門把手上檢測出新型冠狀病毒核酸

网络图片 图文无关 据广州日报消息,记者刚刚了解到,日前,广州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在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肺炎疫情监测中,在一名确诊患者家中门把手上发现了新型冠状病毒的核酸,是广州首次在外环境中发现,提示市民应更注意手卫生。 广州市疾控专家提醒,日常家居细节中,有许多可能造成病毒间接传播的途径,容易为人所忽略,如手机屏幕、电脑键盘、水龙头等等,都需要日常清洁。 广州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张周斌介绍,市疾控检测实验室目前的日检测量已经达到660份左右,已接近实验室的极限。检测样本来源于医院上送的排查标本,包括进行流行病学调查后密切接触者的标本,在对确诊病例的流行病学调查中,对居家环境中也会采外环境标本采集。 “随着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不断深入,现在知道病毒主要是通过飞沫传播,也有接触传播。”张周斌表示,接触传播包括直接接触传播和间接接触传播,直接接触即直接接触到感染病例,会对作为密切接触者进行排查。 而对于普通社区居民,风险更多来自于间接接触,“如果病毒附着在物体表面,自己的手触摸到被污染的物体表面后进食、揉眼睛等动作,可能会造成自己感染。” 张周斌介绍,市疾控中心对于确诊病例进行流行病学调查时,会了解病例近期的活动和接触人员情况,对于居家环境中经常触碰的门把手、水龙头、电脑键盘和鼠标等都会相应采样。 “在我们近日监测中,对一个病例的防盗门的门把手采样中也检出新型冠状病毒核酸。这提示我们,一定要做好居家清洁工作,勤洗手也是非常重要的。” 来源:新京报

未上市新葯在別無選擇的情況下用於緊急治療

武汉火神山医院竣工,正式使用。中新社 新冠肺炎疫情持续蔓延,目前尚无特效药,患者只能接受支援性治疗。不过,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的研究治疗有了新进展。中日友好医院官网2日发布消息称,该院在武汉疫区牵头开展瑞德西韦(Remdesivir)治疗2019-nCoV新型冠状病毒临床研究,或为抗击疫情带来曙光。 2月2日上午,中国国家药监局药品评审中心(CDE)网站显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的潜在有效药物瑞德西韦临床试验申请已经获受理。受理文件显示,注册企业为吉利德科学公司(Gilead Sciences)与中国医学科学院药物研究所。 此前,1月31日,吉利德科学曾发表声明称,该公司正与美国食品与药品监督管理局、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世界卫生组织等全球卫生机构密切合作,提供在研药物瑞德西韦用于试验性治疗,以帮助应对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感染的爆发。 这份声明强调,瑞德西韦尚未在全球任何地方获批上市,其安全性和有效性也未被证实。在主治医生的要求下和当地监管部门的支持下,权衡了使用试验性新药的利弊,吉利德科学为很小一部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提供了瑞德西韦,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下用于紧急治疗。 声明称,吉利德科学正与中国卫生部门合作建立一项随机对照试验,以确定瑞德西韦能否安全有效地用于抗击新型冠状病毒,同时也会加快进行合适的实验室检测。 “仍需进行临床实验” 国际医学期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早前发表多篇关于2019新型冠状病毒病例的论文,其中一篇介绍了美国首个确诊病例接受瑞德西韦等药物治疗的过程。 据介绍,美国首位患者是一位有武汉旅游史的35岁的男性。在住院第6天,其胸部造影检查结果显示出SARS型性肺炎特征。医生们决定为其提供瑞德西韦药物,尽管该药物尚未获得临床批准。 论文指出,住院的第7天晚上,这名患者接受了瑞德西韦的静脉输注。第8天,其临床症状出现了立竿见影的改善。他不再需要吸氧,氧饱和度也恢复到了94%至96%。除了干咳和流鼻涕外,他已没有其他症状,且严重程度与日俱减。 在论文的讨论环节,作者们特别指出,在这名患者发病(并非住院)的第4天和第7天,病毒具有很高的载量水平,因此有传播的潜力,而且粪便检测出现新型冠状病毒阳性。 治疗这名患者的美国华盛顿州埃弗里特市的普罗维登斯地区医疗中心主治医生George Diaz虽然对该疗法的成功表达了乐观,但仍然谨慎地表示:“尽管在治疗之后,这名患者的病情出现了迅速的缓解,但我们依然需要进行随机对照的临床试验,来确定瑞德西韦和其他在研药物在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上的安全性和有效性。 ” 而有网传消息称,吉利德公司的瑞德西韦3日开始在中国临床试验,经美国总统特朗普特批,同意将该药物专利豁免,向中国紧急公开药物分子结构。至2020年4月27日,允许中国仿制此药用于治疗冠状病毒患者。

加州一日新增3例 全美總計11人感染新型冠狀病毒

2月2日,中国空军8架大型运输机飞抵武汉,向武汉紧急空运医疗队队员和物资。中新社 美国2日新增3宗确诊新型冠状病毒病例,令美国被证实的病例增加至11宗。新增3宗确诊新病例均发生在北加州,一宗发生在发生在三藩市湾区;另外两宗发生在圣贝尼托县(San Benito County),患者是一对夫妻,是美国的第二宗人传人病例。 综合《水星新闻报》、CNN及NBC湾区网站报道,圣他克拉拉县公共卫生局官员2日下午宣布,已证实湾区出现第二宗新型冠状病毒病例。就在这宗新病例宣布后不久,圣贝尼托县卫生当局宣布,该县也证实两宗新病例。这两宗病例涉及一对年龄均为57岁的夫妇。丈夫最近曾去武汉,妻子没有与他一起去,因此被证实是人传人个案。但当局表示,自丈夫回美后,两名病人均没有离开住所。圣贝尼托县公共卫生局表示,现正遵循所有提议的指引行事。 2日宣布的3宗确认新病例,令全美目前被证实的新型冠状病毒病例增加至11宗,其中6宗发生在加州,包括南加州橙县及洛杉矶县各一宗,北加州圣他克拉拉两宗,圣贝尼托县两宗。另外5宗分别发生在伊利诺、亚利桑那、华盛顿州及麻省。其中发生在伊利诺伊芝加哥的两宗也是人传人,由从中国返回的妻子传染给丈夫。 圣他克拉拉卫生局及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官员2日表示,该县2日证实的新病例与31日宣布的该县第一宗病例无关系。新患者是一名女性成年人,但两名患者最近均曾去过中国武汉。第一名患者是当地一名男居民,1月24日从武汉回美。第二名患者是访客,1月23日抵达圣他克拉拉县探亲。 圣他克拉拉县卫生局长科迪博士(Dr. Sara Cody)在下午举行的记者会上说,这两宗病例的病人均曾与旅行有关,但有鉴于两人来美后基本上留在住所内,所有她认为这两宗病例不会对广大民众构成巨大风险。科迪博士说:“我理解人们的担心,但从我们今天所知道的情况看来,对公众构成的危险仍然很低。” 据新闻公布说,圣他克拉拉县新出现的确诊病例,女患者于1月23日抵达该地区探亲。她自抵达后一直留在住所裹,除了有两次外出看医生门诊,由于病情不严重不用住院,但一直接受定时监测。县卫生当局说,该名女子的家人也一直被隔离,没有离开住所,公共卫生局负责向这家人提供食物及其他必须物品。县当局还表示,由于调查仍在初步阶段,目前未能公布更多有关该名女子的信息。 同是在2日,《纽约时报》报道,纽约市发现第3宗疑似新型冠状病毒病例。病人的样本已送去CDC实验室检验,现正等候检验结果。 与此同时,白宫谋求消除人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恐惧心理。国安顾问奥布莱恩2日在接受CBS节目“Face The Nation”采访时指,美国人没理由对武汉冠状病毒感到恐慌,称这种威胁在美国是“低风险”,并称采取措施保护美国民众的安全是总统特朗普及其政府的“头等大事”。

