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05月21日 星期六 01:07:55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6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遗产

【遺囑曝光】遇害富豪遺產擬平分四子女 去世前突改遺囑受託人

【加拿大都市网】根据法庭文件显示,疑被杀害的亿万富翁舒曼( Barry Sherman)遗留下来的财产,在其妻子去世后,将由其四名成年子女平均分配。 据CP24报道,出于安全考虑,遗产方曾要求封存所有与Apotex创始人最后遗嘱有关的所有文件。但在上周的一项一致决定中,加拿大最高法院裁定,文件的内容没有达到法院公开原则出现的例外要求,因此下令公开这些文件。 新公布的遗产文件列出了超过1.24亿元的资产,不过这个数字还不包括舒曼在多家控股公司的大部分财产。 事实上,在舒曼疑被谋杀前,《福布斯》(Forbes)杂志曾估计他的财产有达32亿美元,而《多伦多星报》(Toronto Star)报道称,他的净资产可能远高于这个数字。 在周五公布的几十页文件中,有一份是谢尔曼的主要遗嘱,还有一份涉及另一部分资产的次要遗嘱。 在主要遗嘱中,巴里.舒曼指示他的受托人在妻子哈妮.舒曼(Honey Sherman)死后将他的全部财产平均分配给他的四个孩子—— 劳伦(Lauren)、乔纳森(Jonathon)、亚历山德拉(Alexandra)和凯伦(Kaelen)。 但他要求每个孩子超过40%的份额先被扣起,直到他们35岁。他们将在24岁时获得自己份额的四分之一,在30岁时获得份额中的三分之一。 舒曼还列出了他比妻子先去世时的指示。在这种情况下,他要求受托人以信托方式持有他的全部财产,并将“由此获得的净收入”按季度分期支付给妻子哈妮.舒曼。 他还赋予他的受托人“绝对的自由酌情权”,从他的遗产中向哈妮.舒曼提供额外的款项,以提供他们认为合适的“舒适的生活和福利”。 有趣的是,舒曼没有要求将他的财产捐给慈善机构,他们夫妇二人生前是著名的慈善家,他们一生中向慈善机构捐赠了数亿元。 舒曼夫妇遇害前与刚出世的孙儿合照。资料图片 遗嘱曾在2017年更新 这份遗嘱在舒曼夫妇死后三年半被公开,当年地产经纪在带客看楼时,发现夫妇二人死于他们在Old Colony Road家中的室内游泳池旁,被皮带吊在栏杆上。尸检显示二人都因颈部压迫(ligature neck compression)致死。 虽然一些警方消息来源最初认为这可能是一宗谋杀后自杀事件,但警方最终将其归类为双重谋杀案。但至今案件仍未作出任何拘捕行动。 舒曼的主要遗嘱日期为2005年5月13日,但在2017年3月,也就是他去世前,修改了受托人名单。 他之前任命了8名受托人,包括他的四个孩子,但在2017年更改了名单,只有他的儿子乔纳森·舒曼(Jonathan Sherman)、女婿克劳茨克(Bradley Krawczyk)、商业伙伴凯(Jack Kay)和家族控股公司高管格拉森伯格(Alex Glasenberg)被列为受托人。 遗产文件显示,巴里去世时拥有1.24亿元的资产,其中包括超过600万元的房地产。 女受害人哈尼·舒曼在去世时并没有立下遗嘱。 (资料图片) T11

黑幫成員遭謀殺 情婦和原配爭遺產

【加拿大都市网】一名在2017年被谋杀的加拿大黑帮地狱天使成员,其情妇及原配争夺遗产,法官最后裁定两人均分。 BC省最高法院法官邓肯(Jennifer Duncan)日前裁定,在2017年被谋杀的地狱天使成员威德纳(Michael Widner)的女友,有资格以配偶身份分得遗产,即使死者已婚并且生前与妻子一起生活在BC省。  邓肯说,威德纳在2017年3月被杀时“留下了复杂的遗产”,两名女子均声称是他的配偶,每人有两个孩子,都要求拥有财产继承权。 法庭文件显示,萨布丽娜·威德纳(Sabrina Widner)于2008年与威德纳结婚,俩人的婚礼在墨西哥举行,他们的孩子分别于2005年和2006年出生。 布顿(Sara Boughton)从2009年开始与威德纳交往,并在2014年和2015年生下两个孩子。他曾向她承认,将离开妻子,但他并未与妻子离婚。  邓肯说,虽然布顿知道威德纳妻子的存在,但后者是在丈夫死后才知道他的“秘密家庭”。 在萨布丽娜·威德纳与丈夫婚姻期间,她是这个家庭位于温哥华岛苏克(Sooke)的三处房产的唯一登记业主,她说她的丈夫对此没有兴趣。 但布顿向法庭提起诉讼,说威德纳在与她相处时曾多次告诉她,他出资购买了多处房产,都是以妻子的名义登记。 她要求法院裁定威德纳财产应包括以其妻子的名义持有的财产价值的一半,包括已出售的一所房屋的收益。 邓肯裁定,两名女子都有资格以配偶身份继承威德纳的遗产,因此双方都应获得其一半财产。  她下令萨布丽娜·威德纳支付15万元,外加利息,作为威德纳的遗产,然后由两个家庭平分。 威德纳的尸体四年前在温哥华岛Port Renfrew附近被人发现,他时年39岁,这宗谋杀案至今尚未破案。 V05  

