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3年02月02日 星期四 09:04:27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29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联邦大选

影響聯邦大選的三個關鍵問題

【加拿大都市网】联邦大选9月20日举行,当中以自由党和保守党的竞争最因为激烈,但有一些关键问题可能会左右选举结果。 虽然暂时仍未知自由党还是保守党会取得胜利,但自由党在安省的领先优势不断扩大。而另一方面,民意调查有时可能会低估保守党的支持度,并且全国有很多不同省份,有些的支持度势均力敌,数字非常接近。因此即使民意调查仅偏离几个百分点,已经可能意味着数据有大幅波动。 一位资深保守党竞选消息人士表示:“老实说,我不知道周一谁会赢,这将视乎投票率。”自由党和保守党在竞选过程中都就生活成本、枪械管制和控制新冠肺炎疫情等问题上,展开激烈的斗争,但还有一些其他关键的问题,可能会涉及其他较小的政党,很可能会左右最后的选举。 一周前,保守党内部人士和民意调查人员指,他们正在监测加拿大人民党对保守党投票的影响。特别在安省西南部、加拿大大西洋省份、卑诗省,甚至一些草原城市,保守党与自由党或新民主党都处于激烈斗争中,这样反而可能会被加拿大人民党抢走一些投票。 民意调查公司Leger的执行副总裁安德鲁恩斯 (Andrew Enns) 表示,在竞选期间,加拿大人民党的支持率稳步增长,但他认为,保守党已经占主导地位的地区,将主要受到影响,并以他所在的曼省(Manitoba)为例。他说:“我在这里进行了一项省级民意调查,发现曼省南部农村的加拿大人民党支持度比城市强很多。 随着选举接近尾声,越来越多的人向加拿大人民党选民发出警告,杜鲁多很大机会再次当选。 有些保守党消息人士和一些独立民意调查机构估计,加拿大人民党可能会分散30%至50%保守党选民的投票。因为很难预测加拿大人民党最终的实际得票。 另外,新民主党会在最后一刻投靠自由党吗?这是加拿大政治中的一个长期问题,新民主党的支持者是否会战略性地转投票自由党以阻止保守党赢出? 目前,没有迹象显示有大量选民背弃新民主党,而该党在整个选举期间一直大约20%的支持率,保持稳定。其中负责管理其中一个民意调查的格雷尼尔 (Éric Grenier) 说:“至少在现阶段,新民主党选民似乎并没有转移到自由党。” Mainstreet Research 总裁马基(Quito Maggi )认为,这通常是一个“当天”的决定。但他也表示,新民主党可能更有可能在这次选举中能保住他们的支持者,并指出激进选民这次不太愿意让杜鲁多受益。” 总体而言,马基表示,战略投票可能会在全国不同地区进行。他认为大西洋地区、安省和魁省的选民,将遵循传统模式转向自由党。但由于在曼省和萨省,新民主党的势头明显强于自由党,因此新民主党仍有机会,他们可以通过争取自由党的选票中受益。 最后一个关键的问题就是魁人政团会令自由党下台吗?该党的民意调查一直处于劣势,但最近的英语辩论挽救了魁人政团的竞选活动。魁人政团突然对辩论主持人Shachi Kurl提出的一个问题作出质疑,他们指魁北克的第21号法案(宗教自由法)和96号法案(法语法)具有歧视性。其后魁人政团的支持率大大提升,同时也阻止了保守党的势头。 V10

【專訪】全民藥物計劃為何在加拿大舉步艱難?

【加拿大都市网】关于全民药物计划议题,在联邦大选期间,再有政党提出。星岛A1中文电台节目《A1出击》主持冯凯欣,请来药剂师伍锦舟,探讨相关建议。 问:星岛A1中文电台《A1出击》记者冯凯欣 答:药剂师 伍锦舟   问:有政党提出全民药物计划,加拿大人是不是真的全民都需要政府承担药物开支,才能帮助我们呢? 答: 这个是见仁见智的,现在的药物费用已经是政府给钱,或者工作保险给钱,你就不觉得需要。但有很多人是两头不到岸的,如果能有一个全民药物计划,对大家都会公平些,我觉得对没有能力买药的人,政府是要做些事的。比如很多人打工,但打工的类型是没有健康保险的,因为可能是兼职工或散工。这些人不符合政府福利的标准,这些人如果因为药物太贵不去吃药,就对他们身体不好,所以有一部分人加拿大政府是应该帮他们的。   问:你说到部分人应该帮他们,例如低收入人士。在安省不同年龄层,政府都有承担他们的药费,只有中间层出来工作的人,就不一定有,要自己掏钱了。 答:是的,我们首先看年龄。65岁以上无论家里多少钱,无论是否还在打工,政府都给大部分的药费。说的是大部分药不是全部,尤其是很新很贵的药,都还未是政府给的。另一方面如果你是婴儿到24岁,政府前几年有个新计划,多数的药物都是不需要付钱,除非他的家庭已经有私人保险。再另一方面如果你是拿福利的人,那每个月我们有一张叫drug card,去药房拿药多数的药都是免费的。但如果你是没有自己的保险,就变成要自己掏腰包,有时那些药也挺贵的。   问:正如你说24岁到65岁的人,比如在安省,有病的话,买药就要自己给钱。如果没有公司的保险承担,就真的会没钱,那你怎么觉得全民药物计划是见仁见智呢? 答:首先我们要看看,如果政府真的想要全国的药物计划,那政府需要多付多少钱呢?加拿大全国health care,包括医生的费用,住院和医院的费用,大约是1900亿。药物在其中,一年大概是340亿。但这340亿不全是政府出的,只有一部分,自己私人出钱大约有80亿,保险公司出钱大约是120亿。如果变成了加拿大全民药物计划,政府每年要多出200亿。200亿不是个小数目,而且那个增加每年都会多过通货膨胀。因为我看见药物每年在升价,每年都很恐怖,大约有4%至8%。政府如果全部都包,那变成药物的价钱会越来越贵。 但好处是,如果加拿大人都用一样的药,那政府就可以和药厂讲价钱,那就好讲很多。多了人用新药,一般新药都会有其他的竞争,变成他们(政府)可以拿个便宜一点的价钱。对整个国家来说,是有好处的。但对药厂来说,他们会不太喜欢,因为他们赚少点钱。所以药厂在这几年,每次加拿大说要搞个全民药物计划,他们就立刻有些措施游说政客,要他们不要通过这个计划。这计划是NDP 新民主党提出来的,投票的时候失败了。我觉得大药厂在中间做了很多手脚,他们说,如果政府搞这个计划,他们可能在加拿大的药物研究上减少很多。暂时来说加拿大的药物研究已经不是很多,每年就是12亿左右,但他们可能说如果你搞这个计划,我连12亿都不做了,因为赚不了钱。所以搞了几次(投票),都不太成功。 新民主党说我们搞个全民药物计划,主要有五个方面。一方面是全部的加拿大人民都会在这个计划,全部的药物都在这个计划。钱方面他们说出来就不是说那么多,但到了真正要投票这个法案是否通过,自由党当时就说我们不通过这个计划。拖来拖去拖了一年,到投票之前了发现都还是没有一个真正的全民药物计划。   问:就算联邦层面可以推动全民药物计划,都需要省政府的配合才能让国民受惠。 答:没错,因为我们的宪法是说明,省是负责医疗,包括药物。所以除非是在宪法里做更改,不然就会变成联邦政府就要逐个省去谈,看看怎么做好,所以比较困难一些。但是每5至6年会做个研究调查,到底要不要做全民药物计划,和应该怎么做,又每5至10年都会出一个报告,每个报告都说应该做这个药物计划,但怎么都做不出来。做了个研究调查出来,政府就把报告摆角落摆个几年,然后到下次又做一个研究调查,看了几十年都是这样。   问:如果全民计划不是最好,还有没有别的建议可以舒缓一下那些没有办法负担药费的人? 答:现在的药物有几种病是越来越贵的,癌症,风湿,multiple sclerosis(多发性硬化),治这些病的新药是非常贵的。联邦政府可以在这方面首先着手,也就是说,这种药,每一剂药是非常贵的,甚至有的是一剂一万多的。加拿大可以在那个方面开始先,做一个国家计划,再和大药厂商讨多少钱。先做一个现在最急着需要的先,再说包括其他药物。因为其他药物包括高血压,抗生素,那些其实不需要马上搞个全民药物计划,因为那个计划太大,涉及太多人和省份息息相关,变得很难开始。如果联邦拨一笔钱出来,专门对付新而贵的药,那我相信各个省也会赞成。   问:也就是不要一开始充胖子,慢慢逐步逐步来,首先针对最贵的药先。 答:是的,没错,因为现在各个省都很头痛,每年都有新药,每次都贵过以前,但有些病人说真的需要,就要政府给钱。政府就觉得,是那么新的药,还要再慢慢看看。所以我们觉得很多个省的政府都为这方面头痛,联邦政府如果想在这方面下手脚先做,我相信各个省政府都会同意的。同时和大药厂的讲价能力就会高很多。   问:若全国都有药物全民计划,可能政府就要和药厂签订一些合约,是长期买他们的药。其实对他们来说有份合约的保障,但他们会觉得赚少了钱反而不高兴吗? 答:举一个例子吧,很多时候现在风湿的药是越来越贵,我们是叫他们biological生物药物。这种药很多时候两个月就要一两千块一剂,有几家公司生产这个。那政府就说,好,那我选一个或两个,把价钱降低。很多时候药厂就会和购买的政府说,你千万别说出去我给了你什么价钱,太便宜了不想让美国知道。那很多时候是变成它赚少了钱,不是说那家公司做了这笔生意赚多了很多,其实赚少了,但就能拿到一笔生意。当他们这么讨价还价,总的来说是赚少了钱。那所以为什么加拿大的药物那么贵呢?很多人说,不是那么贵啊,你看美国。全世界如果看是公民自己出钱或加保险出的药物的价钱,美国是全世界最贵的。但加拿大也距离它不远,加拿大是第三。为什么欧洲多数药物都便宜过加拿大很多呢,主要是因为他们的谈判能力有全国药物计划,加拿大在这方面是落后很多。   问:也就是欧洲有些国家是承担人民的药费,所以他们反而拿到便宜一点的药? 答:是的没错,就算是个小国家,好像纽西兰的药都便宜过加拿大很多。澳洲和多数欧洲国家,都是有他们国家的药物计划。同样的药他们拿到的价钱,是便宜过加拿大的,便宜过美国更多。   问:听你那么说,全民药物计划是好的,因为可以把药价压低? 答:总括来说是会好,但当然政府就会出多很多钱。那钱在哪儿来呢,暂时来说联邦政府我看它搞了十几年搞不出个计划。   问:也就是还是没有一笔钱能搞出这个全民药物计划? 答:没错,因为这笔钱不是一笔过支付的,而是一出就以后都要继续出,所以它需要加税才能做到这个药物计划。而且加上省是负责药物的,变成联邦和省也有些争纷,所以这事有得等。   问:以你的了解,为什么欧洲国家能做到,而我们就做不到? 答:他们的宪法不同,他们(的宪法)说明是负责公民的健康包括药物,很多时候也包括了牙医。但是加拿大,(建国到现在的)日子比较短些,比如我们看医生不用钱,那个只是大概存在了50年左右,所以比欧洲迟了点。加上当时的讨论说,我们不如都在医生方面和医院全民计划,那就开始了。谁知道开始的时候太胆小,就没包括牙和药物,搞到今天这步。   (网上图片) T12  

