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城市 : 多倫多 | 溫哥華
2019年02月20日 星期三 18:24:04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03
dushi_top_nav_04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8
Home Tags 網秦創始人

Tag: 網秦創始人

老牌互聯網服務商創始人遭現任董事長拘禁13個月 戴20公斤重手銬

網秦創始人林宇 沉寂已久的老牌互聯網安全服務商網秦,突然曝出了一起公司創始人自稱疑遭現任董事長非法拘禁13個月的奇聞。 9月10日下午,網秦創始人林宇在微信朋友圈發文稱,網秦(凌動智行)董事長史文勇涉嫌將其非法拘禁13個月,「受到非人折磨、九死一生。」林宇稱,北京警方已經正式立案。 林宇曬出的照片上,立案告知書蓋有北京市公安局朝陽分局的公章,告知書出具時間是2018年8月1日,林宇簽名確認收到的時間是2018年8月3日。 林宇在接受澎湃新聞記者採訪時稱,他被監禁期間,7×24小時一直帶着20多公斤重的手銬,包括睡覺期間,「每天你就只能在兩米的範圍內活動,就跟電視劇上拷鰲拜的那個場景是一樣的。然後拳打腳踢,電棍,全身是傷。」 對於林宇的上述指控,網秦董事長史文勇9月10日下午在其個人微博中予以否認,他發佈聲明稱:他與林宇聲稱的立案事宜無關,他也沒有收到警方調查和問詢要求;他在公司正常履職;他將採取必要的法律行動回應。 凌動智行發言人9月11日向澎湃新聞記者表示,史文勇正在香港出差,出發和歸來時間都不知道。該發言人還稱,林宇9月10日帶着一批保安強行闖進來,強佔了一個會議室,擾亂了公司正常工作,現在公司恢復正常了。 林宇在個人微博上發佈了這則公告,並@了一眾科技界大V宣布自己回歸網秦。 「高中同學」創始人反目 網秦公司全名北京網秦天下科技有限公司,創立於2005年,2011年登陸紐交所,是中國最早成功登陸美國紐交所的移動互聯網企業之一。 官網資料顯示,網秦早期產品全部圍繞移動設備安全,推出網秦安全、私密空間、家庭衛士、防盜寶等針對性安全產品。2012-2013年,網秦定位移動服務提供商,通過投資、收購的方式併入了飛流、國信靈通等移動服務,業務線也從最初的安全產品拓展至手機遊戲和企業移動化。2017年,網秦對業務格局進行調整,鎖定智能汽車為公司未來新的發展方向。2018年, 網秦更名為凌動智行。 根據官網資料,凌動智行創始人兼董事長為史文勇,首席執行官為許澤民。按凌動智行官網所述,2005年10月,史文勇與其他兩位合伙人以10萬元人民幣創立了凌動智行的前身網秦公司,並使其發展成為全球領先的移動互聯網服務商。許澤民此前也是網秦公司首席執行官。 在一系列定位和股權的更迭過程中,伴隨的是網秦公司創始人之間的矛盾升級。 據林宇對澎湃新聞記者講述,他2014年12月從網秦辭職,並非自己所願,而是史文勇指使別人在辭職資料上加蓋了他的簽名章,「這並不是我本人親自(簽署),也沒有經過我本人的任何授權,所以完全是史文勇『代替』我辭去董事長和CEO,這是事實。」 林宇稱,自己和史文勇是高中同學,出於對他的信任、希望上市公司平穩、外加自己也想休整,就沒有急切處理此事,但史文勇隨後的多次承諾都沒有兌現。 按林宇的說法,2016年8月,史文勇親自簽署了將於2016年12月31日辭去網秦董事長的書面辭職書,「如果我沒有被綁架,實際上我在2016年底其實就回上市公司了。」 不過,9月10日,凌動智行(即原網秦)發佈的官方公告中,公布了獨立法務機構Loeb&Loeb的調查。Loeb&Loeb認為,公司的一名僱員擁有林宇簽名印章的保管權,她曾用此在RPL董事辭職信上「蓋章」。Loeb&Loeb進一步發現,在史文勇的指示下,該員工「很有可能」這樣做。林宇曾為RPL惟一董事,直到2016年發函宣布辭職,此後其職務被史文勇取代。 Loeb&Loeb認為,沒有足夠證據證明林宇辭去上述職務的辭職信是未經其本人授權或批准的。    9月10日,網秦創始人林宇在微信朋友圈中,發佈了非法拘禁案的《立案告知書》照片,並稱自己遭非法拘禁13個月。    林宇:被監禁13個多月,期間一直帶着20多公斤重的手銬 根據林宇的講述,事件的升級緣于飛流九天的資產轉讓。 林宇稱,2016年10月,他再次發現,史文勇於2016年1月偽造自己的簽名,轉走了自己在旗下子公司飛流九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飛流」)的78%股份,隨後意圖將飛流以50億元人民幣估值出售給王子新材(002735)。 