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3年01月30日 星期一 15:20:53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29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联邦

加拿大國民變窮了 但政府沒變窮!

【加拿大都市网】受到通货膨胀影响,加拿大国民普遍变得更穷了,但政府的财政情况却没有想像得那么糟糕。根据联邦年度财务报表显示,上一财年的联邦赤字比春季预算中的预测低 236 亿元。 周四公布的公共账目文件显示,由于加拿大经济从大流行中强劲复苏,以及支持疫情下受损的商家和个人逐渐减少,2021-22财年的联邦赤字低于预期。 联邦赤字为 902 亿元,而 2022 年预算案中估计会有 1138 亿元。 报告称,与 2021 年相比,收入增加了 968 亿元,即 30.6%。2021 年国库收入因种种卫生令、封锁社会活动而下降。 截至 2022 年 3 月 31 日,联邦债务超过 1.1 万亿元。 债务与 GDP...

聯邦公共安全部長馬守諾 就槍支限制C-21法案辯護

  【加拿大都市网】联邦公共安全部长马守诺(Marco Mendicino),周二(4日)告诉众议院委员会,认为C-21法案是进一步限制加拿大获得手枪,拟议立法有助结束枪支暴力。 在公共安全委员的证词中表示,马守诺多次被质疑,C-21法案所提及的枪支回购部分,是否真正能减少目前不断上升的枪支暴力事件。 C-21法案将吊销涉及家庭暴力或刑事骚扰者的枪械许可证或执照,而其核心是在全国冻结手枪的购买、销售、进口和转让。不过,那些已经拥有手枪许可证的人,仍允许保留它们。新立法意味着加拿大合法注册的手枪数量将被限制在目前的大约110万枝,并对持枪犯法的人士增加处罚力度。 不过,该法案的反对者认为,法案提及的回购成本过高,惩罚了守法的枪支持有者,但无法防止枪支非法走私。 联邦自由党赢得2015年大选时,其竞选政纲就已承诺加强枪械管制,在随后的七年执政及两次大选中,自由党承诺会新立法并做出遏制枪械暴力的各种承诺。 自由党曾在今年5月表示,C-21法案必须获得国会众议院和参议院通过,新的枪械管制措施有望在秋季实现。 V21

聯邦今日公布福利計劃細節!包括退稅、牙科和房屋補貼

【加拿大都市网】总理杜鲁多今天将公布一项计划的全部细节,试图为最国民减轻通货膨胀带来的痛苦。 自由党和新民主党的消息人士告诉加拿大新闻社,该计划包括在六个月内将GST退税支票金额加倍,以及为一些有小孩的家庭提供临时牙科保健福利,以及扩大房屋津贴。 这三项举措都是新民主党自春季以来一直在要求的,因为通货膨胀开始给低收入和中等收入的加拿大人带来沉重压力。 牙科保健和房屋津贴也满足了新民主党作为3月达成的自由党及新民主党供应和信任协议提出的一部分要求。 这一消息本应于上周在温哥华举行的内阁会议上宣布,但因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去世而推迟。 相反,杜鲁多将于今天在纽宾士域省圣安德鲁斯市举行的自由党党团会议上公布全部细节。 T10

專家抨聯邦緊急工資補貼 寬待商家嚴待僱員

■■加拿大税务局向400,000名不合资格国民,追回紧急福利资助。加通社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有经济分析家指出,在新冠疫情期间,联邦政府推出的紧急援助,让国民保持健康并有收入维持生活。但当局对商界的支援过于慷慨,显示商业团体在公共政策方面的巨大影响,反而对员工却是严苛。 加通社报道,就疫情下联邦提供的补助金计划,经济分析家评论这些福利的成败。纽约市大学经济系教授科拉克(Miles Corak)正在撰写分析,他指出,任何评估都需要考虑人们和政府当时面临的不确定性,以及保持人们健康的迫切需要。虽然加拿大紧急援助福利金(Canada Emergency Response Benefit, CERB)非常成功,但加拿大紧急工资补贴(Canada Emergency Wage Subsidy, CEWS)却是巨大失败。 科拉克表示,加拿大紧急福利金及时拨出资金,让人们留在家中,这是为挽救生命所做的事。另一方面,加拿大紧急工资补贴实行太迟,针对性的帮助并不理想。这项福利推出时,众多企业已经裁掉员工。 工资补贴计划范围太广 另一个批评工资补贴计划指,资金补贴受影响企业的所有员工的工资,而不仅仅是那些有失业风险的雇员,令计划的成本特别高昂。 卡灵顿大学政治管理系助理教授罗布逊(Jennifer Robson)认为,工资补贴计划并不成功。由于获得工资补贴,一些企业原本可能因为与疫情无关的理由而须关闭,但由于得到紧急工资补贴,仍然可以继续营运,其实这些公司已经无利可图。 据加拿大统计资料显示,在2020年8月有31,000间企业倒闭,相对同年2月时接近40,000间。科拉克指,工资补贴计划的范围应该缩小,并针对有特殊需求的大型企业,因为必须留住员工,例如航空业。 此外,加拿大税务局向400,000名不合资格的国民取回资助,反贫穷组织Campaign 2000呼吁特赦领取补助的人。科拉克称,虽然要求那些以欺诈方式领取福利的人偿还是合理的,但企业应该遵守同样的标准。他担心税务局对个人和企业的反应不对称。 罗布逊指,在制定公共政策方面,商业集团拥有公关团队促进企业的利益。但对个别的低薪人士来说,根本没有这些条件。 科拉克认为,疫情开始时,人们关注前线工作人员,随后转移至小型企业。其实,这些小企可以向个别国会议员进行游说,然后对内阁和政府施压,为普罗的在职父母和家庭发声。他又指出,工资补贴计划的危险在于,对企业提供过多补贴而扼杀创新的方法。目前的情况来看,小企的基本收入增加而不是个人的收入。星岛综合报道  

加拿大聯邦政府擬打擊網上仇恨 包括私人網絡聊天

【加拿大都市网】一个协助制定联邦法案,以遏制网上仇恨的专家小组周三表示,法案涵盖假期预订房屋平台Airbnb、视频游戏、甚至私人通讯。 由联邦文化部长罗德里格斯(Pablo Rodriguez)任命的咨询小组认为,未来任何的网上仇恨法都应具广泛的内容,不但要涵盖推特(Twitter)和脸书(Facebook),还包括较小的网上平台,包括众筹应用程式。 专家组的会议记录显示,许多专家也支持将私人网上对话纳入未来的法案范围。 不过,Airbnb表示,其平台上的对话是与房东就住宿问题进行的,Airbnb也有反对任何形式歧视的强而有力政策。 自由党政府正计划引入一项打击网上仇恨内容的法案,罗德里格斯早前任命一个12人的专家小组,对如何最好地解决这问题向他提供建议。 他的发言人斯卡菲迪(Laura Scaffidi)指,罗德里格斯希望能花时间去解决这个问题。 V06

