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19年01月23日 星期三 07:01:53
dushi_city_toronto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03
dushi_top_nav_04
dushi_top_nav_22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7
dushi_top_nav_08
Home Tags Resp

Tag: resp

坑! 多伦多夫妻买5万RESP教育基金 管理费竟付了这么多!

加拿大都市网原创作品(ID: dushi-ca)  作者:小星 2005年9月,Oswaldo Castaneda 和 Maria Lopez Araiza两夫妻的第一个孩子刚出生,他们就接到儿童教育基金公司(the Children’s Education Funds Inc. (CEFI))推销员的电话。推销员很友好,又说西班牙语,他们于是为孩子购买了团体注册教育储蓄计划(group Registered Education Savings Plans (RESPs))。 2008年,他们的第二个儿子出生,他们又接到这个公司的电话,于是又开了第二个账户。 之后多年,他们都在账户里存钱。仅仅在2016年,夫妻俩说,他们要求冻结自动转款进入账户的做法,想换一种付款方式。 这对分别来自秘鲁和墨西哥的夫妻居住在多伦多,但是为了他们的国际家具公司经常要长期出国。他们并没有密切关注他们的账户。 一直到几年以前,Araiza检查账户文件,才震惊地发现两个账户投资收入极少,收费却相当高。她发现如果转到其他银行或金融机构去开RESP账户,收费要低得多。 二月时,他们开始要求从该公司把账户转到加拿大一家大银行。该公司不同意这个说法,说他们到11月4日才接到转出资金的正式要求。 11月28日,账户正式转出。 这对夫妻联系了环球新闻。环球新闻查看了双方的往来电邮后发现,这对夫妻总共供款约49,000元,获得了约12,000元的政府基金,还有两人供款和政府基金两笔款项共同挣得的不算多的12,500元的投资收入。 他们被收取的费用为11,400元,这几乎全部抵消了他们12年里的投资收入。 他俩说,他们觉得自己被骗了。 环球新闻联系CEFI公司时,该公司说,一切收费都已经在计划书里说明。 该公司提供的所谓团体RESP中,父母们购买奖学金计划的股份。收费通常很高,供款有固定时间表。如果父母们能一直坚持到计划成熟期时,他们的孩子能上一所够资格的高等院校,他们通常能拿回他们的本金,政府基金和投资回报。 根据安省证券委员会( the Ontario Securities Commission)的信息,若他们中间未能及时供款,就面临罚款和利息。公司还可能关闭他们的账户,这样父母可能失去所有的投资回报。 如果他们在成熟期前提前退出,他们也可能失去投资回报。他们的投资回报将由留在团体计划里的人分享。 本文的案例中,CEFI公司说,该夫妻过去十年为两个账户每年支付的费用为约1,000元。如果他们能一直留在团体计划里,一直到17年后成熟,他们要支付的费用会少一些。 该公司还说,两夫妻有几次未及时供款,所以有约1,450元的利息收费。这些收费是用来补偿其他团体成员的。 该公司说,未接到这对夫妻2016年说要冻结自动转款的要求,并说,这对夫妻2016年10月的年度供款由于资金不足而被拒绝。 根据公司的账户信息,Araiza联系了该公司,把自动转款改成了支票付款。她想要补偿未及时交纳的供款,但是未能做到。 这对夫妻则不承认该公司的这一说法,说他们提出终止自动转款的要求被忽略。 该公司对环球新闻说,如果孩子上了高等学院,这些费用会作为年度自主付款而被退还。目前该公司每年每股退还的金额为75元到146元,那么一个学生上四年大学,有可能拿回几千块钱。 该公司说,这对夫妻如果把他们的账户一直留在该公司,结果会要满意得多。 另外,这对夫妻如果先把他们的团体RESP账户转成该公司的个人RESP账户,再转到别家银行,也能保留他们的投资收入。该公司警告说,如果两个孩子的账户直接从该公司的团体账户转到别家银行,他们就会损失约8,500元的投资回报。 Castaneda 和 Araiza 说,他们当初开账户的时候,想得并不清楚。孩子刚刚出生,两人都非常疲劳。 CEFI则对环球新闻说,两人签了合同后,有60天的时间可以取消计划,获得全额退款。公司还指出,夫妻俩在2008年又开了第二个账户。 但是,根据环球新闻从安省证券委员会获得的信息,Castaneda 和...

