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08月09日 星期二 09:52:54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8
dushi_top_nav_26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24

Tag: facebook

臉書一批內部文件被英國國會沒收 扎克伯格的保密電郵也…

■社运团体把扎克伯格“纸板人”放置美国国会山庄外,以示不满facebook。资料图片   社交网站Facebook今年3月卷入英国数据分析公司“剑桥分析”滥用资料丑闻后,Facebook行政总裁扎克伯格一再拒绝回答英国议员的问题,英国国会遂采取特别行动来追究Facebook的责任,行使国会的法律权力没收一批Facebook内部文件,而Facebook则尽力阻止那些文件公开。 据悉,英国国会目前掌握的文件,包括扎克伯格与下属行政人员之间的保密电邮。英国《卫报》报道,文件内容相信关乎Facebook在数据和隐私控制方面的决定,而剑桥分析公司丑闻也被指正因为这些决定引发。 那批文件源自美国加州一宗诉讼。在加州入禀控告Facebook的美国软件公司Six4Three,指控Facebook罔顾用户私稳,以及其行政总裁扎克伯格设谋打击竞争对手或潜在对手,逼使对方退出市场。Six4Three公司老板克莱默今年夏天接受CNN访问时曾说:“Facebook是软件业有史以来滥用资料最严重的业者。” 上述内部文件是克莱默的律师,以原告的权利经法律程序向Facebook取得的。Facebook过去数月一直设法阻止那些文件公开。据报加州法院早前也已勒令Six4Three取得的文件不能对外公开。不过,此前英国国会调查Facebook卷入滥用资料丑闻的委员会主席柯林斯,致函Six4Three索取有关文件。Six4Three律师团队的律师格罗斯随后向CNN证实,该个英国委员会已从Six4Three取得机密文件。据报,英国国会趁Six4Three公司老板克莱默近日来到伦敦,派出的警官到他下榻的酒店,押解他到英国国会,并没收其身上的文件。 Six4Three律师格罗斯说,该公司已要求英方委员会勿阅文件内容,并把文件退回律师或Facebook。 英国政治顾问及数据分析公司“剑桥分析”,在今年3月被揭发挪用5000万名Facebook用户的个人资料,该公司更被指以发布假消息及伙拍前间谍采取秘密行动等,影响全球各地的选举。就在爆出丑闻一个多月后,剑桥分析公司宣布破产倒闭。而受到丑闻困扰的Facebook也承受各方压力,公司股价近月更有如溜滑梯,由4个月前高位计已急挫近四成。Facebook内部调查也显示,员工近一年来士气低落,对公司前途不再乐观。 ■丑闻主角英国剑桥分析公司现已倒闭。资料图片   《华尔街日报》较前报道,根据Facebook近29000员工10月参与的调查,只有五成二人对Facebook的前途乐观,比一年前大降32%;五成三认为Facebook让这个世界更美好,也比一年前急降19%。知情人士表示,扎克伯格本月初出席活动与员工对谈,直接回应这份调查结果,并说他与其他高层正设法解决Facebook的根本问题。

臉書封鎖一堆問題賬號 美國中期選舉俄羅斯又動手腳?

Facebook。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讯 脸书表示,在美国中期选举日(6日)当天因为“不真实行为”而封锁30个脸书帐户和85个Instagram帐户,似乎都源自俄罗斯。 一个声称与俄罗斯互联网研究机构(IRA)有联系的网站,随后发布一份在美国中期选举之前制作的不实Instagram帐户列表,包括6日被脸书删除的许多问题帐户,以及脸书在7日进一步封锁的其他帐户。 爱尔兰共和军此前被认为与干扰2016年总统大选有关。经过长达数月的调查后,脸书在4月暂停由爱尔兰共和军控制的70个脸书帐户、138个页面和65个Instagram帐户。 脸书在发给科技网站TechCrunch的一份声明中表示:“我们昨天封锁了大部分的这些帐户,现在又封锁其余帐户。这是一个适时提醒,告诉大家这些不肖人士不会放弃,这就是我们与美国政府和其他科技公司合作以先发制人,如此重要的原因。” 脸书6日表示仍在调查这些帐户,但基于选举结果宣布,所以提前发布这些消息。目前还不清楚这些假帐户是否涉及外国政治干预。

臉書約會交友服務登陸加國 個人隱私怎麼保護?

■■脸书在加拿大推出约会交友服务,隐私问题仍受关注。CTV   社交媒体Facebook(脸书),周四(11月8日)在加拿大推出约会交友服务Facebook Dating。这项服务此前已在哥伦比亚试行。使用者将可以在自己原来的脸书主页之外,另外建立一个专为约会、好友无法看到的个人档案。 为了取得用户信任,脸书为这个新产品准备了一系列保护隐私、防止行骗的措施。例如: - 脸书不会为你推荐已经是你好友的人,作为约会对象; - 私信聊天只能传文字,以鼓励建立长期关系; - 用户需要自己选择这个功能,不会自动“被约会”; - 只能登录原有主页的年龄,需要确认所在地,以防止伪造身份; - 如果你没有回应,对方就无法再次搭讪; - 如果你决定停止使用约会功能,所有讯息将被销毁。 脸书表示,要创造一个让用户可以互相信任的平台。不过,业内分析人士指出,脸书近年数次卷入隐私泄露丑闻,可能会让许多用户裹足不前。另一个对该产品的疑虑,是用户主页和约会档案是否能真正分开,毕竟它们是在同一个应用档案内。资料来源:加拿大国际广播电台(RCI)

扎克伯格當媒人啦! Facebook約會小程序今天登陸加拿大

社交媒体“巨头”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准备为加拿大人扮演媒人角色。 Facebook将致力于使其社交媒体平台的用户不仅仅是拥有新约会功能的朋友,而是用心交往做朋友的,这冀望将详细地在今天周四加拿大的北美发布会内说明。 早前在哥伦比亚试行的“面书约会”(Facebook Dating),这新功能与用户原本的Facebook帐号个人资料作独立处理,互不相通,并且远离帐号里的朋友。这意味着当你使用Facebook Dating时,你帐号里的朋友并不会知悉。 该公司将推荐用户不单是交朋友,也分享约会偏好、兴趣以及他们喜欢的朋友,共同的朋友或团体和活动等。 这项服务不可连结已是家人或朋友的脸书用户,而Facebook Dating使用者可以依照自身意愿封锁他人。Facebook Dating有基本的对话服务,但会阻挡陌生人传送照片、影片或连结。Facebook称,使用虚假身份来欺骗爱情或利益的人将会被筛走。 Facebook Dating的技术项目经理Charmaine Hung表示:“我们真的在考虑不真实的体验如何使在线约会变得非常困难。” Facebook Dating在加拿大推出之际,这项技术巨头在一系列数据泄露事件后卷入了隐私问题。去年冬天,该公司承认,多达5000万用户的数据被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滥用,这是最引人注目的。今年9月,该公司报告了一个重大安全漏洞,入侵者可能访问了5000万个用户,用户隐私再次面临风险。 一些专家表示,约会提供将引发其自身的隐私问题,并且不太可能缓解对平台的担忧, 即使扎克伯格一再保证。 Facebook Dating早前在哥伦比亚开始测试,根据Facebook说法,哥伦比亚每天有2100万人登入Facebook,该国人口为5000万人,因为哥伦比亚人特别热衷透过社交媒体和网站物色伴侣。 在北美地区,加拿大是最早的试用者。 (图片:CTV) (苏学林编译)

Facebook安全漏洞泄露百萬用戶資料 對企業卻有特殊保障

■Workplace是Facebook社交网络的工作版本。网上图片 星岛日报   在Facebook日前公布一项影响数百万用户资料的安全漏洞那一天,该公司创业企业业务负责人向顶级客户沃尔玛确保其资料尚未泄露。 沃尔玛是Facebook的Workplace的客户。而Workplace是Facebook社交网络的工作版本,公司付费以后,他们的员工可以使用Facebook风格的功能进行沟通,例如私人消息,新闻提要和即时流。根据Facebook在2017年10月分享的最多资料显示,该服务与Slack和其他企业通讯服务竞争,被包括星巴克和雪佛龙在内的30000家组织使用。 在日前的沟通中,Facebook的Workplace负责人Julien Codorniou向沃尔玛企业首席资讯官Clay Johnson表示,Facebook正在采取措施进一步将Facebook的企业业务与其消费者服务分开。根据沃尔玛副总裁乔.派克的说法,Facebook告诉该公司,Facebook很快会为Workplace提供单独的域名。 “我们得到的保证是(企业)资料将会存在于Facebook的消费者版本之外,这是彻底的改变,他们甚至会改变域名以反映这一点,”Park说。 新域名Workplace.com现已成为行销网站。Facebook的Workplace产品经理卢克泰勒告诉CNBC,预计在2019年的某个时候,Facebook企业客户将会从Workplace页面登录。 泰勒表示,这一域名的改变来自于一部分Facebook的Workplace客户先前对企业工具与Facebook的消费者业务托管在同一域名表示担忧。该公司已经逐一告知客户有关域名转移的资讯。泰勒告诉CNBC,“我们已经处于和他们分开这样的一个位置。继续把他们一起放在Facebook.com域名上有点困难了。从品牌的角度来看,这是我们想做的事情,当然我认为这也让我们的客户对产品本身更加信任。”

