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4年07月16日 星期二 06:36:41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29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CN塔

CN塔本月终于要重开了!餐厅接受预定!

【加拿大都市网】本月晚些时候,多伦多地标建筑CN塔将重新迎客! 这座曾经的世界最高独立建筑周三宣布,将于7月23日重新开放。限时参观的门票现在已经在网上出售了。 CN塔招牌景点“Edge Walk”也将重新开放,这是环绕铁塔主吊舱一圈的步行项目,是任何寻求刺激的人都不想错过的项目!目前,Edge Walk的门票正在出售,将于7月23日开放。 CN塔的360餐厅目前计划于7月29日重新开业,提供室内用餐,现在已经可以接受午餐和晚餐的预约了。 室内空间目前计划在安省重开计划的第三步开放,多伦多最大的景点已经准备就绪了! 尽管省政府尚未正式宣布进入第三步的日期,但安省预计将于7月20日试探性地进入第三步。   (编辑:北极星) (图片来源pixabay)

视频:暴风雨惊险瞬间 闪电击中CN塔塔尖

【加拿大都市网】昨天,多伦多感受到了大自然的力量,一场大型暴风雨席卷多伦多。 昨天多伦多体感温度比撒哈拉沙漠的某些部分更热,下午和晚上又经历了罕见的暴风雨,大雨倾盆而下。 The rain coming down sideways in sheets downtown. pic.twitter.com/5WN1O7ZIeW — Richard Southern (@richard680news) June 29, 2021   除了大雨,还有更惊险的画面:一名推特用户在一段慢镜头视频中,拍摄到了闪电击中多伦多地标CN塔的震撼画面。 SLO-MO of lightning hitting the CN Tower! Boom!! ⚡️ #onstorm...

CN塔披宿敌球队球衣 庄德利震怒要调查

■■加拿大国家电视塔周二晚间换上国民队的颜色,令枫叶队球迷大感受伤。Twitter   【加拿大都市网】周二晚上,多伦多地标加拿大国家电视塔(CN Tower)竟“披上”NHL多伦多枫叶队宿敌——蒙特利尔国民队的“球衣”,多伦多市长庄德利对此大为光火,枫叶队球迷更表示此举无疑是在多伦多市民的伤口上洒盐。   当被问及在国民队击败温尼伯喷射机队,成为唯一能争夺史丹利杯的加拿大球队后,对这支将多伦多枫叶队淘汰出局的球队的“致敬”时,庄德利指电视塔的高层应该对这一决定作出一些解释。   ■■庄德利对加拿大国家电视塔呈现国民队颜色大为光火。星报资料图片   就好像庄德利跟蒙特利尔市长普兰特(Valerie Plante)的打赌一样,庄德利补充说:“我们输掉这个系列赛,显然有人是国民队的粉丝——在这种情况下,应该有一个全面彻底的调查,或者他们拿我们的电视塔作某种赌注。”   愿赌服输履约已做足   庄德利透露,他已经让普兰特送来的红白蓝色国民队旗帜在多伦多市政厅上空升起了两三天了,这是庄德利输了赌注的一部分。   庄德利说:“事实上,我甚至想过叫人在半夜做这件事,拍张照片,然后说‘完成了’,然后我们再把它除下来。但话虽如此,赌就是赌,就我而言,除了我们送去的豌豆培根和上等啤酒,我们应愿赌服输。”   庄德利笑着敦促电视联播网CP24早晨节目主持人阿卢瓦利亚(Gurdeep Ahluwalia),确保电台不会报道他在多伦多市政厅上空悬挂旗帜的消息。   阿卢瓦利亚也打趣道:“不要告诉我们你在什么时候挂起旗帜。最好在最奇怪的时间挂一个小时,就像从没发生过一样。”   加拿大国家电视塔的颜色变成了国民队的颜色,枫叶球迷对此反应也十分强烈,在社交媒体上大肆嘲讽,有人贴图示意此举是“对人欢笑,背人垂泪”;也有人二次创作改图,将关键字眼变成“洛杉矶快船”,代表“猛龙旧将伦纳德”参加“NBA总决赛”。总的来说,粉丝们认为这是在他们的伤口上洒盐。(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电视塔披「国民队球衣」 庄德利震怒要彻查