菲律賓一男子死亡 成中國境外第一宗死亡病例

(1月25日菲律宾马尼来华人过年照片,当时已有人警觉地戴口罩。) 菲律宾当局2月2日宣布该国首宗新冠状病毒 (新冠肺炎) 死亡病例。这是中国境外第一宗新冠肺炎死亡案例。 这名44岁男子来自武汉,在进入菲律宾之前感染了新冠肺炎。 菲律宾卫生部长杜克(Francico-Duque)表示,与这名武汉男性死者一同入境菲律宾的38岁中国女子也染病,目前正在医院康复中。 菲律宾当局在宣布这起死亡病例之前不久,刚刚决定不再接受来自中国的外国旅行者,同时建议本国人也不要前往中国大陆、香港与澳门。 美国再多一宗确诊个案,累计有8宗,一名最近从中国返回波士顿的20多岁男子,确诊感染。加拿大目前共确诊4宗病例。 中国卫健委2月2日通报官方最新统计数据显示,新冠病毒的死亡人数升至304 人,确诊感染14,500 人。 网上图片 v01

智商堪憂 美國社交媒體大傳吃漂白劑殺病毒

中国传双黄连能抑制新型冠状病毒起码还有医疗机构背书,也能自圆其说。但美国网传类剂漂白剂往嘴里喷能杀毒,就实在是考验智商了。 据680新闻报导,许多社交媒体账号都在传播美国卫生当局称之为“危险”的信息,称摄入一种类似漂白剂的有毒化学物质将预防冠状病毒,并治疗其他各种人类疾病。 美国事实核查网站Politifact和社交媒体公司Facebook上周发现了这些账户。 一个名为“警察局长2号”的推特账号1月25日发推文称,人们应该购买“20-20-20喷雾”来预防新型冠状病毒感染。 推特上写道:“新粉丝用20-20-20保护自己,杀死病毒。用它往嘴里喷病毒就死了。任何病毒都能杀。” 这并不是第一次这些化学物质被宣传为治疗或预防疾病的方法。 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自2019年夏天以来一直警告使用这些化学混合物。 FDA在2019年8月表示:“一些经销商谎称神奇矿物质补充剂(MMS)与柠檬酸混合是一种抗菌、抗病毒的液体,可以治疗自闭症、癌症、艾滋病、肝炎、流感和其他疾病。但FDA没有注意到任何研究表明这些产品对治疗任何疾病是安全或有效的。” 加拿大卫生部的调查 加拿大卫生部早在2010年就对这种化学物质发出了类似的警告。 “加拿大卫生部尚未批准任何含有亚氯酸钠的保健品供人食用。因此,根据《食品和药品法》及其相关规定,MMS产品的销售是不被允许的,”该机构在2018年表示。“加拿大卫生部已经多次警告加拿大人这些产品会带来严重的健康风险,并已采取行动将其从销售中移除。” 2018年,一名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男子承认出售未经授权的含有亚氯酸钠的药物。该产品在加拿大仍然是非法的。 卫生部称,摄入这种化学混合物“会导致中毒、肾衰竭、红细胞损伤、腹痛、恶心、呕吐和腹泻等危害”。 有证据表明,消费者使用的漂白剂,如Clorox和其他漂白剂,可以杀死地板和柜台等表面的一些微生物,但这些化学物质对人类和动物来说是危险的。目前还不清楚这些消费者漂白剂是否能杀死这种特定的新型冠状病毒。(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网络) (ref:https://www.680news.com/2020/02/01/coronavirus-bleach/)

香港90名護士集體請假做逃兵 3000醫護投票罷工

(观察者网讯)面对新冠病毒肺炎的汹涌疫情,在泛暴派支持工会的煽动下,香港三所医院90名护士竟集体请假当“逃兵”。还有3123名医护人员投票参与下周的罢工,威胁特区政府全面“封关”,被批枉顾医者天职与病人权益。 截至2月1日24时,香港特区共通报14例新冠病毒肺炎确诊病例。特首林郑月娥上月底宣布多项暂缓内地往来香港的防疫措施,但强调不会全面“封关”。 香港《文汇报》1月30日报道,不满特区政府的应对,香港东区医院、博爱医院及玛嘉烈医院共90名护士近日相继集体“请病假”,令医疗系统雪上加霜,还有人以参加罢工威胁要全面“封关”。 其中,东区医院手术室29日原本编排45名护士上班,最终26人缺席,占值班总数57%。近半手术室更是全天没有护士。博爱医院手术室、玛嘉烈医院一内科病房各有至少26名、23名护士“请病假”。 东区医院行政总监陆志聪表示,不会猜测同事“请假”是否另有原因。该院重症监护室有15人“请假”,院方已调配同部门的休假人员“顶替”。 据悉,香港医管局设有抽签制度,中签者须加入俗称“dirty team”的工作,照顾怀疑或确诊患者,被部分医护形容为抽“生死签”。 而伊利沙伯医院重症监护部,有至少四名护士及一名文员在抽中签后辞职。该院回复称,会了解员工辞职原因并招聘补充人手。日前已调节非紧急手术服务量,临床服务不受影响。 医管局行政经理庄慧敏表示,相信同事是专业的,会尽可能回应前线医护人员诉求。她说一直有机制监察同事请病假的原因,以了解院内是否有传染病,但暂时未见不寻常情况。 2月1日晚,由泛暴派支持的医护工会“医管局员工阵线”宣称,由于特区政府未满足其全面“封关”的诉求,已投票决定自下周一开始连续五天罢工。 此前,律敦治医院、港岛西联网四所医院逾四百人向医管局发信,提出要求与“员工阵线”如出一辙:立即禁止所有内地人访港,否则不排除参加罢工活动。 “员工阵线”成立于去年12月,号称拥有1.8万名会员,核心成员中多人有“撑暴”背景或与泛暴派关系密切。该组织宣称8478名医护人员签署“罢工宣言”,但当天只有3164人参加投票,3123人支持罢工,不足医管局员工总数的4%。 《大公报》评价,“员工阵线”口称是维持医疗专业的工会,实则是泛暴派挟医护界以威胁特区政府的棋子。 对于此类“请假”与罢工活动,多位香港医学界人士予以批评。医学会副主席林哲玄直斥其为“逃兵”。 他说,香港经历过SARS,当年医护纵然防护装备不足、工作压力大增,也没有人做“逃兵”。“逃兵?不在我们的字典里。”他批评集体“请假”的护士不负责任,“尤其是手术室的护士,不是普通职位,不能随便找普通护士顶替。” 曾参加抗击SARS的护士陈姑娘接受文汇报采访时感慨,当年所有医护都很有责任心、使命感,以病人为优先。反观现在保护装备改善了,却有工会“政治挂帅”要罢工。她坦言,这反映现时的医护士气与2003年有很大分别。 香港中文大学中医中药研究所临床研究中心总监梁秉中近日批评,医护人员威胁发起罢工是不道德的行为,因为“十分之一人不上班,就可能有十分之一病人枉死!” 他形容煽动罢工者“完全是运用黑衣暴徒的逻辑,不听我话就砸烂你的东西”,并直斥医护界有人未明确批评罢工,违反职业操守,令人失望。 医管局主席范鸿龄1日表示,发动罢工是错误的,希望有关医护人员重新考虑。他强调医护人员的天职是救急扶危,不论背景。在现实水深火热、人手紧张的情况下,罢工势必影响公立医院服务,对其他仍在前线奋战的医护也不公平。

