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11月26日 星期六 23:55:12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29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职位空缺

創歷史新高!加國今年第二季度有近100萬個職位空缺

【加拿大都市网】最新数据显示,加拿大就业市场正面临一场清算,这是该国几十年来从未经历过的:没有足够的工人来填补该国创纪录的职位空缺。 根据加拿大统计局9月21日发布的职位空缺报告,加拿大的职位空缺在2022年第二季度创下历史新高,因为无法填补近100万个职位。 与2022年第一季度相比,职位空缺增加了4.7%,同比增长超过42%。根据加拿大统计局的数据,今年第一季度至第二季度,安大略省的职位空缺增加了6.6%,增幅最高。 紧张的市场环境意味着雇主的招聘过程更艰难、更漫长。在2022年第二季度,每100个职位空缺就有44个新雇员。相比之下,加拿大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6年同期,每100个职位空缺就有113个新雇员。 加拿大皇家银行高级经济学家扬森(Nathan Janzen)说,人口老龄化是空缺激增的原因之一。 “人口老龄化肯定是高职位空缺的一个驱动因素,”他说。根据加拿大统计局的最新数据,今年8月,加拿大退休人数较2021年8月跃升近50%。 很多人都是65岁的婴儿潮一代退休的人。还有一些人因为精疲力竭和工资不足而早早离开了自己的职业。 经济学家、星报专栏作家、研究员阿尔明·亚尔尼兹扬(Armine Yalnizyan)说,最近,55岁至64岁人群中有越来越多的人提前退休,尤其是医疗保健和教育行业的人,原因是感到身心疲惫。 她说,医疗保健和教育行业的许多员工提前退休,因为这些行业提供了良好的公共养老金,有更多的动力让他们提早离职。 根据StatsCan的数据,在2022年第二季度,卫生保健和社会援助部门有13.61万个职位空缺,同比增长28.8%,这导致一些医院临时关闭和服务减少。 亚尔尼兹扬说,越来越多的人减少工作时间或提前退休,以照顾年迈的父母,因为家庭护理和长期护理“糟糕透顶”,数千人因工资低、工作时间长而离开这一领域。 此外,由于在大流行之前的几十年里加拿大一直存在劳动力过剩,包括新移民、低收入工人、原住民以及残疾人在内的边缘群体没有得到充分利用,没有得到充分的工作培训或机会。 “也许我们的就业市场没有足够的工人,也许我们没有充分利用现有的加拿大人,没有优化人们参与就业市场的机会。” CIBC Capital Markets董事总经理兼首席经济学家艾弗里·申菲尔德(Avery Shenfield)说,相对于提供的工作岗位数量,失业人数不多。但是,100万个空缺职位的规模是某些行业在大流行期间受到严重打击的结果,其中许多行业正在努力挽回损失。 他说,酒店和服务行业在封锁期间受到了打击,因为工人们大批离开,进入了更稳定、收入更好的工作。 住宿和食品行业的职位空缺增加了12.7%,至14.96万人。StatsCan表示,该行业的职位空缺率为10.9%,是自2021年夏季以来所有行业的最高水平。 “雇主不能简单地重新雇用那些已经离职两年的人。这些工人已经离开,培训或吸引他们回到这个行业需要时间。长期大规模裁员会产生长期影响。” 滑铁卢大学(University of Waterloo)经济学教授Mikal Skuterud表示,推动职位空缺达到创纪录高位的另一个因素是对商品和服务的压抑需求。...

加國6月份職位空缺升3.2% 僱主招聘連續3月破百萬!

