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10月07日 星期五 11:00:34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29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日托

安省$10日托申請限期延長兩月至11月1日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政府将10元日托的申请最后限期,延长2个月,至11月1日。 省府表示,将托儿机构申请10元日托的申请最后限期,由原先定下的9月1日,延后至11月1日,希望可让更多托儿机构有更多时间作出加入计划的决定。 有不少托儿机构已明言,担心加入计划后,可能对业务产生影响,再加上当局的指引不清晰,因此不愿意申请。 另外,省府表示,各市政府必须在8月29日前,与区内所有持牌托儿机构倾谈有关协议的标准与内容。 加拿大通讯社引述消息人士指出,已经选择不参与计划的托儿机构,仍然可重新考虑,并可于最新的截止日期前提交申请。 省府指出,市政府与托儿机构,必须在申请后的30天内执行协议,较之前定下的60天规定有所缩减,之后,在托儿机构收到资金后的20天内,必须向家长提供回扣。 截至上周末,多伦多大约1,000间持牌托儿机构中,有535间已申请加入10元日托计划,另有28间表示不会加入。 多伦多市长庄德利表示,部分决定不加入计划的托儿机构,可能是担心在没法获得所提供的资金时,仍要将日托收费调低至10元。 10元日托计划,参与计划的托儿机构,必须将收费立即调低25%,2023年再调低25%,最终在2026年将日托收费调低于10元。 (图片:加通社) T02

多倫多僅六成非牟利日托中心加入10元日托計劃

【加拿大都市网】多伦多至今只有61%非牟利日托中心,申请加入每天10元日托计划;这项计划的申请截止日期为9月1日。 根据最新数据,截至上周末止,多伦多大约1,000间持牌日托中心,只有535间已申请加入每天10天日托计划,28间明确表示不会参与。 多伦多市政府表示,截至目前为止,市内726间非牟利日托中心,有444间已经提交申请文件;至于牟利日托中心,至今只有91间(不足30%)申请加入。 安省“争取更佳托儿服务联盟”(Ontario Coalition for Better Child Care)公共政策与政府关系协调人费恩丝(Carolyn Ferns)表示,相信在截止申请前,100%非牟利日托中心都会申请加入计划。 不少日托中心对签订协议后可能产生长远影响,及能否在提供的资金水平下,最终可将每天日托的收费降至10元而感到忧虑。 安省政府于3月份与联邦政府达成132亿元协议,正式推出每天10元日托计划;而政府提供的资金,可令家长即时减少25%日托开支,且可追溯至4月1日。 但有官员表示,日托经营商可能要到9月1日截止申请后,才会知道其申请是否成功;而追溯至4月1日的回扣,可能要到10月份才开始发放予日托中心。 Ferns表示,该计划欠缺明确沟通,导致部分日托营运商感到忧虑。 根据计划,参与的日托营运商,须立即将收费调低25%,到2023年再调低25%,最终在2026年将每天的日托收费降至10元。 除多伦多外,皮尔区至目前为止,区内194间日托中心,有173间表示对计划感兴趣,但至今只有13间完成申请。 皮尔区政府发言人表示,随着申请截至日期临近,预期申请数量会大增。 约克区方面,557间持牌日托中心,有197间已提交申请,5间牟利日托中心则表示不会参与。 (加通社资料图) T02

大多地區僅245間託兒所 申請加入安省10元日托計劃!

