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05月28日 星期六 04:21:55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6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精神健康

加拿大人精神健康狀況差 失去社交聯繫是主因

(■■超过47%受访国民表示,他们现今精神健康状况,较疫情前差。 星报资料图片) 民意调查公司纳诺斯(Nanos Research)最新发表民调结果显示,超过47%受访国民表示,他们现今精神健康状况,与新冠大流行之前相比是更差。逾六成受访民众认为,失去社交联系是负面影响精神健康之主要因素。 纳诺斯受CTV委托,于本月21日至23日进行随机抽样调查,透过电话和网上问卷访问1,049名18岁或以上的国民,探讨疫情持续至今的精神健康状况。 民调结果显示,18.4%受访者表示,他们现时精神健康与疫情前相比是更差,28.9%说现状有点更差,仅3.2%称现状更佳,6.8%谓现状有点更好,42.1%表示其精神健康现状与疫情前比较大致相同,0.7%受访者谓他们不肯定答案。 失去社交联系是主因 若以省份分析,表示精神健康现状比疫情前更差或有点更差的受访者当中,以来自大西洋省份最多,比例达至58.7%。其余依次是草原省份(49.6%)、安省(49.4%)、卑诗省(45.7%)及魁省(39.5%)。 在性别因素方面,出现上述情况的女性受访者(48.9%),略高于男性(45.5%)。 至于年龄因素,出现上述情况的受访者,以18岁至34岁年龄层人士最多,比例高达64.4%。其次是35岁至54岁年龄层(51.8%),以及55岁或以上(31.2%)。 民调又发现,18%受访国民表示,在疫情期间他们曾经寻求治疗或辅导,以帮助其精神健康,但82%则称没有。 此外,有最多人认为失去社交联系,是对他们精神健康产生负面影响的主要因素,持这看法的受访者多达63%。其他三大因素包括抗疫封锁和公共卫生限制的影响(59%)、疫情不确定性(50%),以及有关疫情的新闻(44%)。星岛记者报道

世界精神健康日 杜魯多呼籲關注精神健康

【加拿大都市网】星期日是世界精神健康日,总理杜鲁多(Justin  Trudeau)发表声明,表示良好的健康必须包括良好的精神健康,因此大家要像照顾身体健康一样照顾好自己的精神健康。“我鼓励每个人都照顾好自己和彼此。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在改变和消除围绕精神疾病的耻辱感,以及帮助确保每个人都能获得所需的优质护理方面发挥作用。” 声明续道,怀着善良、同情和理解之心是创造一种文化的关键,在这种文化中,大家可以公开谈论精神健康问题,并改变对精神疾病一向以来的误解和标签。 声明又称,对于大多数国民来说,新冠大流行在疫情以来是一个重要的压力来源,大家的精神健康受到了影响。企业老板一直在努力维持经营;许多工人面临失业;父母不得不适应在家工作;以及学生不得不适应网上学习。面对极度紧张的工作环境和把新冠病毒带回家的担忧,前线医护人员勇敢地继续提供护理。大家都作出了牺牲,以确保彼此和社区的安全。 杜鲁多在声明中表示,今年的主题是“人人享有精神健康保健:让我们将之变成事实”,提醒大家,国内外的事件会对精神健康产生复杂影响。“我们共同目睹了位于前原住民寄宿学校附近的无标记坟墓的悲剧。由于全国各地发生带来重大破坏的山火,许多国民失去了家园。也有人继续成为种族主义和歧视的受害者。世界各地的暴力和暴行也深深地震撼了我们。” 声明补充道,“这就是为什么联邦政府正在努力确保精神健康被视为全民公共医疗保健系统的一个完整和平等的部分。在此谨代表联邦政府,感谢那些为精神健康公开讨论作出贡献的人士,也要感谢所有为支持优质精神卫生保健而提供服务的人士。” 另外,本国星期日有4个省份报告新增新冠肺炎病例,合共增加1,727人染疫,累计1,658,989人确诊。在不治人数方面,全国多8人病逝至28,203人。 其中沙省录得507宗新病例至72,033人,多1人不治至747人。在星期日报告的新病例之中,约有25%(127人)是11岁或以下儿童,他们暂时没有资格接种新冠疫苗。过去一周,该省每天平均录得486宗新病例。迄今为止,大流行期间7天平均新病例最多是在9月20日报告的每天494宗新病例。 沙省目前有333个患者住院,其中79人要入住深切治疗部,打破上周三的78人入住深切治疗部的纪录。 至于其他省份,魁省新增612例病例至415,787宗,其中430宗新病例未完全接种疫苗,多3人病逝至11,415人,该省已有90%的12岁或以上省民接种了一剂疫苗,85%接种了两剂;安省多535宗病例至591,866宗,多2人不治至9,790人;以及纽宾士域省增加5,160人感染至5,160人。 V17

【聯邦大選】杜魯多擬增精神健康服務 向各省撥45億

  【加拿大都市网】联邦自由党党领杜鲁多周二在渥太华公布关于精神健康服务的政纲,他承诺将向各省增加拨款,并加强对大专学生及原住民的支援。 他表示,自由党政府将于5年内向各省及地区拨款45亿元,以提供“高质素、便利和免费”的精神健康服务;另外,计划在未来4年拨出5亿元,以增聘多至1,200名精神健康辅导员,协助受到情绪困扰的大专学生;并会在5年内额外拨出14亿,支援原住民的精神健康。 杜鲁多说:“我们已取得了切实的成果,但如果你在危机中而仍处于轮候名单中,或者如果你是一名正为租金和治疗费用而挣扎的学生,你就会明白,我们还有很多工作需要做。” 他亦效法保守党的做法,提出设立3位数的快速拨打热线,以支援紧急需要精神健康或防止自杀协助的人士。这项早前由保守党动议的措施已获国会通过,目前正待加拿大广播电视电讯委员会(CRTC)审批。 自由党承诺把精神健康列为劳工法例中职业健康及安全项目的“特别元素”,并要求受联邦政府规管的雇主采取预防性措施,避免员工受到压力和创伤。 保守党党领奥图尔(Erin O'Toole)同一天亦在渥京讲述政纲,他提到将会增加病床以处理滥药问题。该党在上周公布的卫生政纲中称,将向省级政府增拨医护资金,部分指定用于精神健康服务;此外,将让为雇员承担精神健康保险的雇主开支免税25%;并在3年内拨1.5亿元支援社福机构的精神健康计划。 联邦新民主党早前则承诺,把精神健康列入全民受保范围,保证有需要的国民不会因为高昂的费用而得不到服务;该党亦提倡扩展药物保险,以及增加资源支援孕妇及其家庭的精神健康问题。   V20

