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3年02月01日 星期三 00:55:59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29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新型冠状病毒

網傳中藥雙黃連有效控毒 網友吃瓜看戲開群嘲

网上有流传中药双黄连能有效抑制新型冠状病毒,造成双黄连被卖空。但也有网友认为双黄连控毒是无稽之谈。 有网友对比了双黄连的成份: 双黄连口服液 【主要成份】 金银花、黄芩、连翘,辅料为蔗糖。 复方鱼腥草 【主要成份】金银花、黄芩、连翘、板蓝根、 鱼腥草。 发现双黄连与复方鱼腥草就多了蔗糖。 有网友更是直接指出,目前在疫苗还没有出现的情况下,中医只是在“表演”。 网上双黄连一药难求,有些人一看见双黄连的名字就马上下单,甚至连兽用的药物,因为有双黄连的名字,也是销量猛涨。   (都市网Rick综合)

特寫!那些飛越半個地球卻只能待在家裡的加拿大人

一些人飞越半个地球与家人和朋友团聚,但最后却只能待在家里无法出门。一些人到达后,旅行计划却要被迫改变。在中国的加拿大人担心他们什么时候才能回到加拿大。而在加拿大,则是对中国亲人的焦虑。 对于数以亿计的中国人来说,今年中国最重要的节日是不同的。 吴敏杰(Minjie Wu音译)现在在多伦多,她的父亲是加拿大居民,他目前在11000多公里外的武汉处于自我隔离状态。距离使她感到无助和忧虑。 “我确实担心,尤其是因为我离得太远了。我想帮忙,但我也无能为力。”她在社交媒体上看到人们努力保持积极的心态,互相帮助,她在这种群体感中找到了一些安慰。 一个月前,吴的父亲独自飞回中国探亲访友,但现在他却只能独自在家过节。吴和她的母亲每天都要陪他几次微信。他应该要到4月份才会回来,所以他们试图让他进入该地区加拿大人的撤离名单,但作为居民而非公民,他没有资格。 吴和她的丈夫詹姆斯·柯林斯(James Collins)之前已经买好了春末和女儿一起去武汉的票,但现在正在考虑取消这些计划。 “我的家人、亲戚基本上都取消了所有活动。每个人都呆在家里,”吴说。 她说,都没办法碰面交流,所以在除夕,每个人都在群聊中庆祝,通过微信传递传统的“红包”。 对许多中国家庭来说,农历新年通常是一个传统的大型聚会,人们会拜访亲戚和老友。在中国,春节前后的几天或几周被称为世界上最大规模的年度人类迁徙,据统计,在此期间会有30亿人次的旅行。这通常是一年中许多人能见到家人的唯一时间。 多伦多大学的学生Katherine Li说,她的家乡紧邻中国目前受灾最严重的地区湖北。她一直在关注新闻,为家乡的朋友和家人担心。 “但我真的无能为力,”她说。今年的除夕夜,李发现自己已经无心过节了。 和许多有家人在中国的学生一样,李在中国春节期间无法见到她的家人,因为学校正在上课。今年,她的家人低调地庆祝了她的生日,并把她的祖父母带回家,以便在必要时更容易照顾他们。 “我在这里的所有朋友,我们只是不停地给我们的父母和家人发信息,告诉他们不要聚在一起,戴上口罩,要小心。询问是否一切都好,”李说。 加拿大华人社区内的紧张局势和捐款运动 到目前为止,加拿大只有三起确诊病例,但人们还是或大或小地感受到这种病毒的无声影响,尤其是在华人社区。 家长们分享了他们的孩子在学校里如何受到同学歧视的故事。企业要求一些员工呆在家里。一家中国珠宝店决定关闭到2月9日。一个家庭取消了他们孩子的钢琴演奏会,因为他们最近接待了来自中国的客人。 中国社交媒体平台上流传的谣言和视频也在部分社区引发了恐慌、紧张,甚至愤怒,一些家庭希望采取比官方建议更严厉的地方措施。从中国回来的游客被他们自己的社区挑出来。许多人都在进行自我隔离“以防万一”。 然而,尽管存在这些不确定性和担忧,社区中的许多人也聚集在社交媒体上,讨论和组织他们可以帮助世界另一端的家人、朋友和陌生人的方式。许多微信群已经组织了捐赠活动,收集物资送往中国,武汉的医院呼吁公众提供更多的口罩、防护装备和其他医疗用品。 在大多伦多地区的药房和其他商店里,顾客反映很多相关产品已经售罄。上周末,多伦多地区一家沃尔玛超市的几块标牌告诉购物者,口罩、洗手液、外用酒精和双氧水都已售罄。 吴的丈夫詹姆斯说:“我们一直想把口罩和其他东西寄回去。但我觉得很多人都在做同样的事情。我在伯灵顿工作,伯灵顿的相关产口都已经卖完了。他们说很多人从多伦多来买口罩寄回去。” 在中国生活的加拿大人 据官方统计,受疫情影响,中国多个城市封城,约有5,000万人受到影响,许多人处于自我隔离状态。加拿大侨民,亲戚,朋友,游客被困其中。从武汉到北京再到上海,许多人都在自我隔离,只为了生活必需品而出门。 “我们非常紧张,基本上不打算出去,”重庆的国际外国语高中教师兼编辑凯伍德(Kai Wood)说。重庆是一个拥有3000多万人口的直辖市,紧邻湖北省。 “我们出去的时候,我有一套严格的保护程序。手套,两个口罩,护目镜,等我回来后再把这些装备好好洗一洗。”拥有这样的装备让他感到安全,他在微信上写道,尤其是现在在商店里很难找到这样的装备。 他说:“我的一些朋友认为我做得太过分了,但如果他们下周病了,我不会感到惊讶。”来自官方和非官方的消息,铺天盖地又相互矛盾,让他夜不能寐。 他说,他们认识的每个人都取消了计划。他和他的妻子也取消了他们自己的计划,要么回加拿大旅行,要么去中国以外的地方度个小假。和其他无数人一样,他们和亲戚视频聊天,讨论拜访附近家庭的风险,包括年迈的父母和一岁大的婴儿。 伍德说:“我妻子昨晚给老师们上了一节萨尔萨舞视频课,有500人参加。我们尽力保持清醒和忙碌……生活还得继续。” 在加拿大这儿,伍德的家人相信他很聪明,但他们也担心中国的情况。伍德也为他们担心。主要通过短信在多伦多当地华人社区传播的谣言也传到了伍德的手机上。 尽管有这些担忧和政府的撤离计划,许多在中国生活的加拿大人,有着家人、工作、企业和宠物,说他们没有离开的计划。 与此同时,在武汉以北约900公里的河北省石家庄市,多伦多的作家楼宇森(Ethan Lou音译)再也不能去爷爷奶奶住的养老院看望他们了。他说,起初,游客必须戴上口罩,接受体温测量,但几天前,出于谨慎,相关规定收紧,禁止所有访客进入。 然而,不管发生什么事,他都不太担心。楼通过电子邮件告诉CTV:“老实说,我不太担心这个。我记得当我还是个十几岁的孩子时,在非典期间经历了这一切。我又不是在武汉。中国是个大国。” 大连的英语教师Andrew Hominuk也不太担心,尽管他在春节前夕去过武汉,那时病毒还没有广为人知。 “我小心翼翼,保持清洁。大连现在只有几个最近从武汉回来的人,”他通过微信说。 即便如此,在这个位于武汉东北方向1400多公里、距中朝边境仅数小时车程的港口城市,人们仍能感受到这种病毒的影响。来自多伦多的Hominuk说,商店里的新鲜蔬菜已经卖完了,一切都异常安静。 “我来这里8年了,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情况。”(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图库) (ref:https://www.ctvnews.ca/canada/masks-donations-and-online-salsa-classes-canadians-worry-cope-amid-coronavirus-outbreak-1.4791762)

報喜!Sunnybrook醫院已經讓第一例病人出院!

