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城市 : 多倫多 | 溫哥華
2019年02月23日 星期六 11:45:09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03
dushi_top_nav_04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8
Home Tags 納粹

Tag: 納粹

震驚!20%加拿大年輕人竟不知納粹大屠殺

■■圖為渥太華大屠殺紀念碑。CBC   本報記者   星期日是國際大屠殺紀念日(International Holocaust Remembrance Day),但一項調查發現,五分一的加拿大青少年不清楚納粹大屠殺事件,也不確定它是什麼。   加拿大廣播公司(CBC)報道,推動這項調查的阿茲理利基金會(Azrieli Foundation)行政總裁阿茲理利(Naomi Azrieli)表示,「令人驚訝的是,千禧一代和老一代之間的認知差距,簡直令人震驚。」   歷史學家認為,新數據敲響警鐘,加拿大的學校更需要系統教育學生,幫助他們記得二戰時,有六百萬猶太人被迫害。   與美國去年調查大致相同   加拿大調查發現,近十分六的加拿大人(57%)表示,似乎更少人比以前關心大屠殺;15%的加拿大成年人,和超過五分一未滿34歲的加拿大人(22%),沒有聽說過或者不確定聽說過大屠殺;近一半的加拿大受訪者(49%),無法確定說出一個集中營。這與美國去年調查大致相同。事實上,當年在歐洲有超過4萬個集中營。   阿茲理利基金會在多倫多、滿地可和以色列設有辦事處,它們去年9月委託Schoen顧問公司,對1,100個18歲以上加拿大人展開調查,誤差幅度為正負百分三。   雖然阿茲理利對大屠殺不被了解感到失望。不過,她說,這項調查也提供了足夠樂觀的理由,因為有超過80%的受訪者認為,所有學生都應該了解大屠殺,避免再次發生。   此外,在英國,一項新調查也發現,每20人中,就有一人不相信大屠殺曾經發生。

希特拉罕見藏書內容曝光 曾計劃屠殺加拿大!

《美國和加拿大猶太人統計數據、媒體和組織》一書 23日,加拿大國家檔案館首次公開了一部罕見的希特拉私人書籍,據信其中詳細描述了納粹「北美大屠殺」的計劃。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25日報道稱,加拿大國家檔案館去年以4500美元的價格購買了這本藏書,但直到本月23日才首次公開。報道稱,這本書將於周六(26日),國際大屠殺紀念日的前一天公開展出,並將在網上公開部分內容。 CNN介紹稱,這本書共137頁,題目為《美國和加拿大猶太人統計數據、媒體和組織》,由德國語言學家兼研究者海因茨?克洛斯在1944年編寫的。克洛斯曾負責為納粹政權進行關於國籍等問題的重要研究,特別是關於美國。 這本書的保存者邁克爾.肯特告訴CNN,如果當年第三帝國成功入侵美國和加拿大,此書報告很有可能在「最終方案」中發揮重要作用。而所謂「最終方案」是納粹領導人用來描述滅絕猶太人的詞語。 肯特稱,這本書中的內容「十分令人震驚」,不僅有着加拿大多倫多、溫尼伯、馬尼托巴等猶太人口眾多的大城市的詳細分析,而且還包括一些小城市及地區的情況。 專家認為,此書是希特拉委託進行的一系列秘密研究中的一部分,並被儲存在他位於巴伐利亞阿爾卑斯山附近的山間療養地。藏書標籤上還印有納粹標誌性的鷹、納粹黨徽和「屬於阿道夫?希特拉」的字樣。 對於這本藏書的發現,大屠殺教育信託基金表示感到震驚。該基金會的一名代表稱:「這份報告顯示了希特拉執迷不悟的反猶太主義及令人害怕的納粹野心。他們想要在世界各地屠殺猶太人。」渥太華大學的教授馬戈利斯也稱,「這份報告證明,納粹的確是打算入侵北美的。」 CNN表示,這本書將被儲存在加拿大渥太華圖書館暨檔案館中。此外,美國國會圖書館和布朗大學圖書館也收藏了部分希特拉的書籍。 來源:環球網