聯邦擬修改經濟措施法 沒收受制裁者的實體資產

【加拿大都市网】联邦政府已冻结了许多俄罗斯个人和实体的资产,却苦于不得使用,如今渥太华计划通过修法获得新权力,希望能扣押和出售已受制裁的外国实体资产,并利用所得款项帮助重建受影响的国家并赔偿受害者。眼见乌克兰遭受俄罗斯无情攻击,杜鲁多政府计划更新《特别经济措施法》,也即允许联邦政府在发生破坏国际和平与安全的情况下,或是外国发生系统性侵犯人权行为或重大腐败行为时,都能“采取经济措施”作为遏止惩罚手段。 一旦通过修订法案,加拿大可以有权下令没收适用的财产,然后将收集到的资金用于帮助重建一个饱受战争蹂躏的国家,补偿那些被侵犯人权的受害者。 法案若通过,外交部长乔美兰(Melanie Joly)发声明中说:“加拿大将是G7中第一个拥有此类制裁制度的国家。” 用于补偿被侵犯人权受害者 从顶级政治人物到有影响力的寡头和行业巨头,加拿大已经对1,000多名被认为与俄罗斯袭击乌克兰有关系的个人和实体进行了制裁,但尽管这些个人或实体的资产遭到冻结,但政府当局却无法实际利用。 参议员奥米德瓦(Ratna Omidvar)早前也提出类似提案,旨在让加拿大没收并重新利用那些被冻结的资产。 由于自由党和新民主党已达成合作共识,因此修订法案通过不是问题,只不过未知需要多久时间才能完成立法。

聯邦預算案:未來5年將支出600億!詳情解讀三大增長計劃

【加拿大都市网】联邦财政部长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周四公布联邦预算案,政府将在未来5年内新支出约600亿元,国债1.2万亿增至1.3万亿元。这份预算案涵盖住房负担问题、应对通胀挑战、加强国防军备、应对气候变化等层面,其中推出了打击炒房的政策,包括禁止外国人买房、炒房者利润所得全额缴税等。为了应对庞大的开支,政府将针对大型金融机构征得额外税项,也计划永久调高企业税至16.5%。 据2021-22财年的联邦赤字预计为1,138亿元,低于早前财政更新时估计的1,445亿元。由于经济复苏力道强于原先的预期,因此接下来的几年赤字也低于过去的预测,2022-23年的赤字估计为528亿元,随后逐年下降,到2026-27年将降至84亿元。 方慧兰表示,这份280页的预算案包括三大增长计划:一是住房投资、二是绿色转型投资、三是生产力投资。 住房计划 联邦政府将在未来5年内,花费近100亿元用于推动住房计划: ‧未来2年内,外国人在加拿大购买任何住宅物业都是非法的,政府表示希望确保房屋被用作住宅而不是投资商品。外国买家禁令将适用于公寓和单人住宅单元。永久居民、外国工人和学生买房不受影响。在加拿大购买主要住所的外国人也获得豁免; ‧拨40亿元用于启动一个新的“住房加速基金”,以加快住宅物业的建设。政府的目标是在未来5年内新建10万个净新住房单元; ‧15亿元用于扩大快速住房计划,创造至少6,000套新的经济适用房; ‧15亿元的贷款和资金用于从其他举措中重新分配的合作住房; ‧7.5亿元对首次购房者推出免税储蓄账户(First Home Savings Account),使首次购房者能够储蓄高达4万元,他们能够免税提取这笔钱用于首次购房; ‧自由党还瞄准炒房者,宣布从2023年1月起,如果任何人出售其持有不到12个月的房产,将被视为炒房,卖房利润视为商业收入,需要全额征税。豁免适用于因某些生活情况,如死亡、残疾、生孩子、新工作或离婚而出售房屋的加拿大人; ‧设立“多代家庭装修税收抵免”,提供高达7,500元的资金,以帮助支付建造第二套房给老年人或有残疾的成年人居住。 方慧兰称解决房屋问题没有灵丹妙药,但她保证加拿大人可以在他们想要的社区购买房屋。 扩大对乌克兰支援 此外,俄乌战争敲响了加拿大国防安全的警钟,因此渥太华斥资80亿元加强国防。新支出旨在更好地提升加拿大军备,提高加拿大对北约和北美防空司令部的贡献,并加强加拿大的网络安全。 渥太华亦承诺通过新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乌克兰管理账户”向乌克兰政府提供高达10亿元的新贷款。除了预先宣布的1.11亿元用于逃离乌克兰人的特殊移民之外,加拿大还将向乌克兰提供额外5亿元的军事援助。但增加80亿元仍无法达到承诺北约要投入国内生产总值 (GDP) 2%用于国防的目标。另外,联邦政府计划在五年内拨款8.75亿元,应对日益严重的网络安全威胁。 注资全民牙科护理 自由党和新民主党的合作协议中,其中一个重点是为加拿大人提供牙科护理,这次预算案计划在5年内拨款53亿元,然后向加拿大卫生部持续拨款17亿元,为年收入低于9万元的家庭提供牙科护理,而年收入低于7万元的家庭则无需支付共付额。2022年的第一阶段将为12岁以下的儿童提供牙科护理,预算成本为3亿元。并在2023年扩展至18岁或以下国民、长者、以及残疾人,将于2025年实现全民普及。符合条件的家庭,将获得牙科护理服务。 至于气候变化问题上,一项新的150亿元的“加拿大增长基金”,旨在吸引数十亿元的私人投资,以帮助实现重要的国家经济政策目标及减排和气候目标。还计划建立一个价值10亿元的新机构,专注于创新和投资,参考以色列和芬兰的成功经验,与加拿大企业合作,帮助他们进行所需的投资。  拨17亿鼓励更多国民购电车 预算中其他值得注意的环境和工作要点包括:30亿元用于使零排放汽车更实惠,包括建立充电站网络;在五年内拨款17亿元,鼓励更多国民购买电动车,并优化电动车销售及开发;38亿元用于加拿大第一个关键矿产战略,确保供应链;承诺逐步取消小企业税率,预计在未来5年内为雇主节省6.6亿元税款。 2022年的联邦预算也包括总计106亿元用于支持原住民社区。拨款包括40亿元用作解决原住民住房问题;另40亿元用作原住民儿童的健康、教育及社会服务。 其余款项包括用于原住民社区饮用水及废水基础建设,勘测及调查更多前原住民寄宿学校的潜在墓地,以及建设国家真相与和解新大楼等。 此外,为响应政府的多元化和包容性议程,预算案中承诺在5年内,为联邦LGBTQ2行动计划提供1亿元支持;8,500万元用于反种族歧视工作,以及5,000万元投入至支持黑人社区服务组织等措施。 为了抵​​消部分支出,预算案包括政府将以几种新方式创造数十亿新收入,包括打击避税行为并迫使大银行和保险公司必须掏出更多的钱。银行和人寿保险公司集团在2021纳税年度的应税收入超过10亿元者,将一次性征收15%的税,称为“加拿大复苏红利”,增加的部分将在未来5年内分期支付;展望未来,政府将对银行和保险公司的应税收入超过1亿元的企业所得税率永久提高1.5%,整体联邦企业所得税率从15%提高到16.5%。 向银行保险公司开刀 自由党表示他们将研究新的最低税制,令最富裕的加拿大人多缴税。 预算案并提到:2022-23年加拿大债务占GDP的百分比预计为45.1%,到2026-27年,该百分比预计降至41.5%,但疫情之前的比率仅略高于30%。方慧兰承诺会努力降低债务,因为保持财务谨慎是加拿大的好传统。预计2022年失业率为5.8%。

