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08月17日 星期三 21:03:24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6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禁枪

加拿大槍支業認為禁槍懲罰「好人」 無助降低犯罪率

林克烽指政府禁枪实际影响的是遵纪守法的持枪者。受访者提供 【加拿大都市网】美国德州小学发生严重枪击案,多伦多也有一男子持枪出现在一所小学附近,令枪支安全问题再度成为市民关心的焦点。有大温本地枪支培训及销售业者认为,枪案悲剧背后的原因可能是社会及心理问题,枪支本身并非罪魁祸首,加拿大的一些禁枪政策并不合理,只会导致合法持枪的“好人”受到“惩罚”,而无助于降低犯罪率。 一名华裔枪牌教官陈先生表示,每次有枪击案发生时,政府总是将矛头指向枪支,而不是考虑悲剧背后的真正问题。“比如有人持自动步枪AR-15造成枪击案,加拿大政府就禁止AR-15,这就好比一个人偷了开一辆F150汽车撞死了人,政府不去制裁偷车,却直接禁止把人们拥有的F150都没收了一样,非常不合理”,他说。 陈先生指,这些禁令实际上是在惩罚“好人”,枪击案的凶手通常都没有枪牌,买枪也多数通过黑市,政府禁止某些枪支只能令合法拥有这些枪支的人受到影响。而那些有枪牌的普通人一般是为了打猎或是将射击作为一种体育运动来对待的,他们都受过安全教育,也被调查过无犯罪记录才可以拿到枪牌。 他认为政府应该管制黑市枪支交易,“禁枪是禁谁的枪?”陈先生说,“制裁好人是不正确的。” 陈先生还认为,此次美国德州枪击案的凶手,过往并无犯罪记录,他才18岁就去射杀无辜很可能是由于他对社会不满,发泄心中的愤怒。政府应该搞清其背后的原因,而不是随意禁止其他人合法拥有枪支。 列治文枪店老板林克烽表示,加拿大联邦政府对枪支有统一的严格管理,市民需要培训及经过无犯罪调查才能获得牌照,如果家有配偶的,还需要另外一方签字同意。只有拥有枪牌、枪支有合法登记以及携带许可证的市民才可以合法携带枪支外出。“即使如此,市民也只能将枪支从家里带到靶场,或从靶场带回家,中间不能顺路去银行或者去买菜”,他说,“运输的时候也要求锁好扳机锁和枪盒锁。” 林克烽指出,美国的枪支管理与加拿大不同,美国《宪法》保护民众拥有枪支的权利,且各州法律都不一样,有些州的政策非常宽松。相比之下,加拿大的管理则过于严格,宪法也不保障人们持有枪支的权利。 他说,两年前加拿大政府禁止了很多枪种,对枪店经营者和射击爱好者带来很大冲击。但其实真正造成枪战的那些黑帮分子都不会花时间上课考枪牌,禁令影响的都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玩枪的权利。 林克烽还表示,当政府突然宣布某种枪支登上禁枪名单时,市民要么自动上缴所持有的这种枪支,要么等政府来买回去,但政府现在负债累累,没有那么多钱回收,而且究竟按什么价格回收也是个问题。 星岛记者王学文报道

