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08月11日 星期四 09:20:41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6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2019联邦大选

近七成國民認為 大選讓聯邦內部摩擦增加

在总理杜鲁多明天揭晓其政府新内阁成员名单前夕,有民意调查指出,接近七成国民认为,由于本届大选结果魁人政团在魁省得势,而自由党在亚省和沙省又没有候选人当选国会议员,今后加国联邦内的摩擦点将会增加。 Nanos Research受CTV电视台委托,于上月27日至30日进行随机抽样调查,以电话及网上问卷访问了1,017名18岁或以上的国民,查询他们对联邦内部关系发展的看法。 民调单一问题是:“想到大选结果魁人政团在魁省得势,以及自由党在亚省和沙省没有任何人当选国会议员,你认为今后加国联邦内的摩擦点会比惯常更多、相若或是更少?” 中年国民看衰联邦与各省关系 民调数据显示,多达68%受访国民相信今后加国联邦内摩擦点将会更多,26.9%受访民众表示联邦内摩擦点与惯常相若,只有2.1%受访人士认为该些摩擦点将有减少,另有3%受访者称他们不肯定。 民调又发现,若以省份分析,认为联邦内摩擦点将增多的受访者比例,以来自草原省份民众最多,他们当中有77.1%持这看法,其次便是大西洋省份受访者(76.6%)、卑诗省受访者(69.2%)、安省受访者(65.4%)及魁省受访者(59.5%)。 在性别因素方面,持上述较悲观看法的男性受访者比例(71.2%),高于女性受访者比例(64.8%)逾6%。至于年龄因素,相信联邦内摩擦点将增多的受访者,最多是来自35岁至54岁年龄层(69.7%),其次就是18岁至34岁(67.3%),以及55岁或以上的受访者(67%)。这反映中年国民最不看好新上台的自由党少数议席政府今后与各省关系的发展。

大選票站只提供鉛筆 被質疑選票可修改

2019年联邦大选虽已经完结,但一直有人质疑选举过程的公正性和安全性,有人更质问安排整个选举的加拿大选举局(Election Canada),为何在票站只提供铅笔给选民填写,令选票可能出问题?选举局反驳这些指控是没有根据及令人难以置信。不过,有学者称,虽然质疑未引起选民恐慌,却会令他们相信制度不可靠和不合法。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有关事件始于大选前的提前投票(advance voting),社交媒体广泛流传部分选民的第一手投票报告,反映有选民质疑选举的公正性和安全性。在10月21日投票日前,有选民质问选举局为何在票站只提供铅笔。有人更声称不再相信选举制度,指选举可能被“操控”。 其中一个贴在社交媒体Reddit的报告,指有选民在多伦多一个“混乱”票站中,将已填写的选票交给一个职员,职员打开选票来看,以及将选票上的X弄模糊,该选民称:“我的X不见了,这看来像一个大模糊不清的笔痕,很明显是我的选票将被视为无效(spoiled)。” 该贴文后来被移除,却复印到Facebook。该选民称曾要求票站给他一张新选票,但遭拒绝。选民更指该票站很少人会讲英语。 选举局称指控是没根据 卑诗省那乃磨(Nanaimo)选民麦卡利斯特(Shauna McAllister),在社交媒体警告选民,以铅笔填写选票可能会被窜改。她向CBC表示,她在Facebook的亚省朋友也分享选票被弄模糊的故事。她女儿则指网上流传,有选民在温哥华会议中心报警,指她的选票被视为无效。她透露已经向选举局作出投诉,并知会所属政党办公室去传开她的说话。 选举局称,指控是没有根据及令人难以置信,指就算选票有模糊,都会被计算在内,指法律要求票站提供铅笔,是因为铅笔较“实用”。选举局称:不像原子笔(pens),铅笔可以在选举与选举之间储存而不会干,另外,原子笔(的墨)会吸入纸张,令其他人有机会猜测选民投票给谁,影响到选举的保密性。该局也没有发出过警告,显示选举局不认为这威胁到选举的公正性。 网上虚假资料专家,渥太华大学助理教授杜多依斯(Elizabeth Dubois)称,虽然这些报告不会引发选民恐慌,但会削弱公众对民主制度的信心,“这可能令选民不投票,相信制度不可靠及不合法,选择不去参与。”综合报道

聯邦大選塵埃落定 保守黨民意卻領先

尽管联邦大选落幕已经两个星期,但自由党并没有因为选举的胜利而赢得更多民心。根据Nanos Research发布的最新民调显示,保守党仍然以32.5%的支持度领先自由党的31.1%,这显示总理杜鲁多不可能享受蜜月期,国民正以更严谨的态度等待新一届政府的作为。 这次选举中,保守党获得较多的选票,但最终自由党拿下157个国会议员席次,保守党赢得121席。这是1979年以来第一次赢得较多票数的政党却未能赢得最多席位。 Nanos在民调分析中表示,尽管执政,但自由党仍然笼罩着一片阴霾。“事实是,很大一部分加拿大人没有投票支持自由党,即使在选举后一周,还是较多加拿大人支持保守党。” 民调中询问对党领的喜好度,杜鲁多如今只获得30%,但在2015年大选后的一个月,喜爱杜鲁多的比率达到40%。 Nanos分析称,人们在2015年对杜鲁多充满希望,至于2019年,人民的意见是:“省了蜜月期吧,快好好治理国家。”综合报道

聯邦大選差距最小選區:她贏153票險勝

申丽妮在社交媒体上感谢选民支持。脸书 卑诗省满地宝-高贵林(Port Moody-Coquitlam)选区的联邦大选结果,经加拿大选举局核实后,是全国差距最小的选区。 在上周一大选结束当晚,联邦保守党韩裔候选人申丽妮(Nelly Shin,译音)以333票之差击败新民主党的候选人Bonita Zarrillo,选举局核实后的点票结果是双方差距只有153票。 至现时为止,该选区与育空地区的胜负差距一样,同为本国差距最小的选区,不过,育空地区的选民数字只及满地宝-高贵林选区不足5成。 在经修订的票数中,申丽妮减少了267票,最终有16,855票(得票率31.2%)、Zarrillo增加了447票,最终获16,702票(得票率30.9%)、自由党的候选人也多了286票,共有15,695票。由于胜负差距未达0.1%的自动重新点票门槛,选举局不会再次点票。 满地宝-高贵林选区有82,048名选民,有超过5.45万人投票,其中废票有516张,投票率为66%。 魁省魁北克城(Quebec City)有选区的自由党候选人在初步的点票结果显示,以215票击败魁人政团的候选人,最终票数将在今日(星期一)公布。综合报道