70年過去了又怎樣!德國94歲前納粹集中營警衛出庭受審

網上圖片 德國西部城市明斯特爾地區法庭6日開始審理一名現年94歲的前納粹集中營警衛所涉「充當謀殺幫凶」案件。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70多年,德國加緊追究仍在世的前納粹分子法律責任,哪怕他們已是風燭殘年,無法服刑。檢方說,德國對受害者和家屬負有「道義」責任。 兌現道義承諾 據檢方訴狀,被告家住德國西部博爾肯地區,1942年6月至1944年9月在當時遭納粹德國吞併的但澤自由市、現波蘭城市格但斯克附近德國「施圖特霍夫集中營」充任納粹黨衛軍警衛,為納粹處決多達上百名集中營所囚人員充當幫凶。 被告當時年齡為18歲至20歲,不足刑事犯罪法定成年標準21歲,這起訴訟因而由少年法庭受理。 檢方沒有公開被告姓名。德國《世界報》報道稱呼他「約翰·R」,過去是園林景觀建築師,曾就職於北萊茵-威斯特伐利亞州政府機關。 鑒於被告年齡,法庭每天庭審最多兩個小時。檢方說,被告「精神狀況正常」,適合出庭。一旦定罪,被告最多可能獲判15年監禁,但他的身體狀況可能不適合服刑。 檢察官安德烈亞斯·戈倫德爾說,既然德國對謀殺罪沒有追訴時效限制,檢察機關有義務追究作惡者的法律責任,同時需要考慮「道義因素」,即「德國對當年納粹罪行的受害者及其家屬作出了承諾」。 被告2017年被捕,堅稱對集中營內屠殺惡行不知情。檢方駁斥這種說法,認定警衛是集中營運行體系關鍵部分,「對屠殺手段心知肚明」。 追究「齒輪」責任 這是德國司法機關尋求將所有在世前納粹分子繩之以法的最新案例。 德國一家法院2011年作出里程碑式判決:法官認定曾在德軍佔領波蘭時期所設索比布爾集中營充任警衛的約翰·德姆揚魯克充當「納粹殺人機器的齒輪」,成為納粹屠殺猶太人的幫凶,判處他5年監禁。 接受司法審理時,德姆揚魯克91歲。他次年去世,上訴未決。 參照這一判決先例,德國法院對曾在奧斯維辛集中營充任會計的奧斯卡·格倫寧和充任警衛的賴因霍爾德·漢寧作出有罪判決,兩人獲罪時同為94歲,入獄服刑前去世。 德國檢方另外起訴一名現年93歲的前施圖特霍夫集中營警衛,被告是否適合出庭接受審理不得而知。 歷史資料記載,二次大戰結束前,累計2.7萬人在波蘭境內納粹集中營中喪生,一些死於毒氣或毒藥,一些遭槍斃,還有一些因為苦役或醫療條件惡劣而身體虛弱,最終凍死或餓死。 據施圖特霍夫博物館資料,施圖特霍夫集中營建於1939年,累計關押11萬人,其中6.5萬人死在集中營。 歷史學家彼得·舍特勒爾說,堅持讓垂垂老矣的前納粹分子接受司法審理背後有一個「重要的人道主義和法律理由」:「假如我們放過這一案件,等於為放過其他案件提供一個新借口。法治不應允許例外存在。」 來源:新華網

