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3年01月29日 星期日 13:33:12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29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租房

加拿大民調顯示:子女租房住 父母也要輸血

由于加拿大主要城市的住房负担能力问题依然存在,“父母银行”不但要为购房提供资金,还要负担子女们的租房费用。 加拿大FP Canada委托进行的一项新调查显示,加拿大人口的很大一部分正在从父母那里得到帮助以支付租金。 在子女年龄在19岁及以上的父母中,约35%的人表示,他们曾帮助子女支付房租,而子女未满18岁的父母中,36%的人预计未来也会这样做。 根据rentals.ca的月报,在多伦多市中心,一居室的平均租金为2,266元。在温哥华,一套类似的公寓,业主的平均要价为1990元。 即使在住房市场不景气的卡尔加里,平均租金也远高于每月1000元。租金数据显示,今年6月,一居室的均价为1390美元。 加拿大FP消费者权益倡导者凯利•基恩(Kelley Keehn)在调查结果中附带的一份声明中表示:“由于加拿大许多地区的房价都处于前所未有的水平,许多加拿大年轻人几乎不可能在没有父母帮助的情况下进入市场。” 调查人员也提到了住房拥有率的问题。在孩子未满18岁的父母中,48%的人表示,他们计划帮助孩子完成首次置业。与此同时,24%的19岁及以上儿童表示,他们已经这么做了。 基恩指出,高房价给加拿大家庭带来了压力。基恩说:“这给父母施加了压力,迫使他们采取激进的措施帮助孩子买房,包括动用他们的退休储蓄或自己的房产。”(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pixabay)

多倫多市中心租金全國最貴 2睡房需時薪73元

  多伦多市中心卑街一带的租金是全国最贵,要有73.17元的时薪,才负担得起2睡房单位。全国只有3%社区的2睡房单位租金,是全职最低时薪打工仔负担得起。加拿大另类政策中心(CCPA)指出,各级政府的房屋政策只顾及置业的可负担能力,忽略了有三分之一租屋居住家庭的需要。 报告显示,依加拿大按揭及房屋公司(CMHC)的标准,可负担得起的核心住宅需要(Core Housing Need)是税前收入30%或以下。以2睡房单位为基准,是因为有50%的出租单位是2睡房,1睡房单位有36%,套房单位和3睡房单位各占不足10%。以全国平均计算,最低时薪要22.4元才负担得起一个2睡房单位租金,即使是1睡房租金的最低工资也要20.2元。 报告指出,依各省规定的最低工资计算,全国795个社区之中,只有24个社区(3%)的2睡房租金,是全职最低时薪打工仔可负担得起。1睡房单位情况略有改善,有70个社区的租金在最低收入打工仔的可负担范围内,但也只得9%。 大多区全超出可负担能力 CCPA高级经济师及报告撰写人麦当劳德(David Macdonald)指出,大多伦多地区和大温哥华地区这两个全国最大都会的租金,远远超过这个上限。 领取最低时薪的打工仔在大多伦多地区租一个2睡房单位,需要工作96小时;在温哥华租一个2睡房单位,更需要工作112小时,相当于每星期工作6天,每天工作18.6小时。 温哥华的屋价是全国最高,但全国租金最贵的前3名,多伦多占两席。多市中心卑街(Bay Street)的2睡房单位,时薪要73.17元才可以负担。在温哥华的北福溪(North False Creek)租屋,时薪要60.93元。多市湖滨和中央岛也要有53.01元的时薪才负担得起。 报告显示,大多伦多地区的当士维(Downsview)、Mount Pleasant West和密西沙加中(Mississauga Centre)各有超过10,000个出租单位,但全部都超出可负担能力。当士维的2睡房单位时薪要28元,密西沙加中的时薪要31元;换言之,只领最低工资的打工仔,每星期要工作超过80小时才负担得起租金。在Mount Pleasant West租2睡房单位,时薪更要43元。虽然士嘉堡区的租金相对较低,时薪23至25元便负担得起,但已经高出安省最低工资10元。 他指出一般房屋政策只着重买屋,但全国有470万家庭是租客,常中大部分人是领取最低工资。全国有四分之一打工仔的时薪,不超出各省最低工资3元;当中有41%是成年夫妻,有子女或没有子女约各占一半。 吁政府应关注470万户租客 报告指出,扣除共管柏文(Condo)后,全国租金相当稳定,2001年2睡房单位的租金,只需要17元时薪便可负担得起,2018年也只是调整至时薪20元。加拿大在70至80年代,每年兴建超过10万个出租单位,但联邦政府削减可负担得起房屋拨款后,新建出租单位跌至每年一万个。 他表示联邦大选在即,各政党应提出政纲鼓励兴建更多可负担得起的出租单位,以冷却租赁市场的租金。

租房時要當心!留學生遭到房東這樣的待遇!

澳大利亚新州大学近日发布的“何以为家”(No Place Like Home)报告显示,在悉尼的留学生遭到无良房东的经济剥削。   据报道,报告显示,一些无良房东房租要价过高,突然上涨房租,并且拒绝遵守法律合同。由于学生住宿市场紧俏,一些房东利用留学生对合法权益不了解的情况对他们进行剥削。   新州大学讲师兼人权机构主管拿瓦兹(Maria Nawaz)表示:“许多留学生在网上寻找房东,直接把房租交给未经证实身份的房东。当留学生抵达悉尼后,他们发现租住的房屋比广告上的更破,或者出现其他糟糕的情况。而留学生不像普通租客那样能够获得法律保护,他们在寻求帮助时也会遭遇障碍。”

多倫多男子在網上詐騙租客約2萬元!於上周落網

皮尔区警队拘捕一名涉嫌在Kijiji网站上,以假出租房屋行骗约两万元的男子。警方相信,有更多受害人,希望事主报案。 皮尔区警方表示,一名骗徒从去年10月至今年5月期间,在Kijiji网站刊登广告,声称密西沙加市近皮尔逊机场Goreway Drive夹Morningstar Drive附近有一个房间招租。多名受害人被要求透过电子过数方式,缴交第一个月和最后一个月的租金。疑犯取得款项后就去如黄鹤,失去联络。 料有更多受害人警吁报案 警方在6月26日拘捕33岁的多伦多市居民Steyn Kalala,控以公众欺诈(Defraud the Public)罪名。疑犯获准保释,在本月再出庭。 调查人员初步点算的诈骗金额合共约两万元,但相信有更多受害人未报案。 警方呼吁民众,致电905-453-2121内线3335联络诈骗组,或内线3373直接向负责该宗案件的警员Cat. Sean Bitmanis报料;也可以匿名方式致电1-800-222-TIPS(8477),向灭罪热线提供线索。 警方又提醒市民,不要向陌生或未经核实的个人预付商品或服务的费用。 本报记者

多倫多有位臭名昭著的「專業租客「 多次欠租金卻能成功脫罪?!

■■“专业租客”瑞根欠租2年被裁定欺诈罪名成立。CBC 多伦多一名“专业租客”,欠租金2年终被裁定欺诈罪名成立。这并非瑞根首次犯案,但为何他可以多次成功脱罪?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这个在多伦多臭名昭著的租客名叫瑞根(James Regan),他通常穿着昂贵的衣服,举止言谈具有十足的职业风度,因而给房东留下深刻印象,然而在租金到期时却拒绝付款,与他打过交道的物业经理都称他为“专业租客”。 他自2014年以来,分别在三处高档住宅欠租。多名业主投诉这名“专业租客”在2014年11月至2016年11月期间未付租金。被告于2017年8月遭警方控罪,周二被法庭裁定三项5,000元以上诈骗罪名成立。 多次涉案均脱罪 这并非瑞根首次犯案,但都被他成功逃脱罪责。 他此前曾经欠付价值1.8万元的家具款;在信用申请失败后,没有将开走的新车交还车行,并且未经许可盗刷一名男子的信用卡超过700元。所有这些案子都有警方介入调查,不过,最后都被裁定是民事纠纷。 2017年9月,瑞根涉嫌袭击其中一名遭他欠租的业主Lucy Chik,但仍然被他脱罪。 瑞根周二被定罪后已被收监,判刑聆讯将在7月29日进行。 本报综合报道

「共居」模式正在流行 加拿大開啟租房新模式!

