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05月20日 星期五 00:07:22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6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赌场

中國客帶億元現鈔狂賭 洛杉磯龍鳳大賭場無通報被罰

美国加州洛杉矶一家赌场早年迎来一位中国赌客,他带着大量现钞美金到赌场豪赌,带进赌场的总额高达1亿美元。赌场上周因未依法通报金融监管机关,遭罚款50万美元。 联邦检察官称,中国赌客2016年多次进出加州龙凤大赌场酒店的贵宾室,豪赌约百次。媒体也曾报道,该名赌客常“马拉松式”赌博,包括从下午2时赌到隔天凌晨1时,助理常拿出数百万美元现金来换取筹码,而在长达数月的疯狂赌博期间,带进赌场的总额高达1亿美元。 根据美国法例规定,赌客以超过1万美元现金换筹码时,赌场需要向财政部提交货币交易报告和赌场可疑活动报告,但赌场没有按规定行事,只是报告了中国赌客助手的名字。 赌场上周与司法部达成不起诉协议,将支付50万美元罚款,并修改其反洗钱措施,包括雇用第三方审计,及定期向美国司法部汇报情况。赌场2017年也曾遭当局突击搜查,被认为有可能涉及洗钱活动。 

瀑布區兩家賭場重啟 公布營業時間與開放設施

【加拿大都市网】瀑布景观赌场度假村(Fallsview Casino Resort)和尼亚加拉赌场(Casino Niagara)将于7月23日重新开放,所以如果你一直渴望掷骰子或在老虎机试你的运气,你不需要等待太久了。 在关闭一年多后,他们将以“分阶段的方式,在开始时提供有限的设施,以确保为所有人提供安全的环境。” 尼亚加拉赌场的总裁查查德·泰勒(Richard Taylor)说,他们将以健康和安全为首要任务,期待着客人再次光临。 "我们非常感谢大家在过去十六个月里所做的努力和牺牲,使我们能够安全地重新开门。" 赌场开放时间将是什么? 瀑布景观赌场度假村将全天候开放,一周七天。 尼亚加拉赌场将在每天上午10点至凌晨2点开放。然而,客人在凌晨1点15分之后将不能再进入赌场。 本站此前报导:华玛赌场宣布重开 公布日期与安全措施 哪些设施将开放? 尼亚加拉赌场将开放游戏大厅、老虎机、电子桌游戏、Perks咖啡馆和Chill酒吧。 桌面游戏和扑克室将暂时关闭。 瀑布景观赌场度假村将开放酒店、游戏大厅、老虎机、电子桌游戏、精选餐饮场所、停车场和Galleria商店及餐饮设施。 有限的桌面游戏将于7月30日开放,这两个地方的所有娱乐表演设施将继续关闭,直到安省给予批准。 将采取哪些COVID-19预防措施? 在这两家赌场内将强制佩戴口罩和保持身体距离,并对接触者进行追踪。 赌场周围将设置透明的塑料隔板,以帮助实施物理隔离,此外还有温度亭等健康检查工具。 工作人员将接受COVID-19健康和安全培训,卫生间等高接触表面的清洁和消毒率也将提高。(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星岛资料图) (ref:https://www.narcity.com/toronto/casino-niagara--fallsview-casino-resort-reopen-this-month)

【視頻】本拿比賭場發生鬥毆 警方正在調查

【星岛综合报道】警方正在调查上星期在本拿比赌场爆发的一场斗殴事件。 本拿比皇家骑警发言人卡兰杰(Mike Kalanj)表示,上星期四午夜之前,在民众报案下,警方抵达位于Dominion街1号高速公路旁的Grand Villa赌场,在现场警察发现了一名受轻伤需要缝合的男子。“看来赌场内有两组人马之间产生矛盾和斗殴,多人参与其中,包括一些旁观者。这场斗殴后来被赌场保安阻止了。” 推特上发布的一段视频捕捉到了一些混战情况,可以看到几个男子在赌场内互相搏斗和拳打脚踢。 Grand Villa Casino Brawl in Burnaby, July 8, 2021#vancouver #burnaby #grandvilla pic.twitter.com/NxLgzxSPmu — Jayson (@JaysonTbird) July 10, 2021 卡兰杰称,许多涉案人员已被确认,但有些人不配合调查。“初步认为酒精是一个因素,为了调查详细,调查人员正在查看赌场的安全监控视频。” 图:推特 v01

【視頻】一聲巨響 特朗普建的賭場變成一堆塵土飛揚的瓦礫

【加拿大都市网】大西洋城木板路(Boardwalk)上的一个地方,电影明星、运动员和摇滚明星曾经在这里开过派对,曾经的总统也在这里磨练了他的虚张声势和炒作的本能,但在周三,这里变成了一堆尘土飞扬的瓦砾。 特朗普广场酒店与赌场被爆破拆除。 一连串巨大的爆炸声在上午9点左右震撼了这栋建筑,它几乎像波浪一样从后往前开始倒塌,最后在巨大的尘埃云中径直倒下,覆盖了海滩和木板路。这座建筑只用了不到20秒就倒塌了。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rk6jGe0DXQ 尽管是由前总统特朗普建造的,但这座大楼现在归另一位亿万富翁卡尔·伊坎(Carl Icahn)所有。伊坎在2016年收购了特朗普旗下剩下的两家赌场,这是特朗普众多破产赌场中的最后一家。 特朗普广场于1984年开业,当时特朗普还是一名房地产开发商,它一度是大西洋城最成功的赌场。当泰森拳击比赛或滚石乐队音乐会等大型活动在隔壁的Boardwalk Hall举行时,这里就是一个好去处。 赌场甚至在电影 "十一罗汉"中出现。当乔治·克鲁尼和布拉德·皮特请演员伯尼·麦克扮演的角色帮忙抢劫拉斯维加斯赌场时,他们把他从特朗普广场里拉了出来,他在那里是一名毒贩。 但特朗普于1990年在附近的特朗普泰姬陵赌场(Trump Taj Mahal)开业时,特朗普广场的情况开始恶化,沉重的债务负担导致该公司将大部分资源和现金投入到闪亮的新酒店和赌场。 特朗普泰姬陵也是被伊坎收购的赌场之一,此后在新的所有权下以硬石(Hard Rock)的名义重新开业。 特朗普广场是新泽西州城市和更大的东北地区赌场市场过度饱和的受害者。2014年初,那里有12家赌场,现在有9家。 到关闭时,特朗普广场是大西洋城表现最差的赌场,在8个半月内从赌客那里获得的资金与市场领先的博格塔每两周获得的资金一样多。 短期计划要求在考虑永久发展项目的同时,把这里变成新的停车场。(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视频) (Ref:https://www.ctvnews.ca/business/former-trump-casino-where-stars-played-goes-out-with-a-bang-1.5312101)

