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城市 : 多倫多 | 溫哥華
2019年02月18日 星期一 05:56:54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03
dushi_top_nav_04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8
Home Tags 絞刑犯

Tag: 絞刑犯

加國獵奇:滑鐵盧地區最後一名絞刑犯

安省秦基拿市(Kitchener)法官James Makins注視着被告席上的男子。但是這個名叫Reginald White的犯人眼神卻始終專註於法庭冷灰色的地板。 7個月以前,White手持斧頭,把一個年邁的農夫和他失明的妹妹殺害。可以說,那是當地歷史上最血腥的血案。 這是7個月後,在這個法庭上,他也即將命懸一線。只是,他沒有一句為自己辯白的說辭。 「你已被宣判有罪。」法官接著說,「我現在判決,你將被處以絞刑。」 整個法庭鴉雀無聲,安靜得似乎可以聽得見白髮蒼蒼的法官抹去眼淚的聲音。剛剛被他宣判死刑的這名犯人,正是安省滑鐵盧地區歷史上最後一個被處以絞刑的犯人。 那天是1940年2月10日 ▲滑鐵盧近百年前的典型農場(John和Annie Milroy的農場歷史圖片已無從考證) 法官決定這名犯人命運的最後一句話,也將被告Reginald White的英雄形象瞬間轉為惡人。 35歲,正值壯年的White上一次出現在當地公眾視線中,是因為在瓦礫廠坍塌的隧道中捨命救出了當地警長Thomas Wilson的兒子們。而在White被處決的一年半之後,警長Wilson也開槍自殺。雖然具體原因未可知,但是當地民間廣泛認為是White的案件讓警長內心煎熬,最終導致崩潰自殺。畢竟,White曾經是他的鄰居。雖然他沒讀過什麼書,此前一直和父母住在一起,但是他終歸是警長兒子的救命恩人。 1940年4月25日凌晨,到了行刑的日子。在祈禱之後,Reginald White拒絕在執行之前飲酒或者服藥麻痹神經。接着他被押送到位於Kitchener的皇后大街的滑鐵盧監獄腳手架前。和先前所有在這裡被執行絞刑的犯人一樣,有人將一個黑色的頭套罩在他頭上,他的雙腳站在一塊活動木板上。接着,行刑官拉動了手摯…… 時光倒回一年前 1939年8月的一天,16歲的Jessie Oliver Rife帶着一塊蛋糕,準備給附近農場的Annie Milroy送去。 73歲高齡的Annie和Jessie感情親如家人,他們總是一起烘培。進屋後,Jessie並沒有看到Annie身影,相信她一定是在休息,於是把點心放在桌上,打算下午再過來。 (多年後,Jessie Oliver Rife的女兒Rosemary Phillips相信,如果當年她的母親再多停留一會兒,也會死於非命。) ▲Jessie Oliver Rife的母親-Bertha Oliver,是第一個發現鄰居Milroy兄妹遇害的 Jessie離開後不久,Reginald White懷揣着一把手槍,來到了Milroy的農場。 那天下午,午睡的Jessie被她媽媽在屋外發出的驚叫聲驚醒。住在不遠處的Annie Milroy和Annie的哥哥John Milroy家中似乎發生了可怕的事。 Jessie翻身下床,衝出家門一路狂奔,在警察趕到前她已經衝進了Milroy農場。她眼前的一幕將會跟隨她的餘生。 78歲的John躺在走廊里,身邊是他口中跌落的假牙和破碎的靠椅。他的妹妹、73歲的Annie躺在不遠處的起居室里,前額有碗口大的致命傷。廚房的爐子上正在燉着的一鍋牛肉已經幾近燒焦,發出苟延殘喘般的滋滋聲。下午依然火辣的驕陽灑在屋內各處,映出四處飛濺的血跡。 Jessie...
X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