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10月03日 星期一 13:56:07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29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Airbnb

多倫多的房東只能在Airbnb上出租自己的主要住所了?

多伦多的房东们可能很快就不能在制作的Airbnb这样的短租网站上出租除了主要住所以外的房子了。周三发布的一份拟定条规提议,为短期租赁创建一个新的分区类别。这条提议如果通过议会的华,将意味着如果要在制作的Airbnb这样的短租网站上列出自己的房子或者房间的话,必须在市政府注册,并支付50刀年费,此外,还要提供租客的24小时联系信息,以及有紧急出口信息的图表。另外,这一条规对出租天数也限定在180天以下,还限制屋主出租主要住所以外的任何房屋。同时,像制作的Airbnb这样的短租网站也必须向市政府注册,并且支付每晚1刀的许可费,以及5000刀的一次性申请费。条例还规定,注册了的短租公司要保存每个房屋信息,每隔一段时间提供给市政府的许可和标准部门。市长约翰·托利(John Tory)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市政府有责任对像Airbnb这样的新兴技术平台“做出回应”,而不是假装他们“不存在”。多伦多租户协会联盟执行理事Georie Dent周三在记者招待会上表示,多伦多目前正在经历租房危机中 - 房屋空置率非常低,租金则在飞涨。政府正在试图改变这种状况,但其影响几乎都被制作的Airbnb所抵消了,这些短租网站“蹂躏”了温哥华,纽约,旧金山,柏林等租房市场,多伦多也难免受到影响。他希望法律法规可以更严格,就像温哥华那样,禁止30天以内的出租,酒店除外。这一规定将在下周由许可证和标准委员会进行辩论,然后在12月份提交市议会最终批准。来源:CP24C08

企圖Airbnb長期出租住房 加住房公司遭拒絕

综合报道 为使部分国民在可负担的楼房居住,加拿大按揭及住房公司(CMHC)正寻求Airbnb及其他短期出租公司协助,商讨提供长期出租单位的可行性。此举引起批评,认为这类短租公司正是房屋短缺的罪魁祸首。 加拿大按揭及住房公司总裁薛杜(Evan Siddall)日前接受访问时透露,认为Airbnb及VRBO(Vacation Rentals By Owners)或许能够提供一些楼房单位,所以与Airbnb对话,商讨能否把大批短期出租单位转为长期出租屋。  《多伦多星报》报道,针对此有评论者提出警告,房务工会第75本地分会研究员兼Fairbnb创会成员韦迪斯(Thorben Wieditz)表示,CMHC请求Airbnb协助寻找可负担的房屋,这类短租公司被视为房屋短缺的“元凶”,并非长久对策。 韦迪斯听到一些争论指,Airbnb及其竞争对手或会协助游说屋主创造合法的第二居所如土库柏文等,长远可以创造长期出租单位的供应量。但他不认同这种方法,既然市场上需要这类短期出租单位,不可能令这些单位重回长期出租市场。 在多伦多营运Airbnb、并开公司协助其他人将单位短期出租的马利安(Lisa Marion)称,其认识的屋主没有人想把单位放在出租市场,她指这类人士采用短期出租,因为买房成本高昂,希望尽快回本,即使把单位放在出租市场,也从未考虑成为可负担的楼房。 CMHC发言人高林比(Audrey-Anne Coulombe)表示,总裁薛杜与Airbnb高层展开高层次会谈,但未有意成为合作伙伴。该公司持开放态度,发掘一些新方法来协助国民对房屋的需求。而Airbnb则说,屋主平均每年出租上限60天,赚取约4,000元,其公司不会支持放出部分单位在出租市场。

