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11月29日 星期二 23:06:28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29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机场

交通部長承認機場運作混亂「不可接受」 計劃加強乘客權利法案!

【加拿大都市网】联邦交通部长艾诚致(Omar Alghabra)周一在渥太华国际机场召开记者会,指出今夏机场运作大混乱,不少航班取消,班次屡有延误,情况确实不能接受,联邦政府正与航空业界商议, 如何加强乘客的权利法案。 艾诚致在回答记者提问时承认,今年飞机乘客出行,受到诸多阻滞,诸如班机误点、班次取消、行李遗失,情况的确不能接受。 他上周与航空业者召开高峰会议,探讨业界在圣诞假期面对的问题。他在周一对记者说,在会议中,他们谈到如何更新安检程序;机场如何增加收入,确保财政灵活度,以及记取教训,改善乘客权利法案,包括加拿大航空安全局和其他政府机构的标准。 联邦政府指出,从今年2 月到6 月,航空服务的需求急升280%,但业界人手短缺,结果全球和加拿大各大机场运作混乱。 尽管旅客不满,可向有关方面投诉,但投诉个案积压。到周一为止,航机旅客向加拿大运输局提出的投诉,审阅期动辄超过18个月。 艾诚致说:“我不否认,乘客有的时候真的很沮丧,有的事件真的很恼人,对于航空公司,对于政府,何尝不是沮丧,大家都有很多教训要记取。” (图:加通社) T07    

多倫多皮爾遜機場被評為北美「壓力最大」機場!

【加拿大都市网】可以肯定地说,2022年对多伦多皮尔逊国际机场来说不是个好年,这个繁忙的旅游中心刚刚又挨了一记尴尬的耳光。 加拿大最繁忙的机场可能已经从旅行限制的黑暗日子中恢复过来,但它在春夏旅游旺季艰难地应对反弹,使乘客遭受排长队和经常出现的混乱状况,成为世界各地的头条新闻。 今年的多伦多皮尔逊机场可以用“压力大”来形容,以至于旅游网站hawaii ianislands.com给我们的机场贴上了“北美压力最大的机场”的称号。 在对覆盖全球500多个机场的1500多篇谷歌评论进行的情绪分析中,皮尔逊机场接近最高分,或者说严格意义上是最差的分数,比北美其他所有机场都要差。 对该机场的评论中,高达76%的人表示乘客压力大,比北美其他任何航空枢纽都要多,常见的词汇包括“海关”、“移民”、“中途停留”、“尴尬”和“行李丢失”。 卡尔加里国际机场(YYC)和温哥华国际机场(YVR)表现更好,压力评价低于50%。 渥太华国际机场是表现最好的,只有25.9%的乘客表示在经过该机场时有过压力。 除此之外,皮尔逊国际机场在全球压力评价最差的机场中排名第四,仅次于英国曼彻斯特、希腊伊拉克利翁国际机场和英国伦敦斯坦斯特德机场。 考虑到在2022年5月26日至7月19日期间,52.5%的航班延误,超过了世界上其他机场,皮尔逊机场让人们感到压力是很容易理解的。 报告指出,混乱是如此严重,以至于该机场最大的航空公司加拿大航空(Air Canada)被迫削减夏季航班,并提供免费改签机票,以应对“比平时更长的延误”。 周四上午,机场再次陷入混乱,因为大雾笼罩了该地区,导致数十架航班延误。不过这次就不能怪机场了。 但这个报告是基于旅行者在春夏两个月经历的痛苦高峰。 值得赞扬的是,多伦多皮尔逊机场在发生混乱后的几个月里,大幅改善了旅客的体验,实施了新的节省时间的措施,甚至允许乘客安排安检时间,以便更顺利地办理手续。 相关阅读:多伦多皮尔逊机场推出安检快速通道 注意这些! ref:https://www.blogto.com/travel/2022/11/toronto-pearson-airport-north-america-most-stressful/ 编译:YUAN 图片:加通社

比特幣營銷主管機場被罰6千元 原因是沒有出示這個文件!

【加拿大都市网】现在旅客抵达加拿大仍需使用ArriveCAN以提交旅行详情、疫苗接种纪录和海关申报表,而不少人因不遵守此规定而被留在皮尔逊机场,并有可能支付巨额罚款。 一名声称为比特币的营销主管的Twitter用户@metapills因没有出示疫苗接种纪录,于机场被罚款6,255元,事件引起激烈讨论,但大多数网民认为他必须支付并遵守规定,事主日前发布一系列推文及影片,推文共有近5,000次转发,事主称被省警拘留,并受到逮捕威胁。 事主于Twitter指“省警告知我有权拒绝使用ArriveCAN应用程序,但将因未能遵守《检疫法》而被处以6,255元罚款”。事主亦发布一段据称被警方拘留的影片,影片中警方表示“如果不想填写ArriveCAN,这完全在权利范围内,但必须接受罚款”。 Provincial police officer while detaining me: "Part of arriving in Canada is that you must fill out #ArriveCan . If you don't want to fill...

大多機管局擬機場內賣大麻增賭業擴大收入來源

【加拿大都市网】大多伦多机场管理局(GTAA),在疫情期间损失数亿元后,正寻找扩大收入的来源,现正考虑两个主要方案,分别在机场设立大麻店出售大麻产品,及增设与赌博有关的店舖。 根据《多伦多星报》的报道指出,大多伦多机管局已聘用前福特雇员Clare Michaels,为机管局进行游说工作。 根据Michaels披露的文件,她建议在皮尔逊国际机场,扩大出售酒精产品的服务,以及增设大麻零售店与博彩有关的店舖。 皮尔逊国际机场继续面对航班延误的问题,7月份,皮尔逊国际机场更被列为全球延误最严重的机场,因为有52%班航出现延误情况。 机管局于2年多的疫情期间,一共损失超7亿元。 大多伦多机场管理局未有对《星报》的报道置评。 (图片:CityNews) T02

溫哥華和卡爾加里機場西捷航空員工可能將在27日罷工

【加拿大都市网】随着疫情封锁令解除,压抑已久的旅游需求爆涨,机场和航空公司因为人手短缺呈现一团乱局面,但卡尔加里和温哥华机场的西捷航空工作人员表示,如果无法与公司达成协议,他们将展开罢工行动。 Unifor表示,代表700多名行李和客户服务代理以及其他员工的当地员工以98%的投票赞成罢工,最早可能在7月27日离开工作岗位。 Unifor发言人多赫蒂(Scott Doherty)周三表示,工资是劳工与航空公司的谈判关键问题。 他说:“工资标准已经超过5年没有增加,这使得西捷航空的工资在加拿大航空业中处于最低水平,无法与飙升的通货膨胀相提并论。” 工会还强调有一种“压力锅气氛”,称工人遭受了来自航空公司延误或取消航班的旅客之辱骂和身体威胁。 Unifor Local 531在卡尔加里的谈判委员会成员安东尼奥(Sherwin Antonio)说:“我们已经筋疲力尽了。”未来几天将持续谈判。 西捷航空执行副总裁艾弗里(Angela Avery)表示,罢工投票是谈判过程中的惯例,并不感到意外。“我们努力提供一份有价值的协议。随着航空公司重建,大多数机场员工在公司工作不到一年,绝大多数机场任期更长的员工都通过现有的薪酬阶梯结构获得了补偿。” 在采取任何罢工行动之前,工会必须提前72小时通知西捷航空。 加通社资料图片 v01

7成加人認為機場亂象已成為國際笑柄

■■民调显示7成国民认为,本国机场乱象已成为国际笑柄。 星报资料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民调公司益普索(Ipsos)最新报告显示,7成加拿大人认为目前本国各大机场出现的乱象已成为国际笑柄。 近6成受访者称,在情况改善之前避免搭机旅行。 近期媒体不断报道发生在本国机场的混乱情况,包括无法赶上接驳航班、丢失行李、取消及延误航班,在一些情况下令旅客不得不在候机大楼地上夜宿等。这些报道自今年初政府宣布放宽旅行限制之后,一直不断。 有关航班延误的报道看起来取代了实际发生所带来的影响。民调发现,5%强烈认同,在加拿大的机场曾亲身经历延误,受到严重影响;但高达近6成受访者表示,会避免走进机场直到情况好转。 对于机场乱象的责任所在,39%受访者表示机场本身、联邦政府、航空公司及在旅行中不守规则的旅客,都应负同等责任。 将问题具体化到机场内部时,多数人认为行李丢失(34%)及航空公司取消航班(44%)是延误主因。34%认为联邦政府导致过海关延迟是主因。关于安检延误,33%归咎于机场,23%归咎于联邦政府。 55%料问题延至9月 预计机场问题持续多久,55%同意这是一个临时性问题,预计9月份将很大程度解决。45%认为将持续至夏季结束。只有37%认为联邦采取足够措施来解决机场问题。 调查还提出更为深入的问题,问受访者是否认为机场延误是提供基本公共服务过程中出现一系列问题的开始,17%强烈认同,49%在一定程度上同意。 调查由益普索于本月12日及13日进行,因应本国人口统计资料,在全国各地共访问了1,001位成年人。星岛综合报道    

