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05月27日 星期五 10:40:36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6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移民加拿大

上海人封城「憋瘋了」 !網絡搜索移民加拿大詞條增長2846%

■上海因疫封城后,移民留学加国申请增加。图为上海封城的景象。 路透社 【加拿大都市网】有数据显示,今年4月中国“移居加拿大条件”的搜索量环比增加2846%,在移民相关词汇检索量中位居榜首。大温一家移民留学公司负责人也称,自上海因疫情封城后,咨询移民留学的上海客人增加了不少,但本地一些来自上海的移民就表示,并未听说有亲友因为封城而想要移民的,也不会因为暂时的防疫政策鼓励亲友移民。 ■■3月28日至4月3日中国网民搜索显示,“移民加拿大条件”搜索增长了2846%。自媒体截图 根据百度搜索的数据,3月28日至4月3日“移居加拿大条件”的搜索量环比增加2846%,“出国哪里好”则以2455%的增长率排在第二。而“移民”检索量月环比增幅最高的10个地区分别为:上海(增109.61%)、天津(增41.5%)、广东(增29.79%)、江苏、陕西、香港、吉林、浙江、台湾、福建等。 指咨询移民留学上海人居多 大温一间移民留学公司负责人Wendy也表示,最近上海封城以后,向他们咨询以及签约移民留学业务的人增加了不少,其中以上海人居多,也有中国其他一些受到疫情影响的城市的居民。 “这些人都是在上海疫情爆发之后冒出来的”,她说,有人直接表示对防疫政策的担心,有人更说“自己隔离无所谓,但很怕把孩子一个人拉出去隔离,实在是很担心孩子,因此想方设法移民或者留学,至少先把孩子弄出去。” 不过,来自上海的西温市民黄小姐就表示,除了一些已经移民加拿大但目前身在上海的朋友表示想回来之外,她在上海的其他家人朋友,似乎并没有因疫情流露出想要移民的念头。 她说,她在中国的朋友圈子对于上海的防疫政策支持者和反对者各半,有些人甚至将被隔离的怨气撒在感染者身上,认为“是他们导致人们被关在家内”。 称移民事大不会冲动决定 黄小姐的母亲在上海疫情爆发前刚刚从温哥华回到上海,结果一回去就遇上封城,但所幸小区的志愿者资源比较多,因此目前还不至于缺乏所需的食物和物资。黄小姐坦言,不会因为疫情封城就鼓励在上海的亲友移民,“因为每个人的情况都不同,移民是个人需求,不适合每个人”,黄小姐说。 列治文市民王女士也来自上海。她说,她在上海的亲友并没有人表示因为封城而想要出国的,但是曾在社交媒体上看到有人说“不少人现在很想移民了”。 她认为,中国和加拿大对待疫情的不同政策可谓两个极端,一个太紧,一个则太松。上海基础人口太大,长者也较多,如果以加拿大的防疫措施来管理,也可能会令人担忧一些长者和有基础病人士的安全。 王女士说,防疫政策只是暂时性的,而移民对一个家庭而言是一个重大的决策,她不会因此就鼓励人们移民加拿大。她的父母目前也在上海居住,因为他们平时就喜欢屯东西,因此家里的食物非常充足,此外志愿者们也非常热心地帮助居民分发生活物资,“只要不要有什么突发疾病,长者待在中国会比待在加拿大安全”,王女士说。