Airbnb「全屋放租」飆升 房東年賺百萬租金

透过网络预订的Airbnb服务的初衷,本是普通人通过房屋共享来分担部分按揭负担,然而麦基尔大学(McGill University)城市规划学院公布的一份Airbnb活动分析报告显示,1%的房主占据多伦多、满地可和温哥华短期租赁市场的大部分收入份额。该报告标榜是第一个比较分析3个主要城市的短租市场,发现在一些极端案例中,有房主在Airbnb平台列出了数以百计的独立房产,每年赚取数百万元的租金。 据《星报》独家报道,这份名为《城市短租:Airbnb对加拿大住房市场的影响》Short-term Cities: Airbnb's Impact on Canadian Housing Markets的报告指出,近年拥有多个Airbnb单位、全职经营及将整栋房屋用来做Airbnb的现象正在不成比例地大幅增长。 多市全屋出租年增逾倍 报告说,多伦多、满地可和温哥华合共有6,500个物业是整个物业在Airbnb放盘出租,并且是处于长时期放租, 与Airbnb的短租理念大相径庭,而这些长线放租物业所带来的收入已占去上述三市总收入逾三分一。在多伦多,该类别房屋从2016年5月至2017年6月增长了一倍以上。 负责研究的瓦克斯穆特(David Wachsmuth)教授表示,研究数据取自专门追踪Airbnb放租表现的数据公司Airdna、2011年和2016年加国人口普查资料和加拿大按揭和住房公司(CMHC)的租务市场调查结果,是首份有关三大城市的短租盘的比较分析。他称,有提供租盘的业主在Airbnb有几百个租盘放租,但一年收入已有数百万元,他认为情况不寻常:“这些人不似是屋主,而屋主只是自己周末不在家时才把单位放租。” 1%业主占总收入12% 报告亦指出在多市最多人租住的5个短租单位,平均每年租出236晚,每个租盘的年收入为14.5万元。 Airbnb发言人Lindsey Scully拒绝接受报告得出的结论,她对《多伦多星报》声称:“这个研究的作者以往曾有篡改数据歪曲Airbnb房东的纪录,Airbnb在加国的房东大部分都是中产家庭,他们只是跟租客共享住所,赚取微利来应付各种开支。”事实上,只有760个Airbnb是全屋放租上市,属于惯常出租单位。在多伦多的相关比例也只有0.07%是用来做经常出租,达到长期租赁的标准。 而报告的主要作者Wachsmuth则坚持其团队的研究结果,并表示研究方法是完全透明的。他敦促Airbnb向麦基尔研究...

研究:Airbnb正在慢慢吃掉加拿大租房市場

据加通社新闻报道,最新研究发现一小部分短租房屋网站Airbnb上出租的业主赚钱最多, 甚至减少加拿大主要城市本地出租房供应。 这份由麦吉尔大学所做的最新研究名为《短租的城市:Airbnb如何影响加拿大楼市》(Short-term Cities: Airbnb's Impact on Canadian Housing Markets)指出,  通过Airbnb网站短期出租单位的数目, 比去年同期上升了5成。 其中一成屋主占整体利润的一半, 相信有公司借网站营运业务,令到多伦多楼房出租市场供应不足. 但是Airbnb回应称,该研究结果不可靠。 C09

買入結業旅館 夫婦改建後短租屋生意興隆

■嘉安的旅馆放租生意不俗。 加通社 综合报道 随着网上短期租屋服务兴起,有业主购入魁省一幢结业旅馆后,不以传统旅馆方式经营,改为放上短期租屋网站出租。 嘉安(Nathalie Gagnon)去年与丈夫购入魁省一幢结业的旅馆,该旅馆由魁省电视名人Claire Lamarche在1990年代中期开办,在2011年因住客人数下跌而结业。旅馆有17间睡房,8间浴室,配有游泳池、桑拿浴室、厨房、游戏室等,物业每晚租金由1,495元起。 嘉安把整个旅馆放上短期租屋网站出租,因为“有太多地方提供相同服务,传统经营方式现在行不通”。她坦言购入旅馆的做法很疯狂,但有时要抓紧人生中出现的机会,目前旅馆的生意不俗,直至11月每个周末都有人预订。如果有人数超过36人的团体租用,嘉安会安放在毗邻一幢建于19世纪、拥有5个睡房的维多利亚式大宅供租客使用。 资料来源:加通社

涉逼走租客拆分短租賺高利潤 Airbnb禁租!