多倫多傾力支持滿地紅 來看看杜魯多要還的「債」

联邦大选中多伦多市25个选区无一例外遍地染红。选择无保留支持自由党的多伦多市,能够在杜鲁多那里得到哪些回报?加拿大广播公司昨天盘点在竞选期间,杜鲁多从住房、公共交通到打击枪械犯罪等众多领域,向多伦多选民做出过的大量承诺。 CBC报道指,今次大选中主要对手之间互揭丑闻,在某种程度上分散了人们对于政策性问题的思考和关注。但即使在这种背景之下,杜鲁多在竞选期间还是向多伦多民众大规模许愿和承诺。特别是在对于多伦多非常重要的问题上。 市长庄德利在选举夜发表声明向杜鲁多喊话说:“他竞选时许诺继续投资多伦多大众交通和可负担房屋建设,并且为儿童和家庭提供更多拨款,以此作为消除多市枪械犯罪的一个重要因素。这三项都是多伦多须最优先处理的问题。” 住房问题可获NDP支持 在改善住房可负担方面,CBC指杜鲁多新政府计划在一定条件的限制下,向首次置业买家补助10%的新屋购房款或5%的二手屋购房款。自由党还希望在10年内,建造10万个可负担房屋单位。这一目标比新民主党少5倍。 庄德利表示,对自由党而言,协助解决多市住房危机目前“最容易”做的事,是尽快拿出联邦政府所拥有的土地,用以进行房屋建设。“在我的要求之下,他们已经完成财产清单。不仅是在多伦多而且在全国。我相信自由党做这件事会得新民主党的大力支持。” 此外,自由党还可以透过其全国房屋计划(National Housing Strategy)提供更多拨款。自由党计划透过该计划,投资40亿元建立加拿大住房福利(Canada Housing Benefit)。自由党早前表示,这项计划可能由2020年4月开始,向合资格者每年提供平均2500元的租房福利津贴。“我们必须让他们信守承诺。”庄德利表示。 在交通基建方面,自由党承诺每年增加30亿元拨款,用于改善大众交通。而在竞选活动后期,自由党更做出一个特别针对多伦多的承诺: 资助多伦多大众交通优先项目。值得注意的是,自由党在庄德利与省长福特共同宣布,就多伦多地铁未来安排达成共识的同一天推出该项承诺。 最怕少数政府随时倒台 省府在今年四月提出比多市早前计划的市中心地铁分流线规模更大的“安大略线”兴建计划,建议修建由湖滨安省游乐宫出发,经过多市中心闹市区向北抵达安省科学馆的地铁线,耗资110 亿元。 在省市政府达成的共识中,多伦多市将支持安大略线,省府则取消原来欲接管多伦多地铁系统的计划。 有学者指省市政府达成这项协议是一个好的预示。自由党既然承诺支持多市大众交通建设,就应该出资让这条交通线的建设成为现实。一些人质疑安大略线方案,会拖慢多市中心分流线的建设,自由党也怀疑这一计划是否行得通。尽管如此,庄德利表示仍希望促成联邦和安省政府就此进行进一步讨论,共同资助多市交通建设。 在打击枪械暴力犯罪方面,自由党政府早前在国会引入C-71号法案,扩大对武器的背景调查,并逐步实行更多的控制枪械措施。在竞选期间又承诺立法禁止半自动攻击性步枪。 自由党还承诺给各城市更多权力去限制手枪。庄德利对这项措施表示欢迎。庄德利表示为了消除犯罪根源,对社区和家庭大规模增加投资也十分关键。 现时问题是自由党对多伦多做出的承诺,在多大程度上可以兑现。特别是在少数政府情况下,杜鲁多不仅要面对更多掣肘,同时政府也可能短命倒台。自由党要想实施自己的计划将变得难度更大。

這次大選40位華裔參加 8人勝出 創造記錄

加拿大本次大选约有四十位华裔参选,八人胜出创纪录,超过二〇一一年大选的七席,成功率达百分之二十,其中四人为香港移民。   当选的八人中,有六人为连任,他们是安大略省万锦—康山选区的伍凤仪(Mary Ng,香港出生)、士嘉堡北选区的陈圣源、士嘉堡—爱静阁选区的叶嘉丽(Jean Yip,为上届大选胜出的华裔自由党候选人陈家诺的遗孀)、保守党的威灵顿—霍顿山选区的庄文浩(Michael Chong);卑诗省则有关慧贞(香港出生)和黄陈小萍(香港出生)。新当选的则有当河谷北选的前省议员董晗鹏(Han Dong)、卑诗省列治文东选区的赵锦荣(Kenny Chiu,香港出生)。   去年在安省议会选举中竞选连任失利的自由党前省议员董晗鹏,于多伦多当河谷北区卷土重来,大幅领先排名第二位的保守党候选人,代表自由党当选。董晗鹏说未来四年自由党将建设安全社区,为青年一代提供更好的教育,改善住房可负担性,投资基础设施建设。住房和国际教育合作都是他特别关注的问题。对于自由党今次由多数政府变成少数政府,他称大选初期选情胶着,自由党甚至一度落后,保守党使出各种负面手段,而自由党一直正面阐述自己的计画与政纲。虽然是少数政府,但是选民依旧发出自己的声音,赋予自由党执政权。   今届大选安省共有二十名华裔参与角逐,较上届增加一倍。当中,以保守党的华裔候选人最多,一共有八人披甲上阵;自由党则有五位华裔参战,其中三人为现任国会议员。新民主党、绿党、人民党各有四位、一位和两位华裔参选。   卑诗省本届有十五名华裔参选,其中大温哥华地区占十三名,分别代表大政党和独立参选,点票结果显示,有三人当选,较上届也增一人。   温哥华东选区的新民主党候选人关慧贞以超过五成二的得票率胜出,列治文中选区的保守党候选人黄陈小萍也顺利当选,三度连任,她的得票率接近五成。代表保守党的赵锦荣上届以二千多票之差落败后,今届卷土重来,并以超过四成二的得票率击败争取连任的自由党候选人苏立道(Joe Peschisolido)。

允許中小學生投票會怎樣? 模擬投票結果引人思考

有没有想过如果允许中小学生,决定谁来管理这个国家会发生什么事情?显然,情况与周一的联邦大选结果非常相似,但也有一些差异。公民教育倡议组织CIVIX,在10月15日至21日之间展开了一次学生模拟投票,全国有7,747所小学和中学的约110万个学生参加,投票人数比2015年学生投票的92.2万人大幅增加。同时,今年参加的学校也增加了1,000多间。 结果显示,自由党同样地组成少数政府,夺取到共110个议席,得票率22.4%。然而,与周一正式选举结果不同,在学生模拟投票中,新民主党成功获得了99个席位,占整体得票率的24.8%,成为官方反对党。 CIVIX干事艾伦(Dan Allan)指出,年轻人往往被视为缺乏政治认识或参与的群体。他补充说,透过学生模拟投票,足以证明他们都愿意参与其中,并且积极地表达他们的想法。综合报道

自由黨少數執政之後第一步要做什麼?

自由党少数执政,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 《加通社》报道,联邦自由党党领杜鲁多下一个步骤就是要决定重新召开议会的时间表。从技术上来说,是总督召集新议会,但实际上是根据总理的建议而召集的。 回顾加拿大历史,大选之后重新召集众议院的时间有长有短。2015年就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当年10月19日举行联邦大选,11月4日才重开议会,但内阁名单之前已曝光定案。 这一次并非杜鲁多首度执政,他与内阁成员对政务已很熟悉,应该可以更早恢复议会。只不过原内阁中的公安部长、自然资源部长等人均败北,内阁势必要重新洗牌。 新议会召开时,首要任务是选举议长。原议长里根(Geoff Regan)虽然再次当选哈利法斯地区国会议员,但还是要通过选举产生,不能自动连任该职位。 该选举将由众议院任职时间最长的国会议员主持。魁人政团的国会议员普拉蒙登(Louis Plamondon)将第四度担任主持监督者,他自1984年以来一直担任国会议员。 第一关:施政报告 议长选出后,政府会发表施政报告,宏观说明施政方向,列出执政的优先事项。 施政报告也是反对党试图在信任投票中打倒杜鲁多政府的第一个机会。由于自由党为少数执政,他们需要确保获得其他政党议员的支持,至少有170票来稳定政权。 杜鲁多有几个选择,他可能会押注没有政党想重启大选,所以他不需要与任何一个政党作特别合作。 但如果杜鲁多希望有稳定的局面,他可以与其他政党达成协议,拉拢另一党支持。目前最有可能和杜鲁多合作的是新民主党。在竞选期间,新民主党党领驵勉诚已表态愿意支持自由党少数执政。综合报道