安省15位華裔競逐聯邦大選 數目之少近年少見

【加拿大都市网】本届联邦大选,代表各大政党出战的华裔候选人,数目之少可说是近年少见。截至周五,安省共有15位华裔候选人,其中5人为角逐连任。 在安省的华裔候选人中,自由党共有6人最多。 自由党: 董晗鹏(Han Dong)---参选当河谷北选区(Don Valley North),角逐连任。董晗鹏于2019年,当选该选区联邦自由党国会议员。2014至2018年,他是安省自由党的省议员,也是首位拥有中国大陆背景的省议员。他出生于上海,13岁移居加拿大,精通国粤英语。 叶嘉丽(Jean Yip)--参选士嘉堡-爱静阁选区(Scarborough-Agincourt),角逐连任。叶嘉丽于2017年12月举行的补选中胜出,接替亡夫陈家诺因病故而留下的士嘉堡-爱静阁国会议席,并于2019年联邦大选中再次当选。她于士嘉堡出生,父母为第一代移民。从多伦多大学毕业后,从事保险工作。 伍凤仪(Mary Ng)--参选万锦-康山选区(Markham-Thornhill),角逐连任。伍凤仪于2017年4月举行的补选中胜出,接替因出任驻华大使而辞职的麦家廉留下的万锦-康山选区国会议席。2018年获委入内阁,出任联邦小型企业及出口推广部长。2019年大选中成功连任,并出任联邦国际贸易部长。伍凤仪7岁随家人从香港移居加拿大,父母在北约克经营中餐馆。 蒋振宇(Paul Chiang)---首次于万锦于人村选区(Markham-Unionville)参选。服务警队28年的他,退休前为约克区警队警长,负责多元和文化资源组。蒋振宇于巴基斯坦的卡拉奇出生,1976年移民来加,在约克区居住了32年,能操国粤语、客家话、乌尔都语、旁遮普语等。 陈圣源(Shaun Chen)--于士嘉堡北选区(Scarborough North)竞逐连任。他26岁担任多伦多公校教育局教育委员,10年后成为最年轻的多伦多公校教育局主席。他2015年辞去主席后首次踏足联邦大选,并成功进入国会。陈圣源1980年在多伦多出生,在士嘉堡成长,父母是生于印度的客家人。 王启荣(Kevin Vuong)--参选士巴丹拿-约克堡选区(Spadina Fort-York)。王启荣曾于2018年市选中,于士巴丹拿-约克堡第10选区参选,但落败未能晋身多伦多市议会。他祖籍福建,是加拿大出生的越南移民后代,父母是越战难民。他也是企业家、大学讲师、加拿大皇家海军军官,在该选区内居住多年。 保守党: 庄文浩(Michael Chong)--于威灵顿-荷顿山选区(Wellington-Halton Hills)寻求连任。他的参政之路,由2000年参加联邦大选开始,最后于2004年代表加拿大保守党在威灵顿-荷顿山选区赢得国会议席,更在之后的5次联邦大选中成功连任,担任该选区国会议员至今。庄文浩1971年在安省温莎市出生,在威灵顿县一个小镇成长,父亲是香港人,母亲来自荷兰。 赵瑛(Kathy-Ying Zhao)--参选密西沙加中选区(Mississauga Centre),她是一名就业顾问,专注帮助移民在加拿大定居。除了就业辅导经验,她还拥有丰富的中国石化行业经验。她在社区非常活跃。业余时间投入到教会,以及华人社区艺术和文化活动,并参与浙江大学校友活动。她曾两次竞选公校教育局教育委员。 James Nguyen--参选密西沙加-Erin Mills选区(Mississauga-Erin Mills) 新民主党: 郭旼修(Kingsley Kwok)--于士嘉堡-红河公园选区(Scarborough-Rouge Park)参选。他的参选经验丰富,曾于2017年参选过多市议员补选,2018年代表安省新民主党参加省选,2019年代表联邦新民主党参加大选,但一直未能成功。郭旼修在香港长大,后移民到加拿大,是士嘉堡全科医院一名注册呼吸治疗师,业余从事劳工权益和社区活动,也是公共交通倡导组织的领导者。 张柏力(Brian Chang)--参选多伦多中心选区(Toronto-Center)。2017年曾代表新民主党,参选士嘉堡爱静阁选区的国会议员补选,2019年再代表新民主党于多伦多中心选区卷土重来,均未能成功。张柏力于加国出生,11岁开始一直住在士嘉堡爱静阁。2014年他曾协助邹至蕙竞选多伦多市长。 绿党: Ran Zhu--参选威灵顿-荷顿山选区(Wellington-Halton Hills)。他曾与两位省议员共事,当中曾担任安省绿党领袖Mike Schreiner的选区协调员,有多次参与绿党竞选工作的经验。他8岁移民到加拿大,2017年从约克大学双学位毕业。 高境岚(Elvin...

士巴丹拿-約克堡選區  多數居民擁有或租住公寓

【加拿大都市网】士巴丹拿-约克堡选区(Spadina Fort-York)位于多伦多南端,主要界线由东面的卑街(Bay St)起,西至奥盛顿大道(Ossington Ave),北面界线为登打士西街(Dundas St West),选区最东端也涵盖国会街(Parliament St)夹Mill St一带。 根据2016年人口普查,区内人口115,506人,在册选民有88,516人。区内约43%人口为少数族裔,华人最多,占14.8%,其次是南亚裔8.3%,非洲裔有5.1%,白人57.2%。6成居民母语为英语,其他常用语言分别是广东话4.7%、国语5.8%、西班牙语2.5%。2015年个人收入中位数是48,814元,家庭收入中位数为76,270元,区内超过85%私人住宅,都是属于楼高5层或以上的公寓大厦,租客比例近57%。 区内市中心人口增长快 由于多市中心一带共管公寓大厦林立,令部分选区居住人口迅速增长,加拿大选举局(Election Canada)于2012年重新划分多市部分选区,原属于多伦多中选区及圣三一─士巴丹拿选区的部分,被划分出来成为了士巴丹拿─约克堡选区。该区不少居民都是共管公寓住客及业主,亦包括选区内居住多年的旧住户,居民主要集中在湖滨一带。 原本新民主党一直扎根该选区,但邹至蕙在2014年辞职选市长,自由党的魏德方(Adam Vaughan)凭补选顶上。2015年联邦大选,欲重返联邦政坛的邹至蕙,不敌寻求连任的魏德方。他在2019年大选中,再度以逾5成得票率连任。 今届参选人(依英文姓氏排列): ‧ 新民主党Norm Di Pasquale–是一名社区活跃份子,担任该区的教育委员,也是一名信息技术专家。他与家人已在区内居住了15年。 ‧ 保守党Sukhi Jandu–从温尼辟搬到渥太华攻读政治学学士学位,此后一直在加拿大保守党全国总部,也跟过几位国会议员工作。她也是温尼辟和渥太华城市原住民社区的活跃份子。 ‧ 人民党Ian Roden–是一名成功的企业家,涉足多门生意,赢过不少奖项。积极参与社区内各慈善项目,每年都在伯灵顿举办免费烧烤广邀街坊,现与家人居住伊陶碧谷。 ‧ 绿党Amanda Rosenstock–6年前在国外学习和工作后,来到多伦多。2019年毕业于Osgoode Hall法学院,并于2020年获得安省律师资格,之前曾在一间著名的教育技术公司当法律顾问。 ‧ 自由党Kevin Vuong(王启荣)–是加拿大出生的越南移民后代,父母是越战难民。他是一名企业家、大学讲师、加拿大皇家海军的军官,在该选区内居住多年。曾于2018年市选中,于士巴丹拿-约克堡第10选区参选。星岛记者报道