■涉逼迁原租户遭Airbnb调查的物业。星报资料图片 综合报道 多伦多肯辛顿市场(Kensington Market)有物业业主被指透过非法加租,以迫走3个大柏文单位的租户,再把3个单位改装成9个小单位于短租网站Airbnb放租。Airbnb在接到投诉后,认为业主迫迁原租户的做法不符合公司原则,因此暂停止让涉事单位放租以便彻查。 有问题的单位位于多伦多Kensington Place 38号,有前租户声称业主以非法加租及恐吓手段迫走,从而赚取更高利润。 业主声称商讨新租约 Airbnb加拿大发言人Lindsey Scully在上周五(6月30日)发表声明表示:“在调查进行期间,相关租盘已暂时被下架。而未能符合我们期望的用户会被暂停服务或移除资格。Airbnb反对为在平台上放租而把原有租户迫迁,任何共享住所的条例都须遵守此原则。” Scully指涉事单位在周四(6月29日)被下架,若调查证明指控属实,惩罚将由现时的警告和暂时禁止放租,至永久从平台移除不等。 问题单位业主比顿(Claude Bitton)在2016年于肯辛顿市场买入5个物业,包括涉事柏文所在的大厦。当时租住相关柏文的租客表示,比顿要求加租50%。 比顿接受媒体访问时则声称,不过是想商讨新租约,以及收取公平的市场租金。由大柏文单位改装成的小单位,一晚租金连杂费索价216元。比顿法律代表表明,比顿不会评论单位遭Airbnb调查一事。 资料来源:星报

多倫多5個實驗區擬試行發短租牌照

本报记者 由于6市合并前的情况差异,现时多伦多市内各区对分租屋的合法性和规管没有划一。前多伦多市及前怡陶碧谷市均容许分租屋并要求领牌,前约克市容许分租屋却不要求领牌,而前东约克市、前北约克市及前士嘉堡市均不准许有分租屋。 多市政府早于2014年已就分租屋的规则及条件展开两阶段检讨,官员检讨报告于去年10月底呈交市议会行政委员会,其中一项建议是拟定一项分租屋规划及发牌策略,再作进一步咨询。该策略牵涉当局在现时聚集分租屋、但又不容许它们合法存在的5个区域,进行一项临时性发牌的试验计划,准许分租屋合法经营。 该5个试验区域分别是: 1. 环绕401号公路、Morrish Road及Military Trail的范围 2. 环绕Finch Avenue West、Martin Grove Road及Humber College Boulevard的范围 3. 环绕Finch Avenue West、Assiniboine Road、Black Creek及Keele Street的范围 4. 环绕Finch Avenue East、Leslie...