美國今天起禁止中國來客 澳洲亦下禁令

(■澳洲会把撤出武汉的澳洲侨民,隔离在偏远的圣诞岛拘留中心。) (星岛日报报道)美国因应新冠肺炎疫情扩散,宣布新型冠状病毒为国家公共卫生紧急事件,周日起禁止在过去十四天曾踏足中国内地的非美国人入境,不包括美国公民的直系亲属;并对自中国返美的美国公民实行隔离。澳洲政府昨日宣布类似措施,自当天起禁止来自中国内地的非澳洲公民入境。   为避免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在境内扩散,美国卫生部长阿萨尔周五在白宫召开记者会宣布,将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定调为“国家公共卫生紧急事件”。阿萨尔说,总统特朗普已经签署一项临时命令,自周日下午五时起,由中国湖北省返美的美国公民将面临最长达十四天的强制隔离。从中国内地其他地区返美的美国公民将在入境时接受筛检,并须进行十四天的自行家居隔离,其间会受到监控。至于过去十四天曾踏足中国内地的非美国人,禁止入境美国,不包括美国公民和绿卡持有人的直系亲属。   与此同时,所有由中国内地抵美的航班,将集中在指定的七个美国机场降落,方便疾病控制及预防中心筛查来自中国内地的旅客。这些机场分别是纽约甘迺迪国际机场、芝加哥奥黑尔国际机场,以及三藩市、西雅图、亚特兰大、檀香山、洛杉矶的机场。美国国务院日前才宣布,将前往中国内地的旅游警示提升至最高级别“不要前往”。美国当地再新增一宗病例,一名男子由中国返回加州后确诊,成为美国的第七宗确诊个案。   美国三大航空公司宣布即时或稍后暂停往返中国内地的航班服务。美国航空宣布自周五起至三月二十七日暂停往返中国内地航班,达美航空将由二月六日至四月三十日暂停所有飞往中国内地航班,联合航空自二月六日至三月二十八日全面暂停往返北京、成都与上海的航班。但美国航空和联合航空指香港航线暂未受到影响。   在澳洲,总理莫里森周六宣布,由当天起,禁止来自中国内地的人员入境,只有“澳洲公民、澳洲居民、受抚养的家属、法定监护人或配偶”可获准从中国内地入境。他说,这些安排是透过澳洲边境单位实施,以确保措施能落实;此外,获准返回澳洲的人会被要求自我隔离十四天。澳洲外交部周六更新针对中国内地的旅游建议,持续建议澳洲公民“重新考虑前往(中国内地全境的)必要性”,且“不要前往”湖北省。澳洲已累计确诊十二宗新冠肺炎病例。   澳洲航空周六也宣布,从本月九日开始停飞雪梨往返北京及上海直航班机至三月二十九日。澳航表示澳洲飞香港的航班不会受影响。新西兰航空也表示在相同时间停飞奥克兰往返上海航班。纽航表示,由于旅游管制跟未来两个月预订量下滑,因此做出这个决定。   这两家航空公司跟进美国、英国、法国、德国等航空公司决定,取消或大幅减少飞往中国内地的班机。根据旅行及资讯分析公司Cirium,自新病毒疫情在中国内地爆发后,有将近一万个航班停飞。

一家四口到中國探親 中國藉丈夫卻要滯留中國

满地可1个到中国探亲的家庭,由于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在中国快速爆发,令该个家庭被迫延长逗留时间,他们更担心的是,其中1名成员要无限期地滞留在中国。 Megan Millward表示,她与丈夫没有意识到,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快速演变成国际紧急医疗事件,2人带同2名子女在农历年期间,到中国探望丈夫的家人。 Millward表示,由于疫情爆发初期受到隐瞒,当他们到达中国时,仍然未知是新型冠状病毒。 她指出,原计划周日(2日)由武汉飞返满地可,但由于所有航班已经被取消,即使加拿大全球事务部(Global Affairs Canada)正努力租用飞机将加国公民接返加国,但只给予拥有加拿大护照的国民登机。 加拿大全球事务部发言人Sylvain Leclerc表示,只有持加拿大护照的公民才可以登机,但会尽一切可能,令家人可以一起离开中国,该部门已向中国政府提出这一建议。 Millward的丈夫Zhang Lie,是中国公民;Millward表示,他可能被迫安排在最后撤离中国的名单上。 她表示:“这十分可怕”;她强调,加拿大政府确实指出保持家人在一起是十分重要,她希望未来数天会有好消息。 (图片:CTV) T02

【視頻】中國速度!來看火神山醫院從空地到完工

央视新闻客户端最新消息,今天(2日)上午,武汉火神山医院举行交付仪式,武汉市市长周先旺和联勤保障部队白忠斌副司令员在武汉火神山医院签署互换交接文件,标志着火神山医院正式交付人民军队医务工作者。 目前,医院的主体已经搭建完成,后续工作还在紧张忙碌进行。火神山医院设置1000张床位,用于收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患者。 军队抽组1400名医护人员承担火神山医疗任务 经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批准,军队抽组1400名医护人员于2月3日起承担武汉火神山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专科医院医疗救治任务。 据海外网报道,此次抽组的医疗力量来自全军不同的医疗单位,其中,联勤保障部队所属医院抽组950人,先期抵达的陆军军医大学、海军军医大学、空军军医大学450人纳入统一编组。此外,从解放军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抽组15名专家组成联合专家组,现地指导医院疫情防控工作。 据了解,医护人员中有不少人曾参加小汤山医院抗击非典任务以及援助塞拉利昂、利比里亚抗击埃博拉疫情任务,具有丰富的传染病救治经验。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H9rRxZx7Mo 为救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解决现有医疗资源不足的问题,武汉决定兴建火神山医院:建筑面积34000平方米,可容纳1000张床位。自1月23日以来,建筑工人夜以继日加紧施工。 疫情就是命令,现场就是战场。今天(2月2日)交付使用,明天(2月3日)即可收治病人。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稍早前报道,8天时间,一座可容纳1000张床位的医院正式落成。这是一场与时间持续赛跑的“战役”。 总建筑面积3.39万平方米的火神山医院,参照2003年非典期间北京小汤山医院所建,将于3日正式收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 在火神山医院之前,中国人恐怕从未如此挂念过一座医院的建设。每天,数千万网友端坐在或大或小的屏幕前,自愿充当“云监工”,为建设者鼓与呼。 分秒必争!这是一场与时间的“拔河”比赛—— 1月24日,除夕,上百台挖机抵达现场,开始土地平整。 1月25日,大年初一,火神山医院正式开工。 1月26日,大年初二,防渗层施工全面展开,地下管网沟槽开挖,集装箱板房材料陆续进场。 1月27日,大年初三,场地整平、碎石黄沙回填全部完成,首批箱式集装箱板房吊装搭建。 1月28日,大年初四,1栋双层病房区钢结构初具规模。 1月29日,大年初五,300多个箱式板房骨架安装完成,开始同步进行机电管线作业。 1月30日,大年初六,HDPE膜铺设全面完成,同步进行污水处理间设备吊装。 1月31日,大年初七,9成集装箱的拼装均已完成,活动板房骨架安装3000平方米。 2月1日,大年初八,全面展开医疗配套设备安装。 2月2日,大年初九,火神山医院工程完工。 高峰期,4000余建设者在现场,大型机械设备、车辆近千台,24小时不间断施工,再度展现了中国速度与中国力量。