不滿父死遺產分給姐 疑釀奧市五屍案殺機

■■疑遭胞弟拉帕袭击的洛雷塔(左)和遇害丈夫特雷诺(右)。Twitter ■■疑凶拉帕中学时的照片。CBC   星岛日报讯   法庭文件显示,上周奥沙华五死一伤家庭惨剧中的疑凶,仅获分配其父遗产中的极少部分。警方未确认这是否导致疑凶与其姐关系紧张,或是其向姐姐一家大开杀戒的动机。了解疑凶过去的人士表示,认识他的人都不会对其酿出惨案感到奇怪。 该宗家庭惨剧发生于上周五凌晨。48岁的拉帕(Mitch Lapa)从位于温尼辟的家中驱车驶往奥沙华,“不请自来”地闯入位于奥沙华东区的一间独立屋,枪杀了其姐洛雷塔(Loretta Traynor)的丈夫特雷诺(Chris Traynor)及三名子女,随后吞枪自尽。洛雷塔虽也中枪但就侥幸生还,目前仍在康复中。遇害家庭中的另一个儿子因读大学当时未在家中居住,避过一劫。 加拿大广播公司(CBC)获得的法庭文件显示,拉帕在其已故父亲的遗嘱中,几乎是一个被遗忘的角色。相反,其姐洛雷塔和她的子女几乎是其父全部遗产的受益人。 疑凶只获3万元遗产 2019年1月去世的拉帕父亲马修(Matthew Lapa),于2015年9月25日签署了一份遗嘱,当中明确表示他的儿子将不会继承太多财产。不过遗嘱中未提及其中原因。 根据土地注册文件,马修于2018年4月将其在安省北卡瓦萨(North Kawartha)一套度假屋的唯一所有权,转让给了女儿洛雷塔。 马修的遗嘱还声明,在他身故之后,洛雷塔和她的4名子女将获得其奥沙华住所出售后的全部所得。该套住宅在2020年3月以约43万元的价格售出。此外,洛雷塔还有权获得该不动产中的其他财务资产。 至于拉帕,马修的遗嘱声明他只将得到3万元。 遗嘱还明确表示,如果拉帕试图挑战该遗嘱,将被完全剥夺继承权。 杜咸区警方未确认该份遗嘱是否导致拉帕和洛雷塔之间关系紧张,或者是否为拉帕的作案动机。 拉帕在案发之前居住在温尼辟,任职一间地产管理公司。在此之前,他在亚省的麦梅利堡(Fort McMurray)担任巴士司机。 和拉帕一起长大的旧友向CBC透露,当凶杀案的消息传开后,他们马上怀疑案件与他有关。在拉帕读中学时就认识他的坎贝尔(Samantha Campbell)说,“我们没有一个人对拉帕制造惨案一事感到惊讶。”她说,拉帕是一个“令人作呕的人”,经常以暴力方式欺负他人。星岛综合报道

兩女挑戰繼母繼爭奪亡父房產 法院會怎麼判?

对于土地所有权为共同拥有关系(joint land ownership)的房产,在其中一人去世后,所有权归属会发生什么变化?安省高等法院前不久作出的一项裁决,可能会改变生者的相关所有权法律和享有权利。 数百年来,普通法一直规定,共同业主(在法律语言中即「共同承租人」)中的一方去世后,生者成为唯一业主。今年4月,法官里德(Robert Reid)在马利与萨尔加案(Marley v. Salga)案中作出的裁决,对这一原则提出了挑战。 本案的焦点是安省尼亚加拉湖滨镇(Niagara-On-The-Lake)洛雷托径(Loretto Drive)上的一处房产。该房产于2004年由已婚夫妇萨尔加(Leslie Salga)和玛莉(Karen Marley)购入。房产证以两个人的名字注册。 萨尔加在他的遗嘱中,申明他的第二任妻子玛莉在某些条件满足的情况下,有权继续拥有他对这套房产的一半权益。如果这些条件未能满足,萨尔加对这所房产的权益将归他的两个女儿所有。 但是,根据已登记的契约,萨尔加并未拥有经过登记的一半权益,相反,该房产的每个所有者在房产中均拥有平等、且不可分割的共同权益。 在萨尔加去世后,他的两个女儿向法院提出申请,希望裁定她们有权获得父亲在该房产中的一半权益。萨尔加的遗孀亦提出了自己的法院申请,声称根据他们夫妇的注册契约中规定的生者对夫妻双方名下财产的享有权,她拥有整套房产的所有权。 安省法律允许一名共同业主取消共同承租关系,而通常的做法是通过给自己注册一份契约。这样做的结果是创建了一种共有的承租关系,其中每个业主拥有房产的一半所有权。 取消或中断共同承租关系的另一种方式,是通过所谓的「交易过程」。这种法律原则在安省很少见,它允许在不更改注册房产证的情况下,将共同所有权分割。为了使用这一原则,一方必须证明双方都有意将共同所有权视为中断。 萨尔加的两个女儿辩称,父亲的遗嘱是证据,表明他们夫妻双方有共同意愿将共同承租关系视为中断,所以他的遗孀没有继承他对该房产的权益。 她们还提供了一段手机录音,其中录有夫妻二人在萨尔加最后生病期间在医院的谈话。 在听取了录音和分析了其他证据之后,里德法官得出的结论是,这对夫妇存在一个「交易过程」,「足以表明双方的权益都被二人视为构成共同承租关系」。这意味着所有权将是50-50的划分,而不是共同拥有。 法官裁定,一半房产由玛莉拥有,另一半属萨尔加的财产,并将由他的女儿继承。法官还裁定,如果玛莉支付房子维护和修理的全部费用,她的余生有权一直在那里居住。 本案对所有房产的共同所有人来说是一个警示,说明单凭两个人作为共同业主登记的事实,并不一定意味着在一方去世后,生者可以继承整套房产。 本案的当事人已对法官的裁决提出了上诉。 作者Bob Aaron是多伦多房地产律师

