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19年01月23日 星期三 14:41:43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03
dushi_top_nav_04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8
Home Tags 12岁少年杀母

Tag: 12岁少年杀母

12岁杀母少年已被释放 这个社会到底还能不能接纳他?

■湖南沅江杀害母亲的男孩已经被释放,图为警员在旁边扶着他。网上图片 湖南沅江12岁男孩吴兵(化名)12月2日晚因不满母亲管教太严,被打后心生怨恨用刀将母亲杀死,震惊社会。 吴兵因未达刑事处罚年龄,日前已被警方释放由家长监管。其父表示,孩子被释放后想送回学校,但遭到多数家长和老师的抵制,村里民愤太高也待不下去。目前,吴兵已被带离原生活环境,由政府相关部门进行教育管束。 吴兵因未满14岁,按照现行法律,不能进行拘留或进少管所,所以6日被警方释放,由家长接回监管。《新京报》报道,亲属们5日为吴兵母亲举行了简单的葬礼,还来不及抽离悲伤就陷入了一个尴尬的处境:“小孩回家了,该怎么办?该怎么安置?” “当时我们进去看到他母亲的尸体,他不承认(是他杀的),到了派出所才承认,说是母亲不爱他,经常吵架。”一位看到事发现场的邻居表示,事后看到吴兵不知后悔,周边邻居都都不要他回来。 吴兵的父亲说,释放的第二天,他就带着孩子去过学校,“校长说了他的担忧,很多家长都很抗拒他回学校,怕他回来又犯事。我还是希望他能够读书,现在我们也没办法了,希望政府能帮忙管教,也解决下他吃住的问题”。“太残忍了。”一位家长说,出了这件事后,他和很多家长为了孩子的安全早晚接送。 如今因为同学家长的抵制,儿子重返校园之路并不如意。吴某康父亲希望政府能帮助儿子接受教育。如果有关方面希望自己在家里带小孩,他也将不会再外出打工。 谈及未来,吴兵父亲并不赞同儿子回到村里。他称,儿子获释回家后,家里人第二天就带其住到镇上的招待所。这么做也是考虑到村里其他小孩害怕,同时也不想面对村民太多质疑。另据吴兵奶奶透露,12日下午,原就读学校的两位老师来到他们所在的招待所,表示从次日起,学校会派之前的任课老师每天来给吴兵辅导功课。 ■各国法律大不同 目前,沅江政府表示暂时对吴兵采取下列教育管束措施:由其监护人及警方、教育、镇政府共同对其进行定点监护管理,并进行心理疏导、法制辅导、文化教育等。有关部门将根据吴某康教育转化情况和相关法律规定,采取进一步教育管束措施。 与往常一样 仍称恨母亲 在吴兵父亲眼里,获释的儿子最近几天表现“和平常一样”。问他后悔吗?他不说话,点了点头。又问恨母亲吗?他再次点头。有亲人听过吴林说,“以为母亲睡着了,还能活过来。” 吴兵父亲表示,因为没有一技之长,自己这些年虽然在外打工,但收入甚微,办完妻子的丧事后,家里所剩积蓄很少,这几天和儿子的生活费都成为了问题。据奶奶说,他们一家人身上已经没钱了,孩子们都饿著也没吃饭。方便面的面块还没泡开,吴兵就开始狼吞虎咽,这家招待所房费一天80元,他们已经住了6天,花费480元。 吴父透露,吴兵的伯伯本来已经要结婚了,出了这个事后,女方家属表态,“只要孩子回去,就不结婚了,心里害怕。” 吴兵的大伯吴建刚说,小孩刚上6年级,未来教育必须得解决。“他爸爸带着小孩去别的城市,家里没人照顾,我们亲属也不放心。如果在镇上租房子,遇到这样的事情,也不会有人租房子给他们。” 因为弟弟精神状态不好,吴建刚一直帮着四处寻找解决办法,他们还到政府细数了家里的种种困难。 我又没杀别人 我杀的是我妈 “为什么要杀死妈妈?” “妈妈不好。” 12岁的吴兵杀死自己母亲后,亲属在沅江市泗湖山镇的一家宾馆见到他。面对亲人的痛苦和疑惑,他显得若无其事,从嘴里挤出了4个字。他承认自己错了,但不是什么大错,“我又没杀别人,我杀的是我妈。” 12月6日,面对红星新闻记者,吴兵的爷爷吴建德提及了过去12年中家里的几次重大变故。吴建德觉得,如果在吴兵半岁时,他父母不外出打工;如果他7岁发生车祸时,家人能引起足够重视;如果1个多月前,他不搬到新房与母亲生活,这三个“如果”哪怕有一个实现了,或许悲剧就不会发生。 