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05月25日 星期三 22:10:35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6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难民

美國難民接收中心很糟糕 看看加拿大這邊怎麼樣?

■■数据显示,加拿大移民羁押中心,在2017至2018年度,扣押达6000多人。 加通社资料图片 随着美国边境非法移民羁押中心因拥挤、卫生差等诸多问题,成为全球焦点,其他国家的同类设施情况又是如何,也开始引人关注。有媒体就走进加拿大边境服务处(CBSA)移民和难民羁押中心一探究竟。加国的羁押中心情况似乎好得多,孩子和母亲可以关押在一起,而且有游戏娱乐和看电视。 加通社指出,加拿大边境服务处可以在特定条件下扣押外国人和永久居民,例如可能存在安全威胁,或者不符合移民资格等。这些人会被关在各地不同的移民难民羁押中心。像是可容纳195人的多伦多羁押中心,和可拘留109人的魁省拉瓦尔(Laval)羁押中心,会按不同性别或家庭将人分开关押,有孩子的情况下,则一般会与母亲关在一起。中心每日提供饮食、游戏娱乐、电视等,还有户外休闲区。而温哥华的羁押中心则设在机场,最多容纳24人,一般关押时间最多不超过48小时。 除了普通羁押中心,他们也会选择省级监狱协助关押一些人,例如有暴力犯罪背景的高危人士等。 CBSA透露,2017至2018年度,他们共扣押的人数从上一年的4248人上升到6609人,其中1831人被关在监狱,比上一年的970人增长近一倍。 移民倡权组织Thinking Forward Network的西维尔曼(Stephanie Silverman)表示,这些被扣押者会被定期审查,审查间隔时间从48小时到30天不等,一直到他们被释放。他们中有的可能有条件地留在本地社区,有的可能被遣返,具体羁押的时间有多长,则没有限制。 羁押1人每天花费320元 统计显示,2017至2018年度被羁押超过99天的占3.8%,另有47.2%的人羁押时间为24小时或更少。其他则分别为25小时到48小时,或40天到99天不等。CBSA表示,羁押这些人每天所需费用为320元。另外,被羁押人士也被允许,寻求非政府组织帮助或是求助法律顾问等,也可随时约谈CBSA人员。 而如果家长被羁押,随行的未成年人将何去何从的问题,CBSA方面就强调,根据法律,在任何移民羁押中心,都要保障儿童的最大权益,确保他们得到妥善安排。理论上,可以由家长决定是否让孩子与他们一起被关押。 数据显示,2017至2018年度共有151名未成年人士,被关在羁押中心,其中144人有家长或监护人陪同。 本报综合报道

聯邦想把部分難民分流到多倫多!計劃告吹?

联邦政府去年推出的庇护难民分流试验计划,因得不到省府支持而告吹。加通社 联邦政府静悄悄地结束了曾广泛宣传的庇护难民分流试验计划,该计划目的是将庇护难民分流出多伦多及满地可较挤逼的庇护中心,但因为得不到省政府支持而告吹。 据加通社报道,该试验计划是在去年宣布,当时多伦多市府及魁省政府都因为大批庇护难民涌入,令临时房屋不胜负荷表示忧虑,渥太华于是提出试验计划,看难民是否愿意在等候难民申请期间,被安置到多伦多或满地可之外的地区。联邦政府指这计划需要得到省政府的支持。 安省首先表示不会支持 但当联邦政府初步接触安省省府,福特政府已表示不愿意参与,逼使渥太华向其他市镇政府找寻庇护中心。 联邦边境安全及打击全国有组织犯罪部长贝理尔(Bill Blair)的发言人卡迪厄(Marie-Emmanuelle Cadieux)表示,这计划成功把5个家庭重新安置在安省南部的漆咸肯特镇(Chatham-Kent),但更大型的计划则需要省级政府支持,所以该计划现已完结。

多數加拿大人認為政府不該接收更多難民

一项最新民调显示,多数加拿大人反对政府接收更多难民。 由民调机构Public Square Research和Maru/Blue共同的调查发现,超过四分之三(76%) 同意加拿大应该采取更多措施鼓励有熟练技术的劳工移民到该国,而57%表示加拿大不应接受更多难民。 对于移民专家和倡导者来说,调查结果并不令人意外,他们说目前世界各地对移民的态度趋于保守,特别涉及难民问题时,许多人会摇头。 缅省移民和难民社区组织执行主任布朗札斯卡(Dorota Blumczynska)说,比起过去,现在乐意接受并欢迎难民的程度下降。 比因尼(Alemayehu Beyene)一家人大约两年半前抵达加拿大,现年55岁的他是在25年前逃离埃塞俄比亚、并在苏丹难民营度过大部分时间,他说:“也许他们不明白我们为什么来到这里,没有人想成为难民。”但他很惊讶调查显示许多人反对接收难民,他依然感到加拿大对他们很友善。 专门研究难民和移民问题的渥太华大学教授克拉克萨克(Christina Clark-Kazak)说,调查结果反映了加拿大移民政策长期以来以劳动力市场需求为中心的传统。数据显示,过去十年中,保守党和自由党政府都是经济移民为重,每年占移民总数的53%至63%。“很多移民政策的问题在于我们只是孤立地思考个人,我们只把他们视为经济参与者,难民往往被政策制定者视为‘很好、应该要有的’,但不是优先事项。” 接受访问的4,500名成年人中,其意见还包括:  64%的受访者表示非法移民正成为严重问题。 56%的受访者表示接受太多移民将改变加拿大。 24%的受访者表示,过多的移民都属于明显的少数民族。 克拉克萨克说,目前全球掀起种族主义问题,加拿大亦不能幸免于这种趋势。 魁省协和大学政治学教授,同时担任移民政治研究主席的教授帕凯(Mireille Paquet)相信,随着联邦大选的临近,移民问题可能会进一步两极分化。 稍早前,联邦移民难民和公民事务部长胡森(Ahmed Hussen)说,希望进一步增收难民。整体移民总目标将在今年增加至33万人,2021年会增至35万人。 图:星报 v01  

聯邦或增收難民 胡森:這麼做是為了解決這個問題!

■联邦移民部长胡森(Ahmed Hussen,图) 尽管有些人对加拿大广收难民有不同意见,但联邦移民部长胡森(Ahmed Hussen,图)周四说,他希望增加接受难民的人数,每年都会争取更多的难民数量。 周四(6月20日)是世界难民日,胡森在一场会议上提到,要增加难民数量,可以让他们进入经济移民的系统中。他说,去年加拿大启动了一个试点计划,该计划旨在将肯尼亚和中东有熟练技术的难民,与省提名计划的经济移民流程相匹配。他说,如果能扩大此计划,就能将更多难民带进加拿大,而现在的难民很多是技术娴熟的人,他们可以帮助填补全国工人的短缺问题。 “世界难民日”本称为“非洲难民日”,2000年时定调为世界难民日,但过去10年,难民问题越来越严重和棘手,光是2014年,因战争等而流离失所的全球难民达到5,950万人,包括难民1,670万、寻求庇护者110万、在国境内流离失所者3,330万。这数字比2013年增加了830万人,创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最高纪录。 综合报道