凈化社交媒體!Facebook新軟件刪除870萬張涉兒童裸露影像

净化社交媒体~ 社交网站Facebook周三公布,该公司的工作人员利用一款从未公开过的软件,在对上一季删走了870万幅涉及儿童裸露的影像。这款软件可以自动侦测有哪些图片或影像怀疑有问题,通知工作人员作出判断及处理。 Facebook 一向禁止用户张贴及分享牵涉到儿童及性的影像,包括照片或短片。有了这套软件,该公司可以加强执行这项禁令。若有任何人企图利用 Facebook 社交平台与未成年人士交朋友,而内容又牵涉到性,都会无所遁形。 Facebook全球安全部女主管戴维斯接受记者访问时称,这套软件有助该公司优化这项政策,更有效地打击不法之徒及保护未成年人士,而公司将来会在旗下其他社交平台例如Instagram,应用这种技术。 在监管部门及国会议员施压下,该公司在过去数月已经加强措施,打击极端主义和其他不法讯息。 Facebook 是全球最多人使用的社交网站,每天上载的讯息和影像达到数以十亿计,而这套软件有能力快速地搜寻及辨识可疑内容。 Facebook过往只是依赖用户举报及利用针对成年人裸露的过滤软件,打击儿童色情内容和影像。试过有用户上载家庭合照,照片中的小孩子穿着太少衣服,也被指有问题。 戴维斯承认,在辨识过程中,软件可能会犯错,但有关的用户可以提出上诉。她谓:“为了保护小孩子,我们宁枉莫纵。” 来源:巴士的报

Facebook大量泄露用戶資料 加國用戶發起集體訴訟

■■大量脸书用户的个人资料,近日遭黑客盗取。美联社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脸书(facebook)有5,000万用户资料可能外泄,加拿大用户向该家社交媒体巨擘发起集体诉讼。该公司昨股价下跌2.02元至162.44元。 facebook上周证实,全球约有5,000万用户的资料遭黑客盗取,另有4,000万用户的资料存在被盗用风险。负责该项集体诉讼的多伦多律师行Charney Lawyers PC表示,facebook有责任确保用户资料得到“适当的保护”。 由于facebook最近再传受到黑客攻击,欧盟正考虑向该公司罚款16.3亿美元。facebook的工程师在9月25日发现遭黑客入侵,公司也在9月28日证实此事。黑客据报透过用户的存取票券(Access Token),盗取用户资料。 此外,facebook在2017年7月开始使用的一种视频上载工具,亦遭黑客入侵,盗取用户的私人资料及贴文,黑客并透过如Instagram、Etsy及Spotify等的第三方网站,取得用户的个人资料。受影响的facebook用户被系统自动登出,他们在重新登入后获悉,户口资料遭盗用。 facebook称,没有迹象显示,用户资料被不适当使用。facebook加拿大分公司周一表示,不会就事件进一步评论。

5千萬人的Facebook賬號可能被黑客控制

加通社图据美联社报道,9月28日星期五,社交媒体巨擘Facebook表示,发现一项安全漏洞,将近5000万用户会受到影响。这是Facebook今年最近一次遭遇黑客攻击,官方表示,黑客利用这项影响“查看”功能的系统漏洞,该功能可使用户查看自己的个人首页对别人显示的样子。Facebook表示,利用这项系统漏洞,黑客可以“控制”使用者账户。目前官方已经采取行动修复安全问题,并通知执法部门。根据早前Facebook提供的数据,Facebook目前拥有2300万名加拿大用户。(智苏编辑)

不明覺厲 臉書「Rosetta」系統能從圖片讀取文字

■脸书开发“Rosetta”机械学习系统,辨认图像里的文字。脸书 星岛日报讯 据网站Engadget报道,网民沟通并不只限文字,还有用上图像。对于脸书(Facebook)这些每月有超过20亿活跃用户的平台而言,每日有海量的图像上载,当中包括了表情包(meme)。为要让内含文字的图像在相关的相片搜寻出现,或让读者可以看到图像里写上的是什么并确保它们没有包含仇视言论或其他有违网站内容政策的字句,脸书已建立起并推出一个名为“Rosetta”的大规模机械学习系统。 脸书需要一个能够不断处理大量内容的光学字符识别(OCR)系统,因此有必要自行开发本身的技术。据脸书表示,Rosetta每日实时从超过十亿的图像和视频画面中,取出各种不同语言的文字。 脸书在一则博客帖子中解释Rosetta如何运作:它首先是从图像里检测有可能内含文字的长方格位置。之后利用一项“卷积神经网络”(Convolutional Neural Network)来辨认及抄写这范围里的文字,即使是阿拉伯语或北印度语等并非英语或拉丁字母也可以。 为训练这系统,脸书动用了人类和机械加注标签的公共图像。 在脸书和Instagram的各支团队,已在使用Rosetta来找寻更多内容并为平台把关。脸书计划把系统能够辨认的语文种类继续扩大,并要提升它在视频画面读取文字的能力。 提到语言,脸书已为它的自动翻译服务增设24种语言:包括塞尔维亚语、白俄罗斯语、马拉地语、锡兰语、泰卢固语、尼泊尔语、坎那达语、乌都语、旁遮普语、柬埔寨语、帕施图语、蒙古语、祖鲁语、科萨语以及索马利语。 脸书承认这些语言的翻译只是初阶,因此内里仍有大量错误。但脸书计划要继续改进并在日后包括更多语言。

「如何刪除Facebook」成熱搜 年輕用戶紛紛出走

■过去一年来,脸书遭遇到不少麻烦。图为在加州举行的Facebook年度大会上,与会人员在发言。美联社   美国皮尤研究中心日前公布最新调查显示,受到脸书(Facebook)卷入个资外泄等丑闻的影响,过去一年来近半数的美国年轻用户将脸书应用程式从手机中移除。与此同时,脸书6日表示,将投资超过10亿美元在新加坡建立其第一个亚洲数据中心,预计2022年开业。 皮尤在今年5、6月时,针对逾3400名美国脸书用户进行调查,结果发现,在年龄介于18至29岁的年轻用户当中,高达44%的人去年曾删除手机里的脸书app,不过这些用户之后仍可能重新下载安装该程式。据财经媒体CNBC报道,整体来看,约26%的受访者删除脸书app,42%的人“暂停使用”脸书达数周以上,而54%受访者已调整脸书帐户隐私设定。 这项研究结果并不令人惊讶。过去一年来,脸书遭遇到不少麻烦。FBI先前报告指出,俄国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期间利用脸书散播假新闻、试图影响选情。而今年初更爆发英国政治顾问公司剑桥分析滥用脸书用户个资丑闻。脸书营运长5日重申脸书将强化不实内容审查,试图挽回用户信心。 搜寻“如何删除脸书”也达到5年来的最高点。而脸书最近的第二季财报显示,营收确实最终因负面舆论而受到打击。而且,脸书股价5日盘中虽触及近月低点,但以收市价每股167.18美元来看,仍然远高于4月的低点152.22美元。 但此研究仅针对脸书app进行调查,并不包括脸书旗下的Instagram、WhatsApp与Messenger,这些应用程式目前仍十分受到欢迎,未来成长空间可期。这份报告并未将美国以外的用户纳入评估,虽然脸书用户人数在北美停滞不前,但在海外地区仍持续成长。 另据巨亨网报道,脸书6日表示,将投资超过10亿美元在新加坡建立其第一个亚洲数据中心。脸书的数据中心预定建设在新加坡西部地区,就位在谷歌以8.5亿美元的投资扩展的新加坡数据中心旁边,该地区的移动通讯成长,电子商务和云端计算需求逐年上升。“这将是我们在亚洲的第一个数据中心”,脸书基础设施数据中心副总裁ThomasFurlong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 Furlong指出,该设施预计2022年开业,具体取决于施工速度。 脸书在声明中表示,这个11层高占地170000平方米的新加坡数据中心,预计将投下超过14亿新元(10亿美元)的资金用来建设,并将提供数百个工作岗位。

Facebook上有人自稱政府顧問可幫你移民,千萬別信!