■大多区仅245间托儿所申请安省10元日托计划。加通社资料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大多伦多地区开放每天10元托儿计划申请至今,仅获得245间托儿所申请加入计划,有大约1,558间托儿所持观望态度,这些托儿所,主要担心政府的资金是否可以如期到达托儿所。 根据CP24的报道指出,至目前为止,已确定加入每天10元托儿计划的持牌托儿所共有245间,包括多伦多1,000间托儿所中,仅有172间已申请;杜咸区104间托儿所中,有30间已申请;皮尔区199间托儿所中,有22间已申请;约克区的大约500间托儿所中,有21间已申请,即大多伦多地区未有申请的托儿所数量达1,558间。 多伦多市政府发言人表示,鉴于可在9月1日前申请,故对目前已申请的数字已感到满意,但期望市内的托儿所可尽早作出决定。 信息不明朗  多数仍观望 有部分托儿所担心,由于没有资金水平的关键信息及书面协议,尤其2023年或之后,故此,至今仍在考虑中。Blossoming Minds学习中心的Maggie Moser表示:“私人托儿所的收入主要来自家长付费,因此托儿所的收入来源必须清楚获得保证,但至今仍未获得明确的信息”。Moser表示:“至今还没有一间私人经营的托儿所收到书面协议;部分托儿所被告知不会收到书面协议,部分则表示会在秋季较后时间收到书面协议,这令托儿所难以作出决定”。 根据安省政府与联邦政府达成的132亿元协议,市府有责任将持牌托儿所纳入新系统内,并分配资金,及降低日托家长的收费。 Moser是安省私人托儿所协会的总监,她表示,大约1,000名成员已达成共识──不能选择加入,因为一旦作出承诺,有可能面对收入下跌或破产的风险。

安省省府承諾的5月向日托家長退款 恐難按時落實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政府与联邦政府已签订协议,引入平均每天10元日托服务;省府之前表示,合资格安省家长会由5月开始收到退款,但有关当局表示,由于计划仍处于早期阶段,故此,5月份获得退款不大可能发生。 市政当局是处理托儿服务经营商的申请,并在所管辖的地区分配资金,但由于资金最近才流到该局,故此,当局仍正制定指引与流程。 政府发言人拒绝透露,至目前为止有多少营运商登记;当被问到数字是否为零时,发言人亦没有直接回答。 安省教育厅长莱切于3月底发出的声明指出:“我们正把资金放回全省辛勤工作的家长口袋内,今年将可减少50%托儿费用开支,到2025年9月,会减少至平均每天10元”。 但在多伦多,这个数字为零;市府发言人表示,官员仍审阅省府的指引,并正为营运商起草通知表。 安省更佳儿童托儿联盟的公共政策与政府关系共同协调员Carolyn Ferns表示,这需要时间;她表示,对家长而言,这可能感到沮丧,但省长福特签订协议时,表示会在5月份退款,这是“错误的”。 Ferns表示:“从来没有实质时间表,他们可能应该知道这点”。 Derek Tsang早前向其女儿的日托中心查询有关退款的问题,但获得的答复,是没有足够资料,而且,仍须数月时间才能作出决定。 Tsang表示:“这确令人感到失望”;“我担心政府会出现延迟,规则可能有变;我的托儿中心会申请吗?是否符合条件?现在十分不清晰,我想这是一个承诺,但至今未有兑现”。 安省是最后一个与联邦政府签订协议的省份,该计划的目标,是2025年将5岁或以下儿童的日托费用,降至平均每天10元;政府签订协议时表示,最初会每人退还25元,5月开始退款,及可追溯至4月1日。 政府最近表示,托儿服务营运商已经接到计划的详细资料,现在由这些机构申请;但必须在9月前申请。 对于由市政府经营的托儿中心,过程可能十分顺利;但非市政府经营的托儿中心,情况可能较差。 安省独立托儿中心协会总监Sharon Siriboe表示,政府的指引,是市府服务经理有“自由衡量权”来确定合资格的支出与财务可行性。 Siriboe表示:“对日托平均费用降至每天10元感到喜悦,但已过了1个月,长达74页的文件给了我们,但仍然一片死寂”。 政府表示,市府服务经理现在正使用省府的指引,制定登记流程;至于资金何时流向日托营运商,主要取决于市政当局的流程,但预计可于5月至12月期间落实。 (网上图片) T02