高學歷難民重返專業 門戶計劃幫他們「找回」證書

■■来自叙利亚的奇蒂吉安说,门户计划改变了她的生活。 星报   星岛日报讯   拥有法律学位的一名叙利亚女子,在逃离家园后失去一切,加拿大的一项试点计划让她燃起重操故业的希望。 现年36岁的奇蒂吉安(Talar Chitjian)和她的丈夫2015年12月从战火纷飞的黎巴嫩逃到加拿大,是首批受到加拿大热情欢迎的叙利亚难民中的一员。 虽然她很高兴在加拿大展开新生活,但也渴望能够再次执业。 虽然有来自叙利亚的法律学位和4年的法律实践经验,奇蒂吉安初到加拿大时却遇到了障碍。 她想进入加拿大的法学院学习,却被要求直接从她的母校阿勒颇大学(University of Aleppo)发送相关文件,但是该大学早在战火中被摧毁,所有的纪录都找不到了。奇蒂吉安非常沮丧。 直到2017年的一天,事情出现了转机,奇蒂吉安获得一家社区机构的邀请,参加一个名为“门户计划”(Gateway Program)的试点项目,该项目专门帮助叙利亚难民“重建”他们的证书,让他们的技能和知识继续派上用场。 开发该项目的非牟利机构 World Education Services (WES)负责人马达尼(Shamira Madhany)表示,该项目的想法起源于一次社区圆桌会议,他们注意到大批来到加国的叙利亚人,有很高的学历,但在逃离家园时太过匆忙,没有携带证书文档。 试点计划18个月 84%证书获认可 而WES的数据库中包含有关世界各地教育系统的资讯,包括课程描述和大学系主任姓名等详细资料,工作人员可以根据申请人提供的部分资料和文件副本或照片,“重建”他们的课程讯息,进而向他们发放替代的证书评估报告。 据马达尼介绍,共有337名叙利亚人参加了这项为期18个月的试点计划。 在使用评估报告申请入学的人当中,四分三的人获课程接纳,专业涉及财务、早期教育、法律等;在使用报告申请执业执照的人中,84%的人证书被监管机构认可;而在使用报告找工者当中,超过60%找到了第一份工作。 对奇蒂吉安来说,该项目帮助她在去年9月成功进入约克大学奥斯古法律学院(Osgoode Hall Law School at York University),学习普通法的硕士课程。她希望在2020年参加安省律师考试。 奇蒂吉安说:“我在叙利亚的战争中失去了一切,但我从未失去对法律的热情。门户计划改变了我的生活。” 目前该试点项目已经成为永久项目,服务对象范围扩大到阿富汗、厄立特里亚(Eritrea)、伊拉克、土耳其、乌克兰,以及委内瑞拉的难民。 本报综合报道

難民潮墨西哥束手無策 聯合國:加拿大幫幫忙!

■■星报 加拿大的难民数量又要增加了?难民潮令墨西哥束手无策,这时候联合国开始呼唤加拿大出手了...联合国敦促加拿大协助墨西哥安置一些最弱势的中美洲难民,包括妇女、儿童,以及同性恋和跨性别人士(LGBTQ)。 据加通社报道,由于一些中美洲国家面临严重的暴力事件,迫使不少家庭逃离家园向北迁移,墨西哥正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墨西哥边境采取更强硬政策之后,联合国难民署(UNHCR)驻墨西哥代表曼利(Mark Manly)本月早些时候到访渥太华,与联邦政府官员会面,寻求加拿大协助重新安置更多从中美洲抵达墨西哥的难民。 联合国难民署的数据显示,2018年从洪都拉斯、萨尔瓦多和委内瑞拉抵达墨西哥的难民人数,比上一年增加了103%,从近1.5万人飙升到大约3万人。 曼利说,由于经济增长和需要外国劳工,许多难民在墨西哥已得到安置,但逃离团伙暴力的妇女和女童,以及跨性别和同性恋人士,需要在其他地方重新安置,因为他们在墨西哥并不安全。 他表示,联合国难民署希望“减轻墨西哥的压力,让这些人在加拿大获得安置”。 曼利指出,犯罪团伙在中美洲十分猖獗,他们向平民勒索钱财,杀害其他帮派成员,并不断招募青少年男女加入他们的团伙。任何挡他们路的人都面临着严重的危险,所以人们整个家庭一起逃离家园。 联邦未能提供确切数据 他补充说,加拿大已经在技术上为墨西哥的难民系统提供支持,并且安置在该地区面临风险的人,包括LGBTQ人士。 至于加拿大最近接收了多少在墨西哥寻求庇护的难民,联邦移民、难民及公民部长胡森(Ahmed Hussen)的发言人佐利克(Lise Jolicoeur)未能提供确切数据。 不过她表示,加拿大是彩虹难民协会(Rainbow Refugee Society)的伙伴国,该协会帮助赞助来自世界各地的LGBTQ难民。 她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今年我们设法赞助了64名这类难民,这是创纪录的人数。” 综合报道

多倫多LGBTQ難民攝影展 好震撼!

莫赫塔尔的同性恋身分,在埃及不被家人和社会接受。星报 在多伦多举行的一个摄影展,透过图片和分享,讲述一群难民受压迫的故事,这些难民均为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人士(LGBTQ)。 这个在多伦多Daniels Spectrum艺术文化中心举办的摄影展,被拍摄的有20人,分别来自10个国家,他们有些正在申请难民资格,有些已取得加国永久居民身分。该摄影展将一直举行至7月31日。 23岁的莫赫塔尔(Miral Mokhtar)表示,由于自己是同性恋者,在埃及不被家人和社会认同,并接到死亡恐吓。在加国同性恋维权组织“彩虹铁路”(Rainbow Railroad)的帮助下,她和23岁女友侯赛恩(Nouran Hussein),在去年5月抵达多伦多。 仍遭本地阿拉伯社区恐吓 莫赫塔尔说,即使在本地的阿拉伯人社区,她们都同样被恐吓。 今年39岁,来自肯尼亚的布塔尔(Biko Beauttah)表示,跟同性恋者不同,他的跨性别身分无法隐藏,他在肯尼亚不可以进入厕所,或参与体育比赛,他在2016年抵达加国。 该摄影展由联合国难民署(UNHCR)赞助。UNHCR的拉罗斯(Lauren La Rose)指,全球仍有77个国家,将同性恋视为刑事罪行,其中有7个国家,更会被判死刑。 前来参观的巴基斯坦移民阿西夫(Ibtehaj Asif)说,最初对这个摄影展感到不安,因为同性恋在巴基斯坦社会中不被接受。他看到两人的经历后感到鼓舞,但他认为加国社会的宽容度,仍然有待提高。

聯邦政府要給邊境居民發$40萬! 納稅人怒: 邊砸錢邊收難民?

加拿大都市网原创作品(ID: dushi-ca)  作者:小星 今天早上关于加拿大联邦政府的一条新闻,很快在推特上了热搜。  联邦政府决定拨款$405,000元给美加边境居民,作为他们生活长期受到非正常移民(irregular immigrants)干扰的补偿。 谁可以拿到这笔补偿? 并不是所有居住在美加边境的居民都可以获利。此笔赔偿是特定为居住在蒙特利尔南部Roxham Road的魁北克居民预留的。  Roxham Road距离蒙特利尔约50公里,自2017年开始,全境约96%的非法跨境移民(illegal border crosser)都是从这里进入加拿大的。  边境安全部长Bill Blair称,Roxham Road原本是安静的乡村公里,自非法移民抵达以来,这里不得不应对交通拥堵,噪音和临时边境安全基础设施建设等各种问题,大大干扰了居民的正常生活。 获得补偿的标准及金额是什么? 根据联邦政府上个月提交的一项议事日程表,这笔$405,000的补偿将分给Roxham Road附近的45户居民。 补偿金额标准基于房屋与边境的距离远近。 政府文件显示,其中8个家庭将获得$25,000的最高补偿,15个家庭获得$10,000,距离最远的22个家庭将获得$2500。 为了这个补偿项目,政府已经于去年为这笔付款定下了高达$485,000的预算,包括应急基金以防更多家庭需要这笔补偿。 面对政府的这一决定,推特网友大呼失望。 主要观点是:除了砸钱,就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了? ”将这些非法跨境者拒之门外,不需要花这么多钱吧? “这笔钱应该用来加强边境” “大错特错,本可以避免的” 还有吐槽自由党和杜鲁多的: “自由党解决一切问题的办法就是砸钱” “这就是在给纳税人疯狂打脸” 还有讽刺”他们的行李箱不错“ 加拿大移民部消息,截止2018年12月,加国边境共接待了38,646名非法跨境者,其中4,447名被接收。 这个数据还仅包含个人跨境,再加上海外难民的安置,政府的每年花销可见一斑。 补偿边境居民合情合理,但作为纳税人,相信我们有理由问:除了砸钱,对待非法移民、难民,加拿大政府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