針對此事,林宇決定找律師、發律師函和起訴,隨後自己被綁架。 「2016年的11月10號,這天深夜我在回家的路上,快到小區門口,突然間五六個人,就是一個團伙吧,從身後把我頭一蒙,幾秒鐘就帶上車了。之後一直監禁了13個多月,我一直到2017年底,才被北京警方解救。」林宇說。 林宇告訴澎湃新聞記者,他被拘禁期間,7×24小時一直帶着20多公斤重的手銬,包括睡覺期間,「20多公斤,就是每天你就只能在兩米的範圍內活動,就跟電視劇上拷鰲拜的那個場景是一樣的。然後拳打腳踢,電棍,全身是傷。」 林宇在其朋友圈發文總結稱:「史文勇涉嫌重大刑事案件,即涉嫌從2016年11月到2017年底綁架我13個多月,期間我受到非人折磨,九死一生,我的家人也受到威脅恐嚇。我死裡逃生,很幸運被北京市警方解救。」 9月10日,網秦董事長史文勇在其微博中否認了林宇的指控。 史文勇:林宇是在恩將仇報 不過,史文勇的回應是:「林宇是在恩將仇報。」 據網絡媒體「雷帝觸網」報道,史文勇表示,林宇自己犯了很多的錯誤,不去接受這個安排。「或者說他被別人懲罰了之後,他把所有的矛頭指向我,這在我看來完全是恩將仇報的事。」 關於林宇當年從網秦的辭職,Loeb&Loeb的調查報告稱,其發現,林宇宣告辭職時公司披露的原因與顧問應管理層要求答覆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工作人員隨後要求提供與「個人原因」性質有關的更多信息時給出的原因不符。在該答覆中,「健康原因」被提出作為林宇辭職的基礎。 由於公司管理層成員知道林宇的辭職與他因非公司關聯事項受中國政府調查有很大關係,因此該陳述並不準確和完整。 史文勇還提到,林宇這78%的股份本來就是替網秦上市公司代持的,並不是林宇的個人權益,不存在奪他78%股份一說。 而王子新材料對飛流九天的重大資產重組,最終也沒有成行。 據中國證券網2016年11月報道,根據王子新材料2016年5月18日發佈的收購草案,擬以每股33.37元發行5263.71萬股,並支付32.44億元現金,整體作價50億元收購飛流九天100%股權。而發佈重組方案5個多月後的2016年11月3日,王子新材公告稱:「因近期國內證券市場環境、政策等客觀情況發生了較大變化,王子新材與標的公司及相關各方均認為繼續推進本次重大資產重組的條件上不夠成熟,因而最終決定終止此次重大資產重組。」 林宇帶人佔據網秦辦公室 9月10日,一則名為《創始人林宇回歸網秦及網秦(凌動智行)董事會和管理層調整》的「公告」在網絡平台上傳播,林宇在多個平台對該「公告」進行了轉發。不過這則「公告」沒有出現在網秦(凌動智行)的官方發佈渠道上。 上述「公告」中,對網秦(凌動智行)的董事會和管理層人員做出了一系列調整和任免,其中包括免除史文勇網秦董事長、董事、COO等所有職務,由郭凌雲擔任董事長。免除許澤民董事、CEO職務,由網秦創始人林宇接任CEO,並擔任Co-Chairman (聯席董事長)。 針對上述「公告」中描述的事件,凌動智行在新浪微博發佈聲明稱,「這是不實新聞」。 針對上述事件,凌動智行官方微博也作出回應。 凌動智行在聲明中稱,「網秦前創始人林宇已於2014年12月11日因個人原因離任,目前公司董事會管理層均未有任何調整。」並提到,「關於不實消息對公司品牌、聲譽及正常運營造成的影響,公司將保留法律追訴的權力。」 凌動智行董事長史文勇也轉發了這條微博並評論稱:「1,近期有人蓄意造謠抹黑公司和本人,毫無底線,手段極端惡劣,甚至不惜泡製這種無中生有的假新聞,刷新了無恥的新底線。 2,公司目前經營正常,任何調整都將會通過正式渠道發出,同時對這種造謠滋事的惡劣行徑追究到底!」 9月11日上午,林宇曾發微博喊話史文勇稱,他現正在網秦辦公室,「擔任聯席董事長和CEO,你在哪呢?雖然你已被董事會和公司免職,我還是希望你能回國,回北京,回網秦辦公室,當面對質?真假不就明白了嗎? 」 9月11日下午,史文勇則在微博發文稱,林宇是在上周末提前知道公司調查結果和公司決定後,挺而走險,悍然發動對上市公司的瘋狂攻擊:1,開了個假董事會;2,發佈假新聞,擾亂視聽;3,帶幾十個黑西服大漢到公司拉條幅堵門,妄圖強行接管公司;4,毫無底線地編造無中生有的謊言,通過媒體繼續造謠誣陷我。這一切都是恩將仇報,為了一己私利不惜把上市公司砸爛的瘋狂手法,已經遠遠超出法律和道德的底線。 澎湃新聞記者9月11日在網秦位於北京的辦公室看到,公司門口有幾名保安把守。據該公司工作人員稱,史文勇出差了,林宇昨天帶了一些人硬闖進公司辦公,佔了一個會議室。 目前公司還是史文勇在控制。 來源:新浪新聞 澎湃新聞 綜合報道
X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