警方搗毀中國城非法賭場 拘捕14名華裔賭徒

【加拿大都市网】多伦多警队捣毁一个非法赌场,拘捕14名聚赌的华裔人士。 警方表示,多伦多警队于1月29日晚8:08收到报警,称位于市中心中国城Dundas街与Spadina大道附近有人持有枪械。 警员到达现场后,封锁了附近区域,进入一个物业的地库内,结果发现了一个非法赌场,内有14人,且搜出了非法赌博的证据和大量现金。 警方根据《紧急情况管理与公民保护法》(EMCPA)及《刑法》,拘捕在场14人,并向14人提出指控。 被捕的14名男女,同样要面临在物业内进行非法赌博活动的指控,将在3月25日出庭。 这14名人士为: 53岁多伦多女子Chung Tseung;38岁密西沙加女子Chen Yi-Mie;40岁多伦多女子Huang Li Na;30岁万锦市男子Chen Lixian;41岁万锦市男子Lin Bing;62岁奥克维尔男子Hoac A-chi;42岁多伦多女子Chen Shuying;46岁密西沙加女子Pham Tra-My;51岁密西沙加女子Liew Mong Ha;56岁万锦市女子Wong Fung-Sin;44岁居住在Whitby的男子Liu Yiyong;48岁多伦多男子Cai Wehfeng;42岁多伦多女子Dong Culfang及30岁多伦多男子Chen Yachao。 警方表示,金融犯罪科警员正调查该案件;公众若对事件有任何消息,可致电416-808-1400与警方联络。 (网上图片) T02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安省賭場周一重開 網預約才能進入

【星岛综合报道】安省的新冠肺炎感染数字虽然持续上升,但省内的赌场于周一(28日)可以重新开放营业。 安省的赌场已因疫情停开6个月,根据计划,周一早上10时开始,各个赌场可以重新开门营业,但赌场必须在入口处为赌客进行筛查,设立消毒站,及只容许最多50名赌客进入。 另外,赌客亦要在网上预约后才可进入赌场;而每项赌博游戏,每段开放时间定为2小时。 (网上图片) T02

刑事法庭與賭場仍將在4周內重新開放

尽管安省宣布 "暂停 "宣布新的放宽限制的措施,但包括刑事法庭和赌场在内的各种公共服务将在未来4周内重新开放。 省府官员表示,尽管全省COVID-19感染率稳步上升,但他们不打算做任何事情来改变这种状况。 “这就是我们目前所坚持的,我们要求他们和会议中心都坚持到底,”安大略首席医疗官David Williams博士在谈到即将重新开放的赌场时说。 由大加拿大博彩公司经营的11家OLG赌场计划从9月28日起重开,有老虎机但没有桌上游戏。 这11家赌场包括Etobicoke的Casino Woodbine和Casino Ajax,以及Belleville、Brantford、Peterborough、Port Perry和Elora等地的赌场。 根据省府的指导方针,赌场的客流量将被限制在每次50名顾客的上限。 另外,安省法院至少有20个地点计划在9月14日恢复初步听证和刑事审判。 Williams说,他们需要在不断增长的刑事审判需求和对法庭内感染的担忧之间取得平衡。 "有大量的积压案件,也有很多问题需要处理,所以有压力,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不能安全地进行。"他说,已经采取了大量的措施,目的是在法庭审理的参与者之间能保持物理距离。 在多伦多,公共法庭服务柜台也在9月14日重新向公众开放,目前只接受预约。 在过去的两周里,每天的COVID-19感染率都超过了100,而从7月下旬到8月中旬,COVID-19感染率一直低于这个门槛。 这一增长促使省卫生部长叶丽雅宣布暂停4周进一步放松公共卫生措施的活动。 福特政府此前曾考虑过,如果病例增长持续下滑,他们可能会允许增加“社交圈”和体育赛事或文化赛事观众的灵活性。 包括刑事法庭和赌场在内的各种公共服务将在未来四周内重新开放,尽管该省宣布“暂停”公布新措施以放松COVID-19的限制。 省级官员说,尽管全省COVID-19感染病例稳步增加,但他们不打算改变这一状况。(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图库) (Ref:https://www.cp24.com/news/casinos-trials-set-to-resume-in-ontario-despite-pause-in-relaxing-public-health-measures-1.5099895)

安省11間賭場28日重開 室內限50人且不得桌游

总部位于多伦多的博弈公司Great Canadian Gaming宣布,将于9月28日重开25间赌场,其中包括安省的11间赌场,以及纽奔驰域省(New Brunswick)的赌场。 这些赌场自3月16日以来因为新冠疫情而关闭。该公司表示,安省重开的11间赌场将遵守该省卫生指引,包括室内人数不超过50人、不得进行桌上游戏以及其他娱乐设施的操作。 该公司位于纽奔驰域省的赌场也将在这一天开放,容客量不得超过25%,一半以上的老虎机可以使用,但大多数设施都暂停使用。 该公司表示将继续与新斯高沙省(Nova Scotia)博弈公司合作,以重新开放其在该省的两家赌场。卑诗省的赌场根据该省的要求仍保持关闭。 Great Canadian Gaming的行政总裁贝克(Rod Baker)表示,将重新开放的25家赌场中大约一半的运营受到限制,博彩收入将大大减少。 他在一篇新闻稿中称,由于安省的最大客容量限制为50人,人数明显减少,该公司预计安省11间赌场的重开并不会带来实质性的财务收益。星岛综合报道

好魔幻!賭場重開後可能變成這個樣子!

随着安省继续允许更多的商业和服务恢复运营,赌场似乎将成为最后开放的场所之一。 目前还没有关于何时重新开放的正式消息,但很可能是在第三阶段,因为第一阶段和第二阶段没有提及(重启只有三个阶段)。 安省正采取地区性的方法重启,因此赌场可能不会同时开放。这将取决于赌场所在的地区以及该地区何时获准进入第三阶段。 Rama赌场和Fallsview赌场表示,他们正在制定健康和安全措施,为重新开业做准备。 Rama赌场网站上的一份声明称:“我们正在与我们的博彩监管机构和省卫生官员合作,为我们所有的赌场制定全面的健康和安全的计划,这样你在我们的赌场里玩的时候就能安心了。” 同样,One Toronto Gaming公司表示,他们还没有收到重新开业的指导方针,但表示:“看到省政府公布了分阶段重新开业的计划,我们感到非常鼓舞。虽然我们还不清楚何时会被批准重新开放,但为了大家的利益,我们希望经济的重新开放总体上顺利进行,并以人民的健康和安全作为首要考虑。” 从拉斯维加斯那些已经恢复营业的赌场中,我们可以看到赌场重新开业后的样子。 例如,根据政府规定,米高梅赌场(MGM)制定了一项包括员工强制性戴口罩、穿个人防护装备、筛查和体温检查在内的七点安全计划。 客人也被鼓励戴上口罩。 标识和有机玻璃屏障被安置在场内,以确保游客和工作人员保持所需的两米的距离。加强清洁和卫生处理程序,重点关注高接触表面和公共区域。改善了空气质量和循环,制定感染事件的反应方案。 MGM这家度假村兼赌场还在大力推进数字先行的创新,比如为客人提供的非接触式选择。 该公司表示:“我们将把入住体验交到客户手中,让他们自己完成从头到尾的入住手续。” 目前还不清楚在赌场举办的音乐会等活动何时能恢复,但在可预见的未来不太可能出现大规模集会。(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网络) (ref:https://www.blogto.com/city/2020/06/when-casinos-reopen-ontario/)

