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城市 : 多倫多 | 溫哥華
2019年02月23日 星期六 10:29:40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03
dushi_top_nav_04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8
Home Tags 核臨界事故

Tag: 核臨界事故

一個核輻射受害者是怎麼「化掉」的?世界上最痛苦的死亡

整理:詭匠 來源:網絡 今天匠姐給大家分享一個有點重口的故事!放心啦~我馬賽克了,所以不用怕的~ 所謂臨界,是指核反應釋放出中子,從而使核裂變反應達到持續進行連鎖反應的狀態。 鈾或鈈等易裂變物質意外發生的自持或發散的中子鏈式反應,如果達到一定的量而聚集在某一部位,就會成為臨界狀態. 因而會很快發生核裂變反應,如果這種反應是失去控制,造成能量和放射性物質的釋放,則可認為發生了所謂的核臨界事故。 1999年9月30日上午10點35分,日本東海村JCO住友金屬礦業子公司)公司的一座鈾轉換廠工人違反操作程序,把富集度18.8%的鈾溶液(相當於含16公斤鈾)直接倒入沉澱槽中。   沉澱槽容納的最大操作量限定為2.4公斤,其臨界質量為5.5公斤。 由於鈾量超過其臨界質量的2.9倍,當即產生藍白色的閃光(又稱契忍克服輻射),現場產生了γ和中子輻射,γ監測器開始報警。 此次臨界事故使現場93名工作人員受到不同程度的γ外照射和中子照射。其中1人於12月21日死亡。 事故發生後1小時,周圍γ劑量率為正常值的4倍,為此撤離廠區周圍350米範圍內的居民,廠房周圍10公里範圍內的居民不得出門,學校和醫院關閉,農作物和蔬菜停止收割。 東海村核輻射外泄事故。 造成2人死 亡,在日本當時是最嚴重的輻射外泄事故。 病患DNA被破壞,舊皮脫落,新皮不長,發生細胞停止分裂的狀況,因此在照片中可以看到病患失去皮膚與肌肉的恐怖狀況,在事故發生後211天,病患死於多重器官功能衰竭。 事故中第一個死亡的大內久先生,所受到的核輻射劑量為普通人年上限的2萬倍。醫療小組投入了最新醫療技術來治療這個前所未有的患者,結果卻無法戰勝核輻射的威力。 受輻射後馬上送到了醫院,剛入 院時醫院員工看到的只是皮膚稍微有點紅腫,以為沒啥大事,能很快治癒出院。結果不是他們所想的,入院幾天後皮膚組織不能再生,纏過醫用膠布的地方皮一沾就下來了。 原因是核輻射穿透人體組織,打碎了染色體正常排序,再也不能提供人體細胞的正常再生。同時血液中白細胞大幅減少。 十來天后,腸道內組織如同外皮一樣,原有正常組織壞死,不能更新。 到了這樣的程度,肯定是全身各組織都不能再生了。人體的細胞失去了新陳代謝功能,也就意味着生命的終結。 所以,雖然醫生們經過最先進的治療手段,但肯定是無法再造一個活人。   核臨界事故對人體的損害核臨界事故的主要危害是瞬發射線的外照射(外照射可理解為人體外的放射性射線對人體的輻射,相對應的內照射是指人體攝入的食物、水等所含的放射性物質對人體的輻射效應。) 它可使人受到大劑量照射,致使人員傷亡 圖為東海村時間的倖存者 當時他距離輻射現場很遠 但…… 回頭看東海核臨界事故的受害人。 他受到了極其強烈的伽瑪輻射和中子流,打斷了全身的DNA,形成各種畸變。 NHK紀錄片里遺漏了一點表述就是,表症上的可見染色體畸形背後,必然是大量得無序基因突變,即使外觀正常的染色體在核酸鏈層次同樣可能接錯序列或斷裂。 這個可比染色體畸形癥狀如十八三體綜合症要可怕得多。 如此輻射的後果,是病人體內基因變異細胞的物質、反應都隨着正常物質和反應的減少而變得越發不正常,且完全不可預知和控制。 即使這個細胞能夠自身存活,它作為身體一元的功能也不可能正常,而且隨着時間加劇。 有如供應鏈斷裂的工廠還能短時間生產一樣。各種不正常的反應,形成極度複雜疊加的綜合症。 大內久先生,身體被大量的中子線穿越,全身的染色體受到破壞,細胞無法再生,也失去免疫功能。 第一天右手開始紅腫和疼痛,白血球驟減到正常人的十分之一,醫生將他妹妹的白血球移植給他。 開始前10天還可以和家人對話,慢慢地皮膚隨着黏貼而掉落,皮膚無法再生,不斷剝落,渾身劇痛。 肺部開始積水、呼吸困難,當時寫下:我想回家、不要、媽媽等字眼,其間也曾費力地對太太說:我愛你。 此情此景讓醫護人員鼻酸!醫院插管人工呼吸之後,從此他再也無法和家屬說話了。 從第11天起,無聲的戰爭開始了,太太、兒子和父母天天來醫院拚命摺紙鶴祈福禱告,只是這些紙鶴無法放在無菌室。 妹妹的輸血開始在大內久身上起了一些些作用,帶來一線希望,但是一周之後,血開始病變,出現異常染色體。 