士嘉堡北選區陳聖源爭連任 高達92.2%人口為少數族裔

【加拿大都市网】士嘉堡北选区(Scarborough North)位于多伦多东北面,范围由东面沿红河(Rouge River)而下及至尼尔逊路(Neilson Road),南至401高速公路,西边以米兰大道(Midland Avenue)为界,北至与万锦市分隔的史刁士大道东(Steeles Avenue East)。此选区包含马文区西部、爱静阁东部和美丽径东部等士嘉堡社区。 根据2016年人口普查,区内人口98,800人,在册选民有63,231人。区内92.2%人口都是有色少数族裔,当中半数为华裔,占总人口的45%,其次是南亚裔26.1%,非洲裔7.6%,菲律宾裔有6.4%,白人有7.8%。区内只有不足3成居民的母语为英语,母语为广东话的有24.1%、国语12.4%。英法两种官方语言皆不懂的也有17%。2015年个人中位入息是21,067元,家庭中位入息为66,513元。 2012年重划选区而成 此选区是根据2012年加拿大联邦选区重新分配而成立,所包含范围原属士嘉堡-爱静阁选区和士嘉堡-红河选区。2015年联邦大选首度选出国会议员,自由党的陈圣源当选,并于2019年大选中成功连任。 今届参选人(依英文姓氏排列): ‧ 自由党Shaun Chen(陈圣源)–26岁便担任多伦多公校教育局教育委员,36岁更成为最年轻的多伦多公校教育局主席。2015年辞去主席一职,首次踏足联邦大选,一举成功进入国会。他于1980年在多伦多出生,在士嘉堡成长,父母是生于印度的客家人。 ‧ 加拿大中间党(Centrist Party of Canada)Sheraz Khan ‧ 新民主党Christina Love–正在约克大学读书,是大学的安省公共利益研究小组主席,也是约克大学巴勒斯坦团结组织的成员,支持社会公义和人权,希望为工薪阶层争取稳定就业及安全工作环境。 ‧ 人民党David Moore–士嘉堡的老居民,希望透过选举,与一众希望通过教育、讨论和为人服务等方式,来强化社区的居民建立联系。 ‧ 保守党Fazal Shah–拥有经济学学士学位和国际关系硕士学位,密切关注南亚的政治,会说印地语、乌尔都语、旁遮普语和普什图语。 有18年国内外保险和金融服务经验,他希望自己的经验可成为振兴经济和帮助当地企业和家庭的重要资产。星岛记者报道

最新民調:不滿疫情下舉行大選者升至69%

(超过三分二的受访选民认为,联邦大选不应在疫情期间举行。加通社资料图) 【加拿大都市网】最新民意调查显示,随着正式投票日临近,大部分受访选民对在疫情下举行大选更感愤怒和冷漠,令选举结果比以往任何一次都更加充满不确定性。 民调机构益普索(Ipsos)专为Global新闻所做的最新调查发现,69%的受访选民认为,联邦大选不应在疫情期间举行,这个比例较竞选活动刚开始时增加了13个百分点,民意调查人员表示,这是他们以前从未见过的情况。 益普索公共事务行政总裁布里克(Darrell Bricker)指出,这次大选的原因和时间选择已经遮住了竞选活动中发生的任何其他事情。他说,选民通常会很快克服沮丧感,并接受竞选活动正在进行的现实。但这一次,疫情却制造了相反的氛围,这种氛围一直困扰著杜鲁多和他的自由党,因为他们竭力为举行大选进行辩护。 值得注意的是,民调发现60%的自由党选民认同,现在不是选择新政府的时候。布里克说,“我们从受访者那里听到的声音是,他们认为在他们需要处理真正的实际问题之时,被迫去考虑政治后果是不合适的。” 民意调查显示,这种愤怒,加上选民对下一阶段疫情究竟会如何的探寻,导致他们对政治党派越来越冷漠。近一半的受访者表示,他们不喜欢这次大选中的任何一个政党选择,这个比例较竞选活动开始时上升了11个百分点。 调查发现,保守党和魁人政团选民更有可能坚持自己的选择,而自由党、新民主党和绿党选民则不太确定。总体而言,只有53%的接受调查选民表示,他们已确定自己会投票给谁。 此外,新民主党可能有最大的机会在最后一刻吸引选票,四分一的选民表示将该党作为第二选择。有10%至13%的受访者视其他主要政党为第二选择。 尽管如此,仍有36%的受访者认为自由党将赢得选举,而25%的受访者认为保守党会获胜。近三分一的受访者表示,不知道哪个政党会操胜券。 选民的投票方式也可能发挥一定作用。民意调查显示,新民主党选民与其他政党相比,最有可能通过邮寄方式投票。有13%的新民主党选民表示将邮寄选票,自由党选民和保守党选民的这一比例分别为8%和3%。 大约四分一的新民主党和绿党选民不认同去投票站投票是安全的,这表明投票人数可能比预期少。总体而言,22%的选民认为去投票站投票不安全。 随着自由党对组成多数政府的希望逐渐落空,59%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将在这次大选后乐见少数政府。即便如此,40%的受访者认为,多数政府将是最好的结果,而三分一表示,少数政府是最佳选择。 近60%的受访者认为,如果自由党最终没有赢得少数政府,杜鲁多应该辞去自由党党领;59%的受访者表示,如果他没有赢得多数政府,才应该辞职。 半数接受调查的受访者表示,如果保守党未能赢得大选,奥图尔应该辞去保守党党领职务。相比之下,只有37%的受访者表示,新民主党党领驵勉诚也应如此。 该项民调于上周末进行,益普索通过网络和电话对超过2,000位选民进行了调查。   V18

加拿大三大政黨黨領  呼籲選民周一積極投票

【加拿大都市网】联邦主要政党领导人前不久曾就疫情期间是否应该举行大选而辩论,周五他们纷纷呼吁选民在周一大选日积极投票。 周一投票日前不久的民调显示,自由党党领杜鲁多(Justin Trudeau)和保守党党领奥图尔(Erin O'Toole)势均力敌,两人似乎都无法组建多数政府。 杜鲁多认很多选民不满提前大选 杜鲁多在8月15日宣布提前大选,引发了为期36天的竞选活动。他在周五上午表示,即使最后选民依然选择一个少数政府,一切也不会是徒劳的。杜鲁多承认,有些选民认为,为了摆脱新冠疫情,没有必要进行选举。但无论如何,周一的时候,选民还是要作出选择。他也再次呼吁民众支持自己的政党。 奥图尔周五在安省伦敦发表讲话时说,人们对在疫情期间举行选举感到失望。他认为杜鲁多不应该获得另一届任期。奥图尔敦促人们在周一投票,支持保守党。 奥图尔说:“你的投票是阻止杜鲁多获得更多权力的唯一途径。你们的投票也是实现我们国家迫切需要变革的唯一方法。” 新民主党党领驵勉诚(Jagmeet Singh),周五担心没有校园投票可能会让一些专上院校的学生更难在周一投票。他说,这也是为何杜鲁多不应该举行大选的另一个原因:“投票变得难了,但人们依然有其他方式去投票,我也鼓励大家这么做。” 加拿大选举局提醒道,今次大选可能需要5天之间才能清点完所有亲自投下和邮寄的选票,这意味着到周一,国民或许还不知道每个政党赢下了多少席位。星岛综合报道

有指今次競選活動「最骯髒」 從破壞公物到襲擊應有盡有

(候选人的宣传牌被涂抹“新冠纳粹”字样。 加通社) 【加拿大都市网】联邦三个主要政党表示,他们在竞选过程中经历了从破坏公物到各类袭击等丑陋事件。一些政党工作人员说,这是他们经历过最肮脏的竞选活动。 本月早些时候发生了一宗备受瞩目的事件,有人向自由党党领杜鲁多(Justin Trudeau)扔石头,导致前加拿大人民党选区主席遭到指控。 卡加利Nose Hill保守党候选人加纳(Michelle Rempel Garner)在参加竞选活动初发表了一份声明称,自己在竞选活动中是骚扰行为的受害者。她说,有人拿着相机跟她搭讪,要求其对阴谋论作出回应。 加纳在8月28日的一份声明中说:“过去两周内,我还收到一个人的死亡威胁,他打电话到我的办公室,且谩骂不断升级。” 在卑诗省寻求连任的自由党候选人夸尔特罗(Carla Qualtrough)说,在这次竞选中,她看到了比前几年更多的仇恨和愤怒,包括反同性恋和反种族主义的涂鸦。夸尔特罗还说:“我们也面临一些问题,且警方已经介入调查。” 当然夸尔特罗也并不是唯一一个报警的候选人。安省基秦拿(Kitchener)South-Hespeler选区保守党候选人卡尔夫(Tyler Calver)表示,滑铁卢地区警方正在调查他的一名义工本月早些时候在竞选办公室遭到袭击。 在东海岸,自由党候选人勒布朗(Dominic LeBlanc)表示,有人在他的竞选标语上喷涂“新冠纳粹”字样,他也向皇家骑警报告了破坏行为。 此外,正在奥克维尔(Oakville)寻求连任的自由党候选人阿南德(Anita Anand)表示,她的竞选活动中有35%的标识被毁坏。 加拿大反仇恨网路协会(Canadian Anti-Hate Network)执行董事巴格德(Evan Balgord)表示,就极右翼活动来说,这是近代史上见过的最糟糕的竞选活动,他认为这很大程度上是由疫情推动的。 巴格德分析道,今年的暴力事件都是网路仇恨的延伸。“当网路仇恨恶化的时候,人们开始认为,不仅可以在网上说这些话,还要在现实生活中行动,且这样的行为是可以被接受的。” V33

