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01月19日 星期三 04:22:46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6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菲沙研究报告

距離氣候災難只有十年了?菲沙最新報告表示……

(■有研究指距离气候变化灾难只有10年之说,有被夸大之嫌。 加通社资料图片) 根据菲沙研究所(Fraser Institute)发表最新研究报告指出,“世界仅有10年时间避免灾难性气候变化”这个日益被接受的观点,是有被夸大之嫌,因为此论说主要基于不可靠的预测模式。 这份题为《距离气候灾难真的是十年?》(Is Climate Catastrophe Really 10 Years Away?)的研究报告解释道,过去20年有大量实际的真实数据,可以比较当初预期或预测与实际发生的情况。而在一个又一个案例中,曾被用于预测未来气候的主要模式,却遭证明是不准确和不可靠。 虽然今时今日所用的气候预测模式已有改进,但依然是不准确,这问题引起了人们对预测被使用有严重担忧。 报告指出,对这些有缺陷的气候预测模式过度反应以及过度依赖,便导致当局政策建议和决策错过更有效的解决方案,尤其是那些与适应气候变化有关的办法。例如,评估现今气候转变造成的危害,将引致政府在水面上升地区的沿海基础设施保护方面,投放更多资金。 指倡导者把预测当事实 菲沙研究所资深研究员、该报告作者格林(Kenneth Green) 表示,尽管全球温室气体排放量不断增加,但距离气候灾难依然同样有10年左右的时间,就像大约20年前这些预测首次出现时(所预测)一样。 他又说:“很多时候,尤其是倡导者和传媒,人们将这些前瞻性预测估计,当为绝对肯定会发生的事情。” 报告结论认为,面对反复出现的“十年窗口”,以及失败的温室气体减排政策,政府决策者应该考虑采用渐进的适应性措施,而不是痴迷于可疑的10年大限预测。星岛记者报道

菲沙研究:風能太陽能發電成本巨大 溫室氣體減排效果差

(■■有研究指出,加国以风能和太阳能产电取代燃煤发电厂,每年将要多耗费168亿至337亿元。 菲沙研究所图片) 根据智库组织菲沙研究所(Fraser Institute)日前发表报告指出,用可再生能源取代燃煤发电,将会对加国经济带来巨大成本,同时只会适度减少温室气体排放。 该份题为《加拿大气候政策及其对电网的影响》(Canadian Climate Policy and its Implications for Electricity Grids)的研究报告发现,关闭燃煤发电厂,并采用风能和太阳能取而代之,将使加国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少7.4%,但同时亦会增加电网营运成本,每年上涨168亿至337亿元,等同年度国内生产总值1%至2%。电网营运成本增加视乎可影响风能和太阳能发电的天气状况。 在2017年度,燃煤发电厂产量占加拿大产电量9.2%。 该研究报告解释,电网营运成本增加的部分原因,是在没有风能和太阳能时,必须建立和维持天然气备用电源来供电。 至关重要的是,关闭燃煤发电厂转用风能和太阳能发电,仅可减少温室气体排放量7.4%,未能帮助联邦政府达到其减排目标,即2030年比2005年温室气体排放水平低40%至45%。 该报告作者菲沙研究所资深研究员兼卑诗省维多利亚大学(University of Victoria)经济学教授温高顿(G. Cornelis van Kooten)表示,包括风能和太阳能在内的可再生能源,其实并不是免费,而且对环境的益处亦不大,尽管有主张者有此声称。 温高顿总结说,通过使用风能和太阳能,代替燃煤发电,藉以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将会证明是极其昂贵之举措,而且仍然无法达到联邦政府的气候目标。星岛记者报道

菲沙智庫報告:56億兒童福利金 只能改善9萬兒童生活

(■■有研究指“加拿大儿童福利金”于2019至2020年度额外支出56亿加元,仅助90,900儿童提升生活水准。 星报资料图片) 根据智库组织菲沙研究所(Fraser Institute)最新发表研究报告指出,尽管“加拿大儿童福利金”于2019至2020年度额外支出了56亿元,但该计划仅提升约90,900名儿童的生活水准,达至高于加拿大统计局衡量低收入的关键指标“低收入取决值”(Low-Income Cut-Off)。 报告题为《加拿大儿童福利金真能减少儿童贫困吗?》(Does the Canada Child Benefit(CCB)Actually Reduce Child Poverty?) ,分析贫穷标准差异与联邦政府过往和现行儿童福利项目效果之关系。 报告指出,2016年杜鲁多政府推出“加拿大儿童福利金”(Canada Child Benefit),取代了哈珀(Stephen Harper)保守党执政年代的两个儿童福利项目。“加拿大儿童福利金”计划为育有18岁以下孩子并符合条件的家庭,提供免税资助款项。 在两个儿童福利项目旧制度下,估计于2019年有390,600名儿童生活在收入低于“低收入取决值”的家庭中。新实施的“加拿大儿童福利金”估计把数目减少90,900人至299,700名儿童。在2019年,在人口超过50万的人口普查城市中,一个四口之家的“低收入取决值”为41,406元。 不同衡量标准影响计算 该报告又指,联邦政府倾向采用加拿大统计局的“市场篮子计量”(Market Basket Measure,简称MBM) 。使用该贫困衡量标准,儿童贫困率往往有所改善。与“低收入取决值”相比,“市场篮子计量”以更高收入水平估计贫困。例如,在2019年一个四口之家的“市场篮子计量”算定为逾5万元,具体数额取决于所在城市。 在两个儿童福利项目旧制度下,估计2019年有987,306名儿童生活在收入低于“市场篮子计量”水平的家庭。引入“加拿大儿童福利金”将这个数目减少284,364人至702,942名儿童。 报告作者、菲沙研究所资深研究员兼安省尼皮辛大学(Nipissing University)经济学荣誉教授莎劳(Christopher Sarlo)表示,“加拿大儿童福利金”既定目标之一是帮助儿童摆脱贫困。但与以前的项目相比,受惠于这项新计划的大多数家庭,一开始就从未生活在贫困中。 莎劳又说,“加拿大儿童福利金”计划并没有针对育有孩子的真正低收入家庭,而是故意纳入中产阶级为受惠对象,优待此类家庭,这是政府在没有提供任何实证情况下提出宏大主张的又一个例子。星岛记者报道

