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3年01月31日 星期二 18:58:19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29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税务局

驚!稅務局嚴查多倫多及溫哥華61000名房主!有四人被定罪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税务局(CRA)近日完成了对多伦多及温哥华61000名房主的税务审计。并表示,有四名申报税务的房主被定罪。 据Blacklock’s Reporter报道,加拿大税务局为了抓捕逃税者,对温哥华和多伦多的数万名业主进行了调查。 "加拿大税务局已就安大略省和卑诗省完成了完成了超过6.1万次关于所得税、消费税(GST)、新住房和新出租物业抵免的房地产审计,造成超过20亿加元的审计评估或夸大的消费税抵免额。"联邦内阁在提交给下议院的一份调查报告中写道。 这些数字涵盖了截至2021年9月30日的6年期间,61,000次审计中的13项刑事指控。 税务局表示,有四名报税人因温哥华和多伦多的房地产交易而被定罪。 工作人员写道:“关于房地产市场的逃税问题,自2015年以来,加拿大税务局(Canada Revenue Agency)就一直把重点放在房地产交易数量一直很高的主要中心,比如大多伦多地区和卑诗省的低陆平原地区。” “一般来说,是否接受税务刑事调查取决于许多因素,包括证据的可用性和起诉的可能性。” 保守党议员亚当·钱伯斯要求提供这些数据。 ref:https://vancouversun.com/news/national/cra-completes-61000-audits-of-toronto-vancouver-property-owners/wcm/bd86ddcc-71df-4311-8bb1-f077efe9ee18 图片:加通社 编译:YUAN

稅務局可追回部分就業保險金 作疫情福利金還款

【加拿大都市网】现时有超过100万加拿大人必须偿还加拿大紧急援助福利金(CERB),在某些情况下,可追回就业保险金(EI)以作还款。据星报报道,一名最近分娩的受助人获悉,加拿大税务局(CRA)将收回其50%的EI以偿还她的欠款。 居住在卑诗省的克莱尔(Rae Clair)的工作场所于疫情爆发初期关闭,她申请并获批EI,其后更转为收取CERB)。她当时是一名单身母亲,每月房租已占1,500元支出。 她最近收到CRA的信件,称她在2020年收多了CERB,需偿还2,000元。 克莱尔是最近收到债务通知(NoDs)的约170万加拿大人之一,他们必须偿还紧急福利金。 CRA于5月时表示,除2021年年底外,将开始寄出重新确定通知(NoR),向加拿大人对其CRA账户上的债务提供建议。  此外,加拿大就业及社会发展部(ESDC)亦向在2020年、未达资格收到2,000元预付款的人发出NoD。 克莱尔对CRA收款的方式感到困扰。她的第二名孩子最近出生,正休产假领取EI,但CRA将收回其50%的EI以偿还她的CERB欠款。 她称可以还款,但CRA是从EI拿走了她的钱。领取产假或标准育儿福利的父母有权获其收入的55%作EI,每周最多638元。) CRA向星报发出的声明表示,领取EI的人将以其EI福利率的50%,自动收回其CERB债务,那些需较低付款的人应联系CRA; 没资格获疫情福利的人也可要求以还款额作其纳税申报表的扣减额。 克莱尔曾致电CRA磋商付款安排,CRA称至少需要EI的25%作还款。她在4月份休产假后,尚未收到任何EI。 ESDC的代表没有对克莱尔的个案发表评论,但于声明表示,有EI债务的人,包括 CERB,可能会透过其EI作债务补偿。 声明指,在2020年3月15日后申请EI的人均由CERB处理。这意味在疫情初期申请EI的人反而获得CERB。 V06

稅務局再發CERB核實信,收信後務必恢復,否則或受處罰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税务局正在向疫情期间加拿大紧急响应福利金(CERB)的领取人发出新一轮的审核,以确认他们有资格获得帮助,并警告不符合申请资格的人需要还款。 这是税务局第二次向CERB领取者发信,作为验证领取人是否符合领取每周 500 加元福利金资格的流程。 到去年年底,CRA已经发出了超过441,000封信,要求收信人核实是否符合领取资格。 从今天开始,CRA将再次发出数千封信,这次的目标是那些可能从 2020 年 4 月中旬开始,每月领取额度超过1000加元福利的人。 CRA表示,收到信件的人的税务信息表明,他们在接受援助期间收入过多。 信中说,CRA将为任何必须无息退还部分资金的人制定灵活的还款计划,同时警告称,对于那些不回复政府信件的人,将收到处罚。 联邦政府在疫情开始时迅速推出了CERB,申请人只需初步证明他们符合资格即可领取。 在2020年3月和 2020年4月间,有超过300万人因疫情封锁失业。政府为了加快援助速度,尽可能简化了前期资格验证。 最终,有890万人通过CERB领取了816.4 亿加元的补助。 不过联邦政府一直表示,税务局将在后期审查申请人资格,以追回错误的付款。 去年 3 月审计长凯伦·霍根 (Karen Hogan)表示政府的加速付款导致了欺诈行为和不当付款。联邦政府表示将用四年时间追踪每一笔不当付款。 “本周将只发出几千封信。这只是开始。”CRA 负责收集和验证的助理专员马克·勒米厄 (Marc Lemieux) 说。 “最终,对于如此规模的项目,我认为税务局将发送数十万封信,要求人们验证他们的资格。” 在2020年底寄出的信件中,CRA要求一些收件人证明他们在收信前12个月内至少有5000加币的收入,以证明他们符合福利领取标准。 然而,这些信件引起了担心无法偿还的低收入者的担忧,并将 CRA 的信息解释为在当年年底之前就要还款。 该机构似乎已经从那次经验中吸取了教训。Lemieux 表示,信件表明该机构掌握了一些信息,并希望获得更多细节来验证领取人的资格。  “人们可能犯了错误,他们的情况可能在领取福利期间发生了变化,”他说。 目前还没有人被要求还款。收到信后,收件人将有 45 天的时间联系 CRA,之后该机构可能会决定该人是否要还钱。 Lemieux...

