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城市 : 多倫多 | 溫哥華
2019年02月20日 星期三 14:38:47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03
dushi_top_nav_04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8
Home Tags 石油

Tag: 石油

加國油砂巨擘Cenovus:增加運油量至每天10萬桶

■■Cenovus行政總裁普爾巴斯。 加通社   Cenovus能源公司的行政總裁普爾巴斯(Alex Pourbaix)表示,儘管其他生產商批評亞省強制減產已經摧毀鐵路運油帶來的盈利能力,但該公司仍計劃今年把鐵路運油量增加至每天10萬桶。   較早時森科能源(Suncor Energy)和帝國石油(Imperial Oil)的行政總裁,均批評亞省減產計劃導致鐵路運油量降低,對鐵路經濟造成傷害。但Cenovus的評論相對中性,普爾貝斯說:「我們現在處於石油價差很低的情況,但我們的減產計劃還會持續六個星期。目前有很多雜音,但我希望政府採取行動,保持量價均衡,讓它們處在適當的水位。」   Cenovus周三的財報會議上並宣布,它已把從亞省到墨西哥灣沿岸的基石輸油管(Keystone XL)的運輸承諾,從每日5萬桶增加到15萬桶。   去年凈虧損升至29億元   不過因為之前公司配合亞省的減產政策,加上低油價衝擊,導致2018年第四季度出現13.6億元的營運凈虧損,截至12月31日的季度虧損為每股1.10元。公司整年度的凈虧損攀升至29億元,未能實現分析師的盈利預期。   加拿大帝國商業銀行(CIBC)分析師莫里森(Jon Morrison)在一份報告中表示,Cenovus雖然沒有盈利,但挫折不會持續太久。莫里森說:「亞省的減產策略讓加拿大西部油價和國際油價差距明顯縮小,但下半年差異會稍為擴大,而Cenovus通過之前與鐵路公司達成的運油協議,將能得到更多保護。」綜合報道

【楊凡】2019加拿大經濟:石油安好 便是晴天

豬年來臨之際,各種對於加拿大經濟的猜測充斥着媒體,看多的看空的,看好的看淡的,各拿一張琴,各彈各的調兒。加拿大經濟周期分析公司BCA Research就非常悲觀,這家從1949年開始就對全球經濟和加拿大經濟進行預測的調研公司表示,加拿大家庭債務水平高企,如果利息水平不斷上升,將會導致經濟衰退,而且這是68年來第一次沒有美國參與的經濟衰退。 2015年以來由於兩次降息的影響,加拿大房價瘋狂上漲,使得加國民眾債務水平一次次的刷新紀錄。根據加拿大統計局數據,加拿大家庭的負債水平占可支配收入比例高達 177%,又一次刷新了歷史記錄。 當然,債務問題已經是老生常談,另外一個讓人擔心的是加拿大經濟的結構性問題,我們出口的80%都是到美國。剩下的則是中國、英國等貿易夥伴。但是,加拿大的國際貿易方面現在的環境同樣是荊棘遍地。 去年剛剛談妥與美國的USMCA,但是具體的關稅問題還有許多上位解決,例如鋼鐵稅的問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加拿大與中國的貿易方面,也將面臨諸多障礙,加拿大駐中國大使剛剛辭職,就可以看出中加關係處於非常微妙的階段。貿易上問題懸而未決,現在加拿大的內部,對經濟至關重要的石油問題上,居然出現內訌。橫山油管Trans Mountain pipeline的修建上,BC省與阿爾伯特省打翻天,聯邦政府束手無策,唯一的行動就是花費納稅人的錢把工程買下來。 橫山油管是美國公司kinder Morgan 在1953年建成的,也是加拿大唯一的一條石油輸出管道。加拿大政府新批准的項目,將耗資68億加元,是將按照原來線路修成雙管道,從而將石油輸出量提高三倍!從目前的30萬桶提升至90萬桶。 現在這項計劃因為環境問題,污染問題被BC省拒絕,阿爾伯特省也乾瞪眼沒辦法。回想當初保守黨批准的North Gateway pipeline,基本經過無人區,應該不會遭到這麼大的阻力。 對於加拿大經濟而言,我們不難想像,石油若是安好,加拿大就一切都好。輸出的是石油,代表的是加拿大的GDP。現在管道不通,令加拿大的阿省石油(WCS)比美國低很多,如此巨大的差價,是2007年以來首見。去年底阿省宣布了石油限產計劃,勉強穩定了加拿大石油價格。但減產是消極做法,並不能解決實際問題,而且影響GDP和相關的就業崗位。 債務高企、石油經濟低迷,加拿大經濟今後的增長點在哪裡?這個問題很難回答,不過分析師預計加拿大2019年經濟增長還是能達到2%。從目前的就業市場看,加拿大甚至有勞動力急缺的跡象。如此活躍的經濟,背後的動力在哪裡呢?其實還是依靠國內消費,在房地產市場火了這麼多年後,許多人在積累債務的同時,財富效應也非常明顯,加拿大的汽車銷售這幾年連續創下歷史記錄。加拿大央行非常關注民間債務,同時也不願意看到外部經濟貿易環境不穩定的情況下,國內消費市場出現大幅下滑。 2019年加拿大經濟的增長一方面是靠着外部環境的改善,例如國際油價上漲,緊張的貿易關係緩和;另一反面就要看加拿大央行的利息政策,至此關鍵時刻,鴿派的利息政策,讓房地產軟着陸是2019年加拿大經濟的重中之重。 上周三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在2019年首次FOMC議息會議決定暫不加息,並表示對未來任何利率行動都將報以「耐心」,並且暗示資產負債表的收縮路徑具有靈活性,這次的美聯儲議息會議與上月展現的加息立場相比,出現了180度的大轉彎轉變。有鑒於此,加拿大央行在利息政策上,貨幣利息政策的刺激下,今年減息的動力要遠遠大於加息,加拿大經濟在新的一年裡充滿希望。 楊凡 加拿大證券學院院士/特許金融規劃師 文中提及產品只作參考,不構成推薦。 閣下投資前需評估個人風險承受能力,並與專業投資人士商榷為準。