但是,梳理完这些,吴建德愈发难受,他们的生活没有那么多“如果”可以选择。 母亲的4包烟 陈茂昌抬起左手,分别在后脑勺、脖子和右手处比划着女儿伤口的位置和大小。他始终想不通,从小看着长大的外孙为什么会拿起刀,砍死自己的亲生母亲。12月5日下午,女儿入土,简单的葬礼接近尾声,他和老伴得闲坐了下来。两人倚着墙,目光呆滞,聊起当天看见女儿的场景,他们浑身颤抖。 12月3日中午,陈茂昌接到邻居的电话说女儿家一上午没开门,电话也联系不上,于是赶来查看情况。他上二楼看见吴兵带着2岁的弟弟在客厅玩耍,女儿的卧室门关着,他想开,没找到钥匙,吴兵告诉他,妈妈拿着包去镇上了。得知两个外孙没吃饭,陈茂昌将他们带去了爷爷吴建德家。 吴家东安垸村公路边的三层楼房,事发于二楼卧室。 回来的路上,他越想越不对,又返回女儿家。他打开客厅窗户,穿过护窗来到女儿卧室窗前,推开窗户,他发现女儿躺在地上,周围的地上、墙上、床上到处都是血。他吓懵了,跌跌撞撞跑下楼,呼唤邻居。邻居随即报了警。 12月3日晚,沅江市政府官方微信“沅江发布”公布了案件初步的调查情况。经查,受害人陈某(女,34岁,沅江市泗湖山镇人)被人杀死在自家卧室内,身上多处刀伤,嫌疑对象已锁定为其子吴某(男,沅江市泗湖山镇人,六年级在校学生)。目前,嫌疑对象吴某已被警方控制。经初步审讯,吴某因不满母亲管教太严、被母亲打后心生怨恨,于12月2日晚9时许持刀将母亲杀死。 据家属透露,12月2日晚8点多,与往常一样,吴兵的爸爸和妈妈进行了视频通话。通话中,他们聊了一天的生活,小孩的情况,看不出有任何异样。 当晚,与吴兵家仅一墙之隔的邻居家有人过生日,9点多吃完饭,他们聚在一起打牌,突然听到吴兵家传来两声尖叫。他们便下楼去敲吴兵家的门,吴兵在门里回应称“没事,没事,弟弟拉屎在床上,我妈妈很生气。”他们转身上楼,屋里传来小孩子的哭声。 陈茂昌后来得知,引发母子当晚直接冲突的是4包烟。陈茂昌说,女儿平时生活节俭,在村里参加酒席,会将吃剩的肉和没开封的烟带回家,多场酒席下来,她积累了4包烟。当晚女儿发现4包烟被吴兵偷偷吸完了,气不过,便动手打了他。 据陈茂昌讲述,吴兵砍死母亲后,换了衣服,将卧室门锁了,带着弟弟在家里睡了一晚。晚上10点多,他还用母亲的手机,模仿母亲语气给班主任发了一条请假信息,“胡老师,吴兵明天请假行不?他感冒了。” 第二天是周一,早上,校车在楼下停住,司机大声催促吴兵赶紧上学,他在二楼,推开窗户回应,自己请假了。 两次意外伤害 吴兵一直在泗湖山镇中心小学念书,早上7点半上学,下午2点45分放学,校车每天穿梭于附近村庄接送学生。吴兵一个多月前刚搬入东安垸村公路边的这套三层楼房,而之前校车则要继续开4公里到西南村接送吴兵。 通往西南村吴家老房子的水泥路。 西南村位于湖南益阳洞庭湖边,这里的农民多以种水稻和养鱼虾为主业。12月,收割完一季稻的田,没有耕作,一片枯黄。而村里青壮年大多在外打工,要等到过年才回乡。 据悉,吴兵的父母是较早一批外出打工的人。2005年左右,吴兵的父母回村结婚,随后生下吴兵。当吴兵半岁时,父母将他交给爷爷奶奶带,继续南下广州打工。两人进不同的厂,每月分别能挣4000多元和3000多元,除去开销和寄回老家的钱,基本所剩无几。一年回家一两次是常态,大部分时间和儿子是通过电话连接情感。 吴兵和爷爷奶奶住的房子是依托伯伯家正房建的,前半间厨房,后半间卧室,屋前没有铺水泥地,一到下雨天全是泥泞。多数时候,伯伯家人在外打工,空出来卧室,吴兵就会搬过去借住。 七岁那年,吴兵放学回家被面包车撞伤面部,流血不止。父母没在家,爷爷吴建德抱着他到医院治疗。“额部复合组织缺损,额部头皮血肿,颅脑外伤脑震荡。”当年的住院记录记载了车祸的伤情。 七岁那年,吴兵放学回家被面包车撞伤,医院的就诊记录。 吴建德给吴兵父母打电话,得知儿子伤情不严重,他们没有回来。吴建德一个人找肇事司机理论,对方只愿意支付医药费,赔偿一分不给,他没办法。最后,吴兵的伤情被鉴定为10级伤残,从保险公司获赔了一万元。如今吴兵的额头依然能看到当年留下的伤痕。 车祸后一年多,吴兵在学校与同学玩耍过程中,被推倒,头部撞到墙角。吴兵回来并没有告诉爷爷自己的伤情。吴建德是看到孙子头部肿起大包,有很多瘀血才询问了情况。这个大包直到一个月后才消下去。 吴建德说,两次头部受伤后,吴兵出现了一些反常行为。