■■全国6月份职位空缺上升3.2%,增加3.22万份。CBC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统计局的资料显示,全国6月份职位空缺上升3.2%,增加3.22万份,达历史高位。未经季度调整,连续第三个月雇主招聘的职位超过100万个,达到103.79万个。 整体劳动力需求包括填补和空缺职位的总和,在6月达到近1,770万的历史新高,相对5月上升1.4%,增加23.87万个职位,比去年同期增长9.4%,增加152.6万个。量度空缺职位数量占所有空缺和已填补职位的比率,职位空缺率在6月为5.9%,与2021年9月创下的历史新高相近,并高于去年6月的4.9%。 消除季度带来的变化,当局数据表明,最近职位空缺的逐月增加,并不是季度模式造成。职位空缺在2020年10月至11月稳定后,由该年12月以来一直出现上升趋势。  报告指,医疗护理和社会服务行业,在6月份需要报补14.97万个职位,对比3月最高峰期的14.75万个变化不大。但比去年同期高出40.8%,增加4.34万个职位。该行业6月的职位空缺率为6.3%。 招待业空缺率比平均多两倍 此外,住宿和食物服务行业在6月份的职位空缺增加6.6%,增加1.06万个达到17.17万个,按年增长38.8%,增加4.8万个。该行业的职位空缺率为12.2%,这是所有行业平均水平的两倍多。经季度调整,零售业就业人数首次恢复至2020年2月疫前的水平,但6月的职位空缺升15.3%,增加1.52万个,达到11.44万个。职位空缺按年增长22.5%,增加2.1万个,而职位空缺率为5.4%。 至于建筑业的职位空缺数量几乎没有变化,但仍然保持较高水平,达到8.92万个;制造业8.28万个;专业、科学和技术服务7.22万个;运输和仓储4.9万个;以及金融保险4.12万个。6月本国失业率与职位空缺比率为1,创下历史新低,这意味每个职位空缺都有一个失业者;对比去年同期为1.9。全国有4个省份的失业率与职位空缺比率低于1,包括魁北克0.6﹑卑诗省0.7,沙省0.8和缅省0.9。而纽芬兰及拉布拉多省是2.7,仍然是全国最高。 星岛记者报道

加拿大現有超100萬個職位空缺 專家警告:可能持續數十年

【加拿大都市网】15至64岁的加拿大国民,现在仍在工作的比例相较疫情前为高,但为何出现劳动力短缺? 根据满银(BMO)一份新报告,全国有超过100万个职位空缺,这是自2015年开始追踪空缺职位以来,数目首次超过失业工人。 尽管与2019年相比,现时仍在工作的15至64岁国民的比例更高,但是人口结构的变化和人口老龄化代表处于退休年龄的工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导致属于工作年龄的加拿大国民的人数减少,劳动力市场存在巨大差距。 经济学家亚尔尼坚(Armine Yalnizyan)解释,因老龄化而退出劳动力市场的人数比已踏入工作年龄而进入劳动力市场的人数为多。因此,“我们拥有自1960年代以来最小的工作年龄群体。” 随着数以千计的婴儿潮一代将在未来几年内退休,经济学家警告,加拿大的劳动力短缺问题才刚刚开始,可能会持续数十年,并可能会影响一些需要熟练工人的行业,在这些行业里,较少年轻工人正在取代那些离开劳动力市场的退休工人。 满银高级经济学家兼该报告的合著者卡维奇(Robert Kavcic)表示,“我们正在失去工人,而且我们没有很好的技能重叠和技能交接,很多人从技术行业退休,但千禧一代中没有多少人拥有这些技能来接替。”他续道,任何试图寻找电工、水管工或木匠的人都知道,劳动力市场这一领域的供应正在迅速减少,而缺乏合资格工人也严重影响医疗保健行业。 卡维奇指出,尽管经济学家几十年来一直预计由于婴儿潮一代老龄化导致劳动力短缺,但是新冠大流行加剧了这一问题,因为劳动力市场火热导致需求增加和异常紧张的劳动力市场。 目前,全国失业率为4.9%,为1970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在2022年第二季度,15岁至64岁之间的劳动力参与率(衡量正工作或求职者的衡量标准)为80%,高于2019年的79.2%。 虽然一些专家认为政府应该把可以领取老年保障金和有保障收入补助的年龄,从65岁提高到67岁,前哈珀(Stephen Harper)保守党政府试图做到这一点,但被自由党取消了,而未来技能中心(Future Skills Centre)研究总监威廉斯(Tricia Williams)认为即使实施,也不足够,这只是一个临时的短期解决方案,可以在一定年限内从婴儿潮一代中获得一些额外的工人。 威廉斯称,政府必须加大对技术行业的投资和支持移民,以便他们能够以他们所拥有的技能和资格参与劳动力市场。相信大家都听过,一些医生做不回本行,结果要转行做的士司机的故事,这不仅对工人个人不利,对加拿大也不利。 V17