聯邦提案收緊槍管法 禁1,500款軍用級槍械

【加拿大都市网】联邦政府周二向国会提交新枪管法案,提出收紧枪械管制,包括加重刑罚及向管有枪械者回购部分枪械。 去年4月,新斯科舍省发生本国史上死伤最严重的枪击案,造成23死3伤。不足两周后,联邦政府提出将会收紧枪管法例,以减少与枪械有关的暴力罪案。 新法案将禁止使用、销售及进口1,500款被政府界定为军用级的“突击型武器”。当局将在数月内推出自愿性计划,向民众回购在违禁名单上的枪械,拒绝交回者仍可保留作收藏,但不可使用、进口、增持或遗赠有关的枪械。 新法案设有两年宽限期,让拥有枪械者适应。联邦政府仍未公布回购计划涉及的款项,在2019年大选期间,联邦自由党曾估计涉款达4亿至6亿元。 总理杜鲁多表示,计划还包括加重针对贩卖、走私或持有违禁或受限制枪械,或持有枪械作犯罪用途的刑罚,违例者可被监禁10至14年。“我们也会支持各市政府实施相关法例,包括增加对违例者的刑期。”杜鲁多表示支持市府禁止民众拥有手枪。 新枪管法将容许个人例如持有枪械者的朋友或家人,向法庭申请颁下即时缴械令,联邦公共安全部长布莱尔(Bill Blair)指,这将有助打击与家庭暴力及精神病有关的枪械暴力。“在本国,拥有枪械不是一项权利,而是特权。本国并非倚靠国民武装起来以自保,我们靠法治而非枪械来保障安全。”布莱尔说。 杜鲁多指,“我们并非针对那些拥有枪械作狩猎或运动用途的守法国民,我们提议的措施是切实可行的。” 联邦保守党党领奥图尔(Erin O'Toole)则对新法的成效表示质疑,“我认为总理误导公众,他试图令人以为向猎人及其他守法者回购枪械,可以解决城市枪击及帮派罪案问题。这无视问题的真正所在还有可能分化国民。” V20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聯邦槍支禁令疑問多 擁槍者擔心獵槍被禁

【星岛综合报道】加拿大总理杜鲁多(Justin Trudeau)早前宣布将对军用突击步枪实施枪支禁令;不过,他也因为为能提供具体的实施细节而遭到抨击。 由Global News独家委托民调机构Ipsos进行的民调结果显示,大多数加拿大人对于禁枪令背后的原因还是理解的。可问题时到底什么样的枪支和武器会被禁止,以及政府对待危机反应过度。 枪支组织认为,禁枪令规定并无统一标准。禁枪根据枪支外观而非功能性是不妥的,这样一些功能性相似但外观不同的武器就仍属合法范围。与此同时,主张枪支管制的人士表示,内阁的禁令还远远不够。 禁止“攻击性武器” 联邦政府5月1日颁布一项内阁禁令,禁止1,500中所谓的“攻击性枪支”。尽管这种方式遭到批评,被认为是少数政府试图避免立法修改枪支案,但通过内阁颁发禁令也是合法的。 该禁令即可生效,禁止这类武器的使用、销售、进口和运输,同时给予武器持有者两年特赦期,政府也制定了相关的回购计划。 新禁令规定:“口径20毫米或以上的枪支和/或能够发射枪口能量超过1万焦耳子弹”的枪支现在被禁止。 枪支拥护者担心猎枪被禁 枪支组织认为,该禁令对枪支口径的表述基本与10号和12号猎枪一样。加拿大运动武器与弹药协会经理德格鲁特(Alison de Groot)表示,该协会的律师认为,禁令将最终扩大至猎枪。她说:“我们的法律顾问认为,口径超过20毫米的10口径和12口径猎枪是被禁止的。”然后,公共安全部长贝理尔(Bill Blair)坚称,禁令表述的措辞并没有禁止10或12口径的猎枪。而这就是其中一个困惑所在。 禁枪计划的下一步? 目前从政府角度而言,他们面临着如何回购禁令中所涉及的1,500多支所谓的攻击性武器,而现在尚未明确答案。枪控倡导者希望强制回购枪支,但政府并未排除让该计划成为自愿回购的可能性。 博斯特(Nathalie Provost)是巴黎综合理工学院(Ecole Polytechnique)大屠杀的幸存者。她警告说,鉴于很多人可能选择不把枪支卖给政府,自愿回购计划就等于没有起到任何回购效果。她形容道:“我们必须清空水池,确保将水龙头关得紧紧的。” 杜鲁多和贝理尔表示,一旦疫情过去后,联邦政府就会计划在未来某个时候引入法案来实施提议的回购计划。 与此同时同时,另一个枪支游说团体正试图对禁令发起宪法挑战,称该禁令侵犯了财产权。 V33

