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城市 : 多倫多 | 溫哥華
2019年02月20日 星期三 15:03:50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03
dushi_top_nav_04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8
Home Tags 羅玉鳳

Tag: 羅玉鳳

鳳姐結婚拿綠卡了!在被群嘲的這10年 她已完成華麗轉身

鳳姐結婚了! 據羅玉鳳在紐約的朋友透露,沉默許久的鳳姐悄無聲息地辦完了兩件大事:拿美國綠卡,領結婚證。 她算得上是第一代網紅,2008年靠一段驚世駭俗的「徵婚廣告」火遍全國:「以我的智商和能力,往前推三百年,往後推三百年,總共六百年之內不會有第二個人超過我。愛因斯坦沒我聰明,奧巴馬才配得上我......」 她被罵得狗血淋頭,全網群嘲:你也配! 2018年,她人在美國,才華始終沒趕超愛因斯坦,但創業當了投資人,她沒能嫁給奧巴馬,但找到了自己的意中人。 她一改當年的高調和誇張,安於生活本身,平淡着幸福,時間忽然就原諒了她,你無法不祝福一個努力活着的人。 回顧一下鳳姐的履歷: 9歲,開始努力閱讀每一份讀物。 18歲,確立第一個職業規劃。 20歲,寫詩。 20歲,實習。 21歲,教書。 23歲,用教書兩年的錢到上海。 24歲,開始炒作。 25歲,用炒作的名氣加炒作的錢到了美國。  30歲,宣布融資1000萬創業。 31歲,成為鳳凰新聞客戶端新聞主筆。 32歲,拿到綠卡。 33歲,結婚。 頂着全天下的嘲諷,自己一步一個台階,她從看不見底的塵埃里走來,她拼盡全身力氣才有了普通人唾手可得的標配人生,她奮鬥了10年終於和我們同桌共飲...... 她選了一條又難又險的路,33歲這年婚姻、事業、生活終於給了自己一個交代,難啊,她在微博里這樣寫着。 「願你被這個世界溫柔以待」是一句最無力的祝福,很多人,從出生就沒有見過這世界的溫柔,要麼出頭,要麼認命,人生的結局涇渭分明。 她無意於出人頭地,她只是不想認命。 東野圭吾說:「誰都想生在好人家,可無法選擇父母,發給你什麼樣的牌,你就只能盡量打好它。」 這世界上有一出生就分得一手好牌的人,比如王思聰,有手氣時好時壞但偶爾能摸到一張大王翻身不愁的普通人,也有翻遍全身連張老K都沒有隻能守着一堆小牌死扛的人,比如鳳姐。 她的牌到底有多差? 出生在重慶一個偏遠的山溝里,7歲父母離婚,家裡有個弟弟,母親重男輕女。身高1米45,長相不敢恭維,顏值是她的絆腳石。師範畢業,大專學歷,拿着幾百塊的工資,在村裡的小學當老師。再過幾年嫁個鄰村的男人,生幾個娃,重複母親的路,人生一眼望到頭。 對於不幸抽得一手爛牌的人,認命是最舒服的。因為開局不好的人要花更多的時間和精力才能探索到普通人的幸福。 可是鳳姐偏偏不幹。 21歲那年,她從教書的學校回家,母親和弟弟欣喜的算着她一個月掙多少錢,還剩多少錢可以拿回家。 她卻對朋友說,這輩子,我要在外面買車子,買房子,那時候她月薪540元。 她不想認命,她知道這個世界可以不一樣。要想改變自己的人生,就必須要走出大山,去到繁華的大城市。於是她來到了上海。 為了在這座城市留下,鳳姐投出了一萬多份簡歷,從總經理到服務員,幾乎各行各業她都試過。她想拼盡全力和同齡人活得一樣體面。 「雖然他們看不起我們,但是我們,至少是我,卻很想成為他們。」 她做過超市收銀員,也做過洗腳妹,最終在家樂福留下,但她很快意識到,自己微薄的工資不可能讓她和同齡人一起喝咖啡,過舒服的人生,她不可能成為「他們中的一員」。 她回憶說:沒人會記得08年在上海街頭無助哭泣的羅玉鳳 。一直以為,這輩子只能窩囊的活着。 萬事順遂只是美好的願景,跌宕起伏才是人生常態。但鳳姐就是鳳姐,從一開始選擇了不一樣的人生,一抹黑也要走到底。 生活先是讓我們遍體鱗傷,然後讓那些傷口變成我們最強壯的盔甲。 後面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 她在上海地鐵站發過成千上萬份徵婚傳單,在電視台情感類節目上公布七大極為苛刻的徵婚條件。 