■■IRCC指出有骗徒在脸书上冒充移民顾问。CIC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联邦移民、难民及公民部(Immigration, Refugees and Citizenship Canada,简称IRCC)提醒民众,有骗徒在脸书(Facebook)上冒充移民顾问,自称可帮客户成功移民加拿大。骗徒已从来自土耳其及黎巴嫩的客户身上,骗取数千元。 据IRCC表示,已有多个脸书页面谎称自己是隶属加拿大政府的移民顾问,可帮助顾客成功移民加拿大。该些页面均来自阿拉伯地区,并非法使用加拿大政府的官方标志及图片,伪造与加国政府之间的关系。 土耳其、黎巴嫩客户被骗数千元 此外,当局还接到来自土耳其及黎巴嫩受害者的举报,他们同样是在社交平台上受骗,目前已损失数千元。 IRCC因此提醒民众注意,移民部绝不会通过社交媒体平台单独联系任何人,并提供移民服务,也不会使用社交网络要求对方提供任何文件及付款的讯息,更不会使用电话单独联系。如果需要雇用移民顾问,一定要确认其持有加拿大政府认证的牌照。 

FB成功翻牆進軍中國市場?杭州設獨資公司有變數

AP图片 内地媒体早前引述工商登记报道,指脸书科技(杭州)有限公司在今年7月18日正式成立,本代表脸书(Facebook)对进军中国市场迈出重要一步,不过,Facebook的雄心壮志或遇滞。据《纽约时报》指,中国政府已于周三(25日)撤回脸书科技(杭州)注册,其资料亦被中国公司注册网站移除,未知原因。 据当天的工商登记资料显示,脸书科技(杭州)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3000万美元,由Facebook Hong Kong Limited 100%控股。张京梅担任公司经理,公司董事长为Damian Yeo Guan Yao。 早前有报道指,张京梅正是Facebook在中国的业务发展主管。张京梅在领英上的简历显示,她于去年2月加入脸书,担任业务发展主管。惟商业登记资料于周三(25日)突然被全部删除,未知会否影响公司成立。 Facebook创办人扎克伯格 AP图片 据悉,Facebook一直有意进入中国市场。创始人朱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对中国市场一直野心勃勃。近日,朱克伯格在接受采访再次谈到进军中国市场一事时也表示,“从长时间来看,很难说我们持续将整个世界聚拢在一起,而将(中国)这个最大的市场保留在外。” Facebook早于2009年起被中国大陆封锁,如今杭州独资公司的登记资料被删,连微博上有关“脸书科技(杭州)”的贴文也统统被清除,显示Facebook进军中国市场的路途甚为崎岖。 来源:巴士的报

Wonderland遊樂場:警惕Facebook免費門票詐騙!

资料图据Yorkregion.com报道,加拿大奇异乐园(Canada's Wonderland)提醒网民,警惕Facebook上虚假的免费门票信息。位于旺市的游乐场官方人员表示,通讯设备WhatsApp之前也流传过此类诈骗信息。这则Facebook链接声称:「加拿大奇异乐园给每个家庭提供5张免费门票,庆祝营业51周年。」点击该链接,会跳转到问卷调查页面。页面上写着:「你已被选中参与我们的简短调查,可获取5张免费的Wonderland门票!目前还有212张剩余,欲得从速!」完成填写调查后,用户被要求分享页面并点赞,随后,由网页提供5张门票。奇异乐园发言人发布公告,表示该网站及其提供的门票未经加拿大奇异乐园授权。传讯总监Grace Peacock表示,已联系约克区警,并已向Google及其它社交平台提交诈骗报告。Peacock呼吁对门票来源有疑问的市民拨打905-832-8131热线,直接与加拿大奇异乐园公司核实。(智苏编辑)

防止假新聞「魚目混珠」 Facebook聘第三方監督

■■渥太华一位手机用户,使用指模识别系统登入脸书账户。加通社 本报综合报道 被人诟病缺乏监督网民言论及转载假新闻的社交平台“脸书”(facebook),终表示会委派第三机构,监督网上会员言论及有否假新闻于平台上流传,第三机构若发现平台出现假新闻与不负责任言论,将会马上将假新闻及言论删除,确保脸书流通新闻之真确性。 据680News报道,加国脸书总部昨表示,为免有会员透过脸书平台,肆意发布任何假新闻及不负责任言论,决定委任第三方机构,负责监督会员于平台上发布或转载之新闻,若第三方透过“事实审视”(Fact-Check)系统,确定会员在脸书平台上,发布或转载任何假新闻,或不恰当言论,脸书管理员便会将相关有问题新闻删除掉。 外界一直批评脸书任由会员把不负责任的言词,或一些虚构假新闻,以及假资料“鱼目混珠”地混入真新闻内发布出去或转载。加国脸书总部表示,委任第三方就平台上可能出现假新闻进行监督,将堵截部分成员利用其社交平台发放假新闻,损害其他成员的利益。 向屡犯者发警告 脸书同时会向一些经常发放或转载假新闻及不负责言论的用户,发出“发布消息不正确”的警告字眼,让其他用户在观看他上存的资讯时,能清楚知道其发布消息或属不实,“脸书”指出,除非该用户有明显改善,否则此警告字眼将会继续出现。 加国脸书总部鼓励加拿大用户,一旦发现有其他用户经常发布假新闻或不当信息,可以马上向管理员报告事件,以便尽快进行“事实审视”,以阻止假新闻继续发布荼毒公众。 网上流传讯息 公众应自行判断真伪 网上世界充斥着假新闻与虚构消息,多伦多CICS软件协会会长李树德认为,加国脸书终于正视此问题,且委任第三方从事监督及“事实审视”工作,必定会有效减少平台上假新闻流通;最重要还是用户本身,应具有明辨真伪判断力,一旦对网上流传事件有怀疑,自行查找其真伪,切勿人云亦云。 谈到不少经常使用社交平台的用户,经常转载或自行发布一些吸引眼球的新闻或消息“呃Like”,然而当中有多少属真正发生的事,却无人考究,李树德指发布这类消息者,未必想藉任何假消息及新闻图利,或许纯粹吸引更多“追随者”而已,但假新闻一旦发布开去,其所影响范围难以预料。 用户分享新闻时将较谨慎 对于脸书用户而言,其加国总部愿意正视此问题,并加强第三方监管与进行“事实审视”工作,实属好事,这样用户不会轻易接触到似是而非的虚假新闻。他称这对近期备受批评的脸书来说亦是好事,显示脸书高层愿意正视其平台不足,查找措施改善其平台公信力漏洞,对提升其公司形象有利。 问到除了脸书外,Twitter、Instagram、微讯(WeChat)及Whatsapp等平台,是否也可实施监督及“事实审视”工作,确保不会任由假新闻流通,李树德认为脸书与上述社交程式不同,脸书较为静态一些,管理员较容易于假新闻被疯狂转载前,及时将假新闻删除。 但其余社交平台,由于其运转非常迅速,要阻止假新闻不停转载存在相当难度,但唯一的好处是正因为其运转极快,被转载假新闻也在极短时间内被“拆穿”,从而停止假新闻继续流转。 他认为脸书做法有开导作用,令该平台用户在分享新闻时会更见谨慎,不过李树德强调最重要是使用社交平台用家,本身应该有分辨真假的基本常识,当收到一些可能是假新闻的言论,亦应抱怀疑态度,甚至可自行查找多些渠道探视真伪,不要做一个人云亦云的木偶式社交平台用户。

Facebook又道歉:「只限本人」強制變「公開」!

(AP图片) 社交网站Facebook私隐风波不断,数以千万用户帖文被强制性公开! 刚被爆出与多达60家通讯设备制造商共享资料长达10年之久的Facebook,于周四(7日)坦承,由于程式于本年5月18日至22日期间出现漏洞,导致用户发文设定为「朋友」或「只限本人」观看的帖文,全部自动变成「公开」,多达1400万名用户的私人帖文被外泄,直到5月27日才完全修复。 (图片:巴士的报) Facebook就事件致歉,并指出事件与公司测试一款新功能时,意外地更改了部分用户的设定,令受影响用户在上月18日至27日期间发布的私人帖文变为公开,虽目前已修复软件漏洞,但有部分帖文未能改回作私人设定,Facebook已通知受影响用户。管理Facebook隐私功能的主管艾根(Erin Egan)表示,Facebook已通知可能受到影响的1400万用户,而这个疏失不会影响过去已发贴文的设定。 (来源:巴士的报)

Facebook做了什麼?令她們赤裸上身抗議

网上图片 韩女抗议facebook“性别歧视”,禁止妇女在网上展示露乳照片,但却允许男性展示裸胸。 设计图片 十名南韩女子上周六在首尔江南区facebook总部附近赤裸上身集会,她们戴着口罩及太阳眼镜,举起抗议标语,写着“为何你们删除我的露乳照片?”等。当摄影记者及警察到场,她们排起一行,脱去T-恤,展示赤裸上身。 示威女子赤裸上身在首尔的fb总部外抗议。网上图片 警察随即用毛毡遮盖她们的身体,示威者激烈反抗,有人大叫“为何警察盖着我们?为何他们打压我们?” facebook一星期前删除一个网民上载的一张女子露乳照片及贴文,并停止该帐户一个月,指该用户违反公司禁止上载裸体照片及色情资料的公司政策。 资料图片 该女用户来自一个大妇权团体,争取妇女更开放的空间。facebook其后复原该张被删除照片及道歉,指那是一次“错误”行动。 来源:巴士的报

