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07月06日 星期三 03:26:01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6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菲沙研究报告

菲沙智庫報告:加拿大65歲退休年齡設定偏低

(■■研究报告指随着人口老化,本国的医疗保健及长者收入支援开支势增加。 星报/Dreamstime) 根据智库菲沙研究所(Fraser Institute)最新研究报告指出,在经合组织国家当中,加拿大属少数不提高政府退休保障计划领取长者年龄资格的国家之一。 题为《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公共退休计划的资格年龄,2022年更生版》(Age of Eligibility for Public Retirement Programs in the OECD 2022 Update)的研究报告,包括加拿大在内的经合组织高收入国家,人口正在老化。除加拿大以外的22个高收入经合国家中,有16个已经或正在将公共退休保障计划的资格年龄,提高到65岁以上,这包括澳洲、比利时、丹麦、德国、芬兰、法国、冰岛、意大利、爱尔兰、荷兰、挪威、葡萄牙、西班牙、瑞典、英国和美国。 上述其中5个国家,包括丹麦、芬兰、意大利、荷兰及葡萄牙,更正将公共退休保障计划的资格年龄,与人口预期寿命(life expectancy)挂钩,即人口预期寿命增加,退休年龄将自动上调。 报告分析,高收入国家有明显趋势将退休福利的资格年龄提高。一旦高收入成员国目前计划的所有改革全面实施之后,加拿大定立65岁退休福利资格年龄标准,将是在同侪国家中最低退休年龄。 人口老化增政府财政压力 除加拿大之外,奥地利、卢森堡、新西兰、瑞士、日本和韩国,目前也没计划将退休福利资格年龄提高至65岁以上。 报告共同作者、研究所高级研究员伊森(Ben Eisen)表示,全球接近四分三工业化国家正提高政府退休保障计划的资格年龄,加拿大却不引入类似改革,逆势而立。 报告指杜鲁多领导的自由党当初上台执政后,扭转哈珀保守党政府政策改革。在杜鲁多政府2016年颁布首份预算案中,取消了提高老人金和收入保障补助金资格年龄的计划,将65岁重定为完全符合领取该两项福利的年龄。 伊森总结道,由于人口老化,加国在医疗保健和长者收入支援方面开支势将增加,这会对政府财政造成愈来愈大压力,有可能需要大幅增税或持续借贷。星岛记者报道

菲沙研究報告:聯邦稅制改革 反讓低收入家庭負擔更重

(■■国内尚有很多儿童生活在贫困中,菲沙研究所最新报告发现,联邦税制改革未让养育子女的低收入家庭获益。 CTV) 根据智库菲沙研究所(Fraser Institute)最新发表研究报告指出,在本国育有孩子的低收入家庭中,6成面对更高联邦个人入息税负担。 这份题为《2022年联邦入息税变化对收入最低20%加拿大家庭的影响》(Impact of Federal Income Tax Changes on Canadian Families in the Bottom 20 Percent of Earners, 2022)研究报告的发现,与联邦政府的言论相反,因为自2015年起进行的税收改革,大多数育有孩子的低收入家庭,实际上是缴纳了更高的联邦个人入息税。 取消两项优惠抵过减税 该报告表示,联邦政府于2015年降低个人入息税第二低税率,从22%降至20.5%,但政府当时亦取消对育有18岁以下儿童的夫妇收入分摊,并且撤消一些退税项目,后者两项举动足以抵消减低税率带来的节省税款。 因此,在收入最低的20%阶层人士当中,即2019年家庭收入低于70,991元,有60%育有未成年子女的纳税家庭,缴纳了更多的联邦个人入息税。 分析结果显示,与2015年相比,现今上述类别家庭平均一年多付了233元联邦个人入息税。具体而言,降低个人入息税第二低税率至20.5%,让上述类别家庭在2019年度平均少付18元税款,而在魁省联邦税收减免(Quebec abatement)间接影响下,上述类别家庭该年度也平均少付13元税款。但取消对育有18岁以下儿童的夫妇之收入分摊,以及撤消一些退税项目,却导致上述类别家庭分别平均多付182元和82元税款。 菲沙研究所是次研究,使用了加拿大统计局(Statistics Canada)税收模式,比较2015年和2019年育儿家庭的联邦个人入息税,该模式所包罗的数据资料涵盖逾30万个家庭,合共超过100万名国民,每人包含大约600个变量(variables)。 菲沙研究所资深经济学家兼该报告共同作者佛斯(Jake Fuss)表示,联邦政府一再声称降低个人入息税,藉以协助纾解国民家庭的财务压力。但事实上,渥京却增加了很多最负担不起苛税的家庭之个人入息税负担。 佛斯指出,联邦政府只是宣扬入息税一项改动,却淡化其他变改,渥京对外界所表达的税收改变整体影响,其实并不完整,有关变动为本国绝大多数育有孩子的低收入家庭带来更高金额的个人入息税账单。星岛综合报道