加拿大四月份職位空缺超100萬分!同比增長44%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职位空缺超过100万份,与2021年同期比较,增长44%。 加拿大统计局公布,4月份全国职位空缺总数达1,001,100份,较2021年同期的69.31万份,上升44.44%,相对今年3月份也上升2.33万份,或2.38%。 至于衡量空缺职位占整体职位比重的职位空缺率,4月份为5.8%,去年同期为4.4%。 统计局表示,4月份建造业的职位空缺量创历来新高,达8.99万份,较3月份增加1.2万份,较2021年同期则上升2.72万份。 其他同样创空缺职位数量新高的行业,包括专业、科学与技术服务业,运输与仓存,金融与保险,艺术,娱乐与休闲,以及房地产与租赁等。 医疗与社会援助业方面,职位空缺数量则由3月份的高峰14.75万份,到4月份回落至12.52万份,但较去年同期增长21.3%。 (加通社资料图) T02

美國人「不想上班」 6月職位空缺創新高

■在纽约时代广场,一女子经过一个招聘广告牌。路透社   【加拿大都市网】美国6月JOLTS职位空缺1007.3万,预期927万,创下历史最高纪录。5月数据从920.9万上修至950万。6月自主离职人数从360万人大幅增加到390万人。分析称,JOLTS职位空缺创新高,表明美国人还是不想上班,美国企业在招工方面仍面临困境。   据《华尔街见闻》报道,美国劳工统计局9日发布的6月职位空缺及劳动力流动调查(JOLTS)结果显示,美国6月JOLTS职位空缺1007.3万,预期927万,5月数据从920.9万上修至950万。 JOLTS是当前美国财长耶伦最喜爱的劳动力市场指标。职位空缺跃升的原因是辞职率上升,而裁员和解雇率没有变化,反映出工人的议价能力和就业选择增加。 自主离职数增至390万人 6月职位空缺率从6.1%上升到6.5%。6月职位空缺增加最多的行业是:专业和商业服务、零售贸易以及住宿和餐饮服务业。 6月招聘人数也从5月的600万上升到670万。零售贸易业招聘人数增加居首,填补了29.1万个职位,州和地方政府教育部门填补了9.4万个职位。 6月自主离职人数从360万人增加到390万人。上月公布的5月数据显示,自主离职人数创下新冠疫情危机以来最大跌幅,结束之前的连续两个月大幅上涨。自主离职人数通常被视为就业市场信心的一个晴雨表。当前自主离职人数远远高于新冠疫情前的水准,而最新的6月数据表明,劳动力市场的过热恐尚未接近尾声。 金融财经博客Zerohedge评论称,哪怕是最乐观的预测,都没有预料到JOLTS数据会达到惊人的1007.3万。在过去六个月中,一共增加了330多万个工作职位,2021年的每个月都有职位空缺增加,这是历史上最长的一次。1007.3万的职位空缺,比7月失业总人口870.2万,多出了137.1万。6月,每一个职位空缺对应的失业人数为0.9415人,不足1大关,低于5月的1.01人,而在去年4月新冠疫情爆发高峰时刻该比例为4.6人。 未来数月劳动力供应将增加 当前,伴随着消费者在旅游和外出就餐等服务业领域需求的反弹,美国企业雇主们一直在努力填补大量空缺职位,但劳动力供应仍然受到限制。许多企业都表示难以找到工人,包括希尔顿酒店在内的企业在最近的财报电话会议上继续指出严重的劳动力短缺问题。为了吸引工人前来工作,从亚马逊到麦当劳等公司都已经提高了薪水,并提供了招聘奖金等激励措施。 照顾子女、健康问题和失业救济金补助使一些美国人不愿意重返工作岗位。 根据Monster.com的问卷调查显示,超过九成受访民众现正思考是否要寻求新工作。鉴于疫情带来的工作新常态,他们不再想做一些“未能容许他们在家工作”或“未能拥有弹性上班时间”的工作。 疫情之后,也许很多人都觉得工作不应占据人生的大部分时间。或者这样想:工作不应该是那么辛劳的。“我们都以实实在在的方式,看到了生命原来是多么短暂和脆弱。”电影及文化评论人Sara Stewart在评论文章写道。 近月,美国社会都纷纷讨论,失业救济及政府的疫情援助支票,是令到美国人不愿开工的原因。 需要注意的是,JOLTS调查数据相对非农就业数据会滞后一个月发布。现阶段Delta病毒抬头,导致美国疫情再次严重,可能进一步推迟人们重返工作岗位的计划。不过,随着补充联邦失业救济金的到期和学校重新开学,预计未来几个月劳动力的供应将增加。本报讯