加國也重男輕女!兄弟分93%遺產 女兒僅得7%

南亚裔的李特夫妇(Nahar和Nihal Litt)3年前过世,留下了价值超过900万元的遗产,他们将其中 93%的遗产给了他们的2个儿子,4个女儿却只能分得剩下 7%的财产。女儿们不服,只能上诉法院争产,法官裁定重新分配遗产,让4个女儿可各得约135万元。 CBC报道,李特夫妇去世前几年,是现年50多岁和60多岁的姊妹们在照顾父母。姊妹还提到,过去这几十年,他们就在家族农场工作,帮助建立家族财富。 姊妹们向法官提到,父母基于过时的传统价值歧视他们。律师陶德(Trevor Todd)说:“他们追究索赔的原因,不仅是出于自身利益,并希望让其他南亚女性也有勇气面对类似的处境。” 最终法官阿德尔(Elaine Adair)重新分配李特夫妇遗产,4个女儿可均分遗产60%,每人约135万,这远高于她们最初仅得的15万元。两兄弟分拆剩下的40%,即每人约180万元。 两兄弟同意他们的父母未能履行他们对女儿的“道德义务”,其中一人还提到,他曾对父母说遗嘱是不公平的,但他无法说服他们改变。 这个判决揭露了在一个移民家庭在加拿大50多年的奋斗史和文化背景,其中涵盖了复杂家庭关系网络,甚至有一个女儿与父母疏离了20年。 根据判决书,李特夫妇1964年带着年龄3岁~14岁的孩子抵达加拿大。 爸爸Nahar找到了一家锯木厂的工作,家人逐渐开始收购房地产,包括一些农场。兄弟姐妹会在夏天与母亲一起工作,采摘水果和蔬菜作物。根据女儿们的说法,不同之处在于:她们还要负责家务,兄弟却不需要,因为身为女孩,她们被视为不那么有价值。 法官还写道:“母亲Nihal对待两格最大的女儿非常残忍,让她们受伤很深。”尽管如此,两个大女儿还是照顾著晚年生病的父母。 卑诗省遗嘱、遗产和继承法让法官有更改遗嘱的权力,以确保某人的幸存配偶和子女在遗产争执上进行“公正和公平”的分配。与此同时,法官还是会考虑死者的“遗嘱自治” - 换句话说,一个人有权决定谁得到他们的钱。 律师陶德说,法官在平衡这两个问题方面做得很好。 网上图片 v01

謝賢宣布遺產分配 張柏芝有一份但謝霆鋒和王菲…

在这个娱乐圈当中,风波总是不会停息的。说到谢霆锋的话,大家应该都是在清楚不过了,但是说到谢贤,知道他的人应该都是上一辈的人了。 谢贤就是谢霆锋的父亲。说起在那个时代,谢贤是出了名的富豪,他也一直都是一个风流的人,他在那个时候也是个响当当的一流的大人物。他也演过很多作品,毫不夸张的说谢贤的名气比谢霆锋的名气大得多,但是并不是因为他有钱,而是因为他的风流让他有这么高的名气。 毕竟那个时候谢贤还很年轻,他有那个时间和精力去风流,他和正房妻子离婚后,他又找了一个比自己将近小了五十岁的伴侣,这让很多人大吃一惊。 不过后来他们两个感情也是一直都不太稳定,一直都是在分分合合的阶段上。但是人总会是有老的那一天,不是所有人都能像年轻时的那样有活力,这岁月不饶人,时间一晃就过去了。现在的谢贤也将近有八十多岁了,这个年纪的他更应该担心的是自己的后代和自己的家产该怎么分配。 当然我们也都知道谢贤一直都是一个很明事理的人,他也一直都觉得是谢家有愧于张柏芝母子三人,毕竟她一个女人抚养两个儿子确实是很不容易。张柏芝有两个谢霆锋的亲生儿子,同时张柏芝在谢贤心目中也是唯一认可的儿媳妇,所以张柏芝能够得到遗产的继承权,是理所当然的。谢贤就表示自己的遗产大部分都会留给自己的孙子 很多人都好奇为什么不留点家产给谢霆锋呢,谢贤称到他认为谢霆锋应该有能力,并不需要这个钱。又加上谢贤是很疼爱自己的两个孙子的,当然想把最好的都给他们,网友都在纷纷表示谢贤的做法是正确的。至于王菲,她虽然跟谢霆锋居住在一起,被谢霆锋称为知心的情人,但是毕竟还没有完婚。 作者:爱吃蒸鱼D羊羊 来源:新浪看点 综合报道