農夫與蛇?土耳其油輪救起百名難民 結果被劫持了

来源:海外网 土耳其一艘油轮早前在地中海救起约120名移民。然而这些移民却在获救后反过来于周三(27日)劫持了该油轮,并迫使油轮改变航线,由原定南下前往利比亚变为北上前往欧洲 综合美联社及意大利安莎通讯社报道,船员们原计划带着他们救出的这群移民前往利比亚,但移民们却在离利比亚海岸仅6英里(约9.5千米)的地方控制了这艘船。事发后,意大利内政部长萨尔维尼确认这艘被劫持的船是土耳其油轮“El Hiblu1号”。他将目前发生的情况描述为“公海上发生的第一起海盗行为”。作为反移民政党“北方联盟”领袖的萨尔维尼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讽刺道:“那些可怜的漂流者,劫持救起他们的商船,只因他们想决定商船的去向。” 截至目前还没有有关“El Hiblu1号”上船员状况的消息。且在该船仍在海上航行期间,也暂时无法获得或难以证实有关此次劫持事件的其他信息。但根据该船现在的航行路线,这艘船将有可能驶往意大利的兰佩杜萨岛或岛国马耳他。然而这两国政府都誓言不会让这艘油轮进入它们的领海。   马耳他武装部队表示,当地时间27日晚间早些时候,在这艘油轮仍在利比亚领海内的时候,该国军事武装人员已经做好准备随时待命。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马耳他军方官员告诉当地媒体,马耳他不会允许被劫持的油轮进入该国海域。与此同时,萨尔维尼也表示,虽然由于天气状况不太好,目前还不清楚这艘油轮最终会抵达马耳他还是意大利兰佩杜萨岛,但他要给“海盗”们传达一个信息:“别想靠近意大利。”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不久,欧盟才决定取消在地中海针对难民船的海上巡逻,只继续在空中监察。因此这次的海上劫持事件也引起了各界的广泛关注,还有营运救援船及监察各国政府如何对待难民的私营团体,呼吁外界怜悯油轮上的难民,希望欧洲国家“以基本人权的名义采取行动,谨记我们处理的,是正在逃离地狱的人”。

曾經幫助斯諾登藏身香港的他們 如今來加拿大了

■■罗德尔母女抵达多伦多机场。加通社 综合报道 曾在2013年协助美国前特工斯诺登(Edward Snowden)在香港藏匿的其中一个家庭,获准以难民身份前来加拿大定居。 42岁的罗德尔(Vanessa Rodel)及其7岁女儿凯纳(Keana),在周一抵达多伦多皮尔逊机场,她们计划在周二前往满地可,展开在加拿大的新生活。 罗德尔向记者表示,经过长时间等候,很开心最终可以来到加拿大。 斯诺登在接受Radio-Canada访问时表示,对于母女两人获得难民资格,感到欣慰。斯诺登回忆道,罗德尔在香港的住处非常狭小,虽然她们十分贫困,但仍愿意帮助他,并与他分享仅有的资源。 在2013年,一名与斯诺登合作的满地可律师,安排斯诺登藏匿在香港的7名庇护申请人家中,罗德尔是其中之一。 斯诺登曾经是美国国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简称NSA)的合约员工,由于他披露美国政府的秘密监控计划,被指泄露高度机密的政府文件,一直遭到美国当局通缉。斯诺登最终逃到俄罗斯,并在当地居住至今。 ■■斯诺登接受访问时表示,对于两人获得难民资格,感到欣慰。CBC 菲律宾逃香港 申请庇护遭拒 罗德尔在2002年从菲律宾逃到香港,并于2010在香港申请庇护,但申请遭拒。 一家非牟利组织的发言人考克斯(Ethan Cox)称,已为其余在香港曾经协助斯诺登的庇护申请人,提出加国难民申请。考克斯说,其他申请人仍在等候审批。 考克斯称,罗德尔在菲律宾遭到当地极端组织绑架和强暴,在收留斯诺登后,罗德尔害怕被香港当局送回菲律宾。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未有对罗德尔的该项庇护申请个案进行查证。 罗德尔向Radio-Canada表示,香港当局曾向她查问有关斯诺登的事情,她拒绝合作,当局随即停止发放生活补助金。

逼真!最新電話騙局:假冒官員來電顯示,專門針對這類人!

■■匪徒冒充加拿大移民及难民局的电话骗局,近日有升级趋势。 网上图片 本报记者 加拿大移民及难民局日前发表公布表示,不法之徒冒充该局专向移民和难民致电诈骗的事件,近期更加猖獗。有骗徒利用公开的移民及难民局人员姓名和联络资料,令他们的假冒来电显示更加逼真。 该局指出,自2017年12月开始,便出现冒充加拿大移民及难民局的电话骗局。不法之徒会致电本地移民和难民,讹称他们正在受查及欠款,诈骗陷阱通常是针对移民及难民聆讯个案的事主,当中包括过往和现存的聆讯个案的当事人。 该局强调从不会向当事人讨钱  多名骗局受害人报称,他们曾接获声言是加拿大移民及难民局代表人员之电话,来电者告诉他们是正在遭受调查,他们亦拖欠金钱。 在上述一些情况,上述来电显示正是“加拿大移民及难民局”(Immigration and Refugee Board,缩写IRB)或“加拿大皇家骑警”(Royal Canadian Mounted Police)的英文名称。 当局进一步透露,这类骗局近日更有所升级,骗徒已开始利用公开的移民及难民局人员姓名和联络资料,令他们的假冒来电显示更加逼真。 移民及难民局强调,该局从不会向当事人讨钱。该局现仍继续与执法机构合作追查涉案骗徒身份,并瓦解他们的运作。 移民及难民局又称,该局在保障当事人私隐方面是非常认真,亦具备强效防护措施去保障当事人的私人资料。若任何人士接获类似上述来电,切勿遵从对方的任何要求,应立刻停止对话收线,并应联络加拿大反诈骗中心(Canadian Anti-Fraud Centre):1-888-495-8501。如果怀疑自己堕入了诈骗陷阱,便应尽快致电所属地区警队报案。

500難民居住的多倫多這家酒店要賣了!

■■一群叙利亚难民小孩,在Toronto Plaza酒店走廊踢足球。星报 多伦多一间酒店最近易手,私人开发商可能重新发展,该酒店目前有大约500名无家可归者和寻求庇护的难民居住。 在2016年的5个月中,Toronto Plaza酒店成为至少1,200名叙利亚新难民的临时住所,而他们是作为加拿大大规模重新安置计划的一部分抵达这里的,这一计划总共将要安置6万名逃离内战的叙利亚人。 这1,200名难民由联邦政府资助,在等待永久性住房的同时,暂时获安置在这家位于北约克(North York)的酒店。自2016年12月起,多伦多市政府租下位于威尔逊大道(Wilson Ave.)、400号公路附近的这间酒店,应对避难所人满为患的情况,并花费500万元提供服务。 多伦多市府曾试图洽购 该酒店共199间客房,每晚可容纳500人。尽管待定的新计划虽然意味着市府将失去这些安置宿位,但预计短期内不会立刻受到影响。 多伦多庇护、支持和住房行政部门(Shelter, Support and Housing Administration)的塞拉甘尼亚(Greg Seraganian)表示,当酒店去年由业主霍斯皮特尔蒂(Virk Hospitality)出售时,市府确曾接洽尝试购买,但是“物业规模大于所需”。 综合报道