菲沙研究指安省人均收入 低於美國臨近地區民眾

(■■研究指安省居民人均收入,低于大湖地区民众的平均水平。 星报资料图片) 加国智库菲沙研究所(Fraser Institute)的研究报告指出,按人均本地生产总值衡量,安省民众的平均收入,持续低于南邻美国地区居民,差额接近2万加元,这差距更见不断加剧。 该份题为《衡量安大略省的地区繁荣差距-2022年更新》(Measuring Ontario’s Regional Prosperity Gap – 2022 Update)研究报告发现,按照人均本地生产总值(per-person GDP)衡量,安省民众的平均收入,低于美国地区民众的水平,差额为19,219加元。  研究比较安省与大湖地区8个美国州份的民众,以人均本地生产总值衡量之平均收入,后者美国地区包括纽约州(New York)、伊利诺州(Illinois)、明尼苏达州(Minnesota)、宾夕法尼亚州(Pennsylvania)、俄亥俄州(Ohio)、威斯康辛州(Wisconsin)、印第安纳州(Indianna)及密歇根州(Michigan)。研究亦比较安省与魁省居民的平均收入,以及近年大湖地区的经济增长率。 排名仅领先魁省 研究分析显示,在大湖地区内,安省2020年人均本地生产总值排名尾二,仅领先魁省。该年度大湖地区该地区的人均本地生产总值加权平均数为78,021加元。 安省2020年人均本地生产总值仅达58,793加元,低于前一名密歇根州人均本地生产总值(65,168加元)逾6,300加元,低于第一名纽约州(112,464加元) 超过53,000加元。 这反映安省省民的人均收入,较大湖地区民众的平均水平低19,219加元,亦即32.7%。 报告共同作者、研究所高级研究员伊森(Ben Eisen)表示,研究采用最广泛的经济繁荣衡量标准,所得结果清楚地表明安省繁荣程度,明显低于美国邻近州份,而且更重要的是,差距还在不断扩大。 伊森指出,安省本是一个宜居的好地方。但对于政府决策者来说,重要的是不要对安省与邻邦美国地区面临的巨大且不断扩张之繁荣差距,反而感到自满。透过更速经济增长来缩小这差距,会有助安省家庭带来更高工资增长,以及更高整体生活水平。星岛记者报道