遺產規劃重要性 華咨處專題講解

移民综合服务中心(华咨处)将举办家庭财务规划系列:“遗产规划”和“遗嘱安排”面面观讲座。 听到要更新或新立遗嘱,就好像听到别人告诉您要去跑步,每个人都知道这是应该做的,却总是难于开头。然而为了长远的保障,为了家庭的和睦和以后有效率的遗产继承,合理和及时的“遗产规划”和“遗嘱安排”是非常有必要的。 加拿大大约只有三分一人有遗嘱,也就是说,有三分二人是没有的。事实上,在那些三分一有遗嘱的人之中,也可能因各种原因,没有时间根据自己的需要和愿望,处理好自己的遗嘱和遗产规划。这些问题都是至关重要并亟待解决的。讲座由有关专家就以上问题和新移民进行详细的分析和探讨。 讲座内容:为什么要立遗嘱?什么才是有效的遗嘱?只要写下自己心目中的安排,就足够了吗?如果什么都不做,会发生什么?多久需要更新遗嘱?如何选择遗嘱执行人?遗产规划不止立遗嘱那么简单? 日期:2019年4月15日(星期一) 时间:下午3时30 分至 5:时30分 地点:华咨处语言培训中心(4002 Sheppard Ave. East,Suite 507,Scarborough,Sheppard夹Kennedy的东北角) 语言:普通话 报名及查询:416-292-7510内线“0”或416-293-4565内线“0”。 新移民参加者请携带移民纸或枫叶卡出席。主办机构并提供19个月至12岁新移民儿童托儿服务,必需预先登记,额满即止。

梅艷芳母親申請二次破產 想一次領走女兒遺產

网易娱乐3月14日报道 据台湾媒体报道,梅艳芳于2003年因子宫颈癌并发肺衰竭而逝世,她无论是在音乐、电影及戏剧都有卓越成就,遗产庞大,为防止母兄滥用遗产成立信托基金,不过梅妈覃美金仍在她死后被申请2次破产。 梅妈上月由律师向法庭申请,从遗产信托拨款20多万元港币作为95岁摆寿宴使用,法官同意拨出25万元寿宴费。据香港媒体报道,梅妈寿宴摆了20几桌,至于最喜欢哪份礼物,则说“每一样都喜欢”,但不愿透露到底花多少钱过生日。 梅艳芳于2003年去世后,留下破亿元遗产,她没有直接给予母亲,而是委托(汇)丰国际信托有限公司成立遗产管理,每月拨给梅妈妈生活费。但梅妈与长子梅启明不满足,多次争产,曾向法院申请把生活费提高至20万元港币,甚至想一次领走梅艳芳7100万元港币的遗产。 据了解,梅母只要有机会,就会在媒体面前说自己生活费不够用,这次的95岁大宴也是年前向法院提出申请的,有网友就认为梅母太过贪婪,但也有一部分的人表示能明白梅母,“女儿这么早离开,自己想要有一个幸福的晚年,是可以理解的”。 来源:网易娱乐

被碎屍的華裔富豪爭產大戲即將落幕,五個媽媽五個孩子誰能贏?