稅務局將給20萬加拿大人發福利審查信,收到信後要這樣做

【加拿大都市网】如果今年收到税务局的信,称正在审查你去年领取的福利,不用慌,今年税务局将审查20万加拿大人的福利资格。 在最近发出的通知中,CRA称每年都会给20万加拿大发出这封信,以确保加拿大人在过去一年给政府提供的信息是准确的,而且收到了正确金额的福利。 Are your benefits being reviewed? It’s not just you – we send about 200K letters a year to confirm we have the right information...

CRA有10億元未支付支票 快來看看他們欠你錢嗎?

【加拿大都市网】数百万加拿大人可能会被加拿大税务局(CRA)欠钱,但不少人甚至都不知道! 根据政府机构的数据,自1998年以来,CRA总共有大约10亿元的未支付支票。 快来看看这些未支付的支票里面有没有属于你的吧!很多种情况都可能导致CRA欠你的钱,例如搬家但没更新地址、支票丢失,被盗或损毁等情况都可能导致支票无法兑现。 这里有一个简单的方法查询CRA是否欠你的钱:只要你在CRA有一个在线账户即可!登录账户,进入“My Account”,点击“Related Services”下方的“Uncashed Cheques”即可查询到你是否有支票还在CRA那里! 值得一提的是,CRA的支票永远不会过期,所以即使你认为自己几年前丢了一张支票,也值得一看。也许他们可能欠了你上千元钱呢!   (编辑:北极星) (Ref: https://www.narcity.com/en-ca/money/cra-unpaid-cheques-total-1-billion-you-could-be-owed-thousands) (图片来源pixabay,仅作说明使用)

女子錯誤使用TFSA 險被稅務局罰近2.8萬!

【加拿大都市网】近日,一起与税务局之间的法律纠纷案件引起了民众关注,也提醒了大家在处理税务方面事务时,一定要小心谨慎,否则将与税务局有很多不必要的纠缠。 案件的起因是这样的,某女士2009年不小心在免税储蓄账户(TFSA)超额供款。隔年6月,她收到了税务局方面的通知,超额供款的税款是33.81元。于是她付了税款。在同年,她搬去了美国工作生活,从2010年-2018年期间,她每年都会向TFSA账户存钱,2014年的时候甚至存入了30000元,而在此之前,她还咨询过银行职员,询问自己不住在加拿大是否可以向TFSA账户供款,银行员工咨询分行经理后表示该女士可以供款。 然而实际上,这个建议是错误的,该女士的情况不符合向TFSA账户供款的规定,不幸的是,她2018年才知道这一情况。于是她立即取出了TFSA账户内的所有钱并关闭了账户。紧接着她联系了税务局,被告知要提交一封信详细说明为什么应被豁免税款、罚金和利息。 税务局方面表示,该女士犯了两个错误,一个是2009年向TFSA账户超额供款,另一个是2010年起移居美国后仍向TFSA账户供款。税务局认为该女士在2010年收到超额供款通知后仍然以非居民的身份向TFSA超额供款,所以没有接受她的解释,认为其应补缴税款、罚金和利息共计27640元。 该女士对此结果不服,申请二次审核,仍然被拒绝。但实际上在这里税务局方面也犯了一个错误,即错误地认为2010年超额供款的警告信与之后以非居民身份继续供款是同一码事。实际上超额供款的警告信对应的是2009年的超额供款事件。该女士并非在收到警告信后仍然无视警告继续供款。 不过万幸的是,联邦法官在2020年12月的裁决中发现了CRA的错误,最终宣布CRA拒绝该女士请求不合理,该女士胜诉。 从这件事可以看出,税务局方面也并非绝对完美,在某些事情的处理上也有漏洞。与之打交道要细心方能保护自己的权益。另外,在处理与税务有关的事物时,应该咨询有专业知识的会计师、律师或理财师,很多复杂问题并不适合咨询普通银行职员,否则可能被误导。 (编辑:北极星) (Ref: https://www.canlii.org/en/ca/fct/doc/2020/2020fc1150/2020fc1150.html?searchUrlHash=AAAAAQARVEZTQSBub24tcmVzaWRlbnQAAAAAAQ&resultIndex=1) (图片来源图库)

稅務局警告21.3萬加拿大人退還CERB救濟金!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税务局(CRA)警告可能已经获得两笔CERB救济金的加拿大人退还救济金。 “对于同时在Service Canada和CRA申请CERB救济金的个人,税务局已经向他们发出了邮件,并说可能需要他们退还一笔不应得的救济金。”税务局的发言人在邮件中写道,“这封邮件并不是要他们立即还款,而是说纳税人可能需要退还多得的救济金”。 税务局表示,希望多得CERB的人在年底前把多得的部分还回来,如果不这样做,那这笔钱将作为需申报的收入出现在明年T4A的退税单上。 税务局发言人表示,多领了救济金的人也许并不是有意欺诈或者做出不道德行为,可能只是无心之失或者不清楚申请流程所导致。 发言人同时表示,现在已经有不少多拿了CERB的人把多拿的钱退了回来。根据最新的数据显示,CERB和CESB总计收到了94万5千份自愿退款。这主要是因为在疫情爆发初期,人们对如何申请这些福利感到困惑所导致的。 不过,如税务局发言人所说,税务局虽然警告多得CERB的人还款,但是并未规定强制还款日期,这主要是由于疫情原因,联邦政府暂停了催债业务直到疫情结束,尽管目前还不知道疫情什么时候能结束。 最后,税务局还警告加拿大人要警惕CERB的还款诈骗行为,包括伪造的税务局短信、电子邮件或电话,以及一些要求提供资金或个人信息的行为。   (编辑:北极星) (Ref: https://www.cbc.ca/news/politics/canada-revenue-agency-cra-cerb-pandemic-covid-1.5812925) (图片来源pixabay)