疫情期間青少年吸毒與精神健康問題翻倍

【加拿大都市网】麦马士达儿科医院(McMaster Children's Hospital)表示,自新冠疫情爆发至今,因精神健康及吸毒而需要住院的青少年,较1年前增加1倍。 麦马士达儿科医院表示,这些年轻人中,所出现的问题与疫情有关,例如缺乏社交、家庭冲突增加及没法依靠朋友。 医院儿童与青年心理健康门诊服务心理专家兼临床主管Paulo Pires医生表示:“我们正在应付目前疫情所带来的多种压力”,“我们必须注意这些压力对儿童及青少年的影响,而影响程度则取决于其发展阶段”。 儿童医院表示,因吸毒而住院的年轻人较去年增长1倍,尤其服用致命的鸦片类毒品;另外,精神健康出问题而要入院的年轻人也增长1倍,他们大多数与服用药物有关。 Pires医生表示,精神健康欠佳的儿童与青少年,可能会出现缺乏照顾的情况;他表示,持续数天或数周的饮食、睡眠与行为出现改变,可能是一个警告信号。 另外,儿童医院表示,与去年同期相比,4个月的调查发现,饮食失调患者大幅上升90%。 临床经理Paul Agar表示,这是前所未见的。 儿童医院指出,根据医院专业人员与文献指出,隔离、过度运动、上学受限制或没有上学,都是影响因素。 (网上图片) T02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捐贈3000萬!斯萊特家族基金會向加拿大精神健康機構捐款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精神健康机构收到有史以来其中一笔最大的赠款,受益者包括病童基金会(SickKids Foundation)和多伦多瘾癖及精神健康中心(Centre for Addiction and Mental Health,简称CAMH)。 据《星报》报道,慈善机构斯莱特家族基金会(Slaight Family Foundation)周三宣布,向加拿大心理健康服务机构捐款3000万元,以支持弱势群体,包括青年、黑人、原住民以及老年人。 这笔捐款将分配给19个组织和医院,主要在多伦多,以助这些机构扩大服务范围,以及为青少年和年轻人创建新的服务项目。受益机构包括多伦多瘾癖及精神健康中心和病童基金会。 斯莱特家族基金会总裁兼行政总裁斯莱特(Gary Slaight)在宣布捐款的新闻稿中表示,新冠疫情在全国范围内加剧了心理健康问题,给提供服务的医院和组织造成了巨大压力。他希望这笔捐款有助于减轻压力,减少住院人数,为需要心理健康支持的人提供额外的服务,并开发新的护理和服务模式。 斯莱特还向《星报》记者表示,该基金会在大流行之前已计划捐款支持精神健康服务,而大流行加剧了其紧迫性。 作为捐赠协议的一部分,CAMH将获得250万元,用于在医院新的综合护理和康复大楼中为16至25岁的年轻人创建25张病床。同时,SickKids将获得1000万元的资金,用于新建一个精神健康住院病房,从而使规模扩大到目前的两倍。 V05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疫情延續到聖誕假期 精神健康求助熱線更繁忙

【加拿大都市网】随着疫情延续到这个圣诞假期,有心理健康专家指出,预计会有更多民众因孤单感、焦虑症等心理健康问题,而寻求帮助。 卑诗省菲沙卫生局(Fraser Health)首席精神科医生Anson Koo表示,自3月疫情爆发以来,“危机热线”(Crisis Line)收到及处理的心理健康问题电话数量明显高于平时。而随着圣诞的临近,面对限聚令等防疫限制措施的继续,预计将导致更多求助电话的拨入。 他说:“我知道许多人都希望看到禁令的放宽,以便能与家人、亲人相见,正因如此他们会有更强烈的孤独感,这是毫无疑问的。” 覆蓋全省的“危机热线”服务,每天24小时开放,一周七日,民众可通过拨打热线 310-6789 与经过培训的专业人员对话,寻求精神健康支持。 Anson Koo表示,对于经历挣扎的人士而言,该热线是最好的求主渠道之一。他说,在疫情期间,菲沙卫生局的危机热线电话量就增加了15%,仅4月到9月期间就受到2.6万个电话,其中20%与疫情相关,10%涉及社交孤立(social isolation)问题。 负责监管温哥华卑诗危机中心(Crisis Centre of B.C. )服务的艾希顿(Stacy Ashton)亦表示,自疫情以来接到的求助需求都有所增加,这种情况预计在接下来的一个月还会继有更多。 她说:“这一年是艰难的,人们感到更加地被孤立,在没有人陪伴在旁的时候更容易心情低落,所以,我们要做好准备迎接这个忙碌的假日,为有需要的人伸出援手。” 该中心主要负责处理拨打1-800-SUICIDE (1-800-784-2433) 热线的求助需求,目前有250名义工轮班工作。 V19