俄烏戰爭令更多俄羅斯人想要移民加拿大

【加拿大都市网】俄罗斯入侵乌克兰,除令大量乌克兰人想到加拿大外,部分俄罗斯人也有同样想法。 俄罗斯入侵后不久,多伦多移民律师阿布拉莫维奇(Lev Abramovich)为寻求获加拿大临时庇护的乌克兰人提供免费法律咨询,他收到大量的援助请求,其中许多竟来自俄罗斯。 透过社交媒体Facebook、WhatsApp、Telegram和电子邮件,除大量来自乌克兰人的查询外,还有希望逃离俄国来到加拿大的俄罗斯人。部分人说他们对总统普京的无情侵略感到厌恶,一些人则在日益独裁的政权和国家的经济问题,深感忧虑。  阿布拉莫维奇表示,这场战争让很多俄罗斯人感到震惊,政府将言论定为刑事犯罪的措施,以及为阻止独立思考和停止独立报导的措施,这是旨在平息骚乱的严厉法律。然后西方国家开始实施制裁,部分年轻和受过教育的人意识到俄罗斯愈来愈接近朝鲜和被孤立的程度,为他们带来恐惧和焦虑。 移民律师的报告称,俄罗斯人对作为学生、外劳或永久居民身份来加拿大的兴趣激增。一些代表已提出移民申请的律师同时担心,他们的档案将如何受到加拿大和俄罗斯紧张关系的影响。 现时大多数查询都在寻找快速通道选项,但这并不容易,原因是申请人需接受生物识别、语言测试和背景审查。 至目前为止,渥太华并没效仿希腊、冰岛和拉脱维亚等一些欧洲国家,停止接受俄罗斯人的签证申请,甚至撤销他们的居留许可。不过,加拿大的签证处理需要时间,而且有很多后勤障碍,因为从俄罗斯起飞的航班有限,以及经济制裁使无法电子支付、资金转移和在加国聘请移民律师。 近年来,由于俄罗斯的经济稳步改善,加拿大没有收到很多来自俄罗斯的永久居民申请。在疫情大流行之前的2015年至2019年期间,每年约有2,200人申请。 随着俄罗斯的银行被禁止透过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系统进行国际资金和安全转账,包括万事达卡和Visa卡在内的许多全球公司已暂停及退出在俄罗斯的业务。 有移民律师亦称,从长远来看,由于俄国对乌克兰的军事侵略,预计更多有技能的俄罗斯人将寻求离开,令该国人才流失。 V06

新冠疫情令移民個案積壓 申請人求助無門非常沮喪

  【加拿大都市网】新冠疫情令加拿大移民局积压很多移民个案,申请人都求助无门。来自美国的拉丁(Jessica Radin)就是其中一位,她于一月份收到加拿大移民局的电子邮件,指永久居留确认文件已准备好,可以在政府网站下载。她立即​​登录网站,却找不到相关文件。从那以后,她和丈夫、担保人,已经致电移民局的免费电话20多次,报告没有永久居留确认文件,但都无得到回复。 电话热线通常的运作是,在拨打1-888号码后会接驳到自动语音系统,并要求输入个人资料和文件号码;然后,他们可选择有关永久居留权的专线,然后在线等待与工作人员查询。 拉丁于2008年从波士顿来到汉密尔顿攻读研究生,并在加拿大诞下两名孩子。她道出:“自动语音系统通常会说,‘我们现在的通话量异常高,我们无法回复您的询问。对于给您带来的不便,我们深表歉意。’”她又说:“电话系统有时甚至没有让我们选择等待,说直接挂线……我感到非常沮丧。这是令人难以置信。” 许多移民申请人都表示,他们面对不同程度的“信息封锁”问题,正在社交媒体和在线论坛提出投诉。 自2020年3月疫情爆发以来,很多人的申请受影响,加上政策变化,导致人们对移民局的询问激增。特别自塔利班在8月控制阿富汗后,有关安置难民查询增加,也对移民局造成打击。 根据最新的移民数据,在2021-22财年,当局的免费电话平均每周接到140,530个通话,高于前一年的85,625个通话。同时,移民局收到的网络表格提交数量从每周的29,277份增加到每周34,400份;来自国会议员和参议员的查询,也从每周平均2,616份飙升至4,711份。 部门发言人麦克唐纳(Jeffrey MacDonald)表示:“我们的首要任务是,迈向更现代化、集中化的流程,为申请人提供及时的服务,以帮助加快申请处理。” 新民主党的关慧贞(Jenny Kwan)一直关注移民事宜,她表示,议员办公室不断被市民要求帮助他们解决在申请时遇到的各种问题。她又说,自11月底以来,政府更限制议员和参议员,每天最多只可进行5次移民案件调查。“由于积压多个案件,所有国会议员办公室都正在处理大量的移民案件。因为限制他们为选民服务是不可接受的。” V10