救助金遲遲未收到 稅務局驗證電話被打爆

(■■申领联邦紧急救助金人士抱怨遭拖延数周。资料图片) 联邦严防疫情紧急救助款的欺诈行为,令一些申请者抱怨“加拿大紧急学生福利”(CESB)、加拿大紧急应变福利计划(CERB)申请拖延数周无法获得,加拿大税务局(CRA)承认被要求验证的电话热线数量大,难以及时应对。 据Global电视台报道,渥太华大学(University of Ottawa)化名保罗(Paul)的硕士生表示,他自6月中旬以来便无法领取CESB,这令他感到极度焦虑,因为不知道将来会是怎样。 当保罗在税务局网站登录重新申请CESB的时候,屏幕出现蓝色横幅,提醒他拨打身份验证服务电话。接下来的一个星期,保罗拨打该电话并分别与3名不同的税局工作人员交谈过,他们都表示税局将会跟进并核实他的身份,但5个星期过去了,他的账户仍然处于关闭状态。 他说:“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像我一样,只是坐在那儿等著,并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伤障找工难 补助迟未获批 患有多种精神健康障碍疾病的保罗表示,他指望政府能提供援助,以弥补因新冠疫情造成的收入损失。疫情爆发时,保罗刚从学校毕业,正准备转到精神卫生部门工作,但因为疫情这一切烟消云散。他于5月份首次申请了CESB,并因为伤障他获得了2,000元的最高补贴。 他说,5月的补贴帮他付了一些账单,6月他仍然很难找到工作,但当他再次申请时却迟迟不能获批,他不得不把5月拿到的钱,一份当两份掰开来花。 保罗要求Global电视台为他匿名,因为他不想因此影响他未来的职业生涯。 其他许多申请加拿大紧急应变福利计划的人也声称遇到了类似延迟,以及身份验证的问题。 渥太华居民杜斯特(Joe Doucet)说,加拿大税局的网上系统阻止他在6月7日至7月4日的福利支付区间再次申请CERB。 身份验证系统耗时耗力 杜斯特是一名技术支持人员,因疫情在3月份失去了工作,他说他已经申请并获得了前3个福利区间每月2,000元的福利,并没有任何麻烦出现。 但此次被系统阻止后,他自6月10日开始每天都拨打加拿大税局验证热线,花费了一个多月时间,问题才得以解决。 他说,开始拨打政府的1-800号码热线时对方会留下他的名字和电话,并承诺会回电给他,一开始是说2至5天,后来说3至10天,最后干脆不给预计的时间。 税务局在一份声明中回应说,税局于6月初启动了免费电话验证和身份保护服务专线,要求在处理某些申请之前先对申请人进行验证。 加拿大税务局发言人比拉姆(Etienne Biram)表示,免费验证有时会收到大量电话,因此会出现一些电话无法接通,该局正在努力调整这项服务,以确保申请人能及时获得有效的服务。 税务局并未透露有多少名工作人员服务于身份验证系统,但表示增加了员工数量和热线数量,以提高处理能力。回电时则根据申请人情况确定优先级别。

加拿大260萬筆銀行記錄 提供給美國審查

加拿大税务局本年至今,向美国国税局发送了90万项属于本国居民的财务记录。CBC 根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周二报道,在一项具争议的讯息共享协议下,加拿大政府向美国税务部门提供的加国居民银行记录数量,正在急剧上升。由2014年至今已为260万笔。 加拿大税务局(CRA)在9月份向美国国税局(IRS)发送了90万项属于本国居民、有关2018年报税年度的财务记录,比上一年增加了差不多三分一。 同时,CRA更调整有关2017报税年度的共享记录数量,由最初公布的60万项,更新为70万项。 有关人士或须在美缴税 事实上,加国向IRA提供的本国居民财务记录数量一直在稳步增长,由2014年的15万项,增加到2015年的30万项,至2016年更攀升至60万项。迄今为止,加国已经提供了合共260万项财务记录予美国。这些人士可能在美国须要缴纳税款。 不过,记录数量并非相等于受影响的加国居民人数,因为一些人可能拥有一个以上的银行账户,也有联名账户属于一个以上的持有人,包括没有美国公民身份的加拿大人。 有关讯息提供是根据加拿大与美国签订一项具争议的协议。 而该协议是两国在美国政府通过《外国账户税收遵从法案》(Foreign Account Tax Compliance Act,简称FATCA)之后。FATCA旨在遏制离岸逃税活动,要求外国金融机构提供有关可能受到美国税收影响人士所持有账户的资料。 与大多数国家不同,美国是根据公民身份而不是居住地来征收所得税。一些加拿大人的父母是美国公民,或者因为在美国出生而要缴付美国税款。综合报道

安省教師奇招搬家 還得到稅務局的補貼

安省一名教师测试联邦税法的极限,用独木舟搬家并申报搬迁费用的税务减扣,竟然获得加拿大税务局(CRA)接受。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54岁的教师科奈克尼(John Konecny)在申请2014年从安省域比镇(Whitby)搬往渥太华费用的税务减扣时,遭税务法院法官拒绝。之后他决定尝试测试一下《所得税法》(Income Tax Act)的极限。CRA目前的规定是,因工作或上学理由前往40公里以外地点的国民,可将符合条件的费用从应税收入中扣除,这意味着他们不必为作为搬迁费用的那部分收入纳税。 自1980年代毕业以来,科奈克尼每年都在两个城市间来回搬迁:在常规学年,他在安省南部的学校教书;夏季则在安省东部教暑期课程。 直到5年前,科奈克尼的搬迁费用都成功获得了税务减扣,但2014年,CRA拒绝了他申报的1,400元搬迁费。科奈克尼打官司到税务法庭,法官认为,他每年到渥太华不是“搬家”,而只是工作假期。科奈克尼不仅输了官司,还花了3千元的法律费用。 科奈克尼遂花时间在法律图书馆,研究可能开创税法先例的对策。尝试用独木舟搬迁的最初想法,其实源自法官的一句调侃,他最终决定一试。2018年6月26日,该学年的最后一天,科奈克尼把食物和衣服装进了一艘蓝色玻璃纤维独木舟中,开始了跨越5个省立公园的水上搬迁之旅。科奈克尼自己称这次搬家为一场“蒙提-派森(Monty-Python)式的闹剧”。 最终,科奈克尼申报的费用刚好不足1千元,包括5个省立公园的门票、3晚的篝火木材成本以及几个用于食物保鲜的冰袋费用等。 科奈克尼于上周获悉,CRA接受了他的费用申报。他的研究表明,他可能是自1972年《所得税法》进行重大修改以来,第一个成功申报以独木舟方式搬家费用的人。 学者:与驾车搬迁无异 渥太华大学(University of Ottawa)税法教授克里希纳(Vern Krishna)表示,CRA接受科奈克尼的费用申报并不奇怪。虽然他在选择交通方式方面做得有些不同寻常,但是原则上,他的行为与驾车穿越全国的人完全没有分别。他只是在以低成本的方式搬家。 卡尔顿大学斯普罗特商学院(Sprott School of Business at Carleton University)会计学教授布劳德(Francois Brouard)认为,《所得税法》并未明确规定,哪些类型的交通工具是可以接受的搬家工具,亦未确切说明哪种类型的支出是合理的。布劳德认为,有时候法律会有一个灰色地带。 科奈克尼已经在筹划他的下一次搬迁,有朋友建议他,狗拉雪橇是一个相当不错的选择。 (题图为2018年6月,科奈克尼的独木舟和自行车停放在一个途径的省立公园。科奈克尼供图)

