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城市 : 多倫多 | 溫哥華
2019年02月23日 星期六 17:53:37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03
dushi_top_nav_04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8
Home Tags 澳大利亞

Tag: 澳大利亞

「國慶日」還是「入侵日」?這個澳大利亞很分裂

來源:新京報 國慶日撞上了周末,澳大利亞民眾快樂瘋了。 1月26日,數百萬民眾參加了澳大利亞日慶祝活動,煙花表演、街頭遊行、游輪競賽、露天舞會、燒烤派對、海灘游泳,澳大利亞人在炎熱的天氣下盡情慶祝着、享受着國慶節日。 就在這一天,澳大利亞還在全國舉行了365個入籍儀式,16000餘名移民進行宣誓,正式成為澳大利亞公民。 然而,與此同時,還有成千上萬人在澳大利亞多地舉行遊行示威。示威者將這一天稱為「入侵日」,要求政府取消1月26日國慶日,或是改個日子作為國慶日。 國慶日本是一國展現團結、共享歡樂的日子,為何澳大利亞卻出現兩種截然相反的民眾遊行? 事實上,近些年澳大利亞每一年的國慶日都是慶祝與示威並行。一部分人將這一天視為現代澳大利亞的起源,另一部分人則將這一天視為殖民入侵、土著文化喪失的開始。 這一切都得回到231年前。 1788年1月26日,英國艦隊正式登陸澳大利亞悉尼,在澳大利亞建立起第一個英國殖民區,打破了這一大陸持續近50000年的原住民時代。 此後的數十年間,澳大利亞一直作為英國的囚犯流放地存在,也因此,澳大利亞被戲稱為「囚犯建立的國家」。 1901年1月1日,澳大利亞六個殖民區統一成為澳大利亞聯邦。1931年,澳大利亞獲得內政外交獨立自主權,成為英聯邦中的一個獨立國家。隨着時間流逝,澳大利亞逐漸成為一個資本主義發達國家。 而1月26日也成為澳大利亞建國紀念日,也被稱為「澳大利亞日」。在這一天,澳大利亞各地都會舉行各種大型慶祝活動,包括為新入籍的公民舉行入籍儀式。 然而,許多澳大利亞原住民對此強烈反對。原住民和托雷斯海峽島民將英國殖民者的到來視為對土著人民的傷害、對土著文化的破壞,他們將這一天稱為「入侵日」。 據澳大利亞新聞網,在英國殖民者抵達澳大利亞後,當地土著受到了極大的衝擊。許多原住民被秘密殺害,或是被強迫離開自己的領土。據統計,在殖民者到達之初,有近2萬名土著被殺害。 直至現在,土著居民依然被排除在白人社會之外,許多土著居民在關押中死亡,或是被警察毆打致死。在與白人後裔的衝突中,土著居民總是弱勢的那一方。 1938年開始,澳大利亞國慶日的示威抗議就開始了。許多憤怒的民眾齊聚悉尼,稱這一天是「哀悼日」。1988年的這一天,更有數萬人上街示威,抗議白人對原住民的欺壓。此後,針對澳大利亞日的抗議一直持續。 在26日的示威抗議中,許多示威者高舉在與白人衝突中死亡的原住民照片,抗議將這一天視為國慶日,同時呼籲關注現代原住民問題。 民眾在這一問題上的意見是比較分化的。 據澳大利亞廣播公司,許多網友稱將1月26日定為國慶日讓他們感到非常不舒服。 一位網友稱,「時代變化了,我們知道了許多曾被忽略的事情,我再也不認為這一天能讓我感到興奮了」。還有網友稱,「我們在慶祝我們從原住民手中『偷』了個國家」。 但大部分澳大利亞人是支持將1月26日作為國慶日的。據CNN,2017年的民調顯示,54%澳大利亞人支持將1月26日繼續作為國慶日,26%人不支持。 許多新澳大利亞人稱,這些土著人民也是受益於澳大利亞現代化的,他們應該讓過去「過去」。 有網友稱,「(這一天)就是慶祝這個國家的現在,慶祝這個國家多年來的發展」。還有網友稱,「澳大利亞日是我們的國家日,用以慶祝我們的勝利以團結人民。試圖改變這個日期的行為都是試圖分化國家的」。 現任總理莫里森則強勢表態,不會改變國慶日日期。莫里森本月早期曾表示,「我不僅不會改變它,我還將保證它不會被侵蝕……這一天是我們歷史性的一天,我們需要聚集在一起以確保這一天對所有澳大利亞人來說都是重要的一天」。 據CNN,莫里森甚至「威脅」,若是不在1月26日國慶日這天舉辦入籍儀式,各地不能在其他任何一天舉行入籍儀式。 但原住民和托雷斯海峽島民活動家卡爾瑪稱,其實不僅僅是原住民和托雷斯海峽島民在抗議,還有許多其他澳大利亞人也在抗議,因而未來改變國慶日日期還是值得期待的。  