加拿大難民個案堆積如山 2年內數量飆近7倍

最新一期《移民通讯汇编》援引加拿大边境服务局(Canada Border Service)文件指,过去数年以来,接受安全背景审查的加拿大难民申请人数量激增,积压案件两年内增加了7倍,其中有超过40%是本人已经在加拿大,却迟迟未完成审查。 今期《移民通讯汇编》根据资讯自由法取得的文件披露,加拿大在全球各地的使领馆和签证机构,一般会将成年的难民申请人及部分访问签证或永久居民身份申请人的案件,转介给加拿大边境服务局所属的“国家安全审查科”(National Security Screening Division,简称NSSD),对申请人的背景作出安全审查。审查的结论一般包括“通过”(Favourable)、“有保留通过”(Favourable with Observations)、“不通过”(Non-Favourable)、“无法结论”(inconclusive)、“暂缓结案”(On hold)、 “不须做出建议”(No Recommendation Required,NRR)等几种。 文件显示,申请加拿大访客签证(Temporary Resident,TR)、永久居民签证(Permanent Resident,PR)及难民身份的人士(refugee claimants),都有可能被转介到NSSD接受国家背景审查。总体而言,3类个案在2016年2月至2018年2月两年期间,转介数量增加了23%,而同期处理个案人手只增加了3%。 因此,这3类转介案件的积压情况在这两年内都有明显恶化。 一般情况下,所有已成年的难民申请人都要接受安全审查,因此在NSSD审查案件中以难民申请人比例最高,占所有新增案件的34%。上述两年内转介案件由2016年2月的12,546件增加到2018年2月的36,276件。 文件显示,在这一时间段中,受审查的难民申请人有87.9%通过了安全背景审查,不需做出结论的占11.4%,无法作出结论的占0.6%,未通过的占0.2%。还有1.6%案件暂缓结案。难民申请人背景审查积压案件的数量由2016年的1,683件猛增至2018年2月的11,745件,两年内增加了近700%。积压案件中,有超过40%是本人已经在加拿大而尚未完成背景审查的难民申请人。 访客签证申请人中安全背景审查积压案件数量由2016年2月的1,274件激增到2018年2月的8,138件,两年内增加了近630%。永久居民签证申请人积压的同类案件数量由2016年2月的2,462件增加到2018年2月的8,584件,两年内增加了近345%。 上述三类申请案积压的总数在两年内增加了525%。 文件还显示,在访客签证及永久居民签证申请人被转介接受安全背景审查的案件中,以全球13处加国使领馆转介的案件“无法结论”的比例最高。其中北京、广州、上海和德里等4处使领馆,合共向边境局转介了14,339宗访客及永久居民签证申请个案,当中2,237宗案件“无法结论”,占全部转介案件的15.6%。无法结论的案件中有许多是所包含的强制信息量,不足以令边境局做出有效的审查。但是这种情况没有被列为“信息不全以致无法进行审查”的单独类别,因而都被笼统归入“无法结论”或是“暂缓结案”类别。 以地区而论,负责处理中东地区申请案的加拿大驻土耳其首都安卡拉(Ankara)使馆转介的永久居民和访问签证申请案最多,在该处上述两类案件的积压情况也最严重。其中申请访问签证的伊朗公民是被安卡拉使领馆转介及案件积压最多的人群。出生于伊朗的申请人目前被积压的三类申请个案数达7,139宗,排第一位。出生于尼日利亚和中国的申请人的积压个案数排第二及第三位,分别积压了2,662宗及2,552宗。 魁省改革移民法 撤万八技术移民申请 魁省政府引进改革该省移民法的措施,包括更重视新移民的法语能力,以及本地就业市场需求。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根据魁省9号法案(Bill 9),目前正在轮候审核的1.8宗技术移民申请个案,将会全部撤销,并且退回申请费用给申请人。此外,未来处理移民申请的机制,不再早入纸早审核,而是根据本地就业市场需求而定。 目前约有1.8宗由2005年至2018年8月2日期间,入纸的技术移民申请个案,还未有审批结果,而这些个案将会“一笔勾销”,但受影响的申请人都会获得退回申请费。这对魁省带来1,900万元成本。 另外,魁省去年12月宣布,2019年移民名额为4万人,较2018年减少1万人。魁省失业率去年跌至历史最低的6.1%。

40年最慘火災 敘利亞難民家庭7名子女燒死

■■房屋烧通顶,窗户与墙壁均被烧穿。加通社 本报综合报道 新斯高沙省哈利法斯(Halifax)周二凌晨一场大火,夺去七名儿童的生命,死者来自同一个叙利亚难民家庭,惨剧震惊全国,总理杜鲁多表示无法用言语来表达悲痛。 据《多伦多星报》报道,事发周二凌晨大约零时30分,在哈利法斯Spryfield社区一幢房屋发生大火。该市消防局副局长梅尔德鲁姆(Dave Meldrum)表示,在零时41分接到多个911报警电话,消防员到场发现火势十分猛烈,尽管花一小时就控制火势,遗憾的是在屋内发现了七名死者。 此外,事件还造成两名成年人受伤,其中男户主情况危殆,女主人则受轻伤,不过情绪已经崩溃。 原定下周搬离该房屋 ■■该叙利亚难民家庭,在2017年9月抵达加国。加通社 起火的是一幢两层高独立屋,共有3间卧室。屋子已被烧通顶,窗户与墙壁被烧穿,几乎成了一堆废墟。 所有7名死者来自同一叙利亚难民家庭,年龄介乎4个月至15岁。他们是在2017年才抵达加拿大。据这个家庭的私人担保人在脸书表示,他们原定在一周之后就搬离出事的房屋,到市内另一社区居住,却发生这宗惨剧。 梅尔德鲁姆表示,这是在记忆中见过的最大伤亡的火灾。目前调查仍处于初步阶段,他拒绝猜测可能的起火原因。 哈利法斯副市长曼奇尼(Tony Mancini)在记者会上表示,整个城市都感受到巨大的悲痛,无法想像这个家庭所经历的一切。 总理杜鲁多周二发出推文,表示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事件,尤其是儿童遭遇这样的惨剧。他对死难者家属表达最深切哀悼。

「仿冒」加拿大移民部長驚現臉書 專騙難民!

■■仿冒移民部长胡森的网页,采用了他的照片。CBC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社交媒体Facebook上出现了仿冒加拿大移民部长胡森的网页,在网页上用阿拉伯语和英语欢迎移民选择加拿大落户,并提供收费的移民加拿大服务。 虽然该Facebook网页上把加拿大移民部长Ahmed Hussen的姓多加了一个字母S,但却使用了胡森的照片,以骗取想来加拿大生活的移民和难民申请者的信任、进而诈骗他们的金钱。 才脱伊斯兰国魔爪 险被骗徒所害 两年前逃离伊斯兰国暴力杀戮的伊拉克库尔德难民阿迪(Dana Adil)一家不久前,就差点成了这个诈骗网站的受害者。 阿迪告诉CBC,他和妻子带着4个孩子逃离了被ISIS攻占的村庄,其中两个孩子生下来就是瞎子;逃亡两年来,他们想尽办法想找到像加拿大这样对移民和难民开放的国家定居下来;两星期前某天的半夜里,他收到一个署名是加拿大移民部长胡森的Facebook短信,表示欢迎他和家人移民来加拿大。 阿迪见到这个短信非常兴奋,但发短信的人拒绝与他通电话,只是通过用英文写的短信进行联系。阿迪不懂英文,只能通过在伊拉克的姐姐提供翻译。 没上当因拿不出钱来 冒名顶替加拿大移民部长胡森的那个网络骗子问阿迪是否有3,550加元,用来缴纳全家六口人的移民手续费和前往加拿大的机票费,并说,这些钱是加拿大移民部规定必须缴纳的费用。 阿迪最后没有上当,这并不是因为他判断出这是个骗局,而是因为他实在拿不出钱来。 移民部长胡森称,他对诈骗分子冒名顶替进行诈骗感到很困扰,并强烈谴责诈骗分子对处于水深火热、流离失所境况的难民下手敲诈的无耻行为。 资料来源:加拿大国际广播电台(RCI)

接收非法越境難民 至2020年加拿大總共花這個數!