產業價值鏈扭曲 咖啡豆價格銳降或引爆新一波「社會災難」

■埃塞俄比亞農民採摘咖啡豆。路透社   咖啡愈來愈貴、咖啡農卻愈來愈窮,這也不禁讓全球咖啡種植業者發出怒吼,警告西方咖啡業者若不協助他們改善收入,恐會引爆新一波的「社會災難」。   在埃塞俄比亞草木蔥蘢的南部高地,已經好幾代都在此經營咖啡農場的高菲多卻在思索是否應該結束咖啡種植事業。《工商時報》報道,過去一年,高菲多生產的咖啡豆每公斤價格崩跌1/3到僅剩下29美分。至於在西方國家,一杯卡普奇諾卻可賣到3至4美元。他坦承,「我們正逐漸失去希望。由於收成不如以往,我很擔憂將會帶來很大影響。」他說咖啡在這裡「就等同我們的生命。」 不像石油或天然氣等商品的開採業者,咖啡農長久以來因處在價值鏈的錯誤一端而蒙受其苦。他們獲得的收入通常只有咖啡零售價的一小部分。 如今,又因碰到全球咖啡豆價格暴跌至近13年低點,導致中美洲、哥倫比亞與埃塞俄比亞等部分咖啡農開始心生質疑,是否還值得辛辛苦苦種植這些咖啡豆。Shebedino聯合發展辦公室負責人迪米斯表示,種植咖啡「原本就是勞力密集與成本昂貴的產業」,現今又碰上咖啡豆價格銳降,令他擔憂是否將引發咖啡農田拋棄潮。 諷刺的是,在價值鏈的另一端,咖啡卻成為前所未有的高人氣飲品。西方千禧世代從小就是喝星巴克咖啡長大,這也帶動歐美國家的咖啡店接二連三崛起,專走高檔路線的創意咖啡還因應而生。 由於咖啡市場商機驚人,該產業還掀起新一波併購潮,像是雀巢取得星巴克連鎖咖啡店外的星巴克產品全球行銷權;JAB Holdings斥巨資收購綠山公司,可口可樂也砸重金收購咖啡連鎖商Costa,希望能在咖啡市場擴大版圖。 不過對於生計困苦的咖啡農而言,他們的未來卻處於一片愁雲慘霧。這也促使全球咖啡農挺身要求西方咖啡業者協助他們提高收入,否則引發新的社會災難危機。 代表逾30國咖啡農的一個組織,2018年曾公開致函給星巴克、Jacobs Douwe Egberts與雀巢等咖啡業者。信中提到咖啡田目前正面臨遭到遺棄的危機,他們警告若該情況真的發生,不僅將造成社會與政治動蕩,並還出現更多非法移民的問題。 咖啡業者對於這封信也有善意回應。星巴克就承諾將拿出2000萬美元協助小股東與中美洲進行交易,直到咖啡豆價格回升到生產成本以上。買入全球約3%咖啡的星巴克表示,「這對我們而言是開始的一步,得知我們在近期必須做些可以滿足這些國家最迫切需要的事情。」 近來全球咖啡豆價格暴跌,主要是受到巴西咖啡田出現大豐收。巴西是全球最大咖啡生產國,該國的豐收導致在紐約與美國ICE期貨交易所的阿拉比卡咖啡豆價格跌至低點。以2018年9月18日為例,當時阿拉比卡咖啡豆每公斤價格從2.09美元跌至只剩下95.10美分,創下2005年10月以來最低價位,若與2011年高點相比更不到1/3,之後幾個月過去,咖啡豆價格仍盤旋在低位附近,迄今仍不見大幅回升跡象。

國際石油價格持續走低 導致加股表現繼續疲弱

■■油價跌拖累多指走弱。 加通社 由於國際石油價格走低影響了能源板塊,加拿大主要股指繼續疲弱。 相較於12月的震蕩波動,1月股市又見連續12天收漲的驚喜,周三的多倫多S&P/TSX綜合指數算是非常平靜的,最終跌25.43點,收15,208.33點。 投資組合管理公司(Portfolio Management Corp.)管理總監查普拉(Anish Chopra)表示:「今天市場似乎是休息了。」他認為,投資者正在消化過去幾個月如過山車般的消息,這些消息讓股市創下1931年以來最糟糕的12月表現,隨後又看到1987年以來最好的1月漲幅。「市場不會直線下跌不止,當然也不會永遠直線上升,會有一點停頓和喘息,要找到平衡點。」 能源板塊跌1.24%,是當天最大的輸家,主要是憂慮供過於求,所以油價進一步下跌。3月期油合約下跌39美仙至每桶52.62美元,3月天然氣合約下跌5美仙至每立方米2.92美元。 餐飲國際公司股價漲近一成 在餐飲品牌國際公司(Restaurant Brands International)的提振下,非必需消費品板塊漲幅2%,是多指中表現最好的類股。RBI是Tim Hortons、Burger King和Popeyes Louisiana Kitchen的母公司,它宣布提高股息與新的行政總裁人選後,股價上漲9.6%至83.51元。 加元兌美元平均交易價格為74.92美仙,比前一日微跌0.04仙。 2月期金合約上漲60美仙至每盎司1,284美元,3月期銅合約下跌0.5美仙至每磅2.65美元。 美國股市方面,IBM、寶潔(Proctor&Gamble)和聯合技術(United Technologies)等公司第四季度盈利報告強勁,為華爾街帶來一些生氣。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上漲171.14點,收於24,575.62點。標準普爾500指數上漲5.80點至2,638.70點。納斯達克綜合指數上漲5.41點至7,025.77點。 綜合報道

加拿大西部石油減產價格上漲一倍 為何仍不被投資者看好?

■■石油業前景不被看好,拖累能源股表現。CBC   自阿爾伯塔省上月初宣布減產石油後, 加拿大西部石油價格已上漲約一倍,與美國基準油價的差距亦已大幅收窄,但投資者對石油股的興趣依然不大。有專家指,石油業前景不被看好,才是投資者不願投資石油股的原因。 自實施減產以來,加拿大西部精選石油(Western Canadian Select)已升至每桶43元,與美國基準油價的差距,在1月11日已收窄至每桶6.95元,創下近10年來的新低。但在同一段時間,多倫多TSX能源股指數的升幅卻不足4%,表現令人失望。 大型油商減開支降股息 布朗普頓集團(Brompton Group)的劉勞拉(Laura Lau,譯音)表示,石油業普遍縮減開支,並靜候市場狀況好轉的策略,被分析師視為「謹慎」,但卻被投資者視為「吸引力不足」。 大型石油生產商如Suncor Energy、加拿大自然資源(Canadian Natural Resources) 及賽諾弗斯能源(Cenovus Energy Inc.),均計劃在來年維持現有開支或減少開支。 即使是小型石油生產商如Crescent Point Energy,上周也宣布縮減5億元開支,並降低股息。 劉勞拉指,石油公司削減開支,等於向投資者表明,他們對前景沒有信心,業界面對的問題如新油管興建工程停滯等,也無法解決。她又指,連最具創業精神的阿爾伯塔省也要求政府介入協助,顯示業內情況非常差。