議員:重罰無牌出租屋業主20萬元

■李振光(站立者)在公众咨询会上向居民发言。本报记者摄 本报记者 多伦多市政府官员昨晚在士嘉堡举行一场有关拟在市内设立5个分租屋(Multi-Tenant House)发牌试验区的公众咨询会。根据当局建议方案,透过订立临时附例,此计划会在5个试验区推行3年,每间获发牌分租屋的住房数目上限是七间房(dwelling rooms)。 昨晚有逾200名居民出席公众咨询会。多市第39区士嘉堡/爱静阁(Scarborough-Agincourt)市议员詹嘉礼(Jim Karygiannis)及第41区士嘉堡/红河(Scarborough-Rouge River)市议员李振光,先后向在场居民发言,两人均表态反对分租屋在士嘉堡存在,同时亦反对市府拟推行分租屋临时发牌试验区的计划。而市府官员则向居民介绍分租屋事项及试验区计划详情。 詹嘉礼接受本报访问时表示,若其选区居民最终愿意接受试验区计划,他也会支持他们的看法。但无论如何,他认为市府今后对付无牌、非法分租屋,必须重罚业主,每宗事件个案罚款额至少要高达至20万元,才可起阻吓作用。 华妇称受分租屋滋扰 李振光向本报说,如获市议会内众多市议员支持,这试验计划稍后是有可能得以通过。但他认为,即使此计划最终获市议会审批,其实际推行时间可能是明年或甚至后年。李振光相信,分租屋定将成为明年市选的其中一个热议题目。 昨晚出席咨询会的居民钱太向记者透露,她居住在Birchmount Road与Steeles Ave. East交界附近的社区,其邻户是分租屋,其住宅所在的街道首段,估计也有10多间分租屋。钱太表示,分租屋存在为邻里带来负面影响和滋扰,这些房屋前园往往缺乏打理,租客迁入迁出流动亦令社区变杂。她又谓,坚决反对市府容许分租屋在社区存在,但如当局一意孤行要推行试验计划,有关附例其中一个要点,便是规限每间分租屋只可最多有2至3伙租客,并规限一条街每10间住宅中只能有一间是分租屋。 住在Kennedy Road与Steeles Ave. East交界南面的居民李先生向记者称,在其社区存在的分租屋数目不多,他绝不想见到当局向它们发牌,令它们合法化。他又说,分租屋存在衍生不少问题,例如治安和街道泊车等。

400元一晚「短租派對屋」 擾民 海外業主可能被起訴

■万锦市Raymerville区有被人租用成为“派对屋”的物业,被邻居投诉造成噪音等滋扰。Google街景 ■万锦市议员莉亚表示,区内有最少5至10间类似出租派对屋。Metroland   综合报道 万锦市Raymerville区有物业经常于晚间举行派对,强劲音乐、吵闹噪音、违例泊车及垃圾等问题,对邻居造成滋扰,而且大批派对人士还会在前园草坪饮酒及吸食大麻,更增加邻居对治安的忧虑。居民发现物业业主为海外买家,并有人代业主在短租网站以一晚400元的价钱放租,被人租用成为“派对屋”。 据新闻网站YorkRegion.com报道,有居民指派对屋租金为每晚400元,另加清洁费。万锦市市议员莉亚(Karen Rea)表示,区内有最少5至10间类似出租派对屋。 该物业由去年11月起至今年3月期间,晚上经常有大量参加派对的年轻人进出,屋前草坪经常坐满吸大麻烟及喝酒的年轻人,派对期间屋内会播放强劲音乐,加上出入车辆及人声喧闹等噪音,严重时邻居都几乎听不到电视的声音,而派对经常会通宵达旦至早上才结束。 议员指市府将规管短租 参与派对的人士多为年约18至20多岁年轻人,他们乱抛饮品罐及烟头等垃圾令邻居不胜其烦。有居于附近16年的老街坊认为派对青年影响了区内治安,对情况无奈摇头:“当我购物回来,看到本来宁静的住宅区变得污烟瘴气,真令我很不舒畅。” 居民在尝试报警及透过Airbnb平台接触业主亦无法解决问题后,有人将派对屋情况拍下照片再发送给市议员莉亚求助。接获投诉后,莉亚前往出租派对屋,向在场人士表示应返回屋内进行派对:“我绞下车窗对他们说应该回到屋内并关上窗,因为这里并非进行派对的区域。” 万锦市政府发言人麦美伦(Sara McMillan)指出,派对屋已接获数宗投诉,市政人员及约克区警方已通知业主代理人,若再收到投诉,业主将受到刑事检控,自此之后未有再收到有关物业的新投诉。莉亚认为短租派对屋令区内居民感觉不安全,并表示市内没有容纳Airbnb的空间,而市议会将于年底完成全面修订土地用途附例(Zoning Bylaw),对第二物业(secondary suite)、Airbnb类型短租及分租屋(rooming house)进行规管。麦美伦表示修订通过后,物业需符合短租土地用途才能作短期出租,否则将属违法。Airbnb发言人Lindsay Scully回应指,该派对屋的招租广告已由网站中移除,又指大部分房东及租客均为好邻居及好住客,而屡不达标者将会被暂停或撤销户口。