劍橋數據宣布破產 臉書信任危機至今未緩解

网上图片 据国外媒体报道,臭名昭著的剑桥数据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周四终于在美国正式提交了破产申请——这家公司曾恶意泄露用户数据,不仅影响了全球政坛的走向,还导致著名社交网络平台脸书(Facebook)陷入了严重危机,至今仍未缓解。 上周四,这家英国政治数据分析公司向美国纽约州的法庭提交了破产申请。文件显示,剑桥数据的净资产估值为10万美金到50万美金,然而公司预估债务却达到了1000万美金至1亿美金。 剑桥数据的母公司——SCL Election公司曾在本月内承诺,会在关闭所有与脸书相关的业务后停止运营该公司。在此前,剑桥数据擅自获取到海量脸书用户资料,并将这些信息用于政治咨询工作,被认为直接影响到了美国2016年大选特朗普获胜,以及助力英国成功脱欧。SCL公司则在声明中对此作出了抱怨:“在关于脸书危机铺天盖地的媒体报道下,剑桥数据丢掉了几乎所有的客户和供应商,所以不再适宜继续运行。” 而脸书也因为8700万用户数据的泄露受到数万人抵制,不仅股票一泻千里,CEO扎克伯格还被迫亲自接受国会的质询。这场危机已经让美国考虑重新立法,严防一些私人公司对用户数据过度掌握。 来源:新浪网

泄臉書用戶信息引火燒身 劍橋分析停業申請破產

Chesnot/Getty Images 数据公司“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在被揭露泄露脸书8700万用户数据的丑闻后,因被唾弃而失去所有客户,同时面对不断增加的大量法律费用,终于2日宣布停止运作,并开始申请破产的程序。 综合《华尔街日报》及英国《卫报》报道,虽然丑闻曝光后这家公司否认有任何犯错,但也表示,负面的传媒报道已经导致他们实际上流失所有客户,而法律费用则大量增加。剑桥分析的声明表示,公司认为,不再有能力继续运作,剑桥分析实际上也没有其他选择。公司宣布停止运作,并开始分别在美国及英国申请破产。其英国分公司SCL集团也与剑桥一起停止运作及申请破产。剑桥分析在纽约曼哈顿五大道一个豪华街区的办事处,2日似乎已经人去楼空。 剑桥分析被指不适当使用脸书多达8700万用户的个人数据协助特朗普当选。那些数据包括脸书用户及其朋友的资料,如个人喜好、活动、入住旅店、所在位置、照片、宗教、政治及关系等详情。 来自剑桥分析的告密人指称,剑桥利用那些数据来影响美国总统选举的结果。 剑桥分析的执行长尼克斯(Alexander Nix)今年3月底被停职。之前他在英国第四频道播出的录音中夸口,称特朗普的胜选应归功于他的公司。他告诉一名便衣记者:“我们做所有的研究、所有的数据、所有的分析及所有针对的目标。我们进行所有数码竞选及电视竞选。我们的数据显示所有那些(竞选)策略。”他还透露,公司使用自我销毁电邮的服务器,消除其数码历史。报道称,剑桥分析在美国2016年的选举期间赚取了共1500万元。 欧美监管机构已经展开调查。但剑桥分析坚称,公司采取的行动不仅合法,而且在政治及商业领域被被广泛接受为标准的网上广告做法。(邓燕文编译) 来源:星岛日报

涉濫用數千萬Facebook用戶資料 劍橋分析公司宣布倒閉

星岛资料图根据美联社消息,被指控滥用数千万名Facebook用户个人资料的英国数据公司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宣布破产并倒闭。剑桥分析在声明中指,其公司的合法行为却遭到无端指控,媒体报道使其失去了大量客户与合作者,不得不倒闭。(Grace编译)

Facebook陷醜聞 股東要扎克伯格辭職

一家激进投资集团Open MIC公司发表声明要求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从Facebook辞职,原因是他将在美国众议院能源和商业委员会作证时承认失职。 Open MIC CEO迈克尔.康纳(Michael Connor)在一份声明中说,“扎克伯格的证词突显了一个简单的事实:他不懂如何管理一家全球性的大型上市公司。他目前在Facebook有两个职务——CEO和董事长,现在是他辞去至少一个,甚至两个职务的时候了。”据The Verge消息称,康纳还表示,“Facebook早该安排两个不同的人担任CEO和董事长了,扎克伯格早该辞职或被炒掉了。” 据报道,Open MIC公司本身并未持有Facebook的任何股票,但是该公司扮演的是一个股东盟调人的角色。 过去,这家公司多次团结了Facebook的股东,要求管理层进行更有责任感的经营管理。 就在今年初,这家公司联合了Facebook的股东,要求Facebook在许多热点问题上解答股东的质疑,其中包括Facebook成为俄国干扰美国总统大选、欧洲国家选举的“宣传基地”。另外,该公司也代表股东提出一个要求,即Facebook内部必须组建一个风险监管委员会。 需要指出的是,这并不是股东或者外部机构第一次要求扎克伯格辞职。 上周,纽约市政府一名官员表示,Facebook的董事会必须进行调整,以反映纽约市养老金等股东的意见。这位元官员表示,Facebook暴露出的资料泄露丑闻,导致公司股价大跌,股东利益遭到了损失。上周末,美国《三藩市纪事报》也发表了一篇社论文章,要求扎克伯格辞职。 作为Facebook的创始人,扎克伯格之前拒绝了外界的辞职要求。 在过去两三年时间里,Facebook遭遇了越来越多的批评,比如成为俄国干扰美国欧洲选举的舆论工具,许多用户发表极端言论,加剧了社会的撕裂,另外Facebook成为假新闻的传播平台,公司缺乏监管。

Facebook部分高層也已經接受問話

邓燕文编译 脸书(fb)执行长扎克伯格10日在参议院司法及商务两个委员会联合举行的听证会上证实,脸书正与特别检察官穆勒的调查合作。他表示,公司部分高层已经接受穆勒团队调查人员的问话,但他本人不在问话名单之列。 综合CNBC及国会山新闻网The Hill报道,扎克伯格在听证会上,被佛蒙特民主党参议员李希问及脸书是否正接受特别检察官穆勒的调查时,他回答说,脸书正与穆勒的调查合作。扎克伯格说:“我知道,我们正与他们合作。”但他拒绝提供更多有关详情。 扎克伯格表示:“我在这里要小心,因为那些工作是保密的,而我们现在举行的公开听证会。我不想透露任何秘密的内容。”但他澄清,他本人并没有被穆勒的调查员问话,不过公司有其他人接受了问话。当被问及脸书是否曾被发传票时,扎克伯格初时作出肯定回答,但后来又改口风。他说:“我要澄清的是,我不肯定有发传票。可能有吧。”在有报道爆出研究公司剑桥分析不适当获得脸书多达8,700万客户的个人资讯后,脸书现正面对多个质疑。 有分析预期,到扎克伯格11日到众议院的能源和商务委员会作证时,将可能面对有关使用者隐私、外国政府在脸书平台干预及滥用社交传媒工具的尖锐问题的质询。扎克伯格预先准备好的证词已于9日事先公布。

雙方唇槍舌劍 氣氛不時頗為緊張

■听证会引发外界高度关注。美联社 议员在听证会上严词拷问扎克伯格,而这位33岁亿万富豪也毫不示弱作出反击,双方唇枪舌剑,会场气氛不时颇为紧张。扎克伯格有多次回应议员要求作出详细回答的提问时,搬出他的团队,称他的团队稍后将作用具体答复。但在脸书的商业模式这个问题上,扎克伯格则直接争辩说,脸书通过倚赖广告收入,可以接触到比其他可能渠道多得多的使用者。他说:“我们提供人人都可以负担的免费服务。那是我们可以联系数以十亿计人的唯一方法……而且,那也是可以我们可以连接世界上每一个人的最有效方法。” 共和党参议员格雷厄姆问扎克伯格,他是否同意脸书副总裁博斯沃思(Andrew Bosworth)在2016年的一份备忘录上的说法。博斯沃思在备忘录上似乎暗示,脸书的平台会导致严重后果,包括霸凌甚至死亡。扎克伯格试图避开这个问题,称公司的大部分人都不同意这个备忘录。格雷厄姆反驳说:“如果有人说我的情况就是那样,我就解雇他。”扎克伯格接着回答,他认为,重要的是,创造一个工作环境,令人们感到可以自由发表意见。 康州民主党参议员布卢门撒尔毫不客气向扎克伯格指出:“我们之前已看到你的巡回道歉行程……但我看不到你可以怎样改变你的商业模式,除非建立不同的规章条例。” 下午其中一个最激烈的舌战,是参议员、德州共和党人克鲁兹指责脸书的“无处不在的政治歧视模式”针对保守派。扎克伯格反驳说,他致力阻止这种歧视,但他也承认,硅谷是“一个极左倾的地方”。 与会参议员除了要求获得更多有关详情外,也发出一个具威慑力的讯息,声言将考虑对整个科技业,不仅是对脸书,实行更严格的监管。参院商务委员会资深民主党人、佛州参议员尼尔逊指出,如果脸书及其他网上公司不愿或不能解决这些隐私被侵犯的问题,那么“我们将要实施更严格的监管”。  

Facebook總裁扎克伯格接受質詢:我錯了!