Sunnybrook医院说,他们已经让第一个被诊断出新型冠状病毒的病人出院。 医院表示,经过一周的治疗,这名50多岁的男子病情不断好转,现在已经不需要住院治疗。 第二名确诊患者是第一例患者的妻子,她病例确诊以来一直在家中进行自我隔离。 Sunnybrook医院在一份声明中补充说,多伦多公共卫生部门将继续监测病人。 安大略省卫生官员昨日在一份最新报告中表示,他们目前正在对27名疑似者进行病毒检测,之前已有38人通过检测排除了染上病毒的可能。 卫生部门的首席医疗官David Williams医生说,他相信他们目前建立的系统是有效的。 他解释说:“那些受到关注的人已经自我报告了……我们还没有看到任何突然出现已经病得很厉害的人。” 多市确诊夫妇同坐商务仓37人全获联系 15约克居民1人有病征 约克区卫生医疗官库吉(Karim Kurji)昨日表示,早前确诊的一对华人夫妇,他俩在1月22日从广州飞往多伦多的南方航空CZ311班机坐于商务仓,商务客位的37名乘客,卫生当局已全部联络上这批人士,并紧密监控上述较有机会接触到确诊新型冠状病毒的这对夫妇。 库吉透露,在紧密监控的乘客中有15人为约克区居民,其中14人没有病征,仅1名有病征的乘客现于家中自我隔离,当局与他们保持联系,并会作紧密监控。 (都市网Rick综合编译,图片来源图库) (ref:https://www.680news.com/2020/01/31/toronto-patient-with-1st-confirmed-case-of-coronavirus-discharged-from-hospital/)

卑詩疾病控制中心 澄清網上對病毒的多種誤解

(■■卑诗疾病控制中心就新型冠状病毒如何传播和戴口罩作用等,作出澄清。图为在多伦多皮尔逊机场,有人戴上口罩。加通社) 世界卫生组织周四宣布,把新型冠状病毒爆发列为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随着该疫情扩散,以及公众对该疾病的担心,社交媒体上出现的谣言也越来越多。 为此,卑诗疾病控制中心(BCCDC)发出多条推文,澄清目前在社交媒体上流传有关该病毒传播,以及戴口罩作用等多种误解。 卑诗省首席卫生官亨利(Bonnie Henry)周二确认省内首宗新型冠状病毒病例时指出,冠状病毒通常附着在较大的飞沫,而这些飞沫会迅速从空中掉下来。因此,如果患者咳嗽或打喷嚏,必须与之保持相对紧密的接触(两米之内)才有机会吸入这些病毒。而这种新型冠状病毒不像流感或麻疹等其他病毒那样具有高传染性。 同样地,BCCDC指出,冠状病毒不是通过皮肤进入,而是经由较大的飞沫传播,这种情况可能发生于有人打喷嚏时。公众需要吸入足够量的冠状病毒,才能到达人体的肺部深处。 戴口罩增触摸脸部次数 至于戴口罩是否有用,BCCDC表示,患者应使用口罩,以防止把病毒和疾病传播给其他人,并且有助避免其他人的飞沫进入,不过对健康人士来说,可能没有帮助。 BCCDC续道,当一个人没有生病时,戴口罩可能给人一种错误的安全感,且可能因为调整口罩,而增加触摸自己脸部的次数。 这与亨利在周二的记者会上发出的资讯相呼应。亨利称,在某些情况下,口罩可能很重要,例如医护人员在仔细评估患者时戴上口罩,又或病人戴上口罩以防止飞沫扩散。 与亨利的观点一样,BCCDC也表示,在社区中,最重要的事情是定期洗手,以保护自己免受冠状病毒感染,并避免触摸脸部。 BCCDC还称,咳嗽时要掩住嘴;如果生病,应远离他人:又假如一个人触摸了东西,上面可能有冠状病毒的飞沫,只要在触摸脸部或嘴巴之前清洁干净双手,把这种病毒传染到体内的风险不大。综合报道

新型冠狀病毒多國確診 法亞裔受歧視激增

(■法国亚裔网民展示“我不是病毒”的标签,表达受歧视的愤慨。) (星岛日报报道)法国广播公司昨日引述法国青年华人协会指出,自从中国爆发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以来,法国的亚裔社区遭到普遍歧视。另一边厢,加拿大多伦多市长庄德利(John Tory)和公共卫生官员及多名市议员,周三与多个华人社区组织的代表召开记者会,敦促公众避免因对新冠状病毒的恐惧,而将华人社区污名化和产生种族歧视。   在法国(五宗确诊病例)的公共交通系统或学校里,近日再次浮现反华态度或言论。一位华裔高中生在校内注意到其他同学经常说:“别来找我们,你会传染我们的。”该华裔高中生说,事实上,可能传染新冠肺炎的只是来自中国某些地区的人。一位柬埔寨裔十四岁女中学生说:“我有一位朋友告诉我,他不想再和我一起玩了,因为我是中国人,尽管我不是中国人。我没回答他,就直接走了。”   另一位女中学生讲述一位同学遭到的屈辱说:“我认识的一个女孩告诉我,她在地铁找到座位坐下后,周围的乘客就开始站起来走开了,因为她是中国人,所以要远离她。”亚裔社区有网民在网上标示“我不是病毒”(Je Ne Suis Pas Un Virus)的标签表达愤慨。法国青年华人协会称,疫情已引起歧视亚洲的种族主义情绪上升,对此应予谴责。该协会在Twitter上传一段视频呼吁尊重亚裔社区,视频显示,一位带着行李的亚洲女性,坐在地铁车厢内看手机,镜头一转,她对面坐着的两位乘客,将自己的围巾拉高,挡在口鼻之上。该视频配上标题“停止心理作用,请对亚洲社会保持清醒和尊重”。   在华人聚居的加拿大(三宗确诊)多伦多,市长庄德利和公共卫生官员及多名市议员,周三与多个华人社区组织的代表一起见记者。庄德利呼吁社区要确保不让假消息泛滥:“我们不能让恐惧或无知凌驾于我们的社会价值观之上,即理解、尊重和拒绝歧视。”他强调,根据目前专家的意见,病毒对整个社区的危险仍是低的。他说,很担心听说有人对华人进行区别对待,说要让他们自我隔离或建议避免去华人的店铺等,这些都是完全错误的。他提醒,无论是行动、言语,表现出对华人的歧视都是不能容忍的。   多伦多首席卫生官狄慧娜(Eileen de Villa)说,不准确讯息的传播,给社区成员造成不必要的污名,歧视是不可接受的。多伦多市议员周凯捷(Joe Cressy)也说,多伦多有近三十万华裔居民,他们是我们的朋友、邻居、同事、家人,在关键时刻,不能因为恐惧而散播错误讯息和歧视。

安省首席醫官:新型冠狀病毒殺傷力與一般流感相似

(■安省首席医官威廉斯(右)及助理首席医官艾芙,在记者会上讲述安省新冠肺炎最新情况。) 安省确诊的“新冠肺炎”病患仍然只有两人,尚待化验结果的怀疑个案增加至27人;现时疫区范围由武汉市扩大至整个湖北省。安省首席医官威廉斯(David Williams)表示,新型冠状病毒的杀伤力与一般流感相似。 威廉斯昨天在记者会上表示,在“沙士”期间,有人因为不了解或恐惧而一竹篙打一船人,导致种族歧视和种族定性。旅游是界定“新冠肺炎”的一项主要原则,没有到当地旅游的人不会成为携带病毒者。这些曾经外游的人相当负责任,主动通知卫生部门,并自我隔离以免影响他人。 威廉斯称,年龄较长的病患往往患有其他疾病,因为很难界定他们是因为患上“新冠肺炎”死亡,或是病毒加速死亡,又或只是刚好带有新病毒。近日不断增加的死亡人数令人感到紧张,但与麻疹18%至20%死亡率比较,感染“新冠肺炎”的死亡率为1.5%至3%,与普通流感差不多。 他指“新冠肺炎”可以经由“近距离接触”(Close Contact)传染,并不是指从患者身边经过,或坐在同一个房间内但相隔一段距离便会被传染;通常是指经常有接触的家人。 以疫区人口病患数并非坏消息 他称,当疫情尚只有大约2,000至3,000宗时,已经预言病患人数应超过10,000人。随着更有效的筛检方法和更多人被测试,感染人数自然也相应增加;但这并非坏消息,因为受影响地区有大约3千万人口。 助理首席医官艾芙(Barbara Yaffe)表示,安省截至昨日上午8时,省府公共卫生部门的实验室合共进行了67次化验,当中有两人被证实感染新型冠状病毒,有38人的检验结果呈阴性反应,有27人尚未有结果。怀疑个案的人大部分没有住院。首名确诊患者目前仍然留医,情况稳定。第2名患者继续留在家中隔离,情况良好。 她称,公共卫生局已经与两名确诊患者乘坐同一班飞机、座位前后2至3米范围内的其他乘客全部取得联系。这些乘客每日都有留意身体是否出现“新冠肺炎”的征状。公共卫生局职员在14天的病毒潜伏期内,每日均打电话与他们联络。医学证明,呼吸滴液的飞散范围不超过2米。也有同一班飞机座位在受影响范围外的乘客,打电话向公共卫生局查询是否需要接受检查。 她表示虽然是老生常谈,但这种传染病最重要的防疫措施是经常洗手。用手触摸其他物品后,尽量不要再触碰脸部,应该先洗手。咳嗽时用手肘遮掩或使用手帕。如果生病便留在家中。她指出,目前筛检的界定范围由武汉市扩大至整个湖北省;患者只要出现咳嗽或发烧的征状,也视为有传染性,不再要求有咳嗽及发烧。