稅務局不接受媒體採訪 稱會直接和事主聯繫

《加拿大都市报》记者针对刘女士的投诉向加拿大税务局(CRA)发出了采访申请。在咨询过相关部门负责人后,传讯专员Etienne Biram对本报记者反映的投诉案件回应,“CRA致力于持续地改善服务,以确保可以完全满足加拿大人的需求。改善呼叫中心(call centre)的可访问性和呼叫中心工作人员(call centre agents)传输信息的准确性,对于更好地为加拿大人服务至关重要。” 至于刘女士提出的隐私顾虑,包括希望通过媒体的跟进,得知到底是谁与自己曾经登记结婚,Biram则表示:“《加拿大所得税法》(Income Tax Act)第241条的保密条款(confidentiality provisions)禁止CRA讨论具体案件(specific cases)。但我们可以确定,CRA正在就此案件直接和该纳税人联系解决。” 错误登记资料只需沟通调整便可 擅长税务上诉的加拿大中华商会前会长、注册会计师胡商在接受本报记者访问时表示:“民众毋须因CRA服务的不完善,而质疑加拿大的税务系统和技术性。结婚以后变为一家人,身份与单身时的不一样。单身时福利算得多一点,结婚后算得少一点。两个人分居以后也会有变化。补贴都是以人头来算的。单身成本要高一些,加一个人肯定不会给双倍的钱。税法在补贴方面也是这样考虑的,达到一定收入水平就没有这个补贴了。 OTB是安省政府的给低收入的补贴,案例中的刘女士拿到这笔钱,说明结婚前收入是较低的。结婚后肯定是两个人的收入合并了,就不会符合拿这笔钱的资格,因此税局会要求退税。但错误地登记了婚姻信息的确是服务上的不完善,只需沟通调整。” 记者向胡商提出,在从业生涯中,税局无厘头地搞错民众身份信息的事情多不多,胡商回应,“整个加拿大社会都很重视税务的问题。这种情况很难评论多少,一般税局并不会搞错。税务上其实不存在投诉的问题。投诉只能投诉CRA的办事态度、方法或服务质量。税务本身的问题不存在投诉的问题。税务本身合不合理的部分,只能是专业的、技术上的。除了专业以外,就是程序上的。” 刘女士和王先生均向记者表示,非常担心他们的隐私问题。刘女士质疑,为何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谁想和她结婚就能登记为结婚的状况?“随便谁都可以声和另一个人结婚了吗?我们民众应该怎样做才能确保自己在税局的信息无误得到保障?” 错误属技术问题 申请调整即可 胡商对此回应,税局对婚姻状况的认可,都是根据民众报税的时候自己报婚姻状况为主。 “刘女士的案例中,如果税局纪录显示她2009年结婚,到现在已经有10年了。她现在的问题就是,如果因为这项登记是错误信息,导致她以后任何一年拿到的福利减少了,可以向税局的调整部门按照单身的形式去申请调整。不应再纠结到底是谁把信息搞错了。谁搞错不重要。重要的是,当时是单身,那就需要把从2009开始的婚姻状况,一直到2018年修改为单身。如果税局拒绝这样的修改,才涉及到上诉。”本报记者