疫情影響精神健康 75%大學生噩夢增多

昨天是世界精神健康日,面对反复重来的新冠疫情危机,市民抗疫疲劳兼为不明前景担忧;多伦多大学人类进化学研究员在校内进行小型民调,发现约75%参与民调大学生,坦言爆疫后较疫前多了发噩梦,三分一有上述经验学生称所发梦境与疫情有关,研究员相信学生生活压力,反映在梦境内影响他们心理健康。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多大3名修读人类进化学系博士生,在多大校园内进行了一次民调,透过学生睡眠质素与梦境方面,了解他们疫情期间承受的精神压力。 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调查访问了共84名多大学生,询问他们自3月本国爆疫后,有否发过一些令他们至今未能释怀的奇怪梦境,部分受访学生透过博客、Instagram及亲自绘画下梦境情景,交给进行调查的研究人员分析。 噩梦负面情绪女较男多 3名进行民调的人类进化学博士生表示,有75%受访者即63名学生称,自从疫情肆虐后,或许对前景不确定与焦虑,他们较疫情前更常发一些连自己醒来时也感奇怪的梦,不少更属噩梦级。 有上述梦境经历的受访学生表示,一般来说发梦醒来都会对梦境非常模糊,但受访者说疫后所发的奇怪梦境极为真实,梦醒后仍像历历在目,当中大部分梦境都与日常生活、家人朋友有关。 其中一名参与研究的博士生麦健朗(Leela McKinnon)透露,根据受访学生画作显示,这些奇怪而真实的梦境大部分是噩梦。她举例称有学生绘画的梦境,指自己在梦中被困于杂货超市中,店内有多只怪手向其抓来,令该名学生感到害怕。 她续说,也有受访学生说自己逃离涌来的巨浪,避免遭卷入无边海洋中。这些学生在参与民调时表示,每次从这类令他们挣扎而真实的梦境醒来,都有一种疲倦与无力感,甚至需要躺在床上累得不想动弹。 麦健朗称受访者当中,女学生发噩梦与之后出现的负面情绪较男生多,似乎解释不同性别人士看待疫情带来的压力问题也大大不同。 加拿大睡眠质素学会前主席兼布鲁克大学(Brock University)心理学及神经科学教授葛蒂(Kimberley Cote)称,同意此项民调的研究结果,认为学生在疫情发生后的心理压力,很多时反映在梦境上,这也关系着他们的睡眠质素,若类似情况不时出现,导致睡眠质素变差,对他们的情绪带来负面影响。 葛蒂建议市民即使面对疫情冲击,也要保持良好作息时间,如发现有关新冠疫情新闻,为自己带来忧虑甚至不能安寝,就不该在睡前密集式翻看与疫情有关新闻,或在看过这类新闻后沉淀一下才就寝,以免在床上胡思乱想打扰睡眠质素。 第二波疫情冲击心理 梦境显现情绪恐爆发 本国新冠疫情二度爆发,市民精神情绪能否再次承受又成疑问。注册社工兼心理治疗师区慕(图)坦言,第二波疫情对大众所带来的心理情绪问题或较首波更严重,原因是市民在第二波期间,或真正地感受财政与家庭压力,他称梦境很多时反映个人潜意识,如果经常发真实感重的噩梦,显示个人情绪可能随时爆发。 全国感染新冠数字日创新高,在此时候身体健康固然重要,但精神及心理健康也不应忽略。区慕启认为第2波疫情对国民带来负面情绪或较首波堪虞,原因是打工族在首波疫情爆发时即使失去工作,也有政府补助金撑著,但第2波疫情失去工作的市民,未必获得与首波疫情相提并论的福利补贴,他们会真切地感受到财政压力。 他称首波疫情,学生首尝抗疫停课滋味,打工仔有政府薪金补助,当中经历了一段“蜜月期”,但今波疫情,学生已有多个月留家抗疫,或开始觉得沉闷,或沉迷于电脑游戏,久而久之影响个人情绪,因为留家时间长,家人之间再现磨擦比率更高。 酗酒滥药问题或更严重 谈到多大一群博士生研究员,指大学生在疫后发噩梦情况加剧,影响睡眠质素与情绪;区慕启指从心理学角度分析,如果青少年经常被噩梦萦绕,表明其心理压力甚大,内心负面情绪严重或经常感到闷闷不乐;这些负面情绪很大机会来自与家人沟通出现问题,又找不到朋友吐露心中情作为宣泄,积累了心理压力。 区慕启相信对大学生而言,毕业后前途问题是最关注事宜,疫情导致全国经济陷于危机,过往大学生即使在本国找不到心水好工作,也可到其他国家寻求机会,但疫情令全球经济不明朗,可能持续5至10年,毕业后会否找到工作已成疑问,他们又要归还学生贷款,对前途的不确定及忧虑可想而知,从潜意识反映到梦境内。 区慕启特别提到首波疫情已引领出国民酗酒及滥药问题,面对第二波严竣疫情,预期国民滥用鸦片类药物、酗酒与沉迷于网上赌博情况,或较首波疫情时更严重,市民若发现子女及亲友出现情绪低落迹象,应多与其倾谈多了解,若情况使人担忧,应及时寻求心理辅导,让受助者尽快走出心理低谷。星岛记者报道

全球近10億人受精神健康問題影響 平均每40秒有1人死於自殺

世衞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在周四(27日)的记者会上说新冠疫情影响全球数百万人精神健康。全球范围内,精神健康已经是一个被忽视的健康问题。全球有近10亿人受到不同程度的精神健康问题影响,有害使用酒精导致每年有300万人死亡,平均每40秒就有1人死于自杀。但是只有少数人能享受高质量的咨询和治疗。 按照世界衞生组织的说法,每8个人中就有一个人精神健康存在问题,但这些人中享受治疗的不多,有75%以上的人不能享受任何治疗。他又指在中低收入国家,患有精神疾病、神经和药物滥用的问题严重,世衞组织呼吁大规模增加对精神健康的投入。

統計局:新移民來加後精神健康每況愈下

(■■研究指新移民申报的精神健康状况较土生者为佳。网上图片) 加国统计局昨公布新移民人士精神健康研究报告,依据受访者自行申报的精神健康状况,将新移民与土生土长人士作比对;研究指新移民申报的精神健康状况较土生者为佳,但随着移居本国时间愈久,其精神健康似每况愈下,研究员提出两个问题:自行申报精神健康状况的可信度;与新移民对本地生活实况与期望有落差感困扰。 该份由两名华裔数据研究员所做的报告,主要是研究过往10年移居本国新移民,在其自行申报的精神健康状况方面的转变,以及与本国土生土长人士的精神健康状况作比较。研究指出,在2018年至2020年间,本国接纳了近100万名新移民,并预计至2036年,本国移民人口约占加国人口近30%,即超过1,200万人,然而却鲜有涉及新移民人口精神健康状况的官方研究,尤其在疫情下他们的精神健康问题,更应该受到关注。 抵埠后情况每况愈下 此份研究主要根据受访新移民与土生加人自行申报的精神健康状况作出分析,当中在1980年至2013年有近47,000名受访者自行申报为移民人口,逾37,000名移民数据则通过移民部数据库取得。 报告显示整体受访人数超过19万名本国居民,有自行申报精神健康状况的约占72%,其中,新移民精神健康状况较土生土长者为佳,统计局整合相关数据,发现抵埗的新移民精神健康状况较佳,但当他们移民本国一段时间,即5至10年后,精神健康状况虽仍较土生加人好,但明显较他们刚到本国生活时差。报告表示移民本国人士,一般拥有大学或以上高学历,他们在本国有工作,但收入却可能较拥同等学历背景的土生土长人士低;这些在本国生活了一段相当时间的移民人士,或有感于生活上遇到的挫折,甚至与他们憧憬在本国的生活有落差,因而出现忧虑等状况,影响其精神健康。 值得一提的是,参与该研究的受访移民当中,大部分是有经济基础的人士,而难民及透过家庭团聚移民者,自愿参与程度颇低,研究人员难以取得上述两类移民人士的精神健康数据。 研究报告提及报告内容精神健康状况的准确度,取决于申报人士的参与度,以及申报者是否如实填报其精神健康状况。 另一结论是,新移民到本国落地生根时,是否能融入本国社区及找到合适工作,与政府及社会的政策及协助相关。

生活節奏太快難適應 精神健康問題趨年輕

■李钱海萍   星岛日报讯   由于现代生活节奏急速与科技发展一日千里,不少年青人及成人面对精神健康问题。万锦多福医院医生李钱海萍(图)表示,年轻病人有上升趋势,在急症室曾遇到最年幼的是6至7岁。精神疾病需要及早治疗,从心理辅导与药物配合,将可以加快康服效果。 李钱海萍主要照顾成人病患者,在急症室当值也接触少年病人。她指出,不少年轻患者有很多焦虑,例如与家长意见分歧,特别是华人家庭较注重学业成绩,对子女造成压力。另外,社交媒体发展及资讯流动迅速,有些少年人遭受网络欺凌,加上使用大麻,年轻人因而出现精神困扰和疾病问题。 李钱海萍日常接触的精神疾病患者,有70%是转介个案,30%来自急症室,男女比例接近。华人前来求医的正在增加,有不少是焦虑过多引发精神分裂。她解释,现代人生活紧张与科技发展快速,患者自我压迫过甚,容易产生精神疾病。有些新移民不认识本地的医疗系统和资源,既受到疾病困扰又延误诊治的机会。当医院获得更多拨款和善款,有更多资源聘请心理专家提供辅导服务,并配合药物的治疗,病人便能早日康复。 万锦社区健康问题增 据万锦多福医院资料显示,目前万锦市社区在焦虑,抑郁,瘾癖及自杀的风险正在增加,该设立精神健康治疗中心,并且推动融合社区精神健康服务。该院每年病人的增长率为12至16%,为成人和儿童提供小组治疗模式。 多福医院共有4个精神健康项目,包括早期介入个案,为19岁以下儿童及少年的服务,12至19岁的ATLAS服务,以及成人搭桥日间治疗计划。其中儿童及少年提供个人,家庭及小组等辅导模式;ATLAS服务与约克区教育局合作,协助出现焦虑及抑郁的学生。另有新项目专门帮助女性患者,包括来自移民家庭的年轻女子。图文:本报记者