加拿大海上採油前景好?鑽井漏油惹人憂

■■想靠石油發財的紐芬蘭省擔心漏油風險增加。網上圖片   綜合報道 11月16日在紐芬蘭和拉布拉多省沿岸發生的漏油事件,讓該省積極擴展利潤豐厚的海上石油和天然氣行業呈現隱憂,有專家呼籲應該要有更清晰的規範。 估計約有25萬公升石油從赫斯基能源公司(Husky)的SeaRose鑽油平台泄入海洋,此漏油地點距離聖約翰市大約350公里。這是該省歷史上最大的漏油事件,促使人們呼籲政府加強監管改革。 環保組織Sierra Club Canada表示:「通過這次事件,我們希望政府對於如何開展沿海石油天然氣行業與監管問題有更清晰的規範。」 計劃2030年有100口新勘探井 目前在紐芬蘭有四個鑽油台正生產石油:Hibernia,Hebron,Terra Nova和SeaRose。 紐芬蘭和拉不拉多省過去一年積極擴展海上鑽油行業。早前更宣布,計劃2030年時將有100口新勘探油井,每天產油量可達65萬桶。長期願景還包括「縮短從勘探到生產的時間」。 今年夏天,該省宣布與挪威國家石油公司達成協議,將嘗試第一個深水鑽探,其地點位於Flemish Pass的深水盆地Bay du Nord。 偏遠的Bay du Nord盆地,位於聖約翰市以東約500公里處,位於超過1,100米的水域,比目前最深的SeaRose深10倍。 省長鮑爾(Dwight Ball)稱這是該省海上工業的新前瞻方向。但深水鑽油發展也引發了對工人安全與漏油該如何迅速處理的擔憂。鮑爾對上個月的漏油事件感到遺憾,重申政府對安全與環境的重視度。石油特許權費用為這個財政緊張的省份帶來了急需的經濟刺激,根據加拿大會議局的報告預測,2019年的紐芬蘭和拉布拉多省的經濟成長力,將領先本國其他省份,就是靠着石油增長帶來的動力。

安橋擬優先分配管道 加拿大油商緊縮投資

■■石油公司緊縮投資額。 CBC   綜合報道 為了解決並保證石油能順利運至美國,輸油管道公司安橋(Enbridge)提出了「優先獲取權」的概念,計劃在管道系統上進行事先分配,從而使其高達90%的容量可以保留給優先客戶。 安橋行政總裁莫納科(Al Monaco)周二在紐約的投資人日(investors day)表示,這個新計劃將與託運人(shippers)一起協商,因此會在明年初召開會議,共同討論相關利益。而這個新計劃需獲得國家能源委員會批准,安橋相信監管機構不會拒絕,因為這將使加西石油運送獲得更多保障。 加國油商開始緊縮投資 安橋公司目前從加拿大運到美國的油量達到創紀錄的每天278.5萬桶,2019年底其Line 3擴建項目啟動後,預計每天將增加37萬桶運量。 此外,安橋並公布2019年會有18億元的新投資。 面對油價低迷不振,加國石油生產商開始緊縮資金。例如,油砂生產商Cenovus能源公司周二宣布2019年將有12至14億元的新投資,比2018年減少約4%,這是因為公司預計2019年總產量會下降2%。 規模較小的Athabasca石油公司在2019年會投資9500萬元至1.1億元,亦低於今年的1.9億元,產量將從現在的每天4萬桶降至38.75萬桶。它還宣布卡爾加里總部員工人數將減少25%,並將其執行和董事工資減少10%以節省開支。

加國重油淪為白菜價 政府稅收損失100億 明年GDP將減0.5%

■■加國石油價暴跌,恐導致明年GDP少0.5%。 星報 星島日報綜合報道 加拿大生產的石油價格暴跌不僅是產油省份的頭痛問題,更造成全國經濟重大損失,若價格持續低落,估計將使加拿大明年經濟成長率減少0.5%。今年價格慘跌,已使政府特許權使用費以及重油相關稅收損失100億元。 上周西加拿大精選石油價格(WCS)下跌至每桶13.46美元,淪為「白菜價」。布魯克菲爾德資產管理公司能源部門主席格雷(Jim Gray)計算,今年價格慘跌,已使政府收取的特許權使用費以及與重油相關的應稅收入損失100億元,也就是每個加拿大家庭的收入少了700元。 專家:料明年經濟增長減0.5% 這僅是直接影響,加上其他連鎖效應,油價下跌導致經濟損失高達數百億元。高齡85歲的格雷說:「這是我從未經歷過的情況,問題非常嚴重。」 能源公司Cenovus Energy行政總裁普爾巴斯(Alex Pourbaix)本周警告:「亞省恐將發生經濟災難。」信用評級機構DBRS宣稱:「加拿大的石油部門已經不受全球石油市場動態影響。」 如今西德州中質原油價格(WTI)約在每桶57美元,未來一年若WTI與WCS的價差依然高達40美元以上,代表亞省2019年將損失50億美元的特許權使用費,同時能源公司的收入損失將導致裁員,影響許多生產消費活動,省庫稅收將大幅降低。 上一次國際石油價格大幅下跌發生在2014年至2016年間,令亞省陷入衰退,該省的國內生產總值(GDP)下跌7.2%,全國經濟連帶受累。當時加股下挫24%,加元兩年內兌美元匯率下跌25美仙,2016年初觸及68.6美仙。 失業率從2015年1月的6.6%降至一年後的7.2%。 如今油價下跌同樣會拖累全國經濟,滿地可銀行首席經濟學家波特(Douglas Porter)預測,2019年加國經濟成長率會因此下降0.3到0.5個百分點。