日本贈物資寄語中國加油 印度禁止防護裝備出口

(日本Peace Winds Japan组织上月底向上海市医疗机构送口罩和防护服。)  (星岛日报报道)自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虽然全球多地爆发反华及歧视华人的情绪,但也有不少国家伸出援手,捐助大批口罩、医用手套等紧缺医疗物资。其中与中国各城市有交流的日本地方政府纷纷向中国送出医用口罩和防护服,一些物资还附上“中国加油!”的。   一月二十七日,日本大分市将防灾仓库中储备的三万只口罩送往武汉,并把印有“武汉加油”的标语贴在装口罩的箱子外侧。一九七九年,大分市以钢铁为媒,与武汉市缔结为友城关系。《西日本新闻》报道,大分市在得知武汉口罩短缺的情况后,上月二十四日制定援助计画。大分市文化国际课课长卫藤祐一说:“今后也会继续和武汉市保持联系,尽可能贡献自己的力量。”   共同社报道,北海道苫小牧市近日也决定向友好城市秦皇岛提供防护服和口罩约一百套。秋田县由利本庄市和兵库县明石市会向无锡市赠送口罩和防护服。茨城县水户市上月二十八日向重庆发送了五万个口罩,并在纸箱上张贴中文书写的“中国加油!重庆加油!日本水户市支持你们!”留言。广岛县也向缔结友好关系的四川省赠送了八万个口罩。川崎市接到沈阳口罩不够的求助后,把八万个口罩装入写有“中国加油!”的纸箱内送往当地。人道主义支援团体“Peace Winds Japan”也向武汉和上海的医院等机构送去口罩和防护服。   在韩国,与武汉市缔结为友好城市的光州市宣布,将向武汉市捐赠一万个口罩,还将向广州、洛阳、沈阳、泉州等城市总共捐赠四万个医用口罩。韩国政府向中方提供的大量医疗防疫物资包括二百万个口罩、一百万个医用口罩、十万套防护服、十万个护目镜等正陆续运抵武汉。此外,与武汉市缔结为友好城市的德国北威州杜伊斯堡市,日前也向武汉市捐赠了十六万对医用手套和五万多个医用口罩。杜伊斯堡市市长林克表示,愿同武汉市同舟共济,休戚与共。 印度禁止个人防护装备出口 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印度政府宣布,周六(昨日)起禁止包括口罩、防护衣在内的各种个人防护装备出口。   印度政府上月三十日首次确诊一名在武汉大学求学的印度女学生感染新冠肺炎后,为保障国内防疫需求,周六起禁止出口个人防护设备,包括口罩和防护衣等。印度商业与工业部外贸总局向所有贸易商发出上述通知,禁令即刻生效,直到进一步命令发布为止。印度政府昨天也派出印度航空一架波音747-400型专机载着五名医生组成的团队,于下午飞往武汉运载三百多名印度人返国。政府官员说,从武汉撤回的人将先送往由陆军在新德里卫星城市古尔冈近郊马尼萨尔设立的隔离所,进行为期两周的隔离观察。印度政府还将派另一架专机前往中国,把当地的印度侨民撤返国。   此外,印度机场卫生局和陆军医疗服务队在机场设立的筛检站,对抵达的旅客,尤其是从中国内地、香港等地飞抵的旅客进行体温测量等筛检措施,一旦发现有疑似症状,也将进行隔离。印度是全球人口第二多国家,仅次于中国。   印度政府已采取措施,确保从中国抵达印度的所有人向卫生当局通报。

百萬韓國馬來西亞人 聯署要求禁中國人入境

  (星岛日报报道)源自武汉的新型冠状病毒传至多国,人们的恐惧蔓延速度恐怕比病毒还要快。超过六十万韩国人参与网上联署,要求禁止中国人入境,马来西亚也有四十万人联署要求禁止中国人入境。韩国严重依赖中国旅客及其快速增长的消费能力,月初内地保健食品公司“溢涌堂”以六天韩国旅游作为员工奖励,五千名职员抵达仁川时还获得仁川市政府和韩国观光公社亲自招待。如今新型冠状病毒愈见严重,韩国确诊十二宗个案,超过六十万名韩国人参与网上联署,要求禁止中国人入境。联署文说:“待疫情抵达为时已晚。必须采取先发制人的措施。”   在日本和韩国,中国访客大约占了全部游客的三分之一。有餐厅和零售商担心中国游客“播毒”,贴出“不准中国人进入”的标示。韩国主要反对党领导人周二敦促政府对中国游客下禁令。但文在寅早前敦促该国人民不要“屈服于恐惧和仇恨”。马来西亚也有四十万人联署要求禁止中国人入境。早前中国一对夫妇不顾孩子出现感染症状,将孩子从隔离区偷偷带出了医院,事后因此被捕,此事遭大马媒体广泛报道。

悉尼兩華婦網上激辯疫情 線下約架互毆

  (星岛日报报道)澳洲悉尼北海滩区警察在社交媒体发布消息称,两名年约三十岁女子在中文通讯程式微信的悉尼母亲聊天群组,激烈讨论新型冠状病毒及其影响。 她们之后相约“讲数”解决分歧,其中一人偕同群组另一名成员赴会壮胆。双方口头争执迅速升级至肢体冲突,互相推撞、掌掴、扯头发,两人最终一同倒地,并短暂失去意识。 其间旁观者不断尝试劝阻。两名受伤女子送院治理,其中一人可能大脑受伤,需要接受扫描。另一人肩膀受伤需要照X光,双臂、上身及颈部有割伤及瘀伤肿胀。 警方对其中一人发出人身暴力禁制令,并继续调查事件。上述贴文吸引网民留言,批评两名涉事母亲并没有为子女做好榜样,形容她们的行为愚蠢。

江西疑現超級傳播者 傳染15人13人為醫護人員 

(■横跨江西与湖北的九江长江大桥一个检查站附近,来自湖北的人们在“阻截区”旁等候。路透社) 江西疑似出现新型肺炎“超级传播者”!据江西卫健委通报,江西新余第四医院近日暂停执业,原因是该院一黄姓职工被确诊患新型肺炎,并引发另外15人感染,当中包括13名医护人员。专家指出,黄某的病情特殊,不排除后续还有与他相关的病例出现。 江西省疾控中心副主任、省疫情防控专家组组长程慧健日前在记者会上透露,新余第四医院一名黄姓工作人员被确诊感染新型肺炎后,与他有过接触的部分医护陆续出现发烧、咳嗽症状。当局决定暂时关闭医院,并将40名密切接触者隔离观察,其他一般接触人居家隔离。 职工传染他人医院关闭 “超级传播者”为一流行病学术语,是指一名具有极高传染性的带原者,其比正常带病者更容易传染他人,导致疫症大规模爆发。 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接受北京卫视访问时说,新型冠状病毒的死亡率约2.5%,凶险程度比SARS低,治愈出院的患者暂未见有明显的后遗症,治愈个案稍后会大量增加。他说,当局已采取极强的干预措施,目前除武汉外,其他地方未见大规模爆发,相信不会出现17年前SARS那样的情况。 钟南山料治愈个案将大增 钟南山说,发烧是新型肺炎的主要症状,另一个是全身疲劳,部分病人有干咳,但没有痰。在这个非常时期,假如发现有这些情况,要立即看医生,必要时还应做检测。 为何新型冠状病毒如此狡猾,患者没有明显症状却悄悄传染他人?上海同济大学医学院左为教授团队发布的研究认为,病毒首先攻击的不是上呼吸道,而是位于人体深部的肺泡。个别患者甚至不咳嗽、不发烧。国家卫健委专家2月1日表示,目前不能确认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有没有母婴传播的风险。