數據驚人!加國每周50萬人因精神健康請假

加国职场精神健康问题有多严重?数据一直欠奉,为此,加国癖瘾及精神健康中心与本国一银行集团进行研究调查,发现加国每星期约有50万名打工仔,因精神健康欠佳,需向雇主告假,全国每年因雇员精神健康的相关经济损失,多达510亿元,报告建议雇主应建立员工精神健康支援机制,才能达致劳资双赢。 本国癖瘾及精神健康中心(CAMH)联同满地可银行,就全国职场精神健康状况进行研究,同时向雇主作5项建议,盼藉建议纾缓本国打工族,在职场上的精神压力等问题。 促公司制定精神健康支援机制  研究报告指出,加国约30%伤健索赔,属精神健康及心理压力病症,此方面占伤健成本约70%;现时涉及职场而未能上班的伤健保险索赔,精神健康出现问题的索赔额,是身体受伤索赔额的双倍。  癖瘾及精神健康中心形容,打工族受精神困扰情况相当严重,估计每星期本国有约50万名雇员,因为精神健康问题需向雇主请病假;全国因精神健康问题,所导致的经济损失,每年高达510亿元。  若情况不获政府及雇主正视,至2041年,加国有关精神健康成本支出,或会高达2.5万亿元,将成医疗系统沉重负担。  报告建议任何规模的公司,都应制定一套长远、公司上下均涵盖到的精神健康策略,甚至应考虑强制公司管理层,接受有关如何处理下属精神健康问题的训练课程。  建议包括促请雇主发展专门切合员工的精神健康支援服务,尤其帮助一些因精神健康困扰,而需告病假的员工需要,协助他们能早日重返工作岗位。  癖瘾及精神健康中心基金会主席暨行政总裁姬莉丝(Deborah Gillis)表示,现今公司雇员精神受困问题,已经成为职场健康的关注点。她认为不单要向员工们陈述正视职场精神健康是何等重要,且更应该由公司管理层主动与员工倾谈,协助饱受精神困扰之员工,面对窘境,达致劳资双嬴局面。 兼职工忧饭碗不保 心理治疗师吁关注  心理治疗师兼社工区慕启(图)指出,加国职场上雇员精神健康备受困扰问题,也许较想像中更严重,本国兼职工愈来愈多,然而依靠兼职工养家糊口者,因工作缺乏保障,怕随时饭碗不保,容易产生焦虑。此外,新移民人士也是职场精神压力较大的一群,他认为,雇主应对员工给予信任及安全感,也应制订职场精神健康支援服务。  区慕启指出,职场精神健康所说的不单仅是因工作关系的压力问题,有时家庭与其他个人状况,也会导致工作表现不佳,衍生职场精神状况。他举例说,初到加国的新移民,他们找到工作后,或要应付适应新环境与文化之压力,如果家庭关系出状况,则更是雪上加霜,这些压力在工作期间影响表现,新移民员工或会害怕因此失去工作,出现隐性精神问题。  他指有些雇员害怕被雇主发现其精神健康压力实况,选择强忍压力,以应付上司需求,又怕工作机会不保,结果导致失眠、焦虑与抑郁,若员工明知自己正饱受心理与精神压力,却选择逃避而不正视,就容易令健康也亮起红灯。 谈到现今本国兼职工作愈来愈多,是否造成职场精神健康困扰其中一个原因,区慕启说,兼职工作令员工感缺乏工作保障及长远性,这或使兼职员工对此缺乏安全感,担心工作朝不保夕,从而产生生活及金钱压力。 各行各业应懂得缓解压力  此外兼职工多以时薪计,赚取薪金较少,这对赖以糊口的员工来说,更容易产生忧虑。  被问到那些工作较易出现职场精神压力时,区慕启表示每个工种都有机会,例如一些长期面对机器工作的工种,员工或长期感到工作沉闷而受压;一些以面对公众的客户服务种类工作,员工又可能在受客户气后,需再次笑脸迎人地面对其他客户而受压;在办公室工作的白领人士,或需面对办公室政治,感到无所适从而受压;故不同界别工作总有其压力,视乎员工本身是否可适应与缓解其带来之压力。  区慕启认为,雇员饱受精神压力,作为雇主若处理得宜,可以协助员工纾缓压力,上司们如能对员工多些信任及给予他们工作上的安全感,对纾困带来大帮助;最重要还是公司制度上对员工的保障,减轻员工对前途不明的焦虑。  他称部分公司为员工制定了精神健康支援服务,鼓励员工们一旦遇到精神及心理健康困扰时,员工可向指定的心理治疗辅导服务人员求助,区慕启特地强调,员工毋须担心他们的个案会被公司知道,心理治疗人员必须对员工所属公司绝对保密,不能披露任何员工状况,这是违反专业操守行为,他称员工若有心理及精神健康问题,应马上求助。本报记者