瞞不住了!澳大利亞網友們紛紛倒戈

自從中國將走私222千克冰毒的加拿大籍毒販謝倫伯格判處死刑後,不僅加拿大政府無理地對中國的司法橫加干涉,就連與此事毫無關聯的澳大利亞政府也跳出來對我們的判決說三道四…… 澳大利亞的代理外交部長西蒙·伯明翰昨天就宣稱謝倫伯格不該被判死刑,並質疑中方的判決不公平,倉促草率。 然而,澳大利亞網民卻並不認同他們政府的這番言論。 此前,多虧極個別還有點「良知」的加拿大媒體對於謝倫伯格劣跡斑斑、屢教不改的販毒前科的揭露,很多得知了這一真相的加拿大網友,目前已經紛紛倒戈支持中國法院的判決。 遺憾的是,澳大利亞的媒體並沒有如實將這一重要信息報道給他們的民眾,而是如同眾多其他西方媒體一樣,一邊仍在不斷對此案進行「政治化」的炒作、帶節奏,一邊則捂着謝倫伯格曾多次在加拿大國內販毒這種對他們污衊中國不利的證據不報。 可即便如此,在比如《澳大利亞人報》關於澳大利亞政府指責中國法院判決的報道下,還是有不少澳大利亞網民,本着做人最起碼的良心和原則,選擇支持中國法院的判決。 他們的理由也很簡單:正如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所反問的那樣,如果謝倫伯格是往澳大利亞國內走私這麼大量的冰毒,難道澳大利亞不該嚴懲他? 所以,在《澳大利亞人報》這篇報道目前已經獲得的60多條評論中,得到點贊最多的一條評論便是這麼寫的:我們國家確實需要更嚴厲的法律去對付毒品,而且我們前不久居然就隨隨便便地就放過了一個18歲的女毒販,全然不顧她帶來的毒品在一場派對上奪走了一條人命…..法律怎麼能這樣? 這位名叫David的網友所說的案情發生在去年12月。根據當時澳大利亞媒體的報道,一個澳大利亞的女毒販攜帶近400片搖頭丸在一個音樂節的現場販賣,最終一名男子因為嗑藥過量死亡,但澳大利亞法院最終只判處她80個小時的社區服務…… 而除了David,另一位名叫Niels的澳大利亞網民也對中國法院的判決表達了支持,並在評論中獲得了第二多的點贊。 「華女士說得沒錯。我們確實在打擊毒品上很軟弱,而且中國的法律也輪不到我們去干涉」,Niels寫到。他還同時希望中方能夠幫澳大利亞更有效打擊毒品走私。 點贊第三多的澳大利亞網民Tim也表示他支持中國法院的判決。他的觀點也很明確:想想那些被這些毒品毀掉了人生的受害者吧,毒販不值得任何同情和寬恕。 網民Ashley則表示死刑和對毒品嚴格的打擊執法,確實能有效控制毒品犯罪,新加坡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這位網友還指責澳大利亞的毒品問題,其實是政府放任出來的。 「我這次也支持中國」,網民Kate寫到。他還認為西方沒資格在毒品問題上對中國指手畫腳,因為鴉片戰爭是英國殖民史上「永遠的污點」。 其他獲得多數點贊的澳大利亞網友也都持類似的觀點。網民bronwyn就說中國不是澳大利亞的殖民地,澳大利亞沒權干涉中國的法律,而且澳大利亞的法律也並不是一種普世價值。他還認為中國法院的判決很公平,因為毒品殺人,所以判處毒販死刑沒毛病。 網民Andy、Paul以及Kevin也紛紛表示他們出於對毒販的痛恨,和對於別國法律的尊重,而選擇支持中國法院的判決,並認為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對澳大利亞政府的反問很值得思考。 當然,在這些評論中,也有一些留言仍然想誤導澳大利亞網民對此案的認識,他們宣稱中國根本沒有法律,只有政治,並稱此案就是中國在報復加拿大對於華為高管的逮捕,但這些評論基本上沒什麼人支持。 最後,另一位名叫David的網友還「一針見血」地指出:我不記得澳大利亞曾有任何領導人要求美國別判薩達姆死刑的……  