加國機場丟失行李頻生 旅客裝AirTag五天尋回

■全国各大机场最近时常出现行李丢失的事件。 加通社资料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各机场出现的行李丢失个案越来越多,一名旅客亲自出马,用苹果的AirTag追踪设备,追踪其丢失的行李,从安省的多伦多追踪到纽奔驰域省的圣约翰(Saint John),锲而不舍,历时五天。 据Global News报道,梁凯莉(Kelly Liang,译音)经常坐飞机往返圣约翰和多伦多。她听说最近的航班经常有延误和被取消,于是决定在自己的行李里,装上苹果的蓝牙追踪器,并在TikTok上讲述了她的经历,吸引到数万次浏览。她表示:“为了让自己安心,我决定把AirTag放在行李内,我很庆幸这么做了,因为我的行李没有登上由多伦多直飞圣约翰的航班。” 她在6月下旬某天抵达圣约翰机场,但行李没有到达,在当地机场也遍寻不获。随后她用手机追踪这些行李,长达五天。 据她所言,AirTag显示她的行李在多伦多皮尔逊机场停留了四天后,才在第五天被空运至纽奔驰域省的蒙克顿(Moncton),然后被送往圣约翰机场。尽管迟了五天,她仍觉得自己已算幸运,因为她居于圣约翰,所以即使行李不见了,还是可以用家里的隐形眼镜、化妆品和衣服等。 拍片述经历 网民有共鸣 五天过后,她到圣约翰机场取回了行李,甚至在航空公司通知她行李已到达之前,就去了机场。不过,她也表示:“在这段经历中,我几乎没有收到加航的任何联系,我一周前申请了赔偿,但一直未有获得回复。” 大多伦多机场管理局将行李的混乱,归咎于航班延误和取消、人手短缺,以及行李系统的临时机械故障。他们表示,目前已经成立了行李服务恢复小组,检查并解决系统故障。 梁凯莉表示,她决定将来在搭飞机时,都会使用AirTag。她说:“我宁可知道自己的个人物品是安全以及身处何方,而不是必须打电话并等上三小时,与航空公司的客服沟通。”她分享的视频引起了不少人的共鸣,许多旅客也表示有过类似遭遇,并已开始使用行李追踪器。星岛综合报道  

專家:機場混亂至少持續至9月!出行儘可能避開大機場

【加拿大都市网】有航空专家表示,近数月主要机场出现的混乱情况,相信要维持多数个月,直至夏季旅游旺季结束为止;且建议旅客尽可能避开多伦多及渥太华的国际机场。 麦吉尔大学(McGill University)国际航空项目协调员John Gradek表示,机场的混乱情况,相信会持续多数个月;他建议,任何在秋季前出外旅游的人士,都应该做好心理准备。 Gradek表示,相信目前的情况,最快要到9月份的劳工日才会结束。 由于公共卫生限制解除,航空旅游需求大增,但航空公司人手短缺,引致全国各地的机场都出现混乱情况,尤其多伦多皮尔逊国际机场及蒙特利尔机场。 Gradek表示:“机场至今仍然一团糟”。 他表示,问题的核心,是航空公司因疫情而失去数万名员工,当中包括之前的裁员或提早退休以减轻人手的措施。 另外,机场的出入境所需系统人员也出现不足情况。 Gradek表示,需要转机的旅客,最重要是确保有足够时间转机,而且,尽可能避开下午及晚上的航班,以及建议避开多伦多皮尔逊国际机场及蒙特利尔机场。 他表示,旅客也需要为可能出现航班取消而作好准备,及将今年夏季的旅游视为一次冒险。 Gradek表示,航空公司减少今年夏季的航班数量,并不能纾缓机场的混乱问题。 大多伦多机场管理局(GTAA)表示,要求国内旅游乘客,至少提前2小时到达机场,对于离境的国际旅客,建议至少提前3小时到达机场。 (图片:CityNews) T02

混亂!加拿大旅客在機場經歷各種問題 專家建議做好全方位準備!

■■最近,加拿大主要机场出现旅客大排长龙及有航班延误问题。图为蒙特利尔机场。加通社资料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多个机场和航空公司最近报告了大规模延误,这是大流行防疫限制措施放宽,和多了人去旅行,加上有航班取消所致。旅游专家建议旅客,尽早到达出发机场,并检查旅行保险是否涵盖行程取消、中断以及行李丢失或被盗。总而言之,为任何时候的延误做好准备。 有旅行专家表示,排长队、航班取消、延误和行李丢失,不仅是加拿大主要机场的问题,其他国家的机场也是如此。以加拿大最繁忙的机场多伦多皮尔逊机场为例,便正经历最糟糕的情况,旅客继续受到航班延误或取消,以及行李问题的影响。 大多伦多机场管理局在给CityNews的书面声明中表示,该管理局要求国内航班乘客,至少提前两个小时抵达机场。对于乘搭国际航班的旅客,建议至少提前3个小时到达。 在过去的几个星期里,机场航班延误一直是一个持续存在的问题。在旅行需求增加的情况下,机场一直在努力应对大群乘客,而人员短缺令情况变得更糟。 穆罕默德(Eleanor  Mohammed)是感到挫折感的众多旅客之一。她是来自爱德华王子岛的城市规划师,因公从卢旺达和波兰返回加拿大。然而,到达多伦多后,她发现自己陷入了困境。她从多伦多飞往爱德华王子岛的转机航班取消了。到上周六,她被安排上了另一班航班,但航班又延误。 因海关安检延误而错过航班 旅客史密斯(Justus Smith)星期日告诉CTV新闻频道,他本预订了从沙省利斋拿(Regina)飞往美国波士顿的航班,但在6月25日被取消了经多伦多转机的航班。他获安排乘坐第二天早上的航班,并选择在机场过夜。尽管他提前了13个小时,但是他表示,他在出发前四小时都无法通过海关。在海关和安检处延误后,他结果错过了该航班。最终他到达波士顿,但是收不到托运行李。经过一个星期,他仍然等候行李。 史密斯称,他花了一周时间参加职业发展课程。他是唯一穿着短裤和棒球帽的参加者,因为他没有衣服可以换。虽然情况如此,但是他赞扬机场工作人员,在困难情况下所做的工作,其中个别机场工作人员实在很棒,每个人都尽力而为。 史密斯又称,确实看到很多愤怒的旅客,然而生气是没有意义的。排长龙和航班延误很令人沮丧,但不能把怒气发泄到机场工作人员身上。最近几个星期,有旅客在社交媒体上分享他们的挫败感。其中一个旅客在推特上写道,在多伦多皮尔逊机场,等了差不多两个小时,才取回行李,幸运的没有丢失任何东西,而另一个旅客则称,能在旅途中避开皮尔逊机场,那就去做吧。 一些旅客分享了航班延误和被取消的照片,其中一条推文显示,一些航班要么被推迟了几个小时,要么全部取消。 上周六,交通部长艾诚致(Omar Alghabra)强调,联邦政府正在尽其所能帮助减少机场延误。他列出了自5月初以来采取的措施,包括雇用1,000多个名加拿大航空运输安全局检查人员,和暂停在机场进行强制性随机新冠病毒检测。 交通部在6月30日的声明总结道,“我们正在取得进展,但挑战依然存在,特别是对于面临航班取消和行李服务问题的旅客而言。我们将继续与航空业合作伙伴采取行动,以减少旅客的延误,并向乘客通报我们的进展。” 最近几周,进出蒙特利尔主要机场的旅客,也遇到了延误和行李问题。其中蒙特利尔杜鲁多国际机场数周以来,一直在敦促乘客提前到达机场。繁忙的温哥华国际机场,也敦促旅客提早到达,以防延误。 人手追不上旅业复苏 travelandstyle.ca的创始人韦瑟黑德(Jennifer Weatherhead),星期日告诉CTV,全球所有主要机场枢纽,都看到了完全相同的问题。以欧洲为例,便面临着很多这样的问题,美国同样也面临着很多这样的问题,不仅仅是航班延误,还有航班取消,有时是因为没有足够的机师,来填补这些航班。 韦瑟黑德建议旅客尽早到达出发机场,并检查旅行保险是否涵盖行程取消、中断以及行李丢失或被盗。总而言之,为任何时候的延误做好准备。 之前新冠大流行期间,旅行需求锐减,航空业为此裁减了数千个工作岗位。现在,随着许多国家或地区取消或放宽防疫限制,对旅行的需求已经反弹,可是人员配备水平未有跟上。 鉴于7月4日美国国庆假期长周末,因此最近美国的旅行特别紧张,机场迎来了自两年多前疫症大流行开始以来,最大的旅客人潮。 跟踪网站FlightAware称,上周五美国机场有超过6,800次航班延误,和另外587次取消,截至上周六早上较后时候,有超2,200次延误和540次取消。