改善中學生精神健康 安省撥款4000萬

■加国“大哥哥大姐姐”计划,也获150万元拨款。星报   星岛日报讯   昨天是国际精神健康日,安省约70%有精神健康及瘾癖问题的病患者,早于孩童及青少年时代已现病症,约20%第7至12班青少年,更承认自己精神健康状况一般甚至差,教育厅昨宣布拨款近4000万元,加强与教育团体合作为青少年瘾癖及精神健康提供所需服务,包括永久资助中学约180名前线社工及心理专家,及时协助有需要青少年。 安省教育厅长莱切(Stephen Lecce)形容,是次拨款是于2017年至2018年度同类针对青少年精神健康拨款的双倍以上;他指出每5名安省第7班至12班初中及高中学生,就有一人坦言正饱受精神焦虑及抑郁等问题折磨,莱切说不得不承认,省内不少青少年正为摆脱精神抑郁与瘾癖等而挣扎,对此省府非常重视,亦认为必须尽快透过加强防御服务,协助省内青少年勿深陷于精神瘾癖的泥沼中。 改善学生等待辅导治疗时间 他特地在“国际精神健康日”宣布,省府拨出近4000万元,与省内教育团体包括各教育局,共同应对学生精神健康状况;其中一重点资助,是约2500万元作为永久拨款,资助各省内中学内,专责处理学生情绪问题的社工、心理专家及治疗师,能够长时间驻守学校,冀能随时为有情绪困扰的学生提供协助。 莱切指此项拨款,旨在缩减学生们等待校内社工及心理专家们,向他们进行心理辅导与治疗的时间,也期望可改善被情绪困扰学生们,更容易获得相关心理辅导服务。 教育厅长莱切续说,当中也有650万元资助咸美顿-Wentworth公校教育局暨安省精神健康学校,以支援公校教局心理辅导服务。 另外,省府会拨出100万元予协助青少年热线,又会拨款150万元予加国“大哥哥大姐姐”计划,鼓励受精神困援青少年向民间团体求助。 省府专责精神健康及瘾癖厅助理厅长Michael Tibollo表示,协助青少年能快乐生活,不被精神困扰甚至堕入瘾癖中,一直是省府首要工作且需续积极应对的议题;据省府了解,现时轮候精神康复与辅导服务的有需要家庭,个案积累日多,省府必会继续因应受精神困扰青少年需要,增拨资源支援有需要学生及其家长。

希臘城槍案周年紀念 槍手動機仍是個迷

遇难者法伦的母亲在仪式上擦拭眼泪。加通社 多伦多星期日下午举办“希腊城枪案”一周年纪念活动,市长庄德利(John Tory),市议员方卓怡(Paula Fletcher)和国会议员贝理尔(Bill Blair)等政要出席。 纪念仪式在距离去年枪案发生地不远处的Withrow Park举行,仪式由多伦多警队牧师吉布斯(Wendell Gibbs)主持,近200名社区人士参加。 周一是“希腊城枪案”发生整整一周年.2018年7月22日晚,29岁的枪手侯赛因(Faisal Hussain)在繁华的希腊城丹佛斯大道(Danforth Ave.),向正在享受夏日夜晚的无辜民众肆意开枪,导致18岁少女法伦(Reese Fallon)和10岁女童柯思伊斯(Julianna Kozis)丧生,另有13人受伤。侯赛因随后自杀身亡。 主持人大声读出受害人姓名 吉布斯表示,一年前的晚上,丹佛斯社区的人们被无法想像的暴力行径震惊。“我们今天在这里,向失去至亲的家庭以及那些受伤或目睹残酷暴力事件的人士,表达我们的关爱和支持”。 主持人大声读出了所有受害人的姓名,两名遇难者的亲友敬献了鲜花表达哀思。仪式还包括由多伦多获奖诗人创作的原创诗歌朗诵和合唱团的表演。 遇难者法伦的妹妹奎因(Quinn的)称,姐姐是她最好的朋友,她和家人都非常想念。过去一年是她人生最艰难的时期,但她和家人也感受了来自社区的温暖。 庄德利说,“能够看到人们在经历悲剧后重新回到这里并相互支持,对我来说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我认为多伦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团结”。 另一项纪念活动将于周一晚上举行。从一年前枪案发生的确切时间晚上​​8时51分开始,在丹佛斯大道的停车场将举行一场烛光守夜活动。 警方调查人员在上个月公布的调查结果中称,尽管枪手侯赛因的精神状态不稳定,有长期精神健康问题,但他没有犯罪纪录,且没有受到过激进派组织的影响,他开枪的动机可能永远成谜。

省府設危機處理小組 加強學生精神健康服務

■■叶丽雅称,安省的目标是将创建全方位的综合精神健康服务。加通社 安省将通过流动危机处理小组为紧急救护人员(first responders)提供协助,并加强学校对学生的精神健康服务。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安省卫生厅长叶丽雅(Christine Elliott)周一强调,省府将从最近的预算中拨款1.74亿元,用于社区的精神健康和戒瘾服务、精神健康和司法服务、支持性住房和急性精神健康疾病住院床位。 叶丽雅表示,省府将投资创立新的流动危机处理小组,协助警员和其他紧急救护人员为有严重精神疾病者提供服务。省府已经在一些较小型社区进行了试点,并获得了成功,因此将把这种模式进一步扩大。 叶丽雅称,省府的投资包括3,000万元用于儿童及青少年的精神健康服务、2,700万元用于安省教育系统中的精神健康支持服务。她说,精神健康工作者将被安排到省内中学,让年轻人就可以获得早期治疗。 叶丽雅表示,安省的战略目标,是创建全方位的综合精神健康服务,让省民在任何需要的时候均能够得到及时的服务。 综合报道

調查指 五分之一安省兒童精神有問題

星岛日报讯 麦马士达大学(McMaster University) 的研究调查显示,每5个安省儿童就有1个有精神问题,调查结果与三十多年前所做的类似调查相近。该份2014年的“安省儿童健康研究调查”(Ontario Child Health Study),共访问了10,802名年龄由4岁至17岁的儿童。研究发现,有18%至22%的受访者,有至少一种精神问题。 该项调查的研究员格鲁吉亚斯(Kathy Georgiades)表示,调查结果显示,许多安省儿童正在痛苦中挣扎,当局应采取应对行动。 情绪失调过度活跃症大升 虽然结果与1983年的类似研究相似,但部分精神问题的比率却大幅上升,例如在12至16岁的组别中,患有情绪失调(包括忧郁及焦虑等)的比率,大幅上升至13%,八十年代时只有9%。此外,在4至11岁男童组别中,有15.7%有过度活跃情况,远高于之前调查的8.9%。 同时,青少年(特别是男孩)的行为障碍就从过去的7.2%“大幅度”下降至2.5%。 研究又发现,认为现在需要接受专业心理健康帮助的人较以前大升3倍,从6.8%升至18.9%。 报告又指,只有约30%有精神问题的儿童,在过去六个月与精神科医护人员接触。格鲁吉亚斯指,这种情况令人震惊,就如只有30%患有糖尿病的儿童去看专科医生一样,令人无法接受。 另外,调查又发现,约有60%的儿童因精神健康问题通过某种形式与医护人员接触,包括护士、儿科医生或学校当局。 该调查询问人们过去六个月内的情绪、焦虑和行为障碍症状,并没有考虑所有的精神疾病,包括饮食失调或物质使用障碍。格鲁吉亚斯表示,因此安省儿童整体精神障碍患病率可能高于五分之一。综合报道