日托中心和家長呼籲省府提供快速檢測包 以遏制病毒傳播

【加拿大都市网】卑诗省白石一托儿中心东主呼吁卑诗省府提供更多联邦资助的快速检测包,以帮助遏制病毒传播,尤其是在那些年龄太小而无法接种新冠疫苗的儿童群体中。 白石镇Creo Kids托儿中心东主芬德利(Jennifer Findlay)说,今年早些时候,快速检测原本可以帮助她的日托中心遏制新冠病毒的传播。她说,当时有一名儿童入园时没有任何症状,但之后检测出新冠阳性。这一病例最后演变成6宗,并蔓延至教职员工和家长。 她说:“在这种情况下,当出现前两个病例时,我们可以让所有其他孩子在入园前进行快速检查,这样病毒就不会传播。” 芬德利和其他数十位家长及业界人士呼吁卑诗省府提供更多快速检测报告,包括目前存储的近200万份检测试剂盒,以帮助遏制病毒在较小年龄人群中传播。 温哥华一位名叫麦克唐纳(Dana McDonald)的母亲说,她通过一家在线零售商以250元的价格订购了25次快速检测,用于检测他的儿子。 她说,其他家长也一直要求使用这项检测,因为他们发现省府在遏制病毒方面的反应不够充分。 亚省和魁省都已宣布,他们将从下周开始向普通公众提供可带回家的快速检测包。卑诗省府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该省卫生厅和卑诗疾控中心正在审查日托中心的新冠防疫指引,并将在必要时提供更新信息。 目前的指引建议幼教人员和其他成年人在室内应佩戴口罩;工作人员和儿童应该经常洗手,并完成日常的健康筛查。 卑诗省目前的新冠检测政策基于核酸测试,即在符合条件之前,患者必须表现出一定的症状。 此外,卑诗省还在等待联邦政府提供可以在家进行的快速检测包,而储存中的200万个试剂盒需要护士来管理。 与此同时,有一些父母因为担心新冠疫情,选择让孩子离开日托中心。温哥华一位名叫摩尔(Chantal Moore)的母亲目前仍在为她两岁的儿子支付日托费用,但她并没有送孩子去上学。她说,自己等了一年才有日托名额,而为了保留位置,唯一的办法就是继续付钱。 摩尔说,如果有快速检测,这会让她更有信心将孩子送回日托中心。 不过也有一些日托中心的负责人对儿童进行快速检测表达了担忧,因为这种检测可能会刺激鼻子,一些孩子或许会拒绝尝试。 另外,部分日托中心则采取较为严格的规定,例如孩子一旦流鼻涕,就要把他们送回家,以确保病毒不会在日托中心扩散。   V33

萊切:安省繼續「致力」與聯邦政府談10元日托協議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教育厅长莱切强调,省府仍然“致力”与联邦政府就每天10元日托计划达成协议,谈判于周三(23日)会继续进行。 省长福特上周强调,希望可以为安省达成更佳协议──1个5年计划后的灵活且可持续协议。 福特表示:“5年后发生甚么事?他们要洗手然后走开,而我们却被资金困住;不,我们需要1笔好交易”。 另外,莱切还宣布拨出6亿元,用作新建学校及托儿中心,且表示省府仍然“致力达成1项公平的日托交易”。 莱切表示:“很明显,太多数家庭负担不起,及没法获得托儿服务”;他将高昂的收费归咎于前任安省自由党政府。 莱切表示:“我们与联邦政府坐在一起,目的是要达成1项公平交易,降低成本,并使我们每天达到10元,这是联邦政府承诺的,也是我们计划为安省家庭所提供的服务”。 (加通社资料图) T02