投资RESP获利1.25万 但手续费竟达1.14万?!

■■卡斯塔涅达(左)和阿雷扎向传媒投诉,投资RESP遭遇。Global News   本报综合报道 安省一对夫妇为了孩子的未来,向“注册教育储蓄计划”(RESP)供款将近5万元,12年下来虽然有1.25万元的投资回报,但是他们却吃惊地发现,被收取的手续费竟然高达1.14万元。 据Global News报道,2005年9月,居住在多伦多的卡斯塔涅达(Oswaldo Castaneda)和阿雷扎(Maria Lopez Araiza)夫妇两人的第一个孩子刚出生,他们就接到儿童教育基金公司(the Children’s Education Funds Inc.,CEFI)推销员的电话。对方十分友善,又说西班牙语,于是他们为孩子购买了团体RESP。 2008年,他们的第二个儿子出生,他们又接到这公司的电话,于是又开了第二个账户。 之后多年,他们都往账户里供款。在2016年,夫妇俩要求冻结自动转款进入账户的做法,想换一种付款方式。 这对分别来自秘鲁和墨西哥的夫妇主要居住在多伦多,但是为了经营他们的国际家具公司,经常要长期出国。他们并没有过多留意RESP的账户。 直到几年前的一天,阿雷扎查看账户文件时,才惊现两个账户投资收入极少,收费却相当高。她发现如果转到其他银行或金融机构去开RESP账户,收费要低得多。 当年2月,他们开始要求CEFI把账户转到加拿大一家大银行。CEFI不同意这说法,说他们到11月4日才接到转出资金的正式要求。 所获利润几被手续费抵销 11月28日,账户正式转出。Global News查看了双方的往来电邮后发现,这对夫妇总共供款约4.9万元,获得约1.2万元的政府基金,还有两人供款和政府基金两笔款项共同挣得的不算多的1.25万元的投资回报。 但是,他们被收取的费用竟然高达1.14万元,这几乎抵销了他们过去12年的投资回报。他们说,觉得自己被骗了。 Global News联系CEFI公司时,得到的回应是,一切收费都已经在计划书里说明。 该公司提供的所谓团体RESP中,父母供款有固定时间表。根据安省证券委员会(the Ontario Securities Commission)的讯息,如果中间未能及时供款,就面临罚款和收取利息。他们也可能终止账户,这可能导致家庭失去全部或部分投资回报。如果家长提前退出该计划,也可能失去投资回报。 CEFI公司说,该对夫妇过去十几年为两个账户每年支付的费用为约一千元。如果他们能一直留在该计划直到17年后到期,需要支付的费用就会少一些。 CEFI还表示,两夫妇有几次未及时供款,所以有约1,450元的利息收费,还声称没有接到这对夫妇2016年要冻结自动转款的要求,并说,这对夫妇2016年10月的年度供款由于资金不足未能过账。 卡斯塔涅达和阿雷扎说,他们当初开账户的时候,由于孩子刚出生,两人都非常疲劳,对相关条款并不了解。 CEFI则表示,两人签了合同后,有60天的时间可以取消计划,获得全额退款,并且指出,夫妇俩在2008年又开了第二个账户。 相关收费和罚款须细读 安省证券委员会在网站上建议家长签署团体RESP合约时,要详细阅读和理解经销商提供的计划书,同时要警觉相关收费和罚款。 如果消费者对经销商的投诉未能得到解决,他们可以向“银行服务与投资申诉专员办事处”(Ombudsman for Banking Services and Investment,简称OBSI)投诉。 2017年,OBSI处理了35宗对RESP计划经销商的投诉案,对其中13宗作出有利消费者的裁决。这些案子中,8宗是针对CEFI的。 但是,阿雷扎还是不明白,为什么加拿大无法规管这些公司收取这么高的费用,这对人们造成巨大的伤害。

提取RESP给孩子缴学费 怎么做才最划算?