槍械權利團體指聯邦禁槍違憲 提出司法挑戰

  联邦政府上周宣布禁制突击步枪,有加拿大枪械权利团体以违宪理据提出司法挑战,指有关改变威胁基本宪法权利。另外,有指联邦还计划禁止10及12毫米口径散弹猎枪(shotguns),但联邦政府否认。 总理杜鲁多上周五宣布,禁止使用、销售、输入和运输1,500种突击型枪械(assault-style guns),同时给枪主两年的“赦免期”处理枪支。 枪械权利全国联盟(Canadian Coalition for Firearm Rights,简称CCFR)指本国人权宪章第七章中保障“个人生命、自由及安全”的权利。该组织周四指禁枪是“基本不公义”,因为这剥夺了人们应有的权利。 CCFR指只有通过诉讼才可以阻止政府“滥用程序”。该组织表示已聘请一名专长宪法挑战的卡加利律师负责兴讼。 最高法院曾判政府禁枪合法 CCFR行政总裁兼行政总监加利卡(Rod Galitca)表示:“政府在完全随意及不理智情况下立法,将剥夺我们的权利及生存的自由,如果我们不遵守,将会被关进监狱”。 不过,就过去加国最高法院对禁枪的裁决,CCFR承认“没有获胜把握”。在1993 R v. Hasselwander个案中,法庭裁定政府提出禁止自动武器政策是合乎宪法。法庭指出:“加拿大人不像美国人,没有被赋予携枪的宪法权利。事实上,大部分加拿大人宁愿从禁枪的讯息中,取得内心平静和安全感”。 公安部长澄清新法规定 在某些圈子,反对禁枪声音也很激昂。一项要求总理撤销“充公枪械政策”的国会电子请愿,在24小时内收集到11.5万个签名。该请愿由保守党国会议员嘉纳(Michelle Rempel Garner)赞助。 就枪械持有人指政府推出的新法例可能令猎人遇上法律麻烦,联邦公安部长布莱尔(Bill Blair)澄清有关散弹猎枪的法例。他指枪械持有人仍可以拥有10及12毫米口径的散弹猎枪,就算拆去“缩口”(Choke,又称收束器)后,枪的口径超过20毫米。 另一个枪械权利组织,加拿大射击运动协会(Canadian Sports Shooting Association)也发表法律意见,指上周五的禁枪宣布,由于对枪支大小有新要求,可能令受欢迎的枪械受到禁制。 数据显示,估计有200万支类似散弹猎枪在加拿大流通。星岛综合报道

加拿大聯邦擬容許全國各城鎮自行禁止手槍

总理杜鲁多周日表示,联邦政府计划引入法例,容许全国各城镇在其范围内禁用手枪,不过,他没有透露制定有关法律的时间表。 联邦政府日前公布,即日起禁止使用、销售、输入和运输1,500种军事攻击型枪械(assault-style guns),同时给枪主两年的“赦免期”来处理这类枪支。杜鲁多当时指出,这些枪械是用于战场上,不是在狩猎或体育运动上使用。 政府作出宣布后,引来多方批评,其中安省省长福特称,造法是针对合法的枪械拥有者、另有批评指,措施未够,包括没有提到手枪的管制问题。 杜鲁多周日承认,联邦政府在枪械问题上有更多的工作要做,因此仍在计划,引入针对手枪的法例。他同时强调,政府将寻求方案,以收紧边境走私枪械和安全储存枪枝等问题。不过,目前要在国会容许的情况下,联邦政府才可引入相关法例。 国会现时每星期只有一天让议员在场举行会议,另每星期有两次的会议是透过网上进行。 (资料图片) V06