■■非法越境的难民,为联邦政府带来沉重财务负担。CBC 据本国媒体Post Media最近获得的文件显示,皇家骑警过去两年共花费660万元,应对从美国非常规越境进入加拿大的难民。联邦国会预算办公室报告估计,到2020年底,联邦和省政府在非法越境难民事务上的总支出,有可能达到6亿元。 近两年来,由于美国总统特朗普收紧难民政策,很多滞留美国的难民越境北上,到加拿大申请难民。2017年有18,800人,2018年超过18,500人。这些人大多数是从魁省与美边境进入加国。 政府的文件显示,由于要全天候执勤,骑警的花费大部分是用于支付警员的加班费。其他费用包括创建临时岗亭,为非法移民提供食物、婴儿食品、甚至纸尿裤等。 联邦国会预算办公室在去年底的一份题为《加拿大为南部边境非常规越境者支出花费》的报告中,估算出接收非法越境者的花费,平均每人约为14,346元。 报告估计,2017至2018年处理难民申请的总花费为3.4亿元;而预计2019至2020年将增加到约4亿元。而这只是联邦政府层面的花费。报告指,难民申请过程中,还需要省和市政府提供日常和社会的服务,那也需要不小开支。 报告还根据目前的状况推测,到2019年末,联邦政府和省政府在非法越境难民事务上的总支出将超过5亿元,到2020年底,有可能达到6亿元。 魁省为越境难民欠债3亿 联邦政府已宣布拨款5千万元给两个省,以补偿他们接待越境难民的花费。至于各省到底花了多少钱,以后还能不能得到联邦政府补偿,现在都没有清楚的规定。 多伦多市曾提出,要联邦政府拨款6,450万元支付与移民社会服务相关的费用,而安省估计每年为难民申请者所花的费用约为2亿元。 魁省则表示,在为越境难民提供服务方面,已经欠债约3亿元。魁省强调,边境问题应属于联邦管辖范围,因此,非常规入境难民的费用应由联邦政府承担。资料来源:加拿大国际广播电台(RCI)

本國難民問題連連 杜魯多又撥款援助委內瑞拉難民

■■杜鲁多在利马集团会议上发表讲话。Global   本报综合报道 利马集团会议(Lima Group)周一在渥太华召开,加拿大承诺将资助5,300万元,援助委内瑞拉难民。 由于日益严重的粮食短缺,委内瑞拉面临美洲有史以来最大的难民危机。总理杜鲁多在利马集团会议开幕式上表示,加拿大正加紧协助解决委内瑞拉人民最紧迫的需求,包括近三百万难民问题。  加拿大政府至今已拨款220万元,帮助最近数月逃亡邻国的委内瑞拉难民。加拿大政府周一又承诺再提供5,300万元。杜鲁多表示,会将在这笔资金交给该地区值得信赖的合作伙伴进行分配。 目前执政的委内瑞拉总统马杜洛(Nicolas Maduro),否认委内瑞拉普遍存在粮食不安全问题,反而称这是国内局部供应问题。 ■■瓜伊多通过视频参加利马集团会议发表讲话。加通社 研究进一步支持瓜伊多 有独立观察家指出,委内瑞拉曾经是南美洲最富裕的国家之一,但马杜洛政府对价格进行社会主义式的控制,对外币(主要是美元)进行限制,国内粮食产量急剧下降。 加拿大与许多盟国,均视委内瑞拉反对派领袖瓜伊多(Juan Guaido)为委内瑞拉的合法领导人,而不是目前执政的马杜洛政权。利马集团各国外交部长在渥太华会议上,已对如何进一步支持瓜伊多进行探讨。 瓜伊多周一通过视频参与会议发表讲话,他感谢加拿大和利马集团的支持,同时要求伙伴国家加倍外交努力,帮助减轻马杜洛对政权的控制。 他说,他们离自由已经非常接近了,这也是国际力量支持的结果,但不幸的是,委内瑞拉仍在独裁统治之下,这也是现在要增加压力的原因。 杜鲁多周一宣布,他将正式承认瓜伊多选派的特使布朗柯(Orlando Viera Blanco)为委内瑞拉在加拿大的合法代表。 自马杜洛1月10日开始其第二个任期以来,整个委内瑞拉都爆发了抗议活动。他去年在一个被加拿大、美国以及其他国家视为非法的选举中,当选连任。

聯邦撥款過億安置難民 安省魁省:杯水車薪

联邦政府昨天宣布,拨款1.147亿元补偿各省和城市因接纳安置非常规越境难民申请者而导致的支出。不过安省和魁省均表示,这数额比起她们的实际支出可谓杯水车薪。 联邦政府在上周一公布追加25亿元的额外支出,这笔1.147亿元的拨款包含在其中。联府政府在财务文件中表示,非常规移民大量进入加国,增加了各省提供住所和相关社会服务的压力。这1.147亿元的拨款作为补偿各省和城市向难民申请人提供临时住房的支出,以及增加住房供应、提供联邦中途寄宿设施的花费。 安魁两省已支出2亿及3亿 联邦政府曾经于去年向魁省、安省和缅省拨款5,000万元,以协助这3省向难民申请人提供临时住房的费用。不过安省声称,到目前为止已在安置难民方面花费了两亿元;魁省更表示支出高达3亿元,联邦政府的拨款远远不够补偿支出。

2.7萬名額11分鐘搶完 團聚移民被抨還不如非法入境

■■怀特(右)期望能与母亲(左),在加国团聚。CBC   父母和祖父母担保移民(下简称团聚移民)申请于周一重开,2.7万个名额在11分钟内被抢完,同时,许多没有拿到名额的人感到沮丧和愤怒,有律师称部分客户考虑对移民部采取法律诉讼。有保守党评论员指出,非法难民均成功入境,遵守规则的移民却被拒之门外,自由党政府做法并不公平。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联邦移民、难民及公民部(简称:IRCC),于周一中午12时(东部时间),重新开放团聚移民申请,申请者需在官网上填写申请表,大约耗费10分钟。 不过移民申请仅开放11分钟后,IRCC便发推文称申请名额已满,不能再接受申请。许多并未获得名额的申请者为此感到沮丧,他们甚至特地请假在家,把电脑准备好填写表格,却发现官网几分钟后便显示额满。 填写表格时 网页自动关闭  安省的怀特(Cayo Whyte)周一特地请假在家填写表格,准备担保母亲从牙买加来加国团聚,他设法登入网站填写表格时遇到一些问题,当完成表格时,申请窗口已自动关闭,无法及时提交表格的怀特感到失望透顶。他在2009年移民加国,此后一直努力求学并获得高薪工作,他称一直按照规矩完成每一步,岂料始终无法担保家人来加国。 怀特表示,“先到先得”的过程对他而言尤其不公平,由于他有伤障,要比别人花多3分钟才填写完表格,这已不是他首次未能成功申请,先前通过抽签团聚方法也并未如愿。 多伦多移民律师戴金谨(Aris Daghighian)称,申请系统当时出现状况,导致他们办公室内的一些电脑登入官网为时已晚,即使操作期间许多申请者一直在刷新页面也未果。他认为,如果有证据显示申请程序不公平,其客户考虑对IRCC采取法律诉讼。 根据家庭团聚项目,今年大约有2万零500名父母及祖父母可以来到加国,明年将会有2.1万。此外,当局今年接受2.7万个申请者,通过网上申请父母团聚移民,符合条件申请者,必须提供财务等相关资料证明。 保守党抨对守法者不公平 联邦保守党移民评论员林宝莱(Michelle Rempel)称,自由党政府向加国民众及新移民传达一条令人焦虑的信息,若根据规则做事最终换来的只是漫长的等待,然而,如果经由魁省非法入境加国申请庇护,却反而毋须等待。 林宝莱表示,截至目前,共有四万个外籍公民成功非法入境,自由党政府甚至为非法移民出资1.14亿元,但对于信守法律条规移民过来的人士,仅用10分钟便把他们拒之门外,这个情况并不公平。

難民湧入多倫多 聯邦撥款1500萬改善庇護中心

■■联邦希望与安省共同承担照顾露宿者的责任。加通社   联邦政府宣布向多伦多市拨款1,500万元,以改善该市的露宿者问题。多伦多的难民申请者人数急增,令露宿者庇护中心短缺的问题进一步恶化。   联邦移民、难民及公民部(Immigration,Refugees and Citizenship Canada,简称IRCC)周五发表声明指,明白多伦多在提供可负担临时房屋方面,一直面临挑战,去年又有大批难民申请者涌入,导致问题加剧。该声明又指,期望可以与安省政府一起分担相关费用。   联邦移民部长胡森(Ahmed Hussen)与安省社会服务厅长麦克劳德(Lisa MacLeod),在去年7月展开激烈争辩,当时胡森坚决要求安省政府,承担照顾难民申请者的责任。   麦克劳德在发给边境安全部长贝理尔(Bill Blair)的信中指,由于联邦政府无法处理边境的非法入境者问题,已导致安省的两个城市(多伦多和渥太华)陷入了“绝望境地”。   多伦多市长庄德利(John Tory)对联邦政府的该笔拨款表示感谢,但他在周六向加拿大广播公司(CBC)表示,市府在今年肯定需要更多的拨款。