196名被困加拿大人求助 撤僑先接兒童與老人

(■■杜鲁多周四重申加拿大人被病毒感染的风险仍然很低。加通社) 尽管世界卫生组织(WHO)宣布将中国的新型冠状病毒爆发,列作全球紧急公共卫生事件,总理杜鲁多周四重申,加拿大人被病毒感染的风险仍然很低。目前已有196名被困在中国湖北省的加人希望加国政府协助离开,周四有报道指,首先开始撤离的,将会是加拿大驻中国外交官家属的长者及幼童。 据《星报》报道,加拿大环球事务部(Global Affairs Canada)周四表示,被困中国湖北省寻求渥太华协助的加拿大人数量,已从日前的160人增加到196人,主要集中在武汉市。不过,加拿大政府准备的包机何时出发前往武汉撤侨,目前仍未确定,杜鲁多表示,加国与中方官员仍在商讨安排。 确保仍留中国的加人安全 联邦卫生部长凯杜(Patty Hajdu)周四在国会表示,中国政府已经表明,已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患者将不允许离开。她说,联邦政府正在努力确保想离开的加拿大人,获得安全转移,同时也确保继续留在中国的加人安全。 总理杜鲁多周四在安省宾顿市告诉记者,加拿大官员正继续与中国政府磋商如何将滞留在当地的加拿大人带离。针对《环球邮报》(The Globe and Mail)周四的报道指,加拿大政府已开始先将加国驻中国外交官家属中的“老弱病残”者接回国,包括65岁以上长者、年幼学童,以及健康状况欠佳的人。杜鲁多对此未予否认。 当记者问及为何在其他加人尚未接走的情况下,加拿大外交官的家人却被优先安排离开,杜鲁多没有正面回答,仅表示加拿大使领馆的外交人员正在当地全力开展工作。

普通人戴口罩作用小 容易被誤認為帶病毒者

戴口罩并不一定能够避免受感染。安省首席医官威廉斯说,每年冬天都可以看到有人戴口罩,因此不应该因为戴口罩便指指点点,甚至怀疑对方是带菌者。很多人习惯戴口罩但并不一定有科学根据;更何况,一般人用的普通口罩并不是手术用途。 他说,医护人员有严格的戴口罩和除口罩指引,并要经常更换。因为呼吸产生的湿气聚积在口罩上也会滋生细菌。 助理首席医官艾芙说,如果出现征状,戴口罩可以避免散播病菌。医护人员用的是特别口罩。 普通人戴口罩是没有任何作用,反而可能误以为安全而更容易感染。当然,个别社区有戴口罩的习惯也是无可厚非。本报记者

TTC管理層不主張戴口罩 工會支持會員自主

尽管安省公交机构管理层认为,现时公交员工并不需要戴口罩上班,称这样做可能会引发乘客不必要的恐慌,但公交工会组织表示支持其会员做足对“新冠肺炎”疫情的防范,包括维护他们在需要时戴口罩的权利。 据《星报》报道,代表超过1.1万多伦多公共汽车局(TTC)工人的联合运输工会113分会(Amalgamated Transit Union (ATU) Local 113),周三向会员发出声明称,由于“医学界对口罩的有效性存在不同观点”,工会“无法”对会员是否戴口罩提出建议;但是,“如果你觉得戴口罩上班对自己的健康有益,工会将提供支持。” 这项声明称,“我们全力支持会员保护个人、家人和客户的权利。” 不同意关于口罩对防疫无效立场 代表大约2,300名Go Transit司机、维修人员、车站服务员和支持人员的ATU 1587分会委员斯福尔扎(Manny Sforza)称,他与负责GO Transit的省级机构都会联通(Metrolinx)进行了“非常良好的对话”。但他表示不同意都会联通关于口罩对防疫无效的立场。 斯福尔扎称,他已接到会员打来的电话,表达他们对新冠状病毒的关注。1587分会现在的观点是,感染这种病毒的风险很低,GO工作人员应“保持冷静”。 但斯福尔扎同时表示,如果风险等级上升,允许会员戴口罩应是合理的,工会预计资方不会设置任何障碍。 TTC发言人格林(Stuart Green)称,本周早些时候,一些地铁清洁人员在工作时戴了口罩,“但在与职业卫生专家谈话后,他们摘掉了口罩继续工作。” 格林称:“我们会继续遵循多伦多公共卫生局、安省卫生厅和加拿大卫生部的建议,即日常活动中不需要戴口罩。我们已与工会进行了沟通,要求他们依循可靠的信息来源。” 据公共卫生官员建议制定指示 都会联通发言人艾金斯(Anne Marie Aikins)表示,该机构已告诉员工不需要戴口罩,这是根据公共卫生官员的建议而制定的指示,是为了避免引起乘客的不必要关注。 艾金斯指,近日有一些都会联通员工戴口罩上班,他们的主管将找他们谈话。都会联通已通知员工遵守公共卫生指示,包括定期洗手、注射流感疫苗,以及如果生病应留在家中等。 安省公共雇员工会(Ontario Public Service Employees Union,简称OPSEU)主席托马斯(Warren Thomas)在致会员的信中说,他正在组建一个由OPSEU卫生保健专业人员和其他部门主管组成的专家工作组,以监控相关报告并提供建议。但信中未提及戴口罩的问题,只提供了公共卫生官员的建议。 拥有70万名会员的加拿大最大工会——加拿大公共雇员工会(Canadian Union of Public Employees)发言人表示,目前很难确定在特定情况下应采取何种行动,因为该工会在全国范围拥有太多不同的当地分会和各种不同的集体协议。 综合报道

疫情被世衛列為緊急事件 PHEIC有別於疫區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持续扩散,截至1月31日上午10时,中国病例增至9720宗,213人死亡。世界卫生组织(WHO)30日宣布新冠肺炎疫情构成“国际关注公共卫生紧急事件”(Public Health Emergency of International Concern,PHEIC),是史上第6度宣告,确认疫情对中国之外的国家有风险,需要国际社会一致应对,但世卫组织不建议对中国采取旅行和贸易限制。 截至1月30日24时,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收到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累计报告确诊病例9692例,现有重症病例1527例,累计死亡病例213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171例,共有疑似病例15238例。截至1月31日上午10时,病例已增至9720宗。 当地时间1月30日晚,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在日内瓦举行新闻发布会,说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已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谭德塞称,“作出这一决定不是因为中国正在发生的情况,而是因为其他国家正在发生的情况”,“我们最大的担忧是,病毒向一些卫生系统较弱国家扩散,这些国家可能并未做好准备应对疫情”。 谭德塞强调,宣布这一决定“并非是对中国没信心”,“相反,世卫组织继续对中国控制疫情的能力保持信心”,“几天前我去了中国,见了习近平主席。在离开时,我对于中国在资讯透明度、保护全球人民方面的承诺毫不怀疑”。 谭德塞表示,虽然会有一些经济损失,但中国采取了超常规的有力措施,中国在很多方面为应对疫情树立了榜样。“实际上,中国所做的事情超出了对其的要求。”谭德塞指出。宣布此次新冠病毒疫情为PHEIC后,谭德塞还宣布了七条临时建议,其中认为没有必要采取限制国际人员流动和国际贸易的措施,世卫组织不建议限制贸易和人员流动。 谭德塞:中国措施远超要求 世卫组织此前曾5次宣布“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分别是:2009年,H1N1流感病毒疫情;2014年,野生型脊髓灰质炎病毒疫情;2014年,西非埃博拉病毒疫情;2016年,巴西寨卡病毒疫情;2018年-2020年,刚果(金)埃博拉病毒疫情。对于世界卫生组织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列入“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中国外交部31日上午表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中国政府一直本着对人民健康高度负责的态度,采取了最全面、最严格的防控举措,很多举措远超出《国际卫生条例》要求,我们完全有信心和能力,打赢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中国外交部称,中方本着公开透明和负责任态度,向有关各方及时通报疫情资讯、分享病毒基因序列。