加禁1,500種攻擊型槍械 槍主獲2年特赦期處理

■■加拿大即日起禁止使用、销售、输入和运输1,500种军事攻击型枪械。加通社   星岛日报讯   总理杜鲁多周五宣布,即日起禁止使用、销售、输入和运输1,500种军事攻击型枪械(assault-style guns),同时给枪主两年的“赦免期”来处理这类枪支。 杜鲁多周五联同联邦公共安全部长布莱尔(Bill Blair)出席记者会,宣布该项枪械禁令。布莱尔表示,这只是自由党政府一系列控制枪械行动的第一步。 首批宣布被禁的1,500种攻击型枪械,包括M16、M4、AR-10和AR-15自动步枪。该禁令立即生效,从即日起,任何人不得再使用和买卖这类武器,运送也只有在把它们退给厂家或是处理时被允许。 布莱尔宣布:“从今天起,加拿大的攻击型武器市场关闭了。” 杜鲁多表示,枪主有两年的赦免期来处理这类枪械,他们将会得到公平补偿,但是补偿方案需要提交国会批准。他列举本国近年来多宗枪击案,包括1989年满地可理工学院(Ecole Polytechnique),有枪手对女性大开杀戒,造成14人死亡,以及上个月在新斯高沙省发生的枪击案,造成22人丧生,来说明禁止攻击型武器的必要性。 “毋须用AR-15步枪猎鹿” 他说,某些被禁的枪械是可以合法地用于娱乐性射击的,但是一些武器的设计,就是为了在最短时间内射杀最多的人,“你并不需要用一支AR-15自动步枪,来射杀一头鹿。” 联邦自由党曾在去年大选中,承诺回购枪枝的计划,但代价是要纳税人付出数亿元开支。反对者认为,这类禁令只能为遵守法律的打猎爱好者和枪械爱好者带来麻烦,对减少枪械暴力没有作用。 因为犯罪分子可以从黑市上买到他们想要的武器。 上月新斯高沙省屠杀案发生之后,杜鲁多承诺,将加快推进自由党在大选中,禁止军事攻击型武器的承诺。 他说:“我们无法改写历史,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取决于我们,我们应该中止这类(屠杀)事件。” 布莱尔强调,保护生命高于一切。 他说,未来将采取的步骤,包括对加拿大枪支的分类系统进行修订,以防止制造商通过设计新武器来规避禁令。

加拿大聯邦料今頒佈攻擊型槍械禁令

(■■加拿大将禁止多种攻击型枪械。美联社) 联邦政府将颁布多种攻击型武器使用禁令,包括加拿大过去发生的多宗重大枪击案中,凶徒使用的枪械类型。 据CTV报道,这项禁令已经获得内阁批准,可能最早在周五宣布。 禁令涉及过去加拿大多起重大枪击事件中使用过的枪枝,包括1989年满地可理工学院大屠杀中凶手使用的Ruger Mini-14、2014年纽奔驰域省蒙克顿(Moncton)枪击案中使用的M14半自动步枪等。 总理杜鲁多周四在回答有关禁枪令的问题时强调,禁止军队使用类型的攻击型武器,是自由党政府的一项长期承诺。他说:“这是我们在上次选举中做出的承诺,也是加拿大人的广泛共识,国民希望加拿大减少因枪械暴力导致的死亡。” 根据现行法律,可以通过枢密院颁令(order-in-council)将枪枝类型添加到加拿大禁用武器清单中,并且不需要新的立法。星岛综合报道