華裔難民做了這件事 加拿大身份被奪上訴遭拒

■■一名来自辽宁省的华裔男子,因再次申领中国护照,使到他在本国的难民身份被褫夺。图为辽宁省会沈阳市街头一景。网上图片   声称因基督徒身份于中国受迫害的一名辽宁省华裔男子,10多年前偷渡到加拿大寻求庇护,并获加拿大政府给予难民保护,然而抵加5年后他再次申领中国护照,且使用该护照回中国照料父母、前往日韩旅游,更回中国结婚。加拿大移民部发现事件后褫夺他的难民保护身份,华裔男子不服提司法复核,日前被联邦法院驳回上诉。 就上述个案,加拿大移民及难民委员会辖下部门审视后,决定褫夺他在加拿大难民保护身份,事主不服向联邦法院提出司法复核。 根据联邦法院文件,现年48岁上诉华裔男子在中国辽宁省出生,于2007年在“蛇头”安排下,由中国偷渡至加拿大,随即向入境官员缴出当时持有的中国护照,并申请难民保护,本国给予其临时居民签证身份。 重领原居国护照违保护条件 该名华裔男子申请难民理由,因他在中国是基督徒而遭中国公安人员追捕,他表示逃到本国是因在中国受到宗教迫害。本国难民保护地区分部于2010年处理其申请个案,批准其符合本国难民身份,给予他难民保护资格。 据法院文件显示,华裔男子在2012年2月申领了一本新中国护照,并使用该本中国护照分别于2012及2013年间2度回国,照料跌断腿的老父及病母;其后他又申领第2本中国护照,且使用第2本中国护照,在2014年12月回国结婚。 他又使用此本中国护照,分别在2015年及2016年,到韩国及日本旅游。 联邦公民、难民及移民部得悉华裔男子一面接受加拿大难民保护身份,一方面申请了其逃离国家护照,返回原居地甚至使用护照出国旅游,无异于自愿回归及接纳其来源地国家保护,鉴于加中没有双重国籍,华裔男子在加拿大之身份是难民保护,移民部依据加拿大《移民及难民保护法》条例,对其在加拿大的难民保护身份作出审视。 公民、难民及移民部辖下难民保护地区分部审理个案后,认为他在受本国难民保护下,复向声称迫害他的国家重新申领护照,违反了本国难民保护条件,决定褫夺其难民保护身份。 向联邦法庭提出司法复核的男子认为,审议褫夺其难民保护身份的难民保护局官员,错误认定其持中国护照回国照料年老父母,等同自愿接受逃离原居国家保护,他称数次回国都在不得已情况之下,他真心相信中国政府不知他回国故没有缉捕。然而联邦法院法官认为难民部门审理其个案客观公正,驳回他的司法复核申请。 对被褫夺难民保护身份事宜向联邦法院申请司法复核的华裔男子在呈请中表示,在获本国难民保护资格后申请中国护照返回原居地,不代表他自愿接受中国保护而申领护照,他声称回国完全在不得已之下,包括照顾病重父母及回国结婚。 说到回国结婚事宜,他向难民保护局官员解释,自己完全不知道可以在中国以外地方申请结婚,也不知道可向难民事务部门申请难民旅游文件,由于对上述2条件毫不知情,故使用了中国护照回国结婚。 认为他自愿接受原居国保护 至于被质疑申请中国护照回国,华裔男子形容并不代表他自愿返回中国,他表示冒着被公安抓捕回国,为免被公安厅知悉他返中国,照料父母期间匿住表亲家中,不是与前妻及子女同住;他自称真心相信中国政府不知他回国;为免再次被捕,他回国后没有出席教会活动。 审理其难民保护资格应否褫夺的难民保局官员指出,华裔男子获难民保护资格后,前往驻加国的中国总领馆申领中国护照,完全基于其自愿与自动行为,没有任何个体强迫他这样做,有理由相信该名华裔男子是自愿接受其原居国家保护。 联邦法院法官万信(Justice Michael D. Manson)审视上诉方理据,以及代表联邦公民、难民及移民部法律代表所提呈有关《难民保护法》条文理解,认为处理其个案的难民保护局官员充分理解上述法案条文内容,作出决定前经过客观公正考虑,包括考虑到上诉人被遣返中国后的风险而作出决定。 法官承认即使官员在决定褫夺其难民保护资格时误解了部分证据,但没有影响相关官员的客观分析,考虑上诉人回国风险等后驳回其司法复核申请。 本报记者

京士頓拘2青年1控恐怖主義罪 另1敘利亞難民未提檢控

加拿大皇家骑警的国家安全小组,昨天在京士顿逮捕一名安省青少年指控他与恐怖主义有关的罪名。另外亦拘捕了一名20岁青年,但未作出检控,他是加拿大收容的一名叙利亚难民,被捕二人为朋友。皇家骑警对这名年轻人提出两项指控,指控他故意为恐怖活动提供便利,并建议另一人“在公共场所交付、放置或引爆爆炸物或其他致命装置 ...... 导致死亡或严重的身体伤害。”由于被捕人士未成年,被告身份不可公开。骑警周五表示,骑警在去年12月底收到美国联邦调查局的可靠情报,指京士顿有人计划策动大型恐怖袭击,骑警连日调查后,昨晚突击搜查该地区的两个家庭,行动中涉及7个警队及执行部门。加拿大皇家骑警队主管Peter Lambertucci向记者说,该袭击计划尚没有确定具体目标,但计划在进行中。不过骑警相信,对京士顿居民并没构成威胁。骑警发言人说,在逮捕过程中,在一处地方找到了简易自制爆炸装置的材料,及一个土制炸弹,警方已将炸弹引爆。事件中除一名青少年被捕外,CBC确定了另一被捕青年人的身份,他是20岁的Hussam Eddin Alzahabi,也在昨晚被捕,但他没有受到警方检控,案件还在调查中,警方需在24小时内对Alzahabi提出指控或将他释放。骑警不会评论被逮捕者的意识形态及动机,也不会透露他们是否与外国有任何关系。被捕青年Alzahabi的父亲接受CBC访问说,他们一家来自叙利亚,自从2008年到2017年的10年间在科威特度过了一段时间后,自2017年7月移居至加拿大。Alzahabi父亲说,儿子正在Loyalist Collegiate&Vocational Institute完成高中,现时希望他能继续升读大学。根据京士顿区天主教会网站上发布的一份公告,详细介绍了Alzahabi这个家庭的移民过程,他们是由一个教会团体通过2016年私人难民赞助计划将他们带到了加拿大。教会并筹集了超过30,000元,帮助这些家庭过渡加拿大的生活。 (图片:CBC)(苏学林编译)