病毒前面冠名武漢 可能導致文化歧視

新冠状病毒引发的恐慌,在一些地方甚至导致华人社区被污名化或遭到种族歧视。有学者表示,尽管温哥华暂时未有歧视华裔严重事件,但校园内一些华裔学生已受到影响,或让此前就存在的歧视华裔现象更加恶化。另有时评人称,多伦多因当年沙士(SARS)时期受影响较大,民众对本次疫情反应更强烈。他亦建议,自中国返加人士应自行隔离14天。 温哥华兰加拉学院(Langara College)社会学及人类学系主任普拉丝(Indira Prahst),周四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当人们使用“歧视”字眼时要特别谨慎。目前媒体每天都长篇累牍地报道,总将“中国”和“病毒”等字眼放在版面头条,时间久了会令民众把华人和病毒联想在一起,造成人们认为有华裔长相的人就携带病毒的偏见,也让人们害怕从中国来的人。该现象对青少年的影响更负面,学校里可能有人不愿与华裔孩子一起吃饭,不愿坐在他们旁边或一起玩耍等,这令他们通过“感觉”表现出种族歧视的“行为”。普拉丝认为,这种排斥行为是有问题的,但目前在大温还不太明显。 戒心和歧视一线之差 普拉丝并表示,华裔社区内部也存在一些歧视。这虽然也是值得关注的问题,但更重要的应被看作是自我保护。她说,有家长要求若家人有从中国返加的孩子,需在家自动隔离14天,或是不让自己的孩子去上学,主要目的都是为了保护孩子,而家长有权保护孩子,这种行为不能称为种族歧视。但值得关注的是,这种排斥华人的行为有可能引发仇恨,疫情平息过后可能仇恨犹在,这就值得警惕,或会令华裔成为病毒的“替罪羊”。 不久前大温已出现多宗仇华事件,她担心此次病毒爆发可能令这种情绪更严重。要解决这一问题,学校教师应趁机教育学生,我们现在应防御的是病毒,而不应该指责中国人。 至于以“中国病毒”或“武汉病毒”称呼新冠状病毒是否算是歧视时,普拉丝表示,这种称呼是有问题的,人们应直接称呼病毒名字,而非其发源地。她说,这在加拿大是新形式的歧视,可以称为“文化歧视”,媒体更不应以地名直接称呼该病毒。 时事评论员董达成则认为,“戒心”和“歧视”有时只是一线之差。他说,与温哥华不同,最近多伦多因新冠状病毒爆发而引起约9,000家长请愿,要求有家人从中国来的孩子在家隔离14天,是因为沙士时期多伦多疫情非常严重,有44人丧生,因此市民格外紧张,“戒心”也更重一些。但安省当局也已做出相应措施,消除人们的戒心。 自我隔离是社区责任 他说,人们现在的反应是对病毒有戒心,而非对所有人有戒心。不过,在一种病毒前面加上地名的行为较为普遍,人们毋须太介意。 对于家人有从中国回来的孩子是否应该返学,董达成就建议说,尽管官方没有强制要求,他仍鼓励这样的孩子留在家中学习,14天的学业应该不难追回来,而自我隔离是对他人的尊重和对社区的责任。

加首席衛生官譴責歧視 盼包容尊重度疫情難關

加拿大首席公共卫生官谭咏诗(Theresa Tam,图)谴责与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有关的种族主义和歧视行为。 在社交媒体推特(Twitter)上,谭咏诗表示,对于越来越多针对中国或亚裔人士的种族主义行为和网上评论感到困扰,批评是“不可接受,并且造成严重伤害”。她指出,这类行动只会带来分化。 谭咏诗强调,加拿大这个国家的根本价值,就是建立在尊重、多样性和包容上。 她呼吁国民从10多年前的沙士(SARS)疫情中汲取教训。当时,东南亚人士也遭受种族主义行为和歧视。 研发疫苗需时至少一年 另一方面,谭咏诗估计,可能要等待至少一年,才会出现新型冠状病毒疫苗。她补充说,在未完成疫苗研发工作之前,政府及各个公共卫生机构应该计划好,在未来一段时间如何可以妥善地控制疫情。 谭咏诗表示,过去已有研究人员研发出其他多种冠状病毒的疫苗。目前,全球各国正在齐心协力,致力加快研发这种新型冠状病毒的疫苗。 不过,她坦言,即使加快研发步伐,也要多花一年时间,才有机会研发新疫苗。“因此,我们必须面对现实,就是计划好在暂时没有特别疫苗的情况下,如何处理和控制这种新型病毒”。综合报道

大統華成網絡謠言受害者 衛生官澄清無員工受感染

(■■大统华CEO李佩婷表示大统华时时保持最高水准的清洁,食品安全和环境卫生,是最基本的日常要求。) 据《多伦多星报》(The Star)报道,公共卫生官员说,网传史刁士大道东(Steeles Ave. East)夹和顿大道(Warden Ave.)的大统华超市有一名员工被病毒感染,那不是真的。大统华是网络谣言的受害者。公共卫生官员说,没有什么可以担心的,并要求市民不要相信或传播不实信息,要相信官方资源。 大统华CEO李佩婷表示,很多谣言是从微信等华人社交媒体上开始的,而转发虚假信息,只会吓到我们自己的社区。她鼓励大家应从世界卫生组织(WHO)、疾病控制中心(CDC)和各地公共卫生部门,去获得可靠信息。 这段时间,大家难免会有点儿恐慌,不太敢在外面吃东西,更想要买菜回家自己做才放心,李佩婷也说,这时候一家值得信赖的超市就特别重要。她并表示,大统华有信心、有能力在这特别时刻,为大家做好最安心的服务。 她说,大统华曾经和大家一起安然度过2003年的沙士(SARS),累积了完整丰富的经验。“我们时时保持最高水准的清洁,食品安全和环境卫生,是大统华最基本的日常要求。”李佩婷说,大统华还额外加强了许多措施,会持续投入心力,确保工作伙伴和客人的健康与安全。本报讯

對華裔母女開種族歧視笑話 你掉了冠狀病毒

互联网近日流传一段视频显示,一名白人男子以“你掉东西了”、“你掉了冠状病毒”等“笑话”,嘲讽拍摄视频的华裔女子,该男子辩称他曾向很多不同族裔人士讲述该“笑话”,并非歧视。 视频拍摄者的姐姐周四称,仍是高中生的妹妹,与母亲周三在本拿比铁道镇(Metrotown)的户外停车场遭遇此事,令人气愤,新冠状病毒仍在令很多人承受痛苦甚至死去,这么严肃的话题真的不应拿来作为“笑话”并歧视他人。 温哥华市民张小姐周四接受《星岛日报》记者采访时说,周三下午5时左右,妹妹与母亲在铁道镇购物中心买完东西,到户外停车场正准备开车离开时,有一名白人男子停车在她们旁边,摇下车窗说:“嗨,你们掉了点东西。” 母亲和妹妹赶紧看了一下地面,却没发现掉下什么东西,而该男子则一直在笑。两人觉得不对劲,男子随后说:“你们掉了冠状病毒(You dropped coronavirus)!”随后哈哈大笑。母亲和妹妹当场愣住,不知作何反应。 张小姐说,此后母亲开车离开停车场时,该男子的车刚好在她前面,生气的母亲便按下喇叭。因为母亲英语不好,妹妹便下车跟该男子对话并录下视频。 在视频中可以看到,妹妹告知该男子,她认为对方刚才所说是非常“种族歧视”的话,该男子竖起拇指说:“是吗?那太棒了!我说你掉了你的冠状病毒。” 妹妹回说:“你不应该看我的样子,就认为我是中国人。”男子则说:“我跟10种不同的人说了,有白人、有棕色人种,因为你觉得这是种族歧视,你就是种族歧视,反正我不是种族歧视。” 他还说:“这是个搞笑的笑话:嘿,你掉了东西!”随后该男子不顾妹妹的解释,大吼一声之后开车离去。 张小姐说,当时母亲非常气愤,尚在读中学的妹妹还有一点害怕。妹妹告诉她,因为新冠状病毒爆发,学校社交媒体上已出现了很多有些歧视的言论,令她感到不舒服,但没想到不止互联网上,这种情况在现实生活中也真实存在。 学校社媒出现歧视言论 张小姐表示,病毒传播不是哪一个族群的事情,任何一个人都不可以对另一个人这样讲话。病毒仍在传播,很多人为此承受痛苦,更有人因此失去生命,这么严肃的话题根本不能拿来当笑话,而且也不好笑。 她呼吁人们在遇到类似事情的时候,要勇敢站出来告诉对方:“你这样做让我不舒服。”尽管经常有人这样随便讲,但当事人一定要发声。

聯邦衛生部長重申 加拿大人感染風險很低

加国联邦卫生部长凯杜(Patty Hajdu),在世界卫生组织(WHO)宣布将新型冠状病毒爆发列作全球紧急医疗事件后,重申加拿大人面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机会仍然很低,而政府亦努力确保国民的安全,以及不会作出令国民处于危险的决定。 凯杜表示,加国对付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上,没有必要作出任何改变,因为加拿大已经满足世卫的要求。 但凯杜回避有关加拿大人从中国回加时,是否要被隔离的问题;凯杜只表示,就这问题还需要更多讯息,她仅进一步强调加拿大人的健康会受到保护。 她亦表示,目前仍在中国的加拿大公民,据知没有人感染新型冠状病毒。 (图片:星报) T02  