■■图片来源:Node 由加拿大企业家共同创办的“共居”(Co-Living)管理公司Node,正在世界各大都市发展这种理念,为千禧代提供有吸引力的租房选择和建立社区联系的机会。Node创始人赫拉表示,他之前的工作经验,促使他萌发了通过住房市场发掘建立社区新模式的想法。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28岁的多伦多人阿里(Khatija Ali)去年从温莎大学(University of Windsor)毕业后,前往纽约创业。 在寻找住所时,阿里对一套两居室单位一见钟情:布置高雅、电器高档,且位于布鲁克林的一个中产阶级迅速聚集的社区。但她很快发现这不是一栋普通的公寓建筑。 加拿大首幢共居楼座落安省 这栋公寓由一家名为Node的公司拥有并管理。在过去数年中,Node和其他十多家业内同行,总共募集了数亿元资金,在全球最大和最昂贵的城市中推广“共居”的理念,希望为房屋租赁市场带来变革。 共居有很多不同形式,但典型共居建筑的最佳定义是公寓单位、大学宿舍、酒店和高端住宅的组合。大多数共居公寓单位都很小,有些仅几百呎,浴室和厨房公用。共居管理公司在对建筑进行改造时,希望容纳更多的租赁单位,让那些原本负担不起理想社区的人士也有能力负担。 由于减少了私人空间,共居建筑提供宽敞的公共空间,如休息室、健身房和热水浴缸,以及酒店式设施,包括免费Wi-Fi、水电和房间打扫服务等。 Node公司由多伦多长大的加拿大企业家赫拉(Anil Khera)共同创建,目前在纽约、都柏林、伦敦和洛杉矶拥有共居建筑。公司还购买了安省科技中心基秦拿-滑铁卢(Kitchener-Waterloo)的一幢建筑进行改造,计划在明年底之前开始运营在加拿大的第一幢共居理念设施,之后计划在全国拓展。 赫拉表示,他之前在一家私募股权房地产投资公司的工作经验,促使他萌发了通过住房市场发掘建立社区新模式的想法。 对于像阿里这样的共居公寓租户来说,Node公司的理念很有吸引力。阿里说,她初来纽约,不认识任何人,而租住共居公寓犹如进入一个社区,可以和同等层次的人建立联系,这对她非常有益。 本报综合报道

令人作嘔!女子租房九年不打掃 退房時房東嚇壞了…

泰国一名长相清秀的女子9年前租了一间房间,期间房东都没有发现任何不妥,该名女租客平常穿着打扮也十分整齐。不料退租时,房东才发现该女子9年来,从不打扫家居,收楼时才发现,屋内肮脏不堪,宛如废墟。 据报,泰国当地一名网友在fb上分享了多张照片,只见厕所内到处都是陈年黑垢,仿佛已经很久没有住人,不管是墙壁还是地板,几乎没有一处是干净的,令人作呕,屋主看见房间瞬间傻眼,事后才得知,将房间租给女子的9年时间,她几乎从不打扫房间。 屋主请来的清洁工表示,当她一踏入房间,就被浓烈的臭味吓坏,且充斥屋内的黑色顽垢很难清理,他们还出动了至少5名清洁工来打扫,花费了许多时间和精力,才终于将房间整理干净。该名清洁工指出,「最难对付的地方就是厕所,她从事这行那么多年,不曾遇到过比这更脏的屋子」。 来源:巴士的报

拖欠房租卻報警投訴屋主?旺市「噩夢租客」讓他損失15000元!

Israt Khan搬出Mohar在旺市的房子时,她居住过的地下室被弄得一团糟。吃剩的食物来不及收拾,和瓶瓶罐罐一起堆在灶台上。两个月之后,屋主Mohar告诉CBC,他还没有清理完这些垃圾。据Mohar预测,地下室的损毁约为15,000加元。 事情是从2018年8月开始的。Mohar说,女租客Khan带着男朋友搬进了他家的地下室,很快,两人就停止了缴付房租。 “第二个月,她只给了我一半的房租;第三个月,她就什么都不付给我了。”Mohar说。 据Mohar指称,停付房租之后,Khan开始不停地打电话给警察、消防局等紧急服务部门,举报、投诉屋主。 “她声称我攻击她,说我在她裸睡的时候从窗户偷拍她。又一次,她打电话报警说:‘噢,他偷了我要洗的衣服。’” 约克区警方证实,的确多次因为接到有关房东房客纠纷的报案,而赶到Mohar家。但最终都没有控罪。 据称,一连6个多月,几乎每天都有警察到Mohar的家里来。 “有一次周日,凌晨1:30,警察来敲门,说她(Khan)要洗的衣服在我的洗衣机里,让我给她开门。”Mohar说,Khan可以因为洗衣房的们锁上了而报警。 “她几乎每天都报警——没什么原因也报警——对警察说:他偷了我要洗的衣服,他偷了我的洗衣液。” 除了Mohar之外,多伦多地区还有两名房东曾经公开警告大家,小心这个名叫Israt Khan的“噩梦租客”。 据CBC消息,这些房东的叙述与Mohar惊人的相似。他们也说Khan搬进来之后,拖欠房租,报警投诉房东,还拒绝搬出。 去年11月以来,Mohar先后给Khan下了两封驱逐通知,其中一封给出的理由是她不付房租,第二封是因为Mohar需要收回Khan居住的地下室给个人使用。但Khan直到今年3月才搬出来。 Mohar说,这是因为安省房东及租客委员会的步骤较长,需要较长的时间来处理。 Khan在搬出去之前,曾在这个地下室经营两份生意:买卖植物和准备饭菜。 搬出两个月之后,屋主Mohar还在清理她留在地下室中的垃圾和杂物。 CBC采访的Khan的前房东们,在出租之前都没有检查过Khan的背景和信用度。 Mohar坦言:“如果我做了这些,可能就不会落到今天的地步。” 图片来自:Mohar 作者:星岛都市网智苏 参考:https://www.cbc.ca/news/canada/toronto/vaughan-landlord-speaking-out-about-tenant-1.5126515

來回校園耗3小時 華裔學生們都紛紛打算這麼做…

■■怀雅逊大学位于多伦多市中心,由万锦市乘公交车单程需时个半小时。网上图片 子女从高中升读大学,作为父母当然会为孩子筹备一切;居于万锦市的黄太,其女儿将于今年9月入读多伦多市中心怀雅逊大学,她称会先让女儿乘公共交通工具上学,若女儿感到在交通上花费太多时间,就考虑在校园附近租屋。 多市中心房屋租金高昂已是众所周知的事,黄太的女儿今年9月将入读市中心怀雅逊大学,虽说其位于万锦市的家与大学均都是在大多伦多地区,但始终与家有一段距离,黄太称会先让女儿尝试从万锦市乘坐GO火车,到多伦多市中心上学,她形容这对一直鲜有乘坐公共交通工具的女儿来说,是新的生活体验。 母亲将陪女儿看房实地视察 谈到从万锦市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到多伦多市中心,动辄或每程需一个半小时,即差不多每天来回校园需3小时左右,漫长的乘车过程或会影响其学习,甚至有学生称因交通漫长而缺课,黄太说如发现交通所占时间太多,也打算在校园附近租楼。 黄太说曾听闻有房东知道租客是大学生,竟要求学生先预付一年房租,而且要以现金或现金支票支付,此举是违反安省租务条例;黄太又表示,一般来说7至8月,在大学校园一带的租金相对其他月份高昂,原因该时期正值是海外留学生或来自其他省份的大学生,拖着行李箱找租屋的高峰期,但至10月份或之后,大学生租屋市场相对淡静,故不担心租金问题。 大学宿位连膳食月费1,300元  同样居于万锦市的柯先生,他女儿将于今年入读渥太华大学,他表示,早前偕女儿到渥京视察大学情况,包括大学宿位。据他了解,女儿首年入读大学,大学安排了宿位予新生,然而膳食加上学生宿位,每月合共需1,300元。 谈到有学生慨叹大学内膳食与宿舍质素欠佳,收费与质素不相符,校方应“愧对”学生,柯先生认为入学首年,在学校用膳及住宿,先了解当地环境在所难免。当升读第2年时,即使想在校内找宿位亦不容易,他也打算在女儿入读后,到渥太华了解租屋情况,更会向一些有子女在该大学就读的家长“取经”,再作安排。 本报记者

多倫多的大學生們叫苦連連 因為這個漲了近千元!