分析指杜魯多雖獲勝 但新政府可能壽命不足兩年

联邦大选尘埃落定,少数政府已成定局。 有分析认为,杜鲁多新政府的寿命可能不足两年,他必须最大限度地运用自己的政治智慧,善用时间,妥善处理所面对的各项重大挑战。 加拿大广播公司(CBC)国会山庄资深记者沃雷(Aaron Wherry)撰文指,今次大选一度几乎成为杜鲁多政治生涯的终结。选前一周,自由党被认为很可能被保守党击败。选前一个月,当杜鲁多的“涂黑脸”照片曝光时,杜鲁多看起来已彻底终结。今天这样的选举结果,对自由党而言是一个“难以置信的胜利”,杜鲁多可说是一名非常幸运的政客。 魁省进逼 加西反抗 沃雷表示,最终点票结果自由党获得的绝对票数少于保守党。在这样一个“脆弱”的胜利之后,杜鲁多未来也会面对更加强近的挑战。席次未过半令自由党每一天都要在国会内折衷谈判。由安省雷湾至洛矶山的广大地区,自由党只得4个席位, 国家陷入前所未有的分裂,他未来要面对来自西部的巨大反抗。魁人政团的突然重新崛起,更给政坛带来不确定因素。 杜鲁多未来政治生涯如何走向,取决于他在过去五周的竞选及过去4年的执政中学到了什么,以及如何适应未来的挑战。简而言之,他需要更“大胆”,同时更“心细”。即在政策上更加进取,同时更小心避免因不小心管理政府施政而造成的政治损伤。 每次大选都是反思过去和展望未来的时机。国民在今次大选中没有选择开启一个全新进程,但杜鲁多却获得一个思考未来的机会。选举之夜自由党在满地可的会场人流并未挤爆,支持者流动的情绪更多是反思或松一口气,而不是狂欢。 小杜是受特权庇佑政客 围绕杜鲁多的许多悬在半空中的“如果”甚至可以写成教科书的几个章节。如果他去印度访问时穿正式的西装会怎样?如果他不把自己的司法部长赶出内阁会怎样?如果他3年前主动承认自己拍过黑脸照片会怎样?如果上述“如果”成为现实,也许自由党会少折损20个席位。但也许杜鲁多会犯其他错误。 杜鲁多是一个受到巨大特权庇佑的政客,但他似乎总能找到令自己处境更艰难的方法。他应该终止这种怪圈。 但也不得不承认,他曾经多次大步跨过看起来对他相当不利的局面。他因与大众紧密维系而带来的弹性和耐久性不容低估。他应对黑脸事件的从容不迫,可能拯救了他的竞选和他的政府。在离投票最后几天他得了自己老友美国总统奥巴马的支持。他令气候变化成为大选的一个核心问题。 任何再次登上权利巅峰的胜利都不是小胜利。杜鲁多赢了。但他获得的奖赏是有限的,这胜利更因为国家团结的折损而充满争议。 开票之夜当媒体提前宣布自由党获胜时,其支持者高喊“再做4年”。这对杜鲁多可能过于幸运。更可能发生的情况是新政府可以存续近两年。杜鲁多比任何时候都要善用自己的时间。综合报道

出人意料!2019聯邦大選投票率少於上一屆

本届联邦大选,投票率大约66%。 《环球邮报》报道,超过2,700万加拿大人有资格参加这次选举,其中包括居住在海外的公民。根据加拿大选举局的统计,今年约有1,790万加拿大合格选民投票,约占总合格选民的65.95%。 2015年,逾1,770万加拿大人(合资格选民的68.3%)投票,高于2011年的1,480万(61.1%),是近25年以来的最高水平。投票率最低的是2008年的大选,当时有58.8%的选民投票。 这次的提前投票约为470万,比2015年高出29%,这是因为本届提前投票的时间拉长,投票站的数量也增加,让投票变得更方便。 卑诗大学政治系教授约翰斯顿(Richard Johnston)强调,虽然提前投票者变多,但总得票率没有变得更高,显然只是让本来就要投票者更方便了,并未激发更多人走进投票站。 随着社交媒体发达,关于选举的信息越来越多,温莎大学政治学副教授米尔詹(Lydia Miljan)说,掌握年轻选票是值得关注的问题。 2015年大选时,自由党广获年轻人支持。当时18至24岁的年轻人投票率从38.8%上升到57.1%。在25岁至34岁的年龄层,投票率也跃升了12个百分点(根据出口民意测验,大部分选票投给了自由党)。 约翰斯顿说,传统上年轻人投票率较低。“这不是世代相传的现象,而是生命周期的问题。年长者较多有固定地址、固定电话,使他们容易被民意调查机构和政党组织者联系上。” 他对今年在校园举办的选举相关活动印象深刻,认为这种宣导是很有意义的,可以增加年轻人投票率。 图:加通社 &  网路

保守黨大選安省慘敗 福特因素有大影響

一项研究显示,自由党在这次联邦选举中遭受重创,但该党最终还是赢得了选举,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福特因素”。 尽管在今年的竞选活动中,保守党领袖熙尔尽量与安大略省省长保持距离,但最近的一项民调显示,福特都对保守党在安省的选情起到了决定性的影响。 CBC发布的应用程序Vote Compass调查数据显示,在10月11日至10月15日参与投票的逾2.4万名安大略居民中,51%的人表示,由于福特的政策,他们在这次选举中投票给保守派的可能性要小得多。 这一点在整个GTA中都很明显,GTA对双方来说都是一个至关重要的区域。在905地区,自由党赢得了压倒性的多数席位,包括多伦多的每一个席位。 在经历了几次不受欢迎的公共卫生、教育、儿童保育和自闭症项目(以及其他项目)的削减之后,在大选前的几个月里,本省对福特不满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他在猛龙队冠军游行中受到的嘘声说明了一切)。 在保守党的要求下,安省省长基本上一直在躲藏,保守党在整个竞选过程中都明确表示他们认为福特是个累赘。 杜鲁多在竞选辩论中多次提及福特的策略最终取得了丰硕的成果,而熙尔在竞选期间几乎没有提到过福特,在安省竞选活动时,他也是直接避开了福特。(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图库) (ref:https://www.blogto.com/city/2019/10/doug-ford-andrew-scheer-election/)

自由黨少數執政 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呢?