瘋傳視頻被確認不實 加航抬下的病人與疫病無關

周二晚上发布在推特上的一段视频在所有社交媒体平台上被广泛分享,这段视频引起了人们对围绕冠状病毒传播错误信息的关注。 推特上分享的视频似乎显示护理人员正在转移加航航班上的一名乘客。发布这段视频的人表示,这架飞机刚刚从中国抵达多伦多。 最初的视频已被删除,但被其他Twitter用户分享。 Global News采访了皮尔区的急救人员,并在推特上写道,这段视频是“谣传”。 医护人员告诉Global News,这名患者被带离飞机,原因是与冠状病毒无关。 原始视频已被删除,但截至周四上午9点30分,该视频在Twitter上的浏览量已经超过7000次。该视频随后被其他社交媒体平台上的不同账户分享。 “昨晚加航上被抬走的人,她没有冠状病毒…尽管如此,我还是想补充一点,医生说早期携带者并不总是表现出症状。”视频发布者其后在推特上写道。 在这段视频发布之前,Twitter上已经发布了一系列推文,声称约克大学和瑞尔森大学的冠状病毒病例已经得到确认。 两所大学都对社交媒体上流传的帖子进行了处理,并证实这些报道是假的。 到目前为止,安大略省卫生官员正在调查27例冠状病毒感染病例,其中2例已得到确认。 多伦多公共卫生医疗官员Eileen de Villa周三在一份声明中说,多伦多人感染冠状病毒的风险很低。(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图库) (ref:https://www.blogto.com/city/2020/01/toronto-misinformation-coronavirus/)

溫哥華男子最終被確診感染新型冠狀病毒

国家微生物实验室确认,温哥华男子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呈阳性反应,即加拿大至今总共有3名被确诊感染新冠肺炎的患者。 最新被确诊感染新冠肺炎的患者,是1名40余岁,居住在温哥华的男子,他经常往来加国及中国,该男子现于家中自我隔离。 卫生官员表示,新型冠状病毒在卑诗省扩散的风险仍然很低。 卑诗省卫生官员办公室表示,除了为防止冬季其他常见呼吸道病毒而建议采取常规措施外,一般市民没有需要采取任何预防措施;而一般预防措施,包括经常洗手,咳嗽或打喷嚏到衫袖中,及避免与病人接触。 (图片:CBC) T02

156名加拿大人請求離開中國 撤僑需中國批准

加拿大外交事务高级官员说,在新型冠状病毒爆发之际,156名加拿大人请求帮助离开中国。 外交部副部长玛尔塔·摩根(Marta Morgan)今天上午告诉议会,加拿大仍在争取中方同意派遣包机前往撤侨。 为了控制这种新型冠状病毒,中国从武汉开始,几乎封锁了整个湖北省。 根据加拿大政府的数据,大约有250名加拿大人在加拿大国际事务中心注册。 摩根说,外交部正在与加拿大公共卫生局合作,帮助他们与中国专家协调。 这种冠状病毒通常引起轻微的类似感冒的症状,但对有其他健康问题或免疫力低下的人来说可能是致命的。(加通社,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加通社)

【視頻】擔心病毒擴散 7000人被困意大利游輪

由于一名乘客出现新型冠状病毒症状,7000人被滞留在意大利的一艘游轮上。与此同时,俄罗斯正在关闭与中国的边境,以阻止疫情的蔓延。 在中国大陆,源自中国城市武汉的病毒病例数量在一天之内激增了30%,达到了7700多例。在其他地方,北美、欧洲、亚洲和中东的20个国家或地区已经有100多人感染。最令人担忧的是,在国外,包括德国,已报告了人传人的病例,这是欧洲的首例。 与此同时,在意大利,Costa Smeralda crusie号客轮现在停靠在罗马西北部的沿海城镇Civitavecchia港口。 Costa邮轮的一位发言人告诉CNN,一名54岁的妇女正在发烧。她和她的丈夫都在接受病毒检测。 船上有6000名乘客,大约1000名船员。 “所有其他乘客目前仍停留在船上,”发言人说。 据意大利安莎通讯社(ANSA)和公共广播电台RAI报道,这名女子和她的丈夫来自香港,目前被单独隔离在游轮的医疗房间。乘客和船员将被扣留,直到这名女子和她的丈夫都对病毒检测呈阴性。 据安莎通讯社报道,这对夫妇预计将于周四下午收到检查结果。据称,他们是于1月25日从澳门抵达米兰的马尔彭萨机场。 与此同时,俄罗斯国家媒体星期四报道说,俄罗斯总理米什乌斯丁签署了一项命令,关闭俄罗斯与中国在远东的边界,以防止病毒的传播。 新型冠状病毒确诊病例在全球范围内继续增加,武汉这座处于疫情中心的城市距离首次被封锁已有一周时间。 中国所有31个省和地区都报告了确诊病例,其中包括西藏。西藏曾对游客进行严格检查,并关闭了一些旅游景点,但最终未能阻止病毒向该地区传播。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周三下令人民解放军协助“打赢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军队医疗队已经被派往武汉,士兵们也在帮助运送物资到受灾城市。 周四,印度确认了首例病例,是一位在武汉学习的学生。 随着感染人数持续上升,多个国家从武汉撤离本国公民。 世界卫生组织(WHO)将于周四再次召开会议,决定是否宣布该病毒为全球卫生紧急状态。尽管受到广泛批评,但迄今为止,世卫组织一直没有宣布该病毒为全球卫生紧急状态。(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图库) https://youtu.be/cWrD4NhYcVU (ref:https://www.ctvnews.ca/health/6-000-passengers-held-on-cruise-ship-in-italy-as-coronavirus-fears-spread-1.4790018)

加拿大新冠狀病毒疑似個案增至27宗

安省卫生官员表示,须观察怀疑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人数,周四(30日)上升至27人,较周三(29日)的23人,再多4人;官员表示,怀疑个案的上升趋势十分稳定,而确诊个案亦没有增加。 安省首席医疗官David Willaims表示,至目前为止公布与新型冠状病毒致死的人士中,很难区分死亡是新型冠状病毒,或其他因素所造成。 他表示,根据中国的病例显示,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染性不及麻疹,年轻人似乎很快可克服,但对年长患者的影响会较大;病毒会透过亲密接触──家中传播,而非在街上传播。 加拿大首席公共卫生官已召集1个特别顾问委员会,负责研究新型冠状病毒,而委员会内,每1个省都会派出代表,而委员会每天都会进行会议。 (资料图片) T02

你有沒有為疫情帶來的種族主義做好準備?