澳大利亞突然表態力挺加拿大,華春瑩的回應絕了!

加拿大總理15日稱,中方「隨意」執法。近日,澳大利亞代理外長也就此聲明稱,謝倫伯格案不適用死刑,中方不應如此快速斷案。中國擔不擔心國際社會的反對聲音? 在16日的中國外交部例行記者會上,發言人華春瑩回應:我可以非常明確地告訴你,我們一點都不擔心。 華春瑩表示:「你剛才提到澳大利亞,我想在這個問題上,加拿大的盟友用十個手指頭都可以數得出來,它們根本代表不了國際社會。對於走私販毒這樣社會危害性極大的嚴重罪行,我想國際社會的共識是嚴厲打擊懲處。作為加拿大媒體,你們應該知道加民眾的意見也要求政府予以嚴厲打擊,這才是對人民生命的珍視、尊重和保護。」 華春瑩說:「至於你說到澳大利亞方面有關官員就中方審判謝案的表態,我覺得非常奇怪,這跟澳大利亞有任何關係嗎?根據中方有關法院公布的情況,謝倫伯格所走私的這批200多公斤毒品,原計劃要運往澳大利亞,難道澳大利亞方面願意看到這批毒品流入澳大利亞去危害澳大利亞民眾嗎?你可以請澳大利亞這位官員對他的人民說清楚,他是不是想讓這批毒品流到他自己的國家去呢?」 「我昨天已經表明了中方的明確立場,加方領導人用『隨意』這個詞來描述謝倫伯格案在中國的審判情況,是極不負責任的。實際上,加方領導人有關表態才展示了什麼是隨意,缺乏最起碼的法治精神。」 華春瑩還表示:「我建議你再看一下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有關負責人接受媒體採訪的內容。謝倫伯格案件辦理過程嚴格依照了《刑事訴訟法》的有關規定,履行了相關法律程序,不存在任何程序違法之處。本次庭審程序中,大連中院依法保障了辯護律師閱卷等權利。法院立案、組成合議庭、履行送達、告知及開庭時間地點等環節均符合《刑事訴訟法》關於期限的規定。」

加拿大夥盟國向中國施壓 中國外交部:一點都不擔心

■加拿大外長方慧蘭呼籲中國免去加國毒販的死刑。資料圖片 加拿大毒販在中國被判死刑,引發加政府關注。加前外交官稱,加拿大已與盟國展開行動,爭取讓中國釋放被拘的加拿大公民。 外長方慧蘭表示,加拿大正積極與盟友進行接觸,解釋加拿大人遭遇的司法濫用並不僅僅是針對加拿大的。加拿大CTV新聞台16日報道稱,方慧蘭還表示,此次前往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期間,討論加拿大人在華被拘留事件和毒販被判死刑事件,將會成為她的首要議程。 方慧蘭15日公開表示,希望免去謝倫伯格的死刑。方慧蘭說,已就案件與中國駐加大使盧沙野接觸,要求中方寬大處理。澳洲代理外長也就此聲明稱,謝倫伯格案不適用死刑,中方不應如此快速斷案。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回應表示,中國一點也不擔心國際社會的反對聲音,「加拿大的盟友用十個手指頭都可以數得出來,它們根本代表不了國際社會。」她還表示:「我覺得非常奇怪,這跟澳洲有任何關係嗎?」 華春瑩表示,根據中方法院公布的情況,謝倫伯格所走私的這批200多公斤毒品,原計劃要運往澳洲,「難道澳洲方面願意看到這批毒品流入澳洲去危害澳洲民眾嗎?你可以請澳洲這位官員對他的人民說清楚,他是不是想讓這批毒品流到他自己的國家去呢?」華春瑩16日指中國對1840年(鴉片戰爭)後飽受毒品的危害記憶猶新,不允許任何國家的毒販再來戕害中國人的生命。

澳洲發聲謝倫伯格案 華春瑩:跟你有關係嗎?