■扎克伯格一改他标志性的T恤及连帽运动衣的打扮,换上标准的西装出席美国国会听证会。他承认错误,并誓言作出重大改革。美联社 ■多达8,700万个脸书用户的资料,被不当使用。法新社资料图片 ■如何使用脸书保护个人资讯   星岛日报报道 邓燕文编译 社交网站脸书(facebook)执行长扎克伯格,10日起一连两天到国会作证,就公司在全球多达8,700万用户的私人数据泄漏以及平台被外国势力利用以试图干扰美国选举等问题,接受议员质询。他首先出席参议院商务及司法两个委员会的联席听证会,为脸书未能全面履行保护用户隐私责任多次道歉。扎克伯格曾形容脸书在社交媒体战场上,正与俄罗斯展开“军备竞赛”(arms race),指对手也不断改善。 综合《华盛顿邮报》及英国《每日邮报》报道,参议院商务及司法两个委员会中共有来自民主共和两党的44位参议员出席这个听证会,人数占参议员总数几乎一半,参议员们对脸书这宗涉及估计达8,700万用户资料被不当使用事件的重视程度可见一斑。 未察俄扰美国选举:最大遗憾 现年33岁的扎克伯格周二出席听证会时,一改他标志性的T恤及连帽运动衣的打扮,换上标准的西装。他在听证会上极力纾缓议员的关注,并誓言作出重大改革。他首先认错,告诉与会议员,情况显而易见,脸书在防止他们工具被用作伤害目的方面做得不够,承认那些工具被利用作发布虚假新闻,外国干预美国选举,发表仇恨言论,以及侵犯个人隐私等。 扎克伯格在听证会上承认:“我们对我们的责任并没有进行足够广泛的检视。而那是一个巨大的错误。”他表示为错误负责任。他说:“那是我的错误,我表示道歉。我创办脸书,我营运脸书,我为所发生的事情负全责。” 扎克伯格作证时坦言,脸书公司一直与俄罗斯争夺社交媒体的市场,双方持续展开军备竞赛,以抢夺市场的大饼。他也承认,脸书未能查出及击退俄罗斯在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时发出的干预选举的信息,是他其中一个“最大的遗憾”。他称:“我2018年的其中一个当务之急任务,就是纠正这个错误。” 再遇类似问题 采不同行动 扎克伯格在被议员追问下,解释为何在发生涉及数目巨大的用户私人资料被泄漏后没有向联邦通讯委员会报告。他称当时他们认为那是一宗已经结案的个案。但他续说,如果再次遇到类似问题,他会采取不同的行动。 扎克伯格还在听证会上证实,脸书的高层人员已经接受特别检察官穆勒的调查员的问话。他说:“我们现正与他们的调查合作。” 扎克伯格认错并承担责任,显示他及脸书最近在这个问题上态度的转变。但扎克伯格的多次道歉、承认责任及作出改进的承诺,似乎并未令与会议员满意。多位参议员要索取更多有关详情,包括如政治顾问公司剑桥分析那样的第三方是如何获得8,700万脸书用户的个人资料。这8,700万用户中有7,100万是美国用户。 也有议员质疑脸书根据在社交媒体获取的资讯,通过出售网上广告谋利的商业模式是否存在缺陷。商务委员会主席、南达科他共和党参议员瑟恩向扎克伯格指出,他及他创办的公司脸书,以及他的故事,代表着美国梦,许多人因此受到难以置信的鼓舞,“但与此同时,你也有责任。现在该由你确保,这个梦不会变成是脸书使用者隐私权的噩梦。” 国会这些听证会也引起外界的广泛注意。10日在国会外的草坪上,一个名为Avaaz的权益组织竖立100个真人大小的扎克伯格纸板人像,人像的运动T恤上印上“fix fakebook”的字,希望以此引起人们对这个社交网站上虚假账户散播假新闻的注意,要求整顿脸书。 按照计划,扎克伯格于11日出席国会另一听证会,到众议院能源及商务委员会作证。

扎克伯格5小時聽證鏖戰:五大焦點,四處尷尬,CEO笑翻全場

即将年满34岁的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孤独地坐在美国国会听证会现场,面对44名参议员和一个接一个的尖锐提问。 允中 发自 凹非寺 “你有没有考虑过辞职?” “用户离开平台后数据还会保存多久?” “是不是得给你钱,才能保住我自己的信息?” “你们在用手机麦克风监听用户?” 全场灯光仿佛都打在扎克伯格身上,他穿着正装,一遍又一遍的以“参议员”开头,尝试用语言化解Facebook史上最大的危机。 “我不知道。”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 “对不起。” “靠AI审核内容,还得5-10年” 刚刚结束的听证会上,尽管双方针锋相对,但扎克伯格还算始终保持了冷静和沉稳。这场马拉松式的问答,有几个最关键的核心要点。 Facebooks涉嫌垄断 参议院Lindsey Graham问:“你们最大的竞争对手是谁?”扎克伯格顾左右而言他,没能给出明确的回答。 对Facebook是否太过强大这种问题,也让扎克伯格非常警惕:“我觉得并不是这样。” 这个提问虽然看似不猛烈,但背后暗藏玄机。未来参议员有可能通过某种手段,加强社交网络领域的竞争。 Facebook可能要收费 “如何维持一个免费的商业模式?”参议员Orrin Hatch问。 “我们卖广告。”扎克伯格回答。 “昨天我在Facebook上跟朋友聊天时,提到喜欢某种吃巧克力,接着突然我开始收到各种巧克力的广告,”参议员Bill Nelson现身说法:“是不是得给你钱,才能保住我自己的信息?” 扎克伯格解释说,出现这种情况,并不是Facebook出售了他的个人隐私,而是一种广告投放策略。 对于推出屏蔽广告的付费版本Facebook,扎克伯格虽然没有明说,但话里话外已经表明他们正在研究此事。 当然扎克伯格扎克伯格也明确说了,一定会有免费版本存在。 靠AI还得5-10年 扎克伯格对人工智能似乎有种依赖。 每当被问起Facebook如何改进提升时,扎克伯格都会提到AI。比方借助人工智能快速处理仇恨言论以及其他有问题的内容等。 看起来Facebook希望通过AI来改善内容审核,但就连扎克伯格自己也承认,现在这种方法还不可靠:尽管Facebook已经开发了可以识别仇恨言论的AI,但是目前错误率实在是太高了。 想要依靠AI审核内容,可能“还需要5-10年”。 扎克伯格预计,到今年年底,Facebook将有大约2万员工从事安全和内容审查的工作。 Facebook通过手机窃听用户? 各种阴谋论也充斥在国会听证会现场。 参议员Gary Peters把一个流传多年的问题,代表他的选民公开抛了出来:“Facebook是否从移动设备上挖掘音频?” 我们来翻译下这句话:人们都说Facebook通过手机的麦克风,窃听用户的隐私。这背后有一种说法,人们私下里聊天提到的内容,很快会有广告在Facebook上谈出,大家怀疑电话被窃听了。 “没有。”扎克伯格给出了否定的回答。 实际上,两年前Facebook就澄清过这个传闻。参议员Gary Peters后来也说,这个流言反映了公众对Facebook的不信任。 剑桥分析案进展 剑桥分析和政治问题,也是参议员们关注的焦点。 总结起来就是几句话:Facebook没有因为剑桥分析事件开除任何员工,所有的问题扎克伯格自己承担。 但是扎克伯格并不会辞职。 在政治立场上,扎克伯格说硅谷是一个政治立场极端左倾的地方,但Facebook规定工作中不许带政治偏见。 参议员不懂Facebook 出席这次听证会的参议员人数,已经接近美国参议员总数的一半。这也是一个不多见的“接待”规格。 在这场冗长的问答中,参议员们围绕Facebook如何收集数据、保存多久、如何应用于广告展示等提出了种种疑问。 这些都是以重要的问题,但,正如The Verge指出的那样:这些问题都能通过搜索找到答案,没必要在听证会上浪费好几个小时。 大多数参议员的提问,并不算深入。 总之这场听证会,就这么过去了。 但明天,还不是another day。 明天,扎克伯格还将迎来听证会的第二场。 四个尴尬瞬间 这场严肃的听证会,还有几个略显尴尬的场面。 “能不能告诉我们,你昨晚睡在哪个酒店?” 听到这个问题,扎克伯格笑了,然后停顿了一下,回应道:“不行。” 参议员Dick Durbin的这个提问,更多的是象征意义,他是想让更多人关注隐私的问题。后面他还想让扎克伯格公开最新发出的消息,当然也被拒绝了。 参议员John Kennedy则对Facebook的用户协议发起质疑。他对扎克伯格说Facebook的用户协议应该用“英语重写”,要不然普通的美国人民根本理解不了。他还很直白的说: “你们的用户协议太烂了。” 另一位参议员Roy Blunt说:“我儿子13岁,他给我了一个任务,就是见到你的时候一定要向你提起他的名字。” 当然最尴尬桂冠归属参议员Dan Sullivan。 Dan Sullivan问扎克伯格:是否只有美国才有可能成长出一个Facebook,而不是在中国?(这是一个美国梦pk中国梦的问题) “中国也有一些很强大的互联网公司,”扎克伯格接话。 “对……但你应该回答‘是’……”Dan Sullivan不等扎克伯格说完立刻补充说:“我在帮你呢,好不好……回答‘是’行么?谢谢。” 全场都笑了。 One More Thing 经过听证会的一番“蹂躏”,扎克伯格现在什么心态? 说不好,不过他这期间“赚了”很多钱。 虽然参议员们轮番发难,但是Facebook的股价却在同一时间不停上涨,截至收盘,涨幅达到4.5%。

