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12月04日 星期日 17:52:28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29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海洋

阿拉斯加海灣測二氧化碳 海洋首次使用「無人機」

【加拿大都市网】在阿拉斯加复活湾冰冷、汹涌的水域中,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水面上,只为寻找一样东西。 那不是穿过这个风景优美的峡湾的座头鲸的喷水声,也不是一只海獭懒洋洋地仰著头啃著帝王蟹。而是阿拉斯加大学费尔班克斯分校研究船Nanuq号上的每个人都在寻找一个5呎(1.52米)长、亮粉色的“水底无人机”浮出水面的地方。 该水底无人机,相信是第一个配置有大型传感器、测量海洋中二氧化碳水平的无人机,刚刚完成了它的第一次过夜任务。 这个自主运作的交通工具可以下潜3,281呎(1,000米),并在海洋的偏远地区漫游,今年春天已被部署在阿拉斯加湾,以提供对气候变化时代的海洋化学的更深理解。这项研究可能是海洋温室气体监测的一个重要步骤,因为到目前为止,测量二氧化碳浓度,即“海洋酸化”的一个量化指标,主要是通过船只、浮标和拴在海底的系泊装置完成的。 阿拉斯加大学费尔班克斯分校渔业和海洋科学学院的海洋学家Andrew McDonnell说:“‘海洋酸化’(Ocean acidification)是人类通过燃烧化石燃料和改变土地用途的活动向大气层排放二氧化碳的过程。” 海洋已经帮了人类一个大忙,吸收了一些二氧化碳。否则,大气中会有更多的二氧化碳,困住太阳的热量,使地球变暖。 同校的国际北极研究中心的海洋学家Claudine Hauri说:“但现在的问题是,由于这种吸收,海洋正在改变其化学成分。” 收集到的大量数据正被用于研究“海洋酸化”,这种酸化会伤害和杀死某些海洋生物。海洋的酸度上升正在影响一些建造外壳的海洋生物,这个过程可能会杀死或使生物体更容易受到捕食者的影响。 在今年春天的几个星期,Hauri和McDonnell与塞浦路斯海底咨询和服务公司的工程师一起工作,该公司提供了“水底无人机”,而4H-Jena是一家德国公司,提供了插入无人机的传感器。 大多数时候,研究人员把无人机从苏厄德的沿海社区带到复活湾(Resurrection Bay),越走越远,进行测试。 在第一次夜间任务之后,一名船员发现它在水中晃动,Nanuq号(伊努皮特语中的北极熊)向后退,让人们把这个130磅(59公斤)的无人机拉到船上。然后,传感器被从无人机上取下,放进船舱,上传数据。 把这个直径为6寸(15.24厘米)的一呎高(0.30米)的传感器想象成一个管子里的实验室,泵、阀门和膜在移动,将气体与海水分离。它分析二氧化碳,它在一个温度控制的系统内记录和存储数据。许多这些传感器组件使用电池供电。 由于它是行业标准,该传感器与任何从事二氧化碳测量的船舶或实验室中的传感器相同。 Hauri说,使用这个是“巨大的一步,能够容纳这么大尺寸的和耗电量大的传感器,所以这就是这个项目的特别之处”。 图片:美联社 T09

馬桶、骨灰盒、洗衣機,卑詩網紅潛水員海底尋寶成撿垃圾

【加拿大都市网】居住于芝里华克(Chilliwack)的赫尔肯伯格(Clayton Helkenberg)因在卑诗省的湖泊、河流和海洋中拍摄的自由潜水视频而备受关注。自由潜水类似于水肺潜水,但没有氧气瓶,因此自由潜水者需要在水底探索时闭住呼吸。 27岁的赫尔肯伯格说:“我认为自由潜水作为一项运动,更加可以给我活力,也是更有价值我运动。在水底中只有感受到属于自己的平静,真是太神奇了。” 赫尔肯伯格一开始时,只将自由潜水作为一种流行的消遣,希望能在卡尔塔斯湖(Cultus Lake)找到宝藏。其后他确实找到了一些贵重物品,但他遇到最多的是垃圾。从那时起,赫尔肯伯格和朋友们一直在潜水时帮手清理垃圾。 他在自己的YouTube频道上发放他拍摄的片段。 “我找到的垃圾几乎是所有你能想到的东西,由马桶到骨灰盒都有。当中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一部洗衣机,那是属于50年代的旧洗衣机。当时我有很多疑问,为什么湖中央会有洗衣机。” 上周末,赫尔肯伯格与Divers for Cleaner Lakes and Oceans合作,并在卑诗渡轮公司(BC Ferries)的许可下参与鲍威岛(Bowen Island)附近的大型清理工作,以后回收码头附近的垃圾。这些垃圾将用于即将举行的艺术项目,名为“潜水:清洁湖泊和海洋的艺术”当中。 赫尔肯伯格还会与其他潜水爱好者合作,希望将更多的环保意识带给更多的人。其中包括 Divers for Cleaner Lakes的Henry Wang,以及自由潜水社区的领导者桑普森(Chris Sampson),他们于1月底在 那乃磨(Nanaimo)附近组织了一次大型清理活动。他们都希望各界可以了解污染对卑诗省海洋的影响,并希望人们在决定丢弃废物之前要三思而后行。 V10 (Youtube 截图)