混亂升級!加拿大各大機場行李丟失事件頻發 旅客抱怨變「地獄之旅」

【加拿大都市网】近日,加拿大各大机场行李丢失的问题频频发生,引起了混乱。很多旅客都遇到了人已经到达目的地,但行李却没上飞机的情况。或是转机后无法找到托运的行李。机场被大量的行李箱填满。有些旅客至今仍未找回自己的行李。 上周,莎拉·福梅尔(Sara Formel)一家前往苏格兰参加朋友的婚礼,这本应是一生中难得的一次旅行。结果最后却变成了“地狱之旅”。 这家人乘坐了6月18日从多伦多飞往爱丁堡的航班,他们的行李——包括婚礼服装和福梅尔九个月大的婴儿的汽车安全座椅——都没能上飞机。 一家人在一周的假期内花了很多时间购买必需品,并想从加拿大航空公司那里得到回复。 “太可怕了,”住在阿肯色州康威的福梅尔说。“我们被剥夺了我们所拥有的一切,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拿回来。” 由于需求激增和人手短缺,加拿大一些主要机场最近饱受长队、航班延误和取消的困扰。 除此之外,旅客们还在抱怨另一个关键问题:行李丢失!有时人到了,行李却没能到达。 旅行回家9天后才拿回行李 来自卡尔加里乘坐西捷航空的乘客赫特尔(Joni Hirtle)说:“这太令人沮丧了!” 周六,她终于拿回了自己的行李——在她哥斯达黎加9天旅行的一周之后。 赫特尔的行李在她登上从多伦多起飞的第二段航班后就不见了。其中包括价值400加元的登山靴和藏在袜子里的一沓共计约400加元的现金。 在回家途中多伦多停留的期间,赫特尔曾在西捷航空的行李提取柜台询问她的行李。 她说,在卡尔加里的行李提取处,有“成吨的行李放在那里”。 “他们没有足够的人力和资源来解决这些问题。” 机场一片混乱 全是无人认领的行李 当加拿大航空公司(Air Canada)乘客哈里森·伯顿(Harrison Burton)周五在前往蒙克顿的途中降落在蒙特利尔时,他被成堆无人认领的行李压得不堪重负。 他在Facebook上发布了拍摄的一段视频,“这里一片混乱。这简直是疯了!机场需要解决这个问题。” 伯顿在蒙特利尔没能找到他的行李,他希望在他达到蒙克顿时,行李会出现。然而,他现在还在等。 多方表示正在积极解决 联邦政府已经雇佣了更多机场边境官员和安全人员,以帮助缓解瓶颈。尽管交通部长奥马尔·阿尔加布拉(Omar Alghabra)上周将一些责任归咎于航空公司,称他们也必须“尽自己的一份力”。 加拿大航空公司表示,大多数乘客都顺利拿到了行李抵达目的地,但也承认,最近没拿到行李的乘客数量有所增加。 该航空公司表示,行李延误的许多原因,如机场积压,都不在其控制范围之内。 发言人彼得·菲茨帕特里克(Peter Fitzpatrick)在电子邮件中表示:“当一架飞机因为航站楼内的海关积压而被滞留在登机口时,行李可能无法按时装载到下段航班上。但请放心,避免行李延误是我们的首要任务。” 西捷航空将行李丢失归咎于资源限制、航班延误和取消等。 发言人麦迪逊·克鲁格(Madison Kruger)在电子邮件中表示,航空公司正在“积极努力解决”行李延误问题。 https://twitter.com/KrisReports/status/1541561570744061953?s=20&t=emlgJ-pdiW3pPHNaTQJlCg 交通部长表示目前情况得到了改善 卡尔顿大学商学副教授Ian Lee说,所有相关各方——航空公司、机场和政府——都要为当前的混乱负责,因为他们没有为预计的疫情后旅行激增做好充分准备。 他说:“在我看来,很多人都是凭直觉行事,而不是采取更有战略意义的方法来重新开放航空业。” 交通部长周一表示,主要机场的瓶颈问题已经得到了改善,渥太华正在与机场和航空公司合作,解决行李延误和其他的问题。 他在新闻发布会上说“我们正以最大的紧迫感处理此事。” 与此同时,福梅尔和伯顿还在等他们的行李。...

溫哥華機場今年僅排北美第二 結束最佳12連霸記錄

【加拿大都市网】温哥华国际机场 (YVR) 过往连续12年被Skytrax评为北美最佳机场,但今年只能成北美第二,最佳12连霸记录被打破。2022年,排名第一的北美机场是,西雅图-塔科马国际机场 (SEA)。 今年奖项于上周在巴黎的 Skytrax 行业盛会上宣布。Skytrax年度排名是全球航空业最负盛名和公认的奖项。Skytrax会为世界最佳国际机场和最佳区域国际机场排名,还会为航空公司、贵宾休息室、机场酒店、机场餐饮、机场购物和机场工作人员排名。  在2000年代末和2010年代的前半期,温哥华国际机场还跻身全球前10名机场之列,并与新加坡樟宜机场和香港国际机场等竞争。 然而,全球的机场不断改进,竞争大幅上升,使温哥华国际机场从2015年开始跌出全球前10名。现在,在北美的排名也有下降的趋势。 西雅图-塔科马国际机场今年能成为北美第一,因为早前启动了一项耗资12亿美元的大规模扩建项目。不仅对设施进行了现代化改造,而且还扩展了航运力,特别是国际航运力,以及更迅速地处理连接国际航班和的国内之间的转乘服务。在疫情之前,温哥华国际机场表示,西雅图-塔科马国际机场的扩建和改善项目,是对温哥华国际机场作为太平洋西北部主要跨太平洋枢纽地位的一个重大威胁。 西雅图-塔科马国际机场还有一个4亿美元的扩建项目,将于2023年开始重大建设,并于2027年完成。 温哥华国际机场最近也开始重大改建,本月更斥资3美元扩建D翼国际航站大楼,扩建占地300,000平方英尺,将是增加8个登机口、独特的休闲空间,包括户外体验中心和艺术场地。扩建工程将于2023年完工,国际航站大楼的零售和餐饮场所将会一同开放。 V10

為機場工人發獎金緩解短缺!今夏不請假每周獎200元

■■图为一个机场安检人员,在多伦多皮尔逊机场扫描乘客的登机证。星报资料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代表全国机场安检人员的工会表示,加拿大航空运输安全局(CATSA)会向机场工人提供每周200元的奖金,前提是他们今年夏天不请假,包括病假。 据星报报道,CATSA一个发言人表示,奖励措施是确保在繁忙的夏季旅行季节里,一些机场人手充足。此举看来是为了在培训新工人的同时,缓解持续的劳动力短缺情况。有旅行者最近称,全国主要机场出现可怕的人龙和延误。 国际机械师与航空工人协会(IAMAW)140分区主席弗劳尔斯(Dave Flowers)称,要获得该笔每周奖金和可能每月500元奖金,员工要有完美的出勤率。该协会代表卑诗省和安省大约4,000个机场保安人员。 每月还额外奖励500元 GardaWorld和Allied Universal,是可获得机场安保外判工作的第三方承包商。代表全国约1,000个GardaWorld检查人员,包括在温尼辟和爱民顿的Teamsters Canada,其发言人科斯格罗夫(Catherine Cosgrove)表示,如果员工准时上班,而且不请病假等,公司会向他们提供奖金。她继续说道,只要符合所有条件,奖金会在3个月后支付,他们还会给予每月500元的奖金。 代表加拿大包括渥太华在内的大约2,000个机场保安人员的联合钢铁工人工会称,该计划直接来自CATSA,但由雇主管理,雇主和CATSA都没有咨询工会。 据CATSA发言人贝西奥(Suzanne Perseo)指出,CATSA为其3个安检承包商提供出勤奖励支持,以帮助确保在繁忙的夏季期间某些机场有足够的人手。 GardaWorld发言人帕奎因(Louis-Antoine Paquin)没有证实该奖励计划,究竟包括可以请病假抑或不可以,但称该激励计划在一周前推出,将持续整个夏天。帕奎因在一封电子邮件续道,GardaWorld已经看到了该计划的积极成果,又认为这样的计划将对其夏季运作产生积极影响。另一家第三方承包商Allied Universal没有置评。 政府不能具体评论雇主 尽管Teamsters的科斯格罗夫表示,工会并不反对设立出勤奖励计划,但是她认为,这不是解决员工短缺问题的正确方法,因为员工加班,缺乏休息,可能会导致更多的疲劳和伤害,甚至会导致整体离职率增加,这将超出奖金所宣称的吸引工人和提高生产力的目标。 劳工部长办公室发言人在一封电子邮件中指出,政府不能具体评论雇主,不过加拿大劳工法典规定的权利和责任,将继续适用于联邦监管的公司。