菲沙報告:8成中產家庭 個人所得稅不減反增

(■有研究指联邦税制改动,引致绝大多数本国中产家庭缴纳更高联邦个人所得税。图为加拿大税局在渥太华总部。 加通社) 根据智库组织菲沙研究所(Fraser Institute)昨天发表最新研究报告指出,逾8成加国中产阶级家庭,面对更高的联邦个人所得税负担。 这份题为《衡量自2015年以来联邦个人所得税变化对加拿大中等收入家庭的影响》(Measuring the Impact of Federal Personal Income Tax Changes on Middle Income Canadian Families since 2015)的研究报告发现,与渥京的言论相反,由于联邦政府税制改动,绝大多数加拿大中产阶级家庭,缴纳更高的联邦个人所得税。 该报告指出,联邦政府早于2015年降低个人所得税第二低税率,从22%降至20.5%,但政府当时亦取消对育幼儿夫妇的收入分摊(income-splitting),并且取消一系列税退项目,上述两个后者举动足以抵消减低税率带来的节省。 每年多纳税800元 研究分析结果显示,86%本国中产阶级家庭的联邦个人所得税负担均有所增加,平均增幅每年为800元。 是次研究使用了加拿大统计局(Statistics Canada)税收和转移模式,比较2015年和2019年育儿家庭的联邦个人所得税,该模式所包罗的数据资料,涵盖逾30万个家庭,合共超过100万名国民,每人包含大约600个变量(variables)。 菲沙研究所资深经济学家兼该报告共同作者佛斯(Jake Fuss)表示,联邦政府一再声称降低了中产阶级个人所得税,而实际上却是增加了大多数中产阶级家庭的个人所得税负担。 佛斯又认为,联邦政府只宣扬所得税一项改动,但却淡化其他改动。因此,渥京对外界表达的税收改变整体影响并不完整,有关变动实为本国绝大多数中产家庭,带来更高金额的个人所得税单。 星岛记者报道

距離氣候災難只有十年了?菲沙最新報告表示……

(■有研究指距离气候变化灾难只有10年之说,有被夸大之嫌。 加通社资料图片) 根据菲沙研究所(Fraser Institute)发表最新研究报告指出,“世界仅有10年时间避免灾难性气候变化”这个日益被接受的观点,是有被夸大之嫌,因为此论说主要基于不可靠的预测模式。 这份题为《距离气候灾难真的是十年?》(Is Climate Catastrophe Really 10 Years Away?)的研究报告解释道,过去20年有大量实际的真实数据,可以比较当初预期或预测与实际发生的情况。而在一个又一个案例中,曾被用于预测未来气候的主要模式,却遭证明是不准确和不可靠。 虽然今时今日所用的气候预测模式已有改进,但依然是不准确,这问题引起了人们对预测被使用有严重担忧。 报告指出,对这些有缺陷的气候预测模式过度反应以及过度依赖,便导致当局政策建议和决策错过更有效的解决方案,尤其是那些与适应气候变化有关的办法。例如,评估现今气候转变造成的危害,将引致政府在水面上升地区的沿海基础设施保护方面,投放更多资金。 指倡导者把预测当事实 菲沙研究所资深研究员、该报告作者格林(Kenneth Green) 表示,尽管全球温室气体排放量不断增加,但距离气候灾难依然同样有10年左右的时间,就像大约20年前这些预测首次出现时(所预测)一样。 他又说:“很多时候,尤其是倡导者和传媒,人们将这些前瞻性预测估计,当为绝对肯定会发生的事情。” 报告结论认为,面对反复出现的“十年窗口”,以及失败的温室气体减排政策,政府决策者应该考虑采用渐进的适应性措施,而不是痴迷于可疑的10年大限预测。星岛记者报道