《加通社》报道,联邦自由党党领杜鲁多下一个步骤就是要决定议会重新召开的时间表。从技术上来说,是总督召集新议会,但实际上是根据总理的建议而召集的。 回顾加拿大历史,大选之后重新召集众议院的时间有长有短。2015年就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才重新召开议会,当年10月19日举行联邦大选,11月4日才重开议会,但内阁名单之前已曝光定案。 这一次并非杜鲁多首度执政,他与内阁成员们对政务已很熟悉,应该可以更早地恢复议会。只不过原内阁中的公安部长、自然资源部长等人均败北,因此内阁势必要重新洗牌。 新议会召开时,首要任务是选举议长。原议长里根(Geoff Regan)虽然再次当选哈利法克斯地区国会议员,但还是要透过选举,不能自动连任该职位。 这个选举将由众议院任职时间最长的国会议员主持。魁人政团的国会议员普拉蒙登(Louis Plamondon)将第四度担任主持监督者,他自1984年以来一直担任国会议员。 议长选出后,政府会发表施政报告,宏观说明施政方向,列出执政的优先事项。 施政报告也是反对党试图在信任投票中打倒杜鲁多政府的第一个机会。由于自由党为少数执政,他们需要确保获得其他政党议员的支持,至少有170票来稳定政权。 杜鲁多有几个选择,他可能会赌一把任何政党都不想重启大选,所以他不需要与任何一个政党进行特别的合作。 但如果杜鲁多希望有稳定的局面,他可以与其他政党达成协议,拉拢另一党支持。目前最有可能和杜鲁多合作的伙伴是新民主党,在竞选期间,新民主党党领驵勉诚已表态愿意支持自由党少数执政。 网上图片

自由黨再次當選對加拿大房產市場有什麼影響?

杜鲁多领导的自由党周一再次当选,可能会给外国房地产投资者带来新的潜在障碍,并为首次购房者带来一些帮助,但不会像反对党承诺的那样带来更重大的改变。 自由党在住房方面的承诺包括部分扩大其首次购房者援助计划,以及对非加拿大人拥有的空置房征收1%的税。 总部位于多伦多的Realosophy Realty Inc.的总裁John Pasalis说,自由党以少数席位取得了胜利意味着,不会像保守党承诺的那样推出更激进的刺激措施。这样的话,不会放松抵押贷款,而导致房价上涨。 道明银行高级经济学家Brian DePratto表示,自由党的政纲几乎无法缓解沉重的住房负担,不过他指出,解决联邦层面供应问题的工具有限。 他表示,自由党承诺的“首次购房者”计划,为购房者提供相当于房产价值10%的贷款。可能会在短期内减轻购房者的负担,但会导致房价上涨。 Royal LePage总裁Phil Soper表示,政府将需要更多地专注于增加供应,包括降低监管成本和加快审批速度。(加通社,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加通社)

特朗普發推文祝賀杜魯多勝利 期待更多合作

曾批评总理杜鲁多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对杜鲁多赢得联邦大选表示祝贺。 特朗普周一晚间发出推文祝贺杜鲁多取得艰苦而精采的胜利,期待与杜鲁多合作,使两个国家更美好!   自由派的杜鲁多和保守派的特朗普本就不是同一路人,过去两个人为了贸易关税问题互相交锋,其互动备受外界瞩目。 2017年2月特朗普和杜鲁多(Trudeau)第一次会面时气氛良好,特朗普说两国之间的贸易关系只需要进行一些“调整”即可。 但是,随着对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激烈的谈判,特朗普对杜鲁多明显展现不满特度,2018年春天一次公开活动上还嘲讽称:“贾斯汀,你有甚么问题吗?” 2018年6月在魁省举行的七国集团峰会上,特朗普觉得杜鲁多在他离开之后于新闻发布会上扯后腿,批评杜鲁多“非常不诚实”和“软弱”。 但终究新版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谈定了,两人回到平和的关系。 上个月联邦选举期间,杜鲁多被爆出黑脸事件,特朗普面对记得询问此事,反常地沉默许多,只说:“我希望不会被问到这个问题。我很惊讶,当我看到不只发生过一次时,我感到更加惊讶。我和贾斯汀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关系。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去年底加拿大应美国要求而逮捕中国华为公司财务长孟晚舟,加拿大遭到中国一连串报复,特朗普承诺在与中国谈判时会力挺加拿大立场。 如今自由党少数执政,预料加美关系不太可能发生很大变化。因为自由党和保守党都表示会尽速让国会批准通过新版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至于美国方面,因为美国民主党控制着众议院,民主党人希望协定条约中有更严格的劳工和环境规定,所以如何能表决通过还是未知数。特朗普周二在推文中批评“简直无法相信神经的佩洛西(Nancy Pelosi)在推动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上的步伐不能快一点。她的选民想要这个协定,他们不知道为什么她不让两党赶快投票。花了太长的时间!” 网上图片

競選標誌牌需要在72小時內拆除

联邦大选落幕,自由党继续执政,各大小城市及社区的竞选标志牌已无效;根据选举法,插在草地上或挂在电灯柱的选举标志牌,需要在选举结束后的72小时内拆除。 投票站于周一晚最迟9时30分关闭,意味从法律上规定,所有在私人土地或公共地方上的选举标志牌,必须在周四晚9时30分之前拆除,届时各地市政府亦会派员观察是否继续有选举标志牌未拆除。 公共地方是指包括电线杆、公共汽车候车亭及路边,必须由候选人或第三方拆除。 (图片:blogTo) 

綠黨更進一步贏得3席 卞聶爾敗北人民黨一席未得

绿党继上次大选取得零的突破后,今年大选一举赢得3席,成绩可观。新民主党的表现令支持者失望,只取得24席,远低于上次大选获得的44席。 在大西洋省份取得突破,该党候选人阿特温(Jenica Atwin)在纽奔驰域省弗雷德顿市(Fredericton)选区,击败自由党现任国会议员迪却斯(Matt DeCourcey)。 迪却斯是联邦移民、难民及公民部国会秘书。弗雷德顿市选区争持激烈,除了迪却斯外,阿特温的对手还有保守党的约翰逊(Andrea Johnson)。 阿特温成为弗雷德顿市首位女性国会议员,也是首位在大西洋省份当选的绿党成员。聚集在Picaroons Roundhouse的阿特温支持者,在获悉胜选后高声欢呼庆祝。绿党党领伊丽莎白·梅(Elizabeth May)亦成功当选。 驵勉诚在卑诗省当选 新民主党取得24席,议席大幅减少,令主持者大失所望。新民主党党领驵勉诚(Jagmeet Singh)赢得本拿比南(Burnaby South)选区。驵勉诚称,对于党成员不断为弱势人群发声,他感到骄傲。他又说,当选的党成员将在新一届国会担当富建设性的角色。 卞聂尔魁省败北称遭抹黑 另一方面,加拿大人民党党领卞聂尔(Maxime Bernier),则在魁省博斯(Beauce)选区,败于保守党候选人勒侯克斯(Richard Lehoux)。人民党在本次大选中没有获得任何议席。卞聂尔表示,该党不断被对手抹黑,但他们依然坚守原则,显示出极大勇气。卞聂尔誓言会在下届大选卷土重来。

王州迪獨立身份參選獲勝 多個重量級選區出人意料

多个引人注目的重量级选区,出现不少意料之外的结果。原联邦公共安全部长古迪尔(Ralph Goodale)连任失败,保守党副党领雷蒂(Lisa Raitt)同样未能连任成功。 因SNC Lavalin事件退出自由党的前联邦司法部长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以独立身份参选,在温哥华固兰湖(Vancouver Granville)选区胜出。 独立参选费普真落败 不过,为支持王州迪而退出自由党的费普真(Jane Philpott),却在万锦市—史托维尔(Markham-Stouffville)选区,败于自由党的何洁思(Helena Jaczek),失去国会议席。 曾多次获得奥运会奖牌的前皮艇选手范科沃尔滕(Adam van Koeverden),在安省密尔顿(Milton)选区击败保守党副党领雷蒂。 原公共安全部长古迪尔,在沙省败于保守党的克拉姆(Michael Kram)。古迪尔在该选区担任国会议员多年,曾与三名总理在国会共事。 原天然资源部长索希(Amarjeet Sohi),在亚省爱民顿—米尔伍兹选区(Edmonton-Mill Woods),败于保守党的候选人厄普(Tim Uppal)。本报记者