威廉王子直指當今精神疾病根源:女王那代人

Royal-wedding-Prince-William-to-marry-Kate-Middleton-2 by Charles LeBlanc, on Flickr 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当地时间1月23日,在瑞士举办的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英国威廉王子同新西兰总理杰辛达·阿德恩(Jacinda Arden)一起,针对当今世界的精神疾病问题发表评论。 威廉王子将当今世界广泛流行的精神疾病根源指向经历二战的那一代人。因战争导致当时人们普遍产生的悲观消极与自我封闭的精神问题,在不经意间传播给下一代,使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学会了将自我封闭起来。 威廉王子表示,自己的祖母,也就是现在的英国女王便是典型的例子,残酷的战争对每个人来说都难以承受,失去如此多的亲人,目睹美好家园的破碎。面对如此可怕的情况,无论当时的人们怎么想办法,都无法逃避战争所带来的痛苦。人们往往因此而变得沉默寡言,并将痛苦藏在心底,这就养成了封闭的习惯。 威廉王子还补充道:“在潜移默化中,他们把这种习惯传给了下一代,我们也都向父母学习,从他们处理事情的方式中学习。” 当威廉王子谈到他和弟弟哈里王子在2016年一起设立慈善机构时,威廉声称,当今世界仍然对心理健康问题保持着偏见。由于人们面对心理健康问题时常常感到羞耻,因此他们很难获得支持。 他补充道:“当我们发起这场运动时,没有一个名人愿意加入我们,也没有一个人愿意支持我们开展这场运动,因为这有关精神健康问题。” 威廉王子说,他将把这场运动作为一种武器来粉碎精神疾病,并针对男性自杀问题做更多的研究与宣传,因为它是英国年轻男性最大的杀手之一。 来源:海外网

無家可歸青少年85%患精神困擾 哪些人群最容易露宿街頭?

■■一项研究发现,无家可归者当中高达85%曾有过精神困扰危机。星报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记者报道 约克大学联同加国无家可归者观察组织,就加国青少年无家可归者最新概况展开分析研究,发现曾有过露宿街头经验的青年,竟有约40%早在16岁以前首次无家可归;无家可归者当中高达85%曾有过精神困扰危机;63%露宿青年在儿童时期,曾遭虐待或创伤。该研究报告敦促政府,需正视青少年贫穷与精神问题。 撰写该份有关本国青少年无家可归情况报告的约大学者,与本国无家可归者观察,收集及依据本国关注无家可归青年状况团体的数据,揭示本国无家可归青少年景况堪虞程度,远超过国民想像,18岁以下青少年露宿实况,多为大众所忽略。 该份名为《防止青年无家可归者路线图》的研究报告坦言,近年本国青少年经历无家可归情况,完全没有改善过,25岁以下青年甚至未成年露宿者,较其他年龄露宿者在街上面对的暴力、歧视及精神困扰,以及营养不良情况更严重。 报告发现,曾经历露宿街头的青年,约40%在16岁或之前已尝试过无家可归,有76%这类青年有多次露宿街头的经验,其中37%青年形容自己有超过5次或以上露宿街头。 逾4成青少年露宿者想过自杀 研究显示高达85.4%本国无家可归青年,饱受精神及情绪困扰,当中更有42%青年坦言,曾绝望到试过至少一次或以上自杀。 有38%无家可归的女性青年及青少年,坦言在露宿街头期间遭到不同程度的性侵犯。 研究同时发现,年轻一辈的露宿者,接近58%童年出身于曾领取儿童福利的家庭;此外,长大后成为露宿者当中,约有63%表示他们在童年时曾遭受严重创伤或虐待。 新移民原住民同性恋露宿比例最高 另一个令人惊讶的发现,是本国新移民、原住民、跨性别与同性恋青年,是露宿者比例最高的一群。本身是加国无家可归者观察组织主席的约大教育学院教授格耶茨(Stephen Gaetz)认为,本国青年露宿者情况一直被政府与社会无视。他指出,从青少年时期已有无家可归经历的青年,他们将来流落街头的机率及时间,会较其他族群多及长。 青少年时期已有露宿经历的人士,他们的精神健康及情绪状况,以至健康都会较差。 格耶茨形容三级政府为无家可归者提供的紧急支援服务,主要是等候无家可归者问题出现后,才予以支援及协助。他指出,这是治标不治本的方法;他认为各级政府应该在问题出现前,尽早以不同方式帮助边缘青少年及他们的家庭,在他们流落街头之前采取防御措施,避免他们成为露宿者。 该报告亦提出建议方案,包括多兴建可负担房屋单位,让更多低收入家庭可入住,减少他们要举家露宿的风险;报告又建议制订针对青少年族群的扶贫计划,且多推出关注青少年精神与情绪健康的外展工作,协助青少年建立自信与健康心灵,减少他们离家出走及露宿街头的情况。 未成年露宿街头 或与家人闹矛盾 家和专业辅导中心总干事黄晓莹博士指出,无家可归者这个社会问题,其复杂原因往往超过一般华裔社区所理解,无家可归者问题一般与癖瘾有着紧密关系。 ■家和专业辅导中心总干事黄晓莹博士 她又表示,收留无家可归青少年的庇护宿位远远不足,她亦期望三级政府采取行动,能走前一步主动应对,协助潜在的无家可归者成为社会动力,而非包袱。 约大研究报告指出,本国青少年流落街头情况一直被低估,黄晓莹博士表示无家可归者与精神及情绪困扰,与癖瘾问题往往有着紧密联系。 年龄25岁或以下青年以至未成年人士成为无家可归者,除有可能是他们本身出现精神困扰或癖瘾外,亦可能因感到家人不明白自己,与家人出现矛盾选择“有家不归”。 无家可归包括住庇护宿位及中途宿舍 她指出,华人社区一般以为睡在街头人士,才称为无家可归者,其实无家可归者定义也包括一些居住在庇护宿位或中途宿舍人士,他们都没有固定居所。 黄晓莹表示,需要庇护宿位者愈来愈多,但政府在这方面资源远远追不上需求,即使有些志愿团体向有需要的人士提供宿位,但也相当有限;在现今租金愈来愈贵下,年轻无家可归者即使欲租住小单位,也难以如愿。 报告敦促三级政府在处理无家可归者问题时,应以如何预防为重点,并非待问题出现后才“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黄晓莹认同此建议,认为政府应多拨资源在青少年心理治疗,以及教育公众如何正视青少年及年轻人精神困扰与情绪问题,冀于青少年露宿街头之前,作出适当堵截行动。 另外,政府若能提供更多可负担房屋予低收入青年,以及协助新移民与LGBTQ社区青年,明白他们所需,帮助他们融入社会,减少歧见,把他们变成社会新动力,对他们的生活及社会发展缔造双赢局面。 