加國原油價格跌到底 煉油企業呼籲阿爾伯塔省減產遭拒

■■阿爾伯塔省政府仍未決定是否限制石油產量。加通社 星島日報綜合報道   加國原油價格跌至谷底,Cenovus Energy公司向油砂和煉油行業巨頭Suncor Energy公司和赫斯基能源公司(Husky Energy) 呼籲,由政府施加壓力命令石油公司減產,以緩解阿爾伯塔省石油供應過剩的局面,但呼籲遭到拒絕。 Suncor Energy公司女發言人施托爾(Sneh Seetal)稱,Suncor並未受加拿大西部精選(Western Canadian Select)瀝青混合原油與美國西德州中質(West Texas Intermediate)原油之間價格差的影響,因此不應減產。 暫時減產有利清除庫存 她說,Suncor對其在阿爾伯塔省出產的70%以上石油進行加工和提煉。「我們的立場是,政府對市場的干預,會對投資者釋放錯誤信號,對他們在阿爾伯塔省乃至加拿大的業務戰略產生影響。我們非常需要長遠眼光,讓市場按照它該有的方式運轉。」 赫斯基能源公司女發言人古特姆森(Kim Guttormson)稱,該公司亦相信「基於市場的解決方案」。她說,市場干預會對經濟和貿易帶來不可接受的高風險,提高原油價格的最好辦法就是解決輸油管問題。 阿爾伯塔省政府已經要求聯邦政府增加鐵路運油能力,但省府仍未決定是否限制產量。 Eight Capital Research分析家斯科爾尼克(Phil Skolnick)在周四的一份報告中稱,Cenovus提出的暫時減產建議得到了其他一些原油生產商的支持,暫時減產有利於清除庫存,快速提升阿爾伯塔省石油的價格,且對省財政有利。

科技股重挫北美股市周一暴跌 國際石油價格連跌11天

■■北美股市周一重跌。 網上圖片 綜合報道 歷經一波反彈後,北美股市周一因科技類股重挫而沽壓沉重,國際石油價格則已連跌11天。 投資機構Edward Jones加拿大市場策略專家費爾(Craig Fehr)表示,一些今年前期表現亮麗的個別股,在此年關將近時反成為股價落後者。周一市場最大的焦點乃蘋果公司,主因是為iPhone提供臉部識別技術元件的Lumentum Holdings控股公司調降財務展望,導致股價重挫約30%,還有多家蘋果零件供應商都紛紛下挫,蘋果股價則大跌逾5%,拖累納斯達克指數急殺2%。 費爾表示,周一的拋售不見得就是大災難的開始,不過近期市場可能繼續波動。他認為市場上總有樂觀與悲觀者在拔河,樂觀主義者總在低檔中找機會,而悲觀主義者則關注市場上的風險問題。 多倫多S&P/TSX綜合指數收盤下跌118.04點,至15,156.40點。大多數類股均下跌,包括醫療保健、科技、材料、能源和工業板塊,而較抗跌的板塊有房地產、電訊和公用事業。 中美領導人峰會達協議機率為55% 費爾說,工業板塊疲弱反映投資者憂慮全球貿易,全球經濟增長恐呈現下行。投資人對中美貿易戰出現轉圜的說法持謹慎態度,摩根大通分析師預期,中美兩位領導人月底會在G20高峰會上碰頭,可望達成協定的機率為55%。 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下跌602.12點,至25,387.18點。標準普爾500指數下跌54.79點,至2,726.22點。納斯達克綜合指數收盤下跌206.03點,至7,200.87點。 雖然有消息指出,石油輸出國組織可能每天減產100萬桶,但美國總統特朗普推文說:「根據供應情況,油價應該要再低。」在供過於求的壓力下,油價處於不利情況。12月期油合約下跌26美仙,至59.93元。12月天然氣合約上漲6.9美仙,至每立方米3.79美元。 美元指數上漲到17個多月以來的最高水平,從而導致市場對黃金的需求承壓,12月期金合約下跌5.10美元至每盎司1,203.50美元。12月期銅合約下跌0.8美仙,至每磅2.68美元。加元兌美元平均交易價格為75.52美仙。

加拿大石油實在太不值錢 今年頭10個月損失了130億

■■加拿大石油不值錢,今年頭10個月已損失130億元。 加通社 星島日報綜合報道 想像一下,你生產了一種在全球都需求旺盛的產品,但後來卻發現,你的產品輸往市場困難重重,只能降價求售,心裏滋味如何?這正是加拿大西部產油公司的處境。如今加國產出的石油比國際原油便宜達每桶50美元以上,加拿大石油生產商協會估計,2018年頭10個月至少已讓加拿大損失130億元。 西加拿大精選(WCS)瀝青混合原油價格,比的西德克薩斯中質原油(WTI)每桶便宜多達52美元。協會估計,10月份每天的收入損失約為5,000萬元。加拿大石油生產商協會行政總裁麥克米蘭(Tim McMillan)說:「這種差價已經到達非常極端的水平,因為我們只有一個客戶(美國)。」 今年3月,亞省卡加利大學公共政策學院的研究助理法洛斯(Kent Fellows)已預測,石油差價導致今年經濟損失130億元,其中亞省政府損失最多,達72億元,能源業損失53億元,聯邦政府損失8億。如今他表示,差價惡化,損失更多了:「如果情況持續下去,我們就會看到更多減產或是關閉……,勞工會失去工作,政府稅收會大減。」 差價每增1美元亞省進賬減2.1億元 亞省政府估計,WCS與WTI差價每年若平均增加1美元,省庫進賬就會減少2.1億元。沙省政府則表示,每差1美元,省府就少了1,500萬元的收入。 麥克米蘭表示,差價擴大已經影響投資意願,加拿大石油生產商協會預計,2018年加拿大油田的資本投資為420億元,遠低於2014年的810億元。 綠色和平組織的斯圖爾特(Keith Stewart)等環保主義者,對石油商一點都不同情。 他說:「問題的根源在於,即使油商知道沒有新的運輸工具,仍在繼續擴大生產。」他說,油商應該要思考,會有太多變量出現,例如聯邦保守黨政府在2014年批准的北方門戶輸油管項目,2016年卻被聯邦自由黨政府拒絕了。