大選進入沖剌階段 各黨領呼籲積極投票

【加拿大都市网】联邦主要党派领导人前不久还在就疫情期间是否应该举行大选而辩论,周五他们就纷纷呼吁选民在周一大选日积极投票。 距周一的投票日只有两天时间了,民调显示,自由党党领杜鲁多(Justin Trudeau)和保守党党领奥图尔(Erin O'Toole)势均力敌,两人似乎都无法组建多数政府。 杜鲁多在8月15日宣布提前大选,引发了为期36天的竞选活动。他在周五上午表示,即使最后选民依然选择一个少数政府,一切也不会是徒劳的。 杜鲁多承认,有些选民认为,为了摆脱新冠疫情,没有必要进行选举。但无论如何,周一的时候,选民还是要作出选择。他也再次呼吁民众支持自己的政党。 奥图尔周五在安省London发表讲话时说,人们对在疫情期间举行选举感到失望。他认为杜鲁多不应该获得另一届任期。奥图尔敦促人们在周一投票,支持保守党。 奥图尔说:“你的投票是阻止杜鲁多获得更多权力的唯一途径。你们的投票也是实现我们国家迫切需要变革的唯一方法。” 新民主党党领驵勉诚(Jagmeet Singh)周五表示,他担心没有校园投票可能会让一些专上院校的学生更难在周一投票。驵勉诚说,这也是为何杜鲁多不应该举行大选的另一个原因。他说:“投票变得难了,但人们依然有其他方式去投票,我也鼓励大家这么做。” 加拿大选举局提醒道,今次大选可能需要5天之间才能清点完所有亲自投下和邮寄的选票,这意味着到周一,国民们还不知道每个政党赢下了多少席位。 V33  

華裔候選人涉性侵事件後續 杜魯多對此發表看法

【加拿大都市网】自由党领袖杜鲁多表示,多伦多地区的一名候选人被要求暂停竞选活动。此前自由党得知他曾面临性侵犯指控,但后来指控被撤销。 杜鲁多周五说,在《星报》报道了2019年对他的指控后,他了解到对Spadina-Fort York区候选人王启荣(Kevin Vuong)的指控,该指控后来被撤回。 特鲁多在安省的温莎表示:“我们总是认真对待任何有关性骚扰、恐吓或性侵犯的指控或报告。这一点从一开始就很清楚。” 杜鲁多表示,他的政党在报纸于周四发表报道之前,还不知道这项指控。 他说:“我们正在非常仔细地调查此事,我们已经要求这位候选人暂停竞选。” 王启荣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这些指控是虚假的。 王启荣表示:“在选举前三天再次出现这种情况,令我和我的家人深感不安。我将花一些时间与我的家人在一起。” 法庭文件证实,王在2019年被指控性侵犯,该指控在当年晚些时候被撤销。 该案具体内容,以及当事人详细描述性侵情况可点击查看本站此前报导 这位候选人问题出现之时,正值联邦大选最后几天。 在温莎的同一活动中,杜鲁多说,2019年,当专家们称新民主党和绿党的气候计划比杜鲁多的计划更有雄心时,他暗自记在心中。 他说,他不希望这种情况再次发生,并利用更多资源为这次选举制定了一个气候计划,他说这个计划不仅比其他两个政党的计划更具体、更现实,而且更有雄心。 特鲁多在谈到他的气候计划时,向在竞选的最后几天考虑加入新民主党或绿党的选民发出了强烈的呼吁。 他说,自由党是唯一能够阻止保守党执政的政党。 自由党承诺,到2030年,温室气体排放量将比2005年的水平减少40%至45%,这是今年早些时候提交给联合国的目标。 保守党承诺减少30%,而新民主党承诺减少50%,绿党则承诺减少60%。 杜鲁多在离开活动现场时遭到了几十名抗议者的阻拦。在杜鲁多走向大巴的路上,当他向支持者致意时,抗议者高喊“叛徒!”。杜鲁多周五预计将在安省南部的其他几个地方停留。(加通社,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星岛资料图)

華裔候選人曾涉性侵指控暫停競選 當事女子回憶經過

(Kevin Vuong在多伦多Spadina-Fort York选区赢得自由党提名) 【加拿大都市网】联邦自由党要求他们在多伦多市中心的一名选举候选人“暂停”他的竞选活动。此前《星报》披露他在2019年被控性侵犯,该指控在当年晚些时候被撤销。 Spadina—Fort York自由党候选人王启荣(Kevin Vuong)在周四晚上向《星报》发表的一份声明中表示,他想“明确指出这些指控是虚假的”,他当初“大力抗争”,直到2019年11月撤销性侵指控。 王启荣表示,如果指控没有被撤销,他会继续战斗。并表示,这些指控在选举前几天重新浮出水面,这“令人深感不安”。 在另一份声明中,自由党发言人劳伦斯(Alex Lawrence)表示,该党于周四首次获悉这一情况,他们要求王启荣在自由党调查此事时暂停竞选活动。 今年夏天,在现任自由党议员Adam Vaughan宣布不寻求连任后不久,王成为Spadina-Fort York选区的自由党候选人。 指控性侵的女子告诉《星报》,她不知道王在为自由党竞选,直到她最近回到多伦多,在国王街西区的选举标志上看到了他的脸。 法庭文件显示,检察机关于2019年11月27日撤销了对王的指控,即在他被指控7个月后,在案件进入审判程序之前。 在接受《星报》采访时,指控性侵的女子表示,2019年初他们在一个约会软件上相遇后,她与王进行了几次约会。 2019年4月8日,王启荣来到她家,两人看了一部电影,上床后就睡着了。没过多久,她说她被王摸醒了。 她说:“一开始,他在摸我的乳房,之后他亲吻我的脖子,然后他的手又往下摸,"她说。 她说她困惑了几秒钟,然后告诉王她必须去洗手间,她说她在那里锁上了门并联系了一个朋友。这位朋友来到公寓,让王离开,他没有对抗就离开了,她还提供了当晚与这位朋友的短信截图。 该朋友证实了她对当晚事件的回忆。 王启荣在给《星报》的声明中没有谈到对他的指控细节。 申诉人说,她告诉检察官,她“没有精力”去上法庭,因为她在童年时曾被性侵犯,经历过刑事案件的创伤。 申诉人表示,她告诉检察官,王必须说些什么,或者对他的行为有某种后果。她希望王去接受治疗或咨询。 申诉人说,这是她唯一一次与检察官交谈。直到本周《星报》通知她,她才知道对王的指控已被撤销。 安大略省总检察长部的发言人格雷(Brian Gray)没有说为什么对王的指控被撤销。 不过,格雷表示,一般来说,检察官如果没有合理的定罪前景,或者如果继续起诉不符合公众利益,就有责任撤回指控。 王启荣在自由党网站上的简历描述他是一名“企业家、讲师和军官”,在去年疫情爆发时创办了一家公司,生产可重复使用的口罩。 他还被《企业骑士》(Corporate Knights)杂志评为2016年加拿大“30位30岁以下精英”之一,该杂志描述了他在加拿大海军和多伦多社区的服务。(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星报) (ref:https://www.thestar.com/politics/federal-election/2021/09/16/liberals-ask-toronto-candidate-charged-with-sexual-assault-in-2019-to-pause-campaign.html)