多市青少年精神問題首選看急診 近6成是移民或難民

■■多伦多病童医院亦有为儿童青少年开设的社区精神健康中心。Twitter 星岛日报记者报道 多伦多病童医院与安省临床评估科学研究所,昨天发表研究报告指出,医院急症室成为很多有精神健康问题的安省移民及难民儿童和青少年之首次求诊地点,此情况比在本地出生的同辈更为普遍。这现象反映不少有精神健康问题的移民及难民儿童和青少年,未能透过家庭医生、儿科医生或精神科医生的门诊服务,获取适时治理。 多伦多病童医院儿科医生、临床评估科学研究所科学家珊达丝医生(Dr. Natasha Saunders),检视2010年至2014年安省10岁至24岁人士因精神健康问题前往医院急症室求诊的资料数据,其分析结果,昨日发表在最新一期《加拿大医学协会杂志》(Canadian Medical Association Journal)。 珊达丝医生表示,应付危急的精神健康状况,紧急医疗服务十分重要;但对绝大部分的精神健康病症而言,基层医疗(primary care)会是进行诊治的最适当地方,这里亦是转介专科治疗的地点。 ■图为珊达丝医生。Twitter   移民急诊前未获诊断比例高 珊达丝医生研究发现,由2010年至2014年期间,安省有118,851名10岁至24岁儿童和青少年,因精神健康问题到访医院急症室求诊,当中2,194人(1.8%)是难民,6,680人(5.6%)是非难民的移民。 在上述逾11万名求诊者之中,绝大部分的青少年病患者,皆是在急症室才第一次接触为他们提供精神健康治疗服务的医生。在这青少年病患者组群中,61.3%是难民青少年,57.6%属非难民的移民青少年,51.3%则为非移民青少年。珊达丝医生认为,有精神健康问题的移民及难民青少年到急症室求诊前从未获诊断的比例偏高,显示有关方面有需要明白这类病人在取用精神健康服务和护理方面,所存在的特殊文化或其他障碍及推动因素。 其研究又录得,第一次接受精神健康治疗是在急症室的移民(包括难民)病人当中,新移民较旧移民的比例高出10%,而来自非洲、中美洲、南亚及东亚的移民,就最有可能有此经历。

抑鬱症將成國民患病主因?加國醫保太缺乏這項服務

■■2020年抑郁症将会成为国民患病的主导原因。网上图片 星岛日报记者 据最新调查报告指出,有53%的国民认为焦虑及抑郁症在加国已甚为普遍;这种观念在年轻一代更为明显,有58%年龄在18至34岁的人士表示认同。有服务机构促请政府制定新法,以解决未能满足精神健康的需求,并且与身体健康护理同样保持平衡。 加拿大精神健康联会(CMHA)发表的全国报告,发现在年轻一代有59%视焦虑及抑郁症在加国如疫情;其次是瘾癖达到56%;身体疾病如癌症是50%;心脏及中风34%;糖尿病31%;而HIV或AIDS是13%。 该会全国总裁史密夫医生(Dr. Patrick Smith)表示,虽然本国拥有全民的医疗保健制度,但未能让国民获得最基本的精神健康服务及支援。报告指58%国民称精神健康服务,在整个医疗保健制度中拨款最不足够;有86%建议政府在这方面的资助,应该如医疗保健的水平。 即使近日联邦政府承诺将会拨出有关资金,但每年超过160万名国民未能获得所需的服务。有资料显示,全世界精神健康资金占所有疾病的23%,加拿大在医疗护理预算中只资助7.2%。而且所需的服务及支援正不断增加,在2020年抑郁症将会成为国民患病的主导原因。 缺乏社区为本的护理服务 史密夫医生称,在政策文件中概述的,便是纠正这种平衡,该会所倡导的《心理健康平等法》(The Mental Health Parity Act),不仅是增加精神健康服务拨款,同时要改善统筹、治疗、研究及获取服务,以便有效运用护理资金。 此外,轮候时间也是其中问题,由于长期缺乏以社区为本的精神健康服务,只能依赖高昂费用的服务如医院或见心理专家。有80%的国民依靠家庭医生来获得所需的精神健康护理,这种服务仍是有限。 其实,由辅导员、心理专家及社工等提供的实证为本的护理,正是其他G7国家回应精神健康的基础,但在本国公共系统未能保证有这些服务。国民每年花费口袋30%金钱来见辅导员,所付出的达到9.5亿元。有众多患上复杂或出现长期精神健康问题的人士未能获得全面的护理,最终要入急症室才可以治疗病症。 因此,通过社区心理健康服务提供综合护理,可以满足许多有心理健康问题人士的需求,包括早期干预及预防工作,加强治疗的效果﹔对于严重及长期患者可以跟进和指监督疾病。除了改善生活质素和健康效果,需要推广心理健康,预防精神疾病及早期干预,才可以减少医疗保健系统的负担。

加國急診1/3因跌倒 兩成國民遇精神健康問題

■■研究显示,建筑地盘是工人跌倒受伤的常见地点,专家建议修改建筑规例防范。网上图片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加拿大卫生讯息研究所(CIHI)一份最新报告显示,意外跌倒是全国最常见的受伤原因。去年平均每天因跌倒导致看急诊的病人接近1,800人,其中417人要住院。也就是说每年因受伤看急诊的人中,有三分一是因跌倒所致。 据CIHI昨日发表报告称,2016至17年,加拿大200多万宗因受伤看急诊的病例中,近654,000宗(约三分一)是由于意外跌倒造成的。跌倒造成的伤害导致大约152,500人住院,比之前一年的146,600人有所上升。数据显示,摔倒后住院时间平均为14.3天,而其他医疗原因住院平均为7.5天。 4成长者髋骨折后一年内离世 多伦多康复研究所(TRI)的高级研究员,独立于CIHI的Geoff Fernie对CP24表示,跌倒往往是因年纪大,当然也不仅仅是长者,也有很多小孩从楼梯上摔下来,头部严重受伤。也有许多跌倒是发生在工作场所,并不仅仅是建筑类型的工人。 冬季时,停车场也容易发生跌倒事故,令人担心的是跌伤的个案一直增加。 CIHI数据显示,加拿大全国每年近8,800宗与跌倒有关的受伤个案,是由于人们在冰上滑倒造成的。去年,在家中跌倒的急症室求医人数超过114,000人,这使得家中成为最常见的有人摔倒的地方。 CIHI发现髋部(Hip)骨折是跌倒时最常见损伤。Fernie指出,我们最担心的是髋部受伤,因为这非常普遍,且对于长者来说,很难痊愈。研究显示,20%至40%的长者在髋关节骨折后一年内死亡。CIHI发现第二个最常见的损伤是小腿骨折,包括一年16,135例脚踝骨折和13,997例头部受伤。头部受伤也很令人担忧,因为它们可能非常严重,可能会产生长期影响,甚至导致伤者失去工作能力。 研究人员也在研究如何防止因环境造成的跌倒,包括修改加拿大建筑规范,增加楼梯踏板的宽度,估计在实施此规范的头5年,就可避免13,000宗严重事故,挽救大约27条生命。 建议修改建筑规范避免工人跌伤 多伦多康复中心的科学家也开始评估2016年在加拿大销售的雪靴的安全性,致使一些制造商改良他们的产品,而一些零售商也表示,只会销售有防滑性能的冬靴。 Fernie建议长者保持健康水平,促进肌肉强壮,以达到良好的平衡,须穿着合适的鞋子,楼梯两侧都要有合适的扶手,浴室扶手也可以防止跌倒。 调查称约两成加国人遇到精神健康问题 加拿大约两成国民每年会遇到精神健康问题或心理疾病,相当于每星期有50万打工仔因此无法上班。人力资源顾问公司Morneau Shepell调查发现,工作压力是导致员工有精神心理健康问题的主要原因,最常见是抑郁和焦虑。首席研究员Dr. Bill Howatt表示,精神心理健康并非有一个非黑即白的明确分界,而是有连续性,会随着个人所面对的挑战而改变。雇主必须考虑到全体员工的精神心理健康,并推出策略因应各阶段的精神心理健康计划,包括让员工保持身心健康的预防措施,早期介入辅助员工应付挑战,以至支持政策协助员工顺利过渡重返工作岗位。 工作压力是精神心理问题主因 工作场所的压力是造成精神心理健康问题的主要原因,也严重影响生产力。研究指出,有70%的受访者承认,工作影响他们的精神心理健康;更有78%的人未能上班是因为精神心理健康问题。虽然精神心理健康问题很普遍,但绝大多数打工仔都有信心应付压力;54%受访者自认有高明的应付方法。打工仔的积极方式是寻求专业人士协助,消极的方法是饮酒和吸烟。如果未能有效化解问题,可能进一步对员工造成伤害。58%的人曾经考虑过,以自杀的方式解决精神心理健康问题。