杜魯多哀悼新省悲劇 承諾復會後會續推禁槍

(■■杜鲁多呼吁国民周五参加网上哀悼会。加通社) 总理杜鲁多周一记者会上对新斯高沙省的枪击悲剧表达哀悼,强调加拿大会度过这个难关。 杜鲁多说十几条生命消逝了,包括一名皇家骑警史蒂文森(Heidi Stevenson),他说:“她保护了其他人,她当天接获电话出勤,就像过去23年来每天做的事情一样。”“这个不幸,导致许多人失去了丈夫、妻子、父亲、母亲、儿女、朋友,我深深致上悼念和慰问。”他也说:“这宗案件发生在Portapique、Truro、Milford和Enfield的小镇上,那里是很草根的地方,人们都认识邻居并会互相照顾。这种悲剧不应发生,永远不该再发生。我们与你们再一起。” 杜鲁多感谢所有警察、消防员、救护员、医护人员等,因为在新冠病毒疫情期间,这些第一线工作人员工作已经非常吃重,又遭逢如此重大的悲剧事件,令他们身心俱疲,更需要社会各界的支持和关心。“这场悲剧令人痛苦地提醒我们,前线工作者每天为保护我们的安全所付出的风险,为保护我们的社区而做出的牺牲。” 本周五将举行此枪击事件的网上哀悼会,这个哀悼会是在脸书上一个名为“科尔切斯特 - 支持我们的社区(Colchester- Supporting our Communities)” 团体发起的,杜鲁多希望所有国民均能响应周五的哀悼活动,一同对受害者和其家属致上心意、给予安慰。 吁国民周五参加网上哀悼会 此次枪击案又掀起枪枝管制的问题,有记者关心是否应该进一步紧缩枪枝管制?杜鲁多说目前枪击案都还在早期调查中,有很多疑点未清,他不想妄下定论,但自由党对枪枝管制一直采取较严谨的措施,早在疫情发生之前,国会就曾讨论过相关立法。“我可以说,我们即将在全国范围内颁布立法以禁止使用攻击性武器。因大流行导致议会被暂停,这项立法被中断了,我们有意在重开议会后,继续推动此议题以及可能的其他措施。” 自由党在去年秋季选举中,承诺取缔包括半自动AR-15在内的军事式突击步枪,并说他们计划授权各省市可享有管理手枪的储存和使用权。联邦公共安全部长布莱尔(Bill Blair)在疫情爆发前在制订违禁武器清单,包括特定的制造商和型号。 目前尚不清楚新省行凶枪手沃特曼是使用哪种武器。 杜鲁多遗憾加拿大发生如此大规模的枪击悲剧,他称,这代表政府和社会各层面还有很多需要改进加强的,才能预防这种事件再度发生。 保守党党领熙尔(Andrew Scheer)和新民主党党驵勉诚(Jagmeet Singh)周一均对枪击事件中的受害者及其家属表达哀悼慰问。“尽管当前存在健康危机,仍希望所有人都能找到安慰和帮助。”综合报道