聯邦審計報告出台 批評政府抗疫準備不足

(■■霍根发表审计报告,批评当局没为疫情做好准备。 加通社) 联邦审计总长发出报告,批评加拿大公共卫生局(Public Health Agency of Canada,简称PHAC)没为疫情做好准备。 审计总长霍根(Karen Hogan)周四发表审计报告,对政府应对新冠疫情的表现进行评估。报告指出,加拿大公共卫生局没有为疫情做好准备,去年疫情爆发时,官员别无选择,只能仓促应对。如果将来要避免这种情况发生,各级政府必须要更好地合作。 她在审计报告的导言中写道:“似乎很难就谁将在何时何地做什么,谁将向谁报告什么,以及谁将发挥领导作用,达成一致意见……这不是一种有效的工作方式,也不是为国民服务的有效方式。” 霍根的报告,审计对象包括加拿大公共卫生局、加拿大边境服务局(Canada Border Services Agency),以及负责数百亿元疫情支持计划的政府部门,对联邦自由党政府的抗疫行动进行全面检讨。 在公共卫生方面,霍根详细列举了一个又一个的差距,总的来说就是:国家没有及时看到疫情来袭,在最初阶断低估了疫情,直到去年11月下旬,仍然缺乏完整的数据来完全追踪及掌握新冠疫情的实际传播情况。 她写道:“政府不能忽视长期存在的问题,它们不会消失。” 霍根发现,在经历过2003年非典(SARS)疫情之后,加拿大公共卫生局仍未能完全执行早前的卫生紧急情况下的建议,使得在应对新冠病毒时面对挑战。 指未汲取非典教训 她指出,紧急计划本应定期更新,但却没做到,没有更新老化的技术,缺乏与世界各国、政府和各省收集和共享监测数据的机制。 同时,随着新冠病毒于去年1月开始在全球范围内传播,加拿大公共卫生局未能对疫情进行长期风险评估,而是将重点放在短期风险上,并告诉国民,疫情对加拿大的风险很低。 霍根发现,在情况发生变化,政府开始实行限制措施以减缓病毒在国内蔓延时,边境服务局迅速采取行动以封锁边境,但公共卫生局仍未跟上速度。 在去年5月5日至6月30日之间,几乎所有边境都关闭了,除非必要旅行,但卫生局却仍不清楚那些入境后本应隔离的人当中,有66%是否确实做到。 审计发现,那些涉嫌不遵守隔离令的人中,只有不到一半被交由执法部门处理。 加拿大公共卫生局在回应霍根的审计报告时表示,已经开始着手改变,以期在未来两年内建立更好的系统。 未确保补助花在最需要地方 至于政府的财政援助计划,霍根的报告认为,加拿大紧急救助福利金(CERB)和薪资补贴的制定、执行和支付速度之快,无与伦比。 霍根发现,这些财政援助措施并非完美无缺,但是当时的环境无法让它完美,确保国民获得他们所需要的帮助,值得冒险。 她说,尽管如此,政府仍无法摆脱困境。 她的审计发现,相关部门错过了确保救助款花在最需要地方的机会。她的CERB审计指出,加拿大税务局(CRA)本可以利用已知欺诈者的现有信息,来标记有问题的CERB申请。 联邦税务部长勒布蒂耶(Diane Lebouthillier)周四就审计总长的报告作出回应,表示欢迎审计总长提出的意见,并接受审计报告中的所有建议,同时承诺税务局将不断改进,以更好地为国民服务。星岛综合报道

疫情至今 來看看國民對聯邦滿意度如何?

根据民意调查公司纳诺斯(Nanos Research)刚发表最新民调报告指出,本国新冠疫情发展至今,国民对联邦政府的满意度依然高企。 纳诺斯于上月17日至19日进行随机抽样调查,透过电话和网上访问1,001名18岁或以上的加国民众,查询他们对联邦政府的看法。民调结果于昨日公布。 民调结果显示,30.2%受访国民表示对联邦政府感到满意,21.2%称感到乐观,18.8%则抱有悲观看法,17.1%更谓感到愤怒,5.6%称对联邦政府不关心,另有7%说他们不肯定答案。 对联邦感愤怒比例略增 纳诺斯指出,与今年3月进行的一次民调比较,对联邦政府感到满意或乐观的国民比例,目前仍持续处于高位,抱有悲观看法的民众比例更见减少。不过,现时对联邦政府感到愤怒的国民比例,则略有增多。 跟去年4月和6月的两次民调数据相比,现今对联邦政府感到满意或乐观的国民比例,同见剧增,增幅由5.9%至16%不等。另一方面,现时对联邦政府感到悲观或愤怒的民众比例,却有大减,减幅由6%至12.1%不等。而表达对联邦政府不关心的国民比例亦缩减达4.3%。 年长一代满意度较高 在性别及年龄因素方面,对联邦政府感到满意的受访国民当中,女性比例(30.6%)微多于男性(29.9%)。 而年长一代就有较多民众对联邦政府感到满意,在55岁或以上的受访者之中,多达32.1%有此看法。其次是35至54岁年龄层的受访者(29.7%),以及18至34岁年龄层的受访者(28.3%)。 草原省份民众最不满 若以省份地区分析,对联邦政府感到满意的受访国民当中,以魁省居民最多。来自该省的受访者当中,有多达33.5%均有这看法。其次是安省(32%)、大西洋省份(30.7%)、卑诗省(28.7%)及草原省份(23.2%)。 民调又发现,草原省份民众对联邦政府感到愤怒的比例是全国最高,魁省居民的比例则是全国最低。前者高达31.3%,后者仅为8.5%。而卑诗省、安省及大西洋省份民众有这感受的比例,就分别为19.2%、16.1%和10.7%。 星岛记者报道