統計局:5月67萬職位空缺 醫療護理和食品服務為主

【加拿大都市网】据加拿大统计局最新的报告指,在新冠大流行期间,旅居加拿大的外国工人和留学生数目大幅减少,随着经济计划重启,全国有大量医疗护理、酒店餐饮服务的职位出现空缺。有经济学家认为,这现象证明加拿大须更多的移民,来支撑日益严重的劳动力短缺问题。 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加拿大雇主在5月份开放的招聘职位高达671,100个,其中医疗护理部门的空缺职位数量约107,300个,空缺数是连续七个月位居加拿大最多,占全国所有职位空缺的六分之一;而酒店餐饮服务业的空缺职位数量为第二,约78,000个职位空缺;第三位则是零售业,有73,800个职位空缺。 报告又指出,在全国职位空缺率的统计中,魁北克省5月份的职位空缺率为5.1% ,空缺率为全国最高,而卑诗省紧随其后,职位空缺率为5%,纽宾士域省以4.9%位居第三,而第四则是纽芬兰及拉布拉多省,该省职位空缺率为2.8%。 有本地雇主表示,在疫情爆发期间,食肆被迫关闭,不少当日被解雇的餐饮业员工,目前正重新考虑自己的职业规划以及生活方式,对于重返岗位仍持保留态度,再次召回他们重回岗位存在一定的挑战。新冠疫情亦失去大量由留学生贡献的劳动力,留学生一贯是餐饮业的生力军。目前全国酒店与餐饮业部门的职位空缺率为7.8%,该数据可反映出,旅游业开始步入夏天旺季,招聘新员工成为餐饮业的一大挑战。 加拿大皇家银行(RBC)高级经济学家阿格普索维奇(Andrew Agopsowicz)在报告中写道,加拿大经济开始复苏,离职率恢复至疫情前水平,加剧整个夏秋季的劳动力短缺,证明加拿大越来越需要移民或其他劳动力来支持发展。 联邦政府在较早前公布,加拿大2021年的移民目标配额为401,000人,这意味着若要实现这个目标,移民部须从7月开始,每月需接纳约43,000名新移民才可达标。 V21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加拿大醫護類職位驚現10萬空缺 歷史最多

【加拿大都市网】疫情下加拿大医护界的职位空缺大幅增加,但由于缺乏对外国专业资格的认可,影响到新移民加入医疗机构工作,使人力短缺的问题难以得到解决。  医护人手短缺一直是存在已久的问题,新冠大流行令这个现象更趋明显。据加拿大统计局(Statistics Canada)的研究显示,截至2020年底,加拿大医护行业共有约10万个职位空缺。  展望未来数十年,随着加拿大劳动人口大部分步入退休年龄,将来或有更多长者需要医护人员提供服务;而持续一年多的疫情,更令本来已经很低的出生率进一步下降;凡此种种,意味着如果没有高水平的移民来支持,填补医护职位空缺的困难将会有增无减。  不幸的是,对于想到加拿大医疗机构工作的新移民来说,他们必须解决专业资格获得承认的问题。另一方面,很多正在加拿大从事医疗或护理保健相关行业的移民,初来埗到时并非有意投身这个行业。据CIC News报道,从事这些行业的移民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在找不到其他工作后,才转投这些职位。他们通常会回到学校进修,在完成学业后,取得的本地证书都能获得承认,要加入这些行业就没有大问题。相对而言,那些在外国接受过正规训练的移民,往往很难投身业内服务,因为他们的证书不被承认。  从劳动人口的数据来看,移民来加后从事医疗及护理行业的比例偏高。在2016年,移民占加拿大就业人口约24%,但在与医护相关的行业中,有28%的劳动力是移民。如以成年后才移民到加拿大的人士计,他们只占就业人口的16%,但在上述行业中,所占比率却达到22%。  新移民要加入护理行业并不容易,在他们当中,能够成功觅得一职的人,有三分之二属资历过高。  统计数据也显示,从1996年到2016年,在从事这些行业的移民中,来自菲律宾和中至南部非洲的比例正显著增加。在从事护理保健相关行业的成年移民中,有近三分之一是来自菲律宾,而来自加勒比海地区的人数也在持续上升。  由于相关研究不多,某些比例数值较高的原因目前尚有待分析,但统计局的这些数据却引发思考,为何某些移民在抵加后较倾向转而投身卫生保健和护理行业。    V20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2021年職業需求報告出台 哪些職位求賢若渴?