菲沙研究:風能太陽能發電成本巨大 溫室氣體減排效果差

(■■有研究指出,加国以风能和太阳能产电取代燃煤发电厂,每年将要多耗费168亿至337亿元。 菲沙研究所图片) 根据智库组织菲沙研究所(Fraser Institute)日前发表报告指出,用可再生能源取代燃煤发电,将会对加国经济带来巨大成本,同时只会适度减少温室气体排放。 该份题为《加拿大气候政策及其对电网的影响》(Canadian Climate Policy and its Implications for Electricity Grids)的研究报告发现,关闭燃煤发电厂,并采用风能和太阳能取而代之,将使加国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少7.4%,但同时亦会增加电网营运成本,每年上涨168亿至337亿元,等同年度国内生产总值1%至2%。电网营运成本增加视乎可影响风能和太阳能发电的天气状况。 在2017年度,燃煤发电厂产量占加拿大产电量9.2%。 该研究报告解释,电网营运成本增加的部分原因,是在没有风能和太阳能时,必须建立和维持天然气备用电源来供电。 至关重要的是,关闭燃煤发电厂转用风能和太阳能发电,仅可减少温室气体排放量7.4%,未能帮助联邦政府达到其减排目标,即2030年比2005年温室气体排放水平低40%至45%。 该报告作者菲沙研究所资深研究员兼卑诗省维多利亚大学(University of Victoria)经济学教授温高顿(G. Cornelis van Kooten)表示,包括风能和太阳能在内的可再生能源,其实并不是免费,而且对环境的益处亦不大,尽管有主张者有此声称。 温高顿总结说,通过使用风能和太阳能,代替燃煤发电,藉以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将会证明是极其昂贵之举措,而且仍然无法达到联邦政府的气候目标。星岛记者报道

菲沙智庫報告:56億兒童福利金 只能改善9萬兒童生活

(■■有研究指“加拿大儿童福利金”于2019至2020年度额外支出56亿加元,仅助90,900儿童提升生活水准。 星报资料图片) 根据智库组织菲沙研究所(Fraser Institute)最新发表研究报告指出,尽管“加拿大儿童福利金”于2019至2020年度额外支出了56亿元,但该计划仅提升约90,900名儿童的生活水准,达至高于加拿大统计局衡量低收入的关键指标“低收入取决值”(Low-Income Cut-Off)。 报告题为《加拿大儿童福利金真能减少儿童贫困吗?》(Does the Canada Child Benefit(CCB)Actually Reduce Child Poverty?) ,分析贫穷标准差异与联邦政府过往和现行儿童福利项目效果之关系。 报告指出,2016年杜鲁多政府推出“加拿大儿童福利金”(Canada Child Benefit),取代了哈珀(Stephen Harper)保守党执政年代的两个儿童福利项目。“加拿大儿童福利金”计划为育有18岁以下孩子并符合条件的家庭,提供免税资助款项。 在两个儿童福利项目旧制度下,估计于2019年有390,600名儿童生活在收入低于“低收入取决值”的家庭中。新实施的“加拿大儿童福利金”估计把数目减少90,900人至299,700名儿童。在2019年,在人口超过50万的人口普查城市中,一个四口之家的“低收入取决值”为41,406元。 不同衡量标准影响计算 该报告又指,联邦政府倾向采用加拿大统计局的“市场篮子计量”(Market Basket Measure,简称MBM) 。使用该贫困衡量标准,儿童贫困率往往有所改善。与“低收入取决值”相比,“市场篮子计量”以更高收入水平估计贫困。例如,在2019年一个四口之家的“市场篮子计量”算定为逾5万元,具体数额取决于所在城市。 在两个儿童福利项目旧制度下,估计2019年有987,306名儿童生活在收入低于“市场篮子计量”水平的家庭。引入“加拿大儿童福利金”将这个数目减少284,364人至702,942名儿童。 报告作者、菲沙研究所资深研究员兼安省尼皮辛大学(Nipissing University)经济学荣誉教授莎劳(Christopher Sarlo)表示,“加拿大儿童福利金”既定目标之一是帮助儿童摆脱贫困。但与以前的项目相比,受惠于这项新计划的大多数家庭,一开始就从未生活在贫困中。 莎劳又说,“加拿大儿童福利金”计划并没有针对育有孩子的真正低收入家庭,而是故意纳入中产阶级为受惠对象,优待此类家庭,这是政府在没有提供任何实证情况下提出宏大主张的又一个例子。星岛记者报道