多倫多前線員工子女新年首周可享日托服務

■■多市府将允许日托中心,为合资格前线员工提供紧急日托服务。CBC资料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第二波疫情趋于严峻,多市公校教育局辖下中小学新年后要留家学习,小学生留家至1月8日,令新年后需回公司上班的家长感苦恼,市府有鉴于此,将于下周一至五启动紧急日托服务,让任职前线必要行业不能留家照料上课孩童家长,可享有日托服务,合资格家长即日起可与提供紧急日托机构联络。   多伦多市府昨表示,新年过后的4日(周一)至8日(周五)期间,提供学前儿童、婴孩幼童的日托机构,会如常服务;看顾小学学龄儿童与幼稚园学童的紧急在家日托服务,昨起开放予合符资格的前线必要行业员工家长申请,并于下周一起,准许日托人员到其家中照顾孩子。   合资格者可与相关机构联络   在疫情影响及封城令下,专门照顾幼稚园及小学学童的日托中心不会开放;省府规定营运日托中心的公营或私营机构,不得在没有提供儿童日托服务情况下继续收取家长日托费用,且必须将原属于这些孩童的日托位置留下,不能因此取消其日托资格。   市府称有颇多前线必要服务员工欲申请紧急日托服务,但对自己是否合资格感到迷惘,市府呼吁前线工作人员,可查看省府网页www.ontario.ca/page/covid-19-provincewide-shutdown#B,确定其工种是否列入前线必要工作员工,若非此类员工,建议他们应在封城令下,留在家中工作。   欲登记紧急日托服务合资格前线员工家长,可致电多市府热线311查询,或联络其一直联系的市府营运日托服务中心;此外多伦多家中日托部门(Toronto Home Child Care Agency),与以下3间由市府营运的日托中心:Shoreham早期教育暨日托中心、Taylor Creek早期教育暨日托中心及O'Connor Satellite早期教育暨日托中心,都愿意提供紧急日托服务。星岛记者报道

庄德利料日托服務減 憂成本轉嫁家長

多伦多市长庄德利表示,日托中心周五(12日)重开,但由于受多项限制影响,担心系统功能被降低,父母难以将子女送到日托中心受照顾。省府容许省内所有日托中心于周五重开,但必须遵守多项规定,包括可容纳儿童及职员的人数,最多为10人。 庄德利表示,新规定会大减日托中心的儿童人数,或会迫使营运商寻找更多空间而令成本大增。 额外开支或转嫁家长 他强调,这是可理解的要求,“但我们必须认真研究系统的能力”,确保让大量家长可将子女送到日托中心;因为有不少家长用完紧急救援资金后,必须工作赚钱,但又要面对没有托儿服务的困难。 庄德利表示,解封社区是好消息,但存在要面对另一个问题的风险,日托中心营运商在限制下,可能不得不增加开支来寻找更多提供托儿服务的空间,但开支可能会转嫁至家长身上。他计划跟省府商讨此问题。星岛综合报道

安省大幅削8千萬日托經費 多市6千童恐失津貼

 多伦多市市长庄德利向选区在多伦多市内的11名进步保守党省议员写信,向他们提出警告。安省省府大幅削减日托资金,可能对他们选区内的家庭造成巨大影响。庄德利在周五发出的这封信请省议员向安省教育厅长Lisa Thompson建言,要求撤销削减多市日托资金8,480万计划。这一削减可导致6,166名儿童无法得到政府日托津贴。他在其中一封信里说,“多伦多的日托费用大幅高于全省其他地区。多伦多市婴儿和学前儿童的年度日托费用中位数为35,430元。如果你所在选区的居民在得不到补助无法承担这笔费用,他们在面对孩子未来时,选择将更加艰难。”CP24记者获得了写给York Center区省议员Roman Barber的信件复本。信里指出,该选区有1,075名目前可获得津贴的日托位置可能不再能够获得津贴。该选区还有597名儿童在申请津贴的等待名单上。省长福特之前说,这笔被削减的资金,市府可以通过提高“效率”,找到钱来弥补这笔可能失掉的经费。市长庄德利则指出,这一变化是在市府预算已经通过后才做出,并可追溯到4月1日。庄德利周六对CP24记者说:“我们愿意和省府官员们坐下来讨论,找方法帮他们解决财务问题。但是他们的做法像是在半夜发出单边邮件,说他们决定了,要削减日托资金。我愿意和他们合作,但是我相信,这些(日托)项目应该得到保护。”(视频截图)(T04)