受疫情影響 聯邦人均支出或破紀錄

■菲沙研究所行政副总裁克莱门斯(Jason Clemens)。 智库组织菲沙研究所(Fraser Institute)发表报告指出,联邦政府2020年人均支出总额,预计将超过13,000元,其中有逾3,900元是用于新冠疫情相关支出。与2009年经济衰退时最高人均支出水平相比,高出接近51%。 该份题为《加国历任总理与政府开支,2020年更新版》(Prime Ministers and Government Spending, Updated 2020 Edition)的研究报告,按通货膨胀作出调整,分析加国历任总理任内联邦政府项目人均支出水平,包括处于战争和经济衰退时期的情况。 疫情前已是本国史上最高 研究结果显示,由总理杜鲁多领导的自由党政府,本年度国民人均支出总额,预计将高达13,226元,其中3,920元(截至上月24日计算)是用于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相关开支。这比2019年人均支出总额9,041元最高位数,增长了46.6%。 与2009年经济衰退时最高人均支出水平比较,扣除通货膨胀因素后,上述总额高出50.7%。与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人均支出的最高点相比,上述总额更高出74.5%。 菲沙研究所行政副总裁克莱门斯(Jason Clemens)表示,新冠疫情引发本国经济停摆之前,联邦政府原本计划国民人均支出为9,306元,这金额当时已是本国史上最高水平。 研究所又指出,随着联邦支出创纪录,政府也出现巨额赤字,债台不断高筑。该智库组织昨日发表另一份有关递延联邦税项的研究分析指出,如果国民现在透过货劳税(GST)全额支付政府在2019/2020年度开支,货劳税率便将要由现时5%升至9%,才可平衡预算。 克莱门斯又说,由于联邦政府近期缺乏审慎理财态度,加国陷入经济衰退,政府财政就处于更糟糕的状况。他认为,联邦政府为应对经济衰退和疫情而宣布的额外支出,将加剧政府财政问题,这亦意味着纳税人将要为政府现今开支,而在未来数十年承受债果。 星报记者

聯邦再撥款25億 長者獲額外福利金500元

■联邦政府将向长者派发额外福利金。星报资料图片 有见于长者在新冠肺炎疫情下,正在面对健康、经济及社会隔离等挑战,联邦政府昨天宣布,再增加拨款25亿元帮助本国的长者,合资格者最多可获得500元长者福利金,以及扩大有关长者计划的资源,通过社会服务机构改善长者的生活。 自新冠肺炎疫情在加拿大爆发后,联邦政府已实行措施支援本国的长者。当时拨出13亿元作为一次性的特别资助,在4月时通过退回综合销售税的方式派发。此举令超过400万名长者受惠,单身的平均获得375元,夫妇得510元。另外,当局资助社会服务机构,为长者提供所需的服务,包括送递粮食用品和药物。 总理杜鲁多昨天公布一系列的额外措施,协助长者在疫情期间应对财务困难。有关主要的纾困措施如下: •政府增拨25亿元支付一次性的免税补助,合资格领取养老金(Old Age Security pension)获300元,领取保证收入补助金(Guaranteed Income Supplement)为200元;两者均合资格者领取的总计得500元。 •扩大新视野长者计划(New Horizons for Seniors Program)而增拨2,000万元,协助社会服务机构进行相关计划,减少长者受到隔离,改善生活质素,以及维持社会支援网络。 •即使长者的收入资料常未评估,当局暂时延长支付保证收入补助金及其他补助。这项措施确保长者继续获得福利金,他们不用担心经济受到影响。为免延误发放福利金,政府鼓励长者在今年10月1日或之前,向当局递交收入资料。 杜鲁多表示,加拿大的长者对社会作出贡献,在疫情下他们受到的影响最大,所以要支援及保护他们,使他们安然度过危机。 据资料显示,加国现时有670万位长者合资格领取养老金,220万人获保证收入补助金。 自疫情开始政府支援长者的措施,通过退回综合销售税方式,向中低收入的家庭派发一次性的补助;接近85%是单身耆老及一半的长者夫妇受惠。 此外,联邦政府拨出900万元,通过加拿大公益金联会(United Way Centraide Canada),资助地区组织为长者提供服务,如递送食物,药物或必需物品,接触个别有需要的长者,转介至适合的支援服务。 疫期开支增 华裔长者称500元津贴有帮助 联邦政府周二宣布支援长者应付新型肺炎疫情的新措施。有华裔长者认为有帮助,服务长者机构表示,可以借此探讨服务长者的新模式,及为长者提供平板电脑。 联邦政府宣布,为长者提供一次性免税津贴,协助应付疫情的额外开支。领取养老金(OAS)的长者获300元,已经领取保证收入补助金(GIS)者,再额外获200元,合共500元。 领取这两项资助的李太,周二接受星岛A1中文电台时事节目《A1出击》访问时表示,不论这笔钱是否足够,有就很好。“我都不敢说不够,好过没有。”她表示,疫情期间开支增加,超市货品比以往贵很多,社区协助购物的服务,又未必能买到最便宜的东西,外出又不敢坐巴士,费用又增加。 社福机构拟为长者购电脑 她又说,受疫情影响,今年仍未报税,担心是否会影响她的OAS及GIS,曾经担心到不能睡眠。联邦政府周二表示,不会因为长者没有报税而暂停OAS及GIS,令她感到安心,周二可以睡得着。 耆晖会行政总监梁乐欣向该节目表示,渥太华额外拨款2,000万,加强长者社区服务,有助他们探讨疫情过后,服务长者的新模式。她解释,疫情期间发现,很多长者要留在家中,令他们与外间隔绝,制造了危机,但也是一个机会,让耆晖会透过虚拟模式去提供服务,可能疫情过后,这类服务也会与传统人与人接触的模式并驾齐驱。若有这笔拨款,为社区提供小项目,可能日后也可借此想到办法,如何教懂长者用电脑。 她又说,服务长者机构想在疫情期间,为长者提供网上平台服务,但发现很多长者没有平板电脑及电脑。有些人甚至没有上网流动数据计划,因此渥太华增加拨款,有助推出很多类似项目,让长者可以与外间有接触,防止他们患上抑郁症。 研究发现,长者若与外间隔绝,有25%很容易患上抑郁症。耆晖会也打算申请这笔一次过的25,000元拨款,购置平板电脑送到长者家中,教懂他们如何用板脑上网络平台,保持与外界接触。 星岛特约记者杨婉文