這個選區華裔人口最多 大陸移民爭取連任

当河谷北选区(Don Valley North)位于多伦多北端,北起史刁士大道东(Steeles Ave. E),西至湾景大道(Bayview Ave),南面以401高速公路为界,东至维多利亚公园大道(Victoria Park Ave.)。 根据2016年人口普查,区内人口110,076人,在册选民有73,425人。区内少数族裔居民占七成,华裔是最大族群,占31.3%,其次是南亚裔10.2%,白人大约有三成。居民常用语言分别是广东话9.5%、国语占15.7%、英语31.4%。2015年个人中位入息是26,986元,家庭中位入息为66,620元,区内超过4成私人住宅都是由租客居住。 此选区早于1987年创建,但在1996年被废除,并划分为当河谷东(Don Valley East)及惠柳第(Willowdale)选区,到2012年选区重新规划时,再由该两个选区的部分区域合并,复活成为现时的当河谷北选区。 2015年联邦大选中,自由党的谭耕以过半得票率当选,成为首位以国语为母语的华裔国会议员。2019年联邦大选他宣布不寻求连任,最后由同属自由党的董晗鹏,同样以过半得票率当选。 根据2016年人口普查,当河谷北是多伦多市其中3个选区之一,华人既是最常见的种族(占人口的32.4%),又是最常见的族群(31.3%)。 今届参选人(依英文姓氏排列): ●自由党Han Dong(董晗鹏)—2014至2018年,为安省自由党的省议员,也是首位拥有中国大陆背景的省议员。在任省议员期间,提出并促成通过了多项关乎民生的法案。2019年转战联邦,成功当选晋身国会。他出生于上海,13岁移居加拿大,精通国粤英语。 ●新民主党Bruce Griffin—是一位电影导演、音乐家和飞机师,是一队冰上曲棍球队的管理员,也是一个儿童剧团的艺术总监。2019年联邦大选亦曾代表新民主党出战这选区,得票率有9%。 ●人民党Jay Sobel—是一名工业设计师、人体工程学专家和设计教育家,在雪莱顿学院(Sheridan College)兼职教授与设计相关课程。他在该选区内前后居住了38年,2019年联邦大选亦曾参选。 ●绿党Natalie Telfer—于约克大学获得社会学学位,曾是两家小公司的簿记员。认为应该对气候危机采取严肃行动,希望选民投票支持以人类和地球福祉为目标的政党。 ●保守党Sabrina Zuniga—拥有教育和商业方面的专业背景,是一位生物和化学老师,也创办了一所ESL学校及私立职业学院。她也是一名活跃于社区的义工,在多个社区组织担任要职。星岛记者报道

亞省疫情急劇惡化 各黨領為由誰負責隔空交戰

(■■杜鲁多周四在满地可进行竞选活动,抨击奥图尔日前曾发表赞赏康尼的言论。加通社) 亚省疫情近日急剧恶化,周三新增1,609宗病例,多24人不治至2,495人,省府宣布公共卫生进入紧急状态,省长康尼(Jason Kenney)向省民道歉。适值联邦大选进入最后倒数阶段,各大政党借此互相攻伐,谁更应为疫情恶化负责成为争论焦点。 自由党党领杜鲁多周四指,全国各地的保守党派政客抗疫不力,他把矛头直指联邦保守党党领奥图尔(Erin O’Toole)。“数天前,奥图尔仍在赞赏康尼处理疫情的手法,这是国民在这次选举中须作抉择的核心。” 杜鲁多在满地可以法语说:“他不是带领本国结束疫情的合适领袖,我们要显示更强的态度以对抗疫情,还是屈服于保守党的反疫苗者,任其以半力推出措施?” 奥图尔反批小杜启动大选 奥图尔星期日在温哥华进行竞选活动时曾指,联邦政府推出用以追踪染疫接触者的手机警报程式达不到预期作用,并表示“在第一波疫情中,本国在追踪接触者方面,做得最好的是亚省”。 新民主党党领驵勉诚(Jagmeet Singh)亦加入讨伐康尼的行列,指他的领导能力差劲,但联邦自由党政府亦要负上一定责任。他在周四说:“康尼毫无疑问应该受到指责,但杜鲁多在第四波疫情正在恶化的时候启动大选,令问题变得更糟。”驵勉诚又指,自由党政府在推行病假计划时反应迟缓,否则应有更多在职人士可以留在家中,减慢病毒传播。 一般而言,有薪病假等劳工法例属省政府管辖范围,渥太华有要求受联邦规管的行业,向雇员提供某些形式的有薪假。 奥图尔随即提出抗辩,更反指应该负上责任的人是杜鲁多,指责他让Delta变种病毒在本国落地生根,并决定在严峻的第四波疫情下启动大选。“在这场疫情危机中,各个省份都试图在重视公共卫生和平衡经济之间取得平衡,所有省份都曾基于各种不同原因调整过策略。然而,各省欠缺的是联邦政府一个能够贯彻始终和可靠的伙伴 。杜鲁多与人民对抗,我会为国民而战,我们不会让Delta病毒能够在本国立足。” 他没有正面回应是否仍然持有认同康尼表现的看法,只表示国民现在的焦点不是亚省的疫情,而是为何本国要在这时候举行大选。“国民现在面临的抉择是,选一个无视变种病毒而把6亿元花费于启动大选的总理,还是一个可确保我们不会再因为对疫情毫无准备和反应迟缓而受苦的人。”星岛综合报道

聯邦大選:各黨對商戶有啥承諾?商業聯盟列政綱優劣

(联盟就企业东主最关心议题,检视各政党政纲。 加通社资料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距离联邦大选还有4天,加拿大独立商业联盟(CFIB)调查所得结果,分析六大政党政纲对小型企业的好处和坏处,让企业东主在投票选出新一届政府时,能够作出明智的决定。 联盟总裁基利(Dan Kelly)表示,所有政党的政纲都有针对小型企业的积极措施,但也有一些让企业东主担忧之处。54%东主现在不会建议其他人创业,这应该令每名国民感到忧虑,不仅仅是营商的人。 联盟就企业东主最关心的问题,包括经济复苏、政府支出,整体税收负担和劳工短缺等,检视各政党政纲,列出各党正面和最令人忧虑的承诺,分别如下: 自由党 延长加拿大复苏招聘计划(Canada Recovery Hiring Program)至明年3月;但没有计划为旅游业以外的企业和初创企业,延长薪金和租金补助。 保守党 提供最高200,000元的贷款,最高可免偿还25%;但为短期合约员工、外判商和自雇人士引入类似就业保险金的支付方式。 新民主党 维持薪金和租金补贴(CEWS/CERS),直至企业能够完全重新开业;但将资本利得纳入率提高至75%。 魁人政团 疫情期间提供的贷款延长所需偿还的时间;但没有计划延长紧急救济补贴,即使在受影响最严重的行业。 绿党 延长薪金和租金补贴,直至与疫情有关的限制完全解除;但加快提高碳税,由2022年开始至2030年,每年每吨增加25元的碳税。 人民党 通过审慎财政和削减开支,在第一个财政结束时消除赤字;但逐步消除所有疫情的支出计划如薪金和租金补贴。 联盟全国事及副总裁波尔曼(Corinne Pohlmann)称,无论哪个政党当选领导联邦政府,所有政党都要团结起来,支持小企复苏。星岛记者报道

全國578萬選民提前投票 較上屆大增18%

(■■全国共578万人提前投票,较上届增加18.46%。 星报资料图片) 全国有578万选民在上周末提前投票,较2019年的大选增加18.46%,当中以亚省居民最踊跃。全国提前投票人数最多的Edmonton-Wetaskiwin选区,有27,721人投票;第二位的Calgary-Shepard选区有27,570人提前投票,人数甚至超过选民名册上的23,987名合资格选民。 在卑诗省,维多利亚市的选民最不愿意在下星期一才投票,有26,584人提前投票,排全国第三位;加上12,534人登记采用邮寄方式投票,人数是全国各选区之冠。 加拿大选举局依据最初的民意调查,估计有400至500万选民将会以“特别选票”(Special Ballot)方式投票,当中绝大部分是邮寄方式投票。今年8月中的分析修订为会有200至300万张“特别选票”。不过,在同二(14日)截止登记后的统计显示,只是发出1,232,262份“特别选票”,数量远低于原来的预计。 “特别选票”包括邮寄投票、投票日前直接到选区的选举办公室投票、住医院病人、囚犯、军人以及海外公民。 加拿大选举局表示,发出的1,232,262张“特别选票”当中,有1,011,874张选票属于居住在选区内居民,以邮寄方式或亲身到选举办公室投票,并已收回625,807张选票;有165,416人虽然居住在加拿大,但因为工作或其他原因,无法返回所属选区投票而申请“特别选票”;也有54,972名生活在其他国家的加拿大公民登记投票。初步资料显示,已经收回700,908张“特别选票”。 海外登记投票香港排六 海外公民登记投票最多是美国,选举局寄出24,661份“特别选票”,几占海外投票的半数;随后是英国和澳洲,分别有5,632和2,422份。香港以1,745份排第六位。 选举局指出,“特别选票”必须在投票日(9月20日),依当地投票截止前送达选举局。选民如果尚未寄出选票,可以把“特别选票”交到所属选区的选举办公室,或在投票日交到票站。星岛记者报道

華裔必須踴躍投票 珍惜權利爭取當政者重視

(■■加拿大华裔参政同盟呼吁华裔选民踊跃投票。) 加拿大华裔参政同盟举行记者会,呼吁华裔选民珍惜先辈艰辛争取的投票权,在下周一(20日)的联邦大选日投票。唯有华裔选民的投票率高,社区的意见和声音才能获得各级政府的重视。 同盟主席朱伟悠指出,同盟乃跨党派,目的是鼓励更多华裔选民投票。华裔在二次大战后的1947年才开始有投票权,利用选票可以把社区的声音带到国会。 秘书长温一山认为,投票是华人参政的第一步。特别是在大多伦多、大温哥华和大满地可这3个华裔聚居的地区,华裔的选票足以产生关键性影响。 他以大多伦多地区6个华裔人口比率最高的选区为例指出,万锦-于人村选区的华裔居民比率为安省最高,占64.2%,但上届选举结果是只占人口比率9.9%的一名南亚裔候选人胜出。当中除了华裔候选人众多造成选票分散之外,华裔投票率低也是一个主要原因。 温一山说,联邦大选一般有50%至60%的投票率,但华裔的投票率往往只有20%至30%。一些投票率达到80%的少数族裔社区,每当发生任何事情时,三级政府均立刻关注,从中可以看出投票率的重要性。 强调要尽公民义务 加拿大华人保守党协会全国主席朱伟邦表示,一票可以改朝换代。要提高华社地位,迫使政府和民选议员不会听而不见必须靠选票。 同盟代表新民主党的张帷容表示,如果认为所有候选人都不理想,又或不满意各党政网,也可以投白票;但一定要尽公民义务投票。 同盟理事徐振伟说,今年大选的保守党华裔候选人极少,除了是因为上届落败的候选人必须另觅选区,加上时间伧促;保守党对中国强硬立场的政纲,也是令不少有意参选的人却步的原因之一。图文:星岛记者报道