防止新冠疫情傳播 安省宣布關閉所有賭場

为了防止新型冠状病毒传播,安省博彩公司宣布关闭所有赌场。 博彩公司在声明中说:“我们预计24小时内所有赌场都会暂停营业。此举符合省首席卫生官有关COVID-19的新预防措施的建议。” 安省星期天再增加39名新病例,是目前为止单日最大增幅,全省总数已达142例。 图:星报 v01

收到匿名威嚇 華馬賭場撤離所有人員

由于Orillia渡假村收到不知明威吓,导致渡假村及华马(Rama)赌场内的所有人需要撤离。 Orillia区安省省警表示,周三(26日)下午大约2时,Orillia渡假村收到匿名威吓。 渡假村发言人表示,由于受到威吓,故引致所有设施需要关闭,而警方亦要封锁渡假村,当中包括赌场。 该渡假村表示,渡假村及华马赌场内所有顾客及职员需要立即撤离,事件中没有人受伤。 这是1996年该渡假材开业至今,渡假村及赌场第一次需要作出撤离行动。 (图片:加通社) T02

華裔賭場員工漏報小費6萬元 後果很嚴重…

上诉庭日前裁定,一个华裔赌场员工须要为逾6万元的小费收入缴付入息税。Grand Villa Casino提供 本拿比一个华裔赌场员工被指蓄意没有申报逾6万元小费收入,遭法院判以罚款逾8,000元,他不服提出上诉。上诉庭日前裁定维持原判。 据《温哥华太阳报》(Vancouver Sun)周二报道,法庭文件显示,加拿大税务局(Canada Revenue Agency)向在本拿比赌场Grand Villa Casino任职老虎机服务员的夏程(Cheng Xia,译音)追讨涉及合共超过6万元的两年小费收入税款。 夏氏向税局申报的2011年及2012年收入总额,分别为27,011元和29,327元。不过,税局经核数后发现,他在上述两年另获得分别为23,937元和39,219元的小费。 《入息税法》写明小费须报税 夏氏坚称当局无权向这些小费征收税款。不过,税局则引用《入息税法》(Income Tax Act),指纳税人收入的定义,是从办公室或工作中获得的工资,加上“其他报酬,包括小费”。 税务法院法官坎贝尔(Diane Campbell)于2018年裁定,夏氏须要申报赌场顾客给予的小费收入,并强调尽管赌客赢取的奖金毋须报税,但赌场员工获得的小费则属于收入。法官最终判处夏氏须缴付8,411元罚款。 夏氏不服向联邦上诉庭提出上诉。 而在温哥华的上诉法庭日前裁定维持原判。主审法官蒙蒂尼(Yves de Montigny)指出,赌场顾客给员工的小费不是礼物,而是属于应课税收入。 综合报道

騷操作!男子起訴安省賭場賠他近百萬 因為賭場讓他輸錢

在输掉30多万元之后,一名男子起诉温莎凯撒赌场,因为安大略赌场允许他赌博并输掉钱。 据《温莎星报》(Windsor Star)报道,赌客塔温德·索卡尔(Tarwinder Shokar)正在起诉赌场,要求赔偿他的全部损失,总计约34.2万元,此外还有50万元的惩罚性赔偿。在此之前,他曾被禁止进入几个赌博场所,但现在他在安大略省的所有赌场都被禁止入内。 2013年10月17日,索卡尔带着5.5万元的银行汇票来到凯撒赌场,享受了全套豪华服务。 据《温莎星报》报道,他花了2.5万元买了一些筹码,玩了大约一个小时的轮盘赌,在陪同下吃了饭,然后回到赌场。之后他又取了2.5万元筹码,最后全部输光了。 接下来,他乘出租车回到了他在大多伦多地区的家,并在早上回到了赌场。尽管他在卡西诺酒店有一个房间,但赌场还是支付了他800元的出租车费。 据报道,在这两天里,索卡尔一共损失了9.2万元。 几天后,他带着一张10万元的银行汇票回来了,买了5万元的筹码,大约一小时后又把剩下的钱也换成了筹码。然后,他又拿出了两张7.5万元的银行汇票,存入他的赌场账户。结果那天他损失了25万元。 这起民事诉讼早在2013年就已提起,但直到今年才到达温莎高等法院。 显然,这并不是索卡尔第一次在赌博输钱后“骚操作”了。 之前有一次,他把所有的钱都赌光了,走到一辆卡车前想结束自己的生命,但他失败了,并设法获得了一大笔保险赔偿,于是他决定再赌一次。 很快,他就去了温莎凯撒赌场,结果输掉了34.2万元,而他现在正努力追回这笔钱。 索卡尔的律师Iain MacKinnon告诉《温莎星报》,他们的立场是,他的客户是一个嗜赌成性的赌徒,而自从他因为破坏行为被禁止进入安大略其他赌场以来,赌场以及安大略博彩公司(OLG)就应该知道这一点。 作为回应,OLG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告诉媒体,“鉴于此事已经提交法庭,OLG不便发表评论。” 据《温莎星报》报道,索卡尔在被判欺诈罪后还有其他犯罪记录。 索卡尔律师则说,这起诉讼指控的是赌场尽其所能让这名男子尽可能多地赌博。 被告赌场方则辩称,索卡尔只能怪自己赌了钱,输得精光。(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网络) (ref:https://www.narcity.com/news/ca/on/ceasars-windsor-casino-is-being-sued-almost-dollar1m-for-allowing-a-gambler-to-lose)