據「外交部發言人辦公室」消息,在1月16日外交部例行記者會上,有記者問:加拿大總理昨日稱,中方「隨意」執法。近日,澳大利亞代理外長也就此聲明稱,謝倫伯格案不適用死刑,中方不應如此快速斷案。中國擔不擔心國際社會的反對聲音? 華春瑩:我可以非常明確地告訴你,我們一點都不擔心。你剛才提到澳大利亞,我想在這個問題上,加拿大的盟友用十個手指頭都可以數得出來,它們根本代表不了國際社會。對於走私販毒這樣社會危害性極大的嚴重罪行,我想國際社會的共識是嚴厲打擊懲處。作為加拿大媒體,你們應該知道加民眾的意見也都是一致的,要求政府予以嚴厲打擊,這才是對人民生命的珍視、尊重和保護。 至於你說到澳大利亞方面有關官員就中方審判謝案的表態,我覺得非常奇怪,這跟澳大利亞有任何關係嗎?根據中方有關法院公布的情況,謝倫伯格所走私的這批200多公斤毒品,原計劃要運往澳大利亞,難道澳大利亞方面願意看到這批毒品流入澳大利亞去危害澳大利亞民眾嗎?你可以請澳大利亞這位官員對他的人民說清楚,他是不是想讓這批毒品流到他自己的國家去呢? 我昨天已經表明了中方的明確立場,加方領導人用「隨意」這個詞來描述謝倫伯格案在中國的審判情況,是極不負責任的。實際上,加方領導人有關表態才展示了什麼是隨意,缺乏最起碼的法治精神。 我建議你看再一下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有關負責人接受媒體採訪的內容。謝倫伯格案件辦理過程嚴格依照了《刑事訴訟法》的有關規定,履行了相關法律程序,不存在任何程序違法之處。本次庭審程序中,大連中院依法保障了辯護律師閱卷等權利。法院立案、組成合議庭、履行送達、告知及開庭時間地點等環節均符合《刑事訴訟法》關於期限的規定。 來源:環球時報

馬桶內驚現巨蟒嚇壞留學生 網友:澳洲歡迎你

作者:觀察者網 李天宇 當北半球正在寒冷的冬日裏迎來新的一年時,南半球正是酷暑的季節。澳大利亞以其豐富多樣的野生動物而聞名,而想在炎炎夏日找到一絲陰涼的也不止是人類,於是居住在澳大利亞布里斯班的一位留學生近日就經歷了一次「如廁驚魂」——他在自家的馬桶里發現了一條蟒蛇。   看到此情此景,這名留學生立刻撥打了當地捕蛇者的電話,後者趕到之後經過一番較量很快將這條蟒蛇「抓捕歸案」。 隨後,捕蛇者將捕蛇的過程上傳至自己公司的社交媒體賬號,並評論道: 「如果你住在公園以及河邊,還在夏天不關浴室窗戶的話,就會發生這種事。」   據悉,此蛇是一條地毯蟒,無毒,分佈於澳大利亞、新幾內亞以及印尼部分島嶼,最長可以長到3.5米。 此消息也被澳大利亞本地媒體報道,而他們不約而同地評論道:「可以,這很土澳!」 事實上,類似於「在廁所里發現一條蛇」的事情在澳大利亞幾乎每年夏天都會發生。 「巨蟒嚇到了坐在廁所里的小孩,纏住了他的腿還差點咬了他」 「一條口渴的蛇溜進了澳大利亞的廁所」 「淘氣的澳大利亞蛇在跟同伴打架的時候把天花板搞穿了」           作為除南極洲外最晚被殖民的一塊大陸,澳大利亞761萬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只有兩千四百萬人口,可謂是地廣人稀。除去人類聚居點外,其餘的土地大部分都是野生動物的天下,而這些野生動物里除了為人所熟知的袋鼠、考拉、鴯鶓等相對無害甚至憨態可掬的萌物外,也不乏人人聞之色變的蜘蛛、鯊魚和蛇類等兇悍的傢伙。 事實上,這些動物時不時就會進入人類的領地,把愚蠢的人類嚇一大跳。以至於澳大利亞人與野生動物(尤其是蜘蛛和蛇)之間的關係逐漸成為了互聯網上的一個梗。   「歡迎來到澳大利亞——一個所有生物都想把你幹掉的地方」   「這裡是澳大利亞。此圖中包含1275種能把你幹掉的動物」   「歡迎來到澳大利亞。此圖中包含1253種不同種類的蜘蛛」   「歡迎來到澳大利亞,我們是你的導遊!」       「與此同時,在澳大利亞……」 來源:觀察者網