2003年,SARS的爆发几乎摧毁了加拿大的华人社区。 Frank Ye对此有切身感受。叶现在23岁,是多伦多大学的硕士研究生。非典爆发时,他只有8岁左右,但他已经开始在学校遭遇种族歧视。 叶在推特上写道:“我记得当时操场上的另一个孩子叫我走开,因为‘所有中国人都得非典’。” 叶告诉媒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一年级和二年级的时候,我不明白什么是种族主义。但现在回想起来,当孩子们告诉我要远离他们,因为我是中国人时,那就是种族主义。” 当新型冠状病毒的消息第一次开始传播时,像叶这样的亚裔加拿大人觉得他们不仅要应对一种新的神秘病毒的爆发,还要应对种族主义的猛烈攻击。 2003年,SARS对多伦多的打击尤其严重。总共有44人死亡,全部在市内或周边地区。据CBC新闻2003年报道,随着死亡人数的上升,人们开始远离中餐馆和杂货店。多伦多唐人街的商家报告称,当时他们的顾客减少了70%至90%。 除了经济上的打击,加拿大的亚裔社区还面临着个人层面的种族歧视。安省政府的后非典委员会发现,中国工人被解雇,中国租客被房东非法赶出。殡仪馆如果听说尸体来自一家处理SARS的医院,就会取消了葬礼。 叶担心,随着这种新病毒的信息在社交媒体上传播,年幼的孩子们将不得不经历和他一样的歧视。 更糟糕的是,叶已经在同龄人中看到了公然的种族歧视。在他所在的一个大学Facebook群里,有人贴出了一张假照片,暗示中国武汉的人们试图撕下医护人员的口罩。 “我认为这一次,社交媒体让情况变得更糟了。在社交媒体上,任何人都可以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不管是发布谣言,试图利用它来获取流量,还是像传播种族主义信息。” 约克大学社会学教授哈里斯·阿里(Harris Ali)曾写过大量关于SARS在多伦多爆发对社会影响的文章。 阿里说,SARS爆发时,手机和短信还处于初级阶段。但现在,社交媒体赋予了人们“虚拟收集”的能力,这有助于放大现有的偏见。 在安大略省,约克地区的数千名家长签署了一份请愿书,要求学校董事会不要让那些来自中国的学生进入学校。学校的校长回信给家长,让他们知道这个要求有“展示偏见和种族主义”的风险。 他说:“这种反应在2003年的疫情爆发中没有出现。当时种族主义更多的是针对个人的,比如在大街上躲避你,或是在电话答录机上发仇恨信息,在加拿大华人社区中心辱骂等。” 阿里说,网络的匿名性意味着这些回应可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快。“它有持久的心理影响。” 阿里说,这次新型冠状病毒爆发的明显不同之处在于,技术上有了进步——加拿大甚至在病毒来到这里之前就做好了应对的准备,技术更加先进,卫生官员能够更快地动员起来。 “没有改善的地方是疾病的社会影响——种族主义、污名化——这些都没有得到解决。” 2003年,围绕非典的妄想症达到了如此严重的程度,以至于时任首相的让•克雷蒂安(Jean Chretien)为了减轻人们的恐惧,到唐人街的一家餐馆当众喝汤。 “这是团结的好姿态,是反对种族主义推定的好姿态,”加拿大华人全国委员会(Chinese Canadian National Council)执行主任Justin Kong说。“不管怎样,人们不应该仅仅因为你去了中国餐馆或中国商场,就认为你会受到感染。” Kong说,当这种新型病毒袭击加拿大的消息传出时,加拿大华人社区已经有了一种迫在眉睫的恐惧感,担心他们会经历与SARS一样的经历。 没过多久,他的担心就得到了证实。比如,Kong看到了CTV记者 Peter Akman发的一条推文,显示他在戴着口罩的理发师旁边摆姿势。Akman在照片下写道:“希望我今天只是剪了个头发。” 他后来为这条推文道歉。但Kong表示,损害已经造成。 “我认为重要的是我们不要把这个问题种族化,因为虽然这种病毒确实起源于中国,但任何人都容易感染这种病毒。” 在经历了2003年非典带来的社会和经济冲击后,加拿大华人只能靠自己重建生活。亚洲加拿大劳工联盟在其SARS后的报告中指出,虽然加拿大商会拨出1.5亿元帮助安省从SARS中恢复,但华埠的企业和工人却没有得到一分钱。 Kong认为,未来的重点是平衡必要的基于政策的反应,而不是制造不必要的过度恐惧。他说,即使在社区内部,恐惧也在“哦,我好害怕”和“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之间波动。 加拿大应该开始考虑如何妥善处理疫情爆发的社会影响,阿里说,特别是考虑到全球化,它们更有可能发生。 在对北美华人社区的尖酸刻薄中,有些人喜欢把SARS和其他疾病作为中国是疾病温床的证据。 “一派胡言,”阿里说。“如果你研究传染病及其起源,它们都起源于动物宿主。他说,鉴于全球化的速度不断加快,疾病也可能来自这里的牲畜。” 阿里说,由于“我们的生活方式”,疫情将不可避免地一再发生。(都市网Rick编译,题头图片来源图库,文内图片来源网络截图与加通社) (ref:https://www.huffingtonpost.ca/entry/coronavirus-sars-racism-canada_ca_5e3241f6c5b611ac94cf4b36?utm_hp_ref=ca-homepage)

專家:離成功研製疫苗很近 已經分離出毒株

(■建设中的武汉火神山医院。)  (星岛日报报道)新冠肺炎确诊病例逐步攀升,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员、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兰娟前晚透露新型肺炎疫苗的研制进度,称目前离拥疫苗很近了,但制备疫苗“有个过程”,拿到疫苗株需要一个月,此外还需要两个月的审批过程。另外北京大学一团队发现了多种潜在药物有望治疗新冠肺炎,其中包括了常用的咳药水“沐舒坦”。   武汉病毒研究生也发现三种“老药物”对新型冠状病毒有较好的抑制作用。   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石正丽团队上周四(二十三日)在bioRxiv预印版平台发表文章《一种新型冠状病毒的发现及其可能的蝙蝠起源》,文章首次证实了该病毒使用与沙士病毒相同的细胞进入受体(ACE2),并发现该病毒与一种蝙蝠的冠状病毒的序列一致性高达九成六。   李兰娟院士前晚接受央视访问时带来一则好消息,杭州的国家重点实验室当日分离出三株新型冠状病毒的毒株,“意味着有了疫苗的种子株,就可以培育疫苗株,我们可以制备疫苗”。被问及离拥有疫苗还需多长时间,她指“要真正拿到疫苗株的话,还要一个月”,至于检查和审批则分别需要至少半个月或一个半月的时间。   马云公益基金会昨日宣布,捐赠一亿元人民币用于支援冠状病毒的疫苗研发。中科院及中国工程院各获两千万的捐赠,其余资金将用于支持国内外各顶尖科研机构和科研人员合作展开对新型冠状病毒的预防治疗工作。   研发疫苗的同时,不少机构也发现了能抑制该病毒的药物。武汉病毒研究所发现了三种“老药物”在细胞层面对新型冠状病毒有较好抑制作用,分别是伦地西韦、氯喹、利托那韦。   北京大学基础医学院王月丹、初明团队上周六(二十五日)宣布,他们针对ACE2分子筛选了两千六百余种上市药物,发现十三种药物有望用于新冠肺炎治疗。他们认为,人们熟知的呼吸道润滑祛痰药“沐舒坦”具有治疗该病毒的潜力,同时副作用较低,可考虑最先在临牀治疗中观察。   

國際流動性增加 控制新型冠狀病毒蔓延難

新冠状病毒在中国的感染人数,现已超过2002年肆虐的非典(SARS)疫潮。有大温专家表示,新冠状病毒的破坏力仍很难估计,虽然目前看死亡率较低,但就担心中国出行限制放宽后,病毒传播可能再次激增。此外,与当年非典时相比,目前国际流动性大增,或为控制传播带来挑战。也有专家认为,中国政府对旅行采取的限制措施令不少国家感到意外,并相信很多国家面对类似情况时,可能采取的措施不会如此严厉。 卑诗大学(UBC)临床副教授库里(Michael Curry),周三接受《星岛日报》记者专访时指出,初步报告显示新冠状病毒死亡率为2%至4%,而这可能还是夸大了真实的死亡率,因为最初只有病得很严重的人才会接受检查,征状较轻的则无法接受检查。不过,即使死亡率非常低,面对全球80亿人口,就是温和的传染病也会产生严重后果。去年流感季节,导致美国近4万人死亡。 长期限制居民出行是大挑战 UBC临床学教授坎恩(Stephen Cann)则表示,长期限制居民出行是一项巨大的挑战,他担心当出行限制放宽以后,病毒传播会再度加剧。这是一种季节性病毒,随着春天到来,病毒的传播有望减少。 此外,与非典10%的死亡率相比,新冠状病毒的严重感染情况相对较少,约10%的患者出现更严重的征状,如肺炎、呼吸衰竭或其他并发症。 库里表示,非典以来科学取得了很大进步。在非典期间,人们花费很长时间才能找到造成疫情的确切病毒,又花了更长时间对该病毒进行基因测序,但是本次一个多月前才出现的病毒,我们就已经知道其基因序列。甚至在实验室中复制出了该病毒,并且对此有很好的诊断测试,这令人惊讶。 坎恩则认为,从非典中我们学到的经验是要共享讯息,确保公开报告新病例和死亡率等讯息。不过他亦指出,现在面临的挑战是世界人口的流动性大大增加,因此机场和卫生官员必须保持警惕,以防止该病毒在中国和世界各地传播。他说:“中国政府一直非常开放地向其他各国提供这些讯息。” 很难评价中国反应是否适当 对于是否应该批评世界卫生组织(WHO)对疫情的判断,坎恩认为,每当有疫情爆发时,决定何时疫情会对原发地以外的国家造成威胁都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因为这个决定将对经济产生巨大影响,因此不能轻易做出。中国对十几亿人实施严格的旅游限制令,这可能比WHO在任何情况下所建议的限制都更严格。他说,这么严格的旅行限制,相信令不少国家感到惊讶,中国还将更多的医护人员送往受灾地区并修建医院,以便将可能受到病毒感染的患者与其他病患隔离开。 不过,库里称,他很难评价中国的反应是否适当,因为他不了解中国何时知道疫情的所有事实,也不知道随后做出反应的时间。 至于加拿大政府的反应,库里就认为加拿大正在“尽其所能”。坎恩也表示,加拿大已经做出适当反应,如在机场筛查,医院也做好准备随时隔离并治疗患者。卫生官员还对公众进行教育,并为任何出现征状的人提供适当的建议。