杜魯多稱2020年將落實禁槍競選承諾

 加强禁止攻击型枪械,如自动步枪等及收紧枪械登记条件,是联邦自由党大选政纲之一;总理杜鲁多日前于年终专访表示,会于来年落实禁枪竞选承诺,他指部分省府认为禁枪建议过于苛刻,但杜鲁多称枪械暴力问题不能再恶化,扬言如有省府在禁枪上当“拦路虎”,他会绕过省府,直接与各地方政府商讨如何落实禁枪。据加通社报道,杜鲁多形容落实联邦自由党禁枪及收紧枪械登记法例的承诺,将是2020年联邦政府的首要工作之一。他指出联邦公共安全部长贝理尔,曾就如何促成严厉禁止攻击型枪械事宜,与不同省府首长会面,据其理解有部分省长不赞同联邦政府拟落实之禁枪措施,认为其有关计划过于严苛。  杜鲁多称联邦政府曾考虑过是否以“一刀切”形式,落实禁止攻击型枪械,收集购买枪械之本国人士资料,收紧枪械登记计划,要求登记者提供更多个人资料;以及要求枪械收藏者及出售枪械店铺,于储存枪枝时必须符合一定收藏标准,以杜绝枪械被盗。  他指部分有关枪械禁制的法例,是可以在联邦整体层面实施,但公共安全部长在过去多月与不同城市市长见面,认同各城市在枪械暴力问题上面对的困境均有所不同,杜鲁多称现时联邦政府倾向,容许不同地方政府制定其不同之禁枪准则,以配合地方实际需要。  他举例说多伦多市、满地可及渥太华市长都关注及厌倦市内枪械暴力罪案频生,每年动辄有数十人被人开枪击毙,这些受到枪械及帮派肆虐城市,都希望联邦政府能制定出非常严厉的管制枪械法例,杜鲁多相信这些城市若能制定符合其市内需要的禁枪法例,会有效减少枪械罪案。 关注团体认为要“一刀切”  杜鲁多解释说,联邦政府听到一些充斥枪械暴力罪案的地方政府,冀望能于市内全面禁枪,即除攻击型枪械外也包括各类型手枪;但也有一些地方政府认为,禁止攻击型枪械已足够,毋须禁止手枪,他认为每个省府及地方政府都有不同情况,“一刀切”未必合适。  安省省长福特表明不赞同过份严苛的禁枪建议,多市市长庄德利则认为应该全面禁止所有枪械,杜鲁多相信整个禁枪及加强管制枪械登记计划,需要经过与省府及地方政府之协商才能进行。对联邦政府而言,如何分配禁止枪械立法权力,会是制定联邦禁枪法例的其中一项最大挑战,例如省府可获得多少权力制定符合该省需要的禁枪状况,省府又如何将相关权力,转交地方政府跟进及落实执行,成为地方政府附例。  杜鲁多坦言有部分省府首长,不赞同联邦政府的禁枪提议,但强调不会让这些省长阻碍联邦政府禁枪及收紧相关条例之决心,必要时联邦或会绕过省府,直接与地方政府商谈,甚或考虑赋予地方政府相关权力。  不过,有关注及赞成全面禁止枪械组织PolySeSouvient认为,联邦政府若鉴于不同城市情况,让地方政府制定各自不同的禁枪条例,只会令禁枪法例变成“无牙老虎”。原因是不同地方政府有其版图,但两市之间仅一街之隔,若一个城市容许手枪,但一街相隔的另一城市则禁止手枪,携枪者容易乘此漏洞持枪犯事,故认为最有效禁枪的,是透过联邦政府整合一个禁制枪械之法例。

小杜支持城市禁槍 稱不會讓省府阻撓

  杜鲁多总理发言支持打算禁止手枪(handguns)的各城市。他说,联邦不会让不愿禁枪的省长们阻挠各市府的禁枪计划。 杜鲁多接受加通社访问时表示,联邦政府支持以城市为单位进行禁枪,而不是发布全国范围的联邦禁枪令。 满地可,渥太华,和多伦多等多个城市官员担忧枪击犯罪,呼吁进行枪击管制。 杜鲁多政府计划对省府和市府授权,令其根据不同的需要和担忧,在各自管辖范围内对枪击的储存和使用进行管制。 杜鲁多本周在渥太华接受采访时说,“我们获知,一些大城市希望能在城市范围内禁枪。这种呼声来自全国部分城市,但并非来自所有地方。我们觉得,可以稳步前进,授予市府和省府进行禁枪操作的工具。” 呼吁枪支管制的领导团体PolySeSouvient则希望能够真正进行全国禁枪。该团体引美国的情况为例,称地方禁枪通常收不到效果。该团体同时在给公共安全部长贝理尔(Bill Blair)的信中说,地方禁枪也会遇到巨大阻力,包括反对禁枪的省府,以及各种司法和管辖权限的复杂局面等。 安省省长福特已经表示反对禁枪,多伦多市长庄德利则支持城市禁枪。 杜鲁多说,“在某些情况下,省府不愿禁枪,而省内一个或多个城市愿意禁枪。我已获保证,我们还有其他工具可以使用。那样的话当然不算理想局面,因为我们将不得不在需要合作的时候接受和省府的分歧。” 杜鲁多拒绝详述上述替换工具,“因为我们希望我们可以不必那样做。” 他说,联邦政府将推动阻止枪支走私进入加拿大的计划,对枪支销售搜集更多数据,确保商店和家庭的枪支采取更加严密的防盗措施等。自由党还将对反对帮派项目,社区中心,和地方警力进行拨款,以减少城市暴力。 自由党政府会尽快兑现禁止袭击类枪支的承诺,包括很多人拥有的AR-15。自由党政府表示,设计用于造成大规模伤亡的武器在加拿大没有立足之地。已合法购买武器的人士如果枪支被禁,将通过回购项目把枪支以市场价格卖给政府。 当被问到自由党政府为少数党政府,缺乏足够时间加强枪支管制时,杜鲁多一言带过。 “最重要的是要把事情做对。尽管我们是少数党政府,但在优先推进加强枪支管制上,自由党,新民主党和魁人政团有明确共识。” (加通社报道,加通社图片)T04