加航北京返多倫多機上無水可洗手 乘客指不可接受

加拿大航空公司(Air Canada)上周一架从北京飞往多伦多的航机,竟然没有自来水供应,令乘客无法洗手。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阴影下,机上的卫生情况堪忧。加航空中服务员工会亦对事件感到不满。 该班机的飞行时间约13小时,一名乘客向加拿大广播公司(CBC)表示,机舱没有水洗手,用作“替代”的消毒湿纸巾,亦不久后便用完。 该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乘客说,他在登机口获悉飞机厕所没有洗手供水,虽然机舱服务员在厕所摆放了消毒湿纸巾,但在起飞后4小时便用完,令乘客无法洗手。他又认为,加航让乘客长时间在一架没有洗手水供应的航机内逗留,做法非常不妥。 加航回应乘客宁愿尽快返加 加航回应CBC的提问时称,该架飞机在北京机场发现有供水问题,当地的维修人员无法快速修复。 加航指,管理人员经考虑后决定如常起飞,是因为当时认为,乘客宁愿尽快返回加拿大,也不希望在北京停留更长时间。 代表加航空中服务员的CUPE工会表示,不会评论事件。但据CBC取得的一份向会员发布的内部备忘录称,应对新型冠状病毒的最有效方法,就是用肥皂洗手,一架没有自来水供应的航机竟然被允许起飞,实在令人无法接受。 备忘录又指,工会的立场是,任何一架供水系统有问题的飞机,都应该立即停飞,直至修复为止。工会又强烈建议会员,不要接受有供水问题航班的工作安排。 加航周六向员工发出通告称,国际航线的广体飞机如出现“严重供水问题”,公司就会停飞该架飞机;此外,国际航线的航机亦会带备更多瓶装水,以便在飞行期间供水系统出现故障时,供乘客洗手之用。 但加航指,如果飞机上的供水系统只有“较轻微”故障,则只会确保有充足的瓶装水供应。加航又表示,将在来往亚洲的航机上,增加口罩、手套及消毒洗手液的供应。

杜魯多參加農曆新年活動 警惕出現歧視言行

(■总理杜鲁多在多伦多参加农历新年活动,敦促加人团结,警惕因恐惧疫情而出现歧视的言行。Twitter) 新冠肺炎扩散至全球不同地方,更由于社交媒体上的虚假消息和污名化泛滥,令部分华裔受到歧视或不公平对待。有华裔领袖指肺炎事件显示种族歧视仍然在本国存在,更指不少亲友都经历到“恐外(国人)症”(xenophobia) 。而总理杜鲁多昨在士嘉堡参加农历新年庆祝活动,敦促加拿大人团结在一起,警惕因为恐惧新冠状病毒传播而上升的歧视现象。 全加华人协进会(Chinese Canadian National Council,又称为平权会)社会公义署理主席吴婷婷(Amy Go)向加拿大广播公司(CBC)表示:“我的嫂嫂告诉我,在她工作的地方,当有人咳嗽,经理便向华裔职员说翌日不用来上班,但没有向其他职员这样说。” 另一名朋友也告诉她,当她上了一辆巴士后,其他人立刻走开。她的朋友更见到一名白人女子问两名戴了口罩的南亚裔男子:“你们染上中国病吗?”另外,也有学童因为是华裔而被嘲笑或欺凌的例子。 ■总理杜鲁多在多伦多参加农历新年活动,敦促加人团结,警惕因恐惧疫情而出现歧视的言行。Twitter 社媒当道更容易传播假讯息 吴婷婷担忧导致44名加人死亡的2003年沙士(SARS)出现的隔离和污名化会重演,她认为大众表态支持是重要,也希望有很多可以接触的措施如热线去聆听市民的遭遇。她表示,相比与沙士,现时的社交媒体令仇恨思想更容易散播。 而总理杜鲁多周六在安省士嘉堡豪门宴酒楼(Casa Deluz)参加农历新年庆祝活动。他在在宴会上说,“由恐惧或者错误信息造成的歧视在我们的国家没有立足之地。加拿大人永远不会支持这种行为。” 在杜鲁多发表这番言论前数日,加拿大华人社区、政界人士和公共卫生官员都表示,需要采取更多措施,避免在2003年SARS爆发时经历过的种族歧视和排华情绪再次抬头。 居民办支持华裔活动 本身是作家的多伦多华埠居民皮特(Jay Pitter),周六在华埠组识了一项步行活动,“我希望多伦多人可以参与,以示对华裔社会的支持。” 她说该活动特别挑在“黑裔历史月”(Black History Month)开始时举行,“我也是来自一个受到歧视的文化社群,我极度关心遇上相同或类似困难的社群。”

教育局稱疫區返校無須隔離 卑詩家長擔憂誤導民眾

(■新冠肺炎病毒传播至大温引起本地居民担忧。图为一位戴口罩的旅客。加通社) 卑诗省有教育局近日在致家长的信中称,从新冠肺炎受影响区域返回的学生毋须在家隔离。这一说法引起部分家长担忧,称信息误导民众。 据区报《Burnaby Now》报道,本拿比教育局这封信在周五发出,内容包括卑诗省卫生厅的提醒,以及建议生病的人待在家里。信中还说,根据省公共卫生官员的说法,该疾病在卑诗省的传播风险仍然很低,当局已采取一切必要的预防措施防止病毒传播。信中称:“卫生厅已建议及确认,从受灾地区返回的人毋须在家隔离。” 一位接到信件的本拿比家长发电邮给《Burnaby Now》称,该声明“非常错误及误导 ”。这位自称来自中国四川、现在是永久居民的女士说,她通过微信群组以及友人,知道有些人计划未来几天返回大温,他们已计划自愿在家隔离至少2周。她说:“我很担心这样的声明令他们改变主意。” 家长举例反击卫生厅说法 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家长说,很担心那些没有症状的学生可能会将病毒传染给他人。她援引国际医学期刊《刺针》(Lancet)的论文,以及由17位德国医生联合签名致《新英伦医学杂志》(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信函,其中讲述了人们对该病毒无症状传播的担忧。 一名德国男子因接触一名来自中国的无症状商业伙伴而感染病毒,这些德国医生因此写了这封信。在周五的记者会上,卑诗省卫生官亨利(Bonnie Henry) 表示,德国的这个个案引起了很大关注,无症状传播的确是一个挑战。 亨利还表示,卫生官员还在努力搞清楚,年轻人是否会传播该病毒,他们看上去往往没有那么严重。她认为这可能会发生,并且在理论上也肯定是合理的。但她认为这不是普遍现象,也不是造成病毒爆发的原因。 本拿比教育局称,发出信件的信息来自卑诗省教育厅及卫生厅,但卫生厅暂未就此作出回应。综合报道