中國與香港有9600萬人正在考慮移民加拿大

(■■调查显示很多中国大陆及香港居民考虑移民加拿大。资料图片) 一项最新的调查显示,中国大陆和香港共有6,900万成年人正在考虑移民到加拿大。而人们希望来加拿大的主要原因包括,公共服务、职业发展、政局稳定、气候宜人等。 这项调查由Hamazaki Wong营销集团,与总部位于多伦多的非牟利机构Vividata联合推出。Hamazaki Wong营销集团总裁兼创意总监黄仕儒表示,该调查于今年3月26至29日,分别对中国大陆的1500名18岁以上成人和中国香港的1500名成人,通过网上随机调查的方式做出。其中6%的受访者表示,正在考虑于未来2年移民加拿大,他们根据人口进行统计和计算后,得出有6,900万人计划移民加拿大的结论。 首位美国 英国居三 根据该调查数据,加拿大位于中国人最想移民国家的第二位,第一位是美国,根据他们的分析,有1.3亿多中国人想移民美国;还有5,200多万人想移民英国,位居第三。人们选择加拿大的理由也不一而足,最重要的3点是“开始新生活最好的地方”、“更好的气候”以及“稳定的政治环境”。而在职业道路方面,36%的受访者认为加拿大是个退休的好地方,也有28%的受访者认为这里适合创业,还有16%的受访者则表示这里学业压力没那么大。 Vividata洞察总监Rahul Sethi表示,加拿大人口正面临老龄化和出生率下降的问题,移民在改善这一问题中起著非常重要的作用。自2013年以来,加拿大每10个新移民中就有一个是从中国来的,在大多和大温地区居住的华裔中有83%不是在当地出生,华裔移民的平均年龄(38岁)也比加拿大成人平均年龄(48岁)年轻了不少,比白人的平均年龄(52岁)更年轻。 此外,研究还指出,那些想要移民来加拿大的人多数收入较高,中国大陆月收入达到3,050加元的占37%,香港月收入达到7,850加元的占43%。近5年来,华裔中移民温哥华(66%)比移民多伦多(34%)比例增加。 星岛记者王学文报道

全球最接受移民國家 加拿大排名第一

据一项新的全球性调查显示,加拿大是全球最接受移民的国家,排在第2及第3位的分别为冰岛和新西兰,美国排名第6。尽管本国和美国在移民政策上现在截然相反,但两国仍是高度接受移民的国家。 据《加拿大移民通讯》(CIC News)报道,总部位于美国的分析及咨询公司盖洛普(Gallup),于2019年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民意调查,涵盖全球145个国家,每个国家约有1千人接受电话或面对面访问形式的调查。 受访者被问及他们认为,移民居住在他们的国家、成为邻居,与他们的家人结婚,是好事还是坏事。盖洛普将受访者对这3个问题的回答创建“移民接受指数”(Migrant Acceptance Index),每个国家获得0至9分的得分。分数越高,表示该国家对移民的接受程度越高。 加拿大在所有参与调查的国家中得分最高,获得8.46分。美国以7.95分排在第6位(见附表)。 加美两国的新排名都较2017年有所上升,当年加国排第4,美国排第9。从2017年以后,两国的移民政策走上了相反的道路,本鼓励更多移民,而美国政府则推行保护主义。尽管如此,两国公众对于移民的观点似乎都相对积极。 认可特朗普者较不接受移民 与2017年的调查结果一样,新民意调查显示,加美两国的移民接受程度与政治派别之间存在相互关系。在美国,认可特朗普当总统的受访者较不接受特朗普的受访者,对移民的接受度要低。相比之下,认同杜鲁多的加人比不认同他的人,更接受移民。 研究人员发现,在美国,主要以所在城市和国家识别自己身份的受访者,与主要以种族或宗教信仰识别自己身份的受访者相比,对移民的接受程度有所不同,前组受访者的分数为8.16,高于后一组的7.69。 而在加拿大,无论受访者以何种因素识别自己的身份,他们对移民的接受度没有差异。 两国按年龄划分的群组,对移民的接受程度也各不相同。在美国受访者中,年龄越大,对移民的接受程度越低,15至29岁和65岁以上组别的移民接受指数之间,相差了将近一个整指数点,前者为8.34,后者为7.37。而在加拿大,各年龄组别之间没有真正的统计差异。15至29岁年龄组的得分为8.32,是所有年龄组中最低的;而得分最高的是30至44岁年龄组,分数为8.54。 此外,民调还发现,在城市地区居住和受过较多教育的人中,对移民的接受程度更高。这些发现与2017年的民意调查结果一致。