士嘉堡愛靜閣葉嘉麗連任 感謝選民信任

士嘉堡-爱静阁选区以叶嘉丽(Jean Yip)胜选连任的结果,再次保住了自由党在该选区的议席。她称过去近两年的历练,让她对选区充满信心。她也相信亡夫会以她为傲。 叶嘉丽的得票率约为50.3%(20,371票),而她的主要对手保守党的胡商,票率约为37.2%(15,078票)。换言之,叶嘉丽以约5,300票击败对手,成功连任。 欣喜荣幸 感谢选民信任  叶嘉丽在胜选后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对于投票结果她感到无比的欣喜和荣幸,能继续为选区服务。虽然自由党组成少数政府,但这只意味着党团成员要更加努力、高效的工作,当然也要与反对党保持更紧密的合作。 她代表个人和自由党,感谢选区选民的信任。她感到是在选区内近两年的服务,让她对选区充满信心,也让她赢得了这次选举。她向选民承诺,会继续将他们的声音带到渥太华。 叶嘉丽是在2017年底通过补选,继任亡夫陈家诺遗下的国会议员席位,因此,本次是她首次参加联邦大选,结果以超过50%的得票率当选。 谈到先夫陈家诺,她称:“先夫此时一定在天堂微笑,他会为我而骄傲。”她也很高兴母亲、兄弟和两个儿子,以及陈家诺的父母等家人,能一起到场为她加油。 首次参选得票逾37% 胡商虽败犹荣 首次参选的士嘉堡-爱静阁选区保守党候选人胡商(Sean Hu)遗憾落败。他未在现场对媒体发表任何感想。但现场许多保守党的支持者和帮助他竞选的义工都认为,首次参选能获得逾37%的得票率,是虽败犹荣,并鼓励他再接再厉。本报记者

士嘉堡北選區陳聖源連任 重點發展公交基建

成功连任士嘉堡北选区国会议席的联邦自由党候选人陈圣源,昨晚以约2万得票大胜保守党对手江如天(得票约1.1万),陈圣源称联邦自由党即使以少数政府当政,但对发展公共运输基建,让本国家庭、长者及儿童,享有更好与更可负担生活,创造更多就业职位,视为推动国家向前首务,相信选举结果也显示,国民期待一个共同进步的社会。  士嘉堡北选区昨晚票站开票不足一半,已宣布该区争取连任的自由党候选人陈圣源当选,他在该选区总得票率达到约54%;至今天凌晨点票结果显示,联邦自由党以少数政府继续执政多4年,当被问到未来4年自由党在推行政策上,可能遇到困难,陈圣源称未有想及此状况,反而想到未来3天,他与一众义工将要集中清理竞选标语,及处理一些与选举有关的事宜。 当得悉连任成功后,陈圣源坦言得到士嘉堡北选民继续支持,以及投给他信任一票,感到与有荣焉及兴奋。陈圣源相信这与他在士嘉堡北社区,尽心尽力地服务了13年有关,他说,未来工作是继续作为士嘉堡北社区居民与联邦政府的联系桥梁,将选区居民需要告知联邦政府。 重点发展公共交通基建 问到当选后有何计划,及认为士嘉堡北居民最迫切民生问题时,陈圣源说士嘉堡居民相当依赖公共交通系统上班及上学,而发展公共运输基建,正正是联邦自由党政府未来4年最重视的工作之一,但他也提到不能单靠联邦政府有意拨款在基建上,仍需要安省政府衷诚合作才可,他期待联邦自由党政府执政后,能与安省政府在发展惠民基建上共同努力,恪守双方在投资安省基建之协议。 陈圣源又提到如何令本国家庭与儿童,在健康及可负担生活环境中快乐成长,也是联邦自由党政纲的重中之重,他相信选民是认同自由党在投资于市民家庭与环保政策,而继续选择及相信联邦自由党,能够让他们过好生活。 他指出,加国是7大工业国中,经济发展最优越的国家之一,而本国就业率高企,国民生产总值也是7大工业国中表现相对优秀,这显示过去4年,联邦自由党投资于国民生活上之成绩有目共睹。 陈圣源的胜利感言中,特别感激父母与亲友及义工的默默努力及支持,并称会在未来4年信守对选民的承诺,务求不负所托。 江如天将查找不足 汲取经验迈步向前 至于得票率约30%铩羽而归的士嘉堡北联邦保守党候选人江如天,昨晚向《星岛日报》记者表示,是次结果虽令人失望,但他会查找在竞选工作中有何不足,从中汲取经验再向前行。 他称,尽管今次未能取得议席,但在过去10个月的筹备与竞选工程中,他得到很多支持者帮助,尤其是一些他原本不认识,但希望能让社区作出改变的支持者,这些支持者已成为其朋友。 虽然落败,江如天表示,在竞选期间与居民倾谈,不少士嘉堡北选区居民都抱怨生活迫人,政府抽税太重,令国民生活更是百上加斤,国民都期待联邦政府能缓解民困,不要乱花金钱,还富于民。本报记者

萬錦康山伍鳳儀連任 安省華裔大選得票結果

万锦-康山(Markham-Thornhill)选区,自由党候选人伍凤仪(Mary Ng)争取连任成功,得票23,800多张,超出主要对手保守党候选人袁海耀(Alex Yuan)逾8,400张选票。 伍凤仪昨晚在万锦市举行的庆祝会上表示,本届大选其实是关乎“选择”,选民要选择希望而非恐惧、选择包容而非分化,选择前进而非倒退。选民要选择的政党,是一个可应对气候改变、增加社区安全、对下一代投放资源、协助创造好工、让加国成为一个欢迎人到来的地方。 伍凤仪又说,在是次竞选过程,她因文化背景差异而曾遭人针对,称她“不是完全的加拿大人”。但她指出,其父母来自香港,她一家就是一个典型移民故事,她成长路途一直努力不懈,以自己是华裔加人而骄傲,亦视自己与所有人是对等的,不忘要回馈加国。 她续称,自由党政府在过去4年的政绩有目共睹,但今后仍可做更多,亦必须做更多,例如协助年轻家庭置业、对学生提供更多鼓励、促进商业更佳发展、致力应付气候改变等。她寄语,明天是会更好。 袁海耀称咬住福特影响选情 保守党候选人袁海耀昨晚接受本报访问时说,自由党在竞选宣传活动中,把咬住安省保守党省长福特(Doug Ford)不放,此举对联邦保守党在安省的选情确有影响。 袁海耀认为,杜鲁多政府任内曾现不少丑闻和浪费事件,又累积庞大赤字,若未来一、两年经济出现衰退,后果堪虞。 根据加拿大选举局资料显示,万锦-康山选区登记选民有71,954人,今次大选选民投票率为61.61%。自由党候选人伍凤仪得23,826票,保守党候选人袁海耀得15,401票,新民主党候选人Paul Sahbaz得3,248票,绿党候选人Chris Williams得1,218票,人民党候选人Peter Remedios得356票,独立候选人Josephbai Macwan得281票。

復盤:保守黨失敗的原因是什麼?

