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城市 : 多倫多 | 溫哥華
2019年02月23日 星期六 04:35:57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03
dushi_top_nav_04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8
Home Tags 繪畫

Tag: 繪畫

50歲「川美保安大叔」走紅網絡 曾在美國當過街頭畫家

一條「川美保安叔叔的繪畫手稿」的消息在朋友圈刷了屏。記者在川美虎溪校區圖書館見到了這位「川美保安大叔」。他背着一個藍色帆布雙肩包,裏面裝着一支筆、一沓紙和一套保安制服,這是他每天出門的「必備品」。 今年50歲的他,對油畫《父親》的作者羅中立仰慕已久,為了圓「追星夢」,來到了四川美術學院當起了保安。 平日里,呂躍主要用繪畫塗鴉的方式在小紙片上畫下自己的見聞,尤其偏愛人像。來到川美半年,呂躍的小繪本已經足足累積了1000多頁。呂躍的同事說,他平時看到一些生活場景,靈感一來就開始畫了,幾分鐘就搞定,畫得十分逼真。同事話音剛落,呂躍就拿出昨晚隨手為兩個印度男孩畫的塗鴉,「我一拿給他們看,他們就說『good good』。」呂躍的臉上露出滿足的微笑。 從小,呂躍就喜歡畫畫,高考的時候毅然選擇了考當地美院,第一次差了4分,後來又考了兩次還是失利。從未系統的學過繪畫的呂躍選擇「另謀出路」,去過景德鎮做陶藝、去過杭州做雕塑、去過傢具廠做傢具、也去過美國加州遊學當過街頭畫家...... 來源:網易新聞 (圖:視覺中國)