菲沙智庫:地區人口超950萬問題多 安省需為鑒

(■■有研究指当一个省或州地区人口超过950万,经济自由便会有所下降。 菲沙研究所) 加国智库菲沙研究所(Fraser Institute)昨天发表研究报告指出,当一个省或州地区人口超过950万时,政府支出和税收往往会增加。人口已高于此水平的加国安省、美国加州及纽约州应引以为鉴。 菲沙研究所该份题为《地方经济自由的决定因素:七国数据分析推论最佳管辖领域大小》(The Determinants of Subnational Economic Freedom: An Analysis of Data for Seven Countries with Implications for Optimal Jurisdiction Size)研究报告,探讨是否存在一个最佳规模的国家管辖地区(如州份和省份) ,能够促使最大化经济自由。该项研究覆蓋了7个国家合共158个州和省区域。 研究结果显示,包括加拿大和美国在内的州份和省份的经济自由度,与超越约950万人口水平呈现反向关系。地方经济自由最初随着人口增加而上升,当人口增长达到最大值约950万之后,地方经济自由便随着人口进一步增长而开始下降。 致劳动力市场不太灵活 研究又发现,人口超过950万的省份或州份,往往有更高水平的政府支出及税收,而劳动力市场亦不太灵活。 以加拿大和美国而言,安省、加州、纽约州、伊利诺州、宾夕凡尼亚州、密歇根州及俄亥俄州的地区人口,均已超过950万。安省去年人口逾1,400万,是全国人口最多的省份,其次是魁省,去年人口约850万。 菲沙研究所资深研究员苏布尔教授(Professor Russell S....

與父母同住年輕人 CERB申請高達118億元

菲沙研究所报告指出,与家庭年收入超过10万元父母同住的年轻人,有资格申请疫情紧急援助金(CERB)总数高达118亿元,促请联邦政府检讨援助策略 。 菲沙研究所认为,善用公帑应该是政府的头等大事。鉴于联邦预算赤字目前预计将达到近3,500亿元,渥太华应该对现有和新推出的政府计划采取谨慎态度。可是,联邦政府现时好像为了便利而放弃谨慎态度,这样既浪费资源,且会造成更大赤字。 轰联邦为便利弃谨慎 CERB是联邦政府应对疫情打击国民收入的主要计划。首16周的成本从原初估计的355亿元增至534亿元,在短短几个月内涨了50.4%。尽管成本明显增加,但是渥太华最近还是没有修改下,宣布把计划延长8周。预料CERB将花费731亿元。 根据该研究所的研究,估计有40万个18至24岁的国民仍然在学,仍与家庭总收入至少10万元的父母同住,并且在2019年的收入在5,000加元至12,000元之间,有资格申领CERB。 这40万国民代表CERB的潜在总成本为48亿元(对CERB征税前)。值得注意的是,对于这群符合CERB资格的国民来说,CERB所提供的福利平均高于他们在2019年的月入(最多为 1,000元),这意味着他们收取CERB较工作所赚取的收入还要高。 靠CERB收入更高 另有287,300个符合CERB资格的国民,具有相同的特征(18至24岁,在学,在家中生活),2019年的收入在12,001加元至24,000加元之间,意味着造成CERB的潜在总费用为34亿元。此群国民在接受CERB后,每月平均收入不会下降,而且很有可能会增加。 如果分析包括具有上述相同特征的18岁以下国民,他们的收入在5,000元至24,000元之间,则潜在的CERB申领者数目将增至855,500人,潜在总费用为103亿元。 最后,假如分析包括15至24岁的国民,并与收入至少10万元的父母同住,但并非在学,而在2019年收入在5,000元至24,000元之间,那么CERB的潜在领取者数目会增加到985,200人,潜在总成本为118亿元。 菲沙研究所指出,尽管经济衰退期间为国民提供收入稳定可能是个合理有用的政策,但联邦政府以便利为名放弃了谨慎用钱的态度,导致未能达致推出该援助计划的真正目的。 综合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