加拿大都市网原创作品(ID: dushi-ca)  作者:小星 2015年5月3日,42岁的华裔富商苑刚(Gang Yuan,译音)在加拿大西温乔治国王路(King Georges Way)963号的一幢独立屋,被杀害并分尸。 尸体被分割成108块,残骸放在13袋中,而且拼接不见尸体右臂。 距离案发已经将近四年,最近苑刚案又成各大媒体热点,因为遗产争夺案审讯日前正在进行。  经过连日审讯,上周五(12月14日)多位涉案当事人的律师已经进行了总结陈词。案子最终决定法院尚未裁定,但回看整个过程,就是一场精彩程度堪比TVB电视剧的豪门争产大戏,各方费尽心机,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要理解这场争产案,在继续阅读本文之前,先要知道以下几点: 1. 根据遗产法,某人去世,生前无立遗嘱,若能证明自己是该人的配偶,便有权分得一半遗产,其余遗产由合资格的子女所分。若无人可以证明自己是该人的配偶,则遗产全部由子女所分。 2. 本案中,共有5名女子声称与苑刚育有子女,故其子女有权分得苑刚的财产(约1600万加元),而5名子女的年龄在3-10岁不等。这5名女子在法庭上的代号分别为M1-M5。 3. 争产案的原诉人M1认为自己与苑刚属于夫妻关系。 4. 共涉及5位母亲及5个子女,5名子女都通过了亲子鉴定确证与苑刚的亲子关系。不过,苑刚胞弟苑强周三供称,共有7个儿童曾做亲子鉴定,以确定是否为苑刚所生。 以下是已知的几名女子在庭审中作证纪录。全部内容根据法庭审讯整理。 【M1】 1号儿童的母亲M1在庭审中表示,两人在一次朋友聚会上相识后同居,苑刚此后曾告之要移民加拿大,并且需要与另外一个女子结婚。 M1就在同居当年年底自苑刚父母家搬出,但从未发生不愉快事情。 M1表示不担心苑刚同他人结婚,指信任苑刚,搬出后也时常前去探望苑刚父母,而且也从未与其他男性有过约会式交往。 M1表示在认识苑刚后的第3年,苑刚已获得了加拿大枫叶卡,并告知她已经与在加拿大的女子开始办离婚,她因此搬回苑刚父母家中居住。 苑刚时常从加拿大返回中国与她相聚,两人也曾探讨日后前去加拿大结婚的事。同年,两人计划生孩子,M1在次年怀孕。 M1仍坚信两人有事实婚姻关系。在苑刚告知正与加国女子离婚后,她与苑刚计划怀孕并产子。两人曾在苑刚的父母家同居,双方家长曾会面,两人也都分别获得对方家庭成员及亲属认可。 苑刚死后 M1才知他另有子女 M1周二作证称,她同苑刚父母关系很好,以爸妈称呼两人。苑刚父亲身患癌症后,她也曾多次去医院护理,苑父心疼她的操劳,更以“儿媳妇”的称呼将她介绍给他人。 M1还指出,曾同苑刚及家人商议将孩子送来加拿大读书,M1及孩子、苑刚母亲更曾办妥加拿大签证,曾经计划2015年1月来加,但后来未能成行。 M1周三作供时表示,直到苑刚死后来到加拿大,才知道苑刚另有几个子女,当时感到惊讶且愤怒。她此后把苑刚的骨灰带回中国,并以佛教仪式安葬超度。M1也承认,苑刚曾告诉她要以假结婚的方式办移民,但苑刚与申请他移民的加国女子在苑刚家乡举办婚礼,她事后才知道。 M1周四时还供称,苑刚及胞弟苑强,曾计划将位于他们所居住中国北方一城市,由苑强出资购买的公寓单位,过户登记在她的名下,因她不同意,该物业就被登记在她与苑刚孩子名下。 M1也表示,2009年至2015年苑刚离世前,只要苑刚人在中国,且没有因生意及其他事情外出,苑刚都会与她同居在中国北方两个城市的两处公寓单位内。 【M2】 M2在出庭时主动向法官发言称,不满媒体报道庭审首日M1作证内容,指此前传媒的关注令她感到如“过街老鼠”,更担忧孩子长大后知道父母经历。 她哭求法官全面禁止传媒报道,使她在即将开始的作证过程中,个人及孩子信息不被披露。因此没有更多信息。 法官回应指,此案法庭已颁布严格的传媒报道禁制令,不得公开当事人个人资料,并向她解释加国司法体系中,法庭是向公众开放。 【M3】 关于M3和苑刚相识相恋的信息不多,她仅在出庭时供称,苑刚善于结交朋友,他最初以低价购买二手燃油,经技术处理后再高价转售出去,由此成功获得第一桶金。 M3更表示,知道苑刚有座驾挂可进出中南海的车牌,她说只能猜测苑刚的一些生意可能同政府有关,苑刚不愿让她参与其生意,并说这样做也是为保护她。 M3说苑刚多次讲述往事,说他事业刚起步时十分艰难,例如有时忙于工作一天只吃一个馒头。 【M5】 12月7日的庭审中,5号儿童的母亲(法庭代号母亲5,简称M5)周五首次出庭作证,她称苑刚当年颇费心机追求她,虽然两人分别身处温哥华和中国,苑刚仍经常通过微信对她嘘寒问暖,还承诺安排司机接送她去餐厅吃饭或做水疗(SPA),后来更约她一同前往美国拉斯维加斯旅行。 M5在法庭上供称,她与苑刚于2011年6月或7月,在中国北方一城市相识,她当时在一间公司工作,通过朋友在一个聚会上认识了苑刚。两天后,苑刚约她吃饭,席间还问她有没有男朋友。M5告诉苑刚她当时有男友,而苑刚则称自己是单身。约一、两个月后,苑刚又约M5来温哥华玩,M5认为苑刚当时在追求她,但并没有答应。 直至2014年春节期间,到中国过年的苑刚才再次联络M5,并约她在一间餐厅吃饭。那时M5已与男友分手,苑刚就表示自己一直单身,现在年纪大了,很想找个人结婚,安定下来。 