猶如世界末日!悉尼周五或迎超強沙塵暴 厚重「紅霧」籠罩全城

時隔九年,悉尼又要再現「赤色黎明」? 本周五(23日),悉尼人可能將迎來一場不遜於2009年「赤色黎明」(red dawn)的沙塵暴,整個城市將被厚重的「紅霧」籠罩,交通系統預計將陷入混亂。 據報道,澳洲氣象局日前表示,由於乾旱、強冷鋒和強風相結合,南澳和新州西部的塵埃被帶到了新州海岸,該地區在未來幾天形成沙塵暴的可能性「相當高」,悉尼和堪培拉可能會受到波及。 網上圖片   報道指出,目前的情況與導致2009年那場澳洲史上最嚴重沙塵暴的因素非常相似。當年,悉尼歌劇院和海港大橋幾乎「消失」在「紅霧」中,所有航班被取消,不少人出現呼吸困難的癥狀,緊急求助部門當天收到逾130通電話。 網上圖片 氣象局天氣預報部經理戈爾丁(Jane Golding),計算機模型顯示本周或會出現類似的事件。她補充道,雖然整個新州和首都領地都可能面臨風險,但沙塵暴的大小主要取決於風力強度,如果風速每小時僅為40公里左右,那麼塵埃就到達不了堪培拉。 網上圖片 來源:巴士的報

袋鼠數量太多 澳大利亞人提倡用「吃」解決

        由於野生袋鼠數量越來越多,影響環境可持續發展,澳大利亞一些土地持有人及生態學家呼籲,應考慮多吃袋鼠。   澳大利亞政府2016年的統計數字顯示,全澳大利亞共有4500萬隻袋鼠,數量幾乎是該國人口的兩倍。分析指出,袋鼠數量激增,與當地雨量增多導致食物產量同步增長有關。   據悉,澳大利亞有嚴格的人道屠宰動物政策,每個省份均需根據不同物種的可持續性,制定嚴格的商業狩獵限額,以控制各物種數量。然而,由於需求不大、利潤不高,大部份省份發出的限額數目均未達上限。 而以控制數量為目的袋鼠清理行動,在澳大利亞一直備受爭議,批評者認為目前沒有證據顯示,控制袋鼠數量有助保護環境。   根據澳大利亞政府環境部門的網站所述,被獵殺動物的皮毛將會成為出口商品,但它們的肉一般會被丟棄,因為市場沒有需求。   袋鼠作為澳大利亞的象徵,當地人一直頗為抗拒進食袋鼠肉。 但也有人認為,一些訪澳遊客喜歡嘗試澳大利亞特有肉類,袋鼠可成為鴯鶓(一種大型鳥類)及鱷魚以外的又一款新奇菜式。   提倡食用袋鼠肉的一方指出,袋鼠肉脂肪量低,而且比養殖動物生產更少甲烷,因此較為健康。   阿德萊德大學教授柏頓(David Paton)表示,社會應該支持「袋鼠清理計劃」以控制袋鼠數量,保護澳大利亞其他地區的生態環境,否則該國的生物多樣性將大大減少。 「數量過多並不是袋鼠的錯,可能是因為我們過於抗拒向它們動手,將它們從生態系統中移除,以防止造成的損害。我們要採用人道的手段控制其數量,也要好好想想如何'善用'這些被獵殺的袋鼠。」
X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