■■许多家长透过RESP,为子女储备教育经费。CBC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很多人都明白“注册教育储蓄计划”(RESP)的好处,但当子女准备进入专上学院,需要提取RESP款项时,很多家长却不大了解个中规则,《环球邮报》(The Globe and Mail)一位理财专家提供了一些建议供读者参考。 大家都知道,存入RESP的钱不仅可以免税增长,还可以获得联邦政府的加拿大教育储蓄补助金(Canada Education Savings Grant,CESG)资助,每年最多可获500元,每名子女一生最多可获7,200元。 Q:提取的款项中哪些部分须要付税?哪些部分毋须付税? A:当父母或祖父母提取RESP款项时,他们需要指明哪部分属于供款(毋须付税),哪部分属于补助金、收益及资本增值(须付税)。通常而言,应先提取属于非供款的款项,这种款项称为教育辅助支款(Educational Assistance Payment,简称EAP)。原因是,当子女完成学业或退学时,如果RESP户口内仍有未用完的补助金及收益,该些款项最终须要退回,并须要在提取时付税。 Q:提款时需要出示收据吗? A:理论上,金融机构会要求你提供各种收据,包括教科书、住宿及膳食等的收据,以证明有正当理由提款。但实际上,金融机构很少要求提供该些收据,一般只需要出示受益人进入合资格专上教育课程的证明。 Q:我可以提取多少钱? A:当子女入学时,提款没有限额,也没有罚款。但对于EAP款项,在入学的首13个星期,最多只能提取5,000元。13个星期后,提款便没有限额。提取的供款可以支付给受益人或户口持有人,但EAP款项则只可以直接付给受益人。 Q:最佳的提款策略是什么? A:由于学生通常没有收入或很少收入,所以应该将EAP款项全数取出,这样受益人就可以享受低税率,或毋须付税。 Q:如果子女没有入读专上学院,应该怎么办? A:你可以取回所有供款,而且毋须付税。但对于RESP户口所获得的补助金和收益,则有所不同;如果你有多过一名子女,或者可以将RESP转给其他兄弟姊妹,否则的话必须将全部补助金退回。至于投资收益,RESP持有人在提取时须按照个人税阶付税。此外,你也可以保留RESP,以便子女在未来入学时使用,RESP最长可以保留35年。