加國賭場發牌員還原20年前「澳門式」洗錢現場

前赌场发牌员主管拉宾透露,约在20年前,新民主党执政期间,大温地区的列治文赌场已出现澳门式洗黑钱活动。资料图片   星岛都市网:卑诗省洗钱情况多严重?据4月30日的报道,Postmedia媒体集团透过法庭文件获得的资料显示,2015年卑诗省皇家骑警调查洗钱案时发起一系列突袭行动,在几间房屋内查获逾800万现金,其中在一户列治文的华裔屋主家中搜出逾400万的现金。   卑诗省赌场被指遭不法分子用来洗黑钱的问题,备受关注。   发牌员回忆20年前赌场洗钱盛况   一个曾在本省一间赌场任职的发牌员主管透露,早在大约20年前,即前任新民主党(NDP)政府,执掌卑诗省政期间,赌场开始涌现“澳门式”洗黑钱活动,许多涉嫌人士以大量20元现钞作赌注用途,而赌场更有高利贷活动,可是赌场管理层与警方未能及时处理。 据Global电视报道,曾在Great Canadian Gaming公司旗下、位于列治文一间赌场担任发牌员督导的拉宾(Muriel Labine)表示,她负责监控赌场内客人赌博情况,确保没有问题发生。 她说很喜欢该份工作,希望能做到退休。然而,在1997年5月,当时的新民主党省政府,把每手赌注金额限制由25元大幅增至500元,并引入百乐家和延长赌博时间,一切都改变了。 高利贷把大捆现钞交客户 拉宾称,自此她留意到VIP赌徒开始进来。不过,她感觉奇怪的是,这些高额赌注赌客,几乎都是由一些年轻亚裔男子陪伴进入赌场,接着给予VIP赌客现金去投注。该赌场许多职员开始称该等年轻亚裔男子为“人肉提款机”。 拉宾又称,凭她的判断,她相信这些年轻亚裔男子是放高利贷者(俗称大耳窿),因为他们会带自己的客户进赌场,并坐在客户的身旁,把一捆捆的20元钞票和赌场筹码递给客户,而从这些钞票的皱折以及用橡筋圈捆绑来看,不太可能来自银行。 当赌客手上已无钱时,“人肉提款机”会用手机拨打电话。 不久,另一个看来年纪较长的亚裔男子,会带着用来盛载杂货食物的塑胶袋到达赌场,“人肉提款机”见状,会从塑胶袋内掏出一大笔20元现金,给他们的客户继续投注。 卑诗省府较早前指出,有赌客携带大批20元现钞,到赌场下注。律政厅图片   赌场收入倍增 恐惧也越来越大 拉宾指出,短短几个月之内,赌场的收入几乎翻了一番。但是有代价的,就是现金越多,恐惧越大。 此外,拉宾表示,她和其他同事开始相信,来自大圈帮成员及其他三合会的高利贷已在该赌场出现。她于是向经理反映,同事不应该与歹徒一起“共事”。不过,管理层一遍又一遍作出同样的答案,就是他们只是借钱给朋友。当时该公司副总裁托马斯(Adrian Thomas)称,毋须担心,在赌场出现的只是亚洲帮派,不是俄罗斯黑手党,也非地狱天使。 拉宾称,实在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因此她改变计划,像内部调查员一样,纪录所有事情,建立一个情报网络,因为同事觉得百家乐赌厅失控,赌场管理层漠视同事的警告,同事十分担心自己的安全。 20年过去,拉宾决定“挺身而出”,提出文件,包括她在该段时期手写的赌场笔记,以及卑诗博彩委员会的收入文件,她形容这些文件纪录了卑诗省赌场开始出现澳门式洗黑钱活动。 这些文件可能会对目前执政的新民主党省政府带来麻烦,因为现任省政府与反洗黑钱专员杰曼(Peter German),较早前把本省赌场洗黑钱问题,归咎于前朝自由党省政府,但自由党省政府在2001年才上台掌政。 对于拉宾所言,该公司回应道,作为一项政策问题,该赌场不就员工事宜置评。 拉宾由1997年5月起,收集赌场收入表,并将其与她在百家乐赌厅观察到的交易相匹配。 Global电视从卑诗博彩委员会取得的文件显示,在支付了赌客所赢得的款项,该赌场1997年5月总收入为161.7万元,大多数归当时的省政府;该赌场得到64.7万元;在6月,加入百家乐及提高赌金上限之后,该赌场的收入飙升至249万元,Great Canadian占99.6万元。到7月,该赌场所得几乎翻了一番,达到303.万元,而在8月,该赌场总收入为265万元。 根据拉宾的笔记,每个月出现在赌场的“人肉提款机”的人数持续增加。 拉宾认为,这些报告清楚地表明,当赌注限额调升至500元,又引入迷你百家乐,赌场收入大幅增加,与帮派成员在赌场出现的时间相吻合,他们带到赌场的20元钞票好像源源不绝,相信大部分资金都不是来自银行,而是来自高利贷。还有,这些帮派可以在赌场轻松地把20元,兑换为100元。 尽管拉宾的笔记没有注明,但是用20元换成100元,这种被称为“精炼”洗黑钱方法,也被称为“着色”。犯罪分子透过在街头毒品交易收取的20元纸币,换成100元,这在银行和商业交易中将会更容易接受。 赖昌星曾被保安警告别生事 该观察结果与卑诗省法庭的纪录一致。 根据法庭纪录,警方认为大圈帮喜欢利用赌场来清洗毒品交易所得的金钱,因为如果警方抓住他们,他们可以利用赌场来作为有大量现金的借口。 已于2003年离开该公司的托马斯指出,拉宾“憎恨”他,所以夸大言论,扭曲状况,并指她因为晋升被拒绝而说谎,其后更离职。 托马斯强调,他有时会遇到可疑的赌场顾客,会告诉他们,赌场不欢迎他们。其中有一次,当时被指是中国远华走私案主犯赖昌星被带到保安室,并说这是做生意的,叫赖昌不要生事。拉宾坚持自己所说,全是实话。本报综合报道

多米尼加度假變」噩夢「 2加拿大遊客墮騙局 如何脫身?