6千日託名額料遭削減 多市須掏8,500萬元埋單

■■多伦多市府表示,福特政府对托儿服务大幅削资,会令多市减少逾6,000个资助日托名额,加重市府财政负担。 加通社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讯   安省进步保守党财政预算案,对儿童护理与日托服务经费削减,令多市市府叫苦连天。市府经理昨日表示,省府对托儿服务大幅削资,预计会令多市减少逾6,000个资助日托名额,市府更需额外拨款近8,500万元维持日托服务,此对今年儿童服务预算带来不明朗因素。他不讳言令财政紧绌,市府存在加税压力。 据CBC报道,安省政府大幅削减托儿等儿童服务,已基本上成为事实,多伦多市府经理梅利(Chris Murray)昨指出,一旦省府实施托儿服务削资后,多市日托服务将受到较大影响。 市长批评省府削支对多市最严厉 他表示,省府正式实行削资后,市内约6,166个受资助的日托名额将被削减;市府单于今年需为被削减的日托服务“埋单”,估计花费近8,500万元。 梅利阐释上述估算金额,包括2,860万元原本来自省府直接拨款的日托金额,将被即时取消,以及5,620万元日托服务成本分担费用改动,这笔款项需由市府支付。 虽然市府仍在计算省府削资,对多市市府实际影响金额,但他相信估算与实际情况相距不远。 他指出省府是次对日托服务削资,对多市带来尤其沉重负担,原因是市府在今春通过的2019年度财政预算案,通过了今年儿童服务包括日托的营运预算,相关的市府附例亦获通过,令市府必须在今年提供营运预算所列举的日托名额,使多市已相当紧绌的财政,更是捉襟见肘。 市长庄德利明确地对省府削减日托服务经费,显得不太高兴,认为安省进步保守党政府,对多伦多市最严厉。他批评省府削减日托服务资助,降低了整个日托及儿童服务系统的效率,省府纯粹只考虑行政手段,而没有顾及整体省民利益。 本报综合报道

歸家後滿身傷痕!4歲男童疑日托中心遭虐打

■■该母亲向News 1130记者展示儿子伤痕累累的照片。   综合报道   列治文一母亲表示,四岁儿子本月初从日托中心回来后满身伤痕,怀疑遭日托中心职员虐打。该母亲已向皇家骑警和温哥华沿岸卫生局(Vancouver Coastal Health)投诉。   日托主管不理投诉   该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母亲向NEWS 1130表示,她在1月3日前往日托中心接儿子时,发现儿子颈部贴上纱布和两块胶布。   一日托中心女职员说,由于儿子不想出去,她不小心抓伤了他的颈部。   该母亲随后替儿子洗澡时发现,她的儿子满身都有瘀伤,拿走胶布后更发现,儿子有被指甲抓过的痕迹。   皇家骑警正就事件进行调查,医疗人员证实,涉事员工已被停职。   该母亲又称,儿子向她说,日托中心职员打他,向他展示拳头,并拉扯他的衣服。母亲曾向日托中心的主管投诉,但该主管却不予理会。   NEWS 1130记者访问了该日托中心的另一位家长,该家长却指,涉事职员是女儿最喜欢的护理员,对她的照顾非常好。

安省撥款7.8億 新增157日托

■康德莹(中)、纳兰杜(右四)及罗鬓妮(右三),宣布省府建新校及增加幼童日托名额。 本报讯 安省政府周一宣布于2018年拨款7.8亿元,在全省各地增建39间新学校,同时为40间校舍进行重大修葺及加建工程,以开设157个全新日托课室,为婴儿以至4岁的儿童提供2,700多个新受托名额,当中1,080万元将为Dennis Avenue Community School兴建新校、450万元为邻近的George Syme Community School加建4个课室。以上两个项目包括了5个新增设的日托课室,可容纳88名儿童。 上述新建学校、加建及修葺的设施,将能创造更佳、现代化的学习环境及更多的日托名额,让新世代的儿童更为健康快乐成长,并纾解家长为年幼子女找日托的艰困。 安省教育厅厅长康德莹(Mitzie Hunter)、儿童早期发展及日托服务厅厅长纳兰杜(Naidoo-Harris),昨晨联同代表约克南-威斯顿选区(York South-Weston)的省议员罗鬓妮(Laura Albanese),探访位于多伦多的Dennis Avenue Community School社区学校,并且作出以上的宣布。 新建设施与额外提供的托儿名额,环境安全而费用负担得起,并且设立于社区内,邻近省民的居所,方便家长或监护人接送。 未来5年提供4.5万日托名额 康德莹厅长说:“安省致力打造的学习环境,是以促使学生学业成绩美好、人生健康成长为本。我们秉承著这个宗旨,继续投资于兴建新的学校、翻新设备及为学校扩展而进行加建工程,以便莘莘学子能够在最好的环境下学习,实现个人潜能。” 纳兰杜厅长说:“自然而然,学校是提供持牌、全日制的日托服务最佳地点,因为邻近居民熟悉的环境,既方便、安全而服务素质高。这些新提供的日托名额,将能为我们的幼童提供一个强健的生命开始,对于大多数的安省家庭来说,有助于他们提升生活的素质。” 省议员罗鬓妮说:“我感到兴奋的是,省府在约克南-威斯顿选区作出了重大的投资。这些高素质的学校建筑物,有助于区内的学生得到更好的学习环境,同时给我们这个日益成长的社区提供所需支援。” 省府计划于未来5年投资16亿元,以在学校及其他的公众地方及社区中心,提供45,000个全新的持牌日托服务名额。