[星岛综合报道]周二晚上,多伦多地标加拿大国家电视塔(CN Tower)“披上”NHL多伦多枫叶队宿敌——满地可国民队的“球衣”,多伦多市长庄德利(John Tory)对此大为光火。 当被问及在国民队击败温尼辟喷射机队,成为唯一有份争夺史丹利杯的加拿大球队后,对这支将多伦多枫叶队淘汰出局的球队的“致敬”时,庄德利指电视塔的高层应该对这一决定作出一些解释。 庄德利补充说:“我们输掉这个系列赛,显然有人在那边是国民队的粉丝——在这种情况下,应该有一个全面的彻底的调查,或者他们拿我们的电视塔作某种赌注,”就好像庄德利跟满地可市长普兰特(Valerie Plante)的打赌一样。 庄德利透露,他已经让普兰特送来的红白蓝色国民队旗帜在多伦多市政厅上空升起了两、三天,这是庄德利输了赌注的一部分。 “事实上,我甚至想过叫人在半夜做这件事,拍张照片,然后说‘完成了’,然后我们再把它除下来。但话虽如此,赌就是赌,就我而言,除了我们送去的豌豆培根和上等啤酒,我们应愿赌服输。” 庄得利笑着敦促电视联播网CP24早晨节目主持人Gurdeep Ahluwalia确保电台不会报道他在多伦多市政厅上空悬挂旗帜的消息。 Ahluwalia也打趣道:“不要告诉我们你在什么时候挂起旗帜。最好在在最奇怪的时间挂一个小时,就像从没发生过一样。” 加拿大国家电视塔的颜色变成了国民队的颜色,枫叶球迷对此反应也十分强烈,在社交媒体上大肆嘲讽,有人贴图示意此举是“对人欢笑,背人垂泪”;,因为也有人二次创作改图,将关键字眼变成“洛杉矶快艇”代表“猛龙旧将伦纳德”参加“NBA总决赛”。总的来说,粉丝们认为这是在他们的伤口上洒盐。 图片:多伦多星报 T09

跨年夜CN塔将有大型灯光秀

【加拿大都市网】2020渐行渐远,2021悄然而至。受到疫情的影响,今年跨年夜City Hall所在的Nathan Phillips Square无法开展庆祝活动和音乐会,所以,CN塔临危受命,在疫情期间给市民们奉上一场安全的跨年灯光秀。 从12月31日11:59pm开始,这座加拿大最高塔的灯光将播撒到整座城市,同时这场灯光秀还将在The City of Toronto的官方YouTube频道进行直播。 这场灯光秀还将与CHUM 1045电台合作,并将放送电台播放的音乐。 Tune in live at @cityoftoronto https://t.co/rraGwWKlpC as the #CNTower celebrates New Year’s Eve with an extraordinary celebration...

疫情蔓延 加拿大国家电视塔关闭至4月中旬

因应新冠病毒疫情蔓延加国,加拿大国家电视塔(CN Tower)及Downsview公园于周五晚上开始关闭,不再对外开放接受游客参观,相关措施会至少要到4月14日才会重新开放。

CN塔昨晚被闪电击中,网友拍下惊险一刻

图片来自Instagram@torontoontop 星岛都市网智苏报道:4月14日星期天晚上,整个多伦多的夜空被闪电和隆隆雷声所惊扰,CN塔更是被闪电击中多次,成为大雨中的奇观。多伦多居民纷纷拿出相机,及时拍下了CN塔被闪电击中的时刻并上传到社交网络,获得了许多关注。 某位来多伦多大学地球科学系访问的博士,昨天晚上从住所窗户捕捉到了这一场景,及时拿出照相机调好滤镜拍了下来。他表示,CN塔经常被闪电击中。 据CN塔官网,这座多伦多最高的塔平均每年会被闪电击中75次,但塔身设有许多铜线,可以将电流通过接地棒导入大地。

下周加拿大公民周 CN塔上办入籍仪式创造“新高点”