■两个声称受骗游客入住的Riu Bambi Hotel度假村。riu.com 加拿大一对游客前往中美洲多米尼加共和国(Dominican Republic)度假,声称在赌场遭遇骗局,被威胁支付6,500加元才能脱身,保安员更强令他们安排转账。令原本的休闲之旅变成一场噩梦。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来自纽芬兰省荷里路德(Holyrood)卢什(Jay Lush)和邦吉(Steve Bungay),最近入住多米尼加一个著名度假村,期间前往蓬塔卡纳(Punta Cana)附近的一间赌场试试手气。 卢什回忆说,一名女子在赌场门口向他们问好,同时送上25元免费筹码,然后带他们到一张赌桌。 两个人都不熟悉这种八个球的轮盘游戏,变化很快,几乎没时间去理解规则。当时邦吉坐下玩,而卢什则站在他身后看着。 送筹码招徕 赌前没收驾照 卢什事后向传媒表示:“才玩了大约6分钟,邦吉就被告知,他只差1分就能赢取10万元,如果继续赌下去,肯定会赢。在那一刻我们意识到事情不对。”接着,荷官告诉邦吉,下一手赌注是1,200元。 这两名加拿大游客开始感到害怕,表示不玩了。但是,赌场人员马上把邦吉带到收银台要他付款,金额是6,500加元。 在邦吉刚坐到赌桌时,其驾照就被收走,在付款之前被拒绝取回。几名保安围着他们,尾随他们到街上的自动取款机(ATM)。由于ATM有提款上限,保安员拿出电话,强令他们致电银行及信用卡公司安排转账。 网上发现多人有相同经历 ■这对加拿大游客称在多米尼加一个赌场,遭遇骗局。CBC 在街头挂了3个小时的电话后,终于转账成功,他们获准取回驾照,然后离开。赌场给了他们两包咖啡,说“谢谢光临”。 卢什事后回忆说:“当初来这里以为很安全。但是离自己的国家3,000英哩,在一个第三世界国家,不会说当地语言,我们被吓坏了。当时只想付钱后,回到酒店房间锁上门。” 回到酒店后,他们上网寻找有类似经历的人,结果发现多人有同样经验。 CBC尝试联系当事人入住的Riu Bambi Hotel度假村,但就未获回应。 安排这次行程的Sunwing旅游公司表示,赌场是私人开办,与当事人入住的度假村无关。 赌场属私人开办 与酒店无关 卢什说,在他们向酒店经理投诉被骗经历之后,却被要求离开。Sunwing之后帮他们安排到另一个度假酒店。 这对加人没有指望能收回任何款项,但担心会继续有人受骗。 Sunwing则表示,相信蓬塔卡纳当局正在调查他们的案件。 本报综合报道

抗拒遊樂宮改賭場 多倫多市民:不如建摩天輪

■■民调显示,多伦多市民不希望安省游乐宫改建为赌场。星报   根据一项最新民调,受访的绝大多数多伦多居民都希望在安省游乐宫(Ontario Place)重建之后,能够方便地进入那里的湖滨。市民不希望在该地建赌场,倒宁愿建一座摩天轮。 据《多伦多星报》披露Forum Research在1月15日至17日进行的最新民意调查结果显示,大多数多伦多居民不想看到安省游乐宫建成赌场,即使建了也不会去光顾;但他们会支持该处建一个类似“伦敦眼”的地标性质的摩天轮。 该机构共访问了1,427名多伦多居民,询问了有关安省游乐宫的几个问题,包括公众可以轻松进入安省游乐宫的湖滨,有多重要?近九成人(87%)认为这非常重要。60%的受访者明确表示这个问题非常重要,只有13%的人表示并不重要。该民意调查的误差率为正负3%,即20个回答中有19个有效。 接受任何可能唯排除住宅 安省旅游厅长蒂博洛(Michael Tibollo)最近发布了安省游乐宫重建计划的指引,“含有潜在的地标,如体育和娱乐景点,以及零售店铺。”省长福特和有关厅长们表示,他们不想放弃任何可能,包括赌场,但该指引说不会有住宅开发。 除了安省游乐宫的百威圆形剧场(Budweiser Amphitheatre)外,整个园区都开放给私人公司重建和长期租赁,而省府则毋须支付任何费用。重建指引不包括任何要求企业将市中心以西的风景优美的湖滨向所有游客开放的要求。当省府今年春天征求具体意向时,估计会有更多细节出台。 该民意调查的其他结果还包括:大约56%的受访者表示,他们不赞成安省游乐宫建赌场,也有30%的人赞成。71%的人表示如果在那里建造一家赌场,他们将不太可能去赌。 54%的人赞成在安省游乐宫建造一座像“伦敦眼”的摩天轮,25%不赞成。同时,有关官员表示,因靠近市中心毕晓普机场的航道,意味着摩天轮最多只能高达45米,而英国的伦敦眼则有135米。

17億黑錢加拿大成功洗白 半數來自中國豪客

■■根据卑诗省赌场视频显示,有客人以大袋装满一捆捆20元,在赌场兑换筹码。Global News   根据温哥华的英文传媒报道,卑诗省博彩监管机构估计,通过卑诗彩票公司(BC Lottery Corp)贵宾赌客账户洗黑钱,涉及总额约达17亿元。 Global News周一报道,引用《资讯自由法》取得卑诗博彩执法处(BC Gaming Enforcement Branch)取得的最新资料显示,当局相信,透过为贵宾级赌客而设的“客户博彩账户”(patron gaming fund),有组织犯罪集团由2013年至2017年,成功洗白大概17亿元黑钱。 其中一人账户资金达2亿元 卑诗彩票公司于2009年开始为贵宾赌客设立“客户博彩账户”,豪客可以通过银行汇票存入款项。审核文件指出,2013年至2017年,客户博彩账户涉及的款项约为17亿元,其中差不多半数属于来自中国的10个豪客,其中一人的账户资金更有2亿元。 当局指出,赌场一般都会接受由银行发出的汇票款项,并且不去理会资金是否来自属于赌客本身的银行账户。 博彩执法处文件更显示,2010至2016年期间,单是以现金交易方式,来自中国的豪客及高利贷透过卑诗省赌场,“漂白”了超过6亿元黑钱,其中占多数属于20元面值钞票。 加上透过非现金形式的“客户博彩账户”方法,卑诗博彩执法处估计,2010年至2018年期间,赌场清洗黑钱涉及的总金额,很可能达至20亿元。

中國黑幫溫哥華洗錢一年能洗10個億 看看他們是咋操作的!

■■根据警方一项机密调查发现,单是2016年,已有超过10亿元黑钱,透过温哥华地产市场被清洗。星报资料图片 综合报道   卑诗省警方一项机密调查发现,单是2016年,估计有超过10亿元黑钱,透过温哥华地产市场成功清洗。   据Global News取得的机密执法调查报告,追查了2016年卑诗省低陆平原区的超过1,200宗豪宅交易,其中占逾一成的买家有刑事纪录,涉及总额超过10亿元。同时,在相关房地产买卖中,95%相信与中国有组织犯罪集团有关连。 赌客售多个物业 涉资5千万 早于今年4月,Global News的调查报道指出,来自中国大陆、香港及澳门的黑帮组织,与在温哥华的帮派分子,共同控制中国化工厂,然后把包括芬太尼在内的毒品,偷运至温市。犯罪集团取得贩卖毒品所得金钱后,再通过卑诗省赌场,及大笔投资豪宅等途径清洗黑钱。然后再把清洗了的金钱运返中国,继续相关犯罪活动。 今年完成的一项执法情报调查结果显示,其中在温西桑那斯区(Shaughnessy)的一幢价值2,200万元的豪宅,与来自澳门的一个大温区赌客有关。 据卑诗彩票公司(BCLC)及法律文件显示,该个贵宾赌客从怀疑有组织犯罪背景的放贷人借贷,于2011年以750万元买入上述豪宅。至2016年,他以2,200万元售出,获利1,400万元。 自从2012年以来,该个贵宾赌客先后卖出多个物业,涉及金额达5,000万元。而他同时与卑诗省赌场的28宗可疑交易有关。 省律政厅长尹大卫(David Eby),今年较早时宣布成立两个专责小组,研究本省房地产市场洗黑钱活动。 该两个专责小组,将分别于明年3月向省府提交调查报告。