機場延誤! 6000旅客苦等1個時才能進入機場大樓

【加拿大都市网】多伦多皮尔逊国际机场旅客大排长龙兼航班延误的情况已经持续多个星期;密西沙加市长康宝丽(Bonnie Crombie),大多伦多机场管理局(GTAA),及2个密市机构,发出联合声明,向联邦政府发出呼吁,敦促渥京“必须采取迅速行动”,解决旅客等待时间过长及航班延误等问题。 康宝丽、机管局、密西沙加旅游局及密西沙加贸易委员会发出联合声明,表示联邦政府必须采取更多措施,确保旅客不会面对长时间延误的问题。 声明指出:“从人员短缺到繁重的疫情政策,联邦政府都必须迅速采取行动,解决困扰机场的问题”。 声明强调,虽然当地官员感谢联邦政府最近宣布计划增加加拿大航空运输安全局(CATSA)与加拿大边境服务局(CBSA)的安检人员数量,但需要时间才能开始纾解压力。 过去数周,机管局已一直呼吁联邦政府作出改变。 联邦交通部长艾诚致(Omar Alghabra)与联邦公共安全部长马守诺(Marco E. L. Mendicino)上周六(28日)发出的联合声明中指出,从安检到行李处理上的延误等问题,并非加拿大独有。 联邦交通部已经成立一个由政府机构及相关行业组成的“边境检查委员会”,以解决安检的排队问题。 部长表示,负责管理机场安检的加拿大航空运输安全局,计划增加安检人员数量,预计在6月底前,可部署超400名人员,负责不同阶段的培训。 部长的声明中指出,虽然有更多工作要做,但正透过减少等待检查的时间而获得回报。 密西沙加官员表示,可以立即实施短期政策,这对国际旅客产生重大影响,其中包括取消在机场进行强制随机病毒检测,及取消“重复健康检查与问题”。 密市官员与机管局的声明又指出,皮尔逊国际机场的国际旅客,高峰时被迫等待3个小时,包括在机舱上等待及前往海关大厅大排长龙。 上周,有多达6,000旅客人次在飞机上等待超1个小时,才能进入机场大楼。 声明指出,虽然过去1周已有所改善,但旅客通过安检的等待时间仍很长,高峰时的等待时间超过60分钟。 机管局主席Doug Allingham表示,随着旅游人数上升,机场要恢复至疫情爆发前的人流量,联邦政府必须迅速采取行动,协助解决困扰旅客的问题。 他表示,夏季即将来临,现在需要采取紧急行动,取消随机检测及重复健康检查问题,是立即可以采取的措施,令旅客过关顺畅,及鼓励更多旅客前来或途经加拿大,从而振兴加国经济。 密西沙加贸易委员会总监兼行政总监Trevor McPherson表示,密西沙加的旅游业不能再承受不必要兼过时的疫情政策,这些政策远远落后于其他国家。 他表示,如果短期内没法获得解决,旅客所经历的挫败感,将对密西沙加的旅游业,及加拿大的国际声誉,产生不利与长远的影响。 (网上图片) T02

渥太華要求航空公司減少航班以避免延誤?交通部長否認!

【加拿大都市网】联邦交通部长驳斥有关联邦政府要求航空公司减少航班以缓解近期旅行延误的传言。 CTV报道,交通部长艾诚致(Omar Alghabra)办公室一份声明中承认,加拿大机场目前的情况“令人沮丧”,政府正在研究解决问题的方法。然而他强调,并未呼吁航空公司削减服务。“我们正在与 加拿大航空运输安全局密切合作,以确保尽快处理人员配备问题。话虽如此,我们的政府从未要求、也不会要求航空公司削减其航班服务。” 加拿大航空公司前首席运营官邓肯·迪(Duncan Dee)在推特上称,他被告知航空公司已被要求减少航班,以“协助渥太华在机场造成的混乱”。他说,渥太华完全失去了方向,当世界各国都希望重新开放旅行和旅游业,加拿大却正在企图走反方向。 最近几星期,多个机场关卡都排起了长长的队伍,乘客表示他们被迫等待数小时来等待安检,有人甚至因此错过航班。 西捷航空周二说:“非常关注政府机构在空中边境和安检点提供的服务状况。我们的日程安排是提前几个月制定的,以便为客人提供最好的服务并促进我们国家的复苏。我们拒绝任何基于缺乏政府资源而减少航班的请求。这是一个紧迫的问题,需要立即改进,我们仍然专注于直接与联邦政府解决问题,同时与我们的机场合作伙伴合作。” 艾诚致上星期提到,其中一个造成延误的原因是,疫情两年中停止旅游,民众已不太习惯机场流程。“取出笔记本电脑、交出液体等所有这些小动作,都可能比过去要多10秒、15秒。” 他又说,加拿大航空运输安全局(CATSA)过去常常依赖6个月的时间框架,因为它与劳动力分配和数量预测有关,现在已经压缩到72到48小时。 CATSA行政总裁桑德斯(Mike Saunders)于5月2日发表声明提到人力不足的问题。“虽然负责提供安全人员的第三方承包商一直努力提高人员配备水平,但面临巨大挑战。事实是整个行业都面临着招聘挑战。” 联邦保守党呼吁渥太华取消对国内旅行要求疫苗证明的规定,以缓解机场延误。 图:星报 v01

加拿大入境政策放寬機場現人潮 旅客贊暢通無阻

■■韩裔小朋友表示,他已在当地完成疫苗接种。 ■■有外国旅客表示,现在抵加后若文件齐存,过关速度与疫情前无异。 ■■相信温哥华国际机场很快就会重返昔日人来人往的景象。 ■■温哥华国际机场迎来旅游旺季。 【加拿大都市网】联邦政府日前宣布,加拿大再度放宽边境防疫限制,从周一(25日)起,接种和部分接种疫苗的5至11岁儿童,毋须接受新冠病毒检测,也允许进入加拿大,这意味着该年龄段的儿童,在完全接种疫苗的父母、继父母、监护人或导师的陪同下,不再需完成入境前的病毒测试。另外,随着步入旅游旺季,渥京亦放宽完成疫苗接种旅客的相关政策。 本报记者周一(25日)前往温哥华国际机场(YVR),可见当日下午有数班国际航班抵达,包括韩国仁川、美国西雅图、三藩市,以及德国法兰克福等地。从三藩市抵温的美籍华裔旅客李先生表示,尽管抵加后须在“外国旅客”通道排队,但过海关的速度与疫情前无异,“可能受疫情影响,疫情航班较小,总体来说,赴加前填好入境app,携带好疫苗接种证明,旅行畅通无阻。” 韩妇带儿子来加上小学 有从韩国仁川抵温的一位韩裔母亲表示,准备上小学的儿子已在韩国完成接种,抵加前提早准备好所有文件,她说:“我们是新来温哥华,英语不是太好,但入境依然非常顺利。” 当韩裔母亲被问及是否知道,只要父母或监护人完成疫苗接种,稚童毋须疫苗接种证明,也能免检测入境,该名母亲则说:“我不清楚这个政策,但韩国疫情非常严重,我们两母子赴加前已完成疫苗接种。” 大温华裔居民赵女士则表示,她8岁的女儿是最近才完成疫苗接种,承认之前对儿童疫苗一直持观望态度,“我和丈夫三针疫苗的反应都很大,我全身肌肉酸痛,更有发烧现象,所以当时不敢带女儿接种。” 带女儿接种方便出游 赵女士又说,随着加拿大陆续解除出入境限制,他们有出国计划,所以当看到女儿的同学,打了疫苗后也没有出现强烈的副作用,才敢带女儿完成疫苗接种。 赵女士最后表示,她和丈夫并不是反疫苗者,子女接种新冠疫苗是迟早的事,在儿童疫苗尚未普及的情况下,持观望态度而已。 对于联邦政府豁免未完成接种儿童,在已接种疫苗的父母陪同下免检测入境,赵女士则认为,此政策的确会方便许多今年才开打疫苗的儿童出国旅行。但她说,她身边有朋友是反疫苗者,这类人士自己不接种也不会让子女接种,因此,这些家庭也是无法享受放宽的新政。 另外,除了儿童旅客的检测政策变更外,根据联邦政府也给予的入境最新政策:完全接种疫苗的旅客抵达加拿大后,毋须在公共场所佩戴口罩;完全接种疫苗的旅客,毋须自主监测或报告任何征状;若同一旅行团中或同行的另一人出现征状,或感染新冠病毒,完全接种疫苗的旅客则毋须隔离,以及完全接种疫苗的旅客,毋须报告密切接触者或旅行历史。 图文:星岛温哥华记者王弘树