華裔婦女10年前「被結婚」 稅務局追福利要交3000元

居住在万锦的刘女士,28岁的时候发现自己18岁时就“被结婚”了。这桩“糊涂婚”就存在于刘女士在加拿大联邦税务局(CRA)的档案上。刚刚新婚且是初婚的刘女士不禁问:“当时到底是谁,怎么样和我结了婚?”详细报道请参阅周五出版《加拿大都市报》。 刘女士和王先生在2018年10月结婚。2019年申报2018年的税务时,二人更改了婚姻状况为“已婚”。刘女士对星岛《加拿大都市报》记者:“今年年初报完税后,因为结了婚,我们的HST要合并到一个。在2月底,我收到了6封税局的邮件,发现分别是2015-17年这3年的HST和GST退税信,说我这三年的福利不该领,要还回去。另外三封,是2015-17年安省延龄基金福利(Ontario Trillium Benefit(OTB)的信,也是说这些退税的福利不该领,理由是我的婚姻状况变了(marital status change)。这6封信算起来我总共要给税局补接近3,000元加币。为什么?我刚结婚不到一年,却有这样的纪录变化?是我那个婚姻状况变了,导致我要给税局这么多钱?” 刘女士此和税局开展了漫长的拉锯战。 每次致电都要重新讲述一次故事 刘女士从事金融类工作,工作忙碌。“我都是用最快的速度和税局沟通。每次我给税局打电话都要等半小时以上,他们说税局的纪录里有我在2009年12月31号结过婚的纪录。我当时整个人特别震惊。我那时候在上高中的11年级,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会突然出现这个错误的纪录。” 刘女士坦言,自己的先生对此也非常恼火,曾经很正式地询问她到底是不是以前结过婚有所隐瞒。“我很想尽快解决问题。在和CRA的电话中,我几度询问这个纪录从何而来,他们没有答复。税局只是说这个纪录出现在我档案里的时间是2019年2月13日,我们是2019年3月3号报税,才向税局申明已结婚。税局要求我把婚姻情况写一封信解释,把结婚证明附上,发传真(fax)去。” “我在3月中发了传真,但一直没有回音。我打电话,有一个不同的人接电话,我又把所有的故事再讲了一遍,他说发传真税局不一定能收得到,要写信(mail)。我又把传真的东西都打印出来,再去寄信,那时已经3月底了。写信后,还是没有回音。我就再次给税局打电话。这次接线的人告诉我说,你不能写信,因为在报税季节,税局收到的信太多。他们说,我在税局的“我的账号”(My Account)上,有电子提交文件的选项(submit document),可以把所有的东西合成一个电子版,上传到my account,拿到一个回执(reference number),会有人处理。 我就又把所有传真文件再上传,还加上了我写的说明文件,最后我附上了一封投诉信(complaint letter),合成电子版,上传到my account。这时已经是4月中下旬。” 2019年5月,在刘女士与税局4次沟通后,刘女的丈夫王先生却收到CRA打来的电话,核实他的婚姻状况,税局阐明,为了核实刘女士的资料,所以查问王先生过往的婚姻史和居住史。刘女士续说:“在打了4次电话后,CRA终于说正在处理我的个案,还告知最快一周内就有结果。 当时电话里的人告诉我,不需要付这将近3,000元钱,但一周后什么都没有发生。5月下旬我又给CRA打电话查问进展。此时税局接线员告诉我,我还要再上传一次文件。我非常无奈,又上传一次。7月份,收到一封CRA的信,说我还欠税局700多元。” 从头到尾没有一个人跟进我的案子 刘女士表示这次自己彻底惹火了。“这笔钱和之前要我交的那笔不一样,的确有一些钱是调整过的(adjusted),但是没有完全调整对。我再次给税局打电话。他们说,所有的调整都是福利部门(benefit department)和退税部门(GST/HST department)管的,税局接线员不能直接操作。把我转到福利部门,我在线上又等了20多分钟,他们说我的确有个错误的婚姻状况纪录,但是已经被删掉了。 大概在一两周左右,会在我的账户上作调整。因为这条纪录已经删掉了,退税部门也不再需要我打电话,因为该纪录是相通的,会去到各个部门。大概又过了两周,我的确看到他们把不应该我付的钱调整过了。但是他们只调整了我2017和2016两年的,反而2015的到现在还没有调整过,因此我仍然欠税局大概700多元。” 刘女士自7月份后没有再联系税局。她很沮丧地对记者表示,自己的隐私不但随便可以被人篡改,就连调整的事情,还要自己三番五次不断地重复申诉。每次长时间等候,并重复所有的过程和情节,让她相当崩溃。“我想投诉的地方是,CRA拥有大量人力,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个低级错误的信息。犯错可以理解,但是处理事件的效率太低。 他们每一次接我电话的时候都有做记录(notes)。但下一次都需要我再重新说一遍。我的事又比较复杂,每次讲我这个故事都要花十几分钟。没有一个人从一开始就和我说准了,到底用那种方法解决这个问题。所有的文件用不同的方式发了四次。我初期去传真、寄信,其实都是不需要的。从头到尾没有一个人跟进我的案子。”本报记者文琪报道

投資建房獲大額退稅?稅務局提醒小心地產騙局

■■CRA提醒民众,小心地产投资新骗局。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讯   加拿大税务局(CRA)周五提醒民众,小心以减税为诱饵的地产投资新骗局。 税务局表示,这些骗局通常是以大额的税金减免机会为诱饵,要求投资者对某一地产项目进行投资。其中不少声称,可以通过有限合伙制(Limited Partnership)的投资方式,获得高于投资金额两倍的减税额。比如投资5,500元,就可以在报税时,以金融服务、租户改善支出(Tanent Improvement Cost)等名目,申请抵销1.25万元的税额。 但事实并非如此。税务局强调,虽然有限合伙制公司和普通的合伙制公司(partnership)及有限公司(corporation)所享受的政府税务优惠政策相似,但按照规定,前者承担风险责任最大限度都不超过其投资金额,因此也无法减免双倍税额。 如果有人报税不实,或是参与骗局都将面临严重后果,包括罚款和入狱等。税务局提醒纳税人如果发现所报税额有误,应及时更正;投资者在作出投资决定前要咨询专业人士,对于听上去过于美好的投资项目,更要小心谨慎。综合报道

加拿大稅務局被爆與富豪私了!而且不是第一次

■■税务局被曝与毕马威的富豪客户达成庭外和解。CBC 加拿大税务局(CRA)被曝再次与涉离岸避税丑闻的毕马威会计师行(KPMG)富豪客户,签署秘密庭外和解协议。税务公平权益倡导组织称,政府在打击富人逃税方面,承诺很多却不见行动。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和Radio Canada获得的联邦税务法庭(Tax Court of Canada)文件显示,参加毕马威臭名昭著“曼岛(Isle of Man)计划”的维多利亚富豪家庭库珀(Cooper)家族的两名成员,已于5月24日与税务局达成庭外和解。  但有关和解协议的详细信息,甚至讨论该议题的会议记录都密不透风。记者只是在税务法庭的文件中,偶然发现有提及该项最终和解协议的内容。 记者在法庭文件中偶然发现 由本国最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毕马威精心策划的曼岛避税计划开始于1999年,税务局在2015年向税务法庭提交的文件指,该计划“故意欺骗”联邦监管机构。毕马威的做法是让富豪客户表面上看来已经将他们的财富捐赠给了匿名的海外空壳公司,而他们的投资收入被作为免税的礼品返还,从而逃避数千万元的税务。但有关曼岛计划的重要细节,包括毕马威高级管理人员所扮演的角色,至今仍是一个谜。如果没有公开审判,这些细节可能会继续保密。 倡权组织Canadians for Tax Fairness的执行总监桑格(Toby Sanger)指,税务局不应该同意和解此案。他认为,联邦税务部长勒布蒂耶(Diane Lebouthillier)在打击富人和公司的逃税行为方面,已经做过太多承诺,但不幸的是,到目前为止还没看到任何打击的迹象。 勒布蒂耶本周致CBC的电子邮件中表示,不能就此具体案例发表评论,但她发现税务局的和解协议缺乏透明度确实“有问题”。勒布蒂耶称已指示税务局重新审查其程序,提高达成和解原因的透明度。 两年前,勒布蒂耶曾正式表示打算对毕马威曼岛计划采取严厉的压制措施,称将对毕马威采取法律行动,有关人士甚至可能面临“税务欺诈”的刑事指控。但两年后,该计划的参与者、库珀家族的成员却获得了庭外和解。 勒布蒂耶在致CBC声明中称,和解决定是在与税务部长和部长办公室“保持一定距离”的情况下,由税务局和司法部做出的。 勒布蒂耶表示,“加拿大人应该有一个公平公正的税务制度,我们将继续在税务局内部进行系统性变革,以确保实现这一目标。” 毕马威始终坚称曼岛计划合法。该公司的律师声称,库珀家族收到的任何款项都是礼品,因此毋须征税。 不过毕马威现在表示,将不再设立这种类型的离岸架构。 税务局方面则表示,和解协议是依法制定的,并且“得到了该特别案件中的事实支持”。该机构还表示,做出庭外和解的决定、而不是在税务法庭面临不确定的裁决,通常可以节省最大量的资金,且有利于司法系统。 本报综合报道