自由黨如未組多數政府 近半人認為杜魯多需辭職

(■■自由党如未能组多数政府,近半大多伦多居民指小杜应辞党领。 加通社) 民调公司纳诺斯(Nanos Research)最新报告显示,约48%大多伦多地区受访居民认为,若自由党在今次大选未能取得多数国会议席,杜鲁多便应该辞任党领之职;39.6%认为应留任。然而,只有约29%表示,如保守党不能获取多数国会议席,奥图尔应辞任党领。 纳诺斯受CTV和CP24委托,于本月11日至13日随机抽样调查,用电话和网上问卷访问500名18岁或以上大多伦多地区居民,探讨他们对各政党领袖在政策方面的优势,以及对自由党或保守党如未能赢得多数国会议席,杜鲁多或奥图尔应否辞任党魁之职。 民调显示,若自由党未能取得多数议席,多达48.4%受访民众认为他应辞任党领,39.6%认为应留任,12%称不肯定。 如保守党未能获多数议席,仅28.9%表示奥图尔应辞任党领,50.9%认为应留任,20.2%说不肯定。 民调亦就6大国家政事,包括应对新冠疫情、经济复苏、住房可负担能力、交通运输基建、治安及环境,查询受访者对各党领袖政策的看法。 应对疫情小杜得分高 应对疫情方面,55.2%表示杜鲁多是最佳人选,19.6%认为是奥图尔,5.8%指新民主党党领驵勉诚,0.4%说是绿党党领保罗(Annamien Paul) 、4.7%指人民党党领卞聂尔(Maxime Bernier) 、0.2%指是魁人政团党领布兰切特(Yves-Francois Blanchet) ,4.8%称以上各人皆不是,2.1%认为以上各人俱佳,7%说不肯定。 在经济复苏政纲方面,奥图尔就占优势。36.6%认为奥图尔是推行经济复苏最佳人选,35.3%说是杜鲁多,9.4%指驵勉诚,2.1%指保罗,2.9%称是卞聂尔,0.3%称布兰切特,5.5%称以上各人皆不是,1.3%认为以上各人俱佳,6.6%说不肯定。 住房可负担能力政策方面,驵勉诚被视为更胜一筹,37.5%认为他是最佳人选,18.4%选杜鲁多,17.3%称是奥图尔,其余3党党领各获不多于4%受访者认同。 至于交通运输基建,杜鲁多明显占上风,36.4%指他是最佳人选,22.9%指奥图尔,12.4%称是驵勉诚,其余3党党领各获不多于2%受访者认同。 治安政策方面,杜鲁多和奥图尔叮当马头,分别获29%和29.9%。10.1%说是驵勉诚,其余3党党领各获低于5%认同。 环境政策方面,杜鲁多和保罗均处于优势,分别获28%和25.2%。14.3%说是驵勉诚,11.8%选奥图尔,其余两党党领各获低于3.5%受访者认同。

杜魯多獲奧巴馬力挺 黨友承認志取多數議席

【加拿大都市网】距离联邦大选投票日只余数天,自由党党领杜鲁多获重量级人物加持,前美国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称呼杜鲁多为“朋友”,并赞赏两人曾经一同共事的日子。 奥巴马周四在推特上写道:“祝愿我的朋友@贾斯汀杜鲁多,在即将来临的加拿大选举中一切顺利。贾斯汀是一名能取得成效的领袖以及支持民主价值的强大声音,我很自豪我们曾经一起做过的工作。” 奥巴马所指的是他与杜鲁多在2015年11月至2017年1月期间,分别担任美国和加拿大的国家领袖,在外交事务上曾一起合作。当时传媒经常报道两人紧密的合作关系,甚至称之为“兄弟情”(bromance)。 奥巴马在卸任后,仍与这名身为加拿大总理的朋友保持友好关系,曾于2019年6月到渥太华的一家酿酒厂探访杜鲁多。 今次已非奥巴马首次在社交媒体上公开为杜鲁多站台,在2019年的上届大选,他发出帖文形容小杜是“勤奋和有效的领袖”。 杜鲁多周四在竞选活动中提到,他的目标是把最多的自由党候选人带进国会,但始终没有直接提及想取得足够议席组织多数政府。 在2015年的大选中 ,他曾明确表示,希望选民能助他成为多数政府领袖,结果如愿;但近日他多次拒绝正面回应,是否正在要求选民让自由党再次成为多数执政党。 杜鲁多表示:“我想要的是,在自由党政府内拥有来自魁北克及加拿大各地的最强国会议员。我们有正确的计划,有已得到验证的方法,可保护在疫情下的国民。” 尽管杜鲁多没说出口,但他的一名党友就言无不尽,原任联邦政府间事务部长的候选人勒布朗(Dominic LeBlanc)表明,自由党一直志在重夺大多数议席,而且他很有信心可以成功。“我从竞选一开始就说,我们是为了赢取大多数政府而竞选的。我相信加拿大人都想有一个可以为他们推行重要政策的总理,好像强制飞机及火车旅客接种疫苗等。” 另一边厢,杜鲁多的主要对手保守党党领奥图尔(Erin O'Toole),亦获得知名政界人物站台,曾执政长达9年的前总理穆朗尼(Brian Mulroney)周三在魁省出席保守党一个竞选活动,他形容奥图尔“作风稳健、强势和具有远见”。   V20

【聯邦大選】大選日投票結束或不知誰勝出 原因是……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选举局表示,今届大选收到约120万份邮寄投票的申请,这些选票最快在下周二早上才点票,换言之在周一大选日投票结束,未必可以公布大选结果。 在今届联邦大选,已有破纪录的120万选民要求邮寄投票。加拿大选举局发言人高蒂尔(Natasha Gauthier)在接受采访时称,“在大选日,我们很可能不知道胜出者是谁。” 这是因为新冠大流行,超过100万个居住在他们所属选区的选民,欲以邮寄选票方式投票,因此要求加拿大选举局寄给他们邮寄投票包。在这情况下,他们会在居住地提交选票。 除此之外,有近15万个目前身处加拿大境内,居住地在所属选区之外的选民,会在现时居住地邮寄投票。另有5.4万个身处海外的选民也邮寄投票。 但与以往大多数邮寄选票在投票日点算的方式不同,该等100万张本地邮寄选票最早要到周二早上才会点算。 这是因为处理加拿大境内要求取得的邮寄选票,与处理加拿大军方或监狱中的囚犯从国外寄出的选票的方式不同,后两者在投票日点算。 高蒂尔解释,加拿大选举局需要进行长达24小时的验证,以确保选民没有(有意或无意)在他们的选区中同时邮寄投票和亲自投票。 透过邮寄选票方式投票的选民,必须在9月20日当地选区投票结束之前把信封寄给加拿大选举局,因此符合规定的邮寄选票总数仍然未知。不过截至周三晚上,已收到超过一半的邮寄选票,尽管尚未确认是否符合规定。 根据加拿大选举局的数据,向选民发放的邮寄投票包最多的50个选区中,近一半(23个)属于卑诗省,另有20个在安省。 以选区计,加拿大选举局寄出最多邮寄投票包的是维多利亚选区(12,294份)、萨尼治-海湾群岛选区(Saanich-Gulf Islands)(10,457份)和渥太华中选区(9,655份)。 加拿大选举局曾预测多达500万个选民可能会通过邮寄方式投票,但实际要求邮寄投票包的数量要少得多。 对于焦虑的竞选策略师和报纸头版编辑来说,他们希望在下周一大选日晚上出现一个明显的赢家。 《国家邮报》(National Post)的一项分析称,在上一届2019年的大选中,在要求邮寄选票最多的50个选区中,只有5个选区在以不到5%的优势获胜,意思是大部份选区无需点算到最后的邮寄选票便已分出胜负。其中4个在卑诗省,另一个在安省。 V17