首次確認!人體已被微塑料污染 污染源不僅是海洋

▲科学家观察海水中的微塑料 图据纽约时报 短60秒内,全球就能卖出100万个塑料瓶,200万个塑料袋。 人类平均每年制造800万吨塑料废物,然而,这些急速增加的塑料要等1000多年才能降解。等不及降解,它们很快就会碎裂成被称为“微塑料”的微小碎片,无处不在:海平面以下四五公里,极圈的海冰里,瑞士的高山上,水龙头里,鱼类体内,甚至你桌上的啤酒和盐罐里…… 现在,它还出现在了人体内。 据《纽约时报》报道,正在维也纳举行的欧洲联合胃肠病学周10月22日的学会上发布了一项新研究,该研究首次确认,人体内发现了多达9中不同种类的微塑料。 微塑料对海洋的污染,对动物的危害已经说得不少,但它们对人体有什么危害,又是从哪里来的呢? ▲遭到塑料污染的海洋 图据每日邮报 研究首次确认微塑料进入人体 “塑料在日常生活中无处不在,人类以太多方式暴露在塑料中,但我个人根本没有想到每个样本都能检测出微塑料。”该研究的第一作者,维也纳医药大学胃肠病学家菲利普·施沃布尔表示,“研究结果令人震惊。” 过去十多年来,微塑料——长度小于0.5毫米的碎片,已经成为环境研究学者的主要忧虑之一。海洋生物学家一直警告海洋微塑料污染的危害,海洋生物体内已检测出高含量微塑料。不只是海洋,陆地水源也被严重污染。去年,全球83%的水龙头样本中检测到微塑料。其中最为严重的是美国,94%的水龙头水样本都被污染。 研究人员早就怀疑,微塑料终会进入人体。 “这是第一个关于人体内微塑料的研究。”施沃布尔及其团队研究人员想确认人体内是否存在任何微塑料。他们从芬兰、意大利、日本、波兰、俄罗斯、英国、奥地利和荷兰8个国家分别选择了一名志愿者。这些年龄33到65岁的志愿者,进行了为期一周的饮食控制,最终提供粪便样本供研究。 结果,8个样本均发现了微塑料,而且多达9种不同种类的微塑料,大小从0.05~0.5毫米不等,比头发丝还小几倍。其中最常见的为聚丙烯(PP)和聚对苯二甲酸乙二醇酯(PET)——两者皆为塑料瓶和瓶盖的主要成分。 根据这个研究,施沃布尔估计,全球50%的人口体内都有微塑料,不过,这还需要进一步做更大样本的研究进行确认。 ▲随处可见的塑料污染 图据美国新闻周刊 微塑料对人体的危害暂未明确 微塑料进入人体,到底有什么危害呢? 海洋里,多达114种水生物种的体内发现了微塑料。研究表明,它们和塑料的遭遇结果往往是致命的。小至浮游生物,大到鲸鱼,都不可避免地吃进了各种塑料。微塑料能进入动物血液,淋巴系统,甚至肝脏,造成肠道甚至生殖系统的损害。 但微塑料是否对人类造成健康威胁,到底造成什么程度的威胁目前尚不明确。 研究人员指出,肠道内的微塑料可能影响消化系统的免疫反应,或帮助有毒化学物和病原体的传播。但鉴于此次研究的样本量小,很难做太多结论。这次实验中发现的微塑料因为体积够大而不太可能造成严重威胁,同时,平均每10克粪便中含20个微塑料颗粒,这种污染浓度相对算低。 不过,据CNN报道,当微塑料进一步分解为更小的微粒后,很可能被人体循环系统吸收,进而进入人体器官。此外,这些塑料在制造过程中可能有一些化学物。“当浓度足够的时候,这些化学物质能伤害甚至杀死细胞。细胞可能会被成功替代,也可能不会,蛋白质及DNA都可能受到伤害。”伦敦国王学院教授弗兰克·凯里称。 伦敦国王学院环境健康科学家斯蒂芬妮·怀特也指出,“这些大体积微塑料的更大威胁是,它们是否在人体内留下相关化学污染,并且在人体组织内逐渐累计起来。” 微塑料污染的来源相当广泛 人体内的这些微塑料到底从哪来的? 人类每年平均制造800万吨塑料废物,这些废物从海岸地区进入海洋。在阳光和海浪的共同作用下,这些塑料废物变成小颗粒,污染海洋,进入海洋生物体内。陆地上,微塑料也无处不在。合成纤维衣服上的纤维,尤其是聚酯和丙烯酸,会通过洗衣机排水进入淡水系统。 “绝大多数实验参与者都喝瓶装水,鱼类和海产品的食用也比较普遍。”施沃布尔称,“很可能食物在加工和包装的各个步骤都受到了微塑料污染。” 不管是食用已经受了污染的食物,或者无意识吃下食品包装上的微小塑料都可能造成人体内的微塑料污染。一份研究曾预测,经常吃贝类的人每年可吃进1.1万片微塑料。 ▲微塑料被发现进入人体 图据Getty Images “在人体内发现那么多种不同的聚合物,这说明污染来源非常广泛。”伦敦国王学院环境健康科学家斯蒂芬妮·怀特也表示。此次实验有两名参与者并没有吃海产品,依然检测出微塑料。 “如果人类不改变现状,塑料污染程度会进一步恶化。”施沃布尔强调,人类需要减少塑料制品的使用,提高回收再利用。 ▲塑料污染问题严重 图据美国新闻周刊 关于塑料的危害强调已久,全球范围的禁塑行动已经在陆续开展,很多国家已经完全禁止使用塑料袋。美国很多城市计划禁止使用塑料吸管及其他一次性塑料制品。今年,欧洲议会还投票禁止在化妆品中使用微塑料。到2025年,欧盟国家一次性塑料瓶的回收率将达到90%。但这种程度的努力,被质疑为杯水车薪。 来源:红星新闻 河南都市频道 综合报道