RESP“魔鬼”在细节里 华裔家长停供后2.6万元险血本无归

■许多加拿大家长,都会为子女购买RESP,为他们日后升读大专储蓄学费。星报 ■■Susan Tesluk(右)帮女儿在传承教育基金公司开设的RESP账户,因为她未能继续供款,所有教育储蓄遭没收。星报   华人重视子女教育,许多华人家长都会为孩子购买注册教育储蓄计划(RESP)。不过很多人可能不知道,有些RESP“魔鬼在细节里”,有家长没有留意合约详细条文,因为中途短暂停止供款,或因子女一度停学,到后来赫然发现自己的供款储蓄血本无归,一分钱都得不到。 据《星报》调查发现,住在卑诗省素里的张玉莉(Yu-Li Chang,译音)在2003年起,在传承教育基金公司(Heritage Education Fund,简称传承公司)为两个孩子开户口购买RESP,但几年后她赫然发现,自己与丈夫之前贡献供款约2.6万元的储蓄金却付诸流水。 传承公司告诉她,因为她违反合同,没有按时供款,所以投资被没收。张玉莉2014年向法庭提出诉讼,诉讼书提到,她是在“高压销售策略”下为孩子开账户,当她签字之前,根本没收到公司详细的合同说明书,她后来收到说明书,却又发现文件内容根本“超出普通人所能理解”范围。 入禀法院后始获和解 张玉莉说,传承公司销售或服务人员从未告诉她,若停止供款会损失金钱。她曾在2008年与2009年打电话知会传承公司,她因为个人财务问题须暂停供款,但都被告知“无论何时,只要她想,就可以恢复供款”。说国语的张玉莉说:“由于我的英语不好,感觉我堕入了陷阱。” 案件上了法院后,两方开始和解谈判,2015年张玉莉无奈接受了传承公司提出的2万元和解金,比原来的投资储蓄金少了6,000元,因为女儿正在念大学,她急需这笔资金。 像张玉莉一样的个案并非罕见。安省单亲妈妈塔斯鲁克(Susan Tesluk),在1999年为女儿开设了账户。传承公司的销售人员当时告诉她,她只要每年供款1,200元,经过17年后,加上政府提供的“奖学金”48,636.5元,她女儿上大学时,她可以获得69,036.5元的金额。印得美轮美奂的图表,至今她还保留着,但文件上隐藏的小字是“免责声明”,当中提到不保证投资回报,销售人员也没有提到,若没有如期供款会被没收投资金额。 塔斯鲁克在2005年与丈夫分居,她再也无力支付RESP款项;传承公司却向她表示,即使停止供款也不会失去投资金额。 2016年她的女儿要上大学时,她打电话询问相关投资,传承公司才告诉她资金已经没了。该公司说,曾在10年前发出警告信给她,但没有回应。而根据纪录显示,这些信件被寄发到她的旧地址。她说:“他们偷走了我女儿的教育基金。” 除了中途停止供款,或提早解约,都会令家长拿不回本金,如果学生所就读学校不符合传承公司认定的资格,或在某段时间拿不足学分,亦可能失去投资额与政府的补助金。 2014年以来 500客户投诉同一公司 有一位卑诗省母亲投诉说,儿子本来就读维多利亚大学,入学时从RESP户口拿出1.2万元,一年后他休学了两年,接着再到汤普森河大学(Thompson Rivers University)继续升学。但传承公司却告知她,因为儿子中间缺了一个学分,所以不能再获得政府的补助金。经过多个月的投诉,这位母亲才获传承公司支付投资收入及补助金,一共1.2万元。 由于家长没有细读合同内容,或者报称遭销售人员误导,导致传承公司被投诉的案例不断。《星报》调查发现,2014年以来,约500个客户向传承公司作出投诉。许多人还转向银行服务和投资监察专员(OBSI)投诉,该监管机构负责调解证券金融机构与客户间的纠纷。按照OBSI规定,凡客户提出申诉前,须先尝试私下和解,和解不成才向该机构求助,因此2009年至今,OBSI接获投诉遗产的案例共78宗,而最终判决多数都是客户获胜。 投资者权益组织FAIR Canada的政策主管帕斯莫尔(Marian Passmore)表示,这些推销教育基金团体计划的人,只想赚取佣金,并不会考虑客户的需求和最大利益。 专门研究RESP计划的经济顾问瓦斯莱德(Bert Waslander)说,坊间有不同的RESP计划,而每种计划差异不一,各具利弊(详另文),政府应该加强宣传来教育国民。

环境部预警:多伦多今晚至明早 冰雨+雪+狂风!

Reebok多款运动鞋史低价 低至3折!不到$40收大热粉色EBK!

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 中国三大使馆都怒了

爸妈网购有多野?他们的购物车远远比你的精彩

加拿大这座山景豪宅只需25元!但买下它没你想的那么容易

引渡孟晚舟,中方是否会报复?媒体六问中国外交部孟晚舟事件

2019团聚移民下周一开闸 业内人士料不会立即额满

万锦华人餐厅遭劫 勇猛老板驾车追踪 三匪徒两名被擒一人逃脱

大多地区小学排名榜出炉 私校名列前茅 公校却…

回应卢沙野公开警告 渥太华称不向威胁低头

被捕公民每天平均受审4小时 加拿大驻华大使争取各国支持

加拿大伙盟国向中国施压 中国外交部:一点都不担心

谢伦伯格案引外交骂战 加中关系陷入僵局

谢伦伯格7年前贩毒曾被判刑 议员敦促总理营救

X
X