有一段时间,他经常晚上十一、二点在房间里,一圈一圈地绕,吴建德叫他,他也不理。后来绕圈变为经常半夜大喊大叫,有时候哭,有时候骂脏话。这种情况,到现在都还时有发生。 离不开的手机游戏 2016年,吴兵的母亲生下弟弟,因为爷爷奶奶年龄偏大,带不了孩子,母亲不得不留在家里照顾弟弟,让父亲一人在广州打工。 因为老房子太拥挤,几年前,吴兵父母用多年打工的积蓄和外借的10多万元,在东安垸村买了一套房子,一楼门面,二楼住人,三楼储物,因为一直没钱装修,直到2018年春节一家人才搬进新家过了年。 但是,这个新家吴兵似乎住不习惯,他依然长时间住在爷爷奶奶家。一个多月前,爷爷腿疼严重,走一小段路都得休息很久,没办法照顾他,他没办法才搬到新房子和母亲生活。 相对于爷爷奶奶散养式的教育,母亲则要严格得多。据多位亲属说,吴兵经常与母亲吵架,有时甚至出手打母亲。而争吵的起因往往是玩手机和要钱,母亲不想他沉迷于手机游戏,也不愿意给他过多的零花钱去买槟榔和烟。 吴建德记得,吴兵是在9岁左右迷上手机的,周围的亲戚朋友谁手里有手机,他都会去要来玩儿。“放学回来书包一丢,就开始玩手机。”吴建德说,有时候玩到很晚他才开始写作业,而总是一边写,一边用手机找答案。 吴兵的伯伯吴建永偶尔也打游戏,他看见吴兵每次打开手机都无法自拔,不强制拿走手机他就不会停下来。“有时候整天拿着他妈妈的手机玩游戏,感觉离不开它。” 父母同样在外务工的李君瑞是吴兵的好朋友。以前放学两个人经常一起买零食吃,一起到村子附近的鱼塘或小河边玩儿,后来吴兵喜欢窝在家里玩游戏,他们见面聊天的内容也基本是游戏。李君瑞偶尔会见到吴兵抽烟,但他不知道吴兵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抽的。 吴兵之前和爷爷奶奶住的老房子。 在同班同学姚蒋眼里,吴兵在班上的表现不是很好。他成绩中下,偶尔逃课,会因为上课不专心,被老师批评,还经常因为小事和班上的同学打架。姚蒋说,事发前的一周,吴兵星期一、星期四、星期五都没来上课。 但是吴兵的体育成绩很好,今年他曾代表学校到沅江市参加运动会,在跑步项目中取得了第三名。 外公陈茂昌发现,随着年龄的成长,吴兵变得越来越内向,基本上很少和他们交流,主动找他们往往都是要钱。最初陈茂昌会10块、20块的给,但是后来吴兵总觉得少,要更多。 今年9月,吴建德发现家里少了1000块钱,他问吴兵是不是他拿的,最初吴兵不承认,但是后面问多了,他就不耐烦地说钱是他拿的,但已经用完了。吴建德不好再多说。 失望的回答 12月5日傍晚,葬礼上帮忙的亲戚朋友刚吃完晚餐,民警带着吴兵来到案发地指认现场。吴兵穿着土灰色棉衣从车上下来,穿过人群,到二楼母亲卧室,然后再回到车上,全程漠然。 因为没有达到负刑事责任的年龄,当晚派出所民警叫亲属去商量吴兵之后的看管问题。吴兵的叔叔吴杰明和几个亲戚在泗湖山镇的一家宾馆见到了他。吴杰明忍不住问他几个问题,却得到一串失望的回答。 “为什么要抽烟?“ “我们班几个同学也抽。” “你把你妈妈杀了,你认为错了没有?” “错了……但是我又没杀别人,我杀的是我妈妈。“ “那以后怎么办?” “学校不可能不让我上学吧?” 来源:网易新闻 红星新闻 综合报道

多伦多大面积交通瘫痪:地铁停运,10多条线路延迟近1小时

最好用的刀具-德国双立人刀低至3折+额外9折!

2019最佳国度排行榜:加拿大这一项拿了第一名

大多区10厘米降雪,高强度雪暴及酷寒天气在路上了

男子抵抗力差经常感冒 原来是这个“解毒”的器官受损!

接下来这一个月将是改变世界的一个月 大变局即将开始

加拿大男子被这家“中国”公司骗走全部遗产

新版《加拿大食物指南》出炉 快看看你餐桌上的食物健康吗?

2019团聚移民下周一开闸 业内人士料不会立即额满

万锦华人餐厅遭劫 勇猛老板驾车追踪 三匪徒两名被擒一人逃脱

大多地区小学排名榜出炉 私校名列前茅 公校却…

回应卢沙野公开警告 渥太华称不向威胁低头

被捕公民每天平均受审4小时 加拿大驻华大使争取各国支持

加拿大伙盟国向中国施压 中国外交部:一点都不担心

谢伦伯格案引外交骂战 加中关系陷入僵局

X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