(■■疫情之下,一般工人的需求也非常殷切。网上图片) 人力资源公司Randstad Canada日前发布了加国在2021年对职业需求的报告显示,今年需求殷切的职位包括客服代表、司机、注册护士、电器工程师,以及程序员等。 有数据显示,加国经济正在从新冠疫情中恢复,各项限制令最终将会取消。而有超过三分二的加拿大雇主计划重新聘请因疫情而被解雇的职位。Randstad Canada指出,在今年需求较旺的有以下职位: (一)客服代表 由于公司客户会因疫情出现情绪低落,因此企业希望有一个能够专业处理事务的客服代表,根据客户的情况进行面对面沟通。 (二)司机 这并不稀奇,因为疫情,各种类型的司机都很受欢迎,特别是卡车司机,他们中的许多人负责向加国各地运输医疗用品和向商店运送必需品。 (三)注册护士 在疫情前,这个职位就已经短缺。由于需要深切护理的患者增加,大流行加剧了对护士的需求。根据统计,到2022年,加拿大将需要超过6万个护士来帮助解决人口老龄化问题。 (四)普通工人 全国都需要普通的劳动者,这样的职位有很多。 (五)电子工程师 由于各个公司都依赖复杂的通信系统在疫情期间保持运转,因此对电子工程师的要求很高,他们必须拥有多种技能,不仅仅是技术技能,还要有沟通技能和写作技能。 (六)软件开发人员 需要软件开发人员有两个原因:员工继续在家工作,以及电子商贸的日益普及。能够编程、设计和建立应用程序及网站的个人能够在加拿大找到工作。 (七)会计 在财务状况不稳定的时候,会计师尤其抢手。他们能够在获得政府资金和财政税收减免等问题上为企业提供建议。 (八)人力资源经理 人力资源经理制定相关的人力资源政策,如远程工作政策和健康与安全政策,对企业在疫情期间维持营运至关重要。 (九)财务顾问 疫情让许多人的财务安全感下降,因此为何金融理财顾问会上榜,他们为那些可能在抵押贷款、租金支付和债务方面面临困难的个人提供支持和建议。 (十)科技行业 无论什么时候,技术部门都存在劳动力短缺问题。安省和卑诗省的移民项目专注于科技行业的招聘。科技人才的需求非常高,特别是在多伦多、温哥华和满地可等主要城市。星岛综合报道

有工無人做 加拿大43萬職位無人問津

■■加国独立商业联会的调查显示,加国目前至少有43万份工作空缺,对中小企未来发展造成一定的影响。星报资料图片   本报记者报道 加国失业率虽然偏低,但仍存在“有人无工做”情况,不过本国中小企竟面临“有工无人做”的困扰。根据加国独立商业联会数字显示,现时全国中小企业,共有43万份工作在过去4个月悬空,原因是雇主找不到合适人选就任,加上应征者与雇主之间对薪酬意见存有差异,令悬空职位乏人问津,长远会窒碍中小企持续发展。 加国独立商业联会(CFIB)昨发表加国中小企业招聘人手报告,指中小企业在今年第3季度进一步面对在职人手不足问题。中小企业职位悬空率升至3.3%,代表约有43万个职位,于过去4个月找不到填补空缺人手。 安省近16.8万份工无人问津 其中魁省中小企职位空缺情况尤为严重,达到4.1%,其次是卑诗省的3.7%,安省则排行第3,职位空缺情况为3.3%,较第2季上升0.1%,安省中小企职位空缺多达近16.8万个,以数字而言是全国之冠。 进行该调查的加国独立商业联会副主席兼首席经济师莫利特(Ted Mallett)声称,这情况是自2008年全球金融海啸以来,最严重的中小企职位空缺情况。他表示,受访的本国中小企业,许多东主对于职位长久空缺,无人问津感到压力。 他认为面对这危机的中小企业,应该顺应时势,投入更多资源,希望藉更好待遇吸纳人才,例如考虑在薪酬上有所分配及调整。 莫利特指出,对不少本国中小企业雇主来说,恐怕以高薪招聘会带来其他员工要求加薪的连锁效应,从而增加经营成本。事实上,急需聘请在职人士的中小企业,其员工薪酬涨幅平均达到2.6%,与没有这方面压力的中小企业薪酬涨幅,平均为1.7%高出差不多1%。 当中以个人服务及客户服务业的中小企,职位长久空缺情况最严重,达到4.8%;其次是建造业的空缺率为4.4%;专业界别服务中小企业,职位空缺率则有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