自閉症孩子畫刷屏 母親:我的兒子並不是天才

  4月2日是第11個世界自閉症關注日。你還記得去年8月份刷屏的「小朋友畫廊」嗎?   他們的作者有自閉症患者,有精神障礙患者,有腦癱患者。許多人被他們的作品打動,甚至有人認為,自閉症患者都有很高的繪畫天分。   這些「小朋友」們都是WABC無障礙藝途公益機構的學員。當時刷屏的作品中有六幅就來自WABC杭州站的四位成員。   時隔半年多,這些一度成為網紅的「小朋友」們如今怎麼樣了?他們真的是被上帝關上門後,反而打開了一扇藝術的窗嗎?   一位「小朋友」的媽媽直言:我兒子並不是繪畫天才;而WABC杭州站的負責人也表示,對這些特殊群體來說,是否畫得好並不重要,因為他們學畫,最重要的是抒發平時壓抑的情緒,建立自信和融入社會的途徑。   作品被刷屏後,多了很多靈感   植樹節這天,WABC杭州站的袁老師在紫陽工療站給學員們上課,這是春節之後的第一次課。當天來上課的一共15人,年齡在20到60周歲,主要是精神障礙和智力障礙人群。袁老師給大家布置的任務是畫一棵樹。   課堂上,不時有人拿着自己的畫走到28歲的陽陽面前,問:「你看看,我畫得好不好?」   專註在畫紙上的陽陽抬頭看一下,溫和地回答:「挺好的。」很快又低頭畫起自己的樹。   去年的小朋友畫廊中,有陽陽的三幅作品,分別是《斑駁的風景》、《斑馬斑馬》、《開往春天的列車》。   「他是我們這裡畫畫最好的,是這個。」一位學員伸出大拇指比划了一下。   陽陽這次畫了三棵樹,他是班級里最後一個完成作品的。   「我畫得很慢,我不是完全模仿,想着要改變一下。」   去年,是工療站的工作人員最先告訴陽陽,他的畫刷屏了,隨後身邊的親戚、朋友陸續給他發消息。   「我挺開心的,後來對畫畫更有興趣了。」陽陽有些靦腆地笑了笑。4年前他開始在工療站學畫畫,幾乎零起步,去年入選「小朋友畫廊「中的畫是他4年來影響力最大的作品。三幅畫中他最喜歡的是那副《斑駁的風景》,「因為顏色豐富,看起來比較絢麗」。   「這是楓樹,我用的是不規則圖形,人家遠遠看不出你畫的是什麼,你看的出這是兩棵樹嗎?」陽陽努力回想了一下,「這三幅畫有的是15年畫的,有的是14年,都是我在家畫的,家裡畫效果好,時間充裕。」   陽陽還記得當初的創作過程。   「火車這個,我坐高鐵看到路兩邊有美景,就想畫一個有櫻花的火車頭。斑馬這個,我就是想表現夏天的氛圍,一般是撥開烏雲見太陽,但我不想太亮麗,就取了個相反的,畫的是烏雲密布,是不想和別人畫的一樣。」   現在還能畫出這些畫來嗎?   陽陽思考了一下說:「應該還能畫一些。」   對於陽陽來說,「小朋友畫廊」事件讓他對自己有信心了:「感覺從那之後,靈感很多,腦袋裡會有各種主題,有空就會畫下來。我最喜歡畫風景,喜歡亮的顏色。」   這天來上課,陽陽帶來一副自己在過年時畫的新作品:通過高架橋的車輛。   他這麼解釋:「橋兩邊是風景,每一個植物都不同,五顏六色,小草也是很多顏色,樹枝的形狀是彎曲的,形成一圈一圈的。我覺得這個想法挺美的,就畫了下來。」   有繪畫天賦的自閉症患者,不足10%   袁老師說,對像陽陽這樣的學員來說,是否畫出精彩的畫作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通過畫畫能緩解緊張的情緒,樹立自信心。   她記得紫陽工療站里有一個女孩,最初來上課時,整個人情緒非常緊張,拿筆時手是發抖的,不敢隨便動筆,前思後想,總怕自己畫得不對。   「兩年下來,我感到她在漸漸變化,精神沒那麼緊繃了,敢大膽地寫,大膽地畫了。」   「把自閉症患者或者精神障礙者當作畫畫天才,這個想法肯定是不對的。從比例上來看,這個群體中真正在繪畫上拔尖的還是非常少的,低於10%。」 WABC杭州站負責人程曉(化名)表示,我們在杭州近150個學員,拔尖的屈指可數,「對多數學員來說,繪畫最大的作用是改善他們的情緒,釋放潛在壓力,讓他們接納自己,建立自信。」   程曉說,去年的「小朋友畫廊」在朋友圈爆紅,對很多作者來說,這並不會改變他們的生活,最大的影響就是知道這件事,很開心。   「我們帶陽陽去上海看他被展示的畫,現場有觀眾說喜歡他的畫,陽陽就很高興。另外就是,我們給作者支付了版權費,他們會覺得自己有很大價值。」   過多強調榮譽,對他們是種傷害   男孩小偉(化名)是自閉症患者,也是小朋友畫廊中的作者之一。   小偉媽媽說:「小偉的畫當時在朋友圈走紅,但他並不太懂這是什麼?但看到自己的畫被掛在牆上展出,他就覺得開心。」   小偉的這幅畫是一副臨摹作品,完成時間是在一兩年前,臨摹的畫還是小偉媽媽提供的,「當時是覺得這幅畫挺漂亮,找來給他學習欣賞用的,沒想到他畫了出來。「   兒子的畫被點贊,小偉媽媽覺得很意外,因為她覺得沒有那麼好看。   「他畫得好不好我覺得不重要,因為我沒想把他培養成畫家。」小偉媽媽不覺得兒子是天才,雖然曾有治療師提醒她,不少自閉症孩子在某方面有天賦,讓她留意一下,但她一口回絕了,「我讓他去畫畫是為了康復,希望對他的視覺和記憶有好處,對我來說,他能夠進步就好,如果他在被認可後還能感覺到快樂和自信,就足夠了。」   從程曉的角度來講,她和老師們並不希望學員們因為這種榮譽而過多地曝光在公眾視野中。   「過於看重這些,會出現自我膨脹。」袁老師說,所謂的自我膨脹就是如果以後的比賽或者展覽沒有他的作品,他就會情緒低落,或者說為什麼這次沒有我,「其實,這種情緒普通人也有,但普通人會調整,而對他們來說,調整起來會有難度。」   除此之外,程曉覺得家長們的心態更應該調整。   「一些家長發現孩子在某方面有天賦,比如繪畫、樂器,就會極力把孩子往這方面培養,這其實對孩子是種傷害。因為這些孩子都非常敏感,他能感到家長的急迫和焦慮。」 程曉說,「我們都應該擺正心態,無論學習什麼,對這些特殊孩子來說,結果不重要,重要的應該是過程。」 新浪新聞
X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