去年來加拿大的難民 政治宗教迫害最多

(■■移民部文件指出,抵加申请难民的,主要来自亚洲和非洲的国家。 美联社) 由移民律师李克伦(Richard Kurland)主编的最新一期《移民资讯汇编》(Lexbase),引述移民部2019年12月中旬的一份文件,分析世界各国国民因政治和宗教迫害而来加申请难民,或采非正常渠道移民加国的情况,显示这些国家都在亚洲和非洲。中国亦是国民因宗教迫害申请加国难民最多的国家之一。 这份于2019年末写成的文件指,政治迫害和宗教迫害是该年度,各国国民申请加拿大难民的最主要原因。政治迫害亦是各国国民非常规移民(irregular migration)的第一大原因。研究显示,由于相关国家政客以制造社会分裂来牟取个人利益,上述情况在2020年将会持续。 主要来自亚洲非洲国家 文件指,在2019年国民因政治迫害,而非常规移民加拿大最多的国家,包括苏丹、埃塞俄比亚、伊朗、印度和土耳其。文件当时预计,来自上述5个国家,及来自孟加拉和巴基斯坦的国民,在2020年仍将是以政治迫害理由,申请加国难民数量最多的群体。 宗教迫害是各国民众非常规移民加拿大的第二大主要原因。2019年因这一原因申请来加的人士,主要来自于印度、伊朗、尼日利亚、巴基斯坦和中国。由于全世界各地宗教自由状况不断恶化,宗教迫害未来仍会是非正常移民加国的主要动力之一。预计2020年因宗教迫害申请加国难民的人,主要来自于埃及、伊朗和巴基斯坦。 文件又指,非洲国家阿尔及利亚(Algeria)在2019年度发生政局动荡、示威抗议等,令该国2019年申请加国难民的人数预计达到650人,大大高于2018年的428人。此外,在2019年斯里兰卡、安哥拉、卢旺达新晋成为申请加国难民最多的前20个国家,其申请人数都因政治迫害和时局动荡而有大幅增长。相反,埃塞俄比亚及东非国家厄利特里亚(Eritrea)因两国于2018年达成和平协议,在2019年申请难民的人数都有减少。星岛综合报道

美國新冠肆虐 想移民加拿大者暴增

(■■在卑诗加美边境和平门公园(图)举行婚礼,现在越来越普遍。CBC) 加美两国的移民律师表示,由于美国疫情形势严峻,过去几周有意移居加拿大的美国人显著增加。 在华盛顿州工作的美国移民律师桑德斯(Len Saunders)对Global电视台表示,美国人担心死亡率、担心全美范围内感染个案的猛增,他们将加拿大几乎视为避风港。他说,想移居加拿大的美国人,要么在加拿大有配偶,要么有未婚对象或伴侣,或者有可能通过父母申请加拿大公民身份。 有律师称咨询量增两三倍 加拿大移民律师贝兰格(Mark Belanger)则称,他发现一些大流行前正在加拿大探望家人或陪伴伴侣的美国人中,现在希望申请永久居民身份或工作许可的人“大幅上升”。他透露,对于如何留在加拿大、甚至移民到加拿大等相关程序的咨询量,较往常增加了两三倍。 同时,从美国陆路入境加拿大的人数正在增加。 加拿大边境服务局提供的数据显示,2020年4月6日至4月12日,有107,795人进入加拿大。 在7月的同一时期,这一数字上升到172,842人,比三个月前增加了60%。 贝兰格指,如果没有任何家庭关系,要在加拿大获得工作身份要困难许多。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现在在加美边境的和平门公园(Peace Arch Park)举行婚礼变得越来越普遍。他说,“现在每天都可以看到有婚礼举行,我基本上已经成为许多人的婚礼协调员。” 对于许多跨境夫妇来说,结婚是未来移居加拿大的绝佳方式。但是对于那些无法在一个中间点见面的人,贝兰格透露,他正在调查具有法律约束力的视频方式结婚,能否被两国移民当局均认可。他说,通过虚拟结婚担保配偶的新时代可能已经来临。星岛综合报道

為了逃離特朗普!美國夫婦穿越2600公里移民加拿大…

星岛资料图根据CBC消息,一对来自美国的夫妇不喜欢总统Trump最近从美国移民到了加拿大,定居在了哈利法克斯。Heather Vargas和她的丈夫Robin Vargas都是说到做到的人。这对美国夫妇收拾好行李,穿越2600公里赶到哈利法克斯,他们还在加拿大庆祝了新年,他们成功做到了。夫妇俩从南卡罗来纳州开车三十五小时后,在12月31日早上六点到达了哈利法克斯,带着他们的狗狗。2016年Trump当选美国第45任总统的当晚,有20万美国人涌入了加拿大移民部的网站。两夫妇就是其中的两人。第二天两人再次登录了移民部网站,想看看如何真正做到移民。这对夫妇表示促使他们移民加拿大的不仅仅是Trump,不过Trump确实是一个刺激因素。夫妇俩去年春天访问了哈利法克斯,申请并最终获得了永久居留权。Heather Vargas表示,他们计划在下一次美国大选中在国外投票。到达哈利法克斯之后,这对夫妇花了一周时间将行李拆包、获得驾照、注册汽车、获得健康卡以及买家俱。现在他们已经有了一些新的朋友。C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