美國小城一華裔候選人 競選海報遭遇納粹標誌塗鴉

■沙鴻恩的競選標語遭破壞,被划上納粹標誌。取自沙鴻恩臉書 星島日報三藩市訊 三藩市灣區第四大城市菲蒙(Fremont)一位華裔市議員候選人沙鴻恩的競選標語,被發現遭人惡搞甚至被塗上納粹標誌,警方已接手調查,視為可能的仇視罪案,尚無人被捕。 角逐菲蒙第四選區的沙鴻恩表示,上星期三發現有競選廣告牌遭人破壞,包括被人移走、換上競選對手的,而他位於米慎大道夾Ondina Drive的一個大型競選廣告牌更遭污損,包括在其照片額頭畫上納粹標誌以及魔鬼尖角等等。 沙鴻恩表示,當時他身處屋侖市府律師辦公室,接到父親發送廣告牌被破壞的相片給他,「看到你額頭被刻上納粹標誌,這感覺難以形容。」 菲蒙警方發言人波斯克透過臉書一則貼文得悉事件後,將事件轉發予局長彼得臣,其後警方現已接手調查。一名警員到現場翻閱鄰近閉路電視的片段,冀望可找出疑犯。 波斯克強調,警方將本案視作可能仇恨犯罪處理,「這肯定讓人憂慮的原因,菲蒙是座熱情社區,我們讚美多元化。」 沙鴻恩認為,菲蒙有逾五成是移民人口,故對他的廣告牌遭人刻上納粹標誌感到「非常震驚」,「所以這些事發生在這裡非常讓人困擾。在很多方面,我們應該成為美國其他地方的榜樣」。 他又向破壞者發出訊息,「問你自己,你是否想對我做的事亦對你或你自己的家人做。你明顯想某人勝出(選舉),那就沒事;但你是否一定要普遍遭厭惡的仇恨標誌帶出你的訊息?」沙鴻恩呼籲對方,如果不同意他的政綱,可與他一起商討出更好的,但強調勿向其他人製造痛苦以達目的。 警方呼籲市民,如有關於本案資料,應即致電510-790-6800分機3與菲蒙警方聯絡。

警惕!英國夫婦給孩子取希特拉的名字 還行納粹禮

孩子的母親帕塔塔斯  圖自英國SWNS網站 近期,一對英國夫婦因涉嫌參與被禁新納粹組織「國家行動(National Action)」被起訴。據《獨立報》9日報道,這對夫婦不但自己參與其中,還將剛出生的兒子命名為「阿道夫」,向孩子行納粹軍禮。 報道稱,涉案的分別是22歲的托馬斯(Adam Thomas)和38歲的帕塔塔斯(Claudia Patatas)夫婦,及27歲的博古諾維奇(Daniel Bogunovic)。起訴他們的檢察官詹姆森(Barnaby Jameson)9日表示,三人都是「國家行動」的成員。 《獨立報》截圖 「國家行動」是一個總部位於英國的極右翼新納粹組織,成立於2013年,在英國各地進行「白色聖戰」,宣揚「白人至上」。自2016年12月16日起,它被英國根據《2000年恐怖主義法案》禁止,成為首個被英國內政部列入禁止名單的極右翼組織。 儘管如此,該組織還是繼續活動,2017年9月5日,英國警方以涉嫌加入極右翼組織、參與謀劃、煽動恐怖行動為由逮捕了該組織5名嫌疑人。 加入「國家行動」意味着觸犯英國法律。托馬斯夫婦於今年1月被捕,後獲得保釋。英媒提供的照片顯示,帕塔塔斯出現在法庭時,佩戴着用於監控的其行蹤的電子腳環。 帕塔塔斯佩戴着電子腳環 圖自英國SWNS網站 詹姆森在庭審現場列舉了托馬斯等人參與「國家行動」的證據。他指出,托馬斯和博古諾維奇對砍刀有「特別的興趣」,檢方還在托馬斯的電腦上發現了製造炸彈的指令。2016年11月,托馬斯還申請了槍支許可證。 詹姆森指出,托馬斯等三人與「其他著名國家行動人物」有聯繫,包括該組織頭目之一的迪肯(Alexander Deakin)和因囤積武器、密謀發動種族戰爭的組織成員、英國陸軍士兵韋維拉寧(Mikko Vehvilainen)。托馬斯夫婦的手機上被發現存有韋維拉寧武器庫的照片。 值得注意的是,托馬斯夫婦不僅自己涉嫌參與新納粹組織,還試圖將自己襁褓中的孩子拖下水,用希特拉的名字為其命名。在法院9日的庭審中,詹姆森透露,托馬斯夫婦育有一個小男孩,出於法律原因,無法公開孩子的全名,但孩子的中間名是「阿道夫」。 孩子的父親托馬斯  資料圖 雖然在英國起名「阿道夫」並不違法,但由於希特拉的緣故,普通英國父母對這個名字也嗤之以鼻。《每日電訊報》2010年曾統計,英國自二戰以來只有20個新生兒被命名為「阿道夫」。 詹姆森指出:「考慮到孩子是在『國家行動』被禁止將近一年後出生的,你可能會認為阿道夫這個名字,即使只是中間名,仍具有重大意義。」 報道稱,在托馬斯夫婦1月被捕後,一張他們與激進納粹分子弗萊徹(Darren Fletcher)拿着「卐」字旗對兒子行納粹軍禮的照片被發現。 現年28歲的弗萊徹是托馬斯夫婦的「密友」,2014年因在舞台上扮演3K黨及絞刑被判種族仇恨罪名成立;2018年1月因涉嫌參與恐怖組織與托馬斯夫婦一同被捕,他還面臨5項違反社會行為秩序指控。 「國家行動」成員參與一場集會  圖自華商報 詹姆森說,本案涉及一種「特殊類型的恐怖」,它由仇恨和分裂所助長,產生於對白人至上的狂熱與信仰,這一案件將詳細說明「『國家行動』成員所犯下的仇恨罪行以及他們準備散布恐怖的殘忍行為。」 《每日郵報》稱,被起訴的三人都否認了指控,案件目前仍在審理過程中,預計將持續四周。 來源:觀察者網  