■■多伦多4所大学发表大学生住屋问题研究,最令大学生困扰的是租金高昂。 网上图片 踏入5月快将升读专上学院或大学的学子及家长,开始为安排大学新学年住宿而筹谋,多伦多4所大学昨日发表大学生面对的住屋问题研究报告,学生坦言最令他们困扰是租金高昂,平均每人每月支付近1,000元租金﹔更有家境一般的学生形容,为减轻父母财政负担,他们宁选接近家门的大学,而非以其喜欢的学科及大学为首要。 位于多伦多市的4所大学:多伦多大学、约克大学、怀雅逊大学及安省艺术设计大学(OCAD),向上述大学合共6个校园的大学生,于2017年举办了26个由学生组成的焦点小组讨论,研究大学生在大学生活中,所面对的最大挑战,且收集学生意见与相关数据。 常受房东剥削仍哑忍  研究发现学生对于大学生活期间的住屋问题最为关切,学生直指大学生活首年过后,要想在大学宿舍找到宿位殊不容易,有学生批评,即使有宿位,学校所提供的膳食计划(Meal Plan)及宿舍,完全不符合其收费应有的质素。 然而大学生在学校宿位有限等因素下,决定在校园附近租屋,却要面对更大的挑战,就是租金并非普通大学生可以负担。 学生选择极为有限,若与其他学生分租房屋,居住环境难免相当挤迫,参与研讨学生,更指出他们经常受到房东“剥削”,要求他们需一次过支付多个月租金,或强迫他们答应一些属违法行为的租房协议,学生恐怕无屋可住,迫于无奈地顺应房东的不合理要求。 参与焦点小组讨论的各大学学生,尤其是有在校园以外租屋,他们表示每人平均每月要支付924元租金,而随着租金水涨船高,学生租屋负担只会更是百上加斤。 选大学以接近家门为首要考虑 有一些家庭收入紧绌的大学生坦言,他们在选读哪一所大学或学科时,优先考虑的并非自己喜读哪一学科与大学,而是那所大学与家门距离较近,不想父母为自己住宿支出问题而苦恼;也不想漫长的交通时间,影响其学习进度,例如因交通时间长而缺课,或减少有兴趣的课外活动时间。 整体而言,学生诉求包括:希望大学校方能提供充足而可负担的大学宿位,校方更应对校舍有更佳的维修;期望政府能为学生提供附设厨房与温习空间的可负担房屋;对一些需在外租屋学生提供财政支援计划,且必须监察房东有否剥削学生。 本报记者报道

每月$1700 辦公室除了工作還能這麼用?

■■有业主把市中心一个办公室单位作住宅出租,有组织认为,租客权益更难获保障。星报资料图片 多伦多市中心竟有人刊出租房广告,把办公单位晚上租给房客过夜,每月要价近1,700元。有租客权益组织认为,多伦多租房之难由此可见一斑,租客权益更难获保障。 据《星报》报道,一位房产经纪最近发布了一个极不寻常的出租单位广告,称位于多伦多市中心央街和皇帝街十字路口的一卧室公寓可供客人使用,只要租客能够保留室内的办公室家具,并允许房东在工作日的上午11时30分至下午5时之间,随时在此开会办公。 位于多伦多市中心 该单位具体位置在皇帝西街1号的Hotel & Residence大楼的第5层。从贴出的照片看,该单位是一个典型的办公室,配有一张小型会议桌、椅子、文件柜,至少两张写字枱和一个装有塑料盘子和杯子的办公室式小厨房。一个房间内还有几台打印机、文件夹、多部台式电脑和转椅。且以上物品,均需保留在此。 出租广告声称,该单位非常适合工作时间长,在办公室工作到很晚之后,需要在市中心找个地方过夜的单身专业人士。 广告把此处称为一卧室公寓,配有白天可折叠起来的折叠床,但照片中没有显示。 该房产经纪表示,很多人有兴趣将此单位租下来作为固定的居所,但她认为这些人不合适,因为他们想把现有的家具搬出单位。该单位不是普通的小公寓单位,而是要与房东有分享协议。单位分为两个房间:一个可以用作生活区,第二个房间设置为办公室。协议将允许房东在白天定期使用办公室。 在标准的住宅租赁协议中,房东必须在进入单位之前至少提前24小时通知房客,但如果租约另行规定,则可不受此限制。根据《安省住宅租赁法》,房东可以出于租赁协议中规定的任何合理的理由,通知进入房内。 前租客是位律师 根据经纪的说法,该单位最初以每月1,850元的价格上市,后来减了价。她说,以前的房客是个律师,她仍在大楼内经营一家律师事务所。 租户权益倡导组织认为,此案例是租户在多伦多炙手可热的住房市场所面临挑战的又一例证。安省租户权益倡导中心的法律和倡导主任Kenn Hale表示,有人竟会把办公室作为住宅出租,而且还公开挂牌,这太令人“震惊”和不寻常。这令潜在的租客几乎无权益可言。这都是租房市场作为房东市场所致。 本报综合报道

房價跌租金卻高居不下 一室公寓全國哪裡最貴?

■■多伦多和温哥华房租续上涨。 星报/DREAMSTIME 房价下跌,但根据租屋网站Padmapper的最新报告,房屋租金却居高不下,全国租金最贵的三大城市分别是多伦多、温哥华和本拿比。 该报告是以2月份的租金来分析,多伦多是加拿大一房租金最昂贵的城市,温哥华则是两房租金最昂贵的城市。 多伦多一房租金2,260元,两房租金2,850元。温哥华一房租金2,100元,两房3,260元。位于温哥华市旁的本拿比,租金也偏贵,一房和两房的租金分别是1,570元和2,240元。 ■最贵租金大城市vs最便宜租金大城市 本拿比市的一房租金年涨幅高达11%。如果查找网站上的出租房源,本拿比有305间房屋求租,而温哥华有1,300间,显然本拿比租房供应源少很多,难怪价格不断上扬。 满地可反是第四名,一房和两房则为1,500元和1,780元。维多利亚居第五位,一房租金1,390元,两房租金至1,730元。 安省温莎最很便宜 安省温莎市的租金很便宜,一房720元,两房990元。  专家认为,这两年房租飙涨,是因为新的房贷压力测试和利率上涨,导致越来越多人买不起房,许多原本想买房但又买不起的人只能被迫租房。与此同时,移入人口不断增加,导致这些大城市的房屋可负担性成为严重问题。综合报道