雷人語錄層出不窮: 「我天下最美,你們都是丑貨。」 「青春就是拿來揮霍的,我現在正在揮霍青春。」 「對伴侶要求長得越帥越好,必須有劉德華的帥氣,任達華的性感,立威廉的俊俏,謝霆鋒的冷酷,韓寒的才氣。」 雖然所有人都在笑她的丑,罵她的蠢,拿她當茶餘飯後的段子,但是一夜之間,她真的紅了。 她去參加選秀,上節目秀比基尼,鳳姐沒有退縮,她趟出了一條自己的路,這世界的舞台那麼大,總算有一束光屬於她。 有人找她拍戲,有人找她寫書,還有人找她做節目,但是那時候心比天高的鳳姐揮了揮手,「我要去美國,我要去找奧巴馬」,2011年,她真的去了美國。 不愛我過的生活,就去過我愛的生活。她的人生一直非黑即白,這種果敢是很多人沒有的。 去了美國後她忽然淡出了視野,那裡沒有人找她上電視,沒有人知道她的過去,她是一張白紙,一切又回歸了起點,但從關於她的零星消息中得知,她的日子並不好過。 有人爆料,鳳姐去美國乾的工作居然是——美甲。 是的,她在美國的最底層打工。被老闆罵,拿最低時薪。但她說有委屈要上,沒有委屈創造委屈也要上。 不要在乎那些委屈與淚水,不要在乎那些非議與口水,只要你鍥而不捨,等待你的只可能是成功。 2015年,鳳姐接受紐約時報中文網的採訪,講述了她到美國後的生活、工作經歷,以及對「美國夢」的看法: 「我2010年以旅遊簽證赴美,目前沒有綠卡,但有臨時居留身份、工卡和工作許可。」 「我夢想有一天進入華爾街工作,成為一名金融家。」 「我需要留在紐約,這裡有更多機會,而留在紐約只能在指甲店工作。 而後來我繼續從事這個職業,是因為工作間隙,我可以把手機拿出來,背誦我之前存在裏面的英語單詞。 如果從事其他工作,比如餐館服務生,我沒有這樣的機會。」「總的來說,美甲工作還是比在餐館舒適的,一個月能賺3000到6000美金。」 一個人知道自己為什麼而活,就能忍受任何一種生活。 無論苦難多大,無論條件多苦,你都不能放棄對奮鬥的執念,對夢想的追逐,這是我們擺脫生活表面相似唯一的途徑。 她被拍到在紐約哥倫比亞大學門口發傳單徵婚,條件還是一如既往地苛刻,這一次沒有人笑她「你也配」。 她不斷在街頭及地鐵上「被偶遇」,網友稱:「鳳姐已經趕上美國人的平均體型了!」。 時過境遷,嘲笑也早就沒了火藥味,更像是不冷也不熱的一句問候。 從這裡輾轉反側到那裡,孤身一人的異國生活,想一想都寫滿了心酸。 再後來,她成為鳳凰新聞的簽約主筆,定期撰寫自己的海外生活。 一年後她開通個人微信公眾號(我就是鳳姐)。 2017年1月,通過公號發佈文章《求祝福,求鼓勵》,講述自己一路走來的逆襲故事。 短短三天時間,文章閱讀超過320萬,有接近3萬人讚賞,讚賞金額超過20萬元。 不認命的鳳姐,從洗腳店做起,到拿上綠卡、嫁為人妻、定居美國,彈指一揮間已經是10年了。 上帝是公平的,他為你關上一扇門的時候,就會給你打開一扇窗。 如今,鳳姐在美國已經成為投資人。這個職位,足以讓鳳姐買別墅、開寶馬了。當然,鳳姐也說了,即使是美國的藍領中也有人住得起別墅,買得起寶馬。 她說,「我做到這些,只是想告訴所有人:只要不認命,沒有飛不上枝頭賽鳳凰的麻雀,哪怕最開始低賤到塵埃里。求祝福,求鼓勵。」 很多人一生失敗,就是一直在尋找捷徑,而恰恰忘記了,這世上最值錢的東西,就是日復一日看似愚蠢的努力啊。 「你知道鳳姐有多努力嗎?」 曾經我們以為她是最會投機取巧的人,卻萬萬沒想到在10年後會用「努力」來形容她。「無論如何,我一定要去試試,就是不能證明我可以,那也要證明我不可以。」這大概就是鳳姐十年的最好寫照。 生活本來就不易,誰又比誰幸運。在夢想面前,我們也許還不如鳳姐。 大部分人習慣了安於現狀,從二十幾歲就過着一眼望到頭的生活,在該拼搏的年紀轉錦鯉,在該憧憬的好時候里選擇躺平。少有人像鳳姐一樣拚命掙扎慢慢活出自己的模樣。也許她想要的只是和我們一樣朝九晚五的體面生活,這在很多人眼裡根本不夠稱為夢想,但每一個背負願景默默前行的人,都偉大且驕傲。 一輩子這樣長,誰也不要小看了誰,再卑微的塵埃里也能長出向陽花,再渺小的人物也會金光閃閃,老天沒道理為難每一個努力的人。 如此,就算有一天歲月爬上了臉頰,你也能無悔地說,那些日子,我曾閃閃發光。 來源:洞見
X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