疫情綜合:中國以外首宗死亡產生 黃崗封城

(■1月31日晚,一架自泰国曼谷起飞载有76名武汉游客的厦门航空航班,降落在武汉天河机场。图为旅客排队走出机舱。中新社)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仍未受控,中国确诊病例突破万人,截至北京时间2月2日16时,达到14446宗,304人死亡。湖北黄冈市疫情严重,为防成为“武汉翻版”,当局2月1日出台近乎“戒严”管制措施,即日起,每户家庭每两天只准一名成员上街采购食物、药品等生活物资。另外,菲律宾一名确诊的中国男子不治死亡,成为中国以外首宗死亡个案。 死者经香港抵菲律宾 新华社引述菲律宾卫生部门报道,当地政府确认首宗死亡个案。消息指,该名死者44岁来自中国湖北省武汉市,确诊前出现发烧、咳嗽及喉咙痛,上月25日被送住医治疗,至昨日(1日)不治身亡。他是当地首名确诊患者、38岁同是来自武汉的中国女子的伴侣,两人经香港抵达菲律宾。另外,菲律宾3间航空公司由即日起,取消或减少来往中国的航班。 中国各地继续增加新型肺炎确诊数字。2月1日0-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确诊病例2590例(湖北省1921例),新增死亡病例45例(湖北省45例),新增治愈出院病例85例(湖北省49例),新增疑似病例4562例(湖北省2606例)。 重灾区湖北省累计逾九千宗病例,四成四来自武汉。武汉附近的黄冈、孝感等湖北城市疫情也相当严重。截至2日上午11时半,黄冈有1002宗确诊个案,15人死亡。中央督查组上周赴黄冈检查疑似病例送检情况,但当地卫健委主任唐志红一问三不知,她和多名官员随后被革职。湖北省1日晚通报,黄冈市至今有337名党员官员因防控工作不力等被处分。 为免黄冈出现疫情大爆发,该市1日下发“史上最严”的《加强市区人员出行管控工作的紧急通知》。通知要求,严格控制市区居民出行,最大限度减少人员流动。每户家庭每两天可指派一名家庭成员上街采购生活物资,其他人员除生病就医、疫情防控工作需要、在超市和药店上班外,不得外出。管控措施解除时间另行通知。 黄冈市市长邱丽新在1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黄冈是仅次于武汉的第二人口大市,人口约630万,位于武汉市以东。据报道,在武汉封城之前,大概有60-70万人返回黄冈,巨大人员流动对防控带来非常大的压力,“今明两天我们现存的1000多例疑似病例很快就会检测完毕,在这1000多例中可能有很大比例是确诊病例,所以可能今明两天黄冈的确诊病例还会有大幅度的提升”。 继黄冈后,浙江温州也决定自2020年2月1日24时起至2月8日24时,在全市范围实行村(居)民出行管控措施。规定全市每户家庭每两天可指派一名家庭成员出门采购生活物资。截至2020年1月31日24时,温州市累计确诊241例。 中国派三包机从外国接公民回武汉 中国三架包机近日把中国公民从泰国和马来西亚、日本接回到武汉。 一架厦门航空专机从曼谷起飞于1月31日晚间抵达武汉。法新社报道说机上有73名乘客,卫生人员全副防护装备在机门口迎接;稍后,第二架厦门航空专机从马来西亚旅游胜地亚庇岛(Kota Kinabalu)把湖北居民运回到武汉;2月1日凌晨,第三架专机从日本东京把滞留日本的湖北公民接回武汉。 目前世界很多航空公司都已经暂停、或大幅减少了往返中国的航班。据美国之音报道,不少中国网友对于把这些中国公民送回到疫情中心地武汉议论纷纷。 有人认为这些人可能不想回来,也有人质疑如果这些人没有被感染到新冠病毒,他们是否应该被送回到武汉。 与此同时,为阻止疫情“进口”,愈多国家宣布收紧入境、防疫措施。俄罗斯政府2月1日宣布,停止中国人的免签证旅游,并停止签发工作签证给中国人。越南2月1日早上起暂停所有越南来往中国大陆、香港、澳门与台湾的航班。 澳洲亦宣布“封关”,自2月1日起,所有从中国内地前往澳洲的人士必须接受隔离,为期14日,除了澳洲公民、澳洲居民、被供养者、法定监护人或配偶,其他人士一律不得入境。 新加坡政府决定自2月1日晚上11时59分起,禁止所有在过去14天内曾到中国内地的旅客入境新加坡。 新冠肺炎疫情不断扩散,全球手机大厂苹果同遭波及。苹果公司2月1日宣布,基于近期公共卫生与预防的考虑,即日起至2月9日24时,所有Apple Store零售店将暂时关闭。 除了苹果之外,近日多家跨国公司也传出关闭中国门店与减少员工到中国的消息。譬如,美国连锁速食龙头麦当劳在中国大陆约有3300家门市,目前暂时关闭其中数百家。在大陆有4300个据点的连锁咖啡龙头星巴克,关闭一半以上的门市。

病疫謠言滿天飛 如何才能分辨真假?

(■■早前网上疯传的“美女吃蝙蝠”视频,后证实并非发生在中国武汉,且是拍摄于2006年,与近期疫情无关。网上图片) 随着新型冠状病毒散播全球,谣言也在不同社区中广传。在一些资讯封闭的社会,民众缺乏辨别真伪的工具和空间,谣言往往难以遏止,引发更大的恐慌。然而,在加拿大这样自由的国度,我们又该如何善用这个优势,慎思明辨,令谣言止于思考、止于资讯、止于科学根据? 坚持讲真话需智慧与勇气 关于新冠肺炎的假消息满天飞,加大了人心惶惶的问题,这些假消息几乎都拜社交媒体渲染流窜所致。日前在本地微信广传的消息称,一上海女子自称自己短暂逗留大温地区,而在上海确诊,还公布曾到过的大温餐厅和商家,尽管省卫生厅已先说未闻此案,但还有政治人物转述其说法,让更多人信以为真,最后终证明是乌龙一场。可怜这些商家饱受无妄之灾,也反映出人心恐慌下出现无知可笑的一面。 因为众口悠悠难防堵,所以社交媒体平台主动管制是最好的方法。庆幸看到脸书和Instagram已经率先表态,已开始查缉并移除有关新冠肺炎的虚假内容,例如食用什么可以治疗感染,武汉疫情宛如地狱般严重,及一些阴谋论的贴文等。若假消息已被分享,脸书也会向用户发通知,提醒贴文是不实讯息并下架。Twitter也有所措施,阻止新冠肺炎假消息传播。 压制真相只会造就更多谣言 不过,令人遗憾的是,全球华人最常用的社交媒体——微信,却没有对如何“打假”展现具体措施。只能呼吁常用微信的用户,勿让自己活在“同温层”中,不要只看只听与自己想法一致的内容,这种“选择性接收”会使自己失去发现真相的能力。 当我们讨论真假问题时,广大的中国民众正期望北京当局谨记非典(SARS)教训,要即时透明地公开所有讯息。一篇关于蒋彦永军医当年勇于说真话的报道,也再度令人津津乐道。 犹记得2003年4月3日,时任中国卫生部长张文康在中外记者会宣称:“北京市只有12例非典(SARS),死亡3例,中国的非典已得到有效控制。”还说:“欢迎大家到中国来旅游,洽谈生意,我保证大家的安全,戴不戴口罩都是安全的。” 时任军医的蒋彦永觉得张文康提供的数字和真实情况差太远,于是他勇敢站出来说真话,他将当时自己看到至少数百人已染病和十几人死亡的消息告诉央视和凤凰网,却未获回应,直到美国媒体报道,中国境内真实疫情才公诸于世,世界卫生组织也才重视相关问题。蒋彦永2013年接受《南方人物周刊》专访提到,作为一个医生,保护病人的健康和生命是第一位的,实事求是是最基本的要求,因此要“坚持讲真话”。 这次的疫情风暴,何时结束尚未可知,但希望从上至下,从官员至民众,人人都能秉持着纯正、真诚的态度,来面对疫情,切莫压制真相实情、散播造假消息。 文:陈仪芬 辟谣侦探的守则 有读过很受本地青少年欢迎的《Geronimo Stilton》系列丛书吗?内容基本上是侦探故事,但主角不是侦探或警察,而是一间报馆的编辑,所以系列的中文译名是《老鼠记者》。 的确,做记者跟做侦探是有点相似的。面对眼前的一堆消息,抽丝剥茧,推敲求证,分辨真假,发现真相。过程中所运用的一些原则,也许对大众辨别传言的真伪,也有帮助。其中一个最简单的方法,就是问5W。 用“5何法”抽丝剥茧 5何也者,乃“何事”(What)、“何人”(Who)、“何时”(When)、“何处”(Where)和“何解”(Why)。 当你打开手机收到朋友传来一个讯息,首先要问“何事”。究竟事件的内容是什么?描述中有没有一些不合逻辑、明显错误,或令你起疑的资讯?如果有,不妨先翻查一下。 然后问信息源头来自“何人”?如果是“无名氏”、“美艶的小花”或“利害的小明”等无法追寻的源头,或一些欠公信力的网站,最好先别急着去全盘相信内容。 在这一个环节,除了讯息来源者是否可寻外,是否有相关资历和公信力也很重要。 日前香港立法会议员蒋丽芸在Facebook分享一段影片,一名“传染科博士”提出可以用“蒸汽”消毒一次性口罩,蒋丽芸且帖文中写道:“当口罩供应短缺时,高温蒸汽消毒可解燃眉之急”,影片旋即有数千人转载。不过,多个医疗单位很快就纷纷喊话澄清,指口罩不是石班或烧卖,不能蒸。港大感染及传染病中心总监何栢良更直指这是假新闻、害死人、“错到离晒谱”。 问了来源,跟手就要问时间和地点。传言往往讲到似层层,强调是新鲜热棘的猛料,有侦探头脑的人都会冷静地查看内文所提供的资讯的日期。例如早前网上疯传一段短片,有两个女子吃用原只蝙蝠煮成的“福寿汤”,甚至有人指这恐怖汤水疑是病毒元凶。但查一下之后发现,该短片是于2016年在西太平洋岛国帕劳拍的,跟现时武汉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有没有关系,各位可以想想。 问“何解”的两个导向 最后一问,是问何解。这个问题有两个导向。首先,推敲一下发出谣言者何解要这样做?背后有什么动机?是要哗众取宠?制造恐慌?抹黑别人?还是纯粹无知? 继而在按转传前问一问自己,何解要转发?有什么动机?是出于恐惧?不甘后人?认为只是转发而已反正不用承担什么后果?还是因为讯息正确而重要,有责任让更多人知道?文:廖长仁