廢舊人字拖先別急着扔 造一艘帆船揚帆出海去

■由海洋塑料垃圾打造的帆船漂浮在海上。路透社   9月16日是“世界大扫除日”。当天,一艘完全用海洋塑料垃圾制造的单桅帆船在肯尼亚拉姆岛首次扬帆出海,以凸显海洋垃圾泛滥成灾的问题。 这艘船全长九米、重超过10吨,五彩缤纷的船身其实是来自数百双被丢进海里的人字拖鞋(又称夹脚拖)。 《联合早报》报道,项目发起人莫里森呼吁人们发挥奇想,为废弃的塑胶品注入新功能。

科學家:加拿大海洋氧氣正在減少 海洋生物受威脅

《科学》杂志这周发布的一篇文章表示,包括加拿大所在的海洋里的氧气正在减少,威胁海洋生物的生存。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旗下一个国际组织发起的这项研究发现,自上世纪50年代以来,这一问题就越发严重,影响了450万平方公里的海洋和沿海水质,包括加拿大西海岸还有圣劳伦斯海道的海域。缺乏氧气会导致海洋动物寻找别的海域生存,这一问题比原先预想来的严重。在圣劳伦斯湾,自1930年以来,较深海域的氧气已经下降了55%。这些地区的鳕鱼就比原来减少了。卑诗省北部海岸也发生类似情况。来源:THESTAR.COMC08

BC科學家:北太平洋並未受福島輻射污染

卑诗省的一个科学家近日表示,日本福岛核电站的辐射污染并未波及到北太平洋,海洋生物和人类的健康都未受到影响。自从2011年福岛核电站受地震影响泄漏后,维多利亚大学的化学海洋学家Jay Cullen检测了核辐射同位素的污染水平。“我们可以很自信地说,我们所在的这篇海域的健康风险并不显著。”Cullen在《环境科学与技术》上发表的研究中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