福特政府有望掌管安省遊樂宮 不排除在舊址上興建賭場

■■市议员小林顿呼吁省府将游乐宫旧址改为公园。CBC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安省省长福特,有望全面掌管安省游乐宫(Ontario Place)的未来发展计划。安省财政厅长费德利(Vic Fedeli)称,不排除会在游乐宫旧址兴建赌场。 安省进步保守党早前提出《57号法案》,该项法案的内容包括,对管理安省游乐宫的公司和公众委员会,解除其监管权。安省游乐宫位于市中心岸边的黄金地段,但多年来都没有被充分利用。 该项法案将安省游乐宫的所有资产都转移到省府。 多伦多市议员小林顿(Mike Layton)和周凯捷(Joe Cressy)表示,省府应该将旧址改为公园,并强调省府在作出决策前应咨询市民的意见,确保发展计划符合公众利益。他们清楚表明,在公共土地上兴建赌场是不负责任的做法。 将改建成世界级景点 在福特出任多伦多市议员期间,曾经主张在该地点兴建赌场。 省财政厅长费德利不愿透露,安省游乐宫的未来发展路向,只称该地点将成为“世界级”的景点,当被问到会否在该地点兴建赌场时,费德利称不排除这个可能性。 安省游乐宫是一个有41年历史的游乐园,但该游乐园每年入场人数,从刚落成时的250万人,跌至2012年关闭时的30万人。 上届自由党省府曾有意将游乐宫交给私人发展商,兴建一个名为Celebration Common的大型公园。但由于自由党在省选中大败,该发展项目现交由福特政府决定。

傳福特或重建安省遊樂宮 多倫多市中心會出現賭場?

■■福特计划重建湖滨区,有赌业人士盼望设市中心赌场。星报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省长福特(Doug Ford)重建多伦多湖滨区的计划,又重新引发一些人对在多伦多市中心建赌场的兴趣。据业内人士透露,市中心赌场项目有可能作为安省游乐宫(Ontario Place)重建项目的一部分,但曾在市议会任上支持过此计划的福特尚未表态。 据《环球邮报》(The Globe and Mail )报道,两位业内人士透露,福特在担任多伦多市议员期间,一直声称他支持在黄金地段建一家赌场,并私下里表示从未放弃这想法。 然而,安省的私营赌博业经营者尚未就在多伦多新增一个赌场作正式讨论,这需要克服重大障碍才能进行。首先,多伦多市长庄德利(John Tory)反对市中心建赌场的任何想法,市议会在2013年曾以压倒性多数推翻这想法。此外,业内人士称,要在安省游乐宫开设赌场,省府将不得不与在安省其他地方经营的博彩公司达成交易,并将面临来自新竞争对手的竞争加剧。 预料庄德利反对建赌场 另据博彩业的消息来源称,根据与安省彩票和博彩公司(OLG)的协议,在大多伦多地区经营3家赌博设施的财团,对该地区的赌场发展有否决权。 福特上个月宣布,安省将与拥有附近加拿大国家展览馆(CNE)的多伦多市一起重建安省游乐宫,使其成为北美最具吸引力的目的地。广阔的湖滨一直被视为赌场的潜在场所,但自福特宣布游乐宫重建以来,他和省府都没有提供计划的任何具体细节。 当被问及省长是否正在寻求建设湖滨赌场的可能性时,其发言人说,未来将就湖滨和安省游乐宫发表更多看法。 当福特在其已故弟弟任市长的多伦多市议会任议员时,他倾向于建设湖滨赌场综合设施,并推动安装摩天轮和单轨列车的计划,但最终无果。 熟悉内情的人士也表示,安省政府尚未联系Great Canadian Gaming Corp.讨论在安省游乐宫建赌场的事谊,该公司在一年前获得在多伦多地区经营3家赌场的合同。 消息人士称,如果多伦多市议员反对在市中心建赌场,省府可能会转向很少使用的条款来推翻市府的决定。 根据所谓的厅长分区令(Minister's Zoning Order),省府可以不顾市政当局的反对意见,而控制土地使用。 省府可推翻市府决定 在一份声明中,Great Canadian Gaming首席营运官Terrance Doyle向OLG提出有关安省政府计划的问题。 他说,他的财团,包括私募股权基金Brookfield Business Partners在内,正专注于扩大活拜马场(Casino Woodbine),包括上个月开设了多伦多地区唯一的现场赌桌设施,并计划在今年稍后时间增加更多桌面博彩和角子机。