贊成分享自住居所 Airbnb:應慎重定義

本报记者 多伦多市府拟议中的短租规管条例若获通过,估计会令多伦多现有Airbnb租赁市场上的三分之一出租单位消失。Airbnb代表提出,市府应慎重定义“主要住宅”。 在拟议的规管条例中,最重要的限制是只有主要住宅才能用于短租,也就是说,拥有多套物业的业主不允许将投资房用于短租,Airbnb现时在多伦多约有11,000个出租单位,估计条例通过将令其中逾3,000个单位“下架”。 对此,Airbnb加拿大公司公共政策经理Alex Dagg昨日对CBC表示,事实上绝大多数业主是分享他们的主要住所,很高兴市府做了一个全面报告来探讨家庭共享,并正着手规范,因为监管意味承认家庭共享,他认为这对多伦多家庭来说非常重要。 对于主要住所的定义,她认为应该定义得足够广泛,以防有人被遗漏,例如一对退休夫妇,他们实际上住在北边,但在市内有一个不时使用的公寓,即使他们实际上的主要住所可能是在北面的渡假屋,但也没有任何政策理由,要求他们不能在市内分享他们的公寓。她又提到不少人在两个不同城市工作,可能两地均有住所,所以她认为应定义为在多伦多的一个主要地址或一个地址。对于向Airbnb征收酒店税问题,她认为支付与酒店相同的酒店税是适当和公平的。 此外,也有多伦多华人居民向本报反映,多市拟议的主要住宅用于短租政策,应该主要是针对限制高层柏文内的短租,因为柏文面积狭小,如果主人也居住在内,就很难再分租出去,但事实上要以此来限制大厦内的短租,应该也不会起到作用,因为目前许多大厦的物业管理都有不允许短租规定,但依然屡禁不止,只要房价依然居高不下,市场上买卖双方的需求依然存在,非法的短租行为就会得不到规管。

有業主加租逼走租戶 物業變身「影子酒店」

综合报道 关注Airbnb短租服务对可负担房屋影响的关注组织Fairbnb Coalition表示,随短租服务日益普及,有业主以大幅加租和恐吓等方式赶走租户,利用腾出单位提供短租服务,把物业变成“影子酒店”来谋取更高利润。 以位于多伦多肯辛顿市场(Kensington Market)中心地带的Kensington Pl. 38号为例,该幢低层大厦一度有不少艺术家和学生租住,惟有前租客声称大厦2015年被出售后,新业主不合法的大幅加租,把他们迫走后,再透过Airbnb放租空置单位。物业业主Claude Bitton 2016年表示只是希望收回市价租金,并反指是自己的员工遭到租客恐吓。 《星报》曾接触Bitton的代表律师Peter Balatidis,他表示当事人Bitton“没有兴趣与任何传媒”就事件进行沟通,任何进一步查询请联络律师。Fairbnb表示,新法必须阻止业主透过赶走租客来谋利。 资料来源:星报