扎克伯格聽證會發言稿全文曝光:我對當前發生的問題負責

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4月10日在美国众议院能源和商业委员会出席相关听证会。 以下就是扎克伯格为周三听证会准备的演讲稿全文: 格雷格-沃尔登(Greg Walden,编注:美国众议院能源商业委员会主席)、资深委员弗兰克-帕隆(Frank Pallone)以及能源商业委员会的全体成员: 在隐私、安全和民主等方面,我们面临着许多重要的问题,此刻,你们将正当地向我提出一些难答的问题。在我讲出我们采取哪些措施来解决这些问题之前,我想先阐述一下我们是如何到达当前这一步的。 Facebook是一个充满理想主义和乐观主义的公司。从我们的现状来看,我们重点关注连网用户所能带来的一切好的东西。随着Facebook的成长与壮大,各地用户也获得了一个强大的新工具来与他们所爱的人保持连接,相互联络,通过这种新工具传达他们的声音,并建立共同的社区和业务。然而,就在最近,我们看到了在Facebook平台上出现了“#metoo”运动和“为我们的生命游行(March for Our Lives)”活动等。在飓风“哈维”到来之后,人们为了救援通过我们的平台募资2000多万美元。另外,约有7000多万小企业使用Facebook平台发展和提供就业岗位。 但无论如何,目前有一点非常明确,那就是我们在防止这些工具被滥用和产生伤害等方面仍做得不够。有人利用Facebook平台散布虚假消息、国外一些机构利用我们的平台干预选举事务,此外,还有人在Facebook平台上发布仇视言论,另外还涉及到开发者和数据隐私的问题。我们没有全面地评估我们的责任,这是一个严重的错误。这也是我的错误,我非常抱歉。我创建了Facebook,经营这个平台,我对Facebook当前发生的问题负责。 因此,我们现在必须要审核我们与人们建立关系的每一个环节,确保对我们的职责进行全方位的充分的评估。 仅仅将用户连接起来,这还远远不够,我们还必须确保这些连接是积极的。仅仅让用户表达出自己的心声,这也远远不够,我们还必须确保用户不能利用这个工具伤害他人或传播错误信息。仅仅让用户控制他们的信息内容仍远远不够,我们还必须确保为此平台提供应用的开发者也能够保护这一平台。总体而言,我们的责任不仅仅是创建工具,而且还要确保这些工具能够用在好的地方。 对我们需要改进的所有地方进行全面的审查,还需要一段时间,但是,我会致力于做好这些事,包括完善我们保护用户信息的方法、以及完善确保全球选举事务安全的方法等。 以下就是我们当前面临的一些问题以及正在做的一些重要事务。 一、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机构 最近几个星期,我们一直在努力,力求确切地理解剑桥分析机构所发生的一切,为此也一直在采取措施来确保这些事情不会再度发生。事实上,早在四年之前,我们就采取了重要行动,以阻止现在再度发生这些事情,但我们还是犯下了错误,现在来看,我们仍有很多事情要做,而且我们需要加紧做。 (一)事情的缘由 2007年,我们推出了Facebook平台,当时的愿景就是打造更多社交化的应用。你们的日历应当能够显示出你们好友的生日、你们的地图应当能够显示出你们好友生活的地理位置、你们的地址薄应当能够显示出他们的照片。为此,我们让用户登录应用并分享他们好友的身份以及有关他们自己的一些信息。 2013年,剑桥大学研究员亚历山大-科根(Aleksandr Kogan)创建了一款个人性格测试应用。这款应用后来被大约30多万同意分享他们Facebook信息以及部分好友(这些好友的隐私设置允许分享)信息的用户下载安装。从我们平台当时工作的方式来看,这就意味着科根能够获取用户的一些信息以及用户数千万好友的信息。 2014年,为了阻击那些不良应用,我们宣布将要调整整个平台,以便最大程度地限制各种应用获取Facebook用户的信息。最为重要的是,与科根的应用相似的诸多应用不再能够获取用户好友相关的信息,除非这些用户的好友已经授权这些应用来获取他们的信息。我们还要求开发者事先须得到Facebook的许可,然后才能要求使用用户公开资料、好友列表以及邮件地址之外的任何数据信息。这些行动会阻止任何一款与科根的应用相似的应用像今天这样获取大量Facebook相关的数据。 2015年,我们从英国《卫报》的记者那儿了解到,科根已经将其应用中的数据分享给剑桥分析机构,此举违背了我们针对开发者制定的政策——未经用户许可的情况下不得分享他们的隐私数据,因此,我们当时立即在我们的平台上禁用了科根的应用,并要求科根及其它与他分享数据的机构,包括剑桥分析机构在内,正式澄清他们已经删除了所有通过不正当方式获取的数据——他们最终按照我们的要求做了。 上个月,我们又从《卫报》、《纽约时报》以及Channel 4等媒体获悉,剑桥分析机构可能并没有删除他们业已澄清删除的数据。我们立即禁止该机构使用我们的任何服务。剑桥分析机构声称,他们已经删除了这些数据并同意由我们聘用的审计机构来调查此事。目前,我们还在与英国信息专员办公室进行合作,该办公室对剑桥分析机构拥有管辖权,并将完成对事情的调查。 (二)我们正在采取的措施 我们有责任来确保科根和剑桥分析机构所做的一切行为不会再度发生,以下就是我们当前正针对此事所采取的一些措施。 1、我们已经于2014对Facebook平台进行了重大调整,大幅限制开发者能够获取的数据数量,并积极审查我们平台上的各种应用,这些举措让如今的开发者无法再复制科根几年前的行为。 2、但是,我们还要采取更多的措施来限制开发者利用我们平台的信息,还要采取更多的安全措施来防止用户数据被滥用的情况。 (1)如果用户在三个月之内不再使用开发者的应用,那么我们将删除开发者的这些应用连接方式。 (2)我们将减少用户给应用提供的数据量,即使用户只使用自己的姓名、照片和电子邮件地址进行授权,这样,这些应用获取的数据量将比在其它重要应用平台少得多。 (3)我们会要求开发者不仅要获得授权,而且还要签署合约,合约将施加严格的规定,以此要求连接用户信息或其它隐私数据的应用按规定办事。 (4)我们还将限制类似于小组和活动之类的更多APIs。你们应当能够非常容易地登录应用并共享你们的公开信息,但是,任何可能共享他人信息(例如用户参与的群聊中的其它帖子)的企图将会受到更加严格的限制。 (5)两周之前,我们发现一个能够让你们查找某人电话号码和电子邮箱的功能一直在被滥用。在某些情况下,如果有人获得了同样的姓名,那么这个功能就会起到很大作用了,但是,却有人滥用这一功能,将用户的公开Facebook信息与他们已经获得的电话号码进行连接。当我们发现这些滥用情况之后,我们就立即关闭了这一功能。 3、调查其它应用。我们正在调查在2014年关闭我们平台之前利用我们大量信息的每一款应用。如果我们发现可疑行为,我们将立即采取公开审计措施。如果我们发行有人不正当利用我们的数据,那么我们将禁止他们并通告所有受影响的用户。 4、进行更好的控制。最后,我们还要让用户更加容易地知道他们已经允许哪些应用使用他们的数据。本周,我们已经开始向用户展示了他们已经使用的一系列应用清单,并给用户提供了一种非常便捷的方法,以便删除提供给这些应用的许可。用户已经在自己的隐私设置中完成了这些设置,但是,我们还将在消息流(News Feed)顶部增加这些功能,以确保所有用户都能看到这些功能。另外,我们还将相关情况通知了所有被剑桥分析机构共享过数据的用户。 除了我们在2014年业已采取的措施之外,我认为,我们下一步还要采取一些措施来继续确保我们平台的安全。 二、俄罗斯干预大选 Facebook的任务就是要给人们提供表达心声和将人们更紧密地连接起来。 