捐1500萬 英特爾創辦人回饋母校麥吉爾大學

■■华达兹(左站者)日前到访麦吉尔大学,在讲室与学生交谈。(麦大网站照片)   魁省麦吉尔大学(McGill University),获美国芯片制造商英特尔(Intel)创办人之一兼校友Les Vadasz捐赠1,500万元,支持该校工程系博士学生从事创新研究。   麦吉尔大学周三公布,接获善长华达兹夫妇(Les Vadasz & Judy Vadasz)的1,500万元捐款,支持该校工程系博士学生从事创新研究工作,并有助巩固蒙特利尔作为一个工程与科技中心,吸引更多顶尖人才加入麦吉尔大学。   今次是华达兹对母校第二次善举,早于2008年华达兹透过其家族基金会,已拨捐800万元予麦吉尔大学,创立“华达兹工程博士生研究基金”(Vadasz Doctoral Fellowships in Engineering)。该项研究基金让麦大工程系博士学位,报读人数大增,自2005至今上升了63%。现今受惠于该研究基金的博士生,就多达176人。   麦大校长霍蒂雅(Suzanne Fortier)表示,校方非常感谢华达兹夫妇这份非凡的礼物,他们对支持麦大工程学院贡献良多。他们非凡的慷慨,续为有才华的研究生打开大门,同时也支持麦大致力卓越研究和创新,迈向创校300周年纪念。   校方公布指出,华达兹夫妇是次1,500万元捐款,将用作支援多达60名麦大工程系博士学生,涵盖他们为期四年的博士课程。在每个学年,便将会有15名新生受惠。   匈牙利难民 回馈加国及母校   华达兹原居匈牙利。因1956年匈牙利革命成为难民的华达兹,逃亡出国,于翌年2月抵达蒙特利尔,并入读麦吉尔大学工程系,于1961年取获工程学士学位。华达兹其后前往美国,开展其辉煌的事业,并成为美国芯片制造商英特尔公司创办人之一。现已退休的华达兹,与妻子居于美国加州。   但事业有成的华达兹,从没忘记当年逃难来到蒙特利尔,麦吉尔大学为他提供临时住宿和伙食,让不谙英语的他入读一个短期英文课程,那年春季学期又录取他入读工程系展开其学士课程。   感恩与报恩,促使华达兹多年来对母校的支持和善举。华达兹说:“我真的很重视我在麦基尔获得的教育。研究基金计划是一种消除经济障碍方法,让工程学生可专注他们的研究,实现他们的潜力。” 华达兹形容自己善举是“反映我对麦基尔和加拿大给我机会在那里学习之感谢,也显示我希望支持麦基尔致力创新研究,有助推动进步。” 本报记者

移民部應加強難民入境審核:申小雨悲劇不可重演!

■■林宝莱(中)要求联邦移民部对非法越境难民申请个案,加强进行安全审查程序。左为申哲熙,右为莫茨。张文慈摄 本报温哥华记者张文慈报道 联邦保守党周三发表声明,要求联邦移民部对非法越境难民申请个案,加强进行安全审查程序,避免再次发生犯罪分子混入,及类似华裔少女申小雨遭杀害事件。 联邦保守党移民评论员林宝莱(Michelle Rempel),在公安副评论员莫茨(Glen Motz)及本拿比南选区联邦保守党候选人申哲熙(Jay Shin)陪同下召开记者会。 林宝莱说:“最近,从美国非法越境的难民不断涌入,情况变得更糟。本国移民系统安全审查筛选显然失败,竟然有被视为国家安全问题的人,可在2017年获得永久居民。” 防止申小雨式悲剧重演 她表示:“上个月,一个被美国发出逮捕令的索马利(Somali)人,承认与犯罪团伙有关系,并非法越境进入缅省。” 她说:“当然,本拿比的居民非常了解,2017年曾发生一宗悲惨而可怕的谋杀案,令一名无辜的年轻女孩丧生,这就是安全审查不力的后果。”涉嫌杀害13岁本拿比华裔少女申小雨的,是来自叙利亚难民阿里(Ibrahim Ali)。  林宝莱说:“允许危险人士自由进入国内,加拿大人正担心会有更多类似案件。这就是为什么今天我要求国会公民和移民委员会(Citizenship and Immigration Committee)及公共安全和国家安全委员会(Public Safety and National Security Committee),立即就如何加强安全审查程序,展开联合研究。” 她并批评,联邦自由党政府迟迟未弥补《安全第三国协议》(Safe Third Country Agreement)漏洞,与美国重新展开签署双边协议。林宝莱说,虽然联邦声称非法越境难民对安全审查和难民轮候没有影响,事实上,加拿大边境服务局(CBSA)的安全审查及难民听证都面临严重延误。

抵加沙特少女遭網絡威脅 獲安保人員全天保護

■■拉哈芙因遭遇网络威胁而被全天候保护。加通社   获加拿大难民庇护的沙特少女拉哈芙(Rahaf Mohammed)因遭遇网络威胁,正接受24小时安全保护。   与联邦政府合作帮助难民在多伦多安置的机构COSTI透露,拉哈芙的境遇在引发全球媒体关注的同时,也导致她遭到了网络威胁。COSTI已采取措施,确保有一名该机构人员或私人保安人员,全天候保护她。   COSTI执行总监卡拉(Mario Calla)对媒体表示,很难讲拉哈芙目前遭遇的网络威胁有多严重,但COSTI正严肃对待此事,因为这是COSTI的责任所在。   卡拉没有透露拉哈芙的24小时安保费用具体是多少,但称“不是很高”。他说,联邦政府或COSTI将埋单。   但卡拉表示,该机构为难民雇用私人保安的情况“并不罕见”。每年大约有两个“紧急保护”案件,政府会加快难民申请并确保当事人有额外的安全保障。   已弃用家族姓氏   拉哈芙周二在致媒体的声明中表示,十分期待在加拿大的新生活,希望能对自己未来的生活自由地做自己的决定。她感谢加拿大政府、泰国政府、联合国难民署以及所有帮助她逃离困境的人士。   自抵达加拿大后,拉哈芙已经放弃使用她的家族姓氏“al-Qunun”,改用“Mohammed”作为自己的姓氏,因为家人已经不认她了。

特朗普一心修牆 加拿大卻要開國門迎百萬移民

Quebec-7013 - Canada's Capitol by Dennis Jarvis, on Flickr 就在美国总统特朗普为了拿到“修墙”的钱和国会民主党人针锋相对互不相让之际,邻国加拿大日前却宣布要敞开国门迎接100万移民进入。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加拿大议会日前宣布,计划在未来3年内增加100万移民成为新的加拿大永久居民,这一数字几乎占到加拿大全国总人口的1%。2017年,共有超过286000移民成为加拿大永久居民,到2021年移民人数将有望突破37万。 加拿大移民、难民及公民部(IRCC)部长胡森( Ahmed Hussen)表示:“感谢有史以来到加拿大定居的移民们。”胡森本人是来自索马里的移民,他说移民的涌入将帮助加拿大平衡人口老龄化问题和下滑的出生率,同时增加本国劳动力。 过去几十年,加拿大每年接收移民约25万人,特鲁多政府上台后,将2017年的移民配额大幅增加到30万。2015年7月至2016年7月,加拿大接收的移民数量创下历史最高,为320,932人,其中经济类移民比上一年增加了22%,体现政府希望移民继续成为未来经济的一个关键成分。 美国总统特朗普自竞选之日起就一直强调“美国优先”,作为美国的北约盟友和邻国,加拿大同美国在经贸、移民政策上的分歧也逐渐加深。特朗普上任不久后就提出重启《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谈判,并向加拿大、欧盟等国的钢铝产品征收关税。对此加拿大总理特鲁多曾公开表态称,美国基于国家安全调查而对加拿大实施关税是“不可接受的”,是“惩罚性的”。 此外,特朗普大幅收紧美国的移民政策,上任后接连抛出“禁穆令”、“零容忍”、“骨肉分离”等移民新政,对此特鲁多也曾表示美国政府的做法是错误的,“难以想象这些移民家庭都经历了什么。” 来源:海外网

杜魯多回應申小雨案:不應與難民政策掛鈎

■华裔女童申小雨   总理杜鲁多日前被追问有关华裔女童申小雨凶杀案时,强调不应该与本国难民政策相提并论。   周三在卑诗省甘碌市(Kamloops)出席一个居民大会期间,杜鲁多遭一个与会者质询,指他会否承认申小雨是被他施政下所引入的叙利亚难民所杀害。   杜鲁多回应时强调,他了解一些人士对公众安全的关注,可是把该宗凶杀案与难民政策相提并论,对一个多元文化社会毫无帮助和作用。他补充说,为了保护国民安全而把所有难民拒诸门外的做法,也不符合加国国民的价值观。他补充,相信难民前来加拿大,是为了努力工作,为自己及家人缔造更好的未来。   案发于2017年7月,年仅13岁的华裔女童申小雨,被发现伏尸在本拿比市中央公园(Central Park)。经过深入调查后,警方于案发约14个月后,拘捕疑犯阿里(Ibrahim Ali),并且起诉他一级谋杀罪。来自叙利亚的阿里于案发前不久以难民身分抵达加国。