CRA查逃稅「天堂文件「 審計百人仍無進展

■■CRA正对“天堂文件”逃税名单进行调查。星报   根据一份提交给联邦国会的文件显示,针对“天堂文件”(Paradise Papers)曝光的离岸避税名单,加拿大税务局(CRA)已经对大约100人进行审计,但迄今并无进展。 《多伦多星报》和加拿大广播公司(CBC)在2017年进行的一项联合调查披露,在“天堂文件”曝光的离案账户避税名单中,包括超过3,000个加拿大个人或机构。尽管CRA已经对其中大约100名加拿大税务居民进行审计,但报告指出,没有任何人因逃税而受到检控,也没有追回一分钱。 一份提交给联邦国会的文件称:“涉及诸如“天堂文件”相关的审计和刑事调查十分复杂,由于这些复杂性,可能需要数月或数年才能完成。” NDP轰耗资10亿没成果 联邦新民主党(NDP)税务事务评论员迪索(Pierre-Luc Dusseault)批评,当局既缺乏行动,也未见结果。他说:“政府投入10亿元来打击逃税行为,但是没有任何成果,表明他们的计划失败。” “天堂文件”是由世界各地数百名记者进行梳理,记录了可疑但不一定非法的离岸银行和避税天堂的文件。根据百慕达(Bermuda)的离岸律师事务所毅柏(Appleby)数据库泄露的资料,加拿大商界人士、富裕公民甚至前总理都在这份名单当中。 2017年11月,CRA称他们正进行990项审计,并对离岸“金融结构”展开42项刑事调查。周二,联邦税务部长勒布蒂耶(Diane Lebouthillier)透露,目前有50项与离岸逃税有关的刑事调查正在进行中。 勒布蒂耶的发言人加格农(Emilie Gagnon)给星报的一项声明称:“我们已经雇用了逾1,300名审计员,并有超过50项与离岸逃税有关的刑事调查。我们投入该项工作所需的资源,已经开始看到结果。税务欺诈不会再有藏身之处。”CRA向国会指出,目前有25名员工被指派专门处理“天堂文件”相关议题,包括“研究、数据分析、风险评估,审计以及与该机构的国际合作伙伴的协调工作”。

聯邦泄露個人隱私逾200宗 然而這只是冰山一角

■■联邦私隐专员塞里恩办公室称,联邦机构报告的重大私隐泄露事件,只是“冰山一角”。加通社   综合报道 联邦部门和机构2017年共报告200多宗重大私隐泄露事件,影响成千上万加拿大人和企业的个人信息。但联邦私隐专员称,这只是“冰山一角”。 据《星报》获得的超过600页文件显示,联邦雇员报告的私隐泄露事件,包括错放学生贷款文件,也有泄露皇家骑警毒品线人的机密信息等。 不过,联邦私隐专员塞里恩(Daniel Therrien)办公室表示,这些官方数字,并没有涵盖全部联邦部门和机构隐私泄露事件。 办公室发言人柯恩(Tobi Cohen)在致《星报》的声明中称,鉴于联邦机构收集和使用的个人数据量非常庞大,有理由相信很多实质性的泄密事件没有报告,或者未被发现。 税务局报告严重泄密 2014年,负责联邦内部规管的联邦国库局(Treasury Board),要求所有联邦部门和机构,向私隐专员报告实质性的私隐泄密事件。 2017年,只有27个联邦部门和机构向塞里恩的办公室报告了实质的泄密事件。其中占多数的113宗,是由加拿大就业及社会发展部(Employment and Social Development Canada,ESDC) 报告的。ESDC报告的泄露事件相对情节轻微,多数涉及学生贷款的申请;但也有一些严重泄密事件发生,其中加拿大税务局报告的私隐泄露事件最受关注。 例如2005年至2017年之间,加拿大税务局在安省的一间办公室,一直把社会保险号码和企业编号上传至土地登记数据库(Electronic Land Registration Database),他们显然不知道,媒体、律师和金融机构经常使用该数据库。共有2,921名个人和企业受到事件影响。