給力! 聯邦撥款2.52億 資助農業和食品業

总理杜鲁多宣布,拨款2.52亿元资助农业和食品产业,以协助受疫情影响的农民生计。 这2.52亿元支出包括: 1. 7,700万元用于支持食品加工商,助企业翻新工厂并提高处理大量牲畜的能力。拨款亦可用于购买工人的个人防护设备,保持社交距离措施,为员工提供更安全的工作条件。 2. 1.25亿元用于帮助饲养牛猪的企业。杜鲁多说:“对于许多农民来说,这场危机意味着他们不得不将动物饲养更长的时间,令成本增加。有这笔资金,我们将得以为牛肉和猪肉生产者提供额外的帮助,以便他们度过危机。”政府还希望扩大《加拿大乳业委员会法》(Canadian Dairy Commission Act),以允许购买和储存更多的过剩乳制品(如奶酪和黄油),以避免今春已出现的倾销牛奶形式。 3. 5,000万元用于粮食剩余购买计划。杜鲁多说:“政府将大量购买一些可能会浪费的产品,例如土豆或家禽,并分配给社会组织,照顾有需要的人。这将有助于确保辛勤工作的农民能得到报酬,并确保社会上脆弱的一群,能在危机期间获得新鲜食品。” 市场供需不断变化 本国农业食品业面临的挑战之一,是供需情况不断变化,例如许多餐馆关闭,影响了食品需求,又发生一些加工厂关闭导致供应问题,目前正值种植生长季节,供需不断变化,整个农业食品工业动荡很大。 杜鲁多表示:“整个国家都处于困境之中。农业是我们经济的独特参与者,不仅创造经济价值,还是环境的管理者,并雇用了超过200万加人。正值种植季节,大自然的运行是不会停下来等待的,所以我们要帮助农民,令他们不致面临破产。” 加拿大农业联合会上周呼吁联邦政府通过紧急基金,向部门提供26亿元,以维持粮食安全,目前政府却只资助2.52亿元帮助农业食品业,与产业界呼吁的26亿元相差甚多。但杜鲁多表示,这些资助只是第一步,如果需要政府会视情况再加码。 星岛综合

聯邦涉補助武漢病毒所 華裔教授指僅分享知識

■■乐晓春指与武汉病毒实验室合作,只限知识分享。 网上图片   星岛日报讯   位于爱民顿的亚省大学(University of Alberta)医学系一名华裔教授指出,该校有与中国武汉病毒实验室(Wuhan Institute of Virology lab)合作研发新冠病毒快速测试方法,但双方只限知识分享。 加拿大皇家科学院院士、亚省大学医学院病理和实验医学系教授乐晓春(Xiaochun Le,Chris)以电邮回复《多伦多太阳报》(Toronto Sun)时表示,现时是大家联手抗疫的时候,“需要全球临床科学家和研究员,不分国界进行合作,以减慢病毒的扩散,和最终研究出疫苗。”乐晓春说:“我们是全球对抗新冠肺炎的一部分。” 实验室被指为病毒发源地 美国调查 乐晓春表示,他的“研究中心接近创造出即时检测(point-of-care)诊断工具,这工具提供准确、快捷和便宜的新冠肺炎测试”,这简化了测试程序,如同验孕测试,测试可在15分钟内由纸带显示病毒是否存在。他形容这是重要和令人激动的研究工作。 据非主流新闻网站Rebel News记者芮德(Sheila Gunn Reid)报道,加国政府拨出的828,046元补助,涉及与正被美国调查的武汉病毒实验室,该实验室被指是新冠病毒发源地。 不过,曾在武汉大学攻读的乐晓春坚称,“与武汉研究人员的合作只限于知识分享”。 联邦政府早前拨款2,680万元,资助47项新冠肺炎治疗和疫苗研究计划,亚省大学研究是其中一项。 联邦卫生部长凯杜(Patty Hajdu)新闻秘书戴维森表示:“由加拿大卫生研究所(CIHR)资助的所有研究项目,都受到严格‘同行评审’(peer review),所有申请都会由专家作出公正、客观及公平的审核。申请更会由政府独立决定。” 指研究不会损害加拿大利益 联邦政府也表示:“亚省大学的研究计划是针对快速测试的紧急需要。这合作研究计划是由亚省大学以及加拿大食品检验局(CFIA)的跨学科专家包括病毒学家、化学家、传染家专家、前线人员以及公共卫生研究者主持。” 不过,有关武汉这部分惹起关注。 乐晓春表示,他在武汉的研究员不会损害加拿大的研究利益,“这研究是在今年2月开始,当时大部分疫症个案都是在武汉诊断。武汉的伙伴拥有第一手资料及经验,在进行现时使用辨别感染者的标准‘即时逆转录—聚合酶链式反应’(RT-PCR)测试也有丰富专业知识,这会帮助我们发展新的测试。” 戴维森表示:“加拿大将继续探索对抗新冠肺炎的途径,包括与武汉实验室的合作。”综合报道