機場落地新冠檢測能力不足 國際旅客入境加國或面臨延誤

【加拿大都市网】联邦卫生部长杜克洛斯(Jean-Yves Duclos)提醒国际游客,入境加拿大时可能面临长时间轮候和冗长的程序,因为目前机场在开展抵埠后的新冠检测工作方面能力不足。 杜克洛斯表示,距离新的旅行限制令生效已有一周时间,机场内能够进行的检测数量虽有所增加,但仍需改善。 他说:“11月30日,我们对来自各国的所有航空旅客进行了1.1万次检测。截至12月9日,检测能力已增加到每天的1.7万次。全国范围内的检测容量可达到2.3万次。目前我们的检测能力正在稳步、显著地提高。” 杜克洛斯表示,为了帮助扩大规模,联邦政府已将合同授予私营公司,以帮助额外的新冠检测和相关问题的处理。不过,杜克洛斯表示,目前尚不知道加拿大何时有足够的能力对所有入境旅客进行检测。 杜克洛斯说:“加拿大人想要外出旅行,需要提醒他们留意国外局势,同时他们还应该知道返回加拿大可能会遇到延误和麻烦。” 为了阻止奥密克戎(Omicron)病毒的传播,加拿大对旅行政策作出调整,其中一项就是针对所有非来自美国的游客引入落地检测要求,在等待检测结果的时候,游客将需要隔离。任何为接种疫苗的游客则需隔离14天,并在隔离的第一天和第八天进行核酸检测。 截至12月9日,温哥华国际机场平均每天进行3,130次检测;卡加利国际机场平均每天1,460次检测。多伦多皮尔逊国际机场(Toronto Pearson International Airport)则是8,317次。满地可杜鲁多国际机场(Montreal Trudeau International Airport)是3,033次。 杜克洛斯也补充说道,加拿大政府目前也并没有建议加拿大人不要旅行,只是考虑出国旅行时要非常谨慎。 V33    

疫情檢測導致機場混亂擁擠,出行建議提前4小時到機場

【加拿大都市网】一名航班乘客12月2日在网上分享了一张照片,照片上的人在多伦多皮尔逊机场(Toronto Pearson Airport)机场排着长长的弯弯曲曲的队伍,坐飞机“简直是一场噩梦”。 该名旅客说:“我用了1小时35分才把旅行包寄舱,安检也花了40分钟时间。”所以,他认为如果乘坐国际航班,有需要提前4小时到达。因为所有乘客都在同一条队伍里排队。 周四上午早些时候,另一位乘客透露,原本是5号登机口,但实际排队时排到去11号登机口。大多伦多机场管理局的一位发言人告诉Narcity,早上通常离境都很繁忙。 #aircanada #Pearsonairport Lineupp for gate 5 starts at gate 11... How is this going to work and how was there not more...

機場組織:現場檢測所有入境旅客  將致機場延誤和混亂

【加拿大都市网】联邦政府宣布推行新措施,除来自美国以外,所有经机场抵埗的旅客,均须在入境时接受强制性病毒检测。有机场组织代表指出,此举势必引致旅客行程延误,甚至出现秩序混乱,建议当局容许部分入境者拿取检测套件,回家后自行进行检测。 加拿大机场议会(Canadian Airports Council)会长古奇(Daniel Gooch)周三表示,如果要对所有来自美国以外的航空旅客即场进行检测,势必引致大批人士长时间滞留机场。“我们是否真的想见到群众为了检测,而在入境大堂等候几个小时吗?我们希望避免混乱,并确保旅客在行程中感到自在。” 多伦多皮尔逊国际机场发言人加斯(Tori Gass)建议,应同时采用即场检测,以及让旅客拿取套件回家检测的方法。“当局必须考虑混合采用这两个方法,以应付预期中大量从海外抵达本国机场的旅客。” 联邦政府周二宣布,为应对奥密克戎(Omicron)变种病毒的威胁,除来自美国的旅客外,所有入境本国的航机搭客,无论是否已经接种疫苗,都要在抵达机场时接受病毒检测。在检测有结果前,必须自我隔离。然而,联邦政府未有确认实施日期,以及由谁负责进行检测。在新措施公布前,本国机场只抽查部分入境旅客进行即场检测,有关工作由外判承办商负责。   V20 (图片来源:加通社)

遊客對皮爾遜機場怨聲載道 大家感到失望的原因是什麼?

【加拿大都市网】 随着现在对大多数加拿大旅客的限制明显放宽,像多伦多皮尔逊国际机场这样的机场正逐渐变得繁忙,这让那些渴望在这么久以来第一次离开多伦多去旅行的人感到很失望。 @torontopearson wtf guys. Just absolute chaos coming home. No organization, no one giving direction, lines barely moving. #disaster @TorontoPearson pic.twitter.com/3dyjBZd0og — Almir (@Akal792) July 25,...

加拿大機場變化:已開始將未接種疫苗和已接種疫苗的乘客分開

【加拿大都市网】在加拿大,不仅接种疫苗和未接种疫苗的人的旅行限制不同,现在连机场的规定也开始变得不同。 多伦多皮尔逊机场和温哥华机场都将从国际目的地抵达的乘客分成两条线--接种疫苗者和未接种疫苗者--以努力使进入加拿大的过程更加清晰。 皮尔逊机场的发言人Beverly MacDonald解释说,从美国和国外抵达多伦多的乘客在到达海关前可能会被分成接种疫苗和部分接种疫苗/未接种疫苗的队伍。MacDonald说,这样做是为了 "简化 "边境入境程序,这取决于你的疫苗接种状态。 在Twitter上发布的一张照片--后来在/r/Vancouver subreddit上疯传--显示了温哥华YVR机场的类似流程。 从2021年7月5日开始,完全接种疫苗的加拿大人在回到国内时不必再进行隔离。 而在8月9日,从美国到加拿大的完全接种疫苗的旅行者也将不再需要隔离。在秋季晚些时候,即2021年9月7日,完全接种疫苗的国际旅行者也将能够进入加拿大,而无需住在检疫酒店或自我隔离。 编译:森森 图源:Toronto Star 参考链接:https://www.narcity.com/canada-travel-restrictions-changed-airports-now-too

突發!加拿大兩機場失去國際資格 海外航班或無法降落!美國除外

【加拿大都市网】根据加拿大运输部发布的文件,萨省的里贾纳和萨斯卡通机场可能会失去国际机场名称。 在1月26日生效的咨询通函中,加拿大运输部列出了将继续保持国际机场资格的所有加拿大机场。里贾纳和萨斯卡通机场未列入该名单。  “上述未列出的但名称信息中含有“国际”(Internatinoal或INTL)字样的机场,必须不迟于2021年6月30日向地区交通办事处证明,它们满足指定的要求。”加拿大运输部的咨询意见指出。  但周一早上,里贾纳机场管理局总裁兼首席执行官詹姆斯·博格斯(James Bogusz)在证实取消国际名称的消息。 博格斯说:“萨斯卡通和加拿大其他许多机场已被取消其国际名称,作为本公告的一部分。” 博格斯表示,机场接到通知,将能够继续接收来自美国的跨境航班,但来自其他国际目的地的航班状况尚不明朗,正等待进一步的取消通知。 博格斯说:“我们冬季飞行的大部分航线是去墨西哥,古巴,加勒比海等国际目的地。” “但是我们还没有收到关于这些类型的航班将来将如何处理的确认消息。” 里贾纳和萨斯卡通都失去了国际称号,这将使萨省没有国际机场,省会也没有机场。 但是,博格斯说,里贾纳机场正在努力恢复国际地位,希望抉择会改变。 机场必须在6月底之前向加拿大运输部提出申诉。 由于COVID-19的旅行限制,目前国际航班尚未恢复飞往里贾纳。 博格斯说,将来旅行限制取消但国际航班不能恢复的话,会影响这些机场的未来生存。 国会议员迈克尔·克拉姆在周一的新闻发布中表达了对这一举动的担忧,称这是“萨斯喀彻温航空运输基础设施的严重打击”。  “'国际’名称不仅是荣誉称号。这是全球性的分类系统,航空公司可用来确定他们将航班转至何处。失去这一称号和资格可能意味着包机或国际直航航线可能会被改道到其他机场。” 编辑:言西早  小星  封面图片来源:CTV