開始腹瀉得很厲害,有時候一日量超過3升,3星期後,腸道開始出血,半天就必須輸十多次的血,皮膚的血液不斷滲出,護士人員必須花半天的時間協助醫生處理,看了都讓她們感到心疼。 眼球乾燥出血,看起來好像是「流血淚」,病變擴及全身,為了防止失去太多水分,而給予植皮,皮膚已經沒有了,植了皮卻無法附着上。 一個月後,右手的細胞死亡殆盡。醫護人員沒人敢說出讓人失望的話。 事後一位醫師說:我不知道為了什麼而做?我這麼做有什麼用呢?看着他靠機器而活,卻又只能想讓他活下去。 兩個月後,大量出血,大量輸血,心跳每分鐘120次以上。第59天,心跳停止。 急救後,一小時候恢復心跳,此時腦、****全癱瘓了,奄奄一息靠着機器活下去。 他的家人一直到最後都沒有放棄希望,這也是支持醫護人員的動力。 媽媽寫下:兒子,加油!爸爸寫下:堅持到最後! 第65天,血液再度異常,病變侵襲白血球,不斷地輸血,最後幾乎沒有紅血球,醫護人員已經山窮水盡,進退維谷了。 第81天,家屬告訴醫生:如果心跳停止的話,就不要急救了。 妻子對大內久說:希望你可以度過2000年。此時所折的紙鶴已經將近1萬隻了。 第83天,太太和就讀小學的兒子一起來探望,首次取下面紗,太太第一次強忍着眼淚哭,兒子說:爸爸!加油!當晚停止呼吸,83天的戰鬥畫下句點。 整個事件從最後來看大內先生的案例,非常的凄慘。 因為大內先生受太大量的中子衝擊、導致自身DNA 序列的錯亂,所以身體的白血球、淋巴球死光,然後免疫力完全喪失,身體製造血跟抗體等等相關細胞的組織完全失去功能。 接着會發生的事情,就等於屍體下葬後的情況,因為身體不會再造血、血小板、與白血球,所以跟屍體一樣開始腐爛。 也就是在患者還有意識的情況,開始接受自己成為腐爛屍體的情況。 體內組織完全不會再生,首當其衝的是代謝快的組織,就是例如毛髮、指甲、皮膚等組織,這些物體在正常人體是會快速再生代謝脫落的東西。 現在沒有了代謝,只剩下脫落替換,很快的皮膚組織就代謝完了,然後就沒有表皮覆蓋在肌肉上面,然後肌肉就開始溶解萎糜。 醫療記錄內顯示:患者有移植女兒的幹細胞,但是得到的結果卻是白血球不認得幹細胞產生的生存細胞(例如紅血球與白血球),會自己攻擊自己的細胞,等同於移植失敗、完全無法救助。 再來就是生存器官,像肺、肝、****等,因為體內機能的停止,這些器官收不到完整的養分,自然也就慢慢失去功能;患者最先要接受的就是人工呼吸器官。 也就是人工肺,因為患者的肺部無法自行呼吸了;於是就要用人工的方式灌入氣體、強迫肺部擴張與收縮。 這個舉動讓肺部周圍的器官感受到強烈壓力與疼痛,從這邊開始、患者已經開始大叫想死了。 也許是對人類來說,這是個難得的研究機會——這麼說真的很慘忍,我誠心的希望該患者(大內)在第一個月即腦死,至少不會承受這麼多痛苦…… 日本的此次事件的醫療團隊並沒有讓大內安樂死,而是很努力的使用各種方法醫治他。 發現皮膚無法再生,移植其他部位或親人的皮膚,結果——>皮膚無法附着,移植過去的細胞等同於放在盤子上的脂肪片、隨着時間腐爛,失敗。 因為放射線造成染色體中中性子的破壞,細胞無法分裂,除了皮膚無法更新以外,血液也無法再攜帶氧氣; 為了改善這件事情,啟用了人工肺部,結果——從外部輸入空氣強迫肺部擴張與收縮;造成患者極大的痛苦。 發現無再生功能,便從其女骨骼內抽取幹細胞,移植到大內體內,希望回復其生理機能——結果乾細胞產生的細胞認定現階段身體的其他細胞都是外來物種,直接攻擊毀滅,等同於自己細胞攻擊自己,失敗。 直到最後束手無策,所有急救的方式皆宣告失敗,廣受輻射大量破壞的大內先生的身體,已經成為屍體的狀態。 但只有腦部跟死屍不同、還有活動,身體的所有代謝、活動都靜若死屍、無法救回。 醫療團隊只能眼睜睜的看着皮膚表皮將庫存代謝完畢之後、露出肌肉、肌肉接觸空氣後開始溶解、溶解完剩下骨頭與神經系統、接着無用的神經失去功能、於是就在腦部還有活動的情況下、成為枯骨。 負責醫療小組的前川醫生說:輻射改變了每個細胞,肌肉失去纖維,唯一還保有纖維的器官是****,只有****頑強地跳着。   人類創造的東西,一失足便是萬丈深淵,這萬丈深淵是我們醫療人員未曾涉足過的,不管擁有多麼先進的醫療手段和設備,我深深感到有些事情是無法戰勝的,破壞力是極大的! 後來大內久太太寫了一封信給他:也許我過於悲觀,只要核能沒有被人類完全控制,這樣的事故就還會發生吧!   本性難移,我無法相信人類,如果做核能相關工作的人們還無法保護自己,那就請醫療部門不辜負我先生付出的生命,救救今後那些不幸的犧牲者吧!
X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