為提高服務質量 加拿大稅務局成立外部顧問組

■■为了提高工作效率及改善质量,税务局特别成立一个外部顾问组。网上图片   为著了解国民的需要及期望,加拿大税务局宣布成立外部顾问小组,由资深领袖及来自公共、私人及非牟利机构的专家组成。他们将会就服务提供意见及方法,协助当局提高工作效率及改善质量。  这个顾问小组成员包括:安省消费服务副厅长及首席数码总监Hillary Hartley、满地可城市经理Serge Lamontagne、麦基尔大学商学系教授兼Tandem International创办人Marie-Josee Lamothe、Prosper Canada首席行政总监Elizabeth Mulholland、怀雅逊大学创业中心行政总监Sean Mullin、政策及数码顾问Brenda Rideout,以及维多利亚大学商学院教授Dr. Stephen Tax。 上述人士在数码及客户服务具备专业知识及经验,在协助税务局与国民接触时,能够提高服务质量。当局继续与其他现有的持份者商讨税务问题,以便在服务转型及活动管理方面可持续改善。 来年将全面咨询民意 在10月税务局公布首席服务总监时,联邦库务部长洛布特列(Diane Lebouthillier)已经宣布这个顾问小组的成立。未来一年,税务局向公众进行咨询,改进服务以配合国民的需要。洛布特列表示,在首次委任税务局首席服务总监时,政府承诺向公众咨询税局进行服务转型,成立顾问小组是其中重要事情。这些成员来自公共、私营及非牟利机构,拥有丰富的知识和经验,将会协助税局改进服务。 加拿大税务局专员咸美顿(Bob Hamilton)称,当局将与顾问小组成员紧密合作,通过他们的经验改善局内工作文化,如何使用简易的方法回应国民的需求。 税务局为加拿大人提供超过318亿元的福利补助支出,并代表全国各地政府管理超过4,980亿元的税收。有数百万国民经常与税局接触,或每年在报税期间最少接触一次。自2015年,税局扩展电子数码服务,协助纳税人及使用福利者毋须使用纸张报税,以及获得所需的福利补助;并且为个别人士及商家提供更多支援服务,改善电话查询方式。 本报记者

切勿輕信稅局電話追稅 警方破跨國電話詐騙案

■■骑警称自9月以来,联合印度执法机关查找这些电话诈骗中心,至今查封19个。 资料图片   本报记者 冒充加拿大税务局甚至加国执法机关的诈骗电话成近年骗案新趋势,即使税务局及警方多番提醒市民勿轻信自称是税务局职员,要求缴交欠税否则会被警员拘捕之类致电,仍持续有市民受骗。皇家骑警联同印度执法部,自今年9月起,瓦解了19个位于印度境内的诈骗电话中心,冀连串捣破行动,减少国民受骗机会。 骑警表示,除不断呼吁国民,切勿相信自称为税务局职员打过来的电话,指这些佯装“税务局职员”一般声称事主拖欠税款或逃税,透过电话“催促”事主以汇款、比特币甚至购买礼物卡等方式催缴税款,骑警多番强调,税务局职员不会致电“追税”,劝喻国民切勿轻信。 国民积极举报循线掌握IP地址 警方同时还与其他海外执法机关合作,捣破涉及电话诈骗加国国民的不法集团;骑警指,自从今年9月起积极与印度执法部门合作,瓦解位于印度境内扮作税务局电话号码,致电本国国民骗财的电话诈骗中心。 骑警称自9月以来,已联合印度执法机关查找这些电话诈骗中心,至今已查封19个;骑警表示其中16个在10月份后被查封及瓦解。 警方指出这类以加国人为目标的行骗电话中心,多数利用电脑长途网络电话功能,将来电显示调校为加国本土电话号码,务求令国民误信为真﹔涉案行骗电话中心绝大部分扮作是本国税务局职员,除以事主欠缴税款或涉嫌瞒税恐吓外,也透过电话向目标国民诈称,他们可获退税,要求事主提供银行账户号码“过数”,实则为骗取银行资料骗财。 加国反诈骗中心署理指挥官警长拉尔克(Guy-Paul Larocque)表示,警方持续与海外执法机关合作,捣破更多以本国国民为行骗目标的诈骗电话网络中心,但更重要的是国民本身要对这类行骗电话保持警惕,才能防止被骗,也不让骗徒得逞的最有效方法。 骑警金融罪案调查组警司佩恩(Peter Payne)形容,骑警与海外执法机关的合作行动非常成功,除了感谢印度执法部门在获得线报后,迅速行动侦破这些诈骗集团所在外,亦有赖本国国民积极举报可疑骗案电话,令警方较易掌握骗徒IP地址,追查相关地点进行执法。

福利審查5年追討10億,加拿大稅務局大發窮人財?

■■联邦税务部长勒布蒂耶去年11月24日在国会提问。CBC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加拿大税务局(CRA)通过对联邦福利的年度审查,在过去五年追讨回10亿元。数据显示,CRA自2013年至2014年以来,向国人追讨30.21亿元,却拖欠纳税人总计18.37亿元。批评者指责CRA从最弱势群体中赚钱。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从CRA获取的数据显示,该机构福利审查自2013年至2014年以来,向国人追讨30.21亿元,而CRA拖欠纳税人的金额总计为18.37亿元。因此CRA在过去福利审查制度中获得11.84亿元的收入。 保守党国民收入评论员凯利(Pat Kelly)称,11.84亿元数额极大,代表成千上万的家庭深受影响,涉及加国每个社区。令人不安的是许多民众表示有资格获得福利,但苦于缺少足够文件支持。民众放弃的应得福利,不应成为政府提高收入的方式。 投诉CRA对福利申请要求严苛 CRA每年都会审核数十万加国民众的儿童福利金和退税资格。由于居民的收入、婚姻状况和监护身分等方面的变化,领取福利的资格可能会发生变化。专为个人和小企业报税公司Liberty Tax Services税务专家坎贝尔(Gerry Campbell)称,CRA一直都在防止无资格获得福利的人钻空子,但他也确信该机构所追回的部分资金来自符合领取福利资格的民众。 在过去5年, CRA每年审核33万个账户,大约高达62%的账户需要调整。CRA官员在回复CBC的电子邮件中称,福利确认项目旨在保证有需人士领取合理的金额,该项目没有设定收入目标。CRA在过去一年接受的福利审查数量不断增加,不少加拿大人投诉CRA对福利申请资格要求严苛,有民众指责提交给机构的文件却遭丢失,或者通过电话咨询时获得前后不一的信息。坎贝尔称,CRA通常要求福利申请者在30天内提供信息,若无法满足就立刻切断。即使有些市民及时提交文件用以审查,但CRA也无法承诺在特定时间内完成,福利优惠若被中断可以逆转,但通常需耗费数月或更长时间,而许多贫困家庭都急需这笔资金,以支付租金。