政府終於開綠燈!帝國石油總值26億 的油砂項目獲批准

■■帝國公司的Aspen油砂項目今年就會動工。加通社 雖然加拿大石油價格低迷,但帝國石油有限公司(Imperial Oil Ltd.)承諾今年將開始建設位於亞省北部、總值26億元的Aspen油砂項目。預計2022年可量產,每日產出7.5萬桶石油。 該項目經過長期等待審批期,前幾天終於獲得亞省政府開綠燈。但因為加拿大產出的石油折扣很大,使加拿大自然資源公司、Cenovus和MEG能源公司等紛紛宣布減產,因此外界驚訝帝國石油隨即決定動工。 新技術可節省成本四分一 帝國石油公司行政總裁克魯格(Rich Kruger)表示:「因為這個項目將在3年多後才開始量產,屆時輸油管運送問題應已獲緩解,價格可以回到正常水位。Aspen將是具有優勢的項目,是具全球競爭力的投資。」 安橋(Enbridge Inc.)的3號線輸油管項目(Line 3)預計於2019年底投入使用,橫加(TransCanada Corp.)的基石輸油管擴建工程(Keystone XL),或聯邦政府的橫山輸油管擴建項目(Trans Mountain)中的一個或兩個預計將在一年左右開始興建。 同時,8月份加拿大的鐵路出口石油量增加至創紀錄的每日23萬桶。 帝國公司表示,現在它每天鐵路的運油量約8萬桶,計劃在2019年第一季提高到17萬桶。 帝國的Aspen油砂項目採用新技術,將溶劑和蒸汽一起加入水平井中,以熔化重粘瀝青;與僅使用蒸汽的傳統項目相比,帝國公司預計每桶成本可節省約25%,並可減少溫室氣體排放和用水強度。 投資公司Tudor Pickering&Holt分析師雖質疑帝國低估了開發此油砂項目的成本,不過卻亦提到,帝國現金充裕,可以負擔額外開支,還有能力回購價值約20億元的股票。 綜合報道

加國石油已淪為白菜價 到底該減產還是趁機擴大煉油?

■■面對油價低落,亞省石油者出現分歧。星報 星島日報綜合報道 加拿大石油已淪為白菜價。目前加拿大西部精選石油(Western Canadian Select)的價格與美國西德州原油(West Texas Intermediate Crude)的價格差距高達44元,一年前僅差價11元。該如何挽救此危機,加拿大石油業者看法卻呈現大分歧,一些油商願意減產,另一些油商則趁機利用低價石油擴大煉油。 《國家郵報》報道,加拿大自然資源公司(Canadian Natural Resouces)和Cenovus Energy等大型石油生產商,都已宣布減產計劃,藉此希望能以量制價,逐漸協助實現市場平衡。 但另一方面,則看到Suncor Energy、Imperial Oil和Husky Energy等綜合生產商,他們不願意干預市場,因為他們擁有上下游完整的業務,雖然產油不賺錢,但廉價油卻可讓他們的煉油廠成本降低。 消息人士透露,兩周前各大石油公司負責人開會商討因應低油價的問題,但沒有達成共識。加拿大鑽探生產者協會主席里奇(Gary Leach)表示:「行業存在分歧。」 專家對配額制度看法不一 造成價格差異的主要原因是沒有足夠的輸油管或鐵路運油能力。運輸能力受限,儲存太多,油商只得降價出售。目前評估至少要等到2019年底,新的輸油管道建成和鐵路運油量趕得上產量之後,價格才可能慢慢回復。 有專家認為亞省政府有權利實施配額制度,用以確保供應不超過市場需求。經驗豐富的石油商克維斯勒(Hal Kvisle)和拉蒙德(Robert Lamond)表示,政府曾在40年代至80年代實行過配額制度,使亞省受益並激發更多投資。不過亦有專家持反對立場。亞省石油銷售委員會(APMC)前首席執行官馬森(Richard Masson)擔心政府干預可能會在能源業自由開放的網絡系統中產生反效果。況且,在自由貿易協定的框架下,此制度更難實施。 顯然,這場石油業拉鋸戰難以止歇。

李嘉誠控股的加國赫斯基能源增下游產能 每股盈利超預期

■■各油商積極將瀝青重油轉化成其他商品。 加通社   赫斯基能源公司(Husky Energy Inc.)將增加公司下游產能,並不放棄對油砂生產商MEG公司進行惡意收購。赫斯基行政總裁皮博迪(Rob Peabody)周四表示,重油價格折扣的危機對赫斯基不會有影響。 這家總部位於卡加利的公司,截至9月30日的第三季度每股盈利為53分,而去年同期每股盈利13分,分析師預期為50分。 該公司是由香港富商李嘉誠控制,它不僅生產重油,而擁有更多的煉油、升級或運輸油品的能力,目前加拿大出產的重油價格低落,赫斯基反而可以買到廉價的重油再轉而提煉應用。 皮博迪說:「公司每天大約生產40萬桶重質和瀝青混合物,但大約有37.5萬桶的升級、精鍊與輸出能力,因此重油折扣價的損失不是問題。」 他指出,MEG僅生產油砂瀝青,重油折扣價對其公司是傷害。雖然MEG仍拒絕討論赫斯基提出的33億元收購價,但他樂觀認為,最終能取得成功。 收購價33億 MEG拒討論 目前西加拿大精選瀝青混合原油與紐約基準西德克薩斯中質原油兩者的價差高達每桶50美元。皮博迪表示,此折扣價差預計將持續兩三年,直到輸油管道產能擴大。他預計重油生產商將開始關閉油井,以緩解石油供應過剩。 除了減產之外,各石油商正積極研究把重油瀝青轉化成更有利價值的商品,亞省政府宣布將為幾個研究項目提供200萬元資金。目前評估,最有可能的重油加工後的新產品,包括肥料、黏合劑、釩電池、塑料及碳纖維等。亞省創新中心(Alberta Innovates)的赫夫伯(Bryan Helfenbaum)說,這是長期的挑戰,但資源可以被利用,這個行業需要新生、前進。