多倫多規管Airbnb等短租 進行公眾諮詢表決

■拟议条例允许业主将自住居所的最多3个房间作短租。资料图片 ■Airbnb现时在多伦多约有11,000个出租单位。 资料图片 综合报道 多伦多市议会行政委员会昨日就规管包括Airbnb在内的短租行为,进行公众咨询表决。该议题受到广泛关注,现场有居民和相关机构的代表近60人登记发言,经过一番讨论后,行政委员会通过由市府职员就取消第二物业(secondary suites)放租的影响、是否罚款及罚款形式、业主如何提供居住证明等多个议题进行研究,在稍后时间再向市议会提交报告。 拟议的短租条例框架,将允许将自住居所的最多3个房间作短租,非自住物业则不允许短期租赁,限制了将长期住房转为游客住宿的作法;短租经营者需向市府注册,并在所有广告中发布其注册编号;短期租赁公司将被要求获得许可,并且只为已注册人士进行挂牌,目的是为减少短租对社区的影响。 要求分享挂牌租户信息 报告也要求公司每季度向市府报告短租活动匿名数据,根据市府要求分享挂牌租户详细信息,剔除有问题挂牌并支付许可费用等。 根据多伦多Airbnb提供的讯息,多伦多市府工作人员估计,拟议的法规将允许2016年透过Airbnb租赁的约7,600套房屋继续经营,因是主要住所,而2016年Airbnb上租赁的约3,200个物业可能无法注册,因这些可能不是自住物业。 市府工作人员建议就拟议的短租法例修订,及短租公司、经营者的发牌及注册规管向公众展开咨询,并在今年第四季度向市议会提交规管短期租赁的最终建议。另外,报告还考虑实行酒店和短期租赁税,但须获得安省的立法授权。 另外,行政委员会昨日亦通过拨款予市府职员研究是否开征空置物业税及制订建议,并会就征税进行公众咨询。市议会在下月的会议将投票通过是否批准进行研究,一旦通过后市府职员会最快于今年9月26日提交研究报告。庄德利表示,若研究结果显示征税毫无意义和不会对稳定楼市有正面作用,他对征税的意欲会大减。

封號風波誤殺用戶 Airbnb中國陷困境

■Airbnb在中国正因流量问题陷入两难。路透社资料图片 一面是为了扩大用户数贴钱引流,另一面则是为抵御“羊毛党”不惜采用“霹雳手段”误杀真实用户,Airbnb在中国正因流量问题陷入两难。 《如果竞争对手够无耻,Airbnb在中国可能已经崩了》——5月23日,TBO(旅游商业观察)发布的一篇业内投稿,引发了读者的广泛共鸣。@平凡的尤物先生发文指自己的帐号无故被查封,客户预约订单无法执行、有房东无法进帐户提现;和平台沟通效率极度低下:客服电话打不通、公司邮件无人受理、微博私信不回复;艰难交涉却得到回复:“客服没有查询权利”、“我们没有告知义务”……《旅游商业观察》报道,对比多位“受害者”让人语塞的遭遇,@平凡的尤物先生的帐号解封过程算顺利;但是大多数缺乏发声管道的普通用户,他们应对平台僵化机制时,依然有着深深的无力感。 没有哪家平台会无端排斥用户,更不会有企业“抽风”到跟交易量过不去。之所以会有大批用户帐号被封杀,根据知乎上某用户(备注为Airbnb工程师)的解释,是因为单方面触发了默认的刷单审核机制。 “不要一人注册多个帐户;不要帮朋友付款(尤其是信用卡);尤其不要试图用虚假房源对攒下来的优惠券进行套现......”参照该员工的表述,用户拒不遵守平台规则、或者无意识“踩雷”导致帐号被封,这个锅不该由Airbnb来背。 有没有恶意刷单者?当然有!百度刷单教程、淘宝优惠券的存在都是力证。就在TBO循迹各处留言、向相关用户了解情况时,部分“受害者”却一反此前的激愤和强控诉欲,应对采访语焉不详,具体到细节频作扭捏回避状。 与“羊毛党”斗智斗勇?对于中国互联网公司而言,已经算是一门必修课。 “我们之前做手气红包最高设有1000元,且上不封顶,但执行2天就被迫中止,因为刷单党全过来了,淘宝上都能买到一家民宿的优惠券。所以只能人工排查,把这些人的帐号封掉,账上红包全部作废。”谈起彼时刷单党出于报复而干扰房东上线、威胁投诉平台的恶劣行径,一家民宿联合创始人金雅芳到现在都心有余悸。 Airbnb其持续激进的补贴策略,撩不来“羊毛党”才让人觉得奇怪。“分享链结,通过您的链结注册爱彼迎帐户的用户可获得255元(人民币,下同)的旅行基金;如果他们预定了满510元的住宿,您将获得153元的旅行基金。”点开Airbnb App内的“旅行基金”一栏,可以看到这样一段友情提示,显得极具诱惑力。 简单做下推算:假设“羊毛党”拉新+刷单成功,按每单支付510元来算,其所得的255元补贴占比过半,剔除平台向两端收取的服务费(有评论称官网标准是房东端3%,房客端6%~12%)和汇率兑换这两项成本,剩余利润仍然相对丰厚。 归根结底,这是个节奏把握和策略选择的问题。发觉高补贴换不来用户忠诚度,别的玩家转向精细化的社群运营,希望借此提升用户留存和复购率;而财大气粗的跨国巨头,既然坚持用这类激进的烧钱模式以期快速拉新、提升交易量,或许本身就注定了平台“羊毛党”的泛滥成灾。 但Airbnb出于自身止损考虑对刷单党发动“围剿”,为什么要让真实用户“躺枪”?“无缘无故”——这几乎是所有用户(羊毛党除外)在被封号时的本能反应;而知乎上其工程师对此的解释很简洁:“如果有帐号被封,那是用户违约触发。” 客观来讲,自用户注册完成起,双方已经“有约在先”。在金雅芳看来,很多问题的分歧源于认知角度的不同。“如果平台把这类用户定义成“占便宜的”,在已经明文规定的前提下,我觉得Airbnb封杀那些帐号说得过去,也算是明明白白。” 另一方面,用户在实际的操作中,不可避免会有触碰红线的无意识行为。于情于理,只要用户不是出于恶意动机,包括“一人注册多个帐户”、“帮他人代付订单”等举措,本质上都不构成刷单套现的充分条件。 完整的封号逻辑究竟是什么?目前没有看到任何官方声明,TBO也无法联系到Airbnb中国的相关负责人。TBO仍以上述Airbnb工程师员工的说法供参考。