惡意驅趕租客被罰7.5萬 房東以這種方式輕鬆賺回

▲学院街795号建筑(星报资料图片) 多伦多一家房屋租赁公司,以装修为名恶意驱赶长期租客,虽然被罚7.5万元,但该公司利用法律漏洞,将装修后的单位以超过3倍于原租金的价格出租,几个月便可收回那笔罚金。 房东和租客委员会(Landlord and Tenant board,LTB)审裁员惠特莫尔(Dale Whitmore)本月初裁定,位于学院街(College St.)795号的一栋低层8个单位的租赁公司房东,公然无视住宅租赁法案(RTA),以装修为名驱赶3个出租单位中的5名租户,并忽略他们希望回迁的要求,反而将装修后的单位挂牌高价出租。惠特莫尔裁决指出,这家名为795 College Inc.的租赁公司,通过法律漏洞获得巨大利益。 位于多伦多充满活力的小意大利社区的College St. 795号建筑,曾经是一个经济实惠的住房,低廉的租金吸引了艺术家、演员和摄影师聚居。 房东“依法”逼迁租客 2014年,该建筑以150万元的价格卖给了795 College Inc. 公司。 Circa的联合创始人Evan Johnsen和Neil Spiegel成为该公司负责人,Circa是一家将低层建筑和老房子改造成豪华公寓的开发公司。 新业主根据住宅租赁法的“翻新条款”,要求允许房东在翻新期间,依法收回房屋。房东与租客委员会在接到房东的申请后,下令当时的租客搬出。根据法律,房东必须向租客颁发“终止租约通知”N13,通知需书面承诺,如果租客希望在工程完成后回迁,必须告知房东;并且,租金上调不会超出他们留在房屋的情况下所要面对的增幅。 3个单元的5位租客,曾经在房东与租客委员会前抗争,试图保住他们的房子,表示(房东)为了赶出他们而恶意利用法律。然而委员会裁定他们需搬出,于是这几位租客通知房东,有意在完工后回迁。业主于2016年底向租客发出了N13。 房东向自愿搬离的租客提供了4,800元搬迁费;后来按法律规定,向这些被责令搬出的人支付了3个月的租金。 租客告诉房东和大厦的物业经理Briarlane Rental Property Management Inc.,他们有意回迁。然而租赁公司负责人Johnsen对5名房客之外的另一个房客表示,“坦率地说,这事情不会发生”,而他的儿子会搬进来。根据2016年12月的一个电话录音,他曾表示,“你支付的租金过低,有很大差价,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我不打算假装这不是事情进展的一部分,因为它显然是” 。 LTB无权助原租客回迁 房东最终提高租金将房子租给了新租客。然而委员会发现,他们没有权利下令新租客离开,原租客搬回去。 5位租客在2017年夏天搬出。到了11月,因为看到有人出现在他们的公寓里,这几位租客又回来了。他们获得一份临时命令,迫使房东不出租他们的公寓,但正如惠特莫尔所指出的,那时,公寓已经住满了。 审裁员惠特莫尔写道,尽管有证据,但无论是空房还是已住满,住宅租赁法并没有赋予他让原房客重新入住的权力,“我只能得出这样的结论:如果房东被发现恶意终止租约或未能提供优先取舍权(First Refusal),立法机关并不打算将恢复租约作为一种可采用的补救措施。” 任何可能的补救措施都是“立法机构的专属范围”,他说。 ▲在多伦多学院街795号的案例中,被恶意驱赶的5名租客 (星报资料图片) 新旧租金差价每年10万余 惠特莫尔认为,795 College...

房屋告急!大多區租房市場緊張 未來10年將面臨…

■■艾尔文称,项目批准时间、社区反对和土地开发费用,都增加租赁房开发的难度。星报图片 综合报道 多伦多房地产研究公司最新报告显示,安省的租房市场紧张,未来十年内可能面临10万个租房单位短缺。安省业主协会(Ontario Landlord Association)建议采纳新的土地规划准则,鼓励开发更多专用租赁居所和柏文项目。 据《星报》报道,多伦多房地产研究公司Urbanation的最新研究显示,为满足住房需求,安省每年需建设7,000至10,000个全新租房单位,在2017年所需单位仅为6,000个。尽管租赁房屋开发率不断上升,但随着近年人口及就业率激增,市面上的出租房根本无法满足需求。去年,专用租赁居所供应量提升了1%,大约为6,800套住房,但该数字仍低于2017年投入的8,500套。 减开发成本助满足需求 安省业主协会提议,在公共交通设施、商场及未开发的工业基地附近采纳全新城市规划,有效缓解租赁单位短缺的困扰。 安省租赁房屋供应者联盟(Federation of Rental-housing Providers of Ontario))行政总裁艾尔文(Tony Irwin)表示,他并不提议建设高密度社区,但漫长的项目批准时间、社区反对、土地开发费用和额外政府收费均会提升租赁房屋的开发成本。较为理想的解决方案则是允许建筑商通过发展现有的租赁房屋来节省土地成本。他称,这些租赁房屋拥有巨大商业潜力,一旦开发后,无需投入过多成本便能尽快投入市场,满足市民需求。 艾尔文称,目前正在开发的租赁屋项目是根据两三年前的土地价格,当时多伦多土地价值为每平方英呎75元。目前土地价格上涨了三倍或四倍,意味着许多房屋建设项目无法照常进行。

趕走野蠻租客 79歲房東竟遭這樣報復!

大半世人的心血毁于一旦! 澳洲珀斯一位房东万万没有想到,前一天刚赶走租客,后一天自己的房子就被烧了。面对记者镜头,这位79岁的房东苦不堪言:“没了,一切都没了。” 本月21号,星期四,珀斯Armadale发生一宗可疑火灾,业主Michael Caruso表示,前一天他刚赶走了一位租客。 Caruso说道:“这完全是毁灭性的,我花了将近50万澳元,没几年时间,它就被烧毁了。” 这位79岁的老人表示,由于租客破坏房屋,所以才将他赶走。事后警方在被烧毁的房屋内调查起火原因,同时看看有没有可以挽救的东西。 邻居Leon Slobe说道:“在房子被彻底烧毁前我们就赶紧逃跑了,这真的是太糟糕了,火势太猛,木材石棉都烧毁了。” 据悉,目前保守估计损失为30万澳元,但这数字可能还会上升。 来源:巴士的报

惡意驅趕租客被罰7.5萬後 這位房東決定這樣做…

■■在多伦多学院街795号的案例中,被恶意驱赶的5名租客。星报 本报综合报道 多伦多一家房东公司以装修为名恶意驱赶长期租客,虽然被罚7.5万元,但该公司利用法律漏洞,将装修后的单位以超过3倍于原租金的价格出租,几个月便可收回那笔罚金。 房东和租户委员会审裁员惠特莫尔(Dale Whitmore)本月初裁定,位于学院街(College St.)795号的一栋低层8个单位的租赁公司房东,公然无视住宅租赁法案(RTA),以装修为名驱赶三个出租单位中的五名租户,并忽略他们希望搬回的要求,反而将装修后的单位挂牌高价出租。惠特莫尔裁定,这家名为795 College Inc.的房东公司,通过法律漏洞获得巨大利益。 NDP曾提出杜绝以装修为名迫迁 惠特莫尔认为,795 College Inc.非常了解其对租户的责任,并且对无视这项责任没有任何解释。 惠特莫尔称,每个出租单位原租金是1,250元,而装修后单位的新租户需付至少4,150元,差价是2,900元,三个单位一年的租金差价接近10.5万元,扣除罚金之后,该公司一年仍可获利3万元。 惠特莫尔认为,由于利润远超罚金,对每个出租单位罚款4.5万元更合适。 《星报》去年3月报道了学院街795号的案例,时任安省自由党房屋事务厅长米尔逊(Peter Milczyn)承诺,会派工作人员调查住房租赁法案的这一漏洞,新民主党(NDP)在竞选承诺中,亦提出消除以装修为名驱赶租客的现象。 安省的出租房屋执法小组(Rental Housing Enforcement Unit)已向795 College Inc.提出了三项未能满足租户优先选择权的指控,每项指控均可能面临10万元罚款。相关聆讯定于今年8月举行。多伦多市议员小林顿(Mike Layton)已请求市府法律主管,在聆讯期间提供尽可能的法律援助。

多倫多租房這麼難 該找誰幫忙?

Q:在多伦多很难找到合适的出租公寓,在这方面地产经纪能够帮得上忙吗? A:多伦多租房难的确令人遗憾,借助注册的房地产经纪及经纪公司帮助寻找,是一个很好的解决办法。他们拥有丰富的经验和知识,又具有安省房地产议会(RECO)所要求的职业操守标准,相信他们能为客户找到合适的租屋。同时,与经纪合作租房也是一个很好的观察机会,能为你将来准备买房提供参考。 欲租住公寓的人士,通常会透过报纸的分类广告和某些网站来寻找租盘,也许还会透过Realtor.ca的MLS(俗称电脑盘)来寻找出租单位,不过这些渠道可能并未包括所有租盘的更新状况。而地产经纪可以即时查看最新的MLS资料,筛选适合客人要求的租盘,甚至可以在其他寻租人士发现有关租盘之前,就已经快人一步,为客户安排好了与房东见面。 请记住,MLS上也许找不到大量低价租赁选项。另外,有些地产经纪公司不办理租赁业务,还有一些公司虽代理租赁却不会打广告。 重要的是,在找寻租盘前,租客应先行做一些工夫。首先,应定下一个切合自己经济能力的预算,并准备好财务证明,例如请雇主提供收入证明信,请现房东提供推荐信供新房东参考,还有要预备好自己信用报告的影印本。作好这些准备之后,再去联系经纪公司帮忙。 一旦选定地产经纪开始寻找租盘,往往需要速战速决,因此最好事先充分准备,这样便可加快速度,不会因为某些文件或资料未准备好,而阻碍进度。 地产经纪公司有可能会要求你签署一份代理协议(buyer representation agreement),当中包含租赁协议。在签名之前,应花些时间阅读并彻底理解,如有疑问,应即时向经纪询问。 在大多数情况下,租客请经纪代理寻找租盘是免服务费的,因为房东会支付所有佣金。但是作为租客,你最好确认是否不需要支付佣金,以及没有任何别的费用需要支付。 还有一点要记住:如果你试图退出租赁协议,又或者在代理经纪不知情或没有帮助的情况下租住了别的房子,你可能需要支付相关的佣金。