機場入境檢測 約1%人新冠病毒呈陽性

■■向入境旅客进行的采样测试,发现约1%对新冠病毒呈阳性。网上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麦克马斯特大学联同大多伦多机场管理局及加航,自9月初起向皮尔逊国际机场入境的旅客,进行咽喉与鼻腔采样测试,发现至10月初为止,约1%入境旅客对新冠病毒呈阳性;麦克马斯特大学表示昨日公布至10月的报告仅属中期性质,并在下月公布整个调查内容,望为本国能否通关提供可靠数据。 据mississauga.com报道,自疫情爆发后有多少外来确诊个案经由机场进入本国,似乎一直没有具体系统数据;麦克马斯特大学于上月底,公布一个认可度较高的空运旅客入境检测数据,作为如何处理空中旅客入境加国,以及本国如何应对国土把关问题提供答案。 该调查由麦克马斯特大学健康研究院(MHL)主理,由大多伦多机场管理局及加航,以及联邦政府提供研究支援,在上月底公布的中期研究报告,涵盖由9月3日至10月2日的一个月内,由皮尔逊机场入境本国的国民与旅客,受检测次数2万,参与者共有8600人。报告指接受咽喉与鼻腔采样检测的旅客中,有约1%被验出对新冠病毒呈阳性,即99%旅客属阴性。1%对病毒呈阳性旅客或国民,当中0.7%刚抵达后就被验出呈阳性;0.3%是在入境7天内被检测发现;0.1%是在14天内接受检测。 希望助未来安全开放边境 麦克马斯特大学所做的研究,首先是想通过收集到的数据,确认现时机场所实施的机制是否有效可行,能将新冠病毒带菌入境者筛查出来;其次是机场当局实行的自我采样新冠病毒测试计划,成效有多大,同时也会检讨入境旅客14天隔离措施效果如何。该大学负责该研究工作的斯迈加医生(Marek Smieja)称,中期报告显示向旅客进行咽喉及鼻腔拭子检测,所得出的病毒检测数字理想,在机场的快速检测结果,准确度颇高及相当可行。 大多伦多机场管理局形容,此针对空中入境旅客的数据采集,是全球最大规模的机场新冠检测研究;一般而言,相关研究仅涉及抵达旅客一次过测试与结果,该研究是跟进参与入境旅客,在机场即时采样的结果,以及他们在本国7天与14天的3重数据,准确度也因此提高。加航首席卫生官Jim Chung医生称,该中期研究结果为联邦政府,如何安全开放边境提供宝贵数据分析,同时也通过收集数据,确立如何保障机场员工及关员的安全健康之策略。整个报告其实是采集从9月3日至11月14日的2个半月为止的数据资料,估计参与者超过16000人,所采集测试逾4万个。整份研究结果将于下月出炉,届时将根据年龄层、性别等,分析受感染者数字,同时也会研究入境旅客在14天隔离期,心理影响之数据。星岛综合报道

入境多倫多機場數小時身亡 為啥病重乘客一路綠燈?

安省万锦市一名女子从美国返回多伦多之后数小时,就因新冠肺炎死亡。事件引发人们对机场安全筛查措施的质疑。不过,三名与她近距离接触的多伦多皮尔逊机场边境官员由于已做足防护措施,因此毋须隔离,已返回工作岗位。 据Global News报道,加拿大海关及入境人员工会(Customs and Immigration Union)全国主席福廷(Jean-Pierre Fortin)周二证实,受影响的三名边境服务局(CBSA)官员已返回工作岗位。他说,尽管他们与这名去世的旅客在多伦多皮尔逊国际机场有近距离接触,但他们三人当时全部都戴着口罩、手套以及护目镜。因此经卫生官员确认,他们毋须接受新冠病毒检测。福廷昨日早些时候曾一度声称,这三名边境服务局官员已接受新冠病毒检测,正在等待结果。后来又更正之前的说法。 约克区公共卫生官曾经表示,这名72岁万锦女子在上周六从美国洛杉矶飞抵多伦多之后,仅数小时便死亡,验尸结果证实她死于新冠病毒感染。这也引发质疑,为何病重的旅客被允许登上商业航班,并在抵达加拿大后又顺利入境? CBSA尚未回复Global News的质疑。联邦公共安全部长布莱尔(Bill Blair)办公室周一表示,CBSA正对此案展开调查。 联邦交通部(Transport Canada)也拒绝对此发表评论,但就强调,所有飞往加拿大的航班,在登机前都必须对所有旅客进行健康检查。交通部刘姓(Sau Sau Liu)发言人表示,检查项目包括询问健康问题,以及观察旅客是否有明显的症状。刘说:“如果旅客出现新冠症状,航空公司必须拒绝其登机至少14天;或者有医生的证明,显示该旅客的相关症状与新冠无关。” 约克区卫生局发言人透露,这名72岁的万锦女子从美国洛杉矶返回多伦多之前,曾去过法国以及法属波利尼西亚(French Polynesia) 的岛屿城市大溪地(Tahiti)。目前尚不清楚,在她旅行期间有多少人曾经与她密切接触。 综合报道

在機場,志願者的一句話,讓日本旅客紅了眼眶

     下午2点半,2名戴着口罩的男士拎着手提公文包向外走来。他们是这趟东京飞抵上海的航班上最先出关的旅客。   “你好!欢迎来上海!”在确认旅客来自日本后,马荃与同事们马上用日语开始了服务与指引。“您在上海有固定住所吗?住在哪个区?有没有人开车来接?”虽然刚刚上岗不久,3名市外办系统的 翻译志愿者已经熟门熟路,很快就将旅客引导至所在区的办公台前。   一天的任务从中午12点才正式开始,短短两个多小时,包含马荃在内的3名日语翻译佩戴的护目镜,内部已生成一层雾气。尽管听了其他志愿者的建议,马荃为护目镜擦上了防止起雾的肥皂水,但连续作战之下,效果似乎有限。没有人注意到这个小小的不便,依然奔走忙碌着。   马荃所在的位置位于虹桥机场1号航站楼的国际到达出口。机场为乘日韩航班抵达的旅客开辟了专用通道,翻译们的工作地点位于通道出口。周日一天里,3位翻译总共接待了200多名日韩旅客。由于需要经过海关、边检等查验,自一趟航班上的首位旅客出关,到最后一位旅客出关,最多的时候可能会经过2小时。在这期间,翻译们一直往来于出口与各区办公台前。   3月7日中午,正在家里吃午饭的马荃接到了单位打来的电话:“机场急需小语种翻译,需要我们支援一线,你愿意去吗?”“去!”二话不说,她匆匆收拾碗筷就赶去单位集合。下午2点抵达市外办时,已有不少同事等候在此——他们都是即将分赴两大机场担任小语种翻译的市外办工作人员。   “现在防控疫情的重点转向了防输入,正是我们发挥外语特长的时候。”马荃说,来到抗疫第一线,自己“完全没有担心”,看到机场为大家每个人都做好了充分的防护,心里反而很踏实。“专家不是说了嘛,知识比消毒药水更重要,保护到位就不怕了。”   “之前从来没想过,我们这些做外事工作的,有一天居然能像医护人员一样穿上防护服投入到抗疫一线的战斗中。”终于可以为疫情防控贡献力量,市外办的小语种翻译们都倍感自豪。   “一对一”服务,旅客连连称赞   “我也要被带走隔离吗?”一位女士在通道口观望了片刻,犹豫着走上前,小心翼翼地操着不熟练的中文问马荃。   “您在上海有住处吗?”得知这位女士在沪有工作有住处后,马荃向她解释,并不是每个人都需要集中隔离,并带她找到了所在区驻虹桥机场的工作组。   有些旅客刚刚经历重重检查走出通道,又看见密密麻麻的“防护服”,尽管有心理准备,还是瞬间愣了神,隔着口罩都能看出来“一脸懵”。“有人和我们说,这个阵势只有电影里才见过。不过听到我们对他们讲日语,一下子就安心了。”马荃说。   “好厉害!好厉害!”工作台前,不时能听到日本旅客发出的赞叹。马荃印象中,以往工作中接触的日本人多数是比较内敛的,不会轻易对陌生人表达内心感情,但这次担任翻译的经历却让她有了改观。“有旅客对我说:以前一直觉得日本的服务比中国要好,但这次来上海,接受‘一对一’的服务,体验了高效有序的管理,实在是令人印象深刻。”   “到了上海感觉就像回家了,就放心了。”日本青年宫城(化名)与女友去年来到上海工作生活,并很快爱上了这里,此次一同返沪,虽然从落地到出机场的时间远远超过了以往,他们也全无怨言。“来之前就查询了上海的入境政策,也知道要隔离,所以并不感到意外。”   “听到有人用日语对我说一句‘欢迎回家!’,一瞬间眼眶就湿了,几乎眼泪都要流了下来。”宫城的女友手里攥着工作人员递上的热水,手在杯子上反复摩挲着,似乎在感受热水的温度,此刻她的心里,或许也是热的。   严防疫情输入,不敢大口喝水   根据航班情况,每天在浦东与虹桥两大机场上岗的小语种翻译,都需要从中午12点一直工作到深夜12点。一些翻译志愿者主动提出增加在岗时长、减少轮班班次,将原来6小时一班岗延长到了12小时,这样一来,算上往返时间,有人每天几乎要花费15小时以上。虽然重点地区航班数量已经大幅减少,但由于通关过检时间增加,旅客们出关也变得更加分散,因而需要翻译们持续不断提供服务,鲜少能得到休息的机会。   来自锦江旅游入境游中心的夏谦,周一刚刚在浦东机场上岗担任意大利语翻译,一天下来,嗓子就已沙哑。“穿上防护服又闷又热,但我们也不敢多喝两口水,因为去卫生间很不方便,一不小心可能防护服也要换新的了。”最初,市外办组织了9名掌握日语、汉语、意大利语的工作人员分赴两大机场支援,随后市文旅局和东方国际(集团)有限公司也积极支援口岸翻译工作,接到任务后连夜组织起30余人的小语种翻译队伍,并已赶赴机场,缓解机场口岸翻译人员紧缺的问题。不过,要进一步严防疫情从境外输入,还需要更多力量参与。 来源:解放日报