國際油價飆升 加國石油卻更不值錢 西部石油省苦不堪言

■■加拿大石油生產商每天損失至少1億元。加通社 星島日報綜合報道   就在國際石油價格近期飆升到每桶70美元時,加拿大生產的石油價格卻跌破30美元,近期低至近20美元價位。每桶加拿大西部精選(WCS)和西德克薩斯中間基原油(WTI)的石油價差高達近50美元,讓加拿大石油商與產油省份都感到非常痛苦,石油生產商每天至少損失1億元。 加拿大石油價格不斷貶值,禍因是輸油管道不足與美國煉油廠維修停工。 英國BP、Phillips、Marathon等石油公司的煉油廠最近都進行維修,他們都是加拿大重油的主要進口者,一旦他們停工,對加拿大石油價格影響巨大。 鐵路運輸空間有限 總部位於休斯頓的Wood Mackenzie煉油分析師羅渣士(Zachary Rogers)表示,如果按照維修時間表,大部分煉油廠將在未來幾周內恢復。他說,預計在11月中旬可以讓兩者石油價差稍微縮小。 不過,就算煉油廠停工因素消失,輸油管道不足、鐵路運輸空間有限仍是難以改變的事實,所以加拿大西部石油價格還是不易大幅上漲。 分析師期待安橋的3號線管道可以儘快完工,目前預計要到2019年底該管道才會開始運作。 期待安橋3號線管道儘快完工 RS Energy Group分析師肯雅迪(Samir Kayande)憂慮此情況將是常態:「就像你矇著眼睛走下樓梯,真不知道哪裡才是盡頭。」 GMP FirstEnergy分析師唐恩(Michael Dunn)保守估算,加拿大西部石油工業每天至少損失1億元。卡加利大學公共政策學院的能源經濟學家法洛斯 (Kent Fellows)表示,加拿大西部石油價格不斷被降價,對省級特許權使用費與國家稅收產生重大影響。 上個月,WCS和WTI兩者價格差距達35美元時,沙省省長莫爾(Scott Moe)表示,價差擴大已使省府每年損失從2.1億元擴大至3億元。

加拿大石油比美國便宜6成 吸引中國買家「大掃貨」

資料圖片 星島日報綜合報道 加拿大生產的石油實在太便宜了,激發中國石油買家大掃貨,數據顯示,中國9月份購買的加國原油量比4月份高出近50%。 因為輸油管滿載,讓加國生產的石油難以順利運出,導致西加拿大原油市場價格比美國西德克薩斯中質原油價格低了60%以上。此等良機怎能錯過? 因此中國的煉油商大力購入加國的重質原油,這是因為重油除了作為燃料來源之外,它還含有豐富的瀝青,一種可用於建造道路、跑道和屋頂的黑色殘留物。 可提煉瀝青供建築用 貨運追蹤和情報公司Kpler的數據顯示,中國9月份購入158萬桶加拿大原油,比4月的105萬桶高出近50%。據運輸設備公司稱,國營煉油商中海石油(Cnooc Ltd.)已於10月租用一油輪從溫哥華裝油運至中國。 中國山東省行業顧問SCI99的分析師李海寧表示:「中國基礎設施投資不斷進展,讓瀝青需求擴大,自5月以來,委內瑞拉的供應已經中斷,迫使煉油廠尋找其他來源。 9月下旬和10月,傳統上是中國建築項目的旺季,需求將進一步上揚。」 2018下半年,中國基礎設施支出的增長速度比今年前6個月增加5倍,所以瀝青價格在中國水漲船高,油商進口相對便宜的加拿大重油來提煉瀝青,將可享有更高的利潤。IHS Markit的北京分析師Sophie Shi表示,石油貿易趨勢已出現變化,加拿大等國的重油供應正受到追捧。

新貿易協定激勵股市加元 石油價格漲至4年來高點

■■貿易陰霾掃盡,加元大漲。加通社 星島日報綜合報道 加美墨三國達成了新的自由貿易協定,促使石油價格觸及4年高點,加元升至5月以來的最高水平,但股票市場反應相對溫和。 加拿大主要股指周一受到能源板塊影響一度大幅上漲,不過收盤僅上漲31.29點,收16,104.43點。 能源市場呈現着令人激勵的消息,例如赫斯基能源公司(Husky Energy Inc.)欲敵意併購MEG油砂公司,促使MEG股價漲38%,引領能源板塊上揚2%。此外,加拿大液化天然氣公司(LNG Canada)價值400億元的投資案,預計很快會正式公布。 料央行本月可能加息 道明財富(TD Wealth)的副總裁兼投資顧問克里(Michael Currie)說:「很長一段時間內,我們都沒有看到能源產業出現這種規模的交易了。」 國際油價周一上漲近3%,11月期油合約上漲2.05美元至每桶75.30美元。克里說:「對石油業來說,這真是極好的一天。」 受新貿易協定USMCA拍板的刺激,汽車業趕走了關稅陰霾,加拿大最大汽車零部件公司Magna International Inc.股價上漲2.2%至69.36元;Linamar Corp.上漲6.3%至63.26元;Martinrea International Inc.升10.5%至14.57元。 周一加元平均交易價為78.11美分,遠超上周五的77.25美分,創5月22日以來最高水平。 克里說,早前已有經濟學家預測,如果加美墨能達成新協定,加元可升至80美分。而本月央行可能將繼續加息,又推高了加元。 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上漲192.90點至26,651.21點。標準普爾500指數上漲10.61點至2,924.59點。納斯達克綜合指數下跌9.05點至8,037.30點。 11月天然氣合約上漲8.6美仙至每立方米3.09美元。12月期金合約下跌4.50美元至每盎司1,191.70美元。12月期銅合約下跌1.75美分至每磅2.79美元。

遠洋船舶燃油出台新規定 加國產石油價格恐將跌跌不休

■■加拿大生產的石油,恐繼續受壓。CTV 星島日報綜合報道 加拿大生產的石油想輸送出去,總是一波三折,不僅是輸油管道不足、鐵路運載量亦已飽和,如今船隻耗油又有新規定,重質原油銷量成問題,恐使加拿大石油價格繼續滑落。 根據國際海事組織的新規定,全球遠洋船舶必須安裝昂貴的除硫洗滌器或使用含硫量減少86%的燃料。此新規定預計將減少對高硫燃料油和含硫原油的需求,加拿大石油價格恐將跌跌不休。 每桶差價已擴至31美元 彭博社數據顯示,由於產量激增,輸油管道空間有限,Western Canada Select(加拿大石油價格依據)相對West Texas Intermediate(國際油價依據)的差價,從去年平均約每桶13美元,已擴大至如今每桶31美元以上。 根據加拿大能源研究部(CERI)7月份的報告,雖然管道瓶頸可能在明年緩解,但2020年生效的新國際海事組織規定,將使重質原油價格難以回升,持續會比West Texas Intermediate價格低31至33美元。報告提到,加拿大石油在2020年面臨雙重打擊,鐵路運油已是一大問題,國際海事組織的新規定讓市場雪上加霜。 CERI表示,船隻如果要棄用高硫燃油而使用低硫燃油,代表輕質原油需求會增加,加拿大的重油必須要進入煉油廠以轉變為汽油和柴油等高價值燃料,重油的價格只會受壓。