家長施壓學校妥協 返加華裔兒童須留家隔離

农历新年结束,一些回去中国过春节的家庭陆续返加,列治文一小学发生有孩子并未主动隔离两星期就上学,引发其他家长抱怨校方表示,除非有卫生局指示,否则校方无权强制孩子不上学。 几位住在列治文南区的家长对记者表示,周二得知一位隔壁班的孩子周一刚从中国回来,隔天就上学感到惊讶,消息传开后许多家长纷纷向校长反应,应该要求孩子在家隔离两星期后再上学。但校长称,学校无权要求没有征状的孩子强制隔离,校方发出的邮件声明说:“除非温哥华沿岸卫生局指示,否则学校无法要求某些学生留在家中,例如 ‘自我隔离’。” 校方指再不上课学籍不保 其中一位家长黄女士了解情况后对记者表示,这名从中国回来的家长也感到无辜,因为她主动向校方提到愿意让孩子隔离两星期,但校方说孩子请假已达20天,若再请假,依教育局规定,学籍会被取消,两星期后有可能无法再回到原校上课,才令孩子只好马上回校上课。 最终因为太多家长向校长反应,校长获得教育局批准,才让这个孩子享有特殊请假待遇,周三起连续两星期可以不来校上课了。 另一位家长胡先生抱怨校方的处理方式非常僵化,既然孩子家长都主动说愿意隔离,难道不能早一点与教育局沟通吗?非让孩子上学一天后闹得满校风雨。胡先生说,学校的作法也导致这名从中国回来上课的孩子受到伤害,当天学校里大人和小孩都对他指指点点,令他在学校里遭受排挤。 父母须与子女多沟通 小儿科医生库里克(Dina Kulik)特别提醒父母保持冷静,不要因为自己的恐惧忧虑而让半知半解的孩子也一起恐慌。 库里克接受CTV的采访提到:“我想很多父母都非常恐惧,但实际上预防冠状病毒的方法与预防流感的方法相同。当你与孩子交谈时,可以说:‘你可能会看到一些同学没来上学,可能会看到一些戴着口罩上学的同学……,但不用太紧张,记得多洗手,咳嗽打喷嚏要掩口,并避免太靠近已经生病的人。”她说,应该让孩子知道,现在本来就是流感季节,流感的死亡率比现在这种新型病毒更高。 安省医学协会儿科分会主席山城(Hirotaka Yamashiro)也说,目前看来,感染流感的机会比感染冠状病毒的机会要高得多。趁著这个机会,家长应该教导孩子预防传染病的有效方法。“最重要的就是仔细的清洁双手,且尽量少触碰眼睛鼻子和口。” 山城又引用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资料来推荐父母如何与孩子沟通这个新病毒: 1. 直接与您的孩子交谈,问他们对这种疾病的认识,倾听孩子可能存在的潜在恐惧,知道他们的担忧和错误信息在哪里,这样父母就知道如何应对。 2. 轻轻纠正错误信息,如果孩子说出的讯息错误了,要根据其年龄、发育和问题来细心纠正,记得确保自己所知的讯息都是从可靠的卫生管道来的。 3. 让孩子以正面态度面对此冠状病毒,积极为孩子提供如何保持健康的实用建议。提醒孩子与朋友同乐时要多注意健康卫生习惯,不需要害怕与可能去过疫情感染国家的同学或朋友一起玩。本报记者 王裕佳指家长请愿 反应过度具误导性 平权会和颐康中心创始人王裕佳医生在昨天的记者会现场,特别回应了最近约克区数千名家长签名请愿一事,家长希望让从中国返加的学生和家人自我隔离。 他表示这种强制自我隔离是反应过度了,因为没有事实根据,要求将从中国回来的人进行隔离。如果小孩子两个星期不能上学,他们在回校后就会有心理压力,同学会问他们为何不能上学。 他强调目前中国有6,000个确诊病例,而中国之外只有60个,亚洲之外只有20个,这证明中国是可以有效地控制住病毒的传播。加拿大的公共卫生做得相当好,信息也透明。 他认为目前不需要把从中国返加的人进行强制隔离,如果他们发现自己有问题,应该自我隔离才是。 他还表示,加拿大现在只有3例新型冠状病毒患者,但千千万万人感冒却没有人关心,还有很多人拒绝注射感冒疫苗。目前社区中有很多人恐慌,是没有事实依据的恐慌。因此,家长的请愿是误导性的,约克区教育局的公告是非常明智的举动。 安省约克区家长4项建议 据报道,安省约克区近万家长与教育局发生争论,该区近万名家长日前发起网上签名运动,在新冠肺炎疫情不断扩散下,向约克区教育局提出4项建议。联署提出4项建议,包括: 第1项强烈要求教育局把从中国回加的学生及家人,向学校及老师汇报,学校亦应该跟踪最近曾到过中国旅游的学生身体状况,而同班学生家长亦有权知道,班上是否有学生刚从中国回加,及有权将子女留在家中。 第2项建议是要求教育局向所有家长发出信函,要求最近从中国返加的学生,应留家隔离至少17天。 第3项建议是让学生在上课期间佩戴安全设备,包括口罩。 第4项建议是为儿童及教师的安全,学校及教师应建议学生严格遵守安全守则,防止新型冠状病毒在学校传播;学校亦应建议教职员这样做。 至于教育局主席周二则发表声明回应,拒绝家长的要求,认为会引发针对华裔社区的仇外和种族歧视。本报记者

市長庄德利開發佈會 防疫須防把華人社區污名化

(v■■多伦多市府官员和华人社区人士召开记者会,声讨因恐惧病毒而污名化华人社区。本报记者摄) 多伦多市长庄德利(John Tory)和公共卫生官员及多名市议员,昨日与多个华人社区组织的代表一起召开新闻发布会,敦促公众避免因对冠状病毒的恐惧,而将华人社区污名化和产生种族歧视。 庄德利呼吁社区要确保人们在对病毒的焦虑加剧期间,不应让假消息泛滥。他说:“我们不能让恐惧或无知凌驾于我们的社会价值观之上,即理解、尊重和拒绝歧视。”他强调,根据目前专家的意见,病毒对我们整个社区的危险仍是低的。政府与有关部门会实时更新信息,并准备好应对。 他表示很担心听说有人对华人进行区别对待,表示让他们自我隔离或建议避免去华人的店铺等,这些都是完全错误的。“我们必须听从专业医务人员的建议,至今根本没有这样的建议和要求。”他提醒无论是行动、言语还是身体语言,表现出对华人的歧视都是不能容忍的。 散播谣言于事无补 多伦多首席卫生官狄慧娜(Eileen de Villa)表示,不准确的信息的传播,给社区成员造成不必要的污名。她称歧视是不可接受的。散布错误信息不但毫无帮助,也无法为任何人提供保护。虽然可以理解人们对不确定性的担心,但重要的是要通过可靠、基于证据的来源获取事实。 多伦多市议员、多伦多市议会卫生委员会主席周凯捷(Joe Cressy)也表示,多伦多有近30万华裔居民,他们是我们的朋友、邻居、同事和家人,在关键时刻,不能因为恐惧而散播错误信息和歧视。 市议员黄慧文(Kristyn Wong-Tam)回顾了2003年沙士(SARS)爆发期间,华裔加拿大人面临的歧视。她希望过去的经历不再重演,当时许多人所留下的不是病毒带来的身体创伤,而是心理创伤。 保持镇定 相信真相 她表示知道当人们感到恐惧时,很容易去寻找罪人。但我们需要保持镇定,相信真相,并遵循在SARS期间,为我们的城市做出巨大贡献和牺牲的前线人员的脚步。 人权律师吴瑶瑶也回顾了在SARS期间,华人房客、工人所遭受到的不公平待遇,以及华人移民和难民在法庭上所面对的歧视,现在的病毒,又给了一些本来内心就对华人存有歧视的人机会,在社交媒体上发表歧视的言论。

