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城市 : 多倫多 | 溫哥華
2019年02月23日 星期六 03:35:13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03
dushi_top_nav_04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8
Home Tags 欠債

Tag: 欠債

不想當演員一心經商 李亞鵬的麻煩可不止欠債4000萬這麼簡單!

在進行更深入的調查後,記者發現,李亞鵬的公司涉及到的「麻煩」其實不止4000萬這一件。 中國裁判文書網截圖     現代快報訊 10月30日,李亞鵬欠債4000萬被法院列為被執行人的消息傳出,引發熱議。天后前夫、中國第一代偶像派男星怎麼會欠下巨款?王菲、李嫣真的會受到波及?現代快報記者採訪後發現,引爆網絡的「4000萬錢款」案件還在辦理中。不過,李亞鵬的公司確實涉及多樁訴訟,他的「麻煩」不止這一件。   經商不順,李亞鵬曾自曝離婚是因為沒錢   李亞鵬是直男,很直的那種。李亞鵬也並不想當演員,高考時他想上的大學是哈工大,考上中戲後他曾經想過轉學,出演《將愛》大火之後,演戲依然不是他最想做的事。   他一心想成為成功的商人。與天后王菲離婚之後,他低調轉行,卻頻頻被曝出投資不利、經商不順。除了跟自己的哥哥共同開發房地產失利,之後成立公司、拍攝影視劇作也都不太成功。有一次,李亞鵬接受好友陳魯豫採訪,自曝在從商期間,自己的核心企業有接近6年時間是沒有收入的,完完全全靠着以往從商的積蓄和早年拍戲賺來的錢來支撐。那段日子非常艱苦,甚至開始借債度日。直到2016、2017年公司才開始走上正軌。   當時,陳魯豫問李亞鵬,在公司沒有營收的時候是否有過害怕和擔心,畢竟長達六年的時間是處於虧損狀態的,還要養家糊口。李亞鵬口出驚人:「所以我離婚了!」說完大概自己也覺得不妥,他和陳魯豫的臉上都略顯尷尬。   雖然陳魯豫很快幫他圓場,稱離婚與沒錢之間,不能這麼掛鈎。但很多網友對於李亞鵬、王菲當年的婚姻和經濟狀況,有了更多猜測。   所以,李亞鵬欠債4000萬的消息,才會迅速傳播並被很多網友相信。   記者調查   李亞鵬確已被列為「被執行人」   對此,李亞鵬經紀人聲稱,這只是一個商業合同糾紛案件,目前該案件在北京高院的申訴司法程序中,「失信人」一說是子虛烏有,不屬實。   現代快報記者對此進行了多方查證。記者在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的「被執行人信息」中查詢「李亞鵬」,結果顯示一名叫李亞鵬的人身份證號碼出生日期為1971年,這和藝人李亞鵬公開的出生日期吻合,結果顯示立案時間是2018年4月9日,執行法院為朝陽法院,案號為(2018)京0105執7240號。   至於他被列為被執行人的緣由,現代快報記者在中國裁判文書網上查到了李亞鵬(麗江雪山投資有限公司股東)、李亞煒(麗江雪山投資有限公司股東)與北京泰和友聯投資有限公司(簡稱泰和友聯公司)的兩份民事二審判決書,案由為合同糾紛。   判決書稱,一審法院查明,李亞鵬、李亞煒向泰和友聯公司出具承諾函,自願承諾向泰和友聯公司支付4000萬元,現支付期限已經屆滿,其二人應當按照承諾函的承諾履行付款義務。一審法院判決李亞鵬、李亞煒於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向泰和友聯公司支付4000萬元和利息,並駁回泰和友聯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   一審宣判後,李亞鵬、李亞煒提起上訴。經北京市三中院審理,駁回上訴維持原判,該判決為終審判決,判決日期為今年3月23日。   不算「老賴」,該案件正在申訴程序中   根據現有的信息,這是不是意味着李亞鵬成了「老賴」?現代快報記者查詢後發現,在執行信息公開網「失信被執行人信息」和「被限制消費」信息中並沒有出現李亞鵬。   對此,法律界人士告訴記者,裁判文書網上有了法院的判決,也有了執行的信息,這表明在法院的生效判決後,李亞鵬仍未履行判決,因此被執行法院列為被執行人。不過,從目前的情況看,李亞鵬還沒有被限制消費,意味着他還不能算「老賴」。   李亞鵬的經紀人稱,目前該案件處在北京高院的申訴司法程序中,這意味着該案仍處在進一步辦理中。   麻煩不斷,他在涉事公司持股比例為27.84%   關於中國裁判文書網中法院判決書中顯示的麗江雪山投資有限公司,現代快報記者通過全國企業信用信息查詢app軟件「天眼查」查詢了解到,該企業於2016年有一次變更信息,李亞鵬出資7000多萬元人民幣變更了股權,持股比例27.84%。   在進行更深入的調查後,記者發現,李亞鵬的公司涉及到的「麻煩」其實不止4000萬這一件。     現代快報記者通過「企查查」了解到,麗江雪山投資有限公司與麗江市古城區致遠廣告傳媒有限公司也存在合同糾紛。2017年12月13日法院受理該案,2018年1月2日,原告麗江市古城區致遠廣告傳媒有限公司以「雙方已協商解決」為由撤回起訴。訴訟費1324元,減半收取為662元。從訴訟費中可以看出,該案標的額並不高。   記者還查到一份四川省達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於去年底做出的執行裁定書,內容為達州市通川區達商小額貸款有限公司申請執行李一兵、騰衝騰城實業發展有限公司借款合同糾紛案。該案申請執行金額為本金1500萬元及利息,因被執行人未按生效法律文書履行義務,申請執行人於2017年3月6日向法院申請執行,同日,法院依法立案執行。而這位被執行人李一兵,與李亞鵬一樣,都在麗江雪山投資有限公司的股東高管人員信息中。李一兵作為麗江雪山投資有限公司的高管,被法院列為被執行人,這或將影響該公司的正常運行。而李亞鵬作為該公司一名大股東,也可能會受到此事的影響。 來源:新浪娛樂