嫌加國競爭力落後 Suncor避免在加新增投資

星島日報綜合報道 能源大廠Suncor Energy行政總裁威廉斯(Steve Williams)周三表示,儘管聯邦政府斥資45億元買下康德摩根加拿大公司(Kinder Morgan Canada Ltd.)的橫山輸油管(Trans Mountain Pipeline),但Suncor仍然避免在加拿大投資大規模資金。他說,加拿大的競爭力落後於其他國家,尤其是美國。 威廉斯在參加一個加拿大如何平衡經濟和環境問題的小組討論會後說:「如果看看加拿大的競爭力,我們的狀況並不好。」他說,競爭力包括開採權費、稅收、監管確定性,以及對當今和未來監管機構的信心。 獲監管批准卻無法動工建設 他說,渥太華願意投入資金支持輸油管項目令人鼓舞,但這透露出的問題是,有私人企業願意投資油管,又已獲得監管部門批准,但最後卻無法動工建設,這代表正常的流程不能很好地發揮作用。 威廉斯對橫山輸油管的建成有信心,他相信最終會有一些原住民團體獲得所有權。 Suncor正在加速亞省Fort McMurray以北Fort Hills油礦日產19.4萬桶的產量,但沒有核准在亞省的新投資項目。 對橫山輸油管有信心 威廉斯認為經濟與環境需要平衡,他說,如果停止運轉石油與天然氣,對加拿大經濟有害,亦無法負擔對環境政策的承諾。 他指出,應把碳定價政策和經濟效益結合起來,把加拿大的碳氫化合物產品出售給外國人,以獲得最大的經濟利益。 他相信,全球對石油的需求是強勁的,而且還在增長。 加拿大石油生產商協會本周發佈報告顯示,加拿大的石油和天然氣產業在未來10年會支付超過250億元的資金,用於推進聯邦和省的氣候政策。

美石油庫意外激增 油價下跌 加股低收

■■美國石油庫存意外增加,油價跌,加股挫。網上圖片 星島日報綜合報道 成也石油、敗也石油!加拿大主要股指上周因國際石油價格上漲而連連攀升,周二隨着油價下跌而股指收黑,周三繼續受油價拖累,多倫多S&P/TSX綜合指數下跌10.99點至16,133.80點。7月期油合約下跌36美仙至每桶71.84美元。 道明財富(TD Wealth)副總裁兼顧問克里(Michael Currie)表示:「周三的大消息就是美國原油和汽油庫存意外增加,石油基準價全部下跌。」根據美國能源情報署每周石油狀況報告顯示,截至5月18日的一周美國商業原油庫存增加580萬桶。之前分析師估計僅增加1.9桶。 美股先跌後反彈 反觀華爾街市場卻反彈。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上漲52.40點至24,886.81點。標準普爾500指數上漲8.85點至2,733.29點。納斯達克綜合指數上漲47.50點至7,425.96點。 美國股市一早受美國總統特朗普對貿易市場的不滿而受壓,但隨後聯儲局表示,願意讓通貨膨脹上升,並暫時突破2%目標水準。該消息刺激美國股市清除早場跌幅,終場收高。聯儲局會議紀要顯示,官員對經濟前景普遍樂觀,並表示下一次加息的時機很快就會到來。許多經濟學家預計美國在6月中就會宣布加息。 克里說,聯儲局幾乎保證今年至少有兩次加息,一次在6月,另一次在9月,並不排除有第三次加息。加元平均交易價格為77.66美仙,下跌0.55美仙。商品方面,7月的天然氣合約上漲約2美仙,達到每立方米約2.96美元。6月期金下跌2.40美元至每盎司1,289.60美元。7月期銅合約下跌約6美仙至每磅3.07美元。

陝西爭石油開採權 國企央企爆發械鬥!

■圖為延長石油加油站。互聯網 ■陝西地方國企延長石油與央企中石油員工因開採權發生衝突(圖)。互聯網 本報訊 陝西地方國企延長石油有限公司與央企中石油長慶油田分公司的員工,本月23日在陝西榆林市綏德縣棗林坪鎮發生衝突,有人受傷送院。公安局近日表示,雙方因爭奪油田開採權爆發衝突,待傷者出院,會對雙方進一步追責。 一位事發時在現場的中石油員工說,當日早上,數名自稱陝西延長石油的人員來到綏德縣棗林坪鎮一油田,要求在該油田打井。但該油田屬長慶油田分公司,為阻止對方進入,自己與多名員工趕到現場援助。上午10時左右,有多輛車來到油田,手持木棍的人從車上衝下來,他不確定這些人是否對方公司員工。澎湃新聞網報道稱,在雙方爭執、衝突過程中,一名長慶油田分公司員工被打倒,頭部受傷,手臂與腿部骨折。 網友提供的視頻顯示,一男子抱頭倒在地上,數十人手持木棍圍着他,用腳踢踹,另有數人對毆打行為進行勸阻。該員工稱,派出所警察到達現場後,要求雙方保持克制,將人撤走。目前,受傷員工已被送至醫院,情況穩定。25日,綏德縣棗林坪派出所警員透露,雙方因爭奪油田開採權爆衝突,警方到達時傷者已送至醫院,所以暫未對雙方進行處理,待傷者出院,會對雙方進一步追責。 公開資料顯示,陝西延長石油(集團)有限責任公司隸屬陝西省人民政府,註冊地在延安市,是集石油、天然氣、煤炭等多種資源高效開發、綜合利用為一體的大型能源化工企業,2016年位列世界500強企業。中國石油天然氣股份有限公司長慶油田分公司是隸屬於中國石油天然氣股份有限公司的地區性油田公司,總部設在西安市,工作區域在鄂爾多斯盆地,橫跨陝、甘、寧、內蒙古、晉五省(區)。報道稱,去年11月23日,陝西延長石油和中石油長慶油田在陝西神木市花石崖鎮也因爭奪開採爆發衝突,導致十多人受傷。

