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19年02月23日 星期六 08:13:11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03
dushi_top_nav_04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8
Home Tags 绞刑犯

Tag: 绞刑犯

加国猎奇:滑铁卢地区最后一名绞刑犯

安省秦基拿市(Kitchener)法官James Makins注视着被告席上的男子。但是这个名叫Reginald White的犯人眼神却始终专注于法庭冷灰色的地板。 7个月以前,White手持斧头,把一个年迈的农夫和他失明的妹妹杀害。可以说,那是当地历史上最血腥的血案。 这是7个月后,在这个法庭上,他也即将命悬一线。只是,他没有一句为自己辩白的说辞。 “你已被宣判有罪。”法官接着说,“我现在判决,你将被处以绞刑。” 整个法庭鸦雀无声,安静得似乎可以听得见白发苍苍的法官抹去眼泪的声音。刚刚被他宣判死刑的这名犯人,正是安省滑铁卢地区历史上最后一个被处以绞刑的犯人。 那天是1940年2月10日 ▲滑铁卢近百年前的典型农场(John和Annie Milroy的农场历史图片已无从考证) 法官决定这名犯人命运的最后一句话,也将被告Reginald White的英雄形象瞬间转为恶人。 35岁,正值壮年的White上一次出现在当地公众视线中,是因为在瓦砾厂坍塌的隧道中舍命救出了当地警长Thomas Wilson的儿子们。而在White被处决的一年半之后,警长Wilson也开枪自杀。虽然具体原因未可知,但是当地民间广泛认为是White的案件让警长内心煎熬,最终导致崩溃自杀。毕竟,White曾经是他的邻居。虽然他没读过什么书,此前一直和父母住在一起,但是他终归是警长儿子的救命恩人。 1940年4月25日凌晨,到了行刑的日子。在祈祷之后,Reginald White拒绝在执行之前饮酒或者服药麻痹神经。接着他被押送到位于Kitchener的皇后大街的滑铁卢监狱脚手架前。和先前所有在这里被执行绞刑的犯人一样,有人将一个黑色的头套罩在他头上,他的双脚站在一块活动木板上。接着,行刑官拉动了手挚…… 时光倒回一年前 1939年8月的一天,16岁的Jessie Oliver Rife带着一块蛋糕,准备给附近农场的Annie Milroy送去。 73岁高龄的Annie和Jessie感情亲如家人,他们总是一起烘培。进屋后,Jessie并没有看到Annie身影,相信她一定是在休息,于是把点心放在桌上,打算下午再过来。 (多年后,Jessie Oliver Rife的女儿Rosemary Phillips相信,如果当年她的母亲再多停留一会儿,也会死于非命。) ▲Jessie Oliver Rife的母亲-Bertha Oliver,是第一个发现邻居Milroy兄妹遇害的 Jessie离开后不久,Reginald White怀揣着一把手枪,来到了Milroy的农场。 那天下午,午睡的Jessie被她妈妈在屋外发出的惊叫声惊醒。住在不远处的Annie Milroy和Annie的哥哥John Milroy家中似乎发生了可怕的事。 Jessie翻身下床,冲出家门一路狂奔,在警察赶到前她已经冲进了Milroy农场。她眼前的一幕将会跟随她的余生。 78岁的John躺在走廊里,身边是他口中跌落的假牙和破碎的靠椅。他的妹妹、73岁的Annie躺在不远处的起居室里,前额有碗口大的致命伤。厨房的炉子上正在炖着的一锅牛肉已经几近烧焦,发出苟延残喘般的滋滋声。下午依然火辣的骄阳洒在屋内各处,映出四处飞溅的血迹。 Jessie...
X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