移民問題撕裂德國,街頭再現納粹敬禮姿勢令人擔憂

近幾日,德國東部城市開姆尼茨爆發大規模遊行衝突。 極右翼組織示威者高喊:「城市是我們的,外國人滾出去!」,併當街驅趕類似移民的人,部分示威者甚至做出納粹敬禮的姿勢。而反示威的左翼分子則高呼,「歡迎難民」,「納粹快滾」。 據德國之聲,衝突的起源是,當地時間周六晚,一名35歲的德國男子被一名23歲的敘利亞男子和一名22歲的伊拉克男子持刀刺死。 消息在社交網絡傳播後,上周日,大批極右翼分子聚集在一起,稱要向人們顯示「誰才是這座城市的掌舵人」。其後約有800餘人進行遊行示威,併當街驅趕外國人,甚至襲擊維持治安的警察。 據《紐約時報》,上周末,開姆尼茨正在慶祝其第875個城市紀念日。由於極右翼組織的遊行,當地的慶祝活動不得已被取消。 本周一,遊行規模不斷擴大。據當地警方,約有6000名極右翼分子加入遊行,另有1500名左翼組織支持者反對右翼分子的遊行,雙方爆發衝突。到晚間,示威者更是丟出瓶子、煙花等,一度突破警方防線。警方不得不使用高壓水槍分開衝突雙方。 開姆尼茨所在的薩克森州警方周二表示,衝突造成雙方至少18人受傷,另有2名警察在此過程中受傷。此外,10名做出納粹敬禮姿勢的示威者已經被調查。 據BBC,德國禁止使用納粹十字標記和其他納粹標誌,且規定做出納粹敬禮將被罰款或是判刑。 德國總理默克爾周二強烈譴責了開姆尼茨極右翼組織的示威遊行,稱「德國不允許大街上的仇恨行為」。 新納粹主義抬頭? 衝突中部分示威者做出納粹敬禮的姿勢,更有眾多示威者高呼「我們是人民」、「這是我們的城市」等具有納粹色彩的口號,不禁引發人們對於德國新納粹主義抬頭的擔憂。 事實上,德國早有針對納粹相關標誌的禁令。 根據1994年5月德國通過並生效的《反納粹和反刑事犯罪法》,使用納粹標誌、口號和敬禮姿勢,使用具有納粹象徵意義的標記符號、標語和徽章等都屬於違法行為。 針對此次遊行示威中,10人做出納粹敬禮姿勢一事,當地警方也已介入調查。然而,開姆尼茨所在的薩克森州,一直都有新納粹勢力的存在。 據《紐約時報》,1991年柏林牆被推倒後不久,開姆尼茨東北部的荷耶斯沃達就曾出現一個500餘人的新納粹團伙襲擊難民住宅的事件。此後,薩克森州多地出現極右翼分子襲擊少數群體事件。 該地區的極右翼、反移民新選擇黨(AfD)及歐洲愛國者抵制西方伊斯蘭化(Pegida)運動勢力也十分強大。 AfD和Pegida一直強烈反對默克爾的移民政策,AfD更在2017年的大選中首次進入議會,贏得12.6%的支持率和94個席位。而在開姆尼茨,AfD的支持率高達24%。 據德國之聲,去年共有1713起針對難民的犯罪案件,其中,薩克森州佔了240起。 針對開姆尼茨周末的衝突事件,AfD政黨官員在推特上表示,「如果國家不能保護它的人民,那人民將走上街道保護自己。就是這麼簡單!」 移民問題撕裂德國 自2015年默克爾允許89萬難民進入德國之後,近幾年德國共接受了130餘萬來自中東和非洲的難民。據德國官方數據,2015年湧入德國的敘利亞難民比前一年增長了403%。 大量難民湧入造成的德國社會撕裂問題愈發嚴重,默克爾也因此多次遭遇執政危機。 2017年,因其難民政策,默克爾的聯盟黨支持率大跌,而反移民的極右翼政黨順勢進入議會。據《紐約時報》,最新民調顯示,AfD已經成為德國第二大政黨,僅次於默克爾的保守派政黨。 今年7月,也是因為移民問題,默克爾受到內政部長澤霍夫「威脅」,遭遇聯盟破裂危機。雖然最終默克爾做出妥協,同意加強邊境管理,緩解了危機,但其面臨的壓力並未消除。 彭博社稱,德國社會整體正向「右」傾斜。數據顯示,德國警方正面臨越來越多的暴力犯罪。而德國國內關於反移民的呼聲也越來越大。 《泰晤士報》稱,難民正在德國社會引發一系列的犯罪行為,類似開姆尼茨衝突的事件會被反移民組織作為「移民危害社會」的例證,從而對默克爾政府發起衝擊。(文/謝蓮) 來源:新京報