加前駐外大使卷醜聞 涉投資賭王何鴻燊澳門賭廳 每月分紅

■■法院文件显示,前资深外交官贝尔曾投资在何鸿燊旗下赌场贵宾厅业务。 网上图片   一位曾出任加拿大驻马来西亚高级专员被揭露,曾投资在澳门赌王何鸿燊的澳门赌场贵宾厅业务。这位前度资深外交官因为与在中国做生意的表兄弟发生利益纷争(详另文),告上卑诗省最高法院导致事件曝光,现在有可能招致加拿大税务局(CRA)的起诉。 据环球新闻(Global News)报道,法庭文件显示涉案的加拿大资深外交人员贝尔(John Peter Bell),曾担任许多外交高级职务,包括曾任驻马来西亚高级专员,及驻利科特瓦大使。他被指每月收到一笔现金,作为在澳门赌场投资贵宾厅的回报。这笔金钱是每次有人亲身带到温哥华交付给他,并被形容为是一项“危险”的计划,会冒加国税务局的起诉风险。 时任联邦首席谈判代表 据美国的文件显示,在与何鸿燊认识之前,贝尔曾担任加国驻马来西亚高级专员。法庭纪录显示,在贝尔涉足澳门赌场业务期间,正担任联邦首席谈判代表,负责卑诗省原住民土地索赔事务。 在接受环球新闻采访时,贝尔表示他没有直接向何鸿燊的赌场投资,而是将一笔25万美元(价值约375,000加元)贷款,投放在何的贵宾厅一个投资财团,成员包括贝尔的表兄弟利维(David Stuart Levy)。 ■■加国资深外交人员贝尔。 UBC 卑诗省最高法院有关本案的宣誓证词和证据,包括2000年至2011年的电子邮件往来、法律、银行和会计纪录,以及公司和政府纪录。 在审查了这些证据之后,国际透明组织加拿大分部(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 Canada)的梅尼尔(Denis Meunier),也是反洗钱机构Fintrac的副主任,以及前加拿大税务局刑事调查主管表示,他从未见过加拿大投资者从澳门赌场贵宾厅获利的案例。 梅尼尔认为,本案的证据露出的端倪值得进一步调查,可以帮助卑诗省民了解澳门风格的赌场贵宾厅,如何导致卑诗博彩赌场内大规模洗钱活动。 卑诗省最高法院文件显示,贝尔获来自卑诗省西温哥华的表兄弟利维介绍到澳门投资。两人享有互利关系,包括利维在香港经营工厂质检业务,同时也投资澳门的贵宾厅,贝尔则给他提供优良的客户及人脉关系。 根据利维的说法,贝尔在澳门的投资开始于2000年,当时他们参观了何鸿燊的一家赌场及利维的质检公司,该公司负责检验中国工厂的产品,并开具向北美出口的证书。 表兄弟称亲手交15万美元现金 在本案发生的大部分时间内,何氏的赌场特别是贵宾厅,曾被传媒广泛报道与澳门三合会地盘争斗有关。据美国文件显示,何氏的贵宾厅更被指涉嫌与中国贪败、高利贷、毒品贩卖和卖淫等犯罪所得的洗黑钱活动有关。现年96岁的何鸿燊一直否认与洗黑钱及三合会有关。 美国的文件还称,赌场贵宾厅为贪腐的中国官员保密,他们可以通过有组织犯罪网络和澳门高限额投注,秘密输出他们的不义之财。 在本案存盘的电子邮件中,贝尔将其25万美元的澳门投资,称为给利维的“贷款”。但利维在2010年提交的一份宣誓书中表示没有贷款。“贝尔是一群投资者其中的成员,这些投资者拥有何鸿燊旗下赌场贵宾厅的经营股份。” 根据利维说法,从2000年到2004年,这笔交易对这两人都获利可观。利维声称,他向贝尔支付高达15万美元,每年前往温哥华大约10次,以便亲手递送投资赌场获利的现金。  利维还称,在某些时候,贝尔担心利维少给他现金。他称贝尔在香港设立了一个银行账户,由他的质检公司将澳门的利润存入该账户。 据法庭上提交的电子邮件证据显示,利维和贝尔之间的这些国际交易,可能引起过加拿大调查人员的兴趣。他们明白香港账户是逃避所得税的一种手段。

朝鮮重點發展觀光業 還要求美國投資賭場?

■圣淘沙岛10日至14日将划为特别活动区。 路透社 星岛日报讯 朝鲜统一战线部部长金英哲日前在白宫与美国总统特朗普会面时,转达朝鲜领袖金正恩的口信,请求美国投资朝鲜,协助在元山、马息岭一带发展赌场等观光事业。 韩美外交消息人士透露,金英哲在白宫会谈中,具体提到建造元山赌场、增设马息岭滑雪场等事项。《东亚日报》报道,“元山葛麻海岸观光地区”是金正恩在1月新年贺词中公布的计划,是重点事业之一。报道指韩国政府预测,如果朝鲜在元山建成赌场,经营国际旅游园区,每年可以创造5千万美元左右的收益。 另一方面,在新加坡举行峰会时,预料有超过3000名记者聚集,新加坡把媒体中心设在位于市中心区的F1维修大楼。该大楼目前正紧锣密鼓施工,三层楼高的媒体中心包括媒体简报室、用餐区及媒体休息室等。 除了全力办妥后勤事宜,新加坡也推出纪念币,一面印有美国和朝鲜国旗和握手图案、会面日期和“新加坡峰会”字样,另一面印有“世界和平”大字样,及象征和平的鸽子和橄榄枝图案。纪念币分金、银及铜三色,其中金币以四条九千足纯金打造,售1380新加坡元,全球发行1000枚,新加坡配额200枚。银色和铜色纪念章则分别以999银和镍铸造,售价为118新元和36新元。 ■■新加坡推出的“特金会”纪念币。 法新社   另外,狮城政府继4日宣布把香格里拉酒店一带划为特别活动区后,5日宣布将南部岛屿圣淘沙也划入特别活动区。 5月下旬,在朝美双方尚未敲定会谈细节之际,美国白宫通讯局也曾抢先发行250枚“金特会纪念币”。这款纪念币上面有特朗普和金正恩彼此面对面的金色浮雕,背景是拼接的两国国旗。

活拜馬場要擴建!經濟利益和市民賭癮如何權衡?

■■有市议员指活拜赌场扩建完成后,虽然带来经济利益,但增加市民染上赌瘾的机会,大众将付出的沉重代价。 星报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记者报道 位于怡陶碧谷之活拜马场(Woodbine Racetrack)正值扩建阶段,多市市府相信在2022年赌场扩建完成后,市府预计每年因此获得3,000万元收入,并会创造数以千计就业职位,不过市议员林顿直指市府只着眼收益,罔顾增加市民染上赌瘾的事实,他不满市府报告以偏盖全,没提及赌场扩建后,社会大众将付出的沉重代价。 多市市府临时经理卡邦尼(Giuliana Carbone)昨于市府行政委员会上,提交一份有关活拜马场现址扩建后,市府营运收益及能否符合2015年多市市府提呈之21项要求等报告,市府报告明确表示计划内容符合市府提出之21项要求,希望行政委员会能就此计划“大开绿灯”。 市府报告形容在2022年活拜马场扩建工程全部完成后,每年能吸引旅客入场消遣,带动怡陶碧谷北一带的旅游业,预计能创造多达3,700份工作职位,而这些职位能惠及该地区市民增加就业机会。 此外,报告亦指出根据安省彩票局预算,赌场一旦全面扩建完成后,可为市府带来每年2,600万至3,100万元营运收入,卡邦尼指市府会将收益放于防癖瘾预防与教育工作,又可助市府增拨资源在其他市府服务上。 创造3,700份职位 卡邦尼向行政委员会提及,计划确认安省彩票局大多伦多地区办事处,可于活拜马场提供多项服务,包括与多市市府及精神及心理健康治疗之卫生官员合作,制定策略减轻赌博对民众之负面影响等服务。 然而市议员林顿(Mike Layton)质疑市府有否正视过扩建该赌场后,所带来的社会代价,可能令人染上赌瘾。 他直指该份市府报告,把原先告知市议会每年营运收益数字下调了,更对赌场扩建后对社区所带来的不良影响,甚至社会代价,完全避而不谈,令人难以理解。 卡邦尼昨提交之市府报告中,谈及21项扩建计划条件,包括发展当地旅游业及提供就业机会,报告承诺40%与活拜马场周边暨相关就业机会,会预留予怡陶碧谷北及邻近社区的打工仔,或通过该社区之就业机构寻找合适员工。 卡邦尼相信,赌场扩建后所提供约3,700份工作机会中,至少有一半工作属两年或以上之全职职位;另外赌场扩建后,营运赌场的活拜娱乐公司,将筹备发展两幢酒店大楼、办公室大楼、购物商场及表演会场等,以配合赌场扩展计划,市府相信整个发展计划,能带动当地经济及创造就业等。 多市行政委员会预计会在昨天审议报告内容,并为是否对此赌场扩建计划内容开绿灯作出表决,市长庄德利对该报告内容感到满意,相信赌场扩建后能为市府及当地居民就业状况带来好处。