庄德利將推動多倫多禁槍 政治色彩大過實際作用

面对近期枪声不断,多伦多市长庄德利(John Tory)表示,如果全国范围的禁枪目标暂时难以实现,那么应该先尽快从城市开始。 庄德利在过去一年多来,一直呼吁联邦政府加强打击枪枝暴力,在全国范围全面禁止手枪。不过,面对公民日长周末以来的一周时间内,市内发生超过20宗开枪案,造成多人死伤,庄德利开始重新考虑全国禁枪的提议。 庄德利周六上午接受加拿大广播公司(CBC)电台节目The House的访问时说:“如果他们只是在多伦多做到了,我会很高兴。” 联邦对全面禁枪未置可否 他表示,只在市内禁枪可能更具政治色彩。 联邦自由党政府一年来也一直在探讨立法禁止手枪的可行性,不过联邦边境安全及打击有组织犯罪部长贝理尔(Bill Blair)承认,必须采取更多措施来遏制非法枪枝,但对于全面禁枪仍未置可否。他上周四在一个记者会上说:“没有一个简单的解决方案。我们必须做一千件事,我们还必须把它们做好。” 而多伦多地区的联邦自由党国会议员魏德方(Adam Vaughn),就有更大胆的预测,他认为禁枪将成为今秋联邦大选自由党的选举承诺之一。 尽管实施手枪禁令的代价估计高达20亿元,但手枪在本国罪案中的使用越来越多。加拿大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7年所有枪械暴力犯罪中,有59%使用手枪,比2013年增加42%。综合报道

槍案頻發 警員工卻會稱禁槍無法解決槍支暴力問題!?

综合报道 多伦多市枪击案问题仍然严峻,市长希望尽快落实禁枪令,但多伦多警员工会认为,禁枪不会解决枪枝暴力问题。 联邦政府称,解决枪枝暴力并非一蹴而就之事,还需谨慎考虑。有民调显示,近半加拿大国民支持手枪禁令。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多伦多市长庄德利(John Tory)在周一表示,虽然目前没有针对枪枝犯罪快速的解决方法,但还要继续努力支持警方,完善法例并帮助更多的儿童与家庭,相信总有一天可以看见改变。之前,庄德利已向联邦施压要求尽快落实手枪禁令,魁省满地可市府与卑诗省温哥华部分市议员均支持多市。但联邦重复强调,解决枪枝暴力并非一蹴而就的事,还需谨慎考虑。  多伦多市警员工会主席麦哥迈克(Mike McCormack)表示,禁枪对于想非法购买枪枝的人而言,并无影响,因为他们多数已经犯案多次,并不在意偷枪,或非法购买手枪进行犯案。相比而言,还不如把更多资源投入维持治安和社会服务方面。 半数犯罪所用枪械来自本国 据加拿大统计局(Canada Statistics)资料,2016年曾发生130宗手枪谋杀案件,属过去10年来最多,并已占全年谋杀案总额的21%。总理杜鲁多(Justin Trudeau)在8月底已下达命令,敦促联邦边境安全及打击有组织犯罪部长布莱尔(Bill Blair),全面研究禁枪法。 多伦多警察总长桑达斯(Mark Saunders)表示,许多合法拥枪者会大量购买枪械然后出售给犯罪团体,加国半数犯罪所用枪械均来源于本地,但无人深入研究枪枝来源。 民意调查公司Nanos Research与CTV News随机抽选了1,000人,进行禁手枪的民意调查,结果显示,有48%受访者的持,19%倾向于支持;而反对禁手枪的有21%,10%受访者倾向于反对,还有3%不确定自己的选择。