这些都是深层的民主价值,也是我们引以为豪的地方。我不希望任何使用我们工具的用户来破坏民主,这不是我们的初衷。 我们对俄罗斯干预大选之事反应不够迅速,而且也未能及时地采取回应措施,如今,我们正在努力做得更好。我们在处理这些威胁方面已经显得越来越成熟,而且处理能力也在迅速提高。我们将继续与政府合作,以弄清俄罗斯干预大选的整个细节,我们还要尽力,不仅要确保全世界自由与公平选举的完整性,而且还要让所有人表达他们的声音,同时还要成为推动全球各地民主制度变得更好的动力。 (一)事情的缘由 对我们的安全团队而言,选举一直时尤为敏感的时期,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当然也不例外。 多年来,我们的安全团队一直掌握着俄罗斯的网络攻击威胁情况——例如黑客攻击和恶意病毒等。在2016年11月大选之日前夕,我们发现并处理了多次与俄罗斯有关的网络进攻威胁,其中包括一个名为“APT28”的组织发起的攻击行为,我们发现,美国政府已经公开表示这个组织与俄罗斯军方情报机构有联系。 虽然我们非常关注传统威胁,但与此同时,我们也在2016年夏季看到了一些新的苗头,当时,一个与APT28组织相关的帐号,打造DC Leaks的旗帜,制造了一些虚假人物,该帐号再这些虚假人物将窃取的信息发布给媒体记者。后来,我们又侵犯我们的政策为由,关闭了这些帐号。 在大选之后,我们继续调查相关事宜,并掌握到这些新威胁的更多信息。我们发现的一些情况包括——那位黑客已经使用了由虚假帐号组成的网络来干预大选:例如推荐或攻击特殊候选人,散步一些对政治机构不信任的言论,或者是简单地传播混乱局面。其中一些黑客也利用我们的广告工具。 我们还了解到“互联网研究机构(IRA)”发起的虚假情报运动,这家机构多次采取欺骗行为并试图在美国、欧洲和俄罗斯等国操纵他人。我们发现,约有470个帐号和网页与互联网研究机构相连,在为期两年的时间内,互联网研究机构炮制了大约8万个帖子。 我们最好的评估就是,在那段时期内的某一节点上,大约1.26亿用户可能一直在与互联网研究机构相关的Facebook Page上提供内容。在Instagram服务上,我们发现约有12万条信息内容,预计还有2000多万用户可能为该机构提供内容。 在同一时期,“互联网研究机构”也花费了大约10万美元,在Facebook和Instagram上投放了3000多条广告,我们发现,这些广告可能被发送给全美1100多万用户。2017年8月,我们关闭了互联网研究机构的这些帐户。 (二)我们正在采取的措施 毫无疑问,我们应当及早阻止俄罗斯的干预,不过,我们如今正在努力确保这样的事情不再发生。我们目前采取的措施包括以下几点。 1、在法国,2017年总统大选前夕,我们发现并关闭了3万条左右的虚假帐户。 2、在德国,在2017年大选之前,我们直接与该国的选举委员会合作,从他们那儿了解到他们所看到的一些威胁情况,并共享了这些信息。 3、在去年美国亚拉巴马州参议院选举期间,我们部署了全新的人工智能工具,主动发现并删除了虚假来自马其顿的虚假帐号,这些虚假帐号试图散播虚假信息。 4、我们让成千上万个有组织、得到金融资助的虚假消息散播者的帐号失效。我们一直利用这些调查来完善我们发现虚假帐号的自动化系统。 5、上周,我们撤下了270多个由互联网研究机构新增的页面以及他们运营的帐号,这些页面和帐号都是用来针对俄罗斯境内的用户以及在阿塞拜疆、乌兹别克斯坦和乌克兰等国的俄罗斯人员。其中,我们删除的一些页面属于俄罗斯新闻机构,但我们发现这些机构受互联网研究机构控制。 ——大力增加我们在安全业务方面的投资。如今,我们拥有大约1.5万名员工在从事安全和内容审查相关的工作。预计到今年底之前,我们将把这些数量增加到两万以上。 为此,我直接指导我们的团队,要求他们大力投资安全事务——重视程度要超过我们的其它投资业务——尽管这会对我们未来的盈利产生较大影响。但是,我想明确一下,我们的优先事务就是:保护我们的社区,这比我们追求利益最大化更加重要。 ——加强我们的广告政策。我们知道,一些国会议员正在研究提升政治或事务性广告透明度的方案,我们在这个问题方面很乐意与国会保持合作。但是,我们不会坐等立法机构的行动。 1、从现在起,每一个想要投放政治或事务性广告的广告主都将需要获得批准。要想获得批准,广告主就需要证实他们的身份和位置。任何未能通过此类审核的广告主将被禁止投放政治或事务性广告。我们还会给他们贴上标签,而广告主则需要向用户显示谁为他们付款。我们已经在美国市场开始这一服务,并将在未来几个月内向全球其它地区拓展。 2、为了进一步提升政治广告的透明度,我们还打造了一种工具,这个工具可以让任何人都能看到某一页面的所有广告内容。我们正在加拿大市场测试这一工具,并将于今年夏季推广到全球市场。我们还创建了一个此前政治广告相关的搜索档案库。 3、我们还将要求那些管理大页面的用户也要获得相应的认证,这就会让那些图谋使用虚假帐号的用户在运营相关页面时变得更加困难,或者很难肆意扩散,另外这些帐号在传播虚假信息或有争议问题时也会面临更大的困难。 4、为了让所有运营此类页面的用户和广告主进行认证,我们还聘用了数千员工。我们致力于在2018年美国中期选举之前的关键几个月内完成这些事务,同时也要为未来一年的墨西哥、巴西、印度、巴基斯坦以及其它地方的选举做好安全准备工作。 5、这些措施不会阻止所有人来滥用这个系统,但是,却会让那些图谋重蹈2016年大选期间俄罗斯实施的恶意行为以及使用虚假帐号和页面来投放广告的人面临更多的困难。干预选举是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比任何一个平台都严重,这也是我们为何支持《诚实广告法案》的原因所在。这也将帮助我们提高所有网络政治广告的标准。 ——共享信息。我们一直在与其它技术公司合作,以此共享有关威胁的信息,与此同时,我们还与美国及他国政府在选举事务方面展开合作。 与此同时,另一个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也不能因此而忽略Facebook在选举中所起的积极作用。 2016年,用户在Facebook上进行了数十亿次的交流和公开讨论,这种规模在线下可能从未发生过。候选人拥有直接的渠道来与数千万公民展开直接对话。竞选方挥斥重金组织和发布在线广告,以便把他们的竞选主张更加深入地传播。我们组织了“出去投票”的活动,帮助两百多万用户注册参与投票,否则这些用户可能就不会参与投票了。 安全事务——包括选举相关的安全事务在内——当然不是一个能完全解决的问题。像互联网研究机构这样的组织,的确是非常老练的对手,这种机构不断变化,但是我们将不断提升我们的技能,以保持我们的技术领先优势。与此同时,我们还将不停地打造工具,帮助更多的用户在推进民主的过程中表达他们的声音。 三、结论 我的优先事务一直以我们的社交目标为重点,那就是连接用户、创建社区并带动世界更加紧密的融合。广告主和开发者不能超越这个优先事务,只要是我在运营Facebook。 我在大学期间开创了Facebook,一路走来,我们已经经历了漫长的一段旅程。如今,我们为全球20多亿用户提供服务,每天,用户都在使用我们的服务来与那些对他们最有影响的人士进行连接和交流。我深信我们所做的一切。当我们解决了这些挑战之后,我知道,那时我们就可以加以回顾,并把帮助人们联系和帮助更多人表达心声看作是这个世界的一股积极力量。 我发现,我们今天谈论的这些问题不仅仅是Facebook和我们社区面临的问题——这也是我们所有美国人面临的挑战。感谢你们今天让我在这儿发言,我已经做好准备接受你们的质询。(腾讯科技编译/金全)

Facebook個人隱私成問題 教你幾招保護自己!