在賭場洗黑錢 華裔女總監被摘牌

■河石赌场一名华裔职员因涉及违反“第三方现金交易”规例而遭取消其登记资格。资料图片 本报记者 卑诗省律政厅证实,卑诗彩票公司(BCLC)已经取消列治文河石赌场(River Rock Casino)一个贵宾关系部总监的登记资格。事件涉及“第三方现金交易”,违反洗黑钱条例。 根据《温哥华太阳报》(Vancouver Sun)周四报道,河石赌场贵宾关系部、洋名莉萨的高姓(Lisa Gao)女总监已遭取消其登记资格。BCLC拒绝就事件置评,并且把记者查询转至省律政厅。 曾在深圳工作 省律政厅回复时透露,2017年11月初对河石赌场一个职员展开调查,最后证实该雇员违反BCLC,以及联邦金融监管机构加拿大财务交易与报告分析中心(Financial Transactions and Reports Analysis Centre of Canada,简称FINTRAC) ,有关第三方现金交易的规例。至同年11月底,当局作出上述决定。 不过,省律政厅补充说,这是属于一个初步决定,并且已经收到复核要求,目前正在进行最后阶段检讨工作。根据高氏的个人资历资料显示,她曾在中国广东省深圳工作,2010年开始受聘于河石赌场。 已收到复核要求 2017年9月,本地传媒披露河石赌场涉及洗黑钱消息。根据会计师事务所MNP的一份报告显示,单是2015年7月,河石赌场先后接受了总值约1,350万元、面额20元的钞票交易。警方过去曾经表示,大部分相关现金可能来自贩卖街头毒品所得的金钱。 MNP报告更指出,上述现金大多数来自亚裔豪客,其中更有赌客一次过使用小额钞票,兑换超过50万元筹码。 省律政厅长尹大卫(David Eby)其后委任专员渣以文(Peter German)进行独立调查。至今个月较早时,省府宣布推出新规定,以加强审查大额赌款来源,包括:任何赌客在24小时内欲以1万元或以上金额,来换筹码赌博,必须要证明他们的金钱来源。

列治文山非法賭場男子暴力催債 警察搜捕中

照片来源:约克地区警方今年夏天,一男子在列治文山一非法赌场被另一男子以催债为由暴打。周五,警察公布了暴打录像,希望民众可以帮助寻找这名男子。警察表示,调查人员已经用尽了所有线索。事件发生在今年6月9日,在Highway 7以北的Leslie街9005号的商业广场附近,警察在当天下午两点接到警报,到达现场。一名28岁的男子身受重伤,随后被送往医院。打人男子六尺三,中东相貌,光头,肌肉发达,有山羊胡。来源:CP24C08

為了逃避反洗錢監管,賭客們竟然這樣做…

■河石赌场的问题赌客赌金多来自非法的借贷人。 资料图片 本报记者 根据列治文河石赌场(River Rock Casino)内部审计文件显示,该赌场贵宾厅赌客使用的可疑现金多是通过被卑诗省赌场禁止和受反洗钱机构监控的私人借贷者获取。 根据Postmedia透过《讯息自由法》(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获取的一份2016年6月的审计文件显示,在2015年因为某些原因,河石赌场的员工允许问题赌客使用,从受到卑诗彩票公司反洗钱机构监控、同时也被皇家骑警彻查的私人借贷者身上,获取的金钱购买筹码。 文件指出,这些问题赌客通常都是利用一个“代理人”进行操作,从而躲避反洗钱的监管。然后在高限额贵宾厅中,他们可以用较小面额的钞票购买筹码,接着在赢钱后,兑现大量现金支票离开,从而把黑钱洗白。 河石赌场收537万 这份审计文件还指,在2015年,三间卑诗省赌场赌客使用从非法借贷人手中获取的钱购买近670万元的筹码,其中列治文的河石赌场接受了537万元,占79%。 河石赌场发言人曼蒂克(Sonja Mandic)表示,有关上述问题的评论交由卑诗彩票公司处理。“河石赌场承诺改进,我们将对此事进行调查,藉以作出下一步的行动。” 此外,温哥华的Edgewater赌场接受了70万元的非法现金,而二埠的星光赌场(Starlight Casino)则接受了69万元。 670万元中大多数现金则都是由20元的面额组成。

孔令輝被新加坡賭場追債256萬港元 發聲明回應

网络图:中国女子乒乓球国家队主教练孔令辉曾因和演员马苏离婚被媒体广泛关注 环球网综合报道:香港《文汇报》5月29日报道称,奥运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多次夺冠、现任中国女子乒乓球国家队主教练孔令辉,被新加坡一间赌场向香港高等法院入禀,追讨250多万港元贷款。   报道称,新加坡滨海湾金沙娱乐城入禀香港高院,指孔令辉于2015年2月向赌场借款100万新加坡元,其中90万新加坡元为筹码,余下10万新加坡元是成为原告“顶级玩家”的费用。但孔令辉至今仍未完全还清借款,赌场向他追讨逾45.4万新加坡元,折合约255.9万港元。 孔令辉回应: 声明:   今天有媒体陆续曝出我在新加坡赌场欠资的新闻,现就相关情况声明如下:   一、2015年2月我经相关组织部门同意,利用春节放假4天带父母及亲朋好友去新加坡旅游,在居住酒店楼下的赌场,亲朋好友进去娱乐,我在旁边观看,期间帮他们去取筹码并留下相关私人信息。 二:今天媒体曝出此事后,我第一时间打电话追问当时在场的亲朋好友怎么回事,才知道当时有人和赌场有债务纠纷迄今未了,导致我被介入诉讼,我已第一时间请欠资者出面澄清事实,并保留借助法律手段保护自己的权利。   目前正值世乒赛期间,因此事件的发生对队伍造成的负面影响我深感不安,也请大家相信,我将与我的队伍通力合作,排除一切干扰,竭尽全力打好本次世乒赛,继续为祖国争取荣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