新增確診病例後 溫哥華機場檢疫措施沒有計劃更改

尽管卑诗省一个女子最近从伊朗回来后,被诊断出感染新型冠状病毒,但当局暂时无计划更改放置在温哥华国际机场(YVR),提醒抵达旅客因应新型冠型病毒疫情,要留意自己身体状况的标牌,或调整问及抵达旅客的 问题。 迄今为止,YVR航班大楼周围放置的许多标牌都特别提到从中国出发的旅客,因为中国目前是新型冠状病毒的全球疫情中心。 然而,当被问及边境或关卡检查程序时,加拿大首席公共卫生官谭咏诗周五向媒体表示,公共卫生现时的措施效果很好。她续道,现有的工作一直在进行。 谭咏诗称,这是关于每个旅客保持警惕以及生病时该怎么办,同时这不仅与中国有关,而且与病毒可以无处不在有关。 伊朗截至目前为止录得的新型冠状病毒病例,地点都在德黑兰以南的科姆(Qom)地区。 当被问及该个最近从伊朗经YVR回来的女子是否去过伊朗的科姆地区时,谭咏诗表示,她相信卑诗省的卫生当局正跟进此事,了解情况。 谭咏诗补充道,暂时未有任何资料显示,该个女子去过科姆地区,不过这需要进一步调查。 截至周五,伊朗出现的新型冠状病毒确诊病例已增至18宗及4个患者死亡。 卑诗省首席卫生官亨利(Bonnie Henry)周四称,该个最近从伊朗回来的女子年约30多岁,居住在菲沙卫生区,女患者在家中隔离,当局正监察女患者家人的身体状况。 目前,加拿大全国出现的新型冠状病毒病例为10宗,其中4宗在安省,另外6宗在卑诗省。 (网上图片) V06

衛生官指機場檢查措施不用改

■当局暂时无计划更改放在温哥华国际机场的有关标牌。网上图片   星岛日报讯   尽管卑诗省一个女子最近从伊朗回来后,被诊断出感染新型冠状病毒,但当局暂时无计划更改放置在温哥华国际机场(YVR)、用以提醒抵埠旅客因应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要留意自己身体状况的标牌,或调整问及入境旅客的问题。 迄今为止,YVR航班大楼周围放置的许多标牌都特别提到“从中国出发”的旅客,因为中国目前是新型冠状病毒的全球疫情中心。 然而,当被问及边境或关卡检查程序时,加拿大首席公共卫生官谭咏诗周五向媒体表示,公共卫生现时的措施效果很好。她续道,现有的工作一直在进行。 强调病毒可以无处不在 谭咏诗称,这是关于每个旅客保持警惕以及生病时该怎么办,同时这不仅与中国有关,而且与病毒可以无处不在有关。 伊朗截至目前为止录得的新型冠状病毒病例,地点都在德黑兰以南的科姆(Qom)地区。 当被问及该个最近从伊朗经YVR回来的女子是否去过伊朗的科姆地区时,谭咏诗表示,她相信卑诗省的卫生当局正跟进此事,了解情况。谭咏诗补充道,暂时未有任何资料显示,该个女子去过科姆地区,不过这需要进一步调查。 新例女患者在家中隔离 谭咏诗指出,加拿大公共卫生局担心新型冠状病毒似乎在没有适当遏制能力的国家中传播。截至周五,伊朗出现的新型冠状病毒确诊病例已增至18宗及4个患者死亡。 卑诗省首席卫生官亨利(Bonnie Henry)周四称,该个最近从伊朗回来的女子年约30多岁,居住在菲沙卫生区,女患者在家中隔离,当局正监察女患者家人的身体状况。 现时,加拿大全国出现的新型冠状病毒病例为9宗,其中3宗在安省,另外6宗在卑诗省。综合报道

皮克靈建新機場計劃 杜咸區府促渥京拍板

■反对组织指,若政府拍板在皮克灵市建机场,势必为环境保育带来灾难。 CBC   星岛日报讯   皮克灵市(Pickering)北部研究建新机场一直只闻楼梯响,在环保团体、居民与当地政府拉锯下,数十年来悬而未决。杜咸区议会有感事件不可再拖,正催促联邦政府就兴建与否果断拍板。地方政府认同在该市兴建新机场,既可分担皮尔逊机场之繁忙,又可增加约15万个直接及间接工作职位,但环保团体认为,建新机场会造成环境灾难。 据CBC报道,建议在杜咸区皮克灵市北面兴建机场计划源于1972年,当年由总理杜鲁多父亲老杜鲁多所领导的联邦自由党政府提出,冀在该市寻找一幅18,600英亩土地,兴建新的国际机场。该议题已经踏入第48年,但仍未见结果。在奥沙华市通用车厂关闭,导致数以千计员工丢失饭碗后,应否在皮克灵市北兴建新机场,这个议题又再成为杜咸区区议会讨论热点。 填补通用车厂关闭丢失数万职位 区议会主席亨利(John Henry)表示,不论区议员抑或皮克灵市议员,有部分人士认同联邦政府应马上决定是否在皮克灵市建新机场。杜咸区区域政府已催促现任联邦自由党政府,应就是否在皮克灵市北兴建新国际机场,研究及尽快拍板,令新机场兴建工程早日展开。 亨利指出,杜咸区整体受到奥沙华市(Oshawa)通用车厂关闭,致使数以千计通用员工及受惠于车厂经营的数万个周边工种职位失去影响,区府需要一个具规模的基建工程项目,为受影响员工寻求就业出路。他认为在皮克灵市兴建机场项目,悬空长达48年,联邦政府是时候作出决定,而非采取拖延手法,以让地方政府有更清晰的发展方向。 他认为兴建皮克灵市机场,对整个地方发展百利无一害,既能纾缓现时负荷量“超磅”的皮尔逊国际机场,分担压力;该基建项目也可为杜咸区提供约15万个工作职位,包括直接受惠的机场员工及周边零售与服务性就业职位。 亨利称其实是否在皮克灵市兴建新的国际机场,曾于2013年的联邦保守党政府时期讨论,但自从杜鲁多领导的联邦自由党上台后,皮克灵市机场项目又再次石沉大海。 团体反对为商业发展牺牲环保 不过,反对在皮克灵市建新机场的自愿组织Land over Landings主席德莱妮(Mary Delaney),则形容若政府拍板兴建机场,势必为该市环境保育带来灾难。 她指建议兴建新机场的用地,原本是土地肥沃的高质农地,同时也是野生动物的栖身地,她不认同政府为了商业发展,就可以牺牲环保原则。 德莱妮称,虽然区域政府承诺在开发新机场时,也会投放更多资源在环境保护上,更称用于兴建机场土地所触及的高质农地范围并不多,指不会过于破坏市内高质素农地生态,但她指出根据联合国统计,航空交通是每年排放全球废气量2.5%的工业,大概有9亿吨废气,估计在2050年随着航空业发达,所排废气将是现时的3倍。 德莱妮指当环境遭受破坏后,任何补救工作都起不了作用,故该自愿组织会坚持反对皮克灵市兴建新国际机场的议案。

紐約機場大混亂 全因加拿大華人被當成「可疑人員」!