星岛日报报道 “脸书”(facebook)涉将用户资料外泄予“剑桥分析”事件愈演愈烈,创办人朱克伯格昨日于美国国会听证会上被质询。加国前私隐专员指事件造成的资料泄漏危机已难挽回,用户若不舍弃脸书户口,唯一可做是加强控制资料不再外泄,限制可观看者身分是其一可行之法。 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指,前安省信息及私隐专员卡芙奇亚(Ann Cavoukian),本身曾是脸书用户,但有感此社交平台对用户资料保护不周,而早于年前取消使用,她称知道颇多习惯了透过脸书分享生活点滴,甚至表达个人意见的用户,即使明知其现正面对资料外泄问题,仍无打算放弃使用脸书。 她指,这些对其脸书户口“不舍不弃”的用家来说,下一步必须做的,是如何保护在户口内的个人资料不被外泄,至少不再将可观看者设定为“公众”(public)。 发现外泄要及处理 卡芙奇亚呼吁使用社交平台用户,别以为其在网上分享的信息,一旦被不知名人士窥视甚至转载后,便无计可施且任人鱼肉;她指不论在任何平台,若个人私隐受到侵犯,市民都可向该省及联邦私隐专员办事处投诉。然而最能够保障个人私隐不遭外泄,并非政府也不是社交平台管理人,而是用户本身。 专家促频密更新密码 本身是资深IT界的多伦多CICS软件协会会长李树德指,facebook事件后,相信该平台将不断更新保安设定内容,作为此平台用户应更频繁地更新保安设定,事件也相信成为使用其他社交平台用户之借鉴。 他称facebook用户即使将保安设定,限制为只有确认为“朋友”者才可登入观看,不过一些“朋友的朋友”(friends of friend),亦可透过朋友分享与转载,轻易获知用户的资料,包括其到过哪个地方、正身处何地等。 他认为作为每天使用社交平台之用户,不论是哪一种平台,都应该每半个月检视与更新一次账户保安设定。 切实思考如何保障个人资料 李树德指是次“脸书”事件,引起公众哗然的不单是个人私隐外泄问题,而是获得泄密资料的是有关用户政治取态的“剑桥分析”,普遍用户均相信自己的政治取态及分享,仅属认识自己的朋友知道已极其足够,若给予其他人利用则不可接受。 事件也有其教育意义,让营运这些平台的提供者,甚至各国政府,都应该切实思考如何保障网上平台用户的个人资料。

臉書今天會通知8,700萬用戶 隱私是怎樣被盜用的

■■Facebook将通知全球8700万用户,其资料被剑桥分析公司使用情况。 美联社   脸书(Facebook)泄露用户资料风波中受影响的8,700万名用户,9日起将会在动态消息(News Feeds)收到其个人资料可能遭英国数据顾问公司“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违规蒐集的详细通知。   综合美国广播公司新闻网ABC、英国《卫报》、有线新闻网CNN报道,除了受影响用户在动态消息收到详细通知外,脸书也会向全部22亿名用户,发放题为“保护您的资料”、并且附上链接的通知,让用户查看自己使用了什么应用程式,以及在应用程式分享了什么资料,用户可以选择个别删除应用程式,或完全阻截第三方登入,以免个人资料被不明人士收集。   脸书较早前曾经表示,8,700万名可能被“剑桥分析”违规收集、擅自利用资料的网民,有超过7000万人来自美国,而英国、菲律宾和印度各有100多万人,澳洲则有大约31万人。   “剑桥分析”前员工怀利(Christopher Wylie)曾经估计,受泄密风波影响的脸书用户可能超过5,000万人,但他8日在NBC播放的节目《与媒体见面》(Meet the Press)透露,受影响人数可能高于8,700万。   今次是脸书历来最大宗用户资料外泄事件,外界质疑脸书有否采取足够措施保护用户,脸书其后采取连串补救措施,例如通知受影响的用户,其个人资料可能被“剑桥分析”收集。   脸书创办人兼执行长朱克伯格将于10日出席国会听证会交代事件,网站3月被揭发瞒报用户资料遭盗用后,他螫伏5天才公开道歉,并且承认自己犯了“巨大的错误”,未有广义审视公司在保障个人数据的责任。   脸书用户资料外泄事件起因,源于剑桥大学心理学教授科根(Aleksandr Kogan)数年前研制心理分析手机应用程式“This is Your Digital Life”,但科根在用户不知情的情况下,将数据卖给“剑桥分析”及其关联公司。“剑桥分析”由共和党人士和保守派金主创立,有关数据被用于2016年总统竞选活动,执行长尼克斯(Alexander Nix)曾经向卧底记者承认,“剑桥分析”是总统特朗普的致胜关键。   脸书2015年知悉科根出售用户数据后,曾经要求“剑桥分析”全面删除档案,对方也承诺执行,但脸书未有通知用户资料外泄,因此可能触犯全美多州和英国的相关法例。  

你的Facebook個人信息被泄露了嗎?今天中午將有通知!

星岛资料图根据BBC消息,此前Facebook因个人信息泄露事件而身陷丑闻。今日,Facebook将会向用户发送通知,告知用户是否已经被剑桥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使用了数据。东部时间今天中午12时,所有Facebook用户将会收到通知,获知自己是否已被使用了个人数据,同时用户也会被告知通过何种应用程式自己的个人信息遭到泄露。据了解,剑桥分析涉嫌不当使用Facebook用户数据,涉及大约8700万用户,包括大约62万名加拿大人。Facebook总裁朱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本周将会出席美国国会听证会。(Grace编译)

扎克伯格坦言不會辭職:我開創的公司我來負責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4月6日凌晨消息,在Facebook宣布“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数据丑闻中有8700万名(多于Facebook此前承认的5000万名)用户的数据被盗用的当天,该公司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表示,他仍是运营这家全球最大社交网络公司的合适人选。   “生活的要义就是从错误中吸取经验教训。”扎克伯格在与媒体记者召开的一次电话会议上说道。“说到底,这是我的责任。我开创了这家公司,我来运营,我来负责。”   Facebook举行此次不同寻常的电话会议的背景是,该公司正面临着诸多压力:广告主的“变节”、立法机关的愤怒、以及该公司在“剑桥分析”丑闻中对用户数据处理不当所带来的不满。   这些压力始于3月中旬,当时Facebook承认“剑桥分析”这家伦敦政治数据公司不正当地获取了5000余万名用户的个人信息。当时有报道称,“剑桥分析”利用这些数据对全球范围内的大选和政治运动施加了影响。而在本周三,这一事件继续发酵,该日Facebook首席技术官麦克·施罗普弗(Mike Schropfer)发表博文称,被“剑桥分析”获取了数据的用户人数远多于此前预期。   业界人士指出,这桩丑闻的核心其实并非Facebook对用户信息处理不当,也并不在于什么人做了什么事。问题的关键在于,对月度活跃用户人数高达20亿人的Facebook来说,这家公司是否还值得信任。   扎克伯格已经把话挑明了,也就是他并不计划辞去Facebook CEO职务。到目前为止,他也没有因此丑闻而解聘任何人,而是宣称Facebook正在尝试甘心承受已经发生了的事情。“我们是一家理想主义的、乐观主义的公司。”他说道。“我们现在知道了,以前我们没有采取足够的措施来重点关注如何防止滥用的问题,也没透彻地想过人们会如何利用这些工具来给他人造成伤害。”   他说道,Facebook现在正面临着两个中心问题:“首先是,我们能否控制住自己的系统?其次则是,我们能否确保自己的系统不被用来破坏民主?”   如果想要解决这些问题,那么Facebook就很可能需要作出一些调整。   “只是给人们以发声的机会是不够的,我们还必须确保人们不会利用这种机会来散播虚假信息。”扎克伯格说道。他承认,Facebook“必须确保我们生态系统中的所有人都会保护人们的信息”。(唐风) 新浪新闻

Facebook個人資料外泄 60萬加國人未能倖免!

资料来源:加拿大国际广播电台(RCI) 个人资讯遭外泄的脸书(facebook)用户不是上个月爆出的5千万,而是8,700万。在这些用户当中,有62.2161万是加拿大人。这是该社交网站技术总监施罗普弗(Mike Schroepfer),刚刚公布的最新数字。 英国咨询公司“剑桥分析”上个月爆出不当收集脸书用户个人数据,并用于影响美国大选后,加拿大政府要求脸书说明其中是否包括加拿大用户的资讯,并要求加拿大安全情报部门检查加国选民的资讯是否泄漏。 在8,700万遭外泄个人资讯的脸书用户中,绝大部分是美国人,占82%。加拿大用户仅占0.7%。脸书在公布上述消息的同时也强调,脸书已经加强了安全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