之后苑刚返回温哥华,但就经常发微信给M5,问她每天有什么安排,说可以安排司机带她去一些餐厅吃饭,或是问她是否很累,可以让司机带她去做SPA。M5说,很明显感觉到苑刚在讨好她、追求她。 后来,苑刚又邀请M5来美国和加拿大旅行。由于M5只有美国签证,两人决定一起前往拉斯维加斯。苑刚不但帮M5订好机票和酒店,还问M5有没有美金。 M5告诉她手头没有美金,苑刚则称,M5毋须去银行换钱,因为银行排队很麻烦,他可以安排司机给她送1万美元过去。不过M5拒绝了这一建议,因为她认为“两个人建立恋爱关系初期,不应该涉及金钱”。 M5还要求苑刚订酒店时要订两间房,苑刚也照做了。刚到拉斯维加斯第一天,他们一起吃饭、看秀、去赌场玩。晚上苑刚要求在M5房间过夜,M5拒绝。 第二天,苑刚告诉M5说,他前一天晚上赌钱输了7万到10万美元,原因是被M5拒绝,心情不好。过了两天后,M5终答应苑刚的要求住在一起。 给68女友编名录、录视频 但事情很快发生了转折,M5当年怀孕后于2014年夏季来到温哥华,在苑刚西温住宅同居时,偶然在一个U盘内,发现苑刚列出交往女子名单,人数多达68人,也有苑刚与女子的性爱视频、女性裸照,以及3段由苑刚拍摄3个孩子的视频。 她说看到后全身颤抖、不停哭泣,但冷静下来后决定不去质问苑刚,而是避免冲突找借口先返回中国。 M5说:「苑刚外出我在家中没事,想用他的电脑上网看电影,他的电脑没设密码,我也发现一个U盘,好奇打开后,看到很多不可思议的东西。有一些女人照片及裸体照,也有他与女人的做爱视频,也有3段分别是3个孩子的视频。还有一个名单,都是女人的名字、年龄及所在城市等,以数字号码标注,共有68位。」 她说看到后十分震惊,全身颤抖、不停哭泣,感到自己被欺骗,想立即回到自己家中。M5说:「我冷静下来后决定找个借口回国,不想让他知道我是发现了这些丑恶的事情才走。第二天我告诉他国内家中有急事要回去,他很惊讶,说不是商量好去美国生孩子吗?」 M5供称回到中国后决定堕胎,但医生说胎儿已较大,堕胎风险大且会伤害身体。M5说:「经思想挣扎我决定生下孩子,孩子是他的,但也是我的。但我以后不会与苑刚再有男女关系,我们各自有权追求新生活。」 此后M5由母亲陪伴在美国生下孩子,费用都由苑刚支付,他也曾前去探望。M5说未曾与苑刚讨论此后孩子抚养费,称希望苑刚自觉履行父亲责任,否则通过法律解决。 在周五的结案陈词中,由分别代表5个孩子的多位律师分别引用加中不同法律对于婚姻和配偶的定义,力证本案唯一原诉人(法庭代号母亲1,简称M1)与苑刚之间不属于夫妻关系。 第1号及第5号儿童公共监护及受托人代理律师麦克拉蒂(Ross Mclarty)周五向法官迈尔斯(Elliott Myers)做结案陈词时指出,从M1提供与苑刚之间的微信聊天纪录来看,苑刚与M1之间没有恋爱关系(romantic relationship)。 他从未向M1说过恋人间的浪漫话语,也没有提过要让M1来加拿大,或是移民来加拿大。 此外,苑刚与其他几个母亲都曾去不同的地方旅行,但与M1却没有,即使回到中国也是住在北方一个大城市,而非M1所居住的家乡城市。 M1在作供时亦无法回忆起苑刚的许多旅行纪录,证明苑刚与M1的联系非常有限。在苑刚母亲的一封书信中,更是提到苑刚看上其他女人,不想再见M1和她的孩子。 麦克拉蒂还说,M1声称她与苑刚虽然没有结婚,但实质上是苑刚妻子身分。即使根据“配偶”(spouse)的定义,也要求两人居住在一起,且有感情及经济上的紧密关联,M1显然都不具备。 此外,他们也很少以夫妻身分一起参加社交活动,只有家人认可他们的关系,即使孩子在学校要求父亲参与的活动,苑刚也都没有参加。苑刚亦不向M1提供生活费,M1的钱主要来自苑刚母亲以及M1自己的母亲和家人。 3号儿童的代表律师沃瑟斯庞(David Wotherspoon)则指出,苑刚的生活方式形同花花公子,他从未想过与任何一位孩子的母亲真正结婚,但很明显他想要孩子。 若他有机会写遗嘱,相信也不会把钱留给M1,而是留给孩子们。 根据卑诗法律对“婚姻”的定义,夫妻双方要住在同一个地址的同一个物业里,而苑刚与M1分居两个城市;根据中国法律,“婚姻”则意味着必须到民政部门登记。他说,M1与苑刚的之间只能称为“关系”(relationship),而不能说是“婚姻关系”。 2号儿童的代表律师曹俊忠(Charles Cao)表示,尽管苑刚有很多钱,但苑刚在经济上没有支持M1和她的孩子,M1在家乡城市居住的房子也是苑刚的弟弟苑强所购买,登记在M1孩子的名下,M1亦从不认为这一物业是属于她的。 此外,M1几乎没有任何与苑刚的合照,苑刚和M1的孩子的合影也非常有限。其中两张照片明显拍摄于同一时期,都是孩子一岁左右的时候;另一个则是苑刚在春节与孩子共同出现在一个视频中的截图。M1亦无法提供与苑刚之间的电话通话纪录,微信的聊天纪录亦不足以证明她和苑刚的夫妻关系。 4号孩子的律师戴维森(Dean Davison)亦指出,苑刚只是想要孩子,这几位母亲都并非意外怀孕,而是苑刚有计划而为之。他只是孩子的父亲,并没有意愿与任何人结婚。 此案走向到底会如何?我们会持续关注。 更多全面消息,请点击此处查看加拿大都市网“华裔富豪苑刚被杀”专题。