Airbnb轉租致我家爆發床蝨 政府你管不管?

女业主希望政府加强规管短租。 资料图片 床蝨 资料图片 综合报道   多伦多一名女业主把阁楼出租给租客,其后发现租客私下把物业放上短期租屋网Airbnb转租,业主对此大感惊讶,她也怀疑转租令物业出现床蝨之患。 有多个放租物业的奥玛拿利(Zenobia Omarali)忆述两年前把位于市内一个阁楼,以2,600元月租租给前雇主的儿子慕沙(Zeyadh Moosa),去年冬天慕沙声称阁楼有床蝨,要求奥玛拿利付钱请人灭虫,以及为他更换床褥,奥玛拿利同意要求。 促省府加强规管 奥玛拿利表示最近发现慕沙把物业放上Airbnb转租,日租200元,令她怀疑是Airbnb租客把床蝨带入阁楼。 她曾在Airbnb找到慕沙的帐户和阁楼照片,帐户内有另一间出租物业,共有逾140名客人留下评价。 奥玛拿利表示曾向Airbnb反映,她声称对方叫她自行联络租客,批评Airbnb不查核放租者能否合法出租物业的做法不对。奥玛拿利亦表示曾联络慕沙,他声称不知道违反法团条例,说有7人住过阁楼,他同意签署「停止并终止」(cease and desist order)信,而阁楼出租广告已从网站移除。 慕沙接受《星报》访时称,是由于奥玛拿利找不到租客,所以他才代劳,事件是出于误会。他又说在上址居住时已发现有床蝨,而大厦本身亦已经很旧。 奥玛拿利表示向《星报》公开事件是希望促请政府加强规管短租。Airbnb则回复指公司要求所有放租者遵守法例,以及在放租前获得业主同意。 资料来源:星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