王菲前夫李亞鵬欠債4000萬 被法庭列為「被執行人」

新京報訊(記者 劉洋)演員李亞鵬因合同糾紛被判支付4000萬未履行,而被法院列為被執行人。10月30日下午,新京報記者獨家從朝陽法院獲悉,目前該案已經執行了1000萬並發還給申請執行人,在案扣押兩套房屋,拍賣房款足以清償全部債務,沒有也不應將李亞鵬列為「失信被執行人」。   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的「被執行人信息」顯示,李亞鵬,身份證號碼出生日期為「1971年」(和李亞鵬公開的出生日期吻合),顯示立案時間是2018年4月9日,執行法院為朝陽法院,案號為(2018)京0105執7240號。新京報記者發現,在「失信被執行人信息」和「被限制消費」信息中並沒有李亞鵬。   朝陽法院解釋稱,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公布失信被執行人名單信息的若干規定,已被採取查封、扣押、凍結等措施的財產足以清償生效法律文書確定債務的,人民法院不得將被執行人納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目前,法院判決李亞鵬、李亞煒支付四千萬及利息,目前已經發還申請執行人1000萬,在案查封、扣押兩套房屋,拍賣房款足以清償全部債務。所以李亞鵬並未如網傳那樣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   李亞鵬經紀人今天曾向新京報記者表示「失信人」是子虛烏有,並表示案件正在北京市高院等申訴司法程序中。對此,朝陽法院表示目前並不影響案件的執行。 來源:新浪娛樂 新京報 綜合報道

共享單車風光不再?傳ofo遭供應商討債數億元

■傳共享單車ofo遭到供應商追討債。圖為深圳街頭的ofo出租單車。中央社資料圖片   近年透過補貼、燒錢模式野蠻成長的共享單車風靡一時,但熱潮過後,其負面消息逐漸浮現。中國共享單車龍頭ofo日前被指稱財務陷入窘境,遭到供應商追討數億元(人民幣,下同)欠款,目前正私下與物流供應商談判。 據知情人士稱,ofo拖欠了雲鳥、德邦等多家物流供應商達數億元的欠款,正在私下與這些物流供應商談判解決方案。另外,在1日晚間市場傳出,中國最大的出行服務平台滴滴仍醞釀在今年第4季以低價接手ofo,後者內部正在逐步實施裁員,人員規模將大幅縮減。但ofo隨後否認這一消息。 一位接近此次談判的雲鳥物流內部人士透露,與ofo的談判非常吃力,「它可能真的沒錢了,談判只能慢慢推進」。財經網報道,該名人士表示,ofo與雲鳥物流是合作關係,並且是雲鳥物流的大客戶,但卻遲遲拖欠款項,目前已達約1.1億元。 稍早有報道稱,ofo與物流公司、生產商、維修廠等之間均有欠款,金額達上億元。與ofo有合作關係的物流商表示,從去年9月、10月份開始,ofo的回款速度放慢許多。 相較於先前的風光,目前可說是ofo的低潮時期。最近ofo正經歷來自內外的諸多困境:多次被傳收購,資金鏈斷裂、員工離職、供應商催款等。其中,ofo的財務是否難以為繼,尤為外界關注。 報道稱,截止去年12月,ofo賬面上可供調配的資金僅剩3.5億元。為進一步補充銀彈,今年5月下旬,由於難以靠用戶的單次騎行獲取利潤,ofo開始發動員工售賣車身廣告,以期尋找大規模變現的方法。 另一方面,ofo還取消中國20個城市的芝麻信用免押金活動,目前依然可以使用這一服務的僅為上海、廣州、深圳、杭州、廈門。 來源:星島日報
X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