父親為殘障人士租房被拒 管理員:沒房租給」像你這樣的人「

■■史密斯和女儿蒂亚拉展示HRTO的文件。CBC 本报综合报道 多伦多一对父女因父亲残障而被拒绝租住出租公寓,安省人权仲裁处(HRTO)判房东须赔偿6万元,但六个月过去,该对父女仍未拿到赔偿金。 史密斯(Craig Smith)以前是一个电梯技师,他在10年前被车撞伤后,出现创伤性脑损伤,导致他一直无法独立生活。史密斯说话时有明显口吃,他称自己在日常生活中,很多事情都无法自理,例如无法穿衣服、前往公共场合,以及与别人正常沟通。 史密斯的女儿蒂亚拉(Tiara Ramnarine-Smith),在父亲受伤时年仅12岁,并开始照顾父亲。 在2015年7月,史密斯看到一间位于杜尔斯路(Dawes Rd.)的高层公寓有单位放租,他于是打电话表示有意租住该单位。史密斯向加拿大广播公司(CBC)表示,由于他说话有些口吃,公寓管理员拒绝他迁入。 涉拒租予领福利残障者 根据HRTO的判决书指,史密斯多次尝试打电话给公寓,都无法申请入住,其中一次对方更向史密斯说,该公寓只租给有工作的人,没有单位租给“像你这样的人”。 女儿蒂亚拉于是要求母亲替他们申请,很快便租到该座大楼的公寓单位。 HRTO的裁判官认为,被告拒绝史密斯的原因,完全或部分因为他是一名残障人士,以及因为他正在领取福利金。 判决书称,房东在2016年1月向史密斯发出“非法侵占通知书”(trespass notice),当时被告房东谎称,是因为史密斯女儿不想史密斯住在单位内。即使她向房东解释没有此事,但史密斯依然被警察带离大楼。 史密斯被逐离后无处可去,只有在地铁睡了一晚,又在露宿者庇护中心住了数晚。 女儿蒂亚拉随后透过法律援助项目聘请律师,成功争取到安省业主和租客仲裁委员会(the Ontario Landlord and Tenant Board)的认可,史密斯可以重回公寓。 蒂亚拉称,父亲回来后时常遭到骚扰,有一次他在外出时被人投掷啤酒罐,他的头部被击中。她向记者表示,由于感到不安全,加上自己怀孕,所以两父女决定迁出。 HRTO裁定,被告需要向史密斯赔偿4万元,以补偿他在尊严、感受及自尊心方面的损失,并须赔偿蒂亚拉2万元。 记者曾尝试联络被告房东古德曼(Carolyn Goodman),但她在听到记者提问后立刻挂线。

孫楠租每個月700元的房子 連朋友都看不下去

 近日,一身素衣的潘蔚来到徐州工程学院,为那里的学生们带来了一场别开生面的讲座。课堂上的潘蔚,将新书《素心映照》里的故事与学生们分享,聊生活聊人生。   一名女生在潘蔚讲完课后走上讲台,哽咽着说:“看完这本书,听完潘老师讲课,我更加想念已过世的爷爷,爷爷非常疼爱我,我妈妈曾经告诉我,要多和爷爷说说话,多去陪陪他。直到突然有一天爷爷永远离开了我,我才深深领悟了妈妈的话,原来,亲人不会永远陪在我们身边,原来我们一直孜孜不倦追求的其实是一些不那么重要的东西,而忽视了人生的意义。”   台下的潘蔚也流泪了。她说,她记录的是一些和家人之间的平淡小事,不是励志文,也不是要求人们一定要如何如何,她只是想让人们感受内心、感受亲情、感受生命。   教育应当作用于生命   3年前,孙楠潘蔚带着几个孩子从北京来到徐州,竟是为了孩子的教育。用她的话说,古有孟母三迁,她这不算什么。但是在别人眼里,潘蔚夫妇的付出是巨大的,来到一个陌生的新环境要重新适应,重新接受,不是所有父母可以做到的。   “是的,有太多人问我为什么会来徐州,真的是为了教育。我并没有觉得我付出了什么,反而我收获了很多。”谈到举家搬迁徐州,潘蔚的脸上是平静欣慰的笑容。   在徐州的3年生活,潘蔚认为是值得的,因为孩子们的变化很大。几年前还没有来徐州时,孩子们在饭桌上会相互抱怨、彼此恶言相向。如今,大年三十全家围坐在一起,互相之间的对话洋溢着感恩与祝福。潘蔚说,这与在徐州的学习有着直接关系。   潘蔚夫妇的孩子们在徐州华夏学宫学习国学。“教育就是给孩子提供一个好的环境,让孩子们在好的环境中得以成长。”潘蔚说,教育应当作用于生命,教育的首要任务是先成人。   “我不是否定数理化的学习,我是说,仅仅学习这些是不够的,教育还要让孩子们知道感恩、孝道和惜福。”目前在华夏学宫做女红教师的潘蔚,问过不少孩子的家长:“你的孩子有没有给你们倒过水端过茶?”   答案是令她失望的,她看到很多父母付出那么多,孩子们却无感恩之心,“一个孩子先有一颗仁爱之心,再去学习其他知识,这样教育才能作用于生命。当一个人心里装不下别人,只以自我为中心,他已经堕落了,只是自己还没有意识到。”   生活简朴却内心丰盈   从曾经的知名主持人,到回归家庭默默无闻照顾丈夫孩子,潘蔚没有低落,反而内心的幸福是无以言语的。   她坦言,年轻时曾经追求物质的生活,但是她真心觉得物质追求起来是无止境的,内心是永远不会满足的,而不满足是痛苦的根源。反而现在她的生活是极其简单平淡的。如果不是新书签售,可能她和孙楠依旧会保持低调,甚至时至今日3年多的时间里,徐州市民依旧对他们来徐州生活的事没有确定的消息。   “现在的生活特别简单,从北京带来的衣物很少,我也很少购物,我觉得这样的生活特别好。”潘蔚透露,她和孙楠在远离徐州市区租普通居民楼房,月租仅700元,房子很普通,“有朋友来我们家的时候,刚一走进楼道里就犯嘀咕‘孙楠家也太寒酸了吧’”。有个大姐从外地驱车来徐州看他们两口子,离开后给潘蔚发消息,语重心长地说:“小妹,你们家真是经济上遇到了什么困难,可以和我说说,我一定会帮助你们的。”   潘蔚说,还有很多类似这样的事情,太多人对他们现在的生活方式不解,但是他们不觉得有什么不好,房子不大,孩子们要住上下铺,但是很温馨,一家人高高兴兴其乐融融就足够了,“拿掉物质以后的内心的充盈,是没拿掉之前体会不到的。”   搬家到徐州后,潘蔚清理了书本、衣物、茶具。在清理的过程中,她羞愧不已,看见了那个曾经贪婪的自己,因为欲望买了那么多无用的东西。清理物品的过程也是清理内心的过程,当把大量的东西送出去后,内心感到无比的轻松和满足。   自从在学校担任女红教师后,潘蔚的生活又忙碌起来。尽管如此,但凡是孙楠和孩子回家吃饭,她都要赶回家给他们做饭。“当我看到自己烤披萨拉丝的瞬间,看到孩子们吃饭时的享受时刻,我特别高兴。”潘蔚称她是素食者,有时候一碗稀饭配咸菜就很满足,即便是这样,她依旧每天给家人做饭,因为带着爱面对家人时,家务不是负担,而是表达爱的途径。   出书所得将全部捐出   担任继父继母角色的孙楠和潘蔚,在这个重组家庭中,给予对方的孩子更多的爱,这是他们家庭和睦的最重要的原因。同时,每个家庭成员都接触学习了传统文化,让每个人之间都能互相关爱互相尊重。   传统文化改变一家的生活,潘蔚非常想将传统文化发扬光大,于是她决定把出书所得都捐给一家基金会,用于弘扬传统文化。   “一切费用都是我自己承担,包括在任何城市任何地方的签售,交通住宿等都是我个人出钱,不会给其他人带来负担,更不用别人车接,我都是自己开车,如果去外地我就买打折的经济舱机票。”潘蔚说,她不想计算自己花了多少钱,只要这本书能够让一些人愿意重新思考人生,突然想到要去回家照顾爸妈了,这就够了。   孙楠在这本书的序上,表达了看到这本书时的感动:“这本书所记录的并非仅是简单的生活场景,更是对生命和信仰的一种觉醒。” 来源:新浪娱乐

價格上漲 供不應求 多倫多公寓市場一片紅火 租房者處境難難難!