加拿大華裔富豪分屍案:苑剛太能作了!給68個女友編名冊拍視頻

作者:都市加西追踪 鸡汤里的富豪都是通情达理严于律己,但是一旦富豪有个三长两短,报出来黑料毁三观。震惊温哥华的苑刚分尸案,庭审不断爆料: 苑刚给68个女友编制名册,自拍做爱视频  嫌弃加拿大护照不够强大 30万买鸡血石只是小case    分尸富豪遗产案周一继续开庭,苑刚被杀案发生于2015年5月2日晚上,42岁苑刚在自家豪宅被杀害,尸体被斩开百多份装在袋内,苑刚的表姊夫赵利被控以二级谋杀。多名子女分布在中国与加拿大,还有2名女子自称是伴侣前来争夺遗产。 加拿大警方和法院系统3年的调查和审理表明:案件越来越复杂(涉及遗产分配);案件越来越离奇(圈子套圈子:亲、色、情、钱环环相扣),案件中出场人物多为中国公民。 68个女友编清单 凶案发生地,西温豪宅 华裔富商苑刚遗产争夺案,5号儿童的母亲(法庭代号母亲5,简称M5)周一供称,她当年怀孕后于2014年夏季来到温哥华,在苑刚西温住宅同居时,偶然在一个U盘内,发现苑刚列出交往女子名单,人数多达68人,也有苑刚与女子的性爱视频、女性裸照,以及3段由苑刚拍摄3个孩子的视频。她说看到后全身颤抖、不停哭泣,但冷静下来后决定不去质问苑刚,而是避免冲突找借口先返回中国。 后宫庞大 需造册管理 M5说:「苑刚外出我在家中没事,想用他的电脑上网看电影,他的电脑没设密码,我也发现一个U盘,好奇打开后,看到很多不可思议的东西。有一些女人照片及裸体照,也有他与女人的做爱视频,也有3段分别是3个孩子的视频。还有一个名单,都是女人的名字、年龄及所在城市等,以数字号码标注,共有68位。」 她说看到后十分震惊,全身颤抖、不停哭泣,感到自己被欺骗,想立即回到自己家中。M5说:「我冷静下来后决定找个借口回国,不想让他知道我是发现了这些丑恶的事情才走。第二天我告诉他国内家中有急事要回去,他很惊讶,说不是商量好去美国生孩子吗?」 M5供称回到中国后决定堕胎,但医生说胎儿已较大,堕胎风险大且会伤害身体。M5说:「经思想挣扎我决定生下孩子,孩子是他的,但也是我的。但我以后不会与苑刚再有男女关系,我们各自有权追求新生活。」 此后M5由母亲陪伴在美国生下孩子,费用都由苑刚支付,他也曾前去探望。M5说未曾与苑刚讨论此后孩子抚养费,称希望苑刚自觉履行父亲责任,否则通过法律解决。 苑刚嫌弃加拿大护照不够强大 母亲1(简称M1)的律师英格拉姆(Ben Ingram)交叉盘问M5时,问为何选择美国而非温哥华生产?M5说:「我希望在温哥华生孩子,但苑刚说美国的护照最强大,而且这也是我们以前商量好的。 30万买鸡血石只是小case 此案周一在温市中心卑诗最高法院继续审理,M5继上周五后再次出庭作证。另外,此案母亲4(简称M4)昨日也首次出庭作证,她供称在协助打理苑刚生意时,自苑刚电子邮箱内发现另一女人信息,此后曾分手,但数年后复合,更经计划后怀孕。 M5周一主要由第1号及第5号儿童公共监护及受托人代表律师麦克拉蒂(Ross Mclarty)引导作证。她继续上周五证词说,她与苑刚2014年同去拉斯维加斯旅行同居后,也曾与苑刚的一对男女友人一道,即4人共同前去迈阿密等地旅行。当时苑刚说他年纪不小了,希望找个人安静过日子,更说他的同行友人刚在美国结婚,建议M5同他在美国结婚,但M5表示她当时回答说,感到苑刚脾气不太好,双方应有更多了解。 苑刚生前与豪车 M5表示返回中国不久即发现怀孕,通过微信告知苑刚,但他并未如自己预期般激动,令她感到意外。苑刚不同意M5堕胎的想法,说对身体不好及可能无法再怀孕等,并承诺生下孩子、身材恢复后去美国结婚。 苑刚也同意一道前去拜见M5居住在南方一城市的父母,M5说:「苑刚提前问我父母喜好,说要去买礼物,我说父母什么都有,最后苑刚花了30万元人民币,为我父亲买了一组篆刻印章的名贵鸡血石。」 两人与M5父母在餐厅会面,M5说苑刚当场拿出一个钻戒戴在她的中指上,并告诉父母孩子生下后去美国结婚。此后苑刚也曾去M5父母家饮茶聊天,也在家中住了数日。 M5说她的母亲对苑刚不太放心,曾前去苑刚家乡与他的母亲见面,被告知苑刚未婚无孩子。M5说她在苑刚西温住宅住下后,有一天在衣橱中发现一件白色女装睡裙,问苑刚时他生气地说:「你怎么这么多事!」 这富豪有钱有资源有时间, “作”出了新境界 鸡汤里的富豪很励志 法庭爆料的富豪毁三观

美國一脫衣舞娘得飛來橫財 繼承顧客六位數遺產

网上图片 飞来横财!美国一位前脱衣舞娘继承了一位顾客留下的六位数遗产,总共有223,000美元。 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34岁的维罗妮卡·贝克汉姆(Veronica Beckham)说,2014年7月,她在新泽西州大西洋城(Atlantic City)的“脱衣舞俱乐部”遇见HBO的一位主管米基·刘(Micky Liu)后,互相成了“朋友”。 网上图片 2015年3月,他们认识还不到一年时间,50岁的米基于被发现死在他的曼哈顿公寓里。米基患有糖尿病、心脏病,还酗酒。维罗妮卡声称,她和米基有一种“永久友谊”的关系,所以米基在生前,愿意让她成为他退休帐户和人寿保险的受益人,合计22.3万美元。 米基的妹妹刘梅(May Liu)对此非常气愤,她认为,维罗妮卡“作为一名专业的脱衣舞女,擅长运用胁迫和操纵手段”。刘梅认定是维罗妮卡以某种手段胁迫哥哥签署了遗产受益人,于是将维罗妮卡告上法庭。 据《纽约邮报》报道,法官表示对这个案子很无奈,除非有更靠前的受益人出现,比如米基的前女友,才可以提起诉讼。 网上图片 米基是在2014年10月至2015年1月期间签署了遗产转让协议。 2014年7月,米基和维罗妮卡在俱乐部认识后,米基回到了纽约,而维罗妮卡则飞往佛罗里达看望生病的母亲,但两人一直用电话和短信保持联系。在8月份,维罗妮卡回到新泽西州后因租房到期,曾和米基同居了1个多月。 米基的姐姐声称,米基和维罗妮卡有过性关系,但维罗妮卡否认了这种说法。她承认他们曾经谈论过性的问题,但他们只是纯洁的朋友。维罗妮卡说,在与米基同居的35天里,他让她睡在床上,而他自己则睡沙发。她后来又回到了脱衣舞俱乐部,每周在俱乐部工作两到三次。 2014年10月2日,维罗妮卡搬回了佛罗里达州,10月21日,米基将维罗妮卡确定为遗产受益人。仅仅三天后,他给她发了一封电子邮件,表达了他的爱意。“亲爱的维罗妮卡,我从来没有说过或做过任何有意伤害你的事。我爱你,关心你。我希望你知道。”他在10月24日凌晨4点左右写道。 2015年1月下旬,他前往弗罗里达州看望了她。据他的一封电子邮件显示,到那时,维罗妮卡似乎对米基越来越疏远了。 网上图片 米基在2015年1月20日的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我为你担心。我想念你。……缺钱吗?我不习惯不能和你联系。” 米基于2015年3月17日去世,维罗妮卡说她直到一个多月后才得知他的死讯。她否认自己是以美色骗取男人钱财的女人。她说,“可以肯定,我没有用任何手段诱使他将我定为遗产受益人。” 她表示,“我被那些耸人听闻、不真实的指控深深伤害了。” 维罗妮卡后来转行成为了一名造型师,专为RAP歌手弗洛·里达(Flo Rida)、史努比·狗狗(Snoop Dogg)这样的客户服务。 网上图片 米基的妹妹刘梅表示,她还没准备放弃诉讼。 来源:华西都市报