■■胡森下周二将在多伦多CN电视塔顶端,举办一场特别的公民入籍仪式。图为塔顶户外行走平台。 网上图片 星岛日报记者   下周(10月8日至14日)是加拿大公民周(Citizenship Week),联邦移民、难民和公民部长胡森将在多伦多CN电视塔顶端,举办一场特别的入籍仪式,为加拿大公民入籍创造“新高点”。 移民部昨天宣布,为庆祝下周加拿大公民周活动,移民部将于10月9日(周二)在距离地面116层楼高的多伦多CN电视塔顶部“云中漫步”(EdgeWalk)户外行走平台,为6位勇敢的新移民举行惊险刺激的宣誓入籍仪式。 将在温哥华满地可举行类似活动 CN电视台云中漫步是全世界最高的户外行走平台,距地面高度为356米(1,168呎)。6名新移民将在这一高度,完成成为加拿大公民的过程,为自己的人生留下难忘一页。联邦移民部长胡森将在CN塔的观景平台上,为他们颁发公民证书。 移民部为了让今年的公民周推向“新高点”,将分别在加拿大三大城市,各举办一场高空入籍仪式。 在多伦多CN塔之后,还将于10月11日及12日在温哥华的Vancouver Lookout和满地可的Tour de Montreal上举办类似活动。 联邦移民部表示,过去10年有大约175万人成为自豪的加拿大新公民。移民部规定每年10月的一个星期为加拿大公民周,以增加民众对加拿大公民的意识和自豪感,了解加拿大公民的义务和责任。 移民部鼓励民众透过各种方式庆祝公民周,包括在社交媒体上分享自己成为加拿大公民的经历、自豪,参加在自己社区举办的入籍仪式重温入籍誓言,参与社区志愿活动回馈社会等。

CN塔升级翻新铺玻璃地板 就问你敢不敢站?

■■加拿大国家电视塔最近为主楼层的瞭望台翻新,为不同需要市民访问电视塔增添方便。CBC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加拿大国家电视塔(CN Tower),周二庆祝建塔42周年,同时为升级翻新揭幕。 位于多伦多的加拿大国家电视塔,自1976年建成以来,都是多市的重要地标。最近为主楼层的遥望台作升级翻新,为有不同需要的市民访问电视塔时增添方便。 可在电视塔喝啤酒 瞭望台加设落地玻璃,让参观民众可以观赏多伦多全景,更可以直接靠近玻璃,将美丽风景尽收眼底。 作为慈善机构Variety Village大使的雷蒙(Zachary Rayment),周二亲身到访电视塔。身体残障要坐轮椅的雷蒙,对于自己能像其他人一像靠近落地玻璃感到高兴。 瞭望台加设各种设备方便有需要人士,另外又将两层地面换成双层玻璃地板,让参观者可以从1,100呎高俯瞰地面,又可以在电视塔享用啤酒。公众更可以下载一个手提电话取景软件(Viewfinder App),以360角度搜寻多伦多不同地标,通过互动了解多伦多。 翻新的成本共1,600万元,不过入场票价并无增加。加拿大国家电视塔高553.33米,曾经是全世界最高的独立建筑物。

仍有冰块堕下!CN塔水族馆持续关闭

综合报道 多伦多的地标加拿大国家电视塔(CN Tower,简称CN塔)需要连续第四日关闭,因为依然有冰块堕下的危险。 多伦多在上周末受到冰暴和冰雨侵袭,导致CN塔出现100呎长的巨型冰块,警方在周一起关闭CN塔,防止行人被堕下的冰块击中。 CN塔发言人指,虽然大部分冰块已经消失,但依然有大量冰块持续坠下,在周四早上就有一块两呎长的冰块堕在附近的行人道上。警长麦坎(Chris McCann)表示,周四的天气比前一天寒冷,可能会减慢冰块的融化速度,界乎下西姆恩街(Lower Simcoe Street)及利斯街(Rees Street)的一段布伦纳大道(Bremner Boulevard ),将会继续关闭。 CN塔和里普利水族馆(Ripley's Aquarium)将会继续关闭,直至另行通告。