■■多伦多公寓市场一片火红。 近年来多伦多公寓市场的状况一直是价格上涨、租金上涨、供不应求,并与独立屋市场脱钩。分析师和开发商对2019年公寓市场的预测认为,这种趋势还会加剧,对新买家、建筑商和租房者来说,处境将更加艰难。 据《环球邮报》(The Globe and Mail)报道,公寓市场面临的首要问题可能是负担能力问题。房地产市场分析网Urbanation预测,2019年,预建公寓将达到每平方呎1000元,相比2016年的平均预售价,每平方呎595元,增幅高达68%。这可能将首次购房者拒之门外。 传统上,预售公寓比转售市场更贵,但在过去的3年里,转售公寓价格飙升了50%。市场分析师认为,2017年转售价格高于预售价,成为了引发抢购的原因。 今年公寓交付或破纪录 2018年转售价格增长放缓,但Urbanation预测,2019年平均价格可能会增长6%,延续了19个月以来的公寓价格增长速度超过独立屋市场的趋势。 2012年至2017年则是独立屋价格连续62个月上涨速度超过公寓。 另一方面,如果供应增加导致转售市场变得温和,那么最有可能伤害的是近期买家,包括那些靠租金来支付按揭的投资者。 Urbanation总裁Hildebrand估计,今年开发商可能会打破成品公寓交付的纪录,预计将发布近25,000个单位。对于一个在过去两年内交付不到15,000个单位的市场而言,这是一个巨大的供应冲击。 Urbanation通过分析电脑多重放盘系统(MLS)上的纪录来衡量租金增长。2018年,租赁单位数量达到27,426个,平均租金增长9.3%。 虽然Rentals.ca发布的一项分析显示,2019年的公寓租金可能增长11%,但Urbanation则认为,尽管新出租单位数量近年来已降至所有交付单位的30%以下,但突然增加约7,000个出租单位可以减缓租金上涨,租金仍将维持在历史高位,但对于近年来为公寓多付出的投资者而言可能还不够高。 开发商将要面对的则是一系列完全不同的问题:2018年建筑成本上涨7.2%,今年也没有任何放缓的迹象,因为大多伦多在建房的面积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有开发商认为,成本上涨和建设时间拖长的结合,甚至会导致更多的公寓项目取消。 2018年有超过4,000个单位被取消。尽管这只是市场上所有活跃单位的4%,它仍然是之前被取消纪录的两倍;2017年仅有1,678个单位被取消。 综合报道

多倫多一房難求 現在租房子都要看臉了嗎?!

■■年轻人想尽各种办法找房,有人在社交媒体放上自己照片和资料吸引房东注意。网上图片   综合报道 在多伦多租房市场严重向卖房倾斜的当下,许多租房者为了要找到一间预算内的住处,不惜用自己的照片来吸引房东的注意。专家认为这一现象正反映了多伦多可负担房源匮乏到一个非常严重的程度。 据《多伦多星报》报道,如今多伦多的潜在租房者要找到预算内的房源,可供选择的余地越来越少。根据市场研究公司Urbanation的数据,多伦多一居室柏文平均每月房租超过2,000元。 于是一些年轻人想尽各种办法找房。一位22岁的女子想找一个月租金最高850元的房间,为了能够迅速吸引潜在房东的注意,她使用了自己的照片,并将她的Instagram页面的链接发布出来,在那里,她有近2,500名粉丝。 社交媒体附照获选机率较高 她认为,这对找房确实会有帮助,由于许多房东或租客可能正在寻找室友,找到他们认为可以相处的人是很重要的。如果对方从社交媒体上看到性情相投的人,就会跟要租房的人联系。 专家表示,在日益炙手可热的房地产市场中,找房时附上自己的照片的人越来越多,这也是另一个令人绝望的迹象。有些照片是度假、晚餐,或与朋友或宠物一起照的,有的是穿着专业制服。不仅是脸书和其他社交媒体上会有这种现象,甚至Craigslist和奇集集(Kijiji)网站也充斥着求租房者的个人形象。 据都会租客协会联盟的行政总监丹特(Geordie Dent)指出, 潜在租客分享图片的风险,在于如果租客是属于弱势群体,如残疾人或少数族裔,可能会被一些房东歧视。 专注住房和租赁市场研究的多伦多大学教授胡钦斯基(David Hulchanski)表示,房东注意到的第一件事就是皮肤的颜色。他说,有少数族裔人士反映,房东告诉他们房子已经租出去了,但如果他们换一个没有口音的人打电话,则会被邀请去看同一间房。 胡钦斯基还说,在找房时使用照片,就像在申请工作时在简历中添加照片一样,显示出情况已经变得无望,以及以合理的价格找到一个好地方是多么艰难。

擁有自己的樓房比租屋划算太多 凈成本每月少這個數!

■■虽然置业和租住的成本持续上升,报告指出,自置居所比较划算。星报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记者 有消费报告分析,在加拿大自置居所比租住房屋更为划算。当中比较266个案例,大部分显示拥有自己的楼房每月的开支,比租住单位更为廉宜。专家认为,现时租金不断上涨,按揭利率维持低企,预期有更多人选择置业。 加拿大按揭专业协会(Mortgage Professionals Canada)在全国收集数据,公布最新的消费报告。该会首席经济分析师邓宁(Will Dunning)指出,是次研究对自置居所及租住楼房的每月开支进行比较,当中发现,如国民把租金作为楼宇按揭供款,将会是一个良好的投资。 邓宁解释,虽然本国在置业和租住的成本持续上升,但前者支付按揭,通常为期5年的固定款项。所以当租金继续攀升时,自置居所的成本反而更为划算。 即使利率上升 置业仍较划算 其实,越来越多的国民以为置业是遥不可及的事,只能做长期的租客。但该报告提出的建议,国民有机会投资房屋,长远来说将会更好。当中比较未来租住楼房5年及10年的分别,如按揭保持3.25%,自置居所10年的成本(以净额为基础,偿还本金)比租住的更低,在所有比较个案中有98%显示这种情况。 该研究指,自置物业净成本比每月付租金平均少1,295元。如果10年后利率升至4.25%,在研究的个案中有92%显示自置居所的成本比租住廉宜,每月平均节省1,014元。 即使利率上升为5.25%,比现行利率多两个百分点,在研究个案中有82%显示,10年后置业成本仍然比租住划算,每月平均省下726元。 该协会总裁泰利(Paul Taylor)称,本来有不少人可以进行长远投资,但申请按揭规定收紧,使这些人未能入市。他建议政府考虑其他方法,让更多中产人士可以达到置业的理想。 是次报告研究266个案,当付清按揭后,自置居所的成本比租住便宜。在25年内置业成本预计每月1,549元,租住是4,655元。报告同时参考加拿大统计局的数据,反映同年龄及收入水平的业主,在财务方面比租客为好。邓宁说,每个人都想储备金钱留作将来使用,但生活成本包括租金上涨,业主较租客更容易储蓄退休的款项。