向下一代轉移資產 扣除稅費遺產只剩一半

■谭北鸿 本报记者 利亨理财金融兼经济分析师谭北鸿形容,他所接触的客户当中,只有20%认真考虑如何把资产转移下一代,原因是家人之间不想把这问题过于浮面免伤感情;也不乏有客户以为已订立遗嘱,明言相关产业留给谁就不会有任何争拗,但在加国,当资产人过世后,需经过遗产管理官计算与税务问题,完成相关程序后,遗产转移至子女动辄被扣减一半或以上金额。 谈到研究报告指出,安省受访者不欲与下一代讨论资产转移情况较全国比率高,达到64%,谭北鸿相信这与居住安省人士,以移民人口比例较多,他们很容易把原居地如何处理资产的一套,以为在加国也是一样的想法有关,而认为可以毋须与下一代认真讨论资产转移。他表示,加国处理遗产问题较复杂,并非资产负责人订立了遗嘱,决定把个人资产留给哪个子女就了事,他指出当一位拥有资产人士过世后,首先需经过资产管理官检证其名下资产,这方面需要收费;随后是遗产税问题,政府会向受益人征收遗产税;处理相关遗产方面,律师费及会计师费亦少不了,这或根据相关资产总数计算支付额。 谭北鸿举例说,如果以一个人管有300万元资产计算,他一旦去世,他的个人资产有可能会扣减一半甚至更多。至于有根据个人意愿订立遗嘱者,由于当中或涉及一些需要遗产管理官估值的资产,包括其名下生意、股票及楼房等,这也需要经过一段时间办理手续才可以转移给受益下一代。 他表示,以他接触的客户中,确实有部分客户担心将来承受资产的子女不懂得珍惜父母资产,抱“先使未来钱”心态,结果“败掉身家”。他向本报表示,较早时他接受本地一间大学的家长邀请,出席教导年轻人如何理财的讲座,有家长表示,本想与子女谈及资产转移事宜,但最终打消念头,原因是害怕“讲钱失感情”,与其这样倒不如避而不谈。

擔心子女敗身家 逾半長者未轉移資產

■加国有不少长者担心子女可能会“败掉身家”而对转移资产给子女大感迟疑。资料图片 本报记者 加国愈来愈多百万甚至千万富翁,然而一份有关本国个人流动资产超过50万元人士的研究指出,竟有逾半受访者没与子女讨论过如何把他们一手创造的资产转移给下一代,主因是他们担心子女可能会“败掉身家”;更有28%坦言不信任子女的另一半,而对转移资产给子女大感迟疑。 随着现时房价上扬,国人资产积累亦逐渐增长,不过本国人口老化同时严重,手持超过50万元流动资金且渐近黄金之年者,在一份昨天公布的研究报告中指出,逾半人士对把手上资产转移予下一代,表现得非常犹豫,大部分更会隐瞒下一代自己手上实际资产,也对资产安排避而不谈。 此情况在安省更见严重,64%安省持相当丰厚资产的受访者坦言,不打算与下一代讨论资产转移问题,较全国受访者平均高出10%。 该项研究是由一家财富管理公司所造,共访问了加国400位流动资产有50万元或以上人士,结果发现,他们对把手上资产转移予下一代甚有保留。 报告显示,受访者中有58%不打算与下一代讨论将来如何转移资产予他们,原因之一是他们并不相信下一代能够好好管理他们辛苦积累的资产。研究指出,32%受访者坦承有这样想法。 此外,36%受访者认为下一代对于从“父母荫”而来的“天降”财产,是不会有财政能力及智慧去好好管理,最终可能“败掉身家”。研究指,更有28%受访者并非不信任子女,而是不信任子女的另一半,担心辛苦积累的财产会管理不善。 进行是次调查的资产管理公司行政副总裁Sam Febbraro指出,加国人口老化加上婴儿潮一代透过物业价格升值及个人努力累积了丰厚财富,如何把个人资产成功有效地转移给下一代,且让下一代好好利用这优势,他形容家族间不应怕伤感情而逃避这议题,结果只会令资产欠缺良好规划下转移予下一代,令资产被错误运用。 他认为作为个人财务策划师,应为客户开展有关资产转移至下一代的话题,让客户明白如不尽早为此作出策划,最终只会令个人资产在不良环境下转移,破坏资产承传的主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