回顾本国近代联邦选举的纪录,保持党要赢得执政权,左翼票源分散似是必须的条件。在今次大选,虽然保守党的议席有进账,但由于左翼票源未有被新民主党分裂,基本上仍归入自由党,拉上补下,自由党保住了执政权。 保守党未能说服中间选民 熙尔(Andrew Scheer)自2017年上任党领后,一直未能成功在社会上增加知名度和建立鲜明形象。直至选举初期,民众普遍对他仍未见印象深刻。到大选中期,自由党挖出他从前就堕胎及同性婚姻的一些言论作攻击,到后期再爆出拥有美国国籍。再加上在选前48小时,爆出保守党聘用前自由党工作人员揭发竞争政党黑材料,并试图把卞聂尔(Maxime Bernier)排除在党领辩论之外,熙尔在一个公开场合被记者以不同方式发问了至少14次,仍拒绝回答,给了其他政党机会去指责保守党的诚信,选民却未有足够时间去消化事件。 按加拿大的选择系统,不少选民都是先考虑政党多于本区的候选人。党领的形象,对于选民对一个党的主观信任有一定影响。在今届大选,杜鲁多的形象欠佳,但保守党也未能把握机会,成功建立一个更鲜明积极的党领以及政党形象,所提出的政纲也未能说服足够的中间选民,他们是更好的选择。 新民主党虚火未能转成选票 新民主党在选举之初,民意支持度一直走低。直至六大党领英语辩论后,党领驵勉诚(Jagmeet Singh)因表现醒目、词锋锐利,助新民主党的支持度逐步攀升。不过,从选举的结果看来,这些虚火未能转成选票,在魁省的议席几乎全军覆没,由原本的16席跌至1席;在安省也失2席至6席。 在魁省,虽然魁人政团(BQ)的议席大涨,但它抢的不单是自由党,也抢了保守党,而被抢得最惨的是新民主党。这令自由党虽然在魁省的大票仓失了5席,却不致命,因为在安省成功保住优势,再加上保守党在安省也未见有突破,拉上补下,自由党虽然失去了大多数政府地位,仍有足够议席组成少数政府。文:廖长仁

保守黨雖敗猶榮 總得票數超過自由黨

虽然保守党获得的选票比自由党多,但由于自由党赢得较多议席,因此有权组成少数政府。保守党党领熙尔表示,虽然本次大选落败,保守党仍会继续向前迈进。 按选票计算,保守党在全国共获得34.4%选票,高于自由党的33.1%,得票率为各党之冠。自由党在大西洋省份、魁省及安省获得大量选票,而保守党则在草原省份获得明显的支持。 保守党在亚省的得票率近70%,自由党只有14%;沙省的情况亦一样,保守党获得高达65%选票,自由党值仅取得10%。 出人意料的是,保守党重量级成员、副党领雷蒂(Lisa Raitt),在安省密尔顿(Milton)选区败于奥运奖牌得主、前皮艇选手范科沃尔滕(Adam van Koeverden)。 保守党副党领落马 雷蒂获悉落败后向加拿大广播公司(CBC)表示,她担任密尔顿选区国会议员11年,感到很荣幸,因为不是每个人都有这个机会。尽管选举落败,雷蒂也会与家人和朋友一起,庆祝这11年来所获的成绩。 另一方面,保守党的克拉姆(Michael Kram)则在沙省成功击败自由党大将、公共安全部长古迪尔(Ralph Goodale)。 在亚省爱民顿—米尔伍兹选区(Edmonton-Mill Woods),保守党的厄普(Tim Uppal)亦打败另一名自由党内阅重臣,天然资源部长索希(Amarjeet Sohi)。 保守党党领熙尔在利斋拿—卡佩尔选区(Regina-Qu'Appelle),成功获选连任。 熙尔获悉选举结果后发表讲话,感谢他的支持者和志愿者在竞选期间的辛勤工作,并称保守党会“继续前进”。 他说,虽然选举结果不如意,但他对团队的表现感到非常骄傲,相信进入国会的党员将会比以前已更能干和更坚定。熙尔指出,民主不仅取决于所获得的选票,还取决于保守党如何在选举后继续向前走。 熙尔又称,保守党已向杜鲁多发出警示,当自由党政府施政失败,保守党随时预备好接任。

萬錦於人村選區3華裔鏖戰 首次參選何胡景惜敗

5名候选人中有3人为华裔的万锦-于人村(Markham-Unionville)选区,由代表保守党的现任国会议员蔡报国(Bob Saroya)以近5成得票率当选,成功连任。首次征战联邦大选的自由党候选人何胡景(Alan Ho),虽然选前呼声甚高,最后以近4成高得票率而落败。 该选区共有5位候选人,分别为代表保守党的蔡报国、代表人民党的钟碧珍(Sarah Chung)、代表自由党的何胡景、代表绿党的高境岚(Elvin Kao)及代表新民主党的Gregory Hines。 结果保守党的蔡报国以2万多票当选,得票率高近5成,成绩与上届大选相若。得到1万6千多票的自由党候选人何胡景,得票率也接近4成,两者可谓旗鼓相当。上届大选曾代表绿党参选的高境岚,今届再接再厉,得票率虽然只得4.4%,比上届的2.2%得票率多出一倍。另一位代表人民党的华裔候选人钟碧珍,得到700多票,得票率1.7%。排行第三的新民主党代表Gregory Hines获得2,800多票,得票率6.7%。 对结果感失望 感谢对手贡献 何胡景在昨日晚上11时过后,与数十名支持者及义工见面。他在发言时表示,尽管大家的理念有所不同,但依然感谢主要竞争对手、代表保守党的蔡报国,在过去4年为万锦于人村担任国会议员的努力工作。虽然今次的选举结果,并非他本人以至所有他支持者所想见到的,何胡景不讳言,对结果感到失望。不过,仍然非常感谢所有在其竞选工程中付出巨大努力的支持者。 他表示,在过去的6个星期里,他与其义工团队,日以继夜地,在选区里挨家挨户拍门,与超过1.5万户选民面谈,聆听大家对于选区的期望。他回忆令他特别难忘的一天,是一个又冷又大雨的晚上,在火车站派传单及派咖啡,大家都冷得发抖。他感谢所有义工及支持者之余,特别感谢太太及儿子在背后的支持。 纵使败选,但他认为,在好像加拿大这样的民主国家选举制度下,一定会尊重选举结果。但作为自由党人,却不会放弃争取更美好的将来。这一晚,对于一个正面的选举工程来说,并不是终结。他向支持者道歉,未能成功将大家的希望实现,但承诺未来会继续努力服务社区,为大家强烈发声,为区内的家庭与下一代,争取更美好的明天。图文:本报记者