暑假期間你的房間有被私自轉租嗎?這個女生把房東告了

■■图中的柏文大厦一个3房单位,是阿莱达与2个同学合租的。CBC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多伦多汉伯学院(Humber College)一名在校区附近,与2名同学合租柏文单位的大一女生,近日向加拿大广播公司CBC讲述了她所经历的房东欺骗恶劣行径。房东在仍收取她们租金的情况下,趁学生暑假返家期间,将她们房间转租给其他人或登上AirBnB进行短租赚取额外收入。该名女生后来在母亲协助下,入禀“房东与房客仲裁法庭”(Landlord and Tenant Board)成功追讨损失。她呼吁其他租房的学生引以为鉴,依法维护自己作为租客的权益。 这名叫做阿莱达(Aleida Budgeon-Strating)的女生,去年与两名同学一起在汉伯学院湖滨分校区合租一套三房的公寓,是她第一次离家在外租房居住。今年5月学年结束,租约还有几个月时间,她们商议将公寓转租给他人。她的室友向房东推荐了几个租客,不过统统被房东拒绝。三名学生无奈,照计划趁暑假期间返家,但仍给空置的公寓缴纳租金。 ■■阿莱达公开自己经历,呼吁其他租房的学生应维护自己作为租客的权益。CBC   醒目室友起疑 上网揭房东丑行 阿莱达其中一名室友对房东坚拒他们在暑假期间,将房屋转租感到可疑,于是到网上搜索,结果发现房东将3人仍在缴租的单位,放在Airbnb网站上提供短期出租。阿莱达于是与房东联络,表示鉴于她仍在缴租,要求在暑期继续进入其房间,也被房东拒绝。“我给房东发了电邮,但是她说不行。我直到9月1日之前都无法拿回自己的家具。由于我已经把锁匙交还给房东,似乎我已不是房客,这情况十分怪异。”她解释说,自己在暑假离开之前将锁匙交还给房东,主要是考虑一旦找到临时转租的房客,可能需要该条大门锁匙。 阿莱达带着上述困惑于6月初与母亲、并约了另一个学生租客一家,一同返回多伦多查看自己租住的单位。有邻居告诉他们,一直听到过由他们的房间里传出脚步声、看到点亮灯光以及有人在单位出入。阿莱达看到一位陌生人由他们的房间里走出来,对方告诉她是来度暑假的临时租客。这位女租客还告诉阿莱达,其它2间房也被出租给Airbnb客人。为了确定这一情况,阿莱达委托叔父登录Airbnb网站预订其中一间房,结果预订成功。 仲裁庭判房东退还短租期间租金 阿莱达妈妈介入,于今年7月将女房东告上“房东与租客仲裁法庭”。仲裁庭判决书显示,房东辩解说其中一位学生房客,允许她将其单位放上Airbnb招租。但房东也承认,她仍继续向学生房客收取租金,即是同时由学生和短租客收取两份房租。仲裁庭最后裁决,房东由5月1日开始继续向学生收租属非法,要求房东退还其短租期间向学生租客非法双重收取的合共4,852元房租。 阿莱达的妈妈在仲裁庭上代表三位学生答辩,她对于房东欺骗这些无辜又纯真的学生感到愤怒。“三名学生租客已经付给她整个夏季的租金,假使她(女房东)什么都不做,也收到租金,她不应自己制造麻烦。” 有专家指学生一直是租房市场上的弱势群体。开学已升读大二的阿莱达对CBC表示, 自己对于《租客保护法》并不了解。当房东说她已经不是其租客时,她也不确定是不是这种情况,心想可能房东是对的。她希望其他同学可以看到她的经历有所警觉,避免类似情况发生。她忠告其他同学,最重要的事情是了解自己的权益,同时妥善保留所有文件证据。

蝸居紐約什麼樣?13平米月租1375美金 冰箱竟在床上

就是这间“蜗居”。图自房地产中介Your Vanity Realty 房租过高似乎已经成为全世界大城市的通病。在中国人因一二线城市居高不下房租而叫苦连连的同时,美国一些大城市的高租金也让当地人直呼受不了。 近日,纽约曼哈顿的一间“蜗居”在网上引起热议:13平米、盥洗设施被半堵墙隔开、冰箱堆放在上铺……月租金却达到了1375美元(约合人民币9400元)。 据《每日邮报》8月26日报道,纽约因拥挤的住房而臭名昭著,那里的租金高得有如“天文数字”——上面提到的这间屋子更证明了这一点。 据房地产中介“优万美居(Your Vanity Realty)”提供的信息,该“单间公寓”在一栋4层小楼的顶楼,面积为140平方英尺(约合13平方米),没有休息区和厨房,甚至连窗户都没有;淋浴房、厕所和水槽被半堵墙隔了开来,配备有一张上下铺——上铺上面堆放着一台迷你冰箱。 “蜗居”内的厕所。图自房地产中介Your Vanity Realty 水槽和淋浴房。图自房地产中介Your Vanity Realty 该公寓户型图。图自房地产网站StreetEasy 中介公司在该公寓的描述中这样吹嘘:“在这个街区,这是你能找到的最便宜独居之处!” 然而报道称,按照纽约的法律,当地的住房必须要有窗户。记者尝试联系该中介公司,询问有关窗户的事宜,未得到答复。 据观察者网查证,该公司已经把这间公寓的招租信息从网站上撤下。 但报道同时也指出,该公寓位于曼哈顿上西区(Upper West Side)西71街114号,地理位置非常好,离中央公园(Central Park)只有几个街区。 谷歌地图截图:红点处即为该公寓的位置。 谷歌街景截图:公寓外景。 据悉,上西区是纽约著名的富人区之一,被誉为纽约的文化中心。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和巴纳德学院(Barnard College)位于该社区的北端,林肯表演艺术中心(Lincoln Center for the Performing Arts)位于其南端。 此外,该公寓的地面已经用实木地板进行了翻新,租金中也包含了水电费。 雪城大学(Syracuse University)的女校友桑切斯在纽约找房子时,看到了这间公寓的招租信息,并在推特上表达了她对纽约住房市场的绝望之情: 评论区中,许多人像桑切斯一样吐槽了这间公寓: 有不少人建议她不要住在上西区,可以考虑其他区域: 更有人指出,纽约的房租还不是最贵的: 7月31日,美国房地产网站Apartment List发布了一份“全国房租报告”。报告显示,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的一居室月租金领跑全美,中位数达到2458美元,比排第二的纽约高了350美元。 图自房地产网站Apartment List 值得注意的是,前十名中,加州城市占了六席。该州南部的大洛杉矶地区是仅次于纽约都会区的全美第二大城市经济体,北部的旧金山湾区则汇聚了众多高科技企业,是美国的科技中心。 来源:观察者网  

男子將新房租漂亮女生 一年後打開房門驚呆了(圖)