聯邦今年負債利息 超過就業保險福利開支

■■佛斯 ■■研究指出,平均每名加拿大人背负约649元的联邦债务利息开支。星报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讯   据加国智库菲沙研究所(Fraser Institute)发表研究报告指出,联邦政府今年在缴付负债利息的花费,将较在就业保险福利的开支更大。 该份题为《利息成本及其对加拿大人日益加重的负担》(Interest Costs and their Growing Burden on Canadians)的研究报告指出,在2019-2020财政年度,联邦政府在支付债务利息的花费,将超过240亿元。而安省政府在其债务利息支出,将接近130亿元。 菲沙研究所资深政策分析家兼该报告共同作者佛斯(Jake Fuss) 表示,自2008-2009年经济衰退以来,联邦政府债务已增加逾2,600亿元,纳税人亦因此需要背负债务的利息成本增加。 每加人背负649元联邦利息 例如今年联邦政府将要花上244亿元支付债务利息。该笔费用远超过联邦政府在就业保险福利的193亿元支出,亦高于今年“加拿大儿童福利金”(Canada Child Benefit) 的241亿元预算开支。报告又指,尽管利率处于历史低位,联邦政府债务的利息开支,将消耗联邦政府2019-2020财政年度收入的7.2%。以人均计算,每名加人背负相等于649元的联邦政府利息开支。 当然,纳税人也支付所属省政府债务的利息成本,以及该省的联邦债务部分。合并两者并以人均计算,最高是纽芬兰-拉布拉多省,达3,343元,最低则是卑诗省,只是1,156元。 债务支出局限政府减税能力 在安省,自2008-09年经济衰退至今,省府债务增加了一倍多,安省纳税人要支付的利息成本也随之加大。 在2019-2020财政年度,安省预计要支付的债务利息将达129亿元,此金额高于省府对大学教育的预计114亿元拨款。安省政府债务的利息开支,将消耗省府在该财政年度收入之8.3%。 合并安省纳税人背负省府债务及联邦债务的安省比例份额,以人均计算,每名省民便要负担相等于1,550元的政府债务利息开支。 佛斯又说,政府在债务利息支出的花费,会转走在医疗保健、教育和社会服务项目的资源,并限制政府为民众提供减税的能力。 他认为,在即将出台的预算案,联邦和各省可以透过更好地控制政府开支,确保预算收支平衡,从而应付债务利息增加的问题。本报记者

新法案施壓政府 加拿大終於有學校膳食計划了?!

■■戴伟思(左二)拟在本周提交法案,促建立全国学校膳食计划。左一为苏斯班克。 联邦新民主党卫生事务评论员戴伟思(Don Davies)星期日表示,他将在本周提交法案,要求联邦政府建立全国学校膳食计划(National school program)。他指,全加有150万孩童面临食物短缺问题,加拿大是八大工业国里唯一没有学校膳食计划的国家。 戴伟思、非牟利组织新鲜根源(Fresh Roots)执行总监苏斯班克(Marc Schutzbank)共同在温市诺奎尔小学(John Norquay Elementary School)的社区菜园召开记者会,介绍计划内容,10多个年轻义工也一起出席。 戴伟思说:“本国如此富裕,不允许有孩童上学挨饿。在全加有150万孩童面临食物短缺之际,当局有必要在全国学校建立膳食计划,为学童提供免费午餐。” 他表示,目前加拿大的学校膳食计划由不同省和地区政府,市政府以及慈善机构资助。联邦政府需设立一个全国性计划,让学生每天在校内吃到健康餐点。 加儿童摄取营养食品排名落后 根据联合国儿童教育基金会早前公布的报告指,加拿大儿童摄取营养食品的排名,在41个国家中排第37位,低于美国,仅高于保加利亚。 戴伟思说,包括日本、芬兰、巴西等政府均非常重视营养午餐,并有全国学校膳食计划,令儿童吃到营养均衡的午餐。 苏斯班克说,目前卑诗省仅部分学区提供学校膳食计划。事实上,在没有学校膳食计划的学区,有学童面临饥饿,却因顾及颜面往往不愿领免费午餐。他说:“如果学童不吃午餐,恐怕无法专心学习,应该一律提供免费食物。” 非牟利组织新鲜根源目前在温哥华、三角洲、高贵林等城市设立社区菜园,利用暑假招募义工种植蔬菜,提供社区内贫穷人士免费或低价食物。 越南裔学生Amanda Luu表示,父亲是越战难民,明白许多家庭面临经济困难,因此几年来自愿担任新鲜根源义工,并认为建立全国学校膳食计划,对学生非常有帮助。 图文:本报记者温哥华张文慈

橫山油管到底擴不擴建?聯邦:6月中再決定!

■■横山输油管扩建工程是否展开,6月18日决定。星报 正值亚省和卑诗省政府,为输油管道问题剑拔弩张,联邦政府将横山输油管扩建项目,是否上马的决定,推迟到6月18日,有更多时间与原住民团体进行咨询磋商。 需更多时间咨询原住民 2月22日国家能源局批准了该管道的扩建案,根据规定,联邦政府应在90天之内决定该项目的是否上马,也就是5月22日前要有个答案,但杜鲁多政府还需要更多时间和原住民团体沟通,因此将迟至6月18日才会给出答案。联邦自然资源部长索希说:“这个过程包括参与有意义的双向对话。感谢原住民团体的时间和深思熟虑。” 去年联邦上诉法院裁定,国家能源局未将影响海洋的因素纳入评估,且政府欠完整的原住民咨询过程,因此裁决搁置输油管扩建案。 国家能源局重新评估后,在今年2月续挺油管兴建案,但增加16项新建议,包括:制定并实施区域累积效应管理计画、制定并实施海鸟监测和保护计画、加强海洋运输漏油应急反应、减少海洋船舶的温室气体排放等。 综合报道

SNC若被禁投聯邦工程 總裁:將流失大批人才

魁省大型建筑公司SNC-Lavalin总裁周三接受访问时称,如果该公司被禁止竞投联邦工程合约,员工将转投外国竞争对手,势必严重削弱该公司在全球的领导地位。 SNC-Lavalin总裁布鲁斯(Neil Bruce,图)在接受加通社访问时又表示,公司从未以保障9,000名员工的“饭碗”为理由,要求当局不作刑事起诉,因为这些员工都是有技能和有经验的人才,根本不用担心他们会失业。 ■SNC-Lavalin总裁布鲁斯(Neil Bruce,图) 布鲁斯指,以公众利益角度看,如果SNC-Lavalin不获准参与联邦工程的竞投,公司的员工将被迫为美国或欧洲的竞争对手工作,作为加国少有的全球顶级企业,将难免遭受打击。他又称,SNC-Lavalin无意将总部迁离满地可。 SNC-Lavalin早前被指控,在利比亚行贿当地政府官员,以取得工程合约。该案件引发干预司法丑闻,总理杜鲁多被指向前司法部长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施压,试图说服她不向SNC-Lavalin提出刑事起诉,并以“延后起诉协议”(deferred prosecution agreements,简称DPA)取代。 布鲁斯不明白,加拿大公共检控服务部(Public Prosecution Service of Canada),以及前司法部长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为何完全不考虑给予DPA。 综合报道