分裂!自由黨安省大勝 草原省卻全一片藍

联邦自由党在今届大选中的席位数目多过保守党,主要归功于安省。作为全国最多议席数目的省份安省,让自由党取得79个席位,而保守党只有36个席位,新民主党只有6席。 可是,自由党在魁北克省的席位减少了5个,到35个,仅比魁人政团的32个席位多3个。保守党在10个席位中领先,而新民主党则在1个席位中领先。 自由党在大西洋省省份的成绩亦比保守党为佳,尽管自由党无法复制上届大选在大西洋省份囊括32个席位,但是自由党依然获得可观的26个席位,保守党4个,新民主党1个。出人意料的是,绿党拿了一个席位。 亚省沙省全变蓝感沮丧 另外,亚省和沙省几乎全部变蓝,把自由党拒诸于该两省之外。因此杜鲁多发表连任讲话时称,希望亚省和沙省的省民知道,他们是加拿大重要的一部分,他听到他们沮丧的声音,而他希望大家能共同努力,令国家更加团结。 有指自由党未能像上届赢得大多数席位,魁省建筑巨擘SNC-Lavalin事件是其中之一,不少人认为总理办公室不应干预检察总长的检控决定,因为此举会影响加国其中一个核心司法独立。 还有,在竞选活动的第一个星期,自由党党领杜鲁多便被爆出,过去他至少有3次扮“黑脸”或“棕脸”,这一削弱了他作为族裔多元化和包容拥护者的美好形象。 杜洛斯魁城险胜续连任 在30几个现任内阁阁员中,只有3个不能连任,分别是资深的公共安全及紧急应变部长古迪尔(Ralph Goodale)、国家税务部长勒布蒂耶(Diane Lebouthillier)及自然资源部长索希(Amarjeet Sohi)。 其余内阁部长皆成功连任,包括代表卑诗省选区的国防部长石俊(Harjit Sajjan);公共服务部长夸尔特罗(Carla Qualtrough);渔业、海洋及海岸防卫队部长威尔金森(Jonathan Wilkinson)及国库局局长梅丽乔(Joyce Murray),还有安省的创新、科技及经济发展部长贝恩(Navdeep Bains);财政部长莫奈(Bill Morneau),以及外交部长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 家庭、儿童及社会发展部长杜洛斯(Jean-Yves Duclos),在魁省魁北克城选区(Quebec City)面对硬仗,最终以215票险胜魁人政团的加农(Christiane Gagno)。负责推销碳税的环境部长麦克纳(Catherine McKenna)在渥太华中选区(Ottawa Centre),迎战新民主党候选人、前联邦检控官和法学教授塔曼(Emilie Taman),结果以48.5%的得票率获胜。

駔勉誠致電杜魯多賀勝利 超級富戶須多繳稅

联邦新民主党(NDP)党领驵勉诚(Jagmeet Singh)周一晚已致电杜鲁多,向他及所领导的联邦自由党表示祝贺。 驵勉诚在祝捷会上指出,NDP将担负起“有建设性和积极的角色”,在新一届国会中为加拿大人优先选择的目标而努力工作。他再次强调了竞选政纲中的各项承诺,并指出超级富有的国民,应该支付更为公平的税金。 NDP选举庆祝大会在本拿比一间酒店举行,驵勉诚在入场及结束演讲后,先后与众多支持者一道,伴随节奏强劲的音乐起舞,令庆祝派对仿似嘉年华。 承诺争取落实竞选政纲 驵勉诚说:“今晚较早时我已与总理杜鲁多通话,我也告诉他我们将要十分努力地工作,确保我们能为加拿大人关注的首要议题提供服务。”他也向其他参加本届选举的各党党领表示祝贺,指出本届大选的真正赢家是加拿大国民。 他誓言,NDP将努力确保继续集中在本届选举中形成的能量,努力争取选民关心的要求,并以具有建设性和积极的角色,在加拿大人最新选择的国会中发挥作用。 驵勉诚说,他从未、也不会站在大公司及超级富有人士一边,去让他们继续获得税务优惠,他们理应承担更为公平的税务责任。此时,众多支持者附和反复高呼:“向富有者征税!” 他再次强调,NDP在选战时承诺的多项政纲,例如真诚且认真地同原住民进行和解、医疗服务及全国药物保险计划、可负担房屋、取消学生贷款利息、为手机账单设定上限,以及针对气候危机采取紧急的、真正的行动等。 驵勉诚在讲到医疗服务及全国药物保险计划时特别强调说:“我们的目标是让全体国民寻求医疗服务时,只要使用医疗服务卡就足够了,而不再需要使用信用卡。”

少數政府是怎麼回事 杜魯多有沒有可能翻船?

联邦大选尘埃落定,正如选前预测,没有任何一个政党取得国会过半数席位,自由党夺得157席,虽未过半,但就取得最多议席,那么,国会山庄内下一阶段的权利游戏将如何展开? 加拿大广播公司(CBC)分析指,若没有一个政党可以独立赢得国会众议院338个席位的过半数,即170席,得票最多的自由党即可在大选之夜宣布胜利,而下一步权力游戏的核心问题将是,唯有取得国会议员多数信任(confidence of a majority)的政党,才有资格上台执政。这个被称为“信任游戏”(A confidence game)的过程,是加拿大民主制度的一项最基本原则。 在信任游戏之下,会出现两种组成下一届政府的主要方式。一是“联合政府”(Coalition Government),即自由党与取得24席的新民主党、或与取得32席的魁人政团透过协议达成合作,集合其席位达到国会半数,两党派员瓜分内阁席位共同组阁,组成联合政府共同执政。 少数政府信任投票不过关即倒台 二是“少数政府”(Minority Government),即仍由自由党单独组阁,但是透过协议得到新民主党或魁人政团在国会的支持作为回报,政府要承诺落实与之合作政党所提出的部分政策主张。这种合作安排叫做“信心与供应协议”(confidence-and-supply agreement)。 少数政府的另一种形式是,执政党不跟其他政党达成固定结盟或合作协议,而是在每个议题上,单独争取国会大多数的信心支持。在这种情况下,信任投票一旦在国会不过关,政府就会倒台。如果杜鲁多没有以任何方式成功说服其他政党与自由党合作,从而取得国会多数信任,他就剩下两个选择,一是辞去总理职务,二是要求总督重新举行大选。 在这情况下,总督都有权决定邀请其他政党的党领,比如获得席位第二多的保守党党领熙尔来组阁。如果熙尔试过之后也不能获得国会多数信心支持,那么几乎可以肯定总督会宣布重新大选。综合报道

慘勝!杜魯多以157席位保往總理大位

经过长达40天的联邦大选竞选运动,周一联邦大选日尘埃落定。 由现任总理杜鲁多(Justin Trudeau)所领导的联邦自由党成功连任,他在下届联邦政府中仍然担任总理,不过截至周二凌晨3时(西岸凌晨12时),自由党在大选中只得到157个席位,比组成大多数政府所需要的170个席位欠13席,因此只能组成少数政府。 复苏的魁人政团(Bloc Quebecois)获得了32个席位,较上届的10席多了22席,这亦使自由党希望在魁省获利的希望破灭,这本来可以确保自由党连续第二次获得大多数席位执政。 尽管新民主党党领驵勉诚(Jagmeet Singh)进行了强而有力的竞选活动,同时在党领辩论中表现出色,但是新民主党仅取得24席,较上届的44席少了20席,使新民主党跌至第4大党,把第3大党的位置给了魁人政党,而且在魁省的席位几乎全部消失,令不少人感到惊讶。魁省在8年前就掀起了橘子浪潮(或称橙色浪潮),把新民主党首次推向正式反对党地位。 不过,周一的结果使新民主党可能成为“造王者”,因为自由党在上届取得184席,到今届只有156席,换言之需要新民主党或魁人政团的支持,才能在众议院顺利通过政策和信任投票,而首个测试相信是在众议院复会的施政报告。 由熙尔(Andrew Scheer)领导的保守党,席位数目由上届的99席增至122席,多了23席,而且总得票百分比34.5%,比自由党的32.95%多了1.55个百分点。然而保守党许多席位都是集中于西部两个省份,因此全国总席位数目不及自由党。 小杜:以国民利益为依归 在竞选运动期间,熙尔对堕胎和同性婚姻问题的看法,被不少人提出质问。他一再坚持,假如他当选总理,将不会就这两个问题重新展开辩论。 此外,绿党今届有重大突破,由解散国会前的两席,增至今届的3席。除了党领美薏(Elizabeth May)及曼利(Paul Manly)分别在萨尼治-海湾群岛(Saanich-Gulf Islands)选区及那乃磨-史密斯夫人镇(Nanaimo-Ladysmith)选区成功连任外,绿党候选人阿特温(Jenica Atwin)也在纽奔驰域省弗雷德里克顿(Fredericton)选区当选,为绿党首次赢得卑诗省之外的席位。 6大党领方面,杜鲁多、熙尔、驵勉诚、美薏与魁人政党的布兰切特(Yves-Francois Blanchet)都能成功连任,可是去年9月成立加拿大人民党的党领卞聂尔(Maxime Bernier)未能连任,在魁省博伊斯(Beauce)失去其席位。 杜鲁多在赢得大选后,在满地可向支持者发表讲话,表示连任的自由党政府将会始终如一,就是作出每项决定都是以国家及人民为重心。 他续道,加拿大选民投票支持自由党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自由党承诺会兑现这一目标。 杜鲁多又向即使没有支持自由党的选民传达讯息,承诺会以全国国民的利益为依归。 熙尔:准备随时取而代之 而熙尔在利斋拿(Regina)称,他已致电杜鲁多,表示祝贺。 熙尔告诉支持者,加拿大民主的力量不仅取决于加拿大国民的投票,而且还取决于加国在大选后如何继续向前。在今届大选,保守党已引起杜鲁多的注意,就是自由党政府一旦垮台,保守党将准备就绪,取而代之,管理国家。 至于驵勉诚,他指出,新民主党将在新一届众议院中发挥建设性作用。他又称,他已于晚上透过电话向杜鲁多传达了这一讯息。