最低時薪提高後 大多區日托費用漲了24%!

■戴维斯夫妇称没法想像一对子女的日托及校外课程费用会上升多少。 星报 综合报道 安省最低时薪从今年1月起提高至14元后,进一步增加大多区市民的负担,一些地区的日托中心基于工资和其他各项成本上升,已经大幅提高托儿月费,其中部分增幅高达24%,令到家长叫苦连天。 大多区部分日托中心在今次加价前,已经是收取全国最高托儿月费。安省政府去年11月曾经表示会拨出1,270万元公帑,协助日托中心纾缓最低工资上升带来的压力,避免家长增加开支,不过有日托中心仍未接获省府提供资助的资料,却已率先增加托儿收费。除了最低工资外,租金、食物、气体和电费成本上升亦是提高收费原因。 加价被指缺乏透明度 宾顿市居民戴维斯(Scott Davis)及妻子基丝甸娜(Christina Davis)育有一对年幼子女,3岁儿子的日托中心月费已经提高60元,至1,148元,还未知道6岁女儿参加的校外课程会否加费。居住在巴里(Barrie)的艾坚(Taryn Aitken)有两名子女送往一间私营日托中心,从1月开始面对收费调高18%,令到托儿月费每月平均超过2,426元。 荷顿区伯灵顿(Burlington)有家长更要面对日托月费急升24%的情况,令中产阶层亦感到难以负荷,不禁质疑安省政府如何应付提高最低工资造成的后遗影响。 多伦多大部分日托中心已经因应最低工资提高月费,家长认为日托中心利用最低工资上升作为加价借口,并且指出日托中心加价缺乏透明度。 资料来源:星报

溫莎一4歲女孩被遺忘凍僵在校車裡

Ellery Chartier-Molinari 照片来源:JoAnne Chartier四岁的Ellery Chartier-Molinari在天寒地冻里独自在校车里待了三个小时,而与此同时她的妈妈则在温莎地区疯狂找她“不知去向”的孩子。校车司机下车时没有查看车内的孩子,而当时埃勒里在车里睡着了。下午五点半左右,她的妈妈JoAnne Chartier下班来日托中心接孩子,但却看不到孩子的身影。JoAnne表示,Ellery今天没下车。于是乔安妮开始联系学校,巴士公司和警方,四处寻找孩子,但巴士公司却联系不上。她的妹妹向Facebook的一个群组“约5000妈妈”求助,她们快速传播了这一消息,表示JoAnne非常需要找到CG Pearson Bus Lines公司。这条消息被一个在这家公交公司工作的女员工看到,帮助这位母亲联系上了公交公司。当他们来到校车里,看到孩子在发抖,浑身冰冷。孩子母亲说,埃勒里一直坐在车上保持安静,因为她一直被教导要在车上保持安静。而这位开了16年车的司机已经被解雇。乔安妮打算起诉公交公司,还有日托中心。来源:CBCC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