協助納粹屠殺30萬人 96歲集中營簿記服刑前離世

「對我來說,毫無疑問地,我必須承擔道德上罪過。」   有「奧斯威辛簿記」之稱的德國前納粹黨衞軍格勒寧(Oskar Groening)離世,終年96歲。他2015年被裁定協助謀殺30萬人罪名成立,判監四年。他屢次以健康理由上訴均被駁回,本來快將開始服刑,如今避過牢獄之災。 網上圖片 格勒寧當年在奧斯威辛集中營負責管帳工作,整理和計算火車載來猶太人身上的紙鈔,並把這些錢寄給柏林的上司。在集中營內,這些猶太人不是被處決就是充當奴工。他在戰後過了40多年平靜生活,但因不滿有人否定大屠殺真相,2005年接受傳媒訪問,挺身自揭往事。   他2015年接受審訊承認在道德上有罪,但也表示他在法律上是否有罪,任由庭上認定。他表示,他只能請求上帝原諒,因為他沒有資格請求大屠殺受害者諒解:「對我來說,毫無疑問地,我必須承擔道德上罪過。」他承認知悉送猶太人和其他囚犯進毒氣室事情。 奧斯威辛集中營(網上圖片) 他被控在奧斯威辛集中營幫助殺害30萬人,2015年7月被判處四年徒刑,但他多次以健康理由提出上訴,還未開始服刑。 去年12月,德國憲法法院裁定他必須服刑,駁回辯方所稱他年事已高,監禁會侵犯「生命權」的說法。法醫鑑定他的身體狀況,認為在給予適當看護和醫療照顧下,他可入獄服刑,但他還沒開始服刑就離開人世。