从CN塔跳下炒老板鱿鱼的人

1980年Dar Robinson从CN塔高空跃下 编译撰文  张殷睿 今日如果你花上175元加币,就可以体验在CN塔凌空行走。穿着艳红色的层叠厚重的连身服,身上被安全带五花大绑,在数百米高空中的CN塔顶端的安全轨道上颤颤巍巍地走上几圈。在20分钟的恐高体验之后,还有机会得到一张DVD,记录高空行走的全过程。 CN塔正式对公众开放距今已经第42个年头了。 如果你没有穿防护服,没有佩戴安全装置,也没有任何基本安全意识。取而代之,草草将降落伞塞进垃圾袋,借助CN塔餐厅平台上一个被弃置的扶梯,爬上塔顶的露台,接着再一跃跳下CN塔,结果是什么呢? 1070年代建设中的CN塔 一个街谈巷议的人 如此轻率的举动现在貌似不可能发生,然而在40多年前的七十年代,一个叫William  Eustace(他的朋友们叫他Sweet William)的工人却将上述看似不可能的举动付诸行动。生活中有这么一些人,他们对自己的工作满腹牢骚,常常幻想可以理直气壮地炒老板鱿鱼,然后很潇洒地扭头就走,这是一种壮胆式的行为。而对于Sweet William而言,他的退场却惊煞四座。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裡,Sweet William的名字从此成为街谈巷议的焦点。 1974年秋,当时的CN塔建成一半。William Eustace这一鲁莽的举动让他丢了工作,还险些丢了性命。不过,William Eustace也因此成为历史上唯一一个未经批准就从CN塔跳下来的人。继他之后的1980年,还有一个名叫Dar Robinson的专业特技人员从CN塔跳下。当然,后者是经允许而为之。 出生长大于纽芬兰Sugarloaf(笔者猜想这应该就是他别名Sweet William的渊源)的William Eustace因为早年曾经参军4年,学会了跳伞技能。退伍后他仍旧热衷于跳伞,并于1962年迁居至多伦多。 事情的起因还需追溯到1973年,William Eustace担任CN塔施工信号员之后不久,因为种种原因对自己的老板和同事们不甚满意,很显然,他并不满足于仅仅辞职另谋高就,而是心中另有盘算。 曾几何时,钢铁厂工人的高空作业风格可以用“蛮勇”二字形容。当年留存下来的照片显示,很多参与CN塔建设的工人们在几百米高空作业,却几乎没有佩戴任何安全保护装置。当Sweet William和同事们打赌自己将会在CN塔竣工前从顶端跳伞时,几乎没有人因此感到惊讶。 口出狂言是一回事,言出必行又是另外一回事。 那一瞬间的感觉 比什么都棒 CN塔 1970年代中后期 1974年11月8日,星期五。那天的天气不合时宜地晴朗暖和,William Eustace偷偷将一个自制的绿色棕色相间的丝质降落伞、一个带有枫叶标志的摩托车安全头盔藏进垃圾袋中,趁人不备将这些东西事先藏在塔中。他利用当天下午交接班的环节,乘坐临时升降机来到了藏有跳伞装备的塔中心。在迅速换上一身装备后,他敏捷地攀爬几处扶梯,最终到达高达450米的塔顶。事已至此,已经没有原路返回的选择。他将开伞拉绳稍作调整,平衡身体和高度位置之后,眼前的风景毫无遮挡。接着,他从容一跃。 事后,他告诉记者们说:“我感觉太美了,那一瞬间的感觉比什么都棒。“ 跳伞拉绳立即将伞体展开……在下落过程中,凭借多年的跳伞经验和瞬间的直觉,他有惊无险地躲过了电线杆、建筑物、地面的车流、铁轨。最终幸运地落在CN塔东面Front Street的一滩烂泥中。街上的行人被从天而降的跳伞人吓呆了。突如其来的从天而降让人们措手不及,以至于至今流传下来的照片少之又少。 在路人众目睽睽之下,Eustace把装备重新装好。步行回到了自己工作的工地。毫无悬念,他随即被炒了鱿鱼。 “这裡不是马戏团,这裡是工地。”他的老板如是说。 事态发展到这裡,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内。接下来的一切却是他没有预想到的。因为他在跳伞前并没有得到官方许可,依据联邦航空法,他被指控在已建设区域的航空管制区进行非法跳伞活动。如若罪名成立,他最多将被判入狱6个月以及5,000元罚款。不过法院最终只判罚他50元,并且免于入狱。他也因而成为当年从全球最高建筑物跳下却毫发无伤的唯一一人。 据说时至今日,William Eustace身在纽芬兰老家的亲属们都不清楚他身在何处,是否还活着。 也许,他真的已成传说。     今天的CN 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