為生命遊行!加國多城民眾上街呼籲嚴格控槍

■多伦多有数百人上街头,呼吁更严格的枪枝管制法。 星报 ■游行者发言盼终结枪械暴力。 网上图片 ■蒙特利尔小学生自行组织活动,反对枪械暴力。 CBC ■温哥华的青年周六也上街游行,响应反枪械暴力。CTV 为声援美国“为我们的生命游行”(March For Our Lives)抗议活动,加拿大包括多伦多、温哥华、蒙特利尔等十多个城市的民众周六也走上街头,呼吁加国与美国实行更严格的枪械管制法,他们表示,连串的枪击事件,已促使年轻人意识到须加强管制枪械以及在政治上觉醒。 就读多伦多Riverdale C.I.的十年级学生马纳汉(Colin Monahan)说,加国依然有校园枪击问题,显示不仅在美国,加国都应该收紧枪械管制法律。他呼吁恢复长枪登记制度,因为攻击性的步枪可从美国走私进来。 游行队伍周六从市中心弥敦菲腊广场沿着大学大道进入女王公园,参与者高呼“不再沉默、终止枪械暴力”口号,最终停在美国领事馆前。参与者福克斯(Evelyn Fox)的26岁儿子冈恩(Kiesingar Gunn)2016年在一间俱乐部外面被枪杀,她誓言要为终结枪械暴力而努力,“有时我不知如何继续前进,但我必须坚持下去”。 促政治人物须表态 终结暴力 士嘉堡市民马奇(Louis March)在多市创立了零枪械暴力运动(Zero Gun Violence Moverment)组织,他说该市过去3年枪击事件急增,包括上周末在一间保龄球馆发生的一起袭击,造成两人死亡,其中一个是袭击目标,但另一人却是无辜路人。他认为北美枪械暴力伤害到太多家庭与社区,希望6月的安省省选与10月的多伦多市选中,政治人物都该表态,支持以更全面方法终止枪械暴力。 参与游行的15岁学生阿尔珀(Hannah Alper)表示:“无论你住在哪里、无论多有钱、无论多么年轻,每个人都可以做些什么。虽然我们住在加国,不意味毋须关心这个议题。” 多市长庄德利(John Tory)发推文表示:“我会致力更新和加强加国枪械法,让枪械暴力从多市街头消失,不让犯罪分子得逞。” 学生意识枪械恶化 站出发声 除了多伦多,温哥华、蒙特利尔、渥太华和卡尔加里等16个城市,周六都有类似集会。 在温哥华,周六早上10时市中心的Jack Poole广场举行反枪械暴力集会,数百市民游行到美国驻领事馆。据发起人估计,参加者包括过百个学生。她指美加情况虽有别,加拿大一样有自己的枪械问题,学生都意识到枪械问题恶化,因此站出来发声。 此外,数百名蒙特利尔游行者一路高唱哈利路亚,从市中心走到美国领事馆前。11岁的维克里(Lexington Vickery)组织了另一个约150人的集会活动反枪械暴力。他说:“这是蒙特利尔继2006年发生道森学院枪击悲剧后,最大规模的游行活动。”他强调,人人站出来就会有改变。他们的标语写着:“展开双臂是为了拥抱、不是拥枪”、“我们要书、不要子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