萬錦餐館「武漢面」 遭網絡惡搞生意大損

 “我们没有蝙蝠汤!”万锦一家中式餐馆的经理方正宇 (Zhengyu Fang,译音) 收到有关新冠肺炎的恶作剧电话后如是回答,对方用英语问餐馆可有蝙蝠汤卖考?经理除此以外,他不知还能说些什么。 YorkRegion报道,这家“武汉面1950”餐馆的经理说,当他发现自己的餐馆在社交媒体上成为泛滥著种族主义言论的受害对象时,自己的食肆已蒙受很大打击。 方经理在本周三晚饭时段坐在空荡荡餐馆内对记者说:“我们失去了三分二顾客。”他确信,Instagram的错误信息和种族主义攻击对客人递减起著一定作用。 他说,1月27日出现了一段“恶搞”帖子,当中视频显示一人走近其餐馆,然后画面有字幕出现,上面写着:“武汉病毒已经传播到万锦市。”这帖子被多次分享,后来已删除下架。   在另一个拥有140万关注者广受多伦多人欢迎的IG帐户6ixbuzztv,日前发出一则帖文,并上载了餐厅门面的照片,帖文标题为“@‘W’Must Order Lunch Here”,帖文引起了近数千条正反争议的不同评论。方经理说,他发现有些评论是“反对华人的种族主义者”留言。 方先生和他的合伙人,在7号公路万锦巿政中心对面一个繁忙广场经营这餐馆已有两年,二人从中国移民加国,最近亦没有外游,一直在经营这店,却因为武汉疫情严竣而受到牵连,他们之前从未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图:YorkRegion.com) T04

最新!美國宣布禁止有傳播病毒風險的外國人進入!

美国星期五宣布进入公共卫生紧急状态,原因是新型冠状病毒袭击中国,并扩散到其他国家。 负责协调联邦政府应对措施的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部长阿莱克斯·阿扎(Alex Azar)宣布,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签署了一项命令,暂时禁止据信有传播病毒风险的外国人进入美国。新的限制措施将于美国东部时间周日下午5点生效。 他说:“美国人感染的风险仍然很低,有了这些措施和我们之前的行动,我们正在努力把风险保持在低水平。” 从中国返回的美国人将被允许入境,但将在选定的入境口岸接受筛查,并需要进行14天的自我筛查,以确保他们不会构成健康风险。从疫情中心湖北省返回的人员将接受长达14天的强制隔离。 从周日开始,美国还将开始将所有从中国飞往美国的航班集中到7个主要机场,以便对乘客进行疾病筛查。 在短短两个月内,该病毒在全球范围内感染了近1万人,这一令人担忧的迹象促使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此次疫情为全球紧急状态。目前死亡人数已经达到213人,所有死亡者都在中国。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Robert Redfield)也表示,目前美国公众面临的风险很低。他补充说:“我想强调的是,这是一个重要的全球形势,它将继续。”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传染病科主任福奇(Anthony Fauci)说,美国加强隔离措施的原因之一是德国的一份令人担忧的报告,称一名来自中国的旅行者在没有症状的情况下传播了病毒。福奇将此与最近爆发的埃博拉疫情进行了对比,埃博拉病毒,除非有人病得很重,否则不会传播。 与此同时,联邦卫生当局认识到,他们用来检测病毒的测试并不总是可靠的。雷德菲尔德说,当它被用在一些目前处于隔离状态的人身上时,他们一天会检测出阳性,另一天会检测出阴性。 到目前为止,在6名美国患者中,机场安检只检测到一人。雷德菲尔德说,在这些人寻求治疗并透露他们曾到过中国之后,“精明的医生”又抓住了另外四人。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诊断出了最近的病例,其中一个是早期病例的配偶,他受到了密切的监控。 就在几小时前,美国国务院发布了4级“禁止旅行”的警告,这是最高警告。告诫在中国美国人考虑使用商业途径离开中国。 该建议称:“旅客应做好准备,美国会在很少或没有提前通知的情况下实施旅行限制。” 几个小时后,达美航空公司和美国航空公司宣布暂停所有美中之间的航班,与其他几家国际航空公司一样,由于疫情继续蔓延,这些公司停止飞往中国的航班。 近200名因感染新病毒而从中国撤离的美国人星期五在南加州的一个军事基地被下令隔离,这是半个世纪来政府首次采取这样的步骤。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宣布,他们将在基地逗留两周。 疾控中心表示,这是自上世纪60年代以来的首次联邦检疫。当时,由于担心天花的潜在传播,曾发布过一次检疫。 “我们明白,这一行动可能有些极端。我们宁愿因反应过度而不是反应不足而被人记住。” 被疏散的人员包括美国政府雇员、他们的家人以及居住在武汉的其他美国人。起初,卫生官员要求他们呆在加州里弗赛德的空军后备基地,进行为期三天的监测和测试。 里弗赛德县公共卫生机构的发言人Jose Arballo Jr.表示,截至周五,被隔离在基地的美国人无一显示出患病迹象。 (ref:https://www.680news.com/2020/01/31/u-s-declares-public-health-emergency-bans-foreign-travel-due-to-coronavirus/)

停飛前最後一班加航乘客:我覺得太幸運了!

他们的脸可能被口罩遮住了,但他们声音中的宽慰是无法掩盖的。 周四晚,在加拿大航空公司正式暂停飞往中国的航班之前,数十名心怀感激的加拿大人搭乘最后一班从北京和上海直飞的航班,从中国返回了加拿大。 加拿大航空公司周三宣布了暂时停飞中国的消息,称这是按照联邦政府的建议作出的决定。加拿大联邦政府提醒本国公民尽量避免前往中国大陆的旅行。 加航在一份新闻稿中表示,临时旅行禁令将至少持续到2020年2月29日。 大学毕业生蔡(Veronica Cai)之前在上海附近与家人一起欢度春节。她说,对新型冠状病毒的担忧给她的旅行蒙上了阴影,回到多伦多让她松了一口气。 她原定于2月3日返回加拿大。“我今天改签了,我之前不知道今天是我们最后一次航班,所以我觉得很幸运。我觉得我在这里(加拿大)很安全。” 蔡说,至少95%的乘客都戴着口罩。 她补充说,由于担心感染新型冠状病毒,她10天的行程几乎都是在父母家里度过的。 她说,在皮尔逊机场降落时,有人问了她几个有关旅行和健康史的问题,还给了她一份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的情况说明,但她似乎对机场官员没有采取更多措施感到惊讶。 “我在上海的时候……他们给你量体温……我很惊讶他们没有量我的体温。他们只是问,‘你发烧吗?’……即使你说谎,他们也无从分辨。我认为他们必须做得更多。” 尽管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冠状病毒为全球紧急状态,机场官员说他们的程序没有改变。 乘客会面临额外的筛查问题,而那些出现症状的人会被转给公共卫生人员。 从北京回来的李(Tracy Li)说,她“觉得很幸运”能乘坐加拿大航空公司最后一班直飞航班。 她还说,她乘坐的航班上大多数乘客都戴着口罩,但在很大程度上,这只是一趟普通航班。 她说:“我注意到北京机场有一个热探测器……飞机上的人都很平静。” 虽然李和蔡是幸运儿,但仍有不少加拿大人被困在中国。 联邦政府表示已经收到196名加拿大人的援助请求。官员们正努力将他们带回家,但没有给出具体时间。 联邦卫生部长帕蒂·哈朱(Patty Hadju)表示,政府官员正试图避开相当多的繁文缛节。 “因为我们是用非商业航班进入中国,这个国家目前处于隔离状态,对飞机可以在哪里降落,需要遵守什么协议有非常严格的规定,所以这需要与中国政府进行谈判,加拿大目前正在与中国政府进行协商。”(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图库) (ref:https://www.680news.com/2020/01/31/i-feel-so-lucky-passengers-return-from-china-on-last-direct-flights-before-air-canada-travel-ban/)