最低收入保障計劃會使人沒有工作動力?聯邦稱「有朝一日」會推行

■■社会发展部长杜洛斯表示,联邦政府有意推出最低收入保障计划。加通社 联邦自由党政府提议,推出一种为所有加拿大人提供最低收入保障的计划,以应对不稳定及不断转变的劳工市场。有批评意见指出,此举无法解决贫穷问题,而且可能令人失去工作意愿;但也有赞成者说,这种计划能把多种不同的福利计划合并,从而减少政府的行政开支。 社会发展部长杜洛斯(Jean-Yves Duclos)在本周接受加通社访问时表示,联邦政府目前的多个福利项目,在未来有可能转为一种全民最低收入保障计划,该计划将可帮助那些没有子女,又不符合资格领取家庭或长者福利的人士。 不过,杜洛斯没有表明政府何时会施实该计划,只称“有朝一日,我们会实现这个计划,但不是现在”。 每年花费431亿 750万人受惠 现今许多人的工作被自动化科技所取代,有些人一生从事自由工作(freelance),长期做合约员工,或因为要进修而无法工作,这些人目前都无法享有福利保障。因此,联邦政府有意设立一种保障范围较广的社会安全网。 总理杜鲁多在另一个访问中亦指出,虽然政府为在职人士提供多种不同的福利,但他认为设立一种最低收入保障,能帮助更多生活穷困的人。国会预算办公室在4月份的一份报告中估计,如果联邦政府要推出最低收入保障计划,每年将要多花431亿元。估计全国会有750万人受惠,平均每人每年可领取9,421元,个人最高可领取16,989元,夫妇或伴侣最高可领取24,027元。 但有批评指,这种计划无助解决贫穷问题,并可能令一些人失去找工作的动力。而赞同计划的人则认为,这种计划有助减少收入差距,并可把多种福利计划合并和简化,有助削减政府的规模和开支。 综合报道

聯邦推新試點計劃 幫助婦女更好就業融入社會

联邦移民、难民和公民部(IRCC)宣布一项为期3年的少数族裔新移民妇女试点计划(Visible Minority Newcomer Women Pilot),旨在帮助少数族裔新移民妇女跨越就业障碍,更好地融入社会。 联邦移民、难民和公民部长胡森(Ahmed Hussen)声称,就业是新移民成功融入社会的关键,不仅意味着为加拿大经济作出贡献,更带来尊严和归属感。少数族裔新移民妇女面临相当多的就业障碍,例如基于性别和种族的歧视、不稳定或低收入的工作、缺乏可负担的托儿服务,以及社会支持等。希望IRCC的这一新计划,能够为她们提供直接的支持和服务。 新项目提供者最高获700万资金 新试点计划的其中一部分,是推出一个表达意向(EOI)流程,对象是目前尚未得到IRCC资金支持的新服务提供者。IRCC将向有创意的新项目和服务提供最高700万元的资金,用以帮助少数族裔新移民妇女进入劳工市场。 IRCC还将拨款最高500万元,修改与精选服务提供者组织(Select Service Provider Organizations,SPOs)的现有协议。新增的拨款将用于扩大SPOs的功能,拓展他们现有的服务,解决少数族裔新移民妇女的需求。 此外,IRCC还将与社会研究与展示公司(Social Research and Demonstration Corporation)合作,开发一套项目设计与衡量框架,以量化特定就业介入和项目设计的有效性,分析何种方法能够为少数族裔新移民妇女提供最好的支持。 数据显示,少数族裔新移民妇女的中位数年收入为26,624元,在所有新移民组别中最低。而2016年的人口普查数据显示,她们的失业率高达9.7%。 综合报道

與碳稅對抗到底 安省政府不惜斥資3千萬告聯邦違憲

■■安省环境厅长菲利普斯(左)力挺司法厅长卡路莲(右),就联邦政府的碳税计划发起宪法挑战。 星报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新上台的安省保守党政府正准备不惜斥资3,000万元,对联邦自由党政府的碳税计划发起宪法挑战,将首先在安省上诉法院提告渥太华征收碳税违宪。 据《多伦多星报》报道,省长福特(Doug Ford)昨日宣称,“我们正在摆脱碳税”。司法厅长卡路莲(Caroline Mulroney)宣布,本省将花费最多3,000万元,来质疑渥太华征收碳税的宪法合法性,首先会提交到安省上诉法院。 安省本来已被免除这项措施,将于明年生效,因为安省与魁省和美国加州建立了限制碳排放量和交易联盟,以遏制导致气候变化的温室气体排放。 但新上台的保守党正打算退出这项已有2年历史的协议,这就使安省与联邦在《温室气体污染定价法案》中的碳定价产生了冲突。 联邦部长批评浪费纳税人金钱 联邦环境部长麦克纳(Catherine McKenna)在推特上谴责此举,并指出安省自废除限制碳排放量和交易以来,一直在削减环保措施,价值每年19亿元。她指出,福特政府削减这笔用来帮助医院、学校、城市和家庭提高能源效率的资金,却花费3,000万纳税人资金来反对气候行动。 安省司法厅长卡路莲有信心安省能赢得诉讼,她认为,联邦自由党的碳税不仅不道德和不公平,而且也违宪。环境厅长菲利普斯(Rod Phillips)也力挺她。 但也有官员认为,这一安省政府从未尝试过的宪章措施并不适用于此事。新民主党省议员塔本斯(Peter Tabuns)表示,联邦政府有管辖权,可以引入碳定价。缅省对此有所了解,很明显联邦政府将会获胜。这是浪费钱。 临时安省自由党领袖弗雷泽(John Fraser)指出,福特政府此举是帮助联邦保守党领袖谢尔(Andrew Scheer),在明年选举中对抗杜鲁多(Justin Trudeau)。 绿党领袖古瑞勒(Mike Schreiner)也认为,福特正在浪费纳税人的钱,法律纠纷只对律师有好处,对人民不利。他说:“安省人民正在为福特的个人法律诉讼付出代价,这场斗争将意识形态置于事实之上。”