福克斯新闻网报道了此事 美国纽约当地时间9月2号,美国纽约的纽瓦克自由国际机场,突然陷入了一场巨大的混乱中,一名美国阿拉斯加航空公司的职员,因为怀疑2名旅客有威胁,不仅拉响了机场内的警报,还声嘶力竭地高喊着“疏散”“疏散”。被吓坏的数百名旅客,也纷纷丢下了大包小包,拼命向着机场外跑去。 随着当地官方、机场、航空公司以及媒体对此事的不断调查,一个令人震惊的真相也被揭开:真正令机场陷入混乱的“导火索”,竟是一起涉及一名华人和一名中国人的种族歧视事件!   上图为美国的Buzzfeed新闻网关于此事的最新报道,报道称:导致纽瓦克机场陷入混乱的,是种族主义。   原来,根据Buzzfeed的报道和对相关当事人的采访,上周一在纽瓦克机场,一名美国阿拉斯加航空公司的女职员,先是偏执地将一名来美国看望朋友、当时正准备搭乘一架阿拉斯加航空公司航班的加拿大华人,当成了“可疑人员”,不断地围着这位名叫Xue Han Han的游客“上下打量”。   之后,这名身穿阿拉斯加航空公司制服的职员,又开始纠缠旁边一名来自中国的留学生Luo Chunyi,问他“紧不紧张”“害不害怕”。她还不断地向Luo靠近,导致Luo不得不后退了几步。     接下来,这名职员又回过头来继续纠缠Xue,问他认不认识Luo,然后提出了一连串的问题,包括“他们给你多少钱”“他们给你签证了吗”“你挣钱多吗”“你有美国签证吗”。   这名职员还进一步质问两人“为何表现得很可疑”,并在这些质问中使用了“亚洲人”一词。   至此,彼此间并不认识的Luo和Xue,都觉得这个职员的表现很怪异,很可能是在种族歧视他们,便想躲开她,站到其他旅客那里去。可这个职员却一直跟着他们,宣称自己已经报警了,并会一直盯着他们。   再后来,这名职员居然拉响了机场内的警报,并开始高声大喊“疏散!疏散!”   于是,在这番惊吓之下,机场内的数百名旅客,就跟疯了似的开始扔下大包小包,拼命奔跑起来。   “我不敢相信这真的发生了”,Xue在接受Buzzfeed采访时说到。他还说,在那个职员拉响警报并嚷嚷“疏散”之后,现场的混乱程度是他“从未见过的疯狂场景”,因为数百名机场内的旅客为了逃命不仅互相绊倒在一起,而且还哭喊声连连。   这一幕也得到了上周一报道了此事的《纽约时报》的证实。当时就在现场的美国体育记者David Lombardi就介绍说,现场确实很混乱,他自己当时也被吓得躲在了椅子下面,因为他还以为是又有枪击案发生了。他还说美国现在很多人都担心持枪歹徒会随时随地的出现。   (截图来自纽约时报的报道和那名体育记者的个人账号)   《纽约时报》也在报道中承认,因为大规模枪击案在美国频发,尤其是上个月美国一连发生了多起严重的大规模枪击案,导致很多美国旅客一听到警报响起,就会格外惊恐,以为是又发生枪击案了……。 (截图来自纽约时报的报道)   而Luo和Xue二人,当时也跟着人群跑出了机场。根据Buzzfeed的报道,Luo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这起混乱和自己有关,而是因为听到有人高喊“有枪手”,所以就跟着跑了出去。   Xue则表示他其实大致清楚这起混乱和自己刚刚遭遇的事情有关。所以在警察来了之后,他主动和警察沟通了此事,警方则立刻把他、以及从人群中找到的Luo带到一旁问讯,内容包括两人是否认识,为何会被航空公司的职员视为可疑人员。   Xue则表示除了他和Luo都“长着一副东亚人的面孔”,他想不出其他理由了。同时,他也再次澄清他并不认识Luo。   此时,那个阿拉斯加航空公司的职员也出现,她站在一处廊桥上高喊着“我们抓到这俩狗娘养的了”(原话为“motherfu*ker”)。这一幕也得到了其他一些旅客的印证。   好在警方并没有像这个员工那么有病。在镇定地与Luo和Xue了解完情况后,警方很快就意识到这是一起误会,便让两人离开了,机场也重新恢复了秩序,只不过两人的航班因为这起事件,被延误到了次日。 (图为美国CNN之前对于此事的报道)   目前,根据美国CBS新闻网的报道,阿拉斯加航空公司给出的解释是,那名职员患有一种名为“双相型情感障碍”(Bipolar Disorder)的心理疾病,并且她在用药一事上也存在问题。   据悉,这种病在发病时会存在“受迫害妄想症”的情况。   于是,也恰恰是因为她“有病”,不仅警方没有逮捕她,航空公司方面目前也没有开除她。   但被她坑惨的Xue却并不认为“精神病”是逃避“种族主义”问题的借口。   他对Buzzfeed表示,如果这名员工是真的有病,那么阿拉斯加航空公司就应该承担责任,不该再让这么一个人去负责旅客的安全。   他还担心在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影响下,还有他发动的对华贸易战的带动下,可能会导致更多像他这样的东亚人受害……(来源:环球时报)

罕見意外:中國女童新加坡機場被鏡子砸死

女婴意外后,地上留下血迹。 互联网 (星岛日报报道)新加坡樟宜机场购物中心“星耀樟宜”上周五发生罕见意外,一家潮服店有全身镜疑被碰跌,不偏不倚砸中一个十八个月大女童,女童当场流血昏迷,送院不治。据报死亡女童来自中国厦门,原定乘坐班机返回厦门。 意外于上周五约下午十二时半,在“星耀樟宜”二楼潮流服饰店Urban Revivo(UR)内发生。据悉有其他孩童在店内嬉戏,玩闹间撞倒摆放在一旁的全身镜,该名18个月大的女童正好站在镜前,被迎头砸中。 镜子砸中女童后没有碎裂,女童则口鼻流血,当场昏迷。女童的母亲难忍悲伤,数度放声痛哭,要由亲友搀扶。在场工作人员立即为女童进行心肺复苏,女童其后被送往樟宜综合医院抢救,但因伤势过重,返魂乏术。 事故发生后,店内留下一摊血迹,警方到场封店调查。“星耀樟宜”二楼通往四楼的电动扶梯一度关闭,一名咖啡店店员说警方在当天下午约五时,才解除封锁和恢复电梯运作。服饰店事发后在门口放置“今日关店点货”的告示,周六仍未恢复营业,但有维修人员进入店内。现场记者看见几名工人擦地板,相信是女童被镜子砸中的地方。   星耀樟宜发言人表示:“我们对这宗事故感到很悲痛,接下来会与女童家人保持联系,希望在这艰难的时刻能给予他们支持。”UR发言人表示正配合警方调查,也将尽力予以家属支持。   据报死亡女童名叫赖佳馨(译音),来自中国厦门,原定乘坐上周五下午三时的班机返回厦门。女童和家人趁登机前空档前往“星耀樟宜”购物,同行亲属包括其他儿童。女童母亲上周六在四名家人陪同下,到殓房认尸,她神情非常悲痛,数度落泪。身穿星耀樟宜制服的女工作人员全程陪同。   出事店铺UR二○○六年在中国创立,在全球各地有二百多家分店,其中三家设在新加坡。该品牌设计和风格与西班牙时装品牌Zara相似,甚至被称为“中国版的Zara”。   “星耀樟宜”今年四月才开放,至今已发生九宗受伤事故,五月时有一名男童拖鞋卡住电动扶梯,导致脚趾受伤;六月又先后传出游乐设施“步行网”有人跌倒,遭绳子割伤手,以及另一设施“镜子迷宫”有十四岁女孩脸部不知何故被割伤,需要缝针。

溫哥華國際機場 一年有139宗行李失竊案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列治文皇家骑警公布,由2018年6月至2019年7月,警方收到139宗在温哥华国际机场(YVR)发生的行李失窃报告,有乘客权益专家认为数字令人担忧。 乘客权益倡议人士卢卡斯(Gabor Lukacs)表示,机场改善保安可令数字下降,他称,就算只有一宗行李偷窃案,数字都已经是太多,目前的情况是令人不能接受,其实有恰当的保安措施,已可预防类似案件出现。 骑警指出,YVR的国际与本土航线大楼均曾发生行李盗窃案,不过,窃贼亦可能在YVR以外的机场犯案,包括入境乘客来自的离境机场等。 骑警发言人黄寒青以电邮回应CBC查询时透露,他们的统计数据没有显示离境地区机场的情况,最重要的问题有关行李失窃案数据,并不局限于行李输送带范围发生的个案,而是包括所有的行李盗窃行为。 音乐家Jocelyn Pettit上星期才在YVR的本土航线大楼内,于行李输送带范围遭人偷去手提行李箱,她批评该处没有保安设施,也没有守卫防止外人行往行李输送带区域。 YVR发出的声明指出,机场的安检系统每日处理接近10万件行李,局方非常关注事件,并会继续与骑警合作,提高警觉。 YVR与本国其他机场一样,公众可以进入本土航线的行李区,卢卡斯认为,机场这样设计,是容许乘客的亲友可以与他们一起提取行李,但有关造法目前已变得不可行了。他建议应限制公众进入本土航线的行李区,只可以让真正的乘客才可进入,他称,现时已有多个城市有类似规定。 YVR在2017年秋季安装多个可伸缩闸口,作为屏障,但非旅客仍可轻松地进入行李区。当时便有一名46岁男子涉嫌在本土航线入境大楼的行李输送带区域偷行李被捕。 卢卡斯呼吁警方严肃处理问题,否则将破坏机场的声誉。 按目前的规定,就算行李是在输送带范围内被人偷去,航空公司都要为遗失或遭破坏的行李负责。 (CBC图片) V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