【更新】安省確診第3宗病毒感染 20歲華人女大學生

安省卫生官员周五会宣布安省确诊了第三例新冠状病毒病例。 安省卫生部首席医疗官David Williams医生周五下午宣布上述消息称,该患者来自安省伦敦市,并在当地接受治疗,该患者为20岁华人女子,最近曾到武汉。她接受了新冠状病毒测试呈阳性反应,初步确诊,如以往做法,之后会将她的样本呈交到加拿大国家实验室作最终测试。 女患者是一名20岁西安大学的华人学生,自从本月23日从中国返回加拿大后,没有去过大学校园,她现时健康情况良好,在家接受自我隔离。 卫生官员透露,这个案是22日离开武汉,23日抵加,患者病症不强,起初没入医院。 David Williams医生没有透露女患者乘坐航班的资料,并称女患者在飞行过程中未有显露病征,并全程戴着口罩。 若加上这名伦敦市患者,加拿大累计确诊个案将增至4个,其中3人在安省,1名在卑诗省。     加国首名确诊男子出院 加拿大首宗确诊新型冠状病毒的患者已经出院。该名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男性患者,上周由中国乘飞机抵达多伦多,之后被送到新宁健康科学中心(Sunnybrook Health Sciences Centre,上图)接受治疗。 新宁医院周五表示,经过1周检查及观察,该名确诊新型冠状病毒的男子,情况持续稳定,不再需要住院治疗。 至于该名男子的妻子,虽然亦已确诊,及成为加国第2名确诊患者,但一直在家隔离,情况十分良好,没有出现任何症状。 多市确诊夫妇同坐商务仓37人全获联系 15约克居民1人有病征 约克区卫生医疗官库吉(Karim Kurji)昨日表示,早前确诊的一对华人夫妇,他俩在1月22日从广州飞往多伦多的南方航空CZ311班机坐于商务仓,商务客位的37名乘客,卫生当局已全部联络上这批人士,并紧密监控上述较有机会接触到确诊新型冠状病毒的这对夫妇。 库吉透露,在紧密监控的乘客中有15人为约克区居民,其中14人没有病征,仅1名有病征的乘客现于家中自我隔离,当局与他们保持联系,并会作紧密监控。 (资料图片) T01  

雙黃連口服液抗病毒到底是怎麼回事?

近日,上海药物所、武汉病毒所联合研究发现:中成药双黄连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消息一经发出,全网沸腾,双黄连一抢而空。 但很多买药的人,可能根本不了解它。接下来我们将从5个方面进行分析: 1、什么叫双黄连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 “可抑制”这三个字用得非常微妙,容易让人联想这个药对新型冠状病毒是有效的。但实际上,大家被媒体误导了。 研究人员研究药物的时候,首先并不知道这个药是否对人体的某个感染有效,也不可能违反伦理道德就直接拿活人试药,一般是先进行体外实验,比如进行病毒培养,在细胞水平进行研究;如果发现对病毒有很好的抑制效果,再转动物实验;如果动物实验也有很好的效果,就转小范围临床实验。 从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到现在,也就不足半个多月,就研究的周期来说,双黄连口服液的研究极大可能是停留在体外实验的观察。而根据相关消息,双黄连口服液抑制新型冠状病毒确实只是体外抗病毒研究。 这种体外实验结果只是给接下来的实验指明方向,有用就继续做,没用就不做。这个结果不提示临床用于人体的有效性。 2、双黄连口服液能抑制新型冠状病毒值不值得激动? 不值得。我们来看看双黄连口服液这则消息发布前的数天里,我们还有哪些“研究成果” ①1月25日,中科院上海药物研究所宣布筛选出30个具有治疗潜力的药物。 ②1月25日,北京大学基础医学院王月丹和初明团队初步发现咳嗽药水“沐舒坦”具备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潜力。 ③1月31日,南京大学生命科学院张辰宇教授团队发现金银花、绿茶能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 这还是官方发布的。此外,还有一大把民间偏方,诸如艾灸、熏白醋、陈皮、嚼大蒜等等,我们应该习以为常,并时刻保持一丝理智。 3、双黄连有没有可能可以用于临床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 据介绍,上海药物所长期从事抗病毒药物研究,2003年“非典”期间,上海药物所左建平团队率先证实双黄连口服液具有抗SARS冠状病毒作用,十余年来又陆续证实双黄连口服液对流感病毒(H7N9、H1N1、H5N1)、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具有明显的抗病毒效应。 基于这样的背景,先不考虑新型冠状病毒,我们理所应当地可以推测,如果双黄连对流感和中东呼吸综合征有效,那早就应该一战成名了,为何直到这个时候才崭露头角?我对此的理解是,双黄连的广谱抗病毒效果依然是停留在体外实验和动物实验水平,还达不到用于临床的效果,而且关于双黄连抗病毒的高质量研究几乎没有,其临床疗效存疑。 4、是否有可能双黄连类的药物有自己的疗效评价体系,不能跟现代医学混为一谈? 完全不是。任何药物都是可以通过客观指标来评价效果,就像上海药物所验证双黄连有抗病毒效果一样,它有客观评价指标。目前检验药物安全有效性的方法主要是大样本随机双盲对照实验,很多研究证据质量很低,是因为没有遵循严格的实验原则。 而如果双黄连要做临床研究,并不是不能做,而主要看“想不想”。2013年,就有中国人在实证医学期刊《Evidence-Based Complementary and Alternative Medicine》发表了双黄连注射液治疗上呼吸道感染的系统性对照研究,结论是:没有实质性的证据证明双黄连注射液能治疗上呼吸道感染。 所以,双黄连说明书上载明的治疗效果完全是可以研究的。这一次如果要宣称双黄连可以“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也请拿出数据。 5、管他有没有用,先买着也没什么关系吧? 我非常不建议大家囤药。浪费钱不说,盲目用药的风险不小。国家食药监总局发布《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年度报告(2014年)》收到的中成药不良反应/事件报告9万余例次,其中严重报告4670例次,占5.1%。中成药口服制剂排名第一位的就是双黄连合剂(口服液、颗粒、胶囊、片)。 而如果是双黄连注射液,那严重不良反应就更多,主要是表现为过敏反应。国家药监局曾多次就其不良反应进行通报。而且,也有比较高水平的研究,证实这种过敏反应跟双黄连种的绿原酸成分有关,相关研究见参考文献。 所以说,双黄连无论是安全性和有效性都是可以进行研究的,但针对外界宣传的诸多疗效,却鲜有高质量研究。新冠肺炎疫情对大家的伤害已然很大了,请大家此时此刻还是保持冷静,疫情不会一蹴而就地被终止,药物也不会一蹴而就地成功,大家还是做好基础预防吧。(腾讯网 谢望时 | 药理学硕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