【聯邦大選】大選進入最後衝刺 戰況仍膠着

【加拿大都市网】最新民调显示,大选进入最后一周,选情仍然胶着,自由党和保守党不分伯仲。 由Global News委托民调机构益普索(Ipsos)进行的最新调查显示,如果明天举行选举,自由党和保守党的得票率将会相同,同为32%,保守党自上次民调以来支持率下降了3个百分点,而自由党则保持稳定。 根据益普索的数据,在接受调查的人当中,21%表示他们会投票给新民主党,与上次民调的结果相同,7%支持魁人政团,同样维持不变;4%支持绿党,上升2个百分点,3%支持人民党,上升一个百分点。 益普索行政总裁布里克(Darrell Bricker)表示,保守党的支持率下降,可能是由于大选进入最后一周,自由党采取更激进的竞选活动,提醒加拿大人如果自由党失去政权他们可能会失去什么,以及奥图尔当政的风险。 他说,自由党火力全开,在包括妇女堕胎权利、枪械管制和强制性疫苗等议题上,对保守党展开攻击。 益普索民调还询问加拿大人最重要的大选议题,结果30%的人认为是疫情,排在首位,其次是可负担性和生活成本,以及医疗保健,同为26%。 根据IPSOS的数据,自由党被视为最受信任的政党来应对疫情,不过这种信任在选举期间有所下降,下降了6个百分点至42%。 与此同时,对新民主党处理某些议题的信任度有所上升,其中处理医疗保健议题的信任度上升8个百分点至28%,与自由党并列第一,在可负担性方面上升6个百分点至33%,成为最受信任的政党解决这个问题。 这顶民调于9月10日至13日进行,调查2,001名18岁以上的加拿大人,误差率为正负2.5个百分点。 V05 图片:杜鲁多日前在安省奥克维尔(Oakville)出席竞选活动。加通社

【聯邦大選】杜魯多參加400人室內活動 稱遵守公共衛生指引

【加拿大都市网】杜鲁多周二晚出席一项有400人在场的室内拉票活动,面对质疑,他表示完全遵守公共卫生指引。 自由党周二晚间在安省宾顿举行的竞选活动,由87岁的前总理克里田(Jean Chretien)介绍杜鲁多出场。 支持者在活动结束时团团围住杜鲁多,尽管组织者要求大家站在地面画好的标记线上,以维持社交距离。 自由党工作人员表示,约有400人出席,这场室内活动符合当地防疫规定,将室内场地限制为一半容量。 周三,杜鲁多被问及举办如此大型室内活动是否明智,因为到场的包括年届100岁的密西沙加前市长麦歌莲(Hazel McCallion)。杜鲁多回答说:“没有人告诉麦歌莲或克里田该做什么或不该做什么,我很高兴他们选择参加我们的活动。这场活动遵循了所有公共卫生指引。” 杜鲁多说,重要的是要认识到,近80%符合条件的加拿大人都已接种了疫苗。 V05 图片:杜鲁多周二晚间在安省宾顿出席竞选活动。加通社

【聯邦大選2021】碳稅問題 奧圖爾稱會與各省合作

【加拿大都市网】保守党领袖党领奥图尔(Erin O'Toole) 周三回避如保守党在今届大选中胜出,是否会保留自由党碳税的问题,但称他会与各省合作,制定方法,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和实现本国在巴黎协定的目标。而自由党批评保守党的环保计划,包括缺乏细节。 奥图尔在接受《多伦多星报》的采访时称,目前适用碳税的省份如安省,届时会决定是转为采用保守党的计划,抑或是保留现有的税项。 奥图尔周三在魁省进行竞选活动期间表示,“我们已经说过,我们将与各省合作,制定办法,履行本国在巴黎协定的承诺。我们提出了一种非常创新的碳定价方法,我们为实现我们的目标而建立模式”。他续道,在杜鲁多执政6年后,本国需要的是减少争拗,减少总理在相关问题上发表具误导成分的言论,并采取实际行动。 此外,奥图尔一再承诺,假如保守党上台,会达致本国在巴黎协定中的温室气体减排目标。 不过,要留意的是奥图尔表示过,他打算实现的目标是到2030年,把温室气体排放量较2005年的水平减少30%。这是本国在巴黎协定所设定的最初目标,但今年较早时候,自由党政府设定了新目标,比2005年的排放量少40%至45%。 本国目前根据巴黎协定而确定的目标于4月宣布,于7月与联合国正式确定。 而自由党党领杜鲁多周三在哈利法克斯进行竞选活动时称,自由党和保守党之间的对比很明显,就是奥图尔想回到前总理哈珀(Stephen Harper)的目标,即使本国已经在巴黎协定中设定了更雄心勃勃的目标。 自由党候选人威尔金森(Jonathan Wilkinson)发表声明,批评保守党的碳定价计划,称该计划缺乏细节,既没有提供何时可以实施,也没有提供要实现目标要花的金额。 威尔金森同时批评保守党的政纲,该纲领承诺,个人碳储蓄帐户的功能类似于奖励积分制度,可能由一个公司财团管理,但没有提供这些公司的任何细节。 威尔金森在声明称,奥图尔有责任向关心气候的选民解释这项政策的内容,以及如何运作。 保守党在4月宣布了该党的气候变化计划,并把其中许多细节纳入了2021年联邦大选的竞选纲领。 保守党的计划包括碳价格,上限为每吨50元,这大大低于自由党碳税最高限额的每吨170元。 奥图尔指出,他的碳定价计划不是税项,因为所征收的收入不会流入联邦政府,相反,会保存在个人碳储蓄帐户内,然后公众可以用这些帐户购买物品,以便过更环保的生活。 V17

【聯邦大選】杜魯多向進步選民喊話 只有自由黨才能阻止奧圖爾上台

【加拿大都市网】联邦自由党党领杜鲁多周三向进步选民喊话,表示只有自由党才能击败奥图尔(Erin O'Toole); 而奥图尔则与自由党争夺中间选民。 联邦大选进入最后冲刺阶段,自由党和新民主党(NDP)为争取进步选民的支持而展开激烈的争夺,自由党党领杜鲁多周三在哈利法斯(Halifax)表示,新民主党党领驵勉诚(Jagmeet Singh)“喜欢说好话”来吸引选民,但没有一个切实的计划来实施一个需要2000亿元新支出的承诺。 在提到最近的政纲分析时,杜鲁多说驵勉诚的气候政策“糟糕透了”。驵勉诚承诺对长期护理机构进行重大改革,但杜鲁多表示,在这个由各省政府管辖的领域,新民主党领导人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入手。 杜鲁多说:“加拿大人不仅需要一支雄心勃勃的团队,并且还应该有一个具体的计划来实现。只有我们有能力阻止奥图尔和保守党上台掌权。” 在安省雅息士(Essex)的一场竞选活动中,驵勉诚表示,左翼选民“不应该害怕”投票给他们真正希望掌权的政党。他还暗示杜鲁多和保守党的奥图尔之间没有太大区别。 加拿大广播公司(CBC)的“民意追踪”(Poll Tracker)栏目,综合分析各大民调机构推出的最新民调,之后加权平均显示,自由党的支持率略低于2019年大选后的水平,而新民主党的支持率则比两年前高出大约3个百分点。这种新民主党实力上升可能导致自由党失去多个选区,尤其是在安省和卑诗省低陆平原地区。 以往,希望避免左翼投票分散的团体呼吁进步选民不要过多纠结他们的政党偏好,并支持最有可能击败保守党的候选人。 驵勉诚说,这一次,新民主党支持者应该拒绝进行策略性投票的呼吁。 在自由党和新民主党互相争夺进步选民之际,保守党党领奥图尔周三来到魁省萨格奈(Saguenay)争取中间选民的支持。 他声称自己是“有新措施的新领导人”,并表示他努力将工会工人、少数族裔、LGBTQ社群和捍卫选择权(pro-choice)的人纳入保守党的版图。 奥图尔还强调目前的保守党已经不同,他说:“我们不再是你父亲时代的保守党了。” 当被问及保守党过去如何令一些选民失望时,奥图尔说,该党过去几乎无视气候变化,并将劳工选民让给了其他政党,而他现正已经纠正了这些问题。 V05 图片:杜鲁多(左)与驵勉诚在党领电视辩论时展开唇枪舌战。加通社  

駔勉誠: 杜魯多關於長期護理的空洞承諾 令長者付出慘重代價

【加拿大都市网】联邦新民主党(NDP)党领驵勉诚(Jagmeet Singh)周三于安省埃塞克斯(Essex)承诺,新民主党政府将终结长者群体和护理人员在牟利型安老院饱受摧残的局面。  驵勉诚说:“在新冠大流行期间,我们的长辈亲人和照顾他们的护理人员在长期安老院遭受了严重的摧残。即使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刻,杜鲁多都不愿对那些从长期护理中盈利的大公司采取行动。杜鲁多承诺说要改进长期护理行业,但直到疫情第4波愈演愈烈的今天,杜鲁多仍未推出任何有效举措。”  驵勉诚批评,当护理院员工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刻冒着生命危险照顾老人时,杜鲁多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提高他们的工资。同时,他却向牟利型护理行业的大公司慷慨发放了数十亿元的补贴,帮它们的高管和股东赚到了巨额的奖金和分红。  他誓言将利润从长期护理行业中剔除,并提供至少100亿元的拨款来改善长期护理院系统,包括提高护理工人的工资和福利。  V06