專家:利多僅為表面 2018「油市不樂觀」

■對於2018年的油市前景,有分析師認為並不樂觀。圖為民眾在排隊加油。法新社 2017年僅剩下最後一個交易周,部分投資者對於2018年的油市走勢前景感到樂觀。但業內能源專家的看法卻並非如此,能源政策觀察專家林奇(Michael Lynch)指出,利多僅為表面,油價在2018年將再度下行而非上行。 在2017年僅剩下最後一個交易周之際,NYMEX原油價格維持在58美元/桶的水準,離OPEC和其他合作產油國所設定的60美元/桶價格調控目標已經無限接近,這也意味着OPEC等產油國試圖調控國際原油市場的目標基本已經達成。自然,投資者對於2018年的油市走勢前景也會感到更加樂觀。 全球最大的投資銀行之一的高盛對明年石油市場非常樂觀。界面引述該行預期,全球油市供給過剩的局面將在2018年年中消失,而這可能加速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簡稱歐佩克)退出減產協議。 「全球石油庫存將在2018年年中達到再平衡,這會導致(歐佩克和非歐佩克產油國)逐漸退出減產。」高盛在上周的一份報告中稱。 高盛是對石油市場最樂觀的投行之一。摩根大通也看好油市,但花旗和巴克萊則稱,美國頁岩油生產會破壞目前的油市平衡。就連歐佩克本身都沒有高盛樂觀。歐佩克上周在其月度報告中稱,石油庫存在2018年第一季度預期不會出現大幅下降,該組織預期全球庫存將在2018年底達到平衡。 匯通網報道,市場對來年油價樂觀的理由可以來自供需兩方面,首先,在需求端,學界普遍預測全球經濟增長在2017年顯著提速後,到2018年將繼續保持強勢,這無論如何都能夠確保石油需求量得到持穩,即使電動汽車等新能源技術仍會遏制燃油需求的增速。 而另一方面,供給端可能發生的種種不測狀況也可能將對油價起到提振作用。最大的隱患來自於委內瑞拉的局勢、美歐重啟對伊朗制裁的前景,以及中東局勢的更多不明朗前景。如果沙特和伊朗矛盾加劇,亦或是庫爾德地區獨立風波再起,都會令既有的產能供給從國際市場上憑空消失,並進一步推升油價。 但業內能源專家的看法卻遠沒有那麼樂觀。能源政策觀察專家林奇(Michael Lynch)指出,相比起上述兩方面的利多,有三大因素將令油價在2018年再度下行而非上行。首先,美國股市已經「高處不勝寒」,如果股市泡沫破滅,可能在商品市場引發連鎖反應式的拋售浪潮,導致油價重挫;其次,OPEC與其他產油國達成的減產協議依舊根基不穩,如果俄羅斯等國提前退出減產同盟,那麼油市信心也會遭遇重挫;而最後也是最關鍵的在於:美國頁岩油產量正還在超預期增加,這意味着全球供給格局會進一步天翻地覆,並令OPEC徹底失去定價話語權。 所以,在樂觀的分析人士預測原油市場在2018年將進一步奔向供需平衡之時,油市前景或許未必有那麼樂觀。 股市崩盤、減產協定破裂和價格大戰都會對油價構成重壓,這意味着油市一旦再度崩盤,大家或許也無需過度大驚小怪。

加明年油砂價面臨大折扣

■有報告指明年加國油砂價格或出現大折扣。 加通社 綜合報道 最新研究報告指出,加國油砂產量一直上升,遠超出口至美國管道的輸送能力,預期加國油砂生產商明年第一季將面對更大的價格折扣。近期本國輸油管的運送量,已因基石輸油管(Ksystone)系統漏油等事件而降低運輸量,導致加美兩國的油砂原油差價已超過25美元。 皇銀多美年證券(RBC Dominican Securities)發表報告指,亞省北部的油砂供應量未來4年將逐步增加至每日62萬桶,直到2021年每日產量達330萬桶。 產量增加的原因,主要是因為Suncor Energy(TSX: SU)和加拿大自然資源(Canadian Natural Resources,TSX: CNQ)分別有新礦場投產和擴充業務。 皇銀多美年證券分析師Greg Pardy在報告中表示:「油砂產量出現史無前例的增長,2017年的產量約為每天25萬桶,2018年預計將增至每天31.5萬桶。」 他續稱,在管道擴建工程完成前,加國油砂增產會令加西重油(Western Canadian Select)和美國西德克薩斯輕質原油(West Texas Intermediate light crude)的差價擴大,預期2018年的差價為每桶15.5美元,至2019年上升至每桶17.5美元。 皇銀則表示,若基石XL輸油管和橫山輸油管擴建計劃如期進行,管道堵塞情況有望於2020年改善,惟兩個計劃目前均面對環保團體和相關地區的人士反對。 資料來源:加通社

南達科他州主輸油管道20多萬加侖石油泄漏

據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報導,當地時間11月16日,美國南達科他州主輸油管道20多萬加侖(約為5000桶)的石油發生泄漏。有關部門對泄漏原因的調查已經啟動,管道的運營工作人員在發現沿線漏油後將輸油管道關閉。來源:海外網C08

沙特公布5000億美元新建計劃 擺脫對原油依賴

沙特政府周二宣布了一項價值5000億美元的計劃,旨在建立連接約旦和埃及的商業及工業園區。這是沙特迄今為止為擺脫對石油依賴而做出的最大努力。沙特王儲穆罕默德 - 本 - 薩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表示,這片被稱之為NEOM的園區面積達2.65萬平方公里,將集中發展能源和水,生物技術,食品,先進制造和娛樂等行業。對於沙特的未來投資計劃,薩勒曼表示,有遠見的人會看到這個機會的他在周二的會議上表示:「這個地方不適合傳統的人或傳統公司,這將是世界夢想家的地方,這裡展現了沙特強烈的政治意願和願望,所有的成功因素都聚集在沙特阿拉伯去做一些大事「。沙特官員們希望建立一個私有化項目來籌措資金以建設該項目,包括出售5%的石油巨頭沙特阿美石油公司股權,這將籌集3000億美元資金。沙特正在削減繁文縟節,消除投資壁壘。周日,沙特宣布將讓戰略外國投資者擁有超過10%的沙特上市公司股份。NEOM可能是新投資的主要焦點。穆罕默德王子說,沙特政府,沙特公共投資基金(PIF)和地方和國際投資者預計在未來幾年將在沙特投入超過5000億美元。PIF表示,該區域在紅海和亞喀巴灣附近,並且緊鄰蘇伊士運河的海上貿易通道,這裡作為通往薩爾曼橋王國的入口,並將連接埃及和沙特阿拉伯。「NEOM位於世界上最顯著的經濟動脈之一。它的戰略地位也將促進該地區迅速成為連接亞洲,歐洲和非洲的全球中心。」PIF補充道。約旦和埃及是沙特阿拉伯的親密盟友,目前還沒有對該計劃發表評論。沙特表示,該國已與潛在投資者進行了接觸,並將於2025年完成該項目的第一個階段。穆罕默德王子將任命西門子和美國鋁業公司前CEO柯菲德(Klaus Kleinfeld)執掌該項目。來源:新浪 C08
X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