崔永元爆料捅了馬蜂窩 約見稅局這些股票暴跌

■前中央电视台名嘴崔永元(左)引爆影视界逃税风暴,右图为中国传媒股4日集体暴跌。网上图片   星岛日报讯 中国前央视名嘴崔永元爆料有明星利用“阴阳合同”逃税,一石激起千层浪。中国国税总局及地方税务部门介入调查。崔永元表示,范冰冰工作室所在地江苏无锡的税务部门联系他,5日双方将面谈,他掌握的相关材料会当面交给对方。他否认“4天6,000万元”合同涉及明星为范冰冰,称二人已私下沟通,范痛哭并道歉。 “范冰冰向我痛哭道歉” 崔永元称约见无锡税局 崔永元4日称,江苏无锡的税务部门已经联系了他,5日上午双方将面谈,他手上掌握的相关材料也会当面交给对方。至于此前微博里提到的一抽屉合同,崔永元表示,他会在适当的时候拿出来、配合调查。 对于范冰冰是否真的偷税漏税,崔永元说,这要由税务部门调查取证后才能有最终结论。有可能是确有其事,还有可能是剧组里的人藉范冰冰的名字做的。他表示,与范冰冰通了电话,“她说她不知道这个事(《手机》伤害崔永元),我说我不相信你不知道这个事,她说我那个时候年龄很小,我说你年龄很小,当时报纸杂志全都登上了,你也应该知道《手机》对我造成的伤害。再说就算你不知道,你第二次开拍了,你看我反应这么强烈,你也应该有所顾忌吧。你发那样的(微博),我觉得就是集团行为,各干各的。她说我误解她了,她说是跟剧组签了合约,开拍的时候她必须发一个微博,她就选择了这么一个微博。现在弄得把她的合同也晒了,还要查帐。我也说了一些难听的话,她说她挺难受的,都哭得一塌糊涂的。然后我就说那对不起,那顺便跟刘震云的女儿、跟徐帆也说声对不起。” 提及这些合同来源,崔永元表示,最初几张合同来自他参与工作的某个剧组,他将在适当时曝光该剧组有关信息。后来大家在网上看到他的微博后,给他拿来很多类似的合同。 《北京晚报》报道,崔永元说,基本上一些大的制作、投资上亿的制作,都存在“阴阳合同”的现象。甚至有一些电视台的买片人、电影的发行方和剧组串联起来,共同“捞钱”。 如今是中国传媒大学教师的崔永元引爆的明星阴阳合同事件可能导致娱乐圈彻查偷税漏税问题的大地震。中国最高检察院主办的《检察日报》4日就刊文,强调要彻底查清演艺圈“阴阳合同”问题,净化演艺圈风气,又敦促“爆料者”配合税务机关调查。 影视股大跌 公司纷纷否认逃税 因崔永元爆料有明星利用“阴阳合同”逃税,中国国家税务总局3日勒令调查后,中国90%的影视传媒股份4日集体暴跌,蒸发上百亿元人民币,受影响最大的两只股票华谊兄弟、唐德影视双双跌停。崔永元则再发微博,以家猫的口吻表示自己“不懂股票,不是故意的”。 4日早盘,中国A股市场多家影视传媒股大跌。很多专业人士认为崔永元爆料娱乐圈潜规则开始向市场纵深发展,如今股票市场的牵动即是明证。截至4日收市,华谊兄弟、唐德影视双双跌停。慈文传媒、光线传媒、欢瑞世纪等跌幅超过5%。 股票页面截图 因影视从业人员逃税传言遭受重击的唐德影视4日晚对澎湃新闻回应称,作为上市企业,公司始终严格遵守《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等上市公司监管法律、法规和要求规范运营;每一会计年度外部审计机构对公司进行现场审计均出具了标准无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与此同时,相关政府主管部门定期对公司进行现场检查、指导工作,公司不存在签署阴阳合同以及偷漏税的行为。 而卷入“逃税”传闻的演员范冰冰还是唐德影视的前十大股东。截至2018年一季度末,范冰冰以644.96万股的持股量,位列唐德影视第六大流通股东,同时是该公司的第十大股东。 唐德影视与范冰冰关系密切。唐德影视的财报显示,范冰冰主演的《武媚娘传奇》对其贡献巨大,该剧在2014年贡献的销售收入为2.68亿元人民币,占当年公司总收入的71.51%;2015年实现营收5.37亿元人民币,其中1.9亿元人民币又来自《武媚娘传奇》的二轮及之后的销售收入。 除了唐德影视,近两天影视类上市公司也对此展开密集回应。《花千骨》制作方慈文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召开电话会表示,公司给演员代扣代缴税。与艺人签约都会代扣代缴,与工作室签约也会约定清楚,如果需要工作室代缴也会把这部分税给他们,公司都是合法合规经营。合理缴税、依法缴税不会增加成本,公司的毛利不会因为缴税受到影响。 出品《亲爱的翻译官》《微微一笑很倾城》等热门电视剧的浙江华策影视股份有限公司(华策影视)回应称,依法经营是一贯的理念,也是一直以来的实际行动。 横店影视股份有限公司(横店影视)也表示,其主营业务为院线发行、电影放映及相关衍生业务,该事件不会对公司造成影响。 来源:星岛日报  

巴拿馬文件曝出兩年了 稅務局徹查了多少人?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两年前加拿大广播公司(CBC)等媒体披露的《巴拿马文件》海外避税事件,让不少加拿大人非常关注,联邦税务局(CRA)在公众压力下,也曾誓言要对涉嫌的海外避税者进行严格查税,但两年过去了,只有小部分涉嫌海外避税的人,被税务局列在查税名单上。 据CBC和《多伦多星报》报道,《巴拿马文件》显示加拿大皇家银行过去40年来,为其至少429名客户设立了海外避税账户,但税务局两年来只对其中的5位客户列入查税名单。 税务局对此的解释是,绝大部分《巴拿马文件》涉及的皇家银行客户是外国人所有,只有不到10个客户属于加拿大纳税人。 不过,税务局指,已经与19个国家的税务机关进行了信息交换,把皇家银行《巴拿马文件》上涉嫌海外避税的一些外国客户的信息,向他们进行了通报。 《巴拿马文件》透露了至少625名加拿大人在海外避税,税务局已经或者是将要对其中的150人进行查税,其中有些人会面对逃税和税务欺诈的犯罪指控。税务局指出,加拿大人拥有海外账户本身并不违法,但超过10万加元的海外资产必须要申报,而且海外资产的收入也必须申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