你投票了嗎? 大家抱怨沒拿到貼紙!

(杜鲁多一早带着孩子在魁北克投票。) 你投票了吗? 大温地区不少民众已经在早晨上班前或午休时刻投下了重要的一票,但很多人觉得失望的是,今年在投票站却没有收到“我已投票”(I Voted)的贴纸。 过去每届选举,很多人都会在社交媒体上晒上这个投票贴纸,纪念这个重要时刻,可惜,今年大家没能拿到这个小礼物了,社交媒体也少了一分热闹感。   (投票所内井然有序。) (很多人冒着风雨,早上就到列治文James McKinney小学投票所投票。) 新启用的列治文Minoru Centre for Active Living设有投票所 。 (各投票所都标示清楚,清晰指引民众方向。) (一些巴士车站会矗立宣传牌,提醒市民周一投票。) (温哥华华埠士达孔拿小学周一下午陆续有选民到达,轮候入内投票。)      

讓谷歌告訴你 這次大選加拿大人都搜索了什麼

美国科技巨头谷歌周一发布了一份趋势报告,详细描述了加拿大人在2019年联邦大选期间的搜索内容。 谷歌发言人Christina Peck说:“随着加拿大人今天前往投票站,谷歌趋势—2019—加拿大联邦选举网站提供了一个快照,反映了加拿大人在过去一周是如何搜索选举的。” 以下是一些亮点: 上周关于加拿大政党的最热门问题: 新民主党代表什么? 谁是保守党的领袖? 为什么要投新民主党? 特鲁多是自由党吗? 加拿大人民党是什么? 为什么魁人政团是一个联邦政党? 新民主党的领导人是谁? 什么是新民主党纲领? 新民主党对加拿大的愿景是什么? 什么是自由党纲领? 过去7天选举的主要问题: 谁赢了加拿大大选? 谁将会赢得加拿大大选? 加拿大什么时候举行大选? 谁在联邦选举民调中领先? 在联邦选举中我应该投谁的票? 在哪里投票? 2019年加拿大大选如何投票? 选举日在加拿大是假日吗? 如何登记投票? 选举日的投票什么时候开始? 要查看完整的结果,请访点击问谷歌专门做的网站。(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图库) (ref:https://www.680news.com/2019/10/21/google-election-report/)

如果選票接近將會重新計票 這裡給你分析了多種情況

重新计票可能是这次选举的不确定因素,这一因素可能决定谁将赢得选举,或推迟下届联邦政府的组成。 如果民调是正确的,星期一的选举可能在几个选区以胶着的结果结束。在过去的大多数选举中,第一名和第二名候选人之间的计票差异已经足够大,可以让政党宣布胜利或承认失败,也可以让新闻网络的决策台预测当晚的获胜者。 但这次在一些选区中,做出这样的宣布可能会有点困难。 事实上,在多个选区中出现的有争议或不确定的结果,可能会让选举的总体结果——谁赢了,谁输了——在几天内充满疑问。 如果有争议的结果导致法律上的挑战,我们可能会在接下来的几周内无法确定谁赢得了2019年大选。 2015年的联邦选举有6次司法重新计票。一个引人注目的事件发生在Edmonton-Mill Woods的选区,在那里花了10天的时间计票,最后宣布自由党的Amarjeet Sohi获胜。 如何挑战选区结果? 根据《加拿大选举法》,它可以在以下几个方面受到挑战: 自动重新计票: 当得票最高的候选人获得的选票数量之差等于或小于总票数的0.1%时,重新计票就开始了。 加拿大选举委员会向一个省或地区的高等法院提出重新计票的正式请求,法官必须在收到请求后的四天内监督重新计票。 要求重新计票: 当结果不够接近,不能保证自动重新计票时,仍然可以重新计票。 加拿大选举委员会说,参加选举的候选人和选民必须在经过验证的结果公布后的四天内提出要求。 为了重新计票,申请人必须通知加拿大选举委员会,向法官提交一份宣誓书,证明正式计票过程存在不当之处,并向法院缴纳250元的保证金。 如果法官同意进行,重新计票必须在收到申请后的四天内开始。 自动重新计票和要求重新计票都称为“司法”重新计票。 有争议的结果: 如果有指控发生,就会有更加严肃的审查,不考虑重新计票。 根据加拿大选举委员会的说法,这些指控涉及欺诈、腐败或非法行为,或者声称获胜的候选人没有资格参选。不过这种情况比较少见。 选区内的任何选民或候选人都可以在其选区内对选举结果进行挑战。为此,必须在发现涉嫌不法行为并将结果正式刊登在加拿大公报(加拿大政府的官方报纸)后30天内,向联邦法院或省或地区的最高法院提出申请。 申请人须向法院缴付1,000元保证金,并将申请书副本送交加拿大总检察长、加拿大总选举事务主任及选区选举主任。 《加拿大选举法》规定:“如果法院认为申请是无理取闹、无关紧要或并非出于善意,它可以在任何时候驳回申请。” 重新计票需要多长时间? 它们可能需要几天或几周的时间。 根据加拿大选举,司法重新计票只能在结果确认后进行。加拿大选举当局在投票日之后的一周内对结果进行核实。 一旦确认的结果公布,必须在四天内收到重新计票的要求。无论是自动重新计票还是被要求重新计票,法官必须在收到要求后四天内开始重新计票。在某些情况下,有争议的结果可能会被上诉到最高法院。 重新计票可能会在选举后持续数周,如果两个主要政党的席位数差距特别小,法院可能最终决定选举结果。 如何重新计算选票? 法官可以决定清点每一张选票,包括作废的、无效的和有效的选票。法官还可以选择只计算有效选票,或简单地核实投票工作人员在其书面报告中所报的票数。(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加通社) (ref:https://www.cbc.ca/news/politics/recounts-contested-results-election-canada-federal-1.53263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