一年前,大连小伙儿小王把自己的新房子出租给了两位漂亮的90后姑娘。   一年后收房时,不仅姑娘联系不上了,房子也被毁了:电视机只剩下外壳、冰箱内的食物因停电已发霉发臭、墙上房顶上被泼了残羹剩汤……   房出租特意选了女孩   去年,小王通过中介将位于大连东港佳兆业中心的一处房子出租。租房信息显示,房子非常干净整洁,尤其是夜景显得很“高大上”。   这是小王第一次将房子出租。他说,在选择租客时自己比较慎重,希望租客能好好爱护房子。最终他将房子租给了两个从外地到大连的女孩,“这两个女孩都是90后,穿得很干净利落,打扮得也很光鲜靓丽。”小王告诉记者,在他看来,这样的女生应该会很爱干净。 房子原来的样子   租期正常到今年6月份结束,其中一个姑娘中途搬离,剩下的姑娘小黄(化名)和对象继续租住。从此之后,在南方工作的小王经常接到物业的电话,“大都是因为邻居对异味和噪音不满。”   一年后,屋内一片狼藉   租约到期前,小黄确定不再续租。按照合同约定,小黄需要配合小王带中介看房。可是小王想联系小黄很困难,最终收房时,在多方见证下,他才进入自己家。   房门打开后,小王惊呆了。   鞋子、衣服扔得到处都是,当初新买的电视机已经被砸的只剩下外壳,大理石茶几碎了、卫生间花洒和排气扇均已毁坏,曾经洁白的墙面上多处被泼上残羹剩汤,甚至房顶上都被溅上了番茄酱。 一年后,屋内一片狼藉   最令人作呕的还是厨房。除了酱油和醋淌的到处都是,冰箱内的食物因为欠费停电已经发霉生蛆。“屋里的味儿都辣眼睛,就像打个火能把空气点着一样。”当时,小王被熏得直打喷嚏。   房主:强迫症都被治愈了    才一年,房子被破坏成这个样子,小王非常生气,但是此时小黄已经失联。   为了不耽误对外出租,小王只好选择自己来收拾房子,“找了很多保洁人员,人家看到现场情况后,给多少钱都不干。”小王表示,无奈之下他只好亲自收拾清理。   小王告诉记者,自己原本是处女座,有强迫症和洁癖,“在收拾房子的过程中,强迫症都被治愈了。”在他自己收拾一遍后,保洁人员又收拾一遍才符合出租标准。 小王自己收拾屋子   缴费系统显示,小王的房子欠缴水电费共计700多元,加之电视、茶几等物品损失,以及恢复房子的费用,他估计损失一共6400多元。“有3200元的押金,但根本不够弥补这些损失。”   小王告诉记者,事后他用仅有的沟通方式微信坚持联系小黄,希望讨回损失,但是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始终无果。   “外表这么漂亮的姑娘,能把房子住的这么恶心!”8月17日,小王通过个人社交平台曝光了相关图片和视频。   他告诉记者,自己曝光的目的,一是因为心中怒气还没有消,二是希望提醒其他房主,租房时不能以貌取人,外表光鲜靓丽的姑娘生活中也有可能非常邋遢。最主要的一点,他希望引起家长的注意,在教育孩子的过程中,一定要培养动手能力和卫生习惯。   网友评论   Martin:这种女孩儿,永远不懂得珍惜和感恩!因为,她骨子里,就会无视别人的一切,已经无法用没有素质和修养来形容了。   芝麻小姐:租我家房子的女生也是打扮得干净靓丽,可是她家真的是比男生的家都脏。煮完东西锅也不刷,卫生间都发霉了。哎,心疼我的房子呢!   闪光灯:对于这样的租客我深有感触,我曾经就遇到这样的女租客,甚至在床垫底下有好几个使用过的卫生巾,地上的头发都缠腿,好久不用的微波炉里都生蛆了。这样的孩子是家庭教育的缺失。   Diarmuid:爱干净不分男女,邋遢也不分男女。   阿牧:租我房子的两个女生真是爱干净,茶几和地板的缝隙都给我擦了。比我住的还仔细……   街角:报警!让她赔!这不仅是爱不爱干净的事儿,是道德问题,不能让她在社会上再去祸祸别人了。   岚:中介应该把租住双方都备案,有一方违反规定就拉入黑名单,以防后面的人遭殃! 源:新闻晨报 

熱浪來襲房東卻不開空調?多市政府將重審相關法規

资料图近日来,多伦多大部分地区持续升温,但部分公寓和设施内尚未提供空调。据CBC,在Dennis和Magdalene居住的公寓里,室内温度已于本周五达到了26摄氏度,并且仍在升温。这对夫妻称,他们已被迫开了电风扇,还去了附近的图书馆避暑,全因为公寓楼里没开空调,而由于户外维修又不得打开门窗。73岁的Magdalene说,这栋楼里住了许多身患残疾的人,对他们来说,要想离开公寓去别处避暑将更为困难。而年近79岁的Dennis则说:“我们只希望能开空调!”然而,根据现有的多伦多地方法规,公寓管理员没有责任开空调。法律规定,业主须保持在9月15日至6月1日间,室内温度在21摄氏度以上,但没有规定他们必须开或关空调。针对室内温度最高可以达到多少,地方法规也没有明文指示。随着本周气温不断升高,市政委员Josh Matlow开始给政府施压,希望能重新审阅相关法规,废除以日期为参照的旧有制度,并明文规定可允许的最低和最高室内温度。多伦多租客问题委员会(Tenant Issues Committee)的首席Matlow说:“当室外已经燥热不堪时,房东理应具备合理地关暖气、开空调的能力。”为了响应Matlow的提议,多伦多市政府执照及标准部门联合多伦多健康医疗主任,建立了“热浪警报日”。在规定的的日期中,业主需关暖气、开空调。市政府目前还和没装空调的公寓楼业主们进行联系,鼓励他们在楼层中,设置装有冷气设备的个别房间。(智苏编辑)

在多倫多 租客時薪需達到這個數字才能輕鬆付房租!

星岛资料图根据星报消息,最新研究指出,多伦多有近一半的租客每月租金占工资总额30%或以上。除此之外,租客时薪需达到24元才能应对不断上涨的房租。安省租客权益倡导中心(Advocacy Centre for Tenants Ontario)周二发布了一份报告,报告显示多伦多有46.9%的租客每月要花费工资的30%(或更多)用于支付房租;与此同时,租客时薪需达到$24元/小时,才能应对不断上涨的租金。收入的30%是一个常用的基准线,用于确定租客能否负担得起房租,或者支付房租后的生活质量如何。如果每月房租超过收入的30%,生活质量就可能受到影响。随着安省省选的临近,这一研究还提出了一些用于保护租客权益的建议,包括提供更实惠的专用租赁住房等。关于报告详情请按此查看看。(Grace编译)

多市租金失控 4青年卻租市中心豪宅月省千元?!

  4名20多岁的青年合租的独立屋位于Forest Hill,面积约3,000平方呎,拥有豪华设施,租金较各自租住柏文单位划算。 星报

房頂墜落 老鼠亂跑:多倫多這個房子住戶被迫搬離

星岛资料图根据680News消息,多伦多Parkdale的一栋公寓因环境非常恶劣,两周之前租户不得不搬到附近的一家汽车旅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返家。更令人担忧的是,他们表示房东没有做任何努力来帮助解决问题。多伦多市81 Wilson Park Road住宅的居民表示,前段时间地下室电源插座附近出现了积水,市府要求住户立即离开。目前已经有一部分居民离开。而房子的主人Rakesh Gupta却未能进行最基本的修缮,住户向记者展示了摇摇欲坠的天花板、随处可见的老鼠等。此前多个居住在Gupta其他房产的租户投诉称,他们也遇到这种类似的情况。其中一位租户表示,他认为Gupta把房子出租给一些低收入移民家庭,他们可能并不了解自己享有的权利。(Grace编译)

安省租房將實施統一合同!作為租客 以下這些你必須知道!

星岛资料图根据加通社消息,长期以来关于房东和房客之间的矛盾一直都存在。上周,安省政府发布消息称,将对省内的所有租房合约实行统一的合同文本。从今年4月30日开始,安省的房东必须用这份政府编写租约合同和房客签订租房协定。作为一个租客,专家提醒最好了解以下内容。为什么引入这个统一合同?在此政策出台之前,不同房东之间的合同可能非常不同,包含的内容可能大相径庭。租客很有可能会签署一些不合理、不合法的内容。安省政府出台这项措施的目的是将租房合同正规化,设定一项标准,排除各种不合理的条约内容。同时,由于多伦多等一些城市的房屋空置率都很低,租金很高,省府希望此举能为租户和房东打造一个平衡的竞争环境,缩小双方谈判权力的差距。租客签合同的时候应该注意什么?新合同的最后一部分允许房东添加一份额外的附加文件。尽管标准形式的合同本身已经非常全面了,房东并不需要添加什么内容。但是可能有的房东会增加一些附加的东西,比如允许的访客人数、访客能待的时间等。房客增加了哪些权利?如果租客要求房东提供租赁合同,但在21天内并未得到,他们可以暂扣一个月的租金。如果房东在当月之后仍然没有出示合同,房客就不需要再次支付此月租金。此举是为了确保租户获得合同并知道他们所签署的内容。新规定适合什么形式的住宅?这套合同适用于任何形式的住宅,包括独立屋,半独立式屋,公寓,以及独立屋地下室。但是,汽车屋园区(mobile home parks)、土地租赁社区(land lease communities)等等可能存在例外。如果之前已经签署了合同,还需要签署新的吗?所有旧租约仍然有效。不过其中包含的非法条款将会无效。如何获得更多详细信息?可以访问ACTO.ca的租客信息网页。多伦多都市住客协会联盟(Federation of Metro Tenants' Associations)也提供了一个热线电话,同时低收入人群可咨询社区法律资源。Grace编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