星島民調:68%表示對華政策會影響投票決定

【加拿大都市网】本届大选中,加中关系成了重要又敏感的话题,各政党的对华政策方向也有一些出入,星岛日报推出的网络民调显示,将近七成的受访者表示,各政党的对华政策态度会影响其投票决定。 星岛日报连续三个星期推出不同的网络投票主题,过去7天询问民众:“各政党的对华政策是否强硬,会否影响你的投票决定?”一个星期时间内有534个民众回答了此问题,其中54%的人回答“非常会”,14%的人说“有一点会”,13%的人回答“不太会”,而有18%的人说“一点都不会”,另有1%的人说“不知道”。 上个星期纳诺斯(Nanos)公布的民调也关注与中国相关的议题,当时民调显示,63% 的人支持加拿大对中国应该采取更强有力的政策,45%的受访者表示,在本次选举中,有可能投票支持对华立场更强硬的政党。纳诺斯的民调还询问民众对联邦政府制定《外国代理人注册法》的意见,结果有88%的受访者支持法案的理念。 相信有些读者已经参与了预先投票,选出了心目中青睐的候选人,而9月20日是选举日,因此尚未投票的选民,记得投下神圣的一票。 图:星岛网页 v01

密市兩所中學大選日作投票站 當天轉為網上授課

【加拿大都市网】密西沙加2间中学,由于学校用作投票站,故在大选日当天,2间学校的所有学生只能进行网上课。 受影响的2间中学,分别为Stephen Lewis中学及John Fraser中学,所有学生于9月20日只能进行网上课。 皮尔区教育局发言人Malon Edwards表示,这项决定的目的,是要降低所有相关人士受感染的风险。 Edwards表示,为减少每间学校的现场人数,及确保学生与教职员的安全,Stephen Lewis中学及John Fraser中学于大选日的所有课程,会转为网上授课。 安省家长行动网络在社交媒体上批评这项决定,表示对过去2年已失去23至26周面授学习的学生,造成进一步破坏。 安省其他教育局,包括多伦多天主教教育局,已拒绝借出学校用作投票站。 加拿大选举局表示,会在各投票站使用物理距离,及飞沫接触协议级别的个人防护设备,但不能保证投票站的工作人员已经接种疫苗,亦不能禁止未有接种疫苗的选民投票。 (图片:Googel Maps) T02

兩名新民主黨候選人 涉反猶太言論退出競選

【加拿大都市网】2名新民主党候选人,被指在社交媒体上发表反犹太言论,决定退出竞选。 多伦多-St Pauls选区的新民主党候选人Sidney Coles及Cumberland Colehester,为近日在网上发表的言论致歉,及决定退出竞选。 新民主党发言人George Soule发表声明,表示“这2名候选人,已经辞职,并结束竞选活动;他们已经同意进行进一步有关反犹太主义知识的教育”。 声明亦表示:“新民主党团结一致反对各种歧视;我们致力采取持久及有意义的步骤,以结束一切形式的偏见与仇恨”。 (图片:CP24) T02

9月20日當天能知道誰當選嗎?實際情況很複雜!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人离选举日越来越近,届时36天的竞选活动将告一段落,新的议会将诞生,但在9月20日,真的会有一个明确的获胜者吗? 答案是:这很复杂。 加拿大选举委员会发言人周二表示,邮寄选票数量的增加将改变这次的时间表。 由于加拿大选举委员会的选票完整性程序,当地邮寄的选票,即那些由选民在自己选区标记并寄给选举官员的选票,至少要到9月21日才会开始计算。 选举委员会发言人戈捷(Natasha Gauthier)表示,在开始计算这些选票之前,有一个步骤需要发生,叫做完整性检查。 这包括,这包括检查外部信封上是否有选民的签名,并确保个人只投了一次票。 戈捷说:“这些都是需要一些时间,所以我们说,在开始计票之前,选举官员可能需要长达24小时的时间来进行这些检查和核实。” 本站相关报导:选民半数人举棋不定 自由党保守党支持度不相上下 加拿大选举委员会可以在选举日前14天开始计算邮寄的选票,以及来自加拿大武装部队和被监禁选民的选票。选举官员也可以在选举当晚投票站关闭前一小时开始计算当地提前投票站的选票。 该机构已经向居住在其选区内的选民发放了1,000,787个投票袋,到目前为止,已有552,488个投票袋返回。另有146,925套被寄给居住在加拿大境内但不在其选区的选民,还有54,186套被寄给居住在国外的选民。 在要求提供特别选票的10个选区中,有5个是在2019年以比2021年要求特别投票数少的票数决定的,从理论上讲,投票结果可能取决于这一因素。 戈捷说,如果选民错过了最后期限,他们还首次允许选民在选举日将邮寄选票带到当地投票站。然后这些选票将被送到选举官员那里。 她说:“在努纳武特这样的地方,选举办公室离投票站有1000公里,所以如果投票站在9点关闭,那些投下的选票不会在9点30分送到选举办公室,而是要在第二天送到那里。” 因此,戈捷说,计票工作可能需要两到五天才能结束,并得出最终结果。然而,如果选举结果足够明确,媒体仍可能提前宣布获胜者。 加拿大选举委员会将在每次点票换班时公布邮寄选票的结果,换句话说,从9月20日起每天公布两到三次。(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加通社) (ref:https://www.ctvnews.ca/politics/federal-election-2021/elections-canada-says-it-could-take-up-to-5-days-to-count-every-last-ballot-1.5586355)

密市百歲前市長 自由黨集會上批杜魯多不該召集選舉

【加拿大都市网】前密西沙加市市长,百岁老人麦歌莲(Hazel McCallion)星期二晚上在安省宾顿市的自由党集会上刚下台就批评了杜鲁多,说他不应该在COVID-19疫情期间召集选举。 麦歌莲说:“我认为在大流行期间召集选举是不合适的,我不同意这样做。我认为政府应该专注于复苏,让人们重返工作岗位。” “政府一直说,‘待在家里,不要成群结队’,然后选举就开始了,人们就会成群结队。” 现年100岁的麦歌莲曾在1978年至2014年期间担任密西沙加市市长。她是宾顿市Speranza宴会厅400多名参加集会的人之一,前总理让·克雷蒂安(Jean Chrétien)也参加了这次集会。 本站相关报导:选民半数人举棋不定 自由党保守党支持度不相上下 该活动的照片显示,支持者们紧紧地挤在一起,在社交媒体上引起了对健康和安全措施的一些担忧。 该会场在疫情期间的容量为500人,通常为1000人。然而,由于支持者都挤在舞台附近,房间的很大一部分都是空的。 杜鲁多利用这个机会在一些问题上攻击保守党领袖奥图尔,包括气候变化。 特鲁多对人群说:“如果你没有环境计划,你就没有经济计划。” 现年87岁的克雷蒂安对在疫情期间参加集会的看法比麦歌莲更温合。他说他不知道这个活动的形式。 “我不知道这个形式,而且你知道我已经接种了疫苗,”他说。“是的,那是一种非常不同的形式。我不习惯......但我很高兴我来了,因为你知道,我已经在赛道上呆了一段时间了,回到赛道上还不算太糟。” 麦歌莲说,她希望9月20日的投票结果将是一个多数政府。 “我支持杜鲁多,我认为他是一个努力做好工作的年轻人,但这并不意味着我总是支持他所做的事情。我不是自由党人,也不是保守党人,我当然也不是新民主党人。” 但她补充说,她认为召集选举仍然是选民心中的首要问题。 “我从街上的普通人那里听到的是:为什么要在疫情期间举行选举?”(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ref:https://www.cbc.ca/news/politics/hazel-maccallion-election-1.6176169)

選民半數人舉棋不定 自由黨保守黨支持度不相上下

(■■奥图尔(左)领导的保守党,和杜鲁多的自由党受选民支持度不相伯仲。图为两人日前在法语辩论上交锋。加通社资料图片) 距离联邦大选投票日还有不足一周时间。安格斯列特(Angus Reid Institute)民调显示,目前自由党与保守党的支持率不相上下,差距只在伯仲之间。这与2019年大选之前的形势类似。不过仍有一半加拿大国民表示,他们仍没有百分百决定到底投给哪个政党。 此外,如果大量选民在投票前最后一周改变其投票决定,受益最大的会是新民主党。25%选民表示NDP是他们的第二选择。以自由党和保守党做为第二选择的民众,分别占14%和12%。还有24%的选民表示他们根本没有第二选择。 安格斯列特昨天公布的最新民调结果,保守党的支持率为32%,自由党为30%。两者差距在统计误差之内,即每个党都在每10名选民中获得3票支持。NDP的支持率为21%,相比2019年大选的得票率16%,在今次大选中显著扩大其支持度。魁人政团、加拿大人民党和绿党的支持率,分别是7%,6%和2%。 驵勉诚受欢迎度领先 造成目前僵持局面的一个主要原因,是自由党在各年龄和性别组合群体中,均流失了支持人群。唯一例外的是青年女性选民,她们对自由党的支持,比选战开始时还提高了4个百分点。 保守党支持者中,53%表示支持保守党是因为他们更不喜欢其他政党,47%表示支持保守党并不是因为该党的政纲本身。相比之下,自由党的支持者中有35%、新民主党支持者中,有21%对其目前投票决定做出类似表示。 加拿大人民党最新获得的支持率为6%,仍保持了支持度上升的势头。地区而言,自由党在安省仍有5个百分点的关键优势,但是在卑诗省自选战以来一路溃退。保守党和NDP目前在该省的支持率,均以两位数的优势超越了自由党。在魁省,魁人政团与自由党打成平手。 在上周四最后一场大选辩论之后,新民主党领驵勉诚(Jagmeet Singh)仍受到53%的国民认可(favourability),保持各党领最高。奥图尔和杜鲁多均未获得大多数加拿大人认可,两人得到的认同度,分别只有38%和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