士嘉堡醫院為防非典重演 急症室設隔離病房

(■■一名士嘉堡医疗网络的护士正在准备隔离病房所需要的用品。星报) 士嘉堡医疗网络(Scarborough Health Network)位于贝治芒分院的急症室,曾经爆发非典肺炎(SARS)疫情,院方指这个惨痛的回忆不会再度发生。面对多伦多已确诊新型冠状肺炎的病人,该院强调应对措施及设备早已就绪,足以应付可能出现的疫潮。 据《星报》报道,该院传染病专家兼曾任非典肺炎科学顾问委员会主席沙文医生(Dr. Dick Zoutman)称,上次疫情带来惨痛的回忆不会再次发生。在卫生官员于上周五宣布从中国武汉回来首位确诊的病人在新宁医院治疗之前,该院及每个医护人员已经作好充分准备。 在2003年该委员会总结事件,当时一名病人留在士嘉堡医院慈恩分院急症室长达16小时,把病毒传给其他病人,促使这个传播炼蔓延至整间医院,通过转院病人传至其他医院,最终44人死亡,超过330人感染。 于急症室设立隔离病房 自此士嘉堡医疗网络在急症室设立隔离病房,包括位于百年纪念分院、贝治芒分院及全科医院,沙文医生指,这是作为控制疫情的设施。当有病人来到贝治芒分院时,问及出现咳嗽、打喷嚏或呼吸急促征状,便会送到隔离病房,三间医院实行同样的措施。 沙文医生说,医护人员奉献精神令他留下深刻的印象。现时的情况需要更多的最新消息,但武汉冠状病毒在基因上与非典肺炎病毒的关系仅占71%,而且其表现似乎也有所不同,似乎不像非典那样致命。 当年非典肺炎爆发使士嘉堡的医护人员带来巨大压力,在贝治芒分院工作的护士Tecla-Lai Yin Lin,自愿在多伦多另一间医院照顾14名受感染的同事后去世。 沙文医生说,士嘉堡健康网络关注其员工的福利,希望确保他们感到支持和安全,其中包括向他们提供有关该病毒的最新消息。综合报道

【視頻】網傳上海返多倫多班機 疑似7人發燒

昨日网上疯传由机上乘客所摄视频,内容为一班由中国上海抵达多伦多的加航航班AC028,网友并称班机着陆后,机上有7人发烧,所有乘客暂时不许下飞机。视频中可见至少4名防疫医护人员正在以仪器作检测。 综合报道

加航突停飛中國 欲返加華裔不知所措

加航宣布取消来往加国至北京和上海的直航航班,有春节返中国度假仍未返加的国民表示,还未接到加航通知,致电加航又没有人接,现在不知如何是好。 家住卑诗省列治文市的张先生,老家是江苏昆山,离疫情中心武汉其实颇遥远。他多年未回乡,这次特地请了长假,计划在家乡过一个“长春节”,不料新冠肺炎杀到,把他原本安排好的行程打乱。 春节前已回家乡的张先生昨日接受本报访问时表示,原计划2月21日才回来,在武汉疫情传出后,已第一时间更改返程机票,打算尽可能提早返加。但由于订不到更早的座位,只能把回程机票改为2月6日。 然而形势变化太快,他在昨日获知加航取消来往北京和上海的直航航班后,非常焦急。他到加航网站查询,始终未有相关消息;而他在加航登记的电邮,也未收到相关通知。无奈之下,只好打电话去加航询问,但电话一直都没有人接。 张先生对加航的服务大表不满,他说,“现在只能看天意了”。 但他还是相信,加航会通知他停飞之事,更改机票或是退票应该都不会有问题。 记者问他,现在在家情况怎么样?他说,现在害怕往外跑,只好天天在家不出门。他解释说,主要是担心还不到一岁的女儿,在家始终要安全一些。 下一步怎么办?他说还在想办法。 本报记者

赴華旅行警告升級 準備撤僑 加航停飛

加拿大政府表示,已安排好一架专机,准备随时出发前往武汉撤侨,但时间尚未确定。与此同时,在疫情蔓延期间,加拿大驻华使领馆将裁减人员,并且暂时关闭在中国大陆的所有签证中心。另外,联邦政府周三将中国旅行警告升级,建议加拿大人避免不必要到中国的旅行,加拿大航空公司(Air Canada)随即宣布,由周四起,取消所有往来加国至北京及上海的直航航班。 联邦外交部长商鹏飞(Francois-Philippe Champagne)周三宣布,政府已经准备了一架专机,随时待命出发前往武汉撤侨,不过时间尚未确定,目前正与在中国的外交人员,以及中国政府进行协商。由于中国许多受疫情感染地区正处于封锁状态,因此还需时数日进行沟通及准备。 除了加拿大以外,多个国家已经部署从中国撤侨,包括美国、法国等。 商鹏飞表示,到目前为止,已有160名在中国的加拿大人寻求领事服务。 将参照美国经验审慎撤侨 加拿大首席公共卫生官谭咏诗(Theresa Tam)则强调,加拿大的专机不会接回任何受感染人士,因为中国当局不允许任何可能被感染的人士登上飞机及离开武汉。 至于从武汉接回来的加人是否需要接受隔离,联邦卫生部长凯杜(Patty Hajdu)表示,加拿大将参照美国经验。美国政府从中国武汉撤走的大约200名美国公民,在登机前接受了两次体检,中途又在阿拉斯加再体检两次。目前飞机已到达一个位于南加州的军事基地,所有乘客将在那里接受观察及隔离。 此外,加拿大环球事务部(Global Affairs Canada)通过推特(Twitter)、驻北京大使馆网站亦宣布削减驻中国外交使团人员数量,加拿大在中国大陆的所有签证申请中心都被暂时关闭,领事馆将仅提供基本服务。 加航延长免费改机票效期 与此同时,加拿大环球事务部周三在其旅行警告中,提高了中国的风险级别,要求加拿大人避免所有非必要的中国之行,并且避免所有去湖北省的旅行。 加拿大航空公司也接着宣布,由周四起,暂时取消所有加拿大机场至北京及上海的直航航班,直至2月29日。加航表示,这一决定是遵循加拿大政府对中国旅行警告升级而做出的,并且承诺对所有受影响的乘客另行安排,比如更改行程到其他航空公司,或者全额退款。 加航每周有33个航班从多伦多、温哥华和满地可飞往中国北京和上海。该公司对目前遭遇的形势表示遗憾,并向所有受影响的旅客道歉。为此,加航也延长了免费改签机票的有效期,从之前宣布的不晚于2月15日,延至2月29日。即于1月28日前购票,原定出发日期在1月24日至2月29日的乘客,可免费改签至4月15日之前出发,或者申请全额退款。

梁萬邦稱口罩應列為戰略物資 限制出口

万锦烈治文山旺市华商会副会长梁万邦(图)形容,目前本地社区对新型冠状病毒反应空前,较真实事态更为严重,他认为本地社区抢买口罩及搓手液,导致这些货品严重断市。他知道固然有些市民因恐慌而大批买入口罩,也有市民是为囤积居奇将口罩大批寄往海外,他认为现今有必要将口罩等医护物品列为“战略”物资,限制出口,保障本地有足够口罩供应。 谈到万锦市及烈治文山市等商户情况,梁万邦形容现时正值农历新年期间,莫说今年农历新年与圣诞元旦时间接近,本来食肆生意或受些微影响,加上现时本地出现确诊病例,令食肆生意明显变淡静。 他指不只饮食业,服务业如美容业、理发业、健身室及经常与客户接触的零售业,亦会因此而影响生意。 梁万邦表示市民对“新型冠状病毒”反应有些太过,他称17年前的“沙士”战役后,本地医护界已积累了抗疫经验,当然预防胜于治疗,市民在此情况下必定更加小心防范,但也毋须过于恐慌至影响日常生活。 道德层面宣传相当重要 他称华商会已呼吁万锦市、烈市及旺市商户,务必更注意员工个人卫生,一些服务性行业从业员应该戴口罩,服务柜台也应放置酒精搓手液供客户使用。 他劝喻具流感病征人士,应自我隔离及尽早求医,梁万邦认为增加市民防护意识,以及顾己及人的道德层面宣传,在目前环境下是相当重要。 至于目前市面似乎口罩难求,梁万邦相信第一这是市民对疫情的过分紧张所致;另一原因可能是有市民欲囤积居奇。 他称,据他所知有市民从药房超市等商店大批买入口罩,再寄给外地亲友,甚至将囤积口罩趁市面缺货在网上炒卖,导致真正需要口罩的病患人士及服务行业人士,缺乏口罩可用。 梁万邦指各级政府应该通过不同方式,劝喻大众应率先考虑本地大众利益,甚或可考虑在目前状况下,将口罩、酒精搓手液等个人卫生用品,列作“战略”物资类别,限制市民向海外寄出相关产品,以稳定本地供应量。 他又提到很多时市民反应过度,来自社交媒体的“假消息”,希望网友不要因为Like及吸引跟随者(Followers)肆意造谣,这对整个社会防疫抗疫都没有任何帮助。本报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