財務問題影響精神健康 48%加國人為錢發愁致失眠

■■有报告指出,越来越多加拿大人因为怕无钱而感到极大压力。网上图片   有报告指出,与4年前相比,越来越多加拿大人因为怕无钱而感到极大压力,终日坐困愁城,严重影响精神心理健康。报告建议,如因金钱而郁郁寡欢,应找注册理财顾问,或精神心理专家谈谈,寻找途径走出死胡同。   由“理财标准计划议会”(Financial Planning Standards Council,FPSC),委托调查机构The Leger昨天发表最新的《财政压力》(The Financial Stress)报告,比较与4年前的类似相关报告指出,今日令到加拿大人感到最大压力是钱的问题。   该报告在本年3月30日至4月2日,在全国(除了魁省外)网上抽样访问了1,106名加拿大人,超过41%被访者表示,无钱,真烦,很大压力。相比个人健康、工作及一段关系中,无钱更会令到人精神健康出现问题。   忧无钱感觉压力者激增44%   该报告发现,41%加拿大人均认为最大压力是钱,排名第一。51%加拿大更为自己不善理财而感到尴尬不安。上述的情况,若与4年前(2014)相比,激增了44%。如果年薪少于8万元的加国年轻一族,更对自己不断超支的财政状况感到沮丧。从“人比人”到“失眠”,大部分加拿大人都是因为怕无钱,而刺激到一大堆神经线,令人坐立不安。概要如下﹕   **48%加拿大人表示,因为担忧财务问题而导致失眠。   **女性比男子更严重。18岁至64岁的比65岁以上的更严重。   **与全国其他省份相比,缅尼吐巴省民与沙斯卡通省民因缺钱更易失眠。   **23%加拿大人在与朋友或同事间,比较大家的财务状况时,会感到有压力。当中,以年届18岁至38岁的千禧代更介意“人比人”,占全国平均数高达52%。而有小孩的家庭则有38%。   **83%加拿大人至少有一次会有财务的遗憾。他们最渴望是有更多钱去储蓄、投资。跟着会希望置业买地,及希望接受更多教育。   应寻求理财及心理专家减压   该机构个人理财教育家金恩(Kelley Keehn)表示,不少人都认为自己不善理财,久而久之,为金钱烦恼就变成常态习惯。这只是没有一个稳健的个人财务计划及管理。如果你是为钱烦恼,最好方法,就是寻求个人理财专家提供的意见,按部就班去实现你的目标。这正如有病就要看医生一样。 专门研究及治疗金钱与精神关系的神经心理医生苏文斯(Dr.Moira Somers)认为,钱影响我们的生活是千丝万缕,切割不开的。而一个有效的财务管理是今日基本生存技能。所以,当我们财务欠佳时,或理财不善,就要用脑想想,寻求解决方法来走出困境。 如果压力不断延长,这会令人很疲惫,甚至会导致智商及解决问题能力暂时下降。如是这样,最好是找注册理财专家谈谈,为你订造一个适合你个人的财务计划来协助你减少为钱烦恼的压力。当计划一旦实践时,就会很快助你平伏压力。而心理专家亦有助为你减压。

庄德利:考慮政府設立精神健康專員新職位

资料图片据A1电台新闻报道,多伦多市长庄德利正在考虑是否在市政府设立新职位, 专门处理有关精神健康方面的事项。庄德利对聘请专门人士任职精神健康事务官员的方案, 并无表态是否赞成或反对, 但表示值得考虑及讨论。他承认, 市内现在有关问题处于严重状态。好多有精神问题困扰的人只能待在庇护中心或流落街头街,所以现在要讨论的不是针对他们的法例, 而是要研究如何向有需要人士提供更多支援。

安省四年內將撥款21億元 改善精神健康系統

星岛资料图根据A1电台消息,省长韦恩宣布拨款 21 亿元给安省精神健康护理, 令省民更容易得到精神健康治疗。省府指出,  安省每三个人就有一个有精神健康问题, 因此省长韦恩今朝九点多宣布, 四年拨款 21 亿元给精神健康系统,令省民更容易透过学校、家庭医生及社区机构, 得到精神健康护理服务。省府指,透过拨款计划, 预计2018-2019年有多一万二千个年轻人可以得到社区精神健康治疗及辅导,2021-2022 年受惠人数可望增加到四万六千个。另外, 省府两年内会增加多四百个精神健康工作者, 令省内每间中学都可以找到有关人士协助。省府还会在四年内, 增设至少十五个青少年精神健康中心, 给十二至二十五岁青少年人使用。(Grace编辑)

市長聯盟將在精神健康方面加強合作

照片来源:DAVID RIDER / TORONTO STAR在交通和社会住房基金方面获得成功后,加拿大几个大城市的市长们又打算在精神健康和打击鸦片危机方面一起展开行动。多伦多市长约翰·托利(John Tory),蒙特利尔市长瓦莱里·普莱特(ValériePlante)和温哥华市长格雷戈·罗伯逊(Gregor Robertson)周四早上在多伦多的国王街附近接受记者采访,参观附近的换乘优先试点项目。三人此后来到前街上的会议中心,和加拿大其他19个市长一起参加一个闭门会议。这些市长组成的加拿大城市联盟(加拿大城市联盟)在最近几年发挥了强大的影响力,包括获得国际认可的城市化,还获得了特鲁多政府对于与城市建立长期合作伙伴关系的承诺。他们在交通和社会住房之外,还开始将精神健康纳入城市的议程。托里说,这个问题影响到所有的城市,包括无家可归者,收容所,药物滥用,治安,公共卫生。罗伯逊说,联邦政府也需要“泛加拿大”方面的协调,包括药物过量,大麻危机等。市长们还讨论了如何让城市在经济上更自给自足,减少对房产税的依赖,这样就不必依赖其他政府。来源:thestar.comC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