未成年難民獨自來加尋求庇護數字激增

  综合报道 据多伦多的难民权益倡导者反映,近年来,越来越多未成年人,在没有家长陪同下,独自来加拿大寻求难民庇护,仅在2017年就有492人,较上一年大幅增加超过71%。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长期的难民权益倡导者Anne Woolger称,这是一个相对较新的问题。在30年前,她开始帮助难民时还没有见过这种情况。现在,一些年仅15、16或17岁的孩子,没有父母的陪伴,独自来到加拿大要求庇护。 刚果少女逃避动乱与家人失散 作为无人陪伴的未成年人抵达加拿大申请难民,面临着既要适应新环境,同时也想念父母的双重挑战。来自刚果的Elisée Makola称,17岁时,在家乡的动乱和暴力事件中,她与家人分开后,逃到了邻国赞比亚,又从该国前来加拿大,她独自到达多伦多的皮尔逊国际机场。 根据加拿大移民和难民委员会的资料,2016年,加拿大收留了287名无人陪伴的未成年(18岁以下,没有法定监护人)的难民申请人。 2017年,数字增加到492人,增幅逾71% 。 大多数难民是在政府或个人的赞助下抵达加拿大,有人在机场迎接他们,并开始提供一整套安居支援。Woolger指出,但该系统并不包括私闯边境的人。他们往往会成为无助的,流落街头的人。为了帮助这些弱势群体,她成立了多伦多马修之家(Matthew House in Toronto)。 Woolger说,这个完全由志愿者网络运营的住所,为难民申请者提供了一个在充满爱的环境中重新开始的机会。让他们有一个安全的地方,有一种深刻的归属感和社区意识,就像一个真正的家庭。 有志愿家长轮流陪伴  自从第一间马修之家在1998年建立以来,现已扩展到多伦多市中心的三栋房屋。其中两栋房屋可以容纳无人陪伴的未成年人,可以接收12至14名难民申请人。提供给未成年人一个设施齐全的房间,可以待到他们能自己独立居住。同时还有律师和翻译服务。还有志愿者“家长”轮流陪伴孩子。 Khalid Sadiqi是在2015年17岁时离开阿富汗,当时塔利班开始占据全国大部分土地。他先飞往美国,然后从纽约市乘公共汽车到水牛城,再徒步走过尼亚加拉瀑布的彩虹桥进入加拿大。 于是,过去3年中,马修之家成了他的依靠。现年20岁的他,已经高中毕业,并在一家餐馆找到了全职工作,还打算升读大学。他也从马修之家搬到了一个有室友的公寓。

加國難民之女創應用程序 上榜福布斯傑出青年

■■马斯里获“福布斯”杂志评选入2019年30岁以下30人名单。Nadia Masri   本报综合报道 出生于多伦多的年轻女企业家马斯里(Nadia Masri)创建应用程序Perksy,获“福布斯”杂志评选入2019年30岁以下30人名单。该份年度榜旨在表扬加拿大和美国30个不同行业中最具影响力的年轻人。 现年28岁的马斯里,创建的应用程序Perksy,是一个即时调查平台,对象主要是千禧和Z世代用户,并奖励他们回答调查。 马斯里表示,想要接触年轻的用户,必须要明白他们所想。 马斯里名校出身,她在哈佛大学修读营销管理课程期间,发现品牌想要了解他们的用户,特别是年轻消费者是多么困难。因此她创建了应用程序Perksy,透过该应用程序,用户通过回答问题来获得积分,这些积分可以直接转换为现金和折扣优惠券,例如名牌Nike、Sephora甚至优步(Uber)等公司。发问的问题主要是希望了解,为什么消费者会选择某一件毛衣而不是另一件,为什么选择某个品牌而不是另一个牌子。 马斯里指出,品牌希望听到年轻消费者的意见,以及即时的意见,而年轻消费者则希望提供他们的意见。 马斯里续道,该公司最新一项研究发现,千禧一代(1981至1996年出生的人)更喜欢小品牌而不是大品牌,而Z世代(1997年或之后出生)刚好相反,倾向于大品牌,非小品牌。 父亲坚定不移圆梦启发了她 在“福布斯”11月13日公布该份名单的同一天,马斯里被选中在纽约时代广场纳斯达克大厦敲响股市收盘钟。 此外,马斯里表示,还记得十几岁在看“福布斯”最具影响力年轻人名单时,不禁“哇”了一声,认为这些人实在不可思议,想不到现在自己也跻身其中,感觉实在难以置信。 马斯里现居于纽约,并在纽约经营公司。她把成功归功于父亲坚定不移的决心,启发了她,也令她明白定立了目标后,便要向着目标进发,不能半途而废。 马斯里的父亲是叙利亚难民,曾在西班牙完成医学院课程,但来到加拿大后需要再次完成医学院课程。 她记得在10、11岁时问过父亲,为了成为医生,值得用这么多时间吗,父亲答道,值得,这是他的理想。  

聯邦安全部長就國民關心三大問題作出回應

■■上个月加拿大所有边境的越境难民人数,已降至大约平均每天30人。   本报综合报道 联邦边境安全及打击有组织犯罪部长贝理尔(Bill Blair)于年终之际,昨天与中文传媒举行圆桌会议,就过去一年里联邦处理非常规越境难民申请者、推动大麻合法化及打击枪械犯罪等问题展开讨论。 贝理尔表示,加拿大政府对于每一天非常规入境者的情况都有跟踪,他本人亦会收到相关数字报告。数字显示,由2017年起越境难民人数急剧增长,这趋势一直持续到今年约5月至6月。此后随着政府采取一系列措施奏效,非常规越境人数有显著减少。 他透露,到上个月加拿大所有边境的越境难民人数,已降至大约平均每天30人,其中三分一为儿童。不过由于今年上半年的人数较多,贝理尔预计全年的越境人数仍约有2万人。这些人绝大都分是透过魁北克省的美加边境进入加拿大,之后约半数留在魁省,另外一半则前往安省。 CBSA力争每年遣返10万难民 他指今年下半年以来越境人数显著减少,是加拿大与美国及部分难民原居国密切合作,以及向那些难民申请者讲解本国法律法规的结果。 另一方面,政府加强本国的难民审批制度,以保证制度本身不会鼓励非常规越境行为。此外政府对难民的申请、审批、决策及遣返等各环节都投入更多资源,以保证系统运作更加迅速有效。 这包括增加资源令加拿大移民难民局加快对难民申请个案的审批、开庭聆讯及做出决定,缩短申请人等待结果的时间。另外,为加拿大边境服务局(CBSA)增加资源,及时遣返已确定不合资格或查出有犯罪纪录的申请者。贝理尔表示政府向边境局提供新资源和拨款,目标是每年完成约10万人的遣返作业。这也是CBSA今年努力的目标。 加强大麻销售监管 保护儿童 联邦政府于今年10月宣布大麻合法化,近期大多地区包括密西沙加、万锦等各市镇议会相继作出决议,不允许在自己的城市内出现大麻零售商店。贝理尔应记者要求对此做出评论。 他指各省和特区有责任制定相应法规,来决定大麻如何在自己的辖区内销售。作为联邦部长,他认为大麻销售应该出于两点主要考虑。一是保护儿童,绝对不能将大麻卖给未成年人。二是透过合法销售打击非法大麻销售市场。政府希望推出一个受到严格规管的大麻生产和销售流程,为成年人提供一个合法、负责任的获取大麻渠道。 对于一些城市的市长和市议会近期决定不许大麻零售商店出现在其辖区内,贝理尔表示这是他们的权利,他对此表示尊重。但他同时也提醒这些市镇,禁止大麻零售店不代表可以禁绝这些地区的大麻交易,非法的交易者仍会在这些社区内存在,并且在没有合法大麻店与其竞争的情况下活动。 对于大麻合法化之后,不清醒驾驶行为并非像有些人想像那样在各地飙升,布莱尔对此并不惊讶。 首先是在合法化前后展开的大量公众教育,令民众对麻驾的危害和危险更加了解。 其次是给予警方前所未有的训练、技术装备和法律授权,以打击麻驾行为。他相信对于民众而言,一旦清楚了解这一行为的危害及可能面对的法律后果,他们就会做出明智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