反對黨要求緊急開會 施壓聯邦重新審視難民問題

■■林宝莱要求国会移民委员会召开紧急会议,解决难民问题。加通社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继上周五联邦移民、难民及公民部长胡辛(Ahmed Hussen)与安省社区及社会服务厅长麦克劳德(Lisa MacLeod),就非法越境难民安置问题唇枪舌战之后,联邦保守党移民评论员林宝莱(Michelle Rempel)要求国会移民委员会召开紧急会议,向自由党政府施压解决难民问题。 据加通社报道,众议院移民委员会将在周一召开紧急会议,联邦反对党将对自由党政府施压,要求重新审视难民问题以及联邦向各省施加压力。林宝莱在会议上将提出动议,要求移民委员会审视联邦自由党,就来自美国的越境难民问题做出的反应。 促胡辛审议结束前会晤2次 林宝莱要求胡辛在8月3日委员会审议结束前,至少与她会面两次,表明对于难民安置问题的态度;同时也要求麦克劳德向委员会提交书面落实计划。 麦克劳德表示,她很乐意配合。 此外,林宝莱与新民主党移民、难民及公民事务评论员关慧贞,还要求移民委员会今夏再召开两次会议,使民众更清楚政府的计划。 福特政府已向联邦申请资金安置难民,联邦政府目前已拨款1,100万元。 据《安全第三国协议》(Safe Third Country Agreement)要求,难民跨越边境抵加前,须在美国提交申请;未提出申请者须被遣返美国。 关慧贞表示,联邦应有计划安置由于特朗普严苛移民政策而逃离美国的难民。 据统计显示,近几个月非法越境前来加国人数,已经有所递减。

加拿大成第九大難民接收國 各省怨聲載道 聯邦無對策

■■民调显示,大多数国民不相信联邦对于难民问题,已有明确应对计划。加通社 nsight新近做出的民意调查显示,大多数加拿大人不相信本国政府对于越来越严重的越境难民问题,已经有一个明确的应对计划。同时大多数国民认为到目前为止,加拿大政府没有妥善处理好难民问题。 据680News报道,加拿大在2017年共接受47,800宗难民申请个案,成为当年全球第9大难民接收国。此外,在2017年1月 1日至2018年3月底这段时间,估计有5,000名难民申请者,透过非官方渠道进入加拿大。报道指由于美加之间有安全第三国协议(Safe Third Country Agreement),即使是对于非法入境的难民申请者,加拿大也不能马上将他们遣返,而是必须要经过正当程序,所需处理时间往往要几个月。 亚省人对联邦难民策略信心最低 DART Insight调查显示,有70%加拿大人认为,加拿大政府目前根本没有一个清楚的应对策略,来面对越来越多的难民申请人循非法渠道进入加拿大。此外,有58%的加拿大人认为到目前为止,联邦政府总体而言没有妥善应对这一问题。 各个省份方面,亚省人对联邦难民策略信心最低,只有22%的人感觉政府有一个清晰的应对计划。安省和大西洋省的信心最高,也仅有约35%认为,联邦府有一个明确的计划应对难民局面。 福特:问题百分百由联邦造成 安省省长福特早前已表示,安置难民申请人造成的支出,不应该由安省政府买单。他在上周首次与总理杜鲁多会面之前声明说,“这结果百分百是由联邦政府造成的,联邦政府应该负全责。” 多伦多市长庄德利近期也多次呼吁联邦政府应该拨款,应对难民申请人占用多市紧急庇护所床位的情况。 58%民众:联邦没向难民发明确讯息 联邦政府近日承诺向安省、魁省和缅省共拨款5,000万元,来抵销一些地方开支,其中1,100万元承诺拨给安省。但这一数额似远远不够安省和其他两省及其城市,用于难民安置的实际开支。魁省2018年以来,接收了大量美加边境越境难民,令该省已经及预计产生的支出达1.46亿元。庄德利指仅多市用于难民安置的支出已达6,400万元,联邦政府应该将这笔开支补偿给多市。 DART Insight民调也显示,有57%的加拿大人同意,联邦政府没有向那些应对难民潮的省份和城市,提供足够资源支援。 此外, 过半数国民认为,政府没有采取坚决措施,制止和阻止难民非法越境行为。全国受访者有58%认为,渥太华没有向那些难民申请人传达明确讯息,告诉他们加拿大不能保证他们一定能留下。 安省省长福特指责联邦政府及其移民政策,导致安省政府及省内部分地方政府财政资源紧张。他指杜鲁多政府“鼓励”人们非法穿越美加边境抵加申请难民。杜鲁多在上周回应时,暗示福特未有完全明白加拿大对于难民申请人承担的国际义务。

倡麻組織不滿聯邦 沒向大麻罪犯道歉

■温哥华大麻倡权分子珠迪埃默里(Jodie Emery) 星岛日报记者王学文 总理杜鲁多周三宣布10月17日起大麻正式合法化,但温哥华大麻倡权分子珠迪埃默里(Jodie Emery)就对此表示不满,因为渥太华政府并没有向以往有大麻犯罪纪录的人道歉,也没有撤销他们涉大麻的犯罪纪录。 珠迪埃默里周三接受《星岛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尽管大麻合法化的消息是积极的,但是在政府承认大麻合法化的同时,亦推出更多更严厉的刑法,令人很容易就惹上麻烦。另外,政府虽然承认了大麻合法,但对有大麻犯罪纪录的人,并没有作出道歉,也没有撤销他们的犯罪纪录。她认为,政府只对设立政府所属的大麻店感兴趣,这并不是他们努力争取的大麻合法化。 指《大麻法》设45新罪行 处罚更严 珠迪埃默里解释说,在大麻合法化之前,《受管制药物和物品法》(Controlled Drugs and Substances Act)只规定了8种罪行,但《大麻法》(Cannabis Act)却有45种新的罪行,处罚也比以前更严厉,触犯者最高可判入狱14年。 她还表示,省府及地方政府也推出了更严厉法例,这令省民有更多机会惹上麻烦。以卑诗省为例,虽然省府允许市民在家中种植4株大麻,但如果种植的大麻可以在公共场合被看见,就有可能入狱。 珠迪埃默里称,她明白政府要推出一些规则来满足那些不喜欢大麻的人,但她表示,推出这些规定其实根本不合情理,“在后院种植大麻,其实就像种植番茄一样安全”。 她还表示,对政府推出一些保护儿童不受大麻影响的政策表示理解,但就指出,酒类对人类健康的危害比大麻还大,但就不见政府对酒铺推出同样严格的限制。她说,很多酒都做得色彩缤纷,口味也很多,有些还有卡通图案,亦有很多酒类广告,其实儿童很容易接触到酒类,这很危险。相反,有时医生会给儿童开出大麻以便用于治疗目的。 珠迪埃默里对大麻至10月17日才正式合法也表示不满,她说,在接下来的近四个月时间里,或许会有数以千计的人要因为大麻而被捕。她相信,政府只是想自己专卖大麻,而惩处那些做同样生意的人,美国有些地方就发生过类似的情况。她说,这非常不公平,他们努力要求的大麻合法化,是人们不会再因为大麻遭到处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