菲沙智庫:地區人口超950萬問題多 安省需為鑒

(■■有研究指当一个省或州地区人口超过950万,经济自由便会有所下降。 菲沙研究所) 加国智库菲沙研究所(Fraser Institute)昨天发表研究报告指出,当一个省或州地区人口超过950万时,政府支出和税收往往会增加。人口已高于此水平的加国安省、美国加州及纽约州应引以为鉴。 菲沙研究所该份题为《地方经济自由的决定因素:七国数据分析推论最佳管辖领域大小》(The Determinants of Subnational Economic Freedom: An Analysis of Data for Seven Countries with Implications for Optimal Jurisdiction Size)研究报告,探讨是否存在一个最佳规模的国家管辖地区(如州份和省份) ,能够促使最大化经济自由。该项研究覆蓋了7个国家合共158个州和省区域。 研究结果显示,包括加拿大和美国在内的州份和省份的经济自由度,与超越约950万人口水平呈现反向关系。地方经济自由最初随着人口增加而上升,当人口增长达到最大值约950万之后,地方经济自由便随着人口进一步增长而开始下降。 致劳动力市场不太灵活 研究又发现,人口超过950万的省份或州份,往往有更高水平的政府支出及税收,而劳动力市场亦不太灵活。 以加拿大和美国而言,安省、加州、纽约州、伊利诺州、宾夕凡尼亚州、密歇根州及俄亥俄州的地区人口,均已超过950万。安省去年人口逾1,400万,是全国人口最多的省份,其次是魁省,去年人口约850万。 菲沙研究所资深研究员苏布尔教授(Professor Russell S....

與父母同住年輕人 CERB申請高達118億元

菲沙研究所报告指出,与家庭年收入超过10万元父母同住的年轻人,有资格申请疫情紧急援助金(CERB)总数高达118亿元,促请联邦政府检讨援助策略 。 菲沙研究所认为,善用公帑应该是政府的头等大事。鉴于联邦预算赤字目前预计将达到近3,500亿元,渥太华应该对现有和新推出的政府计划采取谨慎态度。可是,联邦政府现时好像为了便利而放弃谨慎态度,这样既浪费资源,且会造成更大赤字。 轰联邦为便利弃谨慎 CERB是联邦政府应对疫情打击国民收入的主要计划。首16周的成本从原初估计的355亿元增至534亿元,在短短几个月内涨了50.4%。尽管成本明显增加,但是渥太华最近还是没有修改下,宣布把计划延长8周。预料CERB将花费731亿元。 根据该研究所的研究,估计有40万个18至24岁的国民仍然在学,仍与家庭总收入至少10万元的父母同住,并且在2019年的收入在5,000加元至12,000元之间,有资格申领CERB。 这40万国民代表CERB的潜在总成本为48亿元(对CERB征税前)。值得注意的是,对于这群符合CERB资格的国民来说,CERB所提供的福利平均高于他们在2019年的月入(最多为 1,000元),这意味着他们收取CERB较工作所赚取的收入还要高。 靠CERB收入更高 另有287,300个符合CERB资格的国民,具有相同的特征(18至24岁,在学,在家中生活),2019年的收入在12,001加元至24,000加元之间,意味着造成CERB的潜在总费用为34亿元。此群国民在接受CERB后,每月平均收入不会下降,而且很有可能会增加。 如果分析包括具有上述相同特征的18岁以下国民,他们的收入在5,000元至24,000元之间,则潜在的CERB申领者数目将增至855,500人,潜在总费用为103亿元。 最后,假如分析包括15至24岁的国民,并与收入至少10万元的父母同住,但并非在学,而在2019年收入在5,000元至24,000元之间,那么CERB的潜在领取者数目会增加到985,200人,潜在总成本为118亿元。 菲沙研究所指出,尽管经济衰退期间为国民提供收入稳定可能是个合理有用的政策,但联邦政府以便利为名放弃了谨慎用钱的态度,导致未能达致推出该援助计划的真正目的。 综合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