UBC現支持納粹塗鴉 騎警仍未尋獲疑犯

■卑詩大學近期兩度出現種族主義塗鴉。資料圖片 本報記者 卑詩大學(UBC)校園在過去一個星期,兩度出現種族主義塗鴉,皇家騎警調查無果,找不到疑犯。在周四,UBC分署皇家騎警接報指UBC林業系大樓一個黑板,被人用粉筆寫上納粹標誌「卍」及「向希特拉致敬」(heil Hitler)的字句。皇家騎警發言人雷伊(Kevin Ray)表示,現時調查工作已經結束,截至目前為止,未能找到涉案的疑犯。 雷伊續道,在大約一個星期前,UBC校園也發生同類事件,無論手法以至地點跟周四的相若,然而同樣地,經過調查,也找不到疑人。雷伊稱,皇家騎警現與UBC保安協調,以確保UBC所有學生、教師及職員的安全。而UBC校園保安正研究加強該地區保安的可能性。 在本月較早時候,維多利亞大學(University of Victoria)校園內的牆壁,被發現遭人貼上反猶太人海報。UBC林業系本科學生會(Forestry Undergraduate Society)在facebook上貼文,強調對任何種族主義行為都是絕不容忍的。該貼文又稱,社會應是包容,而非分化。

老牛專欄:納粹是怎樣煉成的(上)

電影《浪潮》劇照 羅恩.鍾斯(Ron Jones)是美國加州一個中學的普通歷史教師,1967年為了讓學生們明白什麼叫法西斯主義,搞了一場教學實驗,使他歷史留名。他在課堂上提出鏗鏘有力的口號:「紀律鑄造力量」,「團結鑄造力量」和「行動鑄造力量」,用嚴苛的規條束縛學生,向他們灌輸集體主義,要求他們絕對服從,遵守紀律。 令人驚訝的是,學生們非常順從,步調一致地投入其中。他們精神抖擻,穿上制服,做課間操,互相監督,很快凝聚成一個新的團體。他們給這個團體命名為「浪潮「,還設計了一個標誌性的動作:手臂從右往左,划出一個波浪狀的曲線。 學生們沒有意識到自己越來越像納粹分子,他們發傳單,印貼紙,拉攏新的成員。只用5天時間,這個班就由20人變成了200人。最後,鍾斯在學校大禮堂召開了一次大會,放映了一部第三帝國的影片:整齊劃一的制服和手勢,集體狂熱的崇拜和叫囂學生們面面相覷,羞愧不已,沒想到自己這麼輕易就被操縱了,心甘情願地當了一回衝鋒隊員。 在試驗結束之時,羅恩•鍾斯對他的學生說:」我們差一點就成為了優秀的納粹和德國人一樣,你們也很難承認,竟然做得如此過分,你們不會願意承認被人操縱,你們不會願意承認,參與了這場鬧劇。」至此一場只有5天,但卻是漫長五天的政治運動結束了。而事後親歷此事的人們都不願意去再次提起。 當年參加試驗的部分學生,寫下的心得也是我們非常熟悉的味道: 「這幾天的生活十分有趣,誰最漂亮,誰成績最好都不重要, '浪潮' 讓我們人人平等。出身,信仰,家庭環境都不重要,我們都是一場運動的一分子,」浪潮'讓我們的生活重新有了意義,給了我們一個可以為之奮鬥的理想。」 「從前我總是惹事生非,『浪潮』讓我投身於一件有意義的事,這就足夠了。」 「如果我們能夠相互信任,可以取得如此巨大的成就,我願為此重新做人。」(未完待續)老牛

否認大屠殺歷史 「納粹奶奶」再判刑

■哈弗貝克   德國柏林一個法院周一判處88歲老婦人哈弗貝克六個月監禁,指她公開否認納粹大屠殺歷史,煽動種族仇恨。哈弗貝克此前曾因相同指控被多次判刑,並被德國傳媒冠以不光彩的稱號「納粹奶奶」。 2016年1月,在柏林的一次集會上,哈弗貝克稱針對猶太人的大屠殺從未發生過,奧斯威辛集中營毒氣室的說法也是子虛烏有。哈弗貝克在法庭上否認上述指控,堅稱自己只是引述一本書中的內容。 但她在庭審間隙還對傳媒重申,奧斯威辛集中營沒有發生用毒氣屠殺猶太人的事情。根據德國法律,否認大屠殺歷史可以被以煽動種族仇恨罪判處最高五年刑期。 哈弗貝克曾多次公開否認大屠殺歷史。她曾在一個極右